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一玄

3305浏览    76参与
笙歌烟小舟
太子殿下的百年好合羹,真美丽沈...

太子殿下的百年好合羹,真美丽
沈清秋:"哈哈........这一看就....很好吃.......哈哈哈哈"
洛冰河:"师尊......难道我做的不好吃么?嘤嘤嘤"
柳清歌:"........这什么....呕......"
杨一玄:"师尊?!!"
魏无羡:"怎么不放辣啊?"
江澄:"呵…"
黑水:"我尝一口......"(哔______)[黑水阵亡]

太子殿下的百年好合羹,真美丽
沈清秋:"哈哈........这一看就....很好吃.......哈哈哈哈"
洛冰河:"师尊......难道我做的不好吃么?嘤嘤嘤"
柳清歌:"........这什么....呕......"
杨一玄:"师尊?!!"
魏无羡:"怎么不放辣啊?"
江澄:"呵…"
黑水:"我尝一口......"(哔______)[黑水阵亡]

鹿铭不是鸣
是我儿子( :∇:)我太难了

是我儿子(   :∇:)我太难了

是我儿子(   :∇:)我太难了

阿眺

【杨柳】这事要从那谁缩水说起……

“这倒是有些麻烦……”木清芳抽回揉捏柳清歌脸蛋的手“我瞧不出毛病。”

杨一玄抱着柳清歌,一个赛一个地迷茫困惑。

“你先养两天罢。实在不行再过来?”

杨一玄沉默地抱着同样沉默的柳清歌,站在山梯上吹着风。

杨一玄觉着气氛沉默,思索许久,避重就轻:“要不戴个什么遮遮?”

柳清歌剐了他一眼,哼了句话。

杨一玄伸长脖子凑近了些:“啊,您说什么?”

“去找溟烟!”

柳清歌觉着羞,受不了自己奶声奶气,板了一张脸,相当冷漠的样子。

杨一玄抱着小孩御剑,怕风扑着,还是把柳清歌的脑袋往怀里带了带。

柳清歌有些懊恼,莫名其妙变小了不说,连灵力都跌得厉害。乘鸾是别想用了,现下当个摆设都嫌重。

仙...

“这倒是有些麻烦……”木清芳抽回揉捏柳清歌脸蛋的手“我瞧不出毛病。”

杨一玄抱着柳清歌,一个赛一个地迷茫困惑。

“你先养两天罢。实在不行再过来?”

杨一玄沉默地抱着同样沉默的柳清歌,站在山梯上吹着风。

杨一玄觉着气氛沉默,思索许久,避重就轻:“要不戴个什么遮遮?”

柳清歌剐了他一眼,哼了句话。

杨一玄伸长脖子凑近了些:“啊,您说什么?”

“去找溟烟!”

柳清歌觉着羞,受不了自己奶声奶气,板了一张脸,相当冷漠的样子。

杨一玄抱着小孩御剑,怕风扑着,还是把柳清歌的脑袋往怀里带了带。

柳清歌有些懊恼,莫名其妙变小了不说,连灵力都跌得厉害。乘鸾是别想用了,现下当个摆设都嫌重。

仙姝峰多灵禽,杨一玄来来回回地跑,自然与它们相熟。

柳清歌素来不爱这些毛绒绵软的小宠,现下只能冷着脸,同灵鹿争夺一片坠下的衣角。

杨一玄摸了摸它的角,笑道:“别闹,柳师妹在吗?”

灵鹿“呦呦”地叫,踏上山梯便要送他们上去。

柳清歌捏着咬烂的衣角,放也不是,收也不是。只能在心底偷偷愤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杨一玄揣摩不透自家师父的心思,见他搓衣角,自以为他喜爱灵鹿,便道:“这小鹿真是喜爱师父。我初来乍道,它倒是撵着我满山跑。”

柳清歌敷衍:“哦,不错,挺好。”

到了小筑,便隐约瞧见一双人影。

却是齐清萋先笑:“灵鹿说今日有贵客,我还不信,你便来了。”

柳清歌单刀直入:“那我便直说,可有什么法子……”

“这是谁家的娃娃,怎地被你抱到仙姝峰来了?”

