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村北斗

10517浏览    451参与
糖泥糊的鲸鱼

【北树】香槟塔和草莓酸奶

⚠ooc警告!!!

    依然还是🚗di——

脑洞是因为蜷川老师的Mgirl,

样子大概可能或许是按照树北那两张单人图来的。

[↑因为描述不出来🙃]

谢谢蜷川老师把六筒拍的都那么好看!!!

还想看到更多蜷川老师镜头下的六筒🙇

链接放评论里🙌

⚠ooc警告!!!

    依然还是🚗di——

脑洞是因为蜷川老师的Mgirl,

样子大概可能或许是按照树北那两张单人图来的。

[↑因为描述不出来🙃]

谢谢蜷川老师把六筒拍的都那么好看!!!

还想看到更多蜷川老师镜头下的六筒🙇

链接放评论里🙌

奶黄月饼🥄
漁児cyann

SixTONES x 你 校园故事(3) 学园祭开始了

即使努力挽救,OOC也还是拯救不了!

树登场了啊!

杰西是怎么回事???

新人,OOC,求海涵。

六筒全员推,求勾搭。

—————————————————————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下意识的想脱掉他的外套。

“你知道杰尼斯研究社的前身是什么吗?只不过换了个名字罢了。”他满脸的得意,我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是魅惑的里王子FC。魅惑的里王子-family -club-。”他故意将话再说了一遍,故意一个字一个字念的很重。

那我为什么会不知道?我呆在原地,任由秋冬的冷风拍打在我的身上。哪怕有杰西的外套,我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都是你成为会长前的事了。那...

即使努力挽救,OOC也还是拯救不了!

树登场了啊!

杰西是怎么回事???

新人,OOC,求海涵。

六筒全员推,求勾搭。

—————————————————————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下意识的想脱掉他的外套。

“你知道杰尼斯研究社的前身是什么吗?只不过换了个名字罢了。”他满脸的得意,我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是魅惑的里王子FC。魅惑的里王子-family -club-。”他故意将话再说了一遍,故意一个字一个字念的很重。

那我为什么会不知道?我呆在原地,任由秋冬的冷风拍打在我的身上。哪怕有杰西的外套,我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都是你成为会长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有个老会长对吧,你也是那个老会长的手下对吧。不然…”

“不然我怎么会当上会长?甚至在出了事了以后安然无恙的留到现在?”那个时候的问题学生全部都被开除各自到别的学校去了。我知道他话中的意思,至少我曾经也在那个组织里高傲狂妄过,索性就坦白一点比较好吧。面前的这个家伙,比我想象中的要奇怪、神秘的多的多的多的多的多…

“我劝你离那个家伙远一点。”

我没有马上开口反驳他,沉默了几秒:“你为什么会知道。你明明只是个一年级学生。”

“就允许你当年当碟中谍了吗?哈哈哈哈。我只是看你有些有趣,好心提醒你罢了。我送你回家,别的都别问了。”

回家后我一直在脑海中反复思考这个人。他才是最危险的吧?

我是否应该像他说的那样,远离大我。还是远离,杰西?

日子照常的过着,大我也没有再频繁的找我。像是回到了当年,我松了一口气,得知他失忆之后我有觉得他的性格改变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现在回到了当初的样子,我却稍稍的感到了安心。

最近学生会里要忙的事情有一大堆。马上就要召开这个学期的学园祭了,每天都忙的晕头转向的。我真羡慕前辈,以前不管什么时候看上去都能很淡定临危不乱的。只有…只有那个晚上她慌乱了。

二年级的副会长将二年级各个班准备出的活动资料递交给了我。

“啊好。谢谢你,田中。辛苦了。”树看我因疲惫满脸憔悴关心起了我:“会长看上去好累啊。休息一下吧?偶尔也要注意保养什么的。”

听到他这番话我内心留下两行泪:连一个大男人都说我要保养了。

不过最近我们学校的杰尼斯研究社似乎对树很关心呢。毕竟是个又温柔,长得帅,又会说话的好男人啊。是的,自从那天开始,我对这个社团变的分外的上心。

“好的,谢谢你。我…”我检查完这些资料就去休息。话还没出口,田中将手猛的拍在了资料上:“我来整理吧。整理好了用表格的形式发给会长检查。就这样了。”他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一把又将那些资料夺了回去,顺带着将其它两个年级的资料也拿走了。

