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某某

43017浏览    406参与
ps比我会画画,不如回家躺尸啊
day87打卡木刻+高反差再试...

day87打卡
木刻+高反差再试一次。。
望仔:为啥叫丁老头啊?

day87打卡
木刻+高反差再试一次。。
望仔:为啥叫丁老头啊?

我爱旺仔
辣鸡jj看不了评论 我只能来老...

辣鸡jj看不了评论

我只能来老福特说啦

添哥旺仔牛逼!!!

辣鸡jj看不了评论

我只能来老福特说啦

添哥旺仔牛逼!!!

反派总是死于话多

长风

  江添x盛望。添哥旺仔属于木木,OOC属于我。
  ——
  
  国庆连着九月月假,附中难得大度地放了9天。九月最后一天,还留了半个下午给住校生们收拾行李,坐车回家。
  
  最后一节课是招财的。她见下面一群学生左顾右盼坐立不安,像极了监狱里等待放风的犯人,笑了一阵,大手一挥,提前了几分钟下课。
  得到整教室的谄媚笑容,和四十几只撒了泼的野猴。
  
  大家都急着回家,教室里人越来越少。盛望本想叫江添一起回去,就见人被窗外的老师叫走,不知干什么去了。
  
  他有些无聊,从书包兜里摸出两张卷子,边写边等江添。最后一个值日生擦完黑板走的时候,叫了声“盛哥”。
  盛望回他:“我会记得...

  江添x盛望。添哥旺仔属于木木,OOC属于我。
  ——
  
  国庆连着九月月假,附中难得大度地放了9天。九月最后一天,还留了半个下午给住校生们收拾行李,坐车回家。
  
  最后一节课是招财的。她见下面一群学生左顾右盼坐立不安,像极了监狱里等待放风的犯人,笑了一阵,大手一挥,提前了几分钟下课。
  得到整教室的谄媚笑容,和四十几只撒了泼的野猴。
  
  大家都急着回家,教室里人越来越少。盛望本想叫江添一起回去,就见人被窗外的老师叫走,不知干什么去了。
  
  他有些无聊,从书包兜里摸出两张卷子,边写边等江添。最后一个值日生擦完黑板走的时候,叫了声“盛哥”。
  盛望回他:“我会记得锁门的。”
  值日生放心地走了。
  
  教室里静下来。盛望偶尔会朝沿街那排窗看上几眼,校门正对的街道上,三三两两聚满了人。明明距离遥远,可他分明瞧清了每张脸上洋溢的笑容。
  
  他看一会儿,点开手机看眼时间,又把手机扔回桌肚,继续写题。
  
  第二张卷子刚过半,桌肚里的手机响了几声。盛望掏出来,接连几条微信提示都是他爸的语音,一如既往长长60秒。
  盛望也一如既往没那个闲情逸致听完。
  
  他单手取下笔帽,把笔往桌沿一磕,摁紧了。散着骨头靠上江添的桌子点开语音,还加了个敲笔的伴奏。
  
  “望仔,放学了吧?听说你们今天只上半天儿,收拾完东西赶紧回来,莫到处跑——”
  “你江阿姨说老师找小添有点事,你等等他,完事给小陈打电话,和你哥一起回来——”
  
  笔帽轻敲桌面的当当声一下顿住。盛望“啧”了声,咕哝道:“谁哥啊。”
  “上次谁叫的?”
  
  ……
  
  无人的教室里突然冒出回应,盛望吓了一跳,立刻弹起来,脑门又嗑上什么东西,整个人坐是坐回去了,却是捂着额头,眼里渗出几滴生理性的水花。
  他恶狠狠地看向始作俑者,恼道:“你怎么不吱声啊?”
  
