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校园

37.3万浏览    91857参与
wander /

最初的一批学员当中,有一位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  /

算算应该也是三年前了  /

目前来说,我们专注帮助的学习成绩最差的群体所带来的满足感,远远超过把一个中学生的分数从500提升到600而带来的(自欺欺人的)满足感  /

因为本质上你也许根本没有帮助到他们,只是使他们放学以后再多学两个小时而已,占用了他们本来就很有限的青春,尽管我们是从100分提升到400分,但是这个过程是不难熬、甚至是轻松愉快的,同时也是对生活,学习,学业,职业的升入思考的过程  /

最初的一批学员当中,有一位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  /

算算应该也是三年前了  /

目前来说,我们专注帮助的学习成绩最差的群体所带来的满足感,远远超过把一个中学生的分数从500提升到600而带来的(自欺欺人的)满足感  /

因为本质上你也许根本没有帮助到他们,只是使他们放学以后再多学两个小时而已,占用了他们本来就很有限的青春,尽管我们是从100分提升到400分,但是这个过程是不难熬、甚至是轻松愉快的,同时也是对生活,学习,学业,职业的升入思考的过程  /

天津新东方烹饪学校
拉盐的小车影像工作室

上大学能被分到一个屋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儿,然后十年后还能一起回去装个嫩~

上大学能被分到一个屋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儿,然后十年后还能一起回去装个嫩~

雾薄无聊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爱数点考研体
60days你说人生艳丽 我没...

60days
你说人生艳丽 我没有异议

60days
你说人生艳丽 我没有异议

烈酒、

北音(三)

     何伟铭和穆晴是表姐弟,自然是站在同一战线。
    仅十几岁的两个孩子,心思却如此重,北音并不知情,但北音懂得,不可以以别人的一面之词来断定一个人,并劝告道:“可能烁瑶并不是比想象中的哪样,开学没多久,不可以这样随便在背后对别人指指点点。”
    穆晴一听,不悦,心中骂着;“你算什么,也好意思评论我?能跟你说是给你面子,呵,跟简烁瑶一样不要脸。”戴君汐在一旁听到她们的对话,便为烁瑶不平:“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说同学,开学没多久能不能好好相处,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吧!”烁瑶这时走进来,穆晴见事情...

     何伟铭和穆晴是表姐弟,自然是站在同一战线。
    仅十几岁的两个孩子,心思却如此重,北音并不知情,但北音懂得,不可以以别人的一面之词来断定一个人,并劝告道:“可能烁瑶并不是比想象中的哪样,开学没多久,不可以这样随便在背后对别人指指点点。”
    穆晴一听,不悦,心中骂着;“你算什么,也好意思评论我?能跟你说是给你面子,呵,跟简烁瑶一样不要脸。”戴君汐在一旁听到她们的对话,便为烁瑶不平:“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说同学,开学没多久能不能好好相处,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吧!”烁瑶这时走进来,穆晴见事情不妙,“这次算你们走运,伟铭我们走!”穆晴拉着何伟铭就走,北音和君汐也不多说什么,走向烁瑶“我们去上课吧!”君汐忙着打圆场,可是烁瑶早已知道穆晴和何伟铭对她的不满,好在简烁瑶是个大度的女孩子,也不会与他们俩计较。
    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穆晴气的不轻,但又没有办法,只能生闷气咯。这时何伟铭走来,轻声开口:“北音不是有两个不错的朋友吗?”何伟铭想报复北音,上次北音可让他出丑了,他可还怀恨在心,想着挑拨宇若,曦儿和北音的关系。穆晴刚刚受了北音的气,一听到何伟铭的想法,特别赞成。
    当日正午,穆晴和何伟铭拦住了正准备回家的林宇若与曦儿,“嘿,两位美女,交个朋友吗?”何伟铭先开了口。曦儿是个热情似火的女孩儿,宇若也很是活泼,两个人遇到主动交朋友的,她们开心还来不及,当然很快就同意了。“一起去喝杯奶茶嘛?”穆晴走过来笑着说。
     四人到了学校旁的one time奶茶店,等到所有人点完饮品坐下之际,穆晴和何伟铭开始他们的计划。北音,宇若,曦儿三人的友谊就此出现了质疑......

北遥

【伞修】MI AMOR(八)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他随意地将冷掉的牛奶喝掉,啃了两口面包,盯着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将它对齐折好,放进口袋里。

  刚出门还没几分钟,就看见林七那张带笑的脸,皱眉道:“你怎么在这?”

  “巧遇啊。”林七笑得更欢,'“告白成功了吗?”

