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弗

3866浏览    3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5 05:33
団子店
  • 医夹互换衣服

  • 猫狗大战 弗莱迪大战杰森过于可爱,结尾默认同居结婚了(不是

  • 医夹互换衣服

  • 猫狗大战 弗莱迪大战杰森过于可爱,结尾默认同居结婚了(不是

団子店
  • 我最爱的两对恐影船

  • 可能会做成立牌带去年底的北京SLO,印60个场贩结束有剩就通贩

  • 我最爱的两对恐影船

  • 可能会做成立牌带去年底的北京SLO,印60个场贩结束有剩就通贩

団子店

是余量通贩,明晚7点上架

暴卡本也是明晚7点掉落,有特典的9套,没有特典的4套


是余量通贩,明晚7点上架

暴卡本也是明晚7点掉落,有特典的9套,没有特典的4套


団子店
  • Aloha!!!这是一个来自夏威夷的摊宣,和 @🇧🇷SOMILKY🇪🇸  在【R20 欢迎来到夏威夷】等大家来度假,欢迎来到夏威夷,我们真的是夏威夷

  • (今年本摊的看伴郎是来自水晶湖的百人斩少男——杰森,也就是我,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 Aloha!!!这是一个来自夏威夷的摊宣,和 @🇧🇷SOMILKY🇪🇸  在【R20 欢迎来到夏威夷】等大家来度假,欢迎来到夏威夷,我们真的是夏威夷

  • (今年本摊的看伴郎是来自水晶湖的百人斩少男——杰森,也就是我,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伪berserker主从世界第一
“杰克先生的真面目,搞不好可能...

“杰克先生的真面目,搞不好可能是个诗人呢。”
“.………….我说了那么浮夸的话吗?”
“当然说了哦。怪不得给警察写的信中也加上“来自地狱’这样的字眼啦。”
“……你还真敢说。”

一个草鸡的摸鱼 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只要你们结婚我就不用成天瞎画画了.jpg

“杰克先生的真面目,搞不好可能是个诗人呢。”
“.………….我说了那么浮夸的话吗?”
“当然说了哦。怪不得给警察写的信中也加上“来自地狱’这样的字眼啦。”
“……你还真敢说。”

一个草鸡的摸鱼 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只要你们结婚我就不用成天瞎画画了.jpg

兰普金街办事处
是猫咪老弗ψ(`∇&acute...

是猫咪老弗ψ(`∇´)ψ
又刷了一遍猛鬼街,老版弗莱迪我真的可以

是猫咪老弗ψ(`∇´)ψ
又刷了一遍猛鬼街,老版弗莱迪我真的可以

想起飞的桑纸

给自己手机整个屏保

明天就要返校了,我终于可以回去了

给自己手机整个屏保

明天就要返校了,我终于可以回去了

全流域制霸

•攒了个小短篇,看不懂算了……
•杰克先生形象有参考
•HP镜子au
•随便改了几个小天使的表情,最后两个莫名糟♂糕……
•可能会被杰克先生砍死(。

•攒了个小短篇,看不懂算了……
•杰克先生形象有参考
•HP镜子au
•随便改了几个小天使的表情,最后两个莫名糟♂糕……
•可能会被杰克先生砍死(。

全流域制霸

【杰弗】插曲妄想

·看完fsf3之后的脑洞,原著延伸向

·最后一个是脑内妄想


01.

“不仅仅是汽车旅馆。这东西……最低限度也覆盖了整个城市的范围哦?”

虽然希望是玩笑,但明白自家Master并不是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人,杰克随之陷入了沉默。

短暂的沉寂后弗拉特感到左手腕上一轻,蒸汽朋克手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在他身侧站着的男人。英伦绅士样的男人靠近窗边,和弗拉特一起凝视着窗外。

“……虽然Master你这么说了,但我即使变成了魔术师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常。”杰克微皱起眉,砖头看向弗拉特。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魔力啊,要怎么说好呢……”

在弗拉特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解...

·看完fsf3之后的脑洞,原著延伸向

·最后一个是脑内妄想


01.

“不仅仅是汽车旅馆。这东西……最低限度也覆盖了整个城市的范围哦?”

