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桐岛夏也

6156浏览    61参与
ThEYY

官图搬运 via http://www.kyotoanimation.co.jp/shop/bd2019/free/

2019年生日主题周边企划搭配的宣传插画,可太好看了・ω・` )

按大家生日的先后放出顺序。P2-7分别是:七濑遥、叶月渚、桐岛夏也、芹沢尚、山崎宗介、橘真琴;P8是待解锁的角色。目前是真琴天使的周边预约购买中。

(图的完整版印在挂毯上,周边们也是很可爱了,霓虹当地可以去实体店买,真好_(:з」∠)_)

每个人背景都贴心搭配了不同的花,觉得注意细节的京阿尼应该有考虑花语因素。

遥是绣球花,主花语希望;


小渚看形状是粉黄淡色系的非洲菊(也有太阳花的叫法)...

官图搬运 via http://www.kyotoanimation.co.jp/shop/bd2019/free/

2019年生日主题周边企划搭配的宣传插画,可太好看了・ω・` )

按大家生日的先后放出顺序。P2-7分别是:七濑遥、叶月渚、桐岛夏也、芹沢尚、山崎宗介、橘真琴;P8是待解锁的角色。目前是真琴天使的周边预约购买中。

(图的完整版印在挂毯上,周边们也是很可爱了,霓虹当地可以去实体店买,真好_(:з」∠)_)

每个人背景都贴心搭配了不同的花,觉得注意细节的京阿尼应该有考虑花语因素。

遥是绣球花,主花语希望;


小渚看形状是粉黄淡色系的非洲菊(也有太阳花的叫法),有热情、永远快乐的含义;


夏也哥应该也是菊科植物,搜了好久结合叶子看,很像黑心金光菊。名字虽然怪怪的,不过这花有独立勇敢、不随波逐流、不畏他人目光的含义,还蛮符合夏也;


尚的看叶子比较像重瓣山茶花,但花瓣又感觉不是很像,不确定。山茶花有谦逊谦让的花语;


宗介的也好难认,多方对比想归为大丽花(虽然觉得叶子不是很像,枯了,随便吧_(:з」∠)_)不过大丽花有祝人大吉大利、一切顺利的意思,结合宗介受伤情况倒挺适合。


真琴的应该是杜鹃花。杜鹃花花语有点杂,主要代表爱的喜悦、有永远属于你的含义,是很适合表达爱意的花。(大天使果然是大天使,把爱意洒满人间(´▽`)ノ )


要是也对这花感兴趣咱可以评论区讨论讨论hhh

- 带私心的碎碎念

京阿尼私服真的天地良心,帅就完事儿了。

按生日顺序热CP们基本全拆开了,而夏尚还在一起,哥嫂组可真稳。

宗真难得连一起了,宗真党很快乐w

風月

【尚夏】Juicy

  夏季雨水将来未来之时,空气总是闷热的。这种感觉绵密而又胶着,像是一滴透明的树脂,将人紧紧地裹在里面。俱乐部外将歇的热浪中混着渐弱的蝉鸣,俱乐部内桐岛闭着眼睛仰面泡在泳池里,双腿划动,慢悠悠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夏也前辈,今天你怎么会有时间来这边游泳?尚前辈不是说你这段时间都去筹办大学九月的活动了吗?”橘送走最后一个来俱乐部学习游泳的小朋友,半蹲在泳池边看着水里的人。

  “尚?我好像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桐岛睁开了眼睛,“嗯……学校的活动只需要我最后看着就好了,不必时时刻刻守着的。倒是真琴你,暑假没跟遥一起出去玩吗?”

  水声哗啦了几下...

  夏季雨水将来未来之时,空气总是闷热的。这种感觉绵密而又胶着,像是一滴透明的树脂,将人紧紧地裹在里面。俱乐部外将歇的热浪中混着渐弱的蝉鸣,俱乐部内桐岛闭着眼睛仰面泡在泳池里,双腿划动,慢悠悠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夏也前辈,今天你怎么会有时间来这边游泳?尚前辈不是说你这段时间都去筹办大学九月的活动了吗?”橘送走最后一个来俱乐部学习游泳的小朋友,半蹲在泳池边看着水里的人。

  “尚?我好像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桐岛睁开了眼睛,“嗯……学校的活动只需要我最后看着就好了,不必时时刻刻守着的。倒是真琴你,暑假没跟遥一起出去玩吗?”