  说到这个就来气,叶修冷笑:“好玩吗?”

  林七一愣:“什么好不好玩?”

  “你故意的吧?什么巧遇,什么提醒,全是你一手安排的吧。哼,这次算我叶修栽在你手上了。”

  林七也不再装下去,坦然地点头:“这都被你发现了?”

  “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有啊,比如看见你现在颓废的样子,我可高兴了。”林七哈哈大笑,“叶修你不是很厉...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他随意地将冷掉的牛奶喝掉,啃了两口面包,盯着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将它对齐折好,放进口袋里。

  刚出门还没几分钟,就看见林七那张带笑的脸,皱眉道:“你怎么在这?”

  “巧遇啊。”林七笑得更欢,'“告白成功了吗?”

  说到这个就来气,叶修冷笑:“好玩吗?”

  林七一愣:“什么好不好玩?”

  “你故意的吧?什么巧遇,什么提醒,全是你一手安排的吧。哼,这次算我叶修栽在你手上了。”

  林七也不再装下去,坦然地点头:“这都被你发现了?”

  “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有啊,比如看见你现在颓废的样子,我可高兴了。”林七哈哈大笑,“叶修你不是很厉害吗?我手到现在还没好呢。”

  “林七你有种啊,想干架?”

  “不是我跟你打。怎么,叶小兄弟愿意走一趟吗?”

  “我他/妈/的正缺沙包。”

  

  “会长、会长!有人举报我校有学生在校外聚众斗殴。”

  苏沐秋凝眉:“知道是谁吗?”

  “有人已经赶过去了,好像是林七和……和……”

  “叶修?”苏沐秋握紧双拳。

  那人呗被苏沐秋的眼神吓到,僵硬的地点头。

  “跟我去现场。”

  毫无起伏的语调,苏沐秋生气了。

  “人不在现场。”那人咽了咽口水,“在……在医院。”

  “什么!?”苏沐秋震惊地后退半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严重吗?”

  “具体还不大清楚。”看着这样的苏沐秋,回话的人不禁擦了擦冷汗。

  医院。

  苏沐秋开门的手有些发抖,万般担心在叶修没心没肺的笑容中化为怒火。

  叶修翘着二郎腿,啃着苹果,看到黑着脸的苏沐秋闯进来时,连笑都僵在了嘴角:“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倒是很悠闲!”苏沐秋一步步逼近,叶修不觉退了退,贴着靠垫,心虚地给他看自己正在输液的手背:“我现在是伤员,你不要冲动啊。”

  苏沐秋顿在原地,瞬间皱起眉艰难的开口:“伤到哪了?”

  “呃……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叶修干笑两声。

  “林七呢?”

  “我在这。”另一张床上,林七艰难地举起手,苏沐秋看向他时差点笑出声,因为林七的脸肿的跟猪头一样。憋笑憋得很辛苦,当然也很明显。

  林七瘫坐在床上,生无可恋:“叶修你个杀千刀的,竟然专门朝我脸上打!”

  叶修“切”了一声:“你活该,谁让你找人打我。”

  “到底什么情况?”苏沐秋打断他们的斗嘴,沉着脸问。

  “林七你说。”

  林七被点到名,哭丧着脸:“会长,我……”

  “你知道我办事的原则和规矩。”苏沐秋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

  “我……我今天找了道上的人去堵叶修了。”林七整个人都蔫脸了,“可也是他自己同意的,而且明明是我吃亏啊。”

  苏沐秋略差异地看了眼叶修,点了点头:“等你们两打完点滴跟我去年工委记过。”

  叶修不服:“我明明没错,是他挑衅在先。”

  “我跟你说过吧?打架这种事是杜绝的,更何况有人举报,又是在校外影响学校形象。”苏沐秋顿了一下,口气软了下来,“这次应该不是简单地记过就可以翻页的。”

  “什么意思?”叶修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可能要全校批评,并且要写检讨。”

  “你这句话逻辑不对啊,难道不是全校批评更严重吗?”叶修问。

  “你想多了,检讨最少一万字。”林七哀嚎地抢先一步告诉他。

  “多、多少字!?”叶修震惊。“一万字,最少。”苏沐秋坐到叶修病床边的椅子上。

  “不是吧?”叶修颓然地闭上眼,“我不用这么倒霉吧?”

