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峯

28102浏览    703参与
夏虫语冰

【羲峯15年】【羲峯真人】深海

送给  @幻曦

即使和你认识、聊天的日子并没多久,也非常感谢我们一起分享那些2R的曾经的欢乐感觉,感谢你给予我的鼓励,让我觉得就算年深日久,我也不是一个人,无论欢乐痛苦,都还有人可说。

如果你还能继续爱他们,我必奉陪到底。

未来的日子,苦难亦不会少,望共勉之。

【羲峯真人】深海

《终局》结尾延伸内容,可独立成篇。

慎。

自我满足向,纹身要好好利用。

 

子夜的街道上空空荡荡,只有霓虹灯还不知疲倦地闪烁不停。暴雨已下了一会儿,雨水驱赶了初夏的炙热暑气,带来丝丝凉意。轰隆的闷响随着骤雨倾盆逐渐化为隐隐的低鸣,仿佛争执后的喃喃低语,在云层间暧昧难明。窗台外的雨...

送给  @幻曦

即使和你认识、聊天的日子并没多久,也非常感谢我们一起分享那些2R的曾经的欢乐感觉,感谢你给予我的鼓励,让我觉得就算年深日久,我也不是一个人,无论欢乐痛苦,都还有人可说。

如果你还能继续爱他们,我必奉陪到底。

未来的日子,苦难亦不会少,望共勉之。

【羲峯真人】深海

《终局》结尾延伸内容,可独立成篇。

慎。

自我满足向,纹身要好好利用。

 

子夜的街道上空空荡荡,只有霓虹灯还不知疲倦地闪烁不停。暴雨已下了一会儿,雨水驱赶了初夏的炙热暑气,带来丝丝凉意。轰隆的闷响随着骤雨倾盆逐渐化为隐隐的低鸣,仿佛争执后的喃喃低语,在云层间暧昧难明。窗台外的雨水被窗户挡住大半,不停划过瓷质的墙体蜿蜒而下,也有几丝雨点似漏网之鱼拼命穿过没关紧的窗户,争先恐后地落在紧靠床边沙发上坐着的人的周围。
 

 

丢个开头。全文见评论,或者私信我。老福特让我忧桑,如果它再屏蔽,我就考虑和它说拜拜。

AO3上好像没有2R文来着,反正我没搜到,毕竟陈年cp。只搜到一篇反贪风暴4的曹陆文。于是我算添砖加瓦了。

后记:

南京这两天的天气一下变得和我的心情一样拔凉拔凉的。
时日渐远,慢慢过了七情上面的年纪,好像崩溃都得是安安静静的。
这两日觉得仿佛生无可恋,唯有寄情工作、游戏与阅读了。
无论怎样,日子还是得继续下去。

这文写于7月,是完成《终局》后的开车试水作。五千多字拖了几天,越写越矛盾,仿佛感情坠入深海的不是他们,是我……

虽然是一时兴起练手的开车文,但也是不可能不投入情感去写的……结果我果然是细节(前,戏)狂魔,比正文还长。

其实,从感动于乌龟《灵魂change!》而产生的《终局》,到这篇《深海》,写的过程中我的想法情感从《有时》到《团圆》跑了好多圈。

前几年情感矛盾得像是薛定谔的猫,半死不活于他们之间。

如今确乎是看开了一些,但也仍然是做唔到放低,或许永远做唔到。所以《深海》和《终局》结尾情感反而接不上了。 

真人文永远绕不开纠结,架空或cp文就不会。

自讨苦吃。 

那时没想到,《终局》也许真的这么快就终局了。
灯火熄灭了。party is over。

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

无论如何,不悔这些年对2R的热爱。

只是时间,也许真的已经太久了。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9

因为门里面的人是只用浴巾遮着身体的阿婷 在床上躺着的正是富豪张先生。



阿峰深吸了一口气 对身边的警员说:“查身份证 全部带回警局!”说完 转身就走 重案组大房里所有人都在忙着扫黄行动之后的报告和笔录 小凤走进来 给阿峰一个档案 “扫黄组那边送过来的资料 他们一直在跟进这个娱乐圈淫媒的案子 现在怀疑阿婷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上面的意思呢?”“案子现在交给重案组负责 林sir要不要其它兄弟做?”“我亲自录口供!”阿峰说。



阿峰到口供室 阿婷在里面坐着 看起来并不在乎 阿峰坐下来 他关掉了所有的影音工具 只想先和阿婷谈谈 “我当**这么久 从来没试过公私不分 我现在关了录影 就...

因为门里面的人是只用浴巾遮着身体的阿婷 在床上躺着的正是富豪张先生。



阿峰深吸了一口气 对身边的警员说:“查身份证 全部带回警局!”说完 转身就走 重案组大房里所有人都在忙着扫黄行动之后的报告和笔录 小凤走进来 给阿峰一个档案 “扫黄组那边送过来的资料 他们一直在跟进这个娱乐圈淫媒的案子 现在怀疑阿婷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上面的意思呢?”“案子现在交给重案组负责 林sir要不要其它兄弟做?”“我亲自录口供!”阿峰说。



阿峰到口供室 阿婷在里面坐着 看起来并不在乎 阿峰坐下来 他关掉了所有的影音工具 只想先和阿婷谈谈 “我当**这么久 从来没试过公私不分 我现在关了录影 就是想和你谈谈 为什么这么做?”“就算我和其他男人上床也是我和你之间拍拖的事 你不用把我抓到警局吧!”“我现在不是问你这个 现在怀疑你和淫媒的案子有关 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了钱喽 不然我拿什么供一个月几万块的房子 买名牌包包 那些二三线的小明星 就算我不给他们找生意她们自己也会找 我这么帮他们收点辛苦费也是值得的!”



“那我呢!”阿峰简直不相信阿婷会是这种人 “我追你都是因为安宁”阿婷恨死安宁了“沈智廉的江山有一大半是我帮他打回来的 但是他的眼里只有安宁,所有好的资源都给了她,那我呢,我算什么,为了她开心,就去开一家新的公司,花几千万去包装她旗下的艺人,给她买房子买车,我辛苦了这么多年却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就想认识你,主动追你,本来就是想和你玩玩, 总督察一个月有不少钱 和你在一起我也不吃亏 但是我没想到你对安宁那么好 既然这样我跟着你也没用了”阿婷说 她又看着阿峰 “上次蒋公子的事也是我把药放到酒里面的 你亲自给安宁喝的!怪只怪安宁喜欢你,所以我才要和你玩玩,林 sir!”,阿婷笑了笑,阿峰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失望极了,站起来出去了,对门口的小凤说:“进去录口供 正式落案起诉!”阿峰说完出去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爱的女人会是这样狠毒自私 现在他只想喝酒忘了所有的事 来到酒吧他一杯一杯的喝酒 脑海里尽是他和阿婷的回忆,还有阿婷最后说的那句话。一直到早上,阿峰请假回了家,看到安宁在煲汤。“这么早,你煮汤干什么?”阿峰问,身上还有重重的酒气。



“熬汤给智廉喝 他受伤需要好好补一下!还有你 你昨天晚上熬夜开工 这种汤最适合你喝了”“我不喝 ,你过来!”阿峰拉着她,安宁手里的汤勺都在地上打碎了。 “你怎么了 这么大的酒气!”安宁这才看出他喝醉了 “你别管我!我说你不要煮汤给他喝!”阿峰吼着,突然拉住安宁 一把抱住她 压她在身下 就是一阵乱吻“喂 你放开我 发什么神经!”安宁使劲挣开他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阿峰的样子,安宁很心痛,她放开阿峰的手,阿峰像个孩子一样抱着她,“能不能不要搬走?不要离开我!”过了一会,阿峰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因为阿婷的案子,公司都炸锅了,议论纷纷,尤其是和阿婷有关系的艺人全部被警察带走接受调查,一时间人心惶惶,安宁临危不乱迅速接受阿婷留下的工作,安排艺人的演出通告,忙的天旋地转,还要每天一早回到家给阿峰准备早餐。



这一个星期,阿峰经常喝醉回家,这天也一样,阿峰起来的时候 因为昨晚醉酒的关系 阿峰的头痛得厉害 一直用手揉着头。



“你起来了 过来吃早餐 牛奶麦片 还有用黄油煎的吐司!”阿峰虽然没有胃口 也不想辜负安宁的好意 就坐下来吃饭 安宁看着他, 说:“今天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去逛逛放松一下!”“我警局有事,对了你搬家的事忙的怎么样了!”“还有点家具要弄,最 近公司事情多,我想过一阵子再说!”安宁说着,看着阿峰。“我不吃了,我上班去了!”阿峰说完 起身去拿外套上班 听到关门声 安宁叹了口气,她走到那个被她锁住的房间 不知不觉已经住在这里近一年半了 这里有安宁为阿峰做的相册 那是阿峰最喜欢的 但是久而不得 安宁从外国托了很多朋友找到的 还有阿峰喜欢的咖啡 现磨出的咖啡粉 阿峰每天都要和一杯 还有……总之只要是阿峰喜欢的 哪怕是随口说的一句 安宁也为他做到 但是阿峰并不知道 安宁暗恋的日记已经写了六百篇 那句围绕你身边六百天 你喜欢过我六十秒吗 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相处的日子 你被我暗恋得快乐吗?(此处应该陈小春一句到尾)



