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思

1337浏览    1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2 11:48
风陌潇霄

【思璟】随手,希望食用愉快(。・ω・。)

  初见林思时,宣璟刚和钟宛打了一架,正嗷嗷叫着要再战时,那人倏地闪到面前护着他家主人,身姿颀然的,样貌也不错,就是不会说话,只一脸焦急,匆匆打着手势求他别打了。


  他心里怒,二话不说撸着袖子上前,没料到这人就一把跪下了,身上生生挨了他一拳。


  后面的钟宛大叫着去推林思,宣璟愣了,看着自己的手,脸涨红了,有些愧。


  也对,他再怎么不被记得也是个皇子,别人是要遵着礼数的。


  只是看着钟宛火急火燎的关切林思的模样,再看林思浅浅笑着,毫无悔顾。那尽忠护主的态度,实则在宣璟心上拨了一拨。


  怎会有这般拼着为主人的人?他若也有,定要好生待着,不教人受欺负。...

  初见林思时,宣璟刚和钟宛打了一架,正嗷嗷叫着要再战时,那人倏地闪到面前护着他家主人,身姿颀然的,样貌也不错,就是不会说话,只一脸焦急,匆匆打着手势求他别打了。


  他心里怒,二话不说撸着袖子上前,没料到这人就一把跪下了,身上生生挨了他一拳。


  后面的钟宛大叫着去推林思,宣璟愣了,看着自己的手,脸涨红了,有些愧。


  也对,他再怎么不被记得也是个皇子,别人是要遵着礼数的。


  只是看着钟宛火急火燎的关切林思的模样,再看林思浅浅笑着,毫无悔顾。那尽忠护主的态度,实则在宣璟心上拨了一拨。


  怎会有这般拼着为主人的人?他若也有,定要好生待着,不教人受欺负。


  但他偏偏就想不出有谁,明明他身份更为尊贵才对。


  他羡慕起钟宛来,但他不明晰这是羡慕,只一次次地和钟宛斗嘴打架,这关系还不知不觉近了。他想像钟宛那样,被太傅赞是文曲星下凡,才思通彻,随手就是好文章。他还想也有这么个忠虔的家将,常年跟在身边,朝夕相对的,彼此有着不为外人道的牵系与默契,多好。


  有时钟宛惹他,他就很快地上钩了,上前去打钟宛。这种时候林思必然会来挡着钟宛,他就可以借机离得近了,把人多看几眼,看了就觉得心里一下一下的满足,不知怎么回事,也不细想。


  他会时常和贴身的侍从闲聊暗叹,说钟宛的命怎么这么好。


  直到宁王事变,和他不打不相识的这对主仆双双落入奴籍。


  他从没这么十万火急的时候,结果翻来覆地折腾,也只带回了一个林思。后来听说钟宛被那个郁赦买去了,再后来又去了黔安,想来差不多是安生了,便慢慢放了心。


  林思是个知恩图报的,做事又扎实牢靠。他让人家跟在身边,越看越觉得满意,一来二去的,就不知不觉亲厚起来。


  林思是个哑巴,宣璟时常觉得有些忧心。林思能护着他,那林思受欺负了,喊谁去?


  他就这么担心着,结果真有一天看到林思被按着打了,整个人都要炸了。


  打听出是他母妃的指令,他嗷的一声扑到林思身上,冲他母妃喊着,要打死林思就先打死他。


  板子还在落着,林思即使被捆了手脚也还是翻身护住了他,他也想去保住林思,但还是被严实地护在了身下。他心里急,伸手想把林思推开,却对上一双担忧的眼。


  林思也是急切的,低头看着他,不让他动弹,不让他受伤。


  当时不知怎么回事,他鼻尖蓦然一酸,猛地伸手把林思的脖子环紧了。


  他搞不清自己到底哭没哭,反正眼眶红了一圈,风一吹,飕飕的酸凉。晚上他一个人悄悄去林思的房间,看到烛火在亮,窗上映出个影子。


  林思常年习武,听到宣璟的动静,匆匆披了外衣来开门。宣璟本憋了满腹道歉的话,一眼看到那微敞的衣间露出的光洁胸膛,脸先红了。


  林思的伤多在背上,青紫斑驳的一片。身娇肉贵且没见过世面的宣璟被骇得不轻,见林思拿了膏药来擦,手臂弯折地屈向身后,忍不住一把夺下药盒,说:“我来吧。”


  林思忙回头,打着手势比划,殿下位尊身贵,怎能亲自做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


  宣璟不满,“你个哑巴怎么这么多废话!”


  他强硬地握着药,坐在林思身后,不知分量地捞了一大坨膏药,又不知轻重地戳涂在林思身后,还在叨叨絮絮:“被打的时候不会反抗,现在就会说了,你什么毛病!”


  林思不动作了,只是半回过头笑,明昧的烛光晃着微微弯起的唇角,看得人眼睛发怔。


  宣璟抬起的手顿了顿,看林思又回过了头,便慢慢地靠过去,脸缓缓地,贴在林思背上。


  他感觉到林思浑身一僵,他脸红,微微偏了偏头,鼻尖和嘴唇蹭过一点温热的皮肤,有些暧昧的亲昵。


  见这人还在僵着,没别的反应,他又有些赌气,心道爱怎么就怎么地吧,反正没人会多想。


  不是都当他傻么。


  后来兜兜转转的,钟宛归京了,和郁赦还在拉扯不清,京中局势也在不知不觉中愈加紧张了。虽然宣璟没亲眼看见,但他就是知道钟宛和林思有联系。他自己郁闷,本来就看不爽郁赦,自己独有的一个林思又念旧主去了,他怎么说也是个皇子,别人勾心斗角却从不带他,还凡事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简直没道理。他生气,一生气就烦。加上那段时日,他三皇兄去世了,人们哀哀戚戚的一大片,搞得他心里更堵,没道理地,就拉了林思喝酒。


