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柠檬

23615浏览    2602参与
AFTERLIFE
今天的你咕咕了吗? --小鸽鸽...

今天的你咕咕了吗?

--小鸽鸽柠檬卡套例图, OverloadNZ2019

今天的你咕咕了吗?

--小鸽鸽柠檬卡套例图, OverloadNZ2019

布丁和布丁~

Emmmmmm,我好渣。
p1是 @万零ZERO 画的草图
p2是我画的٩(๑`^´๑)۶
很私设 我绝对不会说我忘了豆子长什么样了……

Emmmmmm,我好渣。
p1是 @万零ZERO 画的草图
p2是我画的٩(๑`^´๑)۶
很私设 我绝对不会说我忘了豆子长什么样了……

万零ZERO
深夜柠檬:“怎么还不睡...?...

深夜柠檬
:“怎么还不睡...?”
(这能算乙女吗...?

深夜柠檬
:“怎么还不睡...?”
(这能算乙女吗...?

黑尸仁

群里的沙雕画师们一起摸元素人设!(柠檬+音符+点滴瓶?)点滴瓶出来我有点懵我会乱说???🌚🌚🌚我不管我就是要清新的柠檬精女孩(p2是单独摸的瓶瓶!)

群里的沙雕画师们一起摸元素人设!(柠檬+音符+点滴瓶?)点滴瓶出来我有点懵我会乱说???🌚🌚🌚我不管我就是要清新的柠檬精女孩(p2是单独摸的瓶瓶!)

惊人院

如何医治一只柠檬精?

平均每天,我要说3000句酸话。


1

有人在跟着我。


我一边强装镇定一边快速思考着应对的法子,当初由于职业的特殊性,我特意选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居住,没想到如今却弄巧成拙,就算报警,警察一时半刻也赶不到这里,这附近也没什么人,估计我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我。


那脚步跟得越来越近了,甚至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我冷汗直流,心里无比后悔,若是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不给保镖放假,我一定把周扒皮的驭人之术贯彻到底,让他全天24小时跟在我身边。


可是我没有重来的机会,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肆无忌惮,我能感觉到,它的主人现在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我的脖子,...



 

平均每天,我要说3000句酸话。


1

有人在跟着我。


我一边强装镇定一边快速思考着应对的法子,当初由于职业的特殊性,我特意选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居住,没想到如今却弄巧成拙,就算报警,警察一时半刻也赶不到这里,这附近也没什么人,估计我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我。


那脚步跟得越来越近了,甚至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我冷汗直流,心里无比后悔,若是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不给保镖放假,我一定把周扒皮的驭人之术贯彻到底,让他全天24小时跟在我身边。


可是我没有重来的机会,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肆无忌惮,我能感觉到,它的主人现在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我的脖子,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即牙一咬,心一横,深吸一口气,猛然转过身去。


没有任何迟疑,我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双手举过头顶大喊一声:“好汉饶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身后的人似乎被我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在原地愣了一会,连忙也跟着跪了下来:“你,你说啥呢?你是不是高仁······”


我闻言松了一口气,能叫出我的名号的,肯定是来找我看病的患者,于是我咳嗽了一声,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咳,是我。无论你是想磨皮美容、畸形矫正、性别互换,甚至是返老还童,只要找我,这些都能实现。”


那人也跟着站了起来,语气里带着不确定:“真的是你?这传说中的高人有点怂啊······”


“什么叫怂啊?我这叫珍惜生命!”我有点生气,“这是医生的基本专业素养,你懂个屁!再说了,你为什么要鬼鬼祟祟地跟着我,一看就不怀好意,看你的样子,是来治大头症的?”


大头症我治过几次,虽然眼前这个是我见过最大的,但我相信以我的专业能力治好也不是难事,毕竟自从师父隐居以后,我就稳坐着整容界第一把交椅。


那人愣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随即把头上的黑色头套一点点摘了下来。


我看着慢慢露出的黄色脑袋,忍不住在心底惊呼了一声。


这哪里是人头,分明是个大柠檬啊!


