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半

671浏览    25参与
FogFlight

是自制的猫武手书 松鸦羽x半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0155533

是自制的猫武手书 松鸦羽x半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0155533

鹿冉DrDeer

松半。
试试彩铅……完全不会用啊!!

松半。
试试彩铅……完全不会用啊!!

文秋

【松中心】月光

15年老文,不出意料又咕了。

先搬上来以后有机会慢慢补,现在文风有很大不同可能会有困难。

#cp是 松半/松藤/荆棘松 非爱情向

#很久以前的设定,有私设(松藤),ooc预警。

#文笔幼稚见笑,占tag致歉。

山区的落叶季似乎特别寒冷,且来的极早。这让适应了湖区温暖的松鸦羽十分讨厌,他稀疏的短毛还要好久才能变得厚实。灰毛巫医甩掉粘在爪子上的雪,抬头向四周望去,目之所及一片洁白,雪被在冰冷的阳光下闪烁着微光,刺痛了他的眼睛。真难想象这儿还有猫居住!松鸦羽闭上了眼睛,努力缓解着光暗转换所带来的轻微晕眩感,从雪中抽出爪子继续向前走去。

寒冷沿着柔软的肉垫传入他的神经,他感到...

15年老文,不出意料又咕了。

先搬上来以后有机会慢慢补,现在文风有很大不同可能会有困难。


#cp是 松半/松藤/荆棘松 非爱情向

#很久以前的设定,有私设(松藤),ooc预警。

#文笔幼稚见笑,占tag致歉。



山区的落叶季似乎特别寒冷,且来的极早。这让适应了湖区温暖的松鸦羽十分讨厌,他稀疏的短毛还要好久才能变得厚实。灰毛巫医甩掉粘在爪子上的雪,抬头向四周望去,目之所及一片洁白,雪被在冰冷的阳光下闪烁着微光,刺痛了他的眼睛。真难想象这儿还有猫居住!松鸦羽闭上了眼睛,努力缓解着光暗转换所带来的轻微晕眩感,从雪中抽出爪子继续向前走去。

寒冷沿着柔软的肉垫传入他的神经,他感到自己的肌肉有一些抽搐,随后这种抽搐便遍及了全身,像一股极其细微的电流,使他毛发微奓。松鸦羽不清楚由于是寒冷还是由于突然清晰的视力给他带来的不适——这使他不时地眨着眼。还没来得及等灰猫捋平自己的深色毛发,他便忽地停了下来——前方的雪坡上有一只松鸦——比起明亮的视力,最先发挥作用的却是他的耳朵和鼻子,虽然在视力恢复的同时他们的功能有一些下降,这加强了松鸦羽的不适感。他感觉自己仿佛在刺棘丛中滚过一般——浑身似乎都沾上了楠构。松鸦羽抽了抽鼻子,在山谷的岩石气息和雪的气息之中鸟儿羽毛的气味清晰可辨,这使他微微兴奋起来,他感到浑身都随着这轻微的小电流而开始战栗。松鸦羽舔了舔嘴唇,决定给半月带一份见面礼。他悄悄退后了几步,在雪地里滚了滚,直到身上的毛发沾上雪沫。这样应该不容易被发现。想着他压低身子,探出一只爪子踩在雪地上,湛蓝的眸子紧盯着松鸦。小小的鸟儿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仍在用爪子刨着雪洞。巫医死死盯着鸟儿的翅膀,寻觅着将要起飞的征兆。

窸窣声就在头顶响起,灰毛公猫急忙抬头,只见一大块黑影倏地砸落,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眼前一黑,只感到浑身一阵冰凉——无数稀碎的雪抖落在他的皮毛上,掉进他奓起的毛发缝隙中。雪崩了!松鸦羽脑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他拼命挥动四肢,但随着窸窣声愈加密集,巫医身边的每一丝空隙都被填满。他挣扎着抽动爪子,触到的却是无尽的冰冷,然后瞬间被另一片更大的冰冷压实。松鸦羽瑟缩着,数不清的细小的寒冷顺着他的皮肤蔓延起来,像爬过雪地的虱子。寒气穿透灰猫薄薄的毛发,直入骨髓,冷得他开始哆嗦。他觉得自己的血液快要凝固了。这一瞬间他忽地想到了温暖的湖区,他的喉咙里滚过一阵呜咽,声音却被掩盖在厚厚的雪下。

恐惧开始充斥巫医的大脑。他的脑袋埋在雪里,四周的声音渐渐开始远去,逐渐归于沉寂。那只松鸦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想道,但随即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在想一只猎物的安危?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有些心烦意乱。很久没有动静,四周安静的出奇,连雪落下都窸窣声也停止了,熟悉的黑暗也没能让松鸦羽放松下来,反而让他觉得害怕。

我还不想死!他绝望地想着。星族啊,求你帮帮我!

