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瑞

778.1万浏览    54280参与
燃枭_

海眠【终】

[接上文]

29.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人鱼却拥有千年寿命。
所以人鱼能陪人类走完一辈子,而人却不能陪伴人鱼走完余生。
“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记住的是你那双眸子。”
“第二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记住的是你带着体温的手。”
“第三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记住的是你对我最后留下的话语。”
“这一次,我想将你的全部都记住,连同你的灵魂在内。”
安迷修跟着格瑞一起坠入了大海里,就在他的身体刚刚挨到水面的那一刻,格瑞用水泡结结实实保护住他,将咸涩的海水全部挡在外面。
“我有预感,这次的海啸,会毁了这座岛屿。”格瑞说。
“但愿如此。”安迷修抬起头看了看海面,虽然他什么都看不到。
两个人安安静静往海底下沉去,远处传来了座头鲸的鸣...

[接上文]

29.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人鱼却拥有千年寿命。
所以人鱼能陪人类走完一辈子,而人却不能陪伴人鱼走完余生。
“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记住的是你那双眸子。”
“第二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记住的是你带着体温的手。”
“第三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记住的是你对我最后留下的话语。”
“这一次,我想将你的全部都记住,连同你的灵魂在内。”
安迷修跟着格瑞一起坠入了大海里,就在他的身体刚刚挨到水面的那一刻,格瑞用水泡结结实实保护住他,将咸涩的海水全部挡在外面。
“我有预感,这次的海啸,会毁了这座岛屿。”格瑞说。
“但愿如此。”安迷修抬起头看了看海面,虽然他什么都看不到。
两个人安安静静往海底下沉去,远处传来了座头鲸的鸣叫声,和海潮声混在一起。海面上暴风肆虐,而海深处却沉寂一片。
“我还记得那时候听见你的声音。”
“是什么样的?”格瑞问。
“很特殊,不像鲸鸣,不像海浪声,也不像汽笛,明明听起来非常孤单,但是并不空洞。”安迷修回答。
“我在这海域待了很多年,海盗都没听见的声音,你听见了。”格瑞终于露出了笑容,那是在经历无数创伤和逃亡之后如释重负的笑容,也是在跨越重重磨难后终于死里逃生与对方重聚的笑容。
“骑士不会食言,我承诺要救你,就一定会完成。”
人鱼都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只会用声音蛊惑人心,让无辜的水手沉海,唯独你不一样。
千百条人鱼里,只有你不会唱歌,也只有你拥有人类的灵魂。
你说你会变成人类,是因为血液的共鸣。同类和海盗的血流在你的鱼尾上时,你没有变,唯独来到溶有我血液的海域时,你的鱼尾慢慢变成了人类的双腿。
你说你并不知道这份感情是否能被称之为“爱”,只是单纯的想救我,哪怕自己命悬一线。
格瑞,我很荣幸作为唯一一个能被人鱼这样保护的骑士。
所以我也确信,对你的感情的的确确是“爱”。
我愿意为了你至死不渝。
我愿意为了你,将所谓的同伴亲手送进波涛滚滚的大海,用双剑斩断所有的不公。
幸好你和我都在这风暴之海中活了下来。
……
海啸肆虐了不知多久才退去,乌云终于从天空中消散。
“天晴了。”
躲在深海里的安迷修和格瑞一起冲破海平面来到了沙滩上,沙滩上东倒西歪躺着很多卫兵,只是他们的呼吸早已经停止。最远处躺的人就是亲王,十字架倒在他旁边,刚好砸在他的腿上。
“这次海啸把王宫毁了,图书馆也没了。”安迷修看着破落的岛屿,突然觉得非常惋惜。
格瑞安慰安迷修说:“那些图书都来自大陆,唯一绝版的是那本《人鱼志》,它消失了,可是我还记得同伴的故事。”
安迷修点点头,走到亲王面前从他身上取出了怀表。怀表上面的珍珠还结结实实镶嵌在上面,只是海盗的血迹全部被冲得一干二净。
“该物归原主了。”安迷修用剑轻轻划破手指,将血液滴在怀表上面,让它慢慢扩散在珍珠周围,最后把怀表递给了格瑞。
“你不要了吗?”格瑞没有接。
安迷修硬是把怀表挂在了格瑞脖子上,随后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怀表本来就是让我感应你在哪里的存在,所以如今,我觉得不需要了。”
“我……”格瑞的脸瞬间红了。
“如果说我的血液是让你变成人类的钥匙,那么请你务必把它保管好。”安迷修做了个“嘘”的手势。
于是对方一下子就听懂了。他抚摸着怀表,重温那份血液注入自己体内的热度,但是这一次并不是烧灼的疼痛,而是暖融融的温度。
是真正骑士的血流淌到了人鱼的体内。
“回家吧,格瑞。”安迷修朝对方伸出手来。
“家,在哪里?”格瑞犹豫着攥紧了对方的手,目光依旧看着海平面。
“在海的另一头。”
那是骑士出生的地方,也是两个人回归的方向。
……
30.
几个月后,安迷修带着格瑞和其他骑士们回到了海岛上。
“国王的命令是让我们重建这座岛屿,但我预计未来还有海啸的可能。”安迷修看着跟在身后的一群人,指了指身后的沙滩,“这是他们曾经葬身的地方,原本国王打算派船把他们的遗体运回大陆安葬,可是在听过亲王的罪行之后,他改变主意了。”
“所以,最后一条人鱼呢?”一个小骑士问。
格瑞下意识蹬了两下腿,安迷修顺势抓住他的手,很自然地回答:“最后一条人鱼是不存在的,那只是他们编纂的故事。”
“可是……我记得明明有记载……”
“就算存在,也没人能看到他。总之,人鱼的故事就让他变成过去吧,以及,我想给这座岛修一块纪念海盗的墓碑。”
“是,团长大人!”
安迷修看着其他骑士们纷纷开始忙碌,便带着格瑞往海的另一边方向走去。格瑞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他们会怀疑吗?”
“我想不会的。”安迷修说。
格瑞攥紧了身上的怀表,随即又放开。两人到了另一侧海岸,那边荒无人烟,只有背后残破的王宫,还有海盗曾经留下的海锚。
格瑞慢慢走到了海中,当海水没过他的腰部后,那两条人类的腿又合在了一起化为人鱼尾巴,亲王留下的伤痕已经完全痊愈,连伤疤都没有留,只不过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重新变成人鱼回归大海。
“大海和陆地,你喜欢哪里?”安迷修站在岸边,似乎在自言自语。
“原本是大海,现在我觉得,有你的陆地也不错。”格瑞听到了安迷修的声音。
“可惜我的寿命没有那么长。”
“可我相信,你的来生会认得我。”
“但愿如此。”
……
一年后,在大陆上的图书馆里,安迷修和格瑞坐在一起补全《人鱼志》。
“……能力是高频率的歌声,可以和所有海洋生物交流。然后,序号977,他的名字是金,和我在一起长大的人鱼,金色头发,性格非常乐观,偶尔很脱线,能力是游泳速度飞快,反应灵敏,鱼尾有攻击性。”格瑞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个沉海的人和金的发色很像,如果他活着,或许我不会遇到你。”
“我知道。”安迷修拍拍他的后背,笔尖在纸上飞快划动着,“或许是命中注定吧。”
“你该怎么写我?”格瑞指了指自己。
“你?”安迷修想了想,把书翻到最后一页,蘸满墨水后写下这样一行字——“所有的人鱼都成为了屠海的牺牲品,在大海里长眠。关于唯一一条有灵魂的人鱼也成为了最后的传闻。或许在经历百年后,他还会浮出海面寻找恋人的转世,但是只有在那个人面前,人鱼才会露出自己的尾巴。正因为他拥有灵魂,所以会变成人类的样子,或许你身边的恋人恰好就是他变成的,只是你从来未察觉罢了。”
……
安迷修。
你曾说过我属于大海,而不是牢狱与火焰,可你从来没有想到,如今的我和你一样留在了陆地上。
你也说过,如果我们有一天在天堂重逢,你肯定记得我的模样和名字。
我不知道为什么海盗认定你才是唯一的骑士,就像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一样。只是,在经历千百波折之后,我确信海盗说的丝毫不差,只有你留在了我身边。
人鱼的寿命有几千年,人类却只有几十年,所以你告诉我,倘若有一天你离我而去,要让我拥抱着你的躯体长眠于大海,然后以人类的身份寻找你的转世。
我想到了那时,我肯定会认出你。
千百年来,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终于爱上了人类。那不是靠蛊惑获得的恋人,而是靠灵魂获得的恋人。
所以,直到你和我从海面上浮出来的那一天,我才发现,你的眸子居然和那时的海水是一模一样的颜色。
你曾听到过来自海底的声音。
如今的我才想起来,那声音是我用灵魂给你的回应。
倘若翻译成人类的话语,它应该在说——
“我爱你”……

