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查尔斯

10442浏览    243参与
雨催山倒

【查尔斯✘你】破碎03

日子过得真快。

嘉丽告诉你,你的伤已经痊愈。

你执拗地对她说,你没有。

她把你带到她的实验室,告诉了你真相。


其实以灯塔的科技水平,就算是断胳膊断腿,也能给你按个和原版没什么区别的假肢。

可为什么说你失去了站斗力呢?

最开始的说法是你的大脑某处收到了冲击,导致你虽然可以正常使用你的身体,但在力量,速度等方面只是一个普通的成年女性的百分之六十。


或者更弱。


毕竟,你现在都无法举起超过五公斤以上的重物,无法长时间行走。


现在的你在灯塔外执行任务,就是送死。


可你就是想送死。


可嘉丽告诉你的又是另一种状况了。

这还得从你受伤的原因说起。

在第一篇说过,你在被噬极兽攻击时,无法控...

日子过得真快。

嘉丽告诉你,你的伤已经痊愈。

你执拗地对她说,你没有。

她把你带到她的实验室,告诉了你真相。


其实以灯塔的科技水平,就算是断胳膊断腿,也能给你按个和原版没什么区别的假肢。

可为什么说你失去了站斗力呢?

最开始的说法是你的大脑某处收到了冲击,导致你虽然可以正常使用你的身体,但在力量,速度等方面只是一个普通的成年女性的百分之六十。


或者更弱。


毕竟,你现在都无法举起超过五公斤以上的重物,无法长时间行走。


现在的你在灯塔外执行任务,就是送死。


可你就是想送死。


可嘉丽告诉你的又是另一种状况了。

这还得从你受伤的原因说起。

在第一篇说过,你在被噬极兽攻击时,无法控制重力体,而被击飞。

可按理来说,就算被击飞,你也不会受什么上,毕竟你在重力体重。

可谁能想到,重力体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居然爆炸了!

是的,

你没有听错,

你的重力体,

它炸了……

炸了……


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你居然在这场爆炸中活了下来。


你还没有接受现实,嘉丽就有给你抛了一个重磅炸弹。

别激动,我知道你此时不想在听到有关“炸”的字眼。

那么这个重磅……消息是:


你的大脑没有任何问题。

有问题的是你,

你的身世。

要知道,在灯塔,大家都是孤儿。这里根据基因来划分等级。

“茜拉。”(请先把这当成你的名字。)

“你是她的孩子。”

“她是个天才。”

“也是个疯子……”

“比我还疯狂。”

“她也叫茜拉,她死了,所以你叫茜拉。”

“我们之间,有个秘密。那就是,她的身体,与他人有些不同,她的伤口可以快速愈合,她对身体的掌控超越了人类极限,她能块速掌握任何武器,她有太多太多不同……”

“就像你一样。”

嘉丽此时的表情有些奇怪,你不是很能理解。

总结一下,嘉丽的意思是,那场爆炸对你造成了重伤,可你体内的某种神秘力量帮你修复了身体。

然后那顾力量用完了。

你就废了。


够了,不要用“✘✘✘✘”这种脏话骂我,万一被查尔斯黑了怎么办?你帮我求情啊?!!!

从嘉丽的实验室出来后,你为你那残余的人生指定了三个计划:

①调查你的重力体为什么爆炸。

②寻找那所谓的“力量”。

③坚持去查尔斯那里蹭饭,现在你每天的食物配给简直可怜,哪像查尔斯,红酒牛排天天想吃就吃。


亲爱的,别走啊,从查尔斯那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个苹果🍎!


一看就是小号

食色性也

*4068 x 查尔斯

*第六集观后的无脑千字小黄文(也不算太黄8?)

*一时图爽,ooc边缘大鹏展翅

https://shimo.im/docs/JWQd6yv3Vd8Dq9ck/

*4068 x 查尔斯

*第六集观后的无脑千字小黄文(也不算太黄8?)