  好像早就想这么做了,却寻不到缘由来。这会儿他也不想寻了,只拽着林思一杯一杯地喝,喝得意识迷蒙,脑子里晕出花来,整个人都飘了。


  他喝得拿不动酒杯,啪地掉在了桌上。恍惚间手腕被扶住了,整个人被搀扶着躺上床,外袍和中衣被细致地解开,让他瘫得舒服。


  被熟悉的气息挨近,他便循着软软地依过去,偎进一片暖热的胸怀。


  他醉得动不了,指尖无力地在那人胸膛上划过,还未落下,便被擒住了,揉进温灼的掌心,细细捻着,说不出的亲昵。


  他无意识地砸砸嘴,酒气还缠萦在唇边,舌尖顺着探出,舔着发干的嘴角。迷蒙间手腕被按在了枕侧,身上覆了一人,微张的唇被衔了去,一样的酒香糅着不同的气息入侵口鼻,他更醉了,无意识探舌去迎合,却被吮了更深地掠扫,柔软湿滑地交缠,被一种温厚又坚劲的感觉包裹,熟悉又陌生。


  他嘤嘤哼着,喉间发出难耐的短吟。腰被环了起来,温热的手探进亵衣顺着一路抚上身侧。他身子轻颤着想躲,那手也紧随着,分开的腿间嵌了精实的腰躯。他抬起腿想离开,却不自觉地环住了这身躯。这般契合的姿势还挺惬意,他低低叹了一声,溢出口就成了浅微的薄息。


  身体从没有过这样奇怪的反应,教他心悸,似抗拒又似依恋,明明有些怕着,却也不是疼。他从未见过这般矛盾的自己,昏沉旖旎中又生出闷气来,抬眼瞪了半晌,终于看清了身上的人。


  是林思。


  脑子里唰的一声惊雷,骇然、羞恼、震怒等等情绪,还混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秘心思,尖笑着混在一起,生生把他的脑子搅成了染缸。


  他头一回打了林思,还骂了人,叫他有多远滚多远。他在说那些难听的话的时候眼睛里还泛着水,颊侧烧红得不正常,半掩的领间露着点点嫣红的印记。林思硬是扛着他的拳打脚踢,把他用暖被裹好,才在床边跪下磕了头,真当滚了。


  他瞪着眼躺在床上生气,气了半晌,心里又隐隐地发疼。


  林思不在府里了,他看谁都觉得不顺心,不知自己这儿都是些什么下人,不是这里缺了那么点儿细心,就是那里缺了那么点儿利落。这里不够扎实,那里不够灵活,还会说话,叽叽喳喳的烦得慌。


  宣璟后悔了。悔得带着人,在京城里一家一家地搜。悔得不得不拉下脸去找钟宛,见自己的死对头,就为找那人。


  他也是后知后觉,其实他早已不是为了要一个赤胆忠心的家将,他想要的,仅仅是那一个林思而已。


  所幸最后林思还是回来了。他看着人,酸了眼睛,强忍着不在一干家仆面前露怯,心里早就哭嚎着想扒进林思怀里腻一把,想去拽林思的袖子,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一哧溜的小核桃。


  有时他也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比较蠢,不然他怎么什么都做不好,什么事都逆着他的心,在身边栓了这么多年的人,还差点儿给弄丢了。可能他也是真的比较蠢,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再碰上其他的事,也还是差不离的反应。


  只是幸好,以后会有个林思,一直陪在他身边。


  他心悦的人,也正好心悦他。


  如果这是用他本应有的机敏聪慧换来的,那他愿意,就这么一直蠢下去。

长相守

【当年万里觅封侯 | | R】郁赦钟宛《你的泪》

被制裁啦  再发一次


每次写钟宛和郁赦我都把自己感动得哇哇哭


这次先是被林思宣璟(哑巴和四皇子)逗乐了


然后又写哭了😂我真的厉害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31731723371207

被制裁啦  再发一次


每次写钟宛和郁赦我都把自己感动得哇哇哭


这次先是被林思宣璟(哑巴和四皇子)逗乐了


然后又写哭了😂我真的厉害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31731723371207

三月聚粮一顿吃光
这两天瓶颈了,画的小人越来越丑...

这两天瓶颈了,画的小人越来越丑,接下来要去大量练习了,下次希望我的粮可以更好吃一点【😭】

这两天瓶颈了,画的小人越来越丑,接下来要去大量练习了,下次希望我的粮可以更好吃一点【😭】

戴远道

林思×宣璟②

“林思,卧室!”
“林思,去院子里瞅瞅。我的花儿好像快开了。”
“林思,这几盆搬到这儿,晒晒太阳。”
“林思……”
刚以“腿废了不能没人照顾而别人都笨手笨脚照顾的不舒服没你不行”为借口抱得美人归的四殿下侍宠而娇,使唤林思做这做那。林思也乐得听他使唤,脸上总带着笑。
“王爷也太蛮横了吧。林少爷才刚回来就让他做这做那的。”
“就是就是。轮椅都不坐,去哪儿都要林少爷背。你看林少爷笑得多僵硬啊,唉,人善被人欺。”
“林少爷能怎么办啊,有苦说不出呗。咱王爷现在是唯一的皇子了。天威雨露皆皇恩呗。”
“唉……”
两个宫女在花园小路里悄悄八卦,正好让被林思背着散步的宣璟听见了。宣璟很恼火,拍了拍林思的背。
“放我下来!下来!”
怕...

