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秋

5533浏览    50参与
哈库拉玛塔塔
我把鸟去掉了,换成他老婆了,仙...

我把鸟去掉了,换成他老婆了,仙仙和他老婆在初雪里跳华尔兹。

我把鸟去掉了,换成他老婆了,仙仙和他老婆在初雪里跳华尔兹。

鹤厨婶

【遗忘之外⑶】守护

先知抚摸着戒指,有些茫然的说:“格秋到底是谁呢?”

又看向窗外的天空,一轮红月。

“我到底,还能看见什么……”

【入眠】

烛火映照的影子中,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着。

出来了,深渊的触手。

他们挥动着,想要近一点,再近一点,全部包裹缠绕,夺取他的一切,一切。

无声的疯狂,压制,隐忍,朝向孤独的入梦者,就是这一刻,所有隐忍着的全部爆发。

一声鸟鸣,打破,沉寂,黑暗如潮水般退去,烛火摇曳几下又归于平静。

“先生……”他似乎若有似无的察觉,梦中呢喃一语。

鸮唯一睁开的眼睛,紧盯黑暗中孤寂的神明的眼眸,无声的说着,他,是我所守护着的。

孤寂的神明选择沉默离去。

想要守护的不止你一个人……

黑暗中,蛇游走过的声音,沙沙……

先知抚摸着戒指,有些茫然的说:“格秋到底是谁呢?”

又看向窗外的天空,一轮红月。

“我到底,还能看见什么……”

【入眠】

烛火映照的影子中,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着。

出来了,深渊的触手。

他们挥动着,想要近一点,再近一点,全部包裹缠绕,夺取他的一切,一切。

无声的疯狂,压制,隐忍,朝向孤独的入梦者,就是这一刻,所有隐忍着的全部爆发。

一声鸟鸣,打破,沉寂,黑暗如潮水般退去,烛火摇曳几下又归于平静。

“先生……”他似乎若有似无的察觉,梦中呢喃一语。

鸮唯一睁开的眼睛,紧盯黑暗中孤寂的神明的眼眸,无声的说着,他,是我所守护着的。

孤寂的神明选择沉默离去。

想要守护的不止你一个人……

黑暗中,蛇游走过的声音,沙沙……


莱莱不弱

《警告》

“别紧张 ,我的小蓝鸟,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终于描好了,累死了,第一次发黄占呢,反正我脸皮厚,画成什么样,我都敢发了啦

《警告》

“别紧张 ,我的小蓝鸟,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终于描好了,累死了,第一次发黄占呢,反正我脸皮厚,画成什么样,我都敢发了啦

祭酒不祭天

【邮画】郊区公路

*o到只剩c注意【高亮】

*点我看23岁小伙子在线开车【?】

*伊莱和格秋被我🔒死了谢谢我爱格秋

*艾格永远存在在我梦中///不要刷网易鸽子我雷爆ᐕ)⁾⁾


艾格不高兴了。

其实维克多真的不知道他生气的真正理由,只是艾格往那儿一坐,他就感觉事情不太对。维克多曾询问过隔壁的那位伊莱先生,要如何应对一个艺术家恋人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那位先生智慧的目光无法被眼罩盖住,透过黑布为不解之人指点迷津,他的嘴角勾起和善的弧度,缓缓道:“很简单,把他当成你最喜欢的动物便可。”说罢,拉过了自己未婚的妻子,像逗鸟开心似的,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格秋也咯咯的笑着,给了她丈夫一个吻。

维克多:?

好吧,这波狗粮撒得猝不及防。...

*o到只剩c注意【高亮】

*点我看23岁小伙子在线开车【?】

*伊莱和格秋被我🔒死了谢谢我爱格秋

*艾格永远存在在我梦中///不要刷网易鸽子我雷爆ᐕ)⁾⁾



艾格不高兴了。

其实维克多真的不知道他生气的真正理由,只是艾格往那儿一坐,他就感觉事情不太对。维克多曾询问过隔壁的那位伊莱先生,要如何应对一个艺术家恋人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那位先生智慧的目光无法被眼罩盖住,透过黑布为不解之人指点迷津,他的嘴角勾起和善的弧度,缓缓道:“很简单,把他当成你最喜欢的动物便可。”说罢,拉过了自己未婚的妻子,像逗鸟开心似的,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格秋也咯咯的笑着,给了她丈夫一个吻。

维克多:?

