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瑞

778.1万浏览    54622参与
唐聽涼_瀟灑輕狂不知愁

求文!

如题,找一篇很多年前的文


以挑战通灵者为paro的论坛体,西皮应该是下方的这两个


突然很想看但就是死活找不到啊噫呜呜噫!


有知道的小伙伴麻烦港一声这篇的名字QAQ真的超级超级想看但是死活找不到

如题,找一篇很多年前的文


以挑战通灵者为paro的论坛体,西皮应该是下方的这两个


突然很想看但就是死活找不到啊噫呜呜噫!


有知道的小伙伴麻烦港一声这篇的名字QAQ真的超级超级想看但是死活找不到


洛水lingling

【瑞金】金为什么吃惊(紫堂幻视觉)

(毫无水平的沙雕文),第一次写文(激动)
给带我入凹凸坑的瑞金!瑞金有那么好!

occ预警!雷狮和嘉德罗斯小团队以及安哥友情客串

紫堂幻今天心情很忐忑。

他中午在食堂遇见金和格瑞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经过格瑞身后过道不小心把格瑞身旁的书包带到地上了。

“啊啊!格瑞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紫堂幻慌忙道歉,一抬头却看见金张大嘴巴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他嘴巴里塞了满满的食物,圆溜溜的水蓝色的眼眸瞪得大大的看着他。

格瑞捡起了地上的书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朝他点点头,没有多说话继续吃饭。

紫堂幻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他还想道歉却被嘉德罗斯与雷狮那一伙人哦还有学生会长给挤到了一边。

“格...

(毫无水平的沙雕文),第一次写文(激动)
给带我入凹凸坑的瑞金!瑞金有那么好!

occ预警!雷狮和嘉德罗斯小团队以及安哥友情客串


紫堂幻今天心情很忐忑。

他中午在食堂遇见金和格瑞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经过格瑞身后过道不小心把格瑞身旁的书包带到地上了。

“啊啊!格瑞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紫堂幻慌忙道歉,一抬头却看见金张大嘴巴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他嘴巴里塞了满满的食物,圆溜溜的水蓝色的眼眸瞪得大大的看着他。

格瑞捡起了地上的书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朝他点点头,没有多说话继续吃饭。

紫堂幻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他还想道歉却被嘉德罗斯与雷狮那一伙人哦还有学生会长给挤到了一边。

“格瑞!想好好吃饭就和我先打一架吧!”

“哟小鬼,你居然抢到了烤肉,快分我一些,以后你雷爸爸继续罩你!”

“雷狮住手!嘉德罗斯你别乱来!”“啊啊啊不要那是格瑞给我拿的!”

“恶党,不许欺负金!拿开你的筷子!”

看着那边闹腾的一堆人,再望望格瑞越来越黑的脸色,紫堂幻默默走开了。

从路上回到教室里紫堂还是想着刚才的事情。

自己笨手笨脚的,居然把格瑞的书包弄到地上去了,虽然看上去他也不像是会计较这些的人,但金那时候那么吃惊是为什么呢?

难道那个书包对格瑞很重要?但是格瑞不像生气的样子啊?或许又是因为格瑞没生气金才惊讶?

越想越乱的紫堂最终憋不住,在金一个人踏进教室而格瑞被嘉德罗斯拖住、雷狮与安迷修掐架的时候,鼓起勇气悄悄把金拉到一旁,问出自己的疑惑。

“啊,那是因为那个书包是我的啦,还是新买的呢!”

金扬起灿烂的笑容,揽住紫堂幻说道:“怎么样紫堂,我的新书包是不是很好看!我觉得书包上的箭头挂饰帅呆了!格瑞还说我幼稚,明明很好看啊,他背着看起来也很不错啊。”

紫堂幻舒了口气,默默吐槽自己瞎担心个鬼哦。

不经意转头,格瑞站在班门口定定的看着他们,一向毫无波澜现在却略带凌厉的眼睛死死盯着已经快挂在自己身上的金。

还是很有担心的必要的。。。

杒铭-什么玩意

是新系列(如果还有后来的话),中午做了个梦特别哨向,决定趁着激情把脑了很久的军装风格介绍搞一搞。
以国为介,非常乱搞。真正的史料请移步帝德势力登场、沙俄杂货堆等科普向tag。

1P:格瑞—看起来很直鲁,其实是北洋军x混战时期奉系着装,拆了装备带。
金—是魔改,帽子和服装本身分别裁于三套职阶不一的军礼服

昨天国父诞辰,前天一战结束。难得画画国军,上一次腿胸前俩大口袋的军装还是四年以前按着报纸描张少帅。

至于为什么配俄语…zz正确大于天…懂我意思了哈。

2P:凯丽衣着动作基本参照安妮公主年轻时一军装照

3P:凯丽生气的原因之一:
该paro背景下主角四人组的飞船设定:
左舷:凯丽—站立位,负责侦...

