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西兄弟

9208浏览    198参与
Cartoon Cat(貓貓)

距離(獨普)

因為明天不在線只好提早發下明天倒牆日的賀文哈哈哈哈!

人物OOC,無劇情可言。

-----------------------------------------------------------------------------------

  1989年11月9日。

  近半世紀,那座分隔兩個世界的牆終於倒下了。

  基爾伯特收到牆倒的消息後,迫不及待地向外跑。

  在最為熟悉的地方,基爾伯特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在站着,那是他一直以來很想再一次見到面的人:路德維希。

  「阿西————!」基爾伯特邊跑邊喊對方的暱稱,他計算出他跟路德維希之間有二十步距離。

  二十步後就可以擁抱他最想念的人。

  一、二、...

因為明天不在線只好提早發下明天倒牆日的賀文哈哈哈哈!

人物OOC,無劇情可言。

-----------------------------------------------------------------------------------

  1989年11月9日。

  近半世紀,那座分隔兩個世界的牆終於倒下了。

  基爾伯特收到牆倒的消息後,迫不及待地向外跑。

  在最為熟悉的地方,基爾伯特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在站着,那是他一直以來很想再一次見到面的人:路德維希。

  「阿西————!」基爾伯特邊跑邊喊對方的暱稱,他計算出他跟路德維希之間有二十步距離。

  二十步後就可以擁抱他最想念的人。

  一、二、三......到第十一步的時候,基爾伯特不小心絆倒了。正當他以為快要摔在地上的時候,他跌入了一個厚實的懷抱裏。

  「哥哥!」當基爾伯特喊他的暱稱的時候,路德維希也跑上前,跑到第九步的時候,基爾伯特就因為絆倒而重心不穩時,他一把勁抱住了對方。

  「哇啊!」兩人同時大喊一聲,因重心和衝擊的關係,他們還是摔倒在地上,不過基爾伯特恰好倒在路德維希身上所以沒什麼事,不過路德維希就不太幸運了......

  基爾伯特連忙撐起身,看到路德維希皺着眉頭,趕緊地問:「阿西你沒事吧!」他一臉擔憂地看着對方。

  剛撞擊到地面一瞬間的痛楚很快消去,路德維希揉了揉自己的後腦,看到對方擔心自己的樣子,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淡定地說:「我沒事......不過哥哥你下次小心點可以嗎?真的......」還沒說完,基爾伯特就開口說:「不會有下次的啦!因為帥的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回來了!kesesese!」

  回來了,他回來了。路德維希意識到,基爾伯特真的回來了。

  「是的是的!歡迎回來!我那位帥的跟小鳥一樣的哥哥。」路德維希沒好氣地笑了起來,當想起了這裏是公眾地方的時候,他頓時臉紅了起來。

  現在的景象是基爾伯特跨坐在路德維希身上,而在一旁目睹一切的旁人們在努力憋笑,甚至有好幾個人正在竊笑。

  而當事人之一,基爾伯特還是用着一副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問:「阿西怎麼了?看你的臉都紅了!」

  路德維希好不容易組織好語言,對着在身上的基爾伯特大喊:「哥哥快點從我身上下來!」

  基爾伯特急忙地從他身上下來,毫無歉意地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kesesese!本大爺太激動了!」他邊笑邊拉着路德維希起來。

  「哥哥真是的......」被對方拉着起來的路德維希無奈地說道。

  兩人拍走身上的灰塵後,路德維希緊握着基爾伯特的手,他扭過頭,小聲地說:「哥哥,我們去買做晚飯的材料......然後就回家吧!」

  基爾伯特笑了起來,他同樣也回握住對方的手,點了點頭,露出大咧咧的笑容:「好啊!」

  就這樣,分隔近半世紀的兄弟終於重聚了。

  倒下的牆壁,見證以後真正意義上的「統一」。

-----------------------------------------------------------------------------------

  上課的時候一邊聽課一邊寫出來的產物(貓貓再次不認真上課系列)

  倒牆日的賀文終於寫好了!(⊙ω⊙)

  今天的芋兄弟還是甜死人不償命啊!


Cartoon Cat(貓貓)

是天使,還是惡魔(獨普)

第五節:機會

  認識基爾伯特的人都說基爾伯特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是個應該被人唾棄的惡魔,更是萬惡之源。

  一些認識基爾伯特的人跟路德維希說他是個惡魔。當路德維希反問他們為什麼基爾伯特是惡魔,他們卻支支吾吾。

  「額......總之紅眼銀髮的人肯定不是什麼好人的!你最好不要再問我們關於這惡魔的事啦!以免被惡魔同化了。」

  就單純因為外表與我們所認知不一樣於是說是惡魔?說是萬惡之源?不過路德維希並沒有把這些話說出口,因為他不想再理會這些......自以為是的人。

  基爾伯特走後幾年,路德維希也長大了。曾經懵懵懂懂的少年現在已經是成熟穩重的青年,但他依然對基爾伯特念念不忘,他想找到他。

  他不在這段...

第五節:機會

  認識基爾伯特的人都說基爾伯特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是個應該被人唾棄的惡魔,更是萬惡之源。

  一些認識基爾伯特的人跟路德維希說他是個惡魔。當路德維希反問他們為什麼基爾伯特是惡魔,他們卻支支吾吾。

  「額......總之紅眼銀髮的人肯定不是什麼好人的!你最好不要再問我們關於這惡魔的事啦!以免被惡魔同化了。」

  就單純因為外表與我們所認知不一樣於是說是惡魔?說是萬惡之源?不過路德維希並沒有把這些話說出口,因為他不想再理會這些......自以為是的人。

  基爾伯特走後幾年,路德維希也長大了。曾經懵懵懂懂的少年現在已經是成熟穩重的青年,但他依然對基爾伯特念念不忘,他想找到他。

  他不在這段時間,路德維希覺得這幾年的生活顯得有點冷清,比以前還沒遇見他的時候,更加感覺到孤單。

  「吶吶!路德!你說的那個人對你很重要的嗎?」

  很重要,雖然相識的日子不長,但他給自己帶來滿大的影響;像是基爾伯特總是跟他說,自己想要什麼,就要靠實力,要靠自己的努力得到。

  「要是路德維希先生再見到那個人的話,應該會還高興吧!」

  的確......路德維希沒有回話,而是低着頭,蔚藍的眼睛顯得有點失落。

  他想起之前有位老師說過,與每個人的相遇是經過多多少少的偶爾才會見上一面,而跟同一個人重遇是需要一個機會。

  機會......機會......路德維希心中不停默念着這兩個字,他想不透這機會指的是什麼。

  「重遇的機會......指的應該是緣份吧?有些人即使隔着千里之遠,但心卻是相繫相親。有些人雖然天天見到面,但心的距離卻天高地遠。」

  路德維希心裏質疑,難道他也只能等機會來到嗎?於是他不停地跟人打探關於基爾伯特的消息。

  就算他們說基爾伯特是惡魔,但只是他認為基爾伯特不是惡魔,就無需要解釋那麼多。

  終於,機會來了。

  一天的晚上,剛回到家的路德維希收到一張卡片,上面寫着地址,彷彿是想示意路德維希去這個地方,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很有可能是基爾伯特的住處。心中強烈的感覺驅使路德維希最好現在去那個地方。

  路德維希顧不上任何事,匆匆忙忙地出門去。

  是那個人嗎?那個人回來嗎?

  在車上,路德維希沒心情看外面的景色,腦海內只是不停地想着要是待會看到基爾伯特該說什麼好......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以前他和基爾伯特相處時的回憶。

  一次,基爾伯特問他,「阿西,對你來說,什麼是惡魔?什麼是天使?」

  他想了一會兒,回答:「對我來說,天使應該是做好事的,至於惡魔......曾經可能也是天使啊!」

  基爾伯特瞪大了眼睛,繼續問:「為什麼呢?」

  路德維希則是說:「我記得好像有書是這樣說的,惡魔以前也是天使,但後來卻因為做錯事或者受不住誘惑就被墜落到地獄,變成惡魔。」

  「原來如此啊......」基爾伯特微笑道,「阿西果然是個很聰明的人啊!」

  「不過對於我來說,哥哥是個天使!」少年天真地笑起來。

  紅色的眼睛充滿着疑惑,基爾伯特微微地張開口彷彿想說什麼話,不過他還是跟平日一樣,大笑了起來:「kesesesese......阿西你也太會哄人吧?」他站起身,摸路德維希的頭髮。

  「哥哥!我說的可是真心話!」路德維希生氣道。

  「當然知道!kesesesese!阿西生氣了!」

  想到這裏時,路德維希無奈地笑起來,心想:真懷念以前的時光,不過是時候放下了吧?

  到了卡片上說的地方,路德維希抬起頭看,是一座不大不小的房子。他走上門前,深呼吸一口氣,按了一下門鈴。

  ......過了很久還是沒人來應門。

  路德維希頓時變得很失落,是他的直覺出錯嗎?為什麼......果然是自己想太多嗎?他內心自嘲道,他只好無奈地轉身離開。

  剛一轉身,他就看到有一個人站在他背後不遠處。

  是路德維希一直想再一次見到面的人。

  路德維希吃驚地瞪大了眼,剛才他在車上組織好的語言彷彿再一次地散亂。過了一會兒才勉強地組織好語言:「哥......哥哥?」帶着試探性的語氣說道。

  基爾伯特看到對方,眼前視線彷彿被淚水模糊一片,他忍着淚水不讓他流下,跟往日一樣,大笑幾聲:「kesesese!阿西!我們居然還有機會見面!本大爺還以為這一別就再也不見了!」他走近路德維希面前,發現現在的他比自己還高大,不知道為什麼心裏會流露出名為「驕傲感」的情感。

  即使過了幾年,基爾伯特的樣子跟當年根本沒什麼太大的分別,還變得滿俊俏。

  再見,再一次的見面。

  路德維希原本繃緊一張臉,在看到基爾伯特後終於挂起一絲笑容,爽朗地說:「好久不見!」

  「要來本大爺家作客嗎?」「啊......好啊!謝謝你。」

---------------------------------------------------------------------

  居然會爆字數哈哈哈XD

  自己開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日常在刀子和糖之間來回切換(誤)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小児科の先生してる...

#授权转载

小児科の先生してるギルベルト・バイルシュミット〜〜〜


🐥


 医者/遅刻組/ギルベルト


#APHワンドロ版深夜創作60分一本勝負


作者@3_030senchi

🔗https://twitter.com/3_030senchi/status/1174736083801632770?s=21


#授权转载

小児科の先生してるギルベルト・バイルシュミット〜〜〜


🐥


 医者/遅刻組/ギルベルト


#APHワンドロ版深夜創作60分一本勝負


作者@3_030senchi

🔗https://twitter.com/3_030senchi/status/1174736083801632770?s=21


Cartoon Cat(貓貓)

相遇(獨普)

前提:

        就是我昨天碼的那個老套劇情......(汗)

  學院設定,學生會成員獨 x 音樂部普

  人物OOC

  路德維希暗戀基爾伯特。

  懷着少女心的漢子要走上談戀愛的道路了!!(被打)

-----------------------------------------------------------------------

正文:

  路德維希,除了是一位模範生,也是一位學生會成員,負責管理同學們的紀律,更是帶領其他組員,在每天中午時巡查同學有沒有違紀的情況發生。而他有一件事情一直都不敢說出口,就是他喜歡基爾伯特...

前提:

        就是我昨天碼的那個老套劇情......(汗)

  學院設定,學生會成員獨 x 音樂部普

  人物OOC

  路德維希暗戀基爾伯特。

  懷着少女心的漢子要走上談戀愛的道路了!!(被打)

-----------------------------------------------------------------------

正文:

  路德維希,除了是一位模範生,也是一位學生會成員,負責管理同學們的紀律,更是帶領其他組員,在每天中午時巡查同學有沒有違紀的情況發生。而他有一件事情一直都不敢說出口,就是他喜歡基爾伯特。

  基爾伯特,學習也算是不錯的學生,音樂部的成員之一,性格就是有點粗魯的人,不過這也並不影響他跟同學之間的相處。親切又平易近人,還有他笑起來的樣子是多麼的柔和......這一切都能讓路德維希無一不心動。

  可是兩個人一直沒什麼交談過,幾乎連一句話都沒聊上的。路德維希曾經也想主動跟他搭話可是因為內心的難為情,卻一直不敢跟基爾伯特說上一句話。

  所以一直以來,路德維希也只敢在一旁偷偷看着基爾伯特,但又不敢看太久,怕他會誤以為自己是個很奇怪的人。每天放學他也會特意經過音樂室,就是看基爾伯特練習電結他,看了一陣子後就會悄悄離去。

  一天放學,剛在學生會開完會後,走在音樂室前走廊上的路德維希聽到悠揚的長笛聲,他有點好奇,慢慢地走到音樂室門前,想一探究竟,到底是誰在吹長笛。

  在音樂室門前,路德維希差點要摔倒。因為那個吹長笛的人,正是他的心上人基爾伯特。

  基爾伯特閉着眼睛,正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裏,音色清澄的長笛聲響迴整個音樂室。路德維希則是呆呆地站在門外,聆聽着他一人的演奏,陽光散落在他身上,更顯得有點晃眼。

  原來基爾伯特除了會彈電結他外,還會吹長笛......路德維希心想道。聽着長笛,看到基爾伯特流露出跟平日不一樣的樣子,路德維希開始有點失神了。

  察覺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基爾伯特停下吹長笛的動作,緩緩地抬起頭,他拿着長笛,向還沒回過神來的路德維希露出笑容,問:「呦!這不是我們班的路德維希嗎!這麼晚還不回家嗎?」

  「!?」剛剛一直沉迷的路德維希頓時反應過來,聽到對方主動跟自己搭話,覺得心臟頓時漏跳一拍,他忍住內心的激動,故作淡定地說:「啊......我剛剛在學生會忙完事情,經過音樂室時聽到長笛聲,我就好奇想看看是誰在吹長笛而已......想不到是基爾同學你啊......」他有點不好意思的不敢看着對方,眼神有點閃縮。

  「kesesese!一定是被本大爺的天才演奏吸引到吧!」基爾伯特爽朗地笑起來,他問路德維希:「你要不要坐下來當本大爺的觀眾啊?」

  路德維希被他這麼一問,他心裏有點吃驚,不過還是保持着淡定:「可、可以嗎?這樣不會打擾到你嗎?」

  「當然不會!」基爾伯特隨後撓了撓頭,「原本打算在學校完全沒人的時候就自己一個人練習,想不到會被你看見啊!不過你可要答應本大爺不要跟那個小少爺說本大爺今天吹長笛這事啊!被他發現我吹長笛的話肯定會被他捉去練習......切。」

  提到羅德里赫,基爾伯特臉上流露出不屑,不過一瞬而逝,很快笑顏重開,再三跟路德維希說:「不要跟小少爺說啊!」

  好可愛......路德維希沒留意到他的臉頰微微的紅起來,他應聲一道:「嗯......我會保密的......」說完,他就坐在基爾伯特面前,聽着他一個人的演奏。

  「kesesese!那開始囉!本大爺一人演奏會!」基爾伯特再一次吹起長笛,這次終於有觀眾來聆聽了。

  演奏結束後,基爾伯特坐在路德維希身旁。

  「怎麼樣?是不是很好聽呢!」基爾伯特自信滿滿的說。

  路德維希點了好幾下頭,客氣地說:「很好聽,我滿喜歡的......」

  基爾伯特笑起來,拍拍路德維希的肩膀,說:「喜歡的話,以後等學校沒人的時候,本大爺就演奏幾曲給你聽聽!不然來本大爺家也可以的!」

  「啊......那就要謝謝你了......也辛苦你了......」路德維希尷尬道。

  基爾伯特看到對方的耳根子都紅了,憋着心中的笑意,問:「以後本大爺叫你做『阿西』可以嗎?」

  被這麼一問,路德維希有點呆滯,「為、為什麼呢?」

  「就當是對你的暱稱吧?」基爾伯特歪頭。

  「我、我無所謂,你喜歡吧!」路德維希故作冷淡道,但他的內心卻因為這麼一句,心跳開始加快跳起來。

  「kesesese!那以後就叫你做阿西吧!」基爾伯特大笑道。

  他的笑容,像是陽光般温暖。

------------------------------------------------------------------------

  應不應該繼續寫下去嗎......(捂臉)


Cartoon Cat(貓貓)

額......可能會開的坑?(占Tag致歉)

 我覺得這劇情很老套但我碼不出有意思的劇情出來......

(學院設定,學生會成員獨 x 音樂部普)

就說身為學生會成員的阿西每天負責的工作就是管理紀律,他暗戀同班同學——音樂部的阿普,但不敢跟他搭話。兩人一直沒交談。

然而在一次,剛剛放學的阿西經過音樂室,發現阿普一個人在吹長笛,阿西才知道原來阿普原來不只是會彈結他,還會吹長笛。他深深地被阿普認真吹長笛的樣子吸引着,看到完全失神;這時阿普看到阿西:

  察覺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基爾伯特停下動作,緩緩地抬起頭,他拿着長笛,向路德維希露出笑容,問:「呦!紀律部長!這麼晚還不回家嗎?」

  路德維希頓時回過神來,聽到對方主動跟自己搭話,覺得心臟頓時漏跳一拍,他...

 我覺得這劇情很老套但我碼不出有意思的劇情出來......