“林思,卧室!”
“林思,去院子里瞅瞅。我的花儿好像快开了。”
“林思,这几盆搬到这儿,晒晒太阳。”
“林思……”
刚以“腿废了不能没人照顾而别人都笨手笨脚照顾的不舒服没你不行”为借口抱得美人归的四殿下侍宠而娇,使唤林思做这做那。林思也乐得听他使唤,脸上总带着笑。
“王爷也太蛮横了吧。林少爷才刚回来就让他做这做那的。”
“就是就是。轮椅都不坐,去哪儿都要林少爷背。你看林少爷笑得多僵硬啊,唉,人善被人欺。”
“林少爷能怎么办啊,有苦说不出呗。咱王爷现在是唯一的皇子了。天威雨露皆皇恩呗。”
“唉……”
两个宫女在花园小路里悄悄八卦,正好让被林思背着散步的宣璟听见了。宣璟很恼火,拍了拍林思的背。
“放我下来!下来!”
怕宣璟站不稳,林思把他靠在了假山旁边。
“你很委屈吗?”宣璟皱着眉。
林思又笑了。不胜荣幸。他打手语。
“别人都说你很委屈!”宣璟叉着腰。
林思笑得更深了。是很委屈啊,王爷一直都不舍得给我个名分。
“族里宗亲和那帮老顽固肯定要叨逼叨,这事还得找郁…不对,什么名分不名分的!”林思眉毛拧的更紧了。
林思逼近一步。昨晚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什么跟什么呀,我说什么了。”宣璟把脸扭到一边。
无名无分的,叨扰主子这么长时间,主子要是嫌我碍眼,奴才这就走。林思比画完就转身,不给宣璟反应的时间。
“你再跑!你还走!”宣璟有点委屈,跳着脚追过去。
“林思!林思!”宣璟慌了,带着哭腔喊林思的名字。
林思猛地停下脚步,转身抱起踉踉跄跄的宣璟,把人按在假山上就是一顿猛亲。
林思亲的特别狠,宣璟一边流泪一边揪着林思的衣领。
林思放开怀里的人,慢慢打手语:
亲也亲了,睡也睡了,王爷要是翻脸不认人,我也没处讨理。
“明明是你翻脸不认人。”宣璟的嘴唇忍不住发抖,用眼泪把满腔委屈宣泄出来。“先招惹我的是你,跑了的也是你,刚才扔下我的还是你,我…我……”
林思将人揽在怀里,一下一下抚着怀中人的背。
“我去哪讲理啊林思,我怎么办!”宣璟哭的更大声。
林思心都要碎了。
“我再也不跑了,余生都是你的。”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中

这钟宛也不愧是文曲星转世,脑子就是灵光。宣璟一面在心里夸着钟宛,一面站在书桌前手下不停。

这么些年,是林思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保护自己,自己要不要也让林思感受一下被照顾的感觉?嗯,可以跟厨子学着做点什么,最好是林思爱吃的,但是林思好像不挑嘴,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这就比较难办了。

当年自己生辰,林思还因为自己挨了打,至今自己都还没正式的道过歉,也不知他心中有没有心结。为了权谋,林思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和他那好兄弟之间两头不好做,也不知他为了维护自己对钟宛说了多少假话,心里是否至今不过意。还有醉酒那次,自己怎么能那样对他,害得林思久久不敢回来,回来了也体贴一如往昔,没有丝毫怪罪自己的意思。...

这钟宛也不愧是文曲星转世,脑子就是灵光。宣璟一面在心里夸着钟宛,一面站在书桌前手下不停。

这么些年,是林思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保护自己,自己要不要也让林思感受一下被照顾的感觉?嗯,可以跟厨子学着做点什么,最好是林思爱吃的,但是林思好像不挑嘴,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这就比较难办了。

当年自己生辰,林思还因为自己挨了打,至今自己都还没正式的道过歉,也不知他心中有没有心结。为了权谋,林思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和他那好兄弟之间两头不好做,也不知他为了维护自己对钟宛说了多少假话,心里是否至今不过意。还有醉酒那次,自己怎么能那样对他,害得林思久久不敢回来,回来了也体贴一如往昔,没有丝毫怪罪自己的意思。

宣璟的小林思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就想亲亲他抱抱他。还想和他手拉手一起晒太阳,想和他天涯海角的走一走,想和他一直一起。宣璟只是想着,就低头痴痴的笑了起来,直到林思悄无声息落在身后。

一颗脑袋从身侧探过来,疑惑的看着宣璟的书桌,宣璟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捂住桌上的纸。“林思你怎么回事,进来……进来书房不知道告诉我一声吗?不声不响的……”

以林思的身手和反应力自然看清了纸上内容,他忍着笑比划道:殿下我敲门打了招呼的,是殿下太投入,没有注意到。

宣璟低下头,又羞又愤,脸微微的红了。

林思微微弯下身把脸凑到了宣璟面前道:殿下在忙什么?他说的很慢很慢,为了让宣璟能读懂他的口型。

“没什么!”宣璟说完迅速收拾起书桌,想要毁尸灭迹。

林思走过去碰了碰宣璟示意他看看自己,接着比划道:殿下想怎么做都可以,不用不好意思。林思……是愿意的。

宣璟看完林思的手语,不自觉的停了一切动作,然后就被林思拉起手揽进了怀里。不对呀,画上的不是自己抱林思、亲林思吗,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宣璟这么想着,下一秒林思就贴了上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宣璟的脑子还是一瞬间就空白了,由着林思撬开他的嘴,唇舌交缠。

林思动了情,但没忘记现在的青天白日、半敞开的书房门,于是一边吻着宣璟一边把他往书房的角落引。

打断这段旖旎的是移动过程中,不知什么滚落在地的声音,林思怔了怔想起那是什么。趁着这空当,宣璟自觉想要转被动为主动,他刚一动作就又勾起了林思的情欲,当即哪还管什么掉了。

约莫小半炷香的时间,两人才停了下来,宣璟软软的倚在林思肩头轻喘,顺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几颗核桃。

“小林思,那核桃是你的吗?”

林思微微点头。

“你这,可是看上了什么物件,来跟我换银钱的?”宣璟差不多缓过气来了,他站直身子与林思对视,认真道,“林思,当时我们还小,现在长大了,你要买什么直接去账房取钱就是,不需要再来特意知会我。当然核桃我还是会给你的,只有我会给你核桃,你也只能收我给的核桃,懂吗?”

