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瑞

778.1万浏览    61108参与
凹凸世界正版周边
放肆购买是强者的任性
立即购买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6-27 18:45
KIWI_棋纹

最近沉迷搞舟,忍不住画个瑞金版的,猎豹金✖️雪狼瑞~界面UI我尽量还原了~【明日方舟的招募界面】

最近沉迷搞舟,忍不住画个瑞金版的,猎豹金✖️雪狼瑞~界面UI我尽量还原了~【明日方舟的招募界面】

未辞且归

【瑞金/R】不解风情

*瑞金only,现代pa,大学生谈恋爱,其他设定看链接里,被屏到自闭

*全文1w2k+,一天的爆肝之作所以很有可能ooc,请事先做好心理准备

*是给金鱼老师 @幼驯染复读机 的【为了小周边不择手段】,很柴,随便吃吃吧……

*看评论,大家都懂

*瑞金only,现代pa,大学生谈恋爱,其他设定看链接里,被屏到自闭

*全文1w2k+,一天的爆肝之作所以很有可能ooc,请事先做好心理准备

*是给金鱼老师 @幼驯染复读机 的【为了小周边不择手段】,很柴,随便吃吃吧……

*看评论,大家都懂

空旷

(第三十五期)

p1:翻天覆地的变化

p2:发家史

(第三十五期)

p1:翻天覆地的变化

p2:发家史

安全溺水🙌

【凹凸乙女】他在男子天团中担任的是?

#一起走花路吧#

#今天是女友粉呢#

#九人天团为你起舞#

㈠格瑞

——队长(leader)

沉稳少言的格瑞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孤狼不成双 。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舞台中央,就像是无边宇宙中的鸢紫色小行星。

当他起舞弄清影,当他水调唱歌头,你会发现你除了用全身心追随他以外别无他法。

没有人可以预测在格瑞身上下一秒发生的会是什么,那蕴含巨大能量的行星是停止运动还是突变轨迹,

你的格瑞先生说了算。

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你目光所及之处都被格瑞包揽,

是臂膀与大腿的连贯线条,

是最后一秒微微的喘息,

是顺着喉结落下的晶莹汗珠,

是他独一无二的冷静又温情。


“好好看着我,”

“别想把目光移开。”


㈡嘉德罗斯

——忙内(the youngests...

#一起走花路吧#

#今天是女友粉呢#

#九人天团为你起舞#

㈠格瑞

——队长(leader)

沉稳少言的格瑞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孤狼不成双 。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舞台中央,就像是无边宇宙中的鸢紫色小行星。

当他起舞弄清影,当他水调唱歌头,你会发现你除了用全身心追随他以外别无他法。

没有人可以预测在格瑞身上下一秒发生的会是什么,那蕴含巨大能量的行星是停止运动还是突变轨迹,

你的格瑞先生说了算。

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你目光所及之处都被格瑞包揽,

是臂膀与大腿的连贯线条,

是最后一秒微微的喘息,

是顺着喉结落下的晶莹汗珠,

是他独一无二的冷静又温情。


“好好看着我,”

“别想把目光移开。”
















㈡嘉德罗斯

——忙内(the youngests)

年纪小,脾气大,讨厌紧身裤。

年仅九岁但吸粉无数,嘉德罗斯是真正不可一世的王,拥有极强的个人风格,舞台绚烂的灯光下,连他的睫毛和眼线都是高傲的那么不同寻常,当然还有那颗要人命的黑色小星星。

他就是舞台的光,舞台的太阳。

据你了解,嘉德罗斯绝对的宠粉狂魔,只要他想,你就是王妃。

虽然总是口是心非的骂着渣渣,但九岁先生对自家宝贝儿们几乎是百依百顺。

若是偶尔嘉德罗斯被逗的脸红了,也会小小的反抗一下,运气好的话会是难得的直抒胸臆哦。



“渣渣,”

