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佣

997.6万浏览    57588参与
吃杰佣的挽歌

【杰佣/点文①】禁忌的爱

啊啊,这是挽歌的第一篇点文呢!有点小激动。。。 这时点文哦,是这个小天使的点文@今天的燕然涨粉了吗?没有。这里有一点私设,就是得了花吐症的人死去后会化作花瓣233。。。 补充一下,杰克吐的是黑色曼陀罗,奈布吐的是黑色彼岸花。你问我是刀还是糖?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嘛。 以上都OK的话,咱们开始。  
  阴森的庄园里,漆黑的乌鸦在求生者的头顶洒下一串串诅咒般的悲鸣。带着兜帽的佣兵敏捷的穿梭在废墟间,不时的砸下一块板子,好拉开自己与身后怪物的距离。  
  “艾玛小姐,密码破译完了吗?”奈布闪身躲开身后的利刃,焦急的用右手上的通讯器问在远处破译的艾玛。 “马,马...

啊啊,这是挽歌的第一篇点文呢!有点小激动。。。 这时点文哦,是这个小天使的点文@今天的燕然涨粉了吗?没有。这里有一点私设,就是得了花吐症的人死去后会化作花瓣233。。。 补充一下,杰克吐的是黑色曼陀罗,奈布吐的是黑色彼岸花。你问我是刀还是糖?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嘛。 以上都OK的话,咱们开始。  
  阴森的庄园里,漆黑的乌鸦在求生者的头顶洒下一串串诅咒般的悲鸣。带着兜帽的佣兵敏捷的穿梭在废墟间,不时的砸下一块板子,好拉开自己与身后怪物的距离。  
  “艾玛小姐,密码破译完了吗?”奈布闪身躲开身后的利刃,焦急的用右手上的通讯器问在远处破译的艾玛。 “马,马上就好,请再坚持一下。”艾玛破译好手上的这台,看了一眼剩余密码机的数量,还有一台。  
  “奈布!你还能坚持吗?需不需要我来帮你?”玛尔塔的声音从通讯器中响起,“不用!等会儿破译完成以后,你们直接走!”“那怎么可以!”  
  “不用管我,我刚刚找到了地窖,艾玛你压好机就行了!”奈布咬着牙,又翻进了另一片板区。嗓子好痒,好想咳嗽。   就在奈布愣神的一瞬间,杰克抓住了这个机会,打到了正在交互的奈布。“开!”听到奈布的声音,艾玛慌忙破译完了仅剩一点的密码,代表大门可开启的警铃声响彻了军工厂。  
  凭着大心脏和加速,奈布成功的完成了转点,    “嘶。。。”奈布捂着手臂,看到了背后人的眼睛发出了红光-一刀斩?!  
“玛尔塔你们快走!杰克带了一刀斩!”奈布忍者手臂伤口的疼痛,和杰克在地窖周围周旋。  
  玛尔塔在门口滞留了一下,随即坚定的朝门外走去,他相信奈布可以的。空军-逃生。  
  “奈布哥你真的没问题吗?”“快点走!我快撑不住了!”“这。。。那我先走了,奈布哥你小心一点。。。”艾玛的声音消失了,园丁-逃生。  
  “啊,他们逃生了,”奈布在心底计划着,“我也得快点甩开他了呢。”奈布释放出自己的技能,快速冲到了前面板子的后方,砸了杰克一下。一道黄光闪过,奈布暗叫不好,急忙朝不远处的地窖跑去。  
  “啊啊啊!!!”冰冷的利刃刺破皮肤,奈布被杰克打倒了。奈布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重重的摔进了地窖。   杰克的眼神暗了暗,眼里一片深幽。  
  “皮尔森先生快过来帮忙!奈布哥受伤了”“我的天啊!他怎么伤成这样!?”“艾米莉小姐快救救奈布哥!”在意识模糊之间,奈布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艾米莉的声音。  
  睁开自己的双眼,映入奈布眼帘的是医疗室纯白的天花板,和一边眼睛红红的艾玛。  
  “啊!奈布哥醒了!艾米莉!奈布哥醒了!”看到悠悠转醒的奈布,艾玛的眼睛又红了:“对不起奈布哥!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好了艾玛,我真的没事。”奈布想挤出一个笑容,但自己实在没力气了。 
  还没事呢,奈布你能活下来都已经是个奇迹了。”艾米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这是怎么了,我没有被规则治疗吗?”奈布疑惑的问艾米莉,“明明之前好好的。” “笨蛋,因为你这次是由倒地的状态逃脱的,而逃脱时你失去了意识,所以你回到现实的时候没有被规则发现,你当时差点就真的流血而死了。”艾米莉整理着艾玛凌乱的头发,轻轻的说。  
  “啊,是吗。。。”奈布垂下眼帘,湖蓝色的眸子里满是不知名的情绪。看着奈布这副模样,艾米莉有些于心不忍:“我和艾玛先出去了,奈布你好好休息吧。。。对了,庄园主允许奈布你修整三天。”“知,知道了。”  
