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克斯派诺

147浏览    8参与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海贼王+加勒比海盗】童话镇

都是些片段。不连贯的。

01【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

艾斯感觉糟透了,虽然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并且生活了近十年,但是他仍然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就跟他始终无法理解他的兄长们对话时为什么总是充满了火药味。这也当然,你不能指望一个从前是个海盗的人能懂得王室的心机。

艾斯觉得自己实在是忍受够了,仔细想想,他已经近十年没有接触过大海了,就连看都没看过。是的,国王一点都不宠爱他的小儿子,那他的小儿子艾斯自然就没法接触他心心念念的大海。

然后艾斯就打算出逃,只能说这次的出逃真的是太顺利了,艾斯在三天后听到自己的死讯之后就知道国王大概早就计划让他走了,或者计划杀死他?

不过这些都与艾斯无关,虽然这...

都是些片段。不连贯的。

01【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

艾斯感觉糟透了,虽然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并且生活了近十年,但是他仍然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就跟他始终无法理解他的兄长们对话时为什么总是充满了火药味。这也当然,你不能指望一个从前是个海盗的人能懂得王室的心机。

艾斯觉得自己实在是忍受够了,仔细想想,他已经近十年没有接触过大海了,就连看都没看过。是的,国王一点都不宠爱他的小儿子,那他的小儿子艾斯自然就没法接触他心心念念的大海。

然后艾斯就打算出逃,只能说这次的出逃真的是太顺利了,艾斯在三天后听到自己的死讯之后就知道国王大概早就计划让他走了,或者计划杀死他?

不过这些都与艾斯无关,虽然这世的父亲并不爱他,但是他已经有过一个爱着他的老爹了,还有一个愿意为他进监狱的弟弟,以及更多的为了他付出性命的伙伴。

02【小红帽在担心大灰狼】

“杰克在哪?”艾斯发现伊丽莎白身后并没有杰克的身影,开口问道。

“他打算留下来,给我们一个机会。”

艾斯张了张嘴,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至少在他的认知里,杰克并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是路飞和他的同伴或者白胡子海贼团的任何一人,他们会留下来,但是杰克……

“快走!”

艾斯本能的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时间并不允许他接着想下去。

他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从甲板上垂下来的绳子,看着小船从他身边开走。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特纳特别惊讶艾斯的行为,他从已经飘远的船上大声的问道,虽然话语的后半段被不停歇的炮火的声音所掩盖。

即使艾斯并没有听全他的话,但是艾斯知道他在问什么,他露出了笑容与平时一样的笑容,一如太阳,“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03【听说疯帽喜欢爱丽丝】

杰克实在是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虽然他以前一直说伊丽莎白跟他是同一类人,但是初见时给她贴上的千金小姐的标签并没有撕下来,直到现在……他是不是应该自豪自己的眼光真不错。

杰克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镣铐,感觉分外的熟悉,这不是之前他特意找人做出来放在地下室里撑场面用的吗!刚拿到手时他还特别兴奋来着呢。虽然知道这个镣铐用剑劈不断,但他还是尝试了一下,果然劈不断……

忽然杰克感觉到黑珍珠号一阵的摇晃,大概是那头大章鱼撞击了他可爱的小姑娘。不过也庆幸大章鱼撞击了他的小姑娘,瞧,不是有个油灯滚下来了吗?

杰克努力伸长手里的剑,试图勾到油灯上方的环。专注努力的杰克并没有发现离他不远处的地方正有人顺着绳子爬了上来。等他勾住油灯把它拉过来的时候杰克才发现有人正看着自己。

黑色卷发的少年在看到杰克发现他的一瞬间露出了一个笑容。在这硝烟密布的黑珍珠号上,杰克竟觉得看到了太阳,就这一怔,他好不容易勾住的油灯就掉了。

艾斯上前拿起油灯帮他挣脱镣铐,杰克张了张嘴,想要问的问题太多,竟不知道问什么。一股无言的沉默在他们两之间弥漫。

杰克受不了这种沉默,他决定遵从自己的本心,问出他开始想问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在这?”

