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校拟

51543浏览    1078参与
Delin。
合肥三巨头?大概?我流安大,工...

合肥三巨头?大概?
我流安大,工大和科大。

合肥三巨头?大概?
我流安大,工大和科大。

平芜尽处春山外

糖豆儿一号:听见(三)

北洋抿了抿唇,在鼻中轻轻叹了一声。

她是天资异禀的才女,是阿中选定的华夏君子之一,迟早要承担这些痛苦的真相,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不愿把残酷加诸于她呢……

心中不住地翻腾了半晌,北洋终还是抽走了小开手里的报纸:“坐下。”

声音都是打颤的。

与其说是温柔不如说是无力的声音。

小开懵懵地,乖乖地坐下了。

“我讲给你听……”

他亲眼看着她的眼圈一点点泛红,眼神一点点变得恐惧,拳头慢慢地握紧。

他心如刀割。

“啪嗒。”

她的泪珠落在他手心里。

“我明白张先生为什么要教给我那些了。”小开哽咽着,微微地战栗,“你不想让我听见的,我都听见了。”

看得北洋好心疼。

“不要怕。”他蹲下身擦掉她的泪珠,“有我呢。”

“嗯。”南开红着眼点点头,“...

北洋抿了抿唇,在鼻中轻轻叹了一声。

她是天资异禀的才女,是阿中选定的华夏君子之一,迟早要承担这些痛苦的真相,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不愿把残酷加诸于她呢……

心中不住地翻腾了半晌,北洋终还是抽走了小开手里的报纸:“坐下。”

声音都是打颤的。

与其说是温柔不如说是无力的声音。

小开懵懵地,乖乖地坐下了。

“我讲给你听……”

他亲眼看着她的眼圈一点点泛红,眼神一点点变得恐惧,拳头慢慢地握紧。

他心如刀割。

“啪嗒。”

她的泪珠落在他手心里。

“我明白张先生为什么要教给我那些了。”小开哽咽着,微微地战栗,“你不想让我听见的,我都听见了。”

看得北洋好心疼。

“不要怕。”他蹲下身擦掉她的泪珠,“有我呢。”

“嗯。”南开红着眼点点头,“从今天起,我得和你一道战斗,是吗?”

就像小时候那样。他把她楼进了怀里。

丫头,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呢。

我不会让他们伤你,永远不会。


平芜尽处春山外

糖豆儿一号:听见(二)

【糖里有刀,大刀】

趁着北洋出去做炸糕的当儿,小开机灵灵地拉开了那个神秘的抽屉。小心翼翼地顺着折痕展开了报纸……

黑色的报头大字是再“正常”不过的新闻——出了人命。

乱世之中长大的小开知道,众生性命不过蝼蚁。哪怕是仅仅十岁,她也迫不得已地提醒自己不要沉浸在悲伤里。这样的定力,张先生教了她十几次。

但旁边北洋批注的一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白色恐怖。

这是什么?

就是它让北洋眉头紧锁吗?

她好想好想问问北洋。

正沉思着,身后“咔哒”的一声门响。

南开小小的身子一悚,惊得近乎僵直。

“小开。”

鬼使神差似的,她心里忽然有了一股勇气,挺着胸脯仰头问北洋:

“哥哥,什么是‘白色恐怖’?”

“把报放回去。小孩子别多问。”

“什么是白...

【糖里有刀,大刀】

趁着北洋出去做炸糕的当儿,小开机灵灵地拉开了那个神秘的抽屉。小心翼翼地顺着折痕展开了报纸……

黑色的报头大字是再“正常”不过的新闻——出了人命。

乱世之中长大的小开知道,众生性命不过蝼蚁。哪怕是仅仅十岁,她也迫不得已地提醒自己不要沉浸在悲伤里。这样的定力,张先生教了她十几次。

但旁边北洋批注的一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白色恐怖。

这是什么?

就是它让北洋眉头紧锁吗?

她好想好想问问北洋。

正沉思着,身后“咔哒”的一声门响。

南开小小的身子一悚,惊得近乎僵直。

“小开。”

鬼使神差似的,她心里忽然有了一股勇气,挺着胸脯仰头问北洋:

“哥哥,什么是‘白色恐怖’?”

“把报放回去。小孩子别多问。”

“什么是白色恐怖?”还未长开的眉眼里忽就萦了一股英气和倔犟,直直地盯着北洋,“你告诉我家国,告诉我大义,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


辰夜in九渊
中北……你好骚啊。想起来今年六...

