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温

31449浏览    412参与
老没出息小傻子

〔梅林传奇——松鼠化〕兰斯洛特×格温

格温有个烦恼,兰斯洛特和梅林关系太好了。


虽然梅林也是她的好朋友,但有时候她还是会因为兰斯洛特和梅林的关系感到一些烦闷。


这天格温和兰斯洛特正在家里收拾坚果。


门外传来梅林的声音:“兰斯洛特,我们去摘松果吧。”


兰斯洛特耳朵顿时竖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格温。


格温无奈,只好让兰斯洛特出去。


不过让格温感到一些安慰的是,不只她对这件事感到烦恼。


——分割线——


兰斯洛特,我们去抓水母吧!(大雾。)


眼睛瞪的像铜铃


射出闪电般的机灵


耳朵竖得像天线


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


啊哈啊啊哈啊兰斯洛特


啊哈啊啊哈啊兰斯洛特(划掉...

格温有个烦恼,兰斯洛特和梅林关系太好了。


虽然梅林也是她的好朋友,但有时候她还是会因为兰斯洛特和梅林的关系感到一些烦闷。


这天格温和兰斯洛特正在家里收拾坚果。


门外传来梅林的声音:“兰斯洛特,我们去摘松果吧。”


兰斯洛特耳朵顿时竖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格温。


格温无奈,只好让兰斯洛特出去。


不过让格温感到一些安慰的是,不只她对这件事感到烦恼。


——分割线——


兰斯洛特,我们去抓水母吧!(大雾。)


眼睛瞪的像铜铃


射出闪电般的机灵


耳朵竖得像天线


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


啊哈啊啊哈啊兰斯洛特


啊哈啊啊哈啊兰斯洛特(划掉)


疯言疯语


话说松鼠化好像都不是刀……

诶嘿嘿~ ಠ౪ಠ


偃
是我,同样的颜色我又画了一遍...

是我,同样的颜色我又画了一遍

附中的题不是人考的,我第一次体会到数学大题一题都写不出来

fo了

这两天中午好闲,也不想复习就一小窝自闭儿童一起玩手机(?

明天去干什么啊…好闲

我的画风变得如此之快

看看之前那张实在是太难看了

是爽图,所以直接拿草稿上色了

是我,同样的颜色我又画了一遍

附中的题不是人考的,我第一次体会到数学大题一题都写不出来

fo了

这两天中午好闲,也不想复习就一小窝自闭儿童一起玩手机(?

明天去干什么啊…好闲

我的画风变得如此之快

看看之前那张实在是太难看了

是爽图,所以直接拿草稿上色了

渣儿(´・ω・`)
翻到一张旧图∑(。&igrav...

翻到一张旧图∑(。ì_í。)
也丢在这里好了⭐

翻到一张旧图∑(。ì_í。)
也丢在这里好了⭐

松饼熊吉
第二部平行宇宙我的cp会实现吗...

第二部平行宇宙我的cp会实现吗~

第二部平行宇宙我的cp会实现吗~

穆蛮鸭

摸(
人体又双叒叕报废了(

摸(
人体又双叒叕报废了(

KID1215
lofter滤镜比原图色调好多...

lofter滤镜比原图色调好多了_(:3 」∠)_

一张姿势奇怪的水仙


lofter滤镜比原图色调好多了_(:3 」∠)_

一张姿势奇怪的水仙


Cactus🌵

小虫回来了噫呜呜呜呜呜


贺图!!【临摹


想在电影里也能看到五虫同框(许愿

小虫回来了噫呜呜呜呜呜


贺图!!【临摹


想在电影里也能看到五虫同框(许愿

Gwenda

别问,问就是高p,真的是!不是我谦虚!

大家都很喜欢拍她蜘蛛侠时期,但我就想拍她刚来到纽约那一周。那一周她是如何度过的呢?

ps
第一张照片是参考 @一碗饭 太太的美丽格温,感谢一碗饭太太
如果太太看到这张照片,一定可以知道是哪张吧?👀

别问,问就是高p,真的是!不是我谦虚!