  “我提醒过你别闹事,打群架很厉害?一挑多很厉害!?”苏沐秋越说越激动。

  “你别激动啊。”叶修赔笑。

  “是啊,我激动个什么鬼。你就算是死了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到底在担心什么!?”苏沐秋几乎是吼出来的一句话将叶修整个人都吼懵了。

  “你担心我啊。”看苏沐秋的眼神渐渐危险,叶修赶紧改口,“我错了、我错了。”一旁的林七莫名地吃了口狗粮,默默地将自己蒙在被子里。

  “跟我认错有什么用?”苏沐秋不为所动。

  “别生气啊。”

  “谁生你气了?”

  “你还说你没生气!”

  “我本来就是没生气!”

  “你看你都没笑,肯定生气了!”苏沐秋闭嘴不理他,叶修独自一个人笑倒在床上。正笑得欢,手背一疼,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该,让你欢。”苏沐秋叫护士,不忘嘲讽他,可眼底是藏不住的关心。

  叶修不满,等好不容易挂完水已经是晚上六点了,苏沐秋让学生会的人先走,这件事明天处理。

  两个人走在人行道上:“今天良心发现帮你请一天假,你就给我闹事是吧?”

  叶修心虚:“我本来是要去学校来着。鬼知道会在路上遇见林七啊。”

  “遇到了你不能不理他?”戳了戳他的脑门,'“你就不能给我省省心,都整到医院了,你知道我听到的时候……”突然顿住,苏沐秋收回手,加快了脚步。

  “你别走那么快啊,我一快整个人就疼得厉害。”叶修夸张的地扶住一旁的栏杆。苏沐秋身形一顿,脚步慢下来,明明知道对方是在骗自己……

  叶修赶紧跟上:“喂,苏沐秋。”

  “干吗?”很差的口气。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苏沐秋也不说话,又加快了步伐。早有准备的叶修抱住他的手臂:“是不是、是不是?”

  “闭嘴!”苏沐秋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一天到晚不知道说些什么混话。”

  叶修踮起脚迅速地亲了他一口:“不信!你肯定喜欢我!”

  苏沐秋整个人都懵住,连脖子都染上了红色:“叶!修!”

  叶修见他这副又气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笑弯了腰:“苏沐秋哈哈哈!”

  “你能不能要点脸?”

  “不要不要,只要我家沐秋,你看你又不讨厌我,还对我那么好那么特别,要不我们试试呗?”叶修抱地更紧,整个人都贴着他。

  苏沐秋推他又推不开:“试什么试!?胡说八道。”

  “你不试试怎么能知道你不喜欢我,你试了你才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什么理论,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想的什么!?”苏沐秋厉声呵斥,却显得外强中干。

  “装的都是苏哥哥啊。”

  “叶修,你羞不羞啊你。”苏沐秋白他一眼。

  “不羞不羞。”

  “那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叶不羞啊?”苏沐秋又好气又好笑地问。

  “你高兴叫亲爱的都行。”看着叶修的笑脸,苏沐秋弹了下他的脑门,张口正要说话就被叶修接下话头:“要不要脸、知不知羞,你除了这两句话还会说什么?反正我都叫叶不羞了,还要脸干吗?”

  苏沐秋被他堵的地没话说,别过脸不去看他。“喂,你这算是答应了?”

  “答应什么?”

  “答应咱俩试试啊。”

  苏沐秋不再回话。

  “你不说话?我倒数一二三,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苏沐秋刚张口,叶修就已经迅速地报完了数。苏沐秋瞪他:“你这是耍赖!”

  叶修踮起脚凑上去,苏沐秋向后仰了仰,问:“你干吗?”

  “盖个章。”说完叶修抱着他的脖子,拉近,亲了上去。

  苏沐秋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等亲完才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推开。窃喜偷腥成功,叶修喜滋滋地站好。虽然没伸舌头,但来日方长嘛,总会有机会的。

  “我们去接沐橙吧。”叶修岔开话题,生怕他否认。

  “废话,哪天没接她?”苏沐秋心绪乱糟糟的,翻了个白眼。

  “昨天就没接。”

  “那是偶尔!”

  “是是是,偶尔。”叶修点头,却暗自腹诽:偶尔又不是每天,还是有区别的好吗?

  一路笑闹,到了苏沐橙的学校,正好下晚自习。苏沐橙一蹦一跳地出校门,一眼就看见帅的发光的哥哥和几乎挂在他身上的叶修。

  “哥。”她跟同学说了声再见,就跑了过去。

  三个人一起走,苏沐橙站在中间,叶修一脸神秘:“沐橙啊,以后你不能叫我叶修哥了。”

  “为什么?”