虽然希望是玩笑,但明白自家Master并不是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人,杰克随之陷入了沉默。

短暂的沉寂后弗拉特感到左手腕上一轻,蒸汽朋克手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在他身侧站着的男人。英伦绅士样的男人靠近窗边,和弗拉特一起凝视着窗外。

“……虽然Master你这么说了,但我即使变成了魔术师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常。”杰克微皱起眉,砖头看向弗拉特。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魔力啊,要怎么说好呢……”

在弗拉特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解说了一番后,杰克大概理解了他的意思——

“那么,能观测出这魔力的来源吗?”

“恩……利用使魔观测的话也许可以哦?只要比较一下‘雾’的浓度就好。”

说完弗拉特便开始准备使魔,而杰克——虽说知道不会起什么作用——则稍微拉了拉窗帘,仅露出一半的窗户保证光线和透气。

“好了,接下来杰克先生就等着看结果吧——呃,窗帘即使全部拉上也没有用啦。”

“这点我十分清楚,但是‘尽量减少露面’这点Master你不会刚过几分钟就忘了吧?”杰克在内心叹了口气,比起战斗用的Servant,他觉得自己如今的定位更像管家甚至保姆,“亏教授还用了两个小时来教育你。”

 

02.

在通过使魔视觉共有后,弗拉特发现雪原市中央医院附近的雾霭似乎更浓密一些。

“那就潜进去看看吧。”一直在一旁待命的杰克建议道。

“好啊,不过该怎么进去呢……杰克先生灵体化怎么样?……不,不行,灵体化期间对于魔力攻击无法防备呢……”弗拉特坐在床沿上沉思起来。

“不如就用我的变化能力吧,变成医院的工作人员就可以保持实体化形态而且不会引人注意了。”

“连医院工作用的通行卡也可以复制吗?”

“理论上讲没有问题。”

“好厉害!”

弗拉特从床上跳下来,有些激动地对杰克说:“那么我们现在来练习一下变身吧?为了变成不引人怀疑的形态走进医院。”

所以为什么要这么激动啊Master。杰克无言地看着弗拉特发亮的眼睛。

“因为从召唤杰克先生出来到现在为止,我只见过杰克先生变身的三四个形态啊,趁这个机会要好好见识一下!”仿佛知道自己的Servant在内心吐槽自己什么,弗拉特拉着杰克走到衣柜旁的镜子前如此解释着。

真不知道这样的Master是福是祸啊。杰克从被召唤以来第无数次在内心感慨着。

 

03.

   “哇啊!要是这种场面被谁看到的话我就会马上被报警逮捕人生就此结束了啊!”弗拉特手忙脚乱地抽出毛毯准备裹起面前的少女,“总之快裹起来啦!”

同样陷于呆滞的杰克面无表情地看着弗拉特把自己裹起来,来不及说话便连嘴也被围起来裹得严严实实。看着依旧有些慌乱的弗拉特,杰克只能在内心吐槽——

比起裹起来应该先叫我变身才对吧?裹成这样要变身只能先灵体化出来了……

算了,毕竟罕见地看到了Master焦急的模样,也算值了。

 

04.

“好了,没什么问题。就用这个形态进医院吧。”弗拉特冲杰克满意地点点头。

中年戴眼镜的男子看了眼镜子,如今这个形态正式满大街随意拉出来的一个路人,理应没有问题。

“那么我走了,Master。”杰克推了推眼镜。

“注意安全哦。”弗拉特双手枕在脑后笑了笑,“不过果然还是更喜欢你之前那个英国绅士的样子。”

“?”

“就是感觉很自然吧,毕竟杰克先生给人的感觉还有口音——啊,不过变身之后口音也会变很厉害——都让人联想到英国绅士嘛。说不定你的真实身份就是如此哦?”

“关于我的真实身份确实有这样的推测……既然如此一开始让我以那个形态潜入不就好了?”

“这可不行,那样会很显眼啦这里又不是英国。说不好一进去就被一大堆女患者和护士什么的围住了。”弗拉特看起来义正言辞。

哪有那么夸张,再说你不是也是英国人吗出去并没有这种事情发生……

杰克走出旅馆后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弗拉特正站在窗边冲自己挥手。

他低头收回视线,再睁眼时知道自己的Master已经连上了共有视觉。难得变成了人类形态踏足在城市街道上却并不感到欣喜,毕竟手表状态下他早已熟悉了这里。

不过,也许可以参考一下Master的意见,或许还是英国男士的人设比较适合自己。杰克在走向医院的过程中如此想到。

 

+1.