“今晚,你归我了。”
















㈢雷狮

——主舞(dancer)

更进一步的说应该是顶胯担当,

没有人可以抵御雷狮紧身牛仔裤下包裹的火辣身材。特别是当雷狮似笑非笑着顶胯时,那挺动的腰肢与不可思议的翘臀形成的绝色风姿。

若是汗流浃背,黑色紧身衣便再也遮不住好看的胸肌和若隐若现的八块腹肌,人鱼线向下延伸。

哦作为成年人雷总当然要履行一些小孩子没办法履行的义务,

比如,

湿身诱惑,

拐杖舞,

草地板,

草莓色的小舌尖,

电光火石的紫色眸子,

还有歪着头对着你的邪笑。



“游戏时间到,鶸。”

“输了就惩罚你跪下来,”

“叫爸爸。”



















㈣安迷修

——主唱(vocal)

安迷修第一次开口,

你就知道这是只掉落人间的惑世海妖,像大航海时代水手们明知靠近妖姬即是毙命却无法自控。

安迷修是位喜欢自称骑士的高音狂魔,团里几乎每首歌的高潮高音部分都由安迷修的空灵之音来点上灵魂。

而你知道他撩头发的样子可爱的让人想抱着他亲一口,

还有时不时蓝绿色眼睛应粉丝要求而做出的不熟练的wink,挤眉弄挤眉弄眼的样子傻的可爱。

但是不管怎样,安迷修眼睛里,

有星星,更有你。

安迷修很容易害羞,眼神会左顾右盼,但绕来绕去还是避不开你。面对你,他还是会扯着领带尽量直率的表达心声。



“美丽的小姐,”

“请允许我为你献歌,”

“时长一万年。”


















㈤银爵

——rapper

古铜色的肌肤和高大的身材,

低沉的磁性嗓音和淡漠的眼神,

你毫不意外的沦陷了。

修长的手扶着耳麦,银白的发丝飞的肆意,略沙哑的声音里含了一辈子的油盐酱醋茶,或激烈或平静的,诉说着什么,

爱欲,迷惑,荒诞摇摆。

银爵应该是古希腊的战神阿瑞斯吧,

要不怎么用铁链锁死你的心脏?



“喜欢我?”

“后果自负。”
















㈥帕洛斯

——门面担当(Visual)

举世无双的小美人,

从正脸到侧脸都完全没办法挑出一个小瑕疵。

上天让骗徒来引诱信徒。

是精致无比的五官,橙黑相间的眼眸时常浮现出的小狡诈,深邃的眼窝压下淡淡的灰色,小巧玲珑的鼻尖还有马卡龙粉色的唇。

你最爱帕洛斯懒懒散散的往墙上一靠,潇洒的红尘过客嘴角勾起,吐字亦假亦真。

你觉得其实他可以不用跳舞也不用唱歌,

反正这么好看的小骗子,

藏起来最好。



“骗子上给你的第一课”

“就是让你心甘情愿的,”

“带我回家。”

















㈦卡米尔

——主唱(vocal)

带着些许腼腆的少年音,

应该是炎炎夏日徒步十公里后的第一口柠檬汽水,

咕噜噜冒着泡泡的欣喜与酸酸甜甜,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少年气息。

卡米尔是小小的一只,

但不论做什么都特别认真。

常常在录音室或者练舞室待到深夜,只为呈现最好的自己给你。



“多谢喜欢。”

“我会更加努力的,”

“让你看到我。”
















㈧雷德

——rapper

雷德会用黑色的丝带将鼻子以上的部位蒙住,但高挺的鼻梁和好看的唇形无不彰显着雷德邻家大男孩的帅气,仿佛是宙斯的偏心之作。

他的笑容就是有阳光味道的彩虹呀。

雷德的嗓音是介于青涩与成熟间一个微妙的质点,不同于银爵低沉的苏音,他干净清爽的rap和恰到好处的肢体语言也让人耳目一新。

啊雷德还超超超爱撒娇,

不过你也乐的看这只大型犬狂摇尾巴。





“我最喜欢你了!”

