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孟霖

71734浏览    2119参与
烟花渡口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让你牵肠挂肚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
让你牵肠挂肚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
让你牵肠挂肚

御子

你的味道12 最終完結篇

琢磨了很久,還是打算完結。

祝看得愉快。

-----

    “你下一節有課嗎?”楊孟霖瞥了眼卓上的課表,確認沒課才滿懷期待的望向施柏宇。

        而後者微微搖了搖頭“沒課,但我要到王教練那兒幫忙訓練新生。”楊孟霖失望的嘆了口氣,然後才像想起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你認識謝毅宏嗎?”

        施柏宇帶著疑問的點頭“認識,但不熟。”聞言,楊孟霖開心地將人拉到身邊,小聲的交代一些事。

  ...

琢磨了很久,還是打算完結。

祝看得愉快。

-----

    “你下一節有課嗎?”楊孟霖瞥了眼卓上的課表,確認沒課才滿懷期待的望向施柏宇。

        而後者微微搖了搖頭“沒課,但我要到王教練那兒幫忙訓練新生。”楊孟霖失望的嘆了口氣,然後才像想起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你認識謝毅宏嗎?”

        施柏宇帶著疑問的點頭“認識,但不熟。”聞言,楊孟霖開心地將人拉到身邊,小聲的交代一些事。

        施柏宇從一開始有點好笑的眼神,到後來變成驚訝,最後又化為平靜,笑著答應他。

        看到手錶上告訴他下一節課即將到來,施柏宇才匆匆忙忙的離開辦公室,往體育場跑去,而盧彥澤也剛好回到辦公室。

        “怎麼了?有找到人嗎?”盧彥澤扯了個微笑,應了聲有。“找到了幹嘛這樣垂頭喪氣?”

        “少勳他……自從昨天我拒絕他後,他就不怎麼理我了,就連和我說話都顯得生疏。”聽到某人像是抱怨般的口吻,楊孟霖笑道“你不就應該希望這樣嗎?還有,你拒絕他什麼?”

        想到某人並不知道昨天的事,盧彥澤將昨天的事簡單的敘述。“你不喜歡他嗎?你看起來明明就很在意他。”楊孟霖似笑非笑的說,他今天這樣子,不就是擔心嗎?“你可別說今天的舉動只是個老師在關心學生,我不信。”

        盧彥澤搖頭“不可能,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聞言,倒是勾起了楊孟霖的好奇心,直忙著問是誰。

        盧彥澤雙頰通紅,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沒說。楊孟霖不滿地翻了白眼,但還是沒追問下去。

        天人交戰了一下,盧彥澤才說道“我……喜歡你啊。”聽到某人微小的聲音,楊孟霖原本要喝水的動作僵在半空中,隨後才一臉尷尬地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麼?我和你講是我的決定,不用道歉。”語畢,盧彥澤反倒鬆了口氣,原本漲紅的雙頰也微微平復。

        “范少勳也不錯啊,人帥又高,考慮一下?”楊孟霖本就不是會在這種事上留心的人,驚訝過後也就變回原先的態度,笑著說。

        盧彥澤只是微低著頭,沒發話。

        楊孟霖看一眼他的課表,將人拉出辦公室“走,吃飯去。”

        楊孟霖直接把人帶到家裡去,將人按在椅子上,做飯去了。

        “難得我有機會吃到楊大爺做的飯啊。”看人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盧彥澤也鬆了口氣,沒有繼續在這件事上糾結,還不忘糗他兩句。

        “還不是為了我最好的朋友,還不謝謝我。”盧彥澤聞言,不但沒有反嗆,竟然還發自內心的道了謝。

        謝謝他在那不知道能不能算告白的告白之後,還能一如往常的對待自己,謝謝他為了自己還特地下廚……

        雖然當不成戀人,但是能當一輩子的朋友。

        一輩子最要好的朋友。

        “唉,我開玩笑的呢,認真幹嘛?”楊孟霖被他這一謝反倒尷尬了起來,兩人之間的氣氛少了以往的輕浮,多了點真誠,這份情誼對兩人來說都是世界上得來不易的緣分。

        盧彥澤看了看時鐘“也才十點多而已,那麼早做飯你是要多早吃?”

        “沒差,我做飯也要一點時間。”兩人就這樣待著,一個做飯一個滑手機。

       

        晚上,楊孟霖回到了施柏宇家,但才剛開門,臉色就變得鐵青。

        施父施母兩人並沒有在家,但施柏宇的房門關著,裡面還傳來陣陣哀求聲,而這聲音……

        是施柏宇!

        這次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雖然家裡已經亂的翻箱倒櫃,但房間以外並沒有任何人,看來是計畫好的了。

        “操!我之前都不知道你是個omega, 在瞞啊!老子今日就操死你!”聽到裡面傳來男人的怒吼,楊孟霖感到心中一緊,趕緊衝進房間,一把將壓著施柏宇的人拉開,揍了他一拳。

        “凎!你又是誰,幹嘛破壞我的事!”說著說著,兩人扭打了起來,雙方誰也不讓,沒多久,兩人身上都掛了彩。

        最後還是楊孟霖技高一籌,將人給趕跑了。

        “凎……我今天是走什麼運,之前也沒看過那小子,上次一個教授,今天他媽到底又是誰!”不理會那人逃出時還掛在嘴邊的呢喃,他趕緊走向躺在床上的施柏宇。

        那人在牆角瑟瑟發抖著,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傷,脖子上那青紫的吻痕,更讓楊孟霖不忍直視。