END.

Nyakunn、喵君
画了一晚上的草稿orz画到后来...

画了一晚上的草稿orz画到后来发现格瑞身高太高,透视画不进去了。。。

画了一晚上的草稿orz画到后来发现格瑞身高太高,透视画不进去了。。。

白沫染Sakura
摸鱼一时爽,细化火葬场 是幼年...

摸鱼一时爽,细化火葬场

是幼年瑞x金!大概是瑞瑞的梦境什么的,金似小天使!

摸鱼一时爽,细化火葬场

是幼年瑞x金!大概是瑞瑞的梦境什么的,金似小天使!

埃白_考不上武大誓不为人
@不能入药的露子 今天生病差...

 @不能入药的露子 今天生病差点当场阵亡,临时被送回家养病,想了很久,终于忍不住想画一副光明温暖的画……(太久没动板子手很生,但是我尽力了。)

世界有些部分很残酷,但更多部分是温柔的——这是开始重新爱上这世界的我的直观体会。

衡水模式和一些极品的老师把我的三观和健康几乎全部击碎了,就在去年。

我在很多号上产了很多粮,有被评价“温柔”的,有被说“丧”“极端”的,特别混乱——可混乱的其实是我自己。那时候我也很绝望,精神层面受打压排挤是一回事,但是完全不能转移注意的是身体的不健康(持续低烧、各种小炎症),这种症状几乎请不了假,还会被误解为“颓丧”“前一段时间飘了”各种的,一...

