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园

114.7万浏览    10957参与
是锤子吖

【第五人格杰园小段子】假如艾玛变小了

  艾玛突然和小时候的自己互换了,整个庄园的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女儿……?”里奥小心翼翼地试探地叫着她的名字。

  “爸爸!”小艾玛用稚嫩的嗓音回复了,看来这是那件事发生前的丽莎。

  里奥松了口气,还好艾玛还记得他。

  等等!里奥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假如他在艾玛现在这个时候让她远离杰克,是不是就可以让大艾玛离杰克远点了呢?

  想到这里,里奥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丽莎,爸爸带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

  “爸爸说什么,你就跟着念什么。”

  “...

  艾玛突然和小时候的自己互换了,整个庄园的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女儿……?”里奥小心翼翼地试探地叫着她的名字。

  “爸爸!”小艾玛用稚嫩的嗓音回复了,看来这是那件事发生前的丽莎。

  里奥松了口气,还好艾玛还记得他。

  等等!里奥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假如他在艾玛现在这个时候让她远离杰克,是不是就可以让大艾玛离杰克远点了呢?

  想到这里,里奥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丽莎,爸爸带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

  “爸爸说什么,你就跟着念什么。”

  “我。”

  “我……”

  “答应。”

  “答,答应……”

  “爸爸。”

  “爸爸……”

  “以后。”

  “以后……”

  “不要。”

  “不要……”

  “交男朋友。”

  小艾玛愣了一下,嚎啕大哭起来:“啊啊啊要要要啊啊啊。”

  在门外听完全程的杰克:“噗。”

  里奥:人间不值得。

小鸽子江林

完美捕猎

#杰园#

直到送走了第三位求生者后便发现庄园的椅子寥寥无几。扶首额首片刻便又重新隐于浓雾中起膝一手置于后背逆风迸发飘而寻找最后一位求生者--伍兹小姐。冷眸微敛横视周围才在角落见到瑟瑟发抖的人儿从她后背渐渐靠近直到她发现自己并迅速害怕地逃离心底焕然无奈。

“亲爱的伍兹小姐你要去哪里?”

直至将人追上刀手血勾勒上血迹在刀手描绘出了形状面眸戾色随之眼角翘起勾勒出不知何意的笑容见人害怕的神情只是抿唇不心底焕然无奈。折膝曲腰视线随之瞅视人锁定了面孔一把将人捧抱起打算寻找地窖将人放走

“杰克…先生!请您放开!”

见人挣扎连连和有些发红的脸色面具里的狭眸细细品读怀中人的双眸忽然在挣扎里面具被人挣扎...

#杰园#

直到送走了第三位求生者后便发现庄园的椅子寥寥无几。扶首额首片刻便又重新隐于浓雾中起膝一手置于后背逆风迸发飘而寻找最后一位求生者--伍兹小姐。冷眸微敛横视周围才在角落见到瑟瑟发抖的人儿从她后背渐渐靠近直到她发现自己并迅速害怕地逃离心底焕然无奈。

“亲爱的伍兹小姐你要去哪里?”

直至将人追上刀手血勾勒上血迹在刀手描绘出了形状面眸戾色随之眼角翘起勾勒出不知何意的笑容见人害怕的神情只是抿唇不心底焕然无奈。折膝曲腰视线随之瞅视人锁定了面孔一把将人捧抱起打算寻找地窖将人放走

“杰克…先生!请您放开!”

见人挣扎连连和有些发红的脸色面具里的狭眸细细品读怀中人的双眸忽然在挣扎里面具被人挣扎时粗鲁地挣扎下去只见人见到自己的容貌愣住。狭眸微闭上嘴边叹了口气心底焕然无奈又将狭眸微睁堪堪收住懒惰嘴角勾勒一个笑容向人在耳边道了句

“既然伍兹小姐都看到我的样子了,那么伍兹小姐就是我的人了”

随之抬颔狭眸低下与人的双眸对视只见人的表情越发脸红不语只是笑着将人放在地窖出后便转身离开在人视线下背对着人轻语一句

『If I say I like you, what would you do?』

柒梓夜
是给 @Rose爪爪 先生的杰...

是给 @Rose爪爪 先生的杰园!
【顺带水彩最近刚上手,还不怎么会用求轻喷qvq】
有一天看完先生的文哭的稀里哗啦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真的,刀已经让我麻木了。但是先生的文章让我突然有了一种“孤独感”,可以说冲击了我的灵魂。
可能跟我性格也有关吧,也可能和抑郁症有关,我总是在思考“自己为了什么存在,真的有人需要我吗“之类的问题。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这让我有些担心先生,虽然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吧(◎_◎;)
只能画画表示对您的安慰。
认识先生以后,那种很久没有出现的,强烈的感情重新回归了我的身体,我画不出它的给我带来的震撼,也画不出来我对先生作品思考的千分之一。
相见恨晚。先生,幸会。

是给 @Rose爪爪 先生的杰园!
【顺带水彩最近刚上手,还不怎么会用求轻喷qvq】
有一天看完先生的文哭的稀里哗啦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真的,刀已经让我麻木了。但是先生的文章让我突然有了一种“孤独感”,可以说冲击了我的灵魂。
可能跟我性格也有关吧,也可能和抑郁症有关,我总是在思考“自己为了什么存在,真的有人需要我吗“之类的问题。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这让我有些担心先生,虽然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吧(◎_◎;)
只能画画表示对您的安慰。
认识先生以后,那种很久没有出现的,强烈的感情重新回归了我的身体,我画不出它的给我带来的震撼,也画不出来我对先生作品思考的千分之一。
相见恨晚。先生,幸会。

穆笑

第五人格:第五童话#白雪公主篇

幕后交流:
穆笑:这一次就由艾玛来当白雪公主吧,你正好有花童的衣服可以凑合一下
艾玛:耶!
穆笑:艾米丽就当王后吧。
艾米丽:嗯……等等?我是艾玛她妈?等等等这个是不是有点出戏啊!
穆笑:谁叫你也有另一面的,而且这不是你很久以前的谣言嘛emmm七个小矮人怎么办。
奈布:这个到时候想办法,人物都设定齐全了吧。
穆笑:行,那么就开始吧
……………………正片……………………
(镜头1)
在一个美丽的国度,有一个美丽的白雪公主,她的皮肤如雪一般白皙,所以大家都叫她:白雪公主,很多人都希望知道白雪公主保养皮肤的,那么今天,白雪公主就来回答你们。
艾玛(白雪公主/花童):首先,你要先在冰箱里冻上三个小时……
(穆笑:停!!我没法...

