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枯骨

531浏览    15参与
落_曦

泣血

泣血

七世青行,孤语三生,岁月枯骨乱荒行。

青史成灰,成王败寇,不尽恩怨多纷争。

季布何在,圣人痛否,苍天泣血哀谁伤。

岁月往生,轮回谷中葬谁名。

千秋流转,问心一语安在否。

韶华回首,千秋莫负心泣血。

期语终生,躯神非物,三生三忆君何处。

思亦安在,神思归语,七世一语终虚幻。

泪归暗夜,心归冥府,伤归青史成笑谈。

2018-10-8

泣血

七世青行,孤语三生,岁月枯骨乱荒行。

青史成灰,成王败寇,不尽恩怨多纷争。

季布何在,圣人痛否,苍天泣血哀谁伤。

岁月往生,轮回谷中葬谁名。

千秋流转,问心一语安在否。

韶华回首,千秋莫负心泣血。

期语终生,躯神非物,三生三忆君何处。

思亦安在,神思归语,七世一语终虚幻。

泪归暗夜,心归冥府,伤归青史成笑谈。

2018-10-8

落_曦

轮回

轮回

宿世轮回,沉沦难明,千百世前定此身。

枯骨无泪,君主无衷,君临天下叹身前。

因果难定,天心难测,人心变幻苦沉寂。

风花雪月,一曲离殇谁无意。

君临天下,为笼囚花已过往。

生而为龙,世间万物掌中线。

枯骨无名,徒惹怒火,拾骨锻造怜悯意。

轮回岁月,佛说渡人,身渡红尘作何处。

金刚怒目,天帝临尘,恐落红尘若炼狱。

8-16-2017

轮回

宿世轮回,沉沦难明,千百世前定此身。

枯骨无泪,君主无衷,君临天下叹身前。

因果难定,天心难测,人心变幻苦沉寂。

风花雪月,一曲离殇谁无意。

君临天下,为笼囚花已过往。

生而为龙,世间万物掌中线。

枯骨无名,徒惹怒火,拾骨锻造怜悯意。

轮回岁月,佛说渡人,身渡红尘作何处。

金刚怒目,天帝临尘,恐落红尘若炼狱。

8-16-2017

落_曦

平等

平等

红颜枯骨,帝王霸业,人心难测心力穷。

遥想三皇,畅谈五帝,一族一国若一念。

千百年后,百草枯黄,踩踏肆意凭一心。

凡尘无仙,潘多拉盒治众生。

轮回往复,光明湮灭叹枯寂。

永生望仙,即使永生不算仙。

起源之地,皆若蝼蚁,进化论者治蝼蚁。

岁岁年年,起源崩灭,蝼蚁花园常散去。

何去何归,破灭轮回,烂石猢狲生而王。


懂与不懂,自己也说不清楚,一种态度,对于错,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不同的位置,你何以认为错了,若你,只怕更有不如,不要拿你肮脏到轮回的灵魂,去肆无忌惮的指责别人,你终不是他人,没有经历过他的事情。

8-16-2016

平等

红颜枯骨,帝王霸业,人心难测心力穷。

遥想三皇,畅谈五帝,一族一国若一念。

千百年后,百草枯黄,踩踏肆意凭一心。

凡尘无仙,潘多拉盒治众生。

轮回往复,光明湮灭叹枯寂。

永生望仙,即使永生不算仙。

起源之地,皆若蝼蚁,进化论者治蝼蚁。

岁岁年年,起源崩灭,蝼蚁花园常散去。

何去何归,破灭轮回,烂石猢狲生而王。

 

懂与不懂,自己也说不清楚,一种态度,对于错,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不同的位置,你何以认为错了,若你,只怕更有不如,不要拿你肮脏到轮回的灵魂,去肆无忌惮的指责别人,你终不是他人,没有经历过他的事情。

