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园

238万浏览    13956参与
楠沐

高举杰园大旗!有人吃着对吗?

高举杰园大旗!有人吃着对吗?

鱼小小小圆

关于第五人格杰园同人CP漫画《忆君》

第一章紧急绘制中,关于人设绘制也会加快进度的,请敬请期待

第一章紧急绘制中,关于人设绘制也会加快进度的,请敬请期待


zy.言曦沫
有点想鸽想鸽的怎么办

有点想鸽想鸽的怎么办

有点想鸽想鸽的怎么办

fufu叫的小麦
策划面对面说的园丁大改我只想到...

策划面对面说的园丁大改我只想到这个。。

为什么一定要跟椅子过不去fu??

策划面对面说的园丁大改我只想到这个。。

为什么一定要跟椅子过不去fu??

Ahri隙

【杰园】孽缘 001

        丽莎是被惊醒的。

  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她从床上惊坐起身,额头还冒着细汗。

  黑暗中敲门声乍起。男孩沙哑的声线透过门板激颤起她脆弱的听觉神经。“贝克小姐?”

  丽莎疲惫地抬手,将前额被冷汗浸润的碎发撩至耳后。“门没锁。请进,”她顿了顿,声音细弱得近乎难以启齿。

  “……杰克。”

  门被推开了。年轻的管家站在门口,血色的眼在黑暗中眯成一道狭小的细缝。“睡得好么,我的大小姐?”

  “……”

  丽莎惭愧地垂下头。在刚刚经历过那场令人心痛的悲剧过后,她该如何回答他的问候?

  男孩讥讽地...

        丽莎是被惊醒的。

  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她从床上惊坐起身,额头还冒着细汗。

  黑暗中敲门声乍起。男孩沙哑的声线透过门板激颤起她脆弱的听觉神经。“贝克小姐?”

  丽莎疲惫地抬手,将前额被冷汗浸润的碎发撩至耳后。“门没锁。请进,”她顿了顿,声音细弱得近乎难以启齿。

  “……杰克。”

  门被推开了。年轻的管家站在门口,血色的眼在黑暗中眯成一道狭小的细缝。“睡得好么,我的大小姐?”

  “……”

  丽莎惭愧地垂下头。在刚刚经历过那场令人心痛的悲剧过后,她该如何回答他的问候?

  男孩讥讽地干笑两声。“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换好衣服后下楼用餐。”

  拖沓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半掩的门缝间。丽莎揉揉自己乱糟糟的板栗色头发,小女孩沉浸在梦境带来的昏沉苦恼中,思绪摇摇欲坠。

  又来了,那个荒诞的梦。

  梦中她的魂魄变得轻飘飘的,随着一阵微风浮卷到了半空当中,冷眼看着蹲伏在矮墙边的女孩用小手捂住唇瓣悲恸地无声哭泣。

  哭泣的女孩有着一头柔软的银白色长发,像童话故事里的精灵,漂亮得不像话。

  她身上穿着妈妈在丽莎八岁生日那天送给她的纯白色雪纺连衣裙。

  像是误从天堂堕落凡尘的天使。

  可是妈妈说,天国的使者背后都生有洁白无瑕的羽翼。

  折翼的天使吗。

  丽莎懊恼地摇摇头。

  看上去更像是待宰的羔羊呢。

  荒芜的废墟间挥散不去的白雾一丝丝越发浓厚起来。

  死一样的静寂里,女孩心脏突突狂跳的声音变得格外响亮。

  树林间偶尔刮过的冷风从颤抖的女孩身边经过,欢快地在女孩的耳畔边低低耳语。

  从远方带来男人低沉的哼唱。

  那是一首声线高亢、曲调单一、轻松愉悦的灰黑色小调。

  也是猎食者胜利的战歌。

  乳汁般浓稠得化不开的迷雾里,她听见他的声音里一瞬间染上兴奋的震颤。

  “找到你了--”

  不住战栗的羔羊被屠夫轻笑着搂入怀,瘦小的身体被暗色的长袍和锁链牢牢包裹。

  女孩抬起因惊惧骤然紧缩的绿瞳,看向男人高耸礼帽下光滑的面具,注视他狭长的眼,看到如高贵的王睥睨蝼蚁般看向她悲悯的神情。

  还有他眼角冰冷的笑痕。

  “我的爱人。”

  “不--”

  昏暗的房间,女人的敲门声急促又慌张:“伍兹小姐?”

  没人回应。

  门被自发地打开了。梳着马尾的成熟女性大步上前,身后跟着手持简易医疗箱的艾米丽。

  医生打扮的女人掀开了床上女孩紧闭的眼皮。

  “她还没有醒。”睡衣衣角被轻柔地掀开,女人将温度计夹在艾玛的腋下。“做噩梦了么……”

  “她已经这副样子躺了整整一天,自从那场游戏回来以后。”空军玛尔塔忧虑道,“她需要清醒过来吃点东西。光靠注射那一管营养液撑不了多久。”

  艾米丽叹息一声:“我更担心的是她的心理状况……这孩子被奈布背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神志不清了,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嘴里一直念叨着冷。回来的三个都是一问三不知,也不知道那场游戏里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两个女人在狭小的卧房里低声交谈着。艾玛静静地躺在柔软的床垫上,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

  沉浸在同一个梦境当中,循环往复。

  “所以说,那场游戏到底发生了什、什么让伍兹小姐昏睡不醒?”

  隔着房间紧闭的大门背后,从刚才开始一直在偷偷听墙角的两人扭作一团--与其说是在扭打,倒不如说是头戴贝雷帽的男人单方面的纠缠。

  克利切皮尔森将面无表情的男人推搡至墙角,双手揪住了奈布萨贝达的衣领,恶狠狠地质问道。

  被钳制的男人蓝色的瞳孔漠然地注视着慈善家被愤怒扭曲得不堪入目的脸孔:“不知道呢。”

  他低垂着头,兜帽落下的阴影遮挡住脸上嘲弄的微笑:“如果,你真的如你表面上那般急切地想要保护她的话,为什么还要在明知道她最近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让她代替你参加游戏呢?皮尔森先生?”

Ahri隙

【杰园】孽缘

◇主杰园 佣园
◇园医 社园 杰蝶 杰盲 佣空 蝶盲都有涉及

◇游戏基础背景,私设有,而且很多

◇原文发布在阅听网上,原作者就是狸,欢迎来找狸玩

◇中长篇连载文,文笔渣,雷点多

◇希望小伙伴可以多给狸提提意见

◇先放下原文简介

        所谓孽缘,不过是乱世间凄迷的美丽。

  我们的童话,甜蜜的歌谣

  究竟从何时开始变了味?

  或许我们的相识,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是一场孽缘。

  是她先放任了他

  满以为时间会成为治愈心伤的良药

  可当她再见他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回记忆里她喜爱他的模样。...

