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柿宛

2717浏览    39参与
阿啵呲嘚

哥哥我吃不下了~唔

400粉点梗福利

格式:cp+梗

我看过的就可能抽到

占tag致歉

评论有链接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400粉点梗福利

格式:cp+梗

我看过的就可能抽到

占tag致歉

评论有链接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阿啵呲嘚

当各家买的快递到了

甜度+++++++++++的可爱小甜饼

超好吃推荐哈哈

——————————————————————————

【朝俞】

谢俞:朝哥你买了什么?

贺朝:七夕爆款按摩仪,我买的紫色

绿色带碎花款。

谢俞:……

【藕饼】

敖丙:哪吒你买什么了?

藕霸:发胶和染发剂,最近有点掉色

敖丙:……不是自带反重力吗……

【柿宛】

钟宛:郁赦你买什么了?

郁赦:你喜欢的作者新出的话本集

钟宛:……///太太新出的集子我可以!

【祁炀】

于炀:队长你买了什么?

祁醉:新的电竞椅。

于炀:还是队长正经。

祁醉:小哥哥,换了个结实的椅子好办事。

于炀:……

【迪奥先生】...

甜度+++++++++++的可爱小甜饼

超好吃推荐哈哈

——————————————————————————

【朝俞】

谢俞:朝哥你买了什么?

贺朝:七夕爆款按摩仪,我买的紫色

绿色带碎花款。

谢俞:……

【藕饼】

敖丙:哪吒你买什么了?

藕霸:发胶和染发剂,最近有点掉色

敖丙:……不是自带反重力吗……

【柿宛】

钟宛:郁赦你买什么了?

郁赦:你喜欢的作者新出的话本集

钟宛:……///太太新出的集子我可以!

【祁炀】

于炀:队长你买了什么?

祁醉:新的电竞椅。

于炀:还是队长正经。

祁醉:小哥哥,换了个结实的椅子好办事。

于炀:……

【迪奥先生】

焦栖:张大屌,你买了什么

张臣扉:窝窝头,一块钱四个!

焦栖:……嘿嘿!

  

            

——————————————————     

林秋石抱着个快递悄悄溜过被阮南烛抓到

阮南烛:买了什么。

林秋石:……某家新出的小裙子

阮南烛:……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后续

翌日,郁赦觉得不能再让钟宛如此闲下去,怕他再做出些惊人的事来。扶持新帝登基已有近半年,两人如今已无需日日到议政厅帮看奏折,偶尔去几次略加提点即可。从心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丫头,宣瑜跟着太傅也在日日精进,再加上忠臣帮扶,一切慢慢步上正轨。

由此郁赦有了过段闲散日子的念头。近日无大事,更何况郁赦手下暗庄,若有什么急事和皇城消息往来也没有大问题,他便提出要带着钟宛南下微服私访。而宣从心之前作为闺阁女子,对外界信息较为闭塞,近来终于了解到了郁赦钟宛二人多年来的爱情故事,只觉得缠绵悱恻。再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一些小动作,小丫头只觉得摄政王多年终于如愿追到钟宛,如今两人恩恩爱爱,自然要全力支持两人的二人世界,...

翌日,郁赦觉得不能再让钟宛如此闲下去,怕他再做出些惊人的事来。扶持新帝登基已有近半年,两人如今已无需日日到议政厅帮看奏折,偶尔去几次略加提点即可。从心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丫头,宣瑜跟着太傅也在日日精进,再加上忠臣帮扶,一切慢慢步上正轨。

由此郁赦有了过段闲散日子的念头。近日无大事,更何况郁赦手下暗庄,若有什么急事和皇城消息往来也没有大问题,他便提出要带着钟宛南下微服私访。而宣从心之前作为闺阁女子,对外界信息较为闭塞,近来终于了解到了郁赦钟宛二人多年来的爱情故事,只觉得缠绵悱恻。再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一些小动作,小丫头只觉得摄政王多年终于如愿追到钟宛,如今两人恩恩爱爱,自然要全力支持两人的二人世界,甚至在二人临行前叮嘱钟宛哥哥要对摄政王体贴一些,不要耍小性子。

