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杭州

2.1亿浏览    31.6万参与
薛小黑Blackie

|杭州·西子湖樱|

虽然没有长焦没有超广没有没有经典打卡位,但是一颦一笑,都仍然那么美。


2018.3


|杭州·西子湖樱|

虽然没有长焦没有超广没有没有经典打卡位,但是一颦一笑,都仍然那么美。


2018.3


玖柒伍

“自已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占tag致歉   墨香铜臭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写了三本书火了,她为什么要遭受这一次次的恶意伤害。真的很心疼她,一直不喜欢上微博,可是还是感受到了人心的恶意,我不知道这一次会怎样,但我想说墨香我很喜欢你,不要去看那些恶毒之言,看我们说给你的这些吧!你的身后还有那么多的人支持你!

占tag致歉   墨香铜臭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写了三本书火了,她为什么要遭受这一次次的恶意伤害。真的很心疼她,一直不喜欢上微博,可是还是感受到了人心的恶意,我不知道这一次会怎样,但我想说墨香我很喜欢你,不要去看那些恶毒之言,看我们说给你的这些吧!你的身后还有那么多的人支持你!


狐离不是狐狸吖

《不负卿安》回忆向预告

(一)

“遇安,过来。”这句话顾遇安记了很多年,从来没有忘却过,当年那个午后,一身白衣的师尊,浅笑着叫他的样子。

(二)

他一直以为师尊已经消失在他的生命当中,可他没有想到的,师尊会以另一个身份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看着眼前这个容貌貌肖似师尊的人,所有的思念一瞬间冲出脑海,周围的人与跪拜声一瞬间仿佛都消失了,只留下他与师尊。

(一)

“遇安,过来。”这句话顾遇安记了很多年,从来没有忘却过,当年那个午后,一身白衣的师尊,浅笑着叫他的样子。

(二)

他一直以为师尊已经消失在他的生命当中,可他没有想到的,师尊会以另一个身份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看着眼前这个容貌貌肖似师尊的人,所有的思念一瞬间冲出脑海,周围的人与跪拜声一瞬间仿佛都消失了,只留下他与师尊。


狐离不是狐狸吖

《不负卿安》单人向预告

(一)

辞安,辞去安宁,你即遭这样的事,便唤遇安,以后随本君修炼。

(二)

你既是本君的徒弟,便不用害怕,出了事我替你担着,我的人,别人欺负不了!

(三)

你既是本君的徒弟,便不用害怕,出了事我替你担着,我的人,别人欺负不了!

(四)

我徒弟的错,我替他来偿。

        ---墨卿

(一)

辞安,辞去安宁,你即遭这样的事,便唤遇安,以后随本君修炼。

(二)

你既是本君的徒弟,便不用害怕,出了事我替你担着,我的人,别人欺负不了!

(三)

你既是本君的徒弟,便不用害怕,出了事我替你担着,我的人,别人欺负不了!

(四)

我徒弟的错,我替他来偿。

        ---墨卿

沉在沼中的折也

总觉得我画的轰都哪里不对,下次我一定要画又帅又苏的正常的轰。

总觉得我画的轰都哪里不对,下次我一定要画又帅又苏的正常的轰。


啧啧

浪漫至死不渝

我原本已經淡坑了,墨香那個捐款申明直接把我弄哭了,8.30號啊!我這輩子都出不來這個坑了

我原本已經淡坑了,墨香那個捐款申明直接把我弄哭了,8.30號啊!我這輩子都出不來這個坑了


d5人不要碰我谢谢
一個草圖(大霧)。對不起我葯磕...