中北……你好骚啊。
想起来今年六七月备考的时候看到个新闻,中北的学生微信上开了个卖淫嫖娼窝点。当时就觉得我上兰帝国理工学院怎么尽出不一样的人才呢……
好了以后在山/八私设里中/北闷骚实锤。

中北……你好骚啊。
想起来今年六七月备考的时候看到个新闻,中北的学生微信上开了个卖淫嫖娼窝点。当时就觉得我上兰帝国理工学院怎么尽出不一样的人才呢……
好了以后在山/八私设里中/北闷骚实锤。

几星霜
张之洞组的自强学堂(武大)和广...

张之洞组的自强学堂(武大)和广雅书院(广雅中学),广雅的设定来自 @城春草沐深
张公养了很多猫哦

张之洞组的自强学堂(武大)和广雅书院(广雅中学),广雅的设定来自 @城春草沐深
张公养了很多猫哦

城春草沐深
#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中山大...

#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九十五周年#
在第九十五个年头之时,我看见你踏花而来。
是二十五岁的你在我的心中不朽。

#黄埔军校x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九十五周年#
在第九十五个年头之时,我看见你踏花而来。
是二十五岁的你在我的心中不朽。

大白惊腥_

仙妹也搞定辽
二稿改了这版就没有了存个档

仙妹也搞定辽
二稿改了这版就没有了存个档

暮阳

【国戏x你】 三千繁华

*暮阳/林煜

*中国戏曲学院 校拟

*是我梦想的地方

*有些历史资料真的很难找到QAQ所以难免私设,请多包涵

*悄悄地许个愿,希望一年多以后我们国戏见。


*咏风社


1946年的冬天,你与他初见。

小小的孩子才到你腰间,穿着粗布衣裳,面黄肌瘦的模样。他坐在门槛上轻轻往前压着自己的腿,眼神盯紧了前方还有些破破烂烂的舞台。


“你瞧什么?”你见这孩子有趣,拍了拍他的肩膀。

“戏台子。”他身子没抬起分毫,眼神没移开毫分。

“戏台子好看?”你问。

“好看。”他答。...

 

*暮阳/林煜

*中国戏曲学院 校拟

*是我梦想的地方

*有些历史资料真的很难找到QAQ所以难免私设,请多包涵

*悄悄地许个愿,希望一年多以后我们国戏见。

 

 





 

*咏风社

 

1946年的冬天,你与他初见。

小小的孩子才到你腰间,穿着粗布衣裳,面黄肌瘦的模样。他坐在门槛上轻轻往前压着自己的腿,眼神盯紧了前方还有些破破烂烂的舞台。

 

“你瞧什么?”你见这孩子有趣,拍了拍他的肩膀。

“戏台子。”他身子没抬起分毫,眼神没移开毫分。

“戏台子好看?”你问。

“好看。”他答。

 

你知道,东北解放还没太久,百姓生活还没真正好起来。哪怕是党的班社,富家子弟也不会轻易送来。

眼前的孩子……来到这里之前,怕是在这黑土地上囫囵自己长起来的。

 

你递给他糖,接着问他。

 

“戏台子怎么就好看了?眼前可什么也没有呢。”

 

孩子不接你的糖,但是偏头看了眼你,轻轻唱。

“……生命不息斗志旺,胸臆间浩气昂扬。”

 

“等我学了艺,站上去,它就好看了。”

“如今眼前什么也没有,以后,总会有的。”

 

 

*戏曲实验学校

 

1950年,你又一次见他。

几年前瘦巴巴的小孩子抽条了些许,变白了,变胖了,瞧着到你肋下了。

他没辜负你初见他时候眼中的熠熠繁星闪烁,如今站在台上唱腔洪亮,大伙儿都给面子的赞一声好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孩子不服气,扁着嘴巴坐你跟前儿抱怨。

 

“我可不是什么粉雕玉琢的娃娃!”

 

“你才这么大点儿!”你笑,摸了摸他的脑袋。“不是娃娃是什么?”

 

“那……”孩子这次收了你的糖,嘴里头含着你给的糖块儿,于是不好意思再跟你较这个劲儿。“那娃娃就娃娃吧,只是再不济也得是个娃娃兵呀!”