“看起来雪在这儿坍塌了。”

朦胧的喵呜声从雪面上传来,隐约听到另一只猫答了一句,但他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是星族来接我了吗?灰毛巫医迷迷糊糊地想着,我一定要向蓝星好好的骂骂这该死的山雪,也可能是黄牙。他的头脑有些迟钝,直到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想这下面应该没有猫吧?我们的猫都在瀑布后躲避风雪。”

瀑布?他的脑子一顿,星族可没有瀑布!松鸦羽猛的一激灵,大脑清醒了很多。是远古猫!他想张嘴喊些什么,但一张口就有雪掉进嘴里,松鸦羽感到自己的舌头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他没有办法控制它的动作。他不得不放弃。但是灰毛巫医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引起他们的注意,否则很可能被永远埋在这儿。那样的话等雪融后这儿只会留下一具尸体。他自嘲地想道。还是冰冷的,硬邦邦的。我可不想死成这样!

TBC

秦政₂₇₃

当月光拂过松鸦的羽翅(结尾)

emmmm写出来跟我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
主要是中间隔了段时间,心境也不一样了
但如果现在不写恐怕就要坑掉了

半月毕竟已经过了太久了
即便有热情也早就消磨快没了


总之如果以后有不太沉重的小甜饼我再写吧
太乱了,实在太乱了。

开始

  当群星闪烁之时,他们已经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已经可以看得到远处的山尖在云雾间忽闪忽现了。他们在两棵树根凸起并纠缠到一起的老树下做了个临时的巢穴,搜集的干苔藓铺在地面上围成了窝,尽管不如原本的家舒适,但也可以用来休息了。

  离开了吵闹的森林,食物开始多了起来,尽管不能比得上两脚兽来之前,但尚且可以果腹。共同享用猎物后,半月和松鸦羽坐在临时巢穴外,守第一轮班。这倒给了松鸦羽机会,他想...

emmmm写出来跟我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
主要是中间隔了段时间,心境也不一样了
但如果现在不写恐怕就要坑掉了

半月毕竟已经过了太久了
即便有热情也早就消磨快没了


总之如果以后有不太沉重的小甜饼我再写吧
太乱了,实在太乱了。


开始

  当群星闪烁之时,他们已经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已经可以看得到远处的山尖在云雾间忽闪忽现了。他们在两棵树根凸起并纠缠到一起的老树下做了个临时的巢穴,搜集的干苔藓铺在地面上围成了窝,尽管不如原本的家舒适,但也可以用来休息了。

  离开了吵闹的森林,食物开始多了起来,尽管不能比得上两脚兽来之前,但尚且可以果腹。共同享用猎物后,半月和松鸦羽坐在临时巢穴外,守第一轮班。这倒给了松鸦羽机会,他想要和半月说的话太多了,多到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看着天上璀璨的群星,他还是开口了——

  “半月……你过得好吗?”说完他就后悔了。这说的什么话,蠢毛球!

  半月看着他突然耸下耳朵,一副被猫后训斥的幼崽模样就觉得好笑,而她也这么做了。

  “别笑。”松鸦羽不好意思地说,他的尾巴在空中摇晃,在拍打地面的前小心收回,他不想让别的猫打扰他们久违的谈话。

  半月放松身体,轻轻靠在松鸦羽的身上,用一种欢快的语气说:“如你所见,饥饿、劳累、猜疑、战争,”她的眼睛里没有迷茫,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松鸦羽胆战心惊,“但这没什么,我们还在一起,共同拥有一个目标去前进。这就足够了。”

  松鸦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轻轻触碰着半月的额头,心里在思考着怎么回话。半月却已经转移了话题:“松鸦翅,你知道吗?我总有一种预感……”

  她抬头看向远方,那是一望无际的山峦,绿色的眼睛仿佛是一汪潭水,“你会离开我的。”

  “我不会的。”松鸦羽坚定地说,尽管他自己也清楚,到了山地他们就要分离。

  半月不说话了,她的皮毛开始散发着星光,仿佛一轮弯月,照亮这黑漆漆的夜晚。松鸦羽惊讶地看着半月,还未说什么却被对方打断:“松鸦羽,就让我这么叫吧。”