(學院設定,學生會成員獨 x 音樂部普)

就說身為學生會成員的阿西每天負責的工作就是管理紀律,他暗戀同班同學——音樂部的阿普,但不敢跟他搭話。兩人一直沒交談。

然而在一次,剛剛放學的阿西經過音樂室,發現阿普一個人在吹長笛,阿西才知道原來阿普原來不只是會彈結他,還會吹長笛。他深深地被阿普認真吹長笛的樣子吸引着,看到完全失神;這時阿普看到阿西:

  察覺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基爾伯特停下動作,緩緩地抬起頭,他拿着長笛,向路德維希露出笑容,問:「呦!紀律部長!這麼晚還不回家嗎?」

  路德維希頓時回過神來,聽到對方主動跟自己搭話,覺得心臟頓時漏跳一拍,他忍住內心的激動,故作淡定地說:「啊......我剛剛在學生會忙完事情,經過音樂室時聽到長笛聲,我就好奇想看看是誰在吹長笛而已......」

  基爾伯特爽朗地笑起來,他問路德維希:「要不要坐下來當本大爺的觀眾啊?」他撓了撓頭,「原本打算在學校完全沒人的時候就自己一個人練習,想不到會被你看見啊!不過你可要答應本大爺不要跟那個小少爺說本大爺今天吹長笛這事啊!」

  好可愛......路德維希沒留意到他的臉頰微微的紅起來,他應聲一道:「嗯......我會保密的......」說完,他就坐在基爾伯特面前,聽着他一個人的演奏。

  「kesesese!那開始囉!本大爺一人演奏會!」


我快要編不下去了,會有人願意接受這麼老套的劇情嗎?(捂臉)


Cartoon Cat(貓貓)

重生(獨普)

(沒劇情可言,人物OOC)

  普/魯/士,或許不是有很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但閱讀關於德/國歷史的時候,都會在書上看到這一國名的存在。

  開明專制、長笛的復興者、無憂宮、鐵與血......這些都是由當時的普/魯/士的領導者所造就出來的成就,那其中之一具有代表性的,應該是德/意/志的統一。

  在那個人的指導下,身為國家意識體的基爾伯特順利統一了德/意/志,建立了德/意/志/第/二/帝/國,也就是造就路德維希的降生。

  在之後的歷史長河,很少聽到關於普/魯/士的名字,而更多的是德/國。

  問基爾伯特在漫長的歲月中,但沒一個人知曉他的名字,會有什麼感受?他回答,這也沒什麼。因為身為騎士,不就是要效忠於一...

(沒劇情可言,人物OOC)

  普/魯/士,或許不是有很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但閱讀關於德/國歷史的時候,都會在書上看到這一國名的存在。

  開明專制、長笛的復興者、無憂宮、鐵與血......這些都是由當時的普/魯/士的領導者所造就出來的成就,那其中之一具有代表性的,應該是德/意/志的統一。

  在那個人的指導下,身為國家意識體的基爾伯特順利統一了德/意/志,建立了德/意/志/第/二/帝/國,也就是造就路德維希的降生。

  在之後的歷史長河,很少聽到關於普/魯/士的名字,而更多的是德/國。

  問基爾伯特在漫長的歲月中,但沒一個人知曉他的名字,會有什麼感受?他回答,這也沒什麼。因為身為騎士,不就是要效忠於一個王嗎?即使自己淪為不知名的國家,也無所謂了吧?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普/魯/士這國家不再存在。騎士的心臟被取出。

  歷史是殘酷的劊子手,它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將死的國家意識體,基爾伯特笑言;但它卻給基爾伯特一個重生的機會。

  兩種不同主義的鬥爭,造成某些國家的分裂,像是兩/德/分/裂。而基爾伯特,從身為普/魯/士的國家意識體,變成東/德的國家意識體。

  可是,兩人之間卻隔着一幢牆,柏/林/圍/牆。

  問路德維希難受嗎?路德維希搖了搖頭,反而臉上挂起了微笑,說只要知道哥哥還活着,就算不能看到對方那又如何?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圍/牆倒下。

  基爾伯特深知,他的生命要進入倒計時。

  騎士為王犧牲,是常識吧!基爾伯特跟路德維希這樣說。

  歷史是殘酷的劊子手。他再重複那句話。

  一九九零年十月三日,兩/德/統一。

  當人們為兩/德/統/一而高興的時候,他們則是在煩愁着。

  「歷史......始終還是帶走本大爺」基爾伯特自嘲道,「為什麼當初要讓我當民/主/德/國的國家意識體呢?是讓本大爺體驗來回生死之間的感覺嗎?哈哈哈......」他無力大笑着,看到路德維希一臉陰沉,他強顏歡笑,大力地拍路德維希的後背,邊拍邊說:「kesesesese!阿西開心點!以後要為人民謀取幸福啊!你這樣子可不會讓他們覺得你可靠吧kesesesese!」

  路德維希還是繼續沉默,他看着基爾伯特的赤瞳,凝視一會兒後,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突然,他捏着基爾伯特的下巴,緊閉着眼睛吻上對方的雙唇。

  「!」基爾伯特呆住了,他最愛的弟弟......吻着他?!

  說什麼身為騎士為王犧牲是常識......他根本不需要這些!路德維希心裏大喊道,他想要的只不過是基爾伯特的陪伴。

  路德維希打開基爾伯特的口腔,舌頭鑽進去逗弄裏面;基爾伯特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他的王,他的弟弟對他一直所懷着的情感。他再也沒多想,而是毫不猶豫地回吻給路德維希。

  兩人唇舌的交纏直到快要窒息的時候才願意捨得放開對方。

  「哥哥......」路德維希意識到他剛才做出來的事後,有點愧疚的低着頭。基爾伯特則是笑了笑,跟他說:「剛好,本大爺也是......」

  「嗯......?」「也是喜歡你,也是愛你。」

  路德維希笑了,因為至少在對方離去之前,聽到對方的心意。

  「我愛你。」

  普/魯/士已經不在了,東/德也不在了。

  在同年的某一天,剛回到家的路德維希微微瞪大了眼睛,他看到眼前的人,立刻衝上前。

  「哥哥!」他激動地喊道,用力地抱住基爾伯特。

  基爾伯特也大力地回抱他,笑說:「阿西!帥得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回——來——了!」

  那個國,那個騎士儘管是不知名的,幾乎沒有人記得他,但是他所留下的,卻已經深深融入民族的血,民族的靈魂。他以另一種方式再次獲得了重生。

  來回生死之間,最後終於抵達到自己的歸宿。

  路德維希,他的王,他的弟弟......他的愛人。

  「歡迎回來!哥哥!」

  歷史是殘酷的,但它卻不失柔情。

  路德維希終於能緊握着他的身邊人——基爾伯特的手,終於能緊抱着對方。

-----------------------------------------------------------------------------------

  我寫得很差勁......(捂臉)

  這是之前我跟歷史老師聊關於德/國歷史的時候,啟發出來的靈感。感謝歷史老師(?)於是貓貓決定以後找老師多多閒聊?(老師們表示:我怎麼被迫害?)

  要是喜歡的話,就多多支持下吧!


H&P

我感觉没有那么虐,看来AI对我下手轻了。第一张莫名其妙的有点甜(?)

我感觉没有那么虐,看来AI对我下手轻了。第一张莫名其妙的有点甜(?)

我永远爱我弟。

hp芋兄。

是私设的蛇院普普和鹰院独的日常吧?
是悲剧发生的开始【并不是】
可能ooc,但我爽。

基尔伯特在他弟十一岁之前一直认为他的弟弟将会和自己一样继承贝什米特家的纯粹血统并顺利升入斯莱特林学院,而就在那个秋天、愚蠢的像头狮子一样的银蛇的脆弱的心灵遭受到了不亚于隔壁狮院同级的海德薇莉挥舞魔杖对他说出一个恶咒般的痛击。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天气不赖,唯一的差错就是肥啾——本名加百列——在上火车前都没从弗朗西斯那里回来,但幸运的是他第二天将收到他在鹰院的恶友传递过来的,包装略带骚气的暑假小礼品。
以及那场分院仪式。
当他在长桌旁靠着亚·柯坐下时,英国的拘谨绅士正冲着隔壁桌上的弗朗西斯大翻白...

是私设的蛇院普普和鹰院独的日常吧?
是悲剧发生的开始【并不是】
可能ooc,但我爽。

基尔伯特在他弟十一岁之前一直认为他的弟弟将会和自己一样继承贝什米特家的纯粹血统并顺利升入斯莱特林学院,而就在那个秋天、愚蠢的像头狮子一样的银蛇的脆弱的心灵遭受到了不亚于隔壁狮院同级的海德薇莉挥舞魔杖对他说出一个恶咒般的痛击。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天气不赖,唯一的差错就是肥啾——本名加百列——在上火车前都没从弗朗西斯那里回来,但幸运的是他第二天将收到他在鹰院的恶友传递过来的,包装略带骚气的暑假小礼品。
以及那场分院仪式。
当他在长桌旁靠着亚·柯坐下时,英国的拘谨绅士正冲着隔壁桌上的弗朗西斯大翻白眼、他几乎是嘶吼着才唤回了同寝的一个疑问并且他还不忘对着拉文克劳那边送上一个恶狠狠的中指:“你刚刚说了些什么,Gil?”
“你下次真该在和那家伙吵翻之前多念几段《莫生气》、听弗朗茨说这是他们的级长王耀在格兰芬多们每次打搅他和他的神奇动物滚滚相处时念念叨叨的,据说很管用。”少年的红眼睛在几分钟前听到了什么噩耗一样突然失去了色彩、但他还是执着地从餐桌上取回一块水果糖浆馅饼并就着南瓜汁咽下嘴里刚刚还在咀嚼着的薄荷硬糖仿佛那样就能改变事实般地磨着牙,“本大爷刚刚说,路茨刚刚被分进弗朗西斯的学院里了!”
“你明知道我讨厌那只法国青蛙。”亚柯终于收回了目光并习以为常般从早就没有主菜的餐桌上取下一块巧克力蛋糕:“这点不用你说,我刚刚看见他了。不过没关系,这点偏差也没什么、毕竟所有人都认为你这个智商该去格兰芬多。”
“…别这么说,本大爷还没到那种地步、不对,话也不是这么说。”
这家伙似乎是真的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了。柯克兰家的四子沉默了一会儿,却也只好在金盘中的菜肴消失时将他的舍友从凳子上拉起来。
“喂、你走错边了,那边是拉文克劳塔,基尔伯特!你喝南瓜汁都会醉吗?!”

当英吉利的小先生架着魂不守舍的基尔伯特并把他一把摔上寝室的床时,他突然看见本该瘫死成一滩的白色小鸟从床上挣扎着爬起身并一把抱住了他一直放在床头的、仿佛意识到什么已经并开始显露出抗拒的弗里德里希的照片哀嚎:“亲父啊—拥有着和本大爷一样高贵的血统的阿西被分到拉文克劳了啊!!!!!”

“不要再鬼哭狼嚎半夜扰民睡觉了基尔伯特!!!”

Cartoon Cat(貓貓)

跑(獨普)

前提:

  人物OOC,毫無劇情可言。

-----------------------------------------------------------------------------------

  路德維希一直跑,一直跑。

  他忘記他跑了多久,只知道後面有一群人一直追着他跑,只知道他想跑到一個沒有人會找到他的地方。

  逃跑,這根本就是逃兵的行為,是不應該做的,路德維希深知這個原則,但不知道為什麼,內心的恐懼卻使他不得不向前跑。

  他不停地跑,不停地跑,當他回過頭想看看情況時,他發現後面那群人裏有好幾個人好像快要追上他似的,他幾乎用盡所有的體力,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他不敢再回頭看,只怕...

前提:

  人物OOC,毫無劇情可言。

-----------------------------------------------------------------------------------

  路德維希一直跑,一直跑。

  他忘記他跑了多久,只知道後面有一群人一直追着他跑,只知道他想跑到一個沒有人會找到他的地方。

  逃跑,這根本就是逃兵的行為,是不應該做的,路德維希深知這個原則,但不知道為什麼,內心的恐懼卻使他不得不向前跑。

  他不停地跑,不停地跑,當他回過頭想看看情況時,他發現後面那群人裏有好幾個人好像快要追上他似的,他幾乎用盡所有的體力,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他不敢再回頭看,只怕這一回頭,那群人早就追上他。

  直到他跑到樹林裏,他回頭看,發現剛才那群人已經沒再追上自己,才放心的停下來。

  這樣.......應該會安全了吧?

  他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安全,他繼續向前跑,跑到樹林裏更深的地方。

  不知道又跑了多久,路德維希一不小心腿軟,倒在一旁的草叢。他氣喘吁吁,淺藍色的眼睛充滿倦意,從來都沒體驗到的疲累感迎襲而來,路德維希瞇起雙眼,迷糊之間,就睡着了。臨睡之際,他心想這裏不會有人會到這裏找他,不會有人。

  快要入夜的時候,路德維希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看着天色開始昏暗,他決定先在這裏過一個晚上,明天一早就離開樹林。

  剛決定沒多久,路德維希就聽到「喀嚓」一聲,有人踩到樹枝而發出的聲譽讓他不得不再一次繃緊神經,一片昏暗的環境讓他看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躲在草叢中,仔細聽着對方到底有多少人,但同時,恐懼感再次充斥着內心,恐懼所帶來的壓迫感實在讓他有點呼吸不來。

  這些人都是誰?為什麼一直要追着他來跑?路德維希聽到有人走到草叢附近,沒時間思考這些問題,他屏住呼吸,生怕會發出一點聲音,心裏希望這些人不要發現他。

  不要發現到他的存在。拜託。

  聽到雜鬧的人聲漸漸遠去,樹林再次陷入一片寂靜,路德維希緩緩地從草叢裏走出來,剛穩住腳步沒多久,他又開始跑。

  在一片漆黑之中,他完全毫無方向感的亂跑一通,他只知道絕對不要被那群人捉到,絕對不要。在這時候他已經顧不上任何事情,只知道一直向前跑,跑到一個沒有人看到他的地方。

  跑了一段長時間後,他看到遠處有微弱的火光和一個男人的身影,他沒多想的就立刻跑上前。

  基爾伯特看到有人往自己的方向跑來,反而跟往日一樣保持淡定,他看清路德維希的樣貌,疑惑地看着他,正當想開口問話時,對方突然昏倒在地上。

  「......喂!你沒事吧?」基爾伯特慌張地抬起他到火堆旁休息,又給他喝了點水。

  看着路德維希安穩的睡顏,基爾伯特突然貪玩起來,用食指戳了戳路德維希的臉頰,看到對方完全沒反應的樣子,他也只好收起手。

  這個人是誰啊?看他的樣子好像是在逃避什麼人似的......基爾伯特一邊在心裏猜測路德維希的來歷一邊等待他醒來。

  深夜,路德維希醒來了。他睜開雙眼,對上了一雙血紅色般的眼眸,他微微瞪大了眼睛。

  這個人......剛剛救了我嗎?路德維希心想。

  基爾伯特看到他醒來的時候,臉上隱藏不住開心的神色,笑說:「你醒來了!本大爺還真的有點擔心你了!kesesese!」

  擔心?為什麼會......路德維希有點疑惑,不知道是察覺他的疑惑,基爾伯特繼續說:「你剛才突然從樹林裏走出來,然後『咻』的一聲突然就昏倒了,差點嚇到本大爺!還好你醒來了!」他從背包裏拿出水壺和巧克力棒給路德維希,「現在你好點了嗎?不如你先吃點東西吧!」

  路德維希聽他這麼一說,意識到他今天一整天都只顧着跑,都沒有好好吃過東西,過了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天,他已經飢腸轆轆。路德維希坐起身,有點不好意思地接過基爾伯特給他的東西,客氣地說:「謝謝你。」

  「kesesesese!不用謝!不夠的話還有呢!」基爾伯特大笑道。

  等路德維希吃下巧克力棒,喝了點水後,基爾伯特就開口問他:「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在這片樹林裏呢?」

  「我叫路德維希,從今日白天開始我就一直被一群人追......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我只好跑到這片樹林裏......」路德維希解釋他今天所遇到的遭遇,基爾伯特點頭,說:「本大爺也明白這樣的情況,無緣無故的突然有一群人在追着自己跑,誰不會拔腿就跑呢?」

  路德維希同意的也點頭,他好奇的問:「那你呢?為什麼來到這樹林裏?是有什麼事情要做的嗎?」

  「本大爺?」基爾伯特指着自己,回答說:「本大爺叫基爾伯特,今天只是想到樹林裏找東西,誰知道找着找着就天黑了......kesesesese!那也只好留這裏一晚吧!」

  「嗯......」路德維希低下頭,微弱的火光照出他棱角分明的側面,但藍瞳裏卻透露出他現在心裏的恐懼感。

  萬一不幸運,那群人找到自己,先不說自己,如果不小心牽涉到基爾伯特的話......他不知道那群人會怎麼對待他或者是自己。

  此時,基爾伯特跟他搭話,打斷了他的思緒,「你想知道本大爺找到什麼東西嗎?」

  「啊......好、好啊!」路德維希尷尬地回答,對方拿出兩個鐵十字項鍊,把其中一個交到他的手上,基爾伯特對着火堆,看着手上的鐵十字,說:「之前經過這片樹林的時候不小心掉了它們倆,還好今天本大爺找到了!kesesesese!」高亢的笑聲讓這片寂靜的樹林沒那麼冷清。

  路德維希盯着基爾伯特給他的鐵十字,冰涼的觸感讓他煩躁不安的心安定了不少,他緊緊地握着它,臉上終於綻放出笑容,「是啊......那可要恭喜你啊!」

  看到路德維希的笑顏,基爾伯特再次突然貪玩起來,用手輕輕捏對方的臉頰。

  突然之間被人捏臉頰的路德維希有點反應不過來,遲遲地開口問:「基爾......?你......?」不過基爾伯特很快鬆開手,笑着問:「我可以叫你做阿西嗎?這算是暱稱吧?」

  暱稱嗎......路德維希別過臉去,悶聲的說:「隨你喜歡吧!」

  「阿西的臉頰真好捏!好軟喔!」基爾伯特笑道。

  要不是因為第一次見面的關係,路德維希保證他會斥罵眼前這個人,不過......對着他又好像也沒什麼可罵,路德維希在心裏嘆了口氣,這時基爾伯特問:「阿西你明天也是一早離開這片樹林嗎?」

  「啊......是的」路德維希回道,不過他像是無頭蒼蠅般,根本不知道出路在哪......當他再次沉思的時候,對方又說:「那就讓帥得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帶你出去吧!本大爺認得路!」他看到路德維希緊緊握住剛才他給他的鐵十字項鍊,爽快地說:「還有阿西喜歡這個鐵十字項鍊的話就送給你吧!反正本大爺還有另一個!」說完,他就把他自己的項鍊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真的嗎?那很感謝你......」路德維希感謝道,同樣的也把項鍊戴在脖子上。