 

“好好好……”你越发笑得不能自已,“你是最威风的娃娃兵了。”

 

 

*中国戏曲学校

 

1955年,他已经是少年身形,挺直腰板竟然也超过了你的肩膀。

从小学艺,登台数年,有九大教授倾囊相授,有满座宾客交相称赞,所谓意气风发,少年狂放。

你眼看他舞刀弄剑,你眼看他伴锣鼓声激昂,你眼看他咿呀唱响在这九州大地上流传千年的曲调……

 

“未来可期,”你笑眯眯看他,“再有个几年该唱成角儿啦。”

 

“嗐,姑娘过奖了,”他一本正经的客气,背地里悄咪咪红了脸颊。

 

 

*中央五七艺术大学

 

1973年,时光荏苒,经年未见。

他已是长衫玉立,潇洒美少年。

 

“对不住了,姑娘。”他已超过了你许多,如今他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腰板,你便得要抬头仰视他了。他却乖觉一如初相逢,坐在门槛上仰头望你。

“……对不住什么?”你故作平静地问他,眼睛却不听话的罩上雾蒙蒙一片不清晰。

“很多年过去啦……”他慢悠悠,慢悠悠地叹口气,“可我没唱成角儿。”

 

他的大褂长衫不见了,他的红衣紫蟒不见了,他的行头他的斧钺刀枪都没了。

正该是年少轻狂,名扬天下的时候,他却从鲜花簇拥下跌入泥潭。

破烂的屋子,破烂的麻布衣裳……周遭一切都落魄得好像你们的第一次相见。

那时候孩子眼睛里还有星辰闪烁。

 

“别放弃啊……”你俯身轻轻拥抱他像在拥抱一个在寒冬里丢失了存粮寻不到洞穴的小兽。

你在他耳边说:“你别放弃。”

 

他瘦了许多,肩胛骨硬硬的膈人。

 

“嗯。”他答应。

 

“万山丛中一声吼,我有冤……要报仇”

 

 

 

*中国戏曲学院

 

2019年,你照常去捧他的场。

 

幕布扯起,丝竹声响。

他一步一步行至台前,张口是婉转腔调仿佛梭巡华夏千载。

 

小台子上有薄纱,地上有地毯,红木桌椅锦绣布匹整整齐齐——当真是“什么都有了”。

 

散了场之后你去后台,他拉过你的手,缓缓缓缓贴在了自己的脸颊。

“你不走了好不好?”他问。

“每天就对着着戏台子?”你也问。

 

“戏台子不好看么?”他委屈极了的样子。

“好看好看,”你被他逗乐,“戏台子上有你,自然好看。”

 

……

 

“……不走啦。”你终于无奈,松口答应。

 毕竟如今——灯火辉煌,盛世清明。

 

他抬手环住你,唇角勾起,抬头看你的时候像是要将眸中星尘万点都捧在手中悉数送给你。


长柄木勺

还好我没立flag说要画手书
祝我冲哥生日快乐

还好我没立flag说要画手书
祝我冲哥生日快乐

协首湘上

持续迫害小护理.jpg
背景是护理学院门口的南丁格尔www
@医林(Medical Faculty)

持续迫害小护理.jpg
背景是护理学院门口的南丁格尔www
@医林(Medical Faculty)

沉橼子

期中考前最后一波摸鱼
看了我校和他科的抖肩舞
在图书馆里憋笑真的很困难哈哈哈哈哈
于是快速地摸了这个出来
6.25的高招会是在华一开的,所以去的是汤逊湖
前方高能
演职员表:KIKI:武汉大学 CHUCHU:华中科技大学
友情出演: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大一附中 武汉大学CCMS 武汉大学CLS

期中考前最后一波摸鱼
看了我校和他科的抖肩舞
在图书馆里憋笑真的很困难哈哈哈哈哈
于是快速地摸了这个出来
6.25的高招会是在华一开的,所以去的是汤逊湖
前方高能
演职员表:KIKI:武汉大学 CHUCHU:华中科技大学
友情出演: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大一附中 武汉大学CCMS 武汉大学CLS

归晚照
(画短漫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


(画短漫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的)

搞了一个少年闪闪(莫得眼镜的),没有和哥哥姐姐南迁。

“呆在西安城里是怎样的体验”

———————快乐的分割线————————

1946年的秋天。

那一年南迁的高校陆陆续续回到了关中。

那时的陕师大还不叫陕师大。
校门上挂着的是陕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
没有长辈的庇护,独自在西安熬过抗战最后的两年。

一年一度的例会,归来的高校们忽然发现这一个陌生的少年。

他布衣长衫,跟在西大的身后
眉眼温柔,带着未长开的青涩。

西工大好奇地问西大:“这是你家新来的孩子?”

西大笑了笑:“是我的弟弟,星烛。”

西工点了点头,朝面前小小的少年伸出手:“很高兴认识...


