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杭州

2.1亿浏览    31.6万参与
柒音

喂大个子.有空看别处不如和我玩玩吧。——奈布
恩?那你为什么要逃跑呢?是我..招待不周么。——杰克
大猪蹄子:柒妖
断腿奈:柒音
摄影/后期:@A4ISSB
ps:这套杰佣可以毕业咯~这套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拍正片.公主抱抱太多导致正式拍的时候忘了抱了噗…场照中间有很多人和bug.下次换个皮肤一定拍一次正片!感谢摄影君拍的超级棒!安利!!

喂大个子.有空看别处不如和我玩玩吧。——奈布
恩?那你为什么要逃跑呢?是我..招待不周么。——杰克
大猪蹄子:柒妖
断腿奈:柒音
摄影/后期:@A4ISSB
ps:这套杰佣可以毕业咯~这套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拍正片.公主抱抱太多导致正式拍的时候忘了抱了噗…场照中间有很多人和bug.下次换个皮肤一定拍一次正片!感谢摄影君拍的超级棒!安利!!

夜已未央不成殇

(魔道祖师)单身狗金凌观察日记(一)

ooc预警!拆官配预警!全员存活预警!

文笔炸了 炸成了渣渣

八月十六号的梗我拖到今天

你们的鸽子我又回来啦

求红心和小蓝手

金家篇

       大家好,我是魔道祖师最强关系户金凌。

       今天我准备离家出走,谁都拦不住我!

       金麟台已经容不下我一只单身狗了!

       事情是这样的。

   ...

ooc预警!拆官配预警!全员存活预警!

文笔炸了 炸成了渣渣

八月十六号的梗我拖到今天

你们的鸽子我又回来啦

求红心和小蓝手

金家篇

       大家好,我是魔道祖师最强关系户金凌。

       今天我准备离家出走,谁都拦不住我!

       金麟台已经容不下我一只单身狗了!

       事情是这样的。

       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我抱着仙子走到餐厅,准备吃我阿娘做的莲藕排骨汤。结果发现留给我的只剩一点汤底了!

       阿娘用歉意的眼光看着我说:“阿凌,今天我排骨汤做少了,不如等会我再烧一碗给你?”我刚想点头,爹爹却开口了。

     “阿凌,你阿娘早起做排骨汤已是不易,下次起的早些,今日就算了吧。”

       算了吧?算了吧!!!

       爹,你可真是我亲爹!哪有你这么争宠的?

       我按捺下蠢蠢欲动想要弑父的心,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回答道:“是啊,阿娘,爹说得对。我今日就不吃了,您太辛苦了,阿凌我少吃一顿也行。”

       匆忙站起身,逃出餐厅。狗粮吃饱了,就该走了。

       竟然阿爹阿娘身边没有我的位置,那我就去小叔叔那里寻求安慰吧!

      半路上遇见了小婶婶,小婶婶很慌张,好像在躲什么人。

     “小婶婶!”我叫住了她。

     “是阿凌啊,怎么了吗?”小婶婶吓了一跳,看见是我,又恢复了一个端庄的仙督夫人的形象。

      “没什么,小婶婶在这里如此慌张,是有什么事吗?”

      “你小叔叔在找我,对了,别告诉你小叔叔我在这儿啊!他老凶了,不就是把他增高鞋垫扔了,还凶我……”

      我已经听不进去小婶婶在说什么了,因为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她身后,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但是这个微笑让人无故有些寒意。

     “哦?阿瑶可不知道夫人对阿瑶有这么多误解。”小叔叔开口了。

      奇怪,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阴恻恻的?

      “阿瑶你听我解释,我没有说你不好……”小婶婶真的是百口莫辩。

       “好啊夫人,阿瑶听你好好解释一番。”小叔叔扛起小婶婶就往卧房走。

       “金光瑶!你这是在教坏小孩子!我……”

       算了,我心累了。偷偷抱上仙子,我还是去舅舅那里寻求安慰吧!

谢菲尔德
奈皙哥哥
娘啊,你不要怪孩儿,不是孩儿不...

