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鼠飞的祈愿

32浏览    5参与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第一章 3

上节链接

————————————————

“感觉不像一场真正的森林大会。”松鼠飞在黑莓星身边迈步前行,瞄她了一眼夜空,“满月都没有出现。”

“本来就不是真的森林大会。”黑莓星提醒她说,“只是族长和副族长们的一次会面而已。”

他们身边的大湖轻缓地拍打着水岸。松鼠飞脚掌下的卵石尚留有白日的余温。她忧虑地看向小岛。有暗色的身影在跨越树桥。她认不出那是谁。她嗅尝空气,但只能闻到高沼地的气息,又想起自己早些时候与黄蜂条、李石和雕翅进行的巡逻。兔星想对他们留下的气味标记提出异议吗?他于情于理都没有反对的理由吧。毕竟那里现在属于雷族。“兔星为什么要召集这次会面?”

“烬足没有说。”在她巡逻归来休...

上节链接

————————————————

“感觉不像一场真正的森林大会。”松鼠飞在黑莓星身边迈步前行,瞄她了一眼夜空,“满月都没有出现。”

“本来就不是真的森林大会。”黑莓星提醒她说,“只是族长和副族长们的一次会面而已。”

他们身边的大湖轻缓地拍打着水岸。松鼠飞脚掌下的卵石尚留有白日的余温。她忧虑地看向小岛。有暗色的身影在跨越树桥。她认不出那是谁。她嗅尝空气,但只能闻到高沼地的气息,又想起自己早些时候与黄蜂条、李石和雕翅进行的巡逻。兔星想对他们留下的气味标记提出异议吗?他于情于理都没有反对的理由吧。毕竟那里现在属于雷族。“兔星为什么要召集这次会面?”

“烬足没有说。”在她巡逻归来休息的时候,这位风族武士造访了雷族的营地。“他只把口信带了过来。说兔星有话要说。”

黑莓星凑近了些,与她侧腹相擦。“今晚不是满月,但月色还是很美。”他温柔地看她一眼,“能和你独处真好。”

她也朝他靠过去。“我都不记得我们上次独处是什么时候了。”

“你还记得我们还不熟悉领地时候的那些日子吗?”

她记得。“你那时才被任命为副族长。”

“我们当时经常在族群休息后偷溜出去,进行我们的探险。”

松鼠飞咕噜起来:“你潜行的水平简直太糟糕了。我都想不通我们怎么从来没被逮到过。”

“可能因为我是副族长吧。”黑莓星轻声说。

“不如说是我们的同巢伙伴们好心,假装没听见我们的动静。甚至尘毛也是,而且他可是很看重年轻武士老实睡觉的。”随着对曾经导师的回忆,快乐的情绪也让她皮毛温暖起来。她给他当学徒的日子好像已经是无数个月轮之前的事了。她当时是多么年轻啊,自己却全无知觉。幼时与叶池一同给彼此计划的宏图伟业也突然回到脑海中。她有些羞怯地将目光转向自己的脚掌。我想,或许我们也不算完全辜负了当时的计划吧。她还没有觉得自己老。但在她成为武士的头几个月里,每次被选上参加巡逻队或是森林大会时常常感受到的那种激情澎湃,已经有很久没再感觉过了。她朝黑莓星靠得更紧了些。“你怀念年轻时的日子吗?”

他耸耸肩。“我怀念不用我来担起责任的日子。那个时候,我们需要担心的事情只有下一次捕猎。那时我们还没有成为族长和副族长,也不需要照顾孩子。”

一阵渴望涌上松鼠飞的心头。烁皮和桤心已经长大了,他们的同窝手足小杜松和小蒲公英早夭,她也没能看着他们长大。她现在有些希望再生一窝孩子——小小的,需要养育和疼爱的幼崽。但他们一直没那个运气。“照顾孩子才不会让我觉得老。我喜欢那样的责任。要是能再有那种感觉该多好。”她满怀希冀地看向黑莓星。他没有回应,于是她催促道:“你不觉得吗?”

