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树洞

20.9万浏览    69092参与
阿卟啊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死亡诗社》

        你们必须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因为你越迟开始寻找,找到的可能性就越小。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死亡诗社》

        你们必须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因为你越迟开始寻找,找到的可能性就越小。

木子李
冬季下雨天最讨厌

冬季下雨天最讨厌

冬季下雨天最讨厌

In your dream

小纯 对不起 姐姐希望你过上想过的生活 和他在一起固然好 不在一起了也没什么 下一个会更好 

小纯 对不起 姐姐希望你过上想过的生活 和他在一起固然好 不在一起了也没什么 下一个会更好 

Cx

你的眼睛很美,不适合流泪。

你的眼睛很美,不适合流泪。

十全大骨汤

入坑六个月间建立的信任链全线溃败。

我甚至连私信她们询问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跳跃着推波助澜的人们没有几个是认真看过始末的,

可是却都已经披坚执锐,等待事情继续尖锐,等待一切变得更糟。

我眼看着三人成虎,

然后睡一觉起来发现信任链又崩了一块。

这真叫人窒息。

还是做好我自己吧。

入坑六个月间建立的信任链全线溃败。

我甚至连私信她们询问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跳跃着推波助澜的人们没有几个是认真看过始末的,

可是却都已经披坚执锐,等待事情继续尖锐,等待一切变得更糟。

我眼看着三人成虎,

然后睡一觉起来发现信任链又崩了一块。

这真叫人窒息。

还是做好我自己吧。

Holly_rain

主唱的嗓音跟有魔力一样

告白的时候我一定要给对方听这首歌

主唱的嗓音跟有魔力一样

告白的时候我一定要给对方听这首歌

小狗她爹
得不到的 可能才会是最珍贵的

得不到的


可能才会是最珍贵的

得不到的


可能才会是最珍贵的

依旧黎花
『拾』 解铃还须 系铃人心阔与...

『拾』

解铃还须      系铃人
心阔与不阔
人近与不近
灵犀    遇见你
白首不离

『拾』

解铃还须      系铃人
心阔与不阔
人近与不近
灵犀    遇见你
白首不离

居居啾啾

1116

啧 又崩了 啧 大姨妈是我突然澜过的重要因素

切 

讨厌鬼!!你就对我忽冷忽热吧你就 我会感冒的我跟你讲 我打喷嚏喷你一脸口水!!气死我了 这是什么男朋友 充话费赠的吗!!今天的我的男朋友还不顶siri好用!! 我记在我的小本本上了你等着我大姨妈结束的!!

啧 又崩了 啧 大姨妈是我突然澜过的重要因素

切 

讨厌鬼!!你就对我忽冷忽热吧你就 我会感冒的我跟你讲 我打喷嚏喷你一脸口水!!气死我了 这是什么男朋友 充话费赠的吗!!今天的我的男朋友还不顶siri好用!! 我记在我的小本本上了你等着我大姨妈结束的!!

LANCE
(1) 今天穿了一身黑。 因为...

(1)

今天穿了一身黑。

因为人消瘦了的缘故,原本十分合身的衣服也显大了。

但他们说这样很酷。

我亦觉得无所谓。人若自信起来,怎样都是风格,舒服即可。

(2)

连续第三周教研日给大家讲电影。

今日分析的是李安的《卧虎藏龙》。做足功课,讲起来不怯,自我感觉良好。

有人说,我选的都是讲“情”的片子。

想想还真是,从《甜蜜蜜》、《花样年华》,再到《卧虎藏龙》,包括下周的《喜剧之王》,爱情都是重戏。

尤其是前三部,都带着某种“无法继续”或“无法完成”的宿命感。

不晓得为何总迷恋这种“残缺”的美。

(3)

发工资了。

交完房贷,剩下的就开始东移西挪地还各种债。

还到无比心塞...

(1)

今天穿了一身黑。

因为人消瘦了的缘故,原本十分合身的衣服也显大了。

但他们说这样很酷。

我亦觉得无所谓。人若自信起来,怎样都是风格,舒服即可。

(2)

连续第三周教研日给大家讲电影。

今日分析的是李安的《卧虎藏龙》。做足功课,讲起来不怯,自我感觉良好。

有人说,我选的都是讲“情”的片子。

想想还真是,从《甜蜜蜜》、《花样年华》,再到《卧虎藏龙》,包括下周的《喜剧之王》,爱情都是重戏。

尤其是前三部,都带着某种“无法继续”或“无法完成”的宿命感。

不晓得为何总迷恋这种“残缺”的美。

(3)

发工资了。

交完房贷,剩下的就开始东移西挪地还各种债。

还到无比心塞。

饭桌上,同好友们讲,既是双十一已买了半百本书,今年份额用尽,除了吃喝,其他一概不买了。

大家都笑说不可能。

但我觉得这次真是逼上“绝路”了。

还是要勤俭一些呀。

白陆生牙象

2018.11.15

赶在明天到来之前敲下小记
今天也是自我勉励的一天

最近很忙很忙 (相比之前养老院生活的两年,前所未有的忙。
曾被困在虚无感和极度自我否认的负面情绪里一段时间 每一天就像行尸走肉 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因为忙碌感觉到生活的切实 (当然可能就是因为太闲才会整个人非常“down”
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做好一件事而去抗拒,因为觉得自己资历不够、经验为零所以不敢、不愿意,害怕出丑,所以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
其实说起来现在我依然不自律、不优秀、没什么资历和经验,甚至也没有多用功努力去学习,但是至少我开始相信自己可以开始一件事,开始一件事并不是洪水猛兽一样的难——心里想着“好的,那我现在要做了哦。” 然后身...

