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原

9694浏览    2614参与
我是天底下最酷的小可爱

【曲方】 我敬你,我恨你(三)/R

 

 

“呼,好热……”

 
 

 
 

方五洲一路追着曲松林,来到他房间门口,一把掀开门帘,火盆里燃料燃烧的热气,扑面而来。

 

 
 

可能是在外面呆久了,冷热骤然交替,激得他脸颊有些火烧火燎的刺痛感。

 
 

 

 

曲松林见他跟了进来,冷着脸说道:“方队长这是喝醉了吗,连自己的房间都找不到了?”

 
 

↓↓↓

下文

【未完待续……】

 

 

 

“呼,好热……”

 
 

 
 

方五洲一路追着曲松林,来到他房间门口,一把掀开门帘,火盆里燃料燃烧的热气,扑面而来。

 

 
 

可能是在外面呆久了,冷热骤然交替,激得他脸颊有些火烧火燎的刺痛感。

 
 

 

 

曲松林见他跟了进来,冷着脸说道:“方队长这是喝醉了吗,连自己的房间都找不到了?”

 
 

↓↓↓



下文




【未完待续……】

 

撒尼盐滩
初雪的这一天,一个人走到白头…...

初雪的这一天,一个人走到白头……

初雪的这一天,一个人走到白头……

坤嫂
宝贝们,坤廷群,有兴趣的进一下...

宝贝们,坤廷群,有兴趣的进一下呗,严重缺人🌚而且我在群里时间肯定比在老福特上多🌚🌚也方便大家讨论一下剧情啥的,催更也方便🌚🌚
带tag抱歉

宝贝们,坤廷群,有兴趣的进一下呗,严重缺人🌚而且我在群里时间肯定比在老福特上多🌚🌚也方便大家讨论一下剧情啥的,催更也方便🌚🌚
带tag抱歉

旧约~守护

那些说你们非的人,你们是还没看见我,50连抽就两个珍,抽到风生水起的给位你们要谢谢我把其他的良和尚都抽走了,我再也不充了(ಥ_ಥ),最后我想表达一下我对腾讯的深情的爱——腾讯我!!!日!!!你!!!妈!!!艹!!!

那些说你们非的人,你们是还没看见我,50连抽就两个珍,抽到风生水起的给位你们要谢谢我把其他的良和尚都抽走了,我再也不充了(ಥ_ಥ),最后我想表达一下我对腾讯的深情的爱——腾讯我!!!日!!!你!!!妈!!!艹!!!

南卿容

翻洪惊浪

德云社群像

勿上升正主!!!

序文2   序文分了两个部分,可能有点长呀,对此十分抱歉,┴─┴︵╰(‵□′╰)   我会勤更哒!

(。・`ω´・)

津门王家小公子孤身于1919年2月搬往东三省,入股“醉梨花”。同秦家大公子——秦霄贤成立茶馆——“拜月楼”。短短数月,便为各豪贵聚集之地,东三省消息网迅速成立。

虽 “德云” 远在北平,但对于此事一清二楚。郭于二人偶尔亦会念叨几句王小公子,时常派遣“德云”手下弟子前去看...

德云社群像





勿上升正主!!!





序文2   序文分了两个部分,可能有点长呀,对此十分抱歉,┴─┴︵╰(‵□′╰)   我会勤更哒!

(。・`ω´・)







      津门王家小公子孤身于1919年2月搬往东三省,入股“醉梨花”。同秦家大公子——秦霄贤成立茶馆——“拜月楼”。短短数月,便为各豪贵聚集之地,东三省消息网迅速成立。





     虽 “德云” 远在北平,但对于此事一清二楚。郭于二人偶尔亦会念叨几句王小公子,时常派遣“德云”手下弟子前去看望。同年6月,王小公子向郭于引荐秦霄贤。7月,“德云”传来消息:收秦霄贤为徒。8月,秦霄贤前往北平,正式拜入“德云”门下。





