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杭州

1.2亿浏览    30.1万参与
路過的修卡戰鬪員
A Tale of Two C...

A Tale of Two Cities


两座城

两年零两个月


A Tale of Two Cities


两座城

两年零两个月


☾ ❀ sђiηє ❀ ☽

老徐



18.12.30。❄️ 

南山路 

老徐




18.12.30。❄️ 

南山路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每次登陆都能收到几十条这样的提...

每次登陆都能收到几十条这样的提醒。

与客服沟通无果。

lofter不想再用。

若有缘更新

请移步围脖:汪拾叁是女侠

微信公众号搜索:汪拾叁


拜拜了您呐。

每次登陆都能收到几十条这样的提醒。

与客服沟通无果。

lofter不想再用。

若有缘更新

请移步围脖:汪拾叁是女侠

微信公众号搜索:汪拾叁


拜拜了您呐。

凯夫人

魔道祖师—长欢(澄澜)

“手里拿的什么?”蓝湛严肃的质问道。蓝澜被蓝湛吓得够呛,哆哆嗦嗦的回答道:“没……没有什么呀。”蓝湛死死盯着蓝澜:“把手伸出来。”蓝澜伸出一只手,把兔子藏在另一只手上。“另一只!”蓝澜又把兔子倒换了手,伸出另一只手。“哼!”蓝湛箭步上前,抓住蓝澜正拿兔子的手。蓝澜心中七上八下的,想着这下死定了!“我,我我我,我在山下杀的!”“没有通行令牌,你怎么下的山!”“我……”“跟我回静室,倒立抄家规!”倒立抄家规?这玩意不会是因为我才发明的吧!蓝澜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蓝涣:“大哥,救我~呜呜呜呜~”而蓝曦臣只是对她微笑着,任由蓝湛把她带回静室。蓝湛和蓝澜走后,蓝涣对旁边看戏的江澄...

“手里拿的什么?”蓝湛严肃的质问道。蓝澜被蓝湛吓得够呛,哆哆嗦嗦的回答道:“没……没有什么呀。”蓝湛死死盯着蓝澜:“把手伸出来。”蓝澜伸出一只手,把兔子藏在另一只手上。“另一只!”蓝澜又把兔子倒换了手,伸出另一只手。“哼!”蓝湛箭步上前,抓住蓝澜正拿兔子的手。蓝澜心中七上八下的,想着这下死定了!“我,我我我,我在山下杀的!”“没有通行令牌,你怎么下的山!”“我……”“跟我回静室,倒立抄家规!”倒立抄家规?这玩意不会是因为我才发明的吧!蓝澜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蓝涣:“大哥,救我~呜呜呜呜~”而蓝曦臣只是对她微笑着,任由蓝湛把她带回静室。蓝湛和蓝澜走后,蓝涣对旁边看戏的江澄、魏无羡、聂怀桑说:“我家小妹不懂事,让三位见笑了。”三人回礼道:“泽芜君(曦臣哥哥)客气了。”“三位,家中还有些事未处理,先走一步。”

待蓝涣走后,魏无羡用胳膊肘戳了戳聂怀桑,问道:“哎,怀桑,刚才那个小姑娘就是世家仙子排名第一的子矜仙子?”“对呀,她呀就是姑苏蓝氏双璧的妹妹,蓝澜,字子矜。”魏无羡用手摸了摸下巴:“怪不得生得如此精致。”“那是当然!不过,有件事倒是奇怪得很。”魏无羡八卦的小眼神看着聂怀桑,旁边的江澄扶额心想他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家伙!聂怀桑打开他的小扇子,说:“我以前见子矜妹妹她都是冷冰冰的,跟含光君想得很。可今天……她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哦?还有这等稀奇的事!江澄,不如你我明晚,潜入这清苑,一探究竟,如何呀?”江澄一个白眼给他,嫌弃道:“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她的院子可是在静室和寒室的后面,要是让蓝曦臣和蓝忘机知道,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江澄~好兄弟~你就跟我去吧~就这一次~”魏无羡好是一番请求,可江澄就是不应他。三人就这样熙熙攘攘的回去了。