  距離天亮還有六個小時。

  「阿西你不睡嗎?」基爾伯特坐在草堆上。在他一旁坐着的路德維希搖了搖頭,正當想說話的時候,他被基爾伯特一把勁按在地上。

  被對方按倒在地上的路德維希正想起身反抗時,對方卻迅速地按着他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不過基爾伯特很快的放開他。他在一旁躺着,大笑道:「kesesesese!阿西反應有點慢喔!」伸了伸懶腰,「早點休息吧!天一亮我們要起床了!」

  被迫躺着的路德維希也只好勉強答應,看着頭上的一片星空,一天的疲累感仍然還沒消去,不過心中的恐懼感幾乎一掃而空,他看着剛才基爾伯特送給他的鐵十字,頓時有種安心的感覺流入心底。

  翌日早上,火堆早就被熄滅,路德維希早早就起來了,剛一睡醒,他發現基爾伯特還在睡,看到基爾伯特有些單薄的衣着,脫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對方的身上。

  為什麼......對這個人會那麼的包容呢?路德維希自問自己的內心。看着對方的睡顏,他想起昨晚他不小心累倒而睡着的時候,隱約之間感覺到有人戳自己的臉頰,他明白肯定是基爾伯特戳他。

  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孩子氣,路德維希居然伸出食指大力戳了基爾伯特的臉頰,看到對方皺了下眉頭,路德維希才心滿意足地收回手。

  待路德維希收拾好東西時,基爾伯特醒來了。

  「阿西早安啊!」基爾伯特充滿精神跟路德維希打招呼,發現自己身上披着路德維希的外套,有點不知所措,他連忙把外套還給對方,「謝謝阿西你啊......」

  「不、不用謝」路德維希接過外套,重新穿在身上。

  兩人收拾好後,路德維希就跟着基爾伯特一同離開樹林。

  在路上,兩個人邊說邊走。過了不知多久,基爾伯特指着出口,「阿西!你看!出口在那!」

  「謝謝你!基爾!」路德維希衷心感謝道,但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會有些不捨得對方。

  「kesesese!不用謝!今天本大爺依然帥的跟小鳥一樣.......」

  路德維希看着他的笑顏,突然眼前一亮。

  「阿西起來咯!本大爺做了早餐啊!」基爾伯特整個人撲向床上來,被這麼一打斷的路德維希立刻在睡夢中醒過來,揉了揉頭,「哥哥早安......」他抱着基爾伯特,笑了起來,剛剛因為做夢的關係而產生的失落感在看到基爾伯特後,很快一掃而空。

  「嗯......你還在真是太好了。」路德維希摸基爾伯特的腦袋,果不其然,對方臉紅起來,基爾伯特看着他,好奇地問:「阿西做了什麼夢嗎?」

  「哥哥想知道嗎?就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夢,夢裏有你。」路德維希笑道。

  「好啊!本大爺想聽聽!」

  「嗯。邊吃邊說吧!」

  回顧那個夢的內容,路德維希看着挂在一旁的鐵十字項鍊,臉上挂起柔和的笑容。

  跑着跑着,就跑到你的身邊了。哥哥。

  路德維希梳洗完後,從背後抱着正在做果汁的自家兄長。

  「哥哥。」

  「阿西怎麼了?」基爾伯特轉過身看着他。

  看着充滿疑惑的他,路德維希笑了起來,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沒什麼,就只是想抱抱你~」

  今天還是很平靜的一天。

-----------------------------------------------------------------------------------

  我會說我在寫阿西被人追的時候,我是一邊腦補阿西被米團人追一邊寫出來嗎?還有寫阿西和阿普在樹林裏相遇的時候,我是多麼渴望可以安排他們在樹林裏來一發啊!(捶牆)


Cartoon Cat(貓貓)

是天使,還是惡魔(獨普)

第四節:再見

  這天,是路德維希最後一次看到他的時候。

  「哥哥!我又來了!」路德維希高興道。

  基爾伯特笑了笑,想了一會兒後,還是跟他說:「阿西,明天本大爺會不在啦!」

  聽到這麼一說,路德維希很慌張地問:「哥哥要去哪裏?你......你會回來嗎?」

  基爾伯特被他這麼一問,眼神彷彿在逃避他的視線,小聲地說:「應該......應該長時間無法回來啦!本大爺要去一個地方呢!」

  「去哪裏啊?我能去找你嗎?」路德維希繼續追問道。

  基爾伯特看着他有點失落的樣子,尷尬地轉過身,慌慌張張地說:「誒......這地方很遠啦!阿西你就別過去找本大爺啦!更何況,你之前不是跟我說你學校有考試嗎?今天怎麼不在家...

第四節:再見

  這天,是路德維希最後一次看到他的時候。

  「哥哥!我又來了!」路德維希高興道。

  基爾伯特笑了笑,想了一會兒後,還是跟他說:「阿西,明天本大爺會不在啦!」

  聽到這麼一說,路德維希很慌張地問:「哥哥要去哪裏?你......你會回來嗎?」

  基爾伯特被他這麼一問,眼神彷彿在逃避他的視線,小聲地說:「應該......應該長時間無法回來啦!本大爺要去一個地方呢!」

  「去哪裏啊?我能去找你嗎?」路德維希繼續追問道。

  基爾伯特看着他有點失落的樣子,尷尬地轉過身,慌慌張張地說:「誒......這地方很遠啦!阿西你就別過去找本大爺啦!更何況,你之前不是跟我說你學校有考試嗎?今天怎麼不在家温習而是過來本大爺家呢?」

  「考試下個星期就開始......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出來玩啦!」路德維希回道。

  基爾伯特低下頭,彷彿在隱藏什麼事情般,不過他很快地跟往常一樣,抬起頭,咧嘴一笑的說:「是啊......阿西,你肚子餓了嗎?今天要不本大爺就親自下廚給你吧!」

  「嗯!好啊!」路德維希笑道,但心裏還是有點不捨得他。

  兩人沉默許久後,先由基爾伯特打破了沉默。

  「阿西,之後本大爺不在,要好好讀書啊!」基爾伯特說:「而且......等本大爺回來後,再來找阿西你一起玩吧!Kesesese!」

  「哥哥說過的話要兌現喔!」路德維希笑道,「哥哥一定會回來的!」

  「當然!本大爺可是帥的跟小鳥一樣的基爾伯特!」

  果然,對他,不辭而別,本大爺真的做不到;離開之際,讓本大爺跟他作一次簡單的告別也好啊!

  基爾伯特背對着路德維希,透明的淚水劃過了臉頰。

  「對了!阿西......」基爾伯特擦掉臉上的淚水,轉過身跟路德維希說:「本大爺有樣東西想送給你啊!」

  坐在沙發上的路德維希好奇地歪頭,問:「是什麼?」基爾伯特走到路德維希前,從口袋裏拿出了手錶,塞到路德維希手裏。

  「......誒?」路德維希有點詫異,疑惑的雙眼看了看手錶,再看着基爾伯特。

  基爾伯特撓了撓頭,說:「嘛......就當是本大爺送給你的禮物吧!雖然有點老舊,但......」還沒說完,路德維希笑起來,開心地說:「謝謝哥哥!我會好好珍惜它的!」

  看到他這樣讓人安心的笑容,基爾伯特同樣也笑起來了。

  這樣一來,就沒有任何牽挂了。

  之後的日子,路德維希一直看不到基爾伯特出現他的生活裏。

  某一天,路德維希也是想着他。

  「......唉」路德維希眼睛雖然是在看着書本上的文字,但腦海裏卻一直思考着基爾伯特到哪裏去。

  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他第一次覺得心煩意亂。少年合上書本,站起身,看着窗外的雨景,不禁皺起眉頭。

  他到底去哪裏......路德維希很後悔那時候沒跟基爾伯特要聯絡方法之類的,不然現在打個電話或者寫信過去也可以。

  窗外叮叮咚咚的聲音讓路德維希的心裏稍為平復些煩躁,他深嘆一口氣,他覺得自己應該是習慣了基爾伯特的存在所以他現在不在這裏才會覺得渾身不舒服而已。

  不過,以後就要自己習慣一個人嗎?路德維希低下頭,看着窗外的花朵被雨水打濕,他承認他跟基爾伯特相處的時候的確是很自在,像是家人,或者是那種關係般的相處方式?他再一次回到書桌上,打開他的日記本,寫着他今日遇到的事情,打算以後再見到基爾伯特的時候,跟他敘述他自己遇到過的事,無論是開心還是傷心,路德維希都希望能分享給他在意的人————基爾伯特。

  這應該是依賴感吧?路德維希心想。 他從書包裏拿出課本和筆記本,準備開始複習。

  無論如何,還是要先做好自己的事情,這樣才有能力,才有選擇,才能去找他值得信賴的人。

  路德維希決定,等他長大成人,一定會去找基爾伯特。

  哥哥會等我吧?路德維希想道。

  再見?是再也不見還是再一次見面?


Cartoon Cat(貓貓)

阿西的生日禮物(獨普)

  阿西的生日賀文,還是應該是芋兄弟的婚賀文?沒劇情XD

-----------------------------------------------------------------------------------

  基爾伯特很煩惱,因為今天是他愛人兼弟弟的路德維希的生日,他還沒想到該怎樣幫他親愛的弟弟慶祝。

  早上,兩兄弟跟平日一樣一起吃早餐,吃到一半的時候,基爾伯特用叉子叉起沾滿楓糖漿的鬆餅,送到路德維希嘴邊,問:「阿西今天是你生日,你有什麼是特別想要的嗎?只要是阿西想要的,本大爺一定會給你的!」

  「這又不只是我的生日,這也是人民同樂的日子......哥哥不用太激...

  阿西的生日賀文,還是應該是芋兄弟的婚賀文?沒劇情XD

-----------------------------------------------------------------------------------

  基爾伯特很煩惱,因為今天是他愛人兼弟弟的路德維希的生日,他還沒想到該怎樣幫他親愛的弟弟慶祝。

  早上,兩兄弟跟平日一樣一起吃早餐,吃到一半的時候,基爾伯特用叉子叉起沾滿楓糖漿的鬆餅,送到路德維希嘴邊,問:「阿西今天是你生日,你有什麼是特別想要的嗎?只要是阿西想要的,本大爺一定會給你的!」

  「這又不只是我的生日,這也是人民同樂的日子......哥哥不用太激動吧?」路德維希有點難為情地吃下鬆餅,聽到對方的問題,想起了什麼事情般,從褲袋裡拿出卡片,上面寫着某間餐廳的名字和時間,他把卡片遞給基爾伯特:「哥哥!反正今天是國慶日,想必街上一定很多人出來慶祝,所以我昨天在我們經常去的餐廳訂了位,今晚的晚飯我們去那裏吃吧!」充滿着笑意的藍瞳隱瞞不住現在路德維希雀躍的心情。

  「誒?可是我們兩兄弟不是總是經常吃飯的嗎?怎麼......?」基爾伯特有點疑惑,路德維希看着他疑惑的樣子,憋住笑,輕聲地說:「當然會有點不一樣吧!」沒多想的基爾伯特就對着他大笑的說:「那好吧!kesesese!本大爺一定會來的!那麼今晚本大爺去那裏等你吧!」

  「嗯!」路德維希臉上難得勾起一微笑,他都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他生日還是基爾伯特的生日......不過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分別。

  路德維希走在柏林的街道上,人們上街慶祝,代表和平的白鴿在天上飛翔,大街小巷都響起音樂;在多年前,都是在同一天,兩個一直分裂的世界終於統一了,一直被迫分開的人民也終於可以到另一端去探看、去找他一直挂念的人,而他和那個人,也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在一起」了。

  多年前,路德維希一直最擔心的事就是:那個人會不見,他害怕那個人會去他找不到的地方。

  當一個國家再也不是國家,就是離死亡之日不遠的時候,國家死亡則是代表以後只能在「歷史」上看到該國家,知道該國家曾經在這片大陸上存在過,曾經在人民的心目中存在過。

  「歷史」是不會放過任何國家,對吧?無論是誰?那時候的路德維希自嘲道,明明做好一切的心理準備,但他就是不想讓那個人離他而去,不想跟那個人永不相見,不想......失去那個人。

  那天的半夜十二點,那個人聽到他這麼一番自嘲的話,皺了皺眉頭,之後就無奈地笑了起來,沙啞的聲線平撫了他內心的不安:「傻阿西,現在都過了十二點了,本大爺不是還在嗎?睡吧!」

  「歷史」並沒有帶走那個人,而是讓他們共同一起攜手向美好的未來前進。

  那個人就是基爾伯特,他所重視的兄長,他所深愛的愛人。

  兩 / 德/ 統 / 一,簡單四個字,卻包含深重的情感。

  隱隱約約,矢車菊的花香充斥着路德維希的鼻腔,還伴隨小孩的嘻鬧笑聲,這才讓他從剛才的回憶中回過神來。

  「國家先生!生日快樂喔!」此時,有一個小女孩走過來,路德維希蹲下身,跟她平視,摸了摸她柔軟的金髮,面帶微笑的說:「謝謝妳!不過今天也是你們同樂的日子......」

  「嗯!我媽媽也是這麼說的!」小女孩點了點頭,從背後拿出兩頂藍色矢車菊的花環,她踮起腳尖,把其中一個花環戴在路德維希頭上,天真地說:「送給國家先生的生日禮物喔!希望國家先生會喜歡吧!」她看了她手上另一頂的花環,交到路德維希手上,說:「媽媽說,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我們,會有今天那麼歡樂的日子,是因為國家先生和另一位大哥哥的努力不懈,所以我、我織了兩頂花環,國家先生可以幫我把這花環送給那位大哥哥嗎?」

  路德維希明白她口中所說的大哥哥是誰,他樂意地接過花環,回說:「當然可以!謝謝妳!」

  「謝謝國家先生!謝謝大哥哥!Wir lieben dich!」

  晚上,基爾伯特坐在今早跟路德維希約定好的餐廳裏,等待路德維希來到。

  「奇怪?這個點阿西應該早就來到了......」基爾伯特看着手錶,再看看餐廳四周,但除了待應外就沒有其他人的蹤影,也沒有路德維希的蹤影。

  餐廳裏空無一人,樂隊正在演奏樂曲,基爾伯特正想打電話給路德維希的時候,對方出現了。

  「抱歉!我遲到了......」路德維希帶着歉意的語氣說:「剛剛有、有些事情要忙......」他坐在基爾伯特的對面,他拿出剛剛小女孩送給他那兩頂的矢車菊花環,「今天大家都很開心,因為是統一日啊......剛剛有個小女孩送了兩頂矢車菊花環給我們!」

  「是啊!」昏暗的燈光讓基爾伯特有點看不清路德維希的容貌,但隱約可見路德維希笑起來,對方幫自己戴上花環,「哥哥這樣子滿好看的!」

  基爾伯特噗哧一聲笑出來,沒好氣的也把另一頂花園戴在路德維希的頭上,「本大爺的弟弟跟本大爺同樣的,帥的跟小鳥一樣!」

  這樣的小插曲並沒有打擾他們共享晚餐的興致,跟往日一樣,在樂隊的奏曲下,兩人的歡笑聲中結束這晚餐。

  「所以,阿西你還是沒跟本大爺你到底想要什麼禮物......」走到餐廳外面,基爾伯特不滿地嘟嚷着,「明明是阿西的生日,但被這麼一弄,還以為是本大爺的生日。」

  路德維希則是簡單地說一句:「我只想要有哥哥你陪伴着就可以了......其他我可以不要,但至少讓我們可以待在對方身邊吧!」

  被這麼一說,基爾伯特微微地臉紅起來,晚間的涼爽秋風卻沒有吹散剛剛在餐廳喝酒的醉意;路德維希牽起他的手,笑說:「我們回家吧!」

  「嗯......」基爾伯特悶聲一道。

  回到家後,兩個人簡單梳洗後就回去主臥房休息。

  躺在床上的基爾伯特看了看手上的花環,問:「阿西你知道矢車菊的花語嗎?」

  路德維希坐在一旁,放下手上的書本,回答說:「遇見......或者是幸福。」他挑了下眉:「哥哥怎麼這樣問了?」

  基爾伯特把花環放在一旁的床頭櫃,開始敘述的說:「遇見親父之前,遇見你之前,本大爺的確不太會感受什麼是幸福,但後來時間長了,我想,我明白了什麼是幸福。」他沒等路德維希回話,而是繼續說:「幸福,每個人對此有不同的定義,而對於我來說,能一直陪着阿西身邊就是最幸福的事情!」看着路德維希,基爾伯特調皮地笑起來。

  路德維希也笑起來,說:「我也是,我們在一起就是我,就是你,就是我們的幸福。」

  基爾伯特輕輕吻住路德維希的嘴唇,很快地分開,他眨了眨眼,「阿西,生日快樂!」

  路德維希被他這麼孩子氣的舉動逗笑,他躺在兄長旁邊,抱緊他到自己懷裏,說:「生日禮物什麼的......我早就已經有了,因為我的生日禮物就是哥哥你在這裏啊!」

  「kesesese!本大爺一直會在,一直都在的喔!」基爾伯特蹭了蹭他,最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幸福......除了跟最愛的人在一起,就應該是什麼事第一時間都會想起對方。

Chasse【】

2019.10.03

2019.10.03

这里屯一些芋相关的整理❤️


  • 一些散发着土豆香气的歌曲


Tokio Hotel(东京旅店)


1、Heilig


【ich schau durchs meer.........und seh dein

我的视线穿越那片海洋,

licht........uber mir

看到你的光芒,笼罩在我之上

ich sinke.......ich sinke......weg von dir

我渐渐下沉,下沉,远离了你

schau........mir nicht mehr..............