◇主杰园 佣园
◇园医 社园 杰蝶 杰盲 佣空 蝶盲都有涉及

◇游戏基础背景,私设有,而且很多

◇原文发布在阅听网上,原作者就是狸,欢迎来找狸玩

◇中长篇连载文,文笔渣,雷点多

◇希望小伙伴可以多给狸提提意见

◇先放下原文简介

        所谓孽缘,不过是乱世间凄迷的美丽。

  我们的童话,甜蜜的歌谣

  究竟从何时开始变了味?

  或许我们的相识,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是一场孽缘。

  是她先放任了他

  满以为时间会成为治愈心伤的良药

  可当她再见他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回记忆里她喜爱他的模样。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大小姐。

  大小姐艾玛x管家杰克

  “我们,都不是好人。”

  结局预定杰园HE,过程中会出现部分其他cp的剧情

  人设背景都存有大量私设,埋的坑很多,所以雷点大概也很多

  没有一见钟情,没有失忆梗,艾玛不是傻白甜,杰克也不是大猪蹄

  本作正文中杰园王道,可拆不可逆,拒绝ky

  番外想看什么cp剧情欢迎评论区下点明,狸会尽量满足

  狸是个杂食党,什么都吃一点

  狸喜欢第五的每一个角色

  所有的反派ooc都是剧情需要

  如果↑没问题

  欢迎入坑|

  喜欢的话欢迎点点喜欢支持一下狸

柠檬真香(莫得钱)

(玫瑰)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艾玛依旧来到花店手里搬着几盆玫瑰花和一些种子,艾玛在离花店不远处看见一名穿灰衣服的男子

“是卡尔先生吗?”

艾玛走进一瞧果然是卡尔

“有什么事吗?卡尔”

“艾玛小姐,我想再要朵玫瑰”

“可以啊,快进来吧!”

艾玛像往常一样,剪掉玫瑰的刺,包好牛皮纸

“给您玫瑰”

“谢谢”

艾玛把盆里的玫瑰花栽进旁边的花田里,又看了看昨天剩下的两朵玫瑰花,她想了一下

“不如我拿去给伊莱先生吧,他应该会喜欢”

“叮”艾玛打开了占卜店的门向里看去,问了问有没有人

“艾玛小姐”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是

“伊莱先生”

“别动”

“哎...

    第二天早上,艾玛依旧来到花店手里搬着几盆玫瑰花和一些种子,艾玛在离花店不远处看见一名穿灰衣服的男子

“是卡尔先生吗?”

艾玛走进一瞧果然是卡尔

“有什么事吗?卡尔”

“艾玛小姐,我想再要朵玫瑰”

“可以啊,快进来吧!”

艾玛像往常一样,剪掉玫瑰的刺,包好牛皮纸

“给您玫瑰”

“谢谢”

艾玛把盆里的玫瑰花栽进旁边的花田里,又看了看昨天剩下的两朵玫瑰花,她想了一下

“不如我拿去给伊莱先生吧,他应该会喜欢”

“叮”艾玛打开了占卜店的门向里看去,问了问有没有人

“艾玛小姐”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是

“伊莱先生”

“别动”

“哎?”

“可以允许让我在您的肩上靠一会吗”

伊莱把艾玛推进屋子里关上了门

“当然可以伊莱先生”

过了几分钟

“非常感谢”

“是昨晚太累了吗”

“可能吧”

“艾玛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呢”

“啊,花田里种新的玫瑰了,我想把这两朵玫瑰送给伊莱先生,表示昨天的谢礼”

“是吗,那我就收下了?”

“那我先走了”

“艾玛小姐再见”

“好尴尬啊,我居然靠上了她的肩,她……还同意了,她身上有点薄荷味”

艾玛也尴尬了许久

“要回到工作状态”

你们外面站着一位先生,他身着燕尾服的西装,银白色的头发戴着一顶高帽(是白纹)身后还有一支手杖。

“欢迎光临”

“你好,艾玛小姐”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早上路过的时候看见一名穿灰色衣服的人,你就在他面前,他管你叫艾玛小姐

“原来是这样”

“那先生想要些什么呢”

“一朵玫瑰花”

“好的”

艾玛在包玫瑰的时候看见了杰克的手杖

“先生”

“?”

“您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啊,我叫杰克”

“恕我冒犯,杰克先生不介意把手杖借我一下吧”

“当然”

杰克把身上的手杖递给了艾玛,她从花田里摘下了两朵玫瑰,绑在了手杖上

“这样就好看多了”

杰克看着艾玛,笑了

“艾玛小姐若不嫌弃,以后我会天天来花店让您给我绑玫瑰”

“当然可以”

杰克先生真是个有礼貌的绅士

又来了一个先生

他冲进花店,就把军刀放在了艾玛的脖子旁边

“快说,杰克在哪?”

“你要找杰克做什么?”

“他是开膛手”

艾玛听到后并没有相信,因为他相信,杰克先生并不是开膛手,况且这个国家里面大部分人都叫杰克,或许是重名了呢?

“对不起,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放屁,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人进这个花店”

“快说,杰克在哪?”

艾玛的脖子上流出了一点血,奈布不再威胁了,并跟她说

“给我来一朵玫瑰”

“好………好的”

艾玛再次用牛皮纸把玫瑰绑好,但因为害怕,包错了。

奈布拿着玫瑰走出了门,并留下了一包纸,和一封信,上面写着

    对不起,小姐,恕我刚才的冒犯,可是我真的很急,我是一名警察,我的名字叫做奈布,您可以到这里来找我

下面写着地址,可能是趁着弄玫瑰时写的。

    艾玛要关店门了,看见了伊莱先生,向他招了招手,艾玛走近伊莱先生,并给了他一朵玫瑰

当艾玛路过巷子的时候,听见了女人的尖叫声,艾玛听见以后并没有跑,而是着急叫警察,在拨号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抓住自己的手,把自己摁在墙上,艾玛害怕极了

“还记得我吗?艾玛小姐”

这声音好熟悉,是杰克

“你是开膛手,对吗?”

“是的,还请艾玛小姐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警察,我不会杀你的”

在放艾玛走的时候,杰克在艾玛的脖颈上留下了吻痕,她不敢去花店了,她怕伊莱知道,怕伊莱看到身上的吻痕,她不敢见他,怕他不喜欢自己了

是桃苏鸭♡
哇我真是截图鬼才💖 这张真的...

哇我真是截图鬼才💖


这张真的好爱啊啊

哇我真是截图鬼才💖


这张真的好爱啊啊

柠檬真香(莫得钱)

(玫瑰) 第一章

    艾玛,是一名园丁,她非常喜欢花,尤其是玫瑰。他开了一家花店,开在了占卜店的旁边,她最近听闻开膛手出现了,心里甚是害怕,因为经常发生案件的那条小巷子就在花店的对面,“不如一会去占卜一下?”艾玛心里想,“小姐,小姐!”一位妇女喊道,

“啊对不起,刚刚没有注意到您。”

“没事”

“我想要两朵玫瑰”

“没问题,请等一下”

“好的”

   艾玛从花田里摘下两朵玫瑰,娴熟的把玫瑰的刺给剪掉了,并用浅红色的牛皮纸包好。

“您的玫瑰,拿好”

“谢谢”

今天生意还不错,卖掉了几朵玫瑰,艾玛,看着花店里的玫瑰所剩无几

“明天从花园里摘摘回来几朵吧”

艾玛刚想关店,看见了一个灰...