大家都很喜欢拍她蜘蛛侠时期,但我就想拍她刚来到纽约那一周。那一周她是如何度过的呢?

ps
第一张照片是参考 @一碗饭 太太的美丽格温,感谢一碗饭太太
如果太太看到这张照片,一定可以知道是哪张吧?👀

空巢老蝙蝠

格温真好!|・ω・`)

传传最近画的小格温

格温真好!|・ω・`)

传传最近画的小格温

π

仔细思考了该怎么打tag⁽⁽꜀(:3꜂ ꜆)꜄⁾⁾

仔细思考了该怎么打tag⁽⁽꜀(:3꜂ ꜆)꜄⁾⁾

一碗蜘蛛汤

超凡蜘蛛侠正片
超凡蜘蛛侠:原po
格温:cn色白

“i got you”

超凡蜘蛛侠正片
超凡蜘蛛侠:原po
格温:cn色白

“i got you”

紫鸢蓝玲
我昨天把侍的眼镜儿画错了……

我昨天把侍的眼镜儿画错了……

我昨天把侍的眼镜儿画错了……

goldensummer

【虫温】一番星

🔪迟到的七夕刀子

⚠️BE预警,超凡暴虐预警,丧亲司马般虐预警

⚠️从头虐到尾,反正就是怎么虐怎么来

💕灵感源自:【虫温】City of Star 再推一次,真实神仙文

⚠️伪日式青春文学感矫揉造作

🐣标题取自田井中彩智的歌曲《一番星》,是《我的道姑朋友》的乐曲原唱。

💫献给这对第一次能把我虐到卧床不起的初心CP

以及和我的虫温姐妹们♥️谢谢你们让我不再孤独

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


        彼得接到格温最后打来的那个电话时,正是夏天临近尾声的时候。...



🔪迟到的七夕刀子

⚠️BE预警,超凡暴虐预警,丧亲司马般虐预警

⚠️从头虐到尾,反正就是怎么虐怎么来

💕灵感源自:【虫温】City of Star 再推一次,真实神仙文

⚠️伪日式青春文学感矫揉造作

🐣标题取自田井中彩智的歌曲《一番星》,是《我的道姑朋友》的乐曲原唱。

💫献给这对第一次能把我虐到卧床不起的初心CP

以及和我的虫温姐妹们♥️谢谢你们让我不再孤独

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



        彼得接到格温最后打来的那个电话时,正是夏天临近尾声的时候。

        脸上映着夕阳夺目而温柔的金黄,他将左手插在深蓝色运动夹克的口袋里,踏着缓慢的步伐钻出了那个沉寂的废弃地铁站出口,而手机就在此刻不偏不倚地响了起来。于是他将它轻轻贴在自己酒红色毛线帽下的耳边,听着遥远的电波那头传来的一字一句,脚步也随之磕磕绊绊,最后停留在了积满灰尘的木制轨道上。

        “嗨,彼得,是我。”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依然带着往日的轻快与柔和,与夕阳闪烁的光芒有着如出一辙的暖意,“我……嗯,被牛津大学录取啦。”

        眼前原本明媚的色彩,随着她吞吞吐吐的一字一句,忽然在此刻好像黯淡下去,渐渐丢失了它们饱和暖融的温度。

        “这真是……很令人激动呢。”

        他脸上的笑容隐去了一些,凝视着前方,呆呆地眨了眨棕色的眼睛。

        “我不久之前在你家门口逗留了一会儿,但你……嗯,那时候并不在,所以现在,我已经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啦。”

        那个声音继续用愉快的音调说着,却时不时地犹豫停顿一瞬,让他几乎都能想象到她在车里抿起嘴唇,低下头来,尽力维持着脸上笑意的模样。

        “也许这样做,不知怎的,就能让这一切都容易一些吧。”

        她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沙沙的杂音。

        “我想也许是时候,该我们放手了。”她接着说,“而那并不是因为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正相反,那其实是因为我依然爱着你,所以,嗯……”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像是在用尽全力,隐忍着些什么即将涌出的情绪。

        “……好啦,再见啦。”

        最后一句道别是一声带着哽咽的哭腔,随后她便不由分说地切断了这场短暂的谈话,让忙音代替了自己的声音,传来得猝不及防。


        彼得挂断了电话,沉默着慢慢放下手机,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再做什么,只是静静地望着隧道尽头,依然在缓缓下沉的夕阳。

        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呢。

        眼中好像攒起了些温热而酸涩的东西,让眼前的金黄与黑暗模糊地融为一体,于是他抬起手,将它们抹掉。


「一直送你到检票口时,仍然紧紧牵着的手」

「车站还是一如既往的喧嚣,偶尔吹来一阵凉风」

「明明想好了,一定要笑着送你离开」

「却怎么也挤不出笑容,于是就那样呆呆地看着你」



         世间究竟有多少隐忍含蓄的情感,会随着我们在时光变迁下的渐渐长大,而向着无疾而终奔去?

