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园

162.6万浏览    12692参与
四次元梦幻泡影

杰园(1)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能点评一下


根据上一张图我说10热度要发短漫,但是我画得有点

烂所以先发文再把它做成漫画,呃感觉我写得很渣又短


杰园


设定:现代校园篇(此为艾玛视角)


我叫艾玛.伍兹,是一名高中生。平时空闲时会照料

花草。以后立志成为一名园丁.在一次偶然下我遇

见了‘他’。他叫杰克,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也是学校的校草他长得又帅又非常绅士所以受到不少女生的爱戴。我打从心里喜欢着他。


一天学校要举办舞会

‘同学们后天就是舞会了,你们要携带男/女伴同学‘散会‘ 男伴吗?’我显得非常苦恼不知道该这么办

突然有人在我苦恼时有人拉了我一把,我回头一看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能点评一下


根据上一张图我说10热度要发短漫,但是我画得有点

烂所以先发文再把它做成漫画,呃感觉我写得很渣又短


杰园


设定:现代校园篇(此为艾玛视角)


我叫艾玛.伍兹,是一名高中生。平时空闲时会照料

花草。以后立志成为一名园丁.在一次偶然下我遇

见了‘他’。他叫杰克,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也是学校的校草他长得又帅又非常绅士所以受到不少女生的爱戴。我打从心里喜欢着他。


一天学校要举办舞会

‘同学们后天就是舞会了,你们要携带男/女伴同学‘散会‘ 男伴吗?’我显得非常苦恼不知道该这么办

突然有人在我苦恼时有人拉了我一把,我回头一看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他把我带向了一个地方,我有了挣扎的念头,在我想挣扎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便开始说起了话


‘我们快到了,别挣扎了伍兹同学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他非常难堪的对我说(别问她怎么知道的)

‘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而且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艾玛心想。‘到了’伍兹同学。我望眼一看‘哇,好大的玫瑰园啊’我怎么不知道学校还有这种地方啊。

突然那个男人拿下了面具。


                         杰。。克。。学长

‘    这是真的吧,我深深还怀疑这一切是现实吗?

是真的,内个伍兹同学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来这里。还有刚刚真的是非常抱歉对你做了那么无理的事情。’杰克非常难为情的看着我。没想到我会被鼎鼎有名的杰克学长关注,艾玛心想内个我知道你..喜欢花所以。。呃那个

说着说着他脸上渐渐红了。

杰克难为情的样子真是反差啊,也太可爱了吧‘

‘呐,这是送你的‘他递了一朵玫瑰花给我

我非常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呃。。杰克

()我想说但为什么说不出口) 这 这 这 个给你你一定要来。说完之后我匆匆跑走希望别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此时,这一切有人看见了。

‘没想到是这样啊,终于找到你的弱点了。杰克嘿嘿嘿。。。’


末完待续。。。。


猜猜这是谁,上一张画有答案 。


野生哥布林
我来丢人交古早党费了我希望我能...

我来丢人交古早党费了
我希望我能有脑洞和手产别的好磕的东西

我来丢人交古早党费了
我希望我能有脑洞和手产别的好磕的东西

弑天之无言

哇真的缘分,刚匹配到一次完了居然立马又是一次。(还贴心的换了牛仔我1551)

哇真的缘分,刚匹配到一次完了居然立马又是一次。(还贴心的换了牛仔我1551)

Daniel

现代pa圣诞节。。叭。。
先丢一波草稿,晚安♡

现代pa圣诞节。。叭。。
先丢一波草稿,晚安♡

青青又晨

■ 是写给番茄劳斯 @地下三号李番茄. 的生贺 希望番茄劳斯能为大家带来更多高质量好粮 又长大一岁啦祝生日快乐哇 我永远爱番茄劳斯!(我的文笔全网最辣鸡不要打我呜呜呜)
■ 绯鹗×罗刹绯春 人物私设与ooc有 有原游戏剧情参考与架空自设 本文灵感源自附图里两款皮肤的寄语以及Bgm
■ Bgm:Before my body is dry——小林未郁
  
  
  
  “快醒来吧,让我与你融为一体。”
  在眼底是漆黑一片的梦境之中,遁在远处光明中的男子如是说道。
  
  站在黑暗中的艾玛·伍兹无法看清男人的容貌。她只能感知到他的存在,看到他的轮廓。
  男人的身影与浓雾融合...

■ 是写给番茄劳斯 @地下三号李番茄. 的生贺 希望番茄劳斯能为大家带来更多高质量好粮 又长大一岁啦祝生日快乐哇 我永远爱番茄劳斯!(我的文笔全网最辣鸡不要打我呜呜呜)
■ 绯鹗×罗刹绯春 人物私设与ooc有 有原游戏剧情参考与架空自设 本文灵感源自附图里两款皮肤的寄语以及Bgm
■ Bgm:Before my body is dry——小林未郁
  
  
  
  “快醒来吧,让我与你融为一体。”
  在眼底是漆黑一片的梦境之中,遁在远处光明中的男子如是说道。
  
  站在黑暗中的艾玛·伍兹无法看清男人的容貌。她只能感知到他的存在,看到他的轮廓。
  男人的身影与浓雾融合在一起,无法剥离。
  
  完全无法迈开步子。完全无法转身逃跑。
  望着男人右臂锋利的手刀,艾玛缓慢地伸出手去,非常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究竟是谁?”
  
