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克

72.4万浏览    61827参与
竹喵.

提前圣诞贺图,圣诞老jio克,在线激情撩骚 【p2有惊喜【不是】下一个抓谁来煲汤喝呢【有人一起浪嘛,我大猪蹄子贼菜】

提前圣诞贺图,圣诞老jio克,在线激情撩骚 【p2有惊喜【不是】下一个抓谁来煲汤喝呢【有人一起浪嘛,我大猪蹄子贼菜】

一生只爱小奶布

夜半

⚠cp杰佣,不喜勿喷

⚠初中生文笔,多多包涵


5.大男人主义


  即使经历过这种事,奈布对杰克的好感不减反增,整天就想找杰克分享他的见闻。


  有时,是奈布主动去找杰克,有时,是杰克去找奈布。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两人互相付出,没有一方付出的特别多,似乎达到一种平衡。


  爱情最高的境界,不是轰轰烈烈、不是甜言蜜语,而是不需言语的默契。爱情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能有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理解你的心思,你的情绪。


  -


  “杰克,我周末要回老家一趟,团长召集我们。”


  奈布隶属的佣兵团曾解决一个恐怖组织,但部分杂碎没处理到,现在他们募集了人,蠢蠢欲动,蓄势...

⚠cp杰佣,不喜勿喷

⚠初中生文笔,多多包涵


5.大男人主义


  即使经历过这种事,奈布对杰克的好感不减反增,整天就想找杰克分享他的见闻。


  有时,是奈布主动去找杰克,有时,是杰克去找奈布。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两人互相付出,没有一方付出的特别多,似乎达到一种平衡。


  爱情最高的境界,不是轰轰烈烈、不是甜言蜜语,而是不需言语的默契。爱情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能有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理解你的心思,你的情绪。


  -


  “杰克,我周末要回老家一趟,团长召集我们。”


  奈布隶属的佣兵团曾解决一个恐怖组织,但部分杂碎没处理到,现在他们募集了人,蠢蠢欲动,蓄势待发,极度危险。这次团长就是为了将其全数歼灭,召集了所有人共同对抗。


  “嗯,需要我陪你?”


  杰克隐隐觉得奈布这次出去会遇到危险,虽然想陪他,但首先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不用担心,凭我的身手,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


  其实奈布根本没有把握,他不知道对方现在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这次作战,可能会很吃力。


  杰克的眼眸似乎能洞悉别人的心思,他看出了奈布眼中的迟疑,暗自下了决心要跟着他。尽管他会生气,但他不能让他冒险。他只管着在自己怀里撒娇就好了。


  -


  “哈?他是内奸?”


  佣兵团团长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向他传达消息的男人,他不相信跟着自己多年的心腹居然出卖了他们。但是事实明摆在眼前,照片没有一点动过手脚的痕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年,对方到底得知了多少?


  “是,打算怎么处理?”


  “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用的,就直接让他走吧。”


  另一边


  奈布正奋力的和敌方作战,身手敏捷的他,不仅没有受伤,还一举剷除了几十名身材比他魁梧的男人。


  “萨贝达,小心后面!”


  那个男人速度很快,从奈布背后偷袭了他,而奈布的后脑勺受到重创,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的,阖上了眼。


  杰克在那男人打算再补一枪的时候,把他拉到一旁,将他的枪抢走,并把男人踩在脚下,在男人耳边轻声说道:


  “小子,敢动我杰克的人,你不要命了?”


  杰克的语调很轻,轻到令人发毛。男人迟疑了一会,眼神流露出惊恐。


  杰克,多么残暴的一个名字,1888年在伦敦杀害多名妓女,臭名昭着的一个变态杀人魔,还有谁不认识?


  “饶命啊!我们只是受人指派的,我可以把知道的事都跟您大人讲!”


  男人贪生怕死,重要时刻是不会顾及义气的。


  “就你?你这种小杂碎会知道什么?”


  说完,杰克毫不犹豫的开枪杀了他。


  敢打他的奈布?只有死路一条!


  这男人应该感到庆幸,死的时候没有被开肠破肚,样子不算太惨,跟那些人比的话。


  杰克走向奈布,将他抱起,动作很轻很轻,好像他是易碎品,只要一不小心,他就会破掉一样。杰克将奈布放在医院床上,当奈布醒来,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


  他这是死了吗?死了应该不会闻到消毒水味,还有......杰克的味道?


  奈布坐直了身子,杰克正在旁边阅读报章杂志,神情专注,奈布仔细一看发现,那不正是那个恐怖组织的报导吗?