离开学生会的教室门口前,他还向我打了个招呼:“如果会长不放心,大可等休息完了再自己检查一遍。明天见。”

我走向了厕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真的有这么憔悴吗?”黑眼圈是深了一点,脸好像也黄了点…

树的效率比我想象中的快多了,果然有个可靠的人帮忙能省去我很多时间—隔天下午他就把文件以邮件的形式发给了我。他将每个班级准备的活动以表格形式排列好,有特殊问题的还注解了。

不愧是会长候补!真是太可靠了。

学园祭的很多事情都确定好了。活动也如期举行。

树还揽下了主席台活动主持人的工作。而我只需要在开幕和闭幕露个脸说句话就可以了。这也算是我难得的休息日了。

四处闲逛着,不知不觉竟逛到了体育馆旁边。因为这里是学校的边缘地带,平时很少有人来。我想着兴许还能看到这边附近种的橘子树,脑袋一热就逛了进去。没想到我竟撞见了接下来的这一幕:

“前辈,你有喜欢的人吗!如果没有…那我可不可以…”

“抱歉。”

然后就是女孩子悲戚着离开的声音。

真是青春啊。一年级之后我为了封闭自己整天沉浸在学生会的工作上,知道我的人会害怕我曾经的故事,不知道我的人都觉得我是工作狂人,久而久之我也无人问津了。

我正想着如何悄悄离开,却被那个男的叫住了:“别跑。我早就看到你了。”

我尴尬的回过头,正对上那个人的眼睛,这不是…这不是北斗吗?!

“…北斗你也很有人气呢。”

“…”他没说话。我看这时机不错,就想赶快开溜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再见!”

“慢着!”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有话问你!”

怎么你们都喜欢这样问东问西的?

“你对我是怎么想的?”“欸???”

我抬眼看到他的眼睛,却是深情。

我怕了。

-咕咕咕咕咕咕-

漁児cyann

SixTONES x 你 校园故事 (2)开启新篇章

OOC严重预警。全员向。目前登场人物还没有满。

是新人,请多包涵。qwq

把某只写的越来越渣了,各种崩皮ooc,但是有点爽…我在说什么。。。

—————————————————————

天突然变的阴沉沉的。我盯着灰暗的天空看了一会儿。

“是不是要下雨了?”从我的身旁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笑声:“AHAHAHA。巧了,我也没有带伞。”

我扭过头看去,看领带的颜色,是一年级的学生。

因为身高出众的原因,站在他的身边我竟能有一丝安全感?

“AHAHAHA。”我也笑了,不过却没有任何感情冷淡淡的,“我带了。”从包里拿出雨伞自信的看着他。

他挠了挠头,笑着说:“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关着门的。”...

OOC严重预警。全员向。目前登场人物还没有满。

是新人,请多包涵。qwq

把某只写的越来越渣了,各种崩皮ooc,但是有点爽…我在说什么。。。

—————————————————————

天突然变的阴沉沉的。我盯着灰暗的天空看了一会儿。

“是不是要下雨了?”从我的身旁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笑声:“AHAHAHA。巧了,我也没有带伞。”

我扭过头看去,看领带的颜色,是一年级的学生。

因为身高出众的原因,站在他的身边我竟能有一丝安全感?

