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一骏

246浏览    6参与
无添加剂的甜菊苷
从对头到酒友,医生x律师的绝美...

从对头到酒友,医生x律师的绝美友情我真的很可以。

从对头到酒友,医生x律师的绝美友情我真的很可以。

南望

【林一骏x王赦】必入歧途

#酒吧密友组的那点事儿#

断章取义的自嗨产物,与原作无瓜


side A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就连王赦本人都想不明白。


他们的相识并不美好。王赦其实不是故意要在节目上公开为难林一骏,只是他当时实在恼火医院的立场和做法,因而迫切地需要一个发泄怒火的出口。事后他反省了一下自己略有幼稚的行为,可他也确实乐得看见小医生被他呛得哑口无言的样子,并为此感到洋洋得意。


后来的重逢实属偶然。王赦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有求于林一骏,这个与他有过些许过节 或许该称为缘分 的精神科医生。他也对此感到意外,当工作和家庭的压力接踵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时,他想他也许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

#酒吧密友组的那点事儿#

断章取义的自嗨产物,与原作无瓜


side A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就连王赦本人都想不明白。


他们的相识并不美好。王赦其实不是故意要在节目上公开为难林一骏,只是他当时实在恼火医院的立场和做法,因而迫切地需要一个发泄怒火的出口。事后他反省了一下自己略有幼稚的行为,可他也确实乐得看见小医生被他呛得哑口无言的样子,并为此感到洋洋得意。


后来的重逢实属偶然。王赦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有求于林一骏,这个与他有过些许过节 或许该称为缘分 的精神科医生。他也对此感到意外,当工作和家庭的压力接踵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时,他想他也许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八丈厚的脸皮,王赦如愿接近了这位"来自星星的都敏俊"。从相看两厌、互相打屁到推心置腹、无话不谈,也不过是几杯酒的功夫。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甚至建立起了一段奇妙的友谊。


生活依然平淡无奇,直到王赦的某次醉酒前。那时他好像整个人都在云里飘,世界顿时变得虚无,唯一能真切感受到的只有身边那个人的存在。于是他的手臂慢慢环上了林一骏的脖颈。他的唇擦过林一骏的脸颊,一路往上,最终停留在他的耳边。他的呼吸形成一股灼热的气流,喷洒在林一骏的耳廓上,足以点燃他的整颗心脏。


第二天早晨,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时,王赦睁开了眼睛。他刚从浑浑噩噩的梦里挣脱出来,就进入了一个更为糟糕的噩梦般的现实。酸痛的腰部和身上斑驳的红痕,甚至躺在他身边熟睡的另一个人,无一不在彰显昨夜里发生的一切。


宿醉后的大脑昏昏沉沉,可是再迟钝他也反应过来了。心里骤然如同晴天霹雳,又像是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眼前的事实让他感到头晕目眩,无地自容。于是他落荒而逃,还想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王赦自认为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甚至还有点儿大男子主义。他和千千万万的直男一样,曾经暗恋过胸大屁股大的美眉,后来又爱上了他家温柔贤淑的美媚。时至今日他仍然觉得自己深爱着自己的家庭,可他也无法为自己错误的行为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事情已经脱出了他的主观意志,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着,却又是如此自然,仿佛水到渠成。


王赦承认,他之前确实非常想要和林一骏成为朋友,想要接近他、了解他,但那时候他从未动过一星半点的歪心思。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有往那个方面想过。他喜欢跟他倾诉自己的烦恼,全然不顾对方是否厌烦。他只是喜欢他拿他没办法时那种无奈的笑,喜欢从他嘴里说出的看似恶毒其实温柔的话语,喜欢他......