娘啊,你不要怪孩儿,不是孩儿不孝顺,实在是力不从心啊,5555555

娘啊,你不要怪孩儿,不是孩儿不孝顺,实在是力不从心啊,5555555

小酒微桃

藕饼好吃,只需两点。(你们懂的)

藕饼好吃,只需两点。(你们懂的)

斩鲸

看看糕总这不羁的坐姿

看看糕总这不羁的坐姿

字解泠臣

【瓶邪】一句话的惨案

是车

评论链接见

感谢 @发染香 的梗子

新手上路嘟嘟嘟———

被吞可以告诉我。

ooc算我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人生第一次写车给了瓶邪

是车

评论链接见

感谢 @发染香 的梗子

新手上路嘟嘟嘟———

被吞可以告诉我。

ooc算我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人生第一次写车给了瓶邪

蛾子日常单飞
emm,纯画画?之前是想画美智...

emm,纯画画?之前是想画美智子的皮的...我好菜啊!

emm,纯画画?之前是想画美智子的皮的...我好菜啊!

洛瑾笙

灰机上码的二更来辣!!!!


————————

      绅士伸手摸着小蛇脑袋,莉娅蛇形害羞盘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可爱的不行。

      “那不杀他好了。”绅士笑着对白蛇说了一句,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带轻地把律师绑上椅子放飞就完事。

      只是那两位时常见义勇为解救队友的军人呢?


      听着律师螺旋升天发出的刺耳惨叫,正在敲打按键的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最后的机会终于降临。...


灰机上码的二更来辣!!!!


————————

      绅士伸手摸着小蛇脑袋,莉娅蛇形害羞盘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可爱的不行。

      “那不杀他好了。”绅士笑着对白蛇说了一句,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带轻地把律师绑上椅子放飞就完事。

      只是那两位时常见义勇为解救队友的军人呢?

      

      听着律师螺旋升天发出的刺耳惨叫,正在敲打按键的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最后的机会终于降临。

      最后压好机子,奈布判断了下系统最后提示的监管位置。“我们离开膛手并不远,逃生门也在这附近。你开完枪以后就赶紧跑回这里破译完最后一点密码,然后把大门打开。我再牵制他一会不会让开膛手来干扰你的。”

      “注意安全,药效是潜伏期,一时半会起不了作用。虽然开膛手不会真正杀掉求生者但是结束后的恢复也够你受的了。”

      奈布自然不愿错过玛尔塔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所以你这是在担心我?”

      “瞎说什么,我可不想到时候又要照顾你,麻烦死了。”玛尔塔错开他视线,继续嘴硬着。

      “放心吧,你男人还没这么弱鸡到连个监管都牵制不住。安心打开逃生门就好了。”奈布停下手中动作抱着玛尔塔,狠狠亲了一下红润唇瓣才肯作罢。


      “好了。……嘶!”电流环绕穿过让玛尔塔指尖发麻,“你看你,这下好了,爆点了开膛手肯定要过来。”

      “正好。”奈布眼里燃着斗志,“一击搞定!”

      “那你这样还有理了是吧!”玛尔塔直接一拳挥过去,被奈布笑嘻嘻地接下。

      “好了,他已经来了。”

      玛尔塔这才注意到四周已经弥漫着灰色雾气。隐约现出一个瘦高人影。


      “在战场上可是不能打情骂俏的哦。”开膛手立在迷雾中,手指还漫不经心地抚着宠物白蛇的头。

      只有艾米丽知道漫不经心只是他伪装出来的。

      先前的阴毒药粉她可还记忆犹新,更别说是作为下药目标的杰克。

      艾米丽能感受到杰克的戒备。军人从来不是能小瞧的存在,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挚友,她再熟悉不过的玛尔塔·菲坦贝尔。

      “咔哒!”是枪上膛的声音,无形的对峙局面让这一轻微声响被放大数倍。艾米丽绷紧蛇身保持高度警惕,她总感觉这不会是信号弹上膛那么简单。

      拥有杀手敏锐直觉的绅士亦然。

      舌尖舔了舔干燥唇片,他必须小心,艾米丽此刻也暴露在空气中,他绝不能让她被误伤,一丝一毫都不行!


      “有时候以身诱敌令其松懈也是种战术。”萨贝达嘴角诡异上扬,“玛尔塔!”

      几乎是在话音刚落的同时,一直蓄势待发的空军扣动扳机。

      “噼啪!”玫红烟雾缭绕,绅士在双眼可视度降到最低的时候不断变幻着位置,大手还不忘紧紧护着白蛇。

      烟雾开始飘散,两人警戒地观察四周所有可能突发的事情。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脱他们的耳朵。

      “……咔哒。”属于蛇类灵敏的听觉让艾米丽听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声音,或是说根本不该发出的声音。

      只有玛尔塔拿着信号枪,信号弹只有一枚,又怎么会有第二次子弹上膛的声音!