“当然。”他没有看她。

焦虑在她的皮毛下带来刺痒。她本希望他会对孩子的话题更热情一些的。“假装我们还年轻吧。这就像是我们溜出了营地一样。”松鼠飞让自己的声音保持轻快,“半个族群都已经在自己的窝铺里了,剩下的猫则会一觉睡到我们回去的时候。”

“我也希望能这样。”黑莓星的喵声里是夹杂了一声叹息吗?“但这场集会我们不能迟到。会后我们还得直接回营地去——桦落和狮焰还等着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

一段在温情中夹杂着伤感的时光、

BTW三姐弟对你们来说已经不是孩子了吗???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第一章 2

上节参→此处

——————————————————

松鼠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强大的族群应当适应改变,而非对之视而不见。黑莓星该和他的资深武士们把话说清楚了。难道和平得到维持只是因为各个族群都没有执行新的边界吗?她走向下游,来到石头突出水面的地方,跳上第一块踏脚石。“雷族的土地就是雷族猫的猎场。”她朝身后的族猫们喊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边界都要得到标记。”她爬上下一块石头,掌垫在湿滑的石面上打滑,于是她伸直了爪钩。接着,她跳上对岸。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泥炭的气味,几乎没有多少荆豆的气息。 她讶于此处离林线不过数步远,感觉却是如此不同。但这里凉风习习,总是载着新鲜猎物的气味。在静

上节参→此处

——————————————————

松鼠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强大的族群应当适应改变,而非对之视而不见。黑莓星该和他的资深武士们把话说清楚了。难道和平得到维持只是因为各个族群都没有执行新的边界吗?她走向下游,来到石头突出水面的地方,跳上第一块踏脚石。“雷族的土地就是雷族猫的猎场。”她朝身后的族猫们喊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边界都要得到标记。”她爬上下一块石头,掌垫在湿滑的石面上打滑,于是她伸直了爪钩。接着,她跳上对岸。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泥炭的气味,几乎没有多少荆豆的气息。 她讶于此处离林线不过数步远,感觉却是如此不同。但这里凉风习习,总是载着新鲜猎物的气味。在静谧的森林里,气味只能在空气中缓缓缭绕。


在她身后,雕翅和黄蜂条满怀疑虑地盯着踏脚石。


“你们来不来?”松鼠飞不耐烦地动了动尾巴。


李石从手足身边擦过,跃上第一块石头。“来啊!”她支棱起耳朵,“我们还从来没踏上过风族的地盘呢。”


“这里现在是雷族的领地了。”松鼠飞纠正她说。显然没有猫在这片高沼地上打过猎。草地没有被踏足的痕迹,空气里也没有捕猎后甜腥的气息。自打边界移动以来,雷族还没有饿过肚子。这个绿叶季很是丰饶。猎物也充裕。但等秃叶季将猎物都赶进地下的时候,他们就会需要这片宝贵的猎场了。毕竟,他们已经把一片丰饶的森林领地让给了天族。


李石跳上溪岸,停在松鼠飞身边。“这里闻起来很像风族的味道。”


趁着黄蜂条和雕翅跨越溪流,松鼠飞又嗅了嗅。有一抹风族的气味,但并不新鲜。“可能是风从高地吹过来的气味。”她对李石说。


李石嗅闻草地。“这里所有的东西闻起来都像风族。”


黄蜂条赶上来了。“这里以前一直是他们的领地,”他评论道,并谨慎地望向高沼地,“我猜,雷族的气味还得要一段日子才能把之前的盖过去。”


松鼠飞朝标志了边界所在的一排荆豆走去。“要是我们留下气味标记的话,就能更快地盖过去了。”她沿着一根枝条摩擦脸颊,枝条上的刺勾住她的毛发,让她不由瑟缩。黄蜂条僵硬地沿着边界踱步,一边走一边留下标记,而雕翅和李石则揪扯着草地,将气味揉进土地里。


“我完全闻不到风族的气味标记。”雕翅神色困惑,“他们还没有标记过这条新边界。”


“也许他们最近很忙吧。别忘了,白尾最近刚去世,他们大概是在为她哀悼。等天气开始变凉,”松鼠飞告诫她说,“到时候猎物短缺,他们就会对边界更上心了。”


黄蜂条忽然将口鼻转向森林,亢奋地竖起了耳朵。雕翅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绷紧了身体。


“兔子!”一只肥硕的公兔从森林里跳出来,李石飞速冲向小溪。


黄蜂条和雕翅紧随其后。他们爬过溪水中的踏脚石,追着猎物冲进树林间。兔子看见他们,惊恐地尖叫起来,飞快地跑开去寻求躲藏。但黄蜂条动作很快。他腾身一跃,将猎手与猎物之间的距离甩在身后,把兔子一把摁在地上。雕翅和李石还没追上来,他就已经一口咬下,结果了猎物。