林思也不比划了,只是摇摇头,转身捡起了地上的几颗核桃。宣璟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被转身回来的林思拖着往外走,直直的奔着林思的院子去了。

林思把宣璟拉到了屋内一个木箱面前,打开盖子只见里面大半箱的核桃,又亲眼见着林思把手中的几颗核桃小心放进了箱子。

林思回过身,低着头开始打手语,全程不敢看宣璟一眼。殿下,这些年来你给我的核桃,除了不得不花钱的地方,我都没舍得用,现在都在这里了……也不是,我本想着一颗一颗都收藏好了,攒起来。可是有些实在年岁太久,都变黑了,我不得不扔。这两天我就想找些质量还不错的核桃树,再采一些填补上空缺。

殿下我,现在没有什么需要跟你换银钱去买的物什了。这么多年的核桃都给你,以后的核桃也给你,我就想要我最想要的……你,可以吗?

感受到宣璟的靠近,林思紧张的都有些发抖。宣璟轻轻扳过他的肩膀,林思急忙又开始比划:我知道核桃的数目还不太对,先赊着可以吗,我还会继续出去找的……宣璟用拥抱打断了林思的手语,“不用再找,我已经是你的了。很早就是……”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上

宣瑜登基后不久,依着摄政王的建议下旨赐了宣璟一处封地和一座好宅院,却不想宣璟会抗旨不遵,隔日还闯到了摄政王的府上。

郁赦昨日在议政厅听完传旨太监回来后的禀报,就憋着一肚子气,只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不便发作。抗旨不遵算是大罪,刚登基不久的宣瑜听闻此事只当要闹出什么人命,当即就被吓到了,郁赦怎么能再加一把火,只得忍了忍暂且搁置、改日再议。

回到府上郁赦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想冲到宣璟府上把人拽出来揍一顿,钟宛拉着他好说歹说的一堆劝作用也不大。“宣璟个榆木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该不是现在反应过来要夺皇位了吧?!我俩不还是为了他跟那个哑巴好,还是说那个哑巴给宣璟吹什么枕边风了。”

钟宛听郁赦越猜越不着...

宣瑜登基后不久,依着摄政王的建议下旨赐了宣璟一处封地和一座好宅院,却不想宣璟会抗旨不遵,隔日还闯到了摄政王的府上。

郁赦昨日在议政厅听完传旨太监回来后的禀报,就憋着一肚子气,只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不便发作。抗旨不遵算是大罪,刚登基不久的宣瑜听闻此事只当要闹出什么人命,当即就被吓到了,郁赦怎么能再加一把火,只得忍了忍暂且搁置、改日再议。

回到府上郁赦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想冲到宣璟府上把人拽出来揍一顿,钟宛拉着他好说歹说的一堆劝作用也不大。“宣璟个榆木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该不是现在反应过来要夺皇位了吧?!我俩不还是为了他跟那个哑巴好,还是说那个哑巴给宣璟吹什么枕边风了。”

钟宛听郁赦越猜越不着调,心中失笑,顺势亲了上去堵住他的嘴。口头劝说没什么用,还是身体力行的抚慰比较靠谱啊。不过先撩者钟归远,迅速被郁子宥抢回主动权,最后被压在榻上好好疼爱了一番。临去见周公前钟宛迷迷糊糊想起自己的好兄弟,打算明儿得空去一趟府上,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早钟宛从郁赦怀中醒来,亲了亲心上人的脸让他自行去宫中,待自己了解过宣璟的情况再到议政厅商议此事。就是在两人收拾好正要各自出门之时,宣璟只身闯了来,进门就道,“郁子宥你什么意思?”

大清早的,郁赦的火气一下子又窜出来了。钟宛立刻招来冯管家,让他带着宣璟进了正厅,自己则哄着郁赦上了马车,最后还是用一个吻压下了摄政王的火气把人送走了。往回走的路上,钟宛内心禁不住的嘚瑟,钟归远啧,魅力不减当年啊。

回到正厅,正面对上宣璟这个祖宗,钟宛内心暗暗叹气。还未来得及开口,宣璟一串问题就来了。“你们有什么阴谋,我琉璃盏还没拼好就急着把我支走,是想让全天下知道我把琉璃盏打碎了吗?”“还是你们厮守了就见不得我好,硬要把我和林思拆开,你好独占你的好兄弟?我告诉你钟归远,这事林思第一个不答应。”

钟宛无语扶额,“你走林思自然是要跟着的,我们不过想让你们避开京中纷扰,找个好地方安安稳稳过日子。宣璟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啥!”

“我在京中也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啊,当个闲散王爷不好吗,干嘛还要去封地对着那些庶务。钟宛你不要用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我,我又不是没有脑子。”

钟宛心道你还确实没有,“你不想走,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罢。”钟宛实在不想继续这个无语的话题,“我那好兄弟呢,最近可还好?”

说起林思,宣璟的神色不自知的变了变,“那自然是好的,我的人我怎么会亏待了他去。”说完似是想到什么,“钟宛,过几日就是乞巧节了,我想给林思安排些特别的,你有什么妙招吗?”自从上次听了钟宛的建议把林思成功找了回来,宣璟在这方面就对钟宛十足的信任。

乞巧节,牛郎织女一年一会的日子,确实应该好好过一过……自己同子宥……要怎么过呢?钟宛想着,抬头对上宣璟期待的目光,有了主意。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2:...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2:30-】代发

微博@欧尼酱去流浪

安安没有老福特由策划代发

是书签鸭~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2:30-】代发

微博@欧尼酱去流浪

安安没有老福特由策划代发

是书签鸭~

戴远道

林思×宣璟③(现代校园私设)

“今天食堂人怎么这么多,啧。”宣璟端着盘子找座位,“嗯,宣瑞坐在那,和他凑合一下吧。”

宣璟正往宣瑞的方向走,忽然在半空中与郁赦四目相对。他刚注意到郁赦就坐在与宣瑞隔了一排的桌子上。

“什么鬼运气,这岂不是要和他对着坐。”宣璟脚步一顿,想转身,“不行,这样走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凭什么我走!”宣璟胸脯一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宣瑞对面。

“四哥。”宣瑞抬了下头,宣璟嗯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宣璟自顾自的吃饭,宣瑞也没再说话。

宣璟看似安静如鸡的吃饭,实则内心波澜起伏。

“哼,那个傻逼果然来了。”

“他是不是往这看。”

“呵,我高岭之花绝对不会扭一下头。小口吃饭尽显贵族气质!”