  标题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神秘男子乱入,一举歼灭恐怖组织!」


  那神秘男子怎么有点眼熟......不就是杰克吗!


  “你醒来啦?有没有不舒服?我去把医生给你找来,先喝点水,乖,等我!”杰克在奈布额上落下一吻,匆匆出去给他找医生了。


  “嗯,没有大碍,就是脑部有轻微脑震盪,近期要多加注意,别再受到撞击。”


  医生再三保证奈布没事后,杰克才走了出去。


  奇怪了,受伤的又不是他,那么紧张做什么?


  不过心里,甜甜的,这就是被关心的感觉吧。


  一出大门,杰克就把奈布抱了起来,完全不管路人的眼光,也不管奈布的抗议,迳自走他的路。


  “现在要去哪里?”


  “回庄园啊,不然想去其他地方,也可以的哦。”


  杰克带着颜色的语气,让奈布瞬间觉得眼前的人,根本是老流氓!


  “到囉。奈布?奈布?”杰克叫了他几次,但他没有回应,原来是睡着了。


  也是,经历这么多折腾,累了也很正常。


  唉,就说嘛,这种事让我操劳就好,你只管着取悦我便是。


  晚安,小先生。


求评论,求按赞👍

您的支持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奈德約傑爾·張
早起醒神的时候,突然有想到一个...

早起醒神的时候,突然有想到一个场景,关于理发师与斯文加利在杰克这个大家族里的相处模式。


感觉他们俩是整个家族里最有特点与个性的两个人,理发师是阴的冷漠,有仇必报,除了大哥(对原皮比较尊重)剩下都是直接叫名字。斯文加利是又皮又腹黑,干不过理发师就去找原皮金纹假装求安慰的那种,有的时候也能气的理发师不行,然后转头就被理发师冷笑着报复,比如这样:


斯文加利:wo ri ni ge。

理发师(冷笑):大哥,金纹,你们亲爱的斯文加利弟弟似乎想与你们进行一番亲切而友好的身体交♂流呢。

斯文加利:???!!(卧槽你OO理发师!)

早起醒神的时候,突然有想到一个场景,关于理发师与斯文加利在杰克这个大家族里的相处模式。


感觉他们俩是整个家族里最有特点与个性的两个人,理发师是阴的冷漠,有仇必报,除了大哥(对原皮比较尊重)剩下都是直接叫名字。斯文加利是又皮又腹黑,干不过理发师就去找原皮金纹假装求安慰的那种,有的时候也能气的理发师不行,然后转头就被理发师冷笑着报复,比如这样:



斯文加利:wo ri ni ge。

理发师(冷笑):大哥,金纹,你们亲爱的斯文加利弟弟似乎想与你们进行一番亲切而友好的身体交♂流呢。

斯文加利:???!!(卧槽你OO理发师!)

鬼原
這是一個在遊樂園翻窗掉到我懷裡...

這是一個在遊樂園翻窗掉到我懷裡的傭兵!雖然沒有傑克這個皮膚…不過我可以畫!(❀ฺ´∀`❀ฺ)ノ

這是一個在遊樂園翻窗掉到我懷裡的傭兵!雖然沒有傑克這個皮膚…不過我可以畫!(❀ฺ´∀`❀ฺ)ノ

梦色琉璃

【杰佣】关于那个我爱的人

*我的文的第一个读者一般是我亲爱的老父亲(画手爸爸)贝某人,这篇文她一开始说:“这篇文风感觉好可爱呀。”两分钟后她看完后凝固了:“仔仔你不要写沙雕甜了你去写玻璃渣吧!你知道吗,你一写刀文文笔‘噌噌噌’的往上涨啊!”我:“???!是吗?那你有什么感想啊?”她抄起桌上两本精装本:“我 杀 我 儿 子。”

*深夜肝文qwq是目前已写完最长的一篇单篇了(还有两篇更长的没有打出来qwq)

*玻璃渣预警qwq(虽然我觉得老甜了)

(一)

我与他认识,是在那个薄雾弥漫的清晨。

那天早上,艾米丽小姐种了大半个月的玫瑰终于开了,是极其鲜艳明媚的红。她送了我几朵,说:“照顾这些小家伙还真是累人呢,不过好...