    艾玛,是一名园丁,她非常喜欢花,尤其是玫瑰。他开了一家花店,开在了占卜店的旁边,她最近听闻开膛手出现了,心里甚是害怕,因为经常发生案件的那条小巷子就在花店的对面,“不如一会去占卜一下?”艾玛心里想,“小姐,小姐!”一位妇女喊道,

“啊对不起,刚刚没有注意到您。”

“没事”

“我想要两朵玫瑰”

“没问题,请等一下”

“好的”

   艾玛从花田里摘下两朵玫瑰,娴熟的把玫瑰的刺给剪掉了,并用浅红色的牛皮纸包好。

“您的玫瑰,拿好”

“谢谢”

今天生意还不错,卖掉了几朵玫瑰,艾玛,看着花店里的玫瑰所剩无几

“明天从花园里摘摘回来几朵吧”

艾玛刚想关店,看见了一个灰头发,穿着灰色衣服的男人,他看起来除了肤色以外,没有一些彩色。

“先生,有事吗”

“那个,我能要……一朵玫瑰吗”

“啊,当然可以,您来的真及时”

“小姐,您……叫什么名字啊”

“艾玛,那先生呢”

“卡尔”

“卡尔先生,您的玫瑰”

“谢谢,我以后……会经常来”

“随时欢迎您,卡尔先生”

   艾玛关上花店门,往占卜店走去,“叮”

“您好,请问是来占卜的吗”

“是的,我叫艾玛”

“我是伊莱”

“伊莱先生你好”

艾玛看着眼前这位男子,他蒙着眼睛,伊莱正在为她占卜着,“咕咕咕”

“什么声音”

“那是我的宠物”

突然,一只猫头鹰落在了艾玛的肩上

“哎?”

“它似乎很喜欢你”

“真的吗?我也很喜欢你,猫头鹰先生”

伊莱看着面前这位女孩,棕色的头发,如绿水晶一般的眼睛

“好了”

“怎么样啊?”

“放心吧,今天晚上,你会没事的”

“非常感谢您,伊莱先生,我的花店就在您的旁边,如果有需要帮助,您可以找我”

“嗯”

艾玛走后,伊莱到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难不成是一见钟情吗?”

伊莱看像镜子,看着自己现在的神情

“或许是吧”


紫岚

命运之轮(逆位)16

第十六章 差错

“昨晚休息得还满意吗?我亲爱的小姐。”杰克对着艾玛温柔地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杰克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像以前一样对我就很好。”

杰克看着艾玛,笑而不语。

杰克伸出手,艾玛很自然地将手搭在杰克手上,杰克就这样引领着艾玛来到餐桌旁。

“今天早上有莓果蛋糕。”杰克坐在一边介绍道,说着,他看了身旁的卡尔一眼。

卡尔便走过去,亲自为艾玛倒茶。

艾玛有些不安地看着卡尔,虽然卡尔这么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依旧不习惯。

“今天天气这么好,艾玛不想出去散散心吗?”

“嗯?”艾玛转头看着窗外,窗外的阳光明媚,预示着一天的好天气。

“让卡尔陪你出去走走吧!”杰克笑着说。

可...

第十六章 差错

“昨晚休息得还满意吗?我亲爱的小姐。”杰克对着艾玛温柔地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杰克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像以前一样对我就很好。”

杰克看着艾玛,笑而不语。

杰克伸出手,艾玛很自然地将手搭在杰克手上,杰克就这样引领着艾玛来到餐桌旁。

“今天早上有莓果蛋糕。”杰克坐在一边介绍道,说着,他看了身旁的卡尔一眼。

卡尔便走过去,亲自为艾玛倒茶。

艾玛有些不安地看着卡尔,虽然卡尔这么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依旧不习惯。

“今天天气这么好,艾玛不想出去散散心吗?”

“嗯?”艾玛转头看着窗外,窗外的阳光明媚,预示着一天的好天气。

“让卡尔陪你出去走走吧!”杰克笑着说。

可……艾玛用余光轻轻看了一眼卡尔,卡尔低着头,没有看艾玛。艾玛又转过头看着杰克,她不明白杰克的意思。

杰克朝着艾玛眨了眨眼。

“好。”收到杰克的暗示,艾玛笑着回应。

早餐一结束,卡尔就带着艾玛坐上了马车。马车里,卡尔微眯着眼睛,面无表情。

艾玛有些手足无措地坐在卡尔对面,她不知道应该对卡尔说什么,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杰克特地为她安排好的,但她依旧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卡尔透过眼缝偷偷打量着艾玛。

记得昨天晚上,杰克突然把他叫到房间里,让他今天陪伴艾玛。

“艾玛……不,公主殿下她有话想跟你说。”

卡尔静静地坐在马车里,他一直在等,等艾玛开口。

然而,马车里静默无声,不知不觉,马车停了下来。这时,马车夫的声音响起:“小姐,已经到了。”

嗯?艾玛微微一愣,已经到了吗?不知不觉,自己竟然犹豫了这么久。

“已经到了,请下车吧!伍兹小姐。”卡尔淡淡地说道。为了隐藏艾玛的身份,卡尔用艾玛的假名称呼道。

“好的。”

“我扶你。”卡尔走下马车,他握着艾玛的手将艾玛稳稳地从马车上牵了下来。

“谢谢。”艾玛有些紧张地说道。她没想到卡尔会突然发话。

“艾玛!”这时约瑟夫的声音响起。

“约瑟夫!”艾玛转过头来看着约瑟夫,只见约瑟夫穿着深蓝色的礼服站在门口,艾玛开心极了,她一下子扑到了约瑟夫的怀里。“我好想你,约瑟夫。”

“我也是。”约瑟夫抱着艾玛,他一手轻抚着艾玛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卡尔站在背后默默地看着他们,他们就像是久别重逢的伴侣,卡尔撇过头。

“在伯爵家过得还好吗?”约瑟夫松开艾玛,问道。

“就像我信里说的那样,一切都好!”艾玛笑盈盈地说道。“对了,约瑟夫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

“伯爵写信提前告诉我了。”

“嗯?”艾玛有些惊讶,怎么会?杰克已经这么了解她了吗?连她想要去哪里,他都知道。

“伯爵对艾玛的事很上心呢!”约瑟夫笑着说。“他时常会写信,向我打听艾玛的喜好。”

“杰克……”