  水声哗啦了几下,橘递过一条干毛巾:“遥跟伯母一起出去了,暑假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来帮教练教小朋友们游泳了。“

  “谢了。”桐岛出水后站在池边拿毛巾擦着脸上的水珠,几下过后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又活动了一下身体。

  游了一下午水,再怎样PKH的身材也要承受不住,桐岛活动着身上的关节和肌肉,随着有些沉闷的“咔啦”声颇为酸爽地吸了口气。

  “话说尚前辈昨天只在电话里说有事来不了了,却没说是什么事,嗯……有些担心呢。”橘抱起一筐游泳板,一边一个个将板子放回架子上,一边询问身边这位跟尚前辈关系亲密的夏也前辈。

  桐岛摸了一把湿润的头发,刚想说尚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扭头却看见后辈温和的眉眼里隐隐藏着的担心。唔,真琴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等我收拾好自己就去找他,真琴你就不用担心了。嘛,我先走了。”桐岛拍了拍后辈的肩膀,笑着抓起脖子上的毛巾去淋浴了。

  可我已经两个多星期没看见夏也前辈你和尚前辈一起出现了啊,真的没事吗?橘看着桐岛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能让互相信任的两个人这么长时间不碰面也不联系,一定是出了严重的事情。

  忙完手上的工作,橘拿出手机给桐岛弟弟打了电话。

  “嗨,郁弥,最近还好吗?……找你有什么事情?嗯夏也前辈跟尚前辈之间的气氛不太对,我挺担心的……你知道前辈最近对什么事情比较烦恼吗?“

  ……

  桐岛是开着车来的,密封的空间在一下午的炎热里产生了一种类似皮革燃烧后的焦臭味。他打开车门开了窗通风,坐在车里抬头往外看去可以望见天际渐渐聚集而来的乌云。

  “起风了啊。”

  手指在手机上摩挲了一下,桐岛点开号码打了过去。车外的空气逐渐变得湿润,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密集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溅在挡风玻璃上开出一朵朵花。

鼻尖嗅到灰尘的味道,桐岛将车窗摇了上去,眼睛注视着匆匆忙忙躲雨的行人,耳边等待电话接通的声音。

  “什么啊,居然不接电话……”桐岛皱眉把手机往副驾驶上一扔,暗掉的屏幕就被压在了皮质座椅上。他沉默着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目的地。

  ……

  五六点钟的时间,酒吧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桐岛一米八五的身高加上遗传自父母的容貌,甫一出现在灯光幽暗的酒吧,就好像发光体一样吸引了男男女女的目光。

  “hi,铭,尚在这里么?”桐岛没去管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径直走到店里头一张沙发前,俯下身对面前半躺在那的清泉说道。

  “夏也……?”清泉惊坐起来,放在手边的杂志掉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他有些困倦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下巴往吧台那边抬了抬,“喏,在那边呢。真是的……你们不要一不高兴就往我这边跑嘛……”

  虽然尚每次在这边调酒带了很多客流量什么的,但那张温柔却让他莫名感到害怕的脸真是……就连打个盹都要离得远远的,在吧台那边趴着的话感觉玻璃杯随时会碎掉一个。

  ”那铭你继续睡吧,我去那边看看。“桐岛抬起身,抬腿向吧台走过去。

  换了服饰的芹沢显现出和平常不一样的气质来,黑色的背心加上有着金属装饰的浅色外衣,跟以往一身休闲装的样子有着巨大反差。在桐岛的印象里,芹沢像这样有着攻击味道的装扮并不多见,他总是很温和的,笑眯眯地为后辈们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因此国高中的时候常被那群小子戏称为“游泳部的妈妈”。

  这位温和的前辈今天除了服饰外,又一头剪短了许多的淡紫色头发,低垂的眉眼被金属框的眼镜修饰着,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冰冷感。

  “喝点什么?”芹沢突然开口问道。

  “嗯?你擅长的吧。”桐岛拉过一把高脚椅坐下去,双臂放在吧台上交叠着看着芹沢的动作。

  伏特加和桃子味道的利口酒率先进入到摇杯,紧接着是菠萝汁、鲜橙汁和红莓汁。芹沢一只手轻轻晃动着摇杯,另一只手又拿起夹子夹了几块冰块扔了进去。

  “海岸,请用。“芹沢拿起一片柠檬挤出汁液到橙红色的酒液里,又把剩下的果肉放到长颈杯中,这才把成品推到桐岛面前。

  桐岛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没有多想,拿过来就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不是不能接受。

  “尚,我……”

  “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哦。”

  芹沢垂着眼伸出一根手指按在桐岛嘴唇上,堵住了他还未出口的话。

  ……

  “哥哥最近好像在烦恼去不去澳大利亚,”郁弥手里拿着一杯果汁,啜了一口后对好友真琴说道,“你知道的,尚前辈十分在意哥哥,但是哥哥这次知道前辈准备去欧洲进修,怕他会放弃机会跟去澳大利亚,所以就……”

  “所以夏也前辈就瞒着没说对吧?”橘手放在膝盖上,皱着眉颇为苦恼地说道,“尚前辈应该是不能接受夏也前辈瞒着他这个举动,所以才好久不去见夏也前辈的吧。”

  “哥哥就是这样子,对亲近的人反而犹犹豫豫无法坦诚的。”郁弥好像想到了往事,小声嘀咕了一句。

  “嘛嘛,也不能这么说啦,”橘挠了挠头,“夏也前辈也是很在意尚前辈的,毕竟是进修的机会。”

  “对了,要不要把遥他们叫过来讨论一下怎么办?继续僵持下去不太妙的样子。”

  “你打电话给遥吧,我去叫旭他们。”