  “你得叫我……呃……哥夫。”

  “哇!你跟我哥在一起了!?”苏沐橙激动地摇了摇苏沐秋的手,问叶修。

  “什么哥夫!?叫他嫂子!”苏沐秋伸手绕过苏沐橙伸手拽叶修的耳朵,“胡说八道。”

  “你看他还傲娇!”叶修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蹦三尺远。苏沐橙掏出手机:“来来来,赶紧拍个照片留作纪念。”叶修立马凑过去。

  “哥你靠近点。”苏沐橙将他揽过来,“一二三,茄子!”叶修看着苏沐秋想笑笑不出来的表情,整个人笑得差点平地摔。

  “叶修你想死?”

  “不许欺负嫂子!”苏沐橙拦住她哥,叶修在后面得意地做鬼脸,突然觉得不大对劲:“什么嫂子,要叫哥夫!”

  “不行,我要跟我哥站在一条战线上。”苏沐橙严词拒绝,其实她早就站叶修受了,怎么可能叫他哥夫。哼,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呢。苏沐橙笑意更深。

  “我总算可以肯定你是我亲妹妹了。”苏沐秋看一叶修终于吃亏,一扫这一天被吃的死死地的阴霾。

  “那是,我一直是你亲妹妹好吗?”苏沐橙一扬眉,那表情像是苏沐秋敢说一个“不”字就会玩完。

  叶修哭丧着脸:“沐橙,你这样让我很难过啊。”

  “让他难过去。”苏沐秋揽着妹妹不理他,笑着往前走。“哥你怎么能这么欺负叶修哥呢?”

  “就是就是。”叶修赶紧附和。

  “他可是你媳妇。”叶修犯难,不知道该不该应和,苏沐橙朝他眨了眨眼,一副“你不配合我也不好办”的表情。

  叶修只好认栽:“就是啊,怎么说我也是你媳妇,你竟然这么绝情!”说着就佯装生气地快步往前走。

  “喂,你媳妇都生气了,你不去追?”苏沐橙戳了戳苏沐秋,“你要是不追我以后可叫他‘哥夫’了。”

  “你!”苏沐秋对上自家妹妹真的完全没有办法,只好瞪了她一眼,去追叶修。

  “叶修。”叶修不理他闷头往前走,嘴角却扬起弧度。

  “你等等啊,不会真生气了吧?喂!”苏沐秋赶上他,一把拎住叶修。

  “真生气了。”叶修赶紧收起笑,绷住脸,“你亲我一口我就不生你气。”

  “得寸进尺。”苏沐秋脸红了一下。

  “哼,今天都是我主动的,你还没主动过呢。”

  “真的要亲?”

  “真的要亲!”

  苏沐秋瞪他:“沐橙,闭眼。”

  “好嘞。”苏沐橙笑着闭眼。

  苏沐秋低头吻了吻叶修的额头,就看见自家妹妹睁开眼笑得异常开心:“苏沐橙!”

W. E !

关于你(2)

六.

热情似火,那个有着显眼的赤发人儿总是堵着他的教室门口,原因是,接男朋友放学。

他不乐意向别人提起他们之间的关系,理由是,这是私人隐私。

他再怎么以各种理由塞给他的“男朋友”,也骗不了自己,他只是不承认。

他曾想过好好当个“男朋友”,尽量对他好,但是每次面对他那么真挚又赤裸的爱意,他又一次怂了,不想那么负他,却又不知道如何回应。

捧着手机看着他一次次发来的消息,指尖停顿在屏幕半空,他的手机很少用,除了诸葛偶尔发学生会的通知以为,几乎没有给他发消息,可自从他俩在一起,每次打开手机就是一连串的消息。

过度关心。


七.

想学着做一个好男友,可是第一次谈恋爱,他觉得自己跟个傻子...

六.

热情似火,那个有着显眼的赤发人儿总是堵着他的教室门口,原因是,接男朋友放学。

他不乐意向别人提起他们之间的关系,理由是,这是私人隐私。

他再怎么以各种理由塞给他的“男朋友”,也骗不了自己,他只是不承认。

他曾想过好好当个“男朋友”,尽量对他好,但是每次面对他那么真挚又赤裸的爱意,他又一次怂了,不想那么负他,却又不知道如何回应。

捧着手机看着他一次次发来的消息,指尖停顿在屏幕半空,他的手机很少用,除了诸葛偶尔发学生会的通知以为,几乎没有给他发消息,可自从他俩在一起,每次打开手机就是一连串的消息。

过度关心。


七.

