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克小麻雀

2401浏览    4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5 06:41
无罪之罪
【他夺走了我的一切。】【包括心...

【他夺走了我的一切。】
【包括心!】 


-------------------------------------------------------------

忍不住涂鸦一下我被击沉的瞬间-。-

微博转发我大致有翻,有些电影截图表情包太魔性了能让我笑一年哈哈哈哈!推荐!!

小麻雀被萨拉查一路狂追上岸惊魂未定自言自语【你为什么要等我。】

影院后面有人大喊【因为爱!】 
_(:зゝ∠)_。。。。。


【他夺走了我的一切。】
【包括心!】 



-------------------------------------------------------------

忍不住涂鸦一下我被击沉的瞬间-。-

微博转发我大致有翻,有些电影截图表情包太魔性了能让我笑一年哈哈哈哈!推荐!!

小麻雀被萨拉查一路狂追上岸惊魂未定自言自语【你为什么要等我。】

影院后面有人大喊【因为爱!】 
_(:зゝ∠)_。。。。。



一双透明又
“你从天而降的你落在我的桅杆上...

“你从天而降的你
落在我的桅杆上
如玉的模样清水般的目光
一丝浅笑让我心发烫
你头也不回的你
展开你一双翅膀
寻觅着方向
方向在前方
一声轻笑将我一生变凉
你在那船员中央
感受那胜利荣光
看不见你的眼睛
是否会藏着泪光
我没有那种力量
想忘也终不能忘
只等到漆黑夜晚
梦一回那曾经心爱的小鸟”
——大西洋第一麻雀痴汉·萨拉查,如是唱道

PS:有没有剪刀手太太用《你》剪个萨杰,老带感了

(麻雀参考百度搜图)

“你从天而降的你
落在我的桅杆上
如玉的模样清水般的目光
一丝浅笑让我心发烫
你头也不回的你
展开你一双翅膀
寻觅着方向
方向在前方
一声轻笑将我一生变凉
你在那船员中央
感受那胜利荣光
看不见你的眼睛
是否会藏着泪光
我没有那种力量
想忘也终不能忘
只等到漆黑夜晚
梦一回那曾经心爱的小鸟”
——大西洋第一麻雀痴汉·萨拉查,如是唱道

PS:有没有剪刀手太太用《你》剪个萨杰,老带感了

(麻雀参考百度搜图)

闪光皮皮虾皮皮闪皮这一下很皮

囤的几张超棒的小麻雀的美图,赶在今天发一下
德普生快!
(不知道动图能不能看

囤的几张超棒的小麻雀的美图,赶在今天发一下
德普生快!
(不知道动图能不能看

麻雀的甜酒

發些近來無聊的改圖⋯
順便請教一下各位大大QAQ
我發的文兩次被刪了⋯⋯第二次已經把車轉成連結,為什麼也會被刪qqq
應該放哪才安全呢?求解答

發些近來無聊的改圖⋯
順便請教一下各位大大QAQ
我發的文兩次被刪了⋯⋯第二次已經把車轉成連結,為什麼也會被刪qqq
應該放哪才安全呢?求解答

肆海太郎
Like a little b...

Like a little bird😝😝萨拉猹这句话太苏了

Like a little bird😝😝萨拉猹这句话太苏了

徐安

无题'甜甜甜!

o 甜饼
o 严重ooc
o 文笔垃圾
o 求心和评论
o脑洞为今天去医院所想。

萨拉查看着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小麻雀,撩开被子,摸了摸麻雀的头。额头变得滚烫,常年在杰克头上的红头巾也被撤了下来。
萨拉查:杰克你必须要去看医生了,你发烧很严重。
杰克缩成一团,把脸埋在枕头里说:我我我没事,我以前在船上生病——也是自己好的! 杰克的声音由于生病带上来浓厚的鼻音。 “可是现在你不是自己了对吗,我很担心你,杰克。”杰克一脚踹在西班牙佬的身上“我不用你担心!”萨拉查看着被窝里的麻雀,无奈的说“只是去医院里打一针就好,嗯?”
杰克小麻雀停了这话一下子扑腾起来站在床上,摇摇晃晃的大叫“什么?你想要伟大的杰克船长去打针?哦...