好吧,这波狗粮撒得猝不及防。明日先知的智慧他无法理解,他只是个普通人,只懂得用普通人的方法。维克多心情复杂的关掉了百度,既然恋人不高兴的话,那还是带他出去逛逛吧,散散心也许不错,艾格可能只是没有灵感了吧。

于是维克多便直接拉着艾格下了楼。

艾格正对着墙发呆,也许是在看沙发背上某个小女孩送给维克多的猫咪玩偶。他只是看到维克多伸出的手就下意识的搭上去了,他不解的看着维克多递来的头盔:“你开车技术怎么样?”

“还不错。”维克多先一步跨坐上摩托,把车开出了仓库:“听说最近新通了一条路,我们去看看?”

“难怪你没有女朋友。”艾格撑上后座,系好了安全帽的帽带,复杂道:“那去看看吧。”

新修的公路在城郊外,到达那边可不容易。在好不容易挪出了拥挤的街区后,艾格突然执意要下车。

维克多:为什么?

艾格:我看见那边卖煎饼。

维克多:啊?

艾格:我要吃。

于是两人在公路旁唯一的一家的小食店买了两份煎饼和一杯奶茶。老板高高兴兴的卖出了今天的第一份煎饼。艾格奶茶只喝了一口便递给了维克多,他还是不太喜欢这种甜腻腻的饮品。一块钱的奶茶里泡着批发的廉价珍珠椰果,糖精的味道溢满了口舌。“从来沒有过的体验有种微妙的不错?”艾格想着,很自然的又从维克多的手上拿回了奶茶,原因是煎饼酱令人口干。在维克多的坚持下,艾格和他坐在了店前的长椅上啃着煎饼,说是车开起来食物会全糊到脸上,像颜料一样难搞。

虽说路通了,但还是没几缕人烟。车被维克多推到了路下边,艾格便坐在长椅上看着不时的几个杀马特青年开着低音摩托呼啸而过,顺便外放神曲:“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归家,在那深夜酒吧,哪管它是真是假——”后面的歌词掩没在突突的引擎声中。

艾格:“。。。你有没有过这样?”

维克多:“。。我没有外放过。”

艾格用震惊中透露着无奈和谅解的眼神看着维克多,又把吃了四分三的煎饼递给了他。艾格也仅仅只是心血来潮的想试试摊上的食物,并不是很饿。维克多默默的把剩下的食物全咽了下去,转头一看却发现艾格一直在盯着他。

艾格:你是不是很饿。

维克多:呃,只是没吃早饭。

然后,维克多就摁住了某少爷蠢蠢欲动的手:“我现在饱了。”

老板略遗憾的看了一眼唯二停留的青年,放下了刷酱的手。虽然没了第二单生意,但他可以给自己吃。

在把白色垃圾扔到老板店里的桶后,艾格和维克多又开始了旅程。

车速挺快,维克多攥紧了油门,这是市区享受不到的乐趣——青山两旁走,蓝水漾水波。艾格靠着车后座的后备箱,把头上的安全帽摘了下来,虽说成天泡在画室,他也还是受不了塑料味。维克多歪着头说这不安全,艾格挑了挑眉,道:“我又不会把帽子扔到路上。”

维克多:……你开心就好。

艾格想把帽子挂回车前的勾子,拿着只会妨碍他。维克多放慢了车速让他方便动作。艾格顺利的把帽子挂好了,说道应该再在那儿挂杯奶茶,绝好的存放地点,可以带回去给玛佩尔。维克多表示等下可以原路返回:“不给夏佐吗?”艾格撇了撇嘴角:“他?还是算了。”

“他不喜欢喝甜的。”维克多猜测道,虽然他总是见到夏佐去排队买甜品,但实际上过来坐客时桌上的糖醋鱼他从不动过三筷子。

“聪明。”艾格扯下发带,任风拂过棕丝:“要过隧道了,把车前灯开起来。”

“你的发带是松了吗?”维克多偏过头,看着车镜中的艾格:“我的眼睛还是可以的。”

“不,我自己摘的。”艾格伸了伸他的腰,伸出双手任无形的气流从指间穿过:“这个世界由四种流动的元素构成,我想用我的身体去感受它。”

“你看起来心情好多了。”维克多笑道。

“哼哼——”车开进隧道,山体遮住了头顶上的阳光,风声在异常空洞的曲形山道中碰撞,大声到盖过了艾格的声音。维克多只得听见嗡嗡的声音,他身子后倾,将耳朵尽可能的凑进艾格那:“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说。”艾格将手掌覆上维克多的耳朵,大声道:“一开始看见你就不生气了。”