幕后交流:
穆笑:这一次就由艾玛来当白雪公主吧,你正好有花童的衣服可以凑合一下
艾玛:耶!
穆笑:艾米丽就当王后吧。
艾米丽:嗯……等等?我是艾玛她妈?等等等这个是不是有点出戏啊!
穆笑:谁叫你也有另一面的,而且这不是你很久以前的谣言嘛emmm七个小矮人怎么办。
奈布:这个到时候想办法,人物都设定齐全了吧。
穆笑:行,那么就开始吧
……………………正片……………………
(镜头1)
在一个美丽的国度,有一个美丽的白雪公主,她的皮肤如雪一般白皙,所以大家都叫她:白雪公主,很多人都希望知道白雪公主保养皮肤的,那么今天,白雪公主就来回答你们。
艾玛(白雪公主/花童):首先,你要先在冰箱里冻上三个小时……
(穆笑:停!!我没法写了!!)
(镜头2)
然而,白雪公主还有一个自恋的后妈,一个成天嫉妒心满满的,自认为是天下最美女人的中年女子。
艾米丽(王后妈/另一面):啊~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门之匙(魔镜):哦,是白雪公主啊殿下
艾米丽:什么!白……白雪公主?
门之钥:是的王后殿下,是白雪公主。
艾米丽:好吧,魔镜,百度一下:白雪公主的生活写真
门之钥:正在为您搜索殿下
(穆笑:马上住手!你是她的后妈不是她的痴汉啊!还有魔镜你特么不是手机!)
(镜头3)
皇后很嫉妒白雪公主的美丽,所以,派出猎人去刺杀白雪公主。
艾玛:哦不,不猎人先生!您为什么要杀我!我平时对你不薄呀?
奈布(猎人/弹簧手):……
艾玛:上帝啊!就没人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女子吗?
奈布:你走吧。
艾玛:哎?你放过我了?
奈布:不,我只是突然想到我还要去小红帽剧组当狼。
艾玛:哎?
特蕾西(小红帽/小红帽):猎人!猎人你再不来我就被大灰狼吃了!
奈布(狼/寄生):嗷!我要吃了你小红帽!
(穆笑:特蕾西你捣乱的吧!快走!)
(镜头4)
白雪公主一路逃跑,逃到了深山里,遇到了七个小矮人。
艾玛:哦我的天啊,先生们,你们是……克利切?
守望者(矮人):嗨!伍兹小姐
紫石英(矮人):嗨!伍兹小姐
蓝胡子(矮人):嗨!伍兹小姐
漆匠(矮人):嗨!伍兹小姐
旧装(矮人):嗨!伍兹小姐
画师(矮人):嗨!伍兹小姐
虚华(矮人):嗨!伍兹小姐
艾玛:穆笑你给我解释一下!这群克利切是什么鬼!
(穆笑:凑不齐七个小矮人,反正克利切正好有七个皮肤,凑合一下喽。)
(镜头5)
王后得知了白雪公主还活着,愤怒之下请来了巫婆要用毒苹果毒死白雪公主
艾米丽:所以,这,就是目标,懂?
菲欧娜(巫婆/神圣之辉):好啊,钱,怎么算?
艾米丽: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货正吗?
菲欧娜:货?呵呵,好的很,现在,让我看看你的货吧。
(穆笑:这黑帮老大谈生意的既视感是什么情况!赶快回归原点啊!)
(镜头6)
巫婆拿着毒苹果来到了小矮人家
菲欧娜:亲爱的小姐,吃一个苹果吧,你看着饱满有嫩实的大苹果,很好吃哦~
艾玛:这个苹果……好吃吗?
菲欧娜:纯正红富士!日本本地生产!不含任何农药!没有用任何化肥,纯农家肥养大!(俗称吃屎长大的)而且!天庭饱满!吃一口!强身健体!吃两口!长生不老!吃三口!成仙成佛!你不尝尝!天理难容啊!
艾玛:你先吃一口。
菲欧娜:好嘞!
(巫婆:卒)
(穆笑:这是什么鬼巫婆!快换剧本!)
(镜头7)
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毒发而死,邻国的王子路过。
杰克(王子/金纹大触):哦我的上帝,你为何会躺在这森林之中!我的神啊!是你吗?是你对不对!
克利切们:王子殿下!请救救公主!
杰克:!(拿走咬了一口的苹果)斯李!苹果手机!我可以抢在乔布斯前面发布这款手机啦!
(穆笑:杰克!ooc了!快给我回归状态!)
(镜头8)
公主卡在嗓子里的毒苹果被咳出复活,与王子见面
艾玛:啊……你是……
杰克:哦亲爱的白雪公主,不要害怕,我是邻国来的王子啊,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艾玛:不要。
杰克:哎?
艾玛:没记错的话玫瑰公主睡美人灰姑娘他们都被一个叫邻国王子的家伙娶了,感情是你,你这个表逼脸的大猪蹄!
杰克:哎?
(穆笑:停停停!!我受够了!)
……………………结束演员采访………………
奈布:猎人很酷的
特蕾西:我莫名其妙多了个镜头哦
艾米丽:呼,果然后妈这个角色不适合我。
菲欧娜:我居然毒死了……
克利切们:杰克你大爷!伍兹小姐应该让克利切来救!
艾玛:emmm很开心啊,希望还有机会演通话吧
杰克:我不是猪蹄不是猪蹄不是猪蹄!!!
穆笑:有刀吗?借我,谢谢

有岡大贵

啊啊啊啊!!今天终于欧到一个海盗皮肤!!!然后强行被两个男的按住了???又遇到一个船长杰克!!

啊啊啊啊!!今天终于欧到一个海盗皮肤!!!然后强行被两个男的按住了???又遇到一个船长杰克!!

安息吧你

第五人格_杰园『艾玛·伍兹小姐的被收养日志』2

#老福特新人请多指教!我叫安息。
#bilibili上发过,但是系统出了点问题就转过来了。
#ooc,杰园cp,不喜见谅!
#如果以上说得过去的话,欢迎大家阅读!