8-16-2016

落_曦

枯骨枯骨

枯骨

红颜枯骨帝王业,倾世容颜英雄冢。

万骨成将铸帝业,美人长伴英雄膝。

枯骨

红颜枯骨帝王业,倾世容颜英雄冢。

万骨成将铸帝业,美人长伴英雄膝。

落_曦

常态

常态

世事所为,唯利所来,感觉眼缘虚伪心。

交易成爱,伤玩成性,红颜颜姿玩群雄。

风流倜傥,挥金如土,白马王子宫成群。

无名小卒,枯骨成灰惹怒火。

灰尽入水,高楼空缝做嫁衣。

金屋藏娇,白骨成灰起万丈。

人本自私,何来善恶,野鸡凤凰红颜求。

穷困无依,空惹红颜,君临天下乘风归。

为笼囚花,笑叹君心,君临之路谁君怀。

常态

世事所为,唯利所来,感觉眼缘虚伪心。

交易成爱,伤玩成性,红颜颜姿玩群雄。

风流倜傥,挥金如土,白马王子宫成群。

无名小卒,枯骨成灰惹怒火。

灰尽入水,高楼空缝做嫁衣。

金屋藏娇,白骨成灰起万丈。

人本自私,何来善恶,野鸡凤凰红颜求。

穷困无依,空惹红颜,君临天下乘风归。

为笼囚花,笑叹君心,君临之路谁君怀。

落_曦

嫁衣

嫁衣

“我着嫁衣,等你归来。”轻声微起,眸似滴水,是女子站于男子身后的情语。男子略沉默道:“你安心在宫中,我肯定会回来的。”

三军战马,旌旗飞扬,战甲兵刃,银光辉辉。“一将功成万骨枯,此去三军数十万人,陛下,你的心当真如此狠辣吗?或者我的威望存在,已经开始影响了这个国家内部的安定!你是要我做选择吗!”三军校场,唯有一人的轻语。“三军,出征。”“诺,诺”三军之声此起彼伏。

边疆军帐,军令频出,现在却也是孤凉。明月光影,青衫独长,月色皎洁映衬着若水的眸光。转身,青衫的留影越来越长,也更显落寞。空中却响着刚才落寞时的轻语“嫁衣,你可以穿上,怕是我永远也见不到了。此次出征皇上是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

嫁衣

“我着嫁衣,等你归来。”轻声微起,眸似滴水,是女子站于男子身后的情语。男子略沉默道:“你安心在宫中,我肯定会回来的。”

三军战马,旌旗飞扬,战甲兵刃,银光辉辉。“一将功成万骨枯,此去三军数十万人,陛下,你的心当真如此狠辣吗?或者我的威望存在,已经开始影响了这个国家内部的安定!你是要我做选择吗!”三军校场,唯有一人的轻语。“三军,出征。”“诺,诺”三军之声此起彼伏。

边疆军帐,军令频出,现在却也是孤凉。明月光影,青衫独长,月色皎洁映衬着若水的眸光。转身,青衫的留影越来越长,也更显落寞。空中却响着刚才落寞时的轻语“嫁衣,你可以穿上,怕是我永远也见不到了。此次出征皇上是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呀,名将。枯万骨。三军凯旋是最好的结局吧,只是独负了你,若雨。”

三军交战,血染山谷,残肢断臂,遍山难数,残甲兵刃,暗淡无光,乱马破车,尽显苍凉。血染的战场,永远的埋骨,枯骨成将名,疆场亦埋帅。

皇城,孤立的身影,微风轻起,带乱缕缕发丝,空中依稀听见那身影的无奈“可笑吗?别人给我选择,而我却将选择交给了你,我没有做到对若雨的守护,是吗?风兄!” 

落_曦

难忘

难忘  
苍穹之血,大地之精,阴阳交战,泣血炎黄。    
泱泱华夏,传承不绝。上下五千载,炎黄传万代。    
历史,在时间中。炎黄,在民魂中,更在民心中。    
悠悠五千载,其间,多少圣贤消逝,多少男儿战死,遗留多少孤孀!悲歌,独属男儿的悲曲。因为悲歌,我百万族人如何?幸福安康。因为悲歌,我炎黄尊严如何?不容冒犯。因为悲歌,我族后世子孙如何?快乐成长。    
炎黄、炎黄,泣血的炎黄是我族的悲哀!    
一将功成枯万骨。族人、尊严、后世子孙,为此,枯万骨又如何?枯万骨,成将名,谁敢欺?犯我族者,将出杀伐,碧落黄泉。    
时间,消逝了一切,曾经的岁月已为过往!    
传承,岁月流逝,精神依在,传承...