一個草圖(大霧)。
對不起我葯磕多了xd
等我做完會發b站和YouTube(。)

一個草圖(大霧)。
對不起我葯磕多了xd
等我做完會發b站和YouTube(。)

辉光不是灰光

在主题馆的抽签,
八一七明年再相会了❤️

在主题馆的抽签,
八一七明年再相会了❤️

林六

那要你肯回头

凯源 短打

……………………………………………………………

王俊凯和王源已经分开好几天了,放在以前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毕竟一年也就见个五六次罢了。但是现在不同,王源马上就要出国了。想着想着王俊凯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摸出手机查了查王源最近的行程。好巧不巧和自己在同一个城市,王俊凯带上口罩和帽子开了自己的路虎就出发了

到了王源所住的酒店,已经是近晚上八点了。说真的,王源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真的有点无奈。都多大了还是那么小孩子气,幸亏这里天黑的比较快。没什么狗仔和私生蹲点。

“你干嘛啊,一声不吭的进来……”

王源刚刚关上了门转过身,嘴边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就全部被堵在这个热烈的...

凯源 短打

……………………………………………………………

王俊凯和王源已经分开好几天了,放在以前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毕竟一年也就见个五六次罢了。但是现在不同,王源马上就要出国了。想着想着王俊凯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摸出手机查了查王源最近的行程。好巧不巧和自己在同一个城市,王俊凯带上口罩和帽子开了自己的路虎就出发了






到了王源所住的酒店,已经是近晚上八点了。说真的,王源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真的有点无奈。都多大了还是那么小孩子气,幸亏这里天黑的比较快。没什么狗仔和私生蹲点。





“你干嘛啊,一声不吭的进来……”




王源刚刚关上了门转过身,嘴边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就全部被堵在这个热烈的吻上。




—嘘……别说话





王源被王俊凯啃的大脑发懵,松开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伸脑袋看了看窗帘是否拉上的样子把王俊凯逗笑了,大手一捞把王源整个人塞进自己的怀里。揉着软萌萌的脑袋发笑。




—放心吧,刚刚看过了





本来就是低音的独特磁性嗓音,此时此刻近距离的贴着耳朵传了。不由的红了脸。




“干什么嘛……突然跑过来”




—不干什么,想你了




王俊凯松开王源捧着他的脸与自己对视,真诚的说到。




“不是吧,这才分开八九天吧……而且之前明明……”




又是话没说完,王俊凯又吻住了王源的唇。与刚刚的不同,这次只是浅吻。王俊凯的舌头慢慢的勾勒这王源天生的索吻唇形





—能不能 不去伯克利


本来好好闭着眼享受这个吻的王源突然睁大了眼睛,退开了王俊凯的怀抱。




“你开什么玩笑啊!”





王俊凯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失落的揉了一把脸。对着王源说到





—抱歉,情绪一下子就出来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王俊凯走到了门口手已经按在门把手上,却感觉背上一震。一双手臂环上了自己的腰肢。王源把自己的脸整个埋进王俊凯的背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说话闷闷的



“王俊凯 如果 我回头的话”



“你…会在吗”




—那要你肯回头了



“好”



“那如果我不回头的话”




“你就不在了吗”



—王源



—只要你想回头




—我都在

END

洛瑾笙

第十章 回魂夜

      “主上,您…”

      穿着白衫的侍女捧着细颈瓶,小心翼翼地护着瓶里近乎溢出的星辰流光。

      “不必多言,我自有打算。”

      “可您的脸色不大好…”

      “我无事,你先退下。”女人眼底古井无波,将瓶子摆在面前的小几上便挥退了侍女,抬手掐了一个诀,化出一片白色花瓣投入瓶中,满瓶星光瞬间平静,仅仅有几颗偶尔跳动。

      “要是也像这般容易就好了。”...

第十章 回魂夜

      “主上,您…”

      穿着白衫的侍女捧着细颈瓶,小心翼翼地护着瓶里近乎溢出的星辰流光。

      “不必多言,我自有打算。”

      “可您的脸色不大好…”

      “我无事,你先退下。”女人眼底古井无波,将瓶子摆在面前的小几上便挥退了侍女,抬手掐了一个诀,化出一片白色花瓣投入瓶中,满瓶星光瞬间平静,仅仅有几颗偶尔跳动。

      “要是也像这般容易就好了。”女子叹息,楞楞看向自己身后羽翼许久。

      羽尖夹杂了些浅浅灰色,若非凑近看根本毫无察觉。

      还有自己这几日莫名波动的情绪,无厘头的一切令她这几日无心做任何事,只想着能够摸索出个所以然来。

      天使羽毛上出现了不该有的颜色,是禁忌。


      这几日闭门谢客,所幸天使本性冷漠,也并无什么院里不再喧闹一说。

      但是逐客令也赶不走某些人。

      “莉娅?”