  郁弥的兄控属性在这时候爆发了,比橘还要快地掏出了手机。

  ……

  桐岛一共喝了三杯鸡尾酒,即使味道酸酸甜甜的也有点继续不下去了。看够了的芹沢拉着桐岛跟清泉打了个招呼,就出门把人往副驾驶上一按系好安全带,自己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暖色头发的人一只手抵在额头上,脑袋往车窗上靠着,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各种广告牌的灯光五颜六色地亮了。

  雨水混合着灯光在车窗上和出一片光怪陆离,桐岛橙红色的瞳孔里映着光线游离的颜色,半晌才看累了一样闭上了眼睛。芹沢目视前方专注地开着车子,雨刷无声地工作着。

  车子在一栋公寓前面停了下来,芹沢解开安全带对桐岛说道:“你先上去吧,我把车子停到车库里。”

  桐岛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走上了公寓台阶。芹沢看了会儿他的背影,车子的引擎声才响起来。

  掏出钥匙打开门,桐岛在玄关脱掉鞋子后就走进房间倒在了床上。这个地方原本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租的,只是两个多星期前芹沢就在学校宿舍住着了,那股经常闻到的柠檬香在时间的流逝里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呼了一口气,桐岛闭着眼睛,感觉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酒精味道。他“啧”了一声,准备先起来去洗个澡。

  “唔……!”

  才坐起半个身子,芹沢就无声息地进来,把桐岛又按回了床上。他双臂弯曲,小臂压在桐岛脸旁的床单上,一条腿也挤进了身下人的大腿中间。两人额头相触,是个极亲密的姿势。

  气氛稍微有些沉默,桐岛咬着嘴唇,黑暗中看不清芹沢脸上的表情,只能感受到有温热的气息洒在脸上。他张了张口:“尚……我以后不会瞒着你了……”

  “我并没有对夏也生气瞒着我这件事。”

  “……什么?”

  “虽然一直以来能够看清后辈们之间的问题,但一遇上夏也我就无法冷静下来。国一就遇见你的我……”

芹沢喃喃了一句。

  “……追随已经变成习惯了啊。”

  感觉到芹沢的脸埋在了自己的脖颈边,桐岛双手环上身上人的腰,开玩笑似的说道:“尚你这个样子,就像郁弥国中时候的情况嘛,怎么样?要不要出去多交点朋友?”

  芹沢:“我跟郁弥不一样哦。”

  桐岛:“唉?”

  芹沢:“郁弥又不会找他哥哥做男朋友。”

  能让芹沢冷静半个月的,是那种愈控愈深的占有欲啊。

  带着柠檬香的吻落到桐岛唇上,轻轻柔柔的。芹沢拉开了床头灯的开关线,摘下眼镜眯着浅绿色的眼睛看着桐岛的脸。上挑的桃花眼有着橙红的色彩,高挺的鼻梁和眉骨组合出了跟弟弟的秀美完全不一样的英挺。

  “要说跟郁弥一样的话,”芹沢伸出小指在桐岛的嘴唇上摩挲了一下,“夏也你在愣神的时候,神态跟郁弥一模一样啊。”

  也许是灯光太过暧昧,也许是半个月没见的思念在作祟,也许是那三杯鸡尾酒喝懵了头脑。桐岛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芹沢的小指头。

  接下来的事很符合成年人的爱情套路。

  桐岛今天穿了件绿色T恤,此时那件衣服正跟着裤子一起被扔在地板上,凌乱地混作一堆。芹沢指尖的温度偏低,落在桐岛腰间的皮肤上有种贴着未冰冻的波子汽水般的舒适感。

  抱怨一样的嘟囔了一句,桐岛没有推开在他脖颈上咬出红印的芹沢,而是伸手在床头柜里摸了一把:“你至少下口轻一点吧,我明天还想要去游泳。”

  屋外的雨和未开空调的房间让桐岛有种潮湿的闷热感,他把被子蹬到一边,手里的润滑剂抛给芹沢。暖色头发的前辈不太在意谁上谁下,但冰冰凉凉的液体进入到身体里时还是让他小声地抽了口气。

  “很难受吗?”芹沢放缓了扩张的动作,又亲了亲桐岛的眼角。

  “……还行,喏。”

  牙齿咬开小方块样的包装,桐岛同样把那个小玩意儿抛给芹沢。

  摘掉眼镜,头发往后面捋起的芹沢有些吃惊:“今天的夏也……有些主动?”

  桐岛勾过他的脖子额头贴着额头:“喝醉了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且我,一直都很主动。”

  芹沢弯了弯眼睛:“忘了告诉你,你喝的那个又叫……”

  “激情海岸。”

  ……

  雨后的早晨有着别样清新的空气,被洗礼过的植物透出青翠可爱的颜色。橘和七濑身后跟着两个小伙伴,提着礼物在八点钟的时候敲开了前辈租的公寓大门。

开门的是芹沢,他身上围着围裙,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真琴?你们一大早来这里做什么?吃饭了吗?”

  “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尚前辈了,”橘露出微笑,“所以大家都决定来探望一下,对吧,遥?”

  芹沢看了看脸上写着对的七濑,没有把我们几天前还在俱乐部见过这句话说出来。

  “尚前辈!郁弥还没有吃饭就过来了哦!”椎名把郁弥推到前面,笑嘻嘻地对芹沢说道。

  “大家先进来吧,早饭马上就好哦。”芹沢让开身子,让一溜后辈都进屋。

  郁弥把礼物盒子递给芹沢,语气有些别扭:“前辈,哥哥在吗?”