 @不能入药的露子 今天生病差点当场阵亡,临时被送回家养病,想了很久,终于忍不住想画一副光明温暖的画……(太久没动板子手很生,但是我尽力了。)

世界有些部分很残酷,但更多部分是温柔的——这是开始重新爱上这世界的我的直观体会。

衡水模式和一些极品的老师把我的三观和健康几乎全部击碎了,就在去年。

我在很多号上产了很多粮,有被评价“温柔”的,有被说“丧”“极端”的,特别混乱——可混乱的其实是我自己。那时候我也很绝望,精神层面受打压排挤是一回事,但是完全不能转移注意的是身体的不健康(持续低烧、各种小炎症),这种症状几乎请不了假,还会被误解为“颓丧”“前一段时间飘了”各种的,一边长时间扛着病一边长时间被爆骂和时不时被暴揍(衡水模式,微笑)(因为入班几场考的太好,后来就成重点殴打对象)还要笑颜以对来自关系户和不明觉厉的小姑娘甚至是一些小男生的议论(个性太直,在考场怼过作弊的几个人,然后我的名声就彻底臭了,各种被骂心机【biao】),心理崩溃一段时间后成绩也悬了很久。

圈子里(虽然我自认自己其实是边缘人)又因为大部分是亲情向的粮被CP党小可爱(现在搞清楚了,是贴吧跟来的。因为之前帮朋友画游戏CG被LULI粉捆绑着一起认为我是XX党)连续夺命连环CALL还搬出了“你就不怕XX大大发现吗”【←感受一下我的内心】【结合一下我的三次元处境】心态爆炸。然后又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被和朋友撕过逼的一群画手“划阵营”式地屏蔽了。【……微笑。】然后在某个群里遇到那些屏蔽我的画手的粉丝,私聊戳我……向我安利了好几天那些中的某位太太有多好……啊当时想着都是小孩子,所以从来没有起过“挂人”的念头,只是自己胃酸上来又难受很久。加之自己本身偏好奇特、产的粮冷门泥石流、头铁嘴硬、还不太能GET到一些热门粮的戳心点,整个人和圈子都是呈割裂状态——现在想想简直矫情:入圈时我还上小学,这么多年我都长大了,旧时亲友也都退圈了,对个子供番居然还抱那么多幻想——不过还是回圈一年,产粮几百(高产似母猪)——其实是因为太痛苦了,把所有的热爱错误地倾注到错误的地方了吧……

 

但那里永远是我的白月光,错就错吧……


总之这时候我的心理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某天我受不了这么失败的一年——因为很显然,能出现这么多状况,要说和我没关系那简直是推卸责任——试图清列假装那些不存在。

 

然后,在高考当天,我以为一切都结束时,被我清过的某位大大给我发送了一句话。

 

心态爆炸。


讲真的一开始我傻兮兮的圣母式自责。后来被以前的同学骂醒了:原来自己是个二百五。

我居然永远把自己看得那么糟糕——被很多人评价过“您超棒”“您很温柔”——可是,事实上,这种评价现在太常见,导致这些已经廉价了。而且在自我否认时我根本听不进去这些,我只是一味认为自己很糟糕,认为什么“融不进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反而愚蠢无比地忽略了世界那温和的部分。

 

以至于有次食堂阿姨允许我赊账时我傻逼兮兮地感动到回班哭了两个小时。

泪腺炸裂【大概实在是压抑太久了】

 

可是世界依然是很温柔的啊。

人在极端难过时很可能选择性忘记温柔的那部分,我最崩溃时甚至忘记我的父母是那么深的爱着我,尽管我在初二时才和他们住在一起——所以在《写作留守人》里我会写主角儿那么执着于父爱——结果因为最擅长的语文爆炸,我又不希望走211而选择复读时,他们大发雷霆,哭着对我说他们害怕我这种直来直去还容易走极端的人中途崩溃——但是事实证明,去年的一年让我在情商上有了质的飞跃。基本上,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只要你一心想着自己的目标,并且让自己从心里相信,自己最爱的人是自己。

不可否认,我不可能做到以前一些人认为的“温柔”了。甚至毫不留情的讲,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麻木不仁的状态。可是打不死我的都会让我更强大,时至今日,我能重新爱上这世界了,今天的我也依旧在被欣赏着,也被厌恶着、被误解着。

可别人没有理解、包容我的义务。

可我也没有扭曲自己迎合所有人的义务。

 

有句话很无情“人世间的一切不幸,本质上都是因为当事人的能力不足” 。我现在也认为它是蛮不讲理的,因为客观地讲,一些“能力”的建立,需要扭曲意志为代价——这些先不提。但是还有很多能力是可以在保持自我的前提下建立的,虽然最初会觉得很不讲理甚至反感委屈。

 

嗯……人与人肯定存在差异,但是这些大概是我体会到的……相对而言比较实用的东西。


你看这个人,疯魔挣扎了那么久,却也依然活了下来,并且逐渐释怀、重新爱上这世界了啊。

 

 

 

——————

生病时写的,乱七八糟,还有点仓促……因为明天又要返校了。

大概率不知所云……但确实是真心想说的。

 

嗯……我相当欣赏《五色之虹》里的一段台词:

“流泪的理由是?后悔吗?伤心吗?”

“同情吗?”
“真麻烦啊。”
我可是克服了所有那些眼泪之后,才站在这里……才选择了这里的。
  

愿你前行。


PS开个玩笑:等我真正回来时,就把“埃白”改为“埃白巫”吧,祭奠一下那个或许给很多人惹了很多麻烦的“巫原”,也讽刺一下自己是个二百五?

233

想要笑着和你交谈啊


透透飛上天

偷偷tag @白泽 太太u///u

太太的凹凸社会人设定真的太好看啦QQ!!!

因为太喜欢就画了一些!!

偷偷tag @白泽 太太u///u

太太的凹凸社会人设定真的太好看啦QQ!!!

因为太喜欢就画了一些!!