“啊,杰克先生在这里啊。”

弗拉特走出教室后在走廊拐角处看到了杰克。

“Master。”杰克点头示意,不过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无奈。

不用问,多半又是被好奇心满点的时钟塔学生强势围观了,弗拉特还记得上次遇到降灵科教授时的可怕经历。

“真是抱歉了杰克先生,这次不会又有降灵科的人吧?”

弗拉特和杰克一起走在回廊里,遇到的人都纷纷转过头来看他们——或者准确的说只是在打量英灵。

“不,这次还好,我挑了条人少的路。”杰克递给弗拉特几张纸,“这是艾尔梅洛伊教授托我带给你的,并让我转告你今年好好努力一把的话说不定可以毕业。”

“唔,真是谢谢教授了。”弗拉特对于自己终于可以毕业这件事似乎并不在意,他一边飞快地扫着纸上的内容一遍和杰克聊了起来。

“话说最近有报道说查处了开膛手杰克是谁的新闻,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看什么?”

“就是你当年的作案现场啊!回来这儿久了还没有去过那里,也许能找到身份线索或者你突然一下想起自己是谁什么的!”

“Master你是认真的吗……几百年都过去了哪儿有什么线索好看,有的话也早就破解出来了吧……而且请不要忘记你是魔术师而不是什么BBC电视剧的神探……”杰克表示一时吐不完所有槽点。

“那就当做旅游吧,反正我觉得报道出来的开膛手杰克身份一点都不靠谱,毫不酷炫。”

“其实你的重点全在最后一句话吧Master。”

早已习惯了吐槽自家Master,杰克和弗拉特走到了回廊出口,外面是一大片草坪,在英国难得的晴天下映着阳光,一切都看起来很棒。

“不过严肃的说,真实身份对我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弗拉特扭头看向杰克,英伦绅士形态的Servant正略微眯起眼睛看着晴朗的天空。

“虽然难以形容,但是和Master一起经历过圣杯战争和这些……之后,我对自己的存在不能说是不满足。”

“难不成是要成佛了?”弗拉特还依稀记得当初和教授通过电话之后杰克的话,不过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说这个有些破坏气氛。

“杀人狂成佛什么的,真是个英国冷笑话啊。”难得没有吐槽Master的不会看气氛,反而半带认真地说出这句话后,杰克笑了笑。

“成不成佛我是不知道啦,不过能让杰克先生笑起来的话我也很高兴就是了。”

虽然相识的起源是“fake”,但在一起的经历确实真实的;哪怕并不清楚自己的存在,但此时此刻的感觉却不容置疑。

 

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英伦风的杰克真是苏我一脸(所以设定就私自),再加上弗拉特小天使……B组简直回血神器!

有小伙伴吗【躺


乳不巨何以聚源心🐉

🔥🔥GL性转警告🔥🔥
-Freddy and Jason-💖

PS:动作有参考

🔥🔥GL性转警告🔥🔥
-Freddy and Jason-💖

PS:动作有参考

全流域制霸

【杰弗】谁叫相遇时太蠢

·灵魂伴侣半AU,欧美的梗用在他们身上居然毫无违和感一定是因为他们的人设是欧美人,可惜画风还是日本轻小说

·bug如山

·论圣杯战争的红娘作用


<<<

虽然不清楚自身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杰克对于自身一无所知。除却世人皆知的“开膛手”身份及犯下的罪行外,一些比较隐私的自身状况他也有一定了解。

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虽然不一定能遇到彼此,但遇到后便会有奇妙的连接——这种事他是知道的,当然,他也知道为了方便认出彼此,相遇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会像纹身一样印在身上的某个地方。

“开膛手杰克”也会有灵魂...