“你也喜欢我嘛。”

“好不好好不好!”













㈨金

——核心(core)

单纯的少年金发蓝眼,耀眼的让人难以忽视。作为核心他的确像平衡杆一样让性格迥异的九个人还算和谐的相处下来。

舞台上的金总是一袭白衣,翩翩少年。笑容灿烂的照入每个人都心中,偶尔的小迷糊导致的忘词或是动作差错也让你忍俊不禁,只想去摸摸金的头。

然而若出场的是身着黑色的金,那便是邪神的俯瞰众生。黑金的舞蹈像于上个世纪贵族的纸醉金迷,奢靡而浪荡,转身带起猩红的风。疯狂的眼中充斥着黑色风暴一般都占有与不满,忍不住再靠近你一些。

“把腿折断的话,”

“应该会乖很多吧。”






























[月亮女神会在夜晚去看睡梦中的恩底迷翁,却不能拥有他]

[而你不是阿尔忒弥斯,他们也不是恩底迷翁]

[所以]

[尽情去拥抱他们吧]

[和你最爱的那个他]

❤❤❤

—end—


睁眼闭眼
是动图!源于昨天金鱼老师说想看...

是动图!源于昨天金鱼老师说想看打啵。不知道能不能动
再把保健室搞完我就要咕咕咕了()
有点糙

是动图!源于昨天金鱼老师说想看打啵。不知道能不能动
再把保健室搞完我就要咕咕咕了()
有点糙

茶茗的抹茶慕斯🍵

点图来了!!!

p2没有水印
@惊蛰君 是蛰哥点的雨天瑞哥哥给金金打伞(我用了官方的学pa)
bug很多,求轻槽

点图来了!!!

p2没有水印
@惊蛰君 是蛰哥点的雨天瑞哥哥给金金打伞(我用了官方的学pa)
bug很多,求轻槽

清舞_白茶

是纯情小男生鸭~

幼年超可爱

是纯情小男生鸭~

幼年超可爱

知梦

【雷狮/格瑞x你】血宴+独爱(R/一发完)

这一天某位世纪鸽子终于找到了她的车钥匙......(然后还有两辆车连钥匙都没有)

LOFTER屏的我怀疑人生...

《血宴》(吸血鬼格瑞x血猎你)←石墨

不能看石墨的找我私发!(到底为什么……(╯°Д°)╯︵┴┴)

《独爱》(模特雷狮x大学你)←石墨

备用链接2  ←不能看石墨的看这里

这一天某位世纪鸽子终于找到了她的车钥匙......(然后还有两辆车连钥匙都没有)

LOFTER屏的我怀疑人生...

《血宴》(吸血鬼格瑞x血猎你)←石墨

不能看石墨的找我私发!(到底为什么……(╯°Д°)╯︵┴┴)

《独爱》(模特雷狮x大学你)←石墨

备用链接2  ←不能看石墨的看这里

没有船的洛小棠

[凹凸乙女]我的粗神经女友(雷/瑞)

★ 给你看一个大宝贝


★ 这么神秘你是不是尿裤子了


★ ??


—————雷总他欲求不满—————


看着身旁窝在被窝里玩游戏的女友,雷狮换了一个十分有魅力的姿势,侧卧着露出一截精瘦有力的腰身。


“今天一晚上我都有空。”


可惜他完全不想从游戏上挪开视线的女友并没有看到。


“哦,要来通宵玩游戏吗?”


“玩你。”


“停,不玩就不玩干嘛骂人!”


“……”


“雾草你别突然压过来,我游戏...

★ 给你看一个大宝贝

 

★ 这么神秘你是不是尿裤子了

 

★ ??