想学着做一个好男友,可是第一次谈恋爱,他觉得自己跟个傻子一样。为此他还上网查了一下……最后他还是觉得自己跟傻子没两样。

他知道的,他的小男友是个浪漫的人,即使无话可聊也终是捧着手机连着麦相伴入眠。

他的小男友委屈巴巴地埋怨他,哪有人约会带个电灯泡的!!!他们在一起一个学期了,李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俩的关系,于是就除了一起上下课,问候两声就没什么了。

但是那人一定憋得慌。好不容易到了放假,第一次约会,隔着屏幕他都感受得到他的兴奋,到了约定地点,看到还有第三个人他的小男友再也忍不住了。

不想他这么憋屈,却是束手无策。不知道为什么,在无人的封闭空间里,他俯身堵着他的唇,那人也愣了一秒。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主动,他感觉自己连捧着那人儿的脸的手都在抖。

八.

他不是很会处理他身边的关系,包括他的小男友。除了他的基友,他没跟任何人提及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以至于孙尚香和他闹翻了。

李白觉得浑身烦躁,试图给他的小男友发消息时,也许正好两人都心情不是很好,李白甚至有点想分手,当他发了分手那两个字后他又后悔了,撤回,却已经伤了他的心……

当他看到他的小男友依偎在另一个人怀里哭泣时,心中又是一团无名火。在他心里,也许自己是那么靠不住吧……他自认为自己有着厚实的肩膀,却不曾给过他的男友,连最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

第一次,这么受挫。

九.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每到看到他和另一个人或者提及另一个人时,心底总是酸溜溜的,可能是那个人做得比他这个“正牌男友”还要好,比自己更可靠。

他从来没这么嫉妒过一个人。


如果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滚过床单,那么坚持下来就是这份他对他似有若无的情意。

他曾想过也许这只是那人的一时冲动,正如那人所说,他只是觉得他好看,肤浅而真实的理由……

不曾想过,有一天他能再次见到那封情书,它是深藏在那人的心底的一个小秘密。也许是运气,他随手放回一本书时,便看到躲在墙后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格子,他打开了那个小格子。

那封当时被自己视为玩笑的情书再次出现。它完好的安放在那个角落,粉红色的,这熟悉的颜色。他知道偷窥人隐私不好,却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翻开看了看。

它身边还有几张废纸,无一不是他一次一次的告白。每每到了错字便遗弃在一边,堆积起来,又是一窝。

这是那个懵懂的少年最真挚露骨的告白。

又增不足的是那封情书的右下角,这是他增添的,记得当时自己是如何地潇洒一笔,无情的拒绝,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伤了他的心。可在信封的后面,却是那人一如既往的夸赞。

真不愧是我媳妇儿,字就是好看!

可他笑不出来。

心底又是一番滋味。

感情是相互的,不想再你一直单方面地对我好,这次轮到我了,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当然,可能会很漫长……


信儿,你愿意等我吗?


W. E !

关于你(1)

这是关于正文的一些番外

下次再放正文

一.

初中那会儿李白可以说是桃花运好到泛滥,刚转学便碾压了诸葛亮成了全校少女公认的校草,上下课老见他座位上堵了好几个女生,引得班上好几个男生看他不顺眼。

李白头疼了好久,还碰巧与上任校草诸葛0亮一个班,好在诸葛亮对这种事向来都觉得无趣低俗,倒也没视他为敌。

更要命的事,每每到学校总有女生堵着他的教室门 ,然后在姐妹们的鼓励下,害羞地将手中的粉色小信件塞到他的手上,娇红了大片脸地跑了。李白还没来得及拒绝……

偶尔更大胆的直接每天来为他准备好早餐,用饭盒包装好的“爱心便当”,然后一打开便是各式各样的纸条,其内容不言而喻。

为了避免这种事,李白一般...

这是关于正文的一些番外

下次再放正文

一.

初中那会儿李白可以说是桃花运好到泛滥,刚转学便碾压了诸葛亮成了全校少女公认的校草,上下课老见他座位上堵了好几个女生,引得班上好几个男生看他不顺眼。

李白头疼了好久,还碰巧与上任校草诸葛0亮一个班,好在诸葛亮对这种事向来都觉得无趣低俗,倒也没视他为敌。

更要命的事,每每到学校总有女生堵着他的教室门 ,然后在姐妹们的鼓励下,害羞地将手中的粉色小信件塞到他的手上,娇红了大片脸地跑了。李白还没来得及拒绝……

偶尔更大胆的直接每天来为他准备好早餐,用饭盒包装好的“爱心便当”,然后一打开便是各式各样的纸条,其内容不言而喻。

为了避免这种事,李白一般卡在点来,不到上课的最后一分钟他是不会进学校的。当然这只是玩笑话。

对于他这种只想好好学习的好孩子是不会早恋的!他不只一次表态过,结果人家姑娘一个泪眼汪汪他又把这些话吞回去了……李白开始有点恨自己了。

二.