·灵魂伴侣半AU,欧美的梗用在他们身上居然毫无违和感一定是因为他们的人设是欧美人,可惜画风还是日本轻小说

·bug如山

·论圣杯战争的红娘作用

 

 

<<<

虽然不清楚自身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杰克对于自身一无所知。除却世人皆知的“开膛手”身份及犯下的罪行外,一些比较隐私的自身状况他也有一定了解。

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虽然不一定能遇到彼此,但遇到后便会有奇妙的连接——这种事他是知道的,当然,他也知道为了方便认出彼此,相遇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会像纹身一样印在身上的某个地方。

“开膛手杰克”也会有灵魂伴侣这件事多半是出人意料的,甚至杰克本身也会经常忘记这件事——毕竟他到成为英灵之前从未遇到过自己所谓的另一半。

至于相遇的第一句话……随便遇到个人都可能会说这样的话吧,也许遇见但错过了也不一定。

好吧开玩笑的,遇见之后是会有感应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总之,杰克其实并不在乎这件事,相比之下他更渴望获得自己的存在……以及说实话,他甚至都不是真实的“开膛手杰克”,听说在东洋的某次圣杯战争里也出现过开膛手杰克,那可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存在。

再说了,和一个杀人狂成为灵魂伴侣什么的,他都替对方感到可悲与可怕。

所以当他作为英灵被召唤出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彻底地忘了这件事。成为英灵还能遇到灵魂伴侣,想想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不过那句话的烙印仍在,无论他变身成什么样子,那个短语总是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不同部位。

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遇到了灵魂伴侣。

 

<<<

弗拉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左手腕上浮现出了那句话,他还是在某次洗澡的时候才发现的。

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时钟塔的出名学生了——一直没能毕业什么的。但当他意识到这句话代表的含义时他少有的亢奋了许久。

肯定的啊,“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这种话,是个魔术师都应该能猜到什么意思。以至于不久之后他被分配了艾尔梅洛伊教授当学生时,他都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是个巧合。

在和教授熟络后,弗拉特趁着有一次聊天的机会把憋了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呐呐,教授,召唤出英灵之后,是不是对方都会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这种话?”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教授当时有些惊讶地瞥了他一眼,皱了皱眉道,“一般来讲是的,当然也不乏有个性的英灵说别的……不过如果是Berserker的话估计说不出来话吧。”

“原来如此——那教授,您有听说过遇见的英灵是英魂伴侣这种事吗?”

随后弗拉特便被黑下脸的教授赶出了办公室。

“你小子关注的点都不太对吧?看低俗的爱情小说看昏了头吗?!”

“只是很好奇嘛……等等教授——疼!”

虽然没得到确切的回答,但弗拉特也因此对圣杯战争多了几分兴趣。能和历史上的大人物成为朋友什么的,想想就很刺激,运气好的话还能多认识不少英雄。

不由自主便跑偏了点的弗拉特完全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当他抱着个彼时还不知道是游戏周边的“圣遗物”踏足雪原市时,参加圣杯战争的激动与兴奋早把“灵魂伴侣”这件事挤到了角落里,更何况在没有祭坛和咒语的情况下就召唤了英灵。以至于那句被他思索过很久的话突然响在脑子里时,他并没有反应过来。

“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是、是的?!”

 

<<<

杰克发现这件事纯属偶然。

那是雪原市的圣杯战争尚未结束的一个晚上,再又一次无奈而精准地吐槽完自家Master之后,对方看起来毫无诚意的笑着说:“是的,很不好意思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不过果然又被杰克先生发现了啊。”

“‘又一次’什么的,好歹收敛一点吧Master……”在心里叹了口气,杰克不禁反思起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感觉到弗拉特的某些不靠谱大胆想法然后不等对方开口便加以理性劝阻的。

虽说Master和Servant是可以靠心灵感应交流没错,但那应该是特意进行的吧。到了自己这里,只要弗拉特的情绪波动稍微明显一点自己都能有细微的感觉,好像已经不止是魔力连接的缘故了……

“杰克先生?”

“……Master啊,你有没有除了和我的魔力联系之外的感觉?我似乎还能感到另外的——”

听到杰克的话后弗拉特楞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那个啊,可能是因为灵魂伴侣的关系吧?”

没管彻底愣住了的杰克的反应,弗拉特笑了笑继续说:“话说回来我都差点忘记了,多亏了杰克先生提醒……这么仔细感觉的话好像是挺微妙的,和魔力联系的感受不一样诶。”

口气就像在下雨天说差点忘带伞一样。

而终于反应过来的杰克打断了弗拉特的自说自话:“等等Master,你刚刚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吧?”

“恩?”

“灵魂伴侣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听起来像是知道了很久的样子?”