安宁看到 很想哭。回到公司、安宁还要继续给同事鼓励。“我知道最近公司发生的让大家每天多做了很多事 不过……”安宁开会的时候正在说话 助手就过来说:“安宁 电话 ”安宁点点头 去接电话 “喂……”“你好 请问是安宁安小姐吗 我们这里是仁爱医院 你的朋友林易峰撞车进了急症室 他只给了我们你的电话号码 麻烦你到医院办理入院手续”安宁听完 急忙请假出门 赶到医院 在急症室看到阿峰 他的头上绑着纱布 手也受伤了 安宁看到他 没说话 转身出去 给阿峰办入院的手续。

阿峰住院这几天 安宁每天都来医院照顾他 汤水还有精心制作的营养餐无微不至 只是她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问过他和阿婷的事 阿峰现在变得很暴燥 出院那天 安宁刚从公司去医院接阿峰 就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人从阿峰的病房里出来 安宁认识他是阿峰的上司 进去之后看到阿峰他在收拾自己的衣服 “我刚才看见你上司程Sir!”安宁觉得好笑 出院才来看人家。



“我今天想吃你做的酱油鸡!”阿峰说 “你伤口还没好呢 吃酱油会发的 回去吃清淡的菜比较好”说着话 两个人一起去停车场 取车 然后开车回家。



阿峰回到家就钻进自己的房间 安宁就收拾他的衣服 阿峰的电话响了 是小凤打过来的 听到是安宁接的就说:“安宁啊 林sir被停职了我看他心情不好 麻烦你好好照顾他 我们兄弟支持他!”和小凤说了几句 安宁才知道因为上次阿婷的事阿峰被投诉出理失当 被警0局内部调察 安宁为阿峰担心。



吃饭的时候,安宁看着阿峰,他如寻常没事一般吃着饭,只是胡子茬出卖了她,安宁知道他在乎阿婷得新闻,“包租公,我……”安宁正要说,电视里却还在播阿婷得案子,安宁刚想去关电视,画面一转,却是她与沈智廉绯闻的报道,画面和故事皆有如同证据确凿,“很好啊,你们很配,收拾好东西我帮你搬家!”阿峰一口口吃着菜,心里却十分怄气,“我和智廉没什么,是记者乱写的。”安宁不知道为什么急于解释,阿峰放下碗筷,拉着安宁去那个锁住的房间,“你把打开,我想知道我的房子里有什么秘密!”“我们说好的那是我的书房!”安宁不肯,“OK,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立刻搬走,我约了人,今晚不回来睡”阿峰说完甩开安宁,大步离开家。



“喂 包租公 我……”安宁对着他 不知道怎么说。一连几天,阿峰每天都是喝醉了回家 安宁每天都要处理他醉酒之后弄脏的衣物,阿峰有时候还会说着胡话或者发脾气,安宁却沉默接受着他所有的不愉快,只因为爱他,因为有工作 安宁在公司忙了几日才回来。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刚打开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酒精味 安宁叹了口气 关上门 走进客厅 客厅现在已经是狼藉一片了 那些喝空了的啤酒罐到出都是 还有衣服 她看着里面那个开着门的房间 知道阿峰又喝醉了 她弯下腰开始收拾 收拾好的时候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 已经两点了 安宁笑了一下 走到厨房 冲了一杯参茶。



然后走到阿峰的房间 看到阿峰倒在床上 已经睡着的样子 身上还卷着被子衬衫的扣子敞开着 浑身很大的酒气安宁走过去 把参茶放到一边 然后走到床边 给阿峰盖被子 安宁抬起他的手臂 阿峰的话手动了一下 但是没有醒 安宁盖好被子 然后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 拿了睡衣准备洗澡 试了一下水温 刚刚好 就脱下衣服想好好洗个澡 突然 “砰”地一声 门开了 就看见阿峰站在门口 眼睛直直地盯着安宁 安宁急忙用浴巾遮住自己的身体。 “你!你干什么 ……你……是不是要用洗手间 ……我……我先出去……”安宁红着脸想出去 阿峰拉住她的手 把她抱在怀里 安宁想要推开她 却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你干什么 你放开我 你认错人了……放手……”安宁被他推在浴室的墙上 那只大手握住安宁纤细的腰身 低下头 说“看着我……”



那声音说得低沉 却不容置辩 安宁抬头看着他 眼里含着泪水 阿峰低下头吻住了安宁的嘴唇 两只手紧紧抱住安宁 吻着她 把她抱起来 出了浴室 回到自己的房里 他的手没有离开过安宁的身体 嘴唇紧贴着安宁的肌肤 当身体用力挤进安宁的身体的那一刻 安宁哭了出来 她的手抓着床单 身体撕开的痛 让她只想逃走,阿峰在冲刺到顶峰时紧紧抱住安宁 然后倒在了安宁的身上……那张床于是留下了一抹红色的印迹。



阿峰醒来 用手拍着头 头很痛 也很模糊 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 才记起昨晚 “看着我……”那一声低吼 然后撕下安宁最后的一件衣服这个回忆刺痛了阿峰的神经 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 真是该死 “安宁……”他叫她 没有回音。



床单上的那抹血红映入眼帘十分刺眼。阿峰穿上衣服 走出房间 他呆住了 因为客厅里所有和安宁有关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他又去安宁的房间 打开衣柜 安宁的衣服没有了 总之这间大屋里所有的和安宁有关的东西都没有了 打她的电话打不通 只能留言。



“你去哪儿了 我有话和你说 你回电话给我”阿峰现在才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现在才知道一只觉得安宁在自己身边是一种习惯而已 但是现在他真的很想她在身边 那个总是烦他的女人 现在想起她 他很想笑 却又很想哭。

yi

不管咋说,纵使我私心站过峯欣、峯羲,也认真关注过吴千语,在你大婚的时候,我还是很想去祝福你。祝你幸福,阿峯,希望你的人生不似那些年你演过的扎心剧情。
新婚快乐,峯少。(不管咋说,总有人还当你是少爷)

不管咋说,纵使我私心站过峯欣、峯羲,也认真关注过吴千语,在你大婚的时候,我还是很想去祝福你。祝你幸福,阿峯,希望你的人生不似那些年你演过的扎心剧情。
新婚快乐,峯少。(不管咋说,总有人还当你是少爷)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8

“新办公室觉得怎么样?”沈智廉出院后带安宁参观新公司,并且将公司最优秀的团队带到安宁身边调遣,让安宁受宠若惊。“你电脑里有这一季所有新人工作的计划和通告,还有已经给你物色好点的广告合同,和律师行的阿ben沟通之后可以安排签约,演唱会的场地外面那些同事都会安排妥当,还有没有问题?”“沈先生,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像什么都不用我做!”安宁笑着就让沈智廉十分安心。“之前yoyo的计划你做的很好,诅经纪人是你的理想我也没有看错!”沈智廉说完,拉着安宁去参观其他的工作场地,并且高调宣布新公司成立,一时间安宁十分忙碌,夜里基本都在公司加班,直到阿峰打电话直接到了安宁的公司。



“小迷糊,...

“新办公室觉得怎么样?”沈智廉出院后带安宁参观新公司,并且将公司最优秀的团队带到安宁身边调遣,让安宁受宠若惊。“你电脑里有这一季所有新人工作的计划和通告,还有已经给你物色好点的广告合同,和律师行的阿ben沟通之后可以安排签约,演唱会的场地外面那些同事都会安排妥当,还有没有问题?”“沈先生,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像什么都不用我做!”安宁笑着就让沈智廉十分安心。“之前yoyo的计划你做的很好,诅经纪人是你的理想我也没有看错!”沈智廉说完,拉着安宁去参观其他的工作场地,并且高调宣布新公司成立,一时间安宁十分忙碌,夜里基本都在公司加班,直到阿峰打电话直接到了安宁的公司。



“小迷糊,你太过分了,电话不接短讯不回,是把我这个包租公给忘了吧!”阿峰手里还拿着宵夜,看着安宁如今真是一副女强人精明干练的模样,踩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忙着工作。



“阿win这里的逛再打亮一点,可以在这个位置加一点颜色,会好看一些……”安宁说完才过来,“新公司成立有很多事做,不过谢谢你的宵夜!阿天啊,你去帮我拿给沈先生,包租公,你不介意我借花献佛吧!”安宁笑着往嘴里送了一个烧卖,“我介意,谁说我不介意的,为什么对那个男的那么好!”阿峰脸色都变了,“我不吃了,我还要去看演唱会的计划书,谢谢你了包租公,明天早上,我请你吃早餐!”说着,安宁风风火火地出了办公室,阿峰只好回家,正好黎美婷来和他一起吃宵夜,自然也是一阵浓情蜜意。