临渊渡者

是初始克拉克。

试图还原克拉克那个诡异的三观。


神要杀死他们,那是因为神觉得他们应该死去。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是命运,无法更改。

我的未婚妻,我的役鸟。格秋变成这副模样是我们应该付出的代价。神明能够原谅我们已经是万幸。付出一点点代价都是应该,更何况她现在变成飞禽了不是吗?变成了我所喜欢的东西。

格秋啊,我依旧爱你。甚至比以往更甚,我们可以永远相伴再也不分开,你再也不用在意家族的态度与我在一起了。我更应该感谢神明,感谢他的宽宏,感谢他的博爱。神是对的。

我应该高兴才是,神明如此宽宏大度。

我听从神明的指引,来到这里。我应当赢才对,我预见了未来,我必须要赢才能听到神明往后的教诲。所以啊,格秋,去吧...

是初始克拉克。

试图还原克拉克那个诡异的三观。


神要杀死他们,那是因为神觉得他们应该死去。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是命运,无法更改。

我的未婚妻,我的役鸟。格秋变成这副模样是我们应该付出的代价。神明能够原谅我们已经是万幸。付出一点点代价都是应该,更何况她现在变成飞禽了不是吗?变成了我所喜欢的东西。

格秋啊,我依旧爱你。甚至比以往更甚,我们可以永远相伴再也不分开,你再也不用在意家族的态度与我在一起了。我更应该感谢神明,感谢他的宽宏,感谢他的博爱。神是对的。

我应该高兴才是,神明如此宽宏大度。

我听从神明的指引,来到这里。我应当赢才对,我预见了未来,我必须要赢才能听到神明往后的教诲。所以啊,格秋,去吧。保护我的队友免受伤害。因为我们要赢,要逃出这里。


【拿未婚妻挡刀心狠手辣毫无愧疚克拉克.jpg】

我是神明合格忠诚的信徒。



*比以往更甚是指。未婚妻变成飞禽——克拉克喜欢的东西。强调东西。肉体不在但灵魂还是未婚妻。实际上未婚妻可能灵魂和役鸟融合没有自主意识但是在克拉克眼里那是所爱的人的灵魂,是所喜欢的东西外表。所以更爱了。


鹤厨婶

【遗忘之外】2

(庄园的求生者无法寄出任何一封信,除非……)

“可怜的小家伙,明知是徒劳,还要坚持吗?”

(如果,当初的他也和你一样就好了。)

【桌上,被堆满的,无法寄出的信件。】

(一封展开的信,上面写着‘救救我’,纸上眼泪风干的痕迹。)

“还是让妾身帮你一下吧,我曾拥有失去的……”


我亲爱的伊莱:

  不要害怕,我的伊莱。

  如果回忆会消失,那就让它消失,我们的羁绊一直都在,不会消失,如同星星的光辉,永不消散。

  伊莱,我会永远等着你,思念是我们的武器,是我们的守护着。

    爱你的格秋

【装入信封密封,放在他的门口,离去,一闪而过的身影,隐匿。】

(庄园的求生者无法寄出任何一封信,除非……)

“可怜的小家伙,明知是徒劳,还要坚持吗?”

(如果,当初的他也和你一样就好了。)

【桌上,被堆满的,无法寄出的信件。】

(一封展开的信,上面写着‘救救我’,纸上眼泪风干的痕迹。)

“还是让妾身帮你一下吧,我曾拥有失去的……”


我亲爱的伊莱:

  不要害怕,我的伊莱。

  如果回忆会消失,那就让它消失,我们的羁绊一直都在,不会消失,如同星星的光辉,永不消散。

  伊莱,我会永远等着你,思念是我们的武器,是我们的守护着。

    爱你的格秋

【装入信封密封,放在他的门口,离去,一闪而过的身影,隐匿。】


禾芒川
但是他再也不会明白了。 役鸟(...