*一时图爽,ooc边缘大鹏展翅

https://shimo.im/docs/JWQd6yv3Vd8Dq9ck/

秋汐

会首大人真好康啊prprpr

*查尔斯中心,视频内容包含潜在的 查尔斯→马克→镜南 三角

*BGM:bad guy - Billie Eilish

会首大人真好康啊prprpr

*查尔斯中心,视频内容包含潜在的 查尔斯→马克→镜南 三角

*BGM:bad guy - Billie Eilish

织梦

弑父

     今天父亲宣布下一任城主之位。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是我还是满心欢喜。

   可是当父亲说出那个名字时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马克,一个卑微的猎荒者小队队长,有什么理由继承城主之位?

   他就算向上一级,那也不过是个指挥官,镜南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他!

  可是父亲喜欢他,那是不同于对我的。对我他是爱的,仿佛对一件称手的玩具,对他却是满满的赞赏。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对马克这样慈爱的眼神了。...


     今天父亲宣布下一任城主之位。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是我还是满心欢喜。

   可是当父亲说出那个名字时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马克,一个卑微的猎荒者小队队长,有什么理由继承城主之位?

   他就算向上一级,那也不过是个指挥官,镜南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他!

  可是父亲喜欢他,那是不同于对我的。对我他是爱的,仿佛对一件称手的玩具,对他却是满满的赞赏。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对马克这样慈爱的眼神了。

   嫉妒也麻木了。

  -------------------------------------------------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是他!

-----------------------------------------------

  父亲又把我叫过去了。难道是为了重新调整消息?不?我还没有幼稚到那个地步。

 虽然如此,看到眼前的钢琴时,我还是呆住了。

  究竟哪一个是真正的他?是训斥我叫他父亲的他,还是现在叫我孩子的他?

  我混乱无比。

 而他又慢慢在我心上剜出一个洞——“光影会——“光影会

  “给马克打理。”

 他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平淡提起,可是每一个字都是千斤。

 我不喜欢他这样生杀予夺的样子,连我尽力打理的光影会他都要拿走吗?

  还说要我陪他,没有了一切的我现在和一个玩具没有分别!

 ------------------------------------------

  一无所有的查尔斯在走道又经历了镜南的嘲笑。

  查尔斯当然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

  让另外一个人杀掉他!

  然后嫁祸在马克身上。到时候谁是城主就是理所当然了。

  他把那个恶心的尘民领进自己的餐厅,透过玻璃杯看着他灰土埋没对着区区一块肉就馋液的脸。

  但是查尔斯不知道,尘民如此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肉。吃惯了就好了。

  可是对权力的食欲却是越长越大。

  究竟谁更丑相毕露呢?

织梦

查尔斯的悲剧

他觉得所有人都低他一等。其实这是靠了他爹。

他觉得自己爸爸总是拒绝自己。因为他要求的不再是玩具,而父亲不可能什么都给他。

他不想爸爸觉得自己是小孩。可是他明明就是想讨父亲欢心,他就是个小孩。

他想,爸爸不给我,是我不配拥有爸爸的东西吗?是的,但是那是爸爸也不能决定的,不然他为什么在不能给你之后拼命补偿你?城主之位不是玩具啊。

查尔斯是个大头婴儿。末世的婴儿。


他觉得所有人都低他一等。其实这是靠了他爹。

他觉得自己爸爸总是拒绝自己。因为他要求的不再是玩具,而父亲不可能什么都给他。

他不想爸爸觉得自己是小孩。可是他明明就是想讨父亲欢心,他就是个小孩。

他想,爸爸不给我,是我不配拥有爸爸的东西吗?是的,但是那是爸爸也不能决定的,不然他为什么在不能给你之后拼命补偿你?城主之位不是玩具啊。

查尔斯是个大头婴儿。末世的婴儿。

  


東來
*Rapunzel是魔发奇缘女...

*Rapunzel是魔发奇缘女主


查尔斯真的很灯塔公主

*Rapunzel是魔发奇缘女主


查尔斯真的很灯塔公主

雨催山倒

第六集的查尔斯好美啊!
希望他造点造反,最好赶在晚上9点之前。
小黄毛居然在和4068吃烛光晚餐!
这真的不是什么偶像剧套路?

第六集的查尔斯好美啊!
希望他造点造反,最好赶在晚上9点之前。
小黄毛居然在和4068吃烛光晚餐!
这真的不是什么偶像剧套路?