   奈布目送着她们两个的离开,当他确认门已经关紧后,奈布剧烈的咳嗽起来,奈布咳出了带着血丝的黑色花瓣   “这,这是什么。。。”奈布看着手掌中的黑色彼岸花,陷入了恐惧。
(另一边监管者宿舍)
  “裘克君,”美智子手持扇刃,步姿婀娜的走向裘克,“你有看到杰克君吗?”“啊?没有啊,美智子你找那个伪绅士做什么?”裘克漫不经心的擦着自己的电锯,随口问到。  
  “啊,最近感觉杰克君的状态不太好,他的业绩都下降了呢。”美智子合住扇子,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别管他了,美智子下一局不是你吗,快去准备吧。”裘克撇撇嘴,翻了个白眼。  
  “那个伪绅士,会有什么事。。。”裘克撇了一眼杰克的房门,喃喃的说道。  
“咳咳,咳!”杰克狠命的捂着嘴巴,好压制住声音。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杰克紧紧握住的手缓缓松开,从他的手心中飘落下几片黑色曼陀罗花瓣
“呐,艾米莉,你有没有觉得,奈布哥最近不太对劲?”一场游戏过后,艾玛担忧的看着奈布离去的身影,转头问艾米莉,“最近奈布哥的话越来越少了。。。”
  “艾玛说的没错呢,”玛尔塔走过来,把玩着手里的信号枪,“自从上次重伤后,奈布的话就变少了。”  
  “难道是旧伤还没痊愈?”艾米莉皱起眉头,“奈布去哪儿了?我再给他检查一下。”
  “啊?他应该回宿舍了吧。”“那好,艾玛,我们去找他。”  
  “艾米莉!”当艾米莉拿着针管逼近自己时,奈布的内心是拒绝的,“我真的没事!”“有没有事儿检查过再说!”艾米莉黑着脸把奈布按到了地上,“等,等等!啊啊啊!轻点!疼!”求生者宿舍里顿时充满了奈布的惨叫。
“你看看,这伤口又裂开了。”艾米莉谴责着奈布,“我忘记拿酒精了,等等我。”“知道了。。。”  
“伤口裂开不也是你压的。。。”奈布翻了个白眼,看到了一旁的艾玛。   “艾玛!”“什么事奈布哥?”艾玛还没从刚刚奈布的惨叫声中脱离出来,有些呆呆的。“艾玛,你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吐花瓣吗?”奈布有些迟疑的问艾玛。“吐花瓣?得了花吐症呗。”艾玛很轻松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花吐症?”“啊,就是当你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身体里就会生长出与其对应的花朵,如果在一定时间里不与对方接吻,就会死去。。。大概就是这样。”艾玛有些奇怪的看了奈布一眼,“奈布哥,你问这个做什么?”“没,没事,就是有些好奇。”奈布的脸色有些难看。  
  “我回来了。。。奈布你脸色好难看啊?怎么了?”艾米莉看着奈布发白的脸色,有些担心,“没事。。。”  
  “好吧,来,我给你上药。”“知道了。”艾玛看了一眼奈布,总觉得奈布哥不太对劲呢。。。  
  “这是什么?”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片黑色的花瓣,艾玛伸手把地上的花瓣拈了起来,“庄园里什么时候有过黑色的花?这是。。。彼岸花!?”艾玛小声惊呼起来,这里不可能有这种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美智子,”杰克喊住了刚刚结束游戏的美智子,“什么事杰克君?”美智子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像一只狐狸。
“你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吐花瓣吗?”杰克问。“诶?吐花瓣?这个。。。”美智子歪歪头,“妾身似乎听说过,当一个人对一个人的爱到达顶峰,对他的爱会在身体中发芽,化作与她(他)对应的花朵,如若在短时间内不与对方接吻,就会永远消失。”美智子娓娓的诉说着,  
  “是这样吗?我知道了。。。”杰克的目光变得深幽,红色的眸子深不见底。“不过,妾身更想知道,您问这个做什么?”“你没必要知道。”甩下这句话,杰克离开了。   “啧。。。真是冷酷呢。”

  夜深了。   奈布躺在不算舒适的木板床上,歪头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管在什么时候,庄园的月亮是永远明亮的,也算是这个庄园夜晚里唯一的光亮吧。  
“啊~艾玛说,要和心爱之人接吻才可以治愈呢。。。”奈布咳嗽几声,又吐出几片花瓣。奈布握紧了手中的花瓣,他的心爱之人,可是个监管者啊。。。  
“为什么呢?”奈布迷茫的看着手里的花瓣,“为什么偏偏是你啊。。。杰克。。。”  