2019.10.03

这里屯一些芋相关的整理❤️





  • 一些散发着土豆香气的歌曲




Tokio Hotel(东京旅店)



1、Heilig






【ich schau durchs meer.........und seh dein

我的视线穿越那片海洋,

licht........uber mir

看到你的光芒,笼罩在我之上

ich sinke.......ich sinke......weg von dir

我渐渐下沉,下沉,远离了你

schau........mir nicht mehr.............hinterher

然后,再也看不到自己

glaub an dich,相信你,

ich glaub an dich,你是我的信仰,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Ich sterb'............. fur unsere Unsterblichkeit,

我的死亡,是我们的永生。】







ich halt mich wach...... fur dich

我为你保持着清醒

wir schaffens nicht beide...du weisst es nicht

我们无法一起完成, 你并不知道

Ich gebe mich jetzt fur dich auf

我为你忽略了自己

mein letzter Wille hilft dir raus

我最后的意志代替了你

bevor das Meer unter mir ..........zerbricht

在我的心海破碎之前

ich glaub an dich

你是我的信仰,我相信你

Du wirst fur mich......... 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Ich sterb'............. fur unsere Unsterblichkeit,

我的死亡,是我们的永生

meine Hand ................von Anfang an,

我的手从一开始

uber dir........ich glaub an dich,

就在你面前,我相信你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du brichst die kaelte..........wenn du sprichst,

当你说话时,驱走了严寒

mit jedem hauch von dir................erloest du mich,

用你每一丝气息,拯救我

wir sehen uns wieder...........irgendwann,

不知何时我们再相见

atme weiter.......wenn du kannst,

如果可以的话,继续呼吸吧

auch wenn das meer.........unter dir zerbricht,

当你的心海破碎之时

ich glaub an dich

你是我的信仰

ich glaub an dich

你是我的信仰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Ich sterb'............. fur unsere Unsterblichkeit,

我的死亡,是我们的永生

meine Hand ................von Anfang an,

我的手从一开始

uber dir........ich glaub an dich,

就在你面前,我相信你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heilig sein,神圣的

heilig sein,神圣的

heilig sein,神圣的

heilig sein,神圣的

ich schau durchs meer.........und seh dein licht........uber mir

我的视线穿越那片海洋,

看到你的光芒,笼罩在我之上

ich sinke.......ich sinke......weg von dir

我渐渐下沉,下沉,远离了你

schau........mir nicht mehr.............hinterher

然后,再也看不到自己

glaub an dich,相信你,

ich glaub an dich,你是我的信仰,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Ich sterb'............. fur unsere Unsterblichkeit,

我的死亡,是我们的永生,

meine Hand ................von Anfang an,

我的手从一开始,

uber dir........

und irgendwann fuehrt das meer dich zu mir,

就在你面前,

也许有一天,

那片海就会将你带到我身边,

ich glaub an dich,

我相信你,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du wirst fur mich........immer heilig sein.......

你对我来说永远是神圣的。





2、《World Behind My Wall》

(1989年出生的他们为纪念墙倒20周年而作的歌曲)




I'm writing down what I cannot see,

我记录着眼前被遮蔽的东西,

Wanna wake up in a dream,

想从这梦中清醒,

The world behind my wall,

我墙后的世界,

The sun will shine like never before,

太阳会从没有过的闪亮,

One day I will be ready to go,

总有一天我准备好出发,

See the world behind my wall,

去看看我墙后的世界,

Trains in the sky,

列车行驶在天际,

Are travelling through fragments of time,

穿越在时间的碎片间,

They're taking me to parts of my mind,

他们正在分 裂我的思想,

That no one can find,

我无人能懂的思想,

I'm ready to fall,

我预备着坠落,

I'm ready to heal,

我准备痊愈,

I'm ready to feel,

我准备感受。






3、《Ich Bin Nicht Ich》



【Ich mich langsam auf, halt mich nich' mehr aus,

我(的心)慢慢的溶解,我不能再继续忍受,

Ich krieg dich einfach nich' mehr aus mir raus,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Ich bin nich' ich wenn du nicht,

当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便不再是我,

Will ich nich' mehr sein,

我不愿再这样下去。 】







Alles was hier mal war,

曾经拥有过的东西,

kann ich nich' mehr in mir Finden,

我却再也找不回来,

Alles weg, wie im wahn,

所有的一切都离我而去,就像在幻想里,

Seh ich mich immer mehr verschwinden,

我觉得我总是一再的迷失,

Ich bin nich' ich wenn du nich' bei mir bist,

当你不在我身边时,我便不再是我自己,

Bin ich allein,我是孤独的,

Drauþen hängt der Himmel schief,

外面的天空仿佛倾塌了下来,

Und an der Wand dein Abschiedsbrief,

墙上贴着你离别的信,

Und was noch wichtig ist,

现在对我来说重要的是,

Das ist alles irgendwo, wo du bist,

你在什么地方,

Ohne dich, durch die Nacht,

没有你的陪伴我独自度过黑夜,

Ich kann nichts mehr in mir finden,

我再也找不到(我曾经拥有的一切),

Ich seh mich immer mehr verschwinden,

我觉得我总是一再的迷失,

Ich bin nich' ich wenn du nich' bei mir bist,

当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便不再是我,

Oh, oh,哦……,

Ich mich langsam auf, halt mich nich' mehr aus,

我(的心)慢慢的溶解,我不能再继续忍受,

Ich krieg dich einfach nich' mehr aus mir raus,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Ich bin nich' ich wenn du nicht,

当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便不再是我,

Will ich nich' mehr sein,

我不愿再这样下去。 












Eisbrecher(破冰船乐队)


1、Zwischen uns






【Zwischen uns die Welten

我们之间横亘世界

Ich werf' sie aus der Bahn

我把它扔出轨道

Zwischen uns die Wüste

我们之间相隔沙漠

Ich werde sie durchfahren

我会穿越它

Zwischen uns der Dschungel

我们之间生长雨林

Ich lade mein Gewehr

我把猎枪上膛

Zwischen uns das Meer

我们之间远隔重洋

Ich trink' es einfach leer

我将它一饮而尽

Zwischen uns die Zweifel

我们之间疑云密布

Ich räum’ sie alle aus

我将它们全部澄清

Zwischen uns die Wände

我们之间存在隔阂

Ich hab' 'ne harte Faust

我有坚硬的拳头

Zwischen uns die Wälder

我们之间森林茂盛

Ich hab' 'ne Kettensäge

我有一把电锯

Und such' mir meine Wege

然后找到我的路







Ich renn' für dich,

我为你奔跑,

Ich verbrenn' für dich,

我为你燃烧,

Ich geh' keinem Ärger aus dem Weg,

我在追寻你的路上不辞辛劳,

Da ist noch mehr zwischen uns,

但我们之间仍然有重重阻隔。

Ich lauf' für dich,

我为你而行,

Ich häng’' mich auf für dich,

我为你徘徊,

Ich will, dass dein Herz nur noch für mich schlägt,

我只愿你的心为我跳动,

Da ist noch mehr zwischen uns,

但我们之间仍然有重重阻隔。

Da ist noch mehr,

仍有许多。】








2、Vergissmeinnicht







【Dein Herz schlägt,

你跳动的心,

am Abgrund.

已落入深渊.

Die Nacht verhüllt,

在深沉的夜幕中,

dein letztes Wort.

你的最后话语.

So grausam,

看似不经意,

So achtlos...

却又如此残忍...

reißt dich das Schicksal,

命运将你,

von mir fort.

从我身边撕裂.

Ich lass dich los,

我放开了手,

Muss mich befrein...

我知道必须让自己解脱...

Denn meine Sehnsucht,

但我的思念,

holt mich ein.追上了我.

Auf ewig dein...(我)永远属于你...

Verzeih mir – bleib bei mir!

原谅我-别离开我。 】









Dein Herz schlägt,

你跳动的心,

am Abgrund.

已落入深渊.

Die Nacht verhüllt,

在深沉的夜幕中,

dein letztes Wort.

你的最后话语.

So grausam,

看似不经意,

So achtlos...

却又如此残忍...

reißt dich das Schicksal,

命运将你,

von mir fort.

从我身边撕裂.

Ich lass dich los,

我放开了手,

Muss mich befrein...

我知道必须让自己解脱...

Denn meine Sehnsucht,

但我的思念,

holt mich ein.

追上了我.

Auf ewig dein...

(我)永远属于你...

Verzeih mir – bleib bei mir!

原谅我-别离开我!

und ich sagte noch "Vergi ssmeinnicht"...

我还想说“勿忘我”.

Ich schenk dir zum Abschied,

我表面向你诀别,

ein letztes Licht,

却心怀最后的希望,

"Vergissmeinnicht". (5x),

“勿忘我”. (x5),

Dein Blick sinkt,

你的回眸,

ins Nachtrot,

沉入血红的夜晚,

Ich reiß mich los,

我用我最后的力气,

mit letzter Kraft.

奋力挣脱.

So grausam,

如此残忍,

So heilig,

如此神圣,

liegst du vor mir,

你还在我面前,

Es ist vollbracht.

一切似乎无可挽回.

Ich lass dich los,

我放开了手,

Muss mich befrein...

我必须让自己解脱...

Denn meine Sehnsucht,

但我的思念,

holt mich ein.

追上了我.

Auf ewig dein...

(我)永远属于你...

Verzeih mir – bleib bei mir!

原谅我-别离开我!

und ich sagte noch "Vergissmeinnicht".

我还想说“勿忘我”.

Ich schenk dir zum Abschied,

我表面向你诀别,

ein letztes Licht,

却心怀最后的希望,

"Vergissmeinnicht". (4x),

“勿忘我”. (x4),

Bleib bei mir,

别离开我!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Diesmal wird es für immer sein,

这一次将是永恒,

Auch diese Wunde wird verheiln.

所有伤痛终将痊愈,

Ich reiß mich los muss mich befrein,

我挣扎 我必须解脱,

Denn unser Schicksal holt uns ein.

我们被命运追逐着.

Verzeih mir – bleib bei mir!

原谅我-别离开我!

und ich sagte noch "Vergissmeinnicht".

我要说“勿忘我”.

Ich schenk dir zum Abschied,

我表面向你诀别,

ein letztes Licht,

却心怀最后的希望,

"Vergissmeinnicht". (4x),

“勿忘我” .(x4),

Verzeih mir,

原谅我,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und ich sagte noch "Vergi ssmeinnicht"...

我还想说“勿忘我”.

Ich schenk dir zum Abschied,

我表面向你诀别,

ein letztes Licht,

却心怀最后的希望,

"Vergissmeinnicht". (5x),

“勿忘我”. (x5),

Dein Blick sinkt,

你的回眸,

ins Nachtrot,

沉入血红的夜晚,

Ich reiß mich los,

我用我最后的力气,

mit letzter Kraft.

奋力挣脱.

So grausam,

如此残忍,

So heilig,

如此神圣,

liegst du vor mir,

你还在我面前,

Es ist vollbracht.

一切似乎无可挽回.

Ich lass dich los,

我放开了手,

Muss mich befrein...

我必须让自己解脱...

Denn meine Sehnsucht,

但我的思念,

holt mich ein.追上了我.

Auf ewig dein...

(我)永远属于你...

Verzeih mir – bleib bei mir!

原谅我-别离开我!

und ich sagte noch "Vergissmeinnicht".

我还想说“勿忘我”.

Ich schenk dir zum Abschied,

我表面向你诀别,

ein letztes Licht,

却心怀最后的希望,

"Vergissmeinnicht". (4x),

“勿忘我”. (x4),

Bleib bei mir,

别离开我!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Diesmal wird es für immer sein,

这一次将是永恒,.

Auch diese Wunde wird verheiln.

所有伤痛终将痊愈,

Ich reiß mich los muss mich befrein,

我挣扎 我必须解脱,

Denn unser Schicksal holt uns ein.

我们被命运追逐着.

Verzeih mir – bleib bei mir!

原谅我-别离开我!

und ich sagte noch "Vergissmeinnicht".

我要说“勿忘我”.

Ich schenk dir zum Abschied,

我表面向你诀别,

ein letztes Licht,

却心怀最后的希望,

"Vergissmeinnicht". (4x),

“勿忘我” .(x4),

Verzeih mir,

原谅我,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3、Dein Weg


【Dein letzter Blick straft mich,

你的最后一瞥对我是种惩罚,

Ich lass dich los,

我放手让你离去,

Die Einsamkeit ruft dich,

孤独在呼唤着你,

Sucht mich,

也在追逐着我。】





Ein letzter Kuss sagt nichts,

无言的最后一吻,

Ich weiss du musst fort,

我心知你已有决意,

Wie es mir geht ... fraglich,

我是如此的心怀疑虑,

Frag nicht,

不要问,

Es liegt an dir,

一切取决于你,

Vielleicht führt dein Weg zurück zu mir,

也许你的前路还会通向我身边,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Gehst du den Weg für dich allein,

你将孤身踏上前路,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Bleibt ein Teil von dir für immer bei mir,

你的一部分将永远停留在我这里,

Dein letzter Blick straft mich,

你的最后一瞥对我是种惩罚,

Ich lass dich los,

我放手让你离去,

Die Einsamkeit ruft dich,

孤独在呼唤着你,

Sucht mich,

也在追逐着我,

Es liegt an dir,

一切取决于你,

Vielleicht führt dein Weg zurück zu mir,

也许你的前路会回到我身边,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Gehst du den Weg für dich allein,

你将孤身踏上前路,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Bleibt ein Teil von dir für immer bei mir,

你的一部分将永远停留在我这里,

Immer bei mir...

永远在我这里…

Geh deinen Weg für dich allein,

孤身踏上前路,

Lauf deiner Sehnsucht hinterher,

追逐你的欲望,

Dreh dich nicht um schau nicht zurück,

不要转身也不要回头,

Und geh weiter immer weiter...

一直走一直走,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Gehst du den Weg für dich allein,

你将孤身踏上前路,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Bleibt ein Teil von dir für immer bei mir,

你的一部分将永远停留在我这里,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Gehst du den Weg für dich allein,

你将孤身踏上前路,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Bleibt ein Teil von dir für Immer bei mir,

你的一部分将永远停留在我这里,

Immer bei mir...

永远在我这里…

Immer bei mir!

永远在我这里…

Immer bei mir...

永远在我这里…

Wenn du jetzt gehst,

如果你现在离去。













Rammstein的《DEUTSCHLAND》



Du (du hast, du hast, du hast, du hast),

你(你曾),

Hast viel geweint (geweint, geweint, geweint, geweint),

曾泪流满面(饱经风霜),

Im Geist getrennt (getrennt, getrennt, getrennt, getrennt),

曾神形分离(一分为二),

Im Herz vereint (vereint, vereint, vereint, vereint),

曾重为一体(万众一心),

Wir (wir sind, wir sind, wir sind, wir sind),

我们(我们曾),

Sind schon sehr lang zusammen

(ihr seid, ihr seid, ihr seid, ihr seid),

曾众志成城(你们曾),

Dein Atem kalt (so kalt, so kalt, so kalt, so kalt),你冰冷的呼吸(凛冽),

Das Herz in Flammen (so heiß, so heiß, so heiß, so heiß),

我燃烧的心(炽热),

Du (du kannst, du kannst, du kannst, du kannst),

你(你能),

Ich (ich weiß, ich weiß, ich weiß, ich weiß),

我(我知),

Wir (wir sind, wir sind, wir sind, wir sind),

我们(我们在此守候),

Ihr (ihr bleibt, ihr bleibt, ihr bleibt, ihr bleibt),

你们(你们永不放弃),

Deutschland – mein Herz in Flammen,

德意志——我燃烧的心,

Will dich lieben und verdammen,

我会爱着你,正如我诅咒你,

Deutschland – dein Atem kalt,

德意志——你冰冷的呼吸,

So jung – und doch so alt,

如此年轻——如此年迈,

Deutschland!德意志!

Ich (du hast, du hast, du hast, du hast),

我(你有),

Ich will dich nie verlassen (du weinst, du weinst, du weinst, du weinst),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你泪流满面),

Man kann dich lieben (du liebst, du liebst, du liebst, du liebst),

人们爱你之深(你爱),

Und will dich hassen (du hasst, du hasst, du hasst, du hasst),

正如人们恨你之切(你恨),

Überheblich, überlegen,

傲慢,优越,

Übernehmen, übergeben,

承担,托付,

Überraschen, überfallen,

惊异,侵袭,

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n,

德意志,高于一切,

Deutschland – mein Herz in Flammen,

德意志——我燃烧的心,

Will dich lieben und verdammen,

我会爱着你,正如我诅咒你,

Deutschland – dein Atem kalt,

德意志——你冰冷的呼吸,

So jung – und doch so alt,

如此年轻——如此年迈,

Deutschland – deine Liebe,

德意志——爱你之物,

Ist Fluch und Segen,

是诅咒,亦是保佑,

Deutschland – meine Liebe,

德意志——我的爱人,

Kann ich dir nicht geben,

我已无法为你付出,

Deutschland!德意志!

Du,你,Ich,我,Wir,我们,Ihr,你们,Du (übermächtig, überflüssig),

你(强大,多余),

Ich (Übermenschen, überdrüssig),

我(完人,厌倦),

Wir (wer hoch steigt, der wird tief fallen),

我们(登上顶峰者,将向最深处坠落),

Ihr (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n),

你们(德意志,高于一切),

Deutschland – mein Herz in Flammen,

德意志——我燃烧的心,

Will dich lieben und verdammen,

我会爱着你,正如我诅咒你,

Deutschland – dein Atem kalt,

德意志——你冰冷的呼吸,

So jung – und doch so alt,

如此年轻——如此年迈,

Deutschland – deine Liebe,

德意志——爱你之物,

Ist Fluch und Segen,

是诅咒,亦是保佑,

Deutschland – meine Liebe,

德意志——我的爱人,

Kann ich dir nicht geben,

我将不会为你付出,

Deutschland!德意志!