艾玛你被盯上了,你知道吗?约瑟夫看着艾玛,意味深长。

“一定是艾玛太讨伯爵欢心了,伯爵才会这么做。”约瑟夫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

艾玛默默闭上了嘴巴,约瑟夫的话无疑是给了艾玛一个警告,虽然她很同情杰克的遭遇,但她不能忘了,她为什么会来到杰克的庄园,她需要收敛自己,不然,杰克很难放自己走。

“一路上,你一定累坏了吧!快进来,我给你准备了很多点心。”

“嗯。”

“卡尔先生,也一起进来吧!想必艾玛暂时少不了你的陪伴。”约瑟夫朝着卡尔弯腰行礼道。

“嗯。”卡尔点了点头。

“艾玛,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下棋吗?”约瑟夫拿来棋盘,轻轻放到艾玛面前。

“当然记得,每天晚上你都会找我。”艾玛嘴角抽搐道。“我从来都没赢过。”

“哈哈,陪我下一盘吧!艾玛,你不在,我都不知道应该找谁下了。”

“好吧……”艾玛无奈地摇了摇头。

……

就像是故意忽视卡尔一样,卡尔进入屋内,约瑟夫就没有跟他说过半句话。

面对着艾玛和约瑟夫其乐融融的情景,卡尔只觉得刺眼。

“抱歉,约瑟夫神父,卡尔有些不舒服,想先回避一下。”卡尔看了一眼约瑟夫,冷冷地说道。

“好。”约瑟夫没有抬头,他一直兴致勃勃地看着艾玛,好像他的眼里只有她。

艾玛有些不安地看了卡尔一眼,便继续跟约瑟夫下棋。

得到约瑟夫的应允,卡尔默默走出了房间外,关上了门。他有些无力地倚在门上,慢慢地,他直起身,见四周无人,他走上了楼梯。

约瑟夫的余光瞟向紧闭的房门。

很好,卡尔先生。

“约瑟夫……”艾玛慢慢放下手中的棋子说道。

“艾玛是在为卡尔先生发愁吗?”约瑟夫摆弄着手里的棋子,轻声说道。

“又被你猜到了。”

“刚刚卡尔先生离开的时候,我就发现艾玛的情绪有些不对了。”

“约瑟夫,我跟卡尔先生之间有一些误会……我想跟他解释,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艾玛只要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他就好。”约瑟夫轻轻放下棋子。

“只是这样?”艾玛疑惑地看着约瑟夫。

“只是这样。”

卡尔在二楼搜寻着,他记得探子曾经说过,约瑟夫的房间在二楼。如果想要知道一个人的秘密,那么去搜寻他的房间是最简单的方法了。

卡尔一个一个地打开房间门,终于,他来到了约瑟夫的卧室。约瑟夫的卧室很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架,还有一架相机。房间的陈设很是简陋,只要站在门口,就可以将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卡尔微微皱眉,他关上房门,小心翼翼地搜寻着,不一会儿,卡尔就结束了他的搜寻,约瑟夫房间里的东西很少,几乎没什么好搜的。

就这样放弃了吗?卡尔环视四周,真的是他想太多了吗?

这时,卡尔的目光落在了书架上,书架上放满了书籍,还有几本相册随意地放在上面。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卡尔悻悻地想道,还是搜寻得彻底一些吧!虽然他并不觉得看看约瑟夫平时喜欢的书籍有什么用。

卡尔从书籍上取下一本书,轻轻翻着,书里没有折页也没有夹着什么,只是一本普通的书。

卡尔继续翻着,直到所有的书都被他翻遍了,他都没发现什么。

只剩下这些相册了,早就听说约瑟夫喜欢摄影,想必,他的相册里一定有很多精彩的作品。

卡尔小心翼翼地翻着,果然,相册里大部分都是各种风景,花鸟的照片。

奇怪……为什么没有人的照片呢?难道他是分类放的吗?一般相册里的照片,家人会比较多吧!

卡尔慢慢翻看着,相册一本接着一本翻完了,然而,相册里只有简单的风景照。

卡尔微微皱眉,有问题……

卡尔继续在书籍上翻找,直到在书籍的底层,在一排排厚重的书籍后面,有一个黑色的相册。因为相册的封面漆黑,与书架的阴影融为一体,所以,卡尔一开始没有发现。

卡尔颤抖着手打开相册,他的心紧张地跳了起来,他预感到,他想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果然……

这本相册里没有风景照……

卡尔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照片里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他下意识捂住嘴巴。

卡尔深吸一口气,慢慢向后翻着,相册记录了这对双胞胎成长的过程,这时,一个卧病在床的单人小男孩印入他的眼帘。

“咔哒”这时,卡尔突然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卡尔先生,你在干什么?”

卡尔默默放下自己手中的书,他转过头,一脸平静地看着门前的“约瑟夫”。

“伍兹小姐跟我说,她有一本书落在她在这儿的房间里了,让我过来帮她拿一下。”

“是么。”“约瑟夫”疑惑地看着卡尔。“这不是艾玛的房间。”

“我想,我是走错房间了。”卡尔若无其事地将书放到书架上,绕开了门前的“约瑟夫”。

“卡尔先生。”“约瑟夫”叫住了卡尔。

“嗯?”

“艾玛想吃一些奶油蛋糕,就在一楼右手边的厨房里,你能帮我拿一下吗?我临时有些事,暂时拿不了。”

“好。”

见卡尔慢慢走远了,克劳德稍稍舒了一口气,他赶忙走进房间,搬开书架下的书籍,取出相册。

他一页一页地翻着,呼,还好,一张都没少。即使卡尔看到了这个,只要没有证据,没有人会相信他。这时,一张女孩的睡颜照映入克劳德的眼帘。

这是……克劳德阴沉着脸,原来你还是没有放弃她,约瑟夫。

卡尔来到厨房,心有余悸,他从口袋里默默掏出那张少年的病颜照,他翻到照片的背面,只见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

“医生说哥哥最多只能活三个月……我不想哥哥死……至少让我留下哥哥的照片……绝对不能让哥哥发现……”

“卡尔先生?”这时,约瑟夫的贴身女仆,嘉尼娜走了过来。

“你……”卡尔赶忙将照片放回袖口。

“这是伍兹小姐要的蛋糕。”嘉尼娜笑着说。

“谢谢你。”

卡尔端着蛋糕进入艾玛与约瑟夫所在的屋内,看见约瑟夫,卡尔并不惊讶。

约瑟夫看到卡尔手里的蛋糕,他微微一愣,随即,他站起身,接过卡尔手里的蛋糕递给艾玛。

“给,你喜欢的。”

“谢谢。”艾玛有些惊喜,约瑟夫总是记得自己喜欢什么。

卡尔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站在一旁。

太阳渐渐朝西,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这样快。很快,艾玛便和卡尔坐上了马车,告别了约瑟夫。

卡尔撇过头,看着窗外,他的心梵起云涌,这件事,他必须要向杰克汇报。

“卡尔……”艾玛不安地看着卡尔。“对不起,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嗯?卡尔转过头看着艾玛。

“对不起,约瑟夫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他不是故意要冷落卡尔的。”