      1918年,上海,“德云九字”门下,尚何二人于9月立威,英法皆不敢招惹。同年10月,上海第一黑帮——“德云九门”正式成立。





      1919年8月,“德云九字”门下周九良前往东三省,落于“醉梨花”,因拉得一手三弦,名声大臊,权贵欲听此人一曲,皆婉拒,称:“我只给先生一人听。”于是,孟鹤堂名字再达巅峰,从广州,上海等地来人,只为看那一出《贵妃醉酒》,听那一曲三弦。





      1919年12月,寒冬。12日,大雪。张九龄替孟鹤堂扮上青衣,涂上油彩。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越来越模糊,眨了眨眼睛,泪珠儿落了下来。“又该重新上妆了。”张九龄笑着说可眼中却是无尽的悲伤。





      “我有多久没穿这戏服了?”张九龄想了想,摇摇头。“好久了吧,定是很久了。”









      序文结束了(*^ω^*)



     

      马上开正文,就从这里说起,诸位看官,下次再听在下评说那佳人奇偶,战火风云。



  

       再会!!!





     


江小吟吖

傲骨几挫尽    惟立仇心
十方雷霆乍起
振紫衣
祝最好的晚吟 生日快乐!❤

傲骨几挫尽    惟立仇心
十方雷霆乍起
振紫衣
祝最好的晚吟 生日快乐!❤

卑微葡萄

我竟然是全鬼界第一?(3)

人设去主页看bia


(◔◡◔)


真的思路比较迷


我的灵感是每天晚上会瞎想一些乙女文 但是一写就废了( ’ - ’ * )


“唔...脑袋好痛 ”你揉着脑袋说道


最近你的脑袋总是会痛,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19:50


哎呀呀?这么快又到开心的斩鬼时间了哎~


你月某人又拿着辰华蹦蹦跳跳的出门了hhhc(别问我之前的斩鬼刀哪里去了 扔了你信吗(*/ω\*)


呀嘞呀嘞?是很“麻烦”的味道呢~ 是杀鬼队的吗~这个好像都到柱的级别了吧?


出来吧 ,不用再.....


唔额...咳...咳咳咳 一言不合就开打啊?....真是粗鲁嘞~你的手掉...

人设去主页看bia


(◔◡◔)


真的思路比较迷


我的灵感是每天晚上会瞎想一些乙女文 但是一写就废了( ’ - ’ * )


“唔...脑袋好痛 ”你揉着脑袋说道


最近你的脑袋总是会痛,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19:50


哎呀呀?这么快又到开心的斩鬼时间了哎~


你月某人又拿着辰华蹦蹦跳跳的出门了hhhc(别问我之前的斩鬼刀哪里去了 扔了你信吗(*/ω\*)


呀嘞呀嘞?是很“麻烦”的味道呢~ 是杀鬼队的吗~这个好像都到柱的级别了吧?


出来吧 ,不用再.....


唔额...咳...咳咳咳 一言不合就开打啊?....真是粗鲁嘞~你的手掉了:(


很痛的哎!等下...你怎么看出来我是鬼的??


你突然想起来 你浑身并没有散发出来属于鬼特有的腐臭味道,你可是一次人都没有杀过呢!


“啰嗦”


          『水之呼吸·壹之型 水面斩击』


呼.... 你很着急嘛?这样的性格可是会被讨厌的哦


对面的人明显愣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打量打量了你也没有多说什么,但目光却停留在你的斩鬼刀前.(这里本来想继续攻击但是他觉得你应该也许大概可能可以沟通)


这是我的斩鬼刀 “辰华”。


别想哈 我是鬼呀,只是我不吃人而已啦~你这样不说什么我可是很尴尬的嘛~怪不得你会被讨厌


“我才没有被讨厌”对面的男孩子偏过了脸


噗嗤.好可爱的男孩子.等等...你好像比他小多了:D


初次见面,我是皎月 你叫我月就好 十二鬼月里的上弦之一~ 你开心的向他介绍了自己,(你瞎编的hhhc)


....(一阵沉默)


他似是无声的叹了口气便道“富冈义勇”


富冈君 一起去斩鬼吗?~


可是你.....