Die Prinzen的单曲《Deutschland》

太著名了就不放歌词了hhhh







Vacuum的《Prussia》



I've been around the world,

我曾在世界各地,

In search of my reality,

寻找真实的自己,

To write a page in history,

为了书写历史的篇章,

Centuries live in me,

沉睡在过去的世纪里,

I walk and breathe nostalgia,

我边走边吸吮怀旧的气息,

A prisoner of time,

独身一人被时间囚禁,

I do, yes I do,

是的,我就是如此,

Show me your paradise,

向我展示出你那天堂,

I hide my own in sharp disguise,

将自己藏进锋利的伪装,

Reside up high my paradise,

高居在天国之上,

Memoirs I do,

对丰功伟绩尽情怀想,

The spear of destination,

在终点刺出的长枪,

A classy colonnade,

一条典雅的柱廊,

My path to contemplation,

在通往沉思的道路上,

The monument I made,

我搭起纪念碑,

The glass I drank was shattered,

饮下破碎的玻璃,

The wound has left a scar,

那伤口留下疤痕,

I pass my dream in silence,

我沉默地经过自己的梦想,

My sunset boulevard,

在日落大道上,

I've been around the world,

我曾在世界各地,

In search of my reality,

寻找真实的自己,

I sign my page in history,

在历史中留下我的篇章,

Memoirs I do,

与铭记于心的丰功伟绩,

Leave me to pray the past,

抛下我向过去祈祷吧,

I contemplate the role I cast,

我凝视着自己扮演的角色,

And meditate the play to last,

最后一刻还在斟酌剧本,

Future plans progress fast,

未来的计划进展如此之快,

I walk and breathe nostalgia,

我边走边吸吮怀旧的气息,

A prisoner of time,

独身一人被时间囚禁,

I do, yes I do,

是的,我就是如此,

Show me your paradise,

向我展示你的天堂,

I hide my own in sharp disguise,

将自己藏进锋利的伪装,

Reside up high my paradise,

高居在天国之上,

Memoirs I do,

对丰功伟绩尽情怀想,

The nation that I dreamed of,

我梦想统一的国家,

A prophecy came true,

如同预言一样成真,

The culture that I leaned on,

我所依靠的文化,

Replaced by something new,

被新事物所取代,

I leave the past behind me,

我把过去抛在脑后,

Emotional divorce,

那是感情的分别,

The future is my saviour,

而未来是我的救赎者,

A magic tour de force,

极力施展魔幻绝技,

I've been around the world,

我曾经在世界各地,

In search of my reality,

寻找真实的自己,

I sign my page in history,

在历史中留下我的篇章,

Memoirs I do,

与铭记于心的丰功伟绩。









Eisbrecher的《This Is Deutsch》



This is Deutsch. That is right!

这是德意志——没错!

Eins - zwei. Sonne - Licht.

一,二   太阳,阳光,

Fleiss ist Tugend, Wahrheit Pflicht.

坚毅是美德,诚实是职责,

Zu Befehl. Jawohl mein Herr!

听令!——是的,长官!

Wir sind deutsche Roboter.

我们是德国机器人,

Wir sind deutsche Roboter.

我们是德国机器人,

Drei – vier. Sternennacht.

三,四  星空之夜,

Arbeit fertig. Gut gemacht!

工作完成——干得好!

Harte Ziele – hoch gesteckt,

目标高贵——不放松!

Die Maschine laeuft perfekt.

机器完美运转中,

Korrekt,精准!

Perfekt!完美!

Wir muessen uns vermehren.

我们必须扩大自己的群体

(多生孩子;复制自己),

Die Welt zum Heil bekehren.

让人们皈依幸福,

Geboren, um zu dienen.

我们生来做贡献,

Auferstanden aus Ruinen.

从废墟中崛起!

This is Deutsch.

这是德意志,

This is Deutsch.

这是德意志,

Repeat! This is Deutsch.

重复!这是德意志,

This is Deutsch.

这是德意志,

Links – Rechts.

Im Quadrat.

左,右  在广场上,

Kindergarten – Zinnsoldat.

幼儿园——小锡兵,

Immer puenktlich – stets korrekt,

向来准时,向来准确,

weil in uns was Deutsches steckt.

因为我们内心装着德意志,

Korrekt,

没错!

Perfekt!

完美!

Fuenf – Sechs. ueberwacht!

五,六——检查!

Stillgestanden – Gut gemacht!

立正——做的好!

Links zwo – weitergehen.

左,二——再来一遍,

Deutscher Buerger – Dankeschoen!

德国公民——非常感谢,

Im Takt,合拍,

Exakt!准!

Wir muessen uns vermehren.

我们必须扩大自己的群体,

Den Lieben Gott verehren.

崇拜敬爱的上帝,

Gezuechtet um zu siegen.

为了胜利多生孩子,

Auserwaehlt und nie zufrieden.

(上帝)精选,永不满足,

This is Deutsch.这是德意志,

This is Deutsch.这是德意志,

Repeat! This is Deutsch.重复!这是德意志,

This is Deutsch.这是德意志,

Eins – zwei. Auf und nieder.

一,二  上和下,

Drei – vier. Immer wieder,

三,四  再重复,

Fuenf – sechs Sieben – acht,

五,六,七,八,

Wir sind Deutschland! Gut gemacht!

我们是德意志——干得好!

Eins – zwei. Auf und nieder.

一,二  上和下,

Drei – vier. Immer wieder,

三,四  再重复,

Stechschritt, Hofbraeuhaus,

走鹅步,啤酒屋,

und die Sendung mit der Maus.

还有使命和老鼠!  

【Sendung:广播,使命(旧)】,

This is...这是……,

This is... Deutsch!

这是……德意志!

This is...这是……,

This is...这是……,

Deutsch!德意志!








Eisbrecher的单曲《Sturmfahrt》



Ein letzter Gruss ein letzter Blick,

最后的敬礼,最后的凝视,

Von dieser Reise gibt es kein zurück,

这次的旅途没有退路,

Du willst es doch auch,

你也想要前进,

Was hält Dich noch auf,

但什么仍阻止着你,



Wenn wir auf Sturmfahrt gehn,

当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之时,

Mit Volldampf voran,

全速前进,

Auf in den Untergang,

冲向毁灭,

Sag nicht auf Wiedersehn,

不要告别,




Der Himmel fällt ein Sturm bricht an,

天空吼叫,风暴降临,

Fasst Euch ein Herz glaubt an Euch selbst,

鼓起勇气,相信自己,

Es geht voran,

继续前进,

Nichts schmeckt so gut wir die Gefahr,

没有什么比危险更加美味,

So gottgewollt so gnadenlos,

上帝的意志,是如此的无情,

Befehl: Maschine klar!

命令:机器准备!

Ein letzter Gruss ein letzter Blick,

最后的敬礼,最后的凝视,

Von dieser Reise gibt es kein zurück,

这次的旅途没有退路,

Du willst es doch auch,

你也想要前进,

Was hält Dich noch auf,

但什么仍阻止着你,

Wer kann schon widerstehn,

谁能够忍耐,

Wenn wir auf Sturmfahrt gehn,

当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之时,

Mit Volldampf voran,

全速前进,

Auf in den Untergang,

冲向毁灭,

Sag nicht auf Wiedersehn,

不要告别,

Lass uns auf Sturmfahrt gehn,

让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

Hört das Signal macht Euch bereit,

听从信号,准备就绪,

Jag den Orkan komm lass uns fahrn,

猎杀风暴的旅途开始,

Es ist soweit,

时辰已到,

Die Welle bricht die Welt versinkt,

惊涛拍岸,世界沉没,

So grausam schön erbarmungslos,

美丽却又如此残酷,

Das Meer das uns verschlingt,

大海吞噬着我们,

Ein letzter Gruss ein letzter Blick,

最后的敬礼,最后的凝视,

Von dieser Reise gibt es kein zurück,

这次的旅途没有退路,

Du willst es doch auch,

你也想要前进,

Was hält Dich noch auf,

但什么仍阻止着你,

Wer kann schon widerstehn,

谁能够忍耐,

Wenn wir auf Sturmfahrt gehn,

当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之时,

Mit Volldampf voran,

全速前进,

Auf in den Untergang,

冲向毁灭,

Sag nicht auf Wiedersehn,

不要告别,

Lass uns auf Sturmfahrt gehn,

让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

Maschine stampft,

机器在碾压,

Maschine kämpft,

机器在抗争,

Maschine glüht,

机器在发光,

Maschine brennt,

机器在燃烧,

Du willst es doch auch,

你也想要前进,

Was hält Dich noch auf,

但什么仍阻止着你,

Wer kann schon widerstehn,

谁能够忍耐,

Wenn wir auf Sturmfahrt gehn,

当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之时,

Mit Volldampf voran,

全速前进,

Auf in den Untergang,

冲向毁灭,

Sag nicht auf Wiedersehn,

不要告别,

Lass uns auf Sturmfahrt gehn,

让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

Lasst uns- Lasst uns-,

让我们-,

Lasst uns auf Sturmfahrt gehn!

让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

Lasst uns- Lasst uns-,

让我们-,

Lasst uns auf Sturmfahrt gehn!

让我们在暴风雨中航行。 





Eisbrecher的Ohne Dich



Ich verbrenne für dich,

我为你燃烧,

Ich kann nicht atmen ohne dich,

没有你我无法呼吸,


Ich ertrinke in dir,

我在你的海洋里沉溺,

Spür deinen Pulsschlag tief in mir,

在我心灵深处感受你的脉搏,


Was ist die Sonne ohne dein Licht,

没有你的光芒 这太阳还算什么,

Was ist ein Bild ohne dein Gesicht,

没有你的脸庞 这相片毫无意义,



Ohne dich bin ich allein,

没有你我孤单一人,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liegen,

没有你我不能飞翔,

Ohne dich endlos lieben,

没有你我没有永恒的爱,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sein,

没有你我不能存在。

Ohne deine Gnade geh ich zugrunde,

没有你的宽恕我会走向毁灭,







Ich verbrenne für dich,

我为你燃烧,

Ich kann nicht atmen ohne dich,

没有你我无法呼吸,

Du vergibst weil du liebst,

你宽恕因为你爱着,

Ich falle für dich,

我为你坠落,

Kann nicht mehr aufstehn ohne dich,

没有你我无法站立,

Du verstehst weil du lebst,

你懂得因为你爱着,

Was ist die Sonne ohne dein Licht,

没有你的光芒 这太阳还算什么,

Was ist ein Bild ohne dein Gesicht,

没有你的脸庞 这相片毫无意义,

Ich hab das Leben verflucht,

我曾经咒骂生活,

Allein zu leben versucht,

我尝试独自生活,

Doch es geht nicht,

但一切都是徒劳,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rei sein,

没有你我不能自由,

Ohne dich endlos high sein,

没有你我不能无尽陶醉,

Ohne dich bin ich allein,

没有你我孤单一人,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liegen,

没有你我不能飞翔,

Ohne dich endlos lieben,

没有你我没有永恒的爱,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sein,

没有你我无法存在,

Ich erwache für dich,

我为你苏醒,

Ich kann nichts spürn ohne dich,

没有你我无法感知一切,

Du befreist du verzeihst,

你解脱 你宽恕,

Ich ertrinke in dir,

我在你的海洋里沉溺,

Spür deinen Pulsschlag tief in mir,

在我心灵深处感受你的脉搏,

Du verstehst weil du lebst,

你懂得 因为你活着,

Was ist die Sonne ohne dein Licht,

没有你的光芒 这太阳还算什么,

Was ist ein Bild ohne dein Gesicht,

没有你的脸庞 这相片毫无意义,

Ich hab das Leben verflucht,

我曾经咒骂生活,

Allein zu leben versucht,

我尝试独自生活,

Doch es geht nicht,

但一切都是徒劳,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rei sein,

没有你我不能自由,

Ohne dich endlos high sein,

没有你我不能无尽陶醉,

Ohne dich bin ich allein,

没有你我孤单一人,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liegen,

没有你我不能飞翔,

Ohne dich endlos lieben,

没有你我没有永恒的爱,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sein,

没有你我无法存在,

Ich bete zu Gott dass es nie endet,

我向上帝祈祷,

Dass dein Feuer mich ewig blendet,

让你永远照耀我,

Ich vermiss dich zähle jede Sekunde,

我思念你 每分每秒,

Ohne deine Gnade geh ich zugrunde,

没有你的宽恕我会走向毁灭,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rei sein,

没有你我不能自由,

Ohne dich endlos high sein,

没有你我不能无尽陶醉,

Ohne dich bin ich allein,

没有你我孤单一人,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fliegen,

没有你我不能飞翔,

Ohne dich endlos lieben,

没有你我没有永恒的爱,

Ohne dich kann ich nicht sein,

没有你我不能存在。





Selig的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mad





【vom Wesen her sind wir verwandt,

从本质上看我们是相似的,

schön verwegen und unerkannt,

大胆莽撞 也无法被人理解,


ich wünsche dir sehr, dass du weiter siehst,

我恳切地希望 你可以继续向前看,

und dein Himmel voll Erwartung liegt,

希望你的天空充满期待,

dass die Liebe dich nochmal aushät,

爱环绕在你身边,

egal ob in dieser oder deiner Welt.

不管是在这个世界 还是在你的世界,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向你许下了,

manche Wunde aufb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不管你相信与否,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你忘记过你,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Ich verbringe die Nächte in fremden Wänden,

我在陌生的房间度过难捱的夜晚,

und wache früh auf um zu verschwinden.

早早起床离开这里,

Ich kenne mich aus und komme viel rum,

我太了解自己 想要逃避这一切,

ich trage dich noch in Erinnerung.

还但却将你留在记忆中,

Hab dich in mein' Liedern still bedacht,

我把你写进我的歌里,

habe viel gesehen und viel gemacht.

看到许多 也做了许多,

Das Leben hat mich angenommen,

生活接纳了我,

ich komme gut aus und ich komme viel rum.

我学会了与它和睦相处,

Der Mond und der Schlaf und die Einsamkeit,

月亮 睡眠 和孤独,

wissen über uns Bescheid.

都将我们看得清楚,

(oooohoo),

哦...

Ich war die Hälfte der Strecke davon ausgegang',

我独自走过了一半的路程,

du erinnerst dich an mich und wir gehen zusamm',

你想起了我 并和我一同前行,

(oooohoo),哦...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vielleicht nur um zu verstehen,

或许只是为了明白,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向你许下了,

manche Wunder versp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不管你相信与否,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忘记过你,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vielleicht nur um zu verstehen,

或许只是为了明白,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向你许下了,

manche Wunde aufb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不管你相信与否,

ich vergesse dich nie, nie, nie.

我从未忘记过你 从未,


Manchmal in den Abendstunden,

偶尔在夜里,

hör ich s noch aus deinem Munde,

我听到你说,

vom Wesen her sind wir verwandt,

从本质上看我们是相似的,

schön verwegen und unerkannt,

大胆莽撞 也无法被人理解,

ich wünsche dir sehr, dass du weiter siehst,

我恳切地希望 你可以继续向前看,

und dein Himmel voll Erwartung liegt,

希望你的天空充满期待,

dass die Liebe dich nochmal aushät,

爱环绕在你身边,

egal ob in dieser oder deiner Welt.

不管是在这个世界 还是在你的世界,

Der Mond und der Schlaf und die Einsamkeit,

月亮 睡眠 和孤独,

wissen über uns Bescheid.

都将我们看得清楚,

(oooohoo),哦...


Ich war die Hälfte der Strecke davon ausgegang',

我独自走过了一半的路程,

du erinnerst dich an mich,

你想起了我,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vielleicht nur um zu verstehen,

或许只是为了明白,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向你许下了,

manche Wunder versp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不管你相信与否,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忘记过你,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vielleicht nur um zu verstehen,

或许只是为了明白,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向你许下了,

manche Wunde aufb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不管你相信与否,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你忘记过你,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vielleicht nur um zu verstehen,

或许只是为了明白,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向你许下了,

manche Wunder versp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不管你相信与否,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忘记过你,

Wir werden uns wiedersehen,

我们将会再见,

vielleicht nur um zu verstehen,

或许只是为了明白,

dass das Leben an sich,

生活带给了你,

manche Wunde aufbricht,

一个又一个奇迹,

ob du's glaubst oder nicht,

或许你不相信,

ich vergesse dich nie.

但我从未忘记过你,

Nie, nie!

从未,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忘记过你,

Ich vergesse dich nie!

我从未忘记过你!










芋兄弟的角色歌&数羊

大土豆

小土豆

数羊





Cartoon Cat(貓貓)

是天使,還是惡魔?(獨普)

第三節:故事

  一直不被人們所喜愛,只受到無盡的排擠和厭惡,會是怎樣的感受呢?

  悲傷?憎恨?厭倦?

  這些對基爾伯特來說,都已經無所謂了。

  「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幸福,本來就是奢侈的渴求。他從來不敢也不敢想像如果有的話會是怎樣。

  天生而來的紅眼銀髮,因為如此,他被世人認為是惡魔,是萬惡之源。

  他曾經有想過,會不會有一個人願意接受這樣的他呢?但之後又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想法真是可笑,為什麼他會抱着這麼天真的想法呢?

  他的要求很簡單,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這樣就不會拖累到其他人,就這樣,在一個沒人會看到的地方,悄悄地等待死亡的到來。

  直到那時...

第三節:故事

  一直不被人們所喜愛,只受到無盡的排擠和厭惡,會是怎樣的感受呢?

  悲傷?憎恨?厭倦?

  這些對基爾伯特來說,都已經無所謂了。

  「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幸福,本來就是奢侈的渴求。他從來不敢也不敢想像如果有的話會是怎樣。

  天生而來的紅眼銀髮,因為如此,他被世人認為是惡魔,是萬惡之源。

  他曾經有想過,會不會有一個人願意接受這樣的他呢?但之後又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想法真是可笑,為什麼他會抱着這麼天真的想法呢?

  他的要求很簡單,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這樣就不會拖累到其他人,就這樣,在一個沒人會看到的地方,悄悄地等待死亡的到來。

  直到那時候路德維希跟他說:

  「因為我希望基爾哥哥能幸福!」

  身為被世人所認為的惡魔,有權利追求幸福嗎?

  「是嗎?」當決定要追求幸福,就沒有放棄的退路。

  對他來說,幸福就是他曾經認為他那天真的想法。

  真的會有這樣的人嗎?會有這樣的人接受這樣的他嗎?

  「今天本大爺......」基爾伯特伸了伸懶腰,「帥的跟小鳥一樣啊啊啊----!」他滿意笑道:「今天阿西也會來吧?本大爺要好好準備一下了!」

  路德維希從小開始,就被家人寄予期望,為了達到家人的期望,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緖,忍受着不是同齡孩子能承受的壓力。

  當其他孩子在外面愉快地玩耍時,他就乖乖在家裏讀艱澀難懂的書籍;雖然他很喜歡讀這些書籍,但他卻不明白為什麼心裏好像缺乏一點東西。

  他一直想要的是甚麼?他一直想做的是什麼呢?