“我是来救你的。”艾斯又露出了笑容,直到这时,杰克才发现这人似乎真的很爱笑,“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04【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

许是额头的汗珠糊住了眼睛,模糊了理智。从不回忆过去的伟大的杰克斯派诺船长居然开始回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杰克刚把任性的小孩哄好,当然,在威廉看来,任性的明明是杰克。和好的两人打算前往土图加港,但是到达土图加港可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到的。

当天边的颜色渐渐暗下来,杰克觉得他们或许该吃个晚餐了。也幸好拦截号虽然小了点,也算个军舰,厨房还是有的。杰克用些许的时间找到了厨房,正当他们打算进去的时候,听到了从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海军?威廉用眼神向杰克询问。

杰克翻了翻手,示意自己也不清楚,他用眼神示意威廉与他一起从门口进入。威廉咽了咽唾沫,用手紧握住挂在腰间的剑,杰克一只手握住剑另一只手伸向了只有一颗子弹的枪,当然,这是威慑用的。

然而敌人却出乎他们的想象,至少海军是不会招收不过十二岁的少年的。男孩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微卷,中分,脸颊上平均分布着些许雀斑,身上的衣服虽然质地看着并不好,但那即使被灰尘与泥遮住也依然白皙的皮肤能看出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子。

“小男孩儿~”杰克把碰到枪的手拿开,对着少年翘起兰花指开口说道:“我觉得你最好把手上的刀给放下来,我想你应该是打不过两个人的~”

“……”男孩沉计算了下自己与他们的战斗力的差距,把藏在手心里的水果刀给拿了出来。他想了想,对着两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叫艾斯,是个海盗。”

“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海军,你们是谁?”

杰克在听到男孩的自我介绍时就对艾斯起了兴趣,他以一种带着些许兴致的口吻,开口说道:“小男孩儿,海盗可不是一个游戏,他们凶狠又残暴……”

“我知道”男孩儿眨了眨眼,打断杰克接下来想说的话,脸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挂着的灿烂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带着毫不掩饰的自豪,说道:“但是我依然是个海盗!”

05【听说彼得潘总长不大】

土图加港是所有海盗的梦想,虽然艾斯和威廉好像并不适应。

“没闻过土图加港的美妙气息,这辈子就算白活了。”杰克领着两个小处男在土图加港穿梭。他自身倒是完美的融合进土图加港,但旁边的两个却与周围格格不入,那鲜明的对比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注视他们。

就像现在,一位浓妆艳抹的红发女子提起裙摆向三人走来,那气势汹汹的模样看着就像是来打人的……

“啪!”

……还真是来打人的,杰克刚刚还叫着女子的名字张开双手迎上前去,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把他给打懵了,一脸委屈的自言自语道:“我好像不该挨打……”

刚把头转过来,又有一名浓妆艳抹的白发女子走过来,杰克露出了微笑,有点像花枝招展吸引异性的孔雀。然后就被女子脱口而出的质问给问懵逼了。

“她是谁?”女子挑着眉发问,见他答不出来,手一抬,杰克的脸上便又印了一个巴掌。

06【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

对不起,写不下去了。
算了算了,这拉郎我也不磕了😂😂😂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我!卡文了!!!
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到杰克会怎么说话了!!!
小麻雀他会怎么形容海盗呢???如果有一个不过十二岁的小男孩说自己是海盗的话,杰克会怎么说呢???
我的天!!!!完了,我好不容易想要写篇完结的文就这么没了。
本来我只是想吃个拉郎的(*꒦ິ⌓꒦ີ)

我!卡文了!!!
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到杰克会怎么说话了!!!
小麻雀他会怎么形容海盗呢???如果有一个不过十二岁的小男孩说自己是海盗的话,杰克会怎么说呢???
我的天!!!!完了,我好不容易想要写篇完结的文就这么没了。
本来我只是想吃个拉郎的(*꒦ິ⌓꒦ີ)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哇,我真的好想看艾斯和小麻雀的cp啊!!就是特别想看小麻雀撩撩撩撩艾斯,把原本不开窍的艾斯撩开窍,然后被艾斯的直球吓到逃跑,之后艾斯开始千里追夫或者追妻。
总感觉小麻雀大概是那种只是习惯性撩人,但是知道自己喜欢他之后就特别怂的类型
而艾斯是那种刚开始不知道自己的感情知道后就特别直接的类型,很何况在最后他都释怀自己的身世了,让他自卑的因素也没了。
emmmmmm
老流氓和小处男?
纯情老流氓和直球小处男?