但是他再也不会明白了。

役鸟(格秋)X先知

怎么说呢,
这种搭配真是舒适啊。
官方承认未婚妻,
甚至设计好了情节|・ω・`)

因为被身份和人类的礼仪束缚而错过了告诉对方我爱你的机会,只好用行动证明了。

【为了爱情去承受苦痛】

好男人当然要配好女孩♡

灵魂伴侣什么的真棒啊。
【可惜我画不出来】

但是他再也不会明白了。







役鸟(格秋)X先知




怎么说呢,
这种搭配真是舒适啊。
官方承认未婚妻,
甚至设计好了情节|・ω・`)

因为被身份和人类的礼仪束缚而错过了告诉对方我爱你的机会,只好用行动证明了。

【为了爱情去承受苦痛】

好男人当然要配好女孩♡

灵魂伴侣什么的真棒啊。
【可惜我画不出来】

张九渊

【先秋改词】故乡

#文艺九渊吖♥

#改词·原曲加拿大民歌《红河谷》

#前后段大概是格秋的两个形态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


踏上遥远又漫长的旅途


去造访浓雾尽头的庄园


带着希冀与我的祝福


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


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姑娘


请一定守护她的期望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庄园


要离开陪伴你的队友


为什么要走的如此决绝


是厌倦了反复的逃亡吗


亲爱的可否再次告诉我


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好像忘记了回家的路


你是要带我一起回家吗...

#文艺九渊吖♥

#改词·原曲加拿大民歌《红河谷》

#前后段大概是格秋的两个形态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


踏上遥远又漫长的旅途


去造访浓雾尽头的庄园


带着希冀与我的祝福


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


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姑娘


请一定守护她的期望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庄园


要离开陪伴你的队友


为什么要走的如此决绝


是厌倦了反复的逃亡吗


亲爱的可否再次告诉我


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好像忘记了回家的路


你是要带我一起回家吗


走过来托起我的翅膀


我们一起约着前行吧







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欲行的龟砸

关于伊莱的信_(:τ」∠)_
伊莱三连&格秋三连

关于伊莱的信_(:τ」∠)_
伊莱三连&格秋三连

浮安

麻烦写先知别的cp别带格秋tag,谢谢。

如题,宁们是不知道先知老婆是谁?写别的cp不拦你,但你们tm非得在别的先知cp文里面加上格秋,还把她写成恶毒大反派,恶不恶心?

讲实话,现在某些先吹素质感人。推演出去时,格秋被骂成狗,我就不明白了,这女的怎么坏了?不就因为是伊莱老婆吗?有必要拐弯抹角的骂?

还有,各种贬低其他角色,骂别的cp。

nmd你们(指rz)别给他招黑了行吗?

格秋,变成挡刀的鸟,还被自己老公粉骂。真,好惨一女的。

(占tag歉)
如题,宁们是不知道先知老婆是谁?写别的cp不拦你,但你们tm非得在别的先知cp文里面加上格秋,还把她写成恶毒大反派,恶不恶心?

讲实话,现在某些先吹素质感人。推演出去时,格秋被骂成狗,我就不明白了,这女的怎么坏了?不就因为是伊莱老婆吗?有必要拐弯抹角的骂?

还有,各种贬低其他角色,骂别的cp。

nmd你们(指rz)别给他招黑了行吗?


格秋,变成挡刀的鸟,还被自己老公粉骂。真,好惨一女的。

(占tag歉)
星见

画一画小格秋 今天也为她流泪Qaq

私心打一下CPtagx

蓝瘦香菇

画一画小格秋 今天也为她流泪Qaq

私心打一下CPtagx

蓝瘦香菇

涣.

伊莱生贺木有赶上,但超级磕他和格秋

超级短的ooc
也不是很了解他&格秋的故事
我脚着格秋没错a,梗是瞎bb的
嗯,设定格秋变鸟,伊莱在生日这天受罚
小刀?

﹊﹊﹊﹊﹊﹊﹊﹊﹊﹊﹊﹊﹊﹊﹊﹊﹊﹊
他轻轻脱下衣服
坐了下来
半露着身子
所有人的祝福无形的加重了他的期待

﹊﹊﹊﹊﹊﹊﹊﹊﹊﹊﹊﹊﹊﹊﹊﹊﹊﹊
他将身子侧过来
头靠在椅背上
无神地看着窗口
风卷起落花
吹落地上
月光顺着墙仰在他的脸上
窗帘被风掀得起伏

﹊﹊﹊﹊﹊﹊﹊﹊﹊﹊﹊﹊﹊﹊﹊﹊﹊﹊
他的心开始疼痛
他已经不在仰望了
剧烈的疼痛揪起他的肉体
黑暗腐烂了他的双眼

﹊﹊﹊﹊﹊﹊﹊﹊﹊﹊﹊﹊﹊﹊﹊﹊﹊﹊
啾啾——
他站了起来
支撑他度过痛苦的
是悠远的鸣...