(画短漫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的)

搞了一个少年闪闪(莫得眼镜的),没有和哥哥姐姐南迁。

“呆在西安城里是怎样的体验”

———————快乐的分割线————————

1946年的秋天。

那一年南迁的高校陆陆续续回到了关中。

那时的陕师大还不叫陕师大。
校门上挂着的是陕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
没有长辈的庇护,独自在西安熬过抗战最后的两年。

一年一度的例会,归来的高校们忽然发现这一个陌生的少年。

他布衣长衫,跟在西大的身后
眉眼温柔,带着未长开的青涩。

西工大好奇地问西大:“这是你家新来的孩子?”

西大笑了笑:“是我的弟弟,星烛。”

西工点了点头,朝面前小小的少年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后,就一起为建国崛起而努力吧……

(咳,有些要解释的,就是西工46年那时候是迁回了咸阳,然后西北直到49年才把省师专并进来。然后陕师大是西北大学的一部分和陕西师范学院合并完成的,也可以算是兄弟关系吧……)

闪闪的名字是单星烛,但是因为没有给瓜大起名字就一直没用它(铁墙头cp粉实锤了哈哈哈哈哈哈)

门卫阿姨

P1 最近开幕式上的鲜花队服装

P2 关于华工的好几个名字

P3 华工的新传学院&软件学院 jourschool=journalism school希望我没弄错

p4 …

P1 最近开幕式上的鲜花队服装

P2 关于华工的好几个名字

P3 华工的新传学院&软件学院 jourschool=journalism school希望我没弄错

p4 …

大白惊腥_

最近腿的校拟 设定
这次有感觉到质感辽
好好画画台难辽orz

最近腿的校拟 设定
这次有感觉到质感辽
好好画画台难辽orz

kuonuo

新美恋爱30题14

世间憾事

战争时期的爱情

军人新×文人美  奇奇怪怪的尝试

三美出生在南方。三美出生的时代是那个女孩每天只用在山坡上坐着唱唱歌写写诗,男孩要坐在有雕花的窗子里读书写字,讲台上黑板前的带着金边圆框眼镜的小老头每天振振有词的念着之乎者也的时代。撑着脑袋等那老头喝完了杯里的茶,喊一声放学,他便和朋友冲出了学堂,去捉蝈蝈,拔野草塞进那老头的擦包里等着第二天老头生气的把茶杯扔在地上让白花花的瓷片和茶水混杂地上的尘揉成一团。

北边的战机划过草坪,学堂炸得粉碎。老头护着他的头冲出学堂,三美脑袋空空的,心里也空空的。老头急得跺脚,看过了差不多一个世纪的那双眼嗞出泪花。老头撩起长褂...

世间憾事

战争时期的爱情

军人新×文人美  奇奇怪怪的尝试

三美出生在南方。三美出生的时代是那个女孩每天只用在山坡上坐着唱唱歌写写诗,男孩要坐在有雕花的窗子里读书写字,讲台上黑板前的带着金边圆框眼镜的小老头每天振振有词的念着之乎者也的时代。撑着脑袋等那老头喝完了杯里的茶,喊一声放学,他便和朋友冲出了学堂,去捉蝈蝈,拔野草塞进那老头的擦包里等着第二天老头生气的把茶杯扔在地上让白花花的瓷片和茶水混杂地上的尘揉成一团。

北边的战机划过草坪,学堂炸得粉碎。老头护着他的头冲出学堂,三美脑袋空空的,心里也空空的。老头急得跺脚,看过了差不多一个世纪的那双眼嗞出泪花。老头撩起长褂前面那块被墨蘸得分不清了颜色的布冲着回去救书,被三美拉住,下一秒碎片似了的学堂变被炸的粉碎了。

南方处劣势,北方的军队被绿色的会跑的大盒子一批批运来。三美听到懂得的人说那个叫汽车。

再后来,有拿着枪的人来抓人充军了,北边的军队。

“阿新,你去那边的防空洞抓。”

三美的心脏砰砰的跳,透过单薄的布料。那个叫“阿新”的人转过山坡正好看到三美蜷着蹲在坡背,不由分说的被揪着手腕抓走。三美心里全是那老头倒在血泊里和他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和他说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美没有去做北方部队里拿枪的兵。三美执笔临画的手腕子扛不起钢枪,留在后方做了文艺兵。他识到那个叫阿新的人是叫新民,北方的,自称的和平爱好者。

“哟,这不三美吗?吃饭啊?只吃米饭不吃肉?难怪扛不动枪!”

