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艾

161浏览    2参与
鸥影(期末闭关,私信不回)

黑天鹅,白天鹅,与她[林品如×艾莉]

没错,就是回家的诱惑

正经的没开玩笑

——————————

“白天鹅太傻了,她的救赎不该是别人,她不该等着王子来救她。这世上的诱惑太多了,王子随时会背叛他,抛弃她。”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不是的,不会的……”

——————————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了王子吗?”

橘色的澄光筛过叶间,在香樟大道上落了斑斑驳驳一路金箔。

许多年后的艾莉站在海边,脑海里却是那年的盛夏。

燥、热、意乱情迷。

还有,身旁的白裙女子。

林品如与她并肩走着,心不在焉地低着头,一只手挡在额前遮阳,臂弯的袋子里装着雪白的练功服与芭蕾鞋。

“嗯?抱歉我刚刚没在听?”

她抬头看了艾莉一眼,嘴角的梨...

没错,就是回家的诱惑

正经的没开玩笑

——————————

“白天鹅太傻了,她的救赎不该是别人,她不该等着王子来救她。这世上的诱惑太多了,王子随时会背叛他,抛弃她。”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不是的,不会的……”

——————————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了王子吗?”

橘色的澄光筛过叶间,在香樟大道上落了斑斑驳驳一路金箔。

许多年后的艾莉站在海边,脑海里却是那年的盛夏。

燥、热、意乱情迷。

还有,身旁的白裙女子。

林品如与她并肩走着,心不在焉地低着头,一只手挡在额前遮阳,臂弯的袋子里装着雪白的练功服与芭蕾鞋。

“嗯?抱歉我刚刚没在听?”

她抬头看了艾莉一眼,嘴角的梨涡盛满纯粹的笑意:

“艾莉你说什么?”

“……没什么。”

艾莉到底还是没再说下去。

反正……

“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罢了。”


与林品如争是艾莉从小养成的习惯,说不上是恶习,也绝算不上什么好习惯。

懵懂时那些单方面的较量只是出于不平,是出于对林品如的嫉妒,不只是嫉妒她双亲健全家庭美满,也不只是厌恶她举止大方待人亲和。

她是反感那种从从容容,那种理所当然被所有人爱着的有恃无恐。

这种病毒般的情绪逐渐发酵,荆棘般缠绕了她全身。

争到最后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了:

她究竟是憎恨着林品如所赢得的那些?还是只是讨厌那些琐事将林品如的注意从自己身上转移?

她开始嫌恶那些明里暗里追求林品如的男孩子们,悄悄偷走她抽屉里的情书,模仿她的字迹回以绝情的话;

她开始记恨那些叽叽喳喳围上来缠着林品如的女孩儿们,绞尽脑汁施了不少伎俩,逼得她们不敢再来;

千方百计,到最后林品如身边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这样才好。

可独独林奕德是她没有办法的,血缘所致,兄妹亲情她挑拨不了。

艾莉并没有为难太久,仿佛是上天也要帮着她:

林奕德是喜欢她的,也是心甘情愿被她利用的。

至此,皆大欢喜。

爱情,友情,亲情。

大千世界,男男女女,都被她孤立在外。

隔绝出孤零零安静的一隅,只剩她和她的品如。


学校的芭蕾舞剧《天鹅湖》海选时,林品如去试了,不出所料地,她成了白天鹅。

艾莉本身对芭蕾是没有兴趣的,但就像她本身对林奕德没兴趣一样,她还是参选了。

因为林品如去了,仅此而已。

“你的动作不是很到位。”

负责选拔的老师如是说道:

“可以试着更精致一点。”

艾莉听到这里就失去了耐心,低下了头。

老师又说道:

“不过你的表情管理很到位,动作幅度也很大,那种野心勃勃的感觉表现得很好。”

艾莉挑起一边眉毛,迟疑地问道:

“所以?”

“所以,艾莉同学。”

老师笑着问:

“考虑跳黑天鹅吗?”


练舞室外总会有形形色色的男生,你推我搡地拿脸贴在玻璃上,就为了悄悄看一眼黑白天鹅。

舞蹈老师一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艾莉就径直上前,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艾莉?”

或许是脸色太难看了,林品如也注意到了艾莉的不对劲:

“怎么了?”