        “柏宇……讓我幫你清理傷口好嗎?”楊孟霖也不敢輕易碰他,只好柔聲問道。

        不說還好,一說施柏宇眼眶都犯淚了,一股腦兒的將所有委屈和恐懼發洩出來。

        楊孟霖輕輕拍他的背,看眼前人似乎沒有反抗的樣子,才又將人拉進了懷裡安慰著。

        “剛發生的時候,怎麼沒有打電話給我?”待人平靜些後,楊孟霖才問。

        “我手機不在身上,放在教室忘了拿。”施柏宇回答。

        “我幫你清理吧。”語畢,楊孟霖直接將人一把抱起,走向浴室,而施柏宇也沒有反抗,任憑他用公主抱的方法抱著。

        到了浴室,他彷彿要把什麼東西清掉似的,水都還沒熱他就湊過去拿著海綿猛搓,尤其是身上有痕跡的地方,還是楊孟霖看不下去,一把奪走他手上的海綿。

        “你這樣搓,皮膚會被你錯破的。”楊孟霖重新將人按在小椅子上,幫他清洗,看到身後的某處還安然無恙,楊孟霖原本擔心的心情才放下了一點。

        才剛洗完澡,楊孟霖就拉著施柏宇整理行李,和施母交代一聲後,將人帶到自己家裡面。

        經過那一件事後,施柏宇因為發情期影響本就沒什麼胃口,這樣一鬧他連吃營養劑的心情也沒了,拿著藥配著水喝就直接去睡了。

        雖然明白這樣對身體不好,但楊孟霖也沒有阻止,回到房間陪著他。

        施柏宇緊緊的抱住身旁的人,此時施柏宇就像一只驚恐的小鳥,瑟縮在楊孟霖懷裡。

        “沒事的。”楊孟霖的手安撫性的拍了拍他的背。剛才洗澡的時候心中只有滿滿的厭惡,一直到現在,躺在床上,施柏宇才感到滿天的恐懼襲捲而來。

        “我會保護你的。”

        “永遠?”

        “嗯,永遠。”

        這一刻,不必任何言語,楊孟霖的安慰、施柏宇的依賴,雙方都確切的感受到。

-----

選擇在這裡完結,是相信兩人會為了保護彼此而更加努力,也是讓宇霖的的美好停在這一刻。

(好啦主要是墮落的糖不多,這本就不怎麼想虐了,不然搞得我自己像個壞人一樣😂)

       

       

       

       

       

       

       

       

笑出合合聲

《錯位的旅行-上》

攝影:鈞浩IG

CP:越界文武/圈套飛唐

———————-

一周前,家中為了慶祝兩兄弟畢業,以及振文考上了理想學校

「你想怎麼慶祝,還是要什麼獎品?媽媽說道。

「我想去沖繩度假。」

「齁還好⋯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北歐勒,可以可以。」

「我要振武陪我去。」

「嗄?」

於是振文、振武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搭上了飛機,抵達了度假天堂——沖繩。


下了飛機,振文大力的深了個懶腰。

「呦呵!到沖繩啦!」

全然不知跟在後面的振武拖著步伐,一副很難受的樣子,東倒西歪的撞到了一個迎面走來的男子,講手上的護照撞落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錯位的旅行-上》

攝影:鈞浩IG

CP:越界文武/圈套飛唐

———————-

一周前,家中為了慶祝兩兄弟畢業,以及振文考上了理想學校

「你想怎麼慶祝,還是要什麼獎品?媽媽說道。

「我想去沖繩度假。」

「齁還好⋯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北歐勒,可以可以。」

「我要振武陪我去。」

「嗄?」

於是振文、振武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搭上了飛機,抵達了度假天堂——沖繩。

 

下了飛機,振文大力的深了個懶腰。

「呦呵!到沖繩啦!」

全然不知跟在後面的振武拖著步伐,一副很難受的樣子,東倒西歪的撞到了一個迎面走來的男子,講手上的護照撞落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男子彎腰道歉,一邊把地上振武的護照撿了起來。

「沒關係,是我走太慢沒看路。」

「振武,你在後面幹嘛啊,趕快啦!」

跑在前頭的振文這才發現哥哥沒有跟上來,向後面喊道,實在是非常之不貼心。

振武微微點個頭跟上前去,男人也不在意的往著反方向離去。

 

兩人拖著行李終於到了美麗的臨海Vila,振武興高采烈的把每個角落都探了便,轉了一圈才發現振武一直坐在單人座椅上,捧著肚子一副難受的模樣。

「振武,你怎麼了。」

「不曉得⋯一下飛機就一直這樣。」

忽然發現振武真不是開玩笑啊,滿頭大汗,臉的氣色十分不好。

「你怎麼那麼嚴重!怎麼不跟我說呢?」振文嘴巴怪罪,面上的表情則是非常的心疼,振武笑了笑。

「沒事啦,走吧,把東西放好,我們去外頭晃晃。」

「你都這樣了,在房間休息吧。」

「不是一直想逛逛嗎,我也順便去藥局看看有什麼藥,聽說日本藥妝超好買,我看看有什麼是適合現在吃的。」

振文猶豫了好一下,點了點頭,扶著振武離開了房間。


藍天白雲、晴天高照,今天的天氣可真不是普通的好,涼爽的海風和沿路有趣的店家吧,好幾次振文差點忘了振武正在不舒服,可憐的振武拖著身體一起走馬看花,終於來到個大型藥舖。

「請問他肚子不舒服,該適合哪種藥?」振文抓了一個看起來像會說中文的店員,可對方竟然是不會中文,看著他直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這時一個高大顯眼的男人不知從哪冒出來,站到他一旁操了口流暢的日文,一下子店員就拿了好幾種藥遞給了振文振武。

「呃,謝謝。」男人一頭俐落的西裝頭,身上是悠閒的海灘衣,仍舊難以蓋去他冰冷生硬的氣息。

「不會。」不怎樣的回應襲來一種寒冷的壓力,兩兄弟不知道該不該離開,直對著他冒冷汗。

「唐毅,在這幹嘛?」

這時候面目爽朗的一張臉蹭了出來,露出白牙快步走到男人身旁,男人一看見這張臉,原先冰冷鐵青的男人瞬間成了另一副面孔,露出了有些憨直的微笑。

「這兩個小朋友不會日文,我幫忙翻譯。」

「兩個小朋友?⋯咦?」

先是看向了振武,振武先是認出這不是下飛機時撞到的那人?接著輪到與振文眼神交替時,雙方霎時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孟少飛!!」

