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兰

204浏览    4参与
篟觞

杂向.【5】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虽然死了个金子勋,但是好在金子轩没事。金光善纵然是心疼他这个所谓的侄子,由着江澄和金子轩及金光瑶三人,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过失’,碍着江澄和金子轩两人才没有发作,一阵缅怀……


 


       ...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虽然死了个金子勋,但是好在金子轩没事。金光善纵然是心疼他这个所谓的侄子,由着江澄和金子轩及金光瑶三人,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过失’,碍着江澄和金子轩两人才没有发作,一阵缅怀……


 


        到底难过的还是金光瑶,欺他无权?呵,自金光善他说了那句话便注定了他的死亡。还是那么云淡风轻…


        金子勋死的那件事情不了了之,金光善便去寻欢作乐,接他时听到那句话,记性太好没办法啊,一字不差的,全都记下来了呢……


        还好有薛洋……诗思轩被烧了,鸡犬不留……然后金光善死了……死的光荣!死在了他爱的种族身上……哈哈哈,活该啊……


 


         金凌听到这个消息…不用想便知道是谁干的……好在自己父母尚在,但是这个所谓的‘爷爷’,按自己的记性来看,他死的有点早啊……不应该是后面一点吗?……围剿夷陵还没过呢……


        不知道会不会好之前一样,六杀已经二杀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jpg.然后自家小婶婶…不对……也许是该叫姑姑…又来找自己阿娘了,阿爹不在,小叔不在,就只有女人们家里长家里短了……


 


        然后又见着自家表哥了~超可爱一团子【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团子】,眉间朱砂一点……长得真俊!


        金子轩刚刚接手金家,内地里的一些勾当他不明白,金光瑶却是清清楚楚,但且此事又不可明说,只能私下让自己的心腹去提醒……


 


        明天就是阿松周岁了呢……金光瑶如是想,已经过了这么一年了吗……


 


        “小矮子!”


 


        甜腻腻的声音,无处不透露着一股子少年气息……金光瑶叹了口气“又怎么了?糖吃完了?还是哪家的汤圆好吃要带我去尝尝?”薛洋就不乐意了“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金光瑶去哄“好了我错了,怎么了成美?”


 


        薛洋甜甜的答到“糖吃完了~”


 


————勤勤恳恳分界线————


 


结尾附赠恶友糖~


 


【PS.我是本章出现了主谁就打谁的tag,嫌我占了tag就说,不会生气的…………】

然后没了……


篟觞

杂向.【3】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天快亮时,江澄被鸡鸣声吵醒,想着金凌怎的这般安静,却发现婴儿床早已没了温度。他急了,自那次从夷陵回来便再也没这么急过,那可是阿姐的孩子。

       刚出去,便撞上迎面走来的金光瑶。金光瑶怀里抱着熟睡...

私设如山,严重避雷,此处金凌魂穿【?】,改写...咳咳,不做多讲述了,按着小故事情节来发,全文无刀.

主cp:松兰,恶友,涉澄,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行避雷...

----------------------------------------------

        天快亮时,江澄被鸡鸣声吵醒,想着金凌怎的这般安静,却发现婴儿床早已没了温度。他急了,自那次从夷陵回来便再也没这么急过,那可是阿姐的孩子。

       刚出去,便撞上迎面走来的金光瑶。金光瑶怀里抱着熟睡的金凌,看到江澄后便走得快了一些

 

        “江宗主,你看这阿凌可真不让人省心呢,昨夜我办完事回来看到他在金麟台附近,便将他抱回去了,江宗主不会计较这些吧。”

        江澄对金光瑶做了一个礼“敛芳尊说的是哪里话,都是金凌的亲人,倒是这小子可真不让人省心呢。” 

       “的确,毕竟阿凌他自出生起便会说话,仿佛…”

 

        “仿佛什么?” 