哇,我真的好想看艾斯和小麻雀的cp啊!!就是特别想看小麻雀撩撩撩撩艾斯,把原本不开窍的艾斯撩开窍,然后被艾斯的直球吓到逃跑,之后艾斯开始千里追夫或者追妻。
总感觉小麻雀大概是那种只是习惯性撩人,但是知道自己喜欢他之后就特别怂的类型
而艾斯是那种刚开始不知道自己的感情知道后就特别直接的类型,很何况在最后他都释怀自己的身世了,让他自卑的因素也没了。
emmmmmm
老流氓和小处男?
纯情老流氓和直球小处男?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海贼王+加勒比海盗】艾斯:想当船长的我成了船长夫人???

杰克船长x人鱼艾斯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投入泡沫的怀抱】
这句话延伸出的脑洞


01

    艾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人鱼。
    虽然能够复活很好,而且还能够接着在大海上冒险,不过不代表着他想要变成人鱼。
    我还是想要上船上陆地的啊!!我还是想要做船长的啊!!看着离他不远处握着舵意气风发的船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然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至少现阶段最让艾斯难过的是,大海里并不能生火。
    不要以为这是小问题,要知道不能生火就意味着不能吃肉!他总不能天天啃生肉吃...

杰克船长x人鱼艾斯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投入泡沫的怀抱】
这句话延伸出的脑洞


01

    艾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人鱼。
    虽然能够复活很好,而且还能够接着在大海上冒险,不过不代表着他想要变成人鱼。
    我还是想要上船上陆地的啊!!我还是想要做船长的啊!!看着离他不远处握着舵意气风发的船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然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至少现阶段最让艾斯难过的是,大海里并不能生火。
    不要以为这是小问题,要知道不能生火就意味着不能吃肉!他总不能天天啃生肉吃吧?
    正在独自思考人生重大问题的艾斯忽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是那个拥有着一艘船的船长。
    忽然,艾斯想到了一个可以完美解决自己人生重大问题的方法了。他确认了一下自己与那名船长的距离,往水里一扎,就消失了。

