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杭州

2.1亿浏览    31.6万参与
箬菡球球

《巍巍一笑最倾城》【生子预警】

06

   “老赵,你是疯了吗?”祝红拿起桌子上装着早点的盒子,空的,空的,都是空的。

    “不就吃你两个包子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话音刚落,又剥了一个茶叶蛋咬了一口。

   “你吃了三个人的早餐,饿死鬼附身了?嗳?沈巍虐待你不给你饭吃了”祝红坐在人身边笑呵呵的开口问到。

    “去去去,瞎说什么!”赵云澜揉了揉肚子一脸满足。

     林静和祝红面面相觑,要是说偶尔胃口大开还说得过去,天天胃口都这么好那就说不过去了。

 ...

06

   “老赵,你是疯了吗?”祝红拿起桌子上装着早点的盒子,空的,空的,都是空的。

    “不就吃你两个包子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话音刚落,又剥了一个茶叶蛋咬了一口。

   “你吃了三个人的早餐,饿死鬼附身了?嗳?沈巍虐待你不给你饭吃了”祝红坐在人身边笑呵呵的开口问到。

    “去去去,瞎说什么!”赵云澜揉了揉肚子一脸满足。

     林静和祝红面面相觑,要是说偶尔胃口大开还说得过去,天天胃口都这么好那就说不过去了。

     “你不会怀孕了吧!”林静冒天的说了一句,整个特调处都安静了下来,目光通通望着赵云澜。

     赵云澜看着几个人奇怪的脸色,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我靠,老子一爷们,扯什么呢?”

    “老赵,我觉得你还是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让沈巍给你看看是不是给饿死鬼投胎了”

   “祝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老子好歹也是镇魂令主,能给饿死鬼投胎,你想什么呢!”

   吵吵闹闹,特调处突然出现了楚恕之的身影。

    “呦!老楚回来了,怎么样?还顺利吗”赵云澜走到人身边想要拍拍人的肩,却被人躲了过去“嘿!你”

    “楚哥,早餐都没了,这里还有两个粽子要不你垫垫?”郭长城将手里剥好的粽子给人递了过去。

   突然楚恕之扬起手就拍了过去,停在人头顶轻轻打了一下“你小子是不是缺心眼儿?”

    “哈哈哈哈哈哈,小郭,你给一个僵尸吃粽子?真有你的”林静笑的前仰后翻,突然一个粽子迎面飞了过去,随后便听到楚恕之暴怒的声音。

    “笑什么笑,搞你的破实验去”

    “嗯?这粽子口感好,小郭,明天再带两个过来”

   “好”

    “楚哥,对不起,我……”

   “干活吧!”

    祝红笑了笑坐在自己座位上,却发现赵云澜坐在沙发上想被人勾了魂一样“老赵?老赵?赵云澜?”

    祝红的一声惊呼惊到了众人,纷纷走到了赵云澜身边,赵云澜脸上出现的气息楚恕之再熟悉不过,那是濒临死亡的灰暗气息。

   “赵云澜?赵云澜?”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赵云澜脸上的死气便消失的不见回复了正常“怎么了?都围着我干嘛”

   “赵处,刚刚你……”本就胆小的郭长城此时更是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赵云澜,你和斩魂使本就是人鬼殊途,若是长久下去怕是”

   赵云澜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缓缓开口“今天的事情你们就当没有看到,不准说出去”

   “老赵,你不要命了”大庆突然炸毛恨不得上前挠上人两爪子,只能站在原地龇牙咧嘴。

    “沈巍找了我几千年,哪怕此时只能活几年,几个月我也认了”

    “赵云澜,你简直,没救了”祝红红了眼眶,跺脚走到了自己座位上拿着笔筒出气。

   事情谁都没有提,一如往常的上下班,就在赵云澜吃第三碗米饭的时候被沈巍给组织了。

    “我还没吃饱呢!媳妇儿,你可不能不给饭吃”