“心爱之人?”杰克侧身坐在椅子上,看着手里的黑色花瓣,“我的心爱之人。。。可是个求生者呢。。。”
  摊开得手缓缓握紧,手中的花瓣被杰克捻成了粉末,“既然我得不到他。。。那我就彻底毁了他。。。奈布萨贝达。。。”  
   杰克猩红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窗外的乌鸦被惊飞了。  

“越来越严重了呢。。。”奈布咳嗽着,把地上的花瓣收集起来,“彼岸花。。。可是不祥之物呢。”
  奈布吐的花瓣已经积攒了好几袋,奈布只能把他们草草堆积在衣柜里,无处存放。  
“算了,先去参加游戏吧,回头再处理。”奈布看了看衣柜,走出了房门。奈布没有注意到,柜门的螺丝松动了。

  “这局又是在红教堂呢。。。”奈布一边忍受着嘈杂的破译密码的声音,一边环顾着四周。“起雾了?这句是杰克啊。”奈布看着周围朦胧的雾气,又不住的咳嗽了起来。奇怪的是,这次没有花瓣,一片都没有,奈布有些不安。  
   一阵红光闪过,奈布心中警铃大作,杰克居然带了传送!奈布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快跑!离这里越远越好!奈布刚刚跑出几米,杰克就传送过来给了奈布一雾刃。  
  “杰克的气场不对劲。。。他这是怎么了?!”奈布疑惑的看着杰克没有神采的双眼,发觉到了不对劲。
    杰克木然的看了奈布一眼,随后就离开了。  
  杰克在搞什么?奈布吃力的自疗起来,该死的,居然带了崩坏和恶化!“啊啊啊!!!”海伦娜的惨叫声从墓碑区传来,奈布的血液凉了。  
   本以为能拖住一会儿时间,没想到。。。奈布痛苦的闭上眼睛,自责不已。。。    

“杰克!你到底要做什么!”奈布吃力的后退,自己全身的骨头像快要散架了一样。“要杀我就快点杀!啊啊!”冰冷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将奈布拍翻在地,“我要做什么?你看看就知道了。”
  “杰克!你这样会违反规则的!你不怕被。。。呃啊!!!”奈布正想说些什么,杰克突然踩上的脚打断了他的话语。  
  奈布的身体在抽搐,他的脸色苍白,似乎在下一秒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杰克,咳。。。为什么?”奈布看着杰克猩红的双眼,“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啊。。。”  
  “为什么?”杰克忽然笑了,“因为这该死的花吐症!”说着,杰克又咳嗽了起来,奈布的面前散落下几片黑色的花瓣。   
  “花。。。吐症。。。”奈布的眼睛无神的看着杰克,渐渐的笑了,“真巧。。。我也。。。有呢。。。”  
   奈布费力的抓住杰克的手臂,在杰克的唇上留下了轻轻的一吻。。。奈布湖蓝色的双眼慢慢闭上了,再也睁不开了。  
  “不!!!”杰克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化作了花瓣,却无能为力。。。  

“奈布去哪儿了?”艾米莉焦急的在大厅里跑来跑去,“你们有看到奈布吗?”“奈布哥参加游戏还没回来啊?”艾玛看了看游戏名单,“或者已经回宿舍了?”   “我去看看。”艾米莉拉开了奈布的房门,“奈布你在。。。这是什么?!”映入眼眶的是满地的黑色彼岸花瓣。  
  “你们来干什么!”皮尔森气冲冲的挡在门口,“杰克不见了!”裘克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但可以看出来,他很担心杰克。  
  “那是什么?”艾米莉看了看裘克手里的袋子,“唔。。。是花瓣。。。从杰克房间里找到的。。。”
  “啊!”艾玛突然尖叫了起来,“奈布哥昨天问过我花吐症的事情!难道。。。”
  “这么说来,杰克君也问过妾身呢。”美智子摇摇折扇,轻轻的说到。 “我们没找到奈布和杰克。。。”参加游戏的威廉回来了,无奈的摇着头。“我只在红教堂里找到了这个,”特蕾西拿出来两样东西-一把军刀和杰克的面具。“啊,还有满地的黑色花瓣。“是什么花瓣?!”艾玛焦急的问特蕾西,“唔。。。啊,就和地上的还有裘克袋子里的一样。”。。。  

  庄园里多出了一片黑色花海,庄园主曾经试图把它们清除掉,但是不行,他们就像有魔法一样,总会在第二天恢复原样,久而久之,庄园主也不管它们了。
     生长花朵的地方,正巧是埋葬奈布和杰克化作的花瓣的地方。    