  終於,他決定趁父母外出時,出去玩耍去。

  說不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抱着這樣的想法,他去到湖邊玩,可是不小心腳滑溺水。

  正當他以為會這樣死去時,「他」來了

  「喂!你可撐着點,別讓本大爺白救你啊!」

  誰說紅色眼睛,銀色頭髮的是惡魔呢?路德維希看着書本上講述惡魔的外貌時,不禁皺起眉頭。他想起那天基爾伯特小聲嘟嚷:「自私自利的惡魔……」。

  哥哥怎麼會是惡魔呢?雖然很吵嚷,但他平易近人的氣質,卻很容易被吸引。

  「阿西!想不到你年紀小小就居然看這些東西啊!」基爾伯特揭了下路德維希帶過來的書,快速地瀏覽一遍,路德維希淡定地說:「嗯。平時我喜歡看這些書……尤其是這種文學類的。」這些對於他來說,其實很簡單。

  「內容看得懂嗎?這些燒腦的東西本大爺也未必會看得懂啊!」基爾伯特一番讚嘆後,他就把書本還給路德維希。

  「這本書的確是很好看......」基爾伯特邊撓頭邊說:「不過這個作者另一部系列也滿好看的,也不算是燒腦......」

  路德維希聽後亮起了眼睛,「哥哥你也有他的另一系列嗎?」

  「啊?本大爺以前在圖書館的時候看到的......有興趣的話阿西你也可以去看看」他摸了摸路德維希的頭,「想不到阿西是一個很聰明的人!kesesese!」

  路德維希害羞的低下頭,小聲地說:「謝謝」

  「阿西,你以後想做什麼?」基爾伯特好奇的問道。

  「我......」路德維希支支吾吾,「可能是跟父親一樣,做生意吧?」

  基爾伯特笑說:「是嗎?做生意多好啊!要是阿西喜歡的話本大爺一定會支持的!本大爺反而比較想當作家這一類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路德維希心想。

  在這世界上,有分為天使和惡魔,理所當然,惡魔是受人唾棄。

  他曾經沒想到,原來惡魔背後,會長出天使的翅膀。

---------------------------------------------------------

貓貓:話說有小伙伴喜歡這系列嗎?如果有的話,我想正式連載這部系列。

友人:所以你寫頭三節是用試閱嗎?(¯―¯٥)

Cartoon Cat(貓貓)

相隔一面牆的愛戀(獨普)

  那堵牆,一直都在。

  那是分隔兩個世界的牆,從來沒有人看過牆後面的世界是長怎麼樣子----因為看過的人已經被領導者殺死了。

  他們只能隔着一座牆,聽着另一端人們訴說他們的生活近況,幻想着另一邊的生活。

  曾經,很多人都很好奇牆後面的會是什麼,是長什麼樣子,但沒有人敢去越過、破壞這座牆----因為會被領導者槍殺。

  當槍聲過後,就只會剩下一片鮮血。

  漸漸地,兩邊的人越來越少交流,直到最近這幾年,幾乎已經沒交流了。

  因為他們認為,只要沒交流,就不會有好奇心,就不會想越過這座牆,沒這念頭的話,就不會被殺死。

  但對於好奇心旺盛,一直想了解另一邊世界的基爾伯特來說,...

  那堵牆,一直都在。

  那是分隔兩個世界的牆,從來沒有人看過牆後面的世界是長怎麼樣子----因為看過的人已經被領導者殺死了。

  他們只能隔着一座牆,聽着另一端人們訴說他們的生活近況,幻想着另一邊的生活。

  曾經,很多人都很好奇牆後面的會是什麼,是長什麼樣子,但沒有人敢去越過、破壞這座牆----因為會被領導者槍殺。

  當槍聲過後,就只會剩下一片鮮血。

  漸漸地,兩邊的人越來越少交流,直到最近這幾年,幾乎已經沒交流了。

  因為他們認為,只要沒交流,就不會有好奇心,就不會想越過這座牆,沒這念頭的話,就不會被殺死。

  但對於好奇心旺盛,一直想了解另一邊世界的基爾伯特來說,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對於想了解未知世界的路德維希來說,這根本不應是阻礙他的理由。

  深夜,正當家家戶戶都在睡夢中的時候,有某一戶的燈還亮着。

  「kesesese!今天本大爺帥的跟小鳥一樣!」基爾伯特自信滿滿的說,他突然想起什麼事似,拍了下自己的腦袋:「誒!對了!本大爺今天約了阿西!差點忘記了!」匆匆忙忙的換上衣服後,就連忙地出去了。

  在牆壁前,路德維希看了下手錶,再看看眼前灰白色牆壁,皺眉道:「奇怪......這個時間他應該會來啊?」正當他想喊話的時候,牆的另一端傳來了咶噪的聲音:「阿西!本大爺來了!你還在嗎?」

  路德維希聽後立刻抬起頭,問:「哥哥!你今天為什麼那麼晚才來啊?」剛剛一瞬間的失落和擔憂似乎一掃而空。

  基爾伯特坐在牆壁前,解釋說:「剛剛在路上發生了事情,不過現在解決了!」

  「原來如此啊!」路德維希同樣靠坐牆前,內心多麼高興這個人終於來到了,還以為他不會來了......

  他們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下認識的,在之後,他們約定好時間在同一地點,隔着牆壁聊聊天。

  一開始的講述自己身處的生活到直到現在的自身近況,他們都能聊上一整晚。

  雖然他們沒見過面,只是單純的聊天,但路德維希卻很喜歡這個人,基爾伯特也是。

  路德維希很喜歡叫對方做哥哥,因為他給他帶來的感覺像是兄長;雖然很吵,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跟他聊天,一天壓抑的煩躁就會消失,頭腦也變得冷靜下來。

  而基爾伯特則是會喜歡叫他的暱稱,感覺親切點,雖然一開始跟他聊天的確有點沉悶,但相識一段時間後,就會發現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如果不是每次路德維希說要先走,恐怕他們真的會聊到天亮了。

  漸漸地,他們喜歡上彼此,但一直不敢說出來。

  這晚都一樣,兩人也是隔着牆壁閒聊。

  而今晚,路德維希決定說出來,他對基爾伯特的感覺。

  「那我們今天來聊什麼好啊?」基爾伯特問道。

  路德維希想了片刻,問:「哥哥,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我這也說的太直白了吧!?路德維希為自己剛才的一時口快感到懊惱一會兒。

  「誒!?」基爾伯特有點呆滯,路德維希問出來時,他的確是想說出:『有,是他』的時候,但一想到他們是沒見過面時,還是不敢說出口。

  算了!繼續說吧!已經沒退路了!路德維希深呼吸,說:「因為最近,我最近好像喜歡上某一個人......」他嘆了口氣,無奈地說:「但是,明明我們從來沒見面啊!」

  「是嗎?」基爾伯特好奇的問:「是誰啊?本大爺認識嗎?」其實他知道這個人是他自己本人,但還是聽多一點。

  那個人不就是你嗎!?路德維希內心崩潰地喊道,他咳了下,直接說:「是你啊!哥哥。」

  啊啊啊!這也太直白了吧?!路德維希崩潰地捂臉,果然應該去問他好友費里或者本田菊才去說啊!

  「啊!?」基爾伯特完全反應不過來,聽到這話的他頓時臉紅耳赤,支支吾吾地說:「我......」他努力讓頭腦冷靜下來,但第一次聽到有男人,而且是沒見過面的,居然跟他表白,頭腦有種被煙花炸開的感覺。

  路德維希深嘆了一口氣,「也對,誰會愛上一個未見面的人啊?」他自嘲的說:「有的話,那個笨蛋應該是我吧?」

  「抱歉,一直打擾到你......」正當他想站起來準備轉身離開時,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的基爾伯特大喊:「喂!阿西!你走了沒?」

  路德維希頓住下身,小聲地說:「我還沒走......」

  基爾伯特撓了下自己的臉頰,說:「其實本大爺也算是個笨蛋,我也......」說着,臉頰再一次的發燙,「我也喜歡你啊......」

  路德維希聽到他的回應後,再次坐回去,緊張的問:「哥哥,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本大爺有說過假話的時候嗎?」基爾伯特生氣道,但語氣中還是帶着雀躍和高興。

  「所以,我們現在算是隔着牆談戀愛的人嗎?」基爾伯特問道。路德維希扶額,「別說出來啊......」當他想再說點什麼,對方跟他說:「最近十月的天氣涼爽多了~風也大了,阿西你記得要穿多幾件衣服知道不?」

  這話不是應該由我跟你說最好的嗎?路德維希無奈笑道:「知道了,哥哥你也是!每次到這種天氣,我都聽到你的咳嗽聲......」

  「沒辦法,本大爺這邊根本沒有藥......」基爾伯特嘆氣 ,「本大爺這邊的人,為了一個麵包都會大打出手......本大爺有時候會想,覺得如果這牆倒後,大家的生活應該會好點吧?」

  剛才他走到街上,看到有人打傷了一個流浪的小孩子,目的就是搶小孩手上的金幣。他也只能無力旁觀,只好等了那個人走開後,幫小孩臨時包紥傷口。

  「你......你沒事嗎?」「沒事!謝謝大哥哥了!」

  回想起這事的基爾伯特嘆了口氣,他皺着眉頭,彷彿在思考什麼事情般。

  「......一定會的。」路德維希回道。

  基爾伯特原本失落的樣子,聽到對方的回應後,頓時開朗起來,他好奇的問:「對了!阿西!本大爺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長什麼樣子,能形容一下嗎?」

  「我?」路德維希思考片刻,他抬頭看着夜空,緩緩地說:「眼睛像是天空般蔚藍,頭髪是淡金色......身高一米八......」他嘆氣道:「抱歉,我不太會形容我自己啊......」

  「嗯......是跟本大爺一樣帥的帥哥」基爾伯特閉上眼睛想像,臉上挂起笑容。

  「......是嗎?」路德維希聽到讚賞後,臉頰微微的發紅,「那你呢?」

  基爾伯特睜開眼睛,如血液般鮮紅的眼眸映出一片繁星的夜空,他伸出手彷彿就能觸碰這一切,「本大爺啊......可是帥的跟小鳥一樣哦!」

  「哥哥!」路德維希無奈苦笑道:「你這是什麼比喻啊!」誰會把自己比喻小鳥一樣帥呢?

  「kesesese......如果牆倒了,本大爺肯定第一時間過來你這邊啊!」基爾伯特喊道,「而且,本大爺也想吃吃你們那邊的鬆餅,要淋上楓糖漿那種!」

  路德維希笑說:「是嗎?那牆倒了之後,來我家吧!我會做這個。」

  「那就約定好了!」基爾伯特說道。

  「是的......約定好了」路德維希也笑了起來。

  基爾伯特轉身,把手貼近在牆壁上,以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量說:「但......有這種可能嗎?」

  在之後,兩人的關係比以前更加的親密。

  他們一直等着牆的倒下,但一直沒有回應。

  很想看到對方,很想擁抱對方,很想越過這牆,但是這樣的話......

  「會被槍殺喔!」「無論是你,還是你的愛人,都會落得同一下場喔!」

  這晚的夜空,是黯淡無光。

  基爾伯特跟往常一樣,大半夜出門去。

  「阿西!本大爺來了!」

  原本靠坐在牆的路德維希立刻站起身,開心的回喊:「哥哥!」

  「呼!今天可真冷啊!」基爾伯特搓搓手說道,「如果可以抱上阿西的話那該多好啊!想必一定很温暖的!kesesese......」

  「哥哥!」路德維希頓時臉紅,他低下頭自言自語:「我也想......抱着你啊!」

  「本大爺想越過、破壞這座牆,想過來觸碰你、擁抱你、想知道你那邊的世界是怎樣的。」基爾伯特認真的說。

  路德維希忍着內心的難受,聲音有些顫抖,「是啊......我也很想看看你啊!」

  在他腳旁的矢車菊隨着涼涼秋風微微搖晃,這晚的夜空沒有星星的點綴,顯得有點冷清。

  是啊......如果要這座牆倒下的話,或許是需要奇蹟來到吧?

  兩人保持沉默許久,直到被吵鬧的人聲打破了。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有那麼多人過來這邊?」路德維希問道。

  「本大爺這邊也是......」基爾伯特疑惑道。

  「先生!請讓開點!今天要拆牆了!」路人們說道。

  「什麼!?」兩人同時震驚道。

  基爾伯特驚訝的地說:「今天......要拆牆嗎?」

  另一邊路德維希很快反應過來,「為什麼突然之間就......?」

  「先生不知道嗎?」此時,一個路人出來解釋說:「昨晚領導者因為急病死掉了,沒人監管這堵牆,不拆的話那用來幹嘛啊?」

  「原來如此......」基爾伯特憋着淚水不讓它流下。

  「誒!原來在牆後面,有先生你要等的愛人啊?」

  路德維希尷尬地說:「是......是的......」

  基爾伯特聽到後不禁笑起來,說:「是啊!在牆後面,有本大爺要等的人呢!kesesese!」

  「那我們先幫你拆了這面牆吧!退後一點喔!」

  煙花照亮寂靜的夜空,矢車菊的香味撲鼻而來,氣悶煩躁的心情隨着涼爽的秋風一掃而空。

  我們之間的牆終於倒下了。

  再也不會被分隔開了,對吧?

  當路德維希看到眼前紅眼銀髮的男人時,臉上隨後挂起笑容:「不愧是......跟小鳥一樣帥的男人啊!哥哥。」

  基爾伯特踩過已倒下的牆,走到路德維希面前,張開雙手,說:「果然......阿西是跟本大爺一樣帥的帥哥啊!」紅瞳裏充滿着笑意:「那現在本大爺可以抱下你嗎?本大爺有點冷。」

  「為什麼不可以?」路德維希緊緊抱着對方,說:「以後日子還長,可以讓你慢慢抱。」

  基爾伯特也緊緊回抱他,小聲地問:「那你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什麼約定?」路德維希問道。

  「本大爺想吃鬆餅,要淋楓糖漿那種。」基爾伯特輕捏下他的耳朵,壞笑道:「別跟本大爺說你忘記啊!」

  「原來是這個啊!我當然記得啊!」路德維希無奈的笑道,「來我家吧!我做給你吃吧!」

  「好啊!去你家!」像是小孩子般,基爾伯特滿足的笑起來。

  以後我們就這樣一起吧!

  「在那堵牆後面,有你要等的人嗎?」

  「有,是一個我愛的人。」

  現在的牆已倒下。

  沒有什麼能分隔開我們。

  Einsamkeit , Zweisamkeit.

--------------------------------------------------------------------------

好久沒玩過牆梗,這次用牆梗肝出這文。

人物OOC我很抱歉(・–・;)ゞ

關於最後兩個德文:

Einsamkeit:孤獨(Ein ~ 一)

Zweisamkeit:二人世界(Zwei ~ 二)

意思:有你在的世界,我再不孤獨。

希望小伙伴會喜歡吧!(・–・;)ゞ

Cartoon Cat(貓貓)

一年(獨普)

#聽歌得來的靈感,腦洞向,無劇情可言,人物OOC

正文:

  用一年的時間,真的足以忘記一個人嗎?如果不行,兩年、三年呢?還是......

  這天,柏/林一直下着大雪,但依然減不了人們出走的興致。

  路德維希緩緩地走在大街上,明明不算是讓人寸步難行,但他卻覺得走得很艱辛。

  因為這大街是以前他和「他」約會時常走的地方。

  那個「他」,路德維希已經想不起來,他覺得他可能是忘記「他」了。

  自從一年前的意外,路德維希失憶,完全不記得任何人事。雖然現在都恢復了大部分的記憶,但他總是覺得少了點東西。

  心中總是有個空位,無論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無法填上的。

  明明沒什麼變...

#聽歌得來的靈感,腦洞向,無劇情可言,人物OOC

正文:

  用一年的時間,真的足以忘記一個人嗎?如果不行,兩年、三年呢?還是......

  這天,柏/林一直下着大雪,但依然減不了人們出走的興致。

  路德維希緩緩地走在大街上,明明不算是讓人寸步難行,但他卻覺得走得很艱辛。

  因為這大街是以前他和「他」約會時常走的地方。

  那個「他」,路德維希已經想不起來,他覺得他可能是忘記「他」了。

  自從一年前的意外,路德維希失憶,完全不記得任何人事。雖然現在都恢復了大部分的記憶,但他總是覺得少了點東西。

  心中總是有個空位,無論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無法填上的。

  明明沒什麼變化,但卻覺得這裏一切變得不同。

  感覺這裏不是自己應該逗留的地方。

  冬天的冷風不停刺痛着路德維希的臉,像是提醒他不要忘記「他」,讓他不禁捉緊了外套。

  但那個「他」是誰呢?路德維希實在想不起來。

  就當作自己忘記那個人吧......他多次跟自己說。

  「kesesese......阿西你別忘了帶鑰匙喔!不是每次都有本大爺幫你開門哦!」「知道了哥哥!」

  隱約看到一些畫面在自己的腦海浮現,路德維希搖了搖頭。

  「他到底是誰啊......」他一直想忘記那個他根本想不起的人,但卻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我覺得,應該是因為那個人給路德先生你很大的影響,所以即使失憶,但依然不會忘記那個人給你所帶來的一切。」

  「那有方法忘記他嗎?」

  「嘛......用一年時間不去想的話或許會忘記吧?」

  「說的真容易......」

  想起之前的對話,路德維希無奈地嘆了口氣。

  「算了,還是回家吧......」

  回到家後,路德維希疲累的坐在沙發上。

  感覺好像少了點東西......他皺眉道。

  想了一會兒後,他決定還是先睡覺去。

  「晚了,去睡覺吧......」在洗手間,他放下劉海,對着鏡子,自言自語道:「我不是要忘記那個人嗎?怎麼總是我一直執着要想起那個人啊......」

  或許,那個人真的很重要?

  ......