是新系列(如果还有后来的话),中午做了个梦特别哨向,决定趁着激情把脑了很久的军装风格介绍搞一搞。
以国为介,非常乱搞。真正的史料请移步帝德势力登场、沙俄杂货堆等科普向tag。






1P:格瑞—看起来很直鲁,其实是北洋军x混战时期奉系着装,拆了装备带。
金—是魔改,帽子和服装本身分别裁于三套职阶不一的军礼服

昨天国父诞辰,前天一战结束。难得画画国军,上一次腿胸前俩大口袋的军装还是四年以前按着报纸描张少帅。

至于为什么配俄语…zz正确大于天…懂我意思了哈。

2P:凯丽衣着动作基本参照安妮公主年轻时一军装照

3P:凯丽生气的原因之一:
该paro背景下主角四人组的飞船设定:
左舷:凯丽—站立位,负责侦查,座舱经授权可以脱离飞船行动,保持机动性。同时保证四人船位机动能力。

尾部:紫堂—坐舱,负责通信整合与电讯号频率攻击,此外主要进行断后扫尾工作,斯巴达克斯坦单片机公式秘钥的专利持有人,各种意义上都不像他自以为的那样可有可无。

右翼:格瑞—攻击。

央塔:金—指挥。
         该背景下大家都是成年人,金经历了些事情,性格会更旧设化。军衔毫无疑问暂低于格瑞,但相比之下他确实更善于交际一些。
        同时也是其实单兵作战更能发挥实力的攻坚手与团队之间的桥梁,保证格瑞能安安稳稳坐在不可拆解的右翼驾驶室里的核心要害(凯佬提出左右互换的时候格瑞还槽了一句他不能离舰,他得优先保证全舰尤其是指挥系统的安全。)
(凯丽:哦。)
        有意思的是丹尼尔总参给了金指挥权限,但同时也下发格瑞更高级别的驳回权,在并不需要的方面给足了尖兵的面子。
        间接致使终战格瑞违命失踪。

透明柚

Auf der Suche nach (3)

传送门- 人设  (1)  (2)
下一章 @透明萝

1.    金是被嘉德罗斯闷醒的,一睁开眼就可以看见嘉德罗斯羽扇般的睫毛,金嬉笑着,伸出一只手,恶作剧般戳戳嘉德罗斯精致又似剥壳后的鸡蛋滑嫩的脸,嘉德罗斯却还没有醒,只是皱了皱眉头,嘴唇磨砂了两下,嘟囔两下嘴巴又继续睡了,似乎真的像一个刚出生的一个婴儿一般,手倒没松将金抱的更紧了一些,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些,嘉德罗斯微微张开的口吐出的气息喷洒在金的鼻尖上,嘴里嘟囔着含糊不清的“渣渣,别闹。“,手一边附上了金纤细的腰身。

金微微红了脸,感觉到了发...

传送门- 人设  (1)  (2)
下一章 @透明萝

1.    金是被嘉德罗斯闷醒的,一睁开眼就可以看见嘉德罗斯羽扇般的睫毛,金嬉笑着,伸出一只手,恶作剧般戳戳嘉德罗斯精致又似剥壳后的鸡蛋滑嫩的脸,嘉德罗斯却还没有醒,只是皱了皱眉头,嘴唇磨砂了两下,嘟囔两下嘴巴又继续睡了,似乎真的像一个刚出生的一个婴儿一般,手倒没松将金抱的更紧了一些,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些,嘉德罗斯微微张开的口吐出的气息喷洒在金的鼻尖上,嘴里嘟囔着含糊不清的“渣渣,别闹。“,手一边附上了金纤细的腰身。

金微微红了脸,感觉到了发烫的脸颊的温度,羞耻度上升,微微一用力推开嘉德罗斯,不管嘉德罗斯起身下床。

就不应该答应嘉德罗斯昨晚和他一起睡的,多大的人了,也真是的!

金跑进洗漱间,懊恼着昨晚被嘉德罗斯的恶行,看着镜中的自己,大大的黑眼圈,耷拉的眼袋和精神不济的自己。 

 

说起来,【嘉德罗斯】应该和嘉德罗斯没有相关联吧?

恰巧只是同名而已吧?

金往口中灌了一口水又吐了出来,嘴角还残留着些许白色的泡沫。

可是,相关联与没有关联又有怎么样呢?

“渣渣,你往哪摸呢?”

金洗脸的时候被迷了眼睛,胡乱摸索着洗手台的毛巾,却摸到一个个软乎乎的东西,闭着双眼一脸疑惑,他还用力捏了捏,这个是什么?应该不是毛巾,手准备移开,却被抓住了手腕,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夹杂几分怒气,酥酥麻麻的吐息擦过耳畔,带起一阵过电般的刺激。

嘉德罗斯刚刚睡醒,就没见金在自己旁边,起床气大着呢,穿着白色的无袖的小背心出现在洗漱间,一大早就被人身侵犯,小脾气立马就准备爆发了。

“罗斯,快帮我拿个毛巾,嘿嘿!”

