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野轻松

19649浏览    1310参与
灰色日记本

这次尝试做了六子脸模型的巧克力🍫!


qwq其实是多亏了这个模具的功劳!切巧克力虽然也很辛苦,但为了六子还是值得的!但是没想到买了两大块巧克力还不够,只做了兄组!可爱的弟弟们真是对不起TUT,因为强迫症,弟组的原料就用牛奶🥛代替了....所以冻的效果不是很好暂时还没成功,这次给大家看的是速度松和长兄松组合的巧克力啦!希望大家会喜欢!o(^_^)o

这次尝试做了六子脸模型的巧克力🍫!


qwq其实是多亏了这个模具的功劳!切巧克力虽然也很辛苦,但为了六子还是值得的!但是没想到买了两大块巧克力还不够,只做了兄组!可爱的弟弟们真是对不起TUT,因为强迫症,弟组的原料就用牛奶🥛代替了....所以冻的效果不是很好暂时还没成功,这次给大家看的是速度松和长兄松组合的巧克力啦!希望大家会喜欢!o(^_^)o

纤岛鸢

好想发点什么,但是啥也没画,打开本子发现只有一些练习用的大头的鱼,而且还没凑齐六子(……)

乐队松真好看,我永远喜欢.jpg

好想发点什么,但是啥也没画,打开本子发现只有一些练习用的大头的鱼,而且还没凑齐六子(……)

乐队松真好看,我永远喜欢.jpg

重新做人
马猴烧酒松野轻松 我们轻轻那么...

马猴烧酒松野轻松

我们轻轻那么可爱当然是女主啦

第一次用柳叶笔 有点上头

马猴烧酒松野轻松

我们轻轻那么可爱当然是女主啦

第一次用柳叶笔 有点上头

灰色日记本

今天收到了咸鱼上的太太的choro娃娃!忍不住多拍了几张!choro穿青蛙娃衣太可爱了!谢谢太太呜呜呜呜,我也是有娃娃的人了TUT

今天收到了咸鱼上的太太的choro娃娃!忍不住多拍了几张!choro穿青蛙娃衣太可爱了!谢谢太太呜呜呜呜,我也是有娃娃的人了TUT

灰色日记本

只是一个渣剪辑,知道没多少人会看我的作品,如果有观众路人喜欢被打动的话,希望可以评论投币之类的……虽然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卑微,没多少人喜欢我的作品……这个剪辑想表达的是在漫长而又短暂的时光里,小松和轻松互相喜欢,互相扶持,却不敢表达自己心意的故事……F6版的小松轻松也有戏份!有个场景是十四松站在雨中,但是被我把呆毛p掉了(好可怕?)当作是轻松站在雨中的情景。希望大家不要打我。另外阿松剧场版真的很好看!欢迎大家去支持,由于害怕版权问题所以没用到剧场版相关素材……素材均是阿松两季

只是一个渣剪辑,知道没多少人会看我的作品,如果有观众路人喜欢被打动的话,希望可以评论投币之类的……虽然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卑微,没多少人喜欢我的作品……这个剪辑想表达的是在漫长而又短暂的时光里,小松和轻松互相喜欢,互相扶持,却不敢表达自己心意的故事……F6版的小松轻松也有戏份!有个场景是十四松站在雨中,但是被我把呆毛p掉了(好可怕?)当作是轻松站在雨中的情景。希望大家不要打我。另外阿松剧场版真的很好看!欢迎大家去支持,由于害怕版权问题所以没用到剧场版相关素材……素材均是阿松两季

观音大土

简笔画的品味奇差轻喜撸斯基

2019.11.16

简笔画的品味奇差轻喜撸斯基





2019.11.16

芳喜悦
是语言cos哦!!!现在只有十...

是语言cos哦!!!
现在只有十四松一个很人好孤单——
来一起勃o吧!耶!!
请喜欢小松先生的大家进来玩,拜托!

是语言cos哦!!!
现在只有十四松一个很人好孤单——
来一起勃o吧!耶!!
请喜欢小松先生的大家进来玩,拜托!