柳清歌气得发抖,冷着脸看杨一玄手忙脚乱地解释,齐清萋把脑袋埋进柳溟烟的颈窝,肩膀耸得快极。

她缓了好一阵子,方才收了笑,正色道:“现下师弟你不方便见人,大可借游历的名头挡一挡。就是你这好徒儿得跟着,切忌莽撞,近些日子还是莫要动灵力了。一玄还是要费心思。好好看着你师父,大了还收敛些了,现下小了,怕又是魔王再世。”

杨一玄称是。

柳溟烟心细,收拾了一小包玩艺,又拉了亲哥换衣裳,合该耳语了几句,柳清歌板着脸点头,谁知没躲过自家妹子的魔爪,竟被薅了脑袋。

柳清歌无言,憋了许久才道了声打了颤的“放肆”,便极快地跑到杨一玄边上去了。

柳溟烟不嫌事大,拢了手放在嘴边:“嫂子!我在我哥的袖子里放了票子,别教他把你委屈了!”

杨一玄极震惊,驭着剑仄歪了一下,拗了脑袋想瞧这厮有何居心。

柳清歌立刻将他的脑袋扭回去,沉声道:“静心。”

两人合计一番,决定挑人多事少的地方走走。

柳清歌道:“免得旁人盘问,你不要怕,且说是带儿子出来玩。”

杨一玄觉着不对劲,见柳清歌坦荡,便也放下心来。

可这新雇的车夫话多,客套完了就直奔要点:“娃儿的娘呢?”

“死了。”“回娘家了。”

车夫诧异,心道这粉雕玉琢的娃娃好毒的嘴,什么话都敢乱放。

杨一玄冷汗涔涔,捏了嗓子干笑,抱了柳清歌就往里边塞。

“这……小兄弟多大了啊?”

杨一玄绞尽脑汁算年纪,没注意,柳清歌就掀了帘子探脑袋:“过了上个月,刚好二十二。”

车夫讶然:“娃娃你多大了?”

“八……”

杨一玄捂了他的嘴:“虚岁八岁,才刚七岁没几天,上个月还是六岁哩。”

车夫瞧杨一玄的眼神登时不对了。

银屏城环山绕水,风光好的很。二人又赶巧,到了便撞上灯会,杨一玄见前面都是人人人人,只能捉紧了柳清歌的腕子,柳清歌却要抽手,他振振有词:“你把我弄疼了!”

杨一玄昂了脖子装聋:“什么?”

这“上个月还是六岁”的娃娃来了火气:“你搞我?”

“没有的事。”

变小了的柳清歌真能折腾,一会要灯一会要糖画,弄折了别人家娃娃的灯笼,不愿认错,被杨一玄卡了脖子道歉。到了河边更是窜了天,他眼力好,见到什么字读什么。

“红袖招。”

“染香阁。”

“有个灯笼,写的是……”

杨一玄提了柳清歌就要跑,柳清歌便擦着他的耳朵念“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变小的柳清歌极能折腾,如脱笼之鹄,释放了压抑的天性,是上翻天下能入地的架势。

还是逃不过眼皮打架,最后是杨一玄抱着,回了客栈休息。

柳清歌才脱了鞋,就蜷着睡了。

杨一玄哑然失笑,蹑手蹑脚地上床,把他挪到墙里边,盖好被子。

“还真是个……小魔头……”

杨一玄是被挤到床下的。

他看着床上的人,有点蒙。

车夫吃完了饭,就见到杨一玄与另一人相携而下。

“这,这是……”

“孩子他娘,”杨一玄诌道“昨晚才找过来。”

车夫见着小娘子蒙了面,看不清容貌,只晓得是一等一的气度。

杨一玄站的笔挺,后腰被柳清歌生生揪青了一块。

看来师尊年少时,脾气也不小。

————————

草率的提一嘴,大家有什么想点的梗讲一下哈,我写写看。

笙歌烟小舟
柳清歌:我今天一定要追到它(这...

柳清歌:"我今天一定要追到它"(这个很好吃的,撒点葱花)
沈清秋:"............."
杨一玄:"............."

柳清歌:"我今天一定要追到它"(这个很好吃的,撒点葱花)
沈清秋:"............."
杨一玄:"............."

吕嘉懿

画的柳聚聚和他的徒弟以及妹妹,
在渣反里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柳聚聚,
虽然说里面形容巨巨是面若好女,但是只能画成这样,尽力了。

画的柳聚聚和他的徒弟以及妹妹,
在渣反里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柳聚聚,
虽然说里面形容巨巨是面若好女,但是只能画成这样,尽力了。

笙歌烟小舟

终于画完了......求指点,求改善,谢谢

终于画完了......求指点,求改善,谢谢

蓝塵

【杨柳】莫言,默言(叁)

(叁)梦魇


——“人中有兽心,几人能真识。”


清风过,柳叶落,兜兜转转已是入秋。近月西北有一城的人莫名消失,西北地区本不该中原人士管辖,是魔族的事,但奈何此城联系着两族间的地下交易,本说人魔两族势不两立,谁知出现了冰秋这样的神仙级意外,两族关系便得到了完美的缓和,何况魔族现由洛冰河掌控大权,而极北地带则是由漠北君,理应不会出现如此大的意外,但事情落到某峰的头上,也怎能推辞,某柳峰主表示正好带着徒弟历练一下,最近他们都闲的都发霉了。


至于西北荒漠,原是入秋的季节也没能给这里添加一丝凉爽,本三人赶了一天的路就乏累至极,寻思着还有蓝峖便寻处较目的地近客栈留宿一晚。


至目的地已...