  “答案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我的小姐。”
  艾玛感觉男人在向自己缓步走来,他移动的每一步都带着腾腾雾气与森森寒风。
  “——我,即是你。”
  
  ◎
  “哈啊!”
  艾玛惊呼着从床上坐起来,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欧利蒂斯熟悉的客房。伸出手去蹭了蹭额头的冷汗,艾玛选择暂时不去想方才那诡怖的梦境。
  掀开被子跳下床,透过角落里的穿衣镜,艾玛的目光最终落在镜子里穿着蓝色睡裙的自己身上——这条裙子并不是她的。她不喜欢蓝色,裙子也不是常常穿。
  
  那么,这身衣服到底是谁替自己换上的?
  一股寒气从背后迅速向大脑传来,艾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立即冲到房间的门前企图打开它,但无论是使劲地掰门把手还是用力拍门求救也好,甚至是用指甲扣,这扇门都像是被钉死了一般,怎么也打不开。
  
  我这是被,囚禁于此了吗?
  在多番尝试无果后,艾玛终于暂时放弃她想要逃跑的想法。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思考自己为什么被困于此,然后想出一个脱身的方法。
  
  “——现在的你居然还有心思做无畏的反抗么?”
  一个低沉却极有磁性的男音中断了艾玛的思考。钥匙插入锁孔的咔哒声轻轻响起,门便被用外向内打开。
  
  艾玛站起来打量那位出现在面前的男人。他穿着红色的衬衣西裤,带有黑色羽毛披肩的大衣修饰出男人健壮有型的身躯。
  这样的搭配,从头到脚都是一抹奇怪的艳色。如此怪异的搭配实在有些让艾玛无法理解。虽然她知道现在并不是关心来者穿着的时候,但这身打扮怎么看都能让艾玛联想到酒馆里的驻唱歌手。
  
  “你是谁?”
  艾玛警惕地向后缩了缩,双手抱在胸前做防御状。她知道单凭自己的女子之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面前男人的对手,但眼下也只有这种徒有其表的招式能给她些心理安慰。
  
  “……我说过了,我就是你。”
  男人走进屋里来,把托盘放到桌子上。在艾玛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男人好像忽然间哽住了。他偏过头来注视着艾玛的眼神中似乎透露着一股悲伤,而艾玛同他对视,却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像狼一样扑上来把自己吞吃掉。
  
  男人的这个眼神盯的艾玛心里发毛。她不耐烦地跺着脚,一言不发的同男人对视。
  虽然腹中空空如也,托盘里热牛奶的醇香早已让艾玛按耐不住。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不能什么事都依着自己的性子来——这儿或许是面前这位先生的居所,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总之这应是为了囚禁她而存在。
  
  “罢了,你先吃饭吧。”
  男人挥了挥手转身离去,离开前他随手带上了房门。
  “——吃完饭,下楼来找我。”
  
  这次他没有锁门。
  
  ◎
  昏暗的工厂和穿着黄色衬衫的绷带脸,还有漆黑一片的地下室。
  黑色的长刀从身后袭来,被划破的衣服从背后肆无忌惮地暴露着腥红的伤口,殷红的血染红了大片土地。
  这简直就是,末日一般的光景。
  
  艾玛从回忆中转回到现实。房间里静得很,只有摆钟在嘀嗒嘀嗒的走着,似乎只要不出故障就永远都不会停下它的步伐。
  ——或许正因为自己背后那道伤口的原因,才会被这位陌生的男人救下吧。艾玛想。这么一来或许还得感谢他救了自己一命。
  
  吃过早饭,艾玛发现男人方才来开门时,不仅带来了早餐,还带了套衣服来。艾玛简单的翻了翻,衣服是白色袖子和红色长裙,置于上方的还有一顶插满玫瑰与白花的帽子。
  犹豫了许久,艾玛决定还是先穿上,然后下楼去向男人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问清楚。无论如何她必须要让自己的生活回到正轨。自己如今还有个父亲受困在欧利蒂斯,而自己却坐在这里如此心安理得的享受旁人带来的好,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换好衣服下楼,男人果然已经坐在桌前等艾玛。现在他正在看报纸,面前的咖啡还在向上蹿着白丝的热气。
  似乎是听到了木楼梯年久失修发出的咯吱声,他放下手里的报纸回头看着艾玛,“来了?”
  