Chapter2噩耗

今天是我被关禁闭的第一天。


我终于能够早早地起床了,终于能够不再劳烦父亲了,可是......


可是我却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爸爸再爱(打)我一次]


似乎来到欧利蒂丝的清晨都有那么一丝悲伤呢......


我伸了伸懒腰,起床——不得不说这里的床垫很软,一个晚上睡得很安稳、很舒适。


但是,似乎总少了些什么——


家的味道吗?也许是吧!


我再次躺了下来,身体微微陷入了柔软的床垫中。...

#老福特新人请多指教!我叫安息。
#bilibili上发过,但是系统出了点问题就转过来了。
#ooc,杰园cp,不喜见谅!
#如果以上说得过去的话,欢迎大家阅读!

Chapter2噩耗

今天是我被关禁闭的第一天。


我终于能够早早地起床了,终于能够不再劳烦父亲了,可是......


可是我却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爸爸再爱(打)我一次]


似乎来到欧利蒂丝的清晨都有那么一丝悲伤呢......


我伸了伸懒腰,起床——不得不说这里的床垫很软,一个晚上睡得很安稳、很舒适。


但是,似乎总少了些什么——


家的味道吗?也许是吧!


我再次躺了下来,身体微微陷入了柔软的床垫中。


为什么总是一不小心就想到这么沉重的话题呢?


真是讨厌呢!


我躺在床上,凝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以及铜色的古典吊灯。


还有这里陌生的一切——陌生的床(认床)、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庄园......


当然,还有那位陌生的、无姓氏的杰克先生。


我真的不敢相信,父亲会把我扔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他会来找我的。


一阵短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伍兹小姐,您的早餐......还,还有......”


是来送早餐的侍女啊!


她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些躲闪——上帝啊!她究竟在害怕写什么?!


她匆忙地将精心准备好的餐盘和晨报端进了房间,又迅速地离开了。


真是奇怪呢!


我将切片的皇后土司叼在了嘴里,随身翻了翻今天的晨报。


今天的晨报......


还吃什么早饭啊!


我能感受到手上不正常的颤抖,还有......


滑过脸颊的泪水。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报纸的头条上赫然写着一行加粗的大字——


“二十年军工厂烧毁——军工厂厂长于昨夜凌晨自焚”


手上再也没有勇气去拿着那份晨报了,就让它随着窗外的雨点一起落下吧!


窗外灰暗的天空闪了闪,接着响起了一阵闷雷——于是大雨倾盆而下。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我抬脚踹到了身前的小餐桌,餐盘坠落和茶壶破碎发出的巨响,引得楼下的侍女们一阵惊呼。


滚烫的早餐随即见到了我的脚踝上。


“该死!”


于是我终于受不住突如其来的痛感和噩耗,靠在墙角,蹲坐下,掩面而泣......


“伍兹小姐!伍兹小姐!”


我听见了侍女在急切地敲着门,呼唤着我的名字,可是我不想回应。


尽管我知道这不太礼貌......


“艾玛!你听得见吗?艾玛?”


是杰克先生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时心头悸动,却又迅速平复如初。


“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好吗?”


我回应道,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颤抖。


门外没有回复。


这场雨要什么时候停......


[这一章差不多就是过渡段,接下来就会进入正题,希望大家能够耐心等到噢!小可爱们喜欢我的文章记得点赞关注,也欢迎大家转发分享噢!谢谢各位小可爱们的陪伴与支持,希望在故事的终章也能与你们开启下一个故事!]

安息吧你

第五人格_杰园『艾玛·伍兹小姐的被收养日志』1

#老福特新人请多指教!我叫安息。
#bilibili上发过,但是系统出了点问题就转过来了。
#ooc,杰园cp,不喜见谅!
#如果以上说得过去的话,欢迎大家阅读!

Chapter1 欧利蒂丝庄园一日游

昨夜杰克先生安顿我睡下了,直至今天早上——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都没有告诉我他的姓氏。


杰克先生似乎总是很忙碌。


按照以前在父亲的军工厂的习惯,我总是很早就起来了。


在父亲还是我的父亲的那段日子里,他每天都会叫我起床的——"起床了,艾玛!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幼时的我比起现在听话的多,一听见父亲和蔼的呼唤便会激动地从床上跳起,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老福特新人请多指教!我叫安息。
#bilibili上发过,但是系统出了点问题就转过来了。
#ooc,杰园cp,不喜见谅!
#如果以上说得过去的话,欢迎大家阅读!

Chapter1 欧利蒂丝庄园一日游

昨夜杰克先生安顿我睡下了,直至今天早上——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都没有告诉我他的姓氏。


杰克先生似乎总是很忙碌。


按照以前在父亲的军工厂的习惯,我总是很早就起来了。


在父亲还是我的父亲的那段日子里,他每天都会叫我起床的——"起床了,艾玛!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幼时的我比起现在听话的多,一听见父亲和蔼的呼唤便会激动地从床上跳起,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等我渐渐长大了,也和别的孩子一样喜欢赖床了。


所以,后来的父亲,总会在他雷打不动的、叫我起床的固定话语后,诙谐地加上——


"赖床的鸟儿被虫吃!"


那时候每天的清晨都是那么地快乐,我们一起洗漱,一起在军工厂的绿化带里修剪花草。我从小喜欢园艺,以及......一些粗浅的工程技术。


可惜那也只是那时候......


就如他所说的,"人是回不到过去的,艾玛!珍惜现在快乐的时光吧!"


过去只存在于记忆,而记忆,是用来怀念的。


我今天依旧没有得到父亲的消息。


也许,父亲的消息就和杰克先生的姓氏一样神秘吧!


庄园里的人不多,但是面积很大,杰克先生的女佣们建议我在庄园里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宅邸的走廊里挂满了画作,亦或者是,石膏像。


都很能突出庄园主的品味——他,是一个上等人。


我对杰克先生的印象似乎没有最初那么好了。


我对上等人似乎有一种偏见。


噢!谁知道呢?也许都拜那个卷走了父亲所以钱财女人所赐——她也是一个上等人!


走廊很长,似乎看不到尽头,灯光也越发昏暗——我对光线一直很敏感——因为我的夜盲症。


是很长一段路了!


走廊的左侧竟有一个椅子,红色的皮质单人沙发,但是破旧不堪,背后有一些类似于烟花的东西,上面有一个玩偶。


我很喜欢玩偶——也许是女孩子的天性吧!