但是……这次有一点点奇怪,当诸葛亮将那封情书甩在他面前时,李白翻开看看,虽说情书收到了什么字眼没见过,但身为少女都是含蓄的表意,这封到是挺直接,能夸他的词全都飚出来了。

李白倒觉得有意思,随后又觉得哪里不对,仔细一看,这字……还挺粗犷的……

情书这种东西无疑就是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书写者会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这封情书上,至少女孩们会这么细心……

“谁给的?”

“隔壁几个男生……”诸葛亮随口一答,又笑道,“他们说他老大给的。可以啊男女通杀……”

“……我觉得这家伙在耍我。”

“是我也耍你。”

三.

李白自认为这张虽然总是泛桃花,但还不至于能掰弯人,被gay们惦记着吧……就这么自以为安全地度过了他的初中以及高中一年并且当上学生会副会,这个学生生涯还是挺美满。直到有一天……

李白本以为他只是因为学生会面试的时候他拒绝了他怀恨在心,多次在他面前违反纪律,还好他脾气好,决定好好教育一下这位同学。

但跟所谓的“会长”诉说这位同学的情况包括那位同学把自己压在墙上的事时,诸葛亮和周瑜那副近几乎猥琐的笑容下他开始有点头皮发麻……

但是想想在学校他应该不会做什么吧……等等,他又不一定看上自己!他到底担心个啥???

四.

就这么在自我安慰下他以学生会副会的身份在他教室门口等他,不得不说那个家伙又是在卡点吧?不过幸好他已经请了假,今天等到腿软他也要跟那位同学说清楚。

当他越过围堵自己的少女看到那个显眼的赤红色的头发时,尚未叫出他的名字时,那人一见原本满面春光瞬时僵住了,撒腿就跑……他自以为和蔼的面相在他眼里是鬼吗??还是他以为自己是来找他麻烦的??

他可不想被人误认为笑面虎。

李白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等追到天台时,便不见他的身影了,然后听到铁门被关住了……说实话他不介意男同,当然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虽说那人长得还算可以,但是他很……直。

那人强吻他并且夺走他初吻的时候他内心是崩溃的……而且……这他妈是要野战吗??撩衣服做什么??等等别乱摸!!这是他第一次爆粗口,虽然只是在心里咆哮……

李白是个见不得人哭的人,男生也不例外,当面前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突然梨花带雨地哭起来时,李白不知所措地愣在一边,举起的手想帮他拭去眼泪,停顿在半空,犹豫不决。

那人少有的认真道,“我喜欢你,我就绝对不会放弃的。”

心底五味杂粮,不知其味。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地回放着那句话。

五.

剩下的那几天他也很少见到他了,没有刻意地违反纪律,甚至在别的单子上也不曾见过他的名字。他本该是高兴吧……

再次见到他,连李白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整个人开始烦躁,当别人把他俩当做情侣时,李白连笑都笑不出来,扯了扯嘴皮子,在他受伤却还在强撑时,不知道为什么,又是一番滋味。

李白头疼,甚至后悔把他带回宿舍,明明受了伤却还是不忘调戏自己,有意无意地拨撩,同为男人的他,居然有点把持不住了……

好吧,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他醒来看到满床凌乱的衣物和身边那个同自己裸露的着身子的人儿,他内心再次崩溃。

出于愧疚,他还是同意了,成了那人的男朋友。

尹沐离

雨季,皓月星辰下心灵的悸动

又名:雨季的心灵
                     致皓月星辰下的诺言

还没写到重点的就是我了√

第十章

  音乐学院.乐器系.教室(四)
  欧皓辰和欧阳雨诺坐在一旁看着正在排练的凌羽和白歆感叹道“你们好认真啊,而且钢琴谈的好好听哦”“唉,你们可是不用练了,还是画画轻松啊”白歆从琴凳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欧阳雨诺抱怨着。
  ·
  艺术节前一天,凌羽和白歆正在进行最后一次排...