没事别担心我~


嗯..好..你是十二鬼月?(我才没有要关心你:P)


嗯....对(内心:啊啊啊!对不起原谅我 我怕我直接说我老大会吓到你QAQ  说不定你会杀了我呢  委屈ing)


我先走了....希望以后还能碰到:D


                         『血鬼术·瞬息』


 


呼....逃掉了,这可是柱啊....我可不想杀他...况且是个水柱:-( 长的还挺好看hhh


你的脑袋又开始疼了,脑海里闪过一个片段:


一个白头发的小姑娘在哭,你跑过去想安慰她,但是却穿过了她的身体


片段结束


好压抑....好难受....你觉得那个小女孩似曾相识 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对啊....嘶...好痛,你立马开始翻找“血瓶”....完了...好像忘带了:-C


你的瞳色已经有一点红了,好想杀人....


你立马抄起辰华就要砍向自己的左手


“月小姐!”“老 ....老婆?!!”


你愣住了 ,虽然还是切到了一点点,不过没到1s就愈合了 不过伤口还是有点疼 毕竟是斩鬼刀嘛.


瞳色渐渐恢复正常


你冷静下来以后就抬头看向他们


可是说的第一句是:


呐...可以给我一点血吗?


南鸢

喜欢大概是


在我们俩对视的一瞬间


我突然就避开了你的视线


而当你走过去的时候


我却在你背后看了你好久

喜欢大概是


在我们俩对视的一瞬间


我突然就避开了你的视线


而当你走过去的时候


我却在你背后看了你好久


pick,hair

喜欢一个人大概是


在我们对视的一瞬间


我突然避开了你的视线


而当你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


我却在你背后看了你好久

喜欢一个人大概是


在我们对视的一瞬间


我突然避开了你的视线


而当你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


我却在你背后看了你好久


孤影自清

画渣字渣不喜勿喷,但我还是恬不知耻的想要小红心小蓝手ww

画渣字渣不喜勿喷,但我还是恬不知耻的想要小红心小蓝手ww

南卿容

翻洪惊浪

德云社群像


 


第一次写文,希望提一下意见呀~(=^▽^=)


 


龙龄,九辫,堂良,陶林,郭于,岳越。。。都会有涉及哒。


 


话不多说,嘿嘿,序文走一波。 o((*^▽^*))o


 


 


 


清末民初,军阀割据,以三大军阀为首,为直系军阀、皖系军阀和奉系军阀。战乱、烧杀、淫掠,随处可见。


 


 


1917年,十大军阀鼎力。


 


 


 


1918年10月,东三省暴乱。一杨姓小将,帅百余...

德云社群像


 


第一次写文,希望提一下意见呀~(=^▽^=)


 


龙龄,九辫,堂良,陶林,郭于,岳越。。。都会有涉及哒。


 


话不多说,嘿嘿,序文走一波。 o((*^▽^*))o


 


 


 


清末民初,军阀割据,以三大军阀为首,为直系军阀、皖系军阀和奉系军阀。战乱、烧杀、淫掠,随处可见。


 


 


1917年,十大军阀鼎力。


 


 


 


1918年10月,东三省暴乱。一杨姓小将,帅百余人平定暴乱,自此,名声大却,成为张作霖手下红人。后人阅史,知此人名唤杨九郎。


 


 


同年11月,杨九郎迎娶“醉梨花”红角儿——张云雷。张作霖亲自祝贺,并赠杨九郎一将军府为贺礼。至此,杨九郎深受张作霖重用。


 


 


1919年3月,“醉梨花”孟鹤堂借《贵妃醉酒》,打出名堂,成角儿。同年4月,“醉梨花”张九龄一夜成名,自第一次登台后,场场爆满,座无虚席。


 


 