新民端着盘子坐到他旁边,一边从怀里掏出餐具一边调笑。

三美听出了讽刺的韵味,只扭头,不说话。

新民乐了,继续调戏:“嗬!不就是被抓来充军了吗?还是文艺兵呢,有什么好气的?”新民扒了一口饭,“恕我直言,你啊就一卖笑的,扒拉个苦瓜脸给谁看?”

三美把筷子拍在桌上,端盘离开:“我不是卖笑的,你别这么说。”

怎么就生气了呢?新民迷惑的用筷子戳着铁盘里的米粒。

前线传来捷报,北方的攻占已经完成将近三分之二了。穿着绿色军服的北方士兵脱下皮手套鼓掌欢呼,三美不做声,背过身去将手风琴塞进快要霉了的琴包----他只能住黑暗阴冷的地下室,睡在草堆上,盖一层薄薄的布。头发长长了,耷拉在脑门上,他只能将头发梳得尽可能的平整,免被北方的军人们嘲笑和辱骂。

想家呀,这是不用说的。三美告诉新民。“你呢?没回家过吗?”

“家在北方,这个时候炕已经点上煤了,哈哈。打完仗我带你去我家,请你吃阿嬷烤的苞米。”

“得嘞,我就一卖笑的,”三美苦笑,“犯不着您这么做。您痛快给小的来上一枪,兴许还能在黄泉下和全家团圆呐。”

“你不是卖笑的。”新民的话小声得似乎连标点符号都要省略了掉,“我不是故意的。。”

三美笑了,轻轻说到:“您怎么说我就怎么相信咯,您官大嘛,肯定要巴结一下。”

“哟,你要真想巴结我,答应我呗,之后去我家做客。”新民调笑到。

“我怕是命儿活不长就啦,再说,您是军官,我是俘虏,我是受不起。”

“你答应一下也好嘛,赴不赴约再说啊。”

“得,先答应您,我能活着到那时候再考虑。”

远处的炸弹在天空绽开了花,伴随着硝的味道,那星空用黑纱遮盖住的情愫渐渐散开了。

然后的然后?北方胜利的前一晚,新民将三美邀去他的卧室,他们畅谈,他们把大衣脱下搭在椅背,三美的腿带着水珠踩上新民的浴室前的地毯,新民调笑三美白嫩得过分,三美看到新民左手臂上被子弹擦过的伤痕。他们把对方融进窗外黑色的夜空。三美连夜离开,他要去到和平区。新民珍重的给他带上一顶黑色的帽子。

“头发长长了,已经可以扎起来了,出去后记得剪。到了记得写信给我。”

“我明。”

。。。

“走了,保重。”三美提着行李箱,没有回头,他在轻轻说,对新民,对自己。

最后?事实上三美离开新民卧室后的几十分钟后,新民就被人暗杀。之后信也寄到,也没人收了。

三美还在写信,他在和他死去的爱人谈天说地。

___________________

我看到一本书是十四岁,写的是越南的战争,又看到这个题目,又很凑巧我住在军区,很经常的听到老军人们说到。。。

题目是嫖了一位太太的,文字是东一句西一句凑的,四舍五入,,,,我没有写!

烂尾文字,羞耻游戏,

错题三千,一事无成!

楚怀肃

北师某年某月的某篇日记

#北师视角

#有私设有参考

#假装它是贺文



今天好在天气不错,晚上也许看得见月亮。

一大早就有人陆陆续续登门来拜访,我晕头转向的与他们寒暄几句,然而眼前却只有来去匆匆的人影,我家门铃吵闹得像在演奏一支野蜂飞舞。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我看着家里凭空冒出来的一堆月饼,想骂人。

然而门铃声又响了,我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北邮。我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不收月饼。”

他笑笑,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不是月饼,是稻香村的点心。”我点点头,侧身让他进来。

我突然发现北邮已经比我高了许多。那个扯着衣服讨糖吃的小孩明明还是昨天的事啊。


我看着北邮小心的绕过地上的几沓月饼将带来的几大包放在桌...