「兔崽子!」說完孟少飛眼球轉了一圈又道:「要叫孟警官或孟大哥,沒大沒小。」

兩人相識而笑,留下唐毅、振武在旁邊乾晾著,寒暄了會兒,這才想起各自帶著的旅伴。

「啊抱歉,唐毅,這是我以前照顧過的離家少年。」

看向振武:「這一定就是之前說過的新哥哥吧?」

「⋯」

「你提過我?」

「何止提過,還——⋯」嘴巴被振文給摀住了,振文笑的一臉詭異,然後忙著轉移話題。

「振武,我們趕快走吧,回去吃個藥,好好休息。


振武心裡不是滋味,剛剛那個男人怎麼和他那麼好,還有什麼時候認識的自己竟然不知道。

不過剛才那個看起來像黑道老大的男人後來臉色貌似也不咋好看?

躺在床上振武的肚子又開始絞痛,已經下午了卻還是在房裡拉了又吐。

「文,我好不舒服喔⋯」

「剛剛吃了粥有沒有好點?」

「我不愛吃那個。」

振武耍任性,少見的樣子竟然讓振文覺得有些可愛。

「好好好,那你要吃什麼我幫你買。」

「你選的都好啊,不過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我找孟大哥吧,他也住這間。」

「⋯你和他很好?」

「還不差,不過很久沒見了。」

看不出來振武有點吃味,振文換了件襯衫就要出門。

「你好好休息,我也去吃點東西,等等幫你帶些吃的回來,你粥多少吃點。」

「我不要,我等你回來再⋯嘔嘔嘔⋯⋯」話還沒說完又開始泛噁心了。

「你別硬撐了,吐完乖乖在床上躺好。」

振武什麼時候那麼嬌氣了,少見的一臉孩子樣,振文搖了搖頭,離開了房間。

「不愛我了不愛我了!!你不愛我了!!!」

門關上了,還依稀聽見裡頭的吵鬧聲。

 

“叮咚——”

振文按了另一間獨棟的豪華Vila電鈴,真的是想不到孟警官竟然會住這種地方,看他總是頭髮沒梳好的樣子,真是墊墊吃三碗公。

「振文你來啦,走吧。」

孟少飛帶來副墨鏡,一身潔白的寬版T恤,身邊依然站著那個面目冰冷的男人,脖子上反差的掛著一台相機。

看起來就像是期待已久的模樣。

「嗨,唐先生。」

唐毅點了頭,微微弓起嘴角。

一股奇妙的感覺在振文心裡悄悄冒泡,他怎麼有種自己在當電燈泡的錯覺?

尤其是唐毅看著孟少飛的時候。

「走吧。」


沿路上不需要掛心振武的身體,振文沒人性的開始逛起街來。

「這家冰淇淋看起來也太好吃了吧。」

像個孩子一樣的看到什麼都想摸一下、吃一點,飛唐兩人也配合的跟了進去,叫了兩隻色彩繽紛可愛的甜筒。

兩個人拿著冰淇淋就像大男孩一樣,“喀嚓”一聲——唐毅竟然在給他們拍照???

「呃,唐先生,你不吃你的冰嗎?」

「等等吃,你們樣子角度不錯,先拍一張。」

完蛋,振文怎麼覺得這個冷冰冰的大個子意外的反差??

吃了甜筒又點了果汁,悠閒的下午頂著墨鏡曬太陽,一會兒又買了甜點,振文已經逐漸習慣在一旁不斷拍照的唐毅,也配合的開始對唐毅擺起pos。

當後來看了照片,振文越來越感覺——是男友視角啊——。

门牌君

合照、发帖、点赞、评论、夸耀,昨天一系列操作简直行云流水,我家阿伟现在还没起来wwww



另外昨天ig只有宇霖发了贴,派派还秒回;其他人都是发限动,而且还都@ 杨孟霖(因都转了尼尼的贴😂),看得我嘴角疯狂上扬,于是CPF愉快滴搞起了P图😂

合照、发帖、点赞、评论、夸耀,昨天一系列操作简直行云流水,我家阿伟现在还没起来wwww




另外昨天ig只有宇霖发了贴,派派还秒回;其他人都是发限动,而且还都@ 杨孟霖(因都转了尼尼的贴😂),看得我嘴角疯狂上扬,于是CPF愉快滴搞起了P图😂

烟花渡口
不止一次说过杨孟霖于我是个意外...

不止一次说过杨孟霖于我是个意外
可我爱这个意外到来的他
现在很爱

不止一次说过杨孟霖于我是个意外
可我爱这个意外到来的他
现在很爱

她不是主角

嘴(短)

标题越来越精简……

………………………………

“张嘴。”

平时不会顺从施柏宇的命令的他,只怪自己因为临时有工作放了施柏宇鸽子。让他的男朋友独自开车去台中住了一晚有露天浴缸的民宿后又独自开车回来。

所以……

他现在穿着睡衣跪坐在床边,呈现乖巧的坐姿,不安地抿了抿双唇,在施柏宇隐晦的注视下张嘴。

施柏宇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挤上鲜奶油,他今晚并不打算按照以往的节奏去进行,既然他的爱人给了“通行证”,就好好利用一下。

双指探入嘴里,在他还没给下一个指令前,杨孟霖是不能动的,但大脑皮层分泌大量唾液,融化了部分奶油,顺着下巴滴了下来,染深了胸前的棉质睡衣。

施柏宇欣赏着杨孟霖乖巧萎靡的表情...