    “怕你吃多了积食,要不然吃些水果吧”沈巍硬是把人手里的碗夺了下来,随后便听到了大庆的咆哮。

    “啊啊啊啊!赵云澜,你这个禽兽,连我的小鱼干都不放过”突然一个黑色的圆球跳到了桌子上冲着赵云澜龇牙咧嘴。
 
    “沈教授,你赶紧给看看他是不是给饿死鬼投胎了”

    对于赵云澜食量增加沈巍起初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全当人工作太累了,可一连数月都是如此,未免太过奇怪。

   没等人反应过来就被沈巍一把拉起。

    “干嘛去呀”

    “去医院”

    “嗳嗳嗳!我又没病,去什么医院”无论赵云澜再怎么嚷结果还是被拖进了医院。

   医生再三检查一脸的不可置信,将一张单子递给二人“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人很难接受,但是事实如此,胎儿已经45天了”

   “什么玩意儿?胎儿?45天?”赵云澜当场就炸毛了“是不是检查报告拿错了”

    “云澜,你先冷静点”

    赵云澜有些苦笑不得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是,我一个男人怀孕了?”

  沈巍将手掌轻轻覆在人小腹上,眼睛慢慢睁大,喜悦纠结的眼神儿让赵云澜心里不是滋味,只听到沈巍缓缓开口“我感受到他了”

    赵云澜楞了两秒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回家”

    “阿澜,虽然我不知为何如此,可是我很高兴,我有你,有家,还有孩子”

    赵云澜顺势将人揽在怀里使劲揉了揉“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我很开心,这是我们爱的结晶,无论将来如何我一定会保护好孩子”

   沈巍收紧了胳膊趴在人脖颈闻着人身上散发的淡淡烟草气息“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

    “我的小巍是谁,那可是斩魂使,有你在,谁不要命的敢欺负我们爷俩”

    “媳妇儿,你喜欢闺女还是喜欢儿子?”

    “都喜欢”

    “媳妇儿,你说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呢?”

    “听你的”

    “昆仑君和斩魂使的孩子,啧啧啧!肯定非同凡响”

   一路上赵云澜叽叽喳喳的,倒是将二人心里的小疑问打的七零八落。

    “什么人鬼殊途,什么不合规矩,什么不容于世,我赵云澜的命自己做主”赵云澜话音刚落,手中的纸被燃烧的一干二净。

   “阿澜,吃饭了”

  “来了”

   

何欢

天命4

阅读体私设,伪战陨预警

没错,过渡写不下去我忍无可忍跳剧情了

日常不想写,摔笔

谁说我不填了,我填的😂!!!我只是卡了很久……前面太拖了,这里开始砍砍砍

我相信你们看这个的都知道我是拖更专业户

@半折荒唐戏

一一一一一

云曲梦泽的水贯通天城,江晚吟有意送他们远离烟波,就顺水推舟地让他们飘洋去了荒唐祠。

其实那只不过是一所古旧的月老庙,听闻初任司命仙君在任之际游览至此,哈哈大笑,提笔荒唐,就有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诨名。江湖上其埋葬姻缘的话本至此广为流传。

“魏婴,这边。”

蓝忘机按着腰侧剑柄,拉住魏无羡的衣袖。

月老庙是一座异常破烂的小庙,雕花梁柱瘫在地上赫然就是一副简陋蜗居。所谓姻缘古木也没有个影子,一片狼藉中...

阅读体私设,伪战陨预警

没错,过渡写不下去我忍无可忍跳剧情了

日常不想写,摔笔

谁说我不填了,我填的😂!!!我只是卡了很久……前面太拖了,这里开始砍砍砍

我相信你们看这个的都知道我是拖更专业户

@半折荒唐戏

一一一一一

云曲梦泽的水贯通天城,江晚吟有意送他们远离烟波,就顺水推舟地让他们飘洋去了荒唐祠。

其实那只不过是一所古旧的月老庙,听闻初任司命仙君在任之际游览至此,哈哈大笑,提笔荒唐,就有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诨名。江湖上其埋葬姻缘的话本至此广为流传。

“魏婴,这边。”