*我的文的第一个读者一般是我亲爱的老父亲(画手爸爸)贝某人,这篇文她一开始说:“这篇文风感觉好可爱呀。”两分钟后她看完后凝固了:“仔仔你不要写沙雕甜了你去写玻璃渣吧!你知道吗,你一写刀文文笔‘噌噌噌’的往上涨啊!”我:“???!是吗?那你有什么感想啊?”她抄起桌上两本精装本:“我 杀 我 儿 子。”

*深夜肝文qwq是目前已写完最长的一篇单篇了(还有两篇更长的没有打出来qwq)

*玻璃渣预警qwq(虽然我觉得老甜了)

(一)

我与他认识,是在那个薄雾弥漫的清晨。

那天早上,艾米丽小姐种了大半个月的玫瑰终于开了,是极其鲜艳明媚的红。她送了我几朵,说:“照顾这些小家伙还真是累人呢,不过好歹算是开了吧,也总算明白了她为什么喜欢种花了。”

我问她还好吧?她说没事,让我去做我自己的事情。我叹了一口气,接过玫瑰,向她道谢,顺手就把玫瑰别在了腰间的手杖上,接着,我就去日常散步了。

我很喜欢在早上散步,原因倒也说不上来,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当我又一次绕着庄园一周后准备回去时,我遭到了伏击。

应该算是伏击吧……庄园的早上多雾,我没看清那个小家伙是从哪里冲出来的,就那样直直地撞在了我的怀中。我下意识的搂住他,却没有站稳,于是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

我皱着眉揉揉脑袋,小家伙已经站了起来:“开膛手先生?”

“开膛手?”我挑了挑眉,“名字不错,但过于直白,叫我杰克,杰克就好。”

这个小家伙倒不是很在意我叫什么,只见他点了点头,说:“我叫奈布•萨贝达,叫我奈布就好。我刚来庄园不久,刚刚是在练习我的技能,不小心撞到你了,不好意思啊……哦,我的比赛快开始了,那我先走了,有幸再会。”

但两秒钟以后他又站住了:“那个……杰克先生。”

我整理一下衣服:“怎么了?”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刚来庄园不久,还不认识路,你知道怎么去大厅吗?”

我其实很奇怪,为什么现在还会有人赶着去比赛?就拿我们监管者来说,有人缺班系统会自动安排人补上,到时候再帮忙替回来就好,更何况是人数更多的求生者呢?可是看到他那漂亮的蓝眼睛,准备敷衍了事的话也都吞了下去。我说:“你跟着我走吧。”

很巧的是,下一场比赛也是我的。准备替班的裘克看到我回来,拽着我死活不让我跑,于是我的翘班计划正式泡汤。

我很郁闷的坐在监管者的椅子上,无聊的往求生者那边看的时候,才惊讶发现那个小家伙坐在角落里,其他三人好像有意无意的排挤他。

被排挤么?我带上面具,若有所思的想。游戏开始。

我一开始就遇到了他,他显然也认出了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撒腿就跑。我轻轻的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后面,直到机子点亮大门开启才一刀将其斩下。顿时其他三人一起逃离。

我看了看跪倒在地上的他,摇头叹了一口气,将他拦腰抱起。我说:“你的同伴抛弃了你。”他显然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条件反射般的搂紧我的脖子,整个身体瑟缩了一下,好一会才松开。他说:“可你还是输了呀,杰克先生。而且,你现在是一刀斩,就算是他们过来救我也救不了的呀,说不定还会把自己搭上。那还不如不来。”他笑了,笑得极其好看,像阳光一般,照进了我的心里。我那颗许久的未曾跳过的心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动。

我又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地窖口,示意他快走。小家伙惊讶的看了看我,稍微犹豫了一下才跳了下去。

这是我到这个庄园以来输的第一场比赛,一败涂地。在场外观战的监管者同伴们都纷纷露出了惊奇的表情,裘克甚至跳起来拍桌子,嚷嚷着:“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老杰克一败涂地?我是在做梦吗?”

我作势要给他一爪子,没有搭理他,径直回了房间。

可能从遇到他开始,我就注定一败涂地了吧?

(二)

我与他相爱,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自从我遇到他之后,有他的比赛我就没赢过一场。我一边感叹着恋爱会让人变佛一边对迅速下降的业绩默默发愁,顺便将面前的小家伙一刀斩下然后抱在怀里。

小家伙想来也是习惯了,从一开始的拼命挣扎到后来自觉的在我怀里窝一个舒服一点的位置,然后叽叽喳喳的跟我讲着最近的趣事。

可饶是我放水放河放江放海,佛出了天际,掏出那点可怜巴巴的工资去贿赂其他监管者同伴对小家伙照顾一点,也还是让他受到了伤害。

那一场本该有他的比赛却没有他的身影,我无心参加游戏,换下了手杖带上了披风,迅速又干脆利落的四杀,便出了游戏,开始找他。

房间、大厅、花园……平时他会去的地方我一个一个找过去,却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最后我在我们相遇的那条路边的一颗树下找到了他。