o 甜饼
o 严重ooc
o 文笔垃圾
o 求心和评论
o脑洞为今天去医院所想。

萨拉查看着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小麻雀,撩开被子,摸了摸麻雀的头。额头变得滚烫,常年在杰克头上的红头巾也被撤了下来。
萨拉查:杰克你必须要去看医生了,你发烧很严重。
杰克缩成一团,把脸埋在枕头里说:我我我没事,我以前在船上生病——也是自己好的! 杰克的声音由于生病带上来浓厚的鼻音。 “可是现在你不是自己了对吗,我很担心你,杰克。”杰克一脚踹在西班牙佬的身上“我不用你担心!”萨拉查看着被窝里的麻雀,无奈的说“只是去医院里打一针就好,嗯?”
杰克小麻雀停了这话一下子扑腾起来站在床上,摇摇晃晃的大叫“什么?你想要伟大的杰克船长去打针?哦,这听起来可真够操蛋!我才不要让那尖锐的针尖扎进我的屁股里!这一点都不好!”
萨拉查盯着自己家炸毛的麻雀,慢慢的吐出几个字:“杰克,你不会怕打针吧.....”
麻雀觉得自己收到了侮辱,在床上又跳又叫,还差点摔倒在萨拉查怀里“我我我怎么会怕打针呢!伟大的杰克斯派罗可是连死都死过的!我我我我才不会怕打针!咳咳咳' 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原因,小麻雀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萨拉查站起身来,一下子把杰克扛在肩上,不理会身上
聒噪的麻雀唧唧呀呀的叫骂在,大步的往外走这,船早已经被萨拉查告知停在了小城镇里,身上的麻雀还在唧唧呀呀“嘿!你们这群饭桶!没看见你们的杰克船长要被带走了嘛!快来救我啊!我不要离开我的好姑娘!”杰克大声的喊着,船上却没有一个人理他,废话,谁敢招惹海上屠夫呢。吉布斯抱有同情的眼神看了看,抱着小熊去船舱睡觉去了。
下了船,杰克聒噪的声音吸引了一大群人的眼光,萨拉查很不喜欢这么多人盯着他,更不喜欢他们盯着杰克的眼神,压低声音说了一句“100瓶朗姆”杰克停止了他的聒噪,“成交”

————————————————————————
不知道算不算甜,希望您们喜欢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海贼王+加勒比海盗】艾斯:想当船长的我成了船长夫人???

杰克船长x人鱼艾斯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投入泡沫的怀抱】
这句话延伸出的脑洞


01

    艾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人鱼。
    虽然能够复活很好,而且还能够接着在大海上冒险,不过不代表着他想要变成人鱼。
    我还是想要上船上陆地的啊!!我还是想要做船长的啊!!看着离他不远处握着舵意气风发的船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然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至少现阶段最让艾斯难过的是,大海里并不能生火。
    不要以为这是小问题,要知道不能生火就意味着不能吃肉!他总不能天天啃生肉吃...

杰克船长x人鱼艾斯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投入泡沫的怀抱】
这句话延伸出的脑洞


01

    艾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人鱼。
    虽然能够复活很好,而且还能够接着在大海上冒险,不过不代表着他想要变成人鱼。
    我还是想要上船上陆地的啊!!我还是想要做船长的啊!!看着离他不远处握着舵意气风发的船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然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至少现阶段最让艾斯难过的是,大海里并不能生火。
    不要以为这是小问题,要知道不能生火就意味着不能吃肉!他总不能天天啃生肉吃吧?
    正在独自思考人生重大问题的艾斯忽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是那个拥有着一艘船的船长。
    忽然,艾斯想到了一个可以完美解决自己人生重大问题的方法了。他确认了一下自己与那名船长的距离,往水里一扎,就消失了。

    杰克刚拿回自己的黑珍珠号没多久,正得意的对着罗盘指示方向。
    盯着平静万分的海面,杰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大海里是不会出现石头之类的东西的,那么那海面上一点黑色的东西是什么?
    等到稍微近些了他才发现那是一个男人,中分的黑色短发,脸颊两侧平均分布着些许的小雀斑,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然而最令人瞩目的是他脸上灿烂到连阳光都有些逊色的笑容。
    emmmmmm
    还是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杰克更加仔细的观察那个男人,直到小雀斑好像被惊扰到的样子,往水里一扎。漂亮的鱼尾溅出些许的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绚丽的光彩……
    …………人鱼!!这是条人鱼!!还是条男人鱼!!杰克惊呆了,要知道所有关于人鱼的古老传说中都明确表示只有女性人鱼的存在。
    小人鱼他消失在了大海中,但是杰克表示没关系。虽然他还要去天边赴一场约会,但他想对方应该不会介意多等一会儿的,不是吗?毕竟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杰克低头看着手里指针正在缓慢移动的罗盘,直到指针稳稳的指向他的正右方才上前查看。那条小雀斑人鱼正在海面上扬起笑容对他灿烂的笑。
    “这位船长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吗?”艾斯挠了挠了自己的黑色小卷发,内心带着一点不好意思,虽然面上完全没有显露出来,“可以的话,我想要吃熟的食物,最好热气腾腾的那种。”
    这条人鱼好像特别的自来熟,在听到小人鱼的后半段话后杰克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居然能这么熟练并且没有丝毫违和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当然可以,这位人鱼小……先生。”
    “不过,热乎乎的食物扔在海里可就湿透了。你想要上我的黑珍珠号参观一下,顺便用个晚餐吗?”
    “我叫艾斯。” 打量了下自己与船的甲板之间的距离,艾斯觉得自己尾巴的肌肉可能支撑不了自己弹那么远,“但是我要怎么上去呢?”
    听到艾斯打算答应,杰克心里美滋滋的。他指着不远处的救生船,说道:“我可以用救生船把你拉上来。”
    “好的。”
    等到救生船被放下了,艾斯双手撑着船沿,尾巴一弹就到了船的中央。看到艾斯坐上了船,杰克立马开始把船拉上来。闲着无聊的艾斯开始观察自己的尾巴,明明是自己身上的东西他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呢。
    尾巴上的大部分水顺着银色的鳞片滑到船板上,只剩下少量的水珠在阳光下被一点一点的蒸发,就连鳞片都像是随着水滴的减少而变得透明。
    ……不对,它是真的在变透明啊!等到身上的水基本都没了后艾斯发现自己的双腿又回来了。噢耶!可以上岸了,开心。
    但是艾斯,你是不是忘了你当人鱼是并没有穿衣服,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全裸的……
    杰克把救生船固定住打算把那条人鱼带过来,然后就看到小雀斑的尾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腿。顺着他的脚踝,杰克的视线慢慢的往上移。觉得这只人鱼腿挺结实的,小腿的肌肉看着就有力量,而且他还没有腿毛。
    移着移着,杰克的目光就移到了小雀斑的某个部位。正在忙着惊讶和惊喜的艾斯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某个重点部位被人一览无余,直到一声口哨的响起。艾斯猛然抬起头,发现黑珍珠号的船长正看着全裸的他,目光一直徘徊在某个部位。
    有些尴尬,艾斯试图不引起注意的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耳朵尖上泛着些许的薄红,“能,给我拿件衣服吗?”
    “当然可以,小雀斑~”杰克转身就打算去帮他拿衣服,刚走两步又停住回头说了一句,“不需要自卑,你的规模还是可以的。”
    然后就看见小雀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杰克毫不怀疑现在他的脸上完全可以煎个鸡蛋。