松鼠飞看着他们轮流嗅闻这只多汁的新鲜猎物,皮毛仍然兴奋地蓬松着。在森林里狩猎时,她的族猫显然更为快活。她用脸颊摩擦另一根树枝后,朝溪边走去。黑莓星必须得提醒他的武士们,这条边界上的标记需要勤加更新。要是他们不宣告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或许某一天,这里的风族气味就不会再是微弱陈旧的样子了。


————————————————————

松鼠飞脾气真好(?

年轻武士们一直说这个是风族领地我们没必要守哇啦哇啦,居然松鼠飞的反应里最重的词就是“不耐烦”

果然年纪大了对后辈脾气都好了(误

————————————————————

上完今晚的课又要放四天假了,再上两节课又是七天假,啊我好忙,忙着放假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第一章 1

上节链接

————————————————

绿叶季渐渐让位于落叶季,沿着林中的小径,早已有干枯的叶子开始飘落。前方是一条潺潺溪流,朝大湖奔涌而去,再远处就是在午后蓝色天穹下地势抬起的高沼地。松鼠飞从树下走出来,嗅闻空气。她能闻到石楠,尘土和万物凋零的气息。


雕翅,李石和黄蜂条在她身边呈扇形散开。


“很安静。”雕翅低声说。


李石盯着朝前方伸展的石楠。“是适合捕猎的完美天气。”


雕翅凝视着树林,好像能看穿它们一样。“我们最好提高警惕。”


松鼠飞点点头,知道这位年轻的武士大概是想起了他曾经的导师琥珀月。一个月轮前,就在一个像这样的天气里,琥珀月遭到了一只猫头鹰的攻击...

上节链接

————————————————

绿叶季渐渐让位于落叶季,沿着林中的小径,早已有干枯的叶子开始飘落。前方是一条潺潺溪流,朝大湖奔涌而去,再远处就是在午后蓝色天穹下地势抬起的高沼地。松鼠飞从树下走出来,嗅闻空气。她能闻到石楠,尘土和万物凋零的气息。


雕翅,李石和黄蜂条在她身边呈扇形散开。


“很安静。”雕翅低声说。


李石盯着朝前方伸展的石楠。“是适合捕猎的完美天气。”


雕翅凝视着树林,好像能看穿它们一样。“我们最好提高警惕。”


松鼠飞点点头,知道这位年轻的武士大概是想起了他曾经的导师琥珀月。一个月轮前,就在一个像这样的天气里,琥珀月遭到了一只猫头鹰的攻击。她死于此事。是该记住,即便最为晴好的天气也暗藏危险。松鼠飞想。


松鼠飞眯起双眼,勉强辨认出高沼地顶端附近的一个身影。她率领这支巡逻队,职责是汇报毗邻族群的情况。自从四大族群重新划定边界,为天族腾出空间以来,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月轮,目前新的气味界限尚未受到挑战。黑莓星很高兴——这种重归和平的局面很合他的意——但他也曾朝她坦承,感觉这样的情况美好得如同幻梦。


那个身影没入石楠丛中,另一个在它后面飞奔。“那是支风族巡逻队吗?”松鼠飞疑问道。


黄蜂条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我觉得是。”


“他们跑远了。”李石眯缝着眼睛望。


松鼠飞动了动脚掌。“我们最好去检查一下边界,确保它没有被跨越过。”


雕翅迈步向前,嗅了嗅溪流的边缘。李石沿着水岸朝前面走。


松鼠飞朝溪流对岸,长满了扎脚荆豆的延伸土地弹了弹尾巴。“边界已经变动过了。”她提醒他们说。


“对,但森林到溪流这里就截止了。”雕翅朝她眨巴眼睛。


“但我们也得适应新的边界线。”松鼠飞瞥眼看向姜黄色母猫,这位年轻武士竟然如此坚守族群过往的习惯,让她颇为惊讶。她的姐妹李石也是这样觉得的吗?“你们标记过新的边界没有?”