那个小家伙坐在树底下,已经抱着膝盖睡着了。他的眼眶通红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他的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个纸团。我小心翼翼地把纸团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打开一看,纸团上写的那些话,连我都看不下去。大致内容是说什么“你是个没用的废物”“修机慢,治疗慢,连监管者也不追你,除了坐椅时间长,一无是处!”“也就仗着那个开膛手喜欢你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好处”“你怎么还不消失!”……

小家伙慢慢转醒,看见我似是惊讶了一下,接着便看到了我手上的纸团,慌忙抢过去:“别看!一张纸条而已没什么好看的。”他慢慢低下头,攥着纸条的指节发白:“真的……没什么好看的,杰克先生,你不要在意这上面的话……”

我俯下身,将他拥入怀中,我说:“你想哭就哭吧,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

他把脸靠在我的怀里,没有说话。我能感觉到我的衣服开始变湿和他时不时轻轻地颤抖。我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动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也有很久了吧。小家伙把我推开,揉了揉眼眶,微微带着鼻音说着:“谢谢杰克先生。杰克先生,你快走吧,不然他们看到又要胡说八道了。”他指的是纸团里说我喜欢他的那件事情。

我忽然有点生气,这个小家伙是个傻子吗?怎么全庄园都知道我喜欢他而这个小傻瓜自己却不知道呢?于是我一只手提起他的衣领另一只手挑起他的下巴,对准他的嘴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小家伙瞪大了眼睛,他伸手推我。我皱了皱眉,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他好像放弃挣扎了,小心翼翼的搂住我的脖子,小心翼翼的回应这个吻。

我们吻了很久,分开时嘴角扯出一根晶亮的白丝。小家伙有些慌乱,他别过了头不敢看我:“杰克先生!”

我说:“奈布,那些不是胡说。”

“欸?”他猛地扭过头来。

“奈布,那些不是胡说。”我注视着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我抓住他的手,放在我心口的位置:“老实说,从我到庄园这个小东西就有许久没有动静了,我曾一度怀疑它是否还存在,直到你到来才让它开始有点躁动——或者说这颗心就是为你而跳动的。我亲爱的小家伙,你知道吗?”

我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我亲爱的小家伙,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军工厂捉迷藏、在圣心医院绕圈圈、到湖景村看极光、去月亮河公园坐旋转木马吗?或者,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他一直都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情。说实话我也很紧张,不过就算这个小家伙拒绝我也……

“好啊,我愿意。”他说,他扑上来抱住我。

这下懵逼的是我了,我许久才反应过来,回抱住他,我在他的耳边说:“我爱你。”

现在这个小傻瓜是我的了。

(三)

说着爱他的我,还是把他弄丢了。

这次我找遍他喜欢去的、他会去的地方,都没有看到他。

求生者、监管者…我认识的每一个人,他们都说他已经死了,我说他们放屁!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骂人,多少年来的礼仪风度涵养什么的全都抛诸脑后。我和那些来劝我清醒一点的朋友吵了一架,吵到后面他们就不说话了,都只是静静的站着然后离开。最后只剩下我独自一个人留在那个空荡荡的房间里。

我靠着墙角抱着膝盖缓缓坐下,呆呆地望着房间。房间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他的痕迹,与他有关的一切,可是没有他。我有点想哭,但又哭不出来,不知道是谁说的人在悲伤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因为悲伤已经堵住了你的所有情绪。之前还觉得这句话做作,现在又觉得无比的真实。

我起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从我家出去往左手边走是红教堂,他就长眠于红教堂的墓地。直到走到墓区,我才依稀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一天正在比赛,我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故,昏倒在地。等我醒来是在艾米丽小姐的医务室里的床上了,那个小家伙趴在我的床边睡着了,可我却记不起他是谁了。他被我的动作吵醒了,睁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惊喜地看向我,说着“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这样的话,而我只是一脸茫然,语气冷淡的问:“你是谁?”