 


—————雷总他欲求不满—————


 

看着身旁窝在被窝里玩游戏的女友,雷狮换了一个十分有魅力的姿势,侧卧着露出一截精瘦有力的腰身。

 

“今天一晚上我都有空。”

 

可惜他完全不想从游戏上挪开视线的女友并没有看到。

 

“哦,要来通宵玩游戏吗?”

 

“玩你。”

 

“停,不玩就不玩干嘛骂人!”


“……”

 

“雾草你别突然压过来,我游戏都让你给唔……唔唔……”

 

拉灯_(:_」∠)_



 

—————嗝瑞他白切黑——————


 

(当你经常在资讯上刷一个话题时,首页就会主动给你推荐)


格瑞在女友的百般哀求下,同意和她一起来游乐园玩,经过摩天轮时,她恨不得当场拉着格瑞就上去。

 

“昨天首页推荐的资讯上说在摩天轮的最高处接吻,两个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格瑞我们也来吧。”


“来嘛,来嘛,就一次。”

 

看着拽着自己手臂撒娇的女友,格瑞淡淡道:“只有这一次。”


“嗯嗯,格瑞你最好了!”

 

在最高处的时候,格瑞如愿以偿的得到一枚女友主动送来的吻,耳尖微微的红了红。

 

前几天谁趁女友去洗澡,在她的手机里搜关于摩天轮传说的资讯。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他。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

朋友想看金瑞就稍微画了点——
但是因为第一次画完全把握不好金金表情呢(挠头)

朋友想看金瑞就稍微画了点——
但是因为第一次画完全把握不好金金表情呢(挠头)

智障少年黑

快去买桃桃的毛团本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绝顶小可爱啊啊啊啊当场去世,太美好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吃我渣返图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啊啊啊啊 @Robust/Adaptive

快去买桃桃的毛团本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绝顶小可爱啊啊啊啊当场去世,太美好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吃我渣返图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啊啊啊啊 @Robust/Adaptive

茶三岁

【凹凸/all金】系统又出现bug(10)



再次温馨提醒


阅读顺序按13579,2468比较容易懂


——————————


凹凸星只有那么大,大赛前十基本上每个人都(蛮横霸道的)占有一片土地。就比方说嘉德罗斯,赤焰山就如同他的老巢,基本上都是呆在那;再说格瑞,寒冰湖就像是他的归属,就像他整个人一样冰的掉渣;再比方雷狮……好吧,这四个人的据点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了解这一切的king此刻正翘着二郎腿在主控制室漫不经心的翻看终端屏幕上参赛者的信息。


“喂,king。不管怎么说你这都是违反规章制度,我说你……”


“你可拉倒吧,二大爷。本来我能好好这次当个度假机会就被你搅和了。我猜猜,根据你的恶趣味,既然没给我发...



再次温馨提醒


阅读顺序按13579,2468比较容易懂


——————————


凹凸星只有那么大,大赛前十基本上每个人都(蛮横霸道的)占有一片土地。就比方说嘉德罗斯,赤焰山就如同他的老巢,基本上都是呆在那;再说格瑞,寒冰湖就像是他的归属,就像他整个人一样冰的掉渣;再比方雷狮……好吧,这四个人的据点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了解这一切的king此刻正翘着二郎腿在主控制室漫不经心的翻看终端屏幕上参赛者的信息。


“喂,king。不管怎么说你这都是违反规章制度,我说你……”


“你可拉倒吧,二大爷。本来我能好好这次当个度假机会就被你搅和了。我猜猜,根据你的恶趣味,既然没给我发那些无厘头不着调傻了吧唧的鬼畜任务,那肯定就是给这个世界那些沙雕发布去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任务,所以我也没兴趣也没义务参加和配合他们。所以,我来你这个罪魁祸首这躲躲有什么不对的吗?”


king面上含笑的看着一群瑟瑟发抖的裁判球和某个笑得一脸尴尬脑子里无时不刻不想着这么找借口的丹尼尔。明明和金长着同样一张脸,但是那个笑怎么看怎么……可怕。


那为什么这个世界的金的评价是个小天使啊?那为什么king就不能乖一点啊!