克洛伊艾洛因
尝试画把小刀刀瑞嘉注意避雷

尝试画把小刀刀
瑞嘉注意避雷

尝试画把小刀刀
瑞嘉注意避雷

写小说的卡卡莎

【瑞金+卡米尔】穿越现实②

【瑞金+卡米尔】穿越现实②
原创角色警告
超能力警告
沙雕警告
——正文——
    “呜呼~终于……要好了啊……”
    身着白大褂的黑发少女,一双带着白手套的手在实验室的操作台上不断忙碌着。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然而,在这座实验室的操作台前的圆台上,一个巨大的营养仓竖立着。大仓里面全部都是白雾,影影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
    3.2.1,实验成功。
    按下最终按钮,少女越发兴奋了。要来了呢!
    仓...

【瑞金+卡米尔】穿越现实②
原创角色警告
超能力警告
沙雕警告
——正文——
    “呜呼~终于……要好了啊……”
    身着白大褂的黑发少女,一双带着白手套的手在实验室的操作台上不断忙碌着。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然而,在这座实验室的操作台前的圆台上,一个巨大的营养仓竖立着。大仓里面全部都是白雾,影影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
    3.2.1,实验成功。
    按下最终按钮,少女越发兴奋了。要来了呢!
    仓门缓缓打开,白雾笼罩着实验室。慢慢散去,终于看清了仓里人的全貌。大概是刚出来的原因吧,他就只是站在那儿,眼睛在轻轻的抖动,并没有完全睁开。一头柔顺的黑色短发,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一条红围巾就这么围在脖子上,遮住了嘴巴。衣服只是简单的白衬衫黑短裤,但依然掩盖不了少年是多么的可爱清秀漂亮帅气(emmmmmmm找不到形容词的我)。
    眼睛终于睁开,少女表示她简直快要撑不住了。那双眼睛,宛如蓝宝石一般的,纯洁无瑕,真就像是包含了整个宇宙的,让人沉迷。
    “你,是谁?”软软糯糯的正太音一出口,少女激动的简直要把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全部忘个精光,只能结结巴巴的开了口:“那个……我是你的妹妹啊,卡莎儿,你是我的哥哥,卡米尔,你是失忆了不记得了吗?”看着面前的少年一脸困惑的样子,稍微放了一点心“你之前被车撞了,这儿是我们家,爸爸妈妈都被撞死了,我在家里所以没出事……额,就是这样。”“这么说你是我妹妹,叫卡莎儿?我叫卡米尔?是哥哥?爸妈都死了?”“对对就是这样!”卡莎儿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次终于成功了啊。“你让我咋么信你?”但她刚放松了一会,就又被卡米尔的这句话吓了一个激灵。“我真的是你的妹妹啊,哥哥大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记得了吗!”“首先,如果是被车撞了的话,那好歹是在医院吧?但我是从这个营养仓里出来的。而且,我身上的衣服很干净,脖子上还有围巾,如果是换过的话,围巾咋么解释?我们虽然长的很像,但真的很可疑啊。还有,失忆这个理由也太勉强了吧?我昏迷肯定不止一两天,却对最近所发生的是一清二楚,当我需要它们的时候,它们就会像电脑里的网页数据一样跳出来,我连思考也不要。天才也不会这样的吧?还有你刚才的一举一动,只要观察力稍微强一点都可以看出你刚才在说话前说话中和讲完话后的表情动作全都透露着‘我在撒谎’的信号。糟点太多,我就不再一一举例了。所以,你到底是谁,我也到底是谁?”
    卡莎儿:目瞪口呆。
    完了,这个智商又太高了……不过好像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发觉吧?我果然不会撒谎的说……那咋么办啊咋么办啊……我可是把无定之躯的数据也输进去的啊,我可打不过他啊……完了完了,又失败了,这次这个还不能重塑(因为打不过抓不回去)而且这可是我创造的颜值最高最还原的一个了,就算真的能重塑估计也做不出来了。而且这次用的还是保留下来的最好的一颗细胞了……算了,我不是本来就有哥哥吗,虽然他很混蛋但不得不说死的很惨。虽然作为一个卡吹把那个混蛋的事情套到卡卡身上很不爽,但就只能这样了吧……最后稍稍改一下就行了……
    “那个……可能我是编了一点谎话……但你真的是我哥哥,我是你妹妹,名字也确实是这个,爸爸妈妈也确实都死了,衣服……是我帮你穿(生成的)的……那个营养仓是我给你制作的,我的能力可以说是能让人起死回生了,所以……其实本来你已经死了,但我又用我的能力把你救了回来。不过稍微改了一点地方。其他的真的不能告诉你了,而且大多数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咋么回事……真的!”卡莎儿快要哭出来了,她老底都要爆出来了。
    糟点真的太多了啊……但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啊。卡米尔这样想到。能力……又自动跳出来了啊,超能力,话说我也有?也是自动跳出来的啊。无定之躯……随意改变自身身体质量……还算好吧。
    “姑且信你。”卡米尔丢下一句话,拉了拉围巾。
    终于啊……卡莎儿终于又放松了一下。“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去上面!我们家是建在一条巷子的底下的!”有谁会把家建在一条巷子的底下?卡米尔翻了一个白眼,真是完全不靠谱啊。
    然后他们所谓的家就消失了,旁边只剩一架铁梯。把梯子竖起来,到这个地下层的顶端,有一个盖子,卡莎儿说这是出口,爬上去在出井盖就能出去了。原来那盖子还是个井盖……卡米尔已经彻底无语了。不论她是不是自己的妹妹,谁家有一个这么笨的女孩子都会觉得很苦恼吧?
    但就在卡米尔胡思乱想之间,卡莎儿已经爬到了一半,还喊了一声:“哥哥你快上来啊!”把卡米尔的思绪彻底拉回了这个世界。
    顺着梯子爬上去后,才发现这个小巷,还真不是一个正常的小巷。几座几乎破到让人认不出这是房子的房子把巷子除了上面和前面的巷子口外围的几乎不透风,旁边种满了树,遮住了巷子上面,几缕薄薄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进来勉强能看得清。
    卡米尔还在观察这个巷子,卡莎儿却看着前方,正在走动的两个人,脸上写满了呆滞。
    【您的超能力副作用已觉醒,此后,您每一次使用超能力,都会根据使用的量来决定您的副作用等级大小。由于您这次使用能力创造了卡米尔,经检测该人物原型来自凹凸世界,所以您以后使用超能力时,都会相应的把一样凹凸世界的东西或人物召唤过来。当您见到这样物品或人物时,系统会自主做出反应告知。召唤对象不受控。召唤过来后不可送回。召唤对象随机。该次召唤对象为格瑞和金。】
    听着这么长的一段系统播报,卡莎儿内心是那么个的轩然大波惊涛骇浪天打五雷轰。加起来,第一个反应是:瑞金啊!他们好甜的啊!第二个反应是:刚才系统好像说,他们被召唤来了?第三个反应是:雾草……
——②完——
    原创角色望喜欢。卡卡是人造人啦。和第一个故事是连接的拉。
望喜欢。