雨催山倒

【查尔斯✘你】破碎02

医生献媚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在一阵宁静后,你听到了脚步声。

你赶在他进来前,调整了一下睡姿——你不喜欢在他面前呈现出不雅的姿势,你总感觉这样会被他嘲笑。

自动门的开启,使外面的灯光刺了进来。你有些不适这光暗的变化,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他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好像在责怪你怎么还没睡。脱下那身整天随着他摇来晃去的外套,挂了起来,便在你床边坐下。

“查尔斯。”你懒懒的打了声招呼。

“晚上好。”这是他的回应。

你想要像往常一样拉一拉他的袖子,却见他拿起你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两只洁白柔软的手套传递着他的温度,你感到有些不自在,便恶作剧般的挠了挠他的手心,然后快速地抽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

医生献媚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在一阵宁静后,你听到了脚步声。

你赶在他进来前,调整了一下睡姿——你不喜欢在他面前呈现出不雅的姿势,你总感觉这样会被他嘲笑。

自动门的开启,使外面的灯光刺了进来。你有些不适这光暗的变化,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他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好像在责怪你怎么还没睡。脱下那身整天随着他摇来晃去的外套,挂了起来,便在你床边坐下。

“查尔斯。”你懒懒的打了声招呼。

“晚上好。”这是他的回应。

你想要像往常一样拉一拉他的袖子,却见他拿起你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两只洁白柔软的手套传递着他的温度,你感到有些不自在,便恶作剧般的挠了挠他的手心,然后快速地抽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便将双手自然地放在床沿。你看着他,竟然有些陌生。一时想不起来往常是如何与他相处的。

或许他也有和你相似的问题,你俩一个坐着,一个躺着,任由时间静静的流淌。

你的耐心终究还是比不上他,你开始没话找话。

“查尔斯。”

“嗯?”他转头看向你。

“那个……我……你……你最近还好吗?”

“还好。”

“哦。”你有些尴尬。你才发现以往都是查尔斯在带动话题。他这人虽然有时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和你在一起时,他总能让谈话无止境的进行下去。他不会喋喋不休的塞给你一下乱七糟八的东西,他会笑着问你的近况,会认真听你的牢骚,会不动声色地鼓励你,会赞扬你是光影之主最优秀的战士……

虽然你现在已经不是战士了……

不过对你而言,他能来,就已经很好了。

你有时会想不通,自己一个猎荒者,为什么能和光影会会首成为朋友。要知道,猎荒者和光影会一直呈对立状态,二者之间的摩擦时常发生。按常理来说,你应该每次见到他都恨不得将他打一顿。

墨城曾猜测:查尔斯想把你发展成猎荒者的间谍……

你用一种纯粹而高尚的方式打消了他的疑虑。

不过你有时也会怀疑自己就是了。

所以,他能来看你,就说明他不打算把你发展成线人什么的。

所以,你是他的朋友。

不是没用就丢的人。

可他现在,在想什么呢?

你始终觉得你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你干脆起身下床,想跑到阳台看看风景。

可你忘了,你此时的身体状态。

你才走几步,便感到一阵眩晕。

本以为要与冰凉的地板亲密接触,却在清醒后发现自己正依偎在他的怀里。

你的头轻轻抵在他的肩上,他一只手搂着你的腰,一只扶着你的肩膀。

你有些懊恼,用头轻轻顶了顶他,就要离开他的怀抱。

可他突然收紧了双臂,这让你们的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

“抱歉。”他突然道。

“啊?”你有些懵逼。不明白他到底怎么了。却又诡异的不想离开他的怀抱了。

“这些天光影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没有来看你。”他解释说。

“这没什么。”你本来就不会因这种小事怪他。

“你的情况,我听说了。”

听到这句话,你在也无法忍不住了。

你的梦想破灭了。

你再也不能战斗了。

可你始终是个战士。

你是不可以流泪的。

可在他的怀里,你却无声的哭了。

“查尔斯,你说,我还能战斗吗?”

“光影之主会庇佑你的。”

雨催山倒

查尔斯✘你【破碎】01

       


你躺在床上,睡不着,只能望着洁白的天花板。

你知道自己以后再也无法战斗了。

你是一名猎荒者。你天赋不错,年纪轻轻就成了队伍里的主要战力。只可惜光影之主不怎么眷顾你,在此次任务中,你为了救几个尘民,被噬极兽包围。本来操纵着重力体的你,完全可以成功逃脱。可就在你准备躲避那怪物的一次攻击时,却感觉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任由那怪物将你击飞。若非马克队长及时相救,你只怕性命不保。

可就算现在活着,又能怎样呢?埃隆教官来看你时,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你,叹了口气,便走开了。你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了解你。对你来说,...