画画的金蛇
前几天摸的轻轻,但因为种种原因...

前几天摸的轻轻,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才发XD……

本来是想摸水陆松,但同上原因没画(。)

前几天摸的轻轻,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才发XD……

本来是想摸水陆松,但同上原因没画(。)

是ed啊(´͈ꄃ `͈

我我我,我失策了!!!
本来打算画的剧场版贺图,因为万恶的期中考再推一推吧!
另:我指着六子的徽章骄傲地对同桌道:看,俺男人!!
    同桌:哪一个?
    我:六个!
    同桌:你怎么不上天呢?你怎么不与太阳肩并肩呢?
    我:......艹
  /劳资迟早有一天要把她拉进松圈(乂`д´)!!
//后面是未成的废稿....

我我我,我失策了!!!
本来打算画的剧场版贺图,因为万恶的期中考再推一推吧!
另:我指着六子的徽章骄傲地对同桌道:看,俺男人!!
    同桌:哪一个?
    我:六个!
    同桌:你怎么不上天呢?你怎么不与太阳肩并肩呢?
    我:......艹
  /劳资迟早有一天要把她拉进松圈(乂`д´)!!
//后面是未成的废稿....

monolonom

礼物(三)

【空松中心,避雷提示见(一)篇。再强调一下,有篡改超级猫和空松事变的成分,注意避雷。】


——


  “待遇……完全不一样啊……”



  次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烧灼的晚霞铺滚在地面上,红碳似的,踩起来烫脚,五个人不约而同加快了速度。


  就像是没有听到那个哭喊的声音。



  越来越快的脚步声里,栽满了自欺欺人的意乱和心慌,很快长成了一片不见边际的森林,森林里起了山火,浓烟呛得人想哭。



—————...










【空松中心,避雷提示见(一)篇。再强调一下,有篡改超级猫和空松事变的成分,注意避雷。】



——



  “待遇……完全不一样啊……”


  


  次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烧灼的晚霞铺滚在地面上,红碳似的,踩起来烫脚,五个人不约而同加快了速度。


  就像是没有听到那个哭喊的声音。




  越来越快的脚步声里,栽满了自欺欺人的意乱和心慌,很快长成了一片不见边际的森林,森林里起了山火,浓烟呛得人想哭。








—————








  “小木姐姐,这份酒单,和我们刚才看的不一样呢。”


  绿毛衣的女子说着绕过空松将那份酒单推到红衬衣的女子面前。


  “哦~?真的不一样呢~?这是怎么回事呢~?”


  红衬衣女子说着抬头,似笑非笑的目光对上了赶来救场的酒保的眼睛。


  那酒保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他想转移目光,可紧接着又对上那绿毛衣直勾勾的眼神。一个是笑里藏着毒酒,一个是眼里含着冰刀。


  这对双胞胎是怎么回事?


  酒保咽了口唾沫,挂上职业笑容:“不好意思,两位客人,这份酒单是我们店里平安夜限定的,所以没有全店……”


  “啊咧~~~这份酒单好奇怪呢~~~到底哪里奇怪呢~~?”小松完全没有等酒保解释完的意思,手指绕着头发放在撅起的嘴上,露出不知真假的认真思索的神情。


  “是因为没有标明价格吧。”


  回答她的是绿毛衣的轻轻酱 


  萌奈和那酒保不易察觉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好意思,我来说明一下,因为是平安夜出的限定酒单,都是给常客熟客准备的,酒单上的酒大多也都只有一瓶,所以没有标明价格。希望二位谅解……”


  “咦~?怎么听你这意思像是说我不配喝这酒似的~?”


  “没有没有……!您误会了!”


  “误会~?话说……”红衣女说着把下巴放在了空松肩上,问道,“那这位小哥是这店里的常客咯?才给了他这个酒单?”