  “杰克!”带着帽子的少年欢快的花海边上奔跑,“奈布!你跑的慢一些。”“嘻嘻。。。杰克,你看这花漂不漂亮!”奈布伸手摘了一朵彼岸花,别在了杰克的帽子上。
  “好看好看。。。”杰克笑着点点头,“这花很像你呢。”杰克折下一支曼陀罗,也不甘示弱的别在了奈布的帽子上。“还要参加游戏呢,快走吧。”“好。”
(正文完)

(小剧场)
  “杰克杰克!”奈布蹦蹦跳跳的跑向监管者宿舍,“你个混小子怎么又来了。”裘克看着奈布,撇了撇嘴。“略略略,你管我!擦你的火箭筒吧!”奈布瞪了一眼裘克,跑向了杰克。  
  “杰克杰克!”“什么事小甜心?”杰克合上手里的书,笑着问。“你过来嘛。。。”“好~”  
  关住房门,奈布跨坐在杰克腿上,都起了小嘴:“呐,杰克!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感觉自己不太对劲。”“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杰克紧张起来。  
  “嘻。。。”奈布笑了起来,“我觉得,我最近越来越喜欢你了!”(之后干了个爽)  

(全文完)

再解释一下,前期的奈布和杰克是内测,从裘克擦的是火箭就能看出来,后来写的就是现在有公主抱的杰克233。。。私设红蝶内测的时候就有了233。。。

结尾  @今天的燕然涨粉了吗?没有。 一下这个小可爱

黑色彼岸花话语-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
黑色曼陀罗话语-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所以是刀子是糖从开头就定好惹。。。                        

苏芊羽

天使の翼

*奇特的设定,别介

*严重occ,背景庄园

*可能会BE,别打我

【不是我的错,是设定的错】

*将是一个长篇


好了,正文开始( ̄▽ ̄):

“姓名?”

“奈布·萨贝达。”

“为什么来这里?”

“你无需知道。”

…………

询问人问完问题,便将奈布放了进去。将帽沿往下拉了拉,奈布抬头看着眼前似乎破败了许久的庄园,沉默不语。

为什么来这里……吗?他也不知道呢。但是,既然有人让他来这里,他就一定有必须来这里的理由。奈布漫不经心地四处看着,无意间瞥到了一个面容,一霎时一股电流直冲向他的心脏。这种感觉……

那人像是察觉到了视线,手指轻轻拨弄着刚刚采集到...

*奇特的设定,别介

*严重occ,背景庄园

*可能会BE,别打我

【不是我的错,是设定的错】

*将是一个长篇

 

好了,正文开始( ̄▽ ̄):

“姓名?”

“奈布·萨贝达。”

“为什么来这里?”

“你无需知道。”

…………

询问人问完问题,便将奈布放了进去。将帽沿往下拉了拉,奈布抬头看着眼前似乎破败了许久的庄园,沉默不语。

为什么来这里……吗?他也不知道呢。但是,既然有人让他来这里,他就一定有必须来这里的理由。奈布漫不经心地四处看着,无意间瞥到了一个面容,一霎时一股电流直冲向他的心脏。这种感觉……

那人像是察觉到了视线,手指轻轻拨弄着刚刚采集到手里的玫瑰,递了过去,“我叫杰克,小先生是新来的吧。需要我带你去舍楼吗?”一抹不可思议的红晕悄然爬上奈布的脸颊,他撇过头去,声音不自然,“如果可以的话就麻烦了。”

他大概,对这个叫杰克的人,一见钟情了。

杰克兴趣盎然地盯着奈布,这个人不怕他呢,真有意思。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各自走着,很快就到了舍楼之前。“那么,小先生,后会有期。”杰克冲他轻轻挥了挥手,便离开了。“后会……有期。”直到杰克走远了,奈布才小声地说了一句。

很快就有人出来接他,那名女子自我介绍道,“叫我玛尔塔就行,萨贝达先生,幸会。”说完便伸出一只手,奈布握了握,“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同行。”玛尔塔一身军装,很容易看出来。而玛尔塔却是轻皱眉头,“萨贝达先生,你是为了什么才会来到这里的?”

啊,又是这个问题。奈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如果萨贝达先生并不是为了什么而来的这里,还是快点离开为好。”玛尔塔抛下一句话,就再也没有开口。艾玛看到又有人来了,立刻迎了上去,“大哥哥,你叫什么?我叫艾玛·伍兹。”“奈布·萨贝达。”奈布只用余光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儿,就愣在了原地。因为艾玛是身上,都是伤口,甚至有些还是新的,仍在汨汨地流着血。身后一个男子跑出来,揪住艾玛就往里拉,“伍兹小姐,快跟克利切回去。”