煜苓

(all瑞)团宠(5)

ooc

----------------------------------

7.

桌子上堆满了啤酒瓶,有空的也有没开过的

“老大你来了啊。”编着辫子的白发男子一手拿着一罐啤酒一边掐着隔壁发量超多的黄发男子的脸对着雷狮说。

“帕洛斯,你倒是别欺负佩利了,话说卡米尔呢?”雷狮调笑着看着佩利抱怨着从帕洛斯手中逃脱。

“老大,卡米尔说要去写作业就不来了”佩利揉着被掐疼的脸,郁闷的开了罐啤酒对雷狮说。

“哦,好吧”

“老大,不介绍下你隔壁的这位么”帕洛斯橘色的眼中闪过狡诈,随即恢复正常,笑着看着格瑞。

“这是格瑞”雷狮做了简单的介绍,“不过你们都知道的吧,明知故问”

雷狮拉着格瑞在...

ooc

----------------------------------

7.

桌子上堆满了啤酒瓶,有空的也有没开过的

“老大你来了啊。”编着辫子的白发男子一手拿着一罐啤酒一边掐着隔壁发量超多的黄发男子的脸对着雷狮说。

“帕洛斯,你倒是别欺负佩利了,话说卡米尔呢?”雷狮调笑着看着佩利抱怨着从帕洛斯手中逃脱。

“老大,卡米尔说要去写作业就不来了”佩利揉着被掐疼的脸,郁闷的开了罐啤酒对雷狮说。

“哦,好吧”

“老大,不介绍下你隔壁的这位么”帕洛斯橘色的眼中闪过狡诈,随即恢复正常,笑着看着格瑞。

“这是格瑞”雷狮做了简单的介绍,“不过你们都知道的吧,明知故问”

雷狮拉着格瑞在沙发上坐下

“雷狮,酒给你,还有,看在你带新朋友的分上,给你一碟水果吧”刚刚的老板走上来,手上的托盘上带着两杯鸡尾酒和一碟水果。

“多谢”雷狮接过托盘,拿起一杯鸡尾酒给格瑞,“不尝尝吗?”

格瑞接过,小小的了泯了一口,任由酒的味道在嘴里回荡,最后在咽下

“雷狮。。这里。。其实是gay吧吧。。。”格瑞说道

“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就跟着来了吧”帕洛斯好奇的看着格瑞,“不可思议的表情异常明显。”

“我以为他是为了给那个垃圾报仇。。。就没在意。。”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为了那个弱鸡而大动干戈。”

 “也是”

“喂,你叫格瑞对不对!”佩利突然兴奋道。

“嗯”

“和我打一架,老大带来的人都很能打!”

“不打。。”

格瑞翻出带在身上的卷子,开始刷题。

“老大,我们认识的格瑞应该不喜欢学习的吧”帕洛斯看到格瑞带了作业,抽着嘴角对雷狮说。

“确实,但他这种速度不像啊,而且都没错”雷狮摸着下巴,同样吃惊。

【叮,目标人物雷狮好感度上升为10,请继续努力】

这时雷狮的同伴过来与雷狮打闹,格瑞抬头问“雷狮,有耳机吗”

“给你”

“谢谢”

接下来便是沉默不言,他的存在与周围的人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像是把一切排斥在外面,不让一切进入自己的世界。

雷狮看着觉得碍眼,但又没有立场去插入其中。

【叮,目标人物雷狮好感度上升为20,请继续努力】

(搞不懂他。。)格瑞对突然提升的好感度感到疑惑,(不过,这样就能快点回去了吧。。)

 

 

 

 

8.