又名:雨季的心灵
                     致皓月星辰下的诺言

还没写到重点的就是我了√


第十章



  音乐学院.乐器系.教室(四)
  欧皓辰和欧阳雨诺坐在一旁看着正在排练的凌羽和白歆感叹道“你们好认真啊,而且钢琴谈的好好听哦”“唉,你们可是不用练了,还是画画轻松啊”白歆从琴凳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欧阳雨诺抱怨着。
  ·
  艺术节前一天,凌羽和白歆正在进行最后一次排练,欧皓辰和欧阳雨诺在一旁听得如痴如醉,最后一个音符回荡在排练室上空。欧阳雨诺挽住白歆手臂“小白,明天就是艺术节了,你紧张吗!”“嗯……还好啦,没有那么紧张,我还是挺喜欢舞台的,这次就算是历练吧。不过,说不紧张还是有些紧张啦”白歆吸了口气微笑回答欧阳雨诺。欧阳雨诺虚抱了白歆一下“小白,加油哦!”“嗯嗯,我会的!”欧皓辰拍拍凌羽肩“加油啊兄弟,你不紧张吧”欧皓辰眯了眯眼睛,笑看凌羽。“诶,欧皓辰,我凌羽怎么会紧张呢?我从来没紧张过!”
  ·
  第二天.6:00A.M. 圣樱学院斯卡教堂
  同学们都落了座,大家都在讨论这次对艺术节各班节目的期待。突然,黑漆漆的舞台亮了,灯光有些刺眼。台下瞬间静了下来。台上站着本次艺术节的主持人暮雨泽和欧阳若曦。
  “大家好,我是暮雨泽”
  “我是欧阳若曦”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在这个硕果累累,秋高气爽的季节。我们在十一小长假前,举办一次艺术节。现在,我们欢聚一堂,让我们敬请期待本次艺术节各班准备的节目吧。下面有请文学院诗词系的司徒落雨为我们带来诗朗诵……………”
  ·
  就快到陈雨林的节目了,陈雨林已经换好了服装站在后台,陈雨林不想让欧阳雨诺和欧皓辰一起表演,更何况画画还是坐在一起!于是偷偷地把另一盘音乐磁带拿出来,面上摆好焦急的表情跑去对校领导说“老师,马上就到我的节目了。可是……我交上去的那盘磁带是错的…”许若彬着急的轻轻推了一下陈雨林“哎呀,快去楼下的广播室换啊”陈雨林一边跑下楼梯,一边勾起嘴角偷偷地笑了。




tbc.



@她的混世♛大魔王︎

橙子🍊
该去崛围山看红叶了

该去崛围山看红叶了

该去崛围山看红叶了

梦里又再遇见

I don't know when to get up,

My heart is jumping like a deer.

Choose to stand on your toes and peep at you,

Afraid of the broken dream.

I'm like a fly without a head,

Where I meet is where I live.

I will never enter your life in this lifetime,

You will always live in my dream.

Even if it is...

I don't know when to get up,

My heart is jumping like a deer.

Choose to stand on your toes and peep at you,

Afraid of the broken dream.

I'm like a fly without a head,

Where I meet is where I live.

I will never enter your life in this lifetime,

You will always live in my dream.

Even if it is true,

Just lie in my memory silently.

StoneGG
源自地心深处的暖意……😃

源自地心深处的暖意……😃

源自地心深处的暖意……😃

Uqiao肆.

《Justin:深抱怀中人》 花里胡哨的小迷妹们

  不是闲下来就会想你
  
  而是一想到你就会发呆
  
  .
  
  “小傻子。”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宋漾一惊。
  
  转头回看才发现是黄明昊。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到家呢,大老远就看见你和陈立农聊得可开心了。”
  
  “你不也还没到家?”
  
  “呀,我都已经吃了饭洗完澡下来了好吗,哪像某些人第一天认识别人就可以送回家的了。”
  
  黄明昊不自然地撇开头。
  
  “你怎么不说你是喜欢我才一直看着我的呢。”
  
  宋漾对着黄明昊挑了挑眉。
  
  “你眼睛没什么大毛病吧就别老眨了,而且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喜欢你啊。”
  
  黄明昊挠了挠头。
  
  “嗯......”
  
  “你也住葵汀?”...

  不是闲下来就会想你
  
  而是一想到你就会发呆
  
  .
  
  “小傻子。”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宋漾一惊。
  
  转头回看才发现是黄明昊。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到家呢,大老远就看见你和陈立农聊得可开心了。”
  
  “你不也还没到家?”
  
  “呀,我都已经吃了饭洗完澡下来了好吗,哪像某些人第一天认识别人就可以送回家的了。”
  
  黄明昊不自然地撇开头。
  
  “你怎么不说你是喜欢我才一直看着我的呢。”
  
  宋漾对着黄明昊挑了挑眉。
  
  “你眼睛没什么大毛病吧就别老眨了,而且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喜欢你啊。”
  
  黄明昊挠了挠头。
  
  “嗯......”
  
  “你也住葵汀?”
  
  “就在前面,那我先走了。”
  
  留下黄明昊一个人在原地沉思。
  
  “我是不是,说得太过了?”
  