我决定把它拿下来细细端详,却发现它似乎被固定了上去。


不!不行!不可以!我一定要把它......拆!下!来!


我打开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面有一些我平时修剪花草用的小玩意儿。


......


Yes!拆下来了!


我讲工具一一收回工具箱内。接着,拿起玩偶——是一只粉色的兔子。


“谁允许你碰庄园里的东西了?伍兹小姐!”那声音很熟悉,语气中还透露着一丝愠怒。


这是我才闻到了空气中的硫磺味——椅子被我拆坏了!烟花漏了,椅子坏了。


上帝啊!我究竟干了什么?!


我连忙转过身去正好对上杰克先生愠怒的目光——


他长得很好看,典型的英国绅士,一身酒红色的西装,显得他身材挺拔,黑色的意大利皮鞋擦得光亮,手中还拿着一个手杖,上面细细地雕刻了一朵玫瑰,娇艳而美丽,盛放着。


他五官深邃,发是黑色的,眼睛是好看的钴蓝色——这在欧洲人中并不常见。鼻梁高挺,唇薄,脸庞棱角分明。


可以说是上等人中的上等人。


他好看的眉蹙在了一起。


“艾玛小姐,您触犯了庄园内的第三十九条人员条规:禁止随便触碰甚至损坏欧利蒂丝庄园内的任何物品,应罚三天禁足。”


啧,丝毫不怜香惜玉。


“晚饭我会让侍女给您送到房间,您不必担心。”


我悄悄地将兔子玩偶别在了腰后。


“抱......抱歉!杰克先生!”


我逃跑似的离开了这个男人——我真的不怎么喜欢他!


于是,我便被锁在了房间里。


不见天日!!!


值得一提的是,欧利蒂丝的西冷牛排很好吃!


(大家觉得好看就请点赞收藏评论一条龙服务噢!)

安息吧你

第五人格_杰园『艾玛·伍兹小姐的被收养日志』0

#老福特新人请多指教!我叫安息。
#bilibili上发过,但是系统出了点问题就转过来了。
#ooc,杰园cp,不喜见谅!
#如果以上说得过去的话,欢迎大家阅读!

Chapter0 分裂

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


慈爱、宽容、善良、好客......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直至那一天的午夜。


那时候,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个月有余,可是父亲他......


变得嗜酒如命、暴躁不堪,经常夜不归宿,军工厂的业绩也是节节败退......


那天夜里三点我终于等到了他。


他的白色衬衫上沾满了血污,手中的酒瓶也破碎了,血水从中流了出来......


对我来说已经很难诠释了。...


#老福特新人请多指教!我叫安息。
#bilibili上发过,但是系统出了点问题就转过来了。
#ooc,杰园cp,不喜见谅!
#如果以上说得过去的话,欢迎大家阅读!

Chapter0 分裂

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


慈爱、宽容、善良、好客......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直至那一天的午夜。


那时候,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个月有余,可是父亲他......


变得嗜酒如命、暴躁不堪,经常夜不归宿,军工厂的业绩也是节节败退......


那天夜里三点我终于等到了他。


他的白色衬衫上沾满了血污,手中的酒瓶也破碎了,血水从中流了出来......


对我来说已经很难诠释了。


“父......亲?”


他的眼白上布满了猩红的血丝,抄起酒瓶就向我走了过来......


我再次醒来就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了,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父亲,我被托付给了一个叫做杰克的男人,是父亲的朋友。


我在哪?又将要去哪?

(在这里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喜欢就点赞收藏评论一下吧!)

墨白是三岁

今天说说ky那些事


我又看到了ky
底下还有一堆人说ky是什么
那我以游戏cp为主简单介绍一下

首先,是这样的(注意有两个杰克)

奈布:白纹先生,为什么我们的视频下面会有那么多人说要艾玛小姐和理发师先生在一起才好。

(白纹)杰克:唔....小先生,我似乎前几天也看到了那些人呢

那么,那些ky评论是这样的:

匿名网友:杰园王道!

匿名网友:作者大大你这么好的画风应该画杰园啊

匿名网友:哦,之前还蛮喜欢你的,看到杰佣果断取关下滑

还有一些就很过分
直接举报
人家作者只是画了杰佣
一些ky就说这样说那样
接下来是艾玛场面的

艾玛:理发师先生!你快过来看!

(理发)杰克:艾玛小姐?有什么事吗?

艾玛:【指着手...


我又看到了ky
底下还有一堆人说ky是什么
那我以游戏cp为主简单介绍一下

首先,是这样的(注意有两个杰克)

奈布:白纹先生,为什么我们的视频下面会有那么多人说要艾玛小姐和理发师先生在一起才好。

(白纹)杰克:唔....小先生,我似乎前几天也看到了那些人呢

那么,那些ky评论是这样的:

匿名网友:杰园王道!

匿名网友:作者大大你这么好的画风应该画杰园啊

匿名网友:哦,之前还蛮喜欢你的,看到杰佣果断取关下滑

还有一些就很过分
直接举报
人家作者只是画了杰佣
一些ky就说这样说那样
接下来是艾玛场面的

艾玛:理发师先生!你快过来看!

(理发)杰克:艾玛小姐?有什么事吗?

艾玛:【指着手机】你快看啊!

屏幕上是一些无脑给杰佣招黑的ky

匿名网友:杰园这么垃圾,为什么还有人看

匿名网友:你们杰园人气这么低,连杰佣都比不上

匿名网友:噫,杰园是什么玩意,结怨还差不多

真的,我在这没有针对杰园和杰佣,杰佣ky相对来说也少一些

但是个别ky就很过分
两个圈子都有自己的杰克
为什么偏偏就“杰克只有一个!他必须是可爱的小艾玛(奈布/其他角色)的!”
还有的要扯上角色
美智子
艾米丽
奈布
艾玛或者许多角色,跨剧组的都有
谁都被黑过
嗯?so?
评论区里骂的骂,ky的ky,黑角色的黑角色
作者用心做出来的
你们蹦来指指点点是什么意思
你们觉得自己能行,自己去做
不要牵扯角色OK?
这就好比一个人不喜欢吃香菜
还对其他爱吃香菜的人说
“我讨厌香菜,这东西那么难吃,你也别吃了”
或者
“种出这些香菜的人都去死好了,谁让他们作死种香菜”