         我从来都没有揣测过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现在的这一刻。

         我以为我不会需要知道,因为我以为,我们应该是能够活在世俗的时光规则之外的人。

         我想我是错了。

         两年前,第一次在楼宇间飞跃的我,曾以为自己终于无所不能。

         我甚至能够改变一座城市的命运,可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过命运本身。

         格温,想一想身为超级英雄的我,每天飞荡在城市上空,神采飞扬地救下万千百姓,却也终逃不过这样扭捏而幼稚的悲伤,和庞大的时光毫无意义地赌着气,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好笑呢?

         我们被时光推推搡搡地向前走着,原来最终还是要走散的啊。

        

         

-


        格温静静地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眨着微红的眼眶,将握着手机的手放在自己的裙摆上。

        身边的车窗被打开了一半,带进来一阵温热的晚风,于是她转脸朝着那里看去,希望眼泪能够干涸,让自己看上去不要太像一个惧怕着离家远行的小姑娘。

        我已经长大了,她想着,应该能够适应离别,而学会着去独当一面了,即使这意味着我要离开自己曾经熟悉的一切,去开启一段崭新的人生。

        一段没有彼得的余生。

        脑海中蓦然跳入那个名字的时候,她未曾干涸的眼眶便更为湿润了。泪水在那里打着转,颤动着,眼看就要落下,于是她飞快地抬起头,向着上方望去,手里却将仍无回音的手机握得更紧了。

        出租车缓缓地停留在一段拥挤的车流中。路边的绿化带里,被精心修剪过的灌木枝叶依旧绿意充盈,让这个夏天最后的蝉鸣仍然维持着它们最后的倔强。

        格温在这一片嘈杂的声响中,微微晃了晃神。

        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一个闷热却盎然的季节,一个临近秋初的浅浅夏末?

        时光真是顽皮呢,兜兜转转,最终却还是把我们两个迷失的孩子带回了原点。


「默默祝愿在你成长的四季里」

「不要洋溢着太多悲伤的歌曲」

「临别前还想对你说些什么」

「却一直在苦苦思索着,那句能够代替“再见”的话语」


        那台刻着“彼得·帕克的财产”的照相机所发出的快门声,是这个故事的开始。

        镜头外的女孩金发马尾,端坐在学校后院,缀着落叶的木桌上,摇晃着双腿,一页又一页地翻开手里的书本,脚下的棕色靴子轻轻踢着面前的座椅。身旁传来一阵不远不近的喧闹声,可她却浑然不觉,始终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小世界里。

        随后发生的一切则都像是梦境般令人恍惚,一幕又一幕的相爱与别离飞快地掠过不夜之城的上空,掠过他们所有的青春岁月。再次定神睁眼时,他们就已走到了今天的这一刻。

        有时候彼得会想,这一切其实都是因他而起,而非格温。

        当然了,格温是那个在课上的前排对着受伤的他转过头来,说出第一句问候的人。而他只是眨动着自己困惑而水灵的眼睛,对着她的温柔微笑,结结巴巴组织着自己的语言,试图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脑中却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存在而欣喜得一片空白,像是飘在一团浮浮沉沉的棉花白云间,甜蜜而又呆愣。

        他确实是从那一刻开始,才看到了他们的未来的。

        可是不,故事并不是从这里开始的。

        站在学校的后门外,试图穿过院子前去教室的路上,他为她情不自禁地举起相机,然后拍摄下的第一张照片,才是时光将他们的命运连结的初始缘由。

        没有过去,没有将来,他却偏偏选择将那一刻定格。

        不是因为他渴望她懂得,而是因为从那一瞬开始,他便看清了自己的心。


        随着秋天的渐渐深入,公寓窗外消防梯上一跃而下的身影,轻轻叩动玻璃时的微微声响,纽约灯火夜色中天台上的浪漫一吻,操场看台上打弯了一根柱子的橄榄球,都成了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暗号。

        围绕着那个仅属他们两人的惊天秘密。

        他受伤的那晚,她替他抽泣着擦去胸口那三道伤痕的斑驳血迹,然后轻声告诉他,她不喜欢等待别人。

        尤其是她等不来的人。

        他却只是咧嘴笑着,然后说这是他的责任,所以只能由他处理好一切,而这场风波终结后,他们都会安然无恙。

        之后还会有很长很长的未来,等着他们一同去携手度过。

        那夜他带着她飞荡在曼哈顿的华丽楼宇间时,她依偎在他怀里微笑,却始终没有放下那颗惴惴不安的心。

        未来这个词,在彼时年轻的他们心里,还是一团遥不可及的迷雾,明知向前走着便能够触碰,却始终和他们调皮地玩着捉迷藏,不肯告诉他们这片迷蒙的岁月之后,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格温想要知道,却又惧怕知道。

        漫长的岁月尽头,她害怕自己等到的,却终将是无法挽回的错过。


        “停一停吧,彼得。”

        借着夜风,她在他被蜘蛛侠面罩蒙起的耳边大声说道。

        彼得拉起另一根蛛丝,转头看向她:“怎么啦?”