那个自称“克利切”的男子注意到了这边,冲奈布微微点了个头。奈布仍然沉浸在震惊中,玛尔塔叹了口气,“其实这个庄园分为两个阵营,‘监管者’和‘求生者’,如果有人妄图逃出庄园,就会受到惩罚。伍兹小姐身上的上就是这么来的。”“那你为什么叫我逃走?”奈布直勾勾地看着玛尔塔,“不是根本不可能逃出去吗?”“每个人在来庄园的第一夜,都有一个逃走的机会,但是因为庄园主给的诱惑,没有一个人能逃出这里,包括我……”玛尔塔毫不畏惧地对上奈布的视线。

“好吧,我相信你所说的。”奈布冲她点了点头,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监管者阵营——

“裘克,今天来了一个有趣的小家伙呢。”杰克碰了碰裘克的肩。“嘁,能有威廉有趣吗?”裘克不屑地反驳道。

是夜,奈布翻来覆去却依旧睡不着。一闭上眼,眼前就会浮现出杰克的脸。后背还奇痒无比,带着一丝痛楚,直袭向奈布的神经。他实在忍不住,便想轻轻用手挠一挠。谁知手才刚伸出去,就碰到了一点毛茸茸的东西。

这是……什么?

奈布下了床,背对着镜子脱下了衣服,然后眼睛瞪得大大的——在他的背后,蝴蝶骨的位置上,冒出来了两个小小的白色的尖尖角,似乎还有羽毛……

 

未完待续……

至于这是什么症【猜到也别说出来】

我就下篇文章一起公布啦(^U^)ノ~

应该会有三章的样子QAQ

啊,又忘记写《who are you?》的番外篇了、

《Memories》的后续会有的,要一点时间。

棠花如梦
从来不会描线的人第一次尝试描线...

从来不会描线的人第一次尝试描线。。。。。

从来不会描线的人第一次尝试描线。。。。。

米字旗🎏(集训ing)

是和 @老爷爷烟花-咳咳發哥 合作的七夕条漫!(。
前2p是我 后面全都是發哥👏
心有七夕 天天七夕
是飞鸟症🐦

發哥大粗长 讲究  我全程划水(森莫。
给發哥鼓掌👏👏👏

是和 @老爷爷烟花-咳咳發哥 合作的七夕条漫!(。
前2p是我 后面全都是發哥👏
心有七夕 天天七夕
是飞鸟症🐦

發哥大粗长 讲究  我全程划水(森莫。
给發哥鼓掌👏👏👏

狼仔

大半夜睡不着摸鱼
画风是躺床上想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杰克:绅士是不可能翻窗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大半夜睡不着摸鱼
画风是躺床上想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杰克:绅士是不可能翻窗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Bei

【all佣】Nihilism(1)


*闲的没事干又开始挖坑,这次的坑貌似规模还有点大emmm……我会努力的,毕竟开学初三后时间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了赶紧多产点粮ww(你确定不是多挖点坑让里面的人挨饿等死?没事反正也没人看嘛)另一篇沙雕文直接给他烂尾怎么样实在不想再写欢脱的沙雕文了……以上是作者的碎碎念请不要放在心上,不胜感激。

————————————————————

       尼泊尔的天空飘下片片洁白的雪花,毫不掩饰地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首都的街道并没有因为雪天而变得冷清,人们不是在家中避寒,全都纷纷推门而出互相说着祝福的话语。隔着一条街都能听到对面商铺里传来...


*闲的没事干又开始挖坑,这次的坑貌似规模还有点大emmm……我会努力的,毕竟开学初三后时间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了赶紧多产点粮ww(你确定不是多挖点坑让里面的人挨饿等死?没事反正也没人看嘛)另一篇沙雕文直接给他烂尾怎么样实在不想再写欢脱的沙雕文了……以上是作者的碎碎念请不要放在心上,不胜感激。