“AHAHAHA。”我也笑了,不过却没有任何感情冷淡淡的,“我带了。”从包里拿出雨伞自信的看着他。

他挠了挠头,笑着说:“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关着门的。”

“什么?”我满脸问号。

“走了。”他看上去一直都很自信快乐的样子。是我最羡慕的。他回过头来对我大声说到:“趁着还没有下雨,雨没有变大之前,会长你也赶快回家吧!”说完他便跑走了。我被他的模样逗笑了,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身后处,隔壁班的北斗一直看着这一切,推了推眼镜,一直目送着我离开,而我却没有注意到。

第二天,大我用短信来找我又问我放学有没有空,其实现在的我有些犹豫,毕竟他和前会长的关系应该很亲密吧?我想了想,这次之后,一定要和他说清楚。补习,前会长也可以吧。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我趴在桌上,脑袋上方传来了这个声音。

我抬眼一看,是高地。

“没什么没什么。”我赶快把手机翻了个面,让屏幕朝下。

“哼哼哼,会长,你可瞒不了我。我都看到了。”

“emmmmmmmm。”emmmmm

“你帮二年级那个孩子补习的事情,几乎全校都知道了吧。是校长的吩咐,而且你们一直走在一起,没有人会不知道的。”高地是从二年级的时候转学过来的,应该还不知道以前的事情。

“我能去吗?”他抛出的这个问题,此时正好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如果多一个人在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减少一点尴尬?

“额,”我的那个好字还没有开口。高地已经拍了我的肩一口答应了。“我再给你介绍一个好家伙吧。说不定能分担掉点你的,忧愁?”

“我。。。”我还是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高地又把我的话先抢去了:“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你。”说完高兴的走出教室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

怎么回事?明明都约了我,怎么校门口只有我一个人。

我看了看表,有点开始担心莫不是他们都放了我鸽子?应该不会吧。

“嘿!我们来了。找这家伙花了点时间。”

我给他们打了个招呼,高地带了一个人来。

“你好,我叫松村北斗。”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高冷。

“你好。”

“大我呢?”

手机屏幕亮起。

“刚刚来了消息,已经先去那个地方了。”

“那我们赶紧去吧。”

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就在星巴克的门口,手里拿着两杯饮料。

我还没有向他打招呼,但是看到那杯饮料怔了一下。我以为是给我的?

走过去,他也确是将那杯饮料顺手递给了我。他眯了眯眼睛看着我身后的两位,问道:“他们是?”

我刚张开口,还是没有说出话就被优吾给抢了过去:“你好。你的事我们都听过了,大我。我是高地优吾,这家伙是松村北斗。我们都是三年级的。让这家伙(我)一个人帮你补习太累了,我们就来帮忙了。”

“你好。”北斗的语气还是冷淡淡的。但似乎他在看到大我以后的样子更是冷淡淡的。

我为什么甚至能在他们身后感受到火焰的感觉?

对了,北斗和高地不一样,不是转校生,难道他还记得两年前的事?

大我没有说话。高地示意着大家进店找位置坐下。

我手握着那杯饮料,虽然是冰饮,全暖到了我的心。

“那我们开始吧?”

“好。”这话是北斗说的。

我还没有给大我说什么,北斗将所有的工作都揽了过去。我一点插手的余地都没有,我甚至觉得他是故意的。

他就是故意的。

因此我看着高地,高地也看着我,索性我们两个人就各自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了。

“会长!”突然有人叫住了我。

我带着满脸问号四处张望着兴许是我听错了。

可是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你也在这里吗!太好了,一起坐吧!”

是那天那个一年级学生。

“杰西你也在这里吗?”高地竟向他搭了话。

“你们认识?”我问道。

“社团招新那天见过他。可是啊,他最后竟然去了杰尼斯研究社。”

杰尼斯研究社???我作为会长竟然不知道还有这个社团,我太想加入了!可是我已经加入学生会了。

“哈哈哈哈,高地你也别笑我了。这个社团女孩子很多呢。”杰西最后也在我们旁边坐了下来。其实我一开始以为他也是运动系社团的,没想到竟也是个精致男孩。

我们有说有笑的。可此时大我的表情越来越尴尬了,北斗似是在教导他也确实是,可是话却不怎么多。最后北斗推了推眼镜:“就这样了。今天就到这里了。”

“真的是谢谢你。”我仿佛看到了大我脑袋上冒出的井字。

“二年级的作业原来是这样的吗。啊哈哈哈哈我今天提前预习了下呢。”杰西瞄了眼,笑了起来。

送他们到车站分别的时候。我向他们道了别,因为我家就在附近,走回去就可以了。

我明明都亲眼看着他们进了改札口了。走了一段路后却让我惊讶。

“嘿。”

“妈呀,吓死我了!”我吓的惊呼出了声。毕竟是夜路。

“我想了想毕竟把女孩子一个人留着不太好,我就回来了。”他全然没了刚才“笑”的时候的样子,现在看起来特别的可靠。

我被吓的一时间不知道回复什么好,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

“冷?”他还没有等我反应,就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

“谢谢…”

“其实…”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和他回来找我的举动让我不禁猜测了很多。

难道他有求与我?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吗?”