麻雀的甜酒

薩拉查的捕鳥日常(現代Paro)

突如其來的腦洞(・∀・)以下正文

「斯派羅!你給我站住!」薩拉查大吼,一邊追著在門廊奔跑的傑克。

「才不要呢!」傑克向身後的薩拉查吐了吐舌頭,舉高剛才在薩拉查身上順走的領袖生徽章得意地晃動,使它光滑的表面發出陣陣閃光。

「這不好玩,傑克,」薩拉查有點無奈地停下腳步,「把這個還我。」

「領袖生長要給些風度啊,」傑克用手夾住徽章把它高高舉在燈光下觀察,仿佛是一個海盜在察看金子,「嘿,你説,如果我明天帶這個去學校,是不是就能任意把別人的東西都沒收了?」他高興地勾起嘴角。

薩拉查反了個白眼:「在這之前我會把你手上的東西沒收。」他大步走向傑克邊伸出手想要討回徽章,「現在,把這個還我。」

傑克連忙把手收到身後,朝薩拉...

突如其來的腦洞(・∀・)以下正文


「斯派羅!你給我站住!」薩拉查大吼,一邊追著在門廊奔跑的傑克。

「才不要呢!」傑克向身後的薩拉查吐了吐舌頭,舉高剛才在薩拉查身上順走的領袖生徽章得意地晃動,使它光滑的表面發出陣陣閃光。

「這不好玩,傑克,」薩拉查有點無奈地停下腳步,「把這個還我。」

「領袖生長要給些風度啊,」傑克用手夾住徽章把它高高舉在燈光下觀察,仿佛是一個海盜在察看金子,「嘿,你説,如果我明天帶這個去學校,是不是就能任意把別人的東西都沒收了?」他高興地勾起嘴角。

薩拉查反了個白眼:「在這之前我會把你手上的東西沒收。」他大步走向傑克邊伸出手想要討回徽章,「現在,把這個還我。」

傑克連忙把手收到身後,朝薩拉查做了個鬼臉:「別這樣掃興嘛,阿曼多。借一下又不會怎樣。」

薩拉查歎了口氣:「你忘了今天來我家是幹什麼了?專心一點好嗎?」

這天是假日,本來成績名列前茅的薩拉查打算利用這天來好好溫習兼備課,可是傑克這個不良學生一直跟他抱怨說自己這裏不懂那裏不懂,又嚷著要薩拉查教他,可憐的薩拉查心一軟,便答應了讓傑克上他家溫習,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平日又不聽課,現在教你又不聽,你上學到底是為了什麼?」薩拉查一邊搶著傑克手中的徽章一邊抱怨,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囉唆的長輩。

傑克一個閃身便輕鬆地躲開,他調情般地瞇起眼:「學校有一大堆樂子是你們資優生無法理解的。比如說--把妹子。」說罷便一個箭步走下身後的迴旋樓梯,薩拉查追了上去。

「你可能不知道,但伊利沙伯真的很棒,」傑克悠然地在大廳裏四處晃,「我們一起喝酒,她還倒在我的懷裏。」

薩拉查的臉難看得可以:「我對你的把妹歷史沒有興趣。」

然而傑克好像沒有聽見似的繼續說:「啊,還有安祖莉嘉,她可愛極了,」他邊說邊拐了個彎走進開放式的廚房,然後熟悉地打開靠牆的酒櫃,翹著手指思考了一下,抽出一瓶白蘭地,「我們在船上共舞,當然,還有美酒。」

