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鸦羽

6649浏览    349参与
初落

战争打响的时候三姐弟还在家中悠哉悠哉地各干各事。冬青叶咬着一根巧克力pocky窝在皮革沙发里上二弟的号打游戏,狮焰躺在一旁无比殷勤地将饼干颇有规律地往姐姐嘴里送,松鸦羽则捧着本厚重的药草学选修书规规矩矩地坐正阅读,时不时伸出手指推一下快要滑落的黑色半框眼镜,大声抱怨那俩人声音太大打扰到他读书了。

战争打响的时候三姐弟还在家中悠哉悠哉地各干各事。冬青叶咬着一根巧克力pocky窝在皮革沙发里上二弟的号打游戏,狮焰躺在一旁无比殷勤地将饼干颇有规律地往姐姐嘴里送,松鸦羽则捧着本厚重的药草学选修书规规矩矩地坐正阅读,时不时伸出手指推一下快要滑落的黑色半框眼镜,大声抱怨那俩人声音太大打扰到他读书了。

狼羽
【约稿单子】松鸦羽,@星辰 约...

【约稿单子】
松鸦羽,@星辰 约的稿

Character©Erin Hunter
Art©狼羽

欢迎找我约原著角色,有折扣,遇上有灵感的附赠背景(譬如这个棍子和真·松鸦羽)

【约稿单子】
松鸦羽,@星辰 约的稿

Character©Erin Hunter
Art©狼羽

欢迎找我约原著角色,有折扣,遇上有灵感的附赠背景(譬如这个棍子和真·松鸦羽)

铁锅炖杨梅

我还是有画过一点(渣)画的啦

然后我可能又会失踪很久

我要修炼画人!!!

新班级有好多大佬

还有同兽圈的(!!

开心

抱歉打扰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想艾特 @蒲荷湫莉 

文手太太交个朋友吧呜呜呜

我太难了

我还是有画过一点(渣)画的啦

然后我可能又会失踪很久

我要修炼画人!!!

新班级有好多大佬

还有同兽圈的(!!

开心

抱歉打扰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想艾特 @蒲荷湫莉 

文手太太交个朋友吧呜呜呜

我太难了

獅子會吼

幼兒園pa

原本有藤鴿但手太廢就棄了

幼兒園pa

原本有藤鴿但手太廢就棄了

学习猝死脆皮齁

松鸦女仆装我prprprprpr

狮焰:我太难了

女仆装有参考

松鸦女仆装我prprprprpr

狮焰:我太难了

女仆装有参考

学习猝死脆皮齁

画 人 上 隐

是美丽松鸦羽捏

死 亡 人 体

画 人 上 隐

是美丽松鸦羽捏

死 亡 人 体

鱼干是个死黑吹

我又来迫害松鸦弟了🌚
每次新画笔都用松鸦羽做模特【上次水彩也一样】却感觉每次都是最好看的xxxxxx
绘画过程警告——
【原地去世】

我又来迫害松鸦弟了🌚
每次新画笔都用松鸦羽做模特【上次水彩也一样】却感觉每次都是最好看的xxxxxx
绘画过程警告——
【原地去世】

獅子會吼

獅焰:我這是在捍衛主權

松鴉羽:媽的人家來問問題的

獅焰:我這是在捍衛主權

松鴉羽:媽的人家來問問題的

世界是我的床


精神污染警告!

继诗歌之后的又一次尝试,指绘。然后把自己丑哭。偶尔画一次画才知道自己的色感有多糟糕。水印都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1p松半

2p缩略图

3p失心疯的闪电?


精神污染警告!

继诗歌之后的又一次尝试,指绘。然后把自己丑哭。偶尔画一次画才知道自己的色感有多糟糕。水印都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1p松半

2p缩略图

3p失心疯的闪电?

DarkPhoenix_黑凤凰

【猫武ABO】给俺也整一个

◎猫猫ABO设定,设定集一样的东西,纯属恶搞不要介意,能接受这些神奇设定再往下看

◎时间线混乱,雷族主场,伪全员存活(?

◎配对混乱,有非官配出现,看的时候当心点

◎tag瞎打的 出场猫猫都有覆盖吧

 

 

-1-

雷族育婴室里每只还没到成长期的幼崽都觉得他们可亲可敬的族长是Beta,毕竟他冷静、温和,不像典型的Omega有柔软细致的情绪与身体——比如黛西,也不像典型的Alpha暴躁自大——比如莓鼻。

当然,后半个例子他们只敢在武士们听不见的地方小声议论。

-2-

无论幼崽们说什么,火星,从生理上,以及自我认知上,都是正常的Alpha;然而他的信息素不明...

◎猫猫ABO设定,设定集一样的东西,纯属恶搞不要介意,能接受这些神奇设定再往下看

◎时间线混乱,雷族主场,伪全员存活(?