金闭着双眼干脆不看也不能看面前的嘉德罗斯,从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很生气,一条毛巾啪的一声摔在金的脸上,被嘉德罗斯胡乱的蹂躏了那张对于嘉德罗斯来说欠揍至极的笑脸,金重振士气,胡乱扒拉一下自己的脸,抬手捏上嘉德罗斯的包子脸,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顺势跑出洗漱间,向嘉德罗斯做了一个看起来更加欠揍的鬼脸,嘉德罗斯表示很生气,接下来的场景演变成,两人踏着拖鞋伴随着水声和巴拉巴拉的响声在狭小的走廊追逐打闹,你追我赶,嘉德罗斯的怒气值一直在飙升中,金的作死值也一直在飙升中。

 

2 .  嘉德罗斯终于如愿逮住金,露出恶劣的笑容,伸出邪恶的手准备挠向金的腰部,熟悉金的人都知道,金是极为怕痒的,而金自然也是深知的,不小心被嘉德罗斯逮住,四下没有逃路,忐忑地看着嘉德罗斯,死命的护住自己的腰部,小脑袋一边望向墙边的钟。

按道理,这个时间,应该

“叮咚!”

“罗、罗斯!一定是祖玛和雷德他们来了!该去上学了!哈哈哈!”

金在这个时候尬笑几声,看着嘉德罗斯的眼睛飘忽不定,他实在太感谢这个点了,每次被嘉德罗斯欺压,他都会注意这个时间,因为每逢上学的前20分钟雷德祖玛都会来金家叫嘉德罗斯上学,不光陪同上下学,早餐什么都会准备好了,简直是保姆一般的存在,即使自己不在家不能照顾嘉德罗斯,雷德祖玛也能陪伴一个人的嘉德罗斯了,毕竟嘉德罗斯总是不喜欢亲近人,但雷德祖玛是例外,可是有时候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嘉德罗斯怎么这么自大又臭屁的人,怎么会有两个这么好的朋友呢,害的金都有点小嫉妒了,雷德蒙特祖玛同学可是凹凸大学里成绩又优异又是校草校花级别的人物,性格又好人有好相处,不像嘉德罗斯,这么自大这么狂妄,可讨人厌了,总是叫别人虫子,对着费尽心力照顾他的人,说的就是金自己,总是叫渣渣,他就从来就没有好好叫过金的名字,让金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虽然嘉德罗斯态度很恶劣,但是不会阻止学校里的女生喜欢嘉德罗斯的。

 

2.    金看着嘉德罗斯黑着脸松开钳制自己的手,讪讪地跑去开门,一打开门凑上来一张大脸果不其然就是雷德,而后面的就是蒙特祖玛,手上提着绿色便当布包裹的便当,似乎还冒着白乎乎的热气,些许香味飘进金的鼻中,不由让金咽了咽口水。

“雷德、祖玛,等我和罗斯一下,马上走了啊!”金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们,每次都这么麻烦他们,实在是不好意思,转过身用风一般的速度跑走了,使劲推搡着停在那里不动的嘉德罗斯,似乎还闹着小脾气呢。

 

终于几分钟后,金又推搡着勉强穿戴整齐的嘉德罗斯出现在门口,嘉德罗斯一脸懒散模样,悠哉游哉去上课了,在金的催促声中,金面前在老师点名的那一刻,在门口答了一声到,接受全座的人的瞩目下坐到了位置上。

 

都怪嘉德罗斯,金自己的教室比嘉德罗斯的教室又远,害的自己被老师奇怪的看了一眼,都不敢看老师了,金愤恨道,明明知道自己和他和蒙特祖玛还有雷德不是一个系的,嘉德罗斯是凹凸大学最有名的计算机系的,而蒙特祖玛和雷德却是法学系的。

金一上课就开始走神,说起来有点奇怪,这一节课怎么这么多人,生命科学系专业的课程并不受学生欢迎,一眼望去,大部分都是女生,还有好多都不是他们系的,他看了一眼上课的老师才知道,原来是格瑞。

说起来,【格瑞】?

鬼狐给他的资料上,科学界新秀【格瑞】曾经参加过“人造人”计划。

记得姐姐还在的时候,格瑞在小时候就天赋异禀,尤其对科学这一方面,身为科学家的姐姐就培养格瑞的科学天赋,自然,大大小小的科学竞赛总是会拿第一名,而且很早就进入大学以最快的速度毕业了,获得许多奖项,诺贝尔科学奖是在他参加工作两年后拿到的,当时这个奖杯,拿到手的时候,格瑞眼中笑容真的是藏不住了。

【科学界新秀】这个称号,自然是就坐实了。

“那么,格瑞会不会和G芯片有关呢?”