你不吃就不吃
关我们什么事
在ky里
这就相当于“我不喜欢我就要去辱骂”
圈地自萌,懂?
不争不吵,懂?
各吃各粮,懂?
如果你们懂这些干嘛还要ky
各人吃各人的粮不行?
偏偏跑来找什么存在感
莫不是你想火想疯了
还有一些个别的睿智
你打着一个cp的tag,你去辱骂这个cp和它的cp粉
那你这就叫真正的“脑子有坑”
因为昨天我看见一个帖子
那个人,打着癌白的tag,辱骂白血球和癌细胞,捧高血小板
三次元和二次元是不同的世界,懂?
你这样弄得我对血小板的好感直线下降诶哥们(还没有到讨厌的程度)

所以?圈地自萌,各吃各粮,互不干扰,做到这些就这么难?
ky算是一种不礼貌没家教的行为了
不想被怼就好好各吃各粮
不懂ky的看这里
不然以后再问ky是什么我就生气了

还有
占tag致歉
我只是想让杰佣杰园都别互相ky了
和一些写园丁黑化的都别谢了
抱歉

彼岸世界
谢谢猫瞳太太的人体红线!虽然我...

谢谢猫瞳太太的人体红线!虽然我画出来还是很垃圾!!orz
杰克狼×园丁兔
杰园真好吃!我能吃一辈子!!!

谢谢猫瞳太太的人体红线!虽然我画出来还是很垃圾!!orz
杰克狼×园丁兔
杰园真好吃!我能吃一辈子!!!

沫以笙筱

杰园注意避雷(高亮)
屠皇杰x新手园2
我必须要解释一下这个漫画大概是剧情向的,私设其实很多——!并不是完全按照游戏的来,至于前篇提到的屠皇的说法也是想要大概凸显一下这个故事设里“杰克是一个很厉害的监管者”请不要揪着高端局怎么玩杰克不放拜托了!?我玩游戏是很菜我没说过我是人皇或者屠皇我只是引进了剧情小短漫的设定了而已。
这个故事的设定是艾玛是才来到庄园不久的新手,杰克则是在她来之前就是监管者了,有些地方可能会和游戏里有那么一点点冲突?!但是还请谅解!私设很多,就是想画一个自己想的故事!
还有后续,但是更新不定...?

杰园注意避雷(高亮)
屠皇杰x新手园2
我必须要解释一下这个漫画大概是剧情向的,私设其实很多——!并不是完全按照游戏的来,至于前篇提到的屠皇的说法也是想要大概凸显一下这个故事设里“杰克是一个很厉害的监管者”请不要揪着高端局怎么玩杰克不放拜托了!?我玩游戏是很菜我没说过我是人皇或者屠皇我只是引进了剧情小短漫的设定了而已。
这个故事的设定是艾玛是才来到庄园不久的新手,杰克则是在她来之前就是监管者了,有些地方可能会和游戏里有那么一点点冲突?!但是还请谅解!私设很多,就是想画一个自己想的故事!
还有后续,但是更新不定...?

fufu叫的小麦
供梗!下一期大触日常求提供脑洞...

供梗!下一期大触日常求提供脑洞!优秀的脑洞会被我推演出来哦!

(轮到你们来主宰三位大触的命运了fufufu)

供梗!下一期大触日常求提供脑洞!优秀的脑洞会被我推演出来哦!

(轮到你们来主宰三位大触的命运了fufufu)

肥猫PIE

【all园向】艾玛和童话镇


◎你希望艾玛是童话中的哪个物种?

【杰克】

  人鱼。不觉得这样很棒么?看着她摆脱了泥土的束缚,而肌肤经过海水浸润更加白皙……
  而那种可望不可即的爱,使我沉沦。

【奈布】

  精灵。我可以把她藏在袖子里,在军营寂静的夜晚悄悄和她说话——不觉得她原本娇小的身体萌生翅膀后更加可爱吗?

【伊索】

  还用说么,吸血鬼。被挚爱之人刺穿皮肤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她愿意在棺木中与我拥吻……我愿献上我的生命。

【克利切】

  不要什么其他物种了,伍兹小姐是人类就好……如果艾玛因为成了其他的,寿命有所改变,我不就无法一直陪着她了吗?
 ...


◎你希望艾玛是童话中的哪个物种?

【杰克】

  人鱼。不觉得这样很棒么?看着她摆脱了泥土的束缚,而肌肤经过海水浸润更加白皙……
  而那种可望不可即的爱,使我沉沦。




【奈布】

  精灵。我可以把她藏在袖子里,在军营寂静的夜晚悄悄和她说话——不觉得她原本娇小的身体萌生翅膀后更加可爱吗?




【伊索】

  还用说么,吸血鬼。被挚爱之人刺穿皮肤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她愿意在棺木中与我拥吻……我愿献上我的生命。





【克利切】

  不要什么其他物种了,伍兹小姐是人类就好……如果艾玛因为成了其他的,寿命有所改变,我不就无法一直陪着她了吗?
  克利切只想陪着艾玛呢。





  【艾米丽】

   独角兽。纯洁而美丽,温柔而珍贵。这正是艾玛在我心中的刻印呢。





【宿伞之魂】

小黑:呃……田螺姑娘。
小白:虽然吾辈擅长战斗,但是……
小黑:烹饪和内政一塌糊涂。
小白:而且这里的饭菜实在不和口味

穆寻

挂人,占tag致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b站黑猫这个视频,内容不细说了。
就是一个都不知道是不是杰佣的杰克杀二放二的故事没有鞭尸挂了园丁被黑猫吐槽觉得园丁可怜杰克针对园丁。
但个人感觉杰克真的没有针对园丁,很多理智杰园杰佣都觉得up主引站,我随手发一个评价哎呦呵~这时睿智小学生出现了。服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和别的层主说错什么了,它就在下面叭叭,还说什么都偏爱佣兵,反正戏份贼多
emmm。。。我看了它的关注都没有关注黑猫,既然不是无脑黑猫粉那它叭叭个啥⊙∀⊙?有人说看到它好多视频里无脑发言。这ID就像个小学生2333

标杰园杰佣tag是这个视频感觉真的像引站一样,希望大家注意不要被这种视频影响,我说...