 

        金光瑶一笑“没什么,江宗主先带着阿凌去看看他阿娘吧,在下还有事,先告退了。”

        “告辞。”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便各回各处了,云梦还有事务等着江澄去处理,如果不是昨天太晚了,他也不会到现在才走。

       金子轩房中,虽然还早,但同为在姑苏求学过的人,并且金子轩本就不是懒惰的人,所以现在起了也很正常。

        金子轩也知江澄还有事务,从江澄手里包过金凌,但抱姿确实不舒服,金凌便醒了,听到金子轩对江澄道“云梦事务繁忙,你也多注意保重身体,别让阿离担心。”

       江澄只道“多谢金公子关心。云梦还有事务,先行一步了,待阿姐醒来后帮我告个别。” “路上小心,有空多来兰陵坐坐。” 金凌叫出声“舅舅,别走,再陪陪阿凌吧。” 

       江澄果真停住了“阿凌,舅舅有空再来看你。” “舅舅。” 江澄已经御剑走了,金子轩安慰金凌“阿凌,你舅舅云梦还有事情呢,你满月时,你舅舅会来的,先进去。” 

【咳咳,私设,阿松,金泉字如松,比大小姐                      大八个月…我一直以为阿松比大小姐小,原来阿松比阿凌大,先说好,cp松兰,不是亲情向,避雷警告.】

 

夷陵乱葬岗.

 

         温情一边酿着自己的药材,一边惊讶的对魏无羡道“此话当真,那刚出生的金小公子当真从刚出生就会说话,还会识人。”魏无羡大口饮了天子笑“不错,也不看看那孩子拥有哪家的血脉,”魏无羡欣喜之情满面洋溢,丝毫不掩饰,温情倒也真是没有说教他正在拨弄自己药材的手。

 

        外边都在传,那刚出生的金家小公子,刚出生便会说话,会识人,刚开口叫的不是自家爹娘,而是敛芳尊,金家小公子生来聪慧,金家小公子…反正牛皮是吹上了天。

 

        而这个故事的主角,却在和另一个小可爱'愉快'相处不知道,金凌看着眼前的表哥,自己本是特别讨厌小孩子的,因为闹腾,完了就会哭…[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小孩子这个行列],说愉快,是因为阿松不闹腾,很安静。

 

         自己在记事以前并未见过这个表哥,他和自己小叔很像,长相伶俐俊秀,很好看的一个孩子,但是并未长开,因为年纪的原因,并未点朱砂,周岁那天……

 

        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自己这个表哥,还有三年就会死,还是自己小叔…是不是从来一遍,一切都会不一样,父亲不会死,阿娘不会死,还有表哥也不会死,是的,表哥。

        两方家长唠嗑没多久,秦愫便带着金如松走了,金如松不哭也不闹,倒是金凌,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江厌离来安慰他,不一会儿便好了…

 

        又是晚上,睡不着,睡不着,还是睡不着,自家老爹就在这里,他可没那个胆子出去,不过话说回来,自家爹爹长得可真好看~不愧是世家公子排行第三。

        天亮了,不对,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打了个哈欠,金子轩一脸慈爱【?的看了下金凌。

        “厌离你来看看,咱们儿子可真逗…”

       江厌离也是温温柔柔“子轩,你先把阿凌放下吧…”

 

         金子轩将金凌放下“厌离,你说阿凌的满月要怎么办?”

 

       再说的嘛,金凌没有听清,太困了,不过依照金家的习俗,大肆铺张浪费是必不可少的…

 

        话说满月那天,到是麻烦……

       日子一天天的过,这一个月,偶尔喝自家小叔一家友好的往来,自家表哥越看越顺眼,舅舅?不好意思啊,忘了【我jio的我可以去死了…】

        后天就是满月了,金子勋那边也没有传来什么消息,那个所谓的爷爷,倒也没有见上几面。听到那些人对他的描述,好感度确实提不上来…【因为我特别讨厌大黄鳝,所以…懂得哈~】

 