  “啊,嗯。”
  艾玛一时不知如何应对面前的男人。她想逃,却迈不动步子;想转身,却动弹不得。
  
  “……用不着怕我。我要真对你起了杀心,远在这之前,你就已经死了。”
  男人象征性的清了清嗓子,
  “不过,在我们谈正事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艾玛怔了怔,然后把目光放到男人身上。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为何又把自己带到这里来……?诸如此类的问题在艾玛的脑子里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她几乎快要压抑不住自己咆哮的情绪。
  
  “我知道你想要问我什么。”男人顿了顿,“……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叫我杰克,杰克就好。”
  
  “那么,杰克先生。你所说的「融为一体」,是什么意思?”艾玛上前一步询问杰克,在发觉他在盯着自己看后又慌张的摆了摆手,“呃……我是说,梦里。梦里那位我看不清面容的先生就是您吧?”
  
  “因为我是唯一可以帮助你逃走的,怪物。”
  男人起身,牵过艾玛的手把她带进花园。院子里种着好些花——分辨不出是玫瑰,还是蔷薇。
  
  “倘若你与我融为一体,你完成你的复仇,我也能达到我的目的。这难道不是个一举两得的事么?”
  杰克的话萦绕在耳边,艾玛无心听,只盯着院子里的玫瑰出神。这些玫瑰打理的很好,如果这里平常没有别的人来负责卫生一类的话,便可以看出杰克是个细心的人。或许他并不坏,可他又为何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
  
  “……可我不知道你为何平白无故想要帮助我。”艾玛轻轻叹气,“我只想尽快找到我父亲。哪怕是捉住曾经伤害过我们的凶手也好,我坚信父亲绝不会那样死去。”
  
  “你的父亲,曾经和我是很要好的朋友。”
  杰克竖起一根手指,而他为了不让手刀划破艾玛,则背过手去,把它们藏在身后。
  “当然,我是说,曾经。他并不坏,甚至善良的始终无法对哭泣的孩子下手。——但这也是他的弱点。”
  
  “你或许觉得他还不够惨,但当他走投无路时,却拼了命也要把你送出来。”
  杰克见艾玛没有反应,又补充。
  
  “可是,这和你囚禁我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吗?”
  艾玛笑了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放我回去吧。我没什么值得被利用的地方。”
  
  “正因如此,才值得被利用。”
  杰克俯下身用手狠狠捏住艾玛的下巴,摆正她的头,以让她的目光与自己平行对视。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温柔刀,刀·刀·夺·人·命吗?”
  
  杰克的目光像是能把人看穿看透一般,让艾玛害怕。她挣脱杰克的束缚,别过脸去不再看他。艾玛握紧拳头,脑子里不断盘算着现在要如何逃离这个鬼地方。
  
  “顺带一提,不要妄图逃跑,你是绝对走不出欧利蒂斯的。”杰克背过身去往屋里走,边走边提醒艾玛,“倘若你想通了,就来找我。我会告诉你关于这里的一切。”
  
  ◎
  深蓝的天空逐渐吞噬了最后的光明,黑夜笼罩着艾玛所在的房间。她抱着膝坐在地板上,看着月亮透过薄薄的云层将清冷的月光倾泻进房间。
  
  杰克自清晨分别后便再也没有上来找过自己,连午餐和晚餐都是送到房门前来。他没再锁门,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艾玛知道杰克这是在留时间给自己思考,可她始终摇摆不定的不肯接受杰克的请求。
  
  悄悄下了楼,艾玛踮着脚走到走廊尽头掩着门的房间门口。门稀着一条缝,橘黄色的灯光把门口的地毯染出一道橙色的边。
  透过门缝不能看到杰克此时在做什么。艾玛猜测他正伏案疾书,又或者根本不在房间——
  “别在门口傻站着,有什么事进来说。”
  
  尴尬,被发现了。
  艾玛知道自己已经被发觉,吐了吐舌头还是把掩着的门推开。脸稍微有些烧着烫,不知道会不会红?毕竟偷看别人在做什么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做。
  
  “想通了?”
  杰克放下手中的笔,转过身来,目光柔和地看着门口的艾玛。他招手示意艾玛进屋,又拉出另一把椅子示意她有什么事坐下说。艾玛总是显得非常局促,她不自然的行礼,跟在欧利蒂斯时有很大不同。
  或许她只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杰克沉思许久,沏了杯红茶递给艾玛,“——喝吗?”
  
  艾玛接过茶杯,双手捧着将它置于大腿之上,然后盯着被子里旋转的白色泡沫发愣。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杰克却在等着她主动开口。
  
  “……你难道真的打算在这里坐着发呆,而不是开口向我说说你是如何想的吗?”
  等了很久都不见艾玛开口,杰克稍有些不耐烦。良好的家教告诫他不可以向可爱的小姐发脾气,但艾玛这样实在让人有些不知从何做起。
  
  “我不知道说什么。”艾玛嘟嘟囔囔的,总归还是开口了。“不知道应该向你如何问起。我只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必须让我的生活回到正轨。”
  
  杰克轻轻的呼了口气。这样也好,看来她并不是完全没脑子。再次象征性的清了清嗓子,他把一张泛黄的纸张递给了艾玛。
  “……你不是想要寻找事情的真相么。就算我告诉你所有人来欧利蒂斯,都是为了得到生存游戏胜出所给予最终逃生者的那笔巨款,你都没办法调查出究竟是谁想要害你。你知道那没可能。”
  
  艾玛放下茶杯,接过杰克递来的纸张。上头写的条条框框她看不太懂,但「收购密涅瓦」以及「里奥·贝克」这两个单词她再熟悉不过。
  很好,看样子是父亲收购了那间工厂。但他为什么会突然跑去收购一家负债累累的工厂?
  