丹尼尔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一边应付在king一边顺便还不动声色的给各位被发布任务参赛者提供了一条免费福利,king的位置。




“主控制室?大哥,我们……”


卡米尔总是很关注终端的信息,他总是能在终端给的信息中抓到关键点,掌握到重要信息。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卡米尔觉得自己应该很有必要先想想怎么脱身。


因为——


“那个渣渣在主控制室?”


嘉德罗斯也看到那条消息,猛地坐起身但又因为右手上的手铐,整个人还没站稳就又被但下去。


“我靠!搞什么!起来!”


不出意料,嘉德罗斯立马就炸了。右手被拷住,另一头还拷在别人手上,他一个大赛第一被人算计憋屈不憋屈?!


“坐下!”格瑞作为一个标准的移动冰山独行侠,这个时候却难得顶着一张黑的宛如锅底的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嘉德罗斯。


“啧!格瑞,这你就不敢了?!”


“他不是金。”


“……啧!要不是因为这个脑抽一样的bug,你以为我想?!”


“……”


格瑞没有说话,嘉德罗斯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两个人都是盘腿坐着,面对面各看各不爽但又没办法动手打人。


干脆两个人都闭眼,不看对面的家伙。


“喂,你们两个,考虑一下我?”突然被安置在这两个人中间的人终于出了声,左手拷着嘉德罗斯右手带着格瑞怔怔的坐在两个人中间。


卡米尔能说什么?!他何其无辜,路过而已。谁知道就撞到那个消失了不知道多久的原大赛第三银爵,和正在差点抡起袖子干起了的嘉德罗斯和格瑞撞到一路。谁知道这个家伙的元力居然还在,虽然没有和两个人打一架,但是“很好心”的丢下一节斗魔天刑然后挥挥手不带走一片彩云还毫无节操的把自己牵扯进来。


这搞什么?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看到了认出来了就顺带把自己一起拴在一起了?


“银爵无非是想自己不动手让我们自己打起来,你们这个样子正中他的下怀。”卡米尔还是很平常一样,不过他们和雷狮不一样需要解释清楚不然估计又要……


“嘁,渣渣!谁管你啊?”


算了,他收回之前的话。


嘉德罗斯根本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自大狂,他说话肯定听不进去,相比之下格瑞就太安静,那个样子根本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卡米尔毕竟从小是在厄流区长大,在没有元力之前什么都是靠自己,只不过在认识雷狮之后改变了一点虽然“谨慎”这一点经常被雷狮吐槽没必要。所以在大赛也是隐藏实力他现在没有元力傍身真的是没感觉。


但是……其他人或许不这么想。


“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眼下吵起来打起来对我们根本没有一点好处。”卡米尔还想压一下帽子,刚准备抬手才想起来自己右手还拴着格瑞。


嘉德罗斯也不是傻的,他当然知道卡米尔的意思,也正眼看着卡米尔雷狮海盗团虽然在他眼里是个渣渣,但是经常听雷德说起,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了解。


“我记得你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那我勉强可以相信你,你说说看,我们现在改怎么办?”


卡米尔也懒得关注嘉德罗斯那不耐烦的语气,“眼下最好的做法是各自坦白自己的任务,然后一起去完成,先排除时间限制以免淘汰出局。”


格瑞想了一会,他不会和大赛其他人有过多的接触,但卡米尔他也多多少少听说过,说是雷狮海盗团垫底的存在,是雷狮的弟弟,也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雷狮经常会采取卡米尔提的意见。


“为什么不找人帮忙弄断锁链。”


听到格瑞说话卡米尔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原本以为格瑞会安安静静的听着,但是他居然因为在没有元力的情况下下意识无视了格瑞大赛第二这个事实,难道是格瑞太过于喜欢单独行动而且又是“守序派”导致不熟悉这个人?


