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品如

4349浏览    22参与
Tk.武七
我不认识什么林品如,我的名字叫...

我不认识什么林品如,我的名字叫高珊珊

我不认识什么林品如,我的名字叫高珊珊

鸥影(期末闭关,私信不回)

黑天鹅,白天鹅,与她[林品如×艾莉]

没错,就是回家的诱惑

正经的没开玩笑

——————————

“白天鹅太傻了,她的救赎不该是别人,她不该等着王子来救她。这世上的诱惑太多了,王子随时会背叛他,抛弃她。”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不是的,不会的……”

——————————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了王子吗?”

橘色的澄光筛过叶间,在香樟大道上落了斑斑驳驳一路金箔。

许多年后的艾莉站在海边,脑海里却是那年的盛夏。

燥、热、意乱情迷。

还有,身旁的白裙女子。

林品如与她并肩走着,心不在焉地低着头,一只手挡在额前遮阳,臂弯的袋子里装着雪白的练功服与芭蕾鞋。

“嗯?抱歉我刚刚没在听?”

她抬头看了艾莉一眼,嘴角的梨...

没错,就是回家的诱惑

正经的没开玩笑

——————————

“白天鹅太傻了,她的救赎不该是别人,她不该等着王子来救她。这世上的诱惑太多了,王子随时会背叛他,抛弃她。”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不是的,不会的……”

——————————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了王子吗?”

橘色的澄光筛过叶间,在香樟大道上落了斑斑驳驳一路金箔。

许多年后的艾莉站在海边,脑海里却是那年的盛夏。

燥、热、意乱情迷。

还有,身旁的白裙女子。

林品如与她并肩走着,心不在焉地低着头,一只手挡在额前遮阳,臂弯的袋子里装着雪白的练功服与芭蕾鞋。

“嗯?抱歉我刚刚没在听?”

她抬头看了艾莉一眼,嘴角的梨涡盛满纯粹的笑意:

“艾莉你说什么?”

“……没什么。”

艾莉到底还是没再说下去。

反正……

“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罢了。”


与林品如争是艾莉从小养成的习惯,说不上是恶习,也绝算不上什么好习惯。

懵懂时那些单方面的较量只是出于不平,是出于对林品如的嫉妒,不只是嫉妒她双亲健全家庭美满,也不只是厌恶她举止大方待人亲和。

她是反感那种从从容容,那种理所当然被所有人爱着的有恃无恐。

这种病毒般的情绪逐渐发酵,荆棘般缠绕了她全身。

争到最后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了:

她究竟是憎恨着林品如所赢得的那些?还是只是讨厌那些琐事将林品如的注意从自己身上转移?

她开始嫌恶那些明里暗里追求林品如的男孩子们,悄悄偷走她抽屉里的情书,模仿她的字迹回以绝情的话;

她开始记恨那些叽叽喳喳围上来缠着林品如的女孩儿们,绞尽脑汁施了不少伎俩,逼得她们不敢再来;

千方百计,到最后林品如身边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这样才好。

可独独林奕德是她没有办法的,血缘所致,兄妹亲情她挑拨不了。

艾莉并没有为难太久,仿佛是上天也要帮着她:

林奕德是喜欢她的,也是心甘情愿被她利用的。

至此,皆大欢喜。

爱情,友情,亲情。

大千世界,男男女女,都被她孤立在外。

隔绝出孤零零安静的一隅,只剩她和她的品如。


学校的芭蕾舞剧《天鹅湖》海选时,林品如去试了,不出所料地,她成了白天鹅。

艾莉本身对芭蕾是没有兴趣的,但就像她本身对林奕德没兴趣一样,她还是参选了。

因为林品如去了,仅此而已。

“你的动作不是很到位。”

负责选拔的老师如是说道:

“可以试着更精致一点。”

艾莉听到这里就失去了耐心,低下了头。

老师又说道:

“不过你的表情管理很到位,动作幅度也很大,那种野心勃勃的感觉表现得很好。”

艾莉挑起一边眉毛,迟疑地问道:

“所以?”