  “你父亲被人欺骗,最终走向衰败。我想你不会不知道,人善被人欺这个道理。”杰克见艾玛没有理他,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在听自己讲话,但他还是选择继续说下去。
  
  “——那些贪图利益的人一定会来欧利蒂斯。如果你想找到凶手完成你的复仇,就尽快做选择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父亲是被人骗来欧利蒂斯的?”艾玛愣住,她手中那张泛黄的纸落在地上。
  
  “你父亲不是,但你是。”
  杰克轻笑,
  “……你是最后一个。在参与第一场游戏时被我发现昏迷在地下室的,没被监管者发现的幸存者。”
  
  艾玛这下总算是理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她来到欧利蒂斯的故事自此也能连成一片。
  父亲受到莱利的欺骗收购了负债累累的密涅瓦工厂,为了不牵连到自己,放火自焚。他也许并没有“死”,而是成为了欧利蒂斯中为了复仇而拿起屠刀的监管者——自己应该是在第一场生存游戏时被放走了,并不是侥幸被杰克从地下室捡到。
  
  监管者为何放走自己,冥冥之中艾玛似乎能够明白。这是父亲留给自己仅存的机会,绝对不能浪费。
  艾玛沉默了良久,站起身来。
  
  “我必须得找到那位‘杀死’我父亲的凶手。所以,杰克先生——您能助我一臂之力吗?”
  
  房间里两个人彼此对视着。坚定的目光对上另一双深沉稳健的眸,彼此似乎都在等对方一个更为确定的回应。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战斗了,我的甜心。我的答案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我即是你。”
  杰克站起身来,笑容爬上他的嘴角。
  
  ◎
  这是艾玛第一次慢下节奏去感受欧利蒂斯的土地。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儿,远处时不时有几只乌鸦盘旋着,它们最终停在石头或是树枝上。
  
  艾玛沉默不言,杰克也就耐着性子跟着艾玛,直到他俩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
  杰克用手指了指房子背后站着的人。他们是艾玛这局游戏所分配到的「同伴」,但除了莱利先生以外,剩下两个人艾玛并不认识。
  他们看起来好像在谋划着什么。艾玛想过去打探些情况,却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法子,只得慌张的站在原地。
  
  “别急,我的甜心。”
  杰克牵过艾玛的手,将其置于自己的胸膛之上,以让艾玛感受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尽管利用我,杀死他们。”
  
  艾玛怯怯的,把置于杰克胸膛的手缩了回来。
  杰克望着艾玛的眼神正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莱利。事实上,艾玛知道他是凶手。确切一点,艾玛知道他是破坏自己家庭的罪魁祸首。
  
  莱利是那个自己小时候常看到的叔叔。他西装革履,常常带着鲜花来自己家做客——那时候母亲和父亲吵架的原因虽然不得而知,但自从莱利先生到过自己家之后,父母之间的战火就在不断升级。
  
  “游戏开始。接下来,就最大限度地发挥你所有的本领,向他诉说长久以来你的愤怒吧——我的艾玛。”
  艾玛看到杰克隐匿在雾中,密涅瓦的天气似乎一下就变得阴森起来。
  
  梦境中,他好像也是这般隐忍。只用雾气与寒风包裹自己,却引领艾玛走出无尽的黑暗。
  无论你是什么人,又有何目的,我现在就选择相信你一次。艾玛握紧她的工具箱,快步走向远处的莱利。
  
  “啊呀……怎么是你?”
  莱利发觉有人来,以为是方才两位被自己随意打发掉的队友,本来一惊,抬头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艾玛·伍兹。
  
  “先生,您最好还是别碰这些花。”
  背过手去把事先备好的扳手与剪刀藏在身后,艾玛·伍兹带着笑容走进莱利身边。
  这个人要怎样形容呢,脾气乖戾喜怒无常,看起来就像是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疯子。
  
  “我只是碰一下,碍着你了吗?”
  莱利没好气的松开他面前的那些紫色的花,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艾玛·伍兹。
  艾玛知道这家伙显然早已不记得自己。他卷了父亲所有的钱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的事情,在九岁那年的艾玛看来并不是十分理解。但现在艾玛已经二十岁了,很多事早已能看得很清楚透彻。
  
  艾玛没有理会莱利,只用一种温柔到极致的眼神望着他。她打量面前的男人,想着这究竟该是位怎样有魅力的人,能让自己的母亲如此轻易放弃自己和父亲。
  
  “……艾玛,是时候动手了。”
  耳边传来低声的耳语,艾玛回过头去。身后什么也没有,仔细看却觉有暗流涌动。——那是杰克,他就在自己身后。
  
  莱利盯着艾玛看,越看越觉得她的笑容能让自己起一身鸡皮疙瘩。她来这里做什么?她原本应该被那愚蠢至极的医生折磨致死的不是吗?
  向后退几步,莱利想要逃走。艾玛这姑娘,他总称呼她为「甜心小姐」。她总试图和每一个人成为朋友,带着她脸上那个虚伪的假笑。
  
  “莱利先生在蓝莓派里加入颠茄的事,以及用艾米丽过往的遭遇威胁她,我想我可不能当做没有看见。”沉默良久的艾玛终于开了口,“——只是这一次,您故意支走其他的队友,是又想耍什么花招吗?”
  