“啊...

“今天食堂人怎么这么多,啧。”宣璟端着盘子找座位,“嗯,宣瑞坐在那,和他凑合一下吧。”

宣璟正往宣瑞的方向走,忽然在半空中与郁赦四目相对。他刚注意到郁赦就坐在与宣瑞隔了一排的桌子上。

“什么鬼运气,这岂不是要和他对着坐。”宣璟脚步一顿,想转身,“不行,这样走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凭什么我走!”宣璟胸脯一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宣瑞对面。

“四哥。”宣瑞抬了下头,宣璟嗯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宣璟自顾自的吃饭,宣瑞也没再说话。

宣璟看似安静如鸡的吃饭,实则内心波澜起伏。

“哼,那个傻逼果然来了。”

“他是不是往这看。”

“呵,我高岭之花绝对不会扭一下头。小口吃饭尽显贵族气质!”

“啊,赶紧吃完!这样吃饭好难受。”

“欸他往这来干嘛是不是要跟我搭话!”

林思走到空调前,调整了一下风叶。

“醉翁之意不在酒呗谁看不出来你装什么装。”

宣璟自以为伪装得天衣无缝,实则他乱飘的小眼神大家都尽收眼底。

钟宛着实想笑,忍不住推波助澜,“还是拨回去吧,风直接吹着好冷啊。”

林思又走到宣璟旁边的空调。

“哼,憋不住吧,大尾巴狼!”

宣璟正在心里摇尾巴,宣瑞突然发了话。

“切,什么成绩优异特招进来的,不就是个走后门的哑巴吗!四哥你说是不是。”宣瑞撇了撇嘴,白眼快翻到天上。

宣璟突然一阵无名火起,把餐盘往桌上一摔,“你酸什么酸,就你有嘴了一天叭叭的,饭都堵不上。下回再让我听见你在背后议论他可小心点!”宣璟拧紧眉头,朝赶来收拾残局的阿姨道歉后扭身就走。

“什么破事……”宣璟烦躁的扯了扯领子,“我饭都没吃给他出什么气呀。”宣璟低头想找个石子出气,一双白球鞋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我抬不抬头?”宣璟悄悄咬牙,“你大爷的我怂什么。”他猛地抬起头,在颈椎“咔吧”一声里撞进林思带笑的眼。

林思把手里的袋子挂到宣璟手上,打手语说:“就知道你吃不成饭。水果待会回寝吃,牛奶睡醒了喝,下午上课累了就吃饼干。”

宣璟看着一兜子吃的,气散了大半。正犹豫要不要拒绝,就被林思勾着肩,不由分说的把他推向宿舍。

“靠,你别推我,咱俩又不顺路。”

“嗯?你啥时候住我对门的?”

“也是,郁赦肯定不让你和他俩睡一个寝室。”

“靠,凭啥他俩睡一个寝室就要把你赶出来!我跟老师说,下午你就搬过来!”

 

 

天竺没有葵
为什么!!!他们两个!!没有粮...

为什么!!!他们两个!!没有粮吃!!!

为什么!!!他们两个!!没有粮吃!!!

故人西辞未肯归

岁月情书

【为什么明知晓结局,

  还空允我期许,

  你可知那是我半生欢喜。】


林思与程明义的故事,该从何说起呢,想来也是太过久远的事情了。

林思和程明义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打小林思就喜欢跟在程明义的后面疯跑,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大有一幅“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韵味,大院的人们似乎也都默许了他们两个就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后来年岁大些了,院里的人们也开始打趣他们,有时候见只有程明义一个人,还会打趣道:“明义,你的小媳妇呢?怎么今天没有跟着你。”懵懂不知的少年,听着这些打趣,却只觉得面子挂不住,总觉得自尊心受了伤害,时间久了,难免会冲着林思发脾气,林思似乎觉察到了他的心思,...

【为什么明知晓结局,

  还空允我期许,

  你可知那是我半生欢喜。】


林思与程明义的故事,该从何说起呢,想来也是太过久远的事情了。

林思和程明义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打小林思就喜欢跟在程明义的后面疯跑,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大有一幅“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韵味,大院的人们似乎也都默许了他们两个就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后来年岁大些了,院里的人们也开始打趣他们,有时候见只有程明义一个人,还会打趣道:“明义,你的小媳妇呢?怎么今天没有跟着你。”懵懂不知的少年,听着这些打趣,却只觉得面子挂不住,总觉得自尊心受了伤害,时间久了,难免会冲着林思发脾气,林思似乎觉察到了他的心思,也开始刻意疏远了他。

后来,林思还会远远地看着程明义地身影,却再也迈不出走向他的那一步,与此同时,程明义身边少了林思的聒噪,却开心的不亦乐乎,心想着那个讨厌的小丫头终于不会再来烦自己了。

后来,程明义考取了医学院,学习了临床,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消息的林思,下了莫大的决心,把志愿和他填到了一个学校,直到临近大学开学,林思才忐忑不安地又来了程明义家。

程母看见林思来了,热情地招呼着:“思思可有日子不来了,最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明义欺负你了啊,要是的话你就告诉我,我给你收拾他。”程母早就顺理成章地把林思当成了自己家的一份子,却终是匿了程明义的意。