“所以,艾莉同学。”

老师笑着问:

“考虑跳黑天鹅吗?”


练舞室外总会有形形色色的男生,你推我搡地拿脸贴在玻璃上,就为了悄悄看一眼黑白天鹅。

舞蹈老师一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艾莉就径直上前,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艾莉?”

或许是脸色太难看了,林品如也注意到了艾莉的不对劲:

“怎么了?”

“没怎么。”

深吸一口气,再回过身看林品如时,艾莉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太吵了,打扰到我们了。”


窗外的男生们,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只是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好奇心驱使着青春期男孩们前来一睹并列校花的风采,又在艾莉的心狠手辣下心灰意冷地离开。

直到有一天出了意外:

有一个格外胆大的,直接敲碎了反锁的玻璃窗。

碎玻璃在光滑的木地板上撒了一地,把夏日阳光反射出闪闪一大片亮光。

林品如被响声吓了一跳,刚尖叫了一声就被艾莉拉进了怀里抱住。

舞蹈老师气急败坏地一掀窗帘,罪魁祸首居然不躲不闪,就在窗外等着自投罗网。

那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一头黑短发不羁地支楞着,习惯性地仰头眯着眼俯视别人,是一种有些狂妄的姿态。

“你干什么!?”

那个男生瞥了气急败坏的老师一眼,视线又回到了林品如身上:

“我不小心把窗户砸了!”

“胡闹!你叫什么名字!马上给我把家长叫来!”

林品如小心翼翼地从艾莉肩头看了那男生一眼。男生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一种干完坏事后的洋洋得意:

“报告老师,我叫洪世贤!”


下课前艾莉又旁敲侧击地在老师面前告了洪世贤一状,激得老师火冒三丈,冲向办公室的架势活像要手撕熊孩子。

“看起来好凶,他不会出事吧?”

换衣间里,林品如担心地问道。

二十岁出头的女性身躯,正处于青涩与成熟的交界线上。玲珑纤细,却凹凸有致。

明明是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生理构造,却叫艾莉觉得难以直视,余光只扫了一下就慌忙移开了。

“他自作自受。”


后来艾莉才恍然大悟,她应该早点警觉起来的。


那个叫洪世贤的,艾莉事后又打听了一下。听说是大财团的富二代,所以很轻松就摆平了。

在那之后,洪世贤更加猖狂了,每天都捧着花等在练舞室门口,守着林品如排舞结束。

“那个砸玻璃的,好像是在追你。”

艾莉盘腿坐在镜子前,看着林品如轻盈地跳跃、旋转,前进又回身,雪白的手臂挥动,层层白纱绽开又收拢,当真像极了一只白天鹅。

“嗯?你说世贤吗?”

天鹅终于停下了,随意靠在栏杆上,额角一缕碎发被汗水沾湿:

“大概吧。”

“你不会喜欢他的吧?”

艾莉站起来,一步步上前,也靠在了栏杆上,与林品如并肩站着。

林品如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反而笑了,眼睫密而长,在脸颊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

“你好像很讨厌他?”

“对。”

艾莉直言不讳:

“他没礼貌,直接砸了玻璃,还很粗俗,还仗势欺人,逃避处罚,不负责任,听说是一个花花公子,一个渣男。”

林品如笑得更明显了,眼里有一种暖而羞涩的情绪:

“你要是愿意去了解他的话,你会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的。”

镜子里并排两个人影,高挑、纤瘦、近在咫尺。

艾莉却看不清晰,依稀可辨是一黑一白两个身形,舒展高雅得像黑白两只天鹅。

“你说,王子真的是来拯救白天鹅的吗?”

她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不然呢?”

林品如莫名其妙。

视野更模糊了,艾莉突然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有一根名为爱情的针在她心上扎,戳进,拔出,又无情地戳进来。

“他根本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爱白天鹅,不然也不会被黑天鹅蛊惑。”

林品如突然记起,那天的香樟路上,艾莉似乎也问过一个类似的问题。

“同理,白天鹅爱的也不该是王子。”

艾莉的声音很轻,好像是在说晚上吃什么一样随意。

一字一句,却是刻骨铭心。

“白天鹅太傻了,她的救赎不该是别人,她不该等着王子来救她。这世上的诱惑太多了,王子随时会背叛他,抛弃她。”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不是的,不会的……”

“艾莉?”