#北师视角

#有私设有参考

#假装它是贺文



今天好在天气不错,晚上也许看得见月亮。

一大早就有人陆陆续续登门来拜访,我晕头转向的与他们寒暄几句,然而眼前却只有来去匆匆的人影,我家门铃吵闹得像在演奏一支野蜂飞舞。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我看着家里凭空冒出来的一堆月饼,想骂人。

然而门铃声又响了,我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北邮。我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不收月饼。”

他笑笑,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不是月饼,是稻香村的点心。”我点点头,侧身让他进来。

我突然发现北邮已经比我高了许多。那个扯着衣服讨糖吃的小孩明明还是昨天的事啊。


我看着北邮小心的绕过地上的几沓月饼将带来的几大包放在桌上,表示要去拜访其他人,我感慨着似水年华蹉跎岁月也就没在意。不应该放他走的——起码也得让他分担些月饼的。

现在我该想想这堆月饼该怎么办。每年我都吃不完,可看着包装精美的月饼又实在不好丢弃。可以说全北京,甚至是全国,各大高校每年中秋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吃不完的月饼。

也不对,北大就吃得完。我今年本来想按照往例分月饼给他的,可惜近来他牙疼,清华亲自通知任何人都不准给他送甜食。前天北大还跟我哭诉他在家里的地位都不如小白。小白是北医最钟爱的人体骨骼标本,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以为北医要和它共度余生。

这么一想,我可以去找北医。







没有写完,因为没有时间了。

今天翻出两个中秋节剩下的月饼,不由的想起来被月饼支配的恐惧。

离殇白

⑥清北『误会』

最后一篇了,不过这只是『误会』的最后一篇,还会有其他的


太难了˃̣̣̥᷄⌓˂̣̣̥᷅


说实话这一堆都是我同桌让我写的(。ì _ í。)


本来我只写了一点点,要不是她拼死拼活让我填坑,我才不会写( ・_・)ノ⌒●~*


要感谢就感谢我那魔鬼同桌吧,兄弟们(*¯ㅿ¯*;)


1.


回到家的北大径直走向房间清华拉住了他:“京师……”


北大慢慢掰着清华拉他的手,清华攥得更紧了


“清华放开”


还是那温柔的声线,可是却意外的冰冷。


清华:“京师,我真的没出轨”


北大见他还没放开,就打算...

最后一篇了,不过这只是『误会』的最后一篇,还会有其他的


太难了˃̣̣̥᷄⌓˂̣̣̥᷅


说实话这一堆都是我同桌让我写的(。ì _ í。)


本来我只写了一点点,要不是她拼死拼活让我填坑,我才不会写( ・_・)ノ⌒●~*


要感谢就感谢我那魔鬼同桌吧,兄弟们(*¯ㅿ¯*;)


1.


回到家的北大径直走向房间清华拉住了他:“京师……”


北大慢慢掰着清华拉他的手,清华攥得更紧了


“清华放开”


还是那温柔的声线,可是却意外的冰冷。


清华:“京师,我真的没出轨”


北大见他还没放开,就打算甩开清华的手,结果没有成功:“没有,你是觉得我看错了吗?清华我告诉你,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了,我可以放过你啊”


清华一听慌了,可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句:“京师你别闹了”


说出来以后清华自己都后悔了,他看见北大的眼眶里充斥着泪水,他刚想解释就听见北大说:“是是我闹,清华你放过我吧,我玩不起”


听到这话清华慢慢放开了北大的手腕,北大进了自己房间把门狠狠一甩发出很大的声响。


清华看了看那房间的方向,走到了沙发上,低着头碎发挡住了他好看的眼睛 他眼睛里没有光了……


2.


北大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想:【我刚刚是不是太过分了,啧,他不能好好说吗这小屁孩儿比我小那么多,还说我闹……】


北大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坐在床上玩手机不去想那些事情。


隔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清华进了北大房间,北大看看清华就转过头不理他了。


清华早料到北大会是这副反映。他蹲在床边手拉着北大的衣角 :“哥哥~我错了,你原谅我嘛~”


北大顿时脸红了:【wc这谁顶得住啊,用100多年前的称呼也太犯规了吧。】


清华:“哥哥~”


清华叫他哥哥也就算了,还故意放软声音萌死了。


北大没忍住看了他一眼,心都快化了,但他还是一脸冷漠的看着清华。


清华:“哥哥你别不理我”


见他还是不为所动,清华叹了口气,直接上床,隔着被子把北大压在了身上。


北大:“清华!”


清华:“哥,别说话,让我休息一会儿,我很累。”


这次清华没有故意放软声音卖萌,就用的他平时的声音。略有点禁欲的感觉。


清华慢慢解释道。


“哥,我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知道当时@我背对着你,你我亲她了对吧?我没有。”


“我只是看见她脸上有一根睫毛,然后帮她弄了而已。”


“而且我这两个多月真的都是在工作,我想把以后一个多月的工作处理完,我就带你出去玩。”


“你以为你为什么一天天什么事都没有?还不是因为我。”


北大才知道原来清华付出了那么多啊!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过分。


清华:“哥,你别不要我。”


北大气消的差不多了,他让清华抬头看自己。


“那你能再陪我走一百年吗小屁孩儿”


清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我可以,京师,以后我都会陪着你哒。”


“叫我什么?嗯?”