“我回来了!”安宁打开门进来 还拿着早餐 “包租公 出来吃早餐 今天茶餐厅的周太太特意请我吃肠粉 还是热的……”“阿峰早上有案子 上班了 ”阿婷从房间里出来 身上还穿着阿峰的睡衣 原来他们已经和好了,安宁笑自己,真傻。



“你不介意和我一起吃早餐吧”安宁说完坐下来吃饭 阿婷也坐下来 “看来你是真有本事 沈智廉为了把你留在身边 特意开了家新的公司交给你打理 现在你可是未来老板娘 以后吹枕边风的时候记得多说几句好话!”“其实上次的事我和阿峰都希望整件事情都是蒋公子暗藏祸心 与你没有关系 阿峰这几天心情没有一天是好过的 我拜托你好好对阿峰 不要再搞事了”“你给我闭嘴!”阿婷突然站起来 指着安宁大骂。



“你只不过是沈智廉身边的一个秘书而已 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阿峰是看你可怜才把房子租给你的 你却想麻雀变凤凰 你配吗”她发疯一样的骂安宁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你 我只想告诉你 我和阿峰是受法律保护的房东与租客的关系 就算你想我搬走 也要问一下我们的意见 我从来没想过和你争什么 只不过你给自己幻想出这么多假想敌出来 辛苦的只是你自己”安宁说完 上班去了。



“沈先生,公司周年庆,所有的计划在这!”新秘书拿来计划书gei沈智廉,“交给安宁!”沈智廉说完,队黎美婷硕:“现在公司有计划上市,所以安宁负责地新公司是最关键的部分,我知道你是公司元老,但是公司始终需要新鲜感,安宁工作能力很强,你也多给他一些机会!”沈智廉同意很明显,也是在敲打黎美婷。



晚上,阿峰来接黎美婷下班,沈智廉和安宁也从大厦出来,四人相遇,黎美婷提议一起吃饭,理由是难得相聚。



席间,沈智廉十分绅士照顾安宁,阿峰却嗤之以鼻,“正好趁着今天有时间一起吃饭,安宁,公司有份礼物送给你!”沈智廉说完掏出一把钥匙,“之前安排得宿舍你不满意,所以我让人准备了一间房作为新公司的奖励!”这让安宁十分意外,黎美婷更是火大,本想借着晚餐杀一次安宁的锐气,却搬起石头砸了脚,“沈先生的好意你就收下吧!”黎美婷附和着,看着阿峰,阿峰皱着眉头,嘴巴里的牛排如同嚼蜡一般没了滋味。



“不用急着搬进去,我让人按照你的喜好装修买家具,钥匙给你,可以先去看看自己喜欢的告诉我!”这样一说,安宁不再说什么,尤其是看到黎美婷握着阿峰的手那一副得意的样子,她把钥匙放在手里,握紧了。这餐饭,吃的真是辛苦。



回到家,阿峰没理会安宁,走在前面开门进去,一进门就去厨房拿了啤酒坐下来喝。



“你饿不饿我煮碗面给你吃?”安宁问,阿峰没有回答。“我去换衣服洗澡,你早点休息!”“打算什么时候搬?”阿峰心里有气,“下个月!谢谢你包租公,我知道你……”不等安宁说完,阿峰起身拿了啤酒回了房间,大力关上房门。安宁走到阿峰房间门口,敲敲门,“包租公,我真的谢谢你肯租房子给我,但是现在你和阿may在拍拖我住在这也不是很方便,房租我会多付一些算是违约金,谢谢你帮了我!”说完,安宁回到自己房间,她的不舍都写在了日记里,只是阿峰不会知道。



紧接着,安宁开始筹备新的工作计划,演唱会,拍摄等等十分忙碌,因为搬家也买了很多打包的箱子,“这些都是你的东西我帮你分类装好了,也都在上面贴上了标签,很好找的!”安宁担心阿峰的起居,“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什么时候搬走告诉我就行了!”阿峰十分冷淡,理由,自己也不知道。



一周后,阿婷也开始了忙碌,只不过是流连于各类高级会所。

“张先生 这些模特保证质素一流 一定符合你的品味”阿婷深知娱乐圈的规则 所以经常带公司的艺人出来应酬 说是公关实际上却是一些公子哥追求美色的方式而已 “这些好像不如你漂亮 怎么样 今天晚上是不是老地方 照旧!”说着搂住阿婷一阵乱笑 阿婷也笑了。



晚上,安宁回来就看见阿峰在厨房煎牛排,沙发上是买的衣服 看牌子就知道是阿婷喜欢的牌子,“我回来取些文件!”安宁说完,转身回房间。“沙发上的衣服是送给你的,换件衣服出来吃晚餐!”阿峰说完,还拿出自己买好的衣服,“我帮你选的。”安宁有些吃惊,不过很开心,虽然是阿婷喜欢的牌子,但是是阿峰对她的心意,两个人一起吃完晚餐,坐下来看杂志,阿峰家里有很多枪械杂志。“你喜欢这款枪吗?”“这款枪我找了很久了 只不过美国才有得卖,对了,小迷糊,过几天呢是阿婷生日,我想在家和她庆祝,所以呢……”“我就知道你这个包租公重色轻友 ,送我礼物是为了让我不做电灯泡,不过,你放心 我不会做电灯泡的,我那天正好约了智廉吃火锅!”


“你们什么时候叫名字这么亲热的不会是真像杂志说的 你们在谈恋爱吧”阿峰有些吃味地看着安宁,“神经病 当然没有了 听你的电话吧 八公!”“谁是八公?”“女人八卦就是八婆 你是男人不就是八公喽!”安宁说完 阿峰去接电话 “我出去一下 警局有个扫黄行动 ”阿峰说着 拿了外套就出去了 这次行动规模很大整个西九龙警署都出动了 目标是一些高级会所 阿峰的重案组也参与在内 “** 开门!”阿峰查的603号敲了很久也没有人开门 过了很久才有人 开门 结果阿峰整个人呆住了。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7

“你们难得休息 我还是不去了!”还在高烧的安宁实在是不想去 阿峰和阿婷却拉着她非去不可 三个人来到码头 坐上船 安宁实在难受又晕船 大吐不止 好不容易挨到下船,安宁被拖着到海边 “我们去游泳!”阿婷提议, 看着安宁,安宁本想拒绝,但是阿婷执意要去游泳,安宁只好从租好的度假屋换好了泳衣,因为安宁平时都是一身职业装,所以换了泳衣出来后,因为安宁身材纤细丰满 频频引人注目。 


“走啊!”“包租公,我真的我不舒服 我不去了!”“那我们去!”阿婷拉着阿峰走 阿峰看了安宁一眼 就和阿婷去了海边 两个人在水中游戏追逐 还打水仗 阿峰让阿婷躺在橡皮艇上 推着她游 突然阿婷翻身落水 在水下游...

“你们难得休息 我还是不去了!”还在高烧的安宁实在是不想去 阿峰和阿婷却拉着她非去不可 三个人来到码头 坐上船 安宁实在难受又晕船 大吐不止 好不容易挨到下船,安宁被拖着到海边 “我们去游泳!”阿婷提议, 看着安宁,安宁本想拒绝,但是阿婷执意要去游泳,安宁只好从租好的度假屋换好了泳衣,因为安宁平时都是一身职业装,所以换了泳衣出来后,因为安宁身材纤细丰满 频频引人注目。 



“走啊!”“包租公,我真的我不舒服 我不去了!”“那我们去!”阿婷拉着阿峰走 阿峰看了安宁一眼 就和阿婷去了海边 两个人在水中游戏追逐 还打水仗 阿峰让阿婷躺在橡皮艇上 推着她游 突然阿婷翻身落水 在水下游走然后环住阿峰贴在他身上 深情相对 慢慢吻到一起 岸上的安宁看到这样的一幕 心里说不出的疼 他们玩了好一会才上岸 ““安宁 你怎么不去玩?”“我…”“不是说烤肉么?”阿峰说 “对啊 这边的度假屋会有一个烧烤晚会 安宁会有一个惊喜给你哦!”




阿婷神秘地一笑 拉着安宁就走 到度假屋门口就看见有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的旁边 走近了才看出来 是城中公子哥蒋奇 “蒋公子 这么巧!”阿婷上去打招呼 “这么巧 我和家人出来玩!”“我男朋友 阿峰 安宁 你见过了!”“安小姐之前帮我们公司做的那个宣传做得很好 我还想和阿婷说叫你到我们公司帮忙!”安宁看得出来 这是阿婷有意为之的相亲 想到之前阿峰的笑容 她明白了 只是敷衍了几句 自然蒋奇加入了他们的聚会“喝杯饮料!”