小家伙的表情呆住了。他说:“杰克,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他的语气近乎恳求。我摇摇头说:“我没有开玩笑,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这时艾米丽小姐走了进来,我微笑着向她打招呼,顺便向她询问面前这个小家伙的身份。这次却连艾米丽小姐也都愣住了。她说:“这是奈布啊,他是你的恋人。”我说:“但是我不记得他。”那小家伙戴上了帽子说要出去透气。

很快庄园就轰动了,我所记得的每个人都。过来跟我说,那个小家伙叫做奈布,是我的爱人。我也都一一回复:我不认识叫做奈布的人,更别提他是我的爱人了。

最后只剩下他了。小家伙靠着窗前,看着我,那双蓝眼睛显得十分平静。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他走到我的床边坐下。

他说:“如果你想不起来了,那就不要再想了。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

他向我伸出了手,笑了:“我叫奈布•萨贝达,叫我奈布就好。”我看着他,觉得好像也有人这样对我笑过,但那个人的脸好像被什么遮住了我看不清。我神差鬼使的伸出手。他向我眨眨眼睛:“晚安咯,杰克先生。明天见。”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利用游戏的空闲时间,牵着我的衣角,拉着我走遍了整个庄园。偶然,他会指着某个地方,一脸兴奋的告诉我我们曾在那里做过什么。他的描述并不是很详细,但顺着他的描述,我仿佛真的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和他的小个子恋人在一起的样子。

但我仍然记得不真切。

在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下午,小家伙带着我去了一棵树下。这次他没有牵着我的衣角,而是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十指相扣。我意外的没有不适,任由他握着,拉着我到那里。他靠着树缓缓坐下,沉默了一会说:“你就是在这跟我表白的。”

我呆呆地望着他,听他在慢慢的讲着。头又开始痛了,不过我能隐约的记起几个片段了。我的确在这里跟人表白过,但那个人是谁、在这里还经历了什么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家伙望着我,说:“还是想不起来吗?没关系的,艾米丽说,这是忘爱症,虽然看起来好麻烦的样子,但我已经知道解决的办法了。”

“不过我需要去准备一下。”他说,“那么,晚上游戏见吧。”

当天晚上的月亮很圆,那局游戏是在红教堂。我一开局就碰到了海伦娜小姐,或者说是她利用回声定位找到了我。她示意我跟着她走,走到了教堂内部她就离开了。教堂里,我看到了小家伙。他穿着一身极其显眼的红色披风,坐在那张祷告桌上看着我笑:“来了?不抱着我走个红地毯吗?”他向我张开双臂。

我下意识地将他打横抱起,走过那条红地毯。他缩在我的怀里说:“我遇到你的第一局游戏,你就是这样抱着我去了地窖。”

“艾米丽和裘克他们都说,那是你来到这里输的第一局,之后你遇到我的每一局都是一败涂地。”

“你说你从遇到我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一败涂地了。”

大门警报响起,大门已经打开,我抱着他站在大门门口,他猛地拉我的衣领,在我的唇边留下一吻:“再见。”

他挣脱了我的怀抱,向墓地走去,顺便从怀里摸出什么东西。我本能的觉得不对,便跟上去。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些记忆,那些记忆由模糊到逐渐开始清晰起来,我有些震惊。突然,走在我前面的人扶着一块墓碑咳了起来,我飞快的冲了过去,不暇思索地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奈布!”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对我做了一个口型,他每说一个字口里都会溢出血来,最后他闭上了眼睛,向后倒去。我奔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接住,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他说:“我爱你。”这个小傻瓜脸皮薄,一般不会主动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这句话,也是最后一次。我呆呆地坐在地上抱着他,感觉他在逐渐消失。

艾米丽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边。她说:“得了忘爱症的人,会忘记所爱的人。破解方法是所爱之人死亡。若一个星期之内未破解,则患病之人消失。”

“我们都劝过奈布,可他说有他的游戏你没有赢过,总得让你赢一次吧。”

“他说他脸皮薄,还没有跟你说一句我爱你,总得跟你说一次吧……”

“别说了。”我说,“别说了,我想和他单独待一会。”

她好像叹了一口气,离开了。然后,我收到了求生者的投降通知。

那是我第一次在有他的比赛中胜利,可是我输了他。

(四)

我一个人在军工厂捉迷藏、在圣心医院绕圈圈,也没有人和我去湖景村看极光、到月亮河公园坐旋转木马。因为我爱的那个人早已离去

ʙᴀᴇ
佣杰 来自韩国画手@commu...

佣杰

来自韩国画手@commu_thyst

佣杰

来自韩国画手@commu_thyst

ʙᴀᴇ

他们的样子
来自日推画手@kadibetu

他们的样子
来自日推画手@kadibetu

见青山

《上流糟粕》(二)【杰佣】

《上流糟粕》(二)

                    ——小时候舍不得吃的糖果长大后都会腐烂


萨贝塔面前的枪支零件被排放的整整齐齐,好像一列整装待发的士兵,穿着明艳的红色军服,戴着高高的,毛绒绒的可笑军帽。萨贝塔用满是老茧的手拿起一块儿,用一方柔软的丝帕细细的擦拭。


这些零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萨贝塔将零件组装好,冰冷的铁块在他手里好像有了生命,准确的成为会喷出火花的黑色恶魔。萨贝塔将...