标题越来越精简……

………………………………

“张嘴。”

平时不会顺从施柏宇的命令的他,只怪自己因为临时有工作放了施柏宇鸽子。让他的男朋友独自开车去台中住了一晚有露天浴缸的民宿后又独自开车回来。

所以……

他现在穿着睡衣跪坐在床边,呈现乖巧的坐姿,不安地抿了抿双唇,在施柏宇隐晦的注视下张嘴。

施柏宇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挤上鲜奶油,他今晚并不打算按照以往的节奏去进行,既然他的爱人给了“通行证”,就好好利用一下。

双指探入嘴里,在他还没给下一个指令前,杨孟霖是不能动的,但大脑皮层分泌大量唾液,融化了部分奶油,顺着下巴滴了下来,染深了胸前的棉质睡衣。

施柏宇欣赏着杨孟霖乖巧萎靡的表情,说出下一个指令——

“舔吧。”

杨孟霖听话地伸出舌尖,仰头望着施柏宇,将他手指上的奶油仔细舔化,还特地来回舔着他的手指关节和茧。

“奶油都在孟霖嘴里化完了吗?”施柏宇刻意用询问的语气问,“要检查一下哦。”

双指沿着口腔的侧壁来回摩挲,唾液止不住分泌,湿润的双指轻轻夹住舌头肆意挑逗,杨孟霖受不了嘴里奇怪的触感身体本能侧头避开。

“哦?孟霖承诺了什么?”

“……服从。”

“对,所以现在接着……脱掉?”


End.

…………………………

没想到今天过节了

哇啦啦啦啦


愛貓

天啊!生日一起吃飯耶😭😭😭
祝兩個天蠍寶寶生日快樂🎂🎊🎉

天啊!生日一起吃飯耶😭😭😭
祝兩個天蠍寶寶生日快樂🎂🎊🎉

烟花渡口
就是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

就是很爱很爱你
所以愿意…

就是很爱很爱你
所以愿意…

御子

墮落,正文六

我想不到標題要給什麼,先這樣吧……


-----


  “茹珠姑姑。”施柏宇走向聖明殿前負責看門的奴婢,笑笑的喊。“聖殿下,您這是折箑奴婢了,哪是什麼姑姑,殿下直接喚奴婢本名就好。”


        施柏宇微微一笑,眼神依舊燦亮,看上去就像個單純的孩子。“這怎麼行呢,小的時候呀,就姑姑對我最有耐心,還常常陪我玩呢!”聞言,茹珠沒再推託什麼,笑著問“殿下來這兒是要見聖王陛下嗎?”


        施柏宇輕輕點頭“麻煩姑姑幫我通報...

我想不到標題要給什麼,先這樣吧……


-----


  “茹珠姑姑。”施柏宇走向聖明殿前負責看門的奴婢,笑笑的喊。“聖殿下,您這是折箑奴婢了,哪是什麼姑姑,殿下直接喚奴婢本名就好。”


        施柏宇微微一笑,眼神依舊燦亮,看上去就像個單純的孩子。“這怎麼行呢,小的時候呀,就姑姑對我最有耐心,還常常陪我玩呢!”聞言,茹珠沒再推託什麼,笑著問“殿下來這兒是要見聖王陛下嗎?”


        施柏宇輕輕點頭“麻煩姑姑幫我通報一下罷。”茹珠微微行了一禮,開門進殿稟告。


        “殿下,陛下正在修法中呢,還請殿下晚些時候再來罷。”聞言,施柏宇露出委屈的模樣,看上去有多無辜便有多無辜“父王是在怪罪兒子嗎?我知道我不該讓欣黎習武,這就帶她來請罪了,父王不肯見我嗎……”


        看不得施柏宇難過的樣子,茹珠安慰道“陛下是真的正在修法,等他解除閉關後,自然會見您的。”


        施柏宇知道乾等著也不是辦法,最後只好領著欣黎到聖后那兒。


        待負責通報的侍女稟告後,他和欣黎一塊兒進入了年華殿。“母后……”久未見到母親,施柏宇甚是愧疚,難過之下行了個全禮,以示對聖后的尊敬與思念。


        聖后被他這一禮嚇得不輕,趕緊將人扶了起來。這本來就不是女性權利的時代,重男輕女的觀念非常嚴重,就算是聖后,就算是親生母親,對待聖子的時候亦得禮讓三分,哪有聖子給聖后行全禮的道理。


        在這權利便是一切的宮中,施柏宇的孝心有多麼可貴,這讓聖后欣慰的抱了抱施柏宇。


        “柏宇啊,以後別再行全禮了,別這樣見外。”聖后和藹的拍拍他的肩。施柏宇見母親還是向以前一樣對他好,眼眶不禁有些濕潤起來。


        “都出去。”她打發了所有婢女們後,牽著施柏宇的手到一旁的椅子上坐著,而欣黎也退了出去,出門時還好心的將門窗帶上。


        “小宇,你還好嗎?”聽到許久沒聽見的綽號,委屈想念難過什麼的一口氣全發洩了出來,哭得令人心疼。


        聖后自然是知道原因,他和楊孟霖的所有事聖后都是知道的,她並沒有反對,反而默許他們兩個私底下見面。她對楊孟霖那孩子印象還不錯,楊氏的事連她都難過了,更何況是施柏宇。


        哭過一陣子之後,施柏宇明顯冷靜的多,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母后,您外表美麗,氣質高雅……”這一連串的誇獎聽在外人耳中只是個嘴甜的小孩在討好人,但施柏宇可是聖后親生的啊,才聽前面幾句就知道施柏宇的意圖。


        “小宇啊,不是母后不想爭寵,而是後宮佳麗三千,母后鬥不過,而且那種提心吊膽的生活我也過得累了,你也是懂的,不是嗎?”神子中的競爭就已經很黑暗了,更何況是女人之間的鬥爭,那時的生活有多累多辛苦可想而知。“唉……也不過就是紅顏未老恩先斷罷了。”


        施柏宇握住她的手,說“兒子可以幫忙母后爭寵。”


        聖后微微一頓,欣慰的看著他,但還是搖了搖頭“你有這孝心母后很欣慰,但是後宮的黑暗並不是你能想像的。”聞言,施柏宇不但沒有退縮,反而繼續權說著。


        反正他自己也有想除掉的人,順便幫幫自己母親,不過分吧?