      女子循声望去,米迦勒那套标志性绣着淡金暗纹的月白长袍入了眼。

      “怎么?”

      “你的分魂还没有收回?”

      也不晓得他是从哪里打听到的。莉娅垂眸,“不劳大天使长挂心了。”语气还是以前一般寡淡凉薄。

      米迦勒摸摸鼻尖,这都千年过去了还是对待自己没有半分特别。

      感觉自己跟那些侍女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可以免了敬称,甚至是跟庭院里的那些花草相比也仅仅是多了个可以说话交谈的功能。

      自嘲笑笑,也亏得自己自幼与她定下婚约,两人同是光天使,就连在圣庭的职权都是相差无几,再加了个未婚夫的头衔,旁人眼里最为亲密的关系也不过如此。

      不过他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怕是在莉娅心里连她身边跟随的侍女都比不上。

      “我是你未婚夫,你的事情自然是要挂心的,更何况还是分魂这么重要的事。”

      米迦勒走近,伸手想抚摸女人光滑白皙的脸颊,却被她躲开。

      平白伸出的手很随意的放下,就像经历了无数次一般寻常。

      “米迦勒,请你自重。”莉娅冷了脸色,嗓音里也添了几分寒,湛金眸子在无人知道处悄然刮起小小风暴。

      “……唉。”大天使长蠕动着嘴唇,嘴边之言只化作一声叹息。

      “若非公事请不要来我这处宅院找我。”莉娅抖了抖收拢久了有些麻木的翅膀,明明白白下了逐客令。

      “海棠。”

      “大天使长大人,请随我出去。”唤作海棠的神使垂着眼,走到大天使长身边,朝着门的方向平伸着手,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现在就连日常关心你也冷成这样吗?”米迦勒失笑,乖乖跟着海棠走出院门。

      “我与你不过是同族天使加上同事关系,其他主神定下来的荒唐大可不必时常挂在嘴上。”女人敛着眸扬声道。

      “更何况千百年共事下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向来不在意这些条条框框有的没的。若是以同事身份来关心,这份情我受下了,但若不是,我想你也没有什么其他立场过来献殷勤。”


      米迦勒在踏出院门时顿了顿,背后羽翼展开,清风吹动羽毛,像极美好图画,却是没人欣赏。

      “那个混血统的,”米迦勒的声音随着风飘来有些听不真切,“估计在人界要有大动作了,主神临走前交代我们要盯着他。”

      也许真的是隔太远了,他也听不见院里的应答,振翅就飞离此处。


      艾米丽突然从床上坐起身,之前做的那个梦…越发真实清晰起来。

      这几日的梦境全然被这个浮动这浅金光辉的世界占据,好像就是自己正在经历一般,梦境里的对话,被称为米迦勒的天使,唤作海棠的神使,还有…拥有与自己昵称相同名字的女人。

      月色下的曼陀罗华花海,展翅飞翔时耳边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与之交谈的天使淡漠的面孔,这些都清晰印刻在艾米丽脑中,一遍遍重放。

      犹豫许久,她还是拉开了床头柜,让柜里那瓶久未再用的安眠药随着动作滑出来。


      可即使服用了安眠药,这接连不断的梦境也不可避免地导致她这几天精神状态并不佳。

      接连几次按错键也导致密码机频频漏电,进度条也不断后退,就连监管也引来了。

      看在开膛手杰克的面子上自然不会让他这位心上人太过难堪,仅仅是象征性地打出两个空刀,想提醒一下这位不断走神的小姐。

      不过她依旧机械的动作说明这番操作并未能达到目的。

      说实话真的很想直接一刀下去划掉半血让这位黛儿小姐清醒一下,可是做了之后在大厅等待自己的就会是已经磨锐利爪的杰克了。

      监管苦哈哈地笑着,踏着步子离开。


      “回神啦艾米丽!”玛尔塔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看着瞳仁慢慢聚焦,这才放下心来。