(叁)梦魇


——“人中有兽心,几人能真识。”


清风过,柳叶落,兜兜转转已是入秋。近月西北有一城的人莫名消失,西北地区本不该中原人士管辖,是魔族的事,但奈何此城联系着两族间的地下交易,本说人魔两族势不两立,谁知出现了冰秋这样的神仙级意外,两族关系便得到了完美的缓和,何况魔族现由洛冰河掌控大权,而极北地带则是由漠北君,理应不会出现如此大的意外,但事情落到某峰的头上,也怎能推辞,某柳峰主表示正好带着徒弟历练一下,最近他们都闲的都发霉了。


至于西北荒漠,原是入秋的季节也没能给这里添加一丝凉爽,本三人赶了一天的路就乏累至极,寻思着还有蓝峖便寻处较目的地近客栈留宿一晚。


至目的地已是入夜,柳清歌带头要了两间房,自是俩徒弟一间,自己一间。遂至客栈二楼。杨一玄跟着柳清歌至门前不走。


柳清歌将乘鸾剑放置桌上,偏眸看人出声问道“何事?若是无事便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探城。”


杨一玄启唇欲言,却又止于咽喉,只得闷声道了声“是”便帮人把门关上靠着门缄默许久便走回隔壁。


果然,说不出口啊,师尊不喜风月,自己天天还想着这些,简直大逆不道。


深夜子时,杨一玄觉浅但却意外的沉入梦乡。


那是在撒种人还没入城的时候,自己是一个铁匠铺老板的儿子,整日也算是无所事事,有手好闲,但是生活总是幸福的。父亲说自家祖宗乃杨宁大将军,虽如今杨家隐姓埋名但仍不可忘本,这杨家枪法和精神便才没湮没在历史里。


但美好的回忆总是短暂的,父亲与母亲同撒种人拼命战死,杨一玄想哭但确不能,父亲说男儿流血不流泪,身为杨家后裔怎能大难临头而逃之夭夭?救援的名门修士皆是有来无回,面对着渺茫的希望烦躁不安。直到那一袭白衣映入眼帘。


杨一玄颤声微笑泪眼朦胧:“师尊。”


"柳清歌"至人身前轻笑:“小子,干的不错。”


杨一玄不顾其他弃了手里的长枪,便扶人后颈覆唇深吻,他不敢睁开眼睛看,也许柳清歌会把自己逐出师门,但他实在是太想他的师尊了,也太爱了,每当自己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时,这个家伙就总会出现,安全可靠富有魅力。


杨一玄霎时胸口微凉接着是刺骨的连绵不绝的疼痛,他松开抱着人的胳膊后退二三,看着身前那人坏笑的神情,低头便见一柄匕首直直刺入胸口,喉咙一阵甘甜便吐出血来,遂深迷不醒。


“师兄!师兄!……”


“杨一玄?喂!别和我装死!”


“诶,吾主你轻点,一玄这是被梦魇困住了,小心走火入魔啊!。”


杨一玄视线逐渐清明便见这两人一灵在自己身边吵吵闹闹,但觉肺中血液直上,扶床起身便又是吐了口血,仍是把在场的人惊到了。


乘鸾放出灵气检查杨一玄经络惊呼:“看来这被梦魇伤的不轻啊!少年!你心中有魔!”


柳清歌停不下去便往乘鸾脑袋上爆了一击:“说人话。”


乘鸾揉了揉头道“胸部筋脉全损,内伤差点损到丹田,身体上我觉得找木清芳可以变得完好如初,但心理上……还是要考这梦里的当事人了。”


蓝塵

【杨柳】莫言,默言(貳)

(貳)化形


——


自从蓝峖拜入柳清歌门下后,杨一玄便百般烦恼…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少年就缠着自己,天天嚷嚷着让自己教他剑法,也弄不明白柳清歌是他师尊,还是自己是他师尊,也算是谨遵师尊言令,这个师弟就这么瞎委托给了自己,自己也要尽职尽责的才是。


一开始一玄很喜欢这个师弟,一个热爱学习还不矫情的天才师弟,百战峰上也没人讨厌,但这个师弟实在是太……粘人了。


数月前柳清歌外出说是寻什么灵核,这蓝峖便缠着杨一玄,直至今日柳清歌回峰,身边还随着一白发散落齐腰的男子看起来与柳清歌有两分相似,却还要年轻几岁。杨一玄一声师尊还没叫出声,这十几岁的少年便xiu的准备扑到那人身上。只见那白发...