“不是。我只是有些话想对你说。”这“诡异”的气氛此时此刻显得如此暧昧。但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完全泼了我一盆冷水。

“其实在你们到咖啡店前我已经在那儿附近转悠了。那个时候我看到大我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大我给你的那杯饮料好像原来是要给她的…”

-咕咕咕咕咕咕-

糖泥糊的鲸鱼

【北树】和你一起

温馨提示:

一辆没有剧情没有内容的小破车即将开过
🚗dididi——

严重ooc!!!

如有不适请及时下车,谢谢合作🙇。

「来自于重新补档时突发的脑洞」

链接放评论😋

温馨提示:

一辆没有剧情没有内容的小破车即将开过
🚗dididi——

严重ooc!!!

如有不适请及时下车,谢谢合作🙇。

「来自于重新补档时突发的脑洞」

链接放评论😋

奶黄月饼🥄
sei

【ほくきょも/不仲】Dazzle

 ⚠️轻度baoli 醉酒

现实向AU 看图写话 感谢蜷川实花老师www!


——Can we always be this close?


🔗见评论


给红心评论推荐的都是plmm


 ⚠️轻度baoli 醉酒

现实向AU 看图写话 感谢蜷川实花老师www!


——Can we always be this close?


🔗见评论


给红心评论推荐的都是plmm

奶黄月饼🥄
布丁奶茶不要布丁

【杰北】他的猫

欧欧西属于我

自己爽的摸鱼√

*

他的猫

1.

松村北斗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午后的阳光柔和地照在身上,他恍恍惚惚地眯着眼,刚睡醒的大脑还昏沉的很。

这个窗户,大的过分了吧?

他漫无边际地想着,或许是阳光太舒服了,他闭上眼准备再睡一觉。

嗯!?

“喵!…喵喵喵?”突然被人抱了起来,松村惊呼出声,发出的却是猫叫。他呆愣了几秒,终于清醒了过来,看着窗户里自己的倒影,尾巴不安分地晃动着。

原来如此,我变成猫了。

松村北斗出奇冷静地接受了现实。

视线上移,他和这只猫的主人四目相对,后者抱着他坐在毛毯上,拿出逗猫棒晃来晃去。

……

松村北斗沉默,扭头,忍辱...

欧欧西属于我

自己爽的摸鱼√

*

他的猫

1.

松村北斗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午后的阳光柔和地照在身上,他恍恍惚惚地眯着眼,刚睡醒的大脑还昏沉的很。

这个窗户,大的过分了吧?

他漫无边际地想着,或许是阳光太舒服了,他闭上眼准备再睡一觉。

嗯!?

“喵!…喵喵喵?”突然被人抱了起来,松村惊呼出声,发出的却是猫叫。他呆愣了几秒,终于清醒了过来,看着窗户里自己的倒影,尾巴不安分地晃动着。

原来如此,我变成猫了。

松村北斗出奇冷静地接受了现实。

视线上移,他和这只猫的主人四目相对,后者抱着他坐在毛毯上,拿出逗猫棒晃来晃去。

……

松村北斗沉默,扭头,忍辱负重,迅速伸出爪子,按住逗猫棒。

“喵…”

啊…偏偏是这家伙。

松村北斗想,这大概是梦吧。

2.

路易斯杰西觉得自家的猫最近变了。

他特地买的猫罐头自家猫拒绝食用,还和自己抢饭吃。被围观时拒绝在猫砂盆里拉屎。他逗完猫后亲昵地喊猫的名字也不像以前一样扑过来撒娇了,反而会拿爪子挠他,甚至会收到来自猫的白眼。

偶尔他还能看到猫在夕阳西下时忧郁地蹲坐在落地窗前,凝视落日,背影仿佛在说存在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杰西喃喃自语:“这孩子该不会得抑郁症了吧?”