  他爸另一个崭新的儿子正半弯着腰站在他侧后方,也不知在那扮演了多久的幽灵。
  这一出声,不仅伤了盛望,还把自己给伤了。
  
  盛望本也只是吓着了,平静下来,看着江添下巴上的红印子笑了半天,问他:“等很久了?怎么不叫我?”
  “我怎么舍得叫你。”江添张嘴就来。
  
  “什么?”盛望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反问道。
  江添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他看着盛望。少年坐在教室的一角,正仰着头和他说话。
  地砖和黑板都被擦得干干净净,桌面还有曾经主人漫不心经或诚诚恳恳的手书。另外半边是被切碎的阳光染得亮晶晶的树梢,还带着几片新生的嫩叶。
  干净和明亮衬得少年白到发光。
  
  十六七岁的少年总是发着光的。
  招财的那句话,就像夏末的台风琵琶,从诞生到消亡,只用了24个小时。可它的名字,却永远留在了历史的书卷里。  
  
  江添从没有这般理解过一句话。他的作文总是被招财诟病,阅读理解虽然靠着模板不难过关,但从实际来说,他根本不知道那些题目的意图有几分是作者想表达的。
  
  可此时,他觉得这十三个字,每个都足以被拆分揉碎细细咀嚼。
  
  不远处,阳光落在建筑旁的柏油路上,反射出强烈的光,有些晃眼。
  身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少年人眼角眉梢的笑意与困惑,却像茫茫涌流外的唯一灯塔。
  
  江添的眼帘垂下,半晌没有说话。
  对面的少年像是手酸,蜷曲了一下手指。江添听到他沉了几分的呼吸,和一声近乎带着恳求和妥协的:
  “哥?”
  
  江添抬眼。
  他明白的。刹那间,江添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比如每一次亲近的紧张失神,比如明亮又晦暗的眼,比如回到家后的彬彬有礼。
  ……
  
  “不是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晦涩和低哑,又有几分恍然大悟。
  他看到自己伸手阻止了盛望的又一次退让。
  弯腰低头。
  
  窗外起了风,教室的帘子被拂起,涂抹出几分蓝色。鲜亮的空气里多了些夏末最后一茬桂花的香,像是酝酿了很长时间的美酒。
  可这一切,都不及少年的唇齿之间。
  
  季夏一梦,终于长风。
  
  
  *最末一句引自微博@风云梦远。

阑珊梦。

奖励

+我看添哥望仔深夜偷情💗(?

本同人圈职业ooc选手来了注意避让xx


“你们睡不睡?”

昏暗的宿舍里只有一盏小台灯坚持不懈地闪着光——不如说本来还有几盏灯闪烁着这下子仿佛心照不宣全部熄灭,邱文斌抬起头,看着两盏刚刚暗下去的台灯,愣怔了几秒:“你们睡啦?”结果他转头一看,旁边的B班大佬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转移了阵地,趴床上不省人事去了。

不愧是AB班的学霸,期中考试到了心态也一如既往。

盛望捏了捏眉心,千篇一律的字帖看得他眼睛酸涩,颈椎提醒他已经埋头苦干一个小时之久,时针滴滴答答迈向两点的步伐。他回头正巧看见江添摘下眼镜。他啊了一声,看见对面人手里那本《抒情文写作指导》,有些想笑,...

+我看添哥望仔深夜偷情💗(?

本同人圈职业ooc选手来了注意避让xx


“你们睡不睡?”

昏暗的宿舍里只有一盏小台灯坚持不懈地闪着光——不如说本来还有几盏灯闪烁着这下子仿佛心照不宣全部熄灭,邱文斌抬起头,看着两盏刚刚暗下去的台灯,愣怔了几秒:“你们睡啦?”结果他转头一看,旁边的B班大佬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转移了阵地,趴床上不省人事去了。

不愧是AB班的学霸,期中考试到了心态也一如既往。

盛望捏了捏眉心,千篇一律的字帖看得他眼睛酸涩,颈椎提醒他已经埋头苦干一个小时之久,时针滴滴答答迈向两点的步伐。他回头正巧看见江添摘下眼镜。他啊了一声,看见对面人手里那本《抒情文写作指导》,有些想笑,又忍住了。“睡了,熬夜也要讲究效率。”