“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我介意。”

艾玛……卡尔有些诧异地看着艾玛。

“其实,这一次出来,是我让杰克故意这么安排的。”艾玛低着头说道。“他只是想帮我……我……我……”

“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艾玛猛地抬头看着卡尔。

“伯爵说你有话要跟我说。”卡尔淡淡回应。

“对不起,对不起……”

“你只是想跟我说这些吗?你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不是的!”艾玛抓着卡尔的手激动地说道。“我骗了你,你明明对我很好,我却骗了你……”

“我说了,我不介意。”卡尔只是下意识动了动自己的手,这一次,他并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我介意!”艾玛叫道。“卡尔,你总是这样,忽视自己,将自己贬到尘埃里。你明明那么耀眼,为什么不多多重视一下自己呢?”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管家,没有人会在意我,我只是杰克伯爵的仆人而已。”卡尔低下眼帘。

“你不是,在我心里,你不仅仅是一个管家,你还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艾玛大声说道。

艾玛将卡尔的手贴着自己的脸颊。“从我进入庄园起,都是你一直在默默照顾着我,我明白的,虽然这里也有杰克的命令在里面,我还是很感激。”艾玛闭着眼睛,默默感受着卡尔手心的温度。“虽然你表面看起来很冷漠,但其实你的内在跟你的手心一样,很温暖。”

卡尔怔怔地看着艾玛,艾玛脸颊上柔软的触感让他无法抽回自己的手。

“卡尔,请不要生我的气,也不要随意贬低自己,你的心情对我来说很重要。”艾玛睁开眼睛,看着卡尔认真地说道。“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身份而逐渐疏远我,卡尔。”艾玛的眼泪慢慢盈满眼眶。“我需要你,卡尔。”

卡尔抿唇,他低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你又过来招惹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总是无时无刻牵动着我的每一丝情感……

为什么……为什么……

我果然还是无法拒绝你啊……艾玛……

“好。”卡尔轻轻抚摸着艾玛的脸颊,笑着说。“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卡尔……”

庄园里。

“卡尔,调查得怎么样了?”

“因为伯爵的安排,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

“很好。”

卡尔将怀里的照片递给杰克。“伯爵,这是我在约瑟夫的房间里发现的。”

杰克看着照片上的人和照片背面的字,他微微皱眉。

“这次你办得很好,卡尔。”

“多谢伯爵夸奖。”

杰克将照片放到自己的里口袋里。

“卡尔,我想我是时候该找一个女人结婚了。”

卡尔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知道杰克在说什么。

“我觉得太快了些。”

“嗯?”

“公主殿下还没找到奈布·萨贝达先生,等她见到他了,伯爵再向她求婚也不迟。”

“可是……我担心……”杰克微皱眉头,她对奈布是一见钟情,他不敢保证。

“请不用担心,我亲爱的杰克伯爵。”卡尔笑着说道。“你找到了里奥国王遗失的爱女,如果这个时候,你向里奥国王提亲,里奥国王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再加上,你完成了公主殿下一直以来的心愿,公主殿下对你一定十分感激,等她见到奈布·萨贝达先生,她就会发现,伯爵才是她应该托付终身的人。”卡尔弯下腰,轻声说道。“让公主殿下心甘情愿地留在伯爵的身边,不是更好吗?”

呵呵,杰克的嘴角不由得上扬。“说得好,卡尔。”

咸鱼咕咕鸽
250fo点梗! 真8愧4我,...

250fo点梗!

真8愧4我,250粉才点梗,太适合我了【其实只是为了咕咕找理由】

来点梗8!!!附上cp,tag里的cp都可以喔!

晚上9点来看嘻嘻嘻,抽几个喜欢的画/写?


250fo点梗!

真8愧4我,250粉才点梗,太适合我了【其实只是为了咕咕找理由】

来点梗8!!!附上cp,tag里的cp都可以喔!

晚上9点来看嘻嘻嘻,抽几个喜欢的画/写?


Little  Meow

军营里的那些事(番外2)

笑:你们可爱的笑笑肥来了


喵:我终于从医院里回来了


笑:你也太弱了,打两下就不行


喵:你那两拳明明是打在我心口和太阳穴的,不进医院才怪


…………………………………………………………


喵:咳咳,今天我们来聊聊(八卦一下),艾玛她们的军营日常


杰园


杰克是艾玛的教练,这一点谁都知道,但没人知道,艾玛的父亲里奥是军营里的将军,而且,里奥一点也不喜欢杰克


(食堂内)


杰:来,老师来喂你


园:好,谢谢老师


里:杰克,去给我跑操场一百圈


杰克走后


里:来,女儿,我喂你


园:好


(休息时间)


杰:要不要喝水,艾玛...

笑:你们可爱的笑笑肥来了


喵:我终于从医院里回来了


笑:你也太弱了,打两下就不行


喵:你那两拳明明是打在我心口和太阳穴的,不进医院才怪


…………………………………………………………


喵:咳咳,今天我们来聊聊(八卦一下),艾玛她们的军营日常



杰园


杰克是艾玛的教练,这一点谁都知道,但没人知道,艾玛的父亲里奥是军营里的将军,而且,里奥一点也不喜欢杰克


(食堂内)


杰:来,老师来喂你


园:好,谢谢老师


里:杰克,去给我跑操场一百圈


杰克走后


里:来,女儿,我喂你


园:好


(休息时间)


杰:要不要喝水,艾玛


里:杰克,去把我所有的文件抬到我办公室来,立刻马上


杰:……好


杰克走后


里:女儿,你去宿舍休息一下


(晚上)


杰: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里:既然你会讲故事,那就给全宿舍的人都讲一篇吧,不许用广播


杰克走后


里:我给我讲吧!


杰:……



佣空


奈布对玛尔塔有好感这一仵事谁都知道,但玛尔塔可不怎么喜欢他


(早上,奈布下床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伤了,玛尔塔去看他)


玛:包扎好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奈:等一下,我心口疼


玛:心口疼去找艾米丽


奈:不是,我肾虚


玛:这……不关我事


奈:不对,我是头晕


玛:你这是脑震荡吧?


奈:呃……不对,我耳鸣


玛:你又没坐飞机,为什么会耳鸣?


奈:好吧!其实我没事


玛:你是故意气我吗?


奈:玛尔塔


玛:???


奈:你花这么长时间给我看病,是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玛:我还不是被你坑来的!



裘医


裘:艾米丽,我受伤了


医:等一会儿,我没时间


(一小时后)


医:你伤哪啦?


裘:见到你光给别人看病,我很伤心


医:你是故意气我的吗?


(裘克被艾米丽赶了出来)


裘:艾米丽,我得了心脏病


医: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什么时候得的


裘:你把我赶出去的时候


医:……


(裘克之后住院了一个月)



前机


威廉是一个文盲,特雷西是一个羸弱,没有多少人可以猜到,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大概是……缘分吧?