林思不安地回答到说:“不是,明义对我挺好的,只是我妈说,姑娘大了该稳重些,不能再和以前那样疯跑了,所以这些日子被我妈关在家里磨性子呢,就没顾上来看您。”

“要我说啊,你妈这就是多余操心,我看你这个样子就挺好的,我喜欢,你要是我姑娘该多好啊。”程母拉着林思的手说到,“对了,思思,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我大学快开学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想来和你们道个别,明义应该也快开学了吧?不知道明义考的哪里,最近忙着准备开学的事情,也没有顾上问一下明义报的哪?”明知故问的试探,裹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小心翼翼,旁人又看的几分明了。


再后来,林思顺理成章地和程明义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离家在外,程明义对于一起长大的林思自然多了几分照料,两人的关系有热络了许多,似乎所以人都觉得他俩在一起是顺理成章的结果的时候,结局总会出人意料。

程母看着两人两小无猜的模样,自然而然地把林思当成了自己儿子未来的另一半,林思却也不曾反驳,程明义看着事情如此发展,脸上阴晴不定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这世界上的顺理成章从来不是只有一种选择,当另一个温婉娴静的女子出现在程明义的生活的时候,被林思一腔炽热的感情裹挟着透不过气来的程明义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另一个人,想来也是顺理成章的。


看着眼前一对璧人,林思终于是受了打击,以前纵知程明义心里没有她,可是也不曾有过别人,她自信只要坚持有一天住进去的那个人会是自己,可现在,他的心里住进去了人,并且把他整个心占的满满的,连一丝留给自己呼吸的空间都没有。

被伤的彻底的林思曾去寺庙求过签,大师解卦时曾说了一句偈语:“情根深种祸初始,蹉跎半生伶仃身。何妨忘却觅良人,未尝不是卿之幸。”

大师摸摸花白的胡子劝解到:“女施主这一签颇是复杂,吉凶难辨。卦象说女施主有一心上人爱而不得,前半生定是伶仃一人,施主不妨回头另觅良人,这一生定会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那若是我不肯呢?卦上只说我伶仃半生,并不是伶仃终老,不是吗?”

“话是如此,若女施主不肯放下执念,确也可其有一段缘分,但女施主又何苦蹉跎半生呢?回头是岸啊。”

林思听及此言,谢过大师,转身离去,坚决的说到:“我本就在岸上,又何必回头。须知人定胜天,天命之言,又何必尽信。”

大师叹气说了句:“痴儿啊,何苦来哉,何苦来哉?”


林思执拗着不肯信的命运,却不想大师一语成谶,她终究没有拗过命运的安排。


程明义大学毕业后,取了那个温婉贤淑的女子,林思自然也识趣地避起了嫌,免得落人话柄,程母总觉得亏欠了林思,却又不能做了儿子的主,想着只能把林思当自己的闺女对待以做弥补,可林思却开始躲这个家远远的,后来林思去了西华医院做护士,程明则去了其他一家医院做了专科大夫,两个人就仿佛两条相交的直线一般,相交过后,再难相遇。


后来,林思也想过放下,也想过重新开始,回头是岸,不是吗?

她开始还听从着家人的安排,见过几个条件不错的人,人品家世皆是上佳,却非林思良人,最终都不了了之,林思从未对那些人打开过内心,那些人亦不想拿一生来陪她赌,毕竟感情这个东西,太过奢侈,不是谁都消耗的起。

后来的后来,林思索性一个人搬了出去住,再也不想听从家人的安排去相亲,去和人交往,她也想过,既然得不到两心相悦之人,又何必将就。爱而不得也不要退而求其次,因为,你退的那一步,未必不会成为别人的爱而不得。


林思也听说过一些关于程明义的消息,从朋友的闲谈中,从父母劝解的电话里。

他们都说,林思,别傻了,程明义都结婚了,你别看不破了,林思,别傻了,那个女人给程明义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叫程俊,你放下吧,林思,他们现在一家人过得很幸福,你何苦一个人孤零零的呢?何必呢?

诸如此类,林思听了太多太多,每一次她都回答:“呸,谁说我放不下程明义啊,姑娘我差什么啊?要学历有学历,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要事业有事业的,我这么优秀的一人,天上少有地上难求的,我至于在他程明义一棵树上吊死吗?你也太瞧不起我了?”

嘴硬的维护着自己那最后的尊严,却再也没有往前迈出那一步。


再后来,林思听说,程明义的爱人去世了,悲痛欲绝地他,抛下年幼的儿子,孤身一人去了非洲,林思听了之后,只觉得嘲讽,她不在了,他的心死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自作多情,当真是喂了狗,她也便不想了。


后来,林思听说程明义一直不肯回来,直到有一天,西华医院里来了一个实习医生,名字叫程俊,她起初听到这个名字时,还以为是巧合,可后来见到了那个孩子之后,直觉告诉她,那就是程明义的孩子,他们的眉眼是那么的像,此时已经是护士长的林思找出来了程俊的档案,果然,父子关系一栏里,赫然写着程明义的大名。

既是故人之子,难免多了几分照拂,加之程俊足够争气,最终留在了西华医院急诊科。作为护士长的林思难免在急诊科进进出出,她向来对这些年轻人好,她一生未婚,所以把这些孩子都当成自己的孩子疼,所以对于程俊的那几丝偏袒,并不曾有人在意。


林思听程俊说,爷爷奶奶的身体不太好,家里又没有人照顾,于是她根据程俊档案上的住址,时隔多年,再次登了程明义的家门。

门铃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程母起身去打开房门,问到:“谁呀,这就来。”

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却着实吃了一惊,反应了半天,才说:“小思,是你吗?”