但居高位者都有脾气,谁不知道?


“现在没有元力的可能只限于我们三个,毕竟没有通知在终端上,说明这个情况可能是偶然性。你们一个大赛第一,一个大赛第二,要是被人知道没有元力傍身,你说会不会有人趁机除掉你们。”


卡米尔表面为你们好,心里却想着:呵呵,其实真的不想管你们,谁让我们现在被绑在一条绳子上,真找上你们,我能不被危及?




不过卡米尔还真的猜中了,真的只有他们三个丧失了元力。不得不说因为卡米尔的谨慎让他们免于无谓的战斗。


“和那个跟倒一很像的小子,叫什么king的,和他接吻。”嘉德罗斯不耐烦的甩甩手,语气像是嫌弃微红的耳尖却如是出卖了他。


然而收获的就是两道——原来如此的目光。


卡米尔点点头,这可是知道,嘉德罗斯才九岁,如果说才九岁的话,那接吻会面红耳赤那也正常。心里还不忘肯定——这才是正常的九岁小孩。


“我……你们自己看吧。”格瑞欲言又止,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居然让这个独行侠可以把自己终端上的信息给别人看。


结果映入眼帘的就是几个加了特效的字


——给king选一件裙子✨✨✨记得要让他穿上拍照片哦😙


“……”


“……”


另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肩却在微微颤抖,最终还在嘉德罗斯打破僵局,丝毫不给格瑞脸面哈哈大笑起来。


“这……其实……没什么……”卡米尔也是强忍住不崩坏自己的表情,嘴角抽搐着。说些什么安慰下吧,毕竟是个短期盟友关系……


但是……格瑞这个特殊关照真的是!!!


格瑞直接黑了一张脸,看着那个笑得“花枝乱颤”的九岁儿童阴恻恻的说道,“到你了。”


到卡米尔了。


虽然格瑞说这话时是恶狠狠的瞪着嘉德罗斯。


卡米尔一瞬间严肃起来,打开终端到任务上,嘉德罗斯是管不了了,格瑞到是看到了清清楚楚。



——画一副king的睡颜,说些好听的话,然后把画撕了甩他一脸,霸气的说:老子喜欢的从来不是你!



卡米尔也是才看到自己的任务,之前一直没打开看来着……


不得不说卡米尔的任务还真的特别详细……他这是和丹尼尔结了什么仇吗?


嘉德罗斯也凑过来,看到卡米尔终端上的字居然没有嘲笑,而是沉默了一会。


“我好像在哪看过这种类似的话……”嘉德罗斯摸着下巴,盯着卡米尔的终端思考了一会。“想起来了,好像在雷德的小说里看过来着……叫什么《霸道王子爱上我》?”


一阵恶寒……


这个裁判长怕不是脑子真的有毛病……


诚夏爆炸了!

(大概是个ooc沙雕条
缺爱酷哥和大力出奇迹
格瑞:摸头真的很难

(大概是个ooc沙雕条
缺爱酷哥和大力出奇迹
格瑞:摸头真的很难

七原罪

《龙与精灵》01

★梗是边柠梦见的,我负责补全。

★连载中…日更。

★喜欢请点赞推荐评论多谢支持。

★瑞嘉,无其他cp。精灵瑞x龙嘉。 


这是个麻烦,天大的麻烦。


一件事总是有始有终,即便是无疾而终也算是一种结局,而既然还没有结束便不会停止。


他自己种下了一颗因,现在,排山倒海一样的果倾斜下来了。


要、人、命!


此时此刻,其中一颗果子——这个天大的麻烦还颇为愉悦地降落在他的房屋前,下颔高傲一抬,举手投足都在赤裸裸得鄙夷,上下将这小树屋一打量,眼里的嫌弃都要明晃...