2

我叫高仁,是终南山易容派第76代单传弟子,显而易见,我们门派是由易容术发家的,门派的祖师爷在几千年前发明了易容术,专注于改变人的面容,后来门派逐渐发扬光大,不仅仅满足于改变自己的面容,也做起了改变别人面容的生意。 


到后来,国家规定建国之后不许成精,连带着江湖大侠也销声匿迹,门派也逐渐式微。


到了我这一代,我们门派只剩下了我和我师父两人,师父将一身绝学传递给我,自己便隐居终南山,转而研究别的东西去了。


好在这些年整容行业兴旺发达,凭借着祖传的手艺和现代医疗技术相结合,我的日子也慢慢滋润起来,只不过遇到疑难杂症,还是偶尔要靠师父指点,就比如眼前这个柠檬脑袋。


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带着张柠去往终南山我师父神秘人家里,张柠就是那个柠檬头,神秘人是我师父的名讳,我曾以为师父不信任我才不肯告诉我真实姓名,直到某天无意看到师父的身份证,清清楚楚看到上面写着“神秘人”三个字。


走进师父的二层小洋楼,远远的就看见师父在落地窗前打坐,忘了说了,师父金盆洗手以后,又成了终南山骗人道长的唯一关门弟子,用师父的话说,这叫艺多不压身,学的东西多了,总有会用到的时候。


师父打坐时是不能打扰的,于是我们就坐在院内的游泳池旁边等,张柠转着巨大的柠檬脑袋左右打量,过了一会后对我说道:“你们这黑医生也太有钱了吧。”


“确实。”我点点头,“毕竟我们一般也只做有钱人的生意。”


“那我没钱你们给治吗?”张柠臊眉耷眼地看着我,嘴巴撇着,简直跟某社交平台上的小表情一模一样,“有钱人生什么病都没事,穷逼生病了就只能等死,我有个同事感个冒,就不来上班了,而我高烧39度,也要拎着吊瓶工作。”


“你说得也没错。”我继续点头,“没钱看个屁病,医生不吃饭,药不要钱啊?”


张柠脸上的表情更加苦涩了,五官仿佛快要挤到了一起,委屈巴巴的眼角开始渗出液体,我见状连忙拿起旁边桌上的茶杯接住,没有错过这一杯纯天然的柠檬汁。


从我住的地方到师父家这大半天的路程,已经让我充分见识到了张柠“吃柠檬”的功力。


试问有谁能看着天上可爱的小鸟说出“这些懵懂无知的小东西,凭什么可以想飞就飞,还比人类自由”这种话?起码我只在张柠嘴里听到过,她真真正正地达到了“万物皆可酸”的境界。


虽然嘴上说着没钱治病,但张柠的屁股却丝毫没有动的想法,我也没有把她赶出去的打算,我不是抖M,张柠固然讨厌,但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原则,我还是想把她治好······好吧,实际上张柠是独一无二的样本,治疗她的感觉,就跟数学家说要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一样开心。


3

我们足足等了三个钟头,师父才结束了打坐,他睁开眼,伸了个懒腰,看见楼下的我们揉了揉眼睛,惊喜道:“哦呦,徒弟,你给我带来什么宝贝了?千年柠檬头吗?” 


张柠自然不是千年柠檬头,在路上和她聊天时得知,她变成这样也不过一个月的工夫,在此之前她一直是个普通女孩,只因为一个月前公司里来了个白富美同事,导致她忍不住每天把自己的生活与她比较,面对这份差距又总是想不开,天天“吃柠檬”才变成了这样。


师父听完后摸了摸胡子笑道:“所以你是想把柠檬头整成正常的人头,好回归正常生活?”


张柠连忙点头。


“先做个全身CT吧。”师父说着带着我们走向一楼的一个小房间,张柠有些踌躇,走到一半时忍不住问,“你都满头白发了,为什么脸上皱纹那么少?”


师父转过头,笑眯眯地说道:“关你屁事。”


张柠讪讪地笑了下,许是觉得有点尴尬,尝试弥补道:“我就是觉得您真令人羡慕,没别的意思。”


张柠说完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不过······该长皱纹的年纪不长皱纹也不好,总让人觉得像个老妖精,我们公司有个大姐就是这样。”


“没关系,我就爱当个老妖精。”师父不怒反笑,让张柠走进了照CT的地方。


我惊叹于师父的境界,毕竟我刚开始跟张柠接触时差点气了个半死,师父对此邪魅一笑:“师父之前还治过杠精,你忘了?”


