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秀清

167浏览    7参与
朗衷

安利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9520.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255.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803.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1857.html


给你安利一下我比较喜欢的小说😂

@龜速苟活中🐢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9520.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255.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803.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1857.html


给你安利一下我比较喜欢的小说😂

@龜速苟活中🐢


朗衷

清方史料中杨秀清与石达开的jq

【看了下编辑记录,这还是今年五月份发的,接下来的半年居然没有看书,错了我】


1.《粤匪南北自扰纪略》

“杨秀清等顿萌叛念,遂与石达开两人于丁未二十七年春间由水路潜赴爱山寨商同谋反”

(这段我全程笑出猪叫)

“…石达开、……均为秀清心腹。”

(看出来他是您心腹了,造反大事不叫上紫荆山碳工,反而跑大老远找他,啧啧)


2.《粤氛纪事》

“而其悍莫甚于六年春,石逆由抚饶窜入徽宁,与三年杨逆武昌东下之役,其枭视狼顾,大略相同,…”

(实力盖章两人一个模子出来

不过这里纠正下,东下之役也是小翼同学的手笔)


3.《金陵兵事纪略》

北贼曰:“汝将亦党东孽共图报仇以杀我乎?”

(捂脸)


4.《贼情汇纂》

“...

【看了下编辑记录,这还是今年五月份发的,接下来的半年居然没有看书,错了我】


1.《粤匪南北自扰纪略》

“杨秀清等顿萌叛念,遂与石达开两人于丁未二十七年春间由水路潜赴爱山寨商同谋反”

(这段我全程笑出猪叫)

“…石达开、……均为秀清心腹。”

(看出来他是您心腹了,造反大事不叫上紫荆山碳工,反而跑大老远找他,啧啧)


2.《粤氛纪事》

“而其悍莫甚于六年春,石逆由抚饶窜入徽宁,与三年杨逆武昌东下之役,其枭视狼顾,大略相同,…”

(实力盖章两人一个模子出来

不过这里纠正下,东下之役也是小翼同学的手笔)


3.《金陵兵事纪略》

北贼曰:“汝将亦党东孽共图报仇以杀我乎?”

(捂脸)



4.《贼情汇纂》

“逮甲寅年,贼据江宁日久,为声色所迷,思无为而治,所有政事悉由伪侯相商议停妥,俱禀于石逆,不行则寝其说,行即代杨逆写成伪诰谕,差伪翼参护送杨逆头门,交值日伪尚书挂号讫,击鼓传进,俄顷盖印发出,即由伪东参护送韦逆伪府登簿,再送石逆处汇齐…虽层层传达,而毫无窒捱,曾于一日之内发谕至三百件之多…”


老杨很是信赖小翼同学的能力、欣赏小翼的胆略(对不合适的决策大胆否定,而不像个传声筒一样唯唯诺诺看东王眼色行事),emmmm老杨虽然渣别人,但是对小翼真是不错

达开同学也相信东王有容人之度,不会因为自己驳回东殿属官的决议而对自己有非议(所以成了高级打工仔吗一天批300多个文件…😂



5.《贼情汇纂》


“达开…每见杨贼诡成天父附体造言时,深信不疑,…尊奉洪杨韦三贼若神明。杨贼喜其诚悫,故屡委以军事。”

难为石达开同学了,明明对宗教不感兴趣,还表现地十分配合,估计老杨对他拙劣的演技也心知肚明,嗯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吧hhh


…………………

补充几个有意思的天国文书


北王诫谕:“本军师心实不忍,为此特行诫谕,尔等须要认实天父,仰体天王、东王救世之意……”

翼王训谕:“为此特行训谕,尔等良民须要敬天识主,认实东王……”


教主:达胞你眼里还有没有朕了???

东王:哎呀不愧是我的媳妇,咳,发音不标准不好意思,是我的心腹


云越尘

【戏文存档】太平天国小说向-杨秀清03(2)

作死拿文言写了东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十分ooc。


*太平军攻克南京之战

*梗源《太平天国》小说12章


天色渐明,四下寂寂。据舟远眺,江雾沉腾漫袭城池,侵仪凤门而去。寒气扑面,似携六合凯歌来贺,且欣然纳之。数日行军,连克武昌、安庆,江宁势孤,清妖庸愚,江南半壁,必尽入我手。此后北伐可谋,江山可图。


砰——


倏来破空巨响惊破沉寂,宛如霹雳。尘烟高扬,烈焰燎天,城垣颓口,叫喊溃散之声不绝。伏兵顿起,旌旗翻卷招展,云梯落成、鼓擂骤急,六军齐发,云雪锋芒尽显。长风呼啸,杀气倾山河,引心潮沸腾。城头箭矢如雨坠,将卒无退,仆继不断,横尸一片,血溅凝战意。


为鼓军心,亲往战场督师...