金小声嘀咕着,却没看到一个粉笔头砸了过来,正中红心,直接砸中了金的脑袋,金摸着脑袋正欲大声嚷嚷,只见现在是自己的老师的格瑞从讲台那边看了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眼镜,正色道,“金同学,你走神了,现在是上课时间,请好好上课。”

“我不介意请你让你来我办公室喝点茶。”

“对不起,老师!”

得到道歉之后格瑞抱着书本继续上课了。

 

3.    一连天的课下来的,金站在校门口是很崩溃的,看着外面阴沉沉的云,云层闪烁着紫光,那么大的雨下得稀里哗啦的,,他可没有嘉德罗斯那么好的朋友什么都帮他准备好了,他掏出手机,编辑好信息准备发给嘉德罗斯,麻烦他来接自己。

格瑞出现在金的旁边,此时的他换上了日常穿的衣服,那副保护视力的平光镜已经被取下来,那双紫色的眼眸暗潮翻涌,温柔交织着复杂,唇角微微上扬起一个不可见的弧度,不少的雨水顺着黑色雨伞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板上,打湿了仅仅只是的潮湿地板。

“金,要一起走吗?“

金往后一看,是格瑞,手握手机住的力道微微一紧,亮着的屏幕一按直接锁了屏幕,弯了弯眉眼,遮掩住自己心虚的情绪,将手机放进兜里。

“是格瑞啊!格瑞带伞了啊,太好了!”

“说起来,我好久没吃过格瑞做过的饭菜了,你毕业之前一直有给我做饭的!”

金一脸兴奋的看着面前的格瑞,相较于格瑞越发的成熟,金就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总是让人担心。

“行。”看着金恳求的眼睛,况且自己来了凹凸大学后除了课上和办公室见下自家发小,其他时间根本没有见过。

“好,等我一下!”金一脸激动,掏出手机,编辑好新短信发给嘉德罗斯,躲进了格瑞的黑伞之下。

   

  4. 叮咚!

   “嘉德罗斯大人,您的短信可能是金大人发给您的!”蒙特祖玛看着振动个不停的手机,提醒道。

  “哼,肯定是那个渣渣没带伞求我去接他呢。”嘉德罗斯傲娇哼唧两声,墨迹的掏出手机,三个人凑过来盯着看着手机屏幕。

【罗斯罗斯,本来想拜托你来接我的,可是还好遇到格瑞,就顺便去他家吃饭了,你今晚就去祖玛或者雷德家吃饭吧,反正你不是也嫌弃我做得饭不好吃。】

   蒙特祖玛看着嘉德罗斯越来越黑的脸,静静的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说。

   “走,我们回去!”

   “欸!老大,我们都走到一半了,你不知道计算机系和生命科学系校区”有多远

   蒙特祖玛赶紧捂住雷德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

 

 

   

 

 

 

 

汐幽酱绝赞爬墙中

睡前放摸鱼!
是瑞!也是【咕了很久很久的】金瑞金手书再次预告
好久没摸凹凸了
最近想把以前的手书计划捡起来。。太嫌弃以前画风于是重画了。
2P是一期手书预告感受一下画风差2333
【小声bb】这次一定要在我嫌弃自己前一口气画完!

睡前放摸鱼!
是瑞!也是【咕了很久很久的】金瑞金手书再次预告
好久没摸凹凸了
最近想把以前的手书计划捡起来。。太嫌弃以前画风于是重画了。
2P是一期手书预告感受一下画风差2333
【小声bb】这次一定要在我嫌弃自己前一口气画完!

泥巴錒霓
之前為朋友畫的瑞金!

之前為朋友畫的瑞金!

之前為朋友畫的瑞金!

反向原地爆炸

最近画的。。。
金宝和格瑞拿着的是杯子做的电话(?)
(死去)
最后一张是原创(草稿阶段)

最近画的。。。
金宝和格瑞拿着的是杯子做的电话(?)
(死去)
最后一张是原创(草稿阶段)

▪ 殺戮✟偽裝 ▪

彻底靠近了你的唇

後面還有一毫米

是通向飽和的入口


彻底靠近了你的唇

後面還有一毫米

是通向飽和的入口


虚睢

【嘉瑞】早恋=未知数(2)

*ooc预警
*不正经预警
*旧设嘉瑞
*幼儿园文笔

(三)
嘉德罗斯在自己意料之中的赢了格瑞。

有个情况的发生只在他最初的猜测范围内擦了边。

不过现在已经明了的摆在这位雷打不动的第一名面前。

嘉德罗斯的分数还没能彻底碾压面前的渣,但现在他想,他应该称道其名,格瑞。
芝麻粒般大的一分之差倒是让嘉德罗斯在心中发出声谓叹。

格瑞投向嘉德罗斯的视线是含有七分的不甘的,剩余的三分则是与嘉德罗斯如出一辙的感慨,含带着许久未有的争强欲。

二者的想法初次不谋而合。

面前的人是个绝对的劲敌。

如此肯定下,格瑞扬起了抿敛的唇,向嘉德罗斯伸出了手。

格瑞仅仅想避免正面发言所会带给自己的大连串麻烦,他可不想...