  一直想插话却一直被众人无视的空松抓紧机会摇了摇头,顺便往后缩了缩试图远离那个各种意义上对自己刺激太大的“陌生”女子:“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家店……”


  “啊咧~?那这不就很奇怪了嘛~?刚才你还说只给熟客看酒单,但这小哥又第一次来,那莫不是……这位姑娘是你们家的常客?”


  小松说着又趴到了试图躲开他的空松身上,向着萌奈看去。


  “唉?”


  萌奈愣了一下,心里一寒,这两个人绝对来者不善,而且……说不定已经看透了自己设下的圈套。这下可麻烦了……


  “我,我也是第一次来啦,不是熟客啦,哈哈哈。”她尬笑了两声。


  那红衬衫也没多追问,只是冲她微微笑了一下。


  妩媚的,却又嘲弄似的笑。


  “但是,酒单菜单上不标明价格的行为是不合法的吧。”


  绿毛衣的声音一板一眼地钉在了吧台上,她依旧不眨眼,只盯着那酒保看。


  “二位客人,如果这给您带来困扰我真的很抱歉,您看您二位想喝点什么,我报价给您?”


  “我在说这酒单不合法的问题,您先不要转移话题。”


  轻轻酱似乎并不像她的名字一样可爱。轻轻酱此时有种换上制服就可以直接上法庭辩个百来回合而且必定百战不殆的气势。


  “二位可能今天喝多了,本店有规矩,在这种特殊节日的场合,为了防止人多出乱,可能需要请醉酒过量的客人离开。”


  酒保算是明白了这二人绝对有什么目的,搞不好就是别家来砸场子的。否则哪里来的普通客人一眼就看出这酒托的局还好死不死来多管闲事呢?


  “我可没醉~是吧~~轻轻酱~~姐姐我酒量还能再战啦~~”


  “这没什么好骄傲的。”


  轻轻酱冷漠地甩了她一句。




  这两人的相处模式……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家里的长男和三男?


  这个想法在空松脑子里一闪而过。


  然而很快就消失了。


  不可能不可能,那两个家伙就算是整容也不可能这么好看。




    也不知那酒保什么时候打了暗号,两个白衬衣的安保人员穿过人群就往这边走来。走在前面的那个略微弯腰示意道:


  “我们带二位去结账。”


  “结账~?”红衬衫眨了眨眼笑,“我今天喝的酒全都是男人请的,我可不需要结账。”


  “不需要结账的话就麻烦二位先离开了,今天人多,要预防醉酒闹事的行为。”


  “咦~?如果我说我就不走呢?”小松说着翘起了二郎腿。


  “那就失礼了。”说着那男人就伸手抓向红衬衫的胳膊。


  “小松……小木姐姐!!”


  绿毛衣慌张站起身。


  可是有个人比他还要快。


  只见那个一直被众人无视的男人一只手将小松拽到了自己身后,另一只手顺势就握住了那安保伸来的胳膊。


  比他还要高壮一圈的安保瞬间变了脸色,明明这个男人看上去不怎么厉害……可是自己的胳膊竟然已经不能移动分毫。


  “这么粗鲁对待lady,可是一点都不gentle啊……”


  空松锁着眉头,认真地说着痛话。


  可是被他护在身后的双胞胎却第一次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虽然他们一丁点儿都不想承认,然而此时次男的举动,真的有点帅到他们了。


  酒保见势不对,拿起对讲机就呼道:“安保注意,一楼吧台有客人醉酒闹事,重复一遍,一楼吧台处有客人醉酒闹事。”


  糟糕。


  空松咬牙,这两个安保他还能勉强应付,要再来多的,他可不能保证护着她们周全。


  “你们三个先走吧,这里我来应对。无论是付钱还是……其他解决方式……”


  他说着将红衬衫往后轻轻推了一下。


  在一旁一直默默看着的萌奈愣住了。三个?这家伙还把自己算进去了?他难道到现在都没有发觉自己就是那个设计圈套引他入瓮的酒托吗?


  可是无论是红衬衫还是绿毛衣,两人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因为此时对讲机传来的答复,正是轻松和弟组定下的暗号。


  “路障已扫清!路障已扫清!路障已扫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OVER!!”