  “夏也?他还在睡哦。”

  领着人到客厅坐下来,芹沢又匆匆忙忙地进了厨房,汤锅“噗噗”的声音盖过了四个小伙伴讨论的声音。

  椎名低着头小声道:“看前辈这样子,感觉不像是吵架了啊……”

  郁弥:“明明昨天还找不到人的!”

  橘:“小声小声啦,也可能是昨晚就和好了啦……”

  七濑:“啊,尚前辈是不是拿了鲭鱼出来。”

  橘:“……”

  外面的动静有点大,桐岛在枕头上蹭了两下,从底下拿出震动的手机。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屏幕,好一会儿才看清是凛打来的电话。

  【前辈有考虑好来澳大利亚了吗?】

  “唔……我改主意了哦。”

  “去欧洲的话也可以游泳吧。”

  松冈在那头听见电话里前辈的声音带着笑意,颇有些好奇发生了什么。他应下发起了问教练欧洲有没有相熟的厉害人物这件事,转头又去跟七濑开启了聊天模式。

  几天后。

  “什么啊……”松冈挑着眉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八卦结果,手下一抖,又废掉了一页写给山崎的信纸,“这些无聊的前辈谈个恋爱还真是……”

  让人羡慕啊。

雾岛良玖夜
是工口图(迫真背后注意(?

是工口图(迫真
背后注意(?

是工口图(迫真
背后注意(?

佚名

💛💜

•   是夏郁

•   已交往设

•   夏哥生日快乐💛💛💛

这个时间城市已经和夜色融为一体,俯下头看见闪闪的和星星一样的灯光。

郁弥和夏也坐在摩天轮上。

气氛还有些许尴尬,他们刚刚还为了夏也过生日该不该喝很多酒而起了争执,下一秒就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推着,两人都默许似的上了摩天轮。

摇摇晃晃的。

一点一点升高,眼看就到了一半,他们还没有一句对话。

「..真是的,都怪大哥。」

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郁弥只好继续刚才的话题。他抬起眼皮观察夏也,发现他也在看着这边,又慌张地看到外面,希望不被发现。

..有点热。

已...

•   是夏郁

•   已交往设

•   夏哥生日快乐💛💛💛

这个时间城市已经和夜色融为一体,俯下头看见闪闪的和星星一样的灯光。

郁弥和夏也坐在摩天轮上。

气氛还有些许尴尬,他们刚刚还为了夏也过生日该不该喝很多酒而起了争执,下一秒就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推着,两人都默许似的上了摩天轮。

摇摇晃晃的。

一点一点升高,眼看就到了一半,他们还没有一句对话。

「..真是的,都怪大哥。」

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郁弥只好继续刚才的话题。他抬起眼皮观察夏也,发现他也在看着这边,又慌张地看到外面,希望不被发现。

..有点热。

已经是晚上了,空气里还溢着些许热气。

「都说没关系啦——看我现在都没有醉哦?...倒是郁弥你,这么反对难道是眼馋吗。」

「...才没有。」

心里痒痒的,觉得不做点什么不行。郁弥又把四处游走的目光移回夏也身上,花了好大的勇气才和他四目相对。

摇摇晃晃,又升高了一点。

好像回到了平常的气氛,不过还是有哪里不太对。

「...郁弥都不对我说点什么吗?」

明明十二时都快到了。夏也把这句话吞回了喉咙。

是很普通的一句祝福,但郁弥好像被施下了禁言的魔法。找不到契机,也找不到合适的气氛。在大家纷纷祝福的时候自己也只是闷着声微笑看着大家,完全没有注意到夏也在意自己这边。

..我是笨蛋吗。

喉结上下浮动,郁弥忽然吸了一口气。逐渐升高,逐渐升高。

「大哥啊,很多时候都不听我讲话..有的时候还会作出很夸张的反应。笨蛋一样——不如说像小孩子。」

「小时候总是欺负我..那时也是,莫名其妙抛下我。还有、明明怕恐怖故事的是你?!哈啊,真是没有一点长进..」

「硬要说长进的话,或许只有游泳技术了吧。」

他实在想不到什么了,只能说出这样的话。

又升高了一点,时针也偏了一点。

「——什么啊郁弥,你只想对我说这些吗..?!」


「所以说你才是笨蛋啊。」

郁弥从自己的座位上离开,把身子俯下。

然后摩天轮就达到了最高点。

夏也感觉有什么抓住自己的衣领,然后碰了自己的嘴唇。是郁弥的。

「..郁弥,明明都开始交往了还害羞什么。还用那些话来掩..」




「生日快乐。」

「即使是这样的大哥,也是我的大哥。」


时针敲向了十二时。



Strawberry milk.