★梗是边柠梦见的,我负责补全。

★连载中…日更。

★喜欢请点赞推荐评论多谢支持。

★瑞嘉,无其他cp。精灵瑞x龙嘉。 

 

 

 

 

这是个麻烦,天大的麻烦。

 

一件事总是有始有终,即便是无疾而终也算是一种结局,而既然还没有结束便不会停止。

 

他自己种下了一颗因,现在,排山倒海一样的果倾斜下来了。

 

要、人、命!

 

此时此刻,其中一颗果子——这个天大的麻烦还颇为愉悦地降落在他的房屋前,下颔高傲一抬,举手投足都在赤裸裸得鄙夷,上下将这小树屋一打量,眼里的嫌弃都要明晃晃的砸在地上。

 

“就这么个破树屋?”黄金瞳像是野兽一般,锁定了猎物:“你就是不答应的屋主?我可没听说过,你还是个精灵。”

 

格瑞,树屋的主人,他在面对这颗果子的时候,内心十分惆怅。

 

凹凸大陆,八大种族,龙蛇混杂之地。

 

千年前精灵一族被人族攻破,现在已经是人族的奴隶,常常作为拍卖品在黑市里做交易,格瑞是精灵,这一点自然让对方有些意外,毕竟曾经高贵,现在连平等生活都无法实现,怪不得要躲藏在这深山老林里。

 

不答应,是这树屋的名字。

 

近几年新起的谣传。在凹凸大陆荆棘峡谷之中,有一座树屋名为不答应,屋主知晓天下万千事、有通天本领,可以帮你实现愿望做到任何事但他就是不答应。因为他只帮助有缘人,唯有穿过凶险的峡谷,到达他的树屋,才有些许可能被另眼相看。

 

不得不说,听得令人心生向往,可惜,纯属扯淡。

 

格瑞只是个普通的精灵。

 

他在人类攻打精灵族时还是个小孩,面对家园突如其来的灾难显得弱小,而无能为力,在双亲的努力之下他逃出了那片地狱,在茫茫岩石的荒野里几乎饿死渴死。那个时候他遇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与救命恩人——金与秋,这才得以存活,慢慢长大。

 

在金的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压制不住之际,秋必须带着他前往极寒之地,想方设法去解决,格瑞被留了下来,他不能去,因为他还太过于弱小,无法独立在那里生存,而秋已经抽不开手了。在姐弟二人离开之后,他做找到了这片峡谷,机缘巧合之下遇见隐世的高人被收做徒弟,便一直在这里生活,前几年高人才寿终正寝。

 

这个因便是格瑞无意中撞见前来荆棘峡谷寻找草药的流浪骑士时种下的,他的家人性命不保,急需株极其珍贵的草药,而外界拥有珍惜的几株价值几个城池,哪里买的到,只能来这凶险之地拼搏努力。他是个实诚的好人,坚毅勇敢,格瑞虽然不喜欢人类却也赠送了草药给他,对方大喜过望再三言谢后急匆匆离开。家人的病治好了,旁人问他哪里来的药草,不轨之心蠢蠢欲动,那人半真半假说了来搪塞,没想到被谣传成这种模样,骚扰得格瑞简直都想搬家了。

 

可他不能怪罪那人,半夜三更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耷拉着肩膀认错,一副要以死谢罪的模样,格瑞就是要生气也是吞下去了,只得准备再过些日子就去极寒之地,现在的他倒是有那个实力了。

 

可惜,种下了因,就要查收果了,秋天到了,应该务农了。

 

“我的名字,嘉德罗斯。”

 

看起来半大不小的男孩,举着根看上去有点好吃的棍子,架在肩膀上,居高临下时的下颔圆得有些让人手痒,直到落在地上才看清楚还是有点轮廓,长大了必然是个俊秀非凡的帅小伙。他无意识中用了踏空的身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让格瑞几乎是瞬间里意识到,眼前这个从头发到鞋子都金灿灿要发光成暗夜萤火虫的小男孩,是这个大陆仅存没有几只的龙。

 

还是只龙崽子,没什么经验。

 

“听说你什么都知道,我问你,这个世界上还有几条龙?”