(早上)


教官:所有人给我跑操场一百圈,一日之计在于晨,明白吗?


众人:明白


特:有必要这么欺负我一个羸弱吗?我内心十分的不情原


威:小特,你还没跑完啊?


特:你有必要欺负我一个羸弱吗?还是说你想和我分手


威:我开玩笑的


(下午)


威:小特,这题怎么算


特:你还真是个文盲1.73-0.73=多少都不会,服了你了


威:你有必要欺负我一个文盲吗,再说我文盲又不怪我


特:这自从相识的感觉



勘咒


诺顿十分的喜欢帕缇夏,但帕缇夏却十分的反感诺顿喜欢自己,于是……


诺:帕缇夏,尝尝我新买的水果好吗?


帕:正好,我们的军犬饿啦!


诺: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帕:我们的马的确需要多出去走走啊!那就麻烦你带这些马出去兜兜风


诺:我新学了一些防身术,你要不要看看?


帕:你的耐咬能力强吗?


诺:我可是士兵哪项能力不强?(诺顿的内心:耐咬能力是什么?)


帕:好,军犬们上,咬他


(最后被咬的明明白白的诺顿)


诺:原来这就是耐咬能力


(之后住院了一个月的诺顿)


…………………………………………………………

(日常小番外)


喵:马上就要军训了,你在干嘛?


笑:我在涂防晒霜啊!


喵:可怜你是个非洲人,我军训的话涂不涂防晒霜都无所谓


(这时,小艾走了过来)


艾:可怜你啊姐姐,偏偏是个非洲人


(笑笑就在这个时候看了我们俩一眼)


笑: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生气?


艾:那好,姐姐我先走了


笑:小喵,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


喵:想干嘛?


笑:我真tm的想打死你个白人,为什么你和小艾皮肤像美国人?就我一个人的皮肤是非洲人,我不甘心!


喵:这关我什么事


(之后,小喵因住院而不得参加军训)


柠檬真香(莫得钱)

玫瑰(简介)

主占园,副医园,杰园,佣园,殓园


现在开始写!

主占园,副医园,杰园,佣园,殓园


现在开始写!


朱砚夏

宠爱01

就很简单的,主杰园佣园,其他都是友情


团宠。


tag不对的话那我就删啦——

  


  0.


  星辉赠你,月光披身,宠爱送你。


  这才是,宠爱你。


  1.


  庄园会和外界一样过着四季,而庄园主给了同样的宽容,到了冬天便允许监管者和求生者们不去比赛,一整个冬天也会开始举行着活动,那时是很热闹的。


  艾玛相比热闹,更喜欢待在监管者——自己的父亲身边。这一整个冬天艾玛都会用半个冬天来陪着里奥,而里奥是欣喜的——自家姑娘陪着自己,怎么看都是老父亲的开心。


  艾玛是很乖巧的女孩,除了一些该有的叛逆。


  她年纪轻轻就懂事,因而受到的喜欢...

就很简单的,主杰园佣园,其他都是友情


团宠。


tag不对的话那我就删啦——

  


  0.


  星辉赠你,月光披身,宠爱送你。


  这才是,宠爱你。


  1.


  庄园会和外界一样过着四季,而庄园主给了同样的宽容,到了冬天便允许监管者和求生者们不去比赛,一整个冬天也会开始举行着活动,那时是很热闹的。


  艾玛相比热闹,更喜欢待在监管者——自己的父亲身边。这一整个冬天艾玛都会用半个冬天来陪着里奥,而里奥是欣喜的——自家姑娘陪着自己,怎么看都是老父亲的开心。


  艾玛是很乖巧的女孩,除了一些该有的叛逆。


  她年纪轻轻就懂事,因而受到的喜欢总是很多的。庄园最开始的求生者和监管者,以一种敌对情绪存在——庄园主虽然不会轻而易举杀人,可他也会用一些小惩罚给积分最低的求生者和监管者。于是大家所开始的就是,赢,积分——当然在艾玛来了之后,情况会变得很多。


  比如,所有人都不会一昧向着赢。


  从柔软的床上起来时,已经是九点了。艾玛用手臂撑着身子借此靠在软枕上,给了自己足够苏醒的时间。窗外还在下着小雪,窗户外已经被冻,却完全像是绽放的冰花。艾玛从床下下地来到窗前,推开窗时是清晨的清爽,也是冬天小雪的寒冷。


  外面经过昨夜,地面已经铺上厚厚的一层白雪。而克利切他们已经开始堆起了雪人,漂亮却有几分妖娆的美智子拿着扇子抵着唇,她微微仰头看到散发单薄衣服在身的艾玛,漂亮眼眸流露一分惊讶。


  她行着步子来到艾玛下方,依然仰着头,将扇子放下在身侧,美智子向来笑起来是好看的——就像现在给了艾玛一种被惊艳的感觉“艾玛桑,怎么不多穿些衣服呢?”


  艾玛从惊艳回神,面上一阵泛红——她怎么会被美智子惊艳到啊!吞吞吐吐的扭过头,也就是不看美智子。美智子噗嗤一笑,显然知道小姑娘的心思,她也不算揭穿,只是再度展颜“那么,艾玛桑下来吧。”


  瓦尔莱塔是第二个注意到艾玛的,或者说美智子离开了她就有注意了,随着美智子的目光看去——是那个小姑娘啊。瓦尔莱塔来到美智子身旁,美智子有些惊讶还是点点头——她们都不太喜欢雪天打雪仗,站在一旁看着美景也是好的,庄园这么大嘛。


  “瓦尔莱塔小姐!”艾玛招了招手,她已经在两人的等待洗漱完毕并且穿好了衣服,又是别人眼里那一副可爱的园丁小姐了!瓦尔莱塔也向着艾玛打了招呼,艾玛右手抬了抬帽子,继续露出一抹笑容。


  里奥是在和巴尔克聊天,他带着欣慰扭头和这个人说“我女儿越来越可爱了。”巴尔克坐在这一层厚雪上,不泛被凉意上身,还是认同的点头“你们家小女孩很可爱。”

  

  待艾玛从房间出来后,还是被这一股股寒风冻了下,可小姑娘难得多了几分雀跃,美智子抿唇轻笑“看起来,艾玛桑很兴奋。”瓦尔莱塔应声“常见,她来庄园第一次见到雪嘛,之前不是因为特殊原因被庄园主派去和艾米丽执行任务么。”美智子嗯了声,她移到艾玛面前,伸出了手。


  “艾玛桑,一起来吧?”


  小姑娘眸色似乎亮了亮,她递过自己的手。


  2.


  “一起来?”


  奈布喜欢打雪仗,这是艾玛有些始料未及的。可对方在清冷面容上却因为这个活动,连眉眼都微微弯曲,甚至多了几分暖意。艾玛接过奈布递来的雪球,有些错愕“奈……奈布,我要砸别人么?会不会有点不太好呀?”