        “我想看一看今晚的星星。”

        她努力朝他微笑着,接着将自己的头埋入他的颈窝,不让他看到自己眼眶中,被夜色点亮的闪闪泪光。


「我知道牵住你的手」

「会是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使命」

「但是这一刻,我却突然明白我们」

「或许仍能凭着那些在一起的回忆,向前走去」

        

        大雨中的葬礼总是最为悲伤,就好像生命的逝去仍需要这世界的风吹雨打,才会弥漫起足够悲痛的氛围。

        彼得穿着黑色的外套和牛仔裤,在教堂尖尖的屋顶停留下来,探出头,望着地面上一把把肃穆的黑伞涌成一片令人窒息的海洋。

        然后,其中一把便停了下来,露出下面半个梳着金色马尾的脑袋和若有所思的悲伤眼神。他浑身一抖,便哆嗦着向后退去,泪水与雨水一同混杂,缓缓从他湿透的脸颊上滑下。

        之后她来过他的家,敲敲门,收起滴着雨水的伞,温柔的白色针织帽下是一双哭红了的清澈眼睛。

        她看着他憔悴的脸庞,问他葬礼时究竟去了哪里。

        他眨眨眼睛,泪水就顺着脸颊缓缓流下,甚至不用她更多,更悲伤的言语。

        他多想告诉她,这些天的日日夜夜,只要她推门出行,他便会匍匐在她走过的每一条街上方的屋顶,看着她穿行在大街小巷。

         一直到她安全回到公寓楼内,他才甘愿重新跃入纽约城闪烁的夜色中,最后爬进自己房间敞开的窗口,在衣柜前拉下面罩。

        他从未知道获得这个身份,会给他带来如此令人窒息的沉重与责任。

        “我不能再见你了,格温。”最后他打破了沉默,哑着嗓子说,“也许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了。”


        我们最终还是会走到这一天。

        可当时的他应该知道,从那天开始的每一次别离,都只是他们在时光的威逼利诱的拆分下,不情不愿的妥协。倔强的爱意将他们的心始终紧紧地连结在一起,也终会将他们带回彼此的身边。

        有时候彼得也就希望,他们的故事真的能够在那里终结。

        是雨天也没有关系,世间又有多少故事,明明有着一个明媚而美好的开头,却不得不在一片凄凉萧瑟的别离中画上句号。

        他曾有过很多个这样的机会。

        毕业典礼后在中国餐厅外的争吵,她接到牛津大学的面试通知后,他们在曼哈顿热闹夜市间吃着酸奶的闲谈,以及在她实习的公司内躲避着保安追捕的那间小小储藏室。

        而这个沉浸在夕阳中的告别,本是他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如果让今天的他再次回到当时,他一定会在挂断电话后转身离去,独自面对之后接踵而至的敌人与危机,而她彼时则会静坐在JFK的候机室内,和身边的芸芸众生一起抬头,注视着电视屏幕里的他与命运拼死战斗。

        也许没有她的协助,他便会在那场战斗中就此牺牲,但她终会从悲伤和打击中重新坚强起来,随后拥有一个岁月相赐的,漫长而美好的崭新未来。

        如果他能够再一次作出选择的话。

        让故事终结在那个安静美丽的夏末傍晚,已是时光能够给予他们的,最仁慈的告别了。

        多好呀,首尾呼应,有始有终。我们兜兜转转,然后回到原点,用带着泪光的微笑和哽咽,向彼此和那些一去不返的岁月挥手告别。

        在我们的最后一面里,我见到的仍会是你的笑颜,提醒着我它散发出的光芒,曾温暖了我的一整个青春。

        如果,如果。

        如果时光能够放任我们一次如果,那该会有多好啊。


「在你日渐成长的日子里」

「我也在慢慢改变着自己」

「如果世上真的有让彼此听起来,不那么伤心的曲调」

「那么其实无论何时,我们的心都会是紧紧相连的」 


 

