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杭州

2.1亿浏览    31.6万参与
尧璜:d5退散
“我们曾许下誓言,永不伤害对方...

“我们曾许下誓言,永不伤害对方。”
“必须得是你,纽特。”
这一幕印象太深刻了,看完出来就开始画,奈何手速最快也就只能这样
他们的羁绊太好了
我哭的好大声

“我们曾许下誓言,永不伤害对方。”
“必须得是你,纽特。”
这一幕印象太深刻了,看完出来就开始画,奈何手速最快也就只能这样
他们的羁绊太好了
我哭的好大声

归寻

十年之约,长白风雪,雪山巅瑶祭。
黑金古刀红线引,铜鱼藏尸生死离。
青铜掩映,鬼玺重叠,云顶天宫开启。
小哥终极忆天真麒,麟归来也无邪。
⁽⁽꜀(:3꜂ ꜆)꜄⁾⁾
我用十年两鬓霜花,换你一夕踏雪回家。
⁽⁽꜀(:3꜂ ꜆)꜄⁾⁾
你的目光沉淀了千年的悲伤,
我在等谁血泪两行,
你的目光刺透了千年的冰霜,
我在等谁满目苍凉,
冥宫的血沉船的沙,
蛇沼陨玉的冲刷,记忆的塌,
湖底的痛,古楼的伤,
长白寂寞雪山几度回望,
风雨雪阻隔了目光,
我在等归来的守望。
(   :∇:)我太难了

十年之约,长白风雪,雪山巅瑶祭。
黑金古刀红线引,铜鱼藏尸生死离。
青铜掩映,鬼玺重叠,云顶天宫开启。
小哥终极忆天真麒,麟归来也无邪。
⁽⁽꜀(:3꜂ ꜆)꜄⁾⁾
我用十年两鬓霜花,换你一夕踏雪回家。
⁽⁽꜀(:3꜂ ꜆)꜄⁾⁾
你的目光沉淀了千年的悲伤,
我在等谁血泪两行,
你的目光刺透了千年的冰霜,
我在等谁满目苍凉,
冥宫的血沉船的沙,
蛇沼陨玉的冲刷,记忆的塌,
湖底的痛,古楼的伤,
长白寂寞雪山几度回望,
风雨雪阻隔了目光,
我在等归来的守望。
(   :∇:)我太难了

萧瑟无心无桀

拥有自己的节奏

     谈及诺贝尔文学奖,我想近十年来与这项殊荣最接近的作家,非日本的村上春树莫属——虽然他用洞悉世间的文字,折服读者无数——或许他与自己的距离,只隔着一次加冕而已。

近日读了春上的《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对于荣誉,春上引用了一段某文学杂志上的评论:“芥川奖这东西大概是相当有魔力的。因为有落选后会大吵大闹的作家,所以其声名一发响彻云霄。又因为有村上春树这样落选后对文坛避而远之的作家,所以其权威信益发明显。”

在这本直面读者、交待自己内心的自传里,他描述自己与日本文学最高荣誉擦肩而过的感受:原本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当作家,只想做为一个普通人,过着极其普通的生活...

     谈及诺贝尔文学奖,我想近十年来与这项殊荣最接近的作家,非日本的村上春树莫属——虽然他用洞悉世间的文字,折服读者无数——或许他与自己的距离,只隔着一次加冕而已。

近日读了春上的《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对于荣誉,春上引用了一段某文学杂志上的评论:“芥川奖这东西大概是相当有魔力的。因为有落选后会大吵大闹的作家,所以其声名一发响彻云霄。又因为有村上春树这样落选后对文坛避而远之的作家,所以其权威信益发明显。”

在这本直面读者、交待自己内心的自传里,他描述自己与日本文学最高荣誉擦肩而过的感受:原本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当作家,只想做为一个普通人,过着极其普通的生活,只是在有一天陡然有想写小说的想法……

在关于接连落选芥川奖的这段文字前,春上问道:小说家是宽容的人种吗?