  “当历史的使命完成,星海所赋予的力量就会消失。”她顿了顿,表情是无尽的悲伤,“你就会回到你梦寐以求的,不受命运摆布的生活。”

  “……那意味着我将再也见不到你是吗?”松鸦羽明白了,他走上前,用鼻子蹭着半月的脸颊,半月闭上了眼睛。“是的,不论我离你再近,都永远再见不到我了。”

  “与其让我的相貌在你的记忆里慢慢被磨淡,倒不如现在就结束这一切。”突然她这样说道,“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不奢望能和你一起过上普通猫的生活,但我仍然想在消失之前再看你一眼。”

  “原谅我的任性吧。”

  

  当族猫换了一轮又一轮,绿叶季与枯叶季交相更替。松鸦羽死去,族猫接替他巫医的职位。森林里许多不知名的草药长出,另一些猫们熟知的草药再也没有出现,出生死去的猫的名字连最善记的猫都记不全的时候,有两只猫出生了。

  他们出生在雷族,同一时刻,不同的猫后。两只小猫,一只灰色虎斑,一只白如月半。

秦政₂₇₃

当月光拂过松鸦的羽翅(第一章)

松半预警!短篇预警!ooc预警!
【半月】:好好解释一下cp文为什么我出场这么少
【273】:这就是个背景介绍……真的松哥别瞪我月姐还看着呢
【松鸦羽】(暴躁地用尾巴拍打地面)

说真的三部曲都快忘干净了
下午有空就想写一下,没想到问了一下小天使发现三部曲细节跟脑内记忆完全不一样
前前后后基本上全都改了一遍,所以只写了一点点
说是cp文但这章其实没写太多相处的部分,只能算是一个剧情背景介绍。
有人评论说看不出中心主旨……这就是个休闲的文,就是为了看猫猫相处的
这篇更的会比较慢,现在在赶作业和看借来的书
而且我对三部曲剧情模糊,为了不ooc会经常修改

好了我不废话了

就开始吧!

  “松鸦翅,你还好吗?”半月用鼻子轻轻推着...

松半预警!短篇预警!ooc预警!
【半月】:好好解释一下cp文为什么我出场这么少
【273】:这就是个背景介绍……真的松哥别瞪我月姐还看着呢
【松鸦羽】(暴躁地用尾巴拍打地面)

说真的三部曲都快忘干净了
下午有空就想写一下,没想到问了一下小天使发现三部曲细节跟脑内记忆完全不一样
前前后后基本上全都改了一遍,所以只写了一点点
说是cp文但这章其实没写太多相处的部分,只能算是一个剧情背景介绍。
有人评论说看不出中心主旨……这就是个休闲的文,就是为了看猫猫相处的
这篇更的会比较慢,现在在赶作业和看借来的书
而且我对三部曲剧情模糊,为了不ooc会经常修改

好了我不废话了





就开始吧!



  “松鸦翅,你还好吗?”半月用鼻子轻轻推着松鸦羽的脑袋,目光里带着担忧。松鸦羽用尾巴拂了一下半月的侧腹,安慰着白色母猫。

  他已经熟悉了这种突然间什么也不记得地转换场景的事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回忆,而是搞清楚自己在哪儿。

  趁着半月回应其他猫时,松鸦羽抓紧时间环顾了一下四周——空旷的原野上铺就着碧绿的草,树不算太多,枝丫上挂着常春藤。

  他没有看到栅栏和臭烘烘的羊,也没有看到高大的两脚兽的巢穴,但是后来应该有巢穴的地方已经开始堆着红色的岩石和巨大的光秃秃的木头,听不到怪兽的咆哮声,他们应该已经睡着了。

  松鸦羽猜测,这里可能是原本马场附近的地方,他记得那里有一群羊,还有狗。

  月亮发出柔和的光,但星星还没有那么亮,绿叶季的夜来的早,他并不清楚现在有多晚了。

  这时一片阴影笼罩住了松鸦羽,他抬头看去——是石歌。这只强健的灰猫公猫正关切地望着他,松鸦羽抖抖毛站起来对他们现在的领队说道:“我没事,就是突然这么空旷不太适应。”

  “如果你不舒服,最好还是再休息一下。”石歌道,“如果你休息好了,就和鱼跳他们一起去捕猎吧。”