    杰克刚拿回自己的黑珍珠号没多久,正得意的对着罗盘指示方向。
    盯着平静万分的海面,杰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大海里是不会出现石头之类的东西的,那么那海面上一点黑色的东西是什么?
    等到稍微近些了他才发现那是一个男人,中分的黑色短发,脸颊两侧平均分布着些许的小雀斑,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然而最令人瞩目的是他脸上灿烂到连阳光都有些逊色的笑容。
    emmmmmm
    还是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杰克更加仔细的观察那个男人,直到小雀斑好像被惊扰到的样子,往水里一扎。漂亮的鱼尾溅出些许的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绚丽的光彩……
    …………人鱼!!这是条人鱼!!还是条男人鱼!!杰克惊呆了,要知道所有关于人鱼的古老传说中都明确表示只有女性人鱼的存在。
    小人鱼他消失在了大海中,但是杰克表示没关系。虽然他还要去天边赴一场约会,但他想对方应该不会介意多等一会儿的,不是吗?毕竟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杰克低头看着手里指针正在缓慢移动的罗盘,直到指针稳稳的指向他的正右方才上前查看。那条小雀斑人鱼正在海面上扬起笑容对他灿烂的笑。
    “这位船长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吗?”艾斯挠了挠了自己的黑色小卷发,内心带着一点不好意思,虽然面上完全没有显露出来,“可以的话,我想要吃熟的食物,最好热气腾腾的那种。”
    这条人鱼好像特别的自来熟,在听到小人鱼的后半段话后杰克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居然能这么熟练并且没有丝毫违和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当然可以,这位人鱼小……先生。”
    “不过,热乎乎的食物扔在海里可就湿透了。你想要上我的黑珍珠号参观一下,顺便用个晚餐吗?”
    “我叫艾斯。” 打量了下自己与船的甲板之间的距离,艾斯觉得自己尾巴的肌肉可能支撑不了自己弹那么远,“但是我要怎么上去呢?”
    听到艾斯打算答应,杰克心里美滋滋的。他指着不远处的救生船,说道:“我可以用救生船把你拉上来。”
    “好的。”
    等到救生船被放下了,艾斯双手撑着船沿,尾巴一弹就到了船的中央。看到艾斯坐上了船,杰克立马开始把船拉上来。闲着无聊的艾斯开始观察自己的尾巴,明明是自己身上的东西他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呢。
    尾巴上的大部分水顺着银色的鳞片滑到船板上,只剩下少量的水珠在阳光下被一点一点的蒸发,就连鳞片都像是随着水滴的减少而变得透明。
    ……不对,它是真的在变透明啊!等到身上的水基本都没了后艾斯发现自己的双腿又回来了。噢耶!可以上岸了,开心。
    但是艾斯,你是不是忘了你当人鱼是并没有穿衣服,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全裸的……
    杰克把救生船固定住打算把那条人鱼带过来,然后就看到小雀斑的尾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腿。顺着他的脚踝,杰克的视线慢慢的往上移。觉得这只人鱼腿挺结实的,小腿的肌肉看着就有力量,而且他还没有腿毛。
    移着移着,杰克的目光就移到了小雀斑的某个部位。正在忙着惊讶和惊喜的艾斯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某个重点部位被人一览无余,直到一声口哨的响起。艾斯猛然抬起头,发现黑珍珠号的船长正看着全裸的他,目光一直徘徊在某个部位。
    有些尴尬,艾斯试图不引起注意的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耳朵尖上泛着些许的薄红,“能,给我拿件衣服吗?”
    “当然可以,小雀斑~”杰克转身就打算去帮他拿衣服,刚走两步又停住回头说了一句,“不需要自卑,你的规模还是可以的。”
    然后就看见小雀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杰克毫不怀疑现在他的脸上完全可以煎个鸡蛋。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加勒比海盗】想要写一个跟小麻雀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人被撩人不自知的小麻雀撩了的故事

第二人称,内容如题,我爱小麻雀一辈子。
开头和结尾的不同请无视。
杰克无cp,主角纯暗恋,而且还智障到不知道自己喜欢他。
跟我初衷不太一样,我就是想要以第二人称的方式写下我对麻雀的吹和喜欢。

【毋庸置疑的,你爱他,你爱着杰克斯派诺。】

你与他没有过任何的交集,在这之前你对他的印象只有穷凶极恶的罪犯、应当被处以绞刑的海盗、满口谎言的骗子……在这所有的形容词中,唯有风流浪子不是贬义。

他之于你而言,不过是个死了能松口气活着也碍不着你的存在。

但是,你并不喜欢但是,因为凡事只要有了但是就意味着转折,而它一般并不往好处转。

但是你遇见了他,在这不热不冷,没有绚丽灿烂到令人映像深刻的阳光...

第二人称,内容如题,我爱小麻雀一辈子。
开头和结尾的不同请无视。
杰克无cp,主角纯暗恋,而且还智障到不知道自己喜欢他。
跟我初衷不太一样,我就是想要以第二人称的方式写下我对麻雀的吹和喜欢。

【毋庸置疑的,你爱他,你爱着杰克斯派诺。】

你与他没有过任何的交集,在这之前你对他的印象只有穷凶极恶的罪犯、应当被处以绞刑的海盗、满口谎言的骗子……在这所有的形容词中,唯有风流浪子不是贬义。

他之于你而言,不过是个死了能松口气活着也碍不着你的存在。

但是,你并不喜欢但是,因为凡事只要有了但是就意味着转折,而它一般并不往好处转。

但是你遇见了他,在这不热不冷,没有绚丽灿烂到令人映像深刻的阳光,没有淅淅沥沥缠绵无比带着悲伤与相遇的雨丝,与你从前无数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日夜无异的日子。哦,唯一异常的就是那一天好像有个上校要升职成准将。多年之后早已忘记那名上校存在的你已经无法说出它详细的发生在哪天。