        聖后也凹不過他,知道施柏宇性子比外表所表現出來的還要強硬,她最後還是答應了。


       


        “嗯啊……幹妳輕點。”楊孟霖痛得罵出聲來,被生理反應逼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你傷口這樣,我要怎麼輕?楊孟霖你男子漢大丈夫忍著點!”楊孟霖從小就很怕痛,長大了也不例外,在清理傷口時一度要哭出來。


        還好他最後忍住了,要不然有多糗。


        “孟霖,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好不容易清理完傷口上完藥包紮好,顧常芸好奇的問。“什麼怎麼辦?”楊孟霖一時沒搞清楚她在講什麼,臉上寫著大大的問號。


        “以後啊!你總不能在這兒過一輩子吧,這樣也不安全。”哦,也對,他都忘了,為了救他顧氏很有可能會被處刑,雖然不至於到抄家滅族,但貶入宮之類的苦役絕對逃不了,而顧常芸也會是通緝犯。


        好吧,楊孟霖還真沒想過以後該怎麼辦。


        “唉,船到橋頭自然直,別擔心。”他丟出一句完全不負責任的話,氣得顧常芸直翻白眼。


        什麼叫船到橋頭自然直!你他媽不知道現在自己處境有多危險是不是!


        雖然心裡咒罵著楊孟霖,表面上也只是皺著眉頭,一語不發。但楊孟霖後面那句真的把她給惹毛了“大不了一死,能夠逃離所有苦難與不幸,也不錯。”


        “幹!楊孟霖你怎麼可以這樣?你不知道世上有多少人愛著你嗎?你怎麼能說出這種對生命不負責任的話!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有個萬一,最難過最傷心的就是那些愛你的人!”


        楊孟霖抿著嘴,她說的這些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這麼悲觀,不想用死亡來逃離一切,但命運就是如此,他還能怎麼辦?


        楊孟霖眼神中的平靜和那麼一絲絲的釋然讓顧常芸再也說不出責備的話,楊孟霖現在的處境她也知道,只能說老天爺在捉弄他們,讓處於敵對關心的他們相遇,又讓他們相愛,法律卻硬生生的讓他們兩個不能和任何人說他們的戀情,最後又落得這樣的處境……


-----


楊孟霖的部分改了幾次,怎麼改怎麼不順……算了,你們先這樣看看看吧,不懂的再提出來,我再解釋


知道這樣有點失敗,但我真的沒辦法改多少了,所以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然後,祝各位晚安💕💕💕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下

还有两话就补完了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下

还有两话就补完了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上

没想到放十张图放不完

放两次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上

没想到放十张图放不完

放两次

她不是主角

電影觀後感(短)

重溫LaLaLand,楊孟霖有些感觸。

他不管現在是凌晨三點,撥通了施柏宇的電話。

等待音響了五聲後被接通,

電話那端背景非常安靜,聽見施柏宇沈重的呼吸聲。

兩人安靜了幾秒鐘,

施柏宇勉強睜開眼睛確認電話屏幕,以為楊孟霖掛了電話。

「孟霖?」

「嗯⋯⋯」

「怎麼?睡不著嗎?」施柏宇溫柔地問。

「我剛剛看完Lalaland,有個問題想問你。」楊孟霖語氣有些認真。

楊孟霖不會無緣無故在凌晨三點打電話給他,施柏宇打開床頭燈從床上坐起來,想清醒些聽問題。

「什麼問題?」

「我們以後有各自的家庭,如果在路上碰到會和我打招呼嗎?」

「???」施柏宇需要一點時間消化,這是什麼沒頭沒...

重溫LaLaLand,楊孟霖有些感觸。

他不管現在是凌晨三點,撥通了施柏宇的電話。

等待音響了五聲後被接通,

電話那端背景非常安靜,聽見施柏宇沈重的呼吸聲。

兩人安靜了幾秒鐘,

施柏宇勉強睜開眼睛確認電話屏幕,以為楊孟霖掛了電話。

「孟霖?」

「嗯⋯⋯」

「怎麼?睡不著嗎?」施柏宇溫柔地問。

「我剛剛看完Lalaland,有個問題想問你。」楊孟霖語氣有些認真。

楊孟霖不會無緣無故在凌晨三點打電話給他,施柏宇打開床頭燈從床上坐起來,想清醒些聽問題。

「什麼問題?」

「我們以後有各自的家庭,如果在路上碰到會和我打招呼嗎?」

「???」施柏宇需要一點時間消化,這是什麼沒頭沒尾的問題?