  奈布微微无奈,抬手握住艾玛的手,直接向着在那里站着正在观察风景的约瑟夫丢去,约瑟夫是被打了个懵逼,回头去看结果发现是艾玛丢的,只好作罢了——更何况小姑娘还是慌张的道歉。


  他放下相机,温和的安慰女孩:“没关系,这毕竟是雪仗,你玩得开心就好了。”


  奈布有些不悦的冷哼一声,他扭过头便不再看约瑟夫和艾玛互动,倒是看到了裘克的幸灾乐祸——是在嘲笑他“我真不是故意笑你哈哈哈哈哈哈!!!”奈布弯腰随手捞起一把雪揉成团,轻轻一丢——命中!他扬眉,带着不是诚意的语气“手滑。”裘克怒了,也捞起一把雪揉团扔了过去,奈布轻易躲开却忘记身后的艾玛。


  他落地一瞬间看到小姑娘事收缩瞳孔,但自己躲得又有点远。约瑟夫难得喊了声小心,艾玛微微扭头便看到这一团雪,被惊了一下。时刻关注艾玛的里奥担心了,他跑的不是很快,只能求助身旁的巴尔克。巴尔克是准备站起来,但因为凉意又被打回原位,他无奈的看了眼身旁。


  似乎被人抱起,一阵浮空后,又归于平静。艾玛睁眸,眼前的人是杰克——他难得没戴了面具,俊美的面容是展现在女孩眼中的,红眸有了魅惑,让她微微晃神。


  杰克小心放下女孩,多了几分宠溺笑意“小姑娘,小心点。”艾玛是脸红了,她甚至无意的后退几步来和杰克保持距离“我知道了!谢谢杰克先生啦——!”


  而远处,奈布是在看。他的眸色终于染上寒冷,像是被冰冻的区域。


  ——TBC


  


  


  


闵天瞑

捞一把
占tag致歉UU

某精神病院急需长期在线管理员审核员包括靓哥靓女

当然我们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正经的语c(。)

p1群规p2许愿p3传送门

鹗会从港口隐匿恶灵之地来到您的面前。

共赴狂欢

捞一把
占tag致歉UU

某精神病院急需长期在线管理员审核员包括靓哥靓女

当然我们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正经的语c(。)

p1群规p2许愿p3传送门

鹗会从港口隐匿恶灵之地来到您的面前。

共赴狂欢

二权乔

接上次的性转,还是黑手党和侦查社的设定EMMMM

昨天军训刚回来,今天爆肝三张,都是草图所以憋介意就行

P4是没有上色的线稿,两个月前的,肝不动了……


接上次的性转,还是黑手党和侦查社的设定EMMMM

昨天军训刚回来,今天爆肝三张,都是草图所以憋介意就行

P4是没有上色的线稿,两个月前的,肝不动了……


萧柠.

[杰园] 雨夜

   总感觉这环境这氛围有点微妙(小声bb)

      正文↓↓↓


     落地窗外,雷雨交加。

     精致的壁炉燃烧着熊熊烈火,整个房屋被火焰映照成橘黄色。黑胶的古典音乐与雨声和雷声交织在一起,别有一番韵味。

     戴着面具的男人此时正坐在真皮沙发上,骨节分明的手摇晃着高脚杯。杯中猩红色的液体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摇晃着。

     男人正晓有兴致的看着缩在墙...

   总感觉这环境这氛围有点微妙(小声bb)

      正文↓↓↓


     落地窗外,雷雨交加。

     精致的壁炉燃烧着熊熊烈火,整个房屋被火焰映照成橘黄色。黑胶的古典音乐与雨声和雷声交织在一起,别有一番韵味。

     戴着面具的男人此时正坐在真皮沙发上,骨节分明的手摇晃着高脚杯。杯中猩红色的液体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摇晃着。

     男人正晓有兴致的看着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孩,一双祖母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男人那苍白如纸的面具,里面写满了恐惧。

     真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面具下的薄唇勾起,很快却又落下。摘下面具,一饮而尽杯中的红酒,男人起身,缓缓向着女孩走去。

    女孩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想往后缩,却没有退路。

    男人绯红的双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孩,来到了她的面前,女孩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仿佛随时都要掉下来。

    杰克像拎小鸡一样拎起了艾玛,叹了口气。

     “不就拆了几把椅子吗至于吗?”

                                            


茶黎Vust

无缘【第五剧本】

地点:永眠镇 红教堂 湖景村 圣心医院

永眼镇房间

【园丁蓝闺进房间】

艾玛:爸爸妈妈,你们来找我有什么是吗?

厂,香:是这样的,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你看杰克先生怎么样?毕竟你们两个是从小长大的。

艾玛:啊?……好吧,让我想想....

地下室:

另一面:你确定让我去见见他?【不解动作】

蓝闺:【同意动作】对,我想知道他还爱不爱我。

另一面:好....【同意动作】

永眠镇

【杰克家】

另一面:杰克先生在吗?

杰克:嗯?谁?

另一面:是我艾玛

杰克:.....是你啊,请问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还有工作要忙....

另一面:请问一下杰克先生对这次婚礼有什么要说的吗?

杰克:没什么要说的....

另一面:你不爱我吗?【不解动作】

杰克...

地点:永眠镇 红教堂 湖景村 圣心医院

永眼镇房间

【园丁蓝闺进房间】

艾玛:爸爸妈妈,你们来找我有什么是吗?

厂,香:是这样的,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你看杰克先生怎么样?毕竟你们两个是从小长大的。

艾玛:啊?……好吧,让我想想....

地下室:

另一面:你确定让我去见见他?【不解动作】

蓝闺:【同意动作】对,我想知道他还爱不爱我。

另一面:好....【同意动作】

永眠镇

【杰克家】

另一面:杰克先生在吗?

杰克:嗯?谁?

另一面:是我艾玛

杰克:.....是你啊,请问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还有工作要忙....

另一面:请问一下杰克先生对这次婚礼有什么要说的吗?

杰克:没什么要说的....

另一面:你不爱我吗?【不解动作】

杰克:这种事情还有什么爱不爱的?毕竟是受人所托。

另一面:好,我知道了【离开】

杰克:对不起,请原谅我欺骗你......艾玛...

地下室

另一面:他不爱你....

蓝闺:....我知道了,谢谢你一直陪着我....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他....

另一面:嗯,我知道了....

蓝闺离开地下室,跑到了圣心医院的破窗前,跳下至死,

地下室中

另一面:还真是个傻孩子啊...没有了你我也活不了,毕竟我是只是你的影子....

从那之后另一面一直找杰克,一直到结婚那天。

大家:!来了来了,欢迎新郎新娘!!【有什么动作用什么动作】

杰克把另一面抱到了教堂前,停留了一会儿,便走了

杰克把他重重摔在了地上

杰克:你并不是真正的艾玛....

另一面:哟~被你看出来了。你就不好奇,真正的艾玛去哪里了吗?

杰克:......

另一面:她已经为你去死了,咳咳...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杰克:什么!艾玛她....不可能!