(貳)化形


——


自从蓝峖拜入柳清歌门下后,杨一玄便百般烦恼…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少年就缠着自己,天天嚷嚷着让自己教他剑法,也弄不明白柳清歌是他师尊,还是自己是他师尊,也算是谨遵师尊言令,这个师弟就这么瞎委托给了自己,自己也要尽职尽责的才是。


一开始一玄很喜欢这个师弟,一个热爱学习还不矫情的天才师弟,百战峰上也没人讨厌,但这个师弟实在是太……粘人了。


数月前柳清歌外出说是寻什么灵核,这蓝峖便缠着杨一玄,直至今日柳清歌回峰,身边还随着一白发散落齐腰的男子看起来与柳清歌有两分相似,却还要年轻几岁。杨一玄一声师尊还没叫出声,这十几岁的少年便xiu的准备扑到那人身上。只见那白发男子手腕转快横一剑在柳清歌身前停留。蓝峖右脚后顿强的停下,眼睛流过的一抹戾气转瞬即逝后瘪了瘪嘴表示不满。


白发男子许是观察细腻,这一眼色柳清歌没看倒,他却扔是没漏掉。


柳清歌拍拍男子肩轻声道:“别紧张,这是我新收的徒弟,蓝峖。”


男子缄默将佩剑收回,但仔细一看便知他拿的正是柳清歌的乘鸾。


杨一玄作揖后心生疑惑问:“师尊,这位是?”


男子瞧着一玄淡笑,道:“在下柳清歌佩剑剑灵,乘鸾。”


杨一玄:“哦……啊?!”杨一玄一脸茫然,佩剑有灵这话一玄没少听,但如今这实体般的化形便是让人大吃一惊。


蓝峖挑眉托腮打量着这白发的人,这等玄妙之事他也算是头一回亲眼所见,不有新生乐趣,八荒四海具有生灵的绝无仅有,何况还是进为实体的,灵力不可估计。


蓝峖的凝视让乘鸾有些厌恶,说不清道不明,仿佛便是与生俱来,他厌透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杀意自然也不减半分。


柳清歌微微皱眉,也不知今天乘鸾怎么回事,往日也不见他如此犀利,便劝说两句与两个徒弟告了别。


乘鸾化形一事在苍穹派传的沸沸扬扬,也更是给这第一修仙门派增添了不少名声,名声大了,自然任务也多了。


 


笙歌烟小舟

@秦双辰 写手的同人图,(那年柳巨巨去狂傲的那些事)杨柳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摸鱼

@秦双辰 写手的同人图,(那年柳巨巨去狂傲的那些事)杨柳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摸鱼

聊赖鸣倾

百战峰峰主被他徙弟干了(2)

反正大家都知道是谁就不打名字了哈,一小段的漠尚

这场闹剧的真相及结尾,虽说有点粗糙但请大家不要在意细节

老沈和老尚离开不久,老柳扶着腰带着小杨房间走出来

老柳:“明天按摩的时候不要那么用力,懂?”

小杨双手交织在身后,喏喏地说:“对不起师父...内个...腰还好吗?我刚听到你发出闷声,像在隐忍着什么...”令人脸红心跳

老柳厉声道:“什么都没有,你肯定是幻听了!”

小杨看起来有点失落,不过为了不让老柳发现,抬起脸笑嘻嘻地说

“那我一定幻听了!”

老柳:”开始练功!“

紧接着又是师徒的相处训练时间

但都没发现,旁边树后有个孤独的魔族

前几分钟,又被师尊嫌弃而且目前还找...

反正大家都知道是谁就不打名字了哈,一小段的漠尚

这场闹剧的真相及结尾,虽说有点粗糙但请大家不要在意细节

老沈和老尚离开不久,老柳扶着腰带着小杨房间走出来

老柳:“明天按摩的时候不要那么用力,懂?”

小杨双手交织在身后,喏喏地说:“对不起师父...内个...腰还好吗?我刚听到你发出闷声,像在隐忍着什么...”令人脸红心跳

老柳厉声道:“什么都没有,你肯定是幻听了!”

小杨看起来有点失落,不过为了不让老柳发现,抬起脸笑嘻嘻地说

“那我一定幻听了!”