        灰暗的钟楼底部散落着一片狼藉的齿轮与零件碎片,他将那根紧紧缠住她腰部的蛛丝挂在栏杆上,一跃而下,却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她双目紧闭,毫无知觉的模样,他使劲压抑下心头一阵铺天盖地的恐慌和惧怕,小心翼翼地捧着她依然温热的身体,温柔地用颤抖的声音呼唤着她的名字,等待着她的醒来。

       可她没有。

       麻木和恐惧在他心里逐渐蔓延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深邃海洋,将他的所有知觉都一并吞噬其中。

       直到最后,让他终于开始不得不相信她已经离去的,是她向后仰去的金发和鼻尖处,渐渐开始渗出的殷红血迹。

       所有的恐慌和惧怕,在他目睹这一切的那刻起,终于变成了暗无天日的绝望,随着他的眼泪一同剧烈地喷薄而出。带着满心的痛苦和悔恨,他将自己的头埋在她已经毫无生气的身体上,温热的泪水在她的衣裙上晕开一片泪渍,像是他在她的生命尽头,依然倔强地想为她带去一些自己的温度。

       拥有着那么温暖的笑容的女孩,又怎么能够变成一具冷冰冰的躯壳,带着巨大的恐惧与孤独下坠,然后死去呢。

       他们的故事,明明有千千万万种终结的方式,可时光却偏偏挑中了最为刻骨铭心的那一种,熔进了他们的生命,让这一刻的残酷未来,掩藏在岁月的层层迷雾后,静静等待着他们携手走来。

       命运的钟声,其实在早那年遥远的夏末秋初,在他按下快门的手指下,悄然响彻。

       而从今往后,他们的往事终成烟云,相伴漫漫余生。

       他那再无夏季伊始,再无格温相随的余生。

       这又会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可这次,它却只能以一种令人心碎的方式开始。

       而那个终将遥遥无期的结尾,那些依然令人迷茫的将来,他已经再也不想看到。


「忽然间打破沉默的汽笛声」

「我很焦虑的松开了你的手,目送你远去」

「身上还残留着刚才鼓起勇气,拥你入怀的温存」

「不管你去向何方,我的歌声都会守护着你,直到尽头」


        又一场葬礼结束后的那个秋日傍晚,他在所有人都从墓园中渐渐散去之后,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西装,低着头,在她的墓碑前独自站了很久很久。正午的如日当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夕阳西下的金色光辉,向着天际线的另一头沉去,将他孤独而悲伤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站到后来,他的双脚已经麻木得毫无知觉,让他稍稍一挪动位置,便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已经开始枯黄的草坪上。

       原本干涩的眼眶像是被这一摔狠狠地刺出了知觉一般,眼底随着时间攒下的泪水再一次漫过了他的视线,顺着面庞静静地,却也源源不断地落下来,直到将他的衣襟打得湿透。

       他发出几声难以抑制的抽泣,抱住双膝,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埋入臂弯,却依旧对着她的墓碑一言不发。

       该说什么,还有什么可说的,会是她想听到的话语。

       如果是道歉的话语,就也不必启齿了吧。

       一旦开口,那还会等来他说到尽头的那一天吗。


       彼得就这样在格温的墓碑前目睹了整整一天内的自然推移。从早晨的初日高升到傍晚的夕阳西下,他都静静地矗在她的墓前,翻来覆去地阅读着上面刻下的一字一句。直到此刻的夜幕降临,上面的短短几行姓名与年月已经滚瓜烂熟,让他闭上眼睛便能清晰地看到它们排列的模样。

       而阳光也终于尽数隐入了天空的另一端,任由月光与黑夜重新将这个偌大的世界笼罩起来。随着最后一束光芒的消失,墓园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的阴暗之中。

       彼得眨动着酸涩的眼睛,脑袋早已因为几周来浑浑噩噩的悲痛而隐隐作疼。

       最后朝着冰凉的空气深深作出一次精疲力竭的叹息后,他向后一仰,躺倒在了身下的这片广阔草坪上。

       眼前的夜空漆黑如墨,可却独有一颗星芒绽放出属于它的光芒,在这一片浓稠的黑暗里,孤寂而坚定地与他遥遥相望。

       注视着那颗倔强地与黑夜抗争着的星星,他疲倦的脸上,却忽然缓缓露出了一个悲伤而感慨的笑容。

       对呀,他们之间的回忆实在太多,竟让他把那件事情给忘了。

       拨开岁月的层层迷雾,重新逆流而上,在时光的源头处,在这个故事开始的地方,依然在暗夜中一如既往地绽放着光芒的,当然会是那颗独属于他的小小一番星了。

       在一望无垠的黑暗里,依然用她的温暖将他包围,为他指引着何去何从的方向。她或许不是最亮的那束光芒,却总会在黑夜降临时,一往无前地率先点亮他的生命,直到下一个黎明的到来。