“刺掌说没那个必要。”李石对她说,“他说雷族猫不在高沼地上捕猎。我们的猎场在森林里。”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引子

角色表链接

松鼠爪嗅闻空气。微风盘旋着进入沙质河谷中,满载着苔藓与猎物的气息。兴奋让她脚掌刺痛不已。她即将展开对族群领地的第一次探索,在此之前,她只能闻到过领地传来的气味。快点啊,尘毛!空地另一边,她的新导师还站在火星身边,旁边是正在交谈的炭毛和沙风。她冲叶爪眨了眨眼。“他们就不能在仪式前把话都聊完吗?”她喵声说,“我想去探索森林啊。”

“我也是!”叶爪也兴奋得蓬松起毛发,“炭毛答应要带我去看款冬和牛蒡生长的地方。我今天下午就要制作我的第一剂药膏了!”她琥珀色的双眼闪着光,“仪式是不是超棒?大家都在看我们,就好像我们不再是幼崽,而成为了真正的武士一样!”

“我们本来就不是幼崽了!”松鼠爪想起火星...

角色表链接

松鼠爪嗅闻空气。微风盘旋着进入沙质河谷中,满载着苔藓与猎物的气息。兴奋让她脚掌刺痛不已。她即将展开对族群领地的第一次探索,在此之前,她只能闻到过领地传来的气味。快点啊,尘毛!空地另一边,她的新导师还站在火星身边,旁边是正在交谈的炭毛和沙风。她冲叶爪眨了眨眼。“他们就不能在仪式前把话都聊完吗?”她喵声说,“我想去探索森林啊。”



“我也是!”叶爪也兴奋得蓬松起毛发,“炭毛答应要带我去看款冬和牛蒡生长的地方。我今天下午就要制作我的第一剂药膏了!”她琥珀色的双眼闪着光,“仪式是不是超棒?大家都在看我们,就好像我们不再是幼崽,而成为了真正的武士一样!”


“我们本来就不是幼崽了!”松鼠爪想起火星第一次念出她学徒名号的时候,愉悦得打了个激灵。他看起来非常自豪。她开始在叶爪面前绕来转去,根本没办法安静下来。“而且不久以后,我们就会分别成为一位真正的武士和一位真正的巫医了。但愿我的受训时间不会太长。我希望在秃叶季的时候成为武士。然后我就可以率领巡逻队了。”她思绪飞转,“我真想知道我的武士名号会是什么!”


“别急啊!你才刚拿到自己的学徒名号呢。”叶爪[1] 用口鼻推了她一下。


“但每只猫都会经历爪字辈。我想要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名字。”


“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叫你松鼠脸。”叶爪咕噜着说。


“呵呵,好好笑。”松鼠爪瞥了姐妹一眼,“你觉得火星会不会让我叫松鼠尾?我希望不要。我宁愿被叫成松鼠焰或者松鼠驰。”她的思绪飞速向前,“但只要我有朝一日能成为松鼠星,那武士名号叫什么都无所谓了。”她止住脚步,认真地看向叶爪,“你觉得我以后能不能当上族长?”


叶爪动了动尾巴:“那是当然!”


松鼠爪感到一阵愉悦席卷全身。“我会成为族长,还会有孩子,他们将会主宰整个森林。”


叶爪热切地点头附和:“而我会成为最优秀的巫医,每天都要和星族分享预言,我们俩一起,就会是世上最厉害的猫。”


松鼠爪顿住了。“这是星族告诉你的吗?”她满怀期待地问。


“不是啦。”叶爪羞怯地瞥向自己的脚掌,“但肯定会是这样的。”


空地对面,火星终于从尘毛身边转开了。松鼠爪登时心头雀跃起来。“他们聊完了!”她急切地看向尘毛和炭毛。但失望又像一坨石头般坠入她腹中,因为这两个又谈起来了。“到底还有什么要讲啊?”


但火星和沙风跨过空地朝这边来了。


“当学徒的感觉怎么样?”火星一边走近,一边轻快地问。


“棒极了!”叶爪快步向前迎接他们。


沙风尾巴一挥:“现在你们是爪字辈了,有感觉什么不同吗?”


“当然了!”叶爪绕着母亲打转,“松鼠爪都开始计划自己的武士名号叫什么了。”


松鼠爪蓬松起毛发。“我都为我的武士名号计划好久了!”她热切地看向火星,“你不会给我起名松鼠尾的,是吧?”