蓝忘机按着腰侧剑柄,拉住魏无羡的衣袖。

月老庙是一座异常破烂的小庙,雕花梁柱瘫在地上赫然就是一副简陋蜗居。所谓姻缘古木也没有个影子,一片狼藉中只看得出一方供台和一间将塌未塌的破屋。

供台上供的不知何方神圣,面目不清,苔痕满身,多年未曾祭拜,台前只放了一盏熄了火的灯盏。

魏无羡提着衣摆向破屋行去,瞥了那人像一眼。

有点面熟,说不上在哪儿见过,不过穿着上披麻戴孝的程度倒是和蓝家有的一拼。

蓝忘机阻止了魏无羡提出的先行,道:“你不曾佩剑。”

魏无羡哭笑不得,他这一路上听了不知多少遍,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你要如何?”

蓝忘机特别淡漠地让他闭了双眼,在他身上施了一个咒术。

他先行到了破败的小木屋,挑起了破碎的布帘。

破屋的确和想象的没什么两样,如出一辙的破败,和传说中月老住处的富丽堂皇大相径庭。

魏无羡彻底无语了,推门而入。

屋子里一片狼藉,大团大团的红线就和毛线团一样杂乱不堪,遍地都是。

这些红线的两端连着一些木签子,大多数都像那些粗制滥造的牌子,有些甚至起了裂纹。

还有一些木签则是被摆在桌子上,乱成一团,生辰八字却像是被刻意摆放过一样,有迹可循。

大概就是在木屋的一个角落,红线淹没了一个白发的人。

蓝忘机拉住向前探望的魏无羡,剑出鞘三寸:“何人在此?”

无人回话。

红线自朽梁上垂下,贴着被蛀咬的黑沉,吊出那一抹暗色的红,在屋中泣血。不得不说,纵然是一篇狼藉,这些红线的摆放却是如此瘆人……就好像下一秒就能够在一片混乱中蹿出一抹红,勾上你的颈项,见血封喉。

他默了默,眉尖略沉,迈了过去。

一步,两步……

蓝忘机停在白发人身前,提起避尘。

剑柄挑开根根红线,撩起一丝白发。

一片暗红中瞪出一双青蓝色的眼瞳。年龄让他的眼袋发灰发暗,白色的长眉绕着错综复杂的红线,面目阴霾,身为将死之躯。

蓝忘机正要回撤,就被突然上涌的白发卷住剑柄,动弹不得。

一根红线刺入了他的掌心。

他想要避开,却无从可避,血珠从掌心滴落,滴答一点点在地上。

他眼前一黑。

目前是黑漆一片,眸中是一派清明。

黑暗中,有什么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然后越来越响。

他试图说什么,轻启唇却听见一声琴音,继而消匿。

悦耳,清脆,略有些悲沉,颇为熟悉。

蓝忘机睁开眼,于幻境中忽然能看的清了。

他身着烟色古服,游离于地面,漂浮在一架琴上。

抬眼,是一名蓝氏宗主,眉眼温润。

再看,那宗主身畔立着一名高挑的男人,墨发披肩,一席白衣。

蓝氏宗主也许是刚还俗,青丝尚短,只是搭在肩上。他微笑问道:“司命,你看我这琴,灵性如何?音色如何?”

司命笑道:“甚好。琴音并不跳脱,清脆,乃是中上之姿,我喜欢。其名为何?”

蓝氏宗主微笑:“其名忘机,取自古乐机止,坐忘。若是魏兄喜欢,我蓝家也并不缺器乐,拿去便是。”

蓝忘机只见木琴被司命轻拨一下,顿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按揉,吓得他封不住唇,一声弦音自口中脱出,清脆悦耳。

差点没吓死蓝忘机。

“蓝湛?”魏无羡见他不动,上前几步,被那白发老人吓了一跳。

白发老人挤弄着他被眼皮层叠的眼珠,恶狠狠地瞪着魏无羡。

魏无羡无奈,心道,这眼神,杀父之仇也不为过吧……

“你是何人?”