想到这里,王赦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终于恍然大悟,可是已经太晚了。


他不知道林一骏对他的想法,他也不想知道。无论答案是什么,对他而言都不会是种慰藉,反而雪上加霜。他们失联了几天,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联系了吧一一这样再好不过。可在他第101次想起林一骏的时候,他的双腿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般,不受控制地向着林一骏工作的医院走去。


于是林一骏下班后就看见在他这一层乱逛的王赦,不禁瞪大了双眼。迎着他惊讶的目光,王赦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


"林医生,好久不见啊。嗯……那个,应小姐找我来……"


"晚上一起吃饭吧。"受不了他拙劣的演技,又不忍心戳穿他,林一骏干脆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用的还是陈述的语气,仿佛笃定了他不会拒绝。


王赦被他弄得措手不及,只能干巴巴地说了声好啊。他愣住的样子呆呆的。很傻,林一骏想,但是有点可爱诶怎么办。


从那以后,他们又恢复了往日愉快的相处模式,还是会一起吃饭喝酒,玩飞镖,打电动。他们从不提起那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不去想平静的表面下波涛汹涌的情感,也不再主动和对方谈论起自己的家庭。


明明只要远离他就好,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莫名其妙、作茧自缚的烦恼。可林一骏是他的救命稻草,是溺水之人抓住的最后一根浮木一一这叫他该如何放手?何况他也根本不想放手。


他的生活一切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他再也无法直视妻子和女儿清澈的双眼。王赦啊王赦,他对自己说,你可真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side B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王赦想不明白,林一骏也想不明白。


非要追究万恶之源的话,大概是王赦第一次在他下班路上堵他,还自说自话地要跟他喝酒。也不知是那天的夕阳太美,还是小律师脸上的表情太真诚,林一骏竟说不出拒绝的话。鬼使神差地,他接受了王赦的邀请。


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他,所以我不后悔。


林一骏自认是个合格的精神科医生,总会耐心倾听病人的心声,无论他们说出的话有多么莫名其妙。唯独面对王赦时是个例外。王赦说起妻女时总是眉飞色舞,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温柔。林一骏默默地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想听了。他只想马上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一一用他自己的。


名为嫉妒的种子早已种下。此刻,它在林一骏心中破土而出,长出浓密的藤蔓。它们生长,缠绕,逐渐覆盖住他的整颗心脏,闷得他喘不过气来。


林一骏早就明白他和王赦不是一路人。他客观评价了一下自己,好吃懒做,甚至有点自私自利,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青年。但王赦不一样,他的身上有一种超脱凡人的神性。他的心里装着整个天下,他的理想是普渡众生。


神爱世人,林一骏想,可我只想让他看着我一个人。


林一骏是个聪明人,他看透了自己,也恨透了自己。封存于心的那份感情,将永远无法宣之于口。他只有在王赦醉得神智不清时,才敢在夜色的掩埋下尽情凝望他的睡容,然后像个最虔诚的信徒一般,在他的嘴角印下一吻。


会拥有这样背德感情的我,已经是个罪人了吧。可笑的是,我竟期待着他与我同罪。这样至少在我坠入地狱时,能光明正大地牵着他的手。


——END——


So you can drag me through hell

If it meant I could hold your hands

云生

是!兄弟情!!!兄弟情!

剧很压抑 但是他们俩同时出现就让人开心!!

是!兄弟情!!!兄弟情!

剧很压抑 但是他们俩同时出现就让人开心!!

长趁

黑袍子×白大褂   👌我可以

黑袍子×白大褂   👌我可以

一颗橙666

王律与林医师二

嗯……有孩子挺好的,生活稳定又有方向……

林一骏转头看向王赦,王赦继续说道

你会感觉很温暖,因为有人依靠你,你也有人去依靠,你会觉得世界上不再那么孤独,仿佛有人牵着你一样。

林一骏看着王赦面无表情地说出一段像是背好的词一样顺滑的解释

所以,你跟媚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我不知道,,,王赦迷惑地转头看向林一骏

王赦皱着眉,林一骏撇开脸,你别又拿这种眼神诱惑我

王赦 我不知道媚她究竟喜欢什么,,,真的,我不过是一直拿小朋友一样哄着她,但带小孩真的很辛苦,,,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媚为什么高兴或难过,

林一骏保持了长久的沉默,而后开口道,你这个人说话能不能有点逻辑,为什么东一句西一句

对啊...