另一面:有什么不可能?

另一面把杰克带到棺材前

另一面:看吧,她死了。

杰克:....艾玛,对不起...

后来另一面也无故消失。

杰克就一直陪在艾玛的身边...

【完结散花!!】


MayLamt. ♪

【园杰】艾玛捡回来的那个孩子后来怎么样了呢?05

#魔女集会梗。

魔女艾玛X人类杰克

私设杰克为普通人类,并沿用历史开膛手杰克的原名"詹姆斯",以及园丁原名“丽莎·贝克”。有年龄操作

园杰、杰园无差。所以两个tag都打

连载中,本章开始进入主线剧情,ooc如山,如果能接受的请往下↓


——————————————


  05


  离一百年前的追捕令到期还有两个月,也就意味着教会仅有两个月的时间找到丽莎·贝克。


  「一定要给我找到那个魔女!」


  神父极其愤怒...

#魔女集会梗。

魔女艾玛X人类杰克

私设杰克为普通人类,并沿用历史开膛手杰克的原名"詹姆斯",以及园丁原名“丽莎·贝克”。有年龄操作

园杰、杰园无差。所以两个tag都打

连载中,本章开始进入主线剧情,ooc如山,如果能接受的请往下↓

 
 

——————————————

 
 

  05

 
 

  离一百年前的追捕令到期还有两个月,也就意味着教会仅有两个月的时间找到丽莎·贝克。

 
 

  「一定要给我找到那个魔女!」

 
 

  神父极其愤怒的大声叱呵着。

 
 

  今年的魔女集会也是为此而举行的,当魔女们知道丽莎·贝克还活着的时候更多的是惊奇。

 
 

  魔女们议论纷纷,每个人都大胆的做出了猜测。

 
 

  那个当年被下了追捕令的魔女到底是如何逃过那场不同寻常的大火的,然后现在到底在哪里,上次她来集会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当时的丽莎只有八岁。

 
 

  拥有着与外表极其不符的强大魔力,丽莎被教会的十二个预言师同时指出是“被诅咒的魔女”,需要将其抹杀,否则世界的秩序会崩塌。

 
 

  高额悬赏第一时间发布在各地,教会无头苍蝇般搜寻了一个月,但是毫无进展。

 
 

  两个月的时间真的太短,在这诺大的世界仅依靠寥寥无几的线索想要找到一个已经失踪了一百年的女性实在是大海捞针。

 
 

  「我再说一遍,克拉克」

 
 

  「你作为被神明祝福过的信徒,和那些预言师可不一样」

 
 

  神父指着伊莱怒斥道。

 
 

  「你是教会的先知!不要对花药魔女产生任何怜悯之心!」

 
 

  伊莱面无表情地看着表情扭曲的神父,这个老者曾经是自己最尊敬的神父,如今面对着张脸却感到莫名的厌恶。

 
 

  「我早已知晓丽莎·贝克的所在地,但着不代表着我就一定会告诉你们」

 
 

  「伊莱·克拉克,你要背叛教会吗?!」

 
 

  神父的怒吼充斥整个教堂,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伊莱一声招呼,役鸟带着信笺从外面飞了回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离开了白教堂。

 
 

  先知的直觉是准确的。

 
 

  在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的一个下午,伊莱来到了艾玛的花店。

 
 

  那是在巴勒西塔第二街区的某条小街角,役鸟飞腾着翅膀,最终停留在屋顶上。

 
 

  被全世界通缉,失踪了一百年的魔女,本以为可能会是驻扎在肮脏混乱的地下社区,没想到竟然是在一个如此普通的街道。

 
 

  「就是这里吗......」

 
 

  站在门口就能闻到淡淡的花香,透过从透明的橱窗能看到花店里面各种各样的植物,还有一个趴在柜台打着吨的女孩。

 
 

  伊莱看了看店面的招牌,一个响指把役鸟召唤回来,然后推开了门。

 
 

  清脆的银铃声吵醒了艾玛,她揉了揉眼睛,在看清来者之后愣住了。

 
 

  「非常抱歉,打扰了」

 
 

  少女睁开翠绿色的眼睛。

 
 

  熟悉的格调。那个男人身着深灰色长袍,眼睛被带有特殊图案的眼罩蒙住,还有肩头停着的那只猫头鹰。

 
 

  「伊莱......?」

 
 

  艾玛一个激动直接站了起来。

 
 

  「好久不见,丽莎·贝克小姐」

 
 

————————tbc——————

 
 

本文为连载,前文点头像。

突然想起这个坑我好像鸽了很久...

 

Sugar and Honey

第五人格 入殓师和园丁 《人偶小姐》 第十七篇。

        谢必安皱着眉头看着卡尔。这个沉默寡言且实力恐怖的灰发男人,他对他一无所知。西方的环境这两兄弟感到有些难办。西方的魂灵不归于东方管辖。自然生死簿上也查不出来他的任何信息。

        他倒不是很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与杰克有什么关系。至少两人对对方的的态度都不是很友好。杰克那的家伙竟然会跟别人结下这样深重的的仇怨。至少从现场看来,两人都对对方下了重手。

       ...

        谢必安皱着眉头看着卡尔。这个沉默寡言且实力恐怖的灰发男人,他对他一无所知。西方的环境这两兄弟感到有些难办。西方的魂灵不归于东方管辖。自然生死簿上也查不出来他的任何信息。

        他倒不是很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与杰克有什么关系。至少两人对对方的的态度都不是很友好。杰克那的家伙竟然会跟别人结下这样深重的的仇怨。至少从现场看来,两人都对对方下了重手。

        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呢?

        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奇怪的直觉,他总感觉那两人的仇怨源自于那个久位归案的幽灵小姑娘。

        如果真的是跟他想的一样的话……杰克,那位西方的死神。可是把他和无咎当猴耍了很久呀……真是不怕付出代价吗?还有那个灰发男子,他不仅能看见他和无咎。而且他似乎也可以连接世间阴阳,改变生死。拥有这样的能力,恐怕他学的也不是什么正派法术……

        杰克他倒是有很大的胆子,居然也敢同这种人打交道。真的不怕有朝一日会这样的家伙杀掉吗?他们西方死神的力量又不是不能被夺走……

        杰克黑着脸进了自己的房间,换好了衣服。顺手拿起画布,盖在了艾玛的画像上。他可不希望,谢必安和范无咎这样的两个人看到他的艾玛……毕竟他们两个会对她不利呢,这该死的东方合作,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像卡尔一样仅仅只是将艾玛作为自己的底线。永远的呆在她的身边呢?如果这样,他亲爱的小姑娘也不会了无音讯。

        他丢了他爱笑的小天使。是他亲手弄丢的……他现在甚至不知道她在哪里。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他颓废的靠着墙壁,缓缓坐下。手指插入头发,死死的揪住他们,向外拉扯。疼痛也缓解不了他心中的悔意。他对不起,他对不起自己的小姑娘……

        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