作死拿文言写了东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十分ooc。


*太平军攻克南京之战

*梗源《太平天国》小说12章


天色渐明,四下寂寂。据舟远眺,江雾沉腾漫袭城池,侵仪凤门而去。寒气扑面,似携六合凯歌来贺,且欣然纳之。数日行军,连克武昌、安庆,江宁势孤,清妖庸愚,江南半壁,必尽入我手。此后北伐可谋,江山可图。


砰——


倏来破空巨响惊破沉寂,宛如霹雳。尘烟高扬,烈焰燎天,城垣颓口,叫喊溃散之声不绝。伏兵顿起,旌旗翻卷招展,云梯落成、鼓擂骤急,六军齐发,云雪锋芒尽显。长风呼啸,杀气倾山河,引心潮沸腾。城头箭矢如雨坠,将卒无退,仆继不断,横尸一片,血溅凝战意。


为鼓军心,亲往战场督师。步履重,掌握腰间长剑衬威容。“报东王,水西门拿下来了!”“聚宝门已攻下!”“女营已从旱西门入城!”听罢多方捷报,敛眸稍顿,拂衣朗声,“全军出击满城,一鼓作气,拿下南京!”


瞥见城头人头攒动,砖瓦倾泻,绵软无力,仍有士卒负伤。定睛细瞧,原是妇孺老弱之徒。冷戾低嗤,“清妖无能至此!”火炮腾跃,云梯不时摧折,死伤愈多,终有不忍。长声断喝,点过诸将名姓,“胡以晃、秦日纲、石祥祯、林启蓉,曾水源!”眼露凶光难掩,再下军令如山,“继续强攻,攻不下就撤,换一拨接着上!”


——南京此城,我必取之!


鼓声再响,震彻云霄,该是天地同伤、八荒随葬。人潮狂涌,兵戈铮鸣,血光点染,旗幡漫卷,共绘霸业战图。硝烟灼灼,悉作数年家国长恨,燃血泪滚烫,不肯泣、不肯弃,唯诉天下欺。


眼见清妖难抵攻势,夺过身侧牌刀手长弓,搭利箭白绢——是为劝降计。凛眉挽弓,指松羽矢,乘风行云,威势破竹,正中城头敌军旗帜,残破似叶落。


“宁死不降——!”


好、好、好骨气!且待东君成全罢。指对城楼,杀意更盛,声陡然再高。“放火——!”霎时火矢疾射如飞蝗,烽火蔽目。云梯又竖,骁勇登楼,赤旗示威,胜负终定。


此后金陵,当是——


——万世太平!


云越尘

【戏文存档】太平天国小说向-杨秀清03

「这一路 只前行 不回溯」

*梗源剧/小说21章,有台词引用

*私设有,结尾大刀预警


这是天京的第二个秋天。


纵然内殿再富丽堂皇也掩不住外头肃肃风声,我不愿去听这商素西风,它似乎在同我抗争般总带着些凄凉与倔强。我能让众人拜服,难道还降不了它?不过懒于计较琐碎之中的无谓挣扎罢了。


目光隔着镜透过昏暗灯光与氤氲热气投向盥洗室,水中倩影模糊,女子独有的香甜味道却无比真切。我从前是闻不惯的,如今竟是要在内中寻求一丝慰藉了。


她终于身裹浴单缓步而出,好像生怕有水珠滴落在地惹我不快般小心翼翼。她劝我也去洗。我嗤她,把已到喉头的话尽数咽下。——洗不洗又有甚干系,莫非我不洗便不是人人敬仰的...

「这一路 只前行 不回溯」

*梗源剧/小说21章,有台词引用

*私设有,结尾大刀预警


这是天京的第二个秋天。


纵然内殿再富丽堂皇也掩不住外头肃肃风声,我不愿去听这商素西风,它似乎在同我抗争般总带着些凄凉与倔强。我能让众人拜服,难道还降不了它?不过懒于计较琐碎之中的无谓挣扎罢了。


目光隔着镜透过昏暗灯光与氤氲热气投向盥洗室,水中倩影模糊,女子独有的香甜味道却无比真切。我从前是闻不惯的,如今竟是要在内中寻求一丝慰藉了。


她终于身裹浴单缓步而出,好像生怕有水珠滴落在地惹我不快般小心翼翼。她劝我也去洗。我嗤她,把已到喉头的话尽数咽下。——洗不洗又有甚干系,莫非我不洗便不是人人敬仰的东王了么?厌恶却又不忍冷落她,我终于开口,“你洗干净就行了。”