Sydney

☆桐岛夏也x松冈凛。
☆一个片段。

“夏也前辈......”松冈凛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表白,就这么被桐岛夏也一个温柔的吻给打断了。
我一定是醉了。松冈凛这么想到,他头一次觉得悉尼的夜如此温柔,连喧嚣而过的海风都让他心情愉悦。
桐岛夏也牵起凛的手,垂首使两人额头相贴。他看见了对方泛红的耳垂,还有凛的酒红色头发被风扬起,扫过他的脸颊。桐岛夏也忍不住开口。
“凛记得上次的比赛吧。”
“你指的是哪一场?”
“在悉尼国家游泳馆,我和你。”
“啊这个,说什么也不会忘记吧。”
松冈凛当然记得,在那个闪耀着斑斑点点的星辰的夜晚,他听见桐岛夏也说。
“比赛我赢了。你,归我。”

☆桐岛夏也x松冈凛。
☆一个片段。

“夏也前辈......”松冈凛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表白,就这么被桐岛夏也一个温柔的吻给打断了。
我一定是醉了。松冈凛这么想到,他头一次觉得悉尼的夜如此温柔,连喧嚣而过的海风都让他心情愉悦。
桐岛夏也牵起凛的手,垂首使两人额头相贴。他看见了对方泛红的耳垂,还有凛的酒红色头发被风扬起,扫过他的脸颊。桐岛夏也忍不住开口。
“凛记得上次的比赛吧。”
“你指的是哪一场?”
“在悉尼国家游泳馆,我和你。”
“啊这个,说什么也不会忘记吧。”
松冈凛当然记得,在那个闪耀着斑斑点点的星辰的夜晚,他听见桐岛夏也说。
“比赛我赢了。你,归我。”

雾岛良玖夜
宣宣夏郁群...(?)虽然没什...

宣宣夏郁群...(?)
虽然没什么人说话
但想嗑粮的心大家是一致的
割腿肉 舞脑洞
你还在等什么
(好土↑

宣宣夏郁群...(?)
虽然没什么人说话
但想嗑粮的心大家是一致的
割腿肉 舞脑洞
你还在等什么
(好土↑

十三沓_2

终于等到官方发完了所有较为清晰版的
拼到一起了

啊想要

(不会打tag我枯了

终于等到官方发完了所有较为清晰版的
拼到一起了

啊想要

(不会打tag我枯了

十三沓_2

twitter上近期的一些两人的图片
我不知道说多少遍才够但是芹沢尚他真的好美
好美好美
还有那种两人聚餐尚只喝果汁的感觉
啊啊

twitter上近期的一些两人的图片
我不知道说多少遍才够但是芹沢尚他真的好美
好美好美
还有那种两人聚餐尚只喝果汁的感觉
啊啊

羊左。

夏也哥哥也是心动对象。

夏也哥哥也是心动对象。

佐野滑雪俱乐部

宗介Spotlight Special Memory Episode 4 宗介/夏也

仅供日语学习交流,如有侵权,请通知我删除。

合同合宿的回忆

夏也:合宿的时候聊了很多很开心啊!练习的时候山崎的建议也都很不错。能给出那么精准的建议,说明你观察得很仔细。

宗介:哪里哪里……非常感谢。

夏也:山崎在观看练习时都在想什么?

宗介:也没有特别考虑什么……。不过,只要是游泳部的人,他们的体形和泳姿的变化一看就明白了。看他们扭转身体时腰部的变化就知道了。

夏也:不愧是山崎。说起来,你这个观察力,也发挥到将棋上了。就是游戏室里的那个。

宗介:啊。那个好久没玩了,要找回感觉还花了点时间。

夏也:哈,我输的可是很惨啊。亏我还一直对桌游很有自信呢。山崎那么直接的进攻方式...

仅供日语学习交流,如有侵权,请通知我删除。

合同合宿的回忆

夏也:合宿的时候聊了很多很开心啊!练习的时候山崎的建议也都很不错。能给出那么精准的建议,说明你观察得很仔细。

宗介:哪里哪里……非常感谢。

夏也:山崎在观看练习时都在想什么?

宗介:也没有特别考虑什么……。不过,只要是游泳部的人,他们的体形和泳姿的变化一看就明白了。看他们扭转身体时腰部的变化就知道了。

夏也:不愧是山崎。说起来,你这个观察力,也发挥到将棋上了。就是游戏室里的那个。

宗介:啊。那个好久没玩了,要找回感觉还花了点时间。

夏也:哈,我输的可是很惨啊。亏我还一直对桌游很有自信呢。山崎那么直接的进攻方式,我很佩服。

宗介:高中的时候,经常玩将棋。我室友很强,可能不知不觉就沾染上了他的进攻方式。

夏也:对了,鲛柄是住校的啊。不错嘛,能做这种事。要是再有时间的话,将棋、国际象棋、围棋,都玩一下吧。虽然将棋输给你了,比起臭棋篓子我水平还算不错吧。

宗介:是的,我其实对这种细致的运动不在行……。

夏也:原来不是很在行啊。不是,但是那时候的胜负……。

宗介:啊,那个……对不起。

夏也:哈哈哈。没想到忽然被乒乓球打翻了棋盘。一边喊着“水獭对决!”一边打着乒乓球……。真是个朝气蓬勃的家伙啊。

宗介:啊,百百那家伙太失礼了。今后我会好好管教他的……。

夏也:哈哈,别在意。我们家的苍波也添了很多麻烦。什么时候再一起吃个饭吧。真是次很棒的合宿。

宗介:好的,非常感谢,桐岛桑。


参考图片外链

佐野滑雪俱乐部

Free! DF BD Vol.3 special talk

参考图片外链

仅供日语学习交流,如有侵权,请通知我删除。

夏也:哦,凛。还好吗?现在我已经到日本了。

凛:有一阵没联系了,夏也桑。你之前还一直在悉尼吗?