        小婶婶又带自家表兄来了,两个小可爱好不自在,最重要的是,金凌感觉自家表兄…不是痴儿…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这样感觉的…但不会说话到底是为何,连简单的阿爹阿娘都不会说……

——

        今天就是满月了,小叔,还有父亲…母亲及魏无羡,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这样的日子他不想结束,不想…

 

        江厌离抱着金凌,金凌见找不着金子轩,开始哭闹,扬言要阿爹,于是,自己到了江澄手上…“舅舅,听说魏无羡要来,我们去接他吧。”江澄没好气“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好的吧,无奈叹息…

 

        见着了见着了!他家阿爹,怎么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办法?出来哭还有吗?御剑什么的不存在,试过了,没得一点灵力,压根就没有修行。

 

        金子轩见着金凌哭这么桑心,(江晚吟你怎么回事儿!)他能真这么说吗,媳妇儿还在呢“阿凌怎么了,不哭了,阿爹在呢…”不听不听…xxxx,管他,就一直哭!

       终于,不行了,岔气了,有点累…歇会儿…然后就听见家仆来说,穷奇道那边出事了…表公子和魏无羡那厮打起来了…“魏无羡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见着就要走了。

心系小半个娱乐圈

【结爱/松兰】唯有你痛苦,能成我快意 (上)

在邪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虽然剧还没播。左右祭司了解一下😂😂😂


赵松从小就讨厌贺兰静霆。


一只天生残缺的狐狸,如果他父亲不是首领,如果他不是首领唯一的儿子,早就死了吧?


他不无恶意的这么想。


然而也只能想想,他还要去帮瞎子少爷找食物。


等他再大些还要去帮他寻找修炼的材料。


赵松讨厌贺兰静霆。


赵松修成人形的年龄很小,已经非常了不起。


但是贺兰静霆比他更快就做到。


赵松看着那个漂亮纤细的少年人,只想要撕碎他。


不过是个瞎子罢了,却一出生就注定是狐族未来的王。


他凭什么?


“赵松,你讨厌我吧?”...

在邪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虽然剧还没播。左右祭司了解一下😂😂😂




赵松从小就讨厌贺兰静霆。


一只天生残缺的狐狸,如果他父亲不是首领,如果他不是首领唯一的儿子,早就死了吧?


他不无恶意的这么想。


然而也只能想想,他还要去帮瞎子少爷找食物。


等他再大些还要去帮他寻找修炼的材料。


赵松讨厌贺兰静霆。




赵松修成人形的年龄很小,已经非常了不起。


但是贺兰静霆比他更快就做到。


赵松看着那个漂亮纤细的少年人,只想要撕碎他。


不过是个瞎子罢了,却一出生就注定是狐族未来的王。


他凭什么?




“赵松,你讨厌我吧?”


少年人微微偏头向着他的方向,明明是个瞎子,眼神里却有那么多委屈。


“怎么会……”


“你拿来的花味道是苦的。”


赵松被打了一顿,流放。


这是他最落魄的一段时光,


可他遇见了千花,


那些受过的苦也就成了他最怀念的。


为什么只能怀念?


因为千花喜欢的是贺兰静霆。




贺兰静霆在赵松心里是个该被诅咒的名字。


总有一天要凌驾在他之上,


总有一天要把他狠狠踩在脚下。


为此吃掉深爱自己的女人又怎么样?


会拒绝的只会是贺兰静霆那种傻子。


为了一个女人不惜违逆父亲,叛逆作乱。




有预言说,赵松迟早会因贺兰静霆而死。


多可笑啊。


一个无用的恋爱脑居然能弄死他赵松?


什么身份地位!什么天资人心!


他凭自己的力量成为真正的天狐,成为狐族的左祭司。


那个生来就拥有一切的小少爷懂什么,却会成为至尊之王?


贺兰静霆希望的,就是赵松反对的。


他想得到的,就是他要摧毁的。


他会一点一点的收拾他,折磨他,毁掉他。


等着看好了。


到底,是谁会死。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