来到学校,早上的的课由于格瑞的预习显得枯燥无味,格瑞用手托着脸,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想着有关于这个身体的一切,然后把思维放空,沉寂在没有一切的世界。

“嗯,那个倒数第二排的白发男同学,请你到台上做一下这道题吗?”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对格瑞的无视终于忍耐不住,叫他到讲台做题。

“格瑞,格瑞,老师叫你”金轻轻碰了下格瑞,把他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嗯”格瑞起身走到老师面前,“这道题对吗”

“是,麻烦你做出来了”

“老师,你这个表情可不像。。。”格瑞一手拿了一只粉笔,一边盯着老师说让他吐血的话,在老师想要爆发时,把粉笔丢回盒子,说,“还有,我写完了”

老师看着占了一页黑板的答案,感觉似乎过长,想叫住向自己座位走去的格瑞,却听见格瑞轻飘飘的声音。

“我用了两种方法。。”

老师认真看了一下格瑞的答案对同学说

“这位同学确实用了两种方法,一种是我们课上讲的,一种则会在之后的学习中了解到,而他在这么短的时间能把这种压轴大题,只能说他对于这些知识了如指掌,希望各位同学向他学习”

台下的学生早已在格瑞说出用了两种方法后鸦雀无声,在听到老师的表扬后更是不可置信

一个同学弱弱的举手“可是,他是格瑞啊”

“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吊车尾,可是他的做题速度完全不像,而且这题还是我在备课时出的,也就是他完全没见过”老师看着格瑞,感觉格瑞有哪里变了,“不过,这说明了格瑞同学有非常大的潜能,希望你能多多向我提问”

“哇,格瑞,那个可是全校最严厉的老师没有之一,但他的才能同样出众,格瑞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们加在一起肯定天下无敌”金搂过格瑞的肩,显得很兴奋,“格瑞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们加在一起肯定天下无敌”

“嗯”格瑞低着头开始补起了在酒吧通宵的觉。而金在警觉老师在盯着他时迅速回头,认真听课。

 -------------------------

在没有第二个攻略对象时,完全没感觉


玖万

=-=【简易人设】怪盗与侦探学院

本来今天发(1)的

——————

人设

金:一目十行,记忆力超群,且第二人格【黑金】极富有怪盗潜质,为侦探怪盗双修,学院新生

格瑞:面瘫,侦探部的行动班,学分排第二

嘉德罗斯:怪盗部的文化班=-=,靠打晕目击者的方法逃过了无数次追捕,学分第一

安迷修:侦探部的解码班,侦探部学生会主席,遵从骑士道,恶心帅,潜在暖男

雷狮:怪盗部雷狮怪盗团老大,(因经常翘课所以不知道哪个班的),校园恶势力,最看不惯学生会会长

凯莉:侦探部的解码班,全校园八卦总来源,为《星月杂志》总编

安莉洁:热爱占卜,上课依占卜决定,十分随性。校内自营占卜小屋,有缘不要钱,没缘10积分一次。

————

学院...

本来今天发(1)的

——————

人设

金:一目十行,记忆力超群,且第二人格【黑金】极富有怪盗潜质,为侦探怪盗双修,学院新生

格瑞:面瘫,侦探部的行动班,学分排第二

嘉德罗斯:怪盗部的文化班=-=,靠打晕目击者的方法逃过了无数次追捕,学分第一

安迷修:侦探部的解码班,侦探部学生会主席,遵从骑士道,恶心帅,潜在暖男

雷狮:怪盗部雷狮怪盗团老大,(因经常翘课所以不知道哪个班的),校园恶势力,最看不惯学生会会长

凯莉:侦探部的解码班,全校园八卦总来源,为《星月杂志》总编

安莉洁:热爱占卜,上课依占卜决定,十分随性。校内自营占卜小屋,有缘不要钱,没缘10积分一次。

————

学院守则:

1.学院内不得私自斗殴,学院外一概不管(你出的去再说。)

2.在校期间不能串部,可以串班。(只要你不被发现)

3.毕业之后两部掐架一概不管

4.此学校实行5年制教育,不支持休学,也不支持考研究生和博士。(5年一到就滚)

5.宿舍例行检查,不得放违禁物品,不得破坏宿舍公务。

6.新生入校登记元力技能,接受体检,由学校安排分班。

7.上课例行点名,迟到扣学分。(你学分够扣就不管了)

——————

cp:本来想写all金的,算了,我不能只吃一锅糖。

雷安,嘉/瑞X金,凯柠。

——————

最近流行写手绝命挑战这类东西么?

绝不放图,图上每一个好的=-=

自己写还是比较好:

点赞5:爆性别

点赞20:爆体重

点赞50:发黑历史

点赞100:cp性向100问长文

点赞200:初次开自行车

我觉得不可能有500赞

——————

抢先看:

“深黑色的夜里,银白的月光撒向百货大楼的顶层,风轻轻吹过,叶的声音飘来。与此静穆的景观好不相称的是灯火通明的大楼和尖锐的报警声,人民陆陆续续从下方的大门口走出,仰头观察着什么。天台上,白色的绅士西装隐入月色,张开鸟一般的两片羽翼,慢悠悠地飞向远方。几刻钟后,看热闹的人们往四面八方散去,风越来越大,应约有下雨的趋势,一张轻飘飘的白纸从上方飘到了某个人的警帽上,明晃晃地写着‘翡翠玉已拜领,请留步不送’ ,右下角还画着一个魔术帽的简笔人头像……”

一整个下午,金都沉迷于一部名叫《凹凸怪盗》的小说,搬来个小摇椅,坐在阳台上,阳光把书照亮,黑色的文字更有了辨识度,金灿灿的纸还隐隐有些温暖的味道。金蓝色的眸子紧盯着书籍这一方方块大小的平面,眼珠子只左右快速移动着,达到了一目十行的速度。金色的毛发在阳光下徐徐生辉,有时候在微风的带领下还会抖一抖“身子”,不过这些,沉迷书本的金都毫无察觉。

有时候金很讨厌自己一目十行,记忆超群的本领。比如现在,阅读的速度过快导致他还未尽兴书就到了大结局,每一章的悬疑在几分钟之后就会解开(因为看到后面解释了,大部分金自己也推测到了=-=),对于这种情况,金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他不想花时间改什么阅读习惯,还不如多看看学科书,然后尽情happy呢。