       


你躺在床上,睡不着,只能望着洁白的天花板。

你知道自己以后再也无法战斗了。

你是一名猎荒者。你天赋不错,年纪轻轻就成了队伍里的主要战力。只可惜光影之主不怎么眷顾你,在此次任务中,你为了救几个尘民,被噬极兽包围。本来操纵着重力体的你,完全可以成功逃脱。可就在你准备躲避那怪物的一次攻击时,却感觉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任由那怪物将你击飞。若非马克队长及时相救,你只怕性命不保。

可就算现在活着,又能怎样呢?埃隆教官来看你时,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你,叹了口气,便走开了。你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了解你。对你来说,那怕在那廖无人烟的大漠里被噬极兽抽走灵魂,也比在这病床上,忍受着医生鄙夷的眼光,白白浪费灯塔的资源要好。

你闭上眼睛,想象灯塔外那不在接受人类的世界,好像连有些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也散发着自由的气息。

你的伤并不严重,只是日后再也无法战斗。人们都庆幸你完整的活了下来,并告诉你康复后就可以转到一个较为轻松的文职类工作。

可那又怎样,你心底的梦想,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你总觉得自己是不同的,你有梦想,你从小就向往外面的世界。哪怕哪里充满怪物,那怕气候恶劣,黄沙漫天,那怕城主一次又一次地强调地面已没有人类生存,你还是不止一次地幻想,幻想自己为灯塔带来了能使用好多好多年的物资,幻想自己找到了打败怪物的方法,幻想自己遇到了幸存下来的人类…… 

可惜,你的梦想,因为那貌似需要上润滑油的机器,破灭了。

就在你可能要睡着的时候,你听到有人在说话。你竖起耳朵,发现是医生在想一个人叙述你的状态。那语气里带着你从未见过的恭敬,像一条癞皮狗。你知道那是谁。因为你的战友们不会收到如此待遇,像城主那样的大人物根本不会关注你这个不能再为灯塔提供更多贡献的家伙。那么救只有一个人:查尔斯。

查尔斯是你要好的朋友。身为会首,他总是毫不留情的贯彻着三大法则。这点常被你的战友们拿来吐槽,他们看不惯他,你有时候也觉得他有些冷漠。可总的来说,和他在一起时,你更快乐。你感觉你和他之间好像永远都不会有矛盾。在和他聊天时,你总能原谅那一次又一次抢你功劳的光影之主。

可是现在,不知道怎么了,你有些害怕见到他。


列文虎瓜

灵笼鬼畜,虽迟必到!

内含灵笼巴掌侠:查尔斯小公举的理想父子情

马克牌滑板鞋

灵笼鬼畜,虽迟必到!

内含灵笼巴掌侠:查尔斯小公举的理想父子情

马克牌滑板鞋

张不朽

【查尔斯×镜南】初次会面

写了查查和镜南小时候的事。

考虑到镜南是城主收养的,应该存在过一段时间家庭关系,所以时间线设定在三大生存法则颁布之前,摩根还是猎荒者指挥官的时候。

全是脑洞产物,勿较真,ooc属于我。

——————————————————————————

      “人类的组织性、纪律性和坚毅精神是全体同胞团结一致的基础,是我们在做任何事情时,取得成功的根本保障……”

      房间里鸦雀无声,只有年轻的教师正朗读着讲义,孩子们端坐于桌前,认真地听取着每一句话——但显然前排的某个学生除外,他低着头, 眉毛微微蹙着,正...