“一步一步来。”火星咕噜着,骄傲在他眼里闪动,“首先,你得完成学徒训练。”


“这个易如反掌!”松鼠爪兴奋得尾巴都在发颤。


叶爪则皱起了眉:“倒是简单呢。又不用记住森林里每一种药草的名字。”


“但我要记住每一种猎物的气味和脚印啊!”松鼠爪指出。


沙风慈爱地朝她们眨眨眼。“我相信你们俩都会让我们引以为豪的。”


“要是叶爪在我得到武士名号前就获得自己的巫医名号怎么办?”松鼠爪发愁地说,“那可就太没面子了。”


“不会的。”火星安抚她,“你们俩各有要追寻的道路。”


沙风朝前伸长口鼻,与松鼠爪碰了碰鼻子,然后又与叶爪相碰。“只要你们拥有彼此,就都能心怀力量。”


松鼠爪开心得皮毛刺痒。她看向自己的姐妹。“叶爪和我会永远在一起。”她真心实意地说,身上的每根毛发都写着认真。


叶爪把自己的尾巴和松鼠爪的卷到一起。“而且我们会永远彼此帮助,”她发誓说,“什么都别想把我们分开。”




【译者注】
[1]原文为叶爪的正式巫医名号leafpool,应当是错写
————————————————————————
是夜,火星对沙风:我还一直觉得松鼠尾这个名字不错呢【被女儿嫌弃的老父亲郁闷.jpg】
————————————————————————
总结一下引子的内容,她宛如戏台上的老将军,背上插满了flag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角色列表

贴吧同步更新(大概),贴吧ID虎族狼羽


狼羽,业余译者,业余画师 ,脾气不好,不会社交,翻译着玩,欢迎指正,少来抬杠,谁杠杠谁,成果窃取,头都打飞

↑希望以上介绍能吓走某些爱无授权搬运的小朋友


该本时间在六部曲和七部曲之间,目前放出的是试读内容(感谢@Dravex  )后续出版后的翻译也会在此【图片】


为了不损害正式中文出版的利益,我不会把全本翻译发完,最后可能会留下三章左右的样子,具体情况可以到贴吧查看。


所有荣耀归于繁星

———————————————————————

角色列表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琥珀色眼睛,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贴吧同步更新(大概),贴吧ID虎族狼羽


狼羽,业余译者,业余画师 ,脾气不好,不会社交,翻译着玩,欢迎指正,少来抬杠,谁杠杠谁,成果窃取,头都打飞

↑希望以上介绍能吓走某些爱无授权搬运的小朋友


该本时间在六部曲和七部曲之间,目前放出的是试读内容(感谢@Dravex  )后续出版后的翻译也会在此【图片】


为了不损害正式中文出版的利益,我不会把全本翻译发完,最后可能会留下三章左右的样子,具体情况可以到贴吧查看。


所有荣耀归于繁星

———————————————————————

角色列表

雷族

族长:

黑莓星bramblestar—琥珀色眼睛,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松鼠飞squirrelflight—绿色眼睛,暗姜色母猫,一只脚掌是白色的



巫医:

叶池leafpool—琥珀色眼睛,浅棕色虎斑母猫,脚掌和胸脯是白色的

松鸦羽jayfeather—蓝色眼睛,灰色虎斑公猫,双眼失明

桤心alderheart—琥珀色眼睛,暗姜色公猫



武士(公猫及未在哺育幼崽的母猫):

刺掌thornclaw—金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whitewing—绿色眼睛,白色母猫

桦落birchfall—浅棕色虎斑公猫

莓鼻berrynose—奶油色公猫,尾巴只剩残桩

鼠须mousewhisker—灰白相间的公猫

罂粟霜poppyfrost—淡色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狮焰lionblaze—琥珀色眼睛,金色虎斑公猫

玫瑰瓣rosepetal—暗奶油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鬃爪,淡灰色母猫

百合心lilyheart—蓝色眼睛,长着白色斑块的小个子暗色虎斑母猫

黄蜂条bumblestripe—毛色极淡的灰色公猫,长着黑色条纹

樱桃落cherryfall—姜黄色母猫

鼹鼠须molewhisker—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公猫

炭心cinderheart—灰色虎斑母猫

梅花落blossomfall—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母猫,有花瓣形的白色斑块

藤池ivypool—暗蓝色眼睛,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

茎叶stemleaf—白色与橙色相间的公猫

雕翅eaglewing—姜黄色母猫

露珠鼻dewnose—灰白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海石竹爪thriftpaw,深灰色母猫