1919年4月,“醉梨花”为各大名贵聚集之地。


 


 


1919年5月,自张云雷走后,“醉梨花”频出新人,唯孟鹤堂,张九龄势头最盛。此月,见面,皆尊称一声“角儿”。


 


不听风月

还没更就停更 抱歉

  本菜鸡  emm  在码文案  然后最近期中考试  才没有更文  抱歉  〖鞠躬〗如果有什么想要磕的短篇糖糖  可以走评论  我可以试着写写  emmmmm  文笔渣  勿怪  蜗牛打字速度  勿怪

  本菜鸡  emm  在码文案  然后最近期中考试  才没有更文  抱歉  〖鞠躬〗如果有什么想要磕的短篇糖糖  可以走评论  我可以试着写写  emmmmm  文笔渣  勿怪  蜗牛打字速度  勿怪


曦曦

安泊烟,我,我,我喜   黎曦还没说完就被安泊烟打断说到:“我不喜欢你,以后别来纠缠我”       我,我,对不起,现在喜欢你,以后不会了

安泊烟,我,我,我喜   黎曦还没说完就被安泊烟打断说到:“我不喜欢你,以后别来纠缠我”       我,我,对不起,现在喜欢你,以后不会了


Pierre·Aronnax

摸鱼@
文字是他们说的话(别当成名字看)

摸鱼@
文字是他们说的话(别当成名字看)

捌壹今天学习了嘛

大护法同人文 初代 (六)

对初代太子和大护法的一些私设

前情看主页

文笔不好,麻烦轻喷

赶脚自己写作遇到了瓶颈!

emmmmm要完结的话大概会拖到10?!

我懒!我承认!(理不直气也壮)

立场:我爱红蛋!

            红蛋最帅!


彩带着他左拐右拐,钻进了一条小巷。

雨大了许多,噼噼啪啪地倾泻在这人心惶惶的皇城中。

城外。

蕃王的营地里灯火通明。

那蕃王正在临时搭建的帐子内和将军谈话,忽有一士兵入帐:“报!宫里的人说徐太子失踪了。”

蕃王一惊:“不是告诉你们不许动太子吗?”

“这件事不是兄弟们干的……”那士兵恭恭敬敬地跪...

对初代太子和大护法的一些私设

前情看主页

文笔不好,麻烦轻喷

赶脚自己写作遇到了瓶颈!

emmmmm要完结的话大概会拖到10?!

我懒!我承认!(理不直气也壮)

立场:我爱红蛋!

            红蛋最帅!


彩带着他左拐右拐,钻进了一条小巷。

雨大了许多,噼噼啪啪地倾泻在这人心惶惶的皇城中。

城外。

蕃王的营地里灯火通明。

那蕃王正在临时搭建的帐子内和将军谈话,忽有一士兵入帐:“报!宫里的人说徐太子失踪了。”

蕃王一惊:“不是告诉你们不许动太子吗?”

“这件事不是兄弟们干的……”那士兵恭恭敬敬地跪着。

蕃王的眉头皱了起来:“莫不是被乱匪劫了去?宫中那边可有动静?”

“好像没什么动静,玉玺还是没有交出来……”

“我是问你那个老狐狸派没派人去找太子!算了……马上派人全城搜索太子!宁不要这皇位也不能让他出事!”

那士兵又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将军不解:“大人为何对这太子如此上心?”

蕃王叹了口气,手中把玩着一颗珠子:“我与那太子,虽不是一母同胞,可关系胜似手足。我是庶出,在宫中处处受人欺负,太子作为嫡出的长皇子却对我仁爱有加……太子不喜争斗,也不图这皇位,只想安安心心地在民间与老百姓打交道……我得了这皇位,自然不会为难太子,对他来说也是去了枷锁的解脱……”

将军惋惜地锤了一下桌子:“属下马上派人去找他!”

蕃王点点头,又摇摇头:“怕是那老狐狸看上了太子身边的侍卫,想让他为奕卫国出力呢……”

“此话怎讲?”