这位“著名落选户”表示,文学奖并无多大魅力。

或许有人会揣摩,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或者这是一种高尚的自我安慰。

我以为,或许与他的文字产生共鸣的我,应当分享出我的经历——葡萄酸甜与否不重要,唯有遵从内心,才是弥足珍贵的。

我读出了村上的节奏感,他自己的节奏感。我以为,这样的节奏感是我向往与追求的。

   在我的生活中,我的爸爸妈妈说哪个职业赚钱,哪个职位更好,就叫我以这些为目标去努力去拼命学习。这些在幼时的理所应当,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开始变质。我反感别人的掌控,我觉醒,我有自主的权利。

   初中升高中的那段时间里,我选择的是职升,所以没有那么忙碌。但是看着身边的同学都以一种认认真真学习的态度去备战中考,我确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回到家,爸妈骂我不认真学习。

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是元帅与成绩优异一样,并非想象便能得到。那段时间,我回家顶着被数落的压力,到学校要承住身边各个比自己“优秀”的氛围。没有肯定的环境,让我如同失重一般,游离于空间——瞧得见真实,摸不着方向。

初三最后选择就读高中的时候,我更加迷茫,以我那吊车尾的成绩能进哪所学校?优高普高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我把升学简章带回家,问爸妈该怎么办的时候,他们说:“你那么能说会道的,当然去学营销做销售去阿,别的都不要去想了”。

平心而论,我到现在还不确定这些话是对我的肯定还是讽刺。但“能说会道”的我,的确遭到了否定及否定带来的精神打击。

高中报名那天,我自作主张去报考了跟画画专业有关的学校。我没有告诉爸妈,我觉得没有告诉的必要。我一个人去看学校、面试、笔试。没人知道我加入了竞争,这种竞争环境让我觉得非常放松。我仿佛掌握了一种节奏,只属于我的节奏。

开学的时候老爸送我去学校,当他知道我学画画专业的时候,他没有多说其他话,只是告诉我要好好学习既然选择了现在这个专业就要去认真学。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高中开学我很忙碌,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来完成,交学费,材料费,住宿费等等一堆,我却感到一种若隐若现的节奏。

     我选这个专业最开始,父母是不知道的。后面妈妈知道了,她的反映与爸爸大相径庭。她责怪我为什么不听话去选择跟我更合适的营销专业,而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画画。

是的,跟我更适合的营销专业。我并不知道这有多适合。

那天,推开门的那一霎,赫然看见妈妈那张满脸盛怒的面庞,心里“咯噔”一下,我低下头,听见:“我不是给你选好了学校吗?你干嘛?有本事了?自己去找学校了?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不需要我跟你爸管了?选好的学校不去,非要去学服装,你有能耐了。”我对上那双仿佛能喷出火焰的眼睛“我凭什么去你选的营销,我就喜欢服装,我就是喜欢画画,你们不让我学我偏去。”一时气不过,我夺门而出心里不禁浮现出:我不希望父母来掌握我的人生,我的人生是属于我的,我不想做一个一味听父母话的妈宝。

回头想想,我真的不是一个有孝心的孩子,成天惹爸妈生气。内心极度矛盾,想要做孝心乖孩子,又想拥有自己人生做主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跟着自己的节奏,准从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父母不是一世陪着你替你做抉择”。我觉得这句话很对,以后我也会拥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自己成为父母的奴隶后,继而也要让孩子成为奴隶吗?

我以为,这是反智的想法,甚至是泯灭人性的。

我的节奏是什么?

大概就是,按下快门刹那,精心准备的场景道具,内心想要描述的情感,就在刹那间,呈现出来。摄影对我来说可能拥有魔法,它施法使我常常出门看看花、看看草、看看人、看看车水马龙的街道,在嘈杂的大街上我的内心却无比的平静,转动360°时,发现一家招牌不新但也不是很旧的馄饨店,里面的客人满满当当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不知不觉我也扬起嘴角。

我有一个模特朋友,她曾经做过一次现场编导,那次编导,她为了秀场的音乐熬了好几个晚上完成的,后来,在招编导助理的时候她妈妈打电话给她,告诉她去应聘编导助理。我刚好路过听见她跟妈妈打电话了,我听到她妈妈说你之前做一次编导,这次编导助理不也一样吗?