  隔天一早,路德維希床旁的鬧鐘一直響,但它的主人依然躺在床上,沒去按停鬧鐘。

  又是一個忙碌的一天,他心想道。

  正當他準備起床時,他看到地板上有張照片。

  「這是......!」他撿起照片,是他跟另一位銀髮男人的合照。

  看着看着,眼睛彷彿有淚水在打圈,模糊一片視線。

  路德維希摸了下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鐵十字項鍊,低聲說:「原來......我一直無法忘記到你啊!」說着,他不禁潸然淚下,「哥哥......」

  用一年的時間,真的足以忘記一個人嗎?如果不行,兩年、三年呢?還是......

  「還是不能忘記你啊!哥哥!」路德維希驀然感到內疚,「我為什麼要蠢到想要去忘記一個對自己很重要的人啊!」

  即使整整一年過去了,我也沒什麼改變。

  但原來在潛意識裏,我依然很想念你啊!

  無論如何抑制,如何抑制不去想你,但我都無法不去想念你啊!

  這時,他聽到有人在按門鈴。他連忙擦乾眼淚,離開臥房去開門。

  當路德維希打開門時,他終於看到「他」了----那個該一直想念的那個人。

  「阿西,本大爺回來了!」「哥哥!」他激動地抱着眼前的人:「一年了......你到底去哪裏啊?」

  「啊?本大爺只是去了其他地方,看看有沒有阿西你需要的......」

  「我只需要哥哥在我身邊就行了」

  在心裏已經離開的那個「他」,現在已經回來了。

  現在的路德維希,才算真正恢復了記憶。

  「哥哥你怎麼出遠門不帶鑰匙啊?」「本大爺有帶啊!只不過是想給你一些驚喜而已!怎麼樣?」

  「驚嚇就有......」「什麼?」

  「哥哥,我愛你。」「......本大爺也愛你,阿西。」

--------------------------------------------------------------------------

“ Ich hab's doch selbst versucht es zu verdrängen, doch es hört einfach nicht auf zu brenn'

我嘗試抑制對你的思念,可它不曾停下來

Und die Wahrheit ist, dass ich dich immer noch vermiss

可是事實上,我依然很想念你

Obwohl ein ganzes Jahr vergangen ist und mir eigentlich rein gar nichts fehlt

即使整整一年過去了,我沒什麼得失

Und die Wahrheit ist, dass ich dich immer noch vermiss

但原來事實上,我依然很挂念你 ”

      Wincent Weiss  “ Ein Jahr”

--------------------------------------------------------------------------

感謝小伙伴們願意花時間看一篇腦洞,貓貓感激不盡~(・∀・)

請原諒我的文筆渣......(捂臉)

啊!對了!順便推薦下Wincent Weiss的歌吧!雖然是德文歌,但滿多靈感提供的~(我個人覺得啦!)

最後,再次感謝大家!

下次寫短文的時候應該是一年後的事(開玩笑)

Chasse【】

我已经嫌我自己烦了但这真的好rio啊.jpg


你最在意什么    


被蒙蔽到底的别离。

纯白如不再温暖的拥抱。

“你不配。”

Ludwig 最后笑着释怀的,是那不再亮起的灯。

不见。


无法看清真相的兄弟。

沉寂如秋雨里的风筝。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Ludwig Bishmitt最后不再怀念的,是那离别前的最后一次叹息。

不,我不甘心。


绝望至终的故乡。

干净如消散的萤火。

“我还爱着你啊。”

Gilbert Bishmitt最后不肯忘记的,是那潮湿又冰冷的那一夜。

再也不见。


竭力...

我已经嫌我自己烦了但这真的好rio啊.jpg


你最在意什么    



被蒙蔽到底的别离。

纯白如不再温暖的拥抱。

“你不配。”

Ludwig 最后笑着释怀的,是那不再亮起的灯。

不见。


无法看清真相的兄弟。

沉寂如秋雨里的风筝。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Ludwig Bishmitt最后不再怀念的,是那离别前的最后一次叹息。

不,我不甘心。


绝望至终的故乡。

干净如消散的萤火。

“我还爱着你啊。”

Gilbert Bishmitt最后不肯忘记的,是那潮湿又冰冷的那一夜。

再也不见。


竭力碰触的旧梦。

不舍如终于融化的霜雪。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Gilbert 最后仍未记起的,是那颤抖的爱。

不,我不甘心。


黯然消失的绝望。

在结局如消散的萤火。

“从头到尾,我只是想要一个吻。”

基尔伯特最后终于遗忘的,是那句充满压抑的呢喃。

不见。


姗姗来迟的兄弟。

沉寂如初春里最后一场雪。

“这是我最后的报复。”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最后想要留住的,是那次隔着人海的对望。

还要再等待吗。


茫然不知的一次相逢。

干净如深渊里的光影。

“从头到尾,我只是想要一个吻。”

独普最后终于遗忘的,是那曾清澈如初雪的眼眸。

等我归来。


陌生又冷漠的肯定。

闪烁如初春里最后一场雪。

“我后悔了。”

路德维希最后笑着释怀的,是那宠溺而温暖的笑容。

还要再等待吗。



儿时眷恋的温柔。

决绝如消散的白色海浪。

“也许我才是异类吧。”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最后终于遗忘的,是那潮湿又冰冷的那一夜。

还要再等待吗。


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初恋。

干净如想触碰却最终放下的手。

“你才是幸存者。”

东西兄弟最后笑着忘记的,是那终究变冷的心。

再见。




Cartoon Cat(貓貓)

是天使還是惡魔?(獨普)

第二節:認識

  這天,路德維希一大早拿著一束藍色的小花去找基爾伯特。

  他很熟悉這個小鎮的街道和每戶人家,於是很快的找到基爾伯特的家。

  「基爾哥哥!我來了!」路德維希在基爾伯特家門前喊道。

  聽到聲音的基爾伯特很高興的打開門,笑說:「早啊!你居然來了?!本大爺很高興啊!」面對這位小客人,他是感到有點意外,但更多的是高興。

  他看着路德維希手上拿着一束藍色小花,大笑道:「kesesese......路德維希你這是要送給你的女友嗎?那麼小就有女朋友!那你一大早過來找本大爺做什麼啊?替你送花給你的女朋友嗎?」

  「這是送給基爾哥哥你的。才、才不是送給女朋友呢......」路...

第二節:認識

  這天,路德維希一大早拿著一束藍色的小花去找基爾伯特。

  他很熟悉這個小鎮的街道和每戶人家,於是很快的找到基爾伯特的家。

  「基爾哥哥!我來了!」路德維希在基爾伯特家門前喊道。

  聽到聲音的基爾伯特很高興的打開門,笑說:「早啊!你居然來了?!本大爺很高興啊!」面對這位小客人,他是感到有點意外,但更多的是高興。

  他看着路德維希手上拿着一束藍色小花,大笑道:「kesesese......路德維希你這是要送給你的女友嗎?那麼小就有女朋友!那你一大早過來找本大爺做什麼啊?替你送花給你的女朋友嗎?」

  「這是送給基爾哥哥你的。才、才不是送給女朋友呢......」路德維希小聲地說道。

  「什麼???」基爾伯特聽後有點懵然,問:「你說送給誰?」

  路德維希認真地說:「這是矢車菊,是送給基爾哥哥的,當作是報答上次基爾哥哥在湖邊救我的禮物。」

  看着他認真的樣子,基爾伯特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好了,先謝謝你」他接過花束,客氣地問:「你要不要進來坐坐?」

  「好!」語氣中充滿了開心和期待。

  來到基爾伯特的家,雖然不算是很大,但夠兩個人居住,佈局比較簡潔,跟一般的家沒什麼分別。

  基爾伯特在廚房問路德維希:「路德維希小朋友,你要喝牛奶嗎?」

  「我不是小朋友啊!我今年十三歲!」路德維希大喊道,隨即又小聲地說:「要,謝謝基爾哥哥......」

  基爾伯特憋笑,手上倒牛奶的動作也停下來,「是嗎?本大爺也好像......十六歲。我們相差三年而已。」他給路德維希杯牛奶,嘆了一口氣,說:「不過上次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本大爺跟你說,那座湖曾經有些像你這年紀的小孩子因為貪玩,去那裏玩水,結果就因為腳滑,溺死在裏面。」

  「對、對不起......是我不小心」路德維希頓時臉紅起來。

  他無奈笑道:「本大爺又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下次小心點。」之後好像想起什麼事情般,「對了,本大爺沒記錯的話......」正當想說點什麼時,他停頓下來。

  路德維希一臉疑惑的歪頭,「基爾哥哥,怎麼了?」

  基爾伯特沒回應他的問題,而是在思考一些事情。

  隱約記得那時候路德維希溺水的時候,有對夫婦經過......難道是本大爺的錯覺嗎?基爾伯特還是覺得不要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比較好。他搖了搖頭:「沒什麼,本大爺沒記錯的話,這些藍色小花好像是有花語的......」

  「花語?」路德維希頓時亮起了眼,好奇的問:「那基爾哥哥知道嗎?」彷彿很想說出答案般。

  基爾伯特想了想,隨便說出一個答案,「嗯......遇見?」

  「還有幸福。」路德維希補充道。

  「幸福?」血紅般的眼情頓時瞪大了不少。

  路德維希笑了笑,點頭說:「對!因為我希望基爾哥哥能幸福!」

  幸福啊......從小開始不敢奢望的東西啊!現在居然......基爾伯特心裏感嘆道。

  「是嗎?」基爾伯特微笑,「謝謝你啊!路德維希。」他摸了摸比自己矮上一戳的少年的頭,柔軟的觸感讓他愛不惜手。

  路德維希也用笑容回應:「不用謝」他頓了會兒,說:「對了!基爾哥哥你以後就叫我做阿西吧!」

  「阿西?」「嗯!這是父母給我的小名,除了我最相任的人外,其他人我都不喜歡這樣叫我。」

  被人信任的感覺是什麼?基爾伯特心裏浮現這問題。

  他低下頭,彷彿在隱藏什麼情緖般,之後又抬起頭來,笑說:「本大爺知道了,其實你也不用叫本大爺做基爾哥哥,聽着還有點肉麻......」

  「哥哥!」話還沒說完,路德維希就喊對方做哥哥。

  基爾伯特聽後有點茫然,「什麼?」

  路德維希笑說:「因為我是獨生子,沒兄弟姐妹;我一直想要哥哥,所以基爾哥哥你可以當我的哥哥嗎?」

  這傢伙根本就是天使!他頓時覺得心裏被温暖起來了。

  基爾伯特大笑起來:「kesesesese......當然可以了!阿西!」

  「哥哥!」路德維希笑道。

  路德維希從這時候開始,就在心裏確認基爾伯特永遠是自己的哥哥,永遠都是,沒有其他人。

-------------------------------------

下一節才開始正文(被打)

下次再更的時候應該是在半年後吧?

Cartoon Cat(貓貓)

BE向三十題---- 一發完(獨普)

我懷疑我是變--------態!!!

比前兩次的三十題有點不同,是以一個個小故事的形式寫出來,題與題之間沒任何關聯。超沙雕的......想清楚才看啊!

01 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得不到了......永遠都得不到了......」路德維希絕望的看着他跟着其他人走了。

  「呦!阿西!今天本大爺在書店買到了你一直想要的書回來了!」基爾伯特笑道。

  路德維希頓時打起精神來,從床上走下來:「謝謝哥哥!今晚我們吃鬆餅吧!」

  「kesesese......本大爺果然是天才啊!阿西得不到的,本大爺幫你得到就行了吧!」

(別問我是什麼書,我不知道)

------------------...

我懷疑我是變--------態!!!

比前兩次的三十題有點不同,是以一個個小故事的形式寫出來,題與題之間沒任何關聯。超沙雕的......想清楚才看啊!

01 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得不到了......永遠都得不到了......」路德維希絕望的看着他跟着其他人走了。

  「呦!阿西!今天本大爺在書店買到了你一直想要的書回來了!」基爾伯特笑道。

  路德維希頓時打起精神來,從床上走下來:「謝謝哥哥!今晚我們吃鬆餅吧!」

  「kesesese......本大爺果然是天才啊!阿西得不到的,本大爺幫你得到就行了吧!」

(別問我是什麼書,我不知道)

-------------------------------------

02 反目成仇

(第二人稱注意)

  基爾伯特和路德維希這兩兄弟曾經是關係很好的兄弟,但現在卻變成是仇人,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有好幾次,他們在大家面前吵起來了,差點動手打起來了。

  而你剛好,是他們的好友,於是被逼夾在中間了。

  基爾伯特跟你說關於路德維希的缺點,但你沒有留心聽;當他走開時,路德維希又過來跟你說關於基爾伯特的缺點,你又沒有留心聽。

  一日復一日,日日何其多,終於你忍不住了。

  這天,基爾伯特又向你大吐苦水,你掩着他的嘴說:

  「基爾伯特,我就跟你說吧!」你說:「人有時候是很奇妙的生物,明明很愛,但卻要恨?為什麼呢?可能是因為恨的感覺比愛更加深吧!」

  你放開基爾伯特,他聽到你這番話開始認真的聽着。

  「畢竟愛過了,才會演變成恨;同樣道理,你怎麼不試試看愛上路德維希呢?」

  他果然在你面前作出噁心的表情,說:「本大爺怎麼可能會愛上他啊啊啊!」

  你嘆了口氣:「那你現在有什麼恨他的理由呢?我之前也問過你,但你卻說不出讓人說服的理由來啊!」

  「而且,既然可以毫無理由的恨,為什麼不可以亳無理由的愛呢?」

  他聽完這番話,臉頰有點紅起來,他撇過頭說:「......本大爺知道了」

  當他走開時,路德維希又找你大吐苦水了。

  你又重複你剛剛說的話,路德維希也作出同一反應。

  「你別跟我開玩笑吧......我怎麼會愛上哥哥呢?」路德維希一臉胃痛的樣子。

  你好心遞胃藥塞到他手裏,說:「你既然叫得他做哥哥,當然是有幾份的愛嘛~不然你們不會總是在我面前提起對方!」

  「恨基於愛而產生,如果是討厭對方,是不會對對方有任何的情緒波伏的~所以我相信你們內心深處一定是很愛着對方呢!」

  路德維希臉紅起來,撇過頭說:「我試試看吧......」

  此時你心想:原來傲嬌是會傳染......不,不該想這些的。

  一段時間後,你聽到了路德維希和基爾伯特在一起的消息。

  「原來......我們一直愛着對方啊......」

  眾人感謝你的付出,讓他們吃了不少狗糧。

  「反目成仇,那就相親相愛」

-------------------------------------

03 終其一生的單戀

  「放棄吧!他不愛你的!」「本大爺不會放棄的!」

  「你這麼單戀有用嗎?你難道要單戀他一生嗎?你又不去告白!」「可是......本大爺怕被拒絕」

  「煩吶!」「等等?你要去哪?」

  ......

  「哥哥我不愛你,愛你的是他」「什麼!?怎麼可能啊?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會愛上我這樣的人啊?」

  「那你呢?難道你也單戀他一生嗎?」「我......只要默默喜歡他就可以了......」

  「哥哥我看不過眼啦!你們這不是單戀,是互相暗戀啊!」「腐爛西斯!你都跟他說啊啊啊啊啊啊!」基爾伯特大喊道。

  此時的弗朗西斯拿出擴音器,在大街上大喊:「小基爾喜歡小路德!小路德也喜歡小基爾啊!」引起街上的人一陣圍觀。

  基爾伯特不好意思的,不小心對上路德維希的雙眼,小聲地說:「那個......你都知道呢......真巧合啊!」

  「我覺得不是巧合」路德維希認真回答:「我也喜歡你。」

  「今天弗朗西斯又很成功攝合一對」

-------------------------------------

04 分手

  那天,是陽光晴朗的一天。

  路德維希在勃蘭登堡門前,當着眾人的面,跟基爾伯特說:「哥哥,我們分手吧......」

  基爾伯特低下頭好一會兒,隨後又挂着大咧咧的笑容,說:「本大爺知道了,那麼本大爺先回去搬東西了......」他努力忍着淚水不讓它流下。

  這時,路德維希向他單膝下跪。

  「請嫁給我吧!基爾伯特,你願意成為路德維希的合法妻子嗎?」他拿出一個紅色小盒子,打開的是一枚小戒指。

  眾人頓時起哄起來,當基爾伯特反應過來時,他終於忍不住淚水了。

  「你啊......」他又哭又笑,「你是被腐爛帶壞嗎?阿西你真的......」無奈地透了一大口氣。

  「我願意!」他緊緊抱緊路德維希。

  路德維希在心裏比勝利的手勢,不枉他在三個月前一直攻讀 “ 讓求婚成功的攻略 ” 這本書並且實踐出來。

  在一旁觀戲的眾人表示:今天我的眼又被閃瞎,今天我的嘴又被塞糧。

  「分手吧!我們結婚去!」

-------------------------------------

05 與愛無關

  「是什麼驅使你們在一起?是愛嗎?」本田菊問道。

  「與愛無關」兩人齊聲回答道。

  本田菊疑惑:「那是......?」

  「與愛無關,只是毫無理由的在一起」基爾伯特說道。

  「我們倆在一起是不需要任何的驅使和理由」路德維希接着回答。

-------------------------------------

06 報復

  路德維希知道基爾伯特的報復心很強。

  「哥哥......」路德維希懷疑他不是和人同居,而是貓。

  「找了整天早上啦,終於殺掉那隻吃了本大爺日記的臭老鼠了!」

  沒什麼事的話,別去我們家好嗎?路德維希温馨提醒蛇蟲鼠蟻們。

-------------------------------------

07 七年之癢

  「網絡上說,因為人體完完全全更換所有細胞的時間是需要七年,可以說上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基爾伯特念資料給路德維希聽。

  「不過,對於身為國/家和精神的我們根本沒有用。」基爾伯特說道。

  路德維希點了點頭:「就算是,我們也可以重新認識,重新培養感情。」

  基爾伯特也點頭附議。

  「我有的是時間,重新認識、培養,我無所謂!七年之癢,撓撓就行了。」

-------------------------------------

08 錯過一世

  有些事錯過了就錯過了,再也無法回頭了。

  「哥哥你放棄吧!這遊戲已經停產很久啦!」「本大爺難道就要錯過它一世嗎!?」

-------------------------------------

09 殺了你

  「只要能殺了你,任何手段都能用出」

  「阿西冷靜點!只是蟑螂而已!不要說到好像要殺人啦!」

-------------------------------------

10 一直都是騙局

  「所以......你一直是騙我嗎?一直都是騙局嗎?」基爾伯特問道。

  路德維希低下頭說:「是......」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隱瞞了。

  基爾伯特抱著路德維希,說:「好開心啊!原來你一直騙了本大爺那麼久,是為了想買兩張去冰島的機票和計劃行程,本大爺以為我們這次去的是馬修家那邊呢!」

  「別這樣哥哥......」路德維希臉紅,「因為知道哥哥一直很想去冰島那邊,所以我才一直瞞着你......」

  「只要是想對方覺得開心,安排再多騙局也不怕辛苦」

-------------------------------------

11 抱歉,我不認識你

  「哥哥!」路德維希捉着銀髮少年的手。

  銀髮少年回頭看他,疑惑的說:「抱歉,我不認識你」

  路德維希笑了笑:「我知道啊!可是也要給機會我追你啊?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本大爺叫基爾伯特,是帥得跟小鳥一樣的男人。」他滿意的挂起笑容。

  「終於找到他了,那個我要找的人。」兩人同時心想道。

-------------------------------------

12 無愛亦無恨

  無愛無恨,無悲無喜。

  一直感受不到情緖的變伏。

  但看到他那雙如紅寶石般的眼睛時,他對着自己笑的時候。

  自己如混凝土般的心居然跳動了起來。

  第一次,為一個人心動。

            路德維希上

-------------------------------------

13 永遠觸碰不到的戀人

  基爾伯特愛上在牆另一端的男人。那個願意叫他「哥哥」的男人。

  明明從來沒見過面,只是每天聊天,卻聊出感情來。

  他很想打破這牆,但這樣卻會破壞規矩,到時候反而更危險。

  「哥哥,我愛你,我想可以成為你的戀人」「阿西,本大爺也很愛你......」

  於是,他們成為一對隔着牆壁談戀愛的戀人。

  基爾伯特很想知道愛人長的是什麼樣子,很想觸碰他,很想擁抱他。

  「難道......我永遠觸碰不到你嗎?阿西?」基爾伯特失落道。

  「哥哥!剛剛有人過來說一會兒有工程隊過來拆了這牆啦!我們終於可以見面了!」「......!」

(註:這道題我以後可能會寫一篇小短文?)