  “你有什么目的?”莱利警惕性极强,他望着艾玛的眼神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加害于她。
  果然,我们谁都没有比谁更高尚。艾玛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裙边与鞋尖,她身后帮着的扳手与剪刀几乎被她握出汗来。
  
  “——我父亲。你知道的,我为何来这里。”
  艾玛抬起头来,对上莱利那锐利的目光。这期间杰克一直一言不发,他说话估计也只有自己听得见。否则刚才莱利就该吓尿了。
  
  单凭自己女子之躯要与一个男人拼力气,艾玛是绝对的失败者。但这次她不会输。
  在莱利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艾玛接近他,用剪刀划破了他的衬衫——像那场游戏一样,腥红的血瞬间就在莱利的后背蔓延开来。
  莱利吃痛,反身握住艾玛的剪刀。艾玛失手,被莱利握住脖颈,整个人被提起来——艾玛不知道莱利哪里来的这样大的力气,她几乎透不过气。
  
  就在艾玛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有什么炽热的液体喷撒到脸上,第一反应是闭眼的艾玛,察觉出莱利手上用劲儿的力度小了。
  于是艾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被手刃贯穿胸膛的莱利。她惊呼,立刻就从莱利的手中挣脱。
  
  “——艾玛,我说过。”
  站在莱利背后的,是一直隐匿在雾中的杰克。
  “尽管利用我,杀死他们。”
  
  ◎
  游戏结束。
  从莱利倒下的那一刻起,艾玛就知道复仇已经完成。她蹲下身去收拾满地的狼藉,杰克在一旁帮忙。他是个极其细心的人,细心到连莱利掉落在一旁的眼镜也拾起来处理掉。
  
  “先生……您真的很细心。”
  艾玛笑了起来,合上她的工具箱。
  
  “哦?你的意思是说,难道我不该把那家伙的这些狼藉处理掉,而是选择留在这里让剩下两位同伴回来看到这些,去揣测他究竟都经历了什么?”
  杰克挑眉,一把抱起艾玛。
  
  “可是,这并非先生一个人的功劳。——您难道不知道,温柔刀,刀·刀·夺·人·命吗?”
  这是初遇时杰克对艾玛所言。而此时被艾玛用来教育杰克,因此她就像是占了上风般,一面安安心心地窝在杰克怀里,手指不安分地在他的心口处画圈,一面又笑嘻嘻地同他磨嘴皮子。
  
  娇柔和甜美的确能够成为你的武器,艾玛。
  杰克扬起嘴角。
  
  冰原上无法绽放的红玫瑰,在密涅瓦却开放的如此艳丽娇柔。
  红色有时并非代表着不详的躁动。在另一种情况下,它也预示着绽放后的新生。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走出那道铁门,杰克抱着艾玛隐匿进雾中。
  
END.

玖.
欢迎大家来打扰~主园吹 只要不...

欢迎大家来打扰~
主园吹  只要不黑园都可以来呐
吃别的cp都可以来哦
艾玛是小团宠嘻嘻~
有cp洁癖的建议不要来鸭
最喜欢杜园啦 不黑任何角色跟cp
所有cp都吃,不雷任何
很友好的哟么么么
第五人格的小伙伴可以进来一起开黑哦

欢迎大家来打扰~
主园吹  只要不黑园都可以来呐
吃别的cp都可以来哦
艾玛是小团宠嘻嘻~
有cp洁癖的建议不要来鸭
最喜欢杜园啦 不黑任何角色跟cp
所有cp都吃,不雷任何
很友好的哟么么么
第五人格的小伙伴可以进来一起开黑哦

西西

杰園新文預告的說

杰園的新文預告(不知道會不會打出來),是國文課時想到的靈感

內容參考及靈感來自新詩作家路寒袖的作品《陪我,走過波麗路》

《陪我,走過波麗路》——路寒袖

戲總按時開演

當我擦著粉

妳已挽好迷人的髮髻

當我上了臺

妳正細數著鑼鼓的節拍

無奈,這齣戲

我們都只能演一個

我唱著編妥的曲調

妳走著預定的臺步

想邀妳共舞

但,在何時?

嘗試過許多角色

最笨拙的是

做不好擁抱妳的姿勢

每次,妳在我懷裡

我就忘了怎麼呼吸

舞臺上的一切

無非都只是象徵

而後臺,我卸了妝

妳將所有假髮歸還戲箱

我們,就安頓好所有的偽裝

天已濛濛的亮

遠方泛著光

來,陪我

走一...