————————————————————

       尼泊尔的天空飘下片片洁白的雪花,毫不掩饰地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首都的街道并没有因为雪天而变得冷清,人们不是在家中避寒,全都纷纷推门而出互相说着祝福的话语。隔着一条街都能听到对面商铺里传来悦耳的圣诞歌曲,人们的脸上洋溢着比往常更加热情的笑容。
       在首都边界某处不知名的贫民窟地区,本应充满欢声笑语的祝福消失地荡然无存,整个贫民窟被火光包围。倒塌的房屋和燃烧的断木阻挡了逃生的人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士兵用武器刺穿自己的胸膛,最后无力地倒在地上,容纳了上百人的贫民窟一夜之间成为尸横遍野的地狱。燃烧和杀戮遗留下的残骸被皑皑白雪连同罪行一并遮盖住,没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没人想知道。
       如果仔细地侧耳倾听,就能发现在一处废墟之下传来的微弱的求救声。正在收队的长官敏锐地察觉到声音,在不顾士兵的劝阻下翻开废墟,一个七岁左右的男孩蜷缩着躺在废墟下,嘴里吐着微弱的气息。淡粉色的卷发杂乱无章地打成一团,孩子颤抖着用冻伤的手拽着一块破布裹紧自己,弱小的身板陷在雪地里像个易碎的玻璃制品般,随时都会破碎。
       “长官,这个孩子他……”士兵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男孩微微张开眼皮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却忽然眼前一花落入一个十分温暖的怀中。长官看着怀里的男孩,微微张了张口。
       “只要不说他是贫民窟的孩子,没有人会怀疑。”士兵仿佛知道自己的长官要做什么惊恐地上前劝阻,“但是!”“闭嘴,回去整队!”士兵刚想反驳的话,被长官的一记眼刀给噎了回去,只好灰溜溜地跑回队伍中。
       就是这些人杀掉了贫民窟的人们,他们将一切都毁掉了……男孩惊恐地想要挣脱这个男人的怀抱,微微抬起的手却又因为无力落下。“男孩,你叫什么?”长官放低语气温柔地开口,“奈布……萨贝达。”“奈布·萨贝达是吗……以后你就是廓尔喀的士兵,我会训练你,并且教会你如何活下去,好吗?”男孩努力睁大眼睛,蓝宝石般闪耀的颜色映入长官眼中,让他不禁微微愣了一下。
       “……好。”
       这是在身处地狱之中的,光明般的救赎,明知道贫民窟是长官亲手摧毁的,但奈布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去跟随他了。圣诞节的那一天成为奈布·萨贝达的生日。
       嘈杂的怒吼和炮声唤回奈布·萨贝达的意识,他在同伴的扶持下转移到了掩护体后面。长官正在旁边焦急地等候上面的命令,奈布换上弹夹对着蚂蚁般密密麻麻的的敌人一阵扫射,却不料右肩中了一弹,鲜血顺着胳膊滴到地面上,被土壤啃食。
       同伴上前代替奈布抵御敌人,奈布在做了简单的包扎后挪动到长官面前,看到长官突然低下头,沉重地放下话筒。“长官!上面有指示吗?”长官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略带颤抖地开口:“上面派下来的指示是……不准撤退,死也要战死。”
       时间仿佛瞬间定格,所有人都回头看着长官,脸上写满了惊异。奈布瞳孔微缩,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监护人。“你……你说什么?”长官猛地站起身,抽出腰间的长刀怒吼:“你们在怕什么!啊?!我们廓尔喀人永不屈服!死也要战死!”说完第一个冲出掩护体向敌方奔去。
       所有人也拔出长刀,一拥而上冲进敌人的包围圈。奈布吃力地挥刀斩下一个敌人的首级,膝盖突然中了一弹支撑不住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人用刺枪向自己捅来,无力地闭上眼睛。
       “噗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奈布缓缓睁开眼睛,长官正紧紧地抱住他,刺枪不偏不倚正好刺入心脏。奈布的脑中仿佛有什么在这一瞬间崩塌了,长官抱着他倒在地上,用几乎小到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不要站起来,活下去……”
       奈布抓紧长官撕心裂肺地嚎哭,眼前照顾了自己十年的长辈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就像十年前一样,慢慢合上了眼睛。炮声和子弹的呼啸声掩盖住了奈布的嘶吼,战斗持续了不知多久……炮火停下来的时候,奈布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了,长时间的嘶吼让他感觉到喉咙一阵甘甜,是血。
       长官的心脏被刺入的那一瞬间,一定比自己现在还要痛苦……他坐起来紧紧抱住长官冰冷的尸体,身体因恐惧而不断颤抖,眼里流出的已经不知道是眼泪还是血了。突然一片雪花落到了他的脸上,他抬起头,一片片雪花正从天而降,掩埋这尸横遍野的战场,他再一次看到了地狱。
       那天是圣诞节,奈布刚好17岁成年……
       “喂?奈布!奈布快醒醒!”一双手把正在打呼的奈布晃了个七荤八素。“好吵啊,让我再睡会儿……”奈布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保持清醒,抬头看向叫醒自己的金发女士。“怎么了吗?休斯克小姐。”金发女士撇了撇嘴,伸手戳了两下奈布的额头,略带嫌弃地皱眉。“你怎么这么能睡,委托人都等一个多小时了!”
       休斯克小姐是长官的女儿,从事地下情报工作,在奈布退役后无处容身的情况下无偿收留了他,于是奈布在她的麾下工作,当了一名雇佣兵。
       “我知道了,进来吧……”奈布打了个哈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一只脚踩在桌边一晃一晃地翘着椅子,休斯克捂脸表示不忍直视。“很抱歉打扰到您的午睡了,奈布·萨贝达先生。”一位身着黑色燕尾服,戴高礼帽的黑发男士推门而进,手中的玫瑰手杖有规律地敲着地板,面具下露出一只金眸。他走到奈布面前优雅地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眯着眼睛冲他有礼貌地笑了笑。
       “不,是我有错在先耽误了您的时间,十分抱歉。”奈布放下腿做好,双手交叉看着面前的男人。对方伸手摘下礼帽放到一旁,面带微笑地说:“道歉什么的就免了,在下名杰克,想委托小先生一件事。”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奈布挑眉,杰克?不就是那个闻名于世的杰克伯爵么,他能有什么事委托自己去做?“今晚在下有一场十分重要的宴席,希望小先生能作为保镖跟随。”“代价呢?”杰克微微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三万?”“不,三亿。”
       站在一旁旁听的休斯克点桌子的手瞬间顿了顿,三亿可不是个小数目,即使五五分成也十分可观。奈布摸了摸下巴,思索着嘀咕。“的确是个令人眼红的数目呢……伯爵先生这么大手笔,怕不止是做保镖吧?”
       “小先生还真是敏锐……”杰克不改脸上的笑容,说出了一句令在场所有人石化的话:“没错,不止是保镖,还有舞会的伴娘。”休斯克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把桌子“咔哒——”一声掰变形的响声,奈布则是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杰克微微向后靠,敲起二郎腿换个稍微舒服一些的姿势耐心等他消化完信息,奈布的起床气还没过去,这句话无疑让他有些恼怒。他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我是不是听错了?“先生,您确定要这么做吗?”“当然。”好吧并没有没听错,奈布伸出右脚轻轻敲了一下桌腿,把还在神游的休斯克唤回来,示意她下一部该怎么做。
       休斯克沉思一会,扶在桌子上的手敲了两下,奈布又敲一下桌腿以示领会。他故作头疼地扶了扶额,张口道:“先生……您怕是在为难我。”杰克依旧是一副面带微笑的和善模样,伸出了四根手指,“小先生觉得价钱不够吗?不如这个数怎么样?”“五亿。”“成交。”杰克从兜里拿出一张卡,放到桌子上推过去,略带歉意地歪头,快要眯成一条线的金眸里闪烁着不明的光。“因为今天出门仓促,只准备了三亿,剩下两亿等晚上事成后再付给小先生。”
       目送杰克离开,休斯克小声地在奈布耳边提醒两句:“我敢肯定他不是什么好人,今晚小心点,绝对不能出乱子我可保护不好你。”奈布眯上眼睛,锋利的视线锁定在还未走远的黑色身影,这个人绝对没有表面那么温和,怎么看都像是个背后捅刀子的笑面虎。刚刚那个眼神就像盯上猎物的毒蛇,控制不住地滴出毒液,贪婪地锁定了他。
       奈布沉默了很久,微微张口:“……我知道了。”我倒是好奇,毒蛇和老鹰,谁会成为被狩猎的那一方……
       今晚是个不眠之夜。