难忘  
苍穹之血,大地之精,阴阳交战,泣血炎黄。    
泱泱华夏,传承不绝。上下五千载,炎黄传万代。    
历史,在时间中。炎黄,在民魂中,更在民心中。    
悠悠五千载,其间,多少圣贤消逝,多少男儿战死,遗留多少孤孀!悲歌,独属男儿的悲曲。因为悲歌,我百万族人如何?幸福安康。因为悲歌,我炎黄尊严如何?不容冒犯。因为悲歌,我族后世子孙如何?快乐成长。    
炎黄、炎黄,泣血的炎黄是我族的悲哀!    
一将功成枯万骨。族人、尊严、后世子孙,为此,枯万骨又如何?枯万骨,成将名,谁敢欺?犯我族者,将出杀伐,碧落黄泉。    
时间,消逝了一切,曾经的岁月已为过往!    
传承,岁月流逝,精神依在,传承不朽。    
而今,我们是否相忘,相忘过去的精神!    
泣血炎黄,是否就是如此! 
国威有损,尊严有犯,男儿何在?军中。枯骨成将名,万骨何寻?与将杀伐。纵死疆场,马革裹尸。下世依旧炎黄。    
军可战,圣贤意?

销骨

亮仔给小乔说的话当然是真假参半的

给乔妹喝的是裸头草碱

(蘑菇里的一种致幻成分)

之前鹊鹊给亮仔提炼的药物就是这个

这个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对身体无害的啦 

(所以为什么要屏蔽我??


亮仔给小乔说的话当然是真假参半的

给乔妹喝的是裸头草碱

(蘑菇里的一种致幻成分)

之前鹊鹊给亮仔提炼的药物就是这个

这个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对身体无害的啦 

(所以为什么要屏蔽我??


落_曦

重影

重影  
迷途路,漫步而行,终尽现彼岸。
空留印,荒芜行步,回望怎凌乱。
漫漫路,孤寂而行,风雨独行客。
茫茫海,何处相寻,相交不尽途。
空悲殇,阴阳逆乱,谁在留五更。
乱迷途,红颜枯骨,尘土寂归墟。

重影  
迷途路,漫步而行,终尽现彼岸。
空留印,荒芜行步,回望怎凌乱。
漫漫路,孤寂而行,风雨独行客。
茫茫海,何处相寻,相交不尽途。
空悲殇,阴阳逆乱,谁在留五更。
乱迷途,红颜枯骨,尘土寂归墟。

壑欲难平

枯骨(1)

①第一为自身视角,第二为二哥视角,第三为其他
②ooc,私设严重
③可能存在si人环节
④大概all戬
  1

  看到一人,白衣染血长发披散,狼狈不堪倒在枯黄的叶子堆。细瞧那人容颜美得令心跳动加快,只是气息微弱命不久矣罢,可惜,当真可惜。

  暗叹一声糟,原是上界神仙来了,为了自身小命着想也顾不得美人近在眼前不能解馋了。略施小法术隐藏遁走,下一瞬便是灼伤身体的力量。稀奇的摸摸伤口“有趣,属实有趣。”

  为何有趣?几百年了,能灼伤留痕的也没几个,那以前的齐天大圣算一个,哪吒算一个,红孩儿算一个,其他也就没了,可这一次...嘻嘻

  看来是大人物遇上了大麻烦,能不有趣?

  想必,这美人便是...

①第一为自身视角,第二为二哥视角,第三为其他
②ooc,私设严重
③可能存在si人环节
④大概all戬
  1

  看到一人,白衣染血长发披散,狼狈不堪倒在枯黄的叶子堆。细瞧那人容颜美得令心跳动加快,只是气息微弱命不久矣罢,可惜,当真可惜。

  暗叹一声糟,原是上界神仙来了,为了自身小命着想也顾不得美人近在眼前不能解馋了。略施小法术隐藏遁走,下一瞬便是灼伤身体的力量。稀奇的摸摸伤口“有趣,属实有趣。”

  为何有趣?几百年了,能灼伤留痕的也没几个,那以前的齐天大圣算一个,哪吒算一个,红孩儿算一个,其他也就没了,可这一次...嘻嘻

  看来是大人物遇上了大麻烦,能不有趣?