赶在明天到来之前敲下小记
今天也是自我勉励的一天

最近很忙很忙 (相比之前养老院生活的两年,前所未有的忙。
曾被困在虚无感和极度自我否认的负面情绪里一段时间 每一天就像行尸走肉 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因为忙碌感觉到生活的切实 (当然可能就是因为太闲才会整个人非常“down”
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做好一件事而去抗拒,因为觉得自己资历不够、经验为零所以不敢、不愿意,害怕出丑,所以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
其实说起来现在我依然不自律、不优秀、没什么资历和经验,甚至也没有多用功努力去学习,但是至少我开始相信自己可以开始一件事,开始一件事并不是洪水猛兽一样的难——心里想着“好的,那我现在要做了哦。” 然后身体跟着行动起来,那么这件事就起了头。
紧接着身体里所有沉睡很久的不服输的性格啊、和自己正面较劲的劲头啊全都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我依然担心自己会出错、会做不好、或者负担有些重的任务是否能完成、做完是否能够得到什么是否有意义(我依然是一个思虑过度的人)但是“那就想办法多做一点努力,尽力做好一点,比预想的差好那么一点”“不管获得什么我先做了再说”是我现在解决焦虑最直接粗暴的方式。
玄妙宇宙有万物,人如蜉蝣,渺小就是现实,普通平凡也是现实,总有力不从心力不能及。
别怕自己不行,不行才是常态。
不行的小钱今天也冲冲!

男·妹子

     我抗拒的,原来是个早已既定的事实——我们的社会,依然男权属性明显。

     我一直在摸索和这个社会的交际法则——这个男权社会。对抗或者屈从。

      天性驱使我选了前者。

      我自认为自己灵魂为阳,只不过是被女性的肉体锁死罢了。因而我十分放纵灵魂,荒唐肉身——我好爱直线,认为曲线不过是难以负重的畸形姿态。因而自然而然的以男性思维处世,也无畏嗜血的同男性厮杀,气焰嚣张,以期在世景的飨宴间博得一席。

 ...

     我抗拒的,原来是个早已既定的事实——我们的社会,依然男权属性明显。

     我一直在摸索和这个社会的交际法则——这个男权社会。对抗或者屈从。

      天性驱使我选了前者。

      我自认为自己灵魂为阳,只不过是被女性的肉体锁死罢了。因而我十分放纵灵魂,荒唐肉身——我好爱直线,认为曲线不过是难以负重的畸形姿态。因而自然而然的以男性思维处世,也无畏嗜血的同男性厮杀,气焰嚣张,以期在世景的飨宴间博得一席。

       但逆世多半劳心损力还不得要领。

       性别为女,无可转寰。

       我在接受这一点后,也渐渐感知到曲线的魅力——弹性,张力无与伦比。我明白要珍视造物所赐,莫要忤逆。

      只是——

      我仍然对抗,我作为女性在对抗。口红,衣饰…总总都是自我武装不愿仰息的利器。我将撒娇势弱视为女性的自我软化,嗤之以鼻。

       但肉眼可见的是,灭绝师太一生都过的都比较难受,最重要的是——没活到最后一集。我悲愤异常——我感到自己那活到最后一集和主角肩并肩的野心受到了挑战。

      不久前开始看朱天文。她似乎很早就出书写作,成功的将自己的时间锁在文字里。我看她二十岁时,只觉那时的她是我的对生,都是依仗着那一点点盛气渡过漉漉人潮。

      后来看到她人到中年的“华丽”,描摹着她笔下那依然盛气的女孩们,似乎,被文字锁住的不仅有时间,还有她自己。

        只是那句,“愈多女人味的女人能从男人那里获利愈多。她学会降低姿态来包藏祸心,结果事半功倍”,让我骤然窒息——这是她为自我作结吗?还是岁月已然伤逝的她,对尚存一线机会的我的偈语?

        降低姿态来包藏祸心,有趣的姿态。

   


       

      


一 無 是 處

我又重了 已经52.5kg了...开学两个半月重了5斤

我167超过51kg也太恶心了8。

我恨我自己

我又重了 已经52.5kg了...开学两个半月重了5斤

我167超过51kg也太恶心了8。

我恨我自己

四喜啊。

旧时光里的记忆(一)

—————————————————————————   

    对阿琛最早的印象停留在初三的某次数学考试之后。他拿过课代表发下来的卷子,转头问我:

     四喜啊,考了多少分。

     我颇为得意,120满分的卷子,我考了一百零几。

     我初三时数学在班里垫底,一百零几,于我来说是不得了的进步。

     阿琛却洋洋自得,说我是个白痴,这么简单的卷子才考这...