“之前杠精泛滥,我这边收过几个,有的病情轻,只需要物理治疗,把脑袋切切吃点药就成了,有的病情重,就要精神和物理双重治疗了。”师父一边操作着机器一边说,“都说建国之后动物不准成精,但人成精就没人管,这些都是新时代的产物,不过这柠檬精······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竖起了大拇指,衷心赞叹道:“师父不愧是师父,啥玩意儿都能治。”


然而师父却没有理会我的彩虹屁,而是拿着张柠的CT成像眉头紧皱。


“怎么,很棘手吗?”我把脑袋凑过去。


师父点了点头,指着上面巨大的柠檬头说道:“已经病入膏肓了啊。”


我看着师父手指指的地方,那本该是脑子的区域却只长着一颗小小的柠檬。


“这样的人,可不光是整形这么简单了。”师父叹了口气对我说,“干我们这一行,你要记住:整形为下,整心为上。”


4

“你最羡慕嫉妒恨的是什么?”师父问张柠。 


张柠沉思了许久道:“很多······”


“只能说一个,最能引起你‘吃柠檬’欲望的,人、事、物都行。”


张柠再次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那应该是王大姐吧,她明明比我老了一个月,脸上却一丝皱纹都没有,她老公是个高富帅,还很爱她,她本身家里也很有钱,家庭幸福美满,长得又漂亮,走哪儿都招人喜欢,就连我们公司的猫都只让她抱······”


“所以这个王大姐的人生在你心目中就是最完美的了?”


“说不上最完美,但也是我理想的生活了,如果能拥有她的生活,我也不用天天羡慕这个,嫉妒那个了。”


“好。”师父神秘一笑,“那如果我让你过王大姐的人生,你愿意吗?”

 

“真的?你有那么神?”张柠瞪大了眼睛,摸了摸柠檬头沉思一会儿道,“我愿意,我做梦都想变成她。”


师父再次神秘一笑,鼓弄了一会儿,拿出一份治疗同意书认真说道:“只要治疗,就一定伴随着风险,你可想好了,如果你变成了王大姐,有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张柠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签下了治疗同意书。


师父拿着同意书瞅了一眼,接着嘴里开始叽里咕噜地念起了咒,我看见四周的景物快速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我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半空中站着,我心下一惊,好在师父在一旁拉着我才没让我跌倒。


“这是从骗人道长那里学来的,制作幻境的法子,对付这种案例有奇效。”师父指着下面的人说道,“我们现在站在上帝视角,能看清事情的全貌,而且这里的时间流速要比正常世界快很多,不会浪费很长时间。好好观察案例,回头我给你留作业。”


我点点头,看着张柠变成的女生的娇艳脸蛋赞叹了一声:“这个王大姐确实漂亮。”


师父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化身成“王大姐”的张柠此时一脸兴奋,快步走向门口等着她的男人,两人一会面,男人就一脸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看来这就是王大姐的男朋友了。


两人简单说了两句,便开车走了,我和师父自然要跟着。我看着张柠洋溢着幸福的脸问师父:“她现在知道自己是张柠吗?”


师父点点头:“现在还知道,但慢慢的就会忘记了,所以只要她在这个幻境中能主动放弃王梦的身份,就算治疗成功;反之,如果她沉迷幻境,则治疗失败。”


“哦······”我恍然大悟,“所以您制作这个幻境,是要让张柠感受到王梦的人生其实也没她想象得那么美好,从而让她改掉乱‘吃柠檬’的习惯吗?”


我一本正经地分析完,等待着师父的夸奖。


师父从鼻孔里嗤了一声,用手点了点我的脑袋:“庸俗!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人生就是美好的、令人艳羡的,就算这个王梦的人生没她想象的那么好,她也会发现其他比她好的人,仍然会‘吃柠檬’,再说这个王梦的人生确实很圆满。”


“可是我不懂。”我看着下面张柠灿烂的笑容,“如果这个幻境中呈现出来的王梦的人生真如同张柠想象中的一样美好,她又怎么可能愿意醒过来呢?”


“所以我让她签了治疗同意书啊。”师父冲我眨了眨眼,给我眨出了一身冷汗。


5

“我们充其量只能算个医生,不是神,治不好病人很正常。”师父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距离张柠进入幻境已经一个星期,我看着她在幻境里每天开开心心,越来越适应王梦的身份,没有一点想要出来的迹象,不禁有些着急,我曾经问过师父能不能让她强制退出幻境,毕竟就算是出来当个柠檬头也比死在幻境里好啊。


师父闻言啐了我一口,生气地说道:“也许她就是宁愿死在幻境里也不想出来当柠檬头呢?你有什么资格替别人做决定,再说这种幻境只能靠自己出来,我也无能为力。”


我默默地抹下师父的口水,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半吊子医生,看着别人慢慢走进死亡深渊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确实挺难受的。


但师父说得也对,我有什么资格决定别人的选择呢?也许在我眼里张柠是在走进死亡的深渊,而她自己却甘之如饴呢?