老柳:”开始练功!“

紧接着又是师徒的相处训练时间

但都没发现,旁边树后有个孤独的魔族

前几分钟,又被师尊嫌弃而且目前还找不到师尊的小洛顺着老沈的气息来到了百战峰,一脸黑气,心里想:师尊怎么又来这儿了!

然后目睹了刚刚以上整个过程,微微沉思了一下:我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又抓狂着有点羡慕小杨

说不上什么样的羡慕,反正就是羡慕

还有就是嫉妒真想咬手绢嘤嘤

跑回清净峰,一路心心念念都是师尊

果不其然,最后的地方一定有师尊!

上前一把抱住师尊,一个眼神撇过老尚:你懂我的。

”漠北君在找你。“

老尚大惊失色急忙就对老沈说:“师兄我还有事先离开了...你和师侄相处愉快啊!”此地不宜久留啊啊啊啊啊啊快溜!

老沈叹了一口气,摸摸这个粘人瓜娃子的脑袋:“别对你师叔这么凶,要有礼貌知不知道?”

小洛闷在老沈的怀里,撒娇道:“师尊抛下我去和师叔在这闲谈,而我在外面寻你们好苦,师尊你说要怎么补偿我呢?”

老沈突然一根经绷了起来,果然就不能对这小畜生太放松啊!

小洛假装可怜巴巴,做出快要哭的样子:"不行吗?“

老沈连忙哄劝:”行行行!怕了你了。‘

小洛转悲为喜:“谢师尊!”

老沈在心里默念: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惯着他了!下次我绝不会这样了!




秦双辰

那年柳巨巨去狂傲的那些事(14)

啊……第七章终于结束了,我终于从第七章出来了,哎呦喂,好开心!严格来说,前面都是我自己给自己瞎搞的福利,从这里小说才正式开始……


这章要正经了,真的要正经了!(还是不正经……)


第八章又要进入狂傲向了哦(´-ω-`),如果很懵的小可爱可以回顾一下:第七章(1)


感觉我很懒,打字也很慢……慢如狗


绝代酷炫呆萌受  *   随性狂拽暖男攻

柳清歌  *  杨一玄


沈清秋  *  洛冰河


—————————正文—————————


第八章:让我护你一次


那人试探一声道:“师...

啊……第七章终于结束了,我终于从第七章出来了,哎呦喂,好开心!严格来说,前面都是我自己给自己瞎搞的福利,从这里小说才正式开始……


这章要正经了,真的要正经了!(还是不正经……)


第八章又要进入狂傲向了哦(´-ω-`),如果很懵的小可爱可以回顾一下:第七章(1)


感觉我很懒,打字也很慢……慢如狗


绝代酷炫呆萌受  *   随性狂拽暖男攻

柳清歌  *  杨一玄


沈清秋  *  洛冰河


—————————正文—————————


第八章:让我护你一次


那人试探一声道:“师……师尊?”


柳清歌下意识道:“哎!何事?”


“ ………… ”


沈清秋也回过头,道:“唉?柳师弟,你认识……”嗯?我操!杨一玄?他早就拜师了?为什么认识柳巨巨?


慌的一批,沈清秋动作自然且快速的打开折扇遮住自己的半张脸,心道原著就是麻烦!话说系统到现在连个提示都不给,干什么吃的!


柳清歌则开始破口大骂:“你怎么在这,不去百战峰里练剑,跑到这里干嘛!”


杨一玄此时一脸懵逼,只呆呆道:“哎?嗯…啊?…”


柳清歌道:“那你还在这里干嘛!”说完便在杨一玄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快点!”


杨一玄呆呆被踹了一脚之后还站在原地。


柳清歌转身道:“徒弟不太机灵,莫要见怪。”


沈清秋笑道:“无事无事”   屁话!也不看看苍穹山已被夷为平地,他去个屁百战峰!


毕竟洛冰河统一人魔两界之后,便把不利于自己的势力一一铲除,苍穹山便是其一。其中各类修士,修为该废的废,人该散的散。此时的苍穹山应该已与无间深渊相连,鬼怪横行,傻逼才回去!


沈清秋挥挥折扇道:“现在不要管这么多,柳师弟,你先让人家杨一玄回去,我们买完刀赶快走,给你解毒。”


柳清歌想想,意味深长道:“那也是哦。”


“所以这个多少钱?”


杨一玄道:“师尊若是喜欢,那便赠与师尊吧……”


“哦,谢谢”柳清歌接过小刀,道谢一声就拉着沈清秋走了。


沈清秋朝身后使了个眼色,转头跟着柳清歌,洛冰河顿了一下也拎着沈九跟了过去。


沈清秋拿过小刀,在手指上划过一道痕,鲜血直流。沈清秋道:“柳师弟,你喝了就没事了,来,张嘴!”