「我說我對你如何把妹沒有--」薩拉查按住傑克的手把酒推回櫃子,卻突然發現什麼似的愣住,「等一下,愛祖莉嘉?你把了愛祖莉嘉?」

傑克誇張地朝薩拉查眨了眨眼,刻意把身子往後,朝他的懷裏靠,「唉喲,看來有人因為女神被搶走而不高興了。」

薩拉查再次愣住,衝口而出:「你怎麼知道的?」

「呆子都知道,你對她特別好。」傑克反了個白眼之後懶洋洋地回答。他用食指把玩著髮辮,又繼續道,「放心啦,我們沒有怎麼樣。」

「我沒有問你這個。」薩拉查僵硬地回嘴。

「隨便你怎麼説,」傑克擺擺手站直了身子,側身打開後方的冰箱,「現在,我要吃些甜的。」

「然後好好溫習。」薩拉查續說。

傑克厭惡地做了個鬼臉,然後掃視冰箱裏的食物。可是除了高級的肉類像是煙火腿和普通蔬菜之外,他什麼都沒有找到。「你們究竟是怎麼生活的?沒有零食?」

「有蘋果。」

「又是蘋果,不要。」

「有冰淇淋。」

「太甜。」

「蘭姆酒口味。」

「老天,你是最棒的!」傑克的眼睛亮了起來,難得地笑得像個孩子。

聽見這話,薩拉查笑著歎了口氣,替傑克從冰箱取出甜點,「上一次逛超市,想到你可能會喜歡。」

但沒想過連我自己也會高興起來呢。

「真是細心啊,阿曼多,」傑克嫵媚地朝薩拉查勾起嘴角,「你喜歡的話,我可以每天上你家做客。」

傑克的臉靠得很近,近得讓薩拉查渾身不自在。他勉強地清了清噪子,盡量令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嚴肅:「每天就免了。你只懂得為我增添麻煩。」

「過獎了。」傑克狡黠地彎起眼睛微笑。

「我沒有誇--」

「話說回來,這裏真擠呢,我們回客廳吧?」傑克打斷薩拉查的話,沒等他回應,又自顧自地拿著湯匙跑掉了。

面對這樣的傑克,薩拉查可說是早習慣了,可是不知為何就是氣不起來。平日總是在班上調戲女同學的傑克,英俊秀氣又帶幾分小混混的感覺,的確迷倒不少女生。然而只有他跟自己相處時會變得沒頭沒腦又任性,像個孩子似的亂搗蛋。薩拉查猜,這或許是信任的表現,有時他甚至覺得,這樣的傑克其實還滿可愛的。

看見傑克如他所料地倒在沙發上耍廢,薩拉查筆直地走向他,伸手胡亂地抓了抓傑克一把雖然綁著髮辮卻帶點隨意的棕色頭髮。

「嘿!」傑克哀嚎,連忙縮起身子閃避。無奈他雙手拿著東西,只好把頭甩了甩。

薩拉查若無其事地走到他的旁邊坐下,緩緩道:「瞧你這幅德性,真拿你沒辦法。」

傑克睜大眼睛盯著薩拉查,邊把一口冰淇淋送到嘴裏:「你這麼說,表示願意借作業給我抄了嗎?」

「想得美。」

「嘖,我就知道。」傑克偏著嘴,又掏了一大匙冰琪淋。

「除非⋯你讓我嘗一口冰淇淋。」薩拉查又開口。

「嗯嗯嗯?!」傑克像觸電般整個人跳了起來。

看見對方如此激動,薩拉查失笑:「幹嘛呢?你不是這麼吝嗇吧?」

「這不是吝不吝嗇的問題—」傑克皺著眉頭正要反駁,卻覺得這樣別扭的自己很丟臉,像個娘們似的,於是頓了一下,爽快地回答:「好啊,成交。」

薩拉查於是張口:「啊—」

傑克罵了起來:「你沒有手嗎?吃東西還要別人喂是怎樣⋯」邊說邊胡亂掏了一大匙冰硬生生地塞進薩拉查的嘴裏。

冰淇淋在嘴裏融化,香甜的感覺瞬間在薩拉查的口中曼延開來。但他隨即卻感到一陣刺痛的冰冷,仿佛連腦袋都要凍僵了。「太大匙了啦!傑克這臭小子⋯⋯」薩拉查忍著腦袋的刺痛感,惡狠狠地瞪了傑克一眼。