林品如有些急了,想去拉艾莉的手。艾莉没有反抗,任她把自己拉到身前。

“艾莉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艾莉看着她,眼尾的线条天生修长,于是便显得形状很妩媚。邻居的长辈们最喜欢悄悄对她指指点点,说这姑娘八字大凶,克死了爹娘,又天生一副狐媚面相,妥妥的一张小三脸。

“……没什么。”

许久,那对眼里的灯熄了,艾莉垂下眼睑,不说话了。


那黑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

不是的,不会是的。


多年后的某日清晨,艾莉睁开眼,身旁的洪世贤仍在熟睡。

她轻轻支起身子,披上睡衣。

吊带与外袍是粉色蝉丝质地的,轻、柔,温和得像留下它的那个女人一样。

她只是,对另一个洁白的影子很痴迷。

如此,而已。


——————————

不用说了我知道我骚断腿了

F.B.

【艾莉X品如】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嗯,是的,艾莉和品如

大概题目跟正文没多大关系

ooc是肯定的

姐姐。

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叫你了。

现在你在我眼前,可是我不能触碰你,因为我不配。

我只敢摸一摸你的日记本的红色鞣皮封面。它守护着厚厚的一叠心事。曾经你是对我倾诉的,而不是对它。

今天晚上我又疼得睡不着觉。于是你提出要给我念念书。这真是个好主意。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别个人比你更温柔,像云中月。

你拿出了这本日记本,我有一种轻微又惶然的激动。是不是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了,我们又可以分享一切了。

“If you are still looking for that one person who still change your...

嗯,是的,艾莉和品如

大概题目跟正文没多大关系

ooc是肯定的

姐姐。

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叫你了。

现在你在我眼前,可是我不能触碰你,因为我不配。

我只敢摸一摸你的日记本的红色鞣皮封面。它守护着厚厚的一叠心事。曾经你是对我倾诉的,而不是对它。

今天晚上我又疼得睡不着觉。于是你提出要给我念念书。这真是个好主意。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别个人比你更温柔,像云中月。

你拿出了这本日记本,我有一种轻微又惶然的激动。是不是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了,我们又可以分享一切了。

“If you are still looking for that one person who still change your life, take a look in the mirror.”

以前你的口语很蹩脚,考完英语以后都垂头丧气地从试室钻出来。我只比你高2厘米,可是还是好想摸摸你的头,再把可怜兮兮的你抱进怀里。

现在真好啊。一切都很好。

我问你,这是谁的话。

你回答,不知道。

于是夜晚和我们一起静默起来。病房里逸散淡淡的消毒水、淡淡的百合花还有淡淡的你的味道。

我还是好痛,但我知道,今天晚上,你不会走。

我好想再多看你几眼,于是我闭上了眼睛。

夜风吹动条纹窗帘,路过的车灯,不远处的人家都向我奔来,将至之时,放慢了脚步,轻轻柔柔地扑在我的脸上。那样平常却快乐的感觉,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

 

汽车停在一栋两层半的小楼前,晚霞灼热得像灶台上跳动的火焰,它点燃了安安静静的油盐与菜蔬,化作奔向虚空的轻烟。

我抬头向上看,或者我不需抬头向上看。肖邦,这个家伙,我听得出来。妈妈逼着我考级,练习的时候我用来宣泄被禁锢的不满,将琴谱上的无线黑白逗点全化作剑戈刺向那个孤独寂寞的,琴凳下我的影子。