       两年前被蜥蜴博士伤了的那个夜晚,他带着她,躲开她的父母与弟弟们,从她房间的窗口一跃而下,用蛛丝飘荡着,飞过了半个曼哈顿的闪耀夜景,直到她伏在他的耳边,问他说能不能停下脚步,带她去看一看那晚的星星。

       抱着她,在一栋亮着灯的高楼顶部停下,他缓缓松开搂在她腰间的手臂,仰头望着面前黑漆漆的天空,随后伸手将自己的面罩拿了下来。

       “你看见星星了吗?”他咧嘴笑笑,转头看着她同样仰头寻找的模样,“纽约太过车水马龙,星星这样美丽的事物,大概也会觉得自己太格格不入吧。”

       格温平静地微笑起来:“它们一直都在,彼得,你只是要静下心来寻找。”

       他听着她的话语,微微呆愣了一瞬,不仅仅是因为她话语间的意思,更是因为她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笑意看起来是有多么地美丽。

       带着一种宁静的纯粹,她的笑容与他将自己隐藏在蜘蛛侠制服下的喧嚣生活,才是携着天壤之别的格格不入吧。

       可彼时的他却只是让这个念头在他纷扰的思绪中一闪而过,便转而沉入了那无尽的大海。

       

       “看呀。”格温抬手指向头顶的天空,于是他也跟着看去。

       如墨水般幽暗而无法化开的夜空中,唯有一颗星星在他们的头顶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彼得惊奇地眨了眨眼睛,重新低下头,看着格温着迷的眼神。

       “一番星。”格温轻轻说着,让他惊讶地瞧着她。

       “什么?”他问道。

       格温转头善意地白了他一眼:“亏你还是我们高中紧随我步伐的第二名,竟然连这也不知道?”

       他有些惭愧地脸红起来,不知所措地抓了抓后脑勺。

       注意到他的反应,她也便不再取乐,耸了耸肩后继续开口解释。

       “一番星,指的是从傍晚至夜晚这段时间里,最初闪耀起来的行星。”她说,一缕散下的发丝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着,“在地球上只有天黑和天亮的时候,才能够被观测到。”

       彼得凝视着她微笑着的温柔目光,又一次抬头望向那颗独自闪耀的星星。

       “那可真是美丽啊。”

       最后他感慨万千着,悄悄叹了一口气。

       格温看着他,碧绿的眼睛里泛起一阵亮着光的泪水。

       “你知道它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彼得?”

       他注视着她微带悲伤的眼神,并没有回答。

       “小时候,每当我爸爸戴上他的警徽和手枪,从家里离开的时候,我都会陷入一阵难以抑制的恐慌里,怕他再也无法回来,怕我已经见到了他的最后一面。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总是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抽泣,而我妈妈就会来到我的床前,搂住我,告诉我不要再害怕。”

       “即使我还很小,我也知道她的话语只是为了让我感到好受一些罢了,爸爸所遭遇的危险从来没有一分一毫的减缓。所以后来,她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来将我安抚下来。”格温抬头指指那颗孤寂的星星,“她说,每天夜里,天空中第一颗绽放出光芒的星星,就叫做一番星,而它就会是我的希望。只要它一天未曾陨落黯淡,爸爸就一定会平安地回到家来。”

        “而我相信了她。”她眨着眼睛,眼眶中泛起的泪花让它们微微泛红,“直到今天,每当我担心爸爸无法归来的时候,我都会抬头去找窗外第一颗亮起来的一番星,知道它会指引着爸爸安全到家,让这世上所有的危险和悲剧都离他远去。”

       彼得看着她静静讲述时看似不以为意的神情下,深深埋藏于心底的悲伤和恐慌,感到眼底也在这片萧瑟的天台夜风中,泛起一阵酸涩。

       “他会的,格温。”他抬起手臂,将她的身体拥入怀中,“你要相信这一点。”