老人盯着魏无羡,枯柴般的手像是要把魏无羡撕开,但还是没有动弹,干涸的眼中是没有波澜的洋。

“老朽月老……给司命大人请安了……”他短小的身体从红线中探出,蜷身鞠了个躬。木头拐杖上丝丝缕缕地绕着红线,钻入泥地中牵向不知何处。

魏无羡没有动,他看向蓝忘机的眼眸。

一片浑浊。

“你对他做了什么?”

月老拄着朽木拐细纹抽动:“没做什么,把红线还给他而已,大人没听说过什么叫红线入体吧。”

红线缘得近,牵动相思。

“它并非有害之物,只不过会让他想起一件事而已。”

魏无羡:“什么?”

月老阴笑,道:“你不知道啊?”

“司命仙君看来还没有授礼,是老夫错怪了,那术法一刻即解,老身便退下了。”

那个月老拄着朽木拐怪笑着离去,一晃神,又不知匿在了什么角落。

也不知道那月老是不是阎君手底下的人,虽然看起来不像。乍一眼看去更像是一个作古多年,怨念深重的冤魂,白发遍地拖出一条银河。

蓝忘机很快醒了过来,然后就被扑到眼前的魏无羡吓了一跳。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放大的瞳孔,上手就是扒拉他的眼皮,捏对方的人中。

玉白的指节好整以暇地撩拨着细长的眼睫,手掌贴着他的脸又按又揉……哪有这样的?!

蓝忘机感受着电击一样的酥麻,心口一窒,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对方不同于方才的木讷,魏无羡不轻不重地给了他一个脑瓜蹦,好笑道:“嘿,你刚才是被何方妖魔附体了?魂不守舍的,我还以为你是被夺舍了,要和那老头子干架呢!”

他郑重其事地握住蓝忘机的手,又给他好好做了个检查:“怎么样,你应该没事吧,有事的话我去找那老东西算账!”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嬉皮笑脸的,忽然回想起那个身材高挑,言语轻浮的男人,半天没说话。

魏无羡的话匣子却是停不下来:“方才那老人自言是传闻中的月老,说是还你一根红线……话说,你刚才脸色不对,那老头儿是不是让你作了个春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眉尖上扬,怨念地看着魏无羡,咬牙切齿。

“不知羞耻!!!”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席玄衣跟着一身白衣,更往祠中。

一条条小路红绳盘绕,银丝到处都是。也不知月老那一头银发是怎么长的,延了整个祠堂都绰绰有余。

小屋的尽头开着一扇木门,往下行去,是一个密室。

黢黑的室内点着鲛人烛,红油烛泪从壁上滚落。

炽热流淌在地上,惊起一片金红飞溅,尔后又凝作一处,渐渐消迩。

这一处原是真正的月老殿,姻缘签按生辰八字排位悬挂,隔出中间阴森的金银相思道。

眼白色的发丝盘卷着一点点金红,欢欣雀跃着一片吉色小点,不知从何而起。

魏无羡没有冒进,行至道路一侧摸开了一处白发未有浸染的黑土。

他轻而易举地撬开了木板,露出了腐朽岁月下的静谧。

一张姣好的人面。

蓝忘机皱眉。

“那是上一任月老……”

他们身后忽然跳出了一豆灯火。

月老青蓝色的眼瞳正映在红烛后。

他从霉烂的角落站起来,露出佝偻的背部。

暗红色的牵丝袍流在地上,没入黑暗。

“上一任?”

魏无羡举起鲛人烛,照亮了一方岩壁。

老人颤巍巍地给蓝忘机点了一豆灯,驱散了金红色的飞萤。

他扶着两壁古老的字刻,粗糙的肌肤摩着繁复的古体字,叹道:“是啊,上一任。”

“每一任月老都埋骨于此,以供养姻缘木。天界神君五百世换代,入世轮回,那是多少年前你们仓夷山第一任司命仙君入魔后定的规矩,无人能破……怎么,你这司命仙君还不知道这个?”

魏无羡恭敬作揖:“仓夷山乃是古战场,埋骨众多,我走遍山林,也是真没看见过几个立碑的。”

月老怪笑一声,一口浊气熄了鲛人烛。

蓝忘机觉得不对,向前作揖:“前辈,敢问地府到来,您能如何自全?”