《上流糟粕》(二)

                    ——小时候舍不得吃的糖果长大后都会腐烂


萨贝塔面前的枪支零件被排放的整整齐齐,好像一列整装待发的士兵,穿着明艳的红色军服,戴着高高的,毛绒绒的可笑军帽。萨贝塔用满是老茧的手拿起一块儿,用一方柔软的丝帕细细的擦拭。


这些零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萨贝塔将零件组装好,冰冷的铁块在他手里好像有了生命,准确的成为会喷出火花的黑色恶魔。萨贝塔将枪放在脚边,又开始擦拭他的匕首。


萨贝塔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像一座不知疲倦的精密仪器。


在伦敦的另一个地方,那里的百叶窗被完全拉开,宝贵的阳光洒在价格高昂的波斯地毯上,深红的地毯上用棕黄色织着教堂的轮廓,显出地毯的主人品味不凡。这位富有而俊美的绅士正踏在地毯上,含笑打量着面前的画布。


画布上的笔触幼稚笨拙,像是刚刚学会画画的儿童,只能大致看出是一个戴着兜帽的少年在窗边张望,绅士用手指抚摸着颜料的纹路:“是他吗?”


“你一直不想让我发现的。”


“是他吗?”


绅士轻声细语的自问自答,指腹在画布上模糊草率的人脸唇部摩挲:“我发现他了,乖孩子。”


“有了糖果要尽快吃掉。”


“要不然会腐烂在口袋里呀。”


绅士笑了笑,唇角微微上挑的弧度藏着微妙的疯狂,让阳光都有些退缩,绅士站在全身镜前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礼帽,将每一颗纽扣的精细做工都展现的淋漓尽致,他穿了一身深蓝色天鹅绒的呢子套装,袖口领口堆叠着层层雪白蕾丝,衣角裤边都有金色的包边花纹。他对着镜子微笑,像是再跟另一个人说话:“你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来帮你把糖果吃掉吧。”


墙上相片里的绅士露出惊恐的神色,看上去痛苦万分,但这种神色只出现了一瞬便又恢复正常,绅士没有发现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他拿起手杖施施然踏出房间,房门刚刚关上,相片里的人便又活动了起来。


相框里的人迅速消瘦,如一把干枯的骨架,脸上戴着一幅空白的面具,身后作为布景的玫瑰花都比他饱满鲜艳,他冲着相框外大喊:“让我回去!”


相框外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却又带着老成的神态:“你不能回去。”


“你不是你了,我亲爱的绅士。”


“明明知道会如此痛苦,为什么非要回忆呢?”


相片里的人用一只手捂住脸,这只手不能被称之为手,它的手指过长过细,指尖锋利,好像能穿透谁的心脏。


他轻轻的,绝望的念着一个人的名字:“萨贝塔,萨贝塔。”


#挑战新文风的试验品

#理智磕杰佣


黎晗

杰佣 2

  好像还有3.4章的感觉。。。它怎么这么长。。。 忽然想起我还有篇更长的还没开始更,退缩ing...想要咕咕。。。 (;ω;`)

  话说我这个更新速度真的好tm的感人啊,真心慢。。。


  阳光明媚的一天,杰克很早就出去了,而艾米丽要外出学习,我便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吱呀~”


  不知那里传来一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循声望去,我看见了那扇一直紧闭的房门被风吹开了一条缝。


  想起杰克每天回来时总是急不可待地走进客房,我不禁感到好奇。里面究竟有什么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那扇房门...

  好像还有3.4章的感觉。。。它怎么这么长。。。 忽然想起我还有篇更长的还没开始更,退缩ing...想要咕咕。。。 (;ω;`)

  话说我这个更新速度真的好tm的感人啊,真心慢。。。


  阳光明媚的一天,杰克很早就出去了,而艾米丽要外出学习,我便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吱呀~”


  不知那里传来一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循声望去,我看见了那扇一直紧闭的房门被风吹开了一条缝。


  想起杰克每天回来时总是急不可待地走进客房,我不禁感到好奇。里面究竟有什么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那扇房门。时隔许久的我再一次看到这些照片时,惊恐地发现这些照片都是同一个人。


  虽然照片的场景多变,但我有一点非常肯定:这些照片都是偷拍的!