  想必,这美人便是杨小圣了。

  2

  杨戬一开始便察觉有一鬼物靠近,无奈自身动弹不得伤重命门,只能一遍遍运转法力,只图一击必杀。

  在那鬼物起身之际放手一搏,法力追打在那鬼物身上还未知那下场如何便彻底昏死过去。

  3

  再说那上界神仙,原是孙大圣,刚出现即扛着杨小圣,架着筋斗云转身就走,连那陌生的阴气都不琢磨。着急忙慌的,只是看那方向....灌江口。

欧石楠

【all翔】枯骨(1-4)

昨天被屏蔽了,今天重发一下,加了一小段进去

注意避雷:

有微虐,所有人都渣,古风架空OOC严重


  (1)

  

  红衣骏马少年郎,琴弦拨指一绺发。梦回他,月夜下,漫漫川渡百里家。融了天色披月华,长亭东来如霞。池柳菡萏荷初嫩,漫野花煞似粉。

  

  自古金榜题名之时皆乃人生一大喜事。

  

  骑马走在最前头的状元郎和榜眼都是四五十的中年人。掩面含羞的姑娘们坐在阁楼上,频送秋波的对象也自然不会是早就过了成家年纪的两人。

  

  眼看状元郎和榜眼皆走过,才见后面有红衣少年骑着一匹油光发亮的骏马姗姗然到来。小小年龄高中探花,一颦一笑色若春花,难怪未出阁的姑娘们见...

昨天被屏蔽了,今天重发一下,加了一小段进去

注意避雷:

有微虐,所有人都渣,古风架空OOC严重



  (1)

  

  红衣骏马少年郎,琴弦拨指一绺发。梦回他,月夜下,漫漫川渡百里家。融了天色披月华,长亭东来如霞。池柳菡萏荷初嫩,漫野花煞似粉。

  

  自古金榜题名之时皆乃人生一大喜事。

  

  骑马走在最前头的状元郎和榜眼都是四五十的中年人。掩面含羞的姑娘们坐在阁楼上,频送秋波的对象也自然不会是早就过了成家年纪的两人。

  

  眼看状元郎和榜眼皆走过,才见后面有红衣少年骑着一匹油光发亮的骏马姗姗然到来。小小年龄高中探花,一颦一笑色若春花,难怪未出阁的姑娘们见了他都是一副含娇带怯的模样。

  

  当届探花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他乃威武大将军孙哲平之胞弟,继承孙家虎将之风,却是做得一手好学问,真真是能文能武的一名风流才俊。

  

  当今陛下也亲昵作态,唤探花一声翔儿。

  

  孙翔实在是对这称呼不甚喜欢,陛下每每这般喊他,都是一板一眼地,硬是要将那声“儿”字喊出,听起来怪模怪样,腻人得紧。

  

  就像现在:

  

  “翔儿,过来给朕研墨。”

  

  孙翔只得奉旨上前,好生侍奉着。

  

  不想皇帝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搁下批改奏折的朱笔,伸出手搂上孙翔腰肢,力道不轻不重地揉捏一把。

  

  这动作十分暧昧,孙翔面色一僵,甩开皇帝的胳膊,跪在地上叩首。

  

  他紧紧闭上眼睛,额头更是抵在冰凉的地面。胸口似乎有窜火苗直直烧得他难受。

  

  陛下嗤笑一声,走上前去。

  

  “这样害怕朕作甚,翔儿?”

  

  孙翔被他勾起下颔,忍不住用凌厉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天子,一眯眼,再睁眼。

  

  目光竟是变得平静下来。

  

  孙翔虽未答话,叶修倒是不怎么生气。




  (4)


  孙翔酒量略差,属于一杯倒的类型。他醉了酒后却是与平日里不太一样,拉着肖时钦的手不愿撒开。


  肖时钦无奈,只得轻轻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醉酒的孙翔安安静静,眼眸微眯,直勾勾不知望向何处。肖时钦见他这副模样,心弦一动的同时,更多的却是苦涩。


  他本可以不用接近他,也不会有半分情动。肖时钦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儿,再远远地观赏盛世王朝的浮华不败,他性子是如此,对所有人都和和气气,同时间也是一种伪装。


  这样便可把自己从人群中摘除。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小侍郎醉眼微醺,双颊酡红的模样。


  情不自已地,亲吻上他眼角。


  有咸湿的味道。


  浅尝辄止。


  肖时钦知道,这或许是他和孙翔唯一的肌肤之亲。从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他这么想着,令人将孙翔扶上马车,送他回了孙府。