  十四松假装粗声粗气又因为电流而失了真的声音欢脱地从对讲机的听筒里蹦了出来。


  “呀~有趣啦~”


  红衬衫的女子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歪着头笑了。










—————






  


  


    “哼呐——!”


    球棒带起的风声骤停,伴随着尖锐的碎裂声,对讲机被击中,飞速冲向了高远的夜空,星星似的最后闪了一下。


    阴暗的小巷里,一排五个壮汉抱着脑袋蹲成一排,鼻青脸肿,瑟瑟发抖。


  蹲在他们面前的男人戴着口罩,手里翻玩着不知从谁那里夺来的蝴蝶刀,寒光阴森森地跳动着,带着些还没有发泄完全的怒气。


  因为善良所以要被欺骗,因为真诚所以要被嘲弄?这个垃圾世界的规则真是太可笑了。


  但是可别误会了……


  那个人善良温柔愚蠢,可不代表我们其他人也一样善良温柔愚蠢啊。


  一松冷笑一声,命令道:


  “继续。”


  “大哥!我们真的说完了!我们只是给店里打工的安保,其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那壮汉说完,蹲在一松脚边的超级猫再次翻译了起来:“我们知道的还很多,这家店的内幕不仅仅是你们想的这样,要是全说出来不仅店要关门,相关的人恐怕都要抓紧去哦!”


  “唉~~这样啊~~~那就继续说吧~~~我这边可还在直播哦~~不快点说的话,观众都要等着急了呢!”


  脸藏在围巾里的椴松举着手机,笑眯眯地说。


  “我们………呃………我们………”


  “别吞吞吐吐的赶紧给老子说!!!!”


  一松说着手一甩,刀子旋飞而出,死死钉在了其中一人身后靠着的墙上,距离切掉那人的耳朵只差几毫米的距离。


  






————






   说起来,会有超级猫那件事,还是因为他啊………






————






  豆丁太是和六胞胎一起长大的,是个嘴恶心善的超级老好人。他们太了解豆丁太了,所以当他为了六子欠债而绑架空松的时候,其余五人压根儿没有当回事。


  只是吃梨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留了一份。


  明明有这种细节。


  却都不愿意提及。


  谁先对那个家伙温柔,谁就输了啊!


  这究竟是什么幼稚的游戏?为什么五个人就这么一直玩了下来?


  一松输过一次,也就那一次,XX选拔会上,只有他顺口接过了话:“真好呢~~”


  结果就是他也顺带着被无视了一整天。


  可他竟然不觉得气急败坏。


  不如说,输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但他还是不想输。


  从那时到现在,一直是这样。




  还记得那晚次男被豆丁太绑在木架上威胁他们五人。


  他翻出了万圣节用的道具石磨。


  这个应该不会砸伤他吧?


  可是不仅是他,其余的五人也完全错估了从高处坠物的杀伤力。


  于是当他们匆匆将次男送去医院的时候,次男一直处于失血过多的昏迷状态。


  一松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五个人都陷入了奇怪的沉默场,默默地照顾昏迷的次男,默默地离开医院,默默地回归日常。


  没有人再提起那件事。


  就像是没有人愿意先吐出那句“抱歉”。


  


  当他一个人溜去医院看昏迷的次男时,被十四松跟踪了。


  他在空松床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的那句话,就连只是面对昏迷不醒的人都说不出的那句话,被十四松迎面抛在了他的脸上。


  “一松哥哥是想说‘对不起’吧?”


  十四松背靠在病房外的墙上问他。


  “不是。”


  他回答果决。


  “一松哥哥总是想说什么都说不出口呢!”


  “我没有……”


  他反驳,可是手臂就被十四松抓了起来。


  “十四松你干嘛……?”


  “啊哈哈哈哈!带你去找大裤衩博士!!”


  十四松拽着他就往外跑。


  “找博士干嘛!”


  “博士也许有办法让一松哥哥说出心里话!对空松哥哥的心里话!”