      她用芯子舔了舔绅士脖颈来提醒他,神经绷到最紧。她让自己的五感灵敏度提升到最高,蛇瞳紧紧盯着那两个在烟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影。


      玛尔塔将枪口对准开膛手面具的眉心,搭着扳机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冷静,冷静!绝对不能慌!玛尔塔深吸一口气,就是在射击场里打枪!没有什么的!她稳定下来,眯着眼等待时机。

      就在烟雾彻底散去的那一刻,指尖颤抖又坚定地回扣,枪膛中的子弹被推出去,旋转着射向目标红心。

      就像是射击场里无数次的练习那样,子弹划破空气直逼开膛手胸膛。


      但是,转机就此出现——

      

      “嘶嘶!”

      一道细弱白影闪过,狠厉扑向那颗银灰子弹。浅金光辉闪耀,空中的白影逐渐改变了形态,慢慢拉长变大,赫然成了一个女子模样。

      女子那张让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让双方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那个女人,是艾米丽·黛儿!


      艾米丽看着子弹破空而来,水蓝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不断颤动着。

      她的身体反应远远要快过于思想,蛇尾一弹便直接迎了上去。

      快些!再快些!她内心不断嘶吼着,恨不得能直接瞬移到子弹前来挡住它不让它更进一步。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蛇身已经到达极限,她甚至能感受到在狂风的呼啸下自己的鳞片一片一片地脱落,不断渗出金色血液,随着惯性飘洒到后方。

      看着白影飞速离自己而去,金色液滴打到自己面具上,绅士一个激灵伸手去抓白蛇,指尖触及白鳞想收拢将这个傻女人拽回来,可惜光滑鳞片上仿佛涂了层蜡一样,直接从他手里滑脱。

      绅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白影子正面迎上夺命的子弹,然后眼前就被金光铺满。


      “莉娅!!!”

      哪怕金色光芒快要将他的眼睛照到失明,绅士的步子坚定不移地迈向已经失重后仰的人影。

      纤细手臂无力划出美丽弧线,身子被男人紧紧搂住,随着她倒下动作慢慢半跪在血迹斑斑的地上。

      “莉娅?”绅士颤抖地抱着怀里脆弱的人儿,她胸口不容忽视的血洞正源源不断地涌着金色的血液,浸染了绅士一只纯白手套和他的利爪,连带着黑色衣袖和里面的衬衣都被染上夺目的金。

      两位军人僵在原地,仿佛两座石雕。

      大脑里紧绷的那根弦骤然断掉,玛尔塔持枪的手一点点颤抖着,幅度越来越大,甚至连枪都因她的抖动而掉在地上,打着转滑行出去,正好滑到绅士腿边。

      染着血液的指尖缓缓摸上绅士的鸦白面具,轻轻把它揭开,露出那副惊为天人的面孔。

      然而此刻眉眼间早就失了自恃的冷静淡然,一双眸子红到极致,像是顶顶漂亮的红宝石。

      “莉娅……”沙哑的声音中带着颤声,难以置信,绅士一把抓住恋人的手,贴到自己脸上。

      “这样……才是我最好看的先生……”轻若蚊蚋的声音说的话简简单单,传了绅士耳中却是最动人的情话。

      眼眶里涌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点点冰冷滴在自己脸颊上,艾米丽抬手想擦去他眼角的泪珠,却被身体的无力限制仅仅抹掉了几道泪痕。

      “哭什么,傻瓜。”她还是笑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哭……再哭就不好看了,我也不要你了……”

      “什么话。”哽咽的声音说着,“你敢不要我试试!我把你天天绑在身边看你怎么办!”语气还想更凶些,这样才有威胁力。可惜被陌生的情感支配的嗓子根本不允许他说什么狠话,就算是再凶戾的语气也被软化得不成样子。

      “我没事!”她还想挣扎着起身,不让自己这么脆弱地躺在男人怀里。剧烈的动作却牵扯到了伤口,一股一股的血液再度疯狂涌出,饶是绅士怎么用平日里在她身边学到的止血法子也止不住。

      “好了,我现在有些话要跟你说,你给我听好!”她皱了皱眉,又很快松开,竭力营造自己并不严重的假象。

      可又怎么骗的过她朝夕相处的恋人。

     绅士顺从地附耳过去,听着轻弱的女声说着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想隐瞒我只是个分魂的事情……”她说着,

      “但我早就知道了…就在那次昏迷的时候……有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女人跟我说了……”

      “我这次应该是要离开这里回归主魂了……”嫣红唇瓣已经开始褪白,“我不知道到时候我的主魂会不会记得你,但只要你记得,曾经…曾经有个爱你爱得入骨的莉迪亚·琼斯就好了……”

      “我的此生……足矣。”

      “……”绅士没有搭话,继续听着轻柔的女声缓缓说着。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是谁了……杰克。”

      艾米丽看着绅士红到极致的血色双瞳说着,

      “The king of the devil……”

      吐出的单词一点点削弱,毫无血色的唇瓣没蠕动一下都越来越吃力。

      “莉娅……莉娅!”