  孙家世代为将,孙翔的长兄孙哲平更是叶修麾下保疆卫国的一员猛将。而孙翔则入朝为官,一举高中探花郎,孙家可谓是风光无限,荣宠万千。


  他抱着孙翔下了马车,只见一人高马大的男人面色不愉地站在孙府前面。借着夜色,肖时钦眯着眼瞧了他一会儿,确定此人正是小侍郎的兄长,孙哲平孙大将军。


  “肖大人。”孙哲平见了肖时钦,面色稍微好了些,不过眼神瞥向孙翔之时又变得凶狠起来。


  肖时钦解释道:“他这是醉了酒,我便送他回来。”


  孙哲平:“哦。”


  孙哲平面色总算柔和下来,从肖时钦手里接过孙翔的时候还忍不住嗔自己弟弟几句:“男子汉喝酒怎能醉倒?简直就是丢咱们孙家的脸。”


  肖时钦笑道:“大约是他年纪还小的缘故罢。”


  孙哲平嗤笑,没有接话,令人送肖时钦上了马车,道了谢。


  他怀中的小侍郎不安地动了动身子,不想这般举动却是与自己兄长凑得更紧了些。


  孙哲平捏住他鼻子,逗弄自家弟弟,不一会儿便笑了起来,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只小狗似的。”


  孙翔闭着眼,虽是不省人事,但直觉危险已经解除,于是放心地倒在孙哲平怀里。


  孙哲平微微弯身,手滑至孙翔腿弯处,一用力,将他整个人都给抱了起来。军人的臂膀孔武有力,不像文人那般孱弱,肖时钦也只能半扶半抱,而孙哲平是将孙翔硬生生抱了起来。


  只是这姿势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抱女人。


  孙翔自然是不知道,孙哲平也不在意。


  他径自走进自己卧房,将自家酒醉夜归的弟弟放到床上。孙哲平坐在床边仔细端详了一番孙翔,但见他模样已经从记忆中那个粉雕玉琢的小肉团子长开了,成了翩翩美少年。


  叹气。


  “你说你,怎么就长得跟姑娘似的?还跟皇帝搞上了?”


  

    (未完)

晨星之子

《茅山后裔》之传国宝玺 第五部 惊魂雾灵山 第六十二章 瓶子

  不看则已,这一看,确实把老刘头吓出一身汗,顺着李瑞雪手指的方向,一线灰绿色的云团飘在天边,借着月光显得格外别扭。在民间,这种绿色的云团曾一度被人们认为是“地震云”,传说在唐山大地震前几小时,有一些郊县的村民就看见天边飘着这种绿色云彩,但在茅山术中,此云名为“血舌”或“血喉”,确为血光之灾的前兆。

  “你怎么不早说!?”老刘头也顾不得画图了,三步两步窜上了石崖子,“国忠!!回来!国忠!!!”一手电照下去,黑漆漆一片,不见张国忠身影。
  “嘿!”老刘头一跺脚,恨自己心不细,未观天象,但此刻前方就是十八冥丁的脉眼,没有那块死玉做“敲门砖”,自己也不敢硬闯,只能咬着牙退到了刚才的草丛。
 ...

  不看则已,这一看,确实把老刘头吓出一身汗,顺着李瑞雪手指的方向,一线灰绿色的云团飘在天边,借着月光显得格外别扭。在民间,这种绿色的云团曾一度被人们认为是“地震云”,传说在唐山大地震前几小时,有一些郊县的村民就看见天边飘着这种绿色云彩,但在茅山术中,此云名为“血舌”或“血喉”,确为血光之灾的前兆。

  “你怎么不早说!?”老刘头也顾不得画图了,三步两步窜上了石崖子,“国忠!!回来!国忠!!!”一手电照下去,黑漆漆一片,不见张国忠身影。
  “嘿!”老刘头一跺脚,恨自己心不细,未观天象,但此刻前方就是十八冥丁的脉眼,没有那块死玉做“敲门砖”,自己也不敢硬闯,只能咬着牙退到了刚才的草丛。
  “秦爷…这个给你…”老刘头非常、非常、非常不情愿的把自己淘汰的“斩铁”匕首递给秦戈,“现在开始,你们几位千万不要离开原地,秦爷,你拿着这个,看见邪门歪道一律当草人砍…还有这个,每人一张…”老刘头又给每个人分了活符、五心符各一张,然后用匕首在地上画起了图。