钟宛默哀自己在弟妹这里的名声彻底坏了,一边高高兴兴的和郁赦启了程。多年前,郁赦曾以世子的身份南下,当时在一对老夫妇家中借住多日,当时的郁赦性情已经有些古怪,但是两位老人对他还是很好。此次故地重游,他带着钟宛去看望了那对老夫妇。多年过去,老夫妇的儿女已经成家,看着郁赦携佳人前来,就像看到了自己又一个孩子终于找到归宿一样欣慰。

南方民风开化,两位老人并没有因为钟宛的性别而对这段姻缘有什么特别的看法,依旧祝福连连。老夫妇还留二人吃了一餐饭,钟宛初次尝到南方特色的家常菜,接着又和郁赦开始后续的行程。

此次郁赦带着钟宛,算是按着之前自己一人前来的路线走了一遍。江南水乡,各种风土人情、特色吃食、当地景色等等一一看过,放在现代这就是蜜月旅行啊。只是两人考虑到第二天还要外出跋涉,晚上往往是节制地点到为止,最多还个五六十文钱也就作罢了,只有几次两人实在想对方得紧,做到了最后。这样过了月余,最后两人来到苏州,画舫听戏。

多年发展,画舫又多了些新意,原本都是单人租一条船,或是一帮人一条船,一起在厅堂中听戏喝酒。而今画舫规模增大,船上又新设置了几个小隔间,配有一张卧榻和其他一些生活必需品,可供客人休息。隔间前用屏风围出一块空间,不耽误听戏也能很好的保有私密,累了还可到后方隔间中歇息。两人上了船,到了屏风围出的私密区域,钟宛脑中灵光一闪,当年自己初初进京,林思对自己说过什么……郁赦当年是不是自己一个人来苏州画舫听了一晚上戏,还是两人的同人话本改编的,那现在,这……

钟宛当场僵住,随后被郁赦搂着坐了下来,不多时戏就开了场。钟宛的愿望终究落了空,而且与时俱进,唱的是摄政王和钟姓状元郎的爱情故事。

看着钟宛红透的两颊,郁赦更凑近了些,在钟宛耳边道:“归远,之前那事……我便猜你也是喜欢这话本子的。”

“子宥……”钟宛听得台上正唱着的戏文,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句外面客人的小声议论,实在是害臊得紧,也不知能说些什么。

郁赦也很无辜啊,“怎么了,是不喜欢吗?”

钟宛偶尔是真的搞不懂郁赦的脑回路,索性破罐破摔,羞恼地起身把郁赦拉到隔间的榻上,“确实不喜欢,所以不听了,子宥让我来还债吧。”说完低头吻了上去。

船在水上飘飘悠悠一夜,两人也是飘飘悠悠彼此消磨。

阿啵呲嘚

当众人掉落在全球高考

ooc

—————————————————————

【朝俞】:掉落在吉普赛语

黑婆开始讲题

贺朝:卧槽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俞:傻逼

谢俞完全没理贺朝,静静听题

谢俞:我会吉普赛语

贺朝:你要烧考场吗,我算算要赔多少钱

系统·猝

—————————————————————

【祁炀】:掉落在鬼屋兄妹

在萨莉屋里找到一台电脑

祁醉:小哥哥你去其他屋里找找有没有电脑,我花两分钟黑了系统然后开一局啊

系统·猝

—————————————————————

【藕饼】:掉落在雪山猎人甲处

哪吒:世界上就没有小爷烧不了的

(燃起三昧真火)

系统及NPC·猝

—————————————————————

【柿...

ooc

—————————————————————

【朝俞】:掉落在吉普赛语

黑婆开始讲题

贺朝:卧槽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俞:傻逼

谢俞完全没理贺朝,静静听题

谢俞:我会吉普赛语

贺朝:你要烧考场吗,我算算要赔多少钱

系统·猝

—————————————————————

【祁炀】:掉落在鬼屋兄妹

在萨莉屋里找到一台电脑

祁醉:小哥哥你去其他屋里找找有没有电脑,我花两分钟黑了系统然后开一局啊

系统·猝

—————————————————————

【藕饼】:掉落在雪山猎人甲处

哪吒:世界上就没有小爷烧不了的

(燃起三昧真火)