我忿忿不平,她是一个模特,还是一个学生时期的模特,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她妈妈为什么要遏制她的发展,去做一个不一定有前途的编导助理?这番话我跟我朋友说了。后来朋友告诉我,我让她有一直做模特的决心。

这么久的高中生活中,我遇到很多人,小孩子脾气却很正经的,人小鬼大的,还有看上去很厉害实际上蠢蠢的等等一些人,她们有个共同点,她们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自己的节奏,她们带着我,找到了我自己的节奏,我需要在我的节奏上更加努力,才能触摸到我的理想,我想要的生活。

村上的笔耕不辍,是我在专业上的努力目标。村上的云淡风轻,是我在心态上的修炼目标。他把职业当作事业,我当把专业浸入热爱与专注当中。我的对手只有我自己,找准节奏,我就是拥有最棒状态的自己。






       是读《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观后感,有点感觉然后说一下,结合了自己的生活。


十九秃

总有一天我们终将归于寂静

总有一天我们终将归于寂静


壹沐玄

站桩出汗排湿排毒排寒!

站桩出汗排湿排毒排寒!

壹沐玄

站桩的强度和进度!

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种上棵小树,想让它长得快些,并不是浇水施肥越多越好,而是恰到好处的浇水施肥,否则,不但不会长的快,还有可能被烧死。


桩功,练身必须要松,练神必须要静,“盖人一身僵力,滞纳不通,故必先松至柔弱无骨,而后化僵为活,方能周身如整,力逾万千……”____《混元古诀》。


你用体能硬撑着去站,必然松不下来,松不下来,你名义上是在站混元桩,实际上是在扎马步。


混元是内家,马步属外家,你这弄得不伦不类,成了个四不像,就很容易因为索然无味而选择放弃,也就是说,你站混元桩失败了!


健康的人用体能强站,就很难松下来;有病的人强站,害处更大!


因为病灶本身就脆...

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种上棵小树,想让它长得快些,并不是浇水施肥越多越好,而是恰到好处的浇水施肥,否则,不但不会长的快,还有可能被烧死。


桩功,练身必须要松,练神必须要静,“盖人一身僵力,滞纳不通,故必先松至柔弱无骨,而后化僵为活,方能周身如整,力逾万千……”____《混元古诀》。


你用体能硬撑着去站,必然松不下来,松不下来,你名义上是在站混元桩,实际上是在扎马步。


混元是内家,马步属外家,你这弄得不伦不类,成了个四不像,就很容易因为索然无味而选择放弃,也就是说,你站混元桩失败了!


健康的人用体能强站,就很难松下来;有病的人强站,害处更大!


因为病灶本身就脆弱,你还让它承受更大的压力、消耗更多的能量,你见过有人胳膊断了骨折了,打上了石膏,然后医生告诉他要天天练举重吗?绝没有!


具体的还是这样做:


一、体质好的人,从每次10分钟开始站,然后每4天或5天加一分钟,最好每天早晚各站一次;


二、体质不好的人,从每次5分钟开始站,然后每5天或10天加一分钟,最好每天早晚各站一次;


三、当每次站桩达到40分钟以上时,如果条件不允许,每天站一次即可;


四、按进度确定了时间以后,不可随意更改,用闹钟计时,必须站够时间,除非在站桩中身体出现不适外,皆不可提前下桩。


因为,站桩有这么一个阶段,会出现站着站着怎么都不想站下去的情形,这是心魔作梗,必须要予以克服,不然你过不了这一关;


五、如果因为工作或生活中的原因,感觉这一天身心俱疲,特别累,就不可强站,可用相对舒缓一些的“乾坤日月桩”或“安神养气法”代替,也可以什么都不练了,休息。


大道无形却有规,大道至简却难寻。道中有法,法中有术,这里所说的“法、术”,就是规矩,守其方而就其圆,不可胡来。


站桩学习交流薇芯:187 6819 0984


洪小漩

你终会是一个人宇宙限量贩售的快乐

摄影:洪小漩

出镜:贰儿

标题是我从贰儿微博里掘来的。

贰儿,是我2019年5月最特别的存在。

从德清到杭州,她给我带了一支向日葵来,说是送我的见面礼。植物园公交车站,我从28路上下来,就看到了她,拿着包装可爱的向日葵。

姑娘的样子,像和煦的风。瘦瘦的,美美的,锁骨漂亮得很明显。

我猜我上辈子一定是男孩子,还是看到漂亮姑娘变得笨嘴拙舌的那种。在拍摄过程中,我努力营造氛围,调动贰儿的情绪。还专门找了《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的片尾曲想给她听,奈何没有找到整版,一曲诡异的翻唱响起来。

“你确定这首歌……很好听……”贰儿挑挑眉,似乎对我一言难尽的审美产生了...