阿峰递给安宁饮料 在她耳边低声说 “蒋公子人不错 你好好把握”安宁没有说话 整个晚上蒋奇都大献殷勤 但是安宁的头却很痛而且觉得晕 一边已经倒在了蒋奇的肩上 “安宁 你没事吧?”“我有点头晕…”安宁已经接近不省人事 “蒋公子 不如你先送安宁回房间!”那个蒋奇满口答应 扶着安宁起身回房 “阿峰, 我想你喂我吃鱼丸……”阿婷看着安宁进去后 对着峰撒娇 阿峰看着安宁进去 不知为什么隐约有些不安。





“阿峰——”阿婷看着阿峰眼睛怔怔地 有些生气了 但是嘴角边却搂着一丝深深地笑意 安宁因为醉酒走路都晃来晃去 头倒在蒋公子的肩膀上 已经迷迷糊糊了 突然被蒋公子扔在床上 安宁似乎有一点清醒 轻轻地哼了一声 蒋公子看着安宁那件紧身的红色衬衫 有一颗纽扣在刚刚两个人摩擦之间敞开了 微露的的酥胸让他心底那最原始的欲望让他浑身火烧一样 慢慢揭开自己的衣服 扔在一边 身体压在安宁身上 一阵狂吻 安宁被这弄醒了 “不要 不要——你干什么——”安宁试图挣扎 蒋公子的两只手死死地按住安宁的双手 安宁哭着喊着不要 但是没有一丝力气 身体突然间感受到一阵凉意 最后一件衣服已经被蒋公子撕扯下来 安宁较劲嘴唇 痛苦地求着他。“砰”地一声撞门声 阿峰冲进来 不放心的他跟进来 在门口听到安宁的求救声 就不顾一切了看到蒋公子压在安宁身上 他火了 伸手一把抓住蒋公子 扔到一边 在抓住他的领口 挥手一拳 “畜牲!”“你干什么 住手——”阿婷看到这一幕 吓傻了 急忙去拉住阿峰 阿峰不知怎么的 挥手推开阿婷 阿婷站不稳 一下子撞到床边的桌子上 阿峰掏出手铐 铐住蒋公子 “蒋奇 现在怀疑你意图强奸 你有权保持沉默 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说完 阿峰脱掉自己的外套 给安宁披在身上 抱着她 不停地叫着安宁 “安宁——”然后打电话回警局 叫了救护车。



医院的急症室 阿峰才知道阿婷也受伤了 阿婷的手上绑着纱布出来 看到阿峰 气就不打一处来 阿峰看着她 也没有理她 这时 医生从急症室出来 “医生 我是安宁的朋友 她怎么样?”“病人因为服了miyao已经帮她洗了胃 现在没事了 不过建议在医院观察一晚 没什么事 明天就可已出院了!”嘱咐完之后 医生去其他病房 安宁被推到病房 因为药物的原因 还没有醒过来 阿峰在床边陪着她 阿婷看着他这样 是妒火中烧“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阿峰没有理她 “林易峰 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是我做的?”阿婷急了 看阿峰不理会她 “好 既然你没话说我也一样!”说完 转身就走了。



这一夜 阿峰一直在床边 直到第二天早上接到警局的电话 有新的案子 才离开 走之前给安宁买了早餐 放在床边 安宁醒来看到早餐 想起她迷迷糊糊听到的话 知道是阿峰救了自己 才笑了 已经没事了 她拿起手机 给阿峰发了一条短信 “我醒了 睡得很好 谢谢你的早餐!”然后吃了早餐 准备出院。



刚出医院 就被一群jizhe围了上来。“安小姐 有人寄匿名信说你借酒罪亲近蒋公子 还照照片威胁蒋家 现在你是不是因为蒋公子不答应你的要求告他强jian的?”jizhe手里那着新出版的杂志在安宁面前晃着 封面正是安宁昨晚的照片 安宁明白了 对于质疑她完全不理会径直走过去 拦了计程车 坐上去 她回到公司 所有人见到她都是一惊。


 “演唱会的赞助就照之前沈先生交待的做……”“黎美婷……”安宁叫了阿婷一声 还没等阿婷反应过来 安宁挥手打了一个耳光过去 一巴掌把阿婷打愣住了 “这一巴掌是打你这个女人 我没想到你这么卑鄙在饮料里下药害我 再告诉你 从今以后 最好好好对待阿峰 你之前的好日子恐怕以后不会再那么好过!”



安宁说完转身离开 然后回家 刚进门 阿峰就回来了。“你怎么一个人出院了?不等我去接你?”看到她平安回家才放心, “我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谢谢你 要是没有你 我不知道会不会…”安宁没有再说下去 “警方已经落案告他意图强jian,你放心 出庭作证的时候 有我陪你!”阿峰说 安宁点点头,“我去煮饭!”安宁煮好饭,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阿峰看了看安宁,问:“安宁 你房子找得怎么样了?”阿峰其实是试探“最近房租都很贵 我还想再找!”那是因为她不想离开他,所以她拒绝了沈智廉为她安排的宿舍。 “也对 像我这么便宜的房子还有这么好的房东 你就是找遍整个香港都找不到了”阿峰说 说了会议话 阿峰的电话响了 是阿婷的电话 看到是她的电话号码 阿峰没有接 安宁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笑着看着阿峰 说:“一会我想去街上逛逛 不如你陪我!”“好啊!”阿峰答应一声 低下头吃饭。


两个人一起来到商场 安宁喜欢照相 阿峰就配合她做造型 有一张两个人都做着鬼脸 都开心的大笑 “我想吃棉花糖!”安宁说 她看着阿峰 一副小可怜的样子 “下次还要再看一次!”阿峰买棉花糖的时候听路过的情侣说 “我才不要 吓死我了!”这么一说阿峰也来了兴致 拉着安宁就去他们说的鬼城 实际上是商场为了万圣节做的噱头 刚进去 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嘎吱”的一声 身后的门关上了安宁吓得往阿峰的身后靠了靠 “你喜欢哪部恐怖电影?”



一个恶心恐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电影的桥段 突然四周鬼影闪闪 阴气森森 安宁吓得“啊”一声 头转到阿峰身上 手里的棉花糖不偏不倚打到阿峰的嘴上 身边的人也因为突然闪现的鬼影吓得大叫 有个人还撞了安宁一下 安宁的唇就碰到了阿峰的嘴上刚想抽身离开 阿峰的嘴唇却粘着她的唇 吻着她 直到这个演出结束 灯亮了 才分开 安宁推开他 转身就走 一种别样的情愫悄悄在阿峰心里萌芽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 直到安宁电话响起 “请问是安宁小姐吗 我们是仁爱医院 你的朋友沈智廉先生撞车入院 我们需要沈先生的家人朋友办理入院手续!”“我知道了 我马上到”安宁说完对阿峰说 “我老板进了医院 送我去医院”阿峰点头 调转方向盘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的时候 沈智廉已经住进病房了 幸好只是受了轻伤 并不严重 “你怎么样 没事吧!”“没事 因为撞到了头 所以医生要我住院观察一两天”“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公关部的阿珊 她会应付门口那些记者?”安宁说 “你饿不饿 不如我去餐厅给你买点东西吃!”“行了 我去买你坐着行了!”阿峰说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沈智廉他都觉得别扭 特别是看到他看安宁那宠爱的眼神 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回到病房前,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沈先生,谢谢你帮我找房子,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舒服,所以暂时不想搬出去!”沈智廉知道原因,笑了, “房子的事放在一边,上次我和你说过到新公司帮我的事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是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安宁说 “你看着我”他拉住安宁的手 让她看着自己 “你相不相信我?”“我 我知道怎么做了”安宁笑了 沈智廉笑了 就是这个笑容 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阿峰听后,心里更窝火了,原来安宁是因为他才要搬走的,他走进去把吃的东西放下来,就回去了。 阿峰回到家 刚走出电梯就看见阿婷在门口 喝醉了 看到阿峰站了起来 “阿峰 你回来了”阿峰没有理她 拿钥匙开门 “阿峰 你不要不理我 这几天没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辛苦 阿峰”阿婷跟着进来 从后面抱住阿峰 脸贴在他的背上哭了 阿峰心软了 回头抱她 “不要离开我”说着 阿婷踮起脚 吻着阿峰 然后倒在了沙发上。


彼得菌

【2R峯羲拉郎】日落紫禁城(三)

*代发,作者 @馒头 

*以清初为背景的纯架空,与历史无关
*以清初为背景的纯架空,与历史无关
*以清初为背景的纯架空,与历史无关


独步天下/巾帼枭雄
皇太极x蒋必正



海兰珠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关雎宫的大床上,头上盖着厚厚的喜帕,只能隐隐约约地从下面的缝隙中看到地面。

她听到外面一片呼喊着万岁爷驾到的声音,又看到一双金黄色的靴子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起身想要跪下去,却被阻止了。正当她喜悦于她的丈夫对她的尊重之时,却感到自己的喜帕被随意地掀开丢到一旁。

然后她呆住了。

她早就听说这个满人的皇帝文武双全、骁勇善战,却没想到他生得这样年轻英俊——他的眼神中仿佛有醉人的魔力,让她随之...