看到薩拉查如此狼狽的樣子,傑克懶洋洋地把身體向後仰,頗有興味地觀察著,嘴角不禁往上揚。「味道不錯吧?」他逗趣地問。

「臭小子,以後不要找我問作業,」口裏的冰融掉了一大半,薩拉查立即板起臉咒罵,「還有,把徽章還我。」他不打算再和傑克斯磨下去了。

「什麼跟什麼啊!」傑克一臉難以置信地大喊,「剛才是誰答應如果嘗一口冰淇淋就會借作業給我的?沒想到你比我還要無賴!」

「⋯⋯該死的。我為啥要答應這種事。」薩拉查暗自歎了口氣,默默在桌上的書本堆中抽出作業,扔到傑克面前,又評價道:「其他我不敢說,但要比無賴的話你一定勝過所有人。」

傑克揚眉吹了聲口哨,低頭翻開作業:「謝囉!」接著便專注地抄寫了起來。

「不會有下一次。」薩拉查冷冷地回應,又仿佛是在提醒自己。

沒有傑克的吵鬧,屋裡突然變得鴉雀無聲。看著傑克難得正經地寫作業,那下垂的長睫毛、以及底下那雙棕色眼睛透露出來的專注神情,不知道的人還真的會以爲他是在做正事而不是在抄襲。薩拉查不禁疑惑,傑克到底為什麼非要在平日表現得這麼吊兒郎當、在嚴肅的場合時偏要擺出一副欠扁的樣子。他開口打破沈默:「傑克,有什麼事情可以令你專注呢?」

傑克皺了一下眉頭,手沒有停下:「嗯?」

察覺出自己的問題有點突兀,薩拉查清了清嗓子,又道:「你凡事好像什麼都不在意似的,我好奇你把你的熱情放在哪裡。」

聽到這話,傑克噗哧地笑了。剛好作業已經抄完,他放下手上的筆,直起身子做放鬆伸展。「我的熱情?」傑克咧嘴笑著,「活在當下、享受生活唄!將來我要賺一大筆錢,買下加勒比海上的一座小島嶼,然後在上面建棟別墅,它的酒庫將塞滿蘭姆酒!」他邊說邊用雙手在薩拉查面前比劃。

薩拉查反了個白眼:「買下一座島?你哪來的錢?」

「一早說了你是個保守派,」傑克一臉厭棄地瞪他,「將來我自有辦法。」

「最好不是用偷的。」薩拉查回嘴。

「偷的?」傑克做了個鬼臉,「聰明如我才不會用這種低劣的手段呢!最多跟你借錢就好。」

薩拉查瞪大了眼睛:「向我借錢?你覺得你還會還回來嗎?你不如直接說要我養你算了?」可是他說完後立即後悔了,因為對方正憋笑憋得彎了眼睛,好像終於等到了大魚上釣的樣子。薩拉查不安地質問:「幹什麼?」

「唷,我怎麼忘了,我的好知己阿曼多是個富家子弟啊⋯⋯」傑克走到薩拉查面前,把手放在他的胸口前磨蹭,令對方皺起了眉頭。

他若有所思地眨眨眼,傾身湊近薩拉查,把氣息吐在他臉上:「既然富有的阿曼多.薩拉查覺得自己錢太多,想要助養眼前這位貧困兒童的話⋯⋯我沒理由拒絕的,你説對不對?」

傑克的臉實在太近了,薩拉查蹦緊了全身,低頭瞇著眼看傑克勾人的雙瞳,用低沉的嗓音擠出一句:「滾開。」

「不要。」傑克的眼睛眨啊眨。

「...你這煩人的家伙才沒有人會養你,」薩拉查嚴肅地說,又訓斥道,「是個男人的話,就應該爭氣點—嗯!」

他本想要再說下去,誰知傑克一個湊身,把唇印了上去,害他的話被生生卡在喉嚨裏。

這個吻很短,傑克像是不小心地在薩拉查的唇上啄了一下便放開,留下嚇傻了的薩拉查在原地動也不動。不久,又聽見回過神來的他朝傑克大吼:

「你、你幹什麼!」

傑克瞇起眼睛,正經八百地在薩拉查面前舉起雙手的食指評論起來:「你今天的廢話真多,阿曼多。你知道嗎,姑娘們雖然漂亮,但總是話很多。於是當她們開始長篇大論時,這招通常是我用來堵住她們小嘴的方法。非常管用。」