柳清歌:“ ……… ”


洛冰河:“ ……… ”


柳清歌转头道:“我不喝。”


“啧,为什么?”沈清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我割都割了,你不喝了,鲜血直流看见没!有良心吗?良知不会痛吗?


不过也奇怪,他跟柳清歌这般对话,洛冰河居然无动于衷,还在一旁拎着沈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实在是有点………诡异。


沈清秋后则是不慌不忙道:“柳师弟若现在不想那便以后再说吧。”继续持着折扇向前方探去,带其余三人随意进了一家客栈。


“老板,两间上房”


转头便道:“冰河,你带钱了吗?”当然,这是一句废话。沈清秋向来都是把自己身上的钱交于洛冰河保管,一向都不带钱。


“哦,带了。”洛冰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钱袋递给沈清秋。


“哎,好嘞”店里的小二勤勤恳恳的把众人带到二楼指出两间房,待付完帐,便走了。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好好修养几日再回苍穹山吧!”沈清秋走进房间把折扇放下,搓搓手道。


此时确实已是夕阳下黄昏时,微凉的黄昏,光如早晨般既感到温暖也感到有一丝冰冷的凉意,不知为何三人似是各有各的心事,都沉浸在无声中。


沈清秋突然不尴不尬道:“好了,东西都放好了,不过我只定了两间房,冰河,你委屈一下跟另外一个我一间房,我跟你柳师叔一间房,走吧。”


洛冰河顿了:“师尊!为什么不是我和你一间?”


沈清秋摇摇头道:“冰河你怎么愚钝了,我与你柳师弟有要是相商,而且你背的那个不也是你师尊吗?不一样吗?”


洛冰河仿佛被被沈清秋的话堵住了嘴,对啊,都是师尊……


但为何都是师尊,却大不相同,他不敢望向眼前的那张黄昏下的脸,那样的笑容,多么不敢奢望,在他眼里多么可贵!


也许世上车水马龙,他遇到的那个师尊,不是他的归宿吧……


洛冰河低下头,只道:“嗯,好。那……师尊,晚安。”于是抬着另一个‘ 师尊 ’进了房间。


沈清秋也拉着柳清歌进了剩余的一间房,在房里赶忙将房内的屏风拉开,关上门窗时还张望了几下,并还在屏风的两侧各放置了两只凳子。


柳清歌愣道:“沈清秋,你干嘛呢?”


沈清秋脱下外袍道:“不干嘛,洗漱完了,直接歇息吧。”


柳清歌向沈清秋抛了一个懊恼的眼神,小声道:“你不觉得小畜生今天很奇怪吗?”


沈清秋静默不语,默默的瘫着被子,之后躺上床闭上眼,不说话了。


柳清歌也不再多问,直接一双靴子一双甩,躺在床上睡了。


夜里树影淡些,婆娑的影子映在沈清秋与柳清歌的脸上,而柳清歌却突然接到一句灵言,灵言道:“他不是洛冰河!”


“我就知道这小畜生是冒牌的!今天我骂他一句居然没还手!我还以为是我幻觉了!”柳清歌一用灵言便滔滔不绝的讲起今天感觉的到的一切的不对劲。


………………


洛冰河回想着今日在师尊背后跟着的那些时光,似是一瞬,也是回味无穷。但气愤的是凭什么自己遇到的师尊是冷眼相待,而那个师尊看起来是那么温文尔雅,一个泽世明珠皎皎君子!


难道自己与另一个自己是有哪点不同?自己有什么不好,三千佳丽,城池千万,什么自己没有?…………


当洛冰河正在苦思冥想之际,隔壁,也就是沈清秋与柳清歌的房里传来声音。


“ 操!!!”声音格外急促:“你他妈——”


洛冰河好似疑惑,这,是那柳清歌的声音!于是便把侧耳贴在墙上,仔细探着隔壁发出的声响。


当真清晰无比——


柳清歌:“你……你你你,你扒我衣服干嘛?!!!”


沈清秋:“当然是脱衣服啊”


柳清歌:“你干嘛!老子告诉你!操!别过来!”


沈清秋:“哎呀,柳师弟。你不要害羞嘛。又不是第一次了。”


洛冰河惊叹,不是第一次?!!沈清秋不是跟洛冰河已经………,难道上次看的春山恨不是真的?


柳清歌继续道:“沈清秋!”接着听到‘ 嘶啦 ’一声,‘ 噗通 ’ 不知道是谁在地上一连打了几个滚。


沈清秋接着道:“嘶啊,柳师弟,你弄痛我了!”


洛冰河越听越惊心动魄,难道沈清秋和柳清歌是……那种关系?