写了查查和镜南小时候的事。

考虑到镜南是城主收养的,应该存在过一段时间家庭关系,所以时间线设定在三大生存法则颁布之前,摩根还是猎荒者指挥官的时候。

全是脑洞产物,勿较真,ooc属于我。

——————————————————————————

      “人类的组织性、纪律性和坚毅精神是全体同胞团结一致的基础,是我们在做任何事情时,取得成功的根本保障……”

      房间里鸦雀无声,只有年轻的教师正朗读着讲义,孩子们端坐于桌前,认真地听取着每一句话——但显然前排的某个学生除外,他低着头, 眉毛微微蹙着,正将那些在他看来简单又低级的论述抛之脑后,显然正在想些别的什么。

      他那比丝线更细更软的金发就掩映在前额,两条眉毛正拧在一起,中间出现一条细小的皱纹,仿佛含着寓意,隐藏着什么思想。琉璃玉一般泛着青碧的双瞳嵌在一张极为矜持的面孔上,此刻却有些不安宁,看起来慧黠多端。

      这其实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罢了,只是他的神情截然不能与年龄相称,显得并不合群。

      课后的巩固练习很快发了下来,他只大致看了一遍,便迅速地写下那些总结过无数遍,再简练不过的东西。

      灾难救助是一种长期性帮助行为……

      生存权是人最基本的权利,生存作为任何问题的出发点与最终归宿……不论何时,人类都是行动的最终目的而不是一种行为手段……

      似乎没有人比他完成的更早了。看了看那些仍旧坐在原处的同龄人,少年走出了教室。

      比起生活在灯塔上的人,旧世界人的思想似乎大不相同。

      街头救济的重要原则,是将贫民所不想要的东西给他们,这样他们就懒得来了。

      他一边将其与自己方才写下的内容做对比,一边小心地避开长廊上那些搬着重物的人们,感叹于这天差地别的思想。

      一连下了许多天雨,灯塔的天台上这会儿还没有人,金属横梁在潮湿空气中散发出的气味与雨后清新的气息融在一起,飘散在天台各个角落。少年耸耸鼻子,感觉这味道说不出的奇怪。事实上他刚才回家了一趟,只是还没有到练习钢琴的时间,又不想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待着,所以才溜到这里来透口气,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时间。

      “查尔斯。”只是刚待了没多久,身后便传来一道有些急切的声音。

      他闻声回过头去,却见住宅区那名有些眼熟的警卫正站在门口,看清的确是他后,似乎松了口气。

      “你怎么在这里?”警卫微笑着看他。

      “摩根队长回来了,正在找你呢。”

      找自己?查尔斯愣在原地,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父亲回来了他自然晓得,且不说他是如何算着日子,猎荒者归来的当天向来都热闹极了的,试问谁会不知道呢?

      他曾经也和那些人一样欢呼于勇士的归来,不,他曾比人群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高兴和自豪,站在最前端的指挥官是他的父亲不是吗?只是后来的发生的那些事情,并不能让他感到开心。

      既然知道父亲回来了,为什么不在家里等着他?

      回去的路上,面对警卫毫不知情的疑问,查尔斯撇了撇嘴并不作声。

      试问当发现父亲宁愿去接受那些民众的祝贺,抑或被工作上的事搞得忙碌不已,也不愿回来看看被丢在家里的可怜虫时,谁还能保持良好的心态?如果好不容易等来的关注,不是苛求他各项成绩必须是最优的话,那也许他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进门前他在路上打了许多遍腹稿,想到很多种可能,但看到那个站在父亲身边,脚下放着纸箱的女孩儿时,他仍旧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

      眼前的一切是何种情况?!直觉带给他的感受并不好。

     “父亲?!”他甚至疏忽了行礼与问候,及其莽撞地就走上前去,不明所以的惊讶表情看上去有些滑稽。

      “查尔斯。”

      年轻的猎荒者指挥官有着极好的精神状态与身体素质,向来不怒自威,此刻那犀利的眸子里难得有一丝温柔,他冲着唯一的儿子伸出手,示意他再走近些。

       查尔斯压抑着内心的惊怒凑上去,整个人有些僵硬。

       “这是镜南。”看着儿子难掩困惑与愤怒的神情,摩根难得摸了摸他的头,叹息般说道。

       “别想太多,以后要好好相处。”

       查尔斯看着这个站在父亲身边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情绪当中。

      眼睛哭得红肿的女孩在他这里似乎并不能到一丝一毫的同情,尽管她五官精致,衣着整齐,看起来非常得体,甚至像个洋娃娃,比他身边那些奇形怪状的同龄人好看太多,可那又如何?那抽抽搭搭的样子,活像一个娇气包。