夏也:嗯。先不说那些,我呀,在你那住的时候有没有拉下什么东西?

凛:啊,T-shirt是吧,袋子里装的那个。我下个月定了回日本,要带给你吗?

夏也:哦,麻烦啦。啊,算了,麻烦你怪不好意思的。那个,你自己留着吧。

凛:不,没关系的。而且,夏也桑和我的size也不一样。

夏也:是吗?肩宽差不多啊。

凛:但是,腰围夏也桑的更粗一些。

夏也:啊,你的腰真是意外的细啊。想做短距离蝶泳运动员的话,还是应该再多练一下啊。

凛...

参考图片外链

仅供日语学习交流,如有侵权,请通知我删除。

夏也:哦,凛。还好吗?现在我已经到日本了。

凛:有一阵没联系了,夏也桑。你之前还一直在悉尼吗?

夏也:嗯。先不说那些,我呀,在你那住的时候有没有拉下什么东西?

凛:啊,T-shirt是吧,袋子里装的那个。我下个月定了回日本,要带给你吗?

夏也:哦,麻烦啦。啊,算了,麻烦你怪不好意思的。那个,你自己留着吧。

凛:不,没关系的。而且,夏也桑和我的size也不一样。

夏也:是吗?肩宽差不多啊。

凛:但是,腰围夏也桑的更粗一些。

夏也:啊,你的腰真是意外的细啊。想做短距离蝶泳运动员的话,还是应该再多练一下啊。

凛:知道了。

夏也:啊,对了凛,把T-shirt拿出来穿一下吧。

凛:唉?现在吗?

夏也:怎么了?反正你自己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寂寞着吧。

凛:“寂寞”……你还不去睡吗?现在都几点了啊?

夏也:哈,还好吧?凛,赶紧去穿!

凛:(啊,这人真是……)好好,知道了。我打开袋子了啊。

夏也:嗷!

凛:呃,夏也桑。这个T-shirt……

夏也:怎么样,超棒吧!!这个呀,是那个最棒的肌肉系列“美好肌肉”的限量版T-shirt!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拥有啊?

凛:我更不想要了。

夏也:是为了给Mihal而找的稀有物品啊!怎么样,穿起来合适吗?

凛:……呃~我穿起来倒是很合适……但是Mihal穿不进去吧?

夏也:啊?是吗?果然应该再买更大一号的啊?嗯,那还是你留着吧!你不要的话送给朋友吧。

凛:朋友啊……

(遥不是穿这种类型的。宗介?不行不行穿不进去吧……真琴也差不多……。是限量品的话,江应该喜欢吧?但是依稀记得她好像已经有一件了……)

夏也:……你好像还挺认真的啊……真没幽默感啊……。

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唉?夏也桑?

哔……

凛:等等,夏也桑?

凛:怎么回事啊?


加里安的二两梅子酒
赤色梦境

【夏郁】瞎写写

是hsp的时候,没太细致参考

无聊的时候随便写写

各位太太也嗑的开心的话就太好了

感谢

--

“郁弥!郁弥!”

“没事吧?我看到他突然沉下去……”

………………

郁弥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泳裤换掉了身上好好盖着被子。坐起来撑着头缓了一会,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这是夏也的房间。

“……哈。” 又溺水了啊。郁弥脑袋还昏沉沉的,索性又躺下了,觉得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侧过身子把脸埋进枕头,顺便抱着狠狠吸了一口气,夏也的气息充满鼻腔。

“噢,你醒了啊。” 夏也站在门口,“怎么样,好点了吗?”郁弥赶紧扭过头,生怕被夏也发现了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啊,嗯。好多了。”“那就好。”夏也走近来端起...

是hsp的时候,没太细致参考

无聊的时候随便写写

各位太太也嗑的开心的话就太好了

感谢

--

“郁弥!郁弥!”

“没事吧?我看到他突然沉下去……”

………………

郁弥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泳裤换掉了身上好好盖着被子。坐起来撑着头缓了一会,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这是夏也的房间。

“……哈。” 又溺水了啊。郁弥脑袋还昏沉沉的,索性又躺下了,觉得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侧过身子把脸埋进枕头,顺便抱着狠狠吸了一口气,夏也的气息充满鼻腔。