      男人无助的嗓音中,艾米丽·黛儿的手渐渐脱力滑落,碧波荡漾的水色瞳子渐渐涣散,阖上了眼。

      还散着余温的身体在三人眼里一点点虚化,变成点点碎芒,不断聚集着旋转着向着天空方向移动。

      柔光笼罩了跪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绅士,染满金色血液的掌心轻轻飘落一片洁白羽毛。

      瞳孔好似失了焦距,绅士的心被人狠狠拽紧,又被毫不留情地撕裂开,剧烈的疼痛席卷所有感官,他即将在无边的海洋中溺亡窒息,无际汪洋中仅剩下他一个人苦苦挣扎,被恸苦使劲拖下无边黑暗之中。

      跪着的长腿无意识动了动,碰到了滑过来的枪支。

      他似被控制的木偶一样生硬的站起身,目光锁着那把亮铜色的信号枪。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转脸过去牢牢盯着在原地僵立不动的两人。

      冷冽目光就像冰水一样当头浇醒了两人。奈布对上开膛手毫无波动的眼眸,倒吸一口凉气。

      是多大的打击才能让一个人的眼睛里完全褪去了所有应该拥有的情感,被冰冷和肃杀代替。


      绅士一步一步走近两人,随着他的动作,异变突起。

      地图创造的维度一点点破碎,碎成了百块千块,而奈布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才发觉,自己此刻正在庄园里那块偌大空地里,而不是游戏大厅。

      开膛手他到底要干什么?!


      外界晴朗的天空刹那间被大朵大朵的阴云笼罩,黑压压地压了半边天。

      耀眼的日轮光芒逐渐黯淡,一轮硕大的血色月亮从东边升起,缓缓爬升,遮住了太阳。血月周围射出一道道殷红光芒,天地间瞬间被黑夜笼罩,不见一丝光亮。


     里奥和黑白无常正坐在大厅里闲聊,突然暗沉的天色让三人心中警铃大作。

      “坏了!”里奥噌地从椅子上弹起,看向宿伞之魂,双生子眼里是同样浓重的担忧。

      “兄长,师父他……失控了!”

      谢必安瞳孔紧缩,自己和无咎设下的抑制杰克的阵法没有外力破解的办法,除非……

      他仔细感知着庄园里的每一个人,发现唯独少了一人,最要命的一人。

      艾米丽不在!

      

      雾都此刻是真正意义上被浓雾包裹,血月降下的暗芒随机屠杀着街上的人。

      人们尖叫着乱作一团,前一秒还与自己谈笑风生的人,下一秒直接爆成一团血雾,这谁受得了?

      干净整洁的大道上溅满血肉血污,雾都里还未被杀害的人们如将冰窟,就连血液都要被冻结一般。

      “这是…恶魔的震怒啊……”一位盲眼的老人拄着拐,抬头望着那轮血月喃喃自语。


      “杰克/师父!快停下!”几人赶忙跑到空地上,看着被血芒包裹其中的绅士。

      他恍若未闻,右手伸出,有血芒在此凝聚,形成了把漆黑沾着鲜血的镰刀。

      “你想让师娘伤心吗!!!”范无咎顶着气流的压力,拼命吼出这句话。

      就在字符飘动在气流中时,整个世界都为之静止。

      血眸中的焦距慢慢的又找回来了,绅士浮在半空中,身边环绕的气流减弱,几人也终于可以靠近他身边。

      “莉娅……”他轻轻念着女人名字,语气里温柔缱绻注入了他为数不多的所有柔情。


        “莉娅……我的莉娅……”绅士看向胸前漂浮的洁白羽毛,眼中的躁动不安逐渐归为平静。

      “干得漂亮!”谢必安对着口型说给自家弟弟听,比了个大拇指。

      绅士从半空中降了下来,手里紧紧攥着那片羽毛。

      “谢天谢地你终于冷静下来了。”谢必安可是深知这位大魔头发起疯来有多恐怖。心里忍不住又给弟弟点了个赞。

      绅士转头看着那边衣衫被旋风撕得支离破碎的两人,“我要把他俩带走。”