      “这是怎么了?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艾米丽眼下泛着两团乌青,听这话才慢慢回过神来。

      摇了摇头用昨夜没睡好来应付过去,艾米丽装模做样打了个哈欠转身就往二楼走。

      刚上二楼就撞入一个温暖怀抱,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鼻尖,腹诽这男人的胸膛怎么会这么硬。

      “走路这样冒冒失失的,看也不看就一头撞上来?”绅士笑着捏了捏她鼻尖,“这还亏是我走过来,要是别的男人的话…我可能会忍不住剁了他的。”

      艾米丽拍开他的手,翻了个白眼。

      “你可不像是单纯地没睡好啊莉娅。”绅士同样注意到她眼下浓重的乌青,“我记得你已经很久没有再吃过安眠药了。”

      艾米丽环顾周围,见走廊里没人便将人连拖带拽地拉进自己房间,然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绅士虽然被拽着衣领,还是维持着那副优雅得体的样,只是看到艾米丽把自己摁到床沿后转身坐在柔软被子里,微微挑眉。

      一看这个表情就知道这厮是又想到别处去了。艾米丽勾起手指敲了绅士额头,真特么想看看他脑子里到底都装着什么。

      一天天的没个正行。

      “行了我要跟你说正事。”没好气的话倒是让绅士识趣地坐到艾米丽对面听他说。

      “我最近在做的梦,”她咽了一口唾沫,“很奇怪。”

      “莉娅我可不是那些专门解析梦的人。”绅士无奈,继续听了下去。

      “我知道。可……”这几日的梦境都给她很不好的感觉。她知道这看起来很荒诞无奇,但她感觉必须跟杰克说个明白。

      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这反常预示着什么,而且会与自己恋人有关。


      “你的梦境里会有一个满是淡金色光辉的世界吗?”

      最终还是将这个无厘头的问题问出口,艾米丽看到绅士身子隐隐一抖,心中奇怪更甚。

      莫非…这并不是什么巧合?而且很显然杰克他知道些什么。

      “莉娅,你梦见的那个世界里,是不是伫立着白色大理石的建筑,到处是有白色羽翼的天使?”绅士眼中渐渐显了慌乱,扶住她双肩问道。

      艾米丽知道了,他定是知道关于那地的事,当即点头。

      “不错。你知道些什么?”

      “……”

     血红眸子紧缩,这些景致他确实是不怎么了解,不过曾在卷轴中看到过然后照样复述出来罢了,可若是自己记得没错,拥有这种的只有一个地方——主神和天使居住的天界。

      这是不是意味着,莉娅她的主魂,已经打算收回了?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这几天做的梦都太过相似,无非我的是材质和种族变了变罢了。”

      绅士说着亲吻着艾米丽的眉眼,“既然困了就睡吧。”说着就坐到她身旁搂住往后倒在柔软锦被里。

      “我陪着你睡。”不容反抗的语气让艾米丽蹙眉,他这才又补了句,“不会做什么的。”

      直接伸手把压在身下的锦被抽出来,轻轻一展盖在两人身上。

      帮着掖好被角,他搂过艾米丽,将自己体温源源不断透过衣衫传给她,试图给她最大的安心。

      艾米丽在恋人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自认最为舒适的地方,几天来头一次彻底放松绷紧神经沉沉入睡。

      至于梦境什么的,管它呢。

      

      分魂收回得要个契机,绅士想着。

      天使不会冒然收回在人界的分魂,那么只有在濒临死亡或是意外什么种种在外人看来必死无疑的情况下。

      自己把她保护得严严实实的不让意外有机可乘的话,是不是多少可以延长她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

        若是可以,他真的想出手就将怀里人儿禁锢在白蛇的身体里,蛇类敏捷灵活,也不大容易被伤到。他可以把她缠到手腕上,尽最大努力保护她。

      可她不会愿意的。所以……不行。

      那该怎么办?