邱文斌一听此言如同醍醐灌顶,单方面认为大佬说什么都是对的的心理强行将心中犹疑着要不要再学一会儿的纠结抛诸脑后,少年人白日苦读早已积攒了一天的困倦,睡得也沉,甚至剩下的两位大佬口口声声说要睡觉却还没来得及先于他入睡。邱文斌的灯索性就给他们用来整理书桌,荧光清冷,江添俯身凑近盛望要来看他的字帖。

“不像狗爬了。”江添嗯了一声。

盛望心说你是不是对我原来的字体十分有意见,但显然腹诽只是习惯性行为,内心的喜悦难以掩饰,傻笑的表情快要抑制不住,毕竟喜欢的人的夸奖自然千金难求、万金不换。罐装旺仔被人为强行加糖甜度超标,但为了在江添面前留些面子,小少爷紧急收敛了面部表情。他还有些意犹未尽,仰起四目相视眸光对接,看见荧光映照下江添的眸子里闪着碎金。盛望想了想,勾了勾嘴角说:“那我能不能有奖励啊哥?”


于是在江添侧着脸吻上来的时候,盛望仔细地考虑了一下明天的微信该换什么头像改什么名字。


罐装

我本来以为住了宿舍以后!

什么上铺下铺床板柜子窗台墙壁play就可以安排起来了!!

结果。。。。。。
?????????

我本来以为住了宿舍以后!

什么上铺下铺床板柜子窗台墙壁play就可以安排起来了!!

结果。。。。。。
?????????

ps比我会画画,不如回家躺尸啊
day86打卡补下课没人了慢吞...

day86打卡补
下课没人了慢吞吞去喜乐的添哥和望仔

注意:背景有真实照片参考,是网上的照片,不是我凭空想!侵删

今天get了ps偷懒新画法。。。这哪里是偷懒。。ps比我会画多了OTZ!!

day86打卡补
下课没人了慢吞吞去喜乐的添哥和望仔

注意:背景有真实照片参考,是网上的照片,不是我凭空想!侵删

今天get了ps偷懒新画法。。。这哪里是偷懒。。ps比我会画多了OTZ!!

子不曰
孔雀开屏(?) 八百年没画水彩...

孔雀开屏(?)

八百年没画水彩,摸了一个做手机壳,结果失败了orzzzzzz放出来混更(?)

孔雀开屏(?)

八百年没画水彩,摸了一个做手机壳,结果失败了orzzzzzz放出来混更(?)

西海沙

心情不好时画同人就好了~
木苏里是神仙www
望仔手画大了_(:з」∠)_

心情不好时画同人就好了~
木苏里是神仙www
望仔手画大了_(:з」∠)_

加油✧(≖ ◡ ≖✿)

“你叫我什么?”

嗷嗷嗷!

江添!

哥!!

他叫你哥!

望仔叫你哥啊!

但我相信,你们不仅仅只是兄弟的:-D


啊!这种朦朦胧胧的情窦初开的感觉太妙了!

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吃醋,

对彼此的大量的关注,

还有那种因为“你的习惯你的一切我都比其他人了解的多一些”而感到的愉悦,

这两个人!

太太太太甜啦!感谢木苏里!


但一想到pjcy......

所以我十分珍惜现在的甜,唉。


球球木木,破镜的时候拿布包一下,然后马上给我用502沾起来!

嗷,感谢木苏里π_π

嗷嗷嗷!

江添!

哥!!

他叫你哥!

望仔叫你哥啊!

但我相信,你们不仅仅只是兄弟的:-D


啊!这种朦朦胧胧的情窦初开的感觉太妙了!

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吃醋,

对彼此的大量的关注,

还有那种因为“你的习惯你的一切我都比其他人了解的多一些”而感到的愉悦,

这两个人!

太太太太甜啦!感谢木苏里!


但一想到pjcy......

所以我十分珍惜现在的甜,唉。


球球木木,破镜的时候拿布包一下,然后马上给我用502沾起来!

嗷,感谢木苏里π_π


念卿卿

近期请假一周,死万续篇明天发(用铅笔)
月考来了抱歉抱歉
万恶的月考!!!