「會嗎?」楊孟霖追問。

「不會。」施柏宇回答。

聽到施柏宇這個答案有些失望,「我知道了,沒事了,晚安。」

「欸欸欸,等等!孟霖!」施柏宇覺得楊孟霖誤會了他的答案。「我還沒講完啦⋯」

「什麼?」

「我不會和其他人有成立家庭的,所以不會‘哪天’才和你碰面。」施柏宇擔心楊孟霖亂想一口氣把答案說完。

「哦。」得到楊孟霖的簡短應答。「很好。」

輪到施柏宇對楊孟霖這個答案有些不滿意了,「生氣了?」

「沒有。」楊孟霖如實回答。

施柏宇再追問真假估計楊孟霖會更加生氣,「我現在過來找你?」

「都幾點了?!你不怕吵醒你爸媽喔?」楊孟霖拒絕這個提議。

「⋯你不想見我嗎?」施柏宇使出低沈嗓音的招數。

「⋯⋯⋯」

「二十分鐘後開門給我。」施柏宇得到楊孟霖默認的回答。

「嗯。」


二十五分鐘後,施柏宇和楊孟霖一起躺在床上。

「⋯⋯⋯」

「⋯⋯⋯」

兩人躺在床上都沒有說話,歡歡和喜喜躺在床尾已經睡著。

「我剛剛又算了一下,我們又有差不多兩個月沒見面了。」施柏宇開口說道。

「嗯。」楊孟霖點頭。

施柏宇不打算追問剛剛電話裡的問題,他看著楊孟霖漂亮的眼睛,兩個月沒見,什麼問題都沒有此時此刻重要。

楊孟霖看著施柏宇,剛剛還存留在心裡的那點感觸已經消失了,他忽然明白原來自己是太想施柏宇了。

「明天有空嗎?」楊孟霖問。

「有空。」

「我們好久沒有看電影了。」

「明天一起去看吧。」

楊孟霖點點頭,「睡吧,不早了。」

「孟霖,晚安。」

「施柏宇,晚安。」


End·

⋯⋯⋯⋯⋯

昨天去機場接人,看見一對年輕小情侶,男生接女生,女生一看見男生就立馬衝上去抱著男生,男生則是將她抱在懷裡(抱著大腿的那種。)

那種想念很甜。

宇霖應該不會有這個姿勢⋯⋯

但是又很想把那種感覺寫出來

不知道有沒有好好的表達


御子

墮落 番外一 初見面

考完試的我又來啦~

祝大家看得愉快💕

-----

  這是施柏宇第一次出王城,身邊護著他的侍衛還有服侍的侍女多得誇張,當初明明和聖王說好低調就好,但這種排場哪裡低調了!這要不讓人注意也難吧!

        花宜跟著施柏宇也有七八年了,他在想什麼她多多少少猜得到,心中訝異他與其他神子的不同,表面上依舊是得體的笑容“今天這排場已經算低調了,前年一殿下出巡的時候,場面可是比今日還要壯觀三倍以上呢,”

        “咱們出巡主要也是為了...

考完試的我又來啦~

祝大家看得愉快💕

-----

  這是施柏宇第一次出王城,身邊護著他的侍衛還有服侍的侍女多得誇張,當初明明和聖王說好低調就好,但這種排場哪裡低調了!這要不讓人注意也難吧!

        花宜跟著施柏宇也有七八年了,他在想什麼她多多少少猜得到,心中訝異他與其他神子的不同,表面上依舊是得體的笑容“今天這排場已經算低調了,前年一殿下出巡的時候,場面可是比今日還要壯觀三倍以上呢,”

        “咱們出巡主要也是為了體會平民老百姓都的辛苦,順道探尋防護措施是否足夠,今天這群人跟在我身邊也是沒事幹,反而礙手礙腳,打發他們回去吧。”施柏宇說得義正嚴詞,但說穿了也就只是想出來玩,那麼多人跟著哪能偷溜走呢。

        花宜自然知道施柏宇又打著什麼鬼主意,但也這是笑笑便吩咐下去。很快,他身邊就只剩下花宜和幾名侍衛而已了。

        他們陪著施柏宇毫無目的的到處亂逛,知道他玩心剩過正事,花宜邊走著邊幫忙留意四周,心中默默記下哪些地方該加強,哪些地方可以改進。

        走著走著,斜前方有一座湖,還沒走近施柏宇便看到河邊坐著一個人,氣質非凡,感覺就像哪家貴公子似的。

        最近幾年被那些趨炎附勢的貴族煩得怕了,個個都想在他面前刷存在感,以至於施柏宇對那些沒有原則的貴族非常沒有好感,當下看到湖邊那個人影心中便只想躲開。這次出巡他可是走低調路線的,完全沒有事先向百姓公告,二神子又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人物,自然也沒有人認出他來。但要是那位討人厭的貴族將他身份洩漏出去,豈不又不得安寧了。

        然而,正準備往別的方向走時,他看見那位男人拿起湖邊的石子一個一個地丟進湖中,心中暗自覺得有趣,這可不是個有教養的貴族會幹的事。

        那人的氣質很明顯有受過禮儀教育,然而配上他現在有些孩子氣的動作說有多不搭便有多不搭,這讓施柏宇起了一絲好奇。

        “你們在這候著,我等等就回來。”說罷,他也沒有等他們回覆,逕自的走向了那個男人。

        他一開始便注意到施柏宇,身子微微的一顫,但很快就恢復正常,繼續丟著石子。

        從來沒有主動和人搭訕過的施柏宇,現在一臉尷尬的站在他身旁,平常那些人都會主動靠近自己,他根本沒必要去和任何人搭話,以至於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是?”那人並沒有抬頭。“我是……施柏宇。”他不知道自己幹嘛報上真名,就只是不想欺騙眼前擁有比女人還漂亮的臉龐,如星空般純淨的眼神。

        果然,在聽到他的名字後,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平民楊氏,參見二殿下。”施柏宇並沒有叫他起來,反而笑笑的說“你對我行的並不是首次見王族的大禮,而是平常習慣使用的禮節,”施柏宇蹲下身子,使他們兩個對到眼。“我們有在哪兒見過嗎?這也就怪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我怎麼可能會忘?”