于是立马带上猫,到附近的宠物医院做了检查。

医生说,你的猫很健康。

医生说,不吃饭?忧郁?可能恋爱了吧。

杰西抱着猫回家。迷惑地对着夕阳,把一脸淡漠的猫举起来,问:“Monkey,你恋爱了吗?”

3.

猫生不易。

松村北斗经过绝食抗争,终于让杰西每次准备自己的饭时会给他留一份。他默默吃着来之不易的饭菜,余光里杰西眉头紧锁,表情像下班回家突然看到女儿把没听说过的男朋友带回家的老父亲一样:“Monkey,是哪只小母猫?隔壁家的阿虎吗,还是楼上的阿树?”

松村北斗:……

怎么会有人给猫取名字叫Monkey?

他甩甩尾巴,跳上床,不理杰西。

距离他变成猫已经一周了,好不容易休到的假期就这么白费了让他很是可惜,但就在一周前,他刚理清自己的心意。

他喜欢这个新入社的后辈。

和自己截然相反的性格就像磁铁的南北极一样吸引着他,谁也不知爱意何时滋生。是啊是啊,他恋爱了。

房间里开着昏暗的床头灯,松村抵挡不住睡意,小睡了一会,房门打开的声音让他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杰西刚洗完澡,胡乱地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水珠沿着脖颈流下,浴巾松松垮垮围在腰间,小腿结实有力。

松村北斗移开目光,闭上眼睛,装死。

4.

杰西擦干头发躺上床,捞过一边装死的猫,为了缓解疑似陷入爱河的猫的抑郁又开始了这一周来每晚的话疗治愈。

“咳——”他清清嗓子,怀里的猫动了动耳朵,依然保持闭眼状态。

杰西一边给猫顺毛,一边思考怎么说能不被打,斟酌着开口:“Mon…咳…小Mon。”他看到猫亮出爪子又收了回去,松了口气。

“恋爱可是需要主动的。”他接着说,猫的耳朵又动了动。

“自闭绝食解决不了问题的,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好吗,小Mon。遇到喜欢的小母猫就要主动扑上去然后…嗷!”

今晚的话疗又在猫的毒挠下结束呢。

杰西眼泪汪汪,委屈巴巴地看着猫:“但我们俩还挺像,为恋爱伤害自己。”

“其实我最近也有喜欢的人。”说罢他就看见猫一脸受伤地飞速远离他。

杰西:?

他伸手又把猫抱在怀里顺毛。接着说到:

“是公司的前辈。”

“大家都说前辈很冷漠无情,其实不是哦。”

“明明很温柔,有时候看起来却很孤独。”

“忍不住想靠近。”

“这么说起来,你和松村前辈有点像,哈哈哈哈。”

“小Mon,你看我们是不是一样为恋爱伤害自己,你自闭绝食,我被你挠。”

松村前辈:?

哪里一样?

5.

松村北斗再睁开眼,世界变回了正常大小,他脑袋昏沉,看了一圈确认了是自己的房间。他胡乱抓了把头发,侧身拿起眼镜戴上,摸到手机看了看日期,编辑讯息:

晚上的烟火大会要一起吗?

6.

杰西家的猫今天恢复了正常。他没注意喊了Monkey,破天荒没被挠,猫乖乖凑过来撒娇,不自闭不抑郁。

话疗奏效了!

他想。

接着手机一震,他心情颇好地打开手机。

“晚上的烟火大会要一起吗……?松村前辈?!”

杰西放下猫,原地转圈踱步,做了五分钟的阅读理解,最后佯装无事,编辑回复:

好的,在车站见面吧ヾ(^。^*)

7.

松村北斗远远地看见杰西穿着浴衣兴奋地跑过来,他连自己也没注意到地勾起了嘴角。

松村还没想好如何开口,杰西先一步开口:“前辈,我家猫最近有段时间好像你。”

松村北斗:……

“但最近又恢复了,啊对了,我家猫叫Monkey!”