我还是第一感受到这样的温柔。

是你的身影印在了缀满傍晚霞光的帘上,还是傍晚的霞光对你不屈不饶,我不得而知。你的长发柔软温顺地披拂。像抚摸花心一样,手指滑过琴键。

那扇打开的大门,我都认为是打开了你,让我能够阅读你。

那时我对我未来的生活并不迷茫。父母出车祸死了,但我认为他们并没有真正爱过我,那么我也不必对他们投入太多悲伤;有一笔数额不小的赔偿金,和林家建立了收养关系,能够保证我正常的生活。

你总是在我替你进行恋爱分析的时候,感叹一声,“你真是太理智了。”然后红着脸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啊,我对谁都理智,只有对你,飞蛾扑火。

在我踏上你家的二楼,你在转过身来,你慢慢地走过来,你拥抱我,那时候就注定了的。

你的长发拂过我的脸颊,停驻又分离。我万分不舍依恋地想要抓住,而你告诉我,“艾莉,我是你的姐姐了。”

我以为你的意思是你属于我的来着,我从此就拥有了从前未有过的东西,那叫做安全感。

后来你的确将我视作了家人,给了我很多很多的爱,只是我太贪婪了,不希望有任何人来分享。

尤其是那个男人。

我为什么那么了解他,因为他同我的爸爸太像了。玩弄感情和得之即弃,追求刺激又耽于安逸,那种恶臭的味道不会因为假惺惺地扣紧了袖口就泄露不出来。它是顽固的、明显的,甚至都不由它们的主人控制。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言语,都因此无法掩饰地带有暗渠中匍匐的油渣气息。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蠢到看不出来,那就是你。

一束玫瑰花这样毫无技巧的小把戏就能让你笑得这样的满足,仿佛天上星辰,地下珠宝都入了你怀中。那么我之前为你做了那么多那么多,都成了什么呢?难道都只是因为我不是男人,你便心安理得地觉得只是姐妹情,亲人爱了吗?

无论我如何规劝你,你依旧一意孤行,甚至于将所有的秘密都写在了日记里,而不再信任我。

羔羊掉进了陷阱,要推开拯救它的人。

不过,可以理解,没有人再比我懂得这种抗拒一切,心里眼里只有一个人的感受了。

最后我在你的婚礼上闹了一场,然后坐上了去往法国的飞机,带着无处可寄的伤心和肚子里的孩子。

你的哥哥,与你温柔的性格相反,却偏偏和你一样占了一双温柔的眼睛,我避无可避,永远永远无法抗拒。

但是,我拥有了与你有同样血脉的孩子了,不是吗?那样我是不是可以装作,婚礼上的是我、与你组建家庭的是我、与你共度余生的是我。

我在逐渐远离你的上空向你告别。再见了,林品如,你不再是我的姐姐。

因为如果我再次回来,一定是要将你夺回来的。

 

不出我所料,他对你不好,那窝不是臭猪不投一胎生的垃圾对你不好。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明珠,我的宝贝。

我同他厮打在一起。一下是亮得晃眼的水晶灯,一下子是冷冰冰的丝绸床单。天翻地覆,头晕目眩,他用他恶心、肥腻、粗笨的身子撞击我,要告诉我,我不自量力,我异想天开。

因为你恨他,还是胜过恨我。

温柔的人通常比别人有更顽固的倔强,不用强硬的手段,她们根本不愿意清醒。。

我不是在破坏你,我是在拯救你。

可是你不愿意相信,反而带着所有的委屈和不解做了海的献祭。

 

幸运的是我还来不及,也不愿意悲伤,你就回来了。

上天总是怜悯善良的人。

我无法想象你经历了什么,才能伪装得那么好,除了我以外,谁都发现不了。

对啊,比他,比你的父母家人更早认出你的,是我。不,认出你是不需要时间的。那些所谓的精致妆容、全然不同的言谈,都只不过是脆弱的幕布。

一如高三毕业聚会,你第一次喝醉。酒精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你有了不同往日的风情。你闭着眼睛抱着我,像一汪水包围我,淹没我,脱胎换骨般地缠绵。酒气同夜色含混不清落地在我的耳廓,颠来倒去。如果这不是你,我假装不是你,我是不是就能吻你了?