        他自知是自己大意,也沒辯解什麼,從原本的單膝下跪轉為雙膝下跪。施柏宇原也只是講著好玩而已,見對方真的要行全禮,趕緊將人扶了起來。

        “楊氏不敢踐越。”他抽出施柏宇扶在他手上的手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施柏宇好奇的問。“楊氏賤名還是不要入殿下耳朵才好。”聞言,施柏宇不滿的嘟了嘟嘴“這又不是在王城,你不必客氣。還有,我有名有姓,不要一直喚我殿下,聽了心煩。”

        男人聽完饒有興趣的挑眉“你真的和其他王城的人不一樣。”施柏宇不在乎的聳聳肩,王城那麼多神子,各各都愛擺神子的架子,又不差他一個,他就是喜歡自由,不想被綁在城中。“楊孟霖。”

        “啥?”一時還沒從上句話回神的施柏宇下意識的提出了疑問。

        “我說,我是楊孟霖。”

        原來他叫楊孟霖啊……名字還真好聽。孟字輩的話應該是長子吧?

        “你好。”施柏宇向他伸出了右手,楊孟霖猶豫了會兒,還是握了上去。

        “以後如果我們有再見面,記得,叫我施柏宇就好。”

        “那你也要記得,我叫楊孟霖。”

        “嗯,一言為定。”

-----

灑點微糖,可以看和正文有關,也可以當一個獨立的故事看。

好啦,祝各位週末愉快😊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三话(补档)

如果不行就算了

速看

宇霖日常对话第三话(补档)

如果不行就算了

速看

烟花渡口
爱上杨孟霖的第九十六天~情深不...

爱上杨孟霖的第九十六天~
情深不寿爱已成殇我终于可以再看这张照片了…

爱上杨孟霖的第九十六天~
情深不寿爱已成殇我终于可以再看这张照片了…

冰山我的爱

霸总真的好难当

    宇霖RPS 会有OOC 慎入

------------------------------------------------------------

【第八章】

    施柏宇从酒会偷跑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偷偷去了好友吴珝阳开的酒吧里去玩了,他一到酒吧就豪气万丈的坐在吧台上,对着酒保说:“来一杯特饮。”吴珝阳见他这样,豪不留情的拆穿他:"行了,装什么呀,不就是冰柠檬茶,还特饮!”施柏宇一下就炸了:“冰柠檬茶怎么了,冰柠檬茶就没尊严了吗,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吴珝阳无视他的怒气:...

    宇霖RPS 会有OOC 慎入

------------------------------------------------------------

【第八章】

    施柏宇从酒会偷跑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偷偷去了好友吴珝阳开的酒吧里去玩了,他一到酒吧就豪气万丈的坐在吧台上,对着酒保说:“来一杯特饮。”吴珝阳见他这样,豪不留情的拆穿他:"行了,装什么呀,不就是冰柠檬茶,还特饮!”施柏宇一下就炸了:“冰柠檬茶怎么了,冰柠檬茶就没尊严了吗,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吴珝阳无视他的怒气:“没错,我就是歧视你这个来酒吧却不喝酒的家伙,要喝冰柠檬茶你就该去吾饮良品好吗!”施柏宇理直气壮地回怼:“霸总绝不去奶茶店!!”吴珝阳彻底无语了:“行,那施总您慢慢享用,我就退下了。”

     吴珝阳也没等他的回答就离开了。施柏宇想自己真是太难了,不就是想当个霸总吗,怎么这么多阻碍,于是他便一杯接一杯的喝冰柠茶,俨然一副要把自己灌醉的样子,于是不出意料的,他尿急了,他捂着肚子跑到卫生间解决完,神清气爽的出来,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上,施柏宇在上班的路上接到了自家妹妹的电话,说是重要文件忘在家里了,要他帮忙带过来,于是他就掉头回去取文件,在回去的路上,他看见前面有人在打架,他本来不想管的,毕竟霸总从不多管闲事。但是他刚准备走时,瞥到了被围在里面的人是杨孟霖,施柏宇想到自家妹妹和他姐姐是好朋友,而且在他印象里,杨总裁是一个成功的霸总,这次救了他,说不定可以向他取取经,问一下他怎么能成为一个成功的霸总!!于是施柏宇就立即跑过去加入战局,此时杨孟霖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施柏宇解决掉他周围的人,笑着对他伸出手:“怎么样,还能站起来吗?”杨孟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拉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施柏宇看着对方冷酷的样子,内心狂刷弹幕,霸总好帅,霸总威武,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成霸总啊。有了施柏宇的帮助,两人一会儿就把混混解决了。杨孟霖转过头和施柏宇道谢:“今天谢谢你了。”施柏宇表示在杨家姐弟面前人设不能崩,于是便笑道:“不客气,对了,你的伤需要去医院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施柏宇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这样就可以在车上问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霸总了。但是杨孟霖霸总人设不倒,冷淡的对他说:“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说完便离开了。

    施柏宇有点忧伤,看来还是要自己琢磨了。这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施柏柔的,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居然忘了这个小祖宗,他刚接起电话接听到施柏柔大喊:“施柏宇你是不是死在半路了,还不回来 ,我会都要开始了!!!”施柏宇立即说:“别生气,我马上就到了。”施柏柔在电话那边喊:“给我快点。”说完就挂了。施柏宇无语望天,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加快速度往家赶,没错,他连文件还没拿到。

   等他赶到公司,去了会议室,发现只有施柏柔在老板椅上坐着,见他来了,立刻怒目而视,吓得施柏宇转身就跑。“站住,我都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跑什么。”施柏柔怒道。“我没有跑啊,我就想上个厕所。”施柏宇反驳道。施柏柔走到他身边猛地抬起手,施柏宇反射性抱头,然而预想的暴揍并没有来,反而是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施柏宇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施柏柔微笑着看着自己。

“你有话就说,别这样看着我,太瘆人了。”施柏宇小声说道。施柏柔笑道:“没关系,我不生气,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真的?”施柏宇怀疑额问道。“嗯,我还有事想让你帮忙呢,只要你帮我办好这件事,我保证以后都不跟你动手,也不逼你做暖男了。”施柏柔说道。居然这么好,施柏宇问道:“什么事啊?”施柏柔回道:“就是给一本小说写书评,3000字就OK了,我相信这对哥哥你来说不是难事吧”