“哥~”


————♡————


没了没了


我也快废了😂


大家安心吃粮,我先溜了₍ᐢ⸝⸝›   ̫ ‹⸝⸝ᐢ₎


离殇白

⑤清北『误会』

哇哦,太可怕了。

我今天更了三篇文🌚

因为周六周五玩不到手机的缘故吧,就想赶紧更完。然后再继续想梗

虽然我可以玩儿电脑,但是电脑上不好敲字👌

1.

清华把几件事串起来,马上就想通了,夺门而出。

说实话清华不是那种冷静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越紧急,清华越冷静,头脑越清醒,反应越快。

2.

天津:“哇,清华你不要那么快吧,这大晚上的,冷啊!”

清华: “抱歉,京师睡了吗?”

天津: “你觉得呢?不是,我搂着我家南小开睡觉不好吗?非要离开温暖的被窝来接你。”

清华: “天津你别念啦!对了,京师他生病严重吗?”

天津:“那可不连饭都吃不下。”

清华:“你们怎麽看

哇哦,太可怕了。

我今天更了三篇文🌚

因为周六周五玩不到手机的缘故吧,就想赶紧更完。然后再继续想梗

虽然我可以玩儿电脑,但是电脑上不好敲字👌

1.

清华把几件事串起来,马上就想通了,夺门而出。

说实话清华不是那种冷静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越紧急,清华越冷静,头脑越清醒,反应越快。

2.

天津:“哇,清华你不要那么快吧,这大晚上的,冷啊!”

清华: “抱歉,京师睡了吗?”

天津: “你觉得呢?不是,我搂着我家南小开睡觉不好吗?非要离开温暖的被窝来接你。”

清华: “天津你别念啦!对了,京师他生病严重吗?”

天津:“那可不连饭都吃不下。”

清华:“你们怎麽看出来他怀疑我的?”

天津:“当时南小开在电话里听出北京不太好,就说你没照顾好她,北京就说不关清华的事儿,本来我觉得没什么的,听到这句话就感觉不对了,因为北京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喊你全名的,后面就是南小开的推理了。”

“我们这几天是真不敢在他面前提你,他那笑容是真的可怕。”

清华:“不是京师可怕是南开可怕吧?”

“能开误会你的时候怎么办?”

天津:“道歉呗,哄呗,我可不指望我家那傲娇能给我道歉。”

“清华。虽然北京温柔,但你还是得主动。他那种把事儿藏在心里的人。有些事儿你不跟他说,他永远都不会跟你说哒。”

清华:“我知道,可是你也知道我这两个多月是为了什么,我也很累。”

3.

清华和天津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北大和南开的房间。

南开:“回来了?”

天大看了看南开。摸了摸他的头:“把你吵醒了?乖没事儿,继续睡吧。”

南开:“他来了?”

天大:“嗯”

4.

清华看见床上熟睡的北大,趴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

清华觉得北大真的好好看,头发软软的,睫毛也长,嘴微微嘟起。

清华:“京师……”

清华看北大没什么反应就上床抱着他。发现他身上还是意料之中的冰冷

北大那感觉到一股暖烘烘的东西抱着自己,觉得很舒服也就没有反抗。

清华:“京师好乖啊”

清华亲了亲北大,突然觉得两个多月的辛苦挺值得的。

5.

第二天一早北大觉得有人搂着自己就用手推了推。但是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北大:【不对啊,昨晚我没跟小南开睡啊,那抱着我的……】

被他一睁眼看见了就是清华的脸:“我……清华?!”

清华被北大可爱的反应逗笑了:“醒了?要不要再睡会啊?”

真当北大以为自己在做梦时,清华开口了:“没做梦,真的。京师我好想你呀~”

北大推开了清华,穿好衣服走出了卧室。

北大:【他怎么在这,我我昨晚没做什么吧,他什么时候来哒?!】

虽然北大表面稳如狗其实内心慌的一批还在偷乐。

北大:【他其实……还是挺在意我的吧。】

南开:“北北你起来啦”

北大:“嗯”

本来南开想给北大一个大大的拥抱。结果被清华拦住了。

南开气不过说了一句:“臭小子干什么呢你”

清华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别叫我臭小子。论年龄你得叫我一声哥。”

虽然清华是天大的兄弟,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选择护媳妇儿:“清华你可别欺负我家南小开。”

6.