在我将要得逞的时候,你却十分不合时宜地睁开了眼睛。

只是这一双眼睛,我就能认出你。

撕开那层强装的幕布,我就能看到你。

我要与你缠斗,加速你的复仇,加速摧毁曾经伤害你的任何。

那你就不必再这样强迫自己张牙舞爪了。

一边伤害你,一边帮助你,这感觉真的好奇怪。

 

检查报告出来的时候,我将指甲插进我的皮肉,我真想穿透这皮肉,将我的心脏摘出来,提前停止它鲜血淋漓的跳动。

至于胃,那都是因为我咽下了太多我自己制作的苦果。

自作自受。

你应该继续恨我的,像我,恨我的父母,恨他,甚至恨过你,只是一瞬间,因为我很快就舍不得了。

谢谢你愿意来看我,那样地不计前嫌,那样像从前。

你那样长久地注视我,我都要以为......只有我假装睡着了,那你才会放心入睡。

我不愿意在摇摇晃晃的黑暗里回忆你,那样同光明纯洁的你格格不入,所以我总会偷偷睁眼看你。这时一只飞蛾撞在夜灯,烧伤了掉在桌角,颤抖着依旧向光明处挣扎。我抬手一拂,它便掉落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你的眼睫随着呼吸颤动,多像飞蛾的羽翅。可我从来不是你的灯盏。

我多想触碰你的唇。指尖快要,就快要到达了,至少感受到了,隐隐约约你的温度。突然记得我才刚刚碰过那具小尸体。太脏了。

我只好依旧将手落在那本红色笔记,热烈的颜色与你真不相衬。

那些娟秀的字迹会顺着缝线、指尖、血脉,将你的所思所想传递到我这里。

我曾经阅读过,那是在你婚礼前,我最后的挣扎,想知道我在你心中,究竟是什么。

从少时初遇,到长达十年的相处,到最后因为他的疏离。

你写,“我要结婚了,可是艾莉好像很不高兴,我快要以为她是在吃醋了。她为什么害怕我会不理她她是我的妹妹,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妹妹啊。”

看,你是一本极易阅读的书籍,从十几年前见到你,你淡色的小小身影,被镶嵌在如火如荼的晚霞中,却张着明如月色的眼睛,我就该知道的。

是我不知餍足,才会不知深浅地爱上你。

回忆真叫人发困。

真的晚安,品如。

如果明天能够醒来,我会继续爱你。

皊月

国民媳妇来代言我们家口了!
“林品如”秋瓷炫,明星都在用的口红哦!

国民媳妇来代言我们家口了!
“林品如”秋瓷炫,明星都在用的口红哦!

教授不是杨永信

论剧版魏无羡和林品如的迷之相似

论剧版魏无羡和林品如的迷之相似

SL2017

最近补了回家的诱惑

林品如是天使!!她这么好!!这些坏蛋总是欺负她(*`へ´*)

为神仙女主落泪(´;ω;`)

最近补了回家的诱惑

林品如是天使!!她这么好!!这些坏蛋总是欺负她(*`へ´*)

为神仙女主落泪(´;ω;`)

老王仙女

回东北老家的诱惑

       本篇运用了领券广告梗和快手化妆梗

       艾莉:那虎老娘们儿可算走了,世贤你想我妹啊
       洪世贤:你那么骚我能不想嘛,来亲一个啊
       林品如:你俩嘎哈呐,你可真行啊,狐狸精都给整家来了,这都不背人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我整不死你的

      洪世贤:要点脸行不,你...