◎配对混乱,有非官配出现,看的时候当心点

◎tag瞎打的 出场猫猫都有覆盖吧








 

 

-1-

雷族育婴室里每只还没到成长期的幼崽都觉得他们可亲可敬的族长是Beta,毕竟他冷静、温和,不像典型的Omega有柔软细致的情绪与身体——比如黛西,也不像典型的Alpha暴躁自大——比如莓鼻。

当然,后半个例子他们只敢在武士们听不见的地方小声议论。

-2-

无论幼崽们说什么,火星,从生理上,以及自我认知上,都是正常的Alpha;然而他的信息素不明显,发情也因为疲劳和药草而混乱,有时连老友们都辨别不出他真正的性别。

“是的,火星是Alpha,”灰条在猎物堆边上对新学徒重复,“是的,他是,你们这些小猫尽管不信。说实话,有时连沙风都不相信他是。”

-3-

沙风,Beta,火星的伴侣。

灰条,Omega,火星的老朋友。

当他们接受询问的时候,他们一致表示因为接触的次数太少,他们根本想不起来火星的信息素是什么气味。

-4-

鸽翅,在当学徒前,一直以为自己是Omega,而她那坚韧勇敢的妹妹更应该是Alpha。

直到守夜的后半夜,性别分化开始出现,鸽爪恐慌地发现自己变成了Alpha,而常春藤爪毫无变化——鸽爪想她一定分化成了Beta。

-5-

松鸦羽说常春藤爪是个性征不明显的Omega。

-6-

暴躁巫医松鸦羽,行事疯狂、口气烦躁。

他是个每次发情期都要吞下大量抑制药草的Omega。

-7-

全族都知道狮焰喜欢炭心,只有炭心不知道。

炭心,极端典型的Beta,完全闻不到浓烈的Alpha信息素。

-8-

黑莓掌和松鼠飞,模范夫妻,两位都是极端典型的Beta。

是灵魂伴侣呢。

-9-

没有猫闻到过松鸦羽和叶池的信息素,虽然他们并不隐瞒他们都是Omega的事实。

如果一只猫接近叶池或是松鸦羽,只能闻到浓烈的金盏菊香气或刺鼻的酸模气味,再不然就是杜松果和蜂蜜,永远都是变化莫测的药草味儿。

-10-

蛾翅,唯一不信星族的巫医,通过奇怪的手段把自己搞成了无第二性别的猫。

松鸦羽对此的评价是“鬼才”。

随后他又补充说:“给我也整一个。”

-11-

同样不信星族的云尾表示很赞,他也想整一个。

-12-

云尾,宠物猫的孩子,火星的大侄子,嫌弃自己第二性别的Omega,根据他嘴里的故事,有一大半宠物猫会被人类剥夺第一和第二性别。

火星说:“你不要用实话吓幼崽。”

-13-

藤池在黑森林里没闻到过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她就此话题问过枫荫,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反派没有柔弱的Omega。”

混入其中的藤池非常心惊胆战。

虎心表示附议。

-14-

虎心,和藤池一样,是个性征不明显的Omega。

迟钝的鸽翅每次在他身边散发无处安放的Alpha信息素时,他都要费力地抑制冲动。

-15-

冬青叶,地道归来的帅气武士,第二性别成谜。

只有她的同窝手足知道,她并不是族猫一直以来以为的不断吞下抑制药草而不发情的Alpha。

冷酷的工作机器,冬青叶,Omega。

以及她优柔寡断的温柔伴侣,落叶,Alpha。

-16-

“我不知道石楠尾是Alpha,”狮焰在只有他和松鸦羽的巫医巢穴里痛心疾首,“我一直以为她是炭心那样的Beta。”

松鸦羽用尾巴摸摸狮焰,“没事的,我有时候也觉得半月是Beta,但其实她是Omega,不也挺好的嘛。”

“等等,”狮焰懵逼,“半月是谁?”

发现自己说漏嘴的松鸦羽陷入了自闭。

-17-

无星之地没有Omega。

群星之战的时候藤池才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美丽、强大、凶狠且有力的虎星,Omega,因为久违的信息素压制debuff被火星成功击败。

虎星,再起不能。

-18-

全篇都没出场过的鹰霜非常悲伤,他仔细地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发现自己既没有信息素,也没有伴侣,更不可能有孩子,并且也没有当上族长。

黑莓星说:“是好消息,松鼠飞刚为我生下了可爱的孩子们。”

因此鹰霜更悲伤了。

-END-

后续补充的一点设定集
>火星的信息素是燃烧树木的气味,冬青叶是冬青叶(...),鸽翅的信息素是“嗅闻羽毛的温暖蓬松气味”
>米莉是Beta,银溪是Alpha,亮心是Beta,斑叶是Omega
>黑条和断星和枫荫都是Alpha

秦政₂₇₃
之前搞了个模板 有小可爱说想看...