你终会是一个人宇宙限量贩售的快乐

摄影:洪小漩

出镜:贰儿

标题是我从贰儿微博里掘来的。

贰儿,是我2019年5月最特别的存在。

从德清到杭州,她给我带了一支向日葵来,说是送我的见面礼。植物园公交车站,我从28路上下来,就看到了她,拿着包装可爱的向日葵。

姑娘的样子,像和煦的风。瘦瘦的,美美的,锁骨漂亮得很明显。

我猜我上辈子一定是男孩子,还是看到漂亮姑娘变得笨嘴拙舌的那种。在拍摄过程中,我努力营造氛围,调动贰儿的情绪。还专门找了《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的片尾曲想给她听,奈何没有找到整版,一曲诡异的翻唱响起来。

“你确定这首歌……很好听……”贰儿挑挑眉,似乎对我一言难尽的审美产生了严重质疑。我猜想,我用力过猛的样子,被她看穿了吧。

真是一次愉快的奔现。

文穴LiteratureCave

「📷摄影分享」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乡愁

📕《四个春天》

🙎‍♂️作者:陆庆屹 


🌸“温柔能带来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四个春天》是陆庆屹首部文字作品,文字质朴动人,摄影温暖治愈。24篇优美散文,展现了一对相濡以沫半个多世纪、多才多艺、幽默达观的老夫妇;塑造了众多性格鲜明、活泼生动的故乡旧人。


🌻记述了他们诙谐且充满生活哲学的小故事;在书页间搭建起西南小城充满烟火气、人情味,同时也饱含诗意的生活景象。


🍁“若只是廉价的自我感动,在这茫茫人海中毫无意义,在这缄默的天地间更没有任何价值。”


🌲“今后或许应该走走不同的路,去往不同的车站,看看不同的景,见见不同的人,让...

📕《四个春天》

🙎‍♂️作者:陆庆屹 


🌸“温柔能带来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四个春天》是陆庆屹首部文字作品,文字质朴动人,摄影温暖治愈。24篇优美散文,展现了一对相濡以沫半个多世纪、多才多艺、幽默达观的老夫妇;塑造了众多性格鲜明、活泼生动的故乡旧人。




🌻记述了他们诙谐且充满生活哲学的小故事;在书页间搭建起西南小城充满烟火气、人情味,同时也饱含诗意的生活景象。




🍁“若只是廉价的自我感动,在这茫茫人海中毫无意义,在这缄默的天地间更没有任何价值。”




🌲“今后或许应该走走不同的路,去往不同的车站,看看不同的景,见见不同的人,让自己变得更开阔。”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呦

何欢

忘羡)MD有毒3

忘羡倒数,他俩还没谈恋爱注意

瞎写又是一天

一一一

“蓝湛!”

一个迷迷糊糊,黏黏腻腻的声音冲了出来。

蓝忘机偏头,看着魏无羡一头埋在书堆里唯一露出来的后脑勺道:“怎么了?”

魏无羡耸动一阵毛茸茸的脑袋,不耐地挤出了几个气音儿:“唔……太亮了……”

蓝忘机:“……”

亮屁!事事儿的!!

台上老师还在逼叨叨,逼叨叨,化学公式爆豆子似的,堪比那一秒弹五条的QQ信息。

蓝忘机无奈,把耳机内音频切换,道:“你起来就不觉得亮了。”

魏无羡埋着脑袋,支支吾吾:“唔……蓝湛……”

蓝忘机:“……”

自从他把小名告诉了这个坑货,对方就天天这么叫他,怎么玩味怎么来,就生怕恶心不到他。

蓝忘机愤恨地按了笔头,然后一脚踩在魏无羡半翘不翘的椅子...