好像沒有看見薩拉查氣得面紅耳赤的臉,傑克眼珠子一轉,又補充道:「但是很不幸地,你是個男的。」

「閉嘴,」薩拉查終於開口,一把抓住傑克的衣領就大步扯著他往大門走,「真是夠了!你給我滾,以後不要讓我再看到你。」說罷用力在傑克背上一推,把他趕了出屋外。

「等等、我的作業——」沒等傑克說完,大門便「砰」一聲狠狠地關上了。

望著高高聳立的大門,傑克試探性地向屋內喊:「嘿,我的作業你明天要幫我拿回去喔?」

沒有回應。

傑克無奈地歪了歪頭,緩緩掏出口袋裏的領袖生徽章。單手把它上下拋接幾下後,他失笑出聲,滿意地扯起一邊嘴角,然後踏著悠然的步伐走向大街。

-
翌日,薩拉查一大早回校,便看見訓輔老師慌忙地朝他走來。

「領袖生長,從七時半至現在,已經有十多位同學告訴我他們的東西全部被你搶了。怎麼回事?」

「我才剛回來。」薩拉查從容不迫。

「很明顯,」老師瞥了一眼他手上的書包,「但是那些同學都告訴我說,他們被一個名叫阿曼多.薩拉查的領袖生長奪去了身上的東西,包括錢包、文具甚至衣服。」

薩拉查唉了口氣:「沒有書本被搶,是嗎?」

老師聞言皺了皺眉,但還是回答:「是的,」隨即他瞄了一眼薩拉查的衣襟,奇怪道,「你的徽章在哪?」

「該死的。」薩拉查在心中暗罵。「我的徽章大概是被哪位可恥的同學偷了,然後冒認是我。我會盡快找回來並把事情處理好。」他揚著眉信心十足地向老師答應。

「下次小心點。」了解薩拉查是個可靠又能幹的學生,老師輕輕地教訓他以後就離開了。

-
「這頂帽子不符合規格呢,得沒收!」

「嗚嗚,這頂帽子可是我辛苦儲錢買下來的,你不能拿。」在走廊的盡頭,一個男孩瑟縮在角落,泣不成聲。

「那就算你倒霉了,」傑克把帽子戴在頭上,雙手捧著一座多得像個小山般的雜物,都是他以薩拉查的名義搶來的「戰利品」,「若是你不滿意、非要告狀的話,我叫做阿曼多.薩拉查。」他補充說,還不忘向對方嫵媚一笑,領袖生徽章在他衣襟上閃個不停。

遠處的薩拉查看見這幕,立刻憤怒地朝他奔跑過去:「斯派羅!!!」聲音大得在走廊上迴蘯著陣陣回音。

傑克的臉馬上垮了下來:「Oh bugger,」他罵了一聲,然後胡亂地把手上的東西塞給面前的男孩,「都送你,伙計。」忙亂之下甚至把一件外衣掛在對方的臉上。

「斯派羅!你給我站住!」薩拉查大吼。待他追至那可憐兮兮的男孩站著的地方時,剛才還在那位置的傑克已經一溜煙逃了。
-

這就是領袖生長薩拉查的捕鳥日常。






























带枪出巡。

【双杰克水仙】Super Psycho Love

①新人新坑,一发完。
②私设有,OOC属于我,自恋属于麻雀。
③不要在意文中出现的一切时间。
④年上,注意避雷。
⑤食用愉快——



Jack Sparrow再一次从宿醉中醒来,这次没有脾气暴躁的计时女边骂骂咧咧边掀开他的被子催他结账——噢,他甚至根本就不在床上。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失败了。粗糙的麻绳勒得实在太紧,以至于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开始怀疑这双手是否还能听从自己使唤,甚至不无先见之明地给自己物色好了一对崭新的铁钩——就要Will Turner铺子里那一双,价格适中又结实耐用,运气好的话也许还可以不花分文......

“嘿,看看谁醒啦?”

带着戏谑笑意的声音打断了Jack Sparrow...

①新人新坑,一发完。
②私设有,OOC属于我,自恋属于麻雀。
③不要在意文中出现的一切时间。
④年上,注意避雷。
⑤食用愉快——










Jack Sparrow再一次从宿醉中醒来,这次没有脾气暴躁的计时女边骂骂咧咧边掀开他的被子催他结账——噢,他甚至根本就不在床上。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失败了。粗糙的麻绳勒得实在太紧,以至于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开始怀疑这双手是否还能听从自己使唤,甚至不无先见之明地给自己物色好了一对崭新的铁钩——就要Will Turner铺子里那一双,价格适中又结实耐用,运气好的话也许还可以不花分文......

“嘿,看看谁醒啦?”

带着戏谑笑意的声音打断了Jack Sparrow的胡思乱想,下一秒他的蒙眼布被猛然掀开。船舱里昏暗的烛光使他适应了黑暗的双眼不至于被灼痛,Jack Sparrow眯起眼睛,在缓慢的视线对焦中看清了说话的人。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海盗,懒洋洋地抱臂站在他面前,眉眼间却透出与慵懒姿态毫不相符的锐意,像是刚刚展翼飞出巢穴的鹰隼,尚未丰满的羽毛下却藏着锋利的爪牙。一向以嘴皮子利索而招致诸多祸端的Jack Sparrow这会儿哑了好一阵,足足等到少年脸上显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才回过神来,八字胡尖随着嘴角的弧度上翘:“你看起来真眼熟,我以前威胁过你吗?”

少年无声地笑了笑,随手从怀里摸出个东西来。他一抬手,缠在指间的细链立即被罗盘下落的力量拉直,盒盖开启,Jack Sparrow看见圆盘上的指针飞速转动,然后稳稳地指向了他自己。

“啊哈,我就知道没找错人。就是你,Jack Sparrow.”少年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杰克斯派洛船长脸色的细微变化,像是自言自语,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Captain.”