系统及NPC·猝

—————————————————————

【柿宛】:掉落在任意章

钟宛:摄政王,请问我能去传和监考官A的绯闻吗

世子:……

监考官001·猝


岁慕天寒

漫漫家的小剧场2下

给宣璟支完招,钟宛开始认真思考起关于自己和郁赦的事情。

钟宛多年前初到黔南,为了生存编出的瞎话不想引出了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更没想到的是这些故事深得郁小王爷的喜爱。钟宛想起自己初到京中时被郁赦堵在书房朗读同人本的画面,想起郁赦那满满一书架的话本,还有郁赦对话本内容倒背如流的掌握程度,心中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而如今已经是摄政王的郁赦,依旧没有放弃过去的爱好,新出的话本一本本的往回带。在府上的闲暇时光,郁赦偶尔还会到架子上随手抽一本来,按着书中的对白跟钟宛讲话,然后按着书中所写对他酱酱酿酿。虽然想来有点羞,但是摸着良心来讲,钟宛挺喜欢的。

要不然自己也给郁赦创作一本?画册就算了,凭自己...

给宣璟支完招,钟宛开始认真思考起关于自己和郁赦的事情。

钟宛多年前初到黔南,为了生存编出的瞎话不想引出了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更没想到的是这些故事深得郁小王爷的喜爱。钟宛想起自己初到京中时被郁赦堵在书房朗读同人本的画面,想起郁赦那满满一书架的话本,还有郁赦对话本内容倒背如流的掌握程度,心中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而如今已经是摄政王的郁赦,依旧没有放弃过去的爱好,新出的话本一本本的往回带。在府上的闲暇时光,郁赦偶尔还会到架子上随手抽一本来,按着书中的对白跟钟宛讲话,然后按着书中所写对他酱酱酿酿。虽然想来有点羞,但是摸着良心来讲,钟宛挺喜欢的。

要不然自己也给郁赦创作一本?画册就算了,凭自己的行文水平来说,创作的话本质量应该是比外面流传的高很多的。

想着想着,钟宛越发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文笔不成问题,只是情节还是要好好斟酌一下的。在流传的话本中,自己一直是高冷才子,是郁赦对自己长久的求而不得,于是各种宠着哄着,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钟大才子终于被郁小王爷勾搭回家,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嗯……自己要高冷一点,子宥会怎么哄呢?

晚上用膳时,钟宛一改席间闲适放松的风格,开始秉承“食不言”的原则,用过膳又继续坚持后半句“寝不语”。整个过程钟宛也不能说冷落了郁赦,只是少了些平日的亲昵和腻歪,郁赦看着钟宛眼神中犹自带着的高冷矜贵,面上不显,只是在心里琢磨钟宛这是怎么了。

洗漱之后,钟宛在床上躺平,盯着床幔只等郁赦来哄人。郁赦看着平日积极地想还自己那两三文钱的人老老实实躺着,心中甚至有些欣慰。钟宛身子不好,郁赦心疼他于是总是点到为止,轻易不过分折腾他,偏偏钟宛总是上赶着来撩拨自己,惹得郁赦常常忍不住。现在心上人难得乖巧,郁赦倚在床头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边看手中的折子,心情莫名有些愉悦。

另一边的钟宛就不那么好受了,但是又不想卸下高冷伪装让自己功亏一篑,等着等着都困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着了的钟宛不自知的往郁赦这边蹭了蹭,郁赦感知到他下意识的小动作很是受用,熄了灯也睡下了。郁赦伸手把钟宛环在胸前,而钟宛习惯性的把头埋了埋,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钟宛又恢复了那副高冷的样子。这样的情况维持到了第三天,郁赦觉出不对,归远这好像不是在同自己玩什么情趣的小把戏,他是认真的。那他每日还让自己抱着睡是怕自己觉出异样吗?自己发觉了他就不方便跑了……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伤到归远了?但是自己最近似乎没做什么呀?归远会不会又不声不响的走了,但是他又能去哪呢?他既然要走,当初又为什么要留下来给自己希望?