  老刘头这次画在地上的符,和往常不一样,先用匕首剔槽,而后以朱砂撒进去(此符名曰“阴阳符”,俗称“两界符”,原理与前文提到的“雷池”相似,但正好反着,恶鬼畜牲会把符内错认为是白天,轻易不敢进入),待符画完后,秦戈、宋宽、李瑞雪三人完全被乱七八糟的朱砂图案围了起来。

  “别出来…我等会回来……秦爷,这里…交给你了!”老刘头撇着嘴,第一次跟秦戈抱了个拳。
  按古代的说法,“敲门砖”这东西,往往都下过特殊的符咒,有双刃剑的效果,既能保平安,又能挑怨气,之所以刚才出事,就是因为这个“敲门砖”,而之所以张国忠没事,也是因为“敲门砖”,此刻张国忠虽说安全进去了,但是否能安全出来还是个未知数,大多数“敲门砖”只管“敲门”,不管“送客”,拿了宝贝之后,敲门砖很可能失效,此时如果十八冥丁未破,张国忠便很可能连尸首都找不到。

  秦戈注视着这位从来没恭维过自己的老战友,微笑着一点头,从腰里拔出枪递给宋宽,“阿宽,这个,你拿着…”宋宽接过枪,熟练的打开了保险,对着四外瞄了瞄。
  “你…你…们…这…不会是…真…真…真枪吧…!?”此刻的李瑞雪只觉得两腿发软,扑通一下瘫在了地上,心理暗道倒霉,这群祖宗,不但到处招神惹鬼,身上还带着枪,自己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跟着帮爷爷凑在一块了,当初要是早知道这样,别说给二百块钱,就算给二百个金元宝也不来啊……

  其实,对破这个所谓的十八冥丁,老刘头心理也没底(连赵昆成,老赵家自己的嫡传子孙都不知道怎么破,老刘头一个外人怎会知道?),因为一来此阵无定数,死者的死法不同、埋葬地点不同、破解方法就不同,二来而此刻正是凌晨,四周一片漆黑,看山体走向也是不可能,所以也只能凭着罗盘走一步算一步了…

  带着死玉,张国忠高一脚低一脚的走了也不知多久,终于顺着小道进了龙潭。
  “这都哪对哪啊,他娘的…”张国忠用手电照着四周,试图将地形和地图上标的对上号,但此刻两旁的山壁正向自己先前估计的那样,越来越宽,手电的照亮范围已经渐渐不够了…

  “他娘的…这东西藏的…这老赵家办事真他娘的绝户…”张国忠用手电照四周的山壁,心里真是恨透了这个赵氏家族,“从他娘的后晋开始整这出绝户活,…到民国这倒霉毛病也改不了…”

  骂着骂着,张国忠忽然感觉脚底下忽然被什么东西一绊,扑通一下摔了个大马趴,手电一下子摔出去老远。
  “日你娘!摆阵还不够,还她娘的整绊马锁…!”张国忠骂骂咧咧的,用手一摸脚底下,感觉绊自己的东西疙哩疙瘩一大片,或者见棱见角,或者软鼓囊囊,好像还有金属的东西。

  “你娘的…”张国忠的胆子虽说是坟地里炼出来的,但此时此刻也不免一身的冷汗,因为眼下这个东西越摸越像一具枯骨。
  “这位大哥,我要是能活着回来,再给你超度吧…”张国忠往前摸了两步黑,拣起手电,往回照了一下,顿时汗毛根都立起来了,刚才绊倒自己的东西是一副枯骨没错,但这枯骨的死相也太邪了,显然是死前中了什么东西,只见死者右手从肋骨间插进左胸的心脏的位置,指关节直接从左边后背插出,而左手则是从肋骨的底部直接竖直向上穿过胸腔,指关节一直捅到了下巴。

  “祖师爷保佑…”张国忠咽了口唾沫,凑到枯骨的近前,只见枯骨身上还有一些残留的布絮,但大部分衣冠已经腐蚀殆尽,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人,其腰间别了一把比匕首稍长的短剑,枯骨处不远,还有另一个头骨,但看骨骼的腐蚀程度,其死亡年代显然比这幅枯骨要久远不少,从头颅下面的胫骨的切面看,像是被利刃一刀斩断的,然而在头颅的周围,却没有尸身。

  “难道…这是赵昆成的父亲?”从腰里的短剑看,眼前这具枯骨显然也是个行家里手,这让张国忠不得不联想到了把儿子仍在孤儿院,自己一去不反的赵昆成的父亲,但如果他真是赵昆成的父亲,为什么要硬闯十八冥丁?难道他不知道有敲门砖这回事?或者有其他的原因让他胸有成竹,但行至此处却碰到了没算计到的玩意?再或者,莫非这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同道,误闯了十八冥丁?