你穿着在普通平民看来无比华丽与繁重的礼服——那是他们一生都无缘的东西,虽然这不过就是你的日常服饰——坐在书桌面前。

你确实听闻有个上校要升迁,但你实在是不想去广场上与他虚伪与蛇,即使这对你而言是本能。不过幸好,你有这个权利和地位不去。

家里的管家和仆人已经赶去广场了,虽然你人不会去但是身为贵族的你还是会做全礼数。在这整个房子就剩你一人的时候,你忽然想要写点东西。在书桌面前抓耳挠腮浪费了许多白纸与墨水后,你忽然知道自己为何下不了笔写不出字来。

一定是环境的问题,也没听说哪个大文豪会在书房里写出传世作品,你如此坚信的想着(要是管家还在这他一定会反驳你的说法)。

那么,该去哪个地方构思你的传世之作呢?你又开始苦恼了。广场肯定不能去,那么去你平日里最常去的那个湖?不,既然是环境原因那你肯定要去了自己平时根本不会去的地方,你这样想着。

忽然你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你放在书柜上从来不会翻看的一本书籍:《论好船是如何建造的》——边上还摆着一只装进瓶子里的精致逼真的船模型,那是你的友人送给你的礼物,刚拿到手时你每晚都会摆弄它。

要不去码头上看看好了,决定好目的地的你打开了你的衣柜,选择了一件所有衣物中花纹与褶皱最少的穿在身上,觉得自己平民极了。你带好最爱的那只羽毛笔和与它相配的墨水,加上一本低调奢华的小本子,你打算走去码头,也幸好你的房子离码头并不是很远。

大约是那名上校……准将的原因,你在路上并没有遇上多少人。虽然有几个卫兵神色有些许不同,但你并不觉得那是因为他们认出了你,毕竟你穿的如此的平民化,不是吗?

湛蓝的天空泛着几朵白云,你百般聊赖的看着四周因为人少而显得特别寂静的景色。即使在那几个卫兵看来你是视察领地,但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特别的无聊……不对,是没有灵感。

你并不是很喜欢今天的天气,因为它实在是太过平凡了。要知道没有雨和太阳的日子怎么能写出作品呢?!但是你计算了下离码头的距离和离家的距离,发现还是码头离你近点,为了避免这一天的时间都被浪费在路上,你还是打算接着前往码头。

你在路上又浪费了些许时间后你终于看到了码头,不过有些许奇怪的是码头好像比往常热闹了许多。但是你并没有在意,若是管家在这就会发现你的不对劲,要知道平时的你敏感到连物件之间的些许变化都能发现。
在你自己的不在意下,恭喜你,你见到了你这辈子最爱的人,虽然也不一定是好事。

“……记住今天,因为你们差点抓住最伟大的杰克·斯派诺船长!”

远远的,你便听到了这句话。你顿时来了兴趣,在那一堆的人中试图找出那个恶贯满盈的海盗。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就是跟眼瞎了一样没有看见被卫兵们拿枪指着、用把手拷住的锁链威胁一位美丽的女子的恶贯满盈的海盗——杰克斯派诺。

不过也还好,你的眼睛并不是一直都瞎着。至少他拿着绑帆的绳子绕桅杆转了一圈再通过绳子用锁链从这艘船滑倒另一艘的情形你还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

你实在是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只是愣愣的看着他从你身边逃走,就连刚晋升的准将跟你问好你都是随意敷衍了事。直到被管家和仆人簇拥着回到了你的房子你才反应过来,不过你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却是询问刚才那只小麻雀。

你的管家倒是奇怪小麻雀是谁。

“杰克斯派诺。斯派诺,小麻雀,很适合不是吗?”你笑了笑,露出了让你的仆人们在一瞬间有点心神恍惚的笑容,然而一直看着你长大的管家心里却疙瘩了一声。

接下来的日子你就看见你的管家想尽办法以各种理由给你讲爱情故事,基本都是豪门贵族恋上身世差距过大的恋人最终悲剧了的故事,剩下的一些则是豪门贵族恋上立场相反的恋人然后悲剧的故事,好像也没差。

他还趁你不注意把所有关于海盗大海自由的东西全部收走,包括你很喜欢的那个装在瓶子里的船。你只能给管家再三保证才能使他放弃给你讲故事以及收走你的东西,然而奇怪的是管家脸上的表情倒不像是放心。