挂人,占tag致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b站黑猫这个视频,内容不细说了。
就是一个都不知道是不是杰佣的杰克杀二放二的故事没有鞭尸挂了园丁被黑猫吐槽觉得园丁可怜杰克针对园丁。
但个人感觉杰克真的没有针对园丁,很多理智杰园杰佣都觉得up主引站,我随手发一个评价哎呦呵~这时睿智小学生出现了。服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和别的层主说错什么了,它就在下面叭叭,还说什么都偏爱佣兵,反正戏份贼多
emmm。。。我看了它的关注都没有关注黑猫,既然不是无脑黑猫粉那它叭叭个啥⊙∀⊙?有人说看到它好多视频里无脑发言。这ID就像个小学生2333

标杰园杰佣tag是这个视频感觉真的像引站一样,希望大家注意不要被这种视频影响,我说的评论也只是针对碰到的无脑园丁。
这种小学生真的很摸黑杰园和艾玛了,心疼理智杰园粉和艾玛小姐qwq
其实这个视频里面弹幕无脑ky也多这是醉了,搞不懂为什么有up主会发这种引站视频
emmm,想了想其实这个视频也挺ky的,黑猫粉退散,这个知名黑猫up主我也挂,谢谢😊

西桐

【杰园】思念

糖吃太多会蛀牙哦~试试刀吧...

杰克:艾玛,洗澡了。
艾玛:......
杰克:不能闹别扭,身上都有汗味了。

杰克:艾玛,睡觉啦,做个好梦哦。
艾玛:......

杰克:艾玛,岳父想见你了,你见不见?
艾玛:......
杰克:不见吗?有我在就够了。

杰克:艾玛,该起床了。
杰克:艾玛,真的该睁开眼了。
艾玛:......
杰克:真的不醒吗?那我明天早上还会问哦,直到你醒来为止。

杰克:就连我也没有想到,堂堂开膛手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女孩,我以为那只是想将她抹杀的兴趣,好孩子爱上了艾玛,坏孩子却抹杀掉她。

糖吃太多会蛀牙哦~试试刀吧...

杰克:艾玛,洗澡了。
艾玛:......
杰克:不能闹别扭,身上都有汗味了。

杰克:艾玛,睡觉啦,做个好梦哦。
艾玛:......

杰克:艾玛,岳父想见你了,你见不见?
艾玛:......
杰克:不见吗?有我在就够了。

杰克:艾玛,该起床了。
杰克:艾玛,真的该睁开眼了。
艾玛:......
杰克:真的不醒吗?那我明天早上还会问哦,直到你醒来为止。

杰克:就连我也没有想到,堂堂开膛手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女孩,我以为那只是想将她抹杀的兴趣,好孩子爱上了艾玛,坏孩子却抹杀掉她。

꧁༺墨缘ཊ࿈ཏ璇凰༻꧂

第五人格沙雕日常——论一脸懵逼的盲女(二)

想了想还是把盲女系列发完吧。

下一个系列是医生。

行了我知道我文笔超渣……这是N久以前的文了1551.


  “海伦娜姐姐。”艾玛叫了我一下,“你先去找另一台密码机破译,我先去……遛一下监管者哈!”

  “嗯,你去吧。”

  我回答道。


  是我的错觉吗?艾玛说话时有些停顿,神情也不是害怕……

  而是期盼???

  ????

  什么情况哦,艾玛应该不会有事吧?

  我不禁为这个小女孩担心起来。

  (事后我才知道,mdzz,艾玛是除那个无名无姓的幸【厄】运儿外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没有负面天赋的,且带有技能的求生者——而且比幸运儿厉害多了。)

  跑到另一...

想了想还是把盲女系列发完吧。

下一个系列是医生。

行了我知道我文笔超渣……这是N久以前的文了1551.


  “海伦娜姐姐。”艾玛叫了我一下,“你先去找另一台密码机破译,我先去……遛一下监管者哈!”

  “嗯,你去吧。”

  我回答道。


  是我的错觉吗?艾玛说话时有些停顿,神情也不是害怕……

  而是期盼???

  ????

  什么情况哦,艾玛应该不会有事吧?

  我不禁为这个小女孩担心起来。

  (事后我才知道,mdzz,艾玛是除那个无名无姓的幸【厄】运儿外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没有负面天赋的,且带有技能的求生者——而且比幸运儿厉害多了。)

  跑到另一台密码机前,我开始破译。


  “叮——”

  手腕上的指示器响了,慈善家残血。

  然后过了大约十秒,慈善家倒地。

  ???

  杰克那么厉害的????


  “叮——”

  又响了……

  待我定睛一看。


  woc,艾玛残血!


  “叮——”


  woc,艾玛倒地!


  emm??!

  艾玛你你你……

  别皮嘛……


  看,这就是皮皇的下场!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天真的我,唉。)


  然后,我成功被雷到了。

  当我开完这台机子时,我感受到了心脏的加速跳动。

  我敲了敲盲杖,杰克正朝我走来。


  抱着……艾玛……

  两人。

  一。

  脸。

  幸。

  福。

  雷,真雷,这可雷死我了。


  呵,情侣。


  “杰克先生,这位是新加入的盲女海伦娜姐姐哦~”

  艾玛紧紧抱住杰克,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

  嗯,mdzz。


  “你好,海伦娜小姐。欢迎来到——欧莉蒂丝庄园。”

  杰克对我说了一句。


  声音好听,和艾玛挺配的。

  (呵,虐狗。)


  很没有存在感的律师又独自一人开了两台机子,随后跑过来,开完了最后一台机子。

  然后戳了戳我,“盲女小姐,开大门吧。”

  于是很无语地看了看【卿卿我我的】两人,拉着我跑去了大门。


  大门开启,律师溜了。


  傻傻的我,敲了敲盲杖。


  于是,我呆了。

  我呆呆地看着杰克,以公主抱的形式,把艾玛抱到了逃生门前,放下。

  再呆呆地看着艾玛指示杰克蹲下。


  “啵——”


  最后,我的听觉和想象告诉我。

  艾玛亲了一口杰克。


  亲了一口……


  啊啊啊啊啊——


  我的内心简直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啊啊啊啊啊——

  上天,请赐予我一个情侣吧!

  哪怕是女的也好啊!