“啊……柳师弟,你下次能不能轻点”


洛冰河两颊上几滴汗水滴落在地,还有下次……这得多刺激


“嗯,没有下次了”


半响,沈清秋继续道:“柳师弟你太慢了,我教你吧!”


“切,我自己会!不需要你教我”


洛冰河越想心里越复杂,一只手慢慢地把自己的下半张脸捂住,一条鲜红的血迹从鼻间流出来。


沈清秋整整衣冠道:“柳师弟,你的也太小了吧……”


洛冰河不知是理解成了什么,坐在地上鼻血狂喷,他们两个真的?!!


届时,沈清秋拉了几下衣服,高辫落在腰间,已是一身白袍,腰间配着修雅,两袖用护腕紧紧扣住,对着屏风对面道:“柳师弟,我好了,你呢?”


对面的人,则是用了灵言:“我换好了,不过你这袍子太麻烦了!而且发是怎么束的,我都有点佩服你平常束发的耐力!”


沈清秋笑道:“那我帮你好了”


柳清歌束完发后与寻常大不相同,说是翩翩君子,倒不如说是有些,不,是正常人如不仔细认,就是个闺家大小姐。


沈清秋仔细打量着柳清歌,道:“喲,柳师弟,不对,柳师妹,你还挺好看的嘛!”


柳清歌噘嘴道:“呵,告诉你,我不好看谁好看,我那前所未有的帅气告诉我,我们两个,我比较好看!”


沈清秋还是一副笑像:“ ………… ”柳巨巨说的都对,我到今天才见识到什么才叫颜若好女,我沈恒甘拜下风!


沈清秋与柳清歌你说我笑,却不知旁边一间房里,一人(魔)已是听的有些抽搐,鼻血狂喷。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柳清歌的毒居然到现在还没发作。难道是柳清歌灵力太强了,根本不在乎这点小伤小毒?


沈清秋觉得自己不该想这想那,这下好了,立马发作被这毒真不稳定……


柳清歌面色铁青,双唇发紫,看起来像是画了一个浓妆,涂了厚厚的一层胭脂。


柳清歌突然面无表情,灵言道:“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沈清秋漠然道:“嗯,那我先探探这楼有多高,高的话我御剑带你下去。”


柳清歌淡淡道:“嗯,好……”说完便倒了下去。


哎?柳巨巨居然倒下了……


罪过罪过,下次再也不随便设计机关了,沈清秋欲哭无泪。


背着柳清歌探着楼的高,从窗穿过御剑而下,腾空而起,印着月圆出了客栈。


………………


洛冰河听隔壁没有了声响,便以为他们睡着了,探探师尊的梦也好。


入梦后,神色大变,冷哼一声,走之前还不忘坑我一笔,好你个沈清秋,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沈清秋背着柳清歌御剑而行,离开客栈也有些时候了。重云下,只有一剑两人的孤影,看起来也并不清晰,甚至是模糊。


沈清秋转头,俯视这趴在自己背上的柳清歌,甚至还有了一丝错觉,像……冰妹是小白莲的时候。还有童年的纯真且真实的一面,其实魔尊当的也挺累的。


虽然不是洛冰河,但也是护了他好几个春夏秋冬的柳巨巨啊!


柳清歌只是被沈清秋救过一次,就护了沈清秋千次百次!


今日,就让我护你一次吧!


不曾想到,“洛冰河”这么快便识破了他,追了上来,体内天魔血涌动,一股剧烈的疼痛飞快的遍布全身。


沈清秋疼得整个身子蜷缩起来,从修雅上掉下来,为什么冰哥可以控制冰妹的天魔血,太坑爹了吧!


沈清秋,柳清歌掉下修雅,沈清秋用最后的一丁点灵力,拖住柳清歌……


“我,终是没有护住你…………”


沈清秋的意识慢慢模糊,这是他几次……


柳清歌面前受伤了……


“ 叮咚 ”


“系统定制3.5版,已完成更新,此次狂傲赠送补坑任务——”


“主角”


【柳清歌】


————————————————


谁要的柳沈!我写完了!(不过声明一下主CP还是杨柳,但是现在杨一玄的戏份有点少,请耐心等待)


催更尽管催!还有,就是请评论一下,欢迎小可爱们提意见,谢谢


求评论!!!


陶陶
杨一玄:“大哥哥,我来找你切磋...

杨一玄:“大哥哥,我来找你切磋!”
柳清歌“卒”

杨一玄:“大哥哥,我来找你切磋!”
柳清歌“卒”

笙歌烟小舟
稿子--------摸个鱼,...