*代发,作者 @馒头 

*以清初为背景的纯架空,与历史无关
*以清初为背景的纯架空,与历史无关
*以清初为背景的纯架空,与历史无关


独步天下/巾帼枭雄
皇太极x蒋必正



海兰珠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关雎宫的大床上,头上盖着厚厚的喜帕,只能隐隐约约地从下面的缝隙中看到地面。

她听到外面一片呼喊着万岁爷驾到的声音,又看到一双金黄色的靴子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起身想要跪下去,却被阻止了。正当她喜悦于她的丈夫对她的尊重之时,却感到自己的喜帕被随意地掀开丢到一旁。

然后她呆住了。

她早就听说这个满人的皇帝文武双全、骁勇善战,却没想到他生得这样年轻英俊——他的眼神中仿佛有醉人的魔力,让她随之神魂颠倒。

可她不知道的是,皇太极眼中的柔情,却是透过她见到的另一个人。

在海兰珠呆愣住的时候,皇太极的心也被狠狠地震撼了一下。

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声音——像,太像了。


于是他粗暴地吻上了海兰珠的嘴唇,不顾她微弱的反抗。

少女的嘴唇柔软又带着一丝微凉,却无法给他熟悉的契合。

皇太极停了下来,看到海兰珠疑惑的眼神,却用手抚上了她的双眼。

这双眼睛最不像他。


一夜春宵。

可是自始至终,海兰珠的眼睛再未被放开过。

海兰珠第二天醒来后,床边的温度已经微微冷却,只留给她几分怅然若失的回味。


皇太极离开关雎宫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上朝的时辰。他本想的是先回去批阅昨天耽搁了的奏折,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走向了锁春殿。

他走到门口时才反应过来,有些不悦地瞪了一眼海得全,眼神中是为什么不提醒他的埋怨。

海得全只是默默低着头,心里却知道皇太极并没有真正动怒。

皇太极默念着来都来了,准备进屋去探望蒋必正,却差点被匆匆跑出来的丘敏撞了一个趔趄。

他正想训斥,却看到丘敏脸色苍白又神情惨淡,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可最触目惊心的是她衣服上的斑斑血迹。


皇太极心下一沉,匆匆地就跑了进去,正见到阿武扶起仍未清醒的蒋必正,以免让他呕出的血呛到他自己。见此情景,皇太极直冲过去,粗暴地推开阿武,却小心地将蒋必正扶到了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

“不要怕,我在这里……”皇太极用着他平生最温柔的声音,在蒋必正的耳边呢喃着,“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必正……”

说来也奇怪,皇太极的安抚似乎对蒋必正有种神奇的魔力一样,他居然就这样渐渐地止住了呛咳。

皇太极见到他安静了下来,先是用手指在他鼻下探了一下,感受到微弱却稳定的呼吸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轻轻地将他放回床上。

可蒋必正的睫毛抖了抖,竟然缓缓张开了眼睛。

这是皇太极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


蒋必正虽然醒转过来,眼神却依旧写满了茫然,脸上的表情似是天真又带着些无辜。他仿佛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才低低地问道:“你是谁?”

除了些许高烧过后的沙哑,语调是一贯吴语腔调的软糯。

一瞬间,皇太极的的思绪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十年前的春天。

espresso烟

【峯羲】旧友

*昨天是个好日子,没来得及写贺文。

*rps慎入

*恭喜吴R的林R新婚快乐

3月6日,初春,厦门的天空依旧美好的让人不愿将目光移开,一架小型直升机在蓝天碧水间盘旋而过,金色的纸片像雪花一样洒落下来。

今天是个令人瞩目的大日子。

沙滩上铺满层层叠叠的白色花瓣,忙个不停的工作人员,频频亮起的闪光灯,以及蜂拥而上的记者......

这是包下这片海岸线的一场婚礼。

林峰站在舞台前方的沙滩上,欢迎每一个到场的宾朋,笑容一如往昔,优雅得体,符合他阔少爷的脾气秉性。

婚礼即将开始。

洒满花瓣的通道另一头是他美丽的新娘,白纱曳地,在沙子上留下断断续续的波纹,微风拂过,又不见了踪迹。

新娘走...

*昨天是个好日子,没来得及写贺文。

*rps慎入

*恭喜吴R的林R新婚快乐

3月6日,初春,厦门的天空依旧美好的让人不愿将目光移开,一架小型直升机在蓝天碧水间盘旋而过,金色的纸片像雪花一样洒落下来。

今天是个令人瞩目的大日子。

沙滩上铺满层层叠叠的白色花瓣,忙个不停的工作人员,频频亮起的闪光灯,以及蜂拥而上的记者......

这是包下这片海岸线的一场婚礼。

林峰站在舞台前方的沙滩上,欢迎每一个到场的宾朋,笑容一如往昔,优雅得体,符合他阔少爷的脾气秉性。

婚礼即将开始。

洒满花瓣的通道另一头是他美丽的新娘,白纱曳地,在沙子上留下断断续续的波纹,微风拂过,又不见了踪迹。

新娘走到尽头,他颇有风度地曲起手臂,她凝脂般的皓腕便挽了上来。

“林逸峰先生,你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美丽善良的姑娘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于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站在台子中央,能很清晰地看到下面的客人。搜寻了一圈,人群里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愿意。”说出大家期待中的话,也是自己今天该说的话。

礼成,一切都很完美,很符合他的身份。

仪式结束后,还有很多交际活动,他知道他一定会来。

林峯在和乐小姐交谈过后,打算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这时,一个穿着整齐的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装的俊秀男子拨开人群,走到他面前。

“阿峯,”不是专属称呼,通过他的舌尖发出,确带着独属于他的风情。

“阿羲。”走过去,紧紧抱住,这一刻,好希望还可以似从前那样。

吴卓羲一直躲在舞台后面,直到典礼结束,才出来打个招呼。他不会找他当伴郎,他也不想被太多人注意到。

“过得还好吗?”像往常一样温暖又不失礼数的问话,吴卓羲一贯的风格。婚礼从来都是一场闹剧,只有他会关心自己,究竟过得怎样?

林峯不知道的是,这种温柔,只他一人得以享用。

熟人面前的吴卓羲,活泼鬼马,调皮生动。生人面前的吴卓羲,木讷懒言,老实可靠。林峯面前的吴卓羲,温暖体贴,随叫随到。

可惜,这些,林峯通通不知道,也不会知道了。

再度如此近距离面对这人,他变了许多,他也变了不少,他们都早已不复当初的轻狂美好,也再也回不去,那段藏有甜蜜又酸涩的年少时光。林峯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岁月都给彼此的脸上留下些许痕迹,他温和的眼神中有挡不住的疲倦。虽然他隐藏的很好,在人前永远是那么快乐,那么豁达的模样,确挡不住笑容中偶尔闪现的苦涩。酒窝里的酒,都是苦的吧,可惜我们长大了,不能与你共醉了。

吴卓羲抿下一口红酒,妄图缓解喉咙间宛若被成长的车轮碾压过后的疼痛感。

“我很好,你也要好好的。”是的我们都要好好的,我们是识于微时的旧友,如果能一直那样该多好。可是,人终究会长大的吧,阿羲,你会懂我吧,毕竟你是最善解人意的阿羲。我的阿羲。

吴卓羲瞟了眼远处拍打到岸边的,被挤压出的白色泡沫。“阿羲,我要走了。”宾客们还在,他还有好多人要招呼。

阿羲静静地等着他转身,不知道在等些什么。能见到你结婚,真好。命运始终无法由自己来掌控,只能被动接受,最后遍体鳞伤,工作上如此,生活上一样,感情上?骗鬼去吧。

吴卓羲不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略微有些听天由命,佛的一本正经直言不讳。

这一次,看着他转身,不停留。

事实上他的爱人什么也没说。没有说伤他的话,也没有说爱他的话。

我们做不成爱侣,还能做成朋友吗?我的林峯。

Fin

*3月6日=12月8日-9月2日(月份、日期分别相减)

💅🏿💅🏿💅🏿

(rps)峯羲 宛若情人

林峯結婚的時候吳卓羲沒有去,多日後採訪,一群話筒爭先恐後地湧上來,問他怎麼回事,吳卓羲半開玩笑地說他跟林峯又不是好友,甚至談不上很熟。

又不知道當初那個在鏡頭前笑得最甜蜜的酒窩男是哪一個了。

“你和她,我和你,這是個諷刺的交集~是你太殘忍還是我太天真,你要我來……就沒出席……”不知道是誰在耳邊唱得這樣欠揍,又說你揚不去的沙不如就握緊些。

“你又知?”吳卓羲發揮一貫的鬼馬特性和那人調笑起來,多日的心結就像解開了似的,輕鬆得整個人要癱在地上。

“那年在教堂,你是認真的吧?”