嗯……有孩子挺好的,生活稳定又有方向……

林一骏转头看向王赦,王赦继续说道

你会感觉很温暖,因为有人依靠你,你也有人去依靠,你会觉得世界上不再那么孤独,仿佛有人牵着你一样。

林一骏看着王赦面无表情地说出一段像是背好的词一样顺滑的解释

所以,你跟媚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我不知道,,,王赦迷惑地转头看向林一骏

王赦皱着眉,林一骏撇开脸,你别又拿这种眼神诱惑我

王赦 我不知道媚她究竟喜欢什么,,,真的,我不过是一直拿小朋友一样哄着她,但带小孩真的很辛苦,,,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媚为什么高兴或难过,

林一骏保持了长久的沉默,而后开口道,你这个人说话能不能有点逻辑,为什么东一句西一句

对啊,为什么啊……

林一骏笑着说 你自己的事儿都这样了还劝我……而且我又没说我要孩子,我昨天还看见我们家垃圾筐底下,乔平藏起来的卫生巾呢。

王赦吞吞吐吐地想要说些什么,林一骏翻身堵住了他的嘴,

林一骏你再这样,我怕你上不了班


想有空写个肉,没想好怎么贴上来,,,



一颗橙666

恶距 王赦与林医师的惺惺相惜?

林医师又一次看到王赦在他诊室门口出现的时候是崩溃的,林一骏很想像乔平一样,只是冲他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好好骂他一顿。讲道理被人摁着头讲到没话说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冤。


但是话说回来,自己跟他又是怎么去了酒吧呢???


以下是林或王的酒间碎碎念


女人又感情用事又无理取闹,有什么好的?人世间的快乐不就是大欲吗?你又能指望那些又胆小又无知只知道保全自己的人些什么呢?指望他们冷静下来还是能动动脑子?

有一天你在大街上因为太压抑而大吼别人只会觉得你很吓人。每个人都畏畏缩缩地把压抑扭曲的情感压制成利器,每一个人都冰冷又麻木,他们永远是没长大的巨婴,需要别人哄着抱着才能停止哭闹。

对!他们畏畏...

林医师又一次看到王赦在他诊室门口出现的时候是崩溃的,林一骏很想像乔平一样,只是冲他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好好骂他一顿。讲道理被人摁着头讲到没话说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冤。


但是话说回来,自己跟他又是怎么去了酒吧呢???


以下是林或王的酒间碎碎念


女人又感情用事又无理取闹,有什么好的?人世间的快乐不就是大欲吗?你又能指望那些又胆小又无知只知道保全自己的人些什么呢?指望他们冷静下来还是能动动脑子?

有一天你在大街上因为太压抑而大吼别人只会觉得你很吓人。每个人都畏畏缩缩地把压抑扭曲的情感压制成利器,每一个人都冰冷又麻木,他们永远是没长大的巨婴,需要别人哄着抱着才能停止哭闹。

对!他们畏畏缩缩地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意淫别人的想法,生怕被夺走蛋糕。你如果随着他们而喜怒哀乐,没有一天的清净日子。他们不过是被煽动被蛊惑,真相的克制而冰冷复杂丝毫提不起他们的兴趣,他们不过是飞蛾,向着狂热飞去,而又在狂热中狂舞,当火焰熄灭,一切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


王赦冲着天花板吐了一口气,喝完了被子里的。

林一骏安静地趴在一旁,沉沉的睡着,涨红的脸上残余着上一刻的欢快自在。

酒吧里的人零零散散,显然是到了夜晚的尽头,酒保面无表情地收拾着东西。王赦右手撑着脑袋,左手摩挲着嘴唇,笑了笑。

又是一个白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