       她也抬手抱住他的身体,却久久没有回答。

       注意到她一反常态的沉默,彼得的手渐渐紧了紧。他开始渐渐意识到,她向他坦白这番话或许别有用意。

       “你是在害怕什么吗,格温?”将她的脑袋深深埋进自己的怀里,他柔声问道。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颤抖着声音回答:“我不想等待着你冒着危险归来,彼得。我知道在我爸爸这里,我终归无能为力,但你不一样。”

       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她凝视着他的眼睛,哀伤地微笑着:“我可以帮助你。”

       彼得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不行,格温。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但不是你的。我不能将你拖入这场混战之中,这太危险了。”

       “可是——”

       “——我说了不行——”

       “——我不在乎!”格温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手指轻触着他胸前的伤疤说道,“我不能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你,受着这样的伤出现在我面前,那会要了我的命的。”

       “但我只想让你安全地活着。”彼得注视着她的眼睛,握住了她放在自己胸口的手,“这难道还不足够吗?”

       格温缓缓闭上了自己泛着泪花的双眼,然后低下头,轻轻地摇了摇脑袋。

       “失去了你,好好地活着对我来说,也就再也不会有着一样的意义了。”她悲伤地微笑着,将他的手握得更紧,“我不想要以一颗星星的名义,用尽余生来怀念你。”

       “我想要你安然无恙地站在我的身边,然后告诉我,我们一起回家。”

       彼得怔怔地看着她哀伤却坚定的眼神,沉默着轻轻微笑起来,没有再向着她的决定争辩什么。

       良久无言的感动过后,他只是再次将她涌入自己伤痕累累的怀中,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在她耳边说着:“我们走,回家吧。”


       从那天起的每一场战斗,她都勇敢而坚定地守在了他的身边,与他一同保护着这座多灾多难的城市。

       直到那个夏末秋初的黑夜,他的独自闪亮的一番星,终于从夜空中陨落而下。

       带着他摇摇欲坠的希望一起,被时光的浪潮席卷去了一个格外遥远的地方,一个他使劲浑身解数的努力,也都终归无法触碰的远方。

       难道我就会想要在余生孤独的黑夜里,借着一颗星星的名义,来将你化作一场令人悲伤的回忆了吗,格温?

       彼得将脑袋枕在冰冷的草地上,泪水顺着他的眼眶滚滚而下。

       我也只是想要带你回家啊。


「你知道吗,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天起」

「我感觉我的世界都变了」

「每一个早晨,每一缕阳光,每一次落泪,每一首歌的意义」

「都因为你而焕然一新」       



       思绪顺着夜空中的星芒回到此刻的墓园中,彼得呆呆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抹了一把顺着面颊再次流下的泪水,接着起身从草坪上站了起来。

       今天就先陪你到这里吧,格温,他温柔地想着,明天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将双手插入西裤口袋内,他低着头,在黑暗中向着墓园的出口走去,一阵秋风带着难以抑制的寒意,拂过他的身体。

       看来今年夏天的尾声,也早已悄然离他而去。


       在得知她决心去往远在英国的牛津大学深造的那个夜晚,格温曾经告诉过他,在别的语言中,“夏天结束了”这句话语,其实有着比字面含义更为深刻而隐晦的暗示。

       “你知道吗,彼得?”她低头用勺子戳着手里化成一团的酸奶冰激凌,低着头说道,“有时候别人说夏天结束了,其实是在说,我们已经长大了的意思。”

       彼得停下脚步,留在原地看着她惊讶地转过头来。

       “为什么这么说?”他微微皱眉,看着她。

       “因为呀,”格温将勺子含在嘴里,重新回到他的身边笑道,“这句话就有着一夜长大的含义。我们从青春年代步入成人的世界,从梦想落入现实,在失去了童真后终于变成了大人,有时候甚至会是人生的颠覆性转折,让我们从充满童真的未知里脱离出来,最终落入到身不由己的无所适从当中。”

       彼得没有回答,只是捧着自己手中的酸奶,静静地望着她,咀嚼着她话语底下的含义。

       “而有的时候,”格温继续看着他微笑道,眼眶中却闪烁起不易察觉的泪光,“它也意味着随着我们的长大,那些隐秘于心底的爱意终于还是无疾而终。”

       夜色中的微风将他们头顶的梧桐树叶吹得沙沙作响,斑斓而绚丽的闹市灯光闪烁着,将他们的身影包裹在一片浓郁的的温柔与烂漫之间。。

       彼得依然用他那安静而莫测的清澈眼眸,一言不发地望着她低下头去,将心中那最后一点摇摇欲坠的希望,和关于他们余生分道扬镳的遗憾,向他尽数娓娓道来。

       “所以,珍惜我们生命里转瞬即逝的夏天吧,在它结束之前。”她朝他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哀伤地微笑道,“有些东西一旦结束,就再也一去不返了。”