  我可以清楚地看出照片上的男人在与他的同伴愉快的聊天,但他的同伴大多都被杰克截去了,只有一只带着精美的戒指的手掌时不时地出现在照片中。


  房间的另一侧凌乱的摆放着几个画架,大多都用画布盖着,我发现其中一个并没有被全部遮挡住,露出了里面的内容。


  那是一副并没有被完成的画,画的是一位年轻的男人,被粗鲁地压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凌乱不堪。。。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情不自禁地后退,不小心撞的了身后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的几张草稿纸散落到地上,我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我急忙将纸张捡起,却看到纸上潦草的写着一个词语。在我仔细地辨认后发现那纸上写的是:奈布·萨贝达,一个男人的名字!我忽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匆忙地将纸张放到桌子上逃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中,杰克都浑浑噩噩的,也没有再进入过客房。我很庆幸,这样他或许就不会发现有人曾经进入过,而我只需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我的内心却是越发的不安起来。直到那一天,一切都结束了。。。


  我再也不必担心会被杰克发现自己所做的坏事。


不吃鱼的小奈布v
是bcy上的人体练习,选了最喜...

是bcy上的人体练习,选了最喜欢的两个姿势_(•̀ω•́ 」∠)_

是bcy上的人体练习,选了最喜欢的两个姿势_(•̀ω•́ 」∠)_

茶喵
欺负约先生 会窒息的不要学

欺负约先生

会窒息的不要学

欺负约先生

会窒息的不要学

☆木鱼★

深夜放图
p1当你回家看到一只果体小奈布在你面前……
p2老jio克看到果体耐扑的反应(干他!!!)
p3杰克的第一反应(好吧其实是随便摸的)
p4也是随便摸的……因为以前好像从没画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呢……

今天的杰佣糖也很甜~

深夜放图
p1当你回家看到一只果体小奈布在你面前……
p2老jio克看到果体耐扑的反应(干他!!!)
p3杰克的第一反应(好吧其实是随便摸的)
p4也是随便摸的……因为以前好像从没画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呢……

今天的杰佣糖也很甜~

Fallendust落尘

《凋零的玫瑰》刀子注意,幼儿园文笔[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

在一个雪花纷飞的下午,小佣兵在雪堆上堆着雪堡。
“堆完啦!好开心!!”
突然,一个神秘的男生走向旧心,这个小男生穿着绅士礼服,戴着一顶黑色的小高帽,更特别的是,他还戴着个白色的面具。佣兵看呆了。但是呢,男生并没有像佣兵想的一样和他一起玩,而是踢翻了佣兵辛苦堆好的的雪堡。
“你在做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捣乱啊。”
“你这个坏人。”
“我本来就是嘛。”
“你赔我雪堡!!!”
“不赔,你能怎么样?”
“5555~坏蛋!”
小佣兵伤心地哭了,而男生的行动也有所改变,他像变戏法似得变出一朵玫瑰来递给了佣兵。
“拿着!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哭。”
“哼!算你识相……emmmmm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在一个雪花纷飞的下午,小佣兵在雪堆上堆着雪堡。
“堆完啦!好开心!!”
突然,一个神秘的男生走向旧心,这个小男生穿着绅士礼服,戴着一顶黑色的小高帽,更特别的是,他还戴着个白色的面具。佣兵看呆了。但是呢,男生并没有像佣兵想的一样和他一起玩,而是踢翻了佣兵辛苦堆好的的雪堡。
“你在做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捣乱啊。”
“你这个坏人。”
“我本来就是嘛。”
“你赔我雪堡!!!”
“不赔,你能怎么样?”
“5555~坏蛋!”
小佣兵伤心地哭了,而男生的行动也有所改变,他像变戏法似得变出一朵玫瑰来递给了佣兵。
“拿着!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哭。”
“哼!算你识相……emmmmm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杰克,叫我杰克就好。”男生说。

从此,这个名字在佣兵的脑海中久久盘旋,不能散去。

[几年后]
又是一个冬天,佣兵像往常一样堆着雪堡,心里还想着杰克:话说这几天都没有见过他耶。佣兵这样想着。因为想的入神,没注意杰克已经来了,还是一脚踢倒了雪堡。
“hey!奈布,你怎么不等我!你这个坏家伙!”
“你自己来太慢了能怪谁?你让别人等那么久本来就不对。”
“我不对?真是可笑啊奈布,是你来早了,我说了四点,我准时到了,是你来早了很多。”杰克用一种很骄傲的态度说。
“杰克!你……”
佣兵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不争气地滴在地面上。杰克摇了摇头,上前抓住佣兵的手,往前一拉。这样,佣兵就会扑到杰克怀里。佣兵顿时脸红心跳,但是
看到了杰克越来越靠近的脸,简直就快要晕厥。正当佣兵准备晕倒时,杰克再次变戏法一样拿出玫瑰,挡在了佣兵的前面。
“你以为我会亲你,想得倒美,这个给你,别哭了……顺便一说,奈布,我喜欢你。”
佣兵惊讶在原地没动,回过神来旧伤早已经离开。佣兵抚摸着玫瑰花瓣,嘴唇动了动。