之前搞了个模板

有小可爱说想看松哥的,就速涂了一下

25一只不讲价,约稿的会比这个精细一点

没有耳朵和尾巴有简单背景的看我主页

之前搞了个模板

有小可爱说想看松哥的,就速涂了一下

25一只不讲价,约稿的会比这个精细一点

没有耳朵和尾巴有简单背景的看我主页

是圈圈不是叉叉

【松赤】受傷

*此為貓戰士六部曲同人文

*松鴉羽X赤楊掌

*時序大概是6-2左右

*短打

*沒問題的話以下


被最後一批巡邏隊披著夜色歸來的聲音吵醒,本來就睡不好的赤楊掌在翻身時觸動肩上的傷口,身子微微抖動一下才忍住沒發出聲音。隱約感覺嗅到血腥味,赤楊掌嘆口氣,為了避免驚擾到姊姊特意忍住肩痛四腳著地走出見習生窩,來到一旁隱蔽的灌木叢處。


他扭頭小心將傍晚胡亂纏上的蜘蛛網扯下,底下的傷口在缺乏妥善治療的情況下發熱,赤楊掌不禁擔心發炎的風險,又想到之前自作主張給櫻桃落紫草根而被松鴉羽責罵的事,本來就差的心情更低落了。


他考慮了趁夜出去尋找藥草的選項,又怕傷肩拖累行走反而更容易惡化,赤楊掌只能盡力舔著傷口...

*此為貓戰士六部曲同人文

*松鴉羽X赤楊掌

*時序大概是6-2左右

*短打

*沒問題的話以下


被最後一批巡邏隊披著夜色歸來的聲音吵醒,本來就睡不好的赤楊掌在翻身時觸動肩上的傷口,身子微微抖動一下才忍住沒發出聲音。隱約感覺嗅到血腥味,赤楊掌嘆口氣,為了避免驚擾到姊姊特意忍住肩痛四腳著地走出見習生窩,來到一旁隱蔽的灌木叢處。


他扭頭小心將傍晚胡亂纏上的蜘蛛網扯下,底下的傷口在缺乏妥善治療的情況下發熱,赤楊掌不禁擔心發炎的風險,又想到之前自作主張給櫻桃落紫草根而被松鴉羽責罵的事,本來就差的心情更低落了。


他考慮了趁夜出去尋找藥草的選項,又怕傷肩拖累行走反而更容易惡化,赤楊掌只能盡力舔著傷口,希望傷口在沒有藥草的情況下也能好轉。巫醫窩裡一定還存著他前天去採回來的紫草根,但是……


想到松鴉羽一臉不耐煩的面孔,他還是認為自己選擇隱瞞的決定比較好。畢竟自己已經給部族添了夠多麻煩,一點貢獻都還沒有就意外頻出,離合格巫醫貓的位置已經夠遙遠了,他不想讓差距再變大。


不過是採集藥草時不小心滑落,闖進荊棘叢造成的割傷,沒必要大驚小怪,反正巫醫的工作不像戰士需要到處跑動,忍個幾天就會沒事。他自我安慰,見傷口清理得差不多,起身打算走到附近的樹根處找些新鮮的蜘蛛網。


「你是鼠腦袋嗎?傷口都發炎了還沒注意到?果然是連山蘿蔔作用都搞不清楚的見習生。」被夜色掩蓋而隱身在陰影下的藍眼睛靜靜注視著赤楊掌,他被突然發出的熟悉聲音嚇到,受傷的前肢一個不穩差點跌倒。


赤楊掌還來不及搞清楚情況,他的導師已經湊上來,腳掌輕輕按壓傷處檢查,不時發出不悅的聲音讓他更加緊張。松鴉羽是怎麼發現他的傷口?帶藥草回營地的時候松鴉羽明明還和葉池在外檢視他們種植的藥草,之後他連獵物也沒吃就躲回見習生窩,他敢打賭連火花掌都不知道他受傷的事。


腦子逐漸混亂起來的赤楊掌差點沒聽到松鴉羽要他走去巫醫窩的指令,他慢一拍的反應顯然在松鴉羽煩躁的情緒上又添了一把火,他的語氣越來越不客氣:「快一點,是想等到黎明巡邏隊都醒了嗎?」


儘管知道對方幫忙治療傷口應該是值得感激的事,被這一句兩句的話激到,赤楊掌忍不住反駁:「我這不是受傷了走不快,你腳程快就先走。」


松鴉羽似乎又低聲咒罵了幾句,接著出乎意料地走到他的傷肩旁,熟練地攙扶起他身體一半的重量:「這樣總可以走了吧?」。赤楊掌驚訝到忘了回應,直到松鴉羽已經不耐煩地開始往前走,才回過神配合著他的腳步往巫醫窩的方向走。


傷口不知道是不是被另一隻貓的體溫影響不那麼痛了,仔細想想這還是第一次和他的導師靠這麼近,平時被掩蓋在藥草味下,專屬於松鴉羽的氣味在毛髮緊貼的距離下透了過來。


有點澀口,卻和印象中的冷漠無關,散發著暖意,與讓人想依賴的感覺。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