忘羡倒数,他俩还没谈恋爱注意

瞎写又是一天

一一一

“蓝湛!”

一个迷迷糊糊,黏黏腻腻的声音冲了出来。

蓝忘机偏头,看着魏无羡一头埋在书堆里唯一露出来的后脑勺道:“怎么了?”

魏无羡耸动一阵毛茸茸的脑袋,不耐地挤出了几个气音儿:“唔……太亮了……”

蓝忘机:“……”

亮屁!事事儿的!!

台上老师还在逼叨叨,逼叨叨,化学公式爆豆子似的,堪比那一秒弹五条的QQ信息。

蓝忘机无奈,把耳机内音频切换,道:“你起来就不觉得亮了。”

魏无羡埋着脑袋,支支吾吾:“唔……蓝湛……”

蓝忘机:“……”

自从他把小名告诉了这个坑货,对方就天天这么叫他,怎么玩味怎么来,就生怕恶心不到他。

蓝忘机愤恨地按了笔头,然后一脚踩在魏无羡半翘不翘的椅子腿上,送了他一个后空翻。

魏无羡被他翻的一颠,手里拿来挡视线的书一个不稳,整个人华丽丽向后栽去。

在摸到自己感觉摔得没那么真实的屁股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这是拎蓝忘机耳朵还是揪他尾巴了,哑巴犯病了??!

他不敢置信地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然后就眼见着全班同学瞅了过来。

好么,一个完美的平底摔。

老师恶狠狠地瞪着魏无羡,魏无羡恶狠狠地瞪着蓝忘机。

老师:“你看什么看?!人家成绩不比你好也在努力听课认真学习!你呢?!魏无羡你给我站外面去!!”

魏无羡临终前剜了蓝忘机一眼,给他比了个中指。

哑巴精去死。

蓝忘机淡然地继续看向老师,完美地无视了魏无羡挑衅的举动,继续在本子上假装记笔记乱涂鸦。

魏无羡:“……”

蓝忘机想了想,在前些天画的魏某人草纸下方标了角标一一

小傻子。

……

蓝忘机经常遇见魏无羡,不论什么时候。

怎么说呢,就是这人闲着没事干吃饱了撑的跟他后面,也许是中二病犯了研究他究竟是火星人还是水星人。

对此,蓝忘机的表示一直都是。

呵,小傻子。

年级倒一,行为却比好学生还正派的确是件很诡异的事情。

但蓝忘机有什么办法,习惯了。

有些事情,习惯了就改不掉了。

蓝忘机听着台上老师的讲课,不受控制的瞟了一眼右边空出的位置。

那个位置总是有个人,有时候趴着睡觉,露个后脑勺;有时候坐着,手上啪嗒啪嗒地转笔;有时候坐在桌子上闲聊,但是这节课……

蓝忘机抿唇,在纸上写下黑板上题目的第十种算法。

他逃课?逃课做什么呢,去网吧?和朋友去玩?还是约架??

不对啊,他自己担心个屁啊……

蓝忘机眉宇上扬,在纸上画了一个圈。

他皱眉,觉得有些闷,然后在原来圆圈的位置上再添了一个貌合神离的圆。

他啧了一声,最后在纸上烦躁的叠出了几十个圆。

他真是被魏无羡传染了神经病,居然开始爱管闲事了。

一天天都有那么多人来找魏无羡,云梦校霸和他打篮球,义城薛洋和他约网吧,聂怀桑和他兜售资源……他真是……爱咋咋滴吧。

放学后,依然没有见到魏无羡的身影。

蓝忘机对此没有什么表示,周末他是不在学校的,反正在学校的也没有几个熟人。

他一个人住,准确的说是每个周末都睡酒店。

当初蓝忘机就和他家里表过态了,所以他家里只有他兄长得空会和他通个电话,有时间就劝劝他,让他回姑苏。

但是兄长也知道蓝忘机执拗的性子,每次也只是叹几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来夷陵是蓝忘机自己的选择,他不愿意被姑苏蓝氏的专业拴一辈子。

“我艹你大爷别管闲事!!”