“啊啊,就是那个啊,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弗拉特的语气难得听上去比较认真,“我和杰克先生是灵魂伴侣哦。”

终于回想起了自己哪怕变成手表都在表盘背面刻着的那句话,杰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是的?!】

甚至都有标点符号帮自己确定语气。

“……还真是你的风格啊,Master。”良久,杰克用低沉的男声说出了这句话。

“啊哈哈,是吧,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呢。”仿佛丝毫没注意到自己Servant内心的波澜,弗拉特像是很高兴终于确定了这件事。

 

<<<

“怪不得这小子之前问过我那样的问题。”

艾尔梅洛伊教授手指夹着雪茄,凝视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英灵。

“确实很难以置信。”杰克点头。

“那么感觉如何?对于这样的意外‘惊喜’。”

“实话讲一开始很震惊,可能由于本身Master和Servant之间联系的缘故我隔了一段时间才发现,”想到这里的杰克苦笑了一下,“但是接受起来也没有那么困难……总之很难形容。”

教授没有接话,一时间只有雪茄的烟味缭绕在两人之间。大概过了几分钟后,教授把烟往烟灰缸上磕了两下,重新看向杰克。

“我听弗拉特说你的愿望是想知道自己的真面目对吧?”

“是的。”

“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严格来说你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准备怎么办?”

“您说的没错,不过倒也不能说一无所获——”杰克停顿了一下,他想找出合适的语言来形容,形容这种和另一个人有着精神连接、能感受到对方的感觉。

他不知道其他有灵魂伴侣的人是什么感觉,或许每个人都不一样。他曾听过别人对此的形容:完整、温暖、有安全感……诸如此类美好的词汇。

诚然,他承认这确实是种美好的感觉,但如果非要挑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么他认为是“真实”。

“相比之前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的状况,至少现在能感受到自己的真实存在……这种和Master之间不同寻常的联系,怎么说呢,我感到很满足。”

以无比认真的口气说出这些,话语中是不容置疑的真实。

“作为一个除了悲剧什么也产生不了的恶灵,能遇到这样的Master恐怕是最大的幸运了吧。”

听上去外人已经无法再说什么了,于是教授只是点点头,问:“这些你有和弗拉特说吗?”

“没有,”杰克犹豫了一下,“请务必不要告诉Master,万一他得意忘形起来做出什么不靠谱的事我会十分困扰的。”

“说的也是。”

 

至于弗拉特终于注意到由于自己的奔放性格使老师和杰克之间产生了某种默契的共通意识这件事,那就是后话了。

 

End.

 

小伙伴来~快~~活~啊

全流域制霸

【杰弗】另一种见亲属的方式

·互见家长系列弗拉特篇【这破玩意不保证有杰克篇

·太久没看fate,bug如山别打我

·其实是个没头没尾的小段子

<<<

从踏上冬木的土地起,弗拉特就感到这里的不同寻常。

该说不愧是圣杯的所在地吗,无论是魔力的感觉还是大街上看到的遍地走的英灵们,都不得不让人心生敬意。

“真的很厉害啊,杰克先生!一想到和这么多历史上的名人同在一所城市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呢!”

“请稍微收敛一点,Master。”

英国绅士外表下的杰克和弗拉特走在冬木的街道上,大概是见惯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外国人的缘故,当时居民们根本不在意冬木又多了两个外国人这种...

·互见家长系列弗拉特篇【这破玩意不保证有杰克篇

·太久没看fate,bug如山别打我

·其实是个没头没尾的小段子

<<<

从踏上冬木的土地起,弗拉特就感到这里的不同寻常。

该说不愧是圣杯的所在地吗,无论是魔力的感觉还是大街上看到的遍地走的英灵们,都不得不让人心生敬意。

“真的很厉害啊,杰克先生!一想到和这么多历史上的名人同在一所城市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呢!”

“请稍微收敛一点,Master。”

英国绅士外表下的杰克和弗拉特走在冬木的街道上,大概是见惯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外国人的缘故,当时居民们根本不在意冬木又多了两个外国人这种事。当弗拉特好奇地向商业街两侧张望时,还会有友好的店主从店铺玻璃向外冲他微笑打招呼。

这是当然的了,和那些外表张扬(不论有意无意)的英灵或是魔术师们相比,杰克和弗拉特简直是股清流。路上甚至有年轻的女性害羞地上前和杰克搭讪。

“那边有个公园诶,杰克先生。”

弗拉特看到了不远处的公园,午后的时间点上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休息。然而引起弗拉特注意的是角落里的一个小女孩。女孩有着眼熟的银发和黑色泳衣样的装束——

“诶?”

