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枫桥夜伯

5浏览    2参与
慕盐知非

「枫桥夜伯」花刺02

///拉郎- 韩沐伯×张子枫

————


韩沐伯住在花店的二层阁楼。


楼下是他大学毕业后急于求成而改造的养老副业。


每天早晨六点半会有鲜花市场的送货员把当天要用的鲜切花送到店里,他得在六点二十起床,下楼把门打开好让工人把花搬进来。


然后他的工作就是抱着手臂撑在楼梯拐角处看着。


他一向是不参与搬运劳动的,他负责的只有用最精巧的工具把花处理成艺术品。


大概是从小时候养成的习惯,韩沐伯起床后总得要喝一大杯热牛奶,等开店后干脆每天等工人们把花布置得差不多了,他就到门口的小火炉上煮一桶,分给大家喝。


后来不知怎么的名声在外,他们店的牛奶倒比花儿还出名...

///拉郎- 韩沐伯×张子枫

————


韩沐伯住在花店的二层阁楼。


楼下是他大学毕业后急于求成而改造的养老副业。


每天早晨六点半会有鲜花市场的送货员把当天要用的鲜切花送到店里,他得在六点二十起床,下楼把门打开好让工人把花搬进来。


然后他的工作就是抱着手臂撑在楼梯拐角处看着。


他一向是不参与搬运劳动的,他负责的只有用最精巧的工具把花处理成艺术品。


大概是从小时候养成的习惯,韩沐伯起床后总得要喝一大杯热牛奶,等开店后干脆每天等工人们把花布置得差不多了,他就到门口的小火炉上煮一桶,分给大家喝。


后来不知怎么的名声在外,他们店的牛奶倒比花儿还出名些,对面小区的住户常常想来问他买。


他是不太愿意做这个生意的,又不好意思置之不理,干脆只要买花就送了。不吝啬的拿出这些年来收藏的世界各地的漂亮搪瓷杯,客人买完花可以自己倒来喝,店门口有水池,喝完自觉洗好杯子放回来就行。


从那时候起,有个挺好看的女孩子天天都来买一枝花。


女孩不太喜欢说话,总是不声不响的拿上一只明黄色的杯子去店门口倒上一杯牛奶,再进来靠在窗边静静的看着他处理花刺。


那杯子是他从阿富汗带回来的,在集市里逛了很久才选中,摆在一堆杯子中不算精致,也不漂亮,可他很喜欢。


放在店里几乎没人用过,大家都喜欢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这个杯子太普通,甚至粗糙。


只有这个女孩子不太一样。


韩沐伯于是多看了她几眼,看得多了就熟悉起来,记住了她在每个工作日早上八点的时候会准时来。差不多是自己开始坐下处理玫瑰花的时候,抬头就能看到女孩利落得从围墙翻出来的模样,叼着支快抽完的烟,摇头晃脑的穿过马路。


进店前会把烟头摁灭丢进垃圾桶,再用力呼几口气,还要自己闻闻手上有没有烟味,这才推门进来。


喝完牛奶也不说话,又安安静静的走到店门口撩起袖子把杯子洗干净还回来。


大概是发现了每天除了自己似乎再没有人用这个杯子了,她很高兴得把它塞在角落里,好像是个专属物品。


女孩的手腕白净纤细,冬天清晨透凉的水淋在上面,隐隐透出红色,指尖修长,也不擦干,就这么滴着水在店里走来走去挑上一支花。


有时候是洋桔梗,有时候是满天星,大多数时候是玫瑰,她似乎更喜欢浓烈些的颜色。


也不要他包扎,两只手指捏着就来付钱了。


手指还在淅淅沥沥的滴水,有时候水滴会洇进她没来得及卷高的袖口。


韩沐伯忍了半个月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把钱收好后捏住女孩的手腕,把她的袖子卷好,又拿餐巾纸帮她把手擦干。


张子枫拿着玫瑰,不知所措的看着,又笑了起来,“花店老板还有帮忙擦手的业务吗?”