郁赦赤红着眼去了书房,想找钟宛问清楚,这么多年过去,他不甘心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把人放走一次,即使钟宛要走,他也要死个明白。这几日下朝回来,钟宛就钻进书房忙活他的话本大计,郁赦迟迟不哄他,他心里憋着气,将郁赦哄他的桥段编了九九八十一式。钟宛笔下的钟大才子每天生气的频率比用膳还高,让摄政王将自己哄人的功力充分展现。

郁赦推开门就见钟宛在书桌前奋笔疾书,而钟宛听见声一抬头还以为郁赦终于决定来哄自己了,可细细一看,心不由得颤了颤。

“子宥……”郁赦现在的样子颇有些之前发病的征兆,只是两人在一起后郁赦的症状慢慢好转,也是许久没有再这样过了。

郁赦几步到钟宛面前,握住他的手腕,努力克制着让自己不要发作,“归远你,又要走了吗?”

钟宛心中莫名,但看着眼前人苍凉的面容,感受到他微微的颤抖,想着先把他安抚住了再说。将自己未被握住的手抚上郁赦的脸庞,钟宛看着郁赦发红的双眼,缓缓道,“子宥,我不会走,我永远都不会走。而且你忘了吗,当时神明显了灵的,不是跟你说我不能走吗,难道你忘了,嗯?”

郁赦回望着钟宛,喘着粗气把钟宛一把推倒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两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俯下身狠狠的盯着他,再没有下一步动作。一盏茶的时间,郁赦慢慢冷静下来,直起了身。刚刚自己隐隐有发病的势头,但还好意识还是在的,只要努力克制些就能压下来,看来情况确实因为调理得当在一点点好转了。郁赦舒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伤到归远。

只是猛地又想起自己的推测,郁赦低头无措地看着钟宛,俯身微微圈起他,也不敢用力,“归远,我……以为你又要走了,归远……你说你不会走了是吗?”

看郁赦终于恢复了清明,钟宛松了口气,回抱住郁赦,叹息着重复,“我不走,我不走……”

两人相拥着互相安抚,待平静下来后一同回了寝殿。钟宛的手腕上终究是出了一圈淡淡的勒痕,郁赦心疼地替钟宛细细上药,眉还是蹙着。钟宛看他心中愧疚,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摄政王怎么就觉得我要走了呢?”

郁赦犹豫了下,说起自己的心路历程,钟宛听得心中苦笑,真是个大乌龙,“子宥,我这是在写你最爱的同人话本呢。我那么钟意你怎么舍得走?倒是你,一点都不知道哄哄我,给我提供些写文素材。”

郁赦听着怔了一下,“嗯?话本?”说完把药膏放在一边,搂着钟宛将他压至身下,初听真相郁赦恨得有点牙痒痒,“归远不愧文曲星转世,这么大能耐呢。”身下钟宛挑眉笑了笑,一副挑衅的样子,郁赦终于忍不住,决定遂了钟宛的愿好好哄哄他,但也不忘细细避开钟宛上了药的那只手。

妄四为

第一次发的车隔了不到一天被屏了…
图4是柿宛车!当年万里觅封侯!
前面是幌子不要理
求求你老福特放过我

第一次发的车隔了不到一天被屏了…
图4是柿宛车!当年万里觅封侯!
前面是幌子不要理
求求你老福特放过我

Clavin.-只要你磕hk我们就是好朋友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6:...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6:00-】

“所谓放红叶。”


(最近逆水寒上头了不好意思)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6:00-】

“所谓放红叶。”


(最近逆水寒上头了不好意思)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14-】

柿宛团子ww

“没有桂花糕,桂花环总行吧?”

“欸你慢点!”

“变小了也没关系,我还能在桂花糕上和你牵手手~”

拖后腿选手来在线丢人了qwq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14-】

柿宛团子ww

“没有桂花糕,桂花环总行吧?”

“欸你慢点!”

“变小了也没关系,我还能在桂花糕上和你牵手手~”

拖后腿选手来在线丢人了qwq

鱼竹二月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00-】


写了几个句子!!我爱漫漫!!(没屁放了

这绝对是我这么多活动以来最良心的图了)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00-】


写了几个句子!!我爱漫漫!!(没屁放了

这绝对是我这么多活动以来最良心的图了)

风雪夜归人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7:00...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7:00】

是夏天鸭!!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7:00】

是夏天鸭!!

一只大咩鸭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05:00-】主题春

——宛宛:你把披风给我,自己不冷吗?