       本篇运用了领券广告梗和快手化妆梗

       艾莉:那虎老娘们儿可算走了,世贤你想我妹啊
       洪世贤:你那么骚我能不想嘛,来亲一个啊
       林品如:你俩嘎哈呐,你可真行啊,狐狸精都给整家来了,这都不背人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我整不死你的

      洪世贤:要点脸行不,你瞅瞅你一天埋了吧汰的,长得那么磕碜,穿的跟农村老娘们儿似的,妆也不化,谁能稀罕你啊,你瞅人艾莉夺好看呐

        艾莉:可不咋的,就酱婶儿的世贤你咋能看上她呢

        洪世贤:你可赶紧滚犊子吧

        宝莲:这两个臭不要脸的,憋生气了为他俩不值嗷,但是该说不说品如你确实贼啦土,你现在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形象逆袭去报复他们

        林品如:你以为都像你似的,我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家里又妹有钱,我咋改变呐

        宝莲:能花几个钱呐,你瞅我这些大牌化妆品都在微博领券买的,才几百块钱,来我教你咋整嗷,打开微博搜索 @老王仙女 ,关注他每天都能领各种大牌的优惠券

        林品如:酱婶儿嗷,哎呀妈,洪世贤你给我等着的,我整不死你

        品如玩起了快手。

        林品如:老铁们,我对象嫌弃我丑要和我离婚,不就是妹化妆吗,看我化个妆变个身,老铁们觉得我变的好看的双击评论扣1,觉得不好看的双击评论扣2,想跟我学化妆的上方加号点一点,每天直播教你化妆变美,好的!变身!

        林品如:女人不努力只有两种结果,穿不完的地摊货和逛不完的菜市场。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女人一成不变,男人始终会变。所以我们女人一定要好好爱自己,好好打扮自己。漂亮的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男人未必会感激一个为家庭献身的女人,但是一定不会拒绝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

        洪世贤评论:品如你咋变这么好看了,咱俩和好吧

        林品如把洪世贤拉黑:滚犊子吧,歪,文彦啊,我化个妆就跟你出去吃饭哈,老铁们,你们看照片上这个就是我网恋三年的对象,我们约好要见面了,他长得那么好看,我也不能丢脸,如果你们觉得我化妆化得好看在我的左边脸点两下,如果觉得不好看在我的右边脸点两下,如果你不会化妆上方加号点一点,每天直播间教你化妆。

     

一元·咸鱼·玻璃

【剪辑·品如x世馨】自割腿肉

【品如x世馨/回家的诱惑】Lights UP主: 一元玻璃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965494
(链接见评论)

我入了个什么冷圈

姑嫂到后期的名侦探剧情真的是典型的先虐再甜

之前品如在洪家的时候世馨帮她说话

后来世馨视力消退的时候品如帮她制裁艾莉

我爱了

【品如x世馨/回家的诱惑】Lights UP主: 一元玻璃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965494
(链接见评论)

我入了个什么冷圈

姑嫂到后期的名侦探剧情真的是典型的先虐再甜

之前品如在洪家的时候世馨帮她说话

后来世馨视力消退的时候品如帮她制裁艾莉

我爱了

如果不挂科就看三本名著

脑洞:
艾莉单向暗恋,就是为了拆散品如和洪世贤,后来品如开了自己的服装店变成霸道总裁成功黑化,囚禁了艾莉,不知道内情的品如和艾莉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爱恨情仇。(就是各种play,超好玩的那一种,浴霸不能😏)

脑洞:
艾莉单向暗恋,就是为了拆散品如和洪世贤,后来品如开了自己的服装店变成霸道总裁成功黑化,囚禁了艾莉,不知道内情的品如和艾莉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爱恨情仇。(就是各种play,超好玩的那一种,浴霸不能😏)

小不点Chibi~
【回家的欲望】 “洪世贤,艾莉...

【回家的欲望】

“洪世贤,艾莉。我要将你们倾注到我身上所有的痛苦,百倍地还给你们!”

脑子一抽就画起了回村的诱惑,哈哈哈我怎么在画品如?没错就是品如!

【回家的欲望】

“洪世贤,艾莉。我要将你们倾注到我身上所有的痛苦,百倍地还给你们!”

脑子一抽就画起了回村的诱惑,哈哈哈我怎么在画品如?没错就是品如!

wokerntie

初衷

   艾莉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林品如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


   林品如的每个表情、动作、行为,都让艾莉深深的沉浸其中。 她中了名叫林品如毒药。


  可林品如只当她是姐妹。艾莉厌恶透了这种社会主义姐妹情。


   她嫉妒洪世贤。


   洪世贤把她世界上最爱的女人抢走了。


   那个女人叫林品如。


   洪世贤可以名正言顺的亲吻林品如,可以与她同床共枕,可以与她山盟海誓。


   当洪世贤走进林品如的...