抱着临也打D5的崽

杰克收获了了一只奈布喵,然后开始了铲屎官的生活(不是)。 |・ω・`)
虽然我家一坨君有时候把垃圾桶里的骨头叼到我被窝里啃,但我还是勤勤恳恳地铲那坨骨头变成的粑粑。嗯,他还是只小猫咪,不能凶他。(´;ω;`)他才八岁呢。

杰克收获了了一只奈布喵,然后开始了铲屎官的生活(不是)。 |・ω・`)
虽然我家一坨君有时候把垃圾桶里的骨头叼到我被窝里啃,但我还是勤勤恳恳地铲那坨骨头变成的粑粑。嗯,他还是只小猫咪,不能凶他。(´;ω;`)他才八岁呢。

吖咔咔
(o゚▽゚)o 捏捏脸

(o゚▽゚)o  捏捏脸

(o゚▽゚)o  捏捏脸

不是大佬是菜鸟
( ´▽` )ノ体...

( ´▽` )ノ
体型差什么的最棒了

( ´▽` )ノ
体型差什么的最棒了

望之蔚然

大概是女装大佬的梗???

大概是女装大佬的梗???

乱码喜欢奈布
表情包??还想画杰克的……私心...

表情包??
还想画杰克的……
私心杰佣

表情包??
还想画杰克的……
私心杰佣

Antarctic.Joseph

杰佣"1

  杰佣
"W"不吃请不要ky啊谢谢啦

深秋.午夜
     庄园的落叶纷飞满地, 看来是许久没人打扫了,奈布拖着沉重的行李,缓缓走进大门。“地址……是这里吗?”奈布自言自语道。门似乎没有上锁,透出隐约的光,时明时暗。
     “先生……”奈布身后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谁?”奈布警觉地向大门处走了三步。“别害怕,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太晚了,没有人会为你准备房间的。”那个声音轻轻的,但透出些诡异。“你什么意思?”奈布退到了门处。“……那早点休息吧,先生”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更轻的说。
 ...