几年后你的家族开始给你安排政治联姻,因为你是他们最宠爱的孩子,千挑万选的给你选了一个联姻对象,你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船上,这是你要求的。你觉得这和你打算送给联姻对象的初次见面礼物——那条摆在瓶子里的船特别的相称,毕竟它跟你们现在身处的这艘船简直一模一样。

交际能力点满的你开始跟你的联姻对象交谈,你们摆出一副礼貌的模样互相对话,直到你开始谈论起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海盗的事情。你自己也有些惊讶明明不记得详细时间的你居然能清楚的说出它的所有细节,包括小麻雀他在离你两三条船的距离逃跑时的神情。你在你的回忆中把你当时的呆愣说成是初见海盗后的惊讶。说着说着,你又有些好笑想到你的管家在你回去之后对你的态度。你觉得管家不必如此大惊小怪,你并不会爱上一个海盗的,不是吗?

你这样想着,也这样说出来。但是你的联姻对象却出乎你的意料,并不像是赞同你说法的样子,那表情与很久之前的管家的表情一模一样,就连那眉眼间也带着你现在也看不透的感情。

“你真的,不爱他吗?”

你张了张嘴,想要否定,却说不出来。

也幸好,你并不需要回答。为了让你们两人培养感情找借口离去的你们的父母们都已经回来了。

你看着行走在前方正欢喜交谈的双方父母,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你当然不会爱上一个海盗。

【不是吗?】

你不会像爱着天空爱着大海爱着大地那样爱着他,不会如同在休闲的午后宁静的夜晚幕间的早晨品尝着得来不易的平静时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所惊扰,爱上使你失去平静的意外般爱上了他。

是的,你不爱杰克斯派诺,不爱这个传说被海风吹向全世界,通缉令在最偏僻的酒馆里依然能看见,被所有向往着大海与自由的人所传颂的男人。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哇,我好想写个艾斯和杰克船长的文啊!!!吃我拉郎配,想想这两都爱着大海爱着自由,然而他们却一点也不一样。
杰克日常骗人日常坑人日常被人坑日常被人追杀,他并没有可以被称之为同伴的人。
所有人最多就相信他个一两次,被坑多了就不信任他了。
但是我家艾斯不一样啊!他对于同伴这个词是很看重的,至少,他绝对不会让杰克一个人面对那只章鱼怪物。
是的,我就是想让一个人陪着杰克就是想要让一个人和他一起去世界尽头,
啊啊啊啊这两人真配

哇,我好想写个艾斯和杰克船长的文啊!!!吃我拉郎配,想想这两都爱着大海爱着自由,然而他们却一点也不一样。
杰克日常骗人日常坑人日常被人坑日常被人追杀,他并没有可以被称之为同伴的人。
所有人最多就相信他个一两次,被坑多了就不信任他了。
但是我家艾斯不一样啊!他对于同伴这个词是很看重的,至少,他绝对不会让杰克一个人面对那只章鱼怪物。
是的,我就是想让一个人陪着杰克就是想要让一个人和他一起去世界尽头,
啊啊啊啊这两人真配

都门帐饮

Jack SparrowX Lestat

加勒比海盗X夜访吸血鬼

存档

给安安的生贺

莱斯特看上了杰克船长,觉得他是个慈悲的杀戮者,非常有意思,就主动勾搭了一下。没想到船长有自己的小算盘,把莱斯特出卖给了巴博斯——虽然他后来也后悔了。多年之后莱斯特教导别的吸血鬼时想起了杰克。当初克劳迪娅设计莱斯特,让杰克知道了他的身份,导致他们分开。而如今……

Jack SparrowX Lestat

加勒比海盗X夜访吸血鬼

存档

给安安的生贺

莱斯特看上了杰克船长,觉得他是个慈悲的杀戮者,非常有意思,就主动勾搭了一下。没想到船长有自己的小算盘,把莱斯特出卖给了巴博斯——虽然他后来也后悔了。多年之后莱斯特教导别的吸血鬼时想起了杰克。当初克劳迪娅设计莱斯特,让杰克知道了他的身份,导致他们分开。而如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