韩沐伯顿了顿手指,继续在抽屉里翻找护手霜,挤在女孩的手背上,“嗯… 茉莉味的。”


“挺好闻的,那,明天见吧。”


“明天见。”


次日早晨五点不到,开始下雨。


韩沐伯不知怎么醒了,而后就睡不着了,干脆坐起来看着窗外,对面小区的侧门开了,环卫工人在清理垃圾,没多久又关上。


地面湿漉漉的,整理完花后他给了工人们罐装牛奶,“今天有点懒,不想煮了,凑合喝吧。”


八点,女孩敲了玻璃,“早上好,我来买一支花。”吐出的烟圈散在两人脸中间。


“我送给你。”


韩沐伯伸手把她拉进店里,抵在了角落的花架上。


玫瑰还没来得及处理,凌乱的堆在一边,一不小心手指就被划了个口子。


韩沐伯皱着眉头把手抬起来,张子枫却骤然间伸手,握着他的手指把伤口含进嘴里,舌头还轻巧地舔了几下。


伤口的刺痛被柔软的包裹着,韩沐伯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消消毒。” 她笑得纯真,“对了,你刚是说要送花给我吗?还是…送你自己?”


韩沐伯哑了声音,撑在花架上的手抵得越来越紧。


“我送你花。”


“我不要花。”


女孩凑上来依着他的喉结吹气,“今天没煮牛奶,花店就别开门了吧?”


“我要你。”


慕盐知非

「枫桥夜伯」花刺 01

///拉郎 韩沐伯×张子枫

---


张子枫家在24层


从她家下去 到B1层出口 除去等待和别的楼层邻居上下电梯的时间 需要半分多钟


电梯里不能抽烟  偶尔人挤人 偶尔 只剩她一个人 还有顶灯投射下来的孤独影子


有烟雾报警器 就算只有一个人 还是要压抑住在这个密闭空间抽一支的欲望


小区差不多有七八扇大门  离她家最近的那一扇每天只有早上五六点清理垃圾的时候才会开  第二近的大门要绕过三排别墅区再加一个小池塘才能走到


张子枫差不多每天翻围墙进出


也不算围墙  是那种小区里好多老头老太太都能身轻如燕翻来翻...

///拉郎 韩沐伯×张子枫

---


张子枫家在24层


从她家下去 到B1层出口 除去等待和别的楼层邻居上下电梯的时间 需要半分多钟


电梯里不能抽烟  偶尔人挤人 偶尔 只剩她一个人 还有顶灯投射下来的孤独影子


有烟雾报警器 就算只有一个人 还是要压抑住在这个密闭空间抽一支的欲望


小区差不多有七八扇大门  离她家最近的那一扇每天只有早上五六点清理垃圾的时候才会开  第二近的大门要绕过三排别墅区再加一个小池塘才能走到


张子枫差不多每天翻围墙进出


也不算围墙  是那种小区里好多老头老太太都能身轻如燕翻来翻去的 有很多横栏的铁质栏杆


她每天早上从家里出来 在电梯里吃掉热狗或者切片面包 出了电梯点一支烟 叼着它翻过围墙 走到马路对面的一家花店喝一杯牛奶


是的 一家花店


花店的老板是个高高的金发男人 每天穿着白色T恤 围着茶色围裙 手背的青筋蜿蜒得好看 张子枫最喜欢看他处理玫瑰花刺的模样 每天总站着看一会儿才走 也不说话 


久而久之 老板看到她的时候也很开心的扯出笑脸打招呼


花店里总错杂的放着各种花草 除此之外 只卖牛奶


一种脱乳糖脱脂的纯牛奶 味道不怎么好喝 但那老板并不理会 每天煮一大桶放在店门口的花架边


也不能算是卖  他的牛奶是不卖钱的 只要买一朵花 一朵就行 不管是一百块还是一块钱的 都能送一马克杯


于是不甚喜欢花花草草的张子枫 办公桌上每天都能增加一朵花 有时候是百合 有时候是玫瑰 有时候是风信子 还有很多 她叫不出名字的 好看的不好看的花


一开始插在喝剩的罐装可乐瓶里 后来买了花瓶


下雨 张子枫照旧叼着烟翻过围墙准备过马路 发现花店门口的牛奶桶不见了


她敲了玻璃 老板穿着白T恤打开了门


“ 早上好 ”


“早上好 我来买一支花” 吐出的白色烟圈散在两人脸中间


“ 我送给你 ”


韩沐伯伸手把她拉进店里 


门摇晃着又关上了 最后趋于平静


窗外还在下雨 


韩沐伯把张子枫抵在花架上 一不小心手指就被侧边还没来得及处理的玫瑰划了个口子


他皱着眉头把手抬起来 张子枫却骤然间伸手 握着他的手指把伤口含进嘴里 舌头还轻巧地舔了几下


“ 消消毒 ” 张子枫笑得纯真 “对了 你刚是说要送花给我吗? 还是…送你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