蓝忘机:“?”

就那个朴素酒店的门口,聚了两拨人。

一拨特别横,领头的混混指着对面那几个学生趾高气扬的,一帮人手里大多都有些棍子什么的烂七八糟的玩意儿。

蓝忘机挑眉。

群架?没看过,看看。

“夷陵校霸听说过嘛?!老子的地盘,你还敢对女生动手动脚?!”

蓝忘机:“……”

魏无羡那毛小子果然来这里约架了!!!

他一步走了过去,顿了顿,看了看旁边没啥用的铁摄像头,默默掏出了自己的老年机。

蓝忘机:“……”

他一瞬间有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换手机。

蓝忘机把那不争气的黑盒子塞了回去,默默摸出了自己的MP3。

“我告诉你,这女生今天受了委屈,我们都是人证!你那么侮辱她,有没有打听过夷陵中学有多少硬拳头??!”

那个汉子横道:“都是混黑的,挡道你他妈有病吧?!!我搞她怎么了?!!!”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家在夷陵有钱就哪里的关节都能打,我照样能把你打的半身不遂!!!”

蓝忘机举着个MP3特别淡然的观察着局势走向。

魏无羡冲上去揪住对方衣领就一拳头打在他鼻梁上。

皮肉之苦,看着都疼。

蓝忘机把MP3锁在书包里,活动了一下腕部关节。

做个好人,送魏无羡一个人情,帮他不至于闹个人命官司。

他慢条斯理地走入混乱的人群,揪住一个混混就开始了互殴。

准确地说,是蓝忘机单方面卸他关节。

他和那个混混扭打成一团,趁着制住对方两只手臂一脚踩在对方弯曲的小腿。

只听得咖嚓一声响随即爆发出一声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上退脱臼的,闪身去另一边又卸了一个。

魏无羡和混混头子打的特别嗨,边打边刨对方的祖宗十八代,滚的浑身是土。

“我日你大爷!”魏无羡一个翻身占了上风,提起一拳打在对方眉骨上,让对方一阵痛呼,正要大侠第二拳让对方彻底面瘫却临时被一个人截住了拳头。

蓝忘机捏着魏无羡手腕上的关节,道:“停手。”

魏无羡惊了一瞬,随即道:“不行,你看绵绵都被他侮辱成什么样了,这么放任他以后还要找上门来蹬鼻子上脸的我艹我艹我艹艹艹艹艹!!痛!蓝忘机!!”

蓝忘机不会和人辩驳,所以特别淡然地给他卸了关节,让魏无羡手腕暂时脱了会儿臼。

蓝忘机:“你别打他,我有证据,你别待会儿打死他了。”

混混:“你看我是那么容易打死的人嘛?傻逼啊?!!”

蓝忘机:“……”

魏无羡:“……”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一脚踩在他腹部,让对方脸上精彩纷呈。

蓝忘机特别淡然地道:“我给校方打电话了,校长会处理这件事的。证据我MP3录音了,你回去。”

魏无羡:“……”

魏无羡:“你,先把我……我手腕搞,搞回来……

蓝忘机无语地给他接上了骨头。

魏无羡奇道:“唉,蓝湛你怎么卸关节这么熟练?我打架那么多次都没你熟练,你是不是什么学医家庭出身啊??”

蓝忘机冷然道:“校长来了。”

魏无羡:“你回个话又不会要你命。”

蓝忘机淡淡道:“那不重要,我把MP3给校长就回去了。”

魏无羡本来还想着去拉住蓝忘机,被他突然的冷言冷语搞懵逼了:“蓝湛,你咋了?”

哑巴精又犯病了???

绵绵在后面对魏无羡道:“魏哥,刚才……谢谢你了,我,我真的很怕……”

魏无羡笑道:“没事,有你魏哥在呢!”

绵绵:“还有刚才那位同学,也很感谢……但是校长会不会下处分啊……”

魏无羡摆摆手:“没事。”

被人误会嘛,他习惯了。

“刚才蓝忘机怎么了你知道吗?他哪里人?”

绵绵恍然大悟:“啊,他好像是姑苏人,听说出身医学世家,难怪他卸关节这么顺利!”