       

「希望这溢出的思绪可以随着歌声」

「漂洋过海传递到你的耳中」

「假如现在我的这首歌真的可以做到的话」

「那么我们无论身在何处,我们的心都是紧紧相连的」



        我想我生命中转瞬即逝的夏天,也随着你的离去而终于结束了吧。

       那些纯真美好的岁月,那些年轻气盛的年华,那些我挽着你的肩膀,穿行在高中人头攒动的长廊间,引得人们纷纷侧目相视的时光,那些我将你拥入怀中,飞跃在高楼大厦间独享夜色的点滴,那些我明知危机重重,却义无反顾地一次又一次赶到你的身边,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与你并肩前行的青春年代。

       那些你从我房间窗外的消防楼梯上一跃而下,顽皮地蹲着身子,用拳头轻轻叩动窗户,然后看着我气恼地嬉笑着,为你将它打开,等着你翻身而入的时刻。

       你咧嘴调皮地朝我笑着,从松松垮垮的书包里掏出一束从公园里偷偷摘下的波斯菊朝我递来,虽然它们已经被你在楼宇间飞荡的挤压而蹂躏得皱皱巴巴,毫无生气。

       然后你说,我还是来找你了呀。

       我说过我无论如何,都会来找你的呀。


       所有一切的一切,终究化作了秋风中再也无法回去的思念。

       彼得慢慢地踱步走出了沉寂在黑暗中的墓园大门,沿着亮起盏盏路灯的街道缓缓离去,每一盏路灯的暖黄色光芒相交替映,将他孤独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我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长大了,格温,我人生中的夏天,终于因你而去。今后漫长而黑暗的岁月,也终将由我一个人独自扛起了。

       我已经长大了,应该已经适应了离别,学会独当一面了。

       但你依然还是,也永远会停留在我记忆里的那个年纪了。

       美好,善良,纯真,勇敢,忠诚,永远在夜空中率先亮起的小小一番星。

       你曾用你的温暖笑容,点亮了我的一整个青春。


【End】


🎵BGM:奏 —— 无限开关

是首日语歌,这里为了简化只用了中文翻译的歌词插入。


CP歌单:【虫温】You Are My Path


作者有话缩:

好了,所以我还是把虫温终于给搞出来了。

说到做到,不是为了给谁证明,而是给自己多年的意难平一个答复。

也不算答复,一个交代,一种怀念吧,毕竟也都是回不去的东西了。

写这篇的时候连看好几集13 Reasons Why,感觉那种压抑和悲伤都快要从骨子里渗出来了。简直快要堪比我写秋收冬已藏结尾时候的难过,难过我实在无能为力,不能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超凡那一摔,真的是把我的心都跟着一起摔碎了。五年多了,到现在还是这么地不争气,和当时比根本没有长进。

允许我任性一回吧,这篇文不太符合我一贯的“人要豁达向前看”的三观,但也算是我的一种私心了。

格温的死不仅在电影里,在漫画历史上来说,也是一场很大的变革和打击。

本来被Stan Lee老爷子以自己的妻子为原型塑造出来,格温应该会是彼得的原配的,却在后来有一天,斯坦李老爷子去度假的时候被接任的编辑给直接写死了。度假回来得知此事的老爷子简直当场气疯,只可惜木已成舟,也只能哀叹格温的离去后,将漫画继续做了下去。

但格温的死,在漫威漫画史上的影响都不容小觑,经常看到一种说法便是,她的死标志着这些漫画由纯真无虑的白金时代,转而迈入成人黑暗化的青铜时代的变革。

话是中二了点,可确实不假。

她的死不仅标志着蜘蛛侠本人的无忧岁月骤然终结,更是大格局意义上的一次翻天覆地。

所以我将微博上那句很火的“夏天结束了”的日语引申含义写进了文里,也是以此向这位以自己的不幸牺牲,引出一个崭新时代的女性,表以我最深切的致敬和哀痛。

如果说娜塔莎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那格温就永远会是天边独自闪耀的那颗一番星。

她们都是我回不去的温暖和青春。

有时候真不愿承认自己已经长大,直到我回过头来,开始搞青春文学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真的老了。

会开始用客观的视角来理解他们,而不是尽情地自我代入自己的想法了。

我生命里的夏天,也终会有逝去的那一天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