松村北斗不是很懂为什么这人对自己取的这名字这么自豪。

“这里视野很好哦。”松村北斗走到河边的空地,向杰西招手。杰西看着满眼笑意的松村北斗,突然酸涩的情绪扩大,从胸口,到喉咙,痒痒的。

他走了过去,下一秒,一道绚丽的烟花拖着尾巴升上夜空,向着月球飞去。孤寂的夜色也平添一抹热情。

松村北斗回头,摘下眼镜,吻了上去。

烟花绽放的时候,一切声音都消散了。

奶黄月饼🥄
RCL电路的暂态过程

不仲 只是工作而已

看图写小作文,脑洞的产物请勿上升。

短小又ooc。

大概是kyomo视角。

        京本大我靠在椅子上,不经意间瞥了一遍映在远处玻璃装饰中的自己。京本觉得今天的自己状态格外地不错,如果不出纰漏的话,一定能拍出让粉丝都满意的图。

        京本开心地点点头,眉眼弯成小桥的弧度。

        ——等等

     ...

看图写小作文,脑洞的产物请勿上升。

短小又ooc。

大概是kyomo视角。

        京本大我靠在椅子上,不经意间瞥了一遍映在远处玻璃装饰中的自己。京本觉得今天的自己状态格外地不错,如果不出纰漏的话,一定能拍出让粉丝都满意的图。

        京本开心地点点头,眉眼弯成小桥的弧度。

        ——等等

        京本皱起眉心。

        今天是不是又分到和松村北斗一组拍照。

        京本感到有点困扰。当然,他对商业不仲和商业CP这种事没有意见,毕竟营业的钱最后还是到了他的口袋。

        但平常给他们俩拍爱豆杂志的总是那么几位熟悉的老师,根本经不起他们三五下的忽悠,每次隔着太平洋也能顺利应付完工作。

       这次怎么办?

       要是老师让他和松村北斗贴脸怎么办?让肢体接触怎么办?要是让脱衣怎么办?

        绝对不行……

        虽然一定要的话,出于工作需要和职业素养,也不是一定不可以。

        但总觉得...是不是不太好...

        不好在哪?平常团内一起泡温泉,在同一个休息室更衣,该看光的早就看光了。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有什么值得紧张的?

        京本深吸一口气。

        别瞎想了。

        给粉丝看的而已,给粉丝看的而已,给粉丝看的而已。不要在意。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

        "下一组。"

        远处的松村北斗一听见声音就放下了矿泉水瓶,从对面座位起身往中间走。京本这才意识到轮到他们拍双人照了,慌慌张张地走到摄像机前。

        两个人走到差不多的位置并排坐在沙发上,然后下意识地往远一点的方向挪了挪。

        京本用手肘撑着头,两个人向后靠在沙发上,看着镜头。

        松村就在他的身侧。

        "嗯,不错。来,再靠近一点。"

        刚听到指令,京本就感受到一团温热向他的方向袭来。距离不疾不徐拉近,直到能清晰缓慢地在心里勾勒对方每一个棱角。软软茸茸的黑发轻轻地在撑着头的右手手踝周围挠着痒,胸部起伏带来的每一次鼻息悄悄钻进耳里,昏昏的灯光下两个人的氛围黏腻又暧昧。

        京本看到松村的眼神,就像被勾住的一团缠绵毛线的一角,揣着胸腔的情欲。

        没有人看了不会说这是一个隐晦的性暗示,下一秒的动作,是垂眼,咬唇,舌吻。
       如果有的话。

        京本手心微微沁出一点汗,眼神飘忽着避开松村的眼睛往下瞟,余光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松村炽热缱绻的眼神。

        渐渐弥漫散开的松村的气息,温柔地试探性地想要偷偷从衣领从袖口贴近京本的肌肤,又汹涌澎湃地具有攻击性地想要包裹吞没他的身体,这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松村北斗在假公济私吗? 