林思尴尬地拢了拢头发,说到:“伯母,好久不见,是我,小思。”

是了,虽然许久未见,脸上有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眉眼未变,分明是她。

“来来来,小思快进来,你看我一见你,都高兴傻了。”说完程母把林思让进了屋里。

林思在沙发上坐定,程母端来了待客的茶水,才想到问林思:“小思,当年你和明义的事情没有个结果,明义和别人在一起,后来你就再也没有来过,没几年我们就搬了家,这么多年不曾联系,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毕业以后去了西华医院做护士,之后一直留在了那里,程俊后来也去了西华医院,我听说您最近身体不太好,想着明义去了非洲这么多年不肯回来,程俊在急诊室又忙的不可开交,你们二老身边也没有人照顾,所以我就看了程俊档案上留的地址,找到的这里,想来看看你们,程俊不知道,我怕他知道了我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难为你还惦记着我们老两口,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你老公对你还好吧?有孩子了吗?男孩女孩?”

“伯母,我这些年挺好的,我没有结婚,一直一个人,倒也自在。”

“小思,你这该不会是为了明义吧?”程母觉得惊讶,下意识地问出了这一句。

“伯母你误会了,不怪他,刚开始我确实难过,后来也就看开了,也试着和别人交往过,但都合不来,最终都无疾而终了,再后来我也就不想找了,也许我的性格生来不招男人喜欢吧,这么多年一个人过也习惯了,没什么不好的。”

程母心疼的看着林思,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拉着她的手说到:“别瞎想,你这么好的姑娘,是他们配不上你,既然知道了家里的地址,以后常来,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亲闺女的。”

林思点了点头说:“一定的,我有时间就来看你们。”


后来,林思一有时间就来程家给老两口做饭收拾屋子,但每一次都想办法避开程俊,毕竟见面了怕太尴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总不能和程俊说:“我和你爸是青梅竹马,你妈和我是情敌,一出现就把人抢走了吧。”所以,还是不知道的好。


程母每次旁敲侧击想问林思和程明义的事情的时候,林思总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程母知道,逃避,还是因为在乎,所以几次三番想把程明义叫回来撮合两个人,还把两个人的手机号给了对方,可是这两个人却默契地没有打过电话。程明义也一点儿回国地意思都没有,程母一旁看着干着急。


又这么过了几年,林思和程明义还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地模样,林思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着程俊,直到程母突然被送进了急诊室,这一切地平静才打破。

看着老太太危在旦夕,程俊一边照顾着老太太,一边还要好好工作的心力交瘁地样子,林思终于还是拨通了程明义的电话。

“喂,我是林思,程明义你什么意思啊?你妈现在危在旦夕,你却躲在非洲不肯回来,程俊一边忙工作一边照顾奶奶,好几天没有睡过踏实觉了,你这个当儿子的,当父亲的,不觉得愧疚吗?她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了,你也躲了这么多年了,还不够吗?”

“程俊已经和我说了,我不是不想回去,可这边的合约刚到期,我得把手续办完了才能回去,之前我妈做手术不是挺过来了吗,再加上那边有你和程俊照顾,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程明义你什么意思啊?我是你什么人,凭什么你妈危在旦夕了要我照顾,我和你什么关系,还有,你妈上次的手术出了意外,现在病情复发了,情况很危急,老太太也不想再做一次手术再受一茬罪了,你赶紧回来。”

“林思,我知道这很麻烦你,真的很抱歉,我会尽快回去的。”

“用不着这个样子,我麻烦也不是为了你,你也用不着和我抱歉,你要是不想后悔的话,就快点回来。”


林思挂断电话,转身却看见程俊在找自己:“护士长,我奶奶醒了,想要见您,让我叫您过去。”

程俊虽然疑惑护士长几时认识了奶奶,却还是照做了。

林思把程母推到了医院的院子里,程母支走了程俊问到:“林思,我问你,你到底心里还有没有明义,你只要说句有,我拼尽最后一口气,也得给你个交代,二十多年前我无可奈何,可如今我已经是个快油尽灯枯的人了,没了那么多顾虑,你若愿意,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林思低下了头,思躇良久,点了点头。

还是放不下的吧,要不然凭什么这么多年不曾对别人动心,要不然凭什么照顾那个人的孩子,要不然凭什么紧张她的父母,年少时的情根深种,任谁可以连根除去,一干二净。

“好,你既然点了头,就安心等着,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程明义接到了林思的电话之后,立刻买了机票回了国,下了飞机就直奔医院。

程母见了儿子之后觉得有些惊讶,问到:“不是说还要几天把事情处理一下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程明义看着母亲病的吃力的样子,惭愧的跪在了母亲的床前,说道:“妈,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要不是林思打了电话骂了我一顿,我还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你们为什么不和我直说啊?”

“傻孩子,花开花落自有时,我的命数到了,就该离开了,用不着难过,只是妈有一件事情放不下,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妈,您说。”

“林思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她说不是为了你,可我看的出来,她到底是喜欢你,不然她不会照顾小俊,伺候我和你爸,她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了,你躲了这么多年,一直是林思在替你尽孝,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当真一点都不喜欢林思吗?”

“妈,我不知道,就是因为一直没有想明白,所以这么久我不敢联系她,怕再伤她一次,她很好,不该被人再三辜负。”

“你呀你,怎么这么糊涂呢,你为了她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想给她万全,不就是因为在乎吗?不然你何必如此,别再错过了,给她一个交代吧。”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放心,这次我不会再错了。”

程明义从程母的病房里走出来之后,看见了林思迎面走来,林思定睛发现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人是程明义,愣了一下转头就要离开。

程明义看见是林思赶忙叫住:“林思,你等等,好久不见,有些话我想和你好好谈谈,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林思却头也没回地说到:“不方便,咱俩也不熟,没什么好谈的,你还是好好照顾家人吧,我还要工作,既然彼此都有事情,何必浪费时间呢?”说完,林思扭头,看着程明义,皮笑肉不笑的。

程明义只觉得一阵难受,从前的林思,断然不会这般对他。

可是从前又是多久以前呢?将近三十余年,程明义不肯见这个一心喜欢着自己的林思,饶是再好的性子,再深的感情,又经得起多少个三十年的消磨呢?