  (从此我知道了,FLAG不能乱立。)


  最后的最后,杰克亲自将艾玛,送出了逃生门。


  真该庆幸,我是个瞎子呢。


꧁༺墨缘ཊ࿈ཏ璇凰༻꧂

第五人格沙雕日常——论一脸懵逼的盲女(一)

是把以前的脑洞文屯起来……


这里黎凰,小萌新一个。

以前的文笔很辣眼睛。

这是一个系列……不定期更新。

文章灵感是来源于 某在斯 

吹爆这位太太。

食用愉快。


  我叫海伦娜•亚当斯,是一位一天到晚把盲杖敲来敲去的盲女。

  没错,我这一杖子下去哪儿都能看见你。

  我就是传说中的最强辅助。

  虽然说……作为盲人生活还是挺不方便的。


  但!是!

  有时候我就特别庆幸自己是个瞎子……


  这要从我初入庄园那会儿说起了。

  刚来庄园那会儿,我倒是怕得要死。对,特怂。为了自保也为了熟悉这个庄园的人,我很快结识了空军玛尔塔小姐和医...

是把以前的脑洞文屯起来……


这里黎凰,小萌新一个。

以前的文笔很辣眼睛。

这是一个系列……不定期更新。

文章灵感是来源于 某在斯 

吹爆这位太太。

食用愉快。


  我叫海伦娜•亚当斯,是一位一天到晚把盲杖敲来敲去的盲女。

  没错,我这一杖子下去哪儿都能看见你。

  我就是传说中的最强辅助。

  虽然说……作为盲人生活还是挺不方便的。


  但!是!

  有时候我就特别庆幸自己是个瞎子……


  这要从我初入庄园那会儿说起了。

  刚来庄园那会儿,我倒是怕得要死。对,特怂。为了自保也为了熟悉这个庄园的人,我很快结识了空军玛尔塔小姐和医生艾米丽小姐——那时候我还没去熟悉园丁艾玛小姐,或许说我根本没见过园丁小姐,仅仅是听说而已。

  而已……


  据玛尔塔所言,艾玛小姐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如果我没有和你在一起对局,而艾玛正好与你一起参与的话,跟着她就是安全的。”

  我就奇怪了,都是女孩子,艾玛怎么会比玛尔塔这个军人(还带枪)厉害呢?

  于是我又跑去问艾米丽,结果和玛尔塔的论述相同——艾玛特别厉害。


  厉害在哪呢?


  于是下一场对局开始了。仿佛上天有意,这局的参与者是我、园丁、慈善家以及律师。


  监管者不知道是谁。

  一定很凶吧?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你就是盲女吧?”旁边传来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我是园丁,艾玛•伍兹。不好意思啊,我之前一直没空和你打招呼。”

  “啊啊,我是盲女。海伦娜•亚当斯。叫我海伦娜就好。”

  我懵。

  等等……艾玛的嗓音那么甜美的话,人应该很娇小吧?


  我敲了不下于十次盲杖,目的是为了从面前这个身着蓝色小短裙(不要问我是怎么看清颜色的,我只是半盲,通过训练后颜色近看还是可以分清的),草帽上围着一圈鲜花的小女孩身上找出一点关于“厉害”的特点。

  旁白放着一个简简单单的绿色工具箱,凭着这点我肯定了,她绝对不强悍。连技能都不是攻击性的,空军医生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这局你就跟着我吧!跟着我是很安全的哦~”

  很安全?

  emm小姑凉你是认真的?

  “好……吧……”

  然而我还是答应了。

  我倒要看看小姑凉你到底厉害在哪。

  而且……没空打招呼?

  没空,这是没空在哪呢?


  游戏开始,地点红教堂。园丁很快就找到我了——神速啊!

  “海伦娜海伦娜,跟着我先去把主教堂内的密码机破译了先。”园丁拉着我,硬是把我拽进了主教堂。

  ……明目张胆,我只能这么说。

  三面门,监管者很容易看到的诶!


  我海伦娜的破译速度是很快的,心眼这个特点可是我的专利。

  结果……机子开到一半……我触电了。

  触电了……

  电了……

  了……

  呜嘤嘤……打脸了。


  园丁一直在开机子,从没触电。

  哦哟哟这园丁小姑娘还有一手呢。


  园丁看了我一眼,说了句:“起雾了。”

  我静下心,感受着身旁的变化。丝丝水汽围着身体,确实是起雾了。

  “是他。”园丁微微笑着。

  “他是谁?”

  我一脸懵逼地问。


  “开膛手杰克啊。”

  园丁笑得更深了。

  等等,艾玛你这微笑不对劲!不对劲啊喂!

  “你不怕的?”

  “不怕啊。”


  好的艾玛你真的hin厉害。

  监管者你都不怕,开膛手你都不怕。

  佩服。


  “啪嗒——嗞——”

  密码破译成功。


  我用力击了一下盲杖,整个地图尽收脑海。监管者……离我们还很远呢。

  很远呢。


猫咪蛋挞水蜜桃

草稿的男孩纸永远都是那么魔性……(裙子分别是根据花童花匠相聚之礼改的)舞会上的六只

草稿的男孩纸永远都是那么魔性……(裙子分别是根据花童花匠相聚之礼改的)舞会上的六只

跳跳糖跳跳

【杰园】奋不顾身41

注意事项见第一章开头。

应该是可以在暑假结束前完结的。剩下的情节不多了。

41

弗雷迪莱利展开晨报,春风破开冰封的空气席卷而来,拂过他扣在红茶瓷杯上的手指,晶亮的钻石镶嵌在深色的指环上端,水一般淡的阳光在其上闪烁,仿佛把星辰握在了手里。女佣叠手站在一旁,垂眉低目,等待着主人下达命令。莱利的目光隔着镜片望向报纸上缘,他的妻子正在慢条斯理地往面包片上抹橘子酱。

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找一个打破两人冰点的机会。而他的妻子显然不愿意接受他的和解信号,只是执着地捏着短刀涂抹,好似什么也没听见。

“关于昨天那件事——”

“不要提了。”棕发碧眸的女人语气平平地打断了他的话,她微微抿着嘴唇,唇线平直,...