“沒有人認真。”吳卓羲長長睫毛此刻有些纏結在一起,努力眨眼解開,“從來沒有認真過。大家開心不就好了。”

“親愛的...

林峯結婚的時候吳卓羲沒有去,多日後採訪,一群話筒爭先恐後地湧上來,問他怎麼回事,吳卓羲半開玩笑地說他跟林峯又不是好友,甚至談不上很熟。

又不知道當初那個在鏡頭前笑得最甜蜜的酒窩男是哪一個了。

“你和她,我和你,這是個諷刺的交集~是你太殘忍還是我太天真,你要我來……就沒出席……”不知道是誰在耳邊唱得這樣欠揍,又說你揚不去的沙不如就握緊些。

“你又知?”吳卓羲發揮一貫的鬼馬特性和那人調笑起來,多日的心結就像解開了似的,輕鬆得整個人要癱在地上。

“那年在教堂,你是認真的吧?”

“沒有人認真。”吳卓羲長長睫毛此刻有些纏結在一起,努力眨眼解開,“從來沒有認真過。大家開心不就好了。”

“親愛的God,我想做他的情人而不是宛若情人,親愛的God,我要怎麼辦才好?”

教堂不是正經的教堂,幸好人也不是多正經的人,小光頭似模似樣禱告起來,反而有人在旁邊唱,為了他不懂禱告都敢禱告,誰願眷顧,這種信徒。

吳Ron先生就站起來,吐吐舌頭。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林峯在歡欣人群裡看到那個始終空著的位置,喉嚨裡澀得說不出話來。

“林峯怎麼可能不請吳卓羲啊?”微博上各種人加上記者這樣問,新娘新郎反而受了冷落。

多年前在很多個場合,他會說,林峯,我的朋友林峯,我的林峯,阿峯,這樣很多個稱呼一直數下來,當事人感覺不到什麼,偏偏一班小粉絲激動得過分,每每問起另一個的事,他們又總是講笑就過了,很久之後吳卓羲還沒變,林峯倒鮮少在鏡頭面前提起那個人。

始終只是宛若情人,最多登堂入室同床共枕,心有靈犀這種事,傻子才信呢。

但是吳卓羲形狀好看的眉眼鼻樑和嘴唇在眼前鮮活地跳動,林峯就想,就玩下,再多玩一下就好了。

“親愛的God,我只想做他的情人而不是宛若情人,親愛的God,我要怎麼辦才好?”林峯在暗處的角落偷偷嚼著這兩句話,只敢想,一點不敢說出口,一點點都不敢。

那個人生得太美好,在一個角落的一抬頭,就成了他人生裡為數不多的偏差。

因為旁人實在差得太多,林Raymond又願意將就。與其說是願意,倒不如說,其他人都一樣,他需要一個,只要乖巧一些,比得上那個人的百萬分之一就足夠了。也算有個交代。

他們一起的最後一個夜晚是不算太久以前。

“定下來,就別找我了。”吳Ron趴在一邊喘氣,一想到他說過自己屁股沒他練得好,某人這時候就要上手揉一下。

但是今天沒有,林峯心裡煩躁得要命,說我以後肯定請你做兄弟。

“不用。”吳肉潔癖太嚴重,說出來就不算默認,關係打折了。

“那好。”

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林峯得了這樣那樣的獎,吳卓羲也出席這樣那樣的頒獎禮,大眾每次都感歎一次這兩人又同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在這裡要感謝我的兄弟……”很多人,林峯這個名,最後只成為了很多名中的一個。

漸漸也不會再有人問。

這樣就挺好,至少一部分實現了。

“不是宛若情人”,只是情已泛泛。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昨天我还在写新文,今天告诉我和女神最有夫妻相的他结婚了,呵呵,自从阿佘离巢你就有了女朋友,质疑你的眼光同时告诉自己坚守rs,结果你真是一发不可收拾,相信你的眼光继续走下去,你幸福就好!期待你们合作,是的,但是希望你们不再情侣,阿佘值得有更好的!

昨天我还在写新文,今天告诉我和女神最有夫妻相的他结婚了,呵呵,自从阿佘离巢你就有了女朋友,质疑你的眼光同时告诉自己坚守rs,结果你真是一发不可收拾,相信你的眼光继续走下去,你幸福就好!期待你们合作,是的,但是希望你们不再情侣,阿佘值得有更好的!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关于峰佘,关于rs,我想说!

我不确定你们是否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坚持了十年我心太疼了,峰佘,柯哀,非官配我都喜欢,一个时间,一个将近二十年的守护,我会继续鞋,但是说实话动力少了,再见rs,也祝你真的幸福。女人,你也要早点找到幸福,你的男朋友在不是从前的华振邦,而你只是佘诗曼!

我不确定你们是否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坚持了十年我心太疼了,峰佘,柯哀,非官配我都喜欢,一个时间,一个将近二十年的守护,我会继续鞋,但是说实话动力少了,再见rs,也祝你真的幸福。女人,你也要早点找到幸福,你的男朋友在不是从前的华振邦,而你只是佘诗曼!

陈1罐
如果说这是lf本人发的话,我就...

如果说这是lf本人发的话,
我就
拜拜诶您内
什么不悟悟的,👋🏻
收拾收拾那些东西我滚
可懂?

如果说这是lf本人发的话,
我就
拜拜诶您内
什么不悟悟的,👋🏻
收拾收拾那些东西我滚
可懂?

海盐奶酥

[反贪风暴4]共你坠落(四)

私聊我发链接吧

之前在评论里补也会被吞🙉

私聊我发链接吧

之前在评论里补也会被吞🙉

Desire-has-no-rest

(林古/峯古)缘分终引你我重逢【上】

*跟瓦萨 @Vassar-今天寻秦记定档了吗? 在聊天时不知道怎么地搞出了极地互助计划,于是人生第一篇RPS就这样诞生啦。瓦萨最初的要求是傻白甜……虽然没达成,但是总体还是甜的w
*瞎掰不少bug不少,尤其是里面关于TVB的很多都是瞎掰的,虚构请勿当真,请放过我吧【
*上篇是清水但还是走评论。下篇我尽快,写文难,写RPS更难(。)

*跟瓦萨 @Vassar-今天寻秦记定档了吗? 在聊天时不知道怎么地搞出了极地互助计划,于是人生第一篇RPS就这样诞生啦。瓦萨最初的要求是傻白甜……虽然没达成,但是总体还是甜的w
*瞎掰不少bug不少,尤其是里面关于TVB的很多都是瞎掰的,虚构请勿当真,请放过我吧【
*上篇是清水但还是走评论。下篇我尽快,写文难,写RPS更难(。)

derizen

【峯怡】《如果我能回到过去》

【峯怡】《如果我能回到过去》


*接谈情说案后续脑洞

*峯怡看过的剧不多,可能有疏漏,看个开心。


谈情说案有个剧情是professor景希望制作出时光机,回到过去。

而在很久的以后,徐小丽因公殉职,景博思念成疾,制造了时光机。

景博郁郁寡欢,虽然因为犀利妹的鼓励一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在科学界上有了很多的建树,也慢慢地完成了自己的人格。

我认为景博性格怂,没有犀利妹的鼓励确实不容易对一件事坚持下去。

他和犀利妹在一起后慢慢人格成型,但犀利妹殉职后就被打回原形。

对外界的表现还是积极向上装模作样,不过自己的痛苦自己才知道,景博想起犀利妹以前因为分手伤害自己,这次还是想做些什么转移视线。

景博自己都没抱...