近期请假一周,死万续篇明天发(用铅笔)
月考来了抱歉抱歉
万恶的月考!!!

🐸
哥!!!! 这声哥awsl!!...

哥!!!!

这声哥awsl!!!

开窍了吧是开窍了吧!!!!

哥!!!!

这声哥awsl!!!

开窍了吧是开窍了吧!!!!

Sperare.
啊我死了!!!!叫哥了叫哥了!...

啊我死了!!!!叫哥了叫哥了!!!!!!!!恋爱还会远吗!!!!!

啊我死了!!!!叫哥了叫哥了!!!!!!!!恋爱还会远吗!!!!!

四朝阅穷书
放学回来看到更新的我!!!望仔...

放学回来看到更新的我!!!
望仔叫哥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学回来看到更新的我!!!
望仔叫哥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阑珊梦。

Q:今天望仔喊哥了吗?

A:喊了!!!


添哥(挑眉):你叫我什么?

Q:今天望仔喊哥了吗?

A:喊了!!!



添哥(挑眉):你叫我什么?

三水分行
添哥和望仔的相处真的越来越自然...

添哥和望仔的相处真的越来越自然了!!!


只是有时候我想到破镜重圆的tag还是有点惴惴不安……



 @⚡️GENIUS !  懒人背景太好用了。特别适合我这种懒人咳咳

添哥和望仔的相处真的越来越自然了!!!


只是有时候我想到破镜重圆的tag还是有点惴惴不安……




 @⚡️GENIUS !  懒人背景太好用了。特别适合我这种懒人咳咳

念卿卿
望仔(๑•ั็ω•็ั๑)我感...

望仔(๑•ั็ω•็ั๑)
我感冒还没好hhh

望仔(๑•ั็ω•็ั๑)
我感冒还没好hhh

反派总是死于话多

勾指

  江添x盛望。人物属于木木,OOC属于我。
  
  ——
  
  那段时间,盛望和江添两人多了些心照不宣的默契。
  
  盛望也不清楚,这是因为他的退避,还是因为江添的靠近,或是其他的什么。
  他只是……在忐忑中略为享受着。就像“享乐主义”所认为的那样,只顾当下。
  
  附中放月假那几天,他俩会回到白马弄堂。作为放假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学习的高考生,盛望依旧会在半夜溜到江添的房间,把人赶到飘窗,自个儿霸占那张书桌练狗爬字。
  
  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只除了偶尔抬眼间相互触及,又很快移开的隐晦目光。
  
  江添的飘窗上逐渐多了一些带毛的靠垫。那是盛望瞅着江添天天坐那儿好奇地试了...

  江添x盛望。人物属于木木,OOC属于我。
  
  ——
  
  那段时间,盛望和江添两人多了些心照不宣的默契。
  
  盛望也不清楚,这是因为他的退避,还是因为江添的靠近,或是其他的什么。
  他只是……在忐忑中略为享受着。就像“享乐主义”所认为的那样,只顾当下。
  
  附中放月假那几天,他俩会回到白马弄堂。作为放假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学习的高考生,盛望依旧会在半夜溜到江添的房间,把人赶到飘窗,自个儿霸占那张书桌练狗爬字。
  
  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只除了偶尔抬眼间相互触及,又很快移开的隐晦目光。
  
  江添的飘窗上逐渐多了一些带毛的靠垫。那是盛望瞅着江添天天坐那儿好奇地试了试,结果被秋夜冰凉的瓷砖冻到抗议。
  
  ——像他小时候那般嚣张像个大领导,指指点点:
  “你这个不行,哪天大姨夫来了不得肚子疼啊?听我的,什么?你觉得舒服?不行,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就需要几个厚垫子,最好带毛的。”
  
  说这话时,江添正听从盛望的前一个建议,往飘窗的台阶上铺毯子。 
  闻言,他略微侧头,目光从盛望拉着自己衣袖的指尖,移到少年人明媚的脸,挺拔的鼻梁,到那双因为铺了些看不清的情绪而显得黝黑的眼睛。
  
  他依旧冻人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开口的瞬间却泄露了些许纵容:
  “好。”
  
  盛望笑嘻嘻地放开了他。
  
  练完字已经快两点,盛望踏着拖鞋收拾完书桌,抱上自己的书准备回屋。走到门前,正准备和江添吱一声,就见江添从作文指导书里抬头,不咸不淡地问:
  “去哪里?”
  