“要是我是神偷就好了,或者侦探也行啊,反正事情扑朔迷离才有意思么。”金这么想着,却也没把此愿望当真,把看完的书塞进满满当当的大书柜,然后看了看钟表:1:30,也是上下午的课的时间了。随意地拿了件连帽衫套上就出门了。

预计星期五发,尽量写长。

——————

点赞评论是美德


。。。。。

【代人出物】
粥粥圣诞pa吧唧
12r/个,带走十个及以上包邮

走闲鱼
每周四六发货

【代人出物】
粥粥圣诞pa吧唧
12r/个,带走十个及以上包邮

走闲鱼
每周四六发货

此处因有一个很文艺的ID

我都忘了我有这张图了w

p站去背备份→Π

我都忘了我有这张图了w

p站去背备份→Π

不息

@手癌B 我现在非常紧张只希望b大哥不要嫌弃我真的!!!!我完全不知道我在画什么5555555151!!!!这这这算是饭钱吧!!!!(哪里会够啊你)

@手癌B 我现在非常紧张只希望b大哥不要嫌弃我真的!!!!我完全不知道我在画什么5555555151!!!!这这这算是饭钱吧!!!!(哪里会够啊你)

不息
@伏没有粟 粟粟点的猫耳!!...

@伏没有粟 粟粟点的猫耳!!!好紧张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人怎么这么容易紧张,平时话不是很多吗)

@伏没有粟 粟粟点的猫耳!!!好紧张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人怎么这么容易紧张,平时话不是很多吗)

燃枭_

海眠【14】

[接上文]

27.
天黑了,走廊里变得寂静无声。
安迷修一直没有睡,默默窝在角落里仔细捕捉着外来的一切声音,感觉附近静悄悄的应该没什么人靠近了,便把脖子上戴的项链拆了下来,将那个装饰品弯成弧线,伸进锁孔里轻轻拨弄着。
就在这时,格瑞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鱼尾依旧是宛如烈火烧灼的剧痛,只是手上的铁链都被解开了,想必亲王认定他这幅模样肯定逃不出去。他慢慢撑着自己的身体爬到牢笼门口,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同样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骑士到底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格瑞努力抬起手敲了敲牢狱的铁门,硬是在走廊上弄出来了点声音。
“当啷当啷——!”
安迷修听到敲击声吓得赶紧收回了手,顺势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他不知道那...

[接上文]