本来清华打算立刻就走的。可北大说晚上再走,清华也只好答应了他。

然后北大就陪南开去了很多地方玩儿。

到了晚上,南开拉着北大:“北北你要走了吗?”

北大揉了揉南开的脑袋:“嗯,小南开乖啊,我走啦!”

走在路上清华还是没想通,为什么北大会这么轻易的跟他回去

北大像是能猜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说:“我只是不想在小南开家跟你吵而已。”

清华做出了一个很委屈的表情:“哦……”

7.

南开:“我日了狗了”

天大:“狗有什么好日的,你来日我吧!”

南开撇了一眼天大:“你日我还差不多吧……”

————♡————

最后一段是乱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٩(๑`^´๑)۶我不管,我很纯洁的!

拜拜ノBye~💓

离殇白

④清北『误会』

私设校拟全是男孩子₍ᐢ •⌄• ᐢ₎

 
 

打电话是没有“”的哦|˛˙꒳˙)♡

 
 

其实我挺想宠人大的(˶˚  ᗨ ˚˶)

 
 

1.

这是北大到天南家的第四天,也是清华沉迷工作的第77天,到了晚上九点,清华终于做完了所有的工作。

 
 

清华:“终于做完了……”

 
 

清华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脚步都轻快了些。

 
 

回到家看见一片黑暗有点慌:“京师…睡了吗?”

 
 ...

私设校拟全是男孩子₍ᐢ •⌄• ᐢ₎

 
 

打电话是没有“”的哦|˛˙꒳˙)♡

 
 

其实我挺想宠人大的(˶˚  ᗨ ˚˶)

 
 

1.

这是北大到天南家的第四天,也是清华沉迷工作的第77天,到了晚上九点,清华终于做完了所有的工作。

 
 

清华:“终于做完了……”

 
 

清华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脚步都轻快了些。

 
 

回到家看见一片黑暗有点慌:“京师…睡了吗?”

 
 

他走进房间,床上空无一人,被子叠的好好的

 
 

清华推开衣柜,看着只剩1/3的衣服,觉得头晕晕的。

 
 

他的第一反应是北大出差了。后来便被他否认了。如果北大出差的话,不可能不告诉他一声啊,而且把家里弄得这么干净——这不是北大的性格。

 
 

倒像是……告别

 
 

清华:“京师……”

 
 

清华甩了甩头使自己清醒。他想起那次和上交……

 
 

清华:“那真的是京师啊……但是他为什么?”

 
 

清华不想去想那么多了,他现在得先找到北大。

 
 

直觉告诉清华北大最有可能去三个地方。

 
 

复旦  人大  南开

 
 

他先给人大打了电话

 
 

人大:清哥?

 
 

清华:人大。京师他在你那吗?

 
 

人大:没有啊,怎么了?

 
 

清华:那你知道他在哪吗?

 
 

人大:嗯?你们闹矛盾啦?

 
 

清华: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又回来就没看见人了。

 
 

人大:我觉得应该找南开去了

 
 

清华:好,谢了

 
 

2.

挂了电话后,清华就可以天大打了电话。

 
 

清华:天……

 
 

天大:我终于把你电话盼来了,快把你家那位带走吧,我已经四天没碰南小开了!

 
 

清华:京师,真的在你那?

 
 

天大:我也不知道他误会了你些什么,但南小开说他怀疑你搞外遇……

 
 

清华听到这话后皱了皱眉:为什么?

 
 

天大:南小开说北京不是那种一点委屈都受不了的人,你看你两个多月没理他,他也没去闹你对吧?要是南小开的话早闹翻天了。

 
 

清华边听天大说边走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天大:你要说北京因为你两个多月不理他,他生气了,我也觉得不大可能,因为他挺伤心的,还生病了低烧三天来我们这儿都吐了,南小开逼他,他才去看病的。

 
 

清华突然看见了桌子上的饭盒

 
 

清华:【那天听到的声音……是七天之前的事,京师去了天津那四天他发烧三天到南开那儿才去看病的。时间完全吻合?!】

 
 

天大:我跟你说啊,南小开可生气了,我还和他吵了一架。诶,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清华:我好像……知道了。

 
 

天大:嗯?

 
 

清华:等会儿我来找你,来接我哈。

 
 

天大:我……

 
 

清华没等天大说完便挂了电话。

 
 

————♡————

 
 

突然结尾😂

习惯就好

哦对了,我吹爆三年A班

⸜(* ॑꒳ˆ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