——子宥:不冷,这才刚立春,你也不知道多穿点。

——宛宛:其实我也不冷的,你把披风给了我,那把伞往自己那边挪挪。

——子宥:保护字画。

【最后一p是动图!第一次做,比较糙,希望大家喜欢鸭!\(//∇//)\】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05:00-】主题春

——宛宛:你把披风给我,自己不冷吗?

——子宥:不冷,这才刚立春,你也不知道多穿点。

——宛宛:其实我也不冷的,你把披风给了我,那把伞往自己那边挪挪。

——子宥:保护字画。

【最后一p是动图!第一次做,比较糙,希望大家喜欢鸭!\(//∇//)\】

行云如故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4:00——】心尖

  7.15 _4:00文报道来啦啊啊啊

#杂事记叙

#没有特定的主题

#时间段:钟宛被郁赦包养后【划掉包养】

#望大家看个开心。

#我文名好老土啊。

   前记.

  钟宛掀开柳色的树条,轻轻的扬起笑颜,微风习习,吹乱了树下文质彬彬的小王爷的头发,吹扬了郁赦那颗不自知的心,摇摇晃晃的,砰的一下就跳出来了。

  “这是那株不知名洋花,我给插在花瓶里了。”

  钟宛笑道,将瓶子递给了郁赦,“郁小王爷,接着。”

  1.

  钟宛家里支离破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几个还未来得及团聚的家属,剩下的都已经死的死散的老死不相往来的老死不相往来了。经过了这么一大段时间的相处磨合,他摸...

  7.15 _4:00文报道来啦啊啊啊

#杂事记叙

#没有特定的主题

#时间段:钟宛被郁赦包养后【划掉包养】

#望大家看个开心。

#我文名好老土啊。

   前记.

  钟宛掀开柳色的树条,轻轻的扬起笑颜,微风习习,吹乱了树下文质彬彬的小王爷的头发,吹扬了郁赦那颗不自知的心,摇摇晃晃的,砰的一下就跳出来了。

  “这是那株不知名洋花,我给插在花瓶里了。”

  钟宛笑道,将瓶子递给了郁赦,“郁小王爷,接着。”

  1.

  钟宛家里支离破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几个还未来得及团聚的家属,剩下的都已经死的死散的老死不相往来的老死不相往来了。经过了这么一大段时间的相处磨合,他摸清了郁赦的脾性,外表冷,内心软的一塌糊涂,大概在郁赦这里,他头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恃宠而骄吧。

  唯独的缺陷怕是每天都闲的发慌,经书也读不进去,也不是很想读,若是郁赦没来或者他没碰见郁赦,他就能在院子里发一个上午的呆,直到浑浑噩噩的到了中午吃饭,回到院子,接着发呆。

  想什么?

  能想的事情可多了。从国破家亡,到一草一木;从自己到底要干吗,到郁赦什么时候能放他出去;从他想宁王妃宁王了,到那几个孩子该怎么办。他的心底制定了大大小小的计划,只可惜还未能实现,便通通被一句“自己已经落入奴隶,不再是自由身了”打回原形。

  2.

  郁赦平日里主动来陪他的次数很少,大多数都是他站在郁赦书房外,静静的在鹅毛大雪中等候他出来。待门开一条缝后,钟宛准会兴高采烈的像一条皮猴,身姿灵活的窜了过去。

  郁赦倒也由着他在书房里肆意撒欢了。他将脸埋到书里,余光扫着注视着他的钟宛,明显心不在焉的表情。但当钟宛回过神后,郁赦就乱了,连忙又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钟宛碰巧和他对上眼了,这种情况就很尴尬了。

  钟宛通常会嘲笑他:“郁小王爷,怎么不敢看了?你要看我,就大大方方的看嘛,反正我都是你买来的。京城第一才子的脸好不好看?”

  好看。

  郁赦默默想着。

  只可惜郁赦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系列,常常憋到脸红也不肯说一句话,最多和钟宛说一句:“不可自轻。”如上,钟宛反倒更加蹬鼻子上脸了。

  “好看是不是?好看你多看看啊?”钟宛将脸趴在桌子上,用手扒拉扒拉郁赦的手,在少年惊慌无措的眼神间,在不知所以的暧昧空气间,钟宛常常对他扬起一个笑脸。

  是一个灿烂的,真心的,忘却一切烦恼的笑脸。

  好在这天地间还有一个尚在身边的慰藉,也是能让他披荆斩棘的那个人。

  这时的钟宛把郁赦当做慰藉,他应该没想到,没多久后,郁赦也会把他当做慰藉,哪怕远在千里,哪怕隔千山万水,却倒也算是顽强的活下来了。

  3.