*ooc预警
*不正经预警
*旧设嘉瑞
*幼儿园文笔

(三)
嘉德罗斯在自己意料之中的赢了格瑞。

有个情况的发生只在他最初的猜测范围内擦了边。


不过现在已经明了的摆在这位雷打不动的第一名面前。

嘉德罗斯的分数还没能彻底碾压面前的渣,但现在他想,他应该称道其名,格瑞。
芝麻粒般大的一分之差倒是让嘉德罗斯在心中发出声谓叹。

格瑞投向嘉德罗斯的视线是含有七分的不甘的,剩余的三分则是与嘉德罗斯如出一辙的感慨,含带着许久未有的争强欲。


二者的想法初次不谋而合。



面前的人是个绝对的劲敌。


如此肯定下,格瑞扬起了抿敛的唇,向嘉德罗斯伸出了手。

格瑞仅仅想避免正面发言所会带给自己的大连串麻烦,他可不想自己的中学生涯被一传十再传百的流言整的不得安宁。

嘉德罗斯应了格瑞的意思,后者便毫不客气的紧攥上前者的手。
嘉德罗斯察觉到手上算不上轻的疼痛,倒也不慌忙,游刃有余的回握并故意将指尖镶入对方掌心软肉。

无形电流游走在一金一紫的双眸间,仿佛下秒就要擦出些烫人的火花。

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总是这么的争强好胜,以至于最后终于松离的手上残留下狼狈渗血的痕迹。后知后觉的感受到疼痛,迟迟的吸了口凉气。

“格瑞。”

嘉德罗斯显见的不以渣滓杂虫称呼他人。稳居第一的王者对面前这位示威者似乎饶有兴趣。唇间淡淡吐出着这位转校生的名字,鎏金的双眸紧锁着格瑞。久逢敌手而发的喜悦化作笑颜展现。

是个还算顺口的名字。


“嘉德罗斯。你的实力很强。”


“是我输了。”
格瑞知道,他这是自己给自己设了道难题,本来只是想知道这位在别校也存有传说的天才的实力。但这次吃瘪的明显是格瑞自己。


嘉德罗斯吗...真是有足矣让人畏惧的实力。


“你的实力倒没让我失望,按照前言,这一半座位就归你了。”


噢......看来往后会更麻烦。

格瑞如是想道。

想法还未落地,两人又不约而同的瞥向手上的伤:......好痛。

(四)

第二天正式上课时,格瑞稳当的坐在了嘉德罗斯旁边。

目睹了两位学霸实力的众人自然不敢去招惹他们,但还是有些头脑发热的少女试图搭讪和嘉德罗斯比起来还算得上是温和的格瑞。


最终她们都是如同心梗发作般揪着胸前衣料而去的。

格瑞作为当事人,表示自己仅仅只是简单的轻轻的笑着问了她们一句:
“有什么事吗?”

他自己有些引以为傲的特效星星都没来得及蹦出称托他那张帅气的脸呢。那些女生倒是已经光速撤离了。


嘉德罗斯作为目睹者,尽管他不常凑热闹,但还是摆着一副极为嫌弃的脸色。

“格瑞...你居然主动和那些杂虫搭讪?”

在你眼里还有什么不是渣滓杂虫的碍眼存在么嘉德罗斯。
格瑞内心默叹一声,拢指拨弄开垂在自己眼前的那缕银发并将其甩起小小弧度。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嘉德罗斯。”

你当你是谁?我迟早会超过你。
格瑞说话点到即止,真实想法倒为说出。瞎胡立Flag肯定是下下策。

维护了自己酷哥形象的他不由满意的给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空留难得懵逼的嘉德罗斯在那里旁边愣神。




嘉德罗斯:......





仿佛看见格瑞身旁刺目星星的嘉德罗斯迅速撇过头陷入沉思。


我到底是和一个怎么样的人做了同桌,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还来得及吗?

是绝对来不及了。

——待续

Arashi66

最近的一些渣渣画,只想画头(不


凹凸加我英加一些诡异的私设

占tag致歉

画渣致歉

最近的一些渣渣画,只想画头(不


凹凸加我英加一些诡异的私设

占tag致歉

画渣致歉

泥巴錒霓

瑞金小漫畫
好像太晚發了hhh
光棍!!做什麼呢!吃pocky!
草圖uwu

瑞金小漫畫
好像太晚發了hhh
光棍!!做什麼呢!吃pocky!
草圖uwu

日觉

就是改模,改长发瑞,然后要剃头。我激情  画画
P3原图
瑞哥你秃了

就是改模,改长发瑞,然后要剃头。我激情  画画
P3原图
瑞哥你秃了

煜苓

(凹凸)团宠(28)

ooc

弟弟妹妹生日快乐。。

------------------------------------------------

34.