月老斜睨他一眼,嗤道:“自全?自什么全?我可不像司命,有那么大把的岁月挥霍,还能和那个老不死斗……我老了,注定今年便是我的大限,身后就要永远在这个地方守着凡尘,看着姻缘错会。”

魏无羡看着他青蓝色的瞳孔,忽然开口:“你认命?”

月老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沧桑狠历,他轻启白唇。

“你何不问你自己?”

“你能吗?你行吗?你成年了么?你的仙器呢?你懂什么??”

月老冷哼:“等到你们找到自己的身世,再来和我说这个诉求吧!”

木门轰然大开,几道银丝扑搠而来,卷了二人去外。

“二位大人,请吧。”


夕阳西斜,红烛照晚。

魏无羡不耐烦地踢起一颗石子:“蓝湛,那个老头儿怎么这样,如果我们几个不联手,我不信他能有在地府手下活下来的机会!谁知道阎君会不会踏到这里来,”

蓝忘机淡然地看着远方点星处运起的黑沉,道:“来了。”

随着高空最后一点星云熄灭,大批军士携着阴霾呼啸而来。

鬼将,只能在暗夜中行军,始终是那种所谓见光死。不过,要是天真的黑了,那就只有被光触碰到的地方会消散,死一个和闹着玩儿似的。

每一只鬼都会例行使命,签下生死状,得到阎君的一个许诺,然后就彻底成为了地府的死士,走狗。

魏无羡难得的沉默了。

死士们和黑骑一样,戴着鬼面,乘着飘飘幽幽燃着鬼火的骨马,凌空而来。

坐骑的正脸有两个窝进去的黑洞,看起来怪瘆人的……

领头的那人一身灼目的炎阳烈焰服,鬼面下隐约可见那令人嫌恶的嘴脸。

温旭。

魏无羡很早就听说过这位大公子招惹蓬莱的事迹,那可是一传十,十传百,人人皆知。

蓬莱有禁制,而这位感觉头上有包的公子半夜上门做不速之客,威胁看门的门生要草药。言语粗鄙还话特别多,一刻不到就惹来了冰山蓝二。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温旭看着眼前警惕的二人,嗤笑一声,道:“啧,二位就是那次的漏网之鱼吧,别有收获啊……”

旁边跟着一脸臭脾气的温晁:“老哥,你别和他们吵,把那屋内的月老绑缚出来!我可以考虑让我父王饶你一命!!”

魏无羡冷笑一声,咬破了自己的指尖。

血气弥散,众阴兵蠢蠢欲动。

他慢条斯理地插着腰,凌空画着血迹。

“天界,什么时候能够称王了?”

魏无羡呵呵笑着,最后一笔勾完,懒得理对面一片惊疑,一掌将阵法推出。

他魏无羡就是个马虎大王,所以他学的向来很杂。

他能提剑,能拿刀,能布阵

只要能学什么都学。

方才那个阵法就是著名的向晚阵。由滴血为引,可以燃起数点金光,如星光般耀眼,绚烂夺目。

真不知道创始这种花里胡哨阵法的第一任司命究竟是什么品种的沙雕,居然还创这种让人无语的阵法。

不过,对付鬼将还是难得的有点作用的。

蓝忘机拔出避尘,看着那一个个星点飘来飘去,一点点消抹,略略挑眉。

他在一群星点招架不止那一只只鬼将时,终是叹了口气,挡在魏无羡身前,银光一剑斩下。

“太慢。”

魏无羡撅噘嘴:“那怎样才叫快?”