  钟宛常常会在书房的这段时间默默写情话,倒不明目张胆的肉麻,但是读懂后,大概会觉得无法比喻吧。以他京城第一才子的名号作出来的诗,会差到哪里去?

  他会作诗,自然也包括各种各样的诗。

  反正他逗郁赦逗的挺开心的。

  郁赦看到,大多数时候就一下子脸红了。

  脸红过后,就是劈天盖地的一顿批判。

  郁赦每每看到这些不正不经且莫名其妙的半吊子诗,他就会攥紧拳头,气愤不平的警告钟宛:“你是个……是个史太傅眼里的好料子……是……要注定要走上仕途的……你别……”

  钟宛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反正搞不好明天就被遗弃,就无家可归了呢。

  郁赦的意思钟宛大都知道,但他没资格了,所以他这时候常常打断郁赦的讲话,以此来击破他对自己前途的无聊幻想——尽管别人讲话时打断是不道德的。

  “我知道,但是我觉得你没必要这么说了,不做状元的道路其实挺爽的,每天喝喝茶逗逗你,也挺好的。我早就受够了那种辛苦却又看不见路的生活了。”

  现在这条路是真的没了。

  也不存在看不看得见了。

  他连打个擦边球都资格都没有了。

  郁赦将纸条团成团,攥在手里,默不作声的底下了头,不敢说话,也不敢替他明目张旦的难过,只可惜这股悲伤气息仍然无法阻挡的蔓延开——钟宛的表情还是如此,笑了笑,似乎在强硬的撑起安慰郁赦的责任。

  明明是个好苗子啊……明明他有那么好的天赋,明明他是一个那么聪慧的人,明明他友善和蔼,为官切不会差到哪去。

  一切都被毁了。

  这些郁赦都不敢直截了当的表示出来。

  郁赦有些压抑。

  算是什么?努力了十好几年,一朝就被打回原形,还沦为了奴籍,失去了自由。

  光想想这些事情,他看见钟宛就有点触目惊心的感觉。

  4.

  不过钟宛本人到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相反,他虽是当事人,却是比身边任何一个与他交熟的人都想得开,郁赦想不开,认为他的前途毁了,他不觉得。

  能苟延残喘的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好歹没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也没有被埋葬于黄土之下,他还能奢求什么呢?

  古人曾教导我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钟宛没了自由身,好歹还有一个好用的脑袋,万一真的……有一天郁赦也不要他了,解了奴籍,他大可以去当一个教书先生或者是闲游的诗人——前提是要有银两可供花。

  钟宛觉得他字写的不次。

  呵,卖身是不可能的。

  5.

  钟宛时常早早的就躺下了,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常常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才可入睡,有时候实在睡不着了,就会披上他的外衣,走到门栏前,看一夜的景,赏一夜的花,观一夜的月,望一夜的星,直到鸡鸣之时,白昼渐起,他才感得到那么一点睡意,打了个哈欠,回屋躺着去了。

  下人这件事情报给郁赦,郁赦才知道确有此事,于是每天晚上就跟做贼一样,悄悄地潜入院子内,看钟宛是否睡着。

  谁能想到这的确是他家院子呢?

  有时候钟宛没有睡觉,郁赦就会走进来,批评钟宛。

  他批判的方式很不对。

  钟宛时常看着看着就笑了。

  郁赦不会威胁人,哪怕表面上看凶了点,但真到这种时候,他就跟技穷黔驴之徒一般,尤其是面对着钟宛。

  他就对着他,面容泛红,逐渐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声音越来越微小,起不到半点威胁的作用,他道:“你不睡觉……要……要不要我抱着你睡……”

  要不要呢?