程明义一时语塞,林思复又转身离去。

“再见,程先生。”

我多想,再也不见你。


诚然,先动情的人从一开始就输了,可是在爱情里爱的深沉的人,不是注定要活的悲哀,既然爱而不得,林思情愿,再次相遇,那个留下潇洒的背影的人,是自己。


程明义回到病房,程母看着他一脸失落的样子,问到:“你这是怎么了,出门没一会儿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我刚刚看见小思了,她好像很怪我,连句话都不肯和我多说,我们,大概是没有可能了。”

“亏你还是个男人,小思不过是对你使了些性子,你就觉得没了希望,你又知不知道她这么多年独身一人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心里放不下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走进她的心里,你把她的心占的满满的,她使使性子又如何?你扪心自问你这么多年对得起她吗?她喜欢你是什么罪过,你却避她如蛇蝎,把她推得远远的,还当着她的面和别的人郎情妾意,就算感情勉强不得,你也不该这么伤她啊。你伤她至此,还指望时隔三十年,你再勾勾手,她就还如当年一般义无反顾地走向你吗?”

程明义被说的羞愧难当,低下头保证到:“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一定会把林思追回来,您放心吧。”

“这就对了,你要记得,纵然林思把你看的再重,可到底也是个姑娘,也该守着她女孩子最后的自尊,那也是她最后的底线了。”

程明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被爱所伤的人,医她的良药便是爱情本身,而林思的药,就是程明义。

程明义和程俊说明了当年的情况,程俊也表示了理解,毕竟母亲去世已然多年,父亲一蹶不振在非洲躲了许多年,是该重新开始了,更何况对方还是那个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林护士长,程俊很是赞成。

程明义苦恼林思不肯见自己,程俊于是想办法把林思骗了出来,林思到了地方,却发现等在那里的人是程明义,转身又想逃走,程明义急忙上前拉住了林思的手,低声求到:“林思,别再躲我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

“是我在躲你吗?分明是你在躲我吧,你都躲我三十多年了,为什么不继续躲下去呢,何必又再回来招惹我?我一个人原本也可以好好的。”林思说着,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只要你不出现,乱了我的分寸。

你带着愧疚卷土重来,我却只能举杯回敬我的脆弱。

程明义从背后抱着林思,安抚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么多年我心里并不是没有你,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你的深情,当年一步走错,再回首已是物是人非,对于你我退一步舍不得,进一步没资格,所以只能躲着你。”

“那你就继续躲下去吧,或者,这次换我躲你,我林思再傻,也不可能被一个男人骗两回,痛一次就够了。”林思说着想要挣脱程明义的怀抱。

程明义却紧抱着她不肯放手。

“程明义,你放手,你个混蛋,你放开啊。”

“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了,我们已经错过了三十年,不要再错了好不好?我们没有下一个三十年可以浪费了,难不成你要躲我三十年来折磨我,你才能消气吗?林思,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这次,是我求你,你不会再受伤了。”

“程明义,你要我怎么信你?放手,不然我只会恨你。”

程明义终于是放开了手,林思流着泪转身离去。

如果不奢求光明,人是可以一直忍受黑暗的不是吗?情爱太甜,一旦沾到之后,就再也尝不得一点苦头。


林思那天与程明义不欢而散之后,倒是清静了许多日子,一天突然听见了曾主任说程母要不行了,怕是挺不过去今天,林思赶忙跑到了程母的病房。

程母看着林思到了,把她叫到跟前儿,拉过她的手和程明义的手放在了一起,虚弱的说到:“我这辈子没什么放不下的,唯独放不下你们两个孩子,小思,别再躲他了,给他一个机会行吗?他心里有你,你心里也有他,这些我都看得出来,你们都是我看大的孩子,我都知道你们的心思,既然彼此有情,就不要再错过了,小思,答应我,好不好?”

林思哭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我都答应您,您尽管放心。”

程母听后,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料理完程母的后事,林思终于肯心平气和地和程明义坐在一起好好谈谈。

“你这么多年独身一人,是为了我吗?”程明义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算不上吧,你结婚后,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找别人,可是最后都不欢而散了,他们都说走不进我的心,也不敢拿后半辈子的幸福和我赌,所以时间久了,我也就断了结婚的念头,想着一个人也挺好。”林思说着,扭头看向窗外,手指轻轻地摩擦着手中的咖啡杯。

林思说的轻巧,程明义却越发觉得愧疚,要不是她心里满满都是自己,她这么好的姑娘,又如何找不到人来爱。

程明义拉过林思的手,郑重的保证到:“你放心,我回来了,从今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以后不管是开心还是难过,都有我陪你。”

林思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说到:“这可是你说的,这一次如果你再伤害我,你以后就再也别想看到我。”

“我保证,不会有这一天的。”

林思终于点了头。


后来,林思和程明义结了婚,婚礼没有大办,只是邀请了几个家人朋友一起吃了顿便饭,林思看重的,也从来不要表面的风光。

后来的后来,程明义果然遵守了承诺,把林思宠成了一个小公主。

一日午后,林思靠在程明义的肩膀上说到:“你知道吗,年少时我曾去庙里卜了一卦,那个师傅告诉我,说我爱错了人,若不回头地话,前半生注定孤苦,后半生才得良缘,我原本不信,可偏巧我这一生都应了大师傅的话,你说怪不怪?”

“不怪,要我说,这就是命,命中注定,你要做我的妻子。”

程明义说完,林思羞得把头埋到了程明义怀里:“你也太自恋了,谁注定就是你的啊!”

“你呀!”说完,笑声回荡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原来,命运早就写好了一切的结局,两心相悦的爱侣终归要走到一起。

你用岁月写了一封情书,我用余生来还你的深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