女孩大概是察觉到了弗拉特的视线,转过头来和他对视。

“你是魔术师吗?”

没等弗拉特开口,女孩率先发问。

“算、算是吧。”

在尚在回想女孩眼熟原因的弗拉特未反应过来的一秒里,两把相似的黑色小刀已经在自己面前相碰撞。银发黑衣的少女抬头看向挡在弗拉特面前的杰克,后者也低头迎向她的目光,两个英灵的眼里都有一丝惊讶。

“啊我想起来了!咦?!”弗拉特反应过来后有些混乱,“所以你是——?”

“啊啦?这是?”

成熟女性的声音在弗拉特背后响起,他回头,看到了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正惊讶地看着他们。

 

<<<

“真没想到杰克先生居然是那样一个小姑娘啊。”

“严格来讲那并不是我,而且Master你的语法有问题吧。”

弗拉特和杰克坐在公园的长木椅上,目送着女人牵着女孩的手离开。弗拉特还在舔他的冰淇淋。

几分钟前他们和少女杰克以及她的Master认识了一番,并就两位英灵的身份问题发表了一阵感慨(当然主要是弗拉特),最后四个人相安无事地一起在公园坐了一会儿。

命运真神奇。

“果然很不可思议啊,接下来指不定会遇到更多奇特的英灵哦。”弗拉特慨叹。

“希望你没有忘记几分钟前差点被英灵砍了一刀这件事,所以接下来说不好不只是一刀问候这么简单哦?”

“哎呀杰克先生的吐槽越来越犀利了。”

“稍微树立一点危机意识啊Master,这里的英灵可比雪原市多得多。”

在说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他们面前已经路过了几位英灵,有英气逼人的金发少女,也有蓝色长发十分扎眼的成年男性。

“说起来杰克先生曾经也变身成那个女孩的样子来着,”弗拉特啃完了他最后一口冰淇淋,“所以就像分身一样吗,那是开膛手杰克的无数多种可能中的一个。”

“应该是这样。”

“那说不准会有更多杰克哦,”弗拉特的眼神一亮,“像是你可以变身成的人物的任何一个,不,只要是能变成的事物就可以吗?”

“我想应该只局限于人物,毕竟手表什么的应该不算英灵……”杰克也陷入了沉思。

伪berserker主从世界第一

瞎写,存活前提
反正最后都要被打脸 就让自己爽爽
我真的连作文都不会写的 就自嗨好了!!!(画都画不好你写个鸡鸡)

弗拉特和他的英灵脱出圣杯战争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
对于一个问题儿童和他玩笑一般召唤出的berserker,这个结局实在是太过于幸运了————以至于当他们要回到时钟塔的时候,差点没有来得及全身而退。英灵开膛手杰克每次回想起他们的遭遇,都会质疑起究竟是圣杯赋予了他幸运ex的面板,还是自己的master实在是傻人有傻福。

“master,你的想法我是不会阻止的。但是,就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回时钟塔真的太危险了。”
“杰克先生……”
“嗯,我知道,你有必须要见的人。”
“我……毕竟在教授身边生活了十多年...

瞎写,存活前提
反正最后都要被打脸 就让自己爽爽
我真的连作文都不会写的 就自嗨好了!!!(画都画不好你写个鸡鸡)



弗拉特和他的英灵脱出圣杯战争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
对于一个问题儿童和他玩笑一般召唤出的berserker,这个结局实在是太过于幸运了————以至于当他们要回到时钟塔的时候,差点没有来得及全身而退。英灵开膛手杰克每次回想起他们的遭遇,都会质疑起究竟是圣杯赋予了他幸运ex的面板,还是自己的master实在是傻人有傻福。

“master,你的想法我是不会阻止的。但是,就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回时钟塔真的太危险了。”
“杰克先生……”
“嗯,我知道,你有必须要见的人。”
“我……毕竟在教授身边生活了十多年呢。”弗拉特轻轻低下了头,手里攥着用仅剩的钱买来的回伦敦的机票——到了最后,天才魔术师还是拒绝使用魔术暗示,搞得同为参与者的警察署署长不得不借这个穷得回不了家的青年一笔路费。
“所以,为了收留下我的教授,我必须回去好好道歉。”
“然后,我想………………”


开膛手杰克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句微不足道的话到底是怎样改变了他短暂的七天人生。
——如同漂泊流浪的灵魂,突然被赋予了重要的生命。

“杰克先生,离开时钟塔以后我们就生活在一起吧?”