   艾莉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林品如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


   林品如的每个表情、动作、行为,都让艾莉深深的沉浸其中。 她中了名叫林品如毒药。


  可林品如只当她是姐妹。艾莉厌恶透了这种社会主义姐妹情。


   她嫉妒洪世贤。


   洪世贤把她世界上最爱的女人抢走了。



   那个女人叫林品如。


   洪世贤可以名正言顺的亲吻林品如,可以与她同床共枕,可以与她山盟海誓。


   当洪世贤走进林品如的世界开始,艾莉就被林品如所遗忘了。是的,遗忘。她满脑子都是洪世贤,洪世贤的喜怒哀乐,好像比林品如自己都重要。


   艾莉握紧了双拳。


   我如何让你再注意到我。洪世贤,对你有多重要?


   林品如,你只能是我的,你是我艾莉的。


  只要洪世贤离开你,你就会跟我走,对吗。






草这种沙雕玩意产的我好酥糊(?


论艾莉的初衷。


弧长选手。

那一年,品如创造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发家致富,让大家都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燕雨崩坏小王子i

【兰萨】回望.返世的诱惑

【兰萨♛歌姬组】part④ 回望.返世的诱惑(卓玛病娇年下攻)【林品如.达瓦卓玛】【艾莉.周鹏.顶顶.萨】

      午后。

      炉火燃得正旺,一炷香腾起轻烟,散发出一股神秘的香味儿;

      后庭,一壶香茗,一盘糍粑,一张石桌;二人闲散地面对面坐着,头顶是不太炽烈的阳光。

      恰有山鹰呼啸,鸿雁徘徊山顶。

       这便...

【兰萨♛歌姬组】part④ 回望.返世的诱惑(卓玛病娇年下攻)【林品如.达瓦卓玛】【艾莉.周鹏.顶顶.萨】

      午后。

      炉火燃得正旺,一炷香腾起轻烟,散发出一股神秘的香味儿;

      后庭,一壶香茗,一盘糍粑,一张石桌;二人闲散地面对面坐着,头顶是不太炽烈的阳光。

      恰有山鹰呼啸,鸿雁徘徊山顶。

       这便让她俩不约而同地浅唱低吟。

       “姐姐,你可以大声一点…我不介意。”

       ……

        “林阔的人啊人山人海,嗡玛尼呗美吽。可我的人啊怎么不见了?怎么不见了?嗡呢,嗡玛尼呗美吽…可是那丢了的人,为我点起的神香?”

        “丢失的人?”卓玛很不解。

        “如今的我,已经迷失了一切…我觉得,我失去了我的所有。”

        “为什么?你怎么了?”

        “我对自己的背景、身世以及存在的意义…居然已经无所体会了……还有!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萨日娜喃喃自语,突然神情焦灼地望着卓玛。

“啊?我说了什么吗?姐姐你不要着急…”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什么莉飒!提什么前世今生的事情,太荒唐了?真是可笑。”她陷入了忧虑和疑惑。

接着说:“我们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活在这片雪域,难道不好吗…”

“萨日娜!”卓玛紧紧抱住她,“是我不好,我应该自己隐藏住这个秘密。”

   即使她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安慰萨日娜慌乱不堪的心绪罢了。她觉得,这个世间没有属于她自己的归宿,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她认为平安活下去是没有长久希望的。无论如何,她也要在最后对萨日娜坦白一切,唤起她的回忆,要她知道自己是为了她而…要她和自己回到真正的现实世界,真正的家。可是毕竟她没能制止她跳下那一潭深水,不免有一份歉意。但这迷幻的梦境一般缥缈的古代世界,是那么诱惑人心。这久违的故乡,让她无比眷恋。