注意事项见第一章开头。

应该是可以在暑假结束前完结的。剩下的情节不多了。












41

弗雷迪莱利展开晨报,春风破开冰封的空气席卷而来,拂过他扣在红茶瓷杯上的手指,晶亮的钻石镶嵌在深色的指环上端,水一般淡的阳光在其上闪烁,仿佛把星辰握在了手里。女佣叠手站在一旁,垂眉低目,等待着主人下达命令。莱利的目光隔着镜片望向报纸上缘,他的妻子正在慢条斯理地往面包片上抹橘子酱。

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找一个打破两人冰点的机会。而他的妻子显然不愿意接受他的和解信号,只是执着地捏着短刀涂抹,好似什么也没听见。

“关于昨天那件事——”

“不要提了。”棕发碧眸的女人语气平平地打断了他的话,她微微抿着嘴唇,唇线平直,薄得好像要隐没在了鼻下,“你不想供养里奥,我就自己出去打工赚钱养他。”

莱利感到一股火气涌上胸口,冲得他两眼发黑,“玛莎,不要说气话。”

“我当初嫁给你是因为你说你会帮我照顾里奥。”玛莎猛的放下了手中的餐刀,铁制品和瓷碟碰撞发出响亮的声音。她抬眸与莱利对视,他才发现不知何时她美丽的眼眸里已是雾气蒙蒙,“我诚然爱你,弗雷迪……但我不能背信弃义……”

莱利永远无法抵挡她这副半是悲伤半是撒娇的姿态。他近乎是立马放下了晨报,推桌而起来到她身边,将她柔弱的肩膀揽进了自己怀里。“我明白,亲爱的玛莎,你是如此温柔。是我考虑不周了,我给你道歉,请原谅我,我的挚爱,否则我将一生都在地狱里忍受煎熬。”

玛莎拭去浓密睫羽下的薄泪,她眼底发红,轻轻回抱住了莱利的手臂,“还有艾玛……差不多一年了,还没有她的消息吗?”

莱利神色一凛,回想起那个与玛莎长得十分相像的女孩。她望住自己时深沉的目光,尽然美丽,却让他不寒而栗。他也说不清这莫名其妙的感觉从何而来,也许从他听闻她不顾母亲的制止从牢狱救出那个柯斯米斯基并且与他结下情侣关系开始,他不经意间见过玛莎拿着擀面杖殴打这个身形瘦小的女孩,她默默承受着母亲的怒火,眼里没有一分半点后悔。莱利那个时候便知道她为了柯斯米斯基可以奋不顾身做任何事情,于是一年前他听闻她和她的情人从守卫森严的地牢逃了出去时并没有太多惊讶。

“没有。”莱利抚摸着玛莎的头发,那上好绸缎一般的触感令他心醉神迷,“我手下的侦探都在查了。”

没有说出口的是,他认为艾玛伍兹有很大的几率已经葬身某处荒山野岭。他实在想不出她能躲到哪里去,何况她那没有自理能力的父亲还在欧利蒂丝,如果她还活着,怎么可能不回来探望父亲呢?

“不说这个了,快吃早餐吧,否则上班要迟了。”玛莎拍了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对莱利微笑。他点点头,飞快吃完了碟里的食物,拎起公文包便出了门。

这一日与往常没有太大区别,等待他处理的文件堆成了小山,下属也愚蠢得令人头疼,莱利分别对五个不同的人发了六场脾气,砸碎了一个杯子,扣了两个人的工资。直到天色暗下来,夜幕低沉,他才最后一个离开楼幢。莱利对此没有什么怨言,他一向认为是自己的努力才成就了今日的成功,不论是在事业上,还是感情上。

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回顾往生,他扪心自问是没有遗憾的。他为数不清的客户打赢了官司,结交了无数的朋友,人脉广布整个英吉利,连唯一一个心动的女人都乖乖收敛羽翼停留在了他的身边。现今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美好,医院里那傻大个花不了他多少钱,那碍眼的女孩儿更不见踪影。莱利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其实没想到事情会进行得这么顺利,甚至做好了忍受玛莎拖着一个孩子嫁给他的准备。

平地卷起一阵风,裹挟着遗弃在地面轻飘飘的纸片打着跟头滚走。莱利莫名便觉得冷,拢了拢身上的长外套。这石板街上空空荡荡,当年开膛手还活跃在欧利蒂丝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个年轻女性死在了这个地方。不知何时涌起了白雾,绕着莱利从街道一端奔往另一端。

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他不自觉加快了脚步。空无一人的街道里只有他的高帮靴子叩击地面的声音,步伐逐渐加快,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巨兽在后面追着他跑,要咬断他的脊椎,切开他的肚子。莱利从未有一刻如此希望回到玛莎身旁,枕在她温暖的大腿上,听她一边织毛衣一边絮絮叨叨。

“上帝保佑。”他低声祈祷。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向上帝求助总是没有错的。

骤变忽生,莱利只听见一声破风的呼鸣,自己的膝弯就被狠狠踹了一下,难以控制地跪了下去。他下意识以为是抢劫,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一种冷冰冰的硬物抵住了。他遍体生寒,呼救在出口以前便被捂住了。他呜呜地闷声叫着,鼻尖涌上来的是烟草的味道,那手很小,绝对不属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不要叫,莱利先生,否则我不肯定自己会不会往你脑壳里送一颗弹子儿。”

这声音像音质优良的小提琴,清洌柔软,尾音微微上扬,有一种专属于少女的天真烂漫。莱利听到第一个单词的那一瞬间便失去了语言能力,他绝对不会认错这嗓音,那是玛莎心爱的失踪了一年的女儿的声音。

“你想做什么?”他勉强定下心神,质问道。

“你应该问,我们想做什么。”

莱利猛的摆头,一个高瘦的男人从一旁建筑的阴影里走了出来。长长的风衣摆轻轻碰擦他的小腿,雾色中他皮肤白得似乎失了颜色,只有那双细长的乌黑眼睛,目光落到人身上时冷漠得令人窒息。他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里握着出了鞘的匕首,点点冷光看得莱利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寒颤。

“你怎么又跟过来了,令人作呕的跟屁虫。”艾玛活动了一下手腕,枪口跟着也在莱利的后脑勺滑动,他胆战心惊,怕她手滑真的开了枪。

杰克柯斯米斯基对她扬起了一个讥讽的笑:“怕你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动脉的位置在哪里。”

艾玛啐了一口,莱利被枪管抵得不得不微微低头。“别跟我抢,绅士先生。”

“那就让我见识见识,牙尖嘴利的小姐的杀人艺术吧。”杰克偏头,他笑得深,赤裸裸的都是杀意。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