“噢,你醒了啊。” 夏也站在门口,“怎么样,好点了吗?”郁弥赶紧扭过头,生怕被夏也发现了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啊,嗯。好多了。”“那就好。”夏也走近来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另一只手碰了碰杯壁然后递给郁弥,“还热着,你躺了好久了,喝点水吧。”之后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 郁弥盯着关上的房门,手里还端着杯子,“……又是这样。”心里总是不舒服,为什么他总是可以自如的关心别人呢,郁弥一手握着杯子把,一手攥紧了胸前的衣物,想着想着鼻子又开始发酸。把杯子放到一边郁弥回了自己房间,带着耳机抱膝坐在床上听歌。只有这种时候,自己才能平静下来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喂,吃饭了。”夏也在外面敲门,郁弥收了耳机下床。今天妈妈有事晚归,夏也把冰箱里妈妈准备好的菜热了,兄弟俩面对面坐在饭桌上,好半天没人开口。“郁弥,你心情不好吗?”虽说自己弟弟经常这个样子,但想了想夏也还是问了,“发生什么了吗?”对于夏也突然的询问郁弥感到有些意外,拿着筷子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僵硬。“没什么,和你没关系。”往嘴里塞了一块鸡蛋烧,郁弥把视线转向别处。“怎么可能没什么啊,你别瞒我。”心思再难猜好歹也是自己的弟弟,夏也一眼识破了郁弥刻意的伪装。直到晚饭结束,郁弥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洗过盘子之后倒了杯麦茶就进屋去了。

郁弥坐在桌子前撑着脑袋,想着夏也在饭桌上说的话又开始鼻酸。“为什么啊……”郁弥趴在桌子上,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他想起来两年前夏也中学开学的那天,那就是一切的开始。那之后自己就被疏远,连一起回家的机会也少之又少。现在自己也上了中学本想着可以变成从前一样,但夏也却总是关心着别人,对自己还是一样的疏远,甚至偶尔还要冲自己发火。郁弥越想越难受,干脆爬到床上抱着枕头打算累了睡觉。

“郁弥,我进来了。” 夏也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来。郁弥背对着外侧怀里抱着枕头,肩膀轻轻颤抖着,还能听到轻微的抽气声。“来干什么?”鼻音很重,夏也马上就判断出郁弥是在哭。“你最近很不对劲啊,能跟我说说吗?”夏也放轻了声音,胳膊撑在郁弥双层床的梯子上,盯着郁弥的后脑勺。“都说了和你没关系了,等等……!”忽然察觉到声音的来源过于靠近,郁弥扭过头就正好对上另一对和自己一样的眼睛,“你……”郁弥立刻坐起来挪了挪位置,“你到底要干嘛?”“当然是和弟弟谈谈心咯。”夏也自顾自的爬上来,坐在郁弥对面。“我,我可没拜托你做这种事……好了你快下去……!”郁弥眼角还红着,脸上的泪也没擦干净,手忙脚乱的一边拿袖子擦脸一边把夏也往床边推。“喂。”夏也抓住郁弥的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怎么了,平时总是想找我跟着我,现在我主动找你还不愿意吗?”郁弥愣在那看着夏也,一句严厉的话说完郁弥又皱起眉毛,眨眨眼睛又要哭出来。“我说,有事就说出来嘛,我又不是什么外人。”夏也松开抓着他的手,在郁弥头上摸了摸。

“为什么……为什么疏远我啊……”郁弥声音抖得厉害,跪坐在床上两手紧紧捏着袖子,低着头眼泪掉在床单上晕开,“我想和大哥一起游泳,一起放学回家,我想像,像以前一样……但是……”话没说完又是一阵抽泣,夏也没想好怎么接话,只是伸手在人头顶揉着。忽然郁弥凑近了紧紧抱过来,夏也的手顿了一下。“其实我也不是要疏远你的…你应该明白,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能一直跟在我身后啊。”夏也另一只手轻轻拍着郁弥的背,“要长大就得先学会独立,让你不开心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郁弥软绵绵的趴在夏也怀里,瘦小的身子一直抖个不停,眼泪都落在夏也肩头浸湿了短袖的布料。“想哭就哭吧。”夏也把郁弥搂在怀里哄着,郁弥抽了两口气,然后放声哭起来。双手紧紧抓着夏也胸前的衣服把眼泪都蹭在人领口。“我,我想让大哥只关心我一个人……我看到大哥和别人一起的时候开心的样子……就特别难受……”郁弥断断续续的说着,还打了几个哭嗝,“大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对我特别严厉……我觉得大哥肯定是嫌我烦……” “好了好了别瞎想,我怎么可能嫌你烦呢。”夏也把郁弥从自己身上拉开,用拇指把人脸上的泪抹掉,“哪有哥哥嫌弟弟烦的,况且我弟弟还这么可爱,是吧?”“你……!”郁弥红着脸瞪他,这幅样子把夏也逗的笑出了声。“你笑什么!”郁弥抗议无效,夏也还在看着他笑个不停。郁弥撇撇嘴,伸手按着夏也的肩膀亲了上去,这一下子夏也就定在了原地,眼睛也忘了眨。郁弥亲了一下,起身看夏也还愣着,又凑了上去。湿滑的小舌探进夏也的口腔,技巧相当生疏,夏也才回过神来按着郁弥的头加深。吻罢两个人都在喘,郁弥脸红的像个灯笼似的转过身不敢看夏也。

“这算什么?” 夏也撑着身子问,“这样我就可以只关心你一个人了,对吧?”挑挑眉毛等待着郁弥的反应。“……随便你!” 郁弥大喊。

“好的~”“不好!你快出去!”