  “我这就可以去了。”松鸦羽道。

  他知道为了躲避两脚兽他们以及其他各种原因,远古猫们不得不投石离开了他们曾经的家园,踏上一条前途未卜的远途。这一路非常艰险,而且因为他自己也算是这一切的推就者——尽管不是自愿的——他不想再因为自己的食物麻烦他们了。

  转身与半月一同向草丛较为茂密的地方走去。尽管他还是学徒时接受过训练,后来因为各种事情也狩猎过,但那毕竟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也不是风族猫,与其去刨兔子洞然后与兔子赛跑,还不如老老实实在草丛里搜索一下有没有没睡着的小生物。

  “你的脚掌没问题了?”半月关心地问。

  “没问题了,早就好了。”听到半月的话松鸦羽很高兴,“等一下就展示给你看。”他说着按照记忆里的姿势准备着,两只猫在草丛中匍匐前进,不发出一点声音。

青柠檬🌛
是༻半༻月༻ 很̀喜̀欢̀她̀...

是༻半༻月༻

很̀喜̀欢̀她̀和̀松̀鸦̀羽̀之̀间̀的̀情̀感̀呢̀


------------从̀现̀在̀起̀,你⃟将⃟被⃟称⃟为⃟尖⃟石⃟巫⃟师⃟

是༻半༻月༻

很̀喜̀欢̀她̀和̀松̀鸦̀羽̀之̀间̀的̀情̀感̀呢̀



------------从̀现̀在̀起̀,你⃟将⃟被⃟称⃟为⃟尖⃟石⃟巫⃟师⃟

鹿冉DrDeer
#松半#群山从四面八方将我围拢...

#松半#
群山从四面八方将我围拢,赤色的黄色的紫色的云霞铺满了头顶,天地像巨大而温柔的巢穴,可我却并不感到安全。
什么是尖石巫师?什么是急水部落?我像渺小的草芥一样在未来的飓风中瑟瑟发抖。
我看到他眼眸温柔,有纳沧海,从那漂亮的蓝色中倒映出天边星辰褪去,晓日初升,也倒映出某种永恒。
或许……未来也不坏?
一阵风过,他走了,像个谜团。

——————————
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只是突然想玩厚涂了……然后画的也很辣鸡orz

#松半#
群山从四面八方将我围拢,赤色的黄色的紫色的云霞铺满了头顶,天地像巨大而温柔的巢穴,可我却并不感到安全。
什么是尖石巫师?什么是急水部落?我像渺小的草芥一样在未来的飓风中瑟瑟发抖。
我看到他眼眸温柔,有纳沧海,从那漂亮的蓝色中倒映出天边星辰褪去,晓日初升,也倒映出某种永恒。
或许……未来也不坏?
一阵风过,他走了,像个谜团。

——————————
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只是突然想玩厚涂了……然后画的也很辣鸡orz

咸鱼XXE

回国了。飞机上的摸鱼。
p1p2松半
p3p4藤鸽
p5一个冬青

回国了。飞机上的摸鱼。
p1p2松半
p3p4藤鸽
p5一个冬青

松学bot

魔鬼AI,它大概读过很多狮松松半同人……

以及倒数第二p说到心坎里了:

深海鱼鳞=丝绸一样光滑的皮毛

抛光的鹅卵石=被夺取光明本质的眼睛

木炭骨骼=燃烧的意念

炼乳血液=他的温柔

蜜糖制成的平凡心脏=他对喜欢的猫和手足的感情

嘴唇上的石灰和火药=他刀子一样的话语

魔鬼AI,它大概读过很多狮松松半同人……

以及倒数第二p说到心坎里了:

深海鱼鳞=丝绸一样光滑的皮毛

抛光的鹅卵石=被夺取光明本质的眼睛

木炭骨骼=燃烧的意念

炼乳血液=他的温柔

蜜糖制成的平凡心脏=他对喜欢的猫和手足的感情

嘴唇上的石灰和火药=他刀子一样的话语

咸鱼XXE

全是松半。
p3严重ooc!!!怕辣眼的千万不要看!!

全是松半。
p3严重ooc!!!怕辣眼的千万不要看!!

壹壶茶
I understand yo...

"I understand you. ”

-
背景依旧是网图加高斯模糊。
我要去找星空笔刷了

"I understand you. ”

-
背景依旧是网图加高斯模糊。
我要去找星空笔刷了

99.38%

“自那之后我一直在找你,在梦境里。”
“自那之后我一直在等你,在星空上。”

是概念流……看看意思意思开心就好

“自那之后我一直在找你,在梦境里。”
“自那之后我一直在等你,在星空上。”

是概念流……看看意思意思开心就好

秦政₂₇₃
是猫武士中的松鸦羽,我非常喜欢...