如果有一天,我拥有了羡慕已久的人生,能不能狠下心来回归原有的自己呢?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师父只在晚上的时候才进幻境中观察一下,其他时间都去山上采草药,毕竟张柠现在已经用王梦的身份按部就班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一直观察也没什么大的用处。


直到有一天早上,师父一脸严肃地告诉我:“张柠要结婚了。”


我愣了愣:“哦,按照她现在的人生规划,确实该结婚了。”


“结婚就意味着张柠即将和幻境中的人结合,而婚礼仪式上的宣誓有着极强的心理暗示,一旦仪式结束,她就再也出不来了。”


师父说完带我走进了张柠的幻境。


6

“王梦!”一个女生快速走到盛装打扮的张柠身旁,轻快地说:“哇塞!婚纱太漂亮了吧,我真羡慕你!” 


张柠转过头,看着自己的闺蜜笑了笑:“你不是也快了,有什么好羡慕的。”


“那可不一样。”闺蜜走上前拉起张柠的手,“不过你是昨天激动得一夜没睡吗?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


张柠摇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有点迷茫:“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其实不是我自己,所有的一切也都不是属于我的······”


“哈哈哈哈。”闺蜜闻言笑着拍了拍张柠的手,“这是婚前综合征,没关系,这不是梦,是真的,你真的要嫁给孙磊了,你们可是相恋了十年啊!开心点儿。”


张柠配合地笑了笑,可眼神中的迷茫并未散去。


我看向师父,师父咳嗽了一声道:“那个梦是我给她植入的,可我也只能帮她到这儿了,剩下的就要看她自己了。”


我了然地看了师父一眼。


“新娘王梦,你是否愿意与新郎孙磊结为夫妻,无论之后贫穷还是富有,健康或是疾病,你都会不离不弃,陪伴在他身边吗?”婚礼上的司仪满脸笑容地问道。


然而张柠却站在原地,目光呆滞。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等待着她的回答,孙磊扯了扯她的手低低叫了一声:“王梦。”


张柠似乎终于缓过了神,轻轻笑了一下:“我······”


我随着她的停顿一阵紧张。


张柠剩下的话迟迟没有说出来,一旁的司仪忍不住催促道:“快点回答啊新娘。”


“我······我······”张柠顿了顿,随即深吸一口气,看向身边的孙磊,“我们真的相恋了十年吗?”


“当然,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我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孙磊温柔地说道,“嫁给我吧,王梦,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一番话说得深情无比,在场的女士有不少都落了泪,可张柠却仍在犹豫。


我感觉到幻境轻轻摇晃了起来,忍不住抓住了师父的胳膊,师父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她动摇了。”


师父说着挥了挥手,结婚的礼堂场景突变,张柠独自站在一间狭小的出租屋里面,屋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张柠皱着眉观察着屋子里的一切,然后下意识地把床边的一堆脏衣服放进了洗衣机里。


“这是她之前租的房子。”没等我开口,师父就主动解释了起来。


我点点头,看着张柠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后,手足无措地站在屋子里,此时房门忽然打开,从外面进来了一个中等个子的年轻男人,他走进来后就露出了一排白牙,迫不及待地说道:“我攒够首付了,明天咱们就去把那套你喜欢的房子买下来,我们要有自己的家了!”


张柠皱着眉头,看向面前的男子,问:“你是谁?”


男子接着笑:“我是你男朋友啊,咱们从十七岁在一起,已经十年了。”


“男朋友······”张柠喃喃道,“不对,我的男朋友是孙······孙······什么来着?”


场景此时却再次突转到了婚礼现场,众人都在催促着张柠赶紧答应,张柠看着面前的新郎,却怎么看怎么陌生。


7

“梦梦!你这孩子发什么呆呢?赶紧答应孙磊啊。”王梦的母亲此时站起来催促道,“这不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张柠紧皱着眉头,看着妇人道,“这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是啊,这是你一直想要的, 你不要怕,就算是嫁出去了,你也是爸妈的心肝宝贝。”妇人一边说一边抹起了眼泪,“爸妈永远爱你。”


场景再次转换,张柠站在了一个客厅里,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说:“你做什么爸妈都支持你。”


张柠看向中年男人,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但没有发出声音。


中年男人接着说道:“你想去大城市就去吧,没钱记得跟爸妈说,爸妈没什么大本事,但管你吃饭还是能做到的。”


厨房里一直忙碌的中年女人也接了话:“感觉累了就回来,听到没有,不要死撑着。”