杰園的新文預告(不知道會不會打出來),是國文課時想到的靈感

內容參考及靈感來自新詩作家路寒袖的作品《陪我,走過波麗路》

《陪我,走過波麗路》——路寒袖

戲總按時開演

當我擦著粉

妳已挽好迷人的髮髻

當我上了臺

妳正細數著鑼鼓的節拍

無奈,這齣戲

我們都只能演一個

我唱著編妥的曲調

妳走著預定的臺步

想邀妳共舞

但,在何時?

嘗試過許多角色

最笨拙的是

做不好擁抱妳的姿勢

每次,妳在我懷裡

我就忘了怎麼呼吸

舞臺上的一切

無非都只是象徵

而後臺,我卸了妝

妳將所有假髮歸還戲箱

我們,就安頓好所有的偽裝

天已濛濛的亮

遠方泛著光

來,陪我

走一段

沒有其他演員的波麗路

Araph

杰园!
好久没画结缘了,摸摸鱼

杰园!
好久没画结缘了,摸摸鱼

周言玢
老规矩一星期内删图,喜欢的话就...

老规矩一星期内删图,喜欢的话就存图吧。艾玛头像,应该也是哥特式画风吧(emmm分不清楚)。

老规矩一星期内删图,喜欢的话就存图吧。艾玛头像,应该也是哥特式画风吧(emmm分不清楚)。

loliko洛里克
她是不是有病?玛丽苏个屁啊!我...

她是不是有病?玛丽苏个屁啊!我是喜欢all园可是她这样骂杰佣是不是太有病了?我跟她说不要这样说她还骂我zz,然后还说我杰佣党就是傻子!老天爷我不是杰佣啊啊啊@A@

她是不是有病?玛丽苏个屁啊!我是喜欢all园可是她这样骂杰佣是不是太有病了?我跟她说不要这样说她还骂我zz,然后还说我杰佣党就是傻子!老天爷我不是杰佣啊啊啊@A@

除了园丁其他的角色都是渣渣

致那些不喜欢园丁的人

我骂医生贱人怎么了,园丁就是好,医生和律师两个贱人去死,除医生以外all园真好,艾玛就是一个小天使吖

我骂医生贱人怎么了,园丁就是好,医生和律师两个贱人去死,除医生以外all园真好,艾玛就是一个小天使吖

四次元梦幻泡影
感谢@心翼樱米兰所提供的图,主...

感谢@心翼樱米兰所提供的图,
主吃杰园/社园,裘医和佣空

感谢@心翼樱米兰所提供的图,
主吃杰园/社园,裘医和佣空

除了园丁其他的角色都是渣渣
除了园丁其他角色都是渣渣 杰园...

除了园丁其他角色都是渣渣

杰园赛高!

佣园赛高!

医生那个老女人和随便哪个角色组都是那么讨厌,医生才配不上园丁,医生和律师两个贱人在一起才好!

杰佣杰医都是渣渣

同性恋恶心死我了

佣园杰园才是王道

其他角色和cp就应该去死

除了园丁其他角色都是渣渣

杰园赛高!

佣园赛高!

医生那个老女人和随便哪个角色组都是那么讨厌,医生才配不上园丁,医生和律师两个贱人在一起才好!

杰佣杰医都是渣渣

同性恋恶心死我了

佣园杰园才是王道

其他角色和cp就应该去死

四次元梦幻泡影

花了一些时间终于画好了^0^~因为我电话拍照不高清而且会拍得暗,所以我调亮了。(画了个校园版 )破10热度会上传短漫。

花了一些时间终于画好了^0^~因为我电话拍照不高清而且会拍得暗,所以我调亮了。(画了个校园版 )破10热度会上传短漫。

芫落

《第五人格 永世杰园》

  额额额,停更了好久的,来,在此捡回来,评论里发个话,看看有没有等我产粮然后被我饿死的🙋

~~~~~~~~~~~~~~~~~~~~正文

五:目光的尴尬(接第四章)

  依旧是夜。

  ... ...今天下起了雪?

  律师弗雷迪要得到应有的审判了呢...

  艾玛静静的叹了口气。

  。。。 。。。

  “当当当――请各位人员来到主厅。”

  大家陆续走到主厅,看到了半死不活的律师(别揍我,我不是故意让他死他滴)

  他被挂在了大厅的中间,一身血迹,双眼无神,若不是必须每个人都要来,艾玛才不想看这一幕。

  “艾...

  额额额,停更了好久的,来,在此捡回来,评论里发个话,看看有没有等我产粮然后被我饿死的🙋

~~~~~~~~~~~~~~~~~~~~正文

五:目光的尴尬(接第四章)

  依旧是夜。

  ... ...今天下起了雪?

  律师弗雷迪要得到应有的审判了呢...