是猫武士中的松鸦羽,我非常喜欢他。换个风格画画,还有一张一对的半月刚刚发了。

是猫武士中的松鸦羽,我非常喜欢他。换个风格画画,还有一张一对的半月刚刚发了。

秦政₂₇₃
猫武士中的半月,我非常喜欢她。...

猫武士中的半月,我非常喜欢她。换个风格画画,还有一张一对的松鸦羽,等下发。

猫武士中的半月,我非常喜欢她。换个风格画画,还有一张一对的松鸦羽,等下发。

卢瑟子变成猫武士
是一个(完全不成功的)尝试 多...

是一个(完全不成功的)尝试

多少个夜晚松鸦羽会看到天空中闪烁的群星,他踏着遗留着星光的脚印前行。但是比起星星,他真正会久久凝视的,是那轮静静反射光芒的月亮。

“我在这里啊。”他是否会沉思,是否想要知道,此时此刻,半月是否已经完成了她的命运。

岁月流转,这只误闯入过去的猫掌握着群星的命运。

“而你又在哪里呢?“

是一个(完全不成功的)尝试

多少个夜晚松鸦羽会看到天空中闪烁的群星,他踏着遗留着星光的脚印前行。但是比起星星,他真正会久久凝视的,是那轮静静反射光芒的月亮。

“我在这里啊。”他是否会沉思,是否想要知道,此时此刻,半月是否已经完成了她的命运。

岁月流转,这只误闯入过去的猫掌握着群星的命运。

“而你又在哪里呢?“

狼羽

【WF猫武士周边店】
#上新#
#520#
松鸦羽×半月,对拼书签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从始至终一帆风顺,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这一天与所爱相守。
所爱隔山海。
————————————————————
出品:WARRIORS Fancy Store
淘/宝店铺名:WARRIORS Fancy Store猫武士书迷周边店
淘/宝店铺号:68930599
品名:「松鸦羽×半月」对拼书签
画师:卷菜/ @翼落
美工:小卡
涉及角色:松鸦羽&半月
规格:单张5×15cm,一套两张,可相对拼接
价格:12r/套
发货时间:6月以前
【注:产品还在制作中,配图均为概念图,实物可能有些微差别】
———...

【WF猫武士周边店】
#上新#
#520#
松鸦羽×半月,对拼书签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从始至终一帆风顺,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这一天与所爱相守。
所爱隔山海。
————————————————————
出品:WARRIORS Fancy Store
淘/宝店铺名:WARRIORS Fancy Store猫武士书迷周边店
淘/宝店铺号:68930599
品名:「松鸦羽×半月」对拼书签
画师:卷菜/ @翼落
美工:小卡
涉及角色:松鸦羽&半月
规格:单张5×15cm,一套两张,可相对拼接
价格:12r/套
发货时间:6月以前
【注:产品还在制作中,配图均为概念图,实物可能有些微差别】
——————————————————————
但终归,注定了的人和人都会走到一起。
愿你的TA在某处等你。
愿你们得以跨过山海。
愿你们终能长相厮守。
山海愿可平。
我爱你。

莎岚茉羽
9/6松半日快樂!!

9/6松半日快樂!!

9/6松半日快樂!!

Pessirism.

你别回来了。 tag. 又是一把屠龙大刀。

月光帘幕下的影,大概不是墨似的黑,泛了丝儿银白,灰亮的色。

镜湖被轻盈落在其上星芒闪烁的猫儿打破,漾碎了月光与满池的星儿,波纹荡悠悠浪着扩散了开,蜷伏在水面低空的薄雾一时翻滚着轻轻打了个小旋儿又归于沉寂安然入眠,如玩倦了的幼猫临睡前最后淘气地扒拉一下窝边的苔藓。

远处,树影斑驳。

——杀无尽。

松鸦羽不知为何那群已逝的山地猫会为他们取这样的名儿,血腥气儿太浓,无论何种正常的猫都不大会喜欢这样的感觉,更何况——他可是巫医。

“星族在上,我可不想爪子被血浸得黏糊糊的。”

他轻啐了口,附身低头看向恍若星光月光倾泻而成的湖,一直看向深处。

太亮,太凉。

那湖能冻住目光,眩目而美丽,晶亮...