  “哈?!?!谁想对他说……不是……!!你到底在说什么鬼啊!我怎么可能有话想对臭松那家伙说啊!!”


  “啊哈哈哈哈!傲娇啦!那就当不是想对空松哥哥说,就当为了让你以后能更坦率地交到朋友怎么样?”


  “喂!别擅作主张啊!!放开我!可恶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大力气!我不需要朋友啊!我有猫……”


  “啊!猫!路边那只黄色的一松哥哥认得吗!”


  “啊……嗯……是我认识的……唉?!你把它一起抱着做什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一松很清楚,无论是那个时候,还是后面发生的事情。


  十四松都是看得最透彻的那一个。


  他很清楚大家的心结在那里,也用自己的方法努力解过了。


  只是十四松有些傻傻的,虽然透彻却也掩盖不了他傻傻的事实。


  他没能解开那心结。


  也没能让温柔的话语冲破冰冷的茧。


  








————








-TBC






 【行吧,又是三章没打住。


我还是鼓起勇气补起了删掉的稿子。


可能没以前好,也可能比以前好。


总之……补写过一遍的东西真的好痛苦………




希望大家能喜欢!!!(下跪磕头)


*话说小木我记得是小松变座敷童子的名字就拿来用了

樱桃和海星

我想画一个差不多是在热海旅行的那种感觉

结果画成光污染

画这张圆我剧场版的梦

我想画一个差不多是在热海旅行的那种感觉

结果画成光污染

画这张圆我剧场版的梦

老咸鱼娜娜子

今天刷了两遍松的剧场版,本来打算晚上看的,白天就看了一遍,简直让人等不及。
之前一直都在惦记该如何看剧场版,怕B站看不到,没想到这么快。
啊,18岁的松们加上20+的松们,十二等分的快乐你值得拥有。
我是ichigirl,18岁活泼ichi真撩人,声线很合润润本音,拍手什么的!装作和人善于交往什么的!在KTV那一段真是AWSL。
我oso也是无敌大可爱!在看到过去的自己时简直可爱到爆,论可爱你也丝毫不输给totti啊,还有蹭ichi脸那段好可爱
剧场版18岁kara也是绝了,20+的kara在一群中显得最稳重,长兄互动真可爱!虽然平时在看TV的时候并不明显,但剧场版真的带我们更加认识了长兄的关系,我也更...

今天刷了两遍松的剧场版,本来打算晚上看的,白天就看了一遍,简直让人等不及。
之前一直都在惦记该如何看剧场版,怕B站看不到,没想到这么快。
啊,18岁的松们加上20+的松们,十二等分的快乐你值得拥有。
我是ichigirl,18岁活泼ichi真撩人,声线很合润润本音,拍手什么的!装作和人善于交往什么的!在KTV那一段真是AWSL。
我oso也是无敌大可爱!在看到过去的自己时简直可爱到爆,论可爱你也丝毫不输给totti啊,还有蹭ichi脸那段好可爱
剧场版18岁kara也是绝了,20+的kara在一群中显得最稳重,长兄互动真可爱!虽然平时在看TV的时候并不明显,但剧场版真的带我们更加认识了长兄的关系,我也更喜欢kara
jyushi竟然化身为吐槽役了,而且装作不良什么的,装作抽烟骑摩托什么的,然后数字互相嘲笑互相一松报复撕脸什么的,吐槽轻松那一段也是笑死了。
轻松竟然原地爆炸了,这就是偶像厨的终极战力吗。平地摔太可爱,说话语气爆可爱
还有totti竟然那么可爱,声音也太软了吧。
总之松们都是宝藏男孩,高桥也是超级——可爱的女孩子,真希望六子能跟她本人有更多互动。
六子得知自己高中时有女生给自己写信时那种兴奋感笑死我了,我也好期待松们真正的谈恋爱,大家对恋爱都那么向往,这段我可以看50遍。
总之,剧场版是松厨的大福利,我永远喜欢他们!五星好评!
期待下次再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