        不……

        只是工作而已。京本又开始反复默念。他努力地克制住自己,想从这样的氛围里掠夺回每一分的理智和清醒。

        ——这一定是松村北斗为了拍出好看的平面写真而表演出来的眼神。

        对谁都可以做出来。对一株花也可以。对一只小猫咪也同样可以。

        "好了结束了,两位辛苦了!"

        两个人迅速从沙发上弹起,乖乖向老师鞠躬。

        "辛苦了!"

        "谢谢老师!"

        京本大我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奶黄月饼🥄

没有糖的话要自己产糖!嗯!暗恋不仲最棒!

Part1.松叶

大我有一年夏天跟着大人去海边,傍晚时分,天还未断黑而月亮还未升起,沙地上已有三三两两的孩子聚在一块儿,咸而凉的海风里,孩子手中那细细的线香追着火光紧紧燃烧,盛放出金色至灿白的花蕊般的光。

线香燃烧到最灿烂的境地,以一支花火辉映方圆,世人称之为松叶。

电风扇逆着光,门外的光透过缓缓旋转的扇叶在手背明明暗暗。

真想,真想成为那样辉丽万有的人哪……话说,那样的人真能存在吗?

“像个灯笼一样……只能照亮四周三寸之地。”老师也那样说。

寻常人都是那样的,普普通通的灯笼罢了。

手指无意识地在地板上画了个圈,吹口气,灰尘就懒懒散散地四散开来,就是这么小一点儿动静。

确认了时...

Part1.松叶

大我有一年夏天跟着大人去海边,傍晚时分,天还未断黑而月亮还未升起,沙地上已有三三两两的孩子聚在一块儿,咸而凉的海风里,孩子手中那细细的线香追着火光紧紧燃烧,盛放出金色至灿白的花蕊般的光。

线香燃烧到最灿烂的境地,以一支花火辉映方圆,世人称之为松叶。

电风扇逆着光,门外的光透过缓缓旋转的扇叶在手背明明暗暗。

真想,真想成为那样辉丽万有的人哪……话说,那样的人真能存在吗?

“像个灯笼一样……只能照亮四周三寸之地。”老师也那样说。

寻常人都是那样的,普普通通的灯笼罢了。

手指无意识地在地板上画了个圈,吹口气,灰尘就懒懒散散地四散开来,就是这么小一点儿动静。

确认了时间以后,大我拿了瓶水正要回休息室去,瞧见大家都挤在舞台的侧面,向舞台上张望,嗯……现在是松村在表演吧?

“大我!”树里偶然回头瞧见了他,招呼他也过来看。

“唔,不了。”大我摆摆手,百无聊赖的,说着就要回休息室去。

“这会儿正好看呢!”杰西聚精会神盯着舞台上的白色身影,头也不回道,“不来会后悔的噢!”

大我笑笑,“上午不也排练过了吗……再说练习的时候都看了多少次了,多看这一次还能怎么着。”

“得啦!来看看吧,北斗可是有好好表演的。”

“不……”大我还要推辞,舞台上灯光蓦地一暗,舞台侧面也跟着变得黢黑一片,原本想说的话突然就喑哑在了嘴边。

见鬼,上午排练的时候不见得有这样的故作玄虚。大我耐着性子想。

加藤前辈的舞台,他曾经看过一次,那个完成度,已经是不能够超越的了。这次要表演あやめ……他也有点意外,是松村自己提出来的不成?

那人总是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练习,凡是有人在场看他呢,他就停下来装作口渴四处找水喝的样子。

给几万人看着的时候倒不觉不好意思了。

那首歌,只是表演到普通程度可是不行的。

黑暗里,大我将那人从头到尾嘲笑了个遍。

“噢噢,开始了!”慎太郎小声叫起来,他那位置视线正对着主舞台,将北斗的出场看得一清二楚,“啊——果然很适合白衬衫啊——”

胡说,白衬衫这玩意儿谁穿还不好看,偏偏他穿就好看到哪里去了。大我不以为然。

“丝巾也是只有他才能系得好看哪——”

又是胡说,寻常人又有几个想起来系丝巾的……大我无语了。

“刚才扭腰的动作也好绝!”