  .
  
  第二天。
  
  宋漾刚踏进教室。
  
  发现自己的位置真的已经被好几个女生给埋没了。
  
  众矢之的便是被这群疯狂的女生夹杂在中间的黄明昊。
  
  同班的女生已经没有位置再可以挤到黄明昊旁边的了,只能在一旁议论。
  
  “黄明昊怎么会在我们班?”
  
  “对啊我昨天也没看见他。”
  
  “他坐最后一排啊啊啊!当时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宋漾走到陈立农前方的位置,坐下,看着陈立农的脸发呆。
  
  .
  
  陈立农好像是察觉了宋漾的目光所及点。
  
  望了一眼那已经嘈杂得不行的地方。
  
  推了推眼镜,对宋漾投以一个无奈的眼神。
  
  “班长啊,我终于明白你说的受欢迎程度了,每天都这样吗?”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陈立农一脸看破世事红尘的样子。
  
  “你以前也是和他一个班的吗?”
  
  “不是啊,不过那时去办公室拿老师的上课用品就会路过他们班,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女孩子送些不同样的小礼物给他。”
  
  “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过去。”
  
  宋漾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太阳。
  
  “班长,你也这么好看,怎么不见有女孩子围着你?”
  
  .
  
  “这不都是被他一个个赶走的嘛。”
  
  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奶奶灰的发色,但是显得特别的柔软,也的确格外的可爱。
  
  手上抓着两包......薯片?
  
  “你坐的是我的位置诶。”
  
  他指着宋漾坐的位置。
  
  “诶,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走。”
  
  “没事没事,你坐吧。”
  
  说完,他就在宋漾旁边坐下了,拆开一包薯片就吃了起来。
  
  “一个学期不见了,范丞丞你怎么变得越来越非了啊。”
  
  陈立农嫌弃地瞄了一眼他的头发,默默地挪开了自己的凳子。
  
  “新发型不好看吗难道?”
  
  范丞丞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那一头灰白色的毛。
  
  “我觉得可以啊。”
  
  宋漾点点头。
  
  “是吧。”
  
  “就是你有点肉嘟嘟的,可爱哈哈哈。”
  
  宋漾戳了戳范丞丞的小胖脸。
  
  范丞丞听到这句话就嘟起了嘴。
  
  .
  
  “是啊,叫你别吃这么多零食不听?胖不死你。”
  
  陈立农一书拍范丞丞头上。
  
  “你们一伙的,欺负我这么天真的一个孩子。”
  
  范丞丞一脸委屈巴巴。
  
  三秒后。
  
  “妹子我是范丞丞,你叫什么名字啊。”
  
  范丞丞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吓到了正在观察他的宋漾。
  
  “宋漾。”
  
  “好的怂样。”
  
  “宋漾!”
  
  “哦,我写出来?”
  
  范丞丞拿起笔写在了书上的一个角落。
  
  宋漾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怂漾。
  
  “再见朋友。”
  
  挥手。
  
  .
  
  正好上课铃响起。
  
  围在黄明昊身边的那一堆女孩子全都一哄而散。
  
  陆陆续续地各回各班。
  
  宋漾才得以坐回自己被那群女的弄得花里胡哨的桌椅。
  
  “黄明昊我问你一个问题。”
  
  宋漾站在黄明昊身旁,柔声道。
  
  “说吧。”
  
  “你那群小迷妹怎么个球球回事把一堆不明所以的东西都乱七八糟的塞在我的桌子里。”
  
  黄明昊这才瞄了一眼宋漾的书桌,突然不留情面的笑出声。
  
  有几封油腻腻的粉色小信封已经散落在了地上,而宋漾的桌子里还有一大把的糖和巧克力,小蛋糕什么的。
  
  “您请吃您请吃,我帮你扫干净谢这些个不三不四的东西。”
  
  黄明昊在空中挥了两下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转过身随便撸起一把扫把就往宋漾桌子下扫。
  
  “你能稍微用点心吗大兄弟?”
  
  .
  
  “我我我的天?黄明昊在给他的同桌扫地?”
  
  “啊后悔莫及,如果我当初坐后面去就好了!”
  
  “如果能在黄明昊来之前先看到他在最后一排睡觉我也不会在这里后悔得咬手帕了吧。”
  
  .
  
  “最后面那两个同学怎么回事?上课了不知道吗?快点放好扫把坐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班主任突然进来了,看到宋漾这个一身轻松的人站在原地一脸悲愤,而她身边的黄明昊一边扫地却乐在其中。
  
  尴尬极了。
  
  “上课了啊,同学们拿出语文书,我是你们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