稿子--------摸个鱼, @秦双辰 的文很良心,也编排了好久,就是更的有点漫,
这是我给 @秦双辰 画的同人图,还是搞,还没上色,希望她能更的快一点,我等的画都谢了........加油啊 @秦双辰

稿子--------摸个鱼, @秦双辰 的文很良心,也编排了好久,就是更的有点漫,
这是我给 @秦双辰 画的同人图,还是搞,还没上色,希望她能更的快一点,我等的画都谢了........加油啊 @秦双辰

蓝塵

【杨柳】莫言,默言(壹)

(壹)新届弟子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正逢酷夏,烈日当空的苍穹山并没有如外界般的炎热,倒是经常微风吹过使人心爽神怡。当然,万事总有个特例,比如百战峰。

俗话说得好,天气炎热使人心烦,心烦使人暴躁,暴躁使人打架……诺大的练武场上弟子们互相切磋殴打着,本来百战峰就人多,这么运动一番快是要脱水了。

一名身穿白色校服的少年急匆匆从练武场跑过,直奔百战峰那里最大的一间房子。

那俊朗的少年至门前擦汗调整呼吸,斟酌了自己的言语顺序后,敲了敲门,轻声道:“师尊,是我。”

“进。”

少年推开门,瞧见自家师尊正坐在砚台旁看兵法。

柳清歌有着一双桃花眼柳叶眉,右眼旁还有一颗泪痣,鼻梁英挺,五官立体,整日练功但...

(壹)新届弟子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正逢酷夏,烈日当空的苍穹山并没有如外界般的炎热,倒是经常微风吹过使人心爽神怡。当然,万事总有个特例,比如百战峰。

俗话说得好,天气炎热使人心烦,心烦使人暴躁,暴躁使人打架……诺大的练武场上弟子们互相切磋殴打着,本来百战峰就人多,这么运动一番快是要脱水了。

一名身穿白色校服的少年急匆匆从练武场跑过,直奔百战峰那里最大的一间房子。

那俊朗的少年至门前擦汗调整呼吸,斟酌了自己的言语顺序后,敲了敲门,轻声道:“师尊,是我。”

“进。”

少年推开门,瞧见自家师尊正坐在砚台旁看兵法。

柳清歌有着一双桃花眼柳叶眉,右眼旁还有一颗泪痣,鼻梁英挺,五官立体,整日练功但还洁如白雪,娇如好女这次用在他身上简直是太正常了。

当然,只谈长相。

柳清歌见这人像木头似的杵在门口,看着自己。

“有事快说,看我作甚?”

“啊哦,抱歉”杨一玄随手关了门,走到那人旁边将一摞写满的人名的纸放在了桌上。

“这些弟子都是测试过了海选的,师尊过目。还有明日巳时到穹顶峰集合,沈师叔也会回来。”

好吧,最后一句话是废话,新届弟子招生沈清秋怎么可能不回来,但杨一玄偏偏就是想说,看吧,果然,师尊的眼神动容了。自己找醋吃……

醋?为什么要醋?杨一玄不想深究。因为每次思考到自己是不是喜欢柳清歌,都觉得自己简直算是大逆不道,罔顾人伦。

杨一玄脸色暗了一度,随便找个理由就离开了这个有柳清歌存在的是非之地。

次日,经过一系列让人一直不太理解的测试心性的考核,终于,苍穹山派喜添新人。

每届新人中不乏天资卓绝的佼佼者,这届也有一个,一个约莫着十一二岁的小少年。虽说这个年龄修行是晚的了,但这个小少年性格好天资好,长的还可爱讨喜,并且好像还有些剑术功底,教导起来会比其他人顺风顺水多。

但……这徒弟谁要呢?各峰峰主都有亲传弟子了,仙姝峰只收女弟子,万剑峰,百草峰和安定峰算是支援部队,让一个adc去当辅助简直委屈了。清静峰……洛冰河搞不好会neng死他……穹顶峰虽说是主峰,但掌门不能开剑+全门派上上下下的大小事都归他管,绕是没有时间带这个小少年。

兜兜转转,谁也不想可惜了这个苗子,怎么办呢?

沈老师说话了:“柳师弟,不如这孩子你收下?这样也不亏了这个好苗子,百战峰也将喜添战斗力啊,何况还有一玄能帮你带带,你也不算累。”

柳清歌皱了皱眉头,对于收徒这事他一直不太有兴趣,不过杨一玄这个徒弟除了有些时候傻fufu的,倒也是没给他添什么麻烦,再何况这小少年的天资他也是看准了。

沈清秋:“如何?”

柳清歌:“……可以。”

————tbc

乘鸾:剑灵不配出场

小少年:在下蓝峖,请多指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