超级短的ooc
也不是很了解他&格秋的故事
我脚着格秋没错a,梗是瞎bb的
嗯,设定格秋变鸟,伊莱在生日这天受罚
小刀?

﹊﹊﹊﹊﹊﹊﹊﹊﹊﹊﹊﹊﹊﹊﹊﹊﹊﹊
他轻轻脱下衣服
坐了下来
半露着身子
所有人的祝福无形的加重了他的期待

﹊﹊﹊﹊﹊﹊﹊﹊﹊﹊﹊﹊﹊﹊﹊﹊﹊﹊
他将身子侧过来
头靠在椅背上
无神地看着窗口
风卷起落花
吹落地上
月光顺着墙仰在他的脸上
窗帘被风掀得起伏

﹊﹊﹊﹊﹊﹊﹊﹊﹊﹊﹊﹊﹊﹊﹊﹊﹊﹊
他的心开始疼痛
他已经不在仰望了
剧烈的疼痛揪起他的肉体
黑暗腐烂了他的双眼

﹊﹊﹊﹊﹊﹊﹊﹊﹊﹊﹊﹊﹊﹊﹊﹊﹊﹊
啾啾——
他站了起来
支撑他度过痛苦的
是悠远的鸣声
和暝暝中她的幻影

﹊﹊﹊﹊﹊﹊﹊﹊﹊﹊﹊﹊﹊﹊﹊﹊﹊﹊
你回来了啊
他伸出手去接她
他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他宠溺地蹭了蹭她的额头

﹊﹊﹊﹊﹊﹊﹊﹊﹊﹊﹊﹊﹊﹊﹊﹊﹊﹊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
他打开了礼物盒

﹊﹊﹊﹊﹊﹊﹊﹊﹊﹊﹊﹊﹊﹊﹊﹊﹊﹊
格秋?
啾啾——?

🍂萧若🍁
“——我有一个小问题留给您:您...

“——我有一个小问题留给您:您,知道我的役鸟叫什么吗?”
网易杀人诛心!我的先秋!啊!!!!!
我真傻,真的,
我在学校还脑补过他们的甜甜恋爱!还有格秋来庄园探望伊莱
结果!结果!这谁受得住!!!?
顺便一提,鸟儿受伤时发出的叫声真的好让人难受啊。

“——我有一个小问题留给您:您,知道我的役鸟叫什么吗?”
网易杀人诛心!我的先秋!啊!!!!!
我真傻,真的,
我在学校还脑补过他们的甜甜恋爱!还有格秋来庄园探望伊莱
结果!结果!这谁受得住!!!?
顺便一提,鸟儿受伤时发出的叫声真的好让人难受啊。

尔余我炸

失去理智的狂草。
看到信件时就觉得哪里不对不敢想太多
然后看了考据就失智了。
又哭又笑的像个神经病

失去理智的狂草。
看到信件时就觉得哪里不对不敢想太多
然后看了考据就失智了。
又哭又笑的像个神经病

outsider

您知道我的役鸟叫什么吗?
伊莱的信呜呜呜我对先秋真的爱了

您知道我的役鸟叫什么吗?
伊莱的信呜呜呜我对先秋真的爱了

月月鸾

问:大家如何看待格秋?

答:阴谋论深信不疑,骂声震天,洗白论无动于衷,不见一句道歉


真真令人心寒

问:大家如何看待格秋?

答:阴谋论深信不疑,骂声震天,洗白论无动于衷,不见一句道歉


真真令人心寒


星见

格秋啊啊啊啊啊啊Qaq
我现在真的好自闭...
一旦接受役鸟格秋说再来看看役鸟与伊莱的互动...我他妈网易真的杀人诛心....
自闭到心脏疼
她是什么笨蛋啊... 作为人的意识消散了还是在守护伊莱 哭死
@千 过来和我一起哭

格秋啊啊啊啊啊啊Qaq
我现在真的好自闭...
一旦接受役鸟格秋说再来看看役鸟与伊莱的互动...我他妈网易真的杀人诛心....
自闭到心脏疼
她是什么笨蛋啊... 作为人的意识消散了还是在守护伊莱 哭死
@千 过来和我一起哭

樱团丫🦄🦄

画一下心中的格秋(我太菜了,毁了格秋呜呜呜),p1是小黄鸟伊莱,p2是小蓝鸟伊莱,tag有私心_(:з」∠)_

画一下心中的格秋(我太菜了,毁了格秋呜呜呜),p1是小黄鸟伊莱,p2是小蓝鸟伊莱,tag有私心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