  杰佣
"W"不吃请不要ky啊谢谢啦

深秋.午夜
     庄园的落叶纷飞满地, 看来是许久没人打扫了,奈布拖着沉重的行李,缓缓走进大门。“地址……是这里吗?”奈布自言自语道。门似乎没有上锁,透出隐约的光,时明时暗。
     “先生……”奈布身后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谁?”奈布警觉地向大门处走了三步。“别害怕,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太晚了,没有人会为你准备房间的。”那个声音轻轻的,但透出些诡异。“你什么意思?”奈布退到了门处。“……那早点休息吧,先生”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更轻的说。
     奈布很是奇怪,不过,他还是推门进去了,直觉告诉他,大厅里,才是安全的
……

毛尼哥
不知道要畫些什麼小故事 於是畫...

不知道要畫些什麼小故事

於是畫起了廢圖hhhhh

不知道要畫些什麼小故事

於是畫起了廢圖hhhhh

世界真无聊

昨天遇见小奈布了(●'◡'●)ノ❤(可爱,想日)带着失常调戏他。昨天晚上开的佣兵团溜到屠夫怀疑人生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昨天遇见小奈布了(●'◡'●)ノ❤(可爱,想日)带着失常调戏他。昨天晚上开的佣兵团溜到屠夫怀疑人生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我不是目标
这是给杰克的面包 ——奶布.小...

这是给杰克的面包
         ——奶布.小红帽

一个打的过狼外婆的小红帽ฅ(´-ω-`)

要个心心不难吧   (`・ω・´)ฅ

@绪言

这是给杰克的面包
         ——奶布.小红帽

一个打的过狼外婆的小红帽ฅ(´-ω-`)

要个心心不难吧   (`・ω・´)ฅ

@绪言

EPILOGUE🖤

《第五人格》 沙雕篇

“jio克,今天是咋的第一guo结婚纪念日,你开心吗。”“小奈布好艹我就很开心了。”“mmp。”

“qio克,咋要不要来撞撞!”“撞你妈,昨天酒喝多了你都不知道我把你撞成什么了,稀巴烂。”

“艾米丽,给你一朵小fafa”“emmmm,发发,我觉得海星。话说,你不要再给我塑料花了,你的真花呢??”“我... 我的花,给大猪蹄子拿去给奈布了,拿了一车子...”

小番外 我没脑洞 不喜欢没关系 只要点开看了我就很开心了

“jio克,今天是咋的第一guo结婚纪念日,你开心吗。”“小奈布好艹我就很开心了。”“mmp。”


“qio克,咋要不要来撞撞!”“撞你妈,昨天酒喝多了你都不知道我把你撞成什么了,稀巴烂。”


“艾米丽,给你一朵小fafa”“emmmm,发发,我觉得海星。话说,你不要再给我塑料花了,你的真花呢??”“我... 我的花,给大猪蹄子拿去给奈布了,拿了一车子...”


小番外 我没脑洞 不喜欢没关系 只要点开看了我就很开心了

月下琴弦

杰佣18R 男友衬衣

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小红心或者小蓝手

滴滴滴在评论区,如果翻了的话及时评论

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小红心或者小蓝手

滴滴滴在评论区,如果翻了的话及时评论

阿倾倾倾倾倾!

群宣,占tag致歉
这里是第五语c群
诚挚的欢迎各位加入
有意的可以加群:
821500146
群内cp自组提供cp墙,许愿墙。
群主是一个小无赖。(可以欺负小声bb)
管理很友善?(一群有病病管理)
欢迎各位大佬萌新进群(不禁白,你白我教)
最近在进行学院pa欢迎参加。
群规见图

群里的宝宝许愿
原皮约瑟夫许愿童年烙印
金靴威廉许愿裘克
船匠艾玛许愿克利切or艾米丽
反生艾米丽许愿一位cp

群里空皮很多,不可重皮
最后占tag再次致歉,一星期后删。

群宣,占tag致歉
这里是第五语c群
诚挚的欢迎各位加入
有意的可以加群:
821500146
群内cp自组提供cp墙,许愿墙。
群主是一个小无赖。(可以欺负小声bb)
管理很友善?(一群有病病管理)
欢迎各位大佬萌新进群(不禁白,你白我教)
最近在进行学院pa欢迎参加。
群规见图

群里的宝宝许愿
原皮约瑟夫许愿童年烙印
金靴威廉许愿裘克
船匠艾玛许愿克利切or艾米丽
反生艾米丽许愿一位cp

群里空皮很多,不可重皮
最后占tag再次致歉,一星期后删。

叽叽喳喳行乐
发发私设,古风杰佣xxx我就试...

发发私设,古风杰佣xxx我就试试1551

发发私设,古风杰佣xxx我就试试155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