    的确是不难,施柏宇的文字功底还是不错的。于是他对施柏柔说:“好,没问题,我给你写,你把小说发给我。”施柏柔在得到他的回答后就离开了。施柏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到施柏柔的承诺,开心到飞起,终于可以做一个霸总了。他沉浸在马上要当霸总的喜悦中,完全没想过其实施柏柔坑他的几率高达99.9%。

木子

桉树叶与薄荷叶(宇霖RPS)(酒吧老板x小说家)(九)

两个月的日子过的很快,过完年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日子了。

期间施柏宇和杨孟霖分开了两天和家里人一起过年。

新年第三天,杨孟霖就带着脸上清晰的巴掌印回来了。

原因是,他和家里出柜了,杨孟霖自小就是只有父亲的单亲家庭,杨孟霖的父亲也的确有一点担心杨孟霖会不会因为缺乏母爱而有些,不太一样。

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这种不太一样是出柜。

在施柏宇的家庭看来,只要经济独立,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施柏宇将来不要后悔,他们也不会过多干涉什么。

但是很显然杨孟霖的家里不那么觉得。

“反正我还有几个礼拜就走了,到时候我和他谁都见不到谁,不是刚刚好吗?”杨孟霖说。

“好啦。”施柏宇一边为杨孟...

两个月的日子过的很快,过完年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日子了。

期间施柏宇和杨孟霖分开了两天和家里人一起过年。

新年第三天,杨孟霖就带着脸上清晰的巴掌印回来了。

原因是,他和家里出柜了,杨孟霖自小就是只有父亲的单亲家庭,杨孟霖的父亲也的确有一点担心杨孟霖会不会因为缺乏母爱而有些,不太一样。

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这种不太一样是出柜。

在施柏宇的家庭看来,只要经济独立,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施柏宇将来不要后悔,他们也不会过多干涉什么。

但是很显然杨孟霖的家里不那么觉得。

“反正我还有几个礼拜就走了,到时候我和他谁都见不到谁,不是刚刚好吗?”杨孟霖说。

“好啦。”施柏宇一边为杨孟霖用冰毛巾敷脸一边还安慰他,“伯父只是一是气不过,等你一年回来了...”

他没有说下去,一年,时间可并不算短啊。

杨孟霖也知道,没有把话接下去,两个人就一个坐在那边,另一个为他敷脸,都在想着要怎么开口。

几乎同时,施柏宇说:“其实...”

杨孟霖:“那你...”

“你先说。”又是异口同声。接着一阵沉默。

还是施柏宇先开了口:“其实你不用担心伯父的,我可以帮忙照顾的。”

“那你呢?你会等我吗?”说着杨孟霖不自觉的拉上了施柏宇的衣角。

这是一个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小动作。施柏宇对这种小动作很是受用,直接吻了过去。

不像是刚接吻时两人偶尔还会磕牙齿,现在几乎是轻车熟路。

亲完,施柏宇把额头抵在杨孟霖的额头上:“会,等多久都行。”

...

后来杨孟霖真的到了临出发前都没有和他父亲再联系,倒是施柏宇趁杨孟霖在睡觉的时候偷偷记下了他家里的地址和电话。

在接到杨孟霖发来的平安到达的短信后,施柏宇发了一条给杨孟霖的父亲:伯父您好,我是杨孟霖的男朋友,因为我的关系您和孟霖有些不愉快,但是我还是替他和您报个平安,他已经安全下了飞机了。改天我登门拜访您。

杨孟霖父亲回复是:好的,谢谢。(以及地址)这周五晚上五点。

施柏宇:好的,没问题。

......

杨孟霖时不时和施柏宇通视频,因为时差的原因,两个人能聊天的时间并不太长,施柏宇也不打算告诉杨孟霖他要去他家见他父亲的事情。

......

“您好。”比约定时间到达早了几分钟,礼貌的敲门后,杨孟霖的父亲穿着围裙开了门。

“进来吧。”杨孟霖的父亲示意门口的拖鞋,“杨孟霖的拖鞋,你穿吧。”

“诶好。”

进门施柏宇就闻到一阵阵饭菜香,桌上已经有两个菜了,厨房里还在烧着什么。

杨孟霖的父亲也没招呼施柏宇,直接进了厨房。

施柏宇在厨房门口探头:“伯父,需要我帮忙吗?”

“你来吧,把汤加点盐调味一下。”

施柏宇就直接进了厨房洗了一下手,看着锅里炖着的奶白色的鱼汤,尝了一下味道,加了一点盐,又加了一些黑胡椒。

杨孟霖父亲看着他的动作,记在心里,没说什么。

汤上桌前施柏宇摆好碗筷,很有规矩地等长辈入座了再入座。

一顿饭两个人都没说话。主要是杨孟霖父亲没开口,施柏宇也不好开口找话题。

吃完饭,杨孟霖父亲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喝茶吗?比较喜欢哪种?”杨孟霖父亲可能偏爱喝茶,家里茶罐子不少。

“都可以,更喜欢乌龙茶。”

听到施柏宇那么说,杨孟霖父亲大概是有几分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泡好乌龙茶拿到茶几上。

这氛围大概就是要开始谈事情了,施柏宇端坐在沙发上想。

“别坐那么直,我看着也不习惯,稍微随意一点。”说着杨孟霖父亲喝了一口茶。

“伯父您有什么可以直说。”

杨孟霖父亲目光看着茶杯里熟褐色的茶水:“没想到你会喜欢喝茶,现在小年轻不都喜欢喝酒吗?”

施柏宇愣了愣,还是觉得实话实说比较好:“不瞒您说,我自己在经营一家小酒吧。”

杨孟霖父亲一愣:“还真不知道,上次那臭小子和我说了一句我就和他吵了起来,具体的我还真不了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