      “她的父母是猎荒者队伍里的成员,这次的采集任务中,队伍遭遇了非常棘手的状况,他们很不幸……全部牺牲了。”趁着女孩儿归置自己物品的空当,摩根难得跟查尔斯说了些话。他从未向儿子解释或者说明过什么,头一次,却是因为这样的事。

      “我希望你们之间可以和睦一些,……这孩子没有任何亲人了。”

       “……是的父亲。”查尔斯发出一声轻叹,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之前那些糟糕的情绪一扫而光。

      “我会和她好好相处。”他听见自己说道。

      查尔斯目送着父亲离开,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正打算去练琴,却见那个从进门开始就未和自己说过话的孩子不知何时正站在房门口。

      沉浸在自己悲伤情绪中的孩子终于抬头看他一眼,眼角那颗小小的泪痣,已经被揉的有些发红。

      查尔斯冷眼看着她。

      自己方才回来时,脑海里那一点幻想父亲为他的成绩单而专门褒奖他的画面到底是破灭了,鬼知道他为了那样的成绩付出了多少,他可不是所有科目都擅长。

      查尔斯为自己可笑的想法感到异常丢人。

      那个叫做镜南的女孩儿好像想对自己说些什么,自己路过她时,她似乎想叫住自己。

      “……你好。”她的嗓子好像是之前哭坏了,声音听起来有些低哑。

      女孩儿静静地站在那里,乌黑的长发遮没肩颈,细碎的鬓发卷曲地绕着她小小的耳朵,眼神透亮而湿润,汇聚着浓重的伤心。

      查尔斯到底是停顿了一下。母亲不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他自己一个人惯了,并不能一下适应与别人相处——虽然他也并未打算适应。

      不过,他还没有不近人情到这个地步。查尔斯冲她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但也仅此而已了,他现在的心情一点也不好。

      年幼的查尔斯并不能明白,父亲为何要领回来另外一个孩子,难道他真的认为,他们的家庭关系和谐到如此地步么?

      雨后微凉的风从窗户吹进来,谱架上那本老旧的乐谱被翻得哗哗作响,查尔斯将双手搭在琴键上,下一刻,柔和的旋律从他的指尖倾泻而出,充斥了整个房间。


                                                                【END】


蒙娜丽鲨鱼

【查尔斯×镜南】禁区(含意识流车)

一个略色气向摸鱼 第五集壁咚我炸了 我磕了

观前注:不磕勿入 有假兄妹梗 意识流车 如有雷点勿踩 禁止ky🚫 食用愉快

“除了你我还能偏执什么?”

b站高清链接https://b23.tv/av68126514

【查尔斯×镜南】禁区(含意识流车)

一个略色气向摸鱼 第五集壁咚我炸了 我磕了

观前注:不磕勿入 有假兄妹梗 意识流车 如有雷点勿踩 禁止ky🚫 食用愉快

“除了你我还能偏执什么?”

b站高清链接https://b23.tv/av68126514

今天的捏脸又是妖魔鬼怪

等一个大佬写精致脆弱神经纤细的钢琴家查尔斯,没人写我就自己来(bushi)

等一个大佬写精致脆弱神经纤细的钢琴家查尔斯,没人写我就自己来(bushi)


间异

查尔斯也是很好看的
要是不降智的话,应该会更让人喜欢的吧
背景我吃了
咕,我在
顺便,请求光影之主在我们军训的时候下雨吧23333

查尔斯也是很好看的
要是不降智的话,应该会更让人喜欢的吧
背景我吃了
咕,我在
顺便,请求光影之主在我们军训的时候下雨吧23333

雨催山倒

看看灵笼这部动漫的深度,在看看查尔斯的情商,感觉他造不出多大的乱子。

但没办法,真的很吃他的颜!!!!

想象一下,如果查尔斯有了喜欢的人,但因为身为光影会会首而假装高冷的样子…………

…………

…………

…………

真他妈的爽!!!

看看灵笼这部动漫的深度,在看看查尔斯的情商,感觉他造不出多大的乱子。

但没办法,真的很吃他的颜!!!!

想象一下,如果查尔斯有了喜欢的人,但因为身为光影会会首而假装高冷的样子…………

…………

…………

…………

真他妈的爽!!!