魏无羡:“……”

所以蓝忘机为什么刚才会那么不高兴??气温降了十度有余!!!!

魏无羡记起他桌上的涂鸦,恍然大悟。

难道说是那种狗血俗套的不想继承世家产业的贵公子为爱好而打拼???!

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

“绵绵,你方便的话帮我查一下蓝忘机的初中成绩吧,谢谢。”

绵绵疑惑:“魏哥你自己查不到嘛?”

魏无羡:“没钱买电子设备。”

绵绵:“……”

不得不说,其实他魏无羡考到这所学校也是因为一些狗血俗套的剧情。

现在的学费都是魏无羡平日打工自己赚的,他父母自从幼时去了国外就再没有回来过,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堪比人间蒸发。

他就是克扣着分数,来看看他母亲的母校。

魏无羡喜欢凑着蓝忘机就是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怪的有点像自己。

蓝忘机是个很好的人,至少在魏无羡印象中。

虽然吧,冷言冷语的,但是还知道关心人,是个行动派。凑合打架,凑合聊天,反正啥都往上凑,明明没什么存在感但莫名有一种他一直在看着自己的错觉。

蓝忘机这个小傻逼其实挺好的,魏无羡笑笑。


@半折荒唐戏  @超敷衍的雷狮  @落花寻雪  @阿茶茶  @衔南风  @辞羡未忘熙  @简.


失去理智的安度因
这里是突然有了鲸鲨然后突然入了...

这里是突然有了鲸鲨然后突然入了鲸鲨且快乐的鲸鲨男孩 = ̄ω ̄=

这里是突然有了鲸鲨然后突然入了鲸鲨且快乐的鲸鲨男孩 = ̄ω ̄=

失去理智的安度因

单抽出奇迹!!!!!!
(不对啊,你们不是下一个池子里的吗,我这歪池天赋)

单抽出奇迹!!!!!!
(不对啊,你们不是下一个池子里的吗,我这歪池天赋)

布小訂プリン

【我英乙女】表白的花吐 (刀)下

 ◎含 相/死/荼(敌联盟连在一起)


 ◎全虐向


 ◎下面描述一下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摘自百科)


 ◎我仿佛掀起了一个花吐风波hhhhhhh   渣文笔致歉


    ———————没错我是分割线———————


相泽消太


你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办公室,他正懒洋洋的躺在座位上吸着能量果冻。见你来...

 ◎含 相/死/荼(敌联盟连在一起)


 ◎全虐向

 

 ◎下面描述一下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摘自百科)


 

 ◎我仿佛掀起了一个花吐风波hhhhhhh   渣文笔致歉


   

    ———————没错我是分割线———————


相泽消太


你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办公室,他正懒洋洋的躺在座位上吸着能量果冻。见你来了,他慢慢直起身子。


“哟,你来了。”


对于你平时的观察,你很可能不是单向恋,而且现在临近毕业,你也想尽快吐露自己的心意。


“那个,相泽老师…我…嗯…快要期末了,我想就我的个性和你谈一谈。”


你们坐下来分析了你的个性缺点。


时间过得可真慢…


“以上,这就是我对你个性的所有看法。”


“相泽老师我喜欢你!是…那种喜欢,如果可以的话…”你不知哪儿来的勇气。


“就算快毕业了,我也可以立马给你办退学手续,下不为例!”他的语气很严厉,丝毫没有给你一点机会。


“可是…”你还不死心。


“没有可是,给我回去。”他最终还是吐出这句话。


你在转身的那一刻哭了出来,可还是被他看在眼里。


“是为了你好啊…”他降低声音。


这可能是两人心碎的声音。


第二天,依然喧闹的教室中少了班主任和你。


有人说你们的家里散布着淡淡的玛格丽特的气息……


(玛格丽特木春菊 花语为禁忌与违背伦理)




敌联盟(含死荼)(有故事线)


你成为职业英雄的第一次任务被派到了一片金盏花田。情报说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敌人,所以事务所就派了你一个人来解决。