      还没等人同意,他已经挥手用浓雾围成的监牢将两人困住,走向自己的古堡。


      求生者阵营里可能会有两个军人消失一段时间。至于归期…又有谁知道呢?估计只有去问自那天起一直把自己关在古堡里的绅士了吧。



第十章 ③

白酒舟

虽然看见有人传了但是那个好糊我想传个清晰版(什

虽然看见有人传了但是那个好糊我想传个清晰版(什

李丽gai

以为是乏味的城市,
却遇见了彩色的梦和许多美好❤️

以为是乏味的城市,
却遇见了彩色的梦和许多美好❤️

马
無垢清浄光 むーくーしょうじょ...

無垢清浄光

むーくーしょうじょうこう

慧日破諸闇

えーにちはーしょーあん

能伏災風火

のうぶくさいふうかー

普明照世間

ふーみょうしょうせーけん

悲体戒雷震

ひーたいかいらいしん

慈意妙大雲

じーいーみょうだいうん

澍甘露法雨

じゅーかんろーほううー

滅除煩悩焔

めつじょーぼんのうえん

諍訟経官処

じょうしょうきょうかんじょー

怖畏軍陣中

ふーいーぐんじんちゅう

念彼観音力

ねんぴーかんのんりき

衆怨悉退散 

しゅーおんしったいさん

妙音観世音

みょうおんかんぜーおん

梵音海潮音

ぼんのんかいちょうおん

勝彼世間音

しょうひー...

無垢清浄光

むーくーしょうじょうこう

慧日破諸闇

えーにちはーしょーあん

能伏災風火

のうぶくさいふうかー

普明照世間

ふーみょうしょうせーけん

悲体戒雷震

ひーたいかいらいしん

慈意妙大雲

じーいーみょうだいうん

澍甘露法雨

じゅーかんろーほううー

滅除煩悩焔

めつじょーぼんのうえん

諍訟経官処

じょうしょうきょうかんじょー

怖畏軍陣中

ふーいーぐんじんちゅう

念彼観音力

ねんぴーかんのんりき

衆怨悉退散 

しゅーおんしったいさん

妙音観世音

みょうおんかんぜーおん

梵音海潮音

ぼんのんかいちょうおん

勝彼世間音

しょうひーせーけんのん

是故須常念

ぜーこーしゅーじょうねん

盐阿1003
-你在拍我嘛?-才不是→→我在...

-你在拍我嘛?
-才不是→→我在自拍。
-嗯。哦。

-你在拍我嘛?
-才不是→→我在自拍。
-嗯。哦。

斑陀螺

睡前 (指上床玩手机之前) 的烤串外卖!

睡前 (指上床玩手机之前) 的烤串外卖!

仕行百里不郁。
画画要四个半小时。被破坏心情只...

画画要四个半小时。被破坏心情只要一秒

画画要四个半小时。被破坏心情只要一秒

洪小漩

夏末至初秋

摄影:洪小漩

出镜:莹莹

周末去温州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杭州出了站,就遇见狂风大雨。

一阵秋雨一阵凉,几乎到了不用开空调的日子。

夏天过去的好快,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穿上喜欢的裙子去玩,蝉鸣就戛然而止了。

不怪时间从指缝间流逝太迅速,其实是我的小裙子已然包裹不下我的肉身,空有纠结的灵魂在埋怨着自己的不节制。

莹莹在拍照前,心心念念几次问我,能不能穿着好看的小裙子来拍照。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件吊带裙。

我只想说,好看的姑娘,真是穿什么都挺漂亮。


夏末至初秋

摄影:洪小漩

出镜:莹莹

周末去温州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杭州出了站,就遇见狂风大雨。

一阵秋雨一阵凉,几乎到了不用开空调的日子。

夏天过去的好快,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穿上喜欢的裙子去玩,蝉鸣就戛然而止了。

不怪时间从指缝间流逝太迅速,其实是我的小裙子已然包裹不下我的肉身,空有纠结的灵魂在埋怨着自己的不节制。

莹莹在拍照前,心心念念几次问我,能不能穿着好看的小裙子来拍照。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件吊带裙。

我只想说,好看的姑娘,真是穿什么都挺漂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