  蒙着一脑袋的雾水,张国忠把枯骨掀到一边,发现其身子下面有个早已腐蚀的不成样子的皮兜子,打开皮兜子,只见里面装了一堆密封玻璃瓶,借着手电光,张国忠在一阵干呕中很快便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就是赵昆成的父亲!因为这些玻璃瓶中放的不是别的,全是人的眼睛、手指、或内脏,都泡在一种黏呼呼的透明液体中,张国忠数了数,一共四个瓶子,虽时隔多年,但这些瓶子密封甚好,内部的脏器连带那些半透明的粘液看上去都没变质,如此恶心的东西,想必也只有“赵氏降术”才用得到……

  “他娘的活该…”张国忠把这些密封玻璃瓶仍在一边,啪嚓一脚踹碎了枯骨,“超度就免了,呆会老子回来给你安排个永不超生的法事…”说罢,顺手将其腰间的短剑扯了下来,别在了自己腰里,这赵氏家族既然世代祖传旁门左道,随身的家伙想必也不赖,这短剑在此刻虽说没闲功夫鉴定,但应该也是一等一的古货,没准比问天还好也说不定呢…

  打起手电,张国忠继续擦着黑往里走,此时一棵从山缝里斜着长出来的大树挡住了去路,树下传来潺潺的溪水声。
  对照着地图,张国忠仿佛摸着点门道了,按李瑞雪的说法,如果图上的两条线不是路而是水的话,那么眼前的这条溪水,肯定就是两条白龙沟的其中一条,而再往前,应该还有一条小溪,地图上所谓的庙,就应该在两条小溪的中间,只要顺着溪水往上游走,就能找到那个所谓的庙,也就是最可能藏着和氏璧传国玺的地方。

  挽起裤腿,张国忠趟入了溪水。只觉得冰冷刺骨,刚走没两步,忽然前脚一空,扑通一下整个人载进了水里。
  原来这条溪虽说看上去并不怎么宽,但也绝没有张国忠想象中的那么浅,不是挽起点裤腿就能趟过去的,等落水后张国忠才发现,此溪至少有两米深,且水下的暗流也比较湍急。由于冷水的忽然刺激,张国忠不但呛了一大口水,最要命的,连手电也沉到溪底了,深山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没有手电是不行的,虽说溪水冰冷刺骨,张国忠还是咬着牙一个猛子扎到了溪底,去捞手电。

  溪水很清澈,借着手电的光,张国忠在水中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忽然觉得溪底手电掉落的地方,也就是那棵山缝里长出的大树的树冠正下方,十分特别,明显要比溪流的其他地方宽出许多,且有人工修缮的痕迹,就连溪底也比其他地方平整,最怪的,就是溪底平坦区域的中央,有一个用石头搭成的小台子,看石头的外表粗糙程度,明显是从岸上搬下来的,好像是用来固定什么东西的,而且看石头的大小,和溪四壁的人工痕迹也显然不属同一次工程所造。

  浮上水面换了口气后,张国忠又一次扎进了溪底,用手搬起了压在石台子最上边石头,用手电一照,顿时糊涂了。石台子里固定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个瓶子,和赵昆成父亲的那个皮兜子里装着的玻璃瓶子一样,瓶里黄乎乎的不知道装的哪个器官。

  上了岸,张国忠满脑袋的问号,这个赵昆成的老爹到底想干什么?是想来取宝贝,还是给他老爷子加固城防?往溪水底下放个瓶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包里还有好几个一样的瓶子,跟这个藏宝地,或者说跟镇宝的十八冥丁,到底有什么联系?那个没身子的头颅是怎么回事?他的死,又跟这些破瓶子有什么关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