“我该怎么办!”她反复扪心自问。

    “ 回忆是我难割舍的软弱。”

卓玛…又无意间陷入回忆和沉思了。

“我困了,回去睡了。”萨日娜转身离去。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只剩卓玛一人托腮侧坐在石椅上。

    幸好她没有死在那一片青海湖里,幸好她们两个人没有在两个世界里断了音信。

上辈子,她卓玛无所谓萨日娜怎样以长辈的身份嘲笑或者教训她,无所谓她怎么争夺自己的一切,无所谓她怎样在比赛里抢她的风头,甚至故意拒绝和她同台合唱,理由是“你难道不怕别人都觉得,是你的水平拖累我们最后的成绩吗?”,或者是“不要装着一副邻家妹妹清纯乖乖女的样子,别以为不化妆就能表示清白,口无遮拦的随便说大话。”………

她当时多么想要骂回去,骂她浓妆艳抹,假谦虚,高高在上的样子令她厌恶,装着一副明明白白看破红尘的样子,老娘同样有和你一样的信仰,如果不是我故意让着你,你就没有夺冠的机会 而你珍惜了吗?你们就是因为太高傲才没有当第一,我为你铺路你却拆了铁轨!你抢走我读研深造的机会,没和我一起出国到avex,文工团也没让我有机会进去…机会全都从我手里被你抢走。

   如果不是你插手,良也不会和我分开,就是因为他是日本人,你就一个劲排挤他,说是因为这样的感情是超越国界的,不会长久,最终还是会让你们遗憾而终。可你为什么插手呢?你真虚伪啊,从我手中抢走良…你!为了抢走良,装着一副真伪我们考虑的样子,劝我们分开!

可你珍惜过良吗?你背叛了他,为了自己的官网,为了让他帮你的忙,为你个人的利益,嫁给一个暴发户!而你后悔了吧,哈哈哈,好死不死非要提出离婚,哪怕你这富婆包养他,替他还债也不领情,他这狗东西!

     可我倒是那么傻,为了见你一面,在我虽然潦倒到卖不出去CD但是可以翻身的时候毅然决然地回国了。

从我在大学认识学姐你,一直到现在,我真觉得自己太愚昧,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为什么要这样?”

“蠢女人,呵,你以为你抢走我一切,就真的赢了吗?我告诉你,你这个女人,只能是我的,包括你拥有的一切,也都只会属于我!无论在哪,在什么世界,只要我还知道你活着,就别想逃走。我告诉你,你别想从我怀里出来,我会带着你回到改回去的地方。”

“莉飒,我一定要带着你回到最初的地方。回到真正的家。然后,让你赎清你的罪过!等着吧。”卓玛嘴角一斜,漏出奇怪的微笑,倏地起身回屋。












        





糖罐
我真的搞了品如×艾...

我真的搞了品如×艾莉的西皮!
有一起产粮的咩
仔细一想这种故事也很带感嗷

我真的搞了品如×艾莉的西皮!
有一起产粮的咩
仔细一想这种故事也很带感嗷

狐-阿花花花花🌸

【沙雕剧场】出骚

填词作品-《出骚》

原唱《出山》

我只写副歌部分

————————————————

艾莉来到我家

穿品如衣呀


我问她为啥

她说很刺激


我笑着对她

你好骚啊


填词作品-《出骚》

原唱《出山》

我只写副歌部分

————————————————

艾莉来到我家

穿品如衣呀


我问她为啥

她说很刺激


我笑着对她

你好骚啊


等闲人💦:-D

汝怎着花城衣???
今日份沙雕
请查收
刘培强和moss好好磕a😭😭😭😭😭

汝怎着花城衣???
今日份沙雕
请查收
刘培强和moss好好磕a😭😭😭😭😭

星球墜落
今晚太无聊了写了这个魔鬼拉娘林...

今晚太无聊了写了这个魔鬼拉娘
林品如x爱莉
我瞎写写 你们瞎看看

今晚太无聊了写了这个魔鬼拉娘
林品如x爱莉
我瞎写写 你们瞎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