在躺上雷狮的床的时候,格瑞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从系统上来看,雷狮是gay,所以。。。。但好感度并没有满,所以是无危险的?)

【格瑞大人不能这么想哦】

(什么意思)

【好感度什么的也是因人而异的】

【就比如雷狮。虽然好感度没到100,但处于一个有好感,但没到爱的地段,由于个人性格,所以算是比较危险的】

【再比如安迷修,从表面来看,他是一个责任心比较重的,所以在没有两情相悦的情况下,会发生危险事故的可能性较小,只是不排除而已】

(所以我入...

ooc

弟弟妹妹生日快乐。。

------------------------------------------------

34.

在躺上雷狮的床的时候,格瑞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从系统上来看,雷狮是gay,所以。。。。但好感度并没有满,所以是无危险的?)

【格瑞大人不能这么想哦】

(什么意思)

【好感度什么的也是因人而异的】

【就比如雷狮。虽然好感度没到100,但处于一个有好感,但没到爱的地段,由于个人性格,所以算是比较危险的】

【再比如安迷修,从表面来看,他是一个责任心比较重的,所以在没有两情相悦的情况下,会发生危险事故的可能性较小,只是不排除而已】

(所以我入了狼窝?)

【是的,还是您自愿的】

(。。。。。。)

 

 

 

 

35.

是夜。。。。

(唔,好难受,什么情况。。。。)

格瑞猛然睁开眼睛,就见雷狮紧紧抓住自己的脖子,笔直的双腿缠在自己腰上,头贴在自己胸口,睡衣半脱不脱,察觉到格瑞的动静,又收紧了几分自己的手臂。

格瑞只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无暇吐槽雷狮那糟糕的睡姿,一把把雷狮推离自己身上。

雷狮收到推力,原本就睡眠浅的他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没反应过来,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活像只刚睡醒的猫咪。

(大爷,你的人设呢。。。)

“格瑞?怎么了?”

“我也想知道”

“啊。。。那是我的习惯,别在意”雷狮也反应过来,不在意的摆摆手。

格瑞对于这无赖般的语气有点无奈,却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在小本本上记下

{雷狮睡姿极差,危险性mex}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也懒得再躺下去,瞥了眼又倒下去睡觉的雷狮,默默的从床上下去,带上书包,出门去吃早饭了。。。

而睡了个回笼觉的雷狮,睁开眼,不见格瑞的影子,回想到自己干的事,嘴角抽了抽。

(。。。。。)

(卧槽。。。。)

--------------------------------------

雷大爷又崩了。。。。

不要打我。。。

墨骸十漆【回风】
一晚事后。 瑞:再来一次。 嘉...

一晚事后。

瑞:再来一次。

嘉:你的肾是钢做的吗?!


考后摸鱼,别问我九岁的大菠萝和格瑞的大芦荟去哪了,懒得画,被墨某人吃了。_。

一晚事后。

瑞:再来一次。

嘉:你的肾是钢做的吗?!


考后摸鱼,别问我九岁的大菠萝和格瑞的大芦荟去哪了,懒得画,被墨某人吃了。_。
夏月景浩

无色的流川

淡金色长发,翡翠绿眼睛,薄如纸的翼,这是精灵的标配。


那如果一只没有翅膀,稀奇古怪的拖着一只玩具熊艰难移动的小生灵(事实上一个小时只移动了三厘米,比熊身还短)会是精灵吗?


“都说了我是真的了!”声音从玩具熊身上传来,仔细一看,它的肚子上面站着一个符合上述两个条件的小生灵。


“只是这头熊把我的翅膀吞了我才变这样的!要不然我为什么一直拖着它走这么长的路。而且我会读心术哦,这可是我们精灵族特有的能力呢。”


“嗯。”他的目光仔细端详了一番,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具熊,积分商城一积分一个。


“啊啊,烦死了。这只熊的嘴怎么都撬不开啊。能帮帮我吗?”


“直接砍会更快。...


淡金色长发,翡翠绿眼睛,薄如纸的翼,这是精灵的标配。


那如果一只没有翅膀,稀奇古怪的拖着一只玩具熊艰难移动的小生灵(事实上一个小时只移动了三厘米,比熊身还短)会是精灵吗?