      他不愿再经历一次失去爱人的感受,若两次都是因为他没有好好保护莉娅,他就像是失去将自己拽离无尽暗夜的光明的人,会重新坠回黑暗深渊,没日没夜被自责愧疚和揪心折磨。

      于是平生第一次,近乎无所不能的开膛手开始陷入沉思。

      

      还没等理出个所以然来,玄关就传了敲门声。

      绅士低头看看死死抱着自己不让动的莉娅,叹口气后抬手让浓雾化作艾米丽样貌去开门。

      

      浓雾化成的人形带着几分虚幻,属于艾米丽的水蓝眼眸里还闪着星星点点的红芒。

      “艾米丽?”玄关处站着的人见是她来开门多少有些惊讶,“你还好吗?”刻意压低了声音,库特担忧地看着面前看起来显得有些孱弱的女人。 

      “没事。只不过有些累了罢。”看到她摇了摇头,库特提着的心才放下。

      嗯,除了看上去有些虚弱声音轻了些,应该也没有多大事情。

      “我知道你本就是个医生,药剂什么的自然也不会少…这是我之前从巫医德雅那边求得的药水,”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本来是打算自己万一在冒险途中遇到了什么生死大关时候喝了的。不过现在在这个庄园里也没什么好怕的,就,就给你了!”说着把怀里揣着的药水瓶子往“艾米丽”手里放。

      “诶!不是我说的那个意思…”库特意识到话里的另一层意思,着急的脸都涨红了。

      若是被姑娘理解错了意思可怎么办?自己是不需要了药水才给她?

      “这,我这人平时一个人惯了,也不怎么擅长表达…不是那个意思哈……”

      “艾米丽”看着库特紧张小心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

      “好了,我自然知道你是哪个意思。先谢谢你的药水了。”德雅这人在圈子里还是小有名气,毕竟是为数不多可以制作出破而后立药水的巫医。

      所谓破而后立的药水,就是在九死一生的境遇下服了后,自身伤势大致恢复的情况下,残存药效在之后几次自身受损的情况下也可以缓慢修复,总体来讲是个留到最后的王牌。

      虽然这样的药水在绅士看来着实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不过人家的一片心意,面子上先应付过去就是。

      如此想,尽管心里多少有些不快想直接把那劳什子药水给丢到一边去,但现在与那男人交谈的不是监管者杰克,是同为求生者的艾米丽·黛儿。

      莉娅的情况不确定,自己在那边的眼线也并无有效消息传回来。

      他操控雾气接过药水瓶子回到内室。雾气托着个瓶子悬在半空也是幅诡异画面。

      可以找个时间看看能不能把药水配方改良一下,绅士想着。

      那些老家伙可能靠不住,但自己怀里可不是有一个药剂天才嘛~

      忍不住吻着恬静睡颜,开膛手抱着怀中珍宝缓缓入眠。


      


第⃝十⃝章⃝ ①

Dannie’s wonderland

回到杭州。3天北京之旅结束 辛苦我的宝宝了😄

回到杭州。3天北京之旅结束 辛苦我的宝宝了😄

庭筠
这种质量有人约稿吗(约大头),...

这种质量有人约稿吗(约大头),如果可以,有人约吗?

这种质量有人约稿吗(约大头),如果可以,有人约吗?

猴

报进度,龟速填坑

我真的画风随缘。。哭了T﹏T

报进度,龟速填坑

我真的画风随缘。。哭了T﹏T

eyelash
南京先锋书店买的《微蓝》,当时...

南京先锋书店买的《微蓝》,当时发誓要临摹完所有,买了几年了,还没画完😂慢慢画吧,画画最是急不得,对吧

南京先锋书店买的《微蓝》,当时发誓要临摹完所有,买了几年了,还没画完😂慢慢画吧,画画最是急不得,对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