Jack Sparrow简直觉得有些晕头转向,尽管宿醉后的头脑还并不是那么清晰,他仍然努力地在脑海中寻找有关这个小海盗的信息,当然,嘴上也没闲着:“听着,小混蛋,不管你是谁家的儿子,你最好把那块罗盘还给我...”

“不不不,我想你大概是弄错了。”年轻的海盗竖着一根修长笔直的食指晃了晃,随手那指尖直直探进Jack Sparrow大开的衣领里一勾,轻而易举地从他 。怀里拽出了一条一模一样的链子,以及除去略旧了点儿以外一模一样的罗盘。“瞧,我可没有偷别人东西的坏习惯。”

一声轻响,两枚罗盘被少年随手搁在一边的桌子上。少年转过身去又点上几盏油灯,Jack Sparrow可以隐约看见对方挽起袖口的小臂上刺着深色的姓名和骷髅头的纹身。但少年显然不打算给他看清楚的机会,烛光一闪间煤油灯亮起,而手臂露出的那截小麦色皮肤也随即垂回身侧阴影中。少年回头看向被牢牢束缚在椅子上的Jack Sparrow,勾起单侧嘴角,二指抵在眉骨上略微一抬——那是年轻海盗对前辈表示敬意的打招呼方式:“我不是谁家的儿子,我就是Captain Jack Sparrow,当然,是二十年前的那一位。”

船舱里沉寂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Jack Sparrow向这个(可能是)仰慕杰克船长以至于疯癫的少年报以关爱智障的眼神:“好吧,好吧,little Jackie,你爱是谁就是谁吧...wow?”

年轻的海盗用行动打断了Jack Sparrow的碎碎念。明亮灯光清晰地映亮他解开的衣襟下线条优美的胸腹肌肉,以及上面蜿蜒纵横新旧不一的刺青和疤痕——Jack Sparrow一眼就能认得出,哪条伤疤是他年轻时与海军作战被流弹擦出的,哪处疤痕是当年空手猎白鲨时被那头庞然大物的牙齿贯穿留下的,还有肩头的刀疤,小腹的箭伤……这具身体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这就是他Jack Sparrow自己的身体,不过得再年轻个二十岁,岁月一点都没有侵蚀这具年轻鲜活的肉体,光看那些紧实漂亮的腰腹线条就能知道,这是一具独属于少年人的身体,青涩诱人中渗透出桀骜不驯的野性。

“喂,我说。”年轻的Jack Sparrow微微挑起眉梢,带着点儿轻佻的调笑意味拢了拢衣襟,居高临下地警告道,“如果你再用那种盯着脱光了衣服的计时女的眼神看着一位船长,我会亲手阉了你,懂吗?”

“不,你不会喜欢这种做法的。”很显然这个毛头小子的威胁实在不太具有威慑力,Jack Sparrow耸了耸肩,同时咧唇一笑,露出两颗分外夺目的金牙:“那样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姑娘们要哭得死去活来了,她们对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可是迷恋得很!看看你,你一定还没有睡过女人吧,小雏雀?”

话音未落,Jack Sparrow只觉得脖子一凉——所谓的雏雀亮出了锋利的爪牙,弯刀已经抵在了他喉间。少年屈起一膝强硬地顶进Jack Sparrow腿间,保持绝对压制的姿态把他困在了自己和椅背之间。小麻雀丝毫不掩饰满脸的嫌弃:“我可不像你一样一上岸就只知道往女人堆里扎!你真该死的聒噪,我刚才就该拔了你的舌头。”

Jack Sparrow扬起嘴角,过近的距离让他一仰头就能闻到这只小麻雀身上勾人心神的酒香和只属于大海的微微咸腥的气息。他觉得自己甚至又有点儿醉意了:“不如这样,Captain,我们做个交易,你把我放了——至少也得给我松个绑吧,我就安安静静的听凭处置,怎么样?”

少年很轻的笑了一声,长长的睫毛由于垂眸而在眼睑处投下一小片阴影。Jack Sparrow不用低头看也能知道那把弯刀悄无声息的转成了刀背朝向他。紧接着冰凉的刀背沿着他喉结的线条一寸寸向上滑,最后顶在下巴,向上一抬:“可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十分钟前你就已经挣脱绳索了吧。”

下一秒绝对压制的状态彻底掉了个个儿——被识破的老麻雀与猛禽相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饿虎扑食一样把前一秒还牢牢桎梏着他的少年摁倒在了船舱厚重的意大利羊毛地毯上,还难得细心地用手护住了对方毛茸茸的后脑勺免得磕着——见鬼,他还不想英年早逝,而且还是以磕到脑袋这种不体面的死法死在自己手里。

小麻雀很不乐意地在他怀里挣扎。Jack Sparrow轻而易举地凭借更灵活的格斗技巧和更丰富的钻空子耍赖经验把这小子翻了个身,再用刚才那截粗糙得不像话的麻绳捆上他的手腕:“下次再想绑住一个海盗,尤其是一个聪明绝顶的海盗的时候,你该打上双重死结!虽然你看不见,但我想你大概能感觉到这个捆法究竟有多牢靠...不用客气,只用付十个金币的授课费就好!”