“都说了我是真的了!”声音从玩具熊身上传来,仔细一看,它的肚子上面站着一个符合上述两个条件的小生灵。


“只是这头熊把我的翅膀吞了我才变这样的!要不然我为什么一直拖着它走这么长的路。而且我会读心术哦,这可是我们精灵族特有的能力呢。”


“嗯。”他的目光仔细端详了一番,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具熊,积分商城一积分一个。


“啊啊,烦死了。这只熊的嘴怎么都撬不开啊。能帮帮我吗?”


“直接砍会更快。”


“不行的,不过或许可以试试用你的刀撬开?”


然后烈斩就被吃了。


再然后熊肚子上凭空出现一道拉链,伊芙来不及反应就被绊的翻了一个跟头,挂在耳朵尖上的月亮耳环都摔丢一只。


“好气啊!你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吗,啊!你这头贪吃熊。”说着踢了熊一脚,气呼呼的道谢,接过他递过来的耳环别上。


试着去拉,意外很简单就拉开了。烈斩刀柄正对,拔出来,带出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一把白色的椅子,椅背贴着一张纸,上面的名字模糊不清。


一棵圣诞树,挂满了铜金色的铃铛。


一对翅膀,薄而透明,就是太大了。


伊芙目瞪口呆,颤抖的指着自己的翅膀,“原来被熊吃了以后还可以变大?”


“可能?”


玩具熊的肚子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它们争先恐后的涌出来,马上就填满了整个寒冰湖。


就像童话故事里的聚宝盆一样,这款熊式聚宝盆名副其实,且是个贴心的小棉袄,宝潮刚与湖岸齐平,熊便停止了聚宝,让棉花赌上缺口。


“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快被自己翅膀风扇飞的精灵紧紧巴住了他的衣袖,“我觉得我会被吹走。”


“不会。安静下来。”格瑞单手伸出,轻按在蹦来蹦去的翅膀上。


蝶翼煽动的频率逐渐慢下来,缩小,变回原来的尺寸。


“太好了!”伊芙欢呼一声,从衣袖荡下,翅膀如飞机回归跑道,终于抵达正确的目的地。


她适应着扑扑翅膀,在空中滑过几个倒圈,一排波浪,几个Z形。


“太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抱着自己翅膀,小家伙几乎喜极而泣。“谢谢你!”


“不用,举手之劳。”


“作为报答,请和我来!”


伊芙双手托着他的拇指,将他往一个方向带。翻过宝山,冰湖,他们来到一处冰山前。


“别眨眼!”她说完,一头钻入终碛,金色的光点随着翅膀的浮动闪烁,像一片小小的星辰。


这些星星辗转反侧,从小小翅膀扇出,灵活的飞动在冰山中,层层冰封截住它们的光辉,光箭连通,整个寒冰湖的冰山一座座亮起,淡金色的光芒和夜幕中的月亮相互映照。


天上月朗星稀,天下银河万里,无数星子交汇融合在一起,推推嚷嚷,好不热闹。


或许月亮也想参加下面的欢乐宴会,从云层的衣摆下偷偷溜出来,滑在冰面上,犹如一个花滑爱好者。


起势,连续半圆形滑步,刃跳,落冰。


月光铺成的刃在星星麦田里撒下一把种子,晖风吹过,种子从土里钻出,摇晃着麦穗,发出沙沙的响声。


“怎、怎么样……咳咳咳。好看不。”伊芙大喘着气,双手抚膝,翅膀振动的频率都慢了不少。


他轻轻点头,说:“很漂亮,谢谢。”


伊芙笑着双手叉腰,大声说:“今天可是满月,每当这个时候月亮就像憋坏的小姑娘,总要出来溜达溜达,不过她的出场费还是很贵的。”


踩在田埂上,手心摊开,麦子抚过缝隙,在每一条纹里都留下星屑,聚拢五指,金银两光汇集,同时抓住了朦胧的月光和闪烁的星光。


深入田腹,伊芙正趴在一颖果上听着什么,见无色过来,马上招手,“快,它要消散了,快点过来听!”


侧耳倾听,孩童的笑声传入耳朵,无忧无虑,满是童真。


“还有这个,这个,和这个!”


小精灵扯着三四条麦穗过来,一一听去都是笑声,老人的笑,青年的笑,男人的笑,女人的笑。


笑声是会传染的,不用伊芙费力,笑声自发的荟萃成一片海洋,音量是它的波浪,温暖是它的海岸,善意是它的海面,快乐是它的海底。


自然的永恒造物一一为这片海域洗礼,月亮为它祝福,冰川为它祈祷,就连凌厉的风也放缓脚步,流连在星光璀璨里。


“啊,突然觉得好开心啊!”伊芙脸色通红,眼睛亮的惊人,“你听过一个传说吗?天上每一颗星星都是逝去的生灵。而如果哪一天星星寂寞了,想家了,又没有到它们的轮回之日,它们就会悄悄的剪下自己一部分影子,撒回故土。如果幸运的话可以见到这些影子结成的麦田,每根麦穗上都藏着它们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你很幸运。”他说。


“你也是啊!我都没想到我会召来……你笑了!哇,可以再笑一个吗?真的好难得啊。”


“你眼花了。”


话虽如此,但就连烈斩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慢慢的,悄无声息的柔和了棱角。


终碛:冰川表面的岩石碎块称为表碛,冰川两侧的是侧碛,二条侧碛交汇在一起连成终碛


雨のそら涙
两个万圣节穿得特正的帅小伙(?...