-------------------------------------

14 從未相遇

  路德維希從來沒跟他相遇過。

  那天意外相遇的時候,他後悔為什麼那麼晚才認識他。

  「阿西?幹嘛一直看着本大爺?」基爾伯特被他這麼一盯,臉都有點紅了。

  「原本以為我們從未相遇,從不相見,但緣份真的很奇妙,居然讓我找到你了。」路德維希笑道。

-------------------------------------

15 無知傷害

  「對不起,本大爺不是有心傷害你的,不知道會傷害到你。」基爾伯特淡淡的說道。

  在一旁的路德維希只好捂胃。

  「哥哥,你差點打死弗朗西斯你還說你不是有心傷害他???」

  「本大爺不知道原來只能傷害到腐爛而已,還以為他會死呢!」

  趴在地上的弗朗西斯表示:哥哥我只不過不小心摸了下小路德的屁股,基爾你怎麼要一副要殺死我的樣子般打哥哥我啊!

-------------------------------------

16 我們都老了

  「我們都老了......」基爾伯特感慨道。

  路德維希點了點頭:「身為國家的確是老了,不過人類的話,我們才十幾二十多歲而已。」

  「本大爺只是想感慨一下而已......」

-------------------------------------

17 如果當初……

  如果當初不是因為基爾伯特和路德維希在一起,現在我們需要每天帶墨鏡出門嗎?

-------------------------------------

18 「相較於你,他更重要」

  「相較於你,他更重要」基爾伯特說:「因為,他是本大爺的弟弟。」

  弗郎西斯馬上打了冷顫,「行行行!你回去你可愛的弟弟啦!其他事情哥哥會處理的!」

-------------------------------------

19 癡人說夢

  「如果本大爺能買那遊戲......」

  「別痴人說夢了,哥哥快點打掃客廳吧!」

-------------------------------------

20 玩笑而已

  基爾伯特跟路德維希說我喜歡你。

  「玩笑而已」路德維希安慰自己說。

  「本大爺在跟你說真心話。」

  「?!」

-------------------------------------

21 夢裡的圓滿結局

  他在夢中看見那牆倒下了。

  睡醒後,那一直阻隔他們倆的牆真的倒下了。

  「......是夢嗎?」「阿西!我回來了!」

  夢裡的圓滿結局,直接變成現實。

-------------------------------------

22 厭倦

  基爾伯特厭倦了,他跟路德維希說:

  「阿西,本大爺有點厭倦了,不如我們出國。玩上兩三個月才回來吧?」

  「哥哥,我等你這句話很久了,現在我們馬上去機場吧!」同樣也厭倦工作的路德維希說着,他同時已經準備收拾東西了。

-------------------------------------

23 粉碎性自尊

  「想不到阿西居然是這樣的人」

  「不、不是!哥哥你別誤會啦!」

  「想不到阿西你喜歡玩這些,怎麼不帶本大爺一個玩啊!」

  兩兄弟在電視面前打遊戲。

  我的自尊......路德維希覺得自尊已經粉碎一地了。

-------------------------------------

24 多餘的人

  「我發現......我根本是多餘的吧?」

  「抱歉......本大爺只是......」基爾伯特一臉尷尬。

  「小基爾!自從你跟小路德在一起後,哥哥和蕃茄都是多餘的人嗎?你重色輕友啊!」

  在一旁的路德維希用眼神表示:的確是。

-------------------------------------

25 相思相忘

  「相思相忘?什麼意思?」基爾伯特看着筆記本上寫的東西。

  路德維希過來解答:「哥哥,你這裏漏寫了兩個字」說完,他拿起筆寫:

  “ 長相思,莫相忘。”

  「本大爺還是不會」基爾伯特撓頭道。

  路德維希滿意的笑起來:「意思是兩人要經常思念着對方,而且不能忘記對方」

  基爾伯特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阿西你真聰明!」

  路德維希才不會說他為了這句還特意去請教住在隔壁的王耀老師。

  「相思相忘......」「漏了兩個字啊!『長』和『莫』呢?」

-------------------------------------

26 生離死別

  寧靜的早上,被哭聲打破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基爾伯特躺在床上哭得死去活來:「阿西你醒醒!以後本大爺不買玩偶不買遊戲光碟好了!求求你醒來啊!」

  「哥哥你剛說的話要兌現哦!」路德維希馬上醒來。

  「什麼!?」基爾伯特發現自己被坑了。

-------------------------------------

27 到死都沒說出口的……

(微親父普)

  阿西,我愛你。基爾伯特以為自己快死去,不能對路德維希說最後遺言的時候,他隱約看見親父。

  「臭兒子!誰叫你閉上眼睛啊!給我睜開眼睛活下去啊!你是不是不要你弟弟啊!我有這樣教你隨意丟下親人嗎?」

  嚇到基爾伯特立刻從雪地上站起來。

  「也對......不能這樣就死去,本大爺必須活着,去找阿西吧!」

-------------------------------------

28 「請回頭看看我」

  正當基爾伯特在找路德維希人時,路德維希站在他後面。

  「請回頭看看我。」

  基爾伯特回過頭去時,跌入一個深深的懷抱中。

  「我回來了,阿西」「歡迎回來,哥哥」

-------------------------------------

29 撕碎夢想

  路德維希老師問學生他們的夢想是什麼,並且寫在紙上

  他看到基爾伯特同學在紙上寫着:

  「別問我夢想,我夢想是耍廢。」

  他狠狠地把這「耍廢的夢想」撕碎了。

-------------------------------------

30 無愛者

  路德維希是公認的「無愛者」,但一天,他做出讓人震驚的事情------他跟基爾伯特表白了。

  「等、等下,你不是......?」基爾伯特還是一臉懵懂,他被路德維希抵在牆壁上。

  路德維希貼近他的耳邊說:「與其說我無愛,倒不如說我把所有的愛都奉獻給你了,我的騎士。」

  路德維希是無愛者,假的。

-------------------------------------

今天的我又被塞芋兄弟的糖啦!

之後也請大家多多指教吧!

我隨時歡迎小伙伴來Lofter或者是QQ私信找我點文(除了刀子,我求求你)只要不介意我產文速度慢和文渣就可以了......

我的QQ號:1164371722

Cartoon Cat(貓貓)

[APH]雨(獨普)

人物有OOC,毫無劇情可言,請注意避雷

(ノ´・ω・)ノ ミ ┻━┻

------------------------------------------------------------------

  這天早上,天氣十分的陰沉,帶着一點的憂鬱,而由昨天晚上到今早還一直下着連綿細雨,沖刷着街巷;穿過雨中的風揚起了雨滴,街巷頓時成了一片雨花飛舞。

  到黃昏的時候,雨還是沒有要停的意思。

  準備下班的路德維希看着窗外的雨景,陰雨綿綿的讓他不禁皺了下眉頭。

  「這場雨什麼時候才停下……」他自問他不太喜歡下雨天,像這種天氣,天色昏暗矇朧的,一直下雨沒有停過,讓他感到很...

人物有OOC,毫無劇情可言,請注意避雷

(ノ´・ω・)ノ ミ ┻━┻

------------------------------------------------------------------

  這天早上,天氣十分的陰沉,帶着一點的憂鬱,而由昨天晚上到今早還一直下着連綿細雨,沖刷着街巷;穿過雨中的風揚起了雨滴,街巷頓時成了一片雨花飛舞。

  到黃昏的時候,雨還是沒有要停的意思。

  準備下班的路德維希看着窗外的雨景,陰雨綿綿的讓他不禁皺了下眉頭。

  「這場雨什麼時候才停下……」他自問他不太喜歡下雨天,像這種天氣,天色昏暗矇朧的,一直下雨沒有停過,讓他感到很鬱悶。

  此時,一陣雷聲劃破了雨帶來的寧靜,原本的瀝瀝細雨變成滂沱大雨,雨嘩啦嘩啦地落下,用力拍打着地面。

  原本心情鬱悶的路德維希開始緊張起來,他連忙撐起傘,快步地離開了公司。

  因為他記得,那個人很怕雷聲,他要快點回去好好哄哄那個人。

  路德維希到家後 他並沒有理他那已經變得濕答答的外套,而是立刻走到房間,看看那人現在是怎樣。

  果然,他看到的跟他想到的是一樣的。

  基爾伯特用棉被包裹著自己,像是受驚的兔子,不停地瑟瑟發抖。

  「哥哥?」路德維希輕聲呼喚他,並放輕腳步來到基爾伯特旁,輕輕地擁抱着他。

  「West?今天那麼早就回來?」基爾伯特掀起了棉被,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事,但路德維希卻感覺到他的顫抖。「嗯。今天我……」路德維希還沒說完,外面再次響起的雷聲打斷他的話語。

  基爾伯特頓時用雙手摀住耳朵,緊閉着雙眼。

  路德維希脫掉身上的外套,丟在一旁的椅子上,雙手輕輕握著基爾伯特的手,待雷聲過後,温柔地跟他說:「哥哥……雷聲停了,不用怕……有我在呢!」那温柔的語氣,彷彿在哄着小孩子般。

  基爾伯特緩緩把手放下來,故作鎮靜地說:「本、本大爺才沒有害怕呢!本大爺只是對聲音較敏感而已!對!就是這樣!」

  路德維希笑了笑,反問道:「那剛剛是誰怕到要躲在棉被下呢?哥——哥?」他故意把“哥哥”兩字拉長音。

  「因、因為本大爺怕冷嘛!所以才躲在被子裏......」基爾伯特繼續嘴硬。

  「冷?」路德維希挑了一下眉,瞇起雙眼,靠近在基爾伯特面前,緩緩地說:「那我要不要幫哥哥好好『暖床』呢?」基爾伯特頓了一會兒,立刻連忙拒絕道:「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不用麻煩West啦!」

  他絕對忘不了上個週末的徹夜瘋狂,那夜的路德維希把他折騰到天亮才放過他。想到這裏,基爾伯特突然腰有點痛,生無可戀地倒在床上。

  路德維希笑了,他躺在基爾伯特旁,並緊抱著他,希望可以安撫他的驚惶。基爾伯特緊貼著他的胸口,平穩的起伏讓他不安的心頓時平復許多。

  「我記得......在我小時候,哥哥也是很怕雷聲的。」路德維希說。

  雖然外面的雷聲偶爾還會響起,雨依然打在窗戶上,欲耳震聾,但基爾伯特覺得他沒之前那麼害怕了。而路德維希看著懷裏的人乖乖的呆著,聽著外面的聲音,覺得下雨天其實沒有他想像中那麼討厭。

  「West」「嗯?怎麼了?」

  「謝謝......」基爾伯特故意地蹭了蹭路德維希的懷裏。

  愛人撒嬌般的行為軟化了路德維希的心,他抱緊了基爾伯特,小聲地說:

  「就算不能自己克服困難,還有我陪你啊!哥哥!」

  看着懷裏的人平穩地睡覺,路德維希的臉上挂起了笑容。

------------------------------------------------------------------

薔薇狂熱

【APH/獨普】Needful Luxuries

 
因為他是你最重要的兄弟。
  
  

【Mein Bruder: Gilbert】
  

 
「哥哥……」
  
男孩怯生生地開口,白淨細嫩的臉頰染成了粉紅色。站在面前的少年不禁愣神,緋紅的眼眸直直望穿那雙玻璃似的水藍色雙眼,他注意到那孩子纖細的雙肩仍在顫抖,明明就感到不安,卻硬要裝出一副勇敢的模樣站在這裡。少年笑了,從容地彎下腰──那個孩子的身高甚至還不及他的一半──毫無預警地用雙臂環抱住男孩,輕聲叫喚他的名字:德/意/志。
  
他好喜歡這個孩子,他的弟弟。他覺得自己甚至可以為他做任何事。
  
一定要好好保護吶。
 ...

 
因為他是你最重要的兄弟。
  
  

【Mein Bruder: Gilbert】
  

 
「哥哥……」
  
男孩怯生生地開口,白淨細嫩的臉頰染成了粉紅色。站在面前的少年不禁愣神,緋紅的眼眸直直望穿那雙玻璃似的水藍色雙眼,他注意到那孩子纖細的雙肩仍在顫抖,明明就感到不安,卻硬要裝出一副勇敢的模樣站在這裡。少年笑了,從容地彎下腰──那個孩子的身高甚至還不及他的一半──毫無預警地用雙臂環抱住男孩,輕聲叫喚他的名字:德/意/志。
  
他好喜歡這個孩子,他的弟弟。他覺得自己甚至可以為他做任何事。
  
一定要好好保護吶。
  
在這樣令人惶惑的時代裡,能夠擁有一個想要珍惜的對象真是太好了。
  
──我,會因你而更加壯大。
  
West。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男孩的外貌似乎又長大了些,但在看在少年的眼裡仍顯得如此嬌小。他讓男孩坐在他的腿上,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孩子清澈的藍眼睛裡充滿困惑與好奇,一雙小手緊緊抓著少年交給他的旗幟,那張純真的稚氣臉蛋,描繪出的神情卻是如此專注。
  
藍寶石的玻璃眼珠。

蒼白得可以看見血管博動似的皮膚。

燦金色的柔軟髮絲。
  
  
 …………
  
  
  
天不怕地不怕的自信笑容。

冬雪似的白髮。

一雙不知為何而鮮紅的眼睛,銳利且明亮。
  
整天把「一個人也很開心」掛在嘴上,卻總是不甘寂寞而湊過來撒嬌的任性哥哥。
  
  

【Mein Bruder: Ludwig】
  
  

教科書裡的結局,你看著他從懸崖跌落。
  
那男人朝天空伸出的雙手是如此修長而堅定,臉上掛著不可一世的瀟灑笑容,無所畏懼的驕傲變成一雙翅膀讓他可以飛翔。你不可否認他殞落時的姿態非常漂亮,震懾得你幾乎停止呼吸。
  
腦海裡突然浮現出那個夏日午後的光景:穿著一身華麗軍裝的少年俯身,親吻男孩淚流不止的藍色眼睛,因此他的眼角也沾上少年唇邊的血。男孩在嘴裡不斷重複著:再見、歡迎回來、再見。 
  
『哎,當初那個可愛的孩子怎麼變成這種沒血沒淚的男人了呢。』
  
你幾乎可以想見兄長一臉哀怨的嘆息,還有至今仍然迴盪在腦海裡,那句久久縈繞不去的親暱呼喚:West。
  
West。
  
那是只存在於彼此之間的語言,是一種魔咒。像孩子們偷偷交換的暗號,總是特別喜歡在旁人無法理解的眼光下露出會心一笑。
  
如果愛也能變成一種咒語的話,聽起來會像是什麼呢?像親吻、像情人之間的絮語、或者夢裡的呢喃?像孩子們的笑聲,直直滲入雲端,到達天空的最高處?又或者愛根本就沒有聲音,彷彿父母注視子女時的寵溺眼神與微笑,明明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卻令人一再為之動容的簡單平凡。
  
『因為,你從以前就是個好孩子……』
  
全部的重量壓在肩膀上,那個男人的身體好沉。
  
好重──
  
「你真勇敢。」他在你的耳邊低語,迷迷糊糊的嘟囔好像是醉了。
  
可是血還在流,暗紅色染濕了你結實的背部。
  
「我沒事啦,哈哈。」耳邊的聲音這麼說著,低沉的嗓音就像囈語,不斷重複著呢喃,想要安撫你顫抖不止的身體,害你差點就信以為真。「會沒事的,West……Lud……」
  
你告訴自己會沒事的,直到背上的那人再也不發一語。
  
「嗚……!」
  
因為再也不能依靠別人、再也不能依靠你。
  
但是啊,你知道嗎?哥哥。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夠成為某個人唯一的歸屬,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事。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