蓝忘机眉宇微沉,肃然一剑刺穿了五员鬼将。

魏无羡装腔作势地在那里拍手鼓劲儿:“含光君好棒,好厉害,真快。”

蓝忘机:“……”

那厢,温旭见鬼将没能损他分毫,冷哼一声。

他沉默着取出一把玄铁弓,搭上了一支离欢箭。

蓝忘机即刻把魏无羡一推,险险避开了箭矢冲荡。

魏无羡从地上弹起,咳道:“箭羽带着灵流,刻纹看着像是有损魂灵的东西,蓝湛小心点。”

蓝忘机挥剑一劈,淡然回应:“原话奉还。”

魏无羡说真的不用做什么,他剑不记得落哪里去了,现在除了那沙雕阵法别的也不能施屠戮类型的阵法,让他特别心塞。

本来呢,他还可以把死士的兵器捡过来用,但很不幸的是,这些死人的兵器都是陪葬品,但凡主人魂销,事主之兵也会随之消洱。

总之,特别操蛋。

嗖的破空声袭来,一把剑漏过了蓝忘机的死防,射向魏无羡面门。

“魏婴!!”

一点金红悠悠地停在了魏无羡的鼻头,展了展翅。

那把剑就被那只金红的萤拦住了。

颤抖的剑身挣扎着,呼啸着,最终只剩一声呜咽。

半空,红光大作。

那白衣老人不怀好意地笑着,点了点一只金红萤的翅。

亮亮的红光汹涌向鬼将黑骑。

温晁被那闪着火光的虫子蛰了一下,随即大叫:“情丝蛊!!!啊!!!!!你,你缘何成了一个男人??!”

月老淡漠地摩挲着木头手杖。

他没有回答问话,只是堪堪露了脸,就兀自又回了原来的地方。

魏无羡都奇怪:“他都出来了怎么还不施咒?!”

他都想骂此人脑子有病了!!!!

蓝忘机已经砍了温旭两刀了,和他斗得酣畅淋漓,挽了个剑花,直奔要害。

温旭被他捅了一刀,眼珠都快翻没了,一口血沫咳出。

居然握着蓝忘机的剑柄,凌空搭了个气流弓。

离欢箭瞬息就架在了弓上,只听温旭呜咽道。

“点睛。”

蓝忘机还没反应过来,那箭羽已射了出去,他觉得他心跳要停了。

他下意识地大喊魏无羡,可是那箭羽太近了,近到不可挽救。那种灵箭但凡被加了咒术就没法停下来,非得射到一个活物的魂灵不可。

蓝忘机忽然想起了什么,念了一声。

魏无羡本还在应付另一方的敌人,被破空而来的箭羽搞的措手不及。

他还没等想着避开,身上就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层淡色的雾气。

朦朦胧胧,而那支箭竟是直直地射了过来,然后不知被白色的雾气送到哪里去了。

这咒术是蓝忘机施的。

那灵箭自然也是中在蓝忘机身上。

他没有感受到任何体肤之痛,却莫名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被那一箭激的狂躁震荡,硬生生轰的蓝忘机咳出了血。

“蓝湛?蓝湛!!”

魏无羡飞奔而来,抱住蓝忘机把他平放在地上,恨不得戳死他。

“你施这种咒术也不和我说一声,你是有病嘛?!我用得着你操心?!!!”

白衣少年苍白的脸上眼睫微颤,好似经历了一场大病。

魏无羡这就要去探他的内伤,手腕冷不防被蓝忘机握住了。

少年意识并不清晰,连眉头都皱不起来了,断断续续地出了个气音儿,搞得魏无羡特别焦躁。

他俯下身去听。

蓝忘机被那一箭击的切切实实,元神都不清明了,细细碎碎的声音根本听不出来他到底在说什么。

“蓝湛?”魏无羡看他这幅病弱模样感觉自己都要被急疯了。

蓝忘机微微眯眼,他意识很是模糊,一会儿映像里呈现的是他不认识的人,一会儿又是眼前的魏无羡。

仙魔交战,过犹不及。

“我……”

一片冰凉轻贴魏无羡的嘴角。

像是讨好,像是安抚,又感觉是沧桑后的决绝。

其实有的时候人的直觉真的很准,如果不是在现在的情况下,魏无羡毫不怀疑蓝忘机是记起了什么前世前前世,但是现在……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灌满了他的鼻腔。

比起现在被轻薄的震惊,他更震惊的是蓝忘机他居然……

灵肉不合,本能排斥。

冰凉的触感只维持了一瞬,即刻蓝忘机的脑袋就蔫蔫地耷拉了,又磕回地上。

魏无羡急忙去号他的脉,心口一窒。

“蓝……蓝湛?”