两个万圣节穿得特正的帅小伙(?)

表示上色上一半板子抽疯不能用了,结果鼠标上色上得难受(*꒦ິ⌓꒦ີ),这星期期中考试,等有时间重新改一下(我知道我画丑了,可画男孩子实在是太难了ORZ)

两个万圣节穿得特正的帅小伙(?)



表示上色上一半板子抽疯不能用了,结果鼠标上色上得难受(*꒦ິ⌓꒦ີ),这星期期中考试,等有时间重新改一下(我知道我画丑了,可画男孩子实在是太难了ORZ)

大嘎嘎

【凹凸世界乙女向】如果你们的女友的能力是变成异形时之奇妙的场合 男神X你

·emm大嘎嘎的老梗(●°u°●)​ 」
·日常ooc
·短小精悍
·内含:嘉/瑞/雷/安
·let's go~

嘉德罗斯——还没有见过你的能力时

“渣渣?渣渣?”

没有听到你的回应让他有些懊恼。

他去屋子里一看。

“啊啊啊啊啊!!!渣渣你怎么了!!!!”

“嘿嘿嘿。”

你一下子变了回来。

“没想到你也会惊慌失措啊,嘉德罗斯 大 人。”

“才....才没有。”

格瑞———出浴

“嗝瑞,我去洗澡啦~”

“嗯好,我等你。”

他拿着牛奶坐在沙发上。

1h后

“wuhuhu嗝*$?;》+#%…&?!*~”
(翻译:嗝瑞我洗完啦~)

“哦..好..”

他...

·emm大嘎嘎的老梗(●°u°●)​ 」
·日常ooc
·短小精悍
·内含:嘉/瑞/雷/安
·let's go~




嘉德罗斯——还没有见过你的能力时

“渣渣?渣渣?”

没有听到你的回应让他有些懊恼。

他去屋子里一看。

“啊啊啊啊啊!!!渣渣你怎么了!!!!”

“嘿嘿嘿。”

你一下子变了回来。

“没想到你也会惊慌失措啊,嘉德罗斯 大 人。”

“才....才没有。”





格瑞———出浴

“嗝瑞,我去洗澡啦~”

“嗯好,我等你。”

他拿着牛奶坐在沙发上。

1h后

“wuhuhu嗝*$?;》+#%…&?!*~”
(翻译:嗝瑞我洗完啦~)

“哦..好..”

他一脸镇静(尴尬)看着你。

“刚刚发生什么了嘛?”

转眼间你变了回来。

“没有,快坐过来。”

“哦,好(´▽`)”

(嗝瑞你是怎样听懂的?格瑞:其实我没听懂。)






雷狮——打游戏

“哈哈哈,媳妇你要输啦~”

“啊嘞?我还以为我打的很好呢。”

“哈哈哈”

“wuhuhu”

“???媳妇你咋了???”

你向他走去。

“aaa,你不要过来。”

你一下子变回人形趴在他身上。

“终于(●°u°●)​ 」压住了一次。”

“哦?你确定吗?”






安迷修——吃饭

“小姐,该吃饭了。”

“这就来。”

15分钟后...

“小姐?”

这次他没有听到你的回应。

他急忙跑进屋里,看见了一个庞然大物...

拿着一条被撕裂的裙子哽咽着..

发出wuwu的声音

看来小姐又撑破了一条喜欢的裙子啊,她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能力。

“小姐,没关系。裙子可以再买新的,但是小姐只有一个哦。”

“qwq真的嘛。”

你变了回来,眼睛还红红的。

“嗯,没错,我的小姐。”




又是久违的异形梗(●°u°●)​ 」



小红心小蓝手
喜欢的小天使点个关注
咱们评论区见(・ω・)ノ❤️



烷了个烷

《IH2》的插图解禁啦!

感觉一到暑假就要画和子的文的插图已经是定番了呢2333然鹅一年过去了我却毫无长进真是sad了……每次看文脑内不自主的播放相关画面,但是要表现出来还是太难太难,真的是画不出和子文字所表达的万分之一的美好啊……

《IH2》的插图解禁啦!

感觉一到暑假就要画和子的文的插图已经是定番了呢2333然鹅一年过去了我却毫无长进真是sad了……每次看文脑内不自主的播放相关画面,但是要表现出来还是太难太难,真的是画不出和子文字所表达的万分之一的美好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