大我所站的位置根本完全看不到舞台,光是听到舞台上放着那人在录音室里提前录好的歌。啊,动听当然是动听,主要是因为曲子本来就很棒。

这么想着,大我于是预备悄悄溜走;

却还是在“決して空想 夢想の彼方”在背后响起的时候回头了。

あやめ当然是很棒的曲子,大我一个人的时候也唱过,不知怎么,总觉得少了点儿凄绝的风味,这么含含糊糊的,成了牵挂已久的遗憾。

可是那人……或许是真的适合这首歌。

他音色是介于低沉与轻绮之间的,每一个词念出来都好像在告别,每一个词都有千钧的重量,沉甸甸地挂在嘴边,可究竟是残酷的刑罚还是温柔的救赎,光是听着,也不能明确。

视线里出现一片摇荡的白色,渐渐的,鼓动如帆的白色的身影从黑暗中浮现,蓝色的花朵铺满了视线的边缘。

汗水从眼睫旁滑落的样子也显得绮丽,因痛苦而皱起的眉头也显得凄艳。

一个字到另一个字,坠落,绽放,跌倒,飘散。

奔跑着的白色身影,那一刻像是要盛放出光芒万丈,大我闭了闭眼。

蓝紫色的鸢尾花瓣暗暗飘落。

矿泉水瓶不知何时从手中滚落,清澈的液体无声渗入深色的地面。

神啊,我见到了。

-步里pon-

【北树】平稳驾驶

给风风姑娘的点文 @能不能别吃了

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写好

希望姑娘吃到粮能喜欢啊(比心♡)

*

惯例的ooc预警

*

说是开车,但其实可能是全年龄向

*

文风复健

*

链接见评论。
链接不在评论的话应该是老福特给吞了,发现之后大概会不定时补链接。

给风风姑娘的点文 @能不能别吃了

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写好

希望姑娘吃到粮能喜欢啊(比心♡)

*

惯例的ooc预警

*

说是开车,但其实可能是全年龄向

*

文风复健

*

链接见评论。
链接不在评论的话应该是老福特给吞了,发现之后大概会不定时补链接。

小夜子

超久沒有做這個了⠀
六筒的終於完成✨⠀
SixTONESメンバーカラーイメージアクセサリー⠀
個人最滿意北斗黑的那個設計🖤⠀
在我的認知裡北斗最オシャレ
所以款式我也做的比較特別⠀
然後意外的黃色做起來很可愛💛⠀
藍色也有點太可愛,是否該改成深藍色再重做一個,畢竟那個淺色緞帶是我自己私心喜歡才選的🤣⠀
難得做了其他團,希望大家喜歡🤗

超久沒有做這個了⠀
六筒的終於完成✨⠀
SixTONESメンバーカラーイメージアクセサリー⠀
個人最滿意北斗黑的那個設計🖤⠀
在我的認知裡北斗最オシャレ
所以款式我也做的比較特別⠀
然後意外的黃色做起來很可愛💛⠀
藍色也有點太可愛,是否該改成深藍色再重做一個,畢竟那個淺色緞帶是我自己私心喜歡才選的🤣⠀
難得做了其他團,希望大家喜歡🤗

甜甜甜兔兔
诚邀各路姐妹一起进群磕不仲一起...

诚邀各路姐妹一起进群磕不仲
一起复读kswlkswl(

诚邀各路姐妹一起进群磕不仲
一起复读kswlkswl(

俺喜欢风风
送——入——洞——房—————

送——入——洞——房—————

送——入——洞——房—————

RCL电路的暂态过程

不仲 辗转反侧#1

屏蔽了吗 看得到吗

没有2了,想写苦涩单恋,文笔撑不起虐文😷
这个坑先放着 有缘再见(ㅅ´ 3`)♡

屏蔽了吗 看得到吗

没有2了,想写苦涩单恋,文笔撑不起虐文😷
这个坑先放着 有缘再见(ㅅ´ 3`)♡

💚

手机壁纸。
烧普自购自扫自修。

手机壁纸。
烧普自购自扫自修。

💚
手机壁纸。烧普自购自扫自修。

手机壁纸。
烧普自购自扫自修。

手机壁纸。
烧普自购自扫自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