“蓝湛!!!!!”

灵肉排斥的这他妈居然魂灵出窍了!!


二宫和也一抬腿

“饭圈女孩”搞得我对德云社生理厌恶了

“饭圈女孩”搞得我对德云社生理厌恶了


未若

四月份在学校拍的,不知道是不是梨花

四月份在学校拍的,不知道是不是梨花

蓝墨忘羲

洛冰河你当沈九亲妈粉不存在是吧!?番外篇(沈清清的自述1)

  在下面叫沈清清,是沈家的四小姐。由于沈家这一辈只有我一个女孩子,所以说我上面的四个哥哥都很宠我,尤其是我的三哥——沈垣。

  原本以为这样安定的生活可以一直下去,可没想到的是,在我三哥读大二的时候,由于误食了过期的零食而食物中毒死去了。

   这使我无比的悲痛,因为除了三哥,大哥和二哥都老凶了。

  后来三哥去世五个月后,我迷上了一本书,叫做《狂傲仙魔途》,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讨厌里面的沈九,就算他再渣也总要有个原因吧,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渣吧?反正不知道咋的,我迷上了沈九。那个男主角洛冰河真的特别讨厌!还收集后宫,玩弄女性,真是讨厌死了!

 ...

  在下面叫沈清清,是沈家的四小姐。由于沈家这一辈只有我一个女孩子,所以说我上面的四个哥哥都很宠我,尤其是我的三哥——沈垣。

  原本以为这样安定的生活可以一直下去,可没想到的是,在我三哥读大二的时候,由于误食了过期的零食而食物中毒死去了。

   这使我无比的悲痛,因为除了三哥,大哥和二哥都老凶了。

  后来三哥去世五个月后,我迷上了一本书,叫做《狂傲仙魔途》,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讨厌里面的沈九,就算他再渣也总要有个原因吧,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渣吧?反正不知道咋的,我迷上了沈九。那个男主角洛冰河真的特别讨厌!还收集后宫,玩弄女性,真是讨厌死了!

  然鹅,这本书,我才刚看了几页,我就后悔了:尼玛,这根本就是小学生写的,爽文啊!什么向天打飞机,文笔烂的一批,我不及格写的论文也要比他的小说写得好!但是我抱着万一他以后写文的文笔会好一点呢的想法看了下去。然鹅,我看了大概一百章之后我发现……我去你妈的文笔好一点!小学生都比这个写得好!

  但是这本书是我花私房钱看的,所以哭着也要看完!

  也许我在生活中就是那种算是比较不合群的女孩子,所以我特别喜欢沈九。洛冰河成为魔尊后,沈九遭遇的悲惨经历和花私房钱看连小学生文笔都不如的爽文,我终于忍不住了,我看了向天打飞机的文章目录,嗯,已经完结了。

  于是,我叫人黑了向天打飞机的账号。

  后来我在骂向天打飞机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我后脑勺拍了一巴掌!

  谁!?谁拍我的?!给老子滚出来!我大哥二哥和我爸妈都没有打过我!

  然而我连这句话都还没说出来就已经眼前一黑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我前面站着一个穿黑衣服的……古装人物。我看那衣服质量好像挺好,挺值钱的,我可以把他衣服扒下来卖了赚私房钱吗?

  然鹅,当我知道他身份之后,我恨不得他连他的皮都扒下来卖了。

  这人是洛冰河!

  还是已经成为魔尊时期的洛冰河!打不过啊!

  但是为了救我的梦中男神沈九,我扮白莲花留了下来!小九!姐姐来了~~~


zcf19871025
今天的天象很奇怪

今天的天象很奇怪

今天的天象很奇怪

卤蛋不加咸

《地咕笼咚》7(完结)
前文进主页看,点开图片第二张附了一张我原本的大纲,看得出来我改了很多,阅读愉快!!