最终,场景还是回到了婚礼上,张柠上前一步,挽住了新郎的手,脸上毫无预兆地滑下了一滴眼泪,她似乎也有点惊讶,随后,我听到师父轻微的叹息声。


我莫名感到一阵气愤,转身对师父说:“她已经无可救药了,咱们走吧。”


师父摇着头又叹了一口气:“走吧。”


“孙磊,你是一个完美的丈夫人选。”张柠的声音在我们的身后响起,我和师父同时顿住了脚步。


“你温柔,有钱又有才,长得也帅,我做梦都想有一个你这样的男朋友。”张柠说完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陪我走了十年的不是你,见证了我的幼稚、愚蠢、阴暗与自卑的也不是你。”


我转过了身。


张柠站在王梦父母的面前缓缓说道:“我曾无数次梦想自己有你们这样一对父母,自打出生就含着金汤勺,衣食无忧,拥有一副漂亮的面孔,走到哪里都会获得别人羡慕的眼光,可惜······我的父母不是你们。”


“养了我二十多年,疼我爱我,把我视为掌上明珠的,也不是你们······”


“对不起,”张柠说完站在原地捂住了脸,哽咽道,“我不是王梦······我,我是张柠。”


随着张柠最后一个字说完,幻境开始慢慢碎裂,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我们三人站在房间里,张柠仍捂着柠檬头啜泣,师父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成功了。”


张柠摇了摇头:“你们不用安慰我,我能感觉到,即便我从幻境中出来了,但我还是羡慕王梦的人生,我,我甚至有点小小的后悔······”


师父摸着胡子笑了两声:“羡慕是很正常的,因为过度的羡慕嫉妒迷失了自我才是病态的,羡慕别人的美好,同时也接受自己的不美好,这才是治疗的目的。”


张柠看着师父:“可我的头······”


“放心,让我徒弟给你切切就完事儿了,我徒弟可是整容专家。”


我闻言连忙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儿,严肃道:“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8

手术很成功,张柠说这张新整成的脸比她原先好看多了,我还未来得及得意,就听她继续道:“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才能的人,我要是也能······” 


话音未落,我赶紧打手势制止了她的发言:“大病初愈,要是再随便羡慕别人,可是会变回去的啊。”


听我这么说,张柠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会注意的。”


看着张柠远去的背影,师父揶揄地笑笑:“这么关心她,不如叫她来复诊啊。”


“不了不了。”我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切了半天柠檬,手都酸了。”


“放心吧。”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她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会再迷茫了。”


“真正想要的东西啊······”我望着她离开的方向,皱着眉头思考了半天。回过头来时,师父已经从我身边走开,独自到房间里打坐去了。


-END-

作者|支泥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Predator And Rabbit
今日也有进步!练习打卡~感觉这...

今日也有进步!练习打卡~感觉这次画的很不错!线条也有进步!嘻嘻,尼克的领子画错了~将错就错下去了~

今日也有进步!练习打卡~感觉这次画的很不错!线条也有进步!嘻嘻,尼克的领子画错了~将错就错下去了~

抽刀切发糕
DAY3 水果立体海报,继续天...

DAY3

水果立体海报,继续天天学习搞图
天天洽柠檬🍋

DAY3

水果立体海报,继续天天学习搞图
天天洽柠檬🍋

光る嵐

今天上课坐公交车回来。一高中一男一女站我前面搂来搂去亲来亲去腻来腻去然后突然就不理对方女的还时不时看我一眼

那时的我仿佛一个千年柠檬精

表面平静但是我却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呢(笑:-D

今天上课坐公交车回来。一高中一男一女站我前面搂来搂去亲来亲去腻来腻去然后突然就不理对方女的还时不时看我一眼

那时的我仿佛一个千年柠檬精

表面平静但是我却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呢(笑:-D

端木月夕

今天的摸鱼
摸鱼使我快乐(怎么可能)
我妈把绿谷认成了蛮奇
我有点怀疑人生
我并不站胜出我站轰出但我不会画轰总所以我不画hhh
@十块钱 你看我画的不如你吧,我一般来说只画黑白色的,彩色是不可能画好的

今天的摸鱼
摸鱼使我快乐(怎么可能)
我妈把绿谷认成了蛮奇
我有点怀疑人生
我并不站胜出我站轰出但我不会画轰总所以我不画hhh
@十块钱 你看我画的不如你吧,我一般来说只画黑白色的,彩色是不可能画好的

沐辞

鹿与狐

随手摸的凯莉和柠檬……www

鹿与狐

随手摸的凯莉和柠檬……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