  艾玛静静的叹了口气。

  。。。 。。。

  “当当当――请各位人员来到主厅。”

  大家陆续走到主厅,看到了半死不活的律师(别揍我,我不是故意让他死他滴)

  他被挂在了大厅的中间,一身血迹,双眼无神,若不是必须每个人都要来,艾玛才不想看这一幕。

  “艾玛,我们一起去吧。”艾米丽拉住艾玛的手,笑了笑说道。

  “嗯。”

  。。。 。。。

  人,很多。

  也可以说,是来的人都很匆忙。

  刚进入主厅,艾玛就和艾米丽分散了,原因是被挤的。

“现在请大家不要乱动和讲话,否则后果自负。”夜莺的声音传来,大家默默地闭上了嘴,看到身后的椅子,随便一坐。

  但艾玛很不愉快,因为... ...

  坐在自己身边的是谁不好!为什么是杰!克!

  艾玛别扭的坐着,感觉杰克的目光正看向自己。

  不不不,一定是我想多了,他怎么会看我呢,毕竟这里可是要处死弗雷迪的地方啊,不会的... ...

  她悄悄用余光瞄了眼他,

but,

  她没想多。

  杰克果然在看着她。

(有人被处刑时,监管者是要摘下面具的)

  我的天!不要再看我了好吧?我们已经分了大哥!这么一直盯着女孩子看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啊!

  绅士作风被你吃了吗?

  Stop!收回你的目光!

  艾玛内心咆哮着,目光躲躲闪闪。

  “艾玛你... ...咳,艾玛小姐,你不舒服吗?”

杰克开口了。

  “是啊,很,很不舒服,如果你不再那么一直盯着我看,我会舒服很多。”艾玛仍是别过头和他讲话。

  真的... ...自从分手,就不敢和他直视了,我不是超强小艾玛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哦,原来是这样,那真是失礼了。”杰克歉意的一笑,抱歉道。

  “我... ...我能换个座位坐吗?”

  “不让的。”

  “可是... ...”

  “那你想... ...?”

  “我想和艾米丽坐... ...”

  “离得太远了。”

  “玛尔塔奈布他们也... ...”

  “艾玛小姐和我分手后就这么讨厌我吗?”

  艾玛愣住,

  静静的看着他。

  “并不是... ...”

  “那还能因为什么,我了解你的,艾玛。你的心思很好被看到。”

  “我... ...”

  “请安静!”夜莺不满的看向他俩。

  “哦。”艾玛吐了吐舌头,不去看杰克。

  “我宣布,律师弗雷迪.莱利,于x年x月x日,处于刑法,死。”庄园主在幕后低沉的说道。

  “... ...什么?!”艾玛叫了一声并站起。

  死?

  不是关起来吗?这次是死?!

  “艾玛.伍兹小姐,你有意见?”夜莺皱眉道。

  “我... ...”

  “你,想和他一起死?”语气带了一丝命令。

  “她没意见,抱歉,请继续。”杰克也站了起来,拉她坐下。

  “开膛手,你凭什么替她说话?”

  “没有为什么凭什么的,接着让庄园主讲话,不说,我可走了。”

  “你!... ...”

  “好了夜莺,不要再胡闹了。”庄园主命令道。

  “是...好的,我尊敬的主。”

雪夜,伴着弗雷迪的血而去,今晚注定不安宁,不是吗?

  处刑后,大家散开,艾玛注视着杰克走远的身影,沉默了。

  她看到了开膛手的孤独,

  开膛手的... ...

寂寞。

――――未完待续

本章完~

喜欢的记得点赞哦~

收藏也可以哒~

蟹蟹小可爱们呐~

撒花~

撒花~

撒花~

一定要多评论哦!

让我看看有没有长期不共粮饿着的~😄

白白!

爱你么么哒😘


初水
♢【注意避雷】杰园♢是同学要求...

♢【注意避雷】杰园
♢是同学要求的杰园鸭!ヾ(゚∀゚○)ツ
♢动作有参考
♢【注意】我是杂食党,不接受ky_(:з」∠)_,以提醒注意避雷不要引战(・ω-。)

♢【注意避雷】杰园
♢是同学要求的杰园鸭!ヾ(゚∀゚○)ツ
♢动作有参考
♢【注意】我是杂食党,不接受ky_(:з」∠)_,以提醒注意避雷不要引战(・ω-。)

逝影
画得不好,请见谅(&acute...

画得不好,请见谅(´ .  .̫ . `)

画得不好,请见谅(´ .  .̫ . `)

fufu叫的小麦
多彩丁丁多彩杰杰!!( ͡&d...

多彩丁丁&多彩杰杰!!
( ͡° ͜ʖ ͡°)fufu!!!

多彩丁丁&多彩杰杰!!
( ͡° ͜ʖ ͡°)fufu!!!