 

格瑞沉默片刻:“……不知道。”

 

“哈?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嘉德罗斯大为火光,他好不容易说服爹妈从家里头跑出来,找这个树屋的主人来问自己未来老婆在哪里,可是看上去这个白白嫩嫩奶油炼乳一样的精灵,什么都不知道啊?该不会是谣传吧?他正磨着牙,格瑞便开口了:“假的,谣传,我是受害人。”

 

“……谁、管、你、啊!”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人吧!嘉德罗斯怒不可遏,下意识抽出长棍狠狠地劈下去,对面的精灵也不甘示弱,手一抓便是一把绿色大刀抗住了这一击。他横眉冷对,又疾言厉色:“你疯了,散发龙气要是被人感知到了,你可不得被抽筋扒皮!”

 

他说的太对了,以至于嘉德罗斯下意识的弱势了几分,嘴上还要逞强。

 

“谁三更半夜还感知什么龙气……”

 

“你三更半夜还在我门口蹦跶。”

 

“我这不是找你有事吗!等等,你还说自己不知道,你都知道我是龙了!”

 

格瑞欲言又止,止又欲言,整理语言,索性最后以一个看傻逼的眼神让嘉德罗斯自己体会。嘉德罗斯也是自知理亏,撇着嘴心不甘情不愿,慢慢吞吞又嘟嘟囔囔。格瑞活了几百年了,对这种小龙崽子就像是捧了个烫手山芋,这月黑风高霜露重,小鼻子抽几下无意识得别提多可怜,只得叹口气请他进去喝碗热汤再睡一宿。

 

嘉德罗斯就名正言顺,登堂入室,裹着小毯子开开心心喝菌菇汤。

 

他以前吃的东西太血腥了,不可说。

 

“你为什么要找母龙?”格瑞给他铺层软垫,扩充床位,嘉德罗斯意犹未尽得舔了舔唇,伸手抓勺子去捞最后一点汤和蘑菇:“我爸说,传宗接代得任务就交给我,我可不得找一只母龙?”

 

你现在找到了也没法生孩子。格瑞忍住没吐槽出声,盯着他喝完汤,刷牙洗脸换好睡衣才准上榻,让嘉德罗斯碎碎念他简直是个老妈子。

 

“我头一次和别人睡觉,我都是一个人睡觉。”

 

“你也可以一个人。”

 

“算了,我不嫌弃你。”

 

格瑞几乎想笑,谁嫌弃谁啊,但是嘉德罗斯已经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完全没觉得格瑞可能会对他动手,把他抽筋扒皮拿去卖,睡觉有点小小的可爱。格瑞看了几秒,也闭上了眼睛。

 

……能帮一个,是一个吧。

 

毕竟当初的他也是在绝望之下,被拯救了啊。

白火
ooc。。。 怎么受委屈了啊(...

ooc。。。

怎么受委屈了啊(抱抱)

ooc。。。

怎么受委屈了啊(抱抱)

一只腐酱=W=
只剩最后一块儿蛋糕啦!被两位小...

只剩最后一块儿蛋糕啦!
被两位小天使同时瞄上

没错!那个蛋糕就是我(被打
第三次手绘,有很大进步,对吧?!

雷卡亲情向  所以我就不打tag了啊

格瑞和雷狮在说什么,你们自己脑补吧

只剩最后一块儿蛋糕啦!
被两位小天使同时瞄上

没错!那个蛋糕就是我(被打
第三次手绘,有很大进步,对吧?!

雷卡亲情向  所以我就不打tag了啊

格瑞和雷狮在说什么,你们自己脑补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