《地咕笼咚》7(完结)
前文进主页看,点开图片第二张附了一张我原本的大纲,看得出来我改了很多,阅读愉快!!

头发超多的泡面
皮皇奈成功溜了五台机✨👀

皮皇奈成功溜了五台机✨👀

皮皇奈成功溜了五台机✨👀

何欢
啊,画渣的卑微这一次居然连眼睛...

啊,画渣的卑微
这一次居然连眼睛都抠不出来了
强颜欢笑

啊,画渣的卑微
这一次居然连眼睛都抠不出来了
强颜欢笑

扶桑古木

它们排除的废气在整座房中弥漫,就像一个被判腐烂而死的天使在扑腾翅膀。

                                             ...

它们排除的废气在整座房中弥漫,就像一个被判腐烂而死的天使在扑腾翅膀。

                                                                           ——《霍乱时期的爱情》


Blood Marry

我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我的cp做了个手书,剪辑,meme等后对家又出现相同的...小破站泥垢了...

我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我的cp做了个手书,剪辑,meme等后对家又出现相同的...小破站泥垢了...

心地善良的叶不羞\(o_O)/

Q:带未成年没身份证的小屁孩出门需要注意什么?

【动车】

1.动车票如果是网上订购的,直接选择寄到家最方便,不要心疼邮寄费,不然会更花钱花精力,几百几千几小时那种;

2.如果选择自己去取票,社保卡是无法在自动取票机取票的,一定要去人工取票窗口;

3.人工取票窗口7:30才开门,取票之前需要到公安制证(人工)窗口办理临时身份证明,这个窗口很早就开了,办理时需要儿童有效证件如社保卡以及同行成人(不知道是不是一定要亲人)的身份证,当天办当天用;

4.自动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的机器机没有办过身份证等有效证件的人无法使用,不要在那儿浪费时间;

5.人工窗口排队都挺长的,不过如果你很赶可以在征询他人意见后插队,一般都会答应的,如果来不及了趁早退票...

【动车】

1.动车票如果是网上订购的,直接选择寄到家最方便,不要心疼邮寄费,不然会更花钱花精力,几百几千几小时那种;

2.如果选择自己去取票,社保卡是无法在自动取票机取票的,一定要去人工取票窗口;

3.人工取票窗口7:30才开门,取票之前需要到公安制证(人工)窗口办理临时身份证明,这个窗口很早就开了,办理时需要儿童有效证件如社保卡以及同行成人(不知道是不是一定要亲人)的身份证,当天办当天用;

4.自动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的机器机没有办过身份证等有效证件的人无法使用,不要在那儿浪费时间;

5.人工窗口排队都挺长的,不过如果你很赶可以在征询他人意见后插队,一般都会答应的,如果来不及了趁早退票(出发前20分钟)或者改签,万一有票呢;

6.列车出发之后就不能退票只能改签,改签后无法再次改签以及退票,所以如果没有合适的车次,只能选择改签最便宜的车次然后给火车站和无座票的人做慈善积德;

7.改签车票不能改签其他目的地。

【飞机】

1.飞机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的自动机器同动车;

2.人工办理窗口很空,基本没多少人,填张表就成,网上说需要携带户口本,但是并没有用上,直接就办了,但最好还是带上;

3.必备是两张儿童近期一寸照,没带机场可以现拍,萧山机场是35块钱一次;

4.在机场派出所盖章的时候,警察会问一些基础问题比如父母姓名以及生日,最好让小孩儿背下来,不然你就假装不知道这个流程帮他回答,被骂几率不晓得大不大,反正我没被骂;

5.全套流程下来大概十分钟不到。

【汽车】

1.现场购票带现金社保卡或者户口本啥的,人工窗口办理over

【景区】

1.网上购买半价门票只需要填一个人的身份,拿完票可以直接进去,现场买票要看一下大人身份证还有小孩儿,但是要注意有些景区需要提前预约,不然就白去了。

ps.但是说实话现在好像新生婴儿都能办身份证…

無邪

超开心的一天——!
杭州的云真的好好看啊

超开心的一天——!
杭州的云真的好好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