落族少主

“一眼就看中了,怎么会去喜欢别的。
能不能心甘情愿成为我的人呢?”
(第五集美丽会首大人哭喽~)

“一眼就看中了,怎么会去喜欢别的。
能不能心甘情愿成为我的人呢?”
(第五集美丽会首大人哭喽~)

道阻且长鸽以永治

查尔斯脑洞

突然觉得查尔斯也能磕cp

傲慢金发小王子被酱酱酿酿到说不出话,调戏他以后还要嘴硬:这是光影之主的选择。


或者干脆就是号称光影之主的男人来进行羞耻play,明明脸都红了还是要说:“这是光影之主的恩赐。”

在每个地方提到光影之主的不由自主想起来啥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爽

咕,我在

突然觉得查尔斯也能磕cp

傲慢金发小王子被酱酱酿酿到说不出话,调戏他以后还要嘴硬:这是光影之主的选择。


或者干脆就是号称光影之主的男人来进行羞耻play,明明脸都红了还是要说:“这是光影之主的恩赐。”

在每个地方提到光影之主的不由自主想起来啥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爽

咕,我在


三熏

论一个尘民的生活



  我是一个尘民


  编号3197


  我不是一般人


  其实比起3197这个这个所谓的“名字”


  我会更喜欢别人叫我来来


  可能是因为一直听别人喊“来来来来来”

所以觉得有亲和力吧


  之前说了我不是一般人


  其主要原因是我能接触到上民


  并且能很愉快的成为好友关系


 


  我认为的好友关系


 


在我所接触的上民里面马克队长应该是和我关系最铁的了


 ...



  我是一个尘民


  编号3197


  我不是一般人



  其实比起3197这个这个所谓的“名字”


  我会更喜欢别人叫我来来


  可能是因为一直听别人喊“来来来来来”

 

  所以觉得有亲和力吧


  之前说了我不是一般人


  其主要原因是我能接触到上民


  并且能很愉快的成为好友关系


 


  我认为的好友关系


 


在我所接触的上民里面马克队长应该是和我关系最铁的了


  主要是因为在看马克队长回到灯塔和人们为他欢呼时我从楼上摔下来了


  又因为奉献点不够所以很完美的得到了马克队长的救济


  本来是想扔下豪言壮语为他做牛做马报答的


  结果被别人一句点醒


  “以尘民的身份做牛做马已经很好了,毕竟别人有繁殖的权利”


  你:好的你说的没错:)

   


  人群里你一直是看不惯查尔斯的


  谁让他舌头长针


  就像你曾经问他他们的大型邪教活动以什么作为支撑


  但是他很直接


  “信仰”


    你:??????我只是想问问你哪儿来的钱


 


  你和4067应该是知道对方最多的


  就比如你一直以为你知道他喜欢4277


  于是你们的日常对话就是这样的:


  “情敌!拔刀吧!”


  “没药了?”


  “从今以后,4277归我,酒归你。”


  “OK,酒呢?”


  “我没有。”


  “那你滚吧。”


  “OK。”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和墨城算是志同道合


  在对待冉冰的时候


  “3197,你觉得冉冰哪儿最好看啊?”


  “那还用说嘛!当然是月匈!”


  “不不不,我觉得是臀。”


  “来打一架吧!”


  “先说好,奉献点你自己支付。”


  “那算了。”


  当然你们也算不上是完全的臭味相同


  比如在你欣赏马克队长完美的身材时


  “马克队长!为你疯,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这个时候墨城就会顶着一脸不耐烦把你拉走


  “得了吧你,还撞大墙呢,用豆腐渣撞死得了。”


  其实你这个人很随和的,一般不动手


但动起手来



  也是连谁也打不过


  所以只能跟个王八羔子似的缩起来生闷气


 




  本篇结尾十分仓促,只是为了探个水,如果OK我应该会继续写下去₍₍ ᕕ⍢ᕗ⁾⁾

 


落族少主

光孕众生,众生随影
光涤吾魂,影庇吾体
以道制欲,乐而不淫
宁残体肤,不弃光影
“故,我在”
(自己截的查尔斯~美丽的会首大人~)

光孕众生,众生随影
光涤吾魂,影庇吾体
以道制欲,乐而不淫
宁残体肤,不弃光影
“故,我在”
(自己截的查尔斯~美丽的会首大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