“臣妾干净与否,岂能替代殿下?”娇俏言语一如往常使我安心。我该庆幸,庆幸毋须担忧她能替代我。——至少现在不会。


我起身,伸出历经风霜的掌去解她肩头被单,柔荑制住的一刻,我知她定是又要唠叨公事了。平日便罢,如今竟连半晌清闲也不愿予我,又教我如何不气?冷哼算是默许,重新躺下接触床褥柔软,偏头去看身旁缸中金鱼,心上忽地泛起些怜悯,转瞬又消失殆尽。


她说,只有她与我真正同心同德,旁人皆是阳奉阴违。我所求,只是所有人都敬我畏我不敢忤逆罢了,真假懒辨。那我与她何尝是一心?更何况我不也推恩施惠于人?而我始终坚信,东王府的恩赐会买来二三人心。


她又道不能再有责打诸王侯的事发生,物极必反,会将所有人都推向对立面。她到底迟来,不知嫌隙早生——在我们征战四方之时。我不过是尽量用些使他们臣服的手段,让天下人都知,天国能有今日,全拜东王九千岁所赐。


“……天王的口碑一直比殿下好,他不轻易罚人。”口碑二字入耳,我终是捕捉到了值得上心的话,饶有功绩累累,亦不得不认确是如此。深思许久仍不得解法,“难道要闭眼让他们成精?我做不来!”


“殿下应与朝中大臣修好,恩威并用。”再难忍耐佳人温软,将她紧揽入怀偷取颈边芳香,“臣妾听说韦家上门来说亲事,殿下答应了吗?”


到底戳中心下所思,坦言相告又生疑窦。北府韦昌辉背靠天王欲与我争权,在天京城中早已是不宣之秘,若是答应了这门婚亲,不知他有恃无恐要做出些什么事。而我,决不允许东殿大权旁落。


“殿下既怕北王投靠天王,不是正好借这根裙带把韦昌辉拉到东殿一边吗?”心思被她勘破,只觉讽刺。仿佛昔年烽火中打拼出的兄弟情谊俱是虚幻,要靠结姻来委曲求全勉强维系。恨极气极,心下悲凉尽数发泄在霸道亲吻中。


“东王殿下从来不会笑的吗?我进东殿前,就听人这么说了。”不料她忽然发问,警惕同时矢口否认,敛去冰冷故作温柔神态调笑,“是吗?那我给你笑一个?”


咧嘴笑开,自知虚伪至极却又不想让她失望,尽力压下心头另一处思绪万千。近日多梦,无一例外是多年前战火缠身时。虽是清苦,倒也贪得情深意切肝胆相照。


“如果我们自始至终只有四个人,甚至三个,还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吗。”后来我这么问过他们,而等到的回答,不过霜刃寒凉。


独笑紫荆山,独不梦长沙。


宿卫军

各种皮革厂

江南金陵,江南金陵,最大王府,九千岁东王府倒闭了。王八蛋东王杨秀清,吃喝嫖赌,欠下了三十五条人命,带着他的小王娘被雪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拿着珠宝首饰抵工资,原价都是五十两,一百两,二百两的首饰,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杨秀清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江南金陵,江南金陵,最大主子,太平天国倒闭了。王八蛋天王洪秀全,吃喝嫖赌,搜刮了三点五个亿,吃着他的甜露蜈蚣归天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拿着《天父诗》抵工资,原价都是五文钱,十文钱,十五文的《天父诗》,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洪秀全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十...

江南金陵,江南金陵,最大王府,九千岁东王府倒闭了。王八蛋东王杨秀清,吃喝嫖赌,欠下了三十五条人命,带着他的小王娘被雪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拿着珠宝首饰抵工资,原价都是五十两,一百两,二百两的首饰,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杨秀清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江南金陵,江南金陵,最大主子,太平天国倒闭了。王八蛋天王洪秀全,吃喝嫖赌,搜刮了三点五个亿,吃着他的甜露蜈蚣归天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拿着《天父诗》抵工资,原价都是五文钱,十文钱,十五文的《天父诗》,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洪秀全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十几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江南苏州,江南苏州,最富王府,忠王府倒闭了。王八蛋忠王李秀成,吃喝嫖赌,霸占了三百五十个美女,带着他的长毛军跑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拿着王娘抵工资,原价都是二百两,三百两,五百两的小王娘,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李秀成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三年半,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