静室外,蓝湛扔给了蓝澜一本书和一摞纸。书上写着四个大字“蓝氏家训”!“蓝二哥哥~二哥~汪叽兄~真的要抄吗?”蓝澜牵着蓝湛的袖子撒娇道。见蓝湛不睬她,她又问道:“那就抄十遍好不好~一遍三千条,十遍就是三万,够多的啦,好不好嘛~”蓝湛瞥她一眼说:“五十遍!”蓝澜甩开了蓝湛的袖子,拿起笔道:“别别别!三十就三十,说好了,不许变了。不就是九万遍吗,我抄,我抄还不行吗!”你个死冰山!蓝澜在心里骂道。蓝澜老老实实的倒立在墙上开始抄家规,蓝湛就回了房。大半个时辰后,蓝湛听到外面“咚”的一声,以为蓝澜又在整什麽幺蛾子,便出来查看。只见蓝澜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姿势极为不雅,再看看她抄的家规,这,这都是什么鬼画符啊!蓝湛无奈的摇了摇头,横抱起蓝澜向她的小院去了。路过寒室,刚好碰上正要出门的蓝曦臣,蓝湛抱着蓝澜向蓝涣问候道:“兄长。”蓝涣轻轻抚了一下蓝澜的头发问:“这是?”“睡了,我送她回去。”蓝涣点了点头回道:“恩,去吧。”蓝湛刚走了两步蓝涣又叫住他。“兄长。”蓝涣很是宠溺的看着蓝澜:“忘机,澜儿是女孩子,有些事能迁就就迁就些吧。毕竟,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蓝澜了,也不可能做到以前那祥事无巨细。你明白的吧!”蓝湛一愣,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姑娘,停滞了好一会儿才悠悠开口:“是,我明白。”

————————————————————

作者有话说:深夜来一篇,然后去睡觉觉,祝愿明天考试顺利~(ノ≧∀≦)ノ


梧桐不下雨
@清茗 o(*////▽//...

 @清茗 o(*////▽////*)q


copy《渺渺》清茗

希望我有朝一日也能和大大一样有一双神仙手(˶‾᷄ ⁻̫ ‾᷅˵)


这一本书的小解结都超级好看的!


不过我还不会板绘。。qwq


我会努力开发更多技能【握拳!

 @清茗 o(*////▽////*)q


copy《渺渺》清茗

希望我有朝一日也能和大大一样有一双神仙手(˶‾᷄ ⁻̫ ‾᷅˵)


这一本书的小解结都超级好看的!


不过我还不会板绘。。qwq


我会努力开发更多技能【握拳!

时光亲吻他的悲伤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
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
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
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
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小搪瓷
步入社会第296天~感受过骑小...

步入社会第296天~
感受过骑小电驴上班的寒风,经历了工作上需要自己撑起一个小角落的不易,体验了将近两个月的业主维权~
内心有些地方变得柔软,而有些地方变得坚毅。感恩父母朋友给自己的庇护,还是要过浪漫主义的一生呀~
你好呀,社会

步入社会第296天~
感受过骑小电驴上班的寒风,经历了工作上需要自己撑起一个小角落的不易,体验了将近两个月的业主维权~
内心有些地方变得柔软,而有些地方变得坚毅。感恩父母朋友给自己的庇护,还是要过浪漫主义的一生呀~
你好呀,社会

十方壹念

来杭州你一定不能错过西湖的余晖

来杭州你一定不能错过西湖的余晖

希塔良
啊啊啊啊啊希望莫朗不要抛弃我,...

啊啊啊啊啊
希望莫朗不要抛弃我,我刚买你回来qwq

啊啊啊啊啊
希望莫朗不要抛弃我,我刚买你回来qwq

今天也在咕咕咕的筱烟

无心【五】

“这么说,我是被你们以另一种方式雇佣来帮你们完成那些所谓的小任务?”男孩说话是尾音上挑,语气中满满的嘲讽与挑衅。艾米丽仿佛已经猜到奈布会是这样的反应,当做没听见一样,低头检查着雇佣兵胳膊上的旧伤,奈布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用力收回了自己的胳膊,艾米丽没有防备,拉扯中扯开了一道伤口,暗红的血从中慢慢渗出,紧接着低落到被子上,被单也被染红一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奈布皱了皱眉,“嘶……”了一声,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绷带随意的在伤口上缠了几圈,然后便不再管它了。

艾米丽见状,又气又觉得好笑“你这样处理伤口会感染发炎的,愈合的速度就更慢了,我带来的这些药,是最佳的疗伤药,用了之后你的伤会好很多的。”说完,...