“什么吗就这点个性的敌人,还需要一个正式职业英雄来。”你仰起头略显轻蔑地说。


不过,毕竟这里是花田,在事务所附近很少有,敌人也处置好了,你决定贪一会儿再回去。


“啊啊啊啊啊,英雄,英雄呢?”不远处传来女人的惨叫。


你惊到了,可出于英雄的本质还是飞速向那里前进。你半蹲着想看个究竟。


“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快点。”死柄木抓着女人的衣服,一副傲慢的态度摆在脸上。


看着女人倔犟的态度,他五指触其颈动脉,瞬间把她崩坏。


是死柄木,各个事务所都在通缉的…怎么可以这样啊,这是把人命当成什么了?你愤愤不平地站起来,开始蓄力。


突然你的嘴从背后用手捂住,你立马转身,发动个性却又瞬间被蓝焰压制。


“小姑娘是英雄吧,这可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哦。”你对上了一副纯蓝的眼眸。他把你压倒在地上站起来。


他们准备回去了。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是吧荼毘?”


“走了。”


你看着他们离开才赶喘一口粗气。


这就是与敌联盟的第一次相遇。


你们的再次相遇,你因对荼毘留了一手而趁机被偷袭,被死柄木抓回了敌联盟。上次的行动死柄木已经掌控全部信息,你早就彻底的被敌联盟盯上了。


“呐,小姑娘,身为英雄,这样子真的好吗?”你放大海的行为没有人没看见。


“切,明知故问,就算我…有有点…”


“有点什么?”荼毘坏笑地插话。


“有点喜欢你啦!就有点…而已。”


你似乎有点明白那天晚上金盏花的含义,因为你们亲吻的瞬间,竟然如此荒僻的地方也有了金盏花痕迹。


“好了,你走吧。”


“不留我在这里吗?”本已下定决心的人突受打击。


“英雄和敌人的心永远不可能系在一块儿,不是吗?”


你被荼毘此时的眼神吓到了,天堂和地狱,不过一瞬之间。


可后面更心酸的事发生了。


本缩在墙后的死柄木猛地站起来,嘴里喷出大把大把的彩叶草,然后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仿佛世界只有黑白的瞬间。


「名为绝望的爱」


最后你还是走了,事务所的英雄一致认为是你处置了敌联盟的首领,可只有你自己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像…的确是我啊」


(金盏花花语:迷恋守护与诀别)

(彩叶草花语:绝望的爱情)

  ——————————————————————

终于写完了,写得好累,感觉跟前面那片比起来略水呀。

感谢小可爱提的花语 @米多利yaaaaaa🥑 

然后,害得我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在笑的人 @袖欢. 

 @一只璃【在世界的中心呼唤你】 给我站出来!!!不许笑!!!!!(⁎⁍̴̛ᴗ⁍̴̛⁎)

还有上次期待下的 @T是男孩子 

如果有错字,一定要告诉我!我是错字怪。

做饭的熊

今天心情好

给自己加10分

现在60!

今天心情好

给自己加10分

现在60!


摄影师考拉

末伏已末,理光GR,路边随拍

末伏已末,理光GR,路边随拍

蓝墨忘羲(蓝浅缘)
这位公子真是星目剑眉啊!你不觉...

这位公子真是星目剑眉啊!
你不觉得……他眼中的星……已经落了吗……

这位公子真是星目剑眉啊!
你不觉得……他眼中的星……已经落了吗……

让梦想纵横

每次出门只带一支定焦镜头,

尝试各种光线和光圈的关系,

这次来西湖,只带了佳能85mm/f1.8定焦镜头,明明广角也有好的视角,但我只能拍85焦段。


定焦的局限能迫使初学者必须来回走动、激发想象空间,每次只专注一件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迷恋定焦。


拍了半小时就来了一阵大雨,于是补拍了最后两张带雨露的。

每次出门只带一支定焦镜头,

尝试各种光线和光圈的关系,

这次来西湖,只带了佳能85mm/f1.8定焦镜头,明明广角也有好的视角,但我只能拍85焦段。


定焦的局限能迫使初学者必须来回走动、激发想象空间,每次只专注一件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迷恋定焦。


拍了半小时就来了一阵大雨,于是补拍了最后两张带雨露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