“没怎么。”

深吸一口气,再回过身看林品如时,艾莉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太吵了,打扰到我们了。”


窗外的男生们,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只是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好奇心驱使着青春期男孩们前来一睹并列校花的风采,又在艾莉的心狠手辣下心灰意冷地离开。

直到有一天出了意外:

有一个格外胆大的,直接敲碎了反锁的玻璃窗。

碎玻璃在光滑的木地板上撒了一地,把夏日阳光反射出闪闪一大片亮光。

林品如被响声吓了一跳,刚尖叫了一声就被艾莉拉进了怀里抱住。

舞蹈老师气急败坏地一掀窗帘,罪魁祸首居然不躲不闪,就在窗外等着自投罗网。

那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一头黑短发不羁地支楞着,习惯性地仰头眯着眼俯视别人,是一种有些狂妄的姿态。

“你干什么!?”

那个男生瞥了气急败坏的老师一眼,视线又回到了林品如身上:

“我不小心把窗户砸了!”

“胡闹!你叫什么名字!马上给我把家长叫来!”

林品如小心翼翼地从艾莉肩头看了那男生一眼。男生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一种干完坏事后的洋洋得意:

“报告老师,我叫洪世贤!”


下课前艾莉又旁敲侧击地在老师面前告了洪世贤一状,激得老师火冒三丈,冲向办公室的架势活像要手撕熊孩子。

“看起来好凶,他不会出事吧?”

换衣间里,林品如担心地问道。

二十岁出头的女性身躯,正处于青涩与成熟的交界线上。玲珑纤细,却凹凸有致。

明明是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生理构造,却叫艾莉觉得难以直视,余光只扫了一下就慌忙移开了。

“他自作自受。”


后来艾莉才恍然大悟,她应该早点警觉起来的。


那个叫洪世贤的,艾莉事后又打听了一下。听说是大财团的富二代,所以很轻松就摆平了。

在那之后,洪世贤更加猖狂了,每天都捧着花等在练舞室门口,守着林品如排舞结束。

“那个砸玻璃的,好像是在追你。”

艾莉盘腿坐在镜子前,看着林品如轻盈地跳跃、旋转,前进又回身,雪白的手臂挥动,层层白纱绽开又收拢,当真像极了一只白天鹅。

“嗯?你说世贤吗?”

天鹅终于停下了,随意靠在栏杆上,额角一缕碎发被汗水沾湿:

“大概吧。”

“你不会喜欢他的吧?”

艾莉站起来,一步步上前,也靠在了栏杆上,与林品如并肩站着。

林品如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反而笑了,眼睫密而长,在脸颊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

“你好像很讨厌他?”

“对。”

艾莉直言不讳:

“他没礼貌,直接砸了玻璃,还很粗俗,还仗势欺人,逃避处罚,不负责任,听说是一个花花公子,一个渣男。”

林品如笑得更明显了,眼里有一种暖而羞涩的情绪:

“你要是愿意去了解他的话,你会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的。”

镜子里并排两个人影,高挑、纤瘦、近在咫尺。

艾莉却看不清晰,依稀可辨是一黑一白两个身形,舒展高雅得像黑白两只天鹅。

“你说,王子真的是来拯救白天鹅的吗?”

她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不然呢?”

林品如莫名其妙。

视野更模糊了,艾莉突然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有一根名为爱情的针在她心上扎,戳进,拔出,又无情地戳进来。

“他根本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爱白天鹅,不然也不会被黑天鹅蛊惑。”

林品如突然记起,那天的香樟路上,艾莉似乎也问过一个类似的问题。

“同理,白天鹅爱的也不该是王子。”

艾莉的声音很轻,好像是在说晚上吃什么一样随意。

一字一句,却是刻骨铭心。

“白天鹅太傻了,她的救赎不该是别人,她不该等着王子来救她。这世上的诱惑太多了,王子随时会背叛他,抛弃她。”

“白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不是的,不会的……”

“艾莉?”

林品如有些急了,想去拉艾莉的手。艾莉没有反抗,任她把自己拉到身前。

“艾莉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艾莉看着她,眼尾的线条天生修长,于是便显得形状很妩媚。邻居的长辈们最喜欢悄悄对她指指点点,说这姑娘八字大凶,克死了爹娘,又天生一副狐媚面相,妥妥的一张小三脸。

“……没什么。”

许久,那对眼里的灯熄了,艾莉垂下眼睑,不说话了。


那黑天鹅是真的爱上王子了吗?

不是的,不会是的。


多年后的某日清晨,艾莉睁开眼,身旁的洪世贤仍在熟睡。

她轻轻支起身子,披上睡衣。

吊带与外袍是粉色蝉丝质地的,轻、柔,温和得像留下它的那个女人一样。

她只是,对另一个洁白的影子很痴迷。

如此,而已。


——————————

不用说了我知道我骚断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