  钟宛笑了,然后自觉的给他让出半张床,用意明显。

  “郁小王爷,你府中床真大,两个人躺不成问题。”

  “别闹了……我,我看着你睡。”

  这种时候通常是郁赦甘拜下风,忽然就怂了,肢体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手交叉着,心绪不宁,偏偏硬要倔强的看着钟宛睡着。郁赦叹气,将泛红的脸埋在手臂中间,呼吸顿时急促了不少。钟宛安心睡着,他却有些慌乱了。

  郁赦鬼迷心窍的走到钟宛旁边,轻轻地坐在床边,看着,看着,忽然就有些慌了。他将手放在钟宛的手上,耳朵听着钟宛细微的呼吸声,感受着他的心跳。

  然后他悄悄的握紧了钟宛的手,此时已是汗流浃背之时了,他发了疯一般的,嘴中呢喃着钟宛的表字,殊不知,他越叫着,越心慌。

  归远……归远……

  钟归远……

  钟……归……远……

  “子宥。”钟宛梦中呓语。

  砰。

  郁赦的心安定下来了。

  6.

  你不会离开我的。

  永远不会。

  7.

  “小王爷!”钟宛蹦蹦跳跳的掀开柳帘,对上了郁赦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入目的是一盆黑色曼陀罗。

  饶是见多识广的郁赦见到这盆花也愣住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花,心中讶异钟宛从哪里淘来的这束名贵的曼陀罗。

  话未出口,便已回答。

  “是从那边的小集市上淘来的,那里有一位洋人,说作诗得花,我寻思不亏,就随便作了一首,送你了吧。好看吧?”

  “这花……不应在冬天开放啊。”

  “哈哈哈哈,是假的,用丝绸织出来的!这花看起来便典雅稀奇的很,哪这么随便就得到了?不过做工精良,乍看看不出是真是假,而且也永远不会枯死。”

  嗯,好看。

  郁赦点了点头。

  “送你,喏。”钟宛迷起眼睛,笑起来的时候,郁赦蓦然觉得,世上再无一人能比钟宛对他好了。

  少年在世间,在微风间,在花间,在眼间,在……心尖。

  郁赦轻轻笑起,眼底泛起一阵一阵温暖的涟漪,双手捧起那株开的正好的花,低下了头。

  “小王爷!你不打算夸我一下吗?”

  郁赦愣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很好看。”

  钟宛拖着脑袋哈哈大笑道:“你是不是连夸人都不会啊!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

  郁赦并没有辩解,低下了头。

  郁赦真没有想到,那时候的钟宛,没过多久就要离开他了。

  那么好,那么可爱,那么乐观向上,那么惹人心疼的人,那个给他的世界带来不一样光彩的人,果然……注定是要有分别的时候的吗?

  不过……他一直在自己的心尖上啊。

  8.

  郁赦以前觉得自己一定能牵着钟宛的手,跋涉过千山万水,行走过黎明破晓,撕裂开过往的黑暗和真相的沉睡。

  他原以为觊觎钟宛的人仅仅只有一点人而已。

  直到到了钟宛被流放后,他才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很是微小。

  绝对不足以和那些人抗衡。

  甚至于……平日里待钟宛很好,时常夸钟宛天资聪颖的皇上也没阻拦……为什么呢?

  郁赦已经不想想这其中掺和着的阴暗龌龊的事情和一条条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如同蛛网般的关系线了。他不愿意面对这真实发生的事实。

  他想钟宛了。很想很想。

  心心念念都是他。

  字里行间都是他。

  眉梢眼角都是他。

  连那瓶假花,好看的耀眼,都是他送的。

  他真的好想。

  9.

  好像……貌似……回不去了……

  10.

  远归之人,也不是我的了吗。

  11.

  不会的。

  郁赦时常安慰自己。

  你看,假花我有好好保存,诗也有好好放起来,你回来的那天,我也会珍惜的。

  假花不会枯萎,心尖上的人也不会忘记。

  __完__

  彩蛋:查一下黑曼陀罗花语去吧。…

芥晟笙

发现我越来越沙雕了!?
可我是想写文呀!?
手:那你还不写
我:我懒……

发现我越来越沙雕了!?
可我是想写文呀!?
手:那你还不写
我:我懒……

芥晟笙

关于生日礼物2

续上次的http://liulang353.lofter.com/post/1fefcc8f_1c6160ae3

我爱沙雕


【南秋】

“秋石!”阮南烛穿着粉红洛丽塔,一脸天真无邪。

“南烛……你……”林秋石感觉有什么恐怖的事要发生了。

果然,阮南烛取出了两个盒子,分别从里面取出两条裙子。两条……粉红色的洛丽塔,一件还有蕾丝。

“秋石,生日快乐!”阮南烛少女的转了一圈,说“你喜欢哪个呢?”