暴云stormcloud—灰色虎斑公猫

冬青簇hollytuft—黑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翻爪flippaw,虎斑公猫

香薇歌fernsong—黄色虎斑公猫

叶荫leafshade—玳瑁纹母猫

斑毛spotfur—长着斑点的虎斑母猫

云雀鸣larksong—黑色公猫

蜜毛honeyfur—长着黄色斑点的白色母猫

烁皮sparkpelt—橙色虎斑母猫

桠枝twigbranch—绿色眼睛,灰色母猫

鳍跃finleap—棕色公猫

噼啪齿Snaptooth,金色虎斑公猫

飞须Flywhisker,灰色虎斑条纹母猫

贝壳毛shellfur—玳瑁纹公猫

李石plumstone—黑色与姜黄色相间的母猫



猫后(怀孕或哺乳期的母猫):

黛西daisy—奶油色长毛母猫,来自马场

栗条sorrelstripe—暗棕色母猫(产下小月桂baykit,金色虎斑小公猫,和小桃金娘myrtlekit,淡棕色小母猫)



长老(退休的武士或猫后):

灰条graystripe—灰色长毛公猫

米莉millie—蓝色眼睛,银色虎斑条纹母猫

蕨毛brackenfur—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cloudtail—蓝色眼睛,白色长毛公猫

亮心brightheart—长着姜黄色斑块的白色母猫


影族

族长:

虎星tigerstar—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苜蓿足cloverfoot—灰色虎斑母猫



巫医:

洼光puddleshine—长着白色斑点的棕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影爪shadowpaw,灰色虎斑公猫



武士:

褐皮tawnypelt—绿色眼睛,玳瑁纹母猫

鸽翅dovewing—绿色眼睛,淡灰色母猫

击石strikestone—棕色虎斑公猫

石翅stonewing—白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光爪lightpaw,棕色虎斑母猫

焦毛scorchfur—暗灰色公猫,两耳都被撕裂了

所指导的学徒是亚麻爪flaxpaw,棕色虎斑公猫

雀尾sparrowtail—大个子的棕色虎斑公猫

雪鸟snowbird—绿色眼睛,纯白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扑爪pouncepaw,灰色母猫

蓍叶yarrowleaf—黄色眼睛,姜黄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塔尖爪spirepaw,黑白相间的公猫

莓心berryheart—黑白相间的母猫

草心grassheart—淡棕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空爪hollowpaw,黑色公猫

涡皮whorlpelt,灰白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蹦爪hoppaw,花斑母猫

蚁毛antfur—黑棕斑杂的公猫

炽火blazefire—白色与姜黄色相间的公猫

肉桂尾cinnamontail—棕色虎斑母猫,脚掌是白色的

花茎flowerstem—银色母猫

蛇齿snaketooth—蜜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日爪sunpaw,棕色与白色相间的虎斑母猫

石板毛slatfur—皮毛光滑的灰色公猫

松果脚Conefoot—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叶须Frondwhisker—灰色虎斑母猫

鸥攫Gullswoop,白色母猫



长老:

橡毛oakfur—小个子棕色公猫

鼠痕ratscar—伤痕累累,瘦骨嶙峋的暗棕色公猫


天族

族长:

叶星leafstar—琥珀色眼睛,棕色与奶油色相间的母猫

副族长:

鹰翅hawkwing—黄色眼睛,暗灰色公猫



巫医:

斑愿frecklewish—毛色斑驳的浅棕色虎斑母猫,腿上有斑点

躁雪片fidgetflake——黑白相间的公猫



斡旋者:

阿树tree—琥珀色眼睛,黄色公猫



武士:

雀毛sparrowpelt—暗棕色虎斑公猫

麦吉弗macgyver—黑白相间的公猫

露珠泉dewspring—健壮的灰色公猫

梅柳plumwillow[1] —暗灰色母猫

鼠尾草鼻sagenose—淡灰色公猫

哈利溪harrybrook[2] —灰色公猫

梅花心blossomheart—姜黄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砂鼻sandynose—矮壮的前棕色公猫,四肢是姜黄色的