英灵觉得他可能是不太习惯。当他跟着自己master半夜下了飞机一鼓作气回到时钟塔悄悄见到埃尔梅罗二世本人然后看到这个厉害的男人见到弗拉特是怎样百感交集爱恨交织最后又不得已再一次郑重将自己最棘手的弟子托付给他之后,才开始仔细掂量起他不会说话的御主这句话的分量与彼此而言是有多重。
然后,在为了英灵不被发现而不得已与自己最尊敬的教授道别的他的御主的脸上,他第一次看到了眼泪。
弗拉特和杰克是被埃尔梅罗二世悄悄送出来的。

没有过多的话语与不紧不慢的离别,仅仅只是见上一面,然后为了不让时钟塔的人赶上于圣杯战争被带回的两个人而已。尽管如此,罗科和格蕾也赶来了。
到此为止,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埃尔梅罗教室最年长的学生,终究也是毕业了。

真是的,我的master。
虽然很让人头疼,终也是个让人心疼的好孩子啊。
杰克当然明白弗拉特会有多难过。就算自己消失,也难以替代他与埃尔梅罗二世就此分离,从自己最珍视的教室毕业那样失落。

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弗拉特,看着他慢慢睡着,看着清晨的日光穿过薄雾触碰到他的侧脸。
终于回过神来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对方生命中唯一的存在了。

全流域制霸

【杰弗】A single man

·挖出来撒土的旧坑

·求同好聊天

·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 

杰克回家时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

仅能从斗篷下露出的半张脸来猜测年龄,对方佝偻着背缓慢地向杰克这边走来。大概又是一次普通的陌生人相遇,然后二人擦肩而过。

然而回家后杰克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块手表,鲜明的蒸汽朋克风格,表面上仅有的一根装饰用的羽毛正轻柔地摇晃着,指针居然还在尽职尽责地行走。

直觉告诉他这是那位老者做的小把戏,毕竟除了医院的病人,杰克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更别提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他一块手表。

但为什么要给他这个?...

·挖出来撒土的旧坑

·求同好聊天

·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 

杰克回家时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

仅能从斗篷下露出的半张脸来猜测年龄,对方佝偻着背缓慢地向杰克这边走来。大概又是一次普通的陌生人相遇,然后二人擦肩而过。

然而回家后杰克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块手表,鲜明的蒸汽朋克风格,表面上仅有的一根装饰用的羽毛正轻柔地摇晃着,指针居然还在尽职尽责地行走。

直觉告诉他这是那位老者做的小把戏,毕竟除了医院的病人,杰克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更别提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他一块手表。

但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是故意想扔掉?又或是一不小心?

虽然在旁人看来可能有些奇怪,但杰克仅仅是观察了一会儿后便把它放在了茶几上,既不惊讶也不困惑。

没错,Mr.杰克就是这么一个可以称之为‘怪人’的家伙,外科医生、沉默寡言,在别人眼里大概是不爱社交的类型。没有亲人、朋友,除了仍需要他帮助的病人外没什么关注他,当然,他也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在意识到自己如此后杰克只是平静地接受了,世界上如此多的存在,有多少不为人知便消失的?他不过是这悲剧团体中的一员罢了。

杰克起身回自己卧室,已经过午夜十二点了,明天一早还有病人的预约,他不想因为睡眠不足造成差池。

那块手表在他身后嗒嗒地走着。

 

起床后洗漱做饭——但其实只是简单的吐司、培根和咖啡,一如既往,可杰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早饭、时间都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窗外也是和前几天一样阴暗的天空,太阳被阴云遮住,偶尔才能露个面。

那么,是哪里不对呢?

对了,昨晚的手表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

“哎呀。”

当杰克弯腰捡起手表后,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呼,他警惕地转身,右手伸进风衣兜里握住了随身携带的手术刀。

一个青年正站在客厅角落里,金发蓝眼,看上去和大街上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除了杰克能透过对方的身体看到后面的事物之外。

“谁?”

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吓昏过去或者大声喊叫起来了吧,但杰克只是沉稳地站着,手中仍紧握着手术刀。

是幽灵吗?鬼魂?亦或是类似的存在?