【峯怡】《如果我能回到过去》


*接谈情说案后续脑洞

*峯怡看过的剧不多,可能有疏漏,看个开心。


谈情说案有个剧情是professor景希望制作出时光机,回到过去。

而在很久的以后,徐小丽因公殉职,景博思念成疾,制造了时光机。

景博郁郁寡欢,虽然因为犀利妹的鼓励一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在科学界上有了很多的建树,也慢慢地完成了自己的人格。

我认为景博性格怂,没有犀利妹的鼓励确实不容易对一件事坚持下去。

他和犀利妹在一起后慢慢人格成型,但犀利妹殉职后就被打回原形。

对外界的表现还是积极向上装模作样,不过自己的痛苦自己才知道,景博想起犀利妹以前因为分手伤害自己,这次还是想做些什么转移视线。

景博自己都没抱希望,只是随手闲着没事像徐小丽的时候就做做,结果真的研究出来了。

景博穿越到以前,认识了过去的自己,发现自己正在和犀利妹分手。

景博笑着说让以前的自己坚持下去,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没想到蝴蝶效应,犀利妹并没有救自己的妈妈,他俩也没在一起。

可自己还是放不下犀利妹,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了。没想到婚后困难重重,过去的自己知道景博的存在,和景博说想要时光机回到过去。

景博觉得自己打扰了其它世界的规律,准备离开。

【第一个世界完结】


景博离开没想到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反而来了其它世界。

景博猜到自己多半是回不去了,随遇而安。他发现其它世界也有自己和犀利妹。于是隐姓埋名,暗中观察两人的关系(当助攻小能手)。

另个世界的自己和徐小丽确实在一起了,可没过多久又莫名其妙地分手(离婚)了。

景博去了解,发现是事情没处理好,矛盾激化,因此分手。

景博很疑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每个世界都这样。

【一路经历了二三四五个世界吧,那些世界就是峯怡演过的戏】


景博因为重案组的影响,凭借聪明才智猜到了有人在背后搞他。

最后他发现是他第一个世界里遇见的徐小丽。

他说:我没想过竟然会是你。

徐小丽:我也没想过竟然是你一直在暗中撮合。

他:我这怎么能算是撮合,男女之事,你情我愿。


原来第一世的徐小丽捡到景博的笔记,她找景博的助手把时光机做了出来。离开了这个世界。

徐小丽本来就是想回到过去改变自己和景博的结局,没想到跟着景博一起旅游了。

她发现因为景博的出现自己总会和他在一起,可是她们之间确实是有观念差异,根本不适合。

于是徐小丽一直在阻止这件事。


景博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浅浅地笑着说:我没想到你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

徐小丽:不是成见啊,这是我和你的观念根本就不一样,我们不适合,不能在一起啊。

景博:我知道,你想回去我也不拦着你,可是我现在也没办法回去。


徐小丽被迫和景博一起在时空里流浪。

结果没想到回到了景博的世界。景博的世界是在两人相遇前。

景博如愿得到了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用尽力气关怀犀利妹。两个人初有接触是在madam的party上。

景博原来说自己的女朋友还在找。

犀利妹:她迷路了?

景博看这犀利妹,心头一动:已经找到了。

众人开始打趣,特别是lo sir:不是吧景博,你怎么突然间这么会哄女孩子了?

(如此剧情,等等等等,超甜无比)

而第一个世界的徐小丽在旁围观。

徐小丽终于看出来了两个人的不同,也知道了自己心里不要成见太重,于是准备回到自己的世界,离开了。

景博把时光机送给了徐小丽,心里也不想再来一次时空旅游。

在这里和徐小丽和和美美地过完了余生。

这一世的结尾是和徐小丽一起因公殉职。(这个职必须殉,躲不过的)


徐小丽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反倒是把之前经历过的世界又经历了一遍,她发现被景博撮合又被她拆散,最后的那些情侣还是在一起了。

徐小丽当旁观者看了这么多的世界,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决定和景博离婚。

景博在徐小丽消失不见的这段时间里反思自己,两个人商量过后,决定再努力一把。

最后he了。


番外:

第一个世界的徐小丽梦见自己和景博在《谈情说案》中原原本的剧情。

徐小丽通过殉职的自己知道了长流社会的一些礼仪(以前的徐小丽在和景博结婚后耳濡目染),混得如鱼得水。


(两个景博可以相遇有什么物理bug就不要深究了)


这个梗还有其他走向,不过我没细想,可能最后就是这样了。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帝娴】【峰佘】兰因絮果皆是缘18

“娘娘,皇后娘娘是在东巡的龙舟上溺水而亡,皇上十分伤心,已经班师回朝了,皇后娘娘大丧,您有身子,皇上和太后的意思是您不必出席皇后娘娘丧礼,留在宫中即可!”珍儿说着,看了一眼门外,“自从皇后娘娘传来薨逝的消息,璎珞就一个人呆呆的手在外面不吃不喝,娘娘,您……”淑慎默默地不出声,一滴眼泪落在手背上,果然,容音还是没有躲过早逝的命运,前一世她从城楼上一跃而起自戕了事,只做了富察容音,这一世她爱子情深,伤了本命,淑慎慨叹,即使重生一世也难逃厄运,她慢慢入睡,却不断梦见自己的娘亲和弟弟索命,讨冤,又梦见前一世自己筹划之下借刀失去性命的那些人,她喃喃细语,冷汗涔涔,突然噩梦惊醒,一身冷汗。


“娘娘,...

“娘娘,皇后娘娘是在东巡的龙舟上溺水而亡,皇上十分伤心,已经班师回朝了,皇后娘娘大丧,您有身子,皇上和太后的意思是您不必出席皇后娘娘丧礼,留在宫中即可!”珍儿说着,看了一眼门外,“自从皇后娘娘传来薨逝的消息,璎珞就一个人呆呆的手在外面不吃不喝,娘娘,您……”淑慎默默地不出声,一滴眼泪落在手背上,果然,容音还是没有躲过早逝的命运,前一世她从城楼上一跃而起自戕了事,只做了富察容音,这一世她爱子情深,伤了本命,淑慎慨叹,即使重生一世也难逃厄运,她慢慢入睡,却不断梦见自己的娘亲和弟弟索命,讨冤,又梦见前一世自己筹划之下借刀失去性命的那些人,她喃喃细语,冷汗涔涔,突然噩梦惊醒,一身冷汗。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珍儿进来,一脸惊讶,“娘娘您又梦魇了!”“你去钟粹宫请纯妃娘娘回来说话!快!”说完,淑慎让人给自己换了衣衫,在偏殿候着纯妃。

“姐姐,您这么晚要我来可有要事?姐姐,您脸色苍白是否龙胎有异?”纯妃坐下来,看着淑慎这边一片忧伤,也是十分难过,尤其是想到容音,想到傅恒更是悲从中来。“姐姐还是在为皇后娘娘忧伤?皇上三日后就会回到宫中,姐姐你身怀龙胎切莫因为皇后之事再和皇上争执,听说这一路,皇上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整日发脾气,十分可怕,姐姐性子刚烈不要再失了恩宠!”“你我与皇后同气连枝,皇后骤然薨逝十分蹊跷,妹妹就没有怀疑吗?”一句话倒是惊醒梦中人,“你我一直都怀疑二阿哥病发古怪,六阿哥又离奇染痘,是有人在高贵,加之后来本宫的八阿哥胎死腹中,如今皇后娘娘崩逝,这个人应该要呼之欲出了!”淑慎说完,满脸愤恨。“姐姐不是一直怀疑慧贵妃吗?”“慧贵妃为人虽然跋扈,但是伤害嫡子残害一国之母的大罪她是不敢去做的,这个人在背后不断让我们与慧贵妃恶斗就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如今你一切小心,如今大阿哥永璜是庶长子与你的三阿哥永璋都是阿哥中年长者,切莫让两个孩子遭了坏人的手段,璎珞,这些日子你好好带着五阿哥和七阿哥,告诉孩子们在皇上面前务必大悲大哭,不要忤逆了皇上!”淑慎想起前一世乾隆因为容音之死大发雷霆发落了两个儿子之后有些担心。


三日后,乾隆还朝,容音的遗体运回至紫禁城,满城哀悼声不断,宫中一片哀嚎声,乾隆痛失发妻,连连失态,不断加责朝臣和后宫的嫔妃。深夜里,安华殿,淑慎还在为容音祭奠,心中默想。“皇后娘娘,前世我辜负了您的好意,做下了许多错事,如今重获一世却也未能保护您和两位阿哥的安全,您在天有灵保佑淑慎,找出幕后的黑手,坐稳皇后的宝座为您报仇!”


“夜深了,娴贵妃这般为皇后祈福超度别再伤了身子!”慧贵妃进来,双手合十上了一柱清香,“娴贵人,你身后最大的后台没了,看看在这后宫中还有谁能保得住你!”还没说完,淑慎挥手就是一巴掌。“高宁馨你放肆,皇后大丧,你语出不敬,你就不怕皇上治罪吗?”淑慎实在忍无可忍,“你大胆,竟然掌掴本宫,小小贵人实在目中无人!”高宁馨想要喊人进来,“慧贵妃,你别忘了我腹中龙裔是皇上如今唯一的支柱,你若命人处置了我母子,皇上会对你,对高家如何?你心中有数!“淑慎说完,出了大门,回到了承乾宫。


乾隆已经在承乾宫等了一会了,一脸沉默,神情忧伤。看见淑慎才有了精神。“珍儿说你和魏璎珞去了安华殿,你有了身子怎么还去安华殿?”乾隆微笑着,却十分勉强。“皇上,臣妾与皇后娘娘是潜邸的情分,若不是这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让臣妾送皇后娘娘,皇上,您瘦了!”此时,淑慎放佛看到前世受伤的乾隆,伸手去抚摸乾隆的脸庞,胡子茬都出来了,乾隆握住淑慎的手在自己掌心摩挲着,“淑慎,容音是朕的结发之妻,少年相伴,如今骤然离开朕,朕心里十分难受,你懂朕吗?”“少年夫妻,感情自是不寻常,皇上,您重情义,臣妾懂!”淑慎也十分悲伤,“你答应朕不要离开!”乾隆抱着她,近乎在乞求着,淑慎点点头,这一刻,她知道自己还爱着这个男人。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更新预告!