兔跃rabbitleap—棕色公猫

薄荷毛mintfur—蓝色眼睛,灰色虎斑母猫

荨麻斑nettlesplash—淡棕色公猫

微云tinycloud—小个子白色母猫

贝拉叶bellaleaf—绿色眼睛,淡橙色母猫

浅天palesky—黑白相间的母猫

花蜜鸣nectarsong—棕色母猫

鹌鹑羽Quailfeather—白色公猫,耳朵是鸦黑色的

原鸽脚Pigeonfoot[3] —灰白相间的母猫

边须fringewhisker,长着棕色斑点的白色母猫

砾鼻gravenose—棕黄色公猫

晴皮Sunnypelt—姜黄色母猫,



猫后:

芦苇掌reedclaw—小个子的淡色虎斑母猫(产下小鸢kitekit,红棕色公猫,和小龟turtlekit,玳瑁纹母猫)



紫罗兰光violetshine—黄色眼睛,黑白相间的母猫(产下小根rootkit,黄色小公猫,和小松针needlekit,黑白相间的小母猫)



长老:

闲蕨fallowfern—耳聋的淡棕色母猫


【译者注】

[1]Plum为李属植物,非梅(杏属植物),此处为沿用以往翻译。但新角色的翻译应当修正,如Plumkit应为小李树

[2]Harrybrook的名字是由宠物猫名字Harry和武士号后缀brook组成的,有其特殊性,翻译应注意。后文Bellaleaf贝拉叶同理

[3]Pigeon是物种名,原鸽。在未来出版社版《高星的复仇》中出现了将Pigeonpaw译为灰鸽爪的现象,乃无中生有


风族

族长:

兔星harestar—棕白相间的公猫



副族长:

鸦羽crowfeather—暗灰色公猫



巫医:

隼飞kestrelflight—毛色斑驳的灰色公猫,长着茶隼羽毛状的白色斑块



武士:

夜云nightcloud—黑色母猫

纹翅brindlewing—毛色斑驳的棕色母猫

金雀花尾gorsetail—蓝色眼睛,毛色极浅的灰白相间的母猫

叶尾leaftail—琥珀色眼睛,暗色虎斑公猫

烬足emberfoot—灰色公猫,有两只脚掌是暗色的

烟霭smokehaze—灰色母猫

风皮breezepelt—琥珀色眼睛,黑色公猫

蹲足crouchfoot—姜黄色公猫

云雀翅larkwing—淡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sedgewhisker—浅棕色虎斑母猫

轻足slightfoot—黑色公猫,胸口有一抹白毛

燕麦掌oatclaw—淡棕色虎斑公猫

鸣须hootwhisker—暗灰色公猫

石楠尾heathertail—蓝色眼睛,浅棕色虎斑母猫

香薇条fernstripe—灰色虎斑母猫



猫后:

羽皮featherpelt—灰色虎斑母猫(产下燕麦掌的幼崽:小啁whistlekit,灰色虎斑小母猫、小鸣songkit,玳瑁纹小母猫,和小扇flutterkit,棕色与白色相间的小公猫)



长老:

须鼻whiskernose—浅棕色公猫


河族

族长:

雾星mistystar—蓝色眼睛,灰色母猫

副族长:

芦苇须reedwhisker—黑色公猫



巫医:

蛾翅mothwing—长有斑点的金色母猫

柳光willowshine—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暗毛duskfur—棕色虎斑母猫

鱼尾minnowtail—暗灰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卷羽curlfeather—淡棕色母猫

锦葵鼻mallownose—浅棕色虎斑公猫

豆荚光podlight—灰白相间的公猫

微光皮shimmerpelt—银色母猫

蜥尾lizardtail—浅棕色公猫

湾皮havenpelt—黑白相间的母猫

喷嚏云sneezecloud—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皮brackenpelt—玳瑁纹母猫

松鸦掌jayclaw—灰色公猫

枭鼻owlnose—棕色虎斑公猫

冰翅icewing—蓝色眼睛,白色母猫

夜天nightsky—蓝色眼睛,暗灰色母猫

柔皮softpelt—灰色母猫

斑点簇dappletuft—灰白相间的公猫

微风心breezeheart[1] —棕白相间的母猫

兔光harelight—白色公猫

金雀花掌gorseclaw—白色公猫,耳朵是灰色的



长老:

藓毛mosspelt—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母猫


【译者注】

[1]通常族群名号中不会出现族群名(雷影风河),Breezepelt被译为风皮已是不妥,后续breeze应当修正为“微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