  盛望:“……”
  他脑子里乱七八糟支吾半天,憋出两个本应如此的字:“回房。”
  
  “哦。”江添应了声。
  盛望当场想叛变日益坚固的友谊,一掌拍死他。
  可他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听江添停顿片刻,继续说:“不用了。”
  
  不用?什么不用?不用什么?
  盛望觉得自己脑回路不够用,只能眼睁睁看江添站起,附身放书,缓步走过来。
  
  夜色浓重,偌大的落地窗外一片漆黑,白炽灯映在江添身上,像是在黑暗中打下一束光。
  
  盛望眨眨眼,听江添慢悠悠地开口:“都躺过了,回去干嘛?”
  ???
  
  江添的音色有些低沉,带着革质,乍一听,像是民国街道上携着皮革手提箱的归国书生,清清凉凉。可那音色内的言语却像枚炸弹。
  
  盛望脑子一懵,炸开了三百六十度的烟花,还是腾挪跳跃的那种。
  绚丽的烟花里,江添的身影逐渐清晰。他比盛望高了半个脑袋,站到盛望身前时,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房间门开着,走廊上未熄的夜灯暖光和房里头的白炽灯光在他身侧泾渭分明,只有那个人,是季夏的一寸冰雪,长夜的一缕暖烟。
  
  “你说呢?”暖烟搭了只手在门上,半垂着眼,就那么注视着盛望。
  眸子蹭着门外的光,映出盛望脸上烤火般的红。
  
  盛望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没说出反驳的话。
  
  他忘了自己是怎么跟着江添走回房间,躺到那张柔软的席梦思上的。
  
  床很大,两个瘦削的少年各自贴着床边躺得笔直,没有人询问中间的空洞。厚被足够宽大,盖住他们薄薄的身躯。
  
  盛望脸上的绯红浅了些。他闭上眼不去看周围的景色,可或许正因此,黑暗中另一个轻缓的呼吸如此响亮,在他心口扯面鼓,敲了个《秦王点兵》。
  
  他轻微地移动身体,小幅度划开双臂,试图伸个佛系懒腰。然而还没伸到三分之一,他就顿住了。
  伸出去的爪子在半路碰到了东西。细长,有力,骨节分明。像是另一个人的手指。
  
  他没睁眼,呼吸的节奏却乱了线。
  沉沉的羽绒被下,两根同样瘦长、犹如青葱的手指碰到一起,像拉勾一样,轻轻拉住了对方。
  
  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盛望觉得耳朵在发烧,就像他不听话的手一样。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极低的笑,像支羽毛,划过心口的鼓面。
  
  得,还幻听了。
  他在心里嗤了声,食指微曲,攥紧手中纤长的冰凉,安心地睡了。
  
  半睡半醒间,似乎还有谁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晚安。”

🍸
好ooc哦TTTT我看书是一边...

好ooc哦TTTT
我看书是一边看一边忘
追某某追到现在印象最深的居然是挑食望仔觉得便利店好吃难得不挑食(都在记些什么)
不说了我要再去刷一遍TT

好ooc哦TTTT
我看书是一边看一边忘
追某某追到现在印象最深的居然是挑食望仔觉得便利店好吃难得不挑食(都在记些什么)
不说了我要再去刷一遍TT

◇我不是来救你的◇
中秋节都过掉一万年了我才有时间...

中秋节都过掉一万年了我才有时间画兔子
做了一个洗脑小循环٩̋(๑˃́ꇴ˂̀๑)

中秋节都过掉一万年了我才有时间画兔子
做了一个洗脑小循环٩̋(๑˃́ꇴ˂̀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