瑾瑜

说一下

占tag致歉


众所周知,我是个强悍(不)园吹+约吹

(好了还是不铺垫了)


就是

以后这个号就主吹【杰园】【宿园】了

【裘盲】偶尔也会画

也会发日常和艾玛约约


私心—园,约,殓这三位是最喜欢的角色了

so我正在尝试【约园】【殓园】

以后就用 @良年 这个号吹了

—请粉丝页自行决定去留毕竟关注页看见自己不吃或者讨厌的cp会难受的hh

熟人不用担心取了个关就和我关系不好了

这是喜好问题,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无关


然后

以后周更,我要学习。

占tag致歉


众所周知,我是个强悍(不)园吹+约吹

(好了还是不铺垫了)


就是

以后这个号就主吹【杰园】【宿园】了

【裘盲】偶尔也会画

也会发日常和艾玛约约


私心—园,约,殓这三位是最喜欢的角色了

so我正在尝试【约园】【殓园】

以后就用 @良年 这个号吹了

—请粉丝页自行决定去留毕竟关注页看见自己不吃或者讨厌的cp会难受的hh

熟人不用担心取了个关就和我关系不好了

这是喜好问题,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无关


然后

以后周更,我要学习。


琴音

【奈布&原创女主】我是个坏孩子哦

第三章

#我有朝一日也开始连产了!

#想好了,结局先假be一下,最后在番外里再he,嗯就这样

#什么?be谁?当然是两个都虐了!

#杰克是个大猪蹄子这个梗真是过不去了

杰克支着头,看着面前这个气急败坏的女生。

“妈的庄园主,你等着,老子不拆了你的设备算我输!”撂下狠话,洛月岚将手机摔到床上。

事情是这样的。

杰克和艾玛告别完之后回到监管者宿舍,发现自己的屋子锁上了门,于是他猜想新监管者是和他一个宿舍。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他打开门后,他听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忘的尖叫声。

“啊啊啊妈的庄园主居然让我和大猪蹄子住在一起!我搞死你庄园主!”

哦对了,他们两人认识。

某一天,当洛月岚完成任务后准备回家,刚好看到了行凶完的杰...

第三章

#我有朝一日也开始连产了!

#想好了,结局先假be一下,最后在番外里再he,嗯就这样

#什么?be谁?当然是两个都虐了!

#杰克是个大猪蹄子这个梗真是过不去了

杰克支着头,看着面前这个气急败坏的女生。

“妈的庄园主,你等着,老子不拆了你的设备算我输!”撂下狠话,洛月岚将手机摔到床上。

事情是这样的。

杰克和艾玛告别完之后回到监管者宿舍,发现自己的屋子锁上了门,于是他猜想新监管者是和他一个宿舍。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他打开门后,他听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忘的尖叫声。

“啊啊啊妈的庄园主居然让我和大猪蹄子住在一起!我搞死你庄园主!”

哦对了,他们两人认识。

某一天,当洛月岚完成任务后准备回家,刚好看到了行凶完的杰克。

“哎呀,小伙几,想不到你也是个狼火啊。”

杰克:???

本着杀人灭口的想法,杰克正准备杀了洛月岚,却被她一句话打断了动作。

“你杀人也不处理指纹啥的?杀完之后现场也不处理一下吗?连手套也不带,你不行啊小伙子。”

说完,她也帮杰克处理好了现场。

“那就这样啦,再见啊,我叫洛月岚。”

回到家后,杰克查了之后才知道,他遇见的是杀手榜第一的茶蘼,传说中嗜杀成瘾的恶魔。

emmm……资料完全没有可信度啊,杰克心想。

直到那一夜,洛月岚屠尽了那些杀手,杰克才明白,为什么她是第一。

不过那时,他已经进入了庄园,遇见了艾玛。

至于现在嘛……

“嘟嘟嘟……”

“你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庄园主的声音。

“妈的庄园主,老子要搞死你!赶紧给老子换宿舍,不然我就先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然后再把你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最后在叫一车基佬口口口口口口你!”

“啥?这边信号不好啊,挂了啊。”

杰克目瞪口呆的听着庄园主的话。真没想到,庄园主平时人模人样的,居然可以这么的……不要脸。

“靠!”

骂完庄园主,洛月岚愤愤的说道:“大猪蹄子,以后买一个布帘隔在咱俩中间啊,不然你出去睡!”

“这是我的宿舍。”杰克一脸平静的对洛月岚说,丝毫没有生气。

“可是你打不过我,我不介意把你打晕扔外边,自己选吧。”

我是绅士,不和女生计较。

杰克在心里强行安慰自己,脸上的微笑差点破裂。

“欸对了,听说你有女朋友了?谁啊?介绍介绍呗。”

洛月岚熟练的将手搭在杰克的肩膀上,显然杰克也习惯了她的动作,刚准备解释,就听到了艾玛的尖叫。

“啊!!!!你,你们……”

哎呀忘关门了。

这是洛月岚的内心。

我靠洛月岚我要口口口你!

这是杰克的内心。

“杰克,你居然……你居然欺负洛月岚小姐!”

说完,艾玛就跑去找艾米莉了。

杰克一度十分懵逼。到底是她欺负我还是我欺负她啊???

他赶紧跑出去追艾玛,却错过了洛月岚脸上奸诈的微笑。

幸亏我调整了角度,让艾玛觉得是杰克要非礼我一样。她想。

今天庄园也十分平静呢~

(我准备更一篇洛月岚和杰克认识的番外,大概晚上八点吧……)

(私心打了杰园的tag,如果你们不喜欢的话我删掉……毕竟这篇文复线是杰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