蕃王接着说:“将军你可能不知道,那侍卫便是江湖间有名的侠客——志刚!”

将军吓了一跳:“志刚?!这太子竟有这般能耐,能将他收与麾下?”

蕃王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当今太子失踪,想必那个侠客也正焦头烂额的找人吧……”

外面的雨声渐渐大了起来。

注定是不眠夜。

——分割线——

那是条阴暗的小巷。

志刚一进去便嗅到了一股浓厚的铁锈味。

不,是血的味道。

他心中警铃大作,刚想冲入小巷,一只手拦住了他。

是彩。

“嘘……他们还在……”彩神色警惕,压低了声音。

“是‘他’的人吗?”志刚心中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彩不再说话,只是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盯着前面潮湿的小巷。

残破的砖上布满了青苔,阴暗的光线几乎让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正如张开大口的兽一般,巷子的尽头,定是万劫不复的无尽深渊。

彩终于开了口:“他们是冲你来的。你的小太子怕也是半死不活了。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说罢,转身离开。

志刚咬咬牙,握紧了手中的铁棍,踏进了小巷。

他自然明白前方的路十有八九是陷阱,但即使是地狱,他也要去闯一闯!

因为……因为太子是他唯一一个朋友啊!


捌壹今天学习了嘛
是一只摘下帽子的护法诶(湿漉漉...

是一只摘下帽子的护法诶(湿漉漉)
biu  不打人体的产物 反正我也不是画手(小声)
有时间再上色(不可能)
啊啊啊,我爱护法!!!

是一只摘下帽子的护法诶(湿漉漉)
biu  不打人体的产物 反正我也不是画手(小声)
有时间再上色(不可能)
啊啊啊,我爱护法!!!

素书钗

问江湖何在


十年霜雪难解


醉卧春秋颂英才


笑江湖何在


几番往事无奈


愿作明灯映沧海


遇风雨阻碍


看吾一剑劈开


豪情只得痛快


步刀剑生涯


伴你千秋万载


真心永不更改


气澎湃


鸿鹄壮志纳胸怀


凭这身傲然姿态


意快哉


北窗星点凤凰台


展此番潇洒风采


侠行五峰八派


仇恨放开


化浩气心内


武道卧虎龙材


今朝一败


向明日期待


无论江湖何在


正义常在


携手再造未来


问江湖何在


十年霜雪难解


醉卧春秋颂英才


笑江湖何在


几番往...

问江湖何在


十年霜雪难解


醉卧春秋颂英才


笑江湖何在


几番往事无奈


愿作明灯映沧海


遇风雨阻碍


看吾一剑劈开


豪情只得痛快


步刀剑生涯


伴你千秋万载


真心永不更改


气澎湃


鸿鹄壮志纳胸怀


凭这身傲然姿态


意快哉


北窗星点凤凰台


展此番潇洒风采


侠行五峰八派


仇恨放开


化浩气心内


武道卧虎龙材


今朝一败


向明日期待


无论江湖何在


正义常在


携手再造未来


问江湖何在


十年霜雪难解


醉卧春秋颂英才


笑江湖何在


几番往事无奈


愿作明灯映沧海


遇风雨阻碍


看吾一剑劈开


豪情只得痛快


步刀剑生涯


伴你千秋万载


真心永不更改


气澎湃


鸿鹄壮志纳胸怀


凭这身傲然姿态


意快哉


北窗星点凤凰台


展此番潇洒风采


侠行五峰八派


仇恨放开


化浩气心内


武道卧虎龙材


今朝一败


向明日期待


无论江湖何在


正义常在


携手再造未来


逐流今天哄小公子了吗
哈哈哈我皮!(顶锅跑这是我家鸟...

哈哈哈我皮!(顶锅跑
这是我家鸟
你绝对想象不出来它是金丝雀

哈哈哈我皮!(顶锅跑
这是我家鸟
你绝对想象不出来它是金丝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