27.
天黑了,走廊里变得寂静无声。
安迷修一直没有睡,默默窝在角落里仔细捕捉着外来的一切声音,感觉附近静悄悄的应该没什么人靠近了,便把脖子上戴的项链拆了下来,将那个装饰品弯成弧线,伸进锁孔里轻轻拨弄着。
就在这时,格瑞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鱼尾依旧是宛如烈火烧灼的剧痛,只是手上的铁链都被解开了,想必亲王认定他这幅模样肯定逃不出去。他慢慢撑着自己的身体爬到牢笼门口,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同样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骑士到底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格瑞努力抬起手敲了敲牢狱的铁门,硬是在走廊上弄出来了点声音。
“当啷当啷——!”
安迷修听到敲击声吓得赶紧收回了手,顺势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他不知道那是格瑞弄出来的声音,还以为是卫兵来了。格瑞又敲了几下栏杆,企图等待着另一头的人给点回应,结果走廊上依旧寂静无声。
“安迷修?” 格瑞刚要喊一声他的名字,两个门口值班的卫兵便一左一右出现在他面前:“是你一直在敲栏杆?明天就要上刑场,你今晚能不能安分点!”
“那个骑士呢?” 格瑞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定格,唯一牵挂的就是另一个被关押进牢狱的人。
“骑士?”一个卫兵很不耐烦地看了格瑞一眼,嘀咕了一句“早被淹死了”便拽着同伴扬长而去。
“什么!”
格瑞听到这句话后如雷轰顶,本来微弱的希望之火一瞬间被熄灭,怪不得对方没有回应他接二连三的敲击,以为就在他昏迷的瞬间,对方和海盗一样被丢入了大海里。而安迷修听到这句话后气急败坏,恨不得直接挥拳打碎冰冷坚固的栅栏,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意味着更多的卫兵会到场,到时候想要逃离简直插翅难飞,还不如安安静静等待着救赎的机会。
不!没有时间了!
因为在天空稍微露出熹微曙光的时候,十字架之火便会被点燃。
和成百上千条人鱼一样,格瑞曾经目睹了亲王儿子与海盗的溺亡,同伴的火葬,直到最后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可以变成人形,然而长长的走廊和监狱又束缚了他,卫兵的欺骗让他又一次被自责埋没,以为那个骑士也因为他而长眠大海。
“是我害死了你。”
于是,牢狱里的两个人都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天亮,等待着命运给他们的最后裁决。
……
“还有多长时间?”
安迷修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那扇小小的窗户,黑漆漆的天空已经有点微弱蓝光了。他不知道时间的流动,又看不到走廊外的动静,自己的双剑似乎还埋藏在薄薄的土层底下,大概离海不是很远……
“凝晶和流焱。”
安迷修嘀咕着它们的名字,双手假装在握住它们,然后轻轻挥动着。
如果说每条人鱼都有不为人知的潜力,那么骑士是不是也如此?
曾经的师父给予他骑士头衔和双剑,告诉他如何挥动武器去战斗,保护身边的同伴,抵抗一切不公。但是关于这两把颜色特殊的剑,师父并没有做出过多的解释,言外之意是引导安迷修发掘关于它的潜质,安迷修带着自己的同伴上过几次战场,最后一次战斗为了保护别人而负伤,于是避开了屠海。后面的安迷修直到来到海岛也没有挥动过武器,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解开双剑的隐藏潜质。
“我们是骑士,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斩杀所有不公与罪恶!。”
“我将为了爱情至死不渝!”
安迷修跪在窗户底下,感觉胸口越来越烫,这不是伤口燃烧的滚烫,而是那种沸腾的烫意。天幕的蓝色越来越浓,将那抹沉黑色撕裂开,渲染着属于破晓的幕布。
……
“——把那人鱼带到海边的十字架上!”
格瑞的牢门终于被打开了,伤痕累累的人鱼被卫兵一把拖出来,往海边那座锈迹斑斑的十字架上带去,将骑士留在了冰冷的牢狱中。
天就要亮了。
28.
海水拍打着海岸,将贝壳和海星卷上来,又把它们带回海里。
亲王手里攥着从安迷修房间里带回来的怀表,带着两个亲信子爵来到沙滩上,只见黑压压的卫兵站在十字架底下,领头的卫兵手里举着火把,十字架底下堆满了硫磺和枯草,还有从灌木从里采来的花。格瑞被捆在十字架上面,双手和布满伤痕的鱼尾被牢牢绑住,他一直低着头,没有人看到他的眼睛里到底写着什么。
亲王笑了笑,朝底下挥挥手,那群卫兵便自觉让出了一条道。他示意两个子爵留在原地,兀自朝格瑞走了过去,一直停在十字架前面后才站住了脚步。
“你有遗言吗?”亲王朝他晃了晃怀表。
“没有。”格瑞的语气没有任何温度。
“作为最后的仁慈,我允许你和骑士见一面。”
“不需要!”格瑞咬咬牙拒绝了,他生怕亲王带来的是溺亡骑士的头颅,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对方最后的影子活在自己的记忆里。
亲王没有料到格瑞居然如此倔强,虽然自己真的打算将安迷修投入海中:“哦呀?那就让你的骨灰去大海里寻找他好了。”
“风暴要来了。”格瑞突然语出惊人。
“什么?”两个子爵听到这句话后面面相觑。
“风暴已经在逼近的路上。”格瑞又重复了一次。
这条人鱼不会说谎,他预知的风暴没有一次落空,虽说在黎明爆发风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这是格瑞的预言,绝对丝毫不差。
"给我点火!"亲王突然瞪大了眼睛,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来,随即挥手示意卫兵赶紧撤退。他估摸着就算暴风降临,那火焰也会在被海水浇灭之前夺走人鱼的性命,然而就在火焰即将接触到十字架下干草的那一刻,一把剑突然飞过来将火把打翻在潮湿的沙滩上,火焰挣扎了几下后便迅速熄灭了。
"什么!"
点火的士兵惊呆了,亲王惊呆了,就连那群黑压压的卫兵也一时间不知所措,格瑞刚抬起头,就看到捆着自己的绳子被剑刃齐刷刷砍断,自己从十字架上掉下来,落入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骑士怀里——
"安迷修!"
安迷修的脚下踏着另一把剑,好像是踩着它飞过来的。他稳稳当当接住格瑞,带上另一把剑朝大海的方向飞去,没有多说一句话。
“——给我追!”亲王歇斯底里喊出一句话,自己带头先朝船的方向奔去,想在大海上截住他们。
他根本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打破牢狱的。
因为就连安迷修也不知道,骑士的潜质和人鱼一样能被激励出来。
……
“你……疼吗?”安迷修看着格瑞尾巴上的伤口,心里一阵难受。
“我以为你死了,卫兵告诉我,你沉海了。”格瑞摇摇头。
“亲王打算这样处决我,可他失策了。”安迷修回答。
“你怎么逃出去的?”
“我的牢房有窗户,正好可以让双剑从狭窄的缝隙里飞进来。”安迷修回答。
原来,就在天快要亮起的时候,安迷修听见了格瑞被带走的声音,绝望与愤怒的火焰被瞬间点燃,那一刻,他突然站了起来,使劲砸了一圈监狱的牢壁,震得天花板上面的石头开始纷纷往下落去。
“回到我手里吧……凝晶,流焱!”
索性两把利剑被埋得不深,它们感觉到了骑士在渴求着这份力量,于是慢慢顶开薄薄的土层,顺着轨迹往牢狱的天窗里飞去,最后稳稳当当落在了自己主人的手中。
“每个骑士的剑都是有灵魂的,它们冲破重重阻碍都要回到主人手里,只为了让对方再一次为了正义和爱人重新站在战场上面。”
于是,安迷修没有犹豫一秒钟,挥起一剑打破了坚固的牢门,朝着海的方向冲去……
火刑已经开始,幸好他来得不迟。
……
亲王的船已经朝两人的方向开了过来,远处的大海上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线天,似乎是海潮,还朝着海岛这边高速移动,天空还没出现朝霞便已经被乌云掩盖。原来格瑞的预测丝毫不差,暴风已经快要抵达这座海岛了。
“怎么办?”安迷修一筹莫展,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往前还是掉头回去。前面是风暴,后面是亲王的追击,往高处走会导致缺氧,哪边都是死路一条。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一场,如今又是进退两难的遭遇,真的让他难以做出选择,除非背水一战。
“走,我们回大海。”
格瑞看了看下方蔚蓝的海水,突然挣脱了安迷修的怀抱,随即拽着人一起往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坠去。
天马上就亮了。
TBC.

土豆炖黄瓜
这张好像没存过档

这张好像没存过档

这张好像没存过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