—————————————————————————   

    对阿琛最早的印象停留在初三的某次数学考试之后。他拿过课代表发下来的卷子,转头问我:

     四喜啊,考了多少分。

     我颇为得意,120满分的卷子,我考了一百零几。

     我初三时数学在班里垫底,一百零几,于我来说是不得了的进步。

     阿琛却洋洋自得,说我是个白痴,这么简单的卷子才考这么点。

     不得不说,初中时代的他,是名副其实的学霸。

     那时候的阿琛个子小小的,长着一张娃娃脸,会模仿大人的模样敲我的脑门,一边骂着笨蛋,一边很耐心地给我讲题。

     彼时我年纪小,只觉得这个男生聪明又可爱,喜欢他温温柔柔又很小一只的样子,喜欢仗着比他稍长一点的身高,唤他“小个子”。

     他是为数不多的,我可以称之为“友人”的存在。

     可惜当时年少,不知那是我们可以拥有的最单纯最快乐的时光。

     我初二下学期转到新城市的新学校。

     隔着六七百公里的两座城市,文化氛围不同,城市气质不同,或许孩子们成长的方式也大相径庭。

     于是,作为外来的孩子,一度成为众人非议的焦点。

     我少年时轻狂又骄傲,冲动又自我,满身棱角地活在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里。

     阿琛是寥寥无几的,在我“臭名远扬”的时期,与我交好的同学之一。

     记忆里,好像他无论看见什么,也从来不过问。

    我所有的不堪,所有的阴暗,都可以完完整整地藏起来。

     阿琛时常笑话我笨,被笑话久了,我也习惯且愿意就这样一直做他心里那个笨笨的小姑娘。

    

Kcosemi

总分算出来后比平均分高25或者26?年段排名可不可以到前四十都是问题,真的退步太多了!

语文论述类文本阅读三题错两题,我真的猪头,怎么做呢?语文的作文也是感觉永远提不高,永远那个水平。还有历史的主观题也答不好,地理的主观题我还有八分得二分的,七分得一分的,真的太差了,更别提政治选择题错了八道,怎么回事啊怎么读书啊!怎么才能读好呢!

总分算出来后比平均分高25或者26?年段排名可不可以到前四十都是问题,真的退步太多了!

语文论述类文本阅读三题错两题,我真的猪头,怎么做呢?语文的作文也是感觉永远提不高,永远那个水平。还有历史的主观题也答不好,地理的主观题我还有八分得二分的,七分得一分的,真的太差了,更别提政治选择题错了八道,怎么回事啊怎么读书啊!怎么才能读好呢!


阿卟啊

       我们之所以战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冬天之所以那么冷是为了告诉大家身边人的温暖有多重要。世界上最美丽最珍贵的,反而是听不见且看不清的,只能用心才能感受得到。
        ――《熔炉》

        ……
       片中猥琐大叔从厕所隔间探头的一幕可以说是经典噩梦了,想想都发颤。

       我们之所以战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冬天之所以那么冷是为了告诉大家身边人的温暖有多重要。世界上最美丽最珍贵的,反而是听不见且看不清的,只能用心才能感受得到。
        ――《熔炉》

        ……
       片中猥琐大叔从厕所隔间探头的一幕可以说是经典噩梦了,想想都发颤。

。

我已经许久不见你 我现在就要见你

然后现实给我一巴掌 在我什么也没说之前。

我已经许久不见你 我现在就要见你

然后现实给我一巴掌 在我什么也没说之前。

我多么想成为你的鹿

脖颈永远能引起目光的冲动

周六,吃过晚饭,我与刘月影在晾晒作物的凉棚里,开始了谈话。她真有本事,单独搞到一个炭盆。盆内的木炭都是上等青冈木烧的,木质紧结,特别经烧,炭也多,堆成了小山。幽幽的火苗经她几口气一吹,慢慢地升腾起来。那探身吹气的姿势,让我再次欣赏到她那柔美的脖颈。披着大棉袄、内穿暗红色敞口套头衫的刘月影,在火与光的映衬下,平素飘忽不定的目光,也柔和起来。她真像刚卸了妆的模特,这模样和一桩凶杀案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周六,吃过晚饭,我与刘月影在晾晒作物的凉棚里,开始了谈话。她真有本事,单独搞到一个炭盆。盆内的木炭都是上等青冈木烧的,木质紧结,特别经烧,炭也多,堆成了小山。幽幽的火苗经她几口气一吹,慢慢地升腾起来。那探身吹气的姿势,让我再次欣赏到她那柔美的脖颈。披着大棉袄、内穿暗红色敞口套头衫的刘月影,在火与光的映衬下,平素飘忽不定的目光,也柔和起来。她真像刚卸了妆的模特,这模样和一桩凶杀案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