林秋石愣住了,心说,我都不想穿。


【柿宛】

钟宛回房的时候,看见郁赦坐在床榻上,笑眯眯的。

“归远。今天是你的生辰。”说道此处,他顿了顿,拿出了一条绳子。

“子肴?你不是要……”钟宛抽抽嘴角。

“你从前说喜欢这般那般...

续上次的http://liulang353.lofter.com/post/1fefcc8f_1c6160ae3

我爱沙雕


【南秋】

“秋石!”阮南烛穿着粉红洛丽塔,一脸天真无邪。

“南烛……你……”林秋石感觉有什么恐怖的事要发生了。

果然,阮南烛取出了两个盒子,分别从里面取出两条裙子。两条……粉红色的洛丽塔,一件还有蕾丝。

“秋石,生日快乐!”阮南烛少女的转了一圈,说“你喜欢哪个呢?”

林秋石愣住了,心说,我都不想穿。


【柿宛】

钟宛回房的时候,看见郁赦坐在床榻上,笑眯眯的。

“归远。今天是你的生辰。”说道此处,他顿了顿,拿出了一条绳子。

“子肴?你不是要……”钟宛抽抽嘴角。

“你从前说喜欢这般那般,”郁赦咽咽口水,继续说“我从前怕你身体受不住,就不满足你。今天你生辰,我……”

钟宛表面平静,内心卧槽:“那真好啊,子肴。”


【晖凰】

“凤四!”周晖上前抱住楚河,说“这是你第多少个生日来着?”

“不清楚,我忘了。”楚河在他怀里,十分无语。

“我找到一个偏方!”周晖兴奋道。

楚河抬抬头,颇有兴趣地挑了挑眉。

“我们可以有闺女了!据说百发百中!”周晖叫道。

“……”

楚河白白眼,淡淡的说“你经过颜小哥同意了吗?”


【花怜】

“哥哥,生日快乐。”花城环住了谢怜的腰,将下巴搭在他的肩上“猜猜礼物是什么。”

谢怜听完,转过身抱住了他,说“我都活了八百多岁了,只是一个生日。不过只要是三郎给的,我都喜欢。”

花城拿出了一本小册子,说“我见哥哥钻研厨艺辛苦,去寻了人间上好的菜谱来给你,哥哥喜欢吗?”

谢怜拿过菜谱“三郎,能和你一起,真好。”

还好戚容如今只是团鬼火。


【韩楚】

“老婆,你开开门,你的生日礼物到了!”韩越洗着碗说。

楚慈开门就看见一个大箱子。他酝酿酝酿,说“我搬不动,你自己过来搬。”

打开这个箱子的时候,楚慈就说了三个字“退回去。”

那是一台洗碗机。

韩越不情愿的退货,并在理由那档里写了“老婆不喜欢。”

又问楚慈“为什么啊!你不希望你老公多点力气在床上吗?”

楚慈说“不希望。而且我说过,洗碗机洗的碗没有灵魂。”


然后

就酱紫了,回头开心了就继续写✨


哈!哈!哈!哈!我长头发啦!
-漫漫何其多夏至24h 15:...

-漫漫何其多夏至24h 15:00:当年万里觅封侯-


感谢24h带我玩耍呜呜呜


希望不要给大家拖后腿!


6.21夏至快乐~

-漫漫何其多夏至24h 15:00:当年万里觅封侯-


感谢24h带我玩耍呜呜呜


希望不要给大家拖后腿!


6.21夏至快乐~

狗蛋少年(真的没人看看抽奖吗☹️)
二刷再次暴风哭泣😭我真的,吹...

二刷再次暴风哭泣😭我真的,吹爆他俩

二刷再次暴风哭泣😭我真的,吹爆他俩

一只大咩鸭

大家520快乐呀!!!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画完心心!还是先拿之前画好的严江和柿宛线稿混更庆祝一下吧!\(//∇//)\

大家520快乐呀!!!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画完心心!还是先拿之前画好的严江和柿宛线稿混更庆祝一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