“我也喜欢你,杰克。”

[十年后]
佣兵像往常一样,还是堆着雪堡,只是表情有些不太一样,看起来很郁闷,也很悲伤,像刚经历过什么大事一样。突然佣兵手一抖,雪堡倒了。他好像听到了谁在说:
“又在这里堆雪堡,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佣兵随即大喊:“杰克!你给我出来!你还要踢倒我的雪堡多少次!?有本事出来单挑啊!!”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往山上走去,走到一片墓园里,来到了一个墓碑前,单膝跪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面具,放在了墓碑前,然后站起身来对墓碑哽咽着说:
“是你吗?杰克,你刚刚真的来了吗?”
没有人回答……佣兵非常心痛,但不想让杰克看到他在哭,于是转身离开。
“奈布!!你给我站住!!”
这是杰克的声音!佣兵想着。一回头什么也没看到,却惊愕发现了杰克的墓前有一束红色的玫瑰。佣兵颤颤巍巍的拿起那束玫瑰,发现了有张卡片,拣出来一看。佣兵最后的心理防线崩溃了。他失声痛哭起来。纸上面写着:

“对不起,请原谅我,这是最后一次了。——杰克”

佣兵拿起一束的其中一朵,放在了杰克墓前,一阵冷风吹过,墓前的玫瑰花瓣一片片被吹走,在佣兵的眼前慢慢凋零……

END

查无此人_

若我沉眠



#是摸鱼#


#ooc见谅#


#交费#


我于你而言,偶有甜蜜,而痛苦更甚。——题记

杰克第一次见到他的小先生是于某个繁星落地的夜晚,醉死星河的云把所有的夜空铺成了缱绻的紫,那道绿色的身影最后成了横划在杰克心头的一抹永生难忘的旧疤,翻过死亡将疯狂加诸于身,用痛苦折磨着这位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开膛手——最终还是无法以任何语言说出那句纯粹的话。

“我爱你。”

爱情,反正是令人痛苦令人沉沦的爱情,反正是俗到极致的爱情,划破空气里巨爪与护甲相擦的灼热温度,红线一样把两人视野牵扯成卑微的两字,让开膛手沦陷让佣兵逃避,如同一道灼热的阳光扼住永活于黑暗的两人的咽喉。


他明明看到小先生沉沦了。

疾...



#是摸鱼#


#ooc见谅#


#交费#


我于你而言,偶有甜蜜,而痛苦更甚。——题记

杰克第一次见到他的小先生是于某个繁星落地的夜晚,醉死星河的云把所有的夜空铺成了缱绻的紫,那道绿色的身影最后成了横划在杰克心头的一抹永生难忘的旧疤,翻过死亡将疯狂加诸于身,用痛苦折磨着这位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开膛手——最终还是无法以任何语言说出那句纯粹的话。

“我爱你。”

爱情,反正是令人痛苦令人沉沦的爱情,反正是俗到极致的爱情,划破空气里巨爪与护甲相擦的灼热温度,红线一样把两人视野牵扯成卑微的两字,让开膛手沦陷让佣兵逃避,如同一道灼热的阳光扼住永活于黑暗的两人的咽喉。


他明明看到小先生沉沦了。

疾风一样的绿色...最后还是满眼欲望地沉沦于他所给予的吻,抵死缠绵一样的气势里却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挣脱、毫不留情的用右手握住杰克的长爪,那双装盛宇宙的紫眸里满是威慑决意和欲交织出的惊心动魄的美,几乎在引诱人摧毁它狠狠地使它水汽氤氲——可他杰克不能。

奈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声音还犹有性感撩人的沙哑:“疯子。”

“嗤、”杰克毫不在意地笑笑,倒灌满鲜血的眼眸紧紧盯着佣兵意图捉风,捉住小先生的手弯腰来了个吻手礼,语气轻柔又使人沉醉,“我可只为你一人发疯。”


月华沉梦

今日份快乐(๑ºั╰╯ºั๑)

@某翼

今日份快乐(๑ºั╰╯ºั๑)

@某翼

沧遗鹤

宣群,第五语c群。占tag致歉。
顺便帮助寄生先生找一位左位裘克先生或杰克先生。/劳进群私聊寄生先生

宣群,第五语c群。占tag致歉。
顺便帮助寄生先生找一位左位裘克先生或杰克先生。/劳进群私聊寄生先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