月光帘幕下的影,大概不是墨似的黑,泛了丝儿银白,灰亮的色。

镜湖被轻盈落在其上星芒闪烁的猫儿打破,漾碎了月光与满池的星儿,波纹荡悠悠浪着扩散了开,蜷伏在水面低空的薄雾一时翻滚着轻轻打了个小旋儿又归于沉寂安然入眠,如玩倦了的幼猫临睡前最后淘气地扒拉一下窝边的苔藓。

远处,树影斑驳。

——杀无尽。

松鸦羽不知为何那群已逝的山地猫会为他们取这样的名儿,血腥气儿太浓,无论何种正常的猫都不大会喜欢这样的感觉,更何况——他可是巫医。

“星族在上,我可不想爪子被血浸得黏糊糊的。”

他轻啐了口,附身低头看向恍若星光月光倾泻而成的湖,一直看向深处。

太亮,太凉。

那湖能冻住目光,眩目而美丽,晶亮一片,不见底。

——更似无底。

他闭上双眼,尾尖儿轻晃着,闲适惬意。鼻息悠长,揉皱了水面。

他这只瞎猫,只有梦中才可能见得着东西。

不禁冷笑一声。

——“你来了,”

突如其来的问候使松鸦羽吓得措手不及,险些前爪一滑落入水中,连忙调整重心向后轻跳一步远离水边,但右前爪还是沾了水,形成一小片深色水迹,猫毛无精打采粘连在一起,湿漉漉摊在爪尖儿。

“我的爱。”

他嫌弃地甩甩尾巴,抬头看向湖中央水面上那只星河中走出的猫儿。

“半月。”

浑身星光点点的母猫踱着步子走得很慢,不多时却出现在他面前,爪下水面不起一丝波澜。松鸦羽想象着自己与她鬓角撕磨,相互梳理皮毛,留恋着身体的温存。

他想这么做,他想得快疯了。

他张了张嘴。他想说,你怎么才来。

但他没有。

该死的,这梦境我又不能控制,凭什么你不能常来?这玩意儿折磨我快疯了。

他想,又向后退了几步。面前的猫儿一瞬间愣了神,眸中荡漾着的浓郁到黏稠的爱恋刹那间被仿佛将凝成泪的悲伤淹没,带了丝无可置信的震惊。

半月大概是想靠近他,轻轻向前跃去。但松鸦羽又向后退去,并险些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半月半张着嘴许久说不出一个字儿,眸中悲伤越发浓郁,她颓然垂下头,似是在压抑汹涌喷溥的情感。

松鸦羽冷眼看着这一切,以一个局外人旁观者的角度,古井无波的面色,但眼中的悲戚被很好的隐藏。

“尖石巫师,请……”

“为什么。”

话音未落便被打断,他从未见过半月如此失态,话音颤抖着,身体也颤抖着,好像那话说出来就染上了一种疾病,使她脆弱得不堪一击,药石无医。

“没有为什么。我厌倦了。”

他的心在痛。不是隐隐作痛,而是如刀绞,如水溺,如马踏,如冰封。

疼得无法自控,可他只得被迫装作冷酷淡然。

“松鸦羽,你……”

“你爱的是松鸦翅!是他!那只猫不是我!我不是他!我不想当他!”

“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梦中我只不过扮演了他的角色!他是怎样的一只猫我不清楚!我不知道!”

“求求你别再来找我了!别来了!”

“可松鸦羽……我爱的是你。”

“不是那松鸦翅。”

“滚!我不过只是只没用的瞎猫!你们星族和杀无尽部落与黑森林之间的战争结束了,我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作用?!什么异能天赋也没有!”

“而你还屈尊光顾我的梦中,这总提醒我是有多么没用!”

“让我走!你让我醒!我不想做梦,不想!”

泪水刹那间决堤而出,他再抑制不住,歇斯底里嘶吼着,所有的爱恨悲痛与劳苦重负尽数随着微咸的液体崩散零落在夜色中,化作一颗又一颗星儿。

“你是很累,可我又何尝不累!”

半月耷拉着耳朵,眼中的柔情与爱意使他万分留恋,但他挣扎着想从中逃出,却总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好,我离开。”

“如果这能让你开心,那么我便这样做。”

她转身离去,步履有些紊乱,蹒跚踉跄,双肩不时抽动着,化作一缕星光消失在星河中,空余松鸦羽独自崩溃在树林的阴翳下。

“你的离去,又怎会使我开心。”

“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一场梦。”

“那么这场梦是时候该结束了。”

“我受够了,与一只早已死去的猫相爱,爱得那样艰辛,那样疼痛。”

“……你别回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