明日更新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的第七集和兰因絮果皆是缘的第十八集,另一篇已完结的音乐故事《幼稚完》也即将在反话后上传,目前构思的音乐故事是《爱不疚》故事会脱离我的峰佘版《家好月圆》进行衍生版本!每篇音乐故事写的时候旋律一起特别有感觉,大家也可以听着歌去看文哦!

明日更新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的第七集和兰因絮果皆是缘的第十八集,另一篇已完结的音乐故事《幼稚完》也即将在反话后上传,目前构思的音乐故事是《爱不疚》故事会脱离我的峰佘版《家好月圆》进行衍生版本!每篇音乐故事写的时候旋律一起特别有感觉,大家也可以听着歌去看文哦!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6

“你出去!”安宁回来了 正准备脱衣服洗澡 却又一次被阿峰看到了。阿峰急忙关门出去 一只手扶着门把手 自语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又不是没看过!”安宁过了一会出来 阿峰看着她 指着桌子上的食物 “过来吃东西 吃完饭喝甜汤 幸好我买了两份 不然小心饿死你!”安宁看到桌子上阿婷做封面的杂志 笑了一个声 没说话 “你这个小迷糊 ,你舍得回来了?做事永远都是这样 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你 以为你出通告的时候出事了!害得我今天出勤的时候差点受伤!”“你没事吧!”安宁着急了 心里却很幸福 不禁意笑了“那倒没事 不过你下次要回家 记得打电话给阿婷请假 她少了你帮忙 工作乱成了一团!”安宁的心又凉了 “说是关心租...








“你出去!”安宁回来了 正准备脱衣服洗澡 却又一次被阿峰看到了。阿峰急忙关门出去 一只手扶着门把手 自语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又不是没看过!”安宁过了一会出来 阿峰看着她 指着桌子上的食物 “过来吃东西 吃完饭喝甜汤 幸好我买了两份 不然小心饿死你!”安宁看到桌子上阿婷做封面的杂志 笑了一个声 没说话 “你这个小迷糊 ,你舍得回来了?做事永远都是这样 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你 以为你出通告的时候出事了!害得我今天出勤的时候差点受伤!”“你没事吧!”安宁着急了 心里却很幸福 不禁意笑了“那倒没事 不过你下次要回家 记得打电话给阿婷请假 她少了你帮忙 工作乱成了一团!”安宁的心又凉了 “说是关心租客 还不是担心女朋友 不过我已经辞职了 应该不会再连累你女朋友加班了!”“喂 你不是吧 我说说而已 你不是这么认真吧!”“我做事一向很认真的 还有我找到房子就搬走了!”“搬了搬了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阿峰火了 安宁回到那个房间 又在写她暗恋的日记 。第二天一早,阿峰起床就看见安宁在做早餐,他想起昨天安宁的话,还在生气,去洗手间的时候用力关上了门!“包租公,我做了早餐!”“不吃了 我要去警局开会!”阿峰说,安宁知道他还在生气,就转身回到自己房里,“等一下 ”安宁拿了几包海味“那天听你说你爸爸妈妈在欧洲 很难吃到正宗的广州特产 这些是我挑的你记得邮过去给他们!”“谢谢!”阿峰拿过去,然后去上班。


安宁回到公司 直接去找沈智廉 “沈先生 我的辞职信!”“给我一个理由!”沈智廉说 “我想我不适合做这份工作 对不起!”“我接受你的辞职 但是如果你想回来随时欢迎!”安宁松了口气 “那我出去做事了!”安宁还要再做半月才能离开 但是还是要认真做事工作,不想让沈智廉难做。这些天她和阿峰见面都没说话 安宁因为找房子也很着急 房租并不是小数目 这让她很烦,所以她在动摇前些天在电话里,沈智廉的提议。回到家 刚到楼下 就看见阿婷的车开进停车场 安宁不想做电灯泡 转身走了 晚上风很凉 她一个人在街上走 漫无目的 就在街边吹海风 用手机看小说 看着看着睡着了醒的时候天亮了 才回家 知道这个时候阿峰上班了 一夜被风吹着 安宁浑身难受 不停地打喷嚏 “你回来了 ”阿婷穿着睡衣在客厅 “早!”“安宁 我今天要和阿峰去南丫岛 可是阿峰说你一个人在家 一起去吧!”阿婷的态度让安宁奇怪 “是啊 一起去!”阿峰也说 阿婷不由分说就拉着安宁换衣服 然后出门。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5

安宁回到家 刚坐下来喝口水就有人来说敲门,开口一看原来是邻居常姨 “小宁 原来真的是你回来了 快来 我们正好在吃火锅!” “不用了 常姨 我还要去给我外婆上香!”“那好吧 其实你走的这几年每一次回来我都说要和你一起去给你外婆拜拜 她要是知道现在外孙女这个么有本事在香港工作一定很安慰了!”常姨的话让安宁想起了外婆 双亲去世之后 她由上了年纪的外婆照顾 还记得她老人家一跌一撞的捡废品供她上学 看到外婆灵位的相片 一下子哭了出来“外婆 我在香港一个人撑得好辛苦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在公司又又被人欺负!我真的不想再撑下去了 我好想你……”安宁哭着,她一边给外婆的灵位擦拭着。在广州住了几天,安宁才...

安宁回到家 刚坐下来喝口水就有人来说敲门,开口一看原来是邻居常姨 “小宁 原来真的是你回来了 快来 我们正好在吃火锅!” “不用了 常姨 我还要去给我外婆上香!”“那好吧 其实你走的这几年每一次回来我都说要和你一起去给你外婆拜拜 她要是知道现在外孙女这个么有本事在香港工作一定很安慰了!”常姨的话让安宁想起了外婆 双亲去世之后 她由上了年纪的外婆照顾 还记得她老人家一跌一撞的捡废品供她上学 看到外婆灵位的相片 一下子哭了出来“外婆 我在香港一个人撑得好辛苦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在公司又又被人欺负!我真的不想再撑下去了 我好想你……”安宁哭着,她一边给外婆的灵位擦拭着。在广州住了几天,安宁才想起自己的电话落在了香港,急忙去买了一个新的手机,把电话转接到新的电话上,刚弄好电话就响了。

“喂……”“你终于肯听电话了 你有没有搞错 不来公司连招呼都不打 你现在在哪儿 你知不知道你手上有很多计划要做!”是黎美婷 一张嘴就在骂人了 “我不太舒服 我想请假!”“什么请假 我不会批的!这些宣传计划是你一直在跟的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 你自己和沈先生交待”啪地一声 那边挂断了电话 安宁刚要把电话放回去 又来电话了 这次是阿峰 “你这小迷糊 你去哪儿了!”“我回广州了!”“你有没有搞错 我以为你出通告出事了 你这么大的人了 做事怎么会这么没有分存存,你知不知道……”“你够了 你只是我的房东 你女朋友骂完又轮到你骂我 我跟你好像不是很熟 还有麻烦你不要烦我 我回去之后就搬走 免得打扰你和女朋友亲热!”安宁一口气说完挂断电话 那边阿峰一脸茫然 不知道为什么。安宁说完就把电话关机了,阿峰一整天做事的时候难以专心 晚上回到家 开门之后刚进来就被人从身后面环住腰 脸贴在他的背上 “你有没有想我?”“做事的时候没有 现在很想!”看着黎美婷 他很爱她,很想和他走在一起!


一夜难睡 阿峰怀里抱着阿婷 却睡不着 。他一直想着安宁的话,心烦意乱的起身喝了杯水,迷迷糊糊地睡了。那边在广州的安宁一样睡不着 她坐在桌子前工作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阿峰连续打电话给安宁都打不通,自己也就生气了,正好有案子,忙了一个星期 阿峰才回家。这几天,阿婷出差去巴黎 工作忙很少联络 却总能在娱乐杂志上看到她的新闻 无非是一些和异性亲密的照片 阿峰知道这是阿婷的工作需要 也没有多想 回到家只想快洗澡睡觉 扭开洗手间的门 就听见“啊”地一声 。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这是2010年到2019年之间我写过的所有峰佘文,完结了三篇,大家想看哪一篇我继续写,只想告诉所有坚守的rs,我一直都在,我们一直都在,葱左林右佘到使徒行者,rs事我们的信仰!

这是2010年到2019年之间我写过的所有峰佘文,完结了三篇,大家想看哪一篇我继续写,只想告诉所有坚守的rs,我一直都在,我们一直都在,葱左林右佘到使徒行者,rs事我们的信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