“诶,我吗?”幽灵样的青年指向自身,表情似乎很惊讶,“我叫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嘛,不过叫我弗拉特就好……真神奇呢,你居然能看到我——”

“你是幽灵吗?”

“恩……差不多吧,应该就是那类的样子。”

杰克稍微放松了警惕。虽然难以置信,不过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幽灵并无威胁。稍微动动脑子,和眼前的幽灵唯一能联系上的事物只有一个。

“那么,是因为这块表吗?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杰克向对方举起了那块蒸汽朋克式的手表。

名为弗拉特的幽灵走近——或者说飘近更好——杰克,看了会儿手表后点点头,“虽然很久没有见过它了,不过我记得应该是长这样子……唔,话说回来之前一直附在上面。总之睁眼后就在这里了。”说罢抬起头冲杰克笑了笑。

果然如此,不过这么说来是类似缚灵的存在吧。

“我也说不好啦,不过这么理解也不错?我好像只能在它附近存在。”

“了解了。”杰克点点头,顺势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不好意思,不过我还要去工作,或许我们可以等到晚上我回来之后再谈?”

“啊啊,明白了。那么快走吧,迟到就不好了——恩,杰克先生?”弗拉特看到了杰克风衣外的医用铭牌,“好厉害,原来是外科医生吗!怪不得见到我不惊讶!”

不,外科医生也不会与幽灵打交道的。

无语于露出崇拜表情的弗拉特的逻辑,杰克无奈地笑笑,将手表放回茶几上,转身准备离开。

“一路顺风哦——”

弗拉特在他身后冲他喊,声音一直延续到走廊,不过并未有任何邻居的动静,真是神奇,是只有他能听见与看见这个幽灵吗?

长久以来第一次的,杰克感到了期待与好奇。

不,或许该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 

下班归来,该说是什么好呢,心脏一如既往地平稳跳动着,杰克打开了家门,如他所料的,幽灵青年正站在客厅的窗边,浅淡的光透进来照得幽灵只剩下一个轮廓。

一天都没有忘记家里还有个幽灵等待他处理,杰克放好大衣后走向幽灵。

“啊欢迎回来,杰克先生。”弗拉特如此打着招呼,就好像他们是认识了很久的同居人一样。

“你好,”杰克颔首回礼,“很抱歉今早匆匆忙忙地撂下你。”

“没什么啦!我能理解的,上班对吧。”弗拉特点点头,大概是在回忆自己的生前?“时代还真是没怎么变化呢,该说是庆幸呢还是有些失望呢……”

杰克笑了,面对弗拉特时似乎有着不同的面对他人的心情,说是比较容易放松下来也可以。

真是神奇,一个毫不犹豫接受了幽灵设定的外科医生,这么说来的话自己也不算普通人了吧。

几番交谈下来,杰克已经彻底接受了家里有个手表幽灵这件事,而且对方是个难得的相处起来让他感到舒适的人……不,不过生前也是人类是没错的。

“杰克先生要是觉得害怕把表扔掉我也能理解啦……”虽然这么说着,但青年露出的弃养的小狗一样的神情实在是让人硬不下心肠来说否定的话语。

“……或许没有这个必要。”沉思片刻后的杰克发出了邀请,鬼魂确实乍一看是令人害怕的存在,但只要不想谋害自己,其实起不到任何威胁的,对吧?

“诶?”

“既然一时想不到要回去的地方,在这里先留下我并不介意。”

“哦哦,帮大忙了,杰克先生!”

青年发出了喜悦地慨叹,幽灵的身影由于夜色的降临而明显起来。杰克绕过弗拉特——虽说是透明的存在,但直接穿过对方总觉得很不礼貌——到窗边拉上了窗帘,被灯光照亮的温暖的客厅一时紧凑了起来。

“那接下来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了!”青年向他鞠了个躬。

“唔,需要为你准备些什么吗?睡觉或是吃饭之类的……你需要吗?”

“虽然很想说需要,但很遗憾,现在的我感受不到实体。”

“这样啊……那么,请多指教了,弗拉特先生?”

“请多指教,杰克先生!”

杰克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微笑,大概是被青年表现出来的活力感染了,似乎心情也变得略微愉快了起来。

这个清冷的小屋,头一次的,变得温暖了起来。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