“这么说,我是被你们以另一种方式雇佣来帮你们完成那些所谓的小任务?”男孩说话是尾音上挑,语气中满满的嘲讽与挑衅。艾米丽仿佛已经猜到奈布会是这样的反应,当做没听见一样,低头检查着雇佣兵胳膊上的旧伤,奈布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用力收回了自己的胳膊,艾米丽没有防备,拉扯中扯开了一道伤口,暗红的血从中慢慢渗出,紧接着低落到被子上,被单也被染红一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奈布皱了皱眉,“嘶……”了一声,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绷带随意的在伤口上缠了几圈,然后便不再管它了。

艾米丽见状,又气又觉得好笑“你这样处理伤口会感染发炎的,愈合的速度就更慢了,我带来的这些药,是最佳的疗伤药,用了之后你的伤会好很多的。”说完,便拉过奈布的胳膊,拿起手术钳小心的剪开绷带,露出里面已经不成样子的伤口,用棉花棒清理干净凝结的血块后,把药膏细致的涂抹在伤口上,奈布冷冷地看着她,像似自嘲地说“您说的是呢,这样处理的确不对,不过在战场上,就算有这些药,也得先看看你还有没有机会回去上。”艾米丽上药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手上的工作,奈布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靠在枕头上用另一只手把玩着军刀。

两人一时没再说过话。

艾米丽上完药后,拿了一卷新绷带,把雇佣兵的胳膊裹得严严实实,奈布有些无奈,“再裹我这胳膊就动不了了,怎么给你们干活?”艾米丽这才剪断了绷带,抬头看着那双海一样的眼睛“怎么?肯跟我正常交流了?不再是刚刚那种想把我头拧下来的语气了?”奈布愣了一下,脸色微微有点红,“刚刚……刚刚那是因为我对你还不是很了解,身为雇佣兵,这点警惕性是必备的。”“哦?是吗?”艾米丽眼睛眨了眨“现在,觉得我是好人了?”奈布点了点头,“那这次又是什么原因,让你觉得我是好人?”奈布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最后他给出的答案是——直觉。

艾米丽莫名觉得奈布有点可爱。

刚想接着聊,外面传来了“咚咚”地敲门声,门外传来了少女清脆的声音“艾米丽!艾米丽!我是艾玛!我和塔丽雅姐姐一起想来看看新的“仿生品”!”听到这里艾米丽无奈地走过去准备开门,同时还略带同情地看了奈布一眼,奈布被她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门开了,进来了一个戴着草帽的女孩,浅绿色的大眼睛从进门开始就眨也不眨地盯着奈布看,艾米丽抱歉地看了他一眼,转而告诫女孩,一直看着别人不礼貌。女孩这才把目光从奈布身上收了回来,然后跟艾米丽进行了一段……嗯……眼神暗示?具体内容如下——

你懂我意思吧?我懂你意思。

奈布感觉后背一凉 只见女孩一个键步扑上来,奈布一口老血差点被压喷出来,“艾玛,轻点,奈布他有旧伤!”艾米丽见状急忙说,被唤做艾玛的女孩连忙从奈布身上滑了下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些歉意地看着他“抱歉啊,我…我不知道。”说完有些紧张地看向奈布,奈布见她一脸严肃,不由的“噗嗤”笑出了声,女还见状,眼睛都亮了,朝奈布伸出了手“你好,艾玛·伍滋,08号仿生品。”奈布犹豫了一会,但还是回握住了女孩伸出的手,女孩温暖的体温与自己寒渊似的手格格不入,“你好,奈布·萨贝达,010号仿生品。”艾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了,请多多指教!”“嗯,多多指教。”奈布回答,他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好像一朵向日葵,周身都浸满阳光。

伙伴吗……

“对了,奈布,还有一位要介绍你认识,她是奈布的“指导老师”哦,我刚“复活”时,就是她帮助我适应这里的,塔丽雅姐姐,快过来!”

塔丽雅……

奈布愣了一下,她难道就是艾米丽说的……

“哒…哒…”门口传来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








(›´ω`‹ ) 哦我咕了多久了

Cecilia Andrea

如果放弃了

我对不起任何人 尤其我自己

如果放弃了

我对不起任何人 尤其我自己


玖拾玫瑰
☆动作有参考,是真的懒得勾线/...

☆动作有参考,是真的懒得勾线/暴打

☆羽弥和穆娅组合叫啥?——

☆动作有参考,是真的懒得勾线/暴打

☆羽弥和穆娅组合叫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