“太遗憾了,我身上可是一个子儿都没有。”被缚住双翼的年轻鹰隼跪趴在Jack Sparrow身下,稍稍侧过头,露出半张线条精致的侧颜。腰窝深陷出一个柔软诱人的弧度,挺翘的臀瓣在Jack胯下有意无意的蹭了蹭:“不信你摸摸,真的是身无分文——不过我认为和年轻帅气的杰克斯派洛船长睡一觉一定比十个金币更值钱,你不会连这笔账都算不过来吧,我聪明绝顶的前辈?”

Jack Sparrow几乎是立刻就清晰地感觉到了口干舌燥,他握着在一旁地面上摸索到的弯刀,从背后割开了少年的衬衣。形状漂亮的肩胛骨上刺着他自己很少有机会看见的纹身,那些暗色的流畅花纹穿透线条分明的背肌,勾勒出蜿蜒曲折的图案。
“太巧了,”Jack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低哑声线甚至略带喘息:“我想,不论这世界上究竟有几个Jack Sparrow,一定没有一个是不自恋的。”










刹车,END.

什浸踢

【萨杰】从捕猹到捉麻雀(未授权转载-侵删)

#人物属于迪士尼动物园

ooc属于周树人
偏题跑题属于周树人

——————————————————————————————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猹的是怎么一件东西——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只是无端地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
“它不咬人吗?”
“有胡*呢。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反从胯下窜了。它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夏夜里,猹喜欢偷瓜吃。我们管西瓜,要管的是獾猪,刺猬,猹。月亮...

#人物属于迪士尼动物园

ooc属于周树人
偏题跑题属于周树人

——————————————————————————————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猹的是怎么一件东西——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只是无端地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
“它不咬人吗?”
“有胡*呢。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反从胯下窜了。它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夏夜里,猹喜欢偷瓜吃。我们管西瓜,要管的是獾猪,刺猬,猹。月亮地下,你听,啦啦地响了,猹在咬瓜了。你便捏了胡*,轻轻地走去……”

这便是闰土。
我只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闰月生的,五行缺土,所以他的父亲叫他闰土。他是能装弶捉小鸟雀的。

第二日,我便要他捕鸟。他说:“这不能。须大雪下了才好,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秕谷,看鸟雀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稻鸡,角鸡,鹁鸪,蓝背……”

在百草园时,冬天比较乏味,只好来捕鸟。薄薄的雪,是不行的;总须积雪盖了地面一两天,鸟雀们久已无处觅食的时候才好。扫开一块雪,露出地面,用一枝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下面撒些秕谷,棒上系一条长绳,人远远地牵着,看鸟雀下来啄食,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将绳子一拉,便罩住了。但所得的是麻雀居多,也有红颊的“海盗鸟”,性子很躁,很好看,养不过夜的。

这是闰土的父亲所传授的方法,我却不大能用。明明见它们进去了,拉了绳,跑去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费了半天力,捉住的不过三四只。闰土的父亲是小半天便能捕获几十只,装在叉袋里叫着撞着的。我曾经问他得失的缘由,他只静静地笑道:你太性急,来不及等它走到中间去。

啊!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

可惜正月过去了,闰土须回家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支很好看的鸟毛,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
麻雀与猹哪个好捉?怎样才能捉到心目中的那只麻雀或者猹?
欢迎加群60906319和原作者一起讨论

麻雀的甜酒

放個情侶頭貼╰(*´︶`*)╯♡(不
本想畫成電繪可是坑了orzzz

放個情侶頭貼╰(*´︶`*)╯♡(不
本想畫成電繪可是坑了orzzz

塞伯坦难民

一次神奇的经历

昨天,隔壁班上语文,突然开始尖叫和起哄,然后我们英语老师(隔壁班班主任)就出去去隔壁班了。其实本来是一件隔壁班上课起哄然后被班主任骂的普通事件,然而。

英语老师攥着一只小麻雀回来了!!!

她说是麻雀飞进教室瞎飞然后撞墙上晕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飞了。

然后我,(突然兴奋.jpg)简直就是杰克小麻雀附体吧!可爱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隔壁班上语文,突然开始尖叫和起哄,然后我们英语老师(隔壁班班主任)就出去去隔壁班了。其实本来是一件隔壁班上课起哄然后被班主任骂的普通事件,然而。

英语老师攥着一只小麻雀回来了!!!

她说是麻雀飞进教室瞎飞然后撞墙上晕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飞了。

然后我,(突然兴奋.jpg)简直就是杰克小麻雀附体吧!可爱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麻雀的甜酒

他們超萌噠wwwww
傑克難得的主動wwwww(私心

他們超萌噠wwwww
傑克難得的主動wwwww(私心

累烬人生兼容性

小麻雀真是太可爱了
一个自制加勒比手书的(「・ω・)「重发链接

小麻雀真是太可爱了
一个自制加勒比手书的(「・ω・)「重发链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