………………

“那两个人最近怎么回事?”旭拉着真琴悄悄问。“不知道啊,尚前辈也许知道吧。”

“真好啊,看样子他们俩的矛盾解决了。”尚站在一边看着泳池对面笑着说,“之前郁弥一直情绪不好,很让人担心呢。”“这样啊,那真的挺好的啊。”真琴答,“啊,遥!你已经游过十次了噢!都说了要休息的!”

--

软糖罐子

Free!角色歌vol.2资源分享

终于把这张碟盼到手了💕


自购自压


p1 鲛柄高中组 YES!!鲛柄水泳部


p2 夏尚 Yell for the Future


p3 日郁 キミの水が笑うから


p4 怜旭 奇跡のなかで生きている


p5 岩鸢高中组 Iwatobi Stream


b站在线: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344632


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4M117MP2rTGqrSp2wvk4w 提取码:531N 

终于把这张碟盼到手了💕


自购自压


p1 鲛柄高中组 YES!!鲛柄水泳部


p2 夏尚 Yell for the Future


p3 日郁 キミの水が笑うから


p4 怜旭 奇跡のなかで生きている


p5 岩鸢高中组 Iwatobi Stream


b站在线: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344632


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4M117MP2rTGqrSp2wvk4w 提取码:531N 

软糖罐子

free!角色歌vol.2 日郁夏尚两首合唱曲翻译

两首歌词甜到没有我…自译,有错误请指出(。・ω・。)ノ


キミの水が笑うから(因为你的水正微笑着)
作詞:こだまさおり 作曲:nako 編曲:渡辺和紀
歌:桐嶋郁弥(CV.内山昂輝)&遠野日和(CV.木村良平)


日和:熱をほどく 自由な青 

将热度解开的 自由的蓝色 

空に昇る泡と 思い出の笑顔 

升上天空的泡沫 与回忆中的笑脸 

郁弥: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沈んでいく 

当我无可救药地下沉之时 

優しさにも気づけないまま 

连那份温柔都没有察觉 

きっと自分勝手に 傷つけていた 

一定是十分任...

两首歌词甜到没有我…自译,有错误请指出(。・ω・。)ノ


キミの水が笑うから(因为你的水正微笑着)
作詞:こだまさおり 作曲:nako 編曲:渡辺和紀
歌:桐嶋郁弥(CV.内山昂輝)&遠野日和(CV.木村良平)


日和:熱をほどく 自由な青 

将热度解开的 自由的蓝色 

空に昇る泡と 思い出の笑顔 

升上天空的泡沫 与回忆中的笑脸 

郁弥: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沈んでいく 

当我无可救药地下沉之时 

優しさにも気づけないまま 

连那份温柔都没有察觉 

きっと自分勝手に 傷つけていた 

一定是十分任性地伤害了 

すぐ傍にあるその眼差しさえ 

近在身边注视着我的那道目光 

合:いつ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たつもりで 

我们本以为无论何时都能互相理解 

本当は どうだったんだろう 

而实际上又是怎样的呢 

繋いだ水の中 ねえ キミを見せて 

在相互联系着的水中 吶 让我看着你吧 

誰よりも近くにいたつもりで 

本以为我们的距离比谁都接近 

結局は敵わない気がした 

结果却好像事与愿违 

だけどもう大丈夫  

但是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ねえ キミの顔がよく見えるよ 

吶 让我好好注视着你的脸吧 


 郁弥:孤独なんて 終わっていた 

我所经历的孤独 已经结束了 

どうして信じられずに 怖がっていたよ 

为什么还要害怕着 不肯相信呢

日和:僕が差し出す手じゃ遠くて 

我伸出了手却还是如此遥远

どんな言葉も届かなくて 

无论怎么样的话语都传达不到 

そんな自分のこと 不甲斐なくても 

对于这样的自己 感到十分不中用 

キミの笑顔を守りたかったんだ 

我只是想守护着你的笑脸 

合:いつだってわかってあげたいから 

无论何时 都想要让你了解 

僕たちは同じ水を泳ぐ 

我们是在同一片水中游泳着的 

不器用でもいいよね ほらキミの水が 

就算笨拙也没有关系 快看 你身边的水 

笑っている

正在微笑着 

いつ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たつもりで 

我们本以为无论何时都能互相理解 

本当はどうだったんだろう 

实际上又是怎样的呢 

繋いだ水の中 ねえ キミが見える 

在相互联系着的水中 吶 让我看着你吧 

郁弥:誰よりも近くにいてくれたね 

让我们的距离比谁都接近吧 

最初からこうすればよかった 

最初开始这样做就好了 

合:だけともう大丈夫 ねえ キミの顔が 

但是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吶 你现在的脸上 

ほら キミの水が 笑っている 

快看 你身边的水 正绽放着笑脸

=========================


Yell for the Future
作詞:こだまさおり 作曲・編曲:渡辺未来
歌:桐嶋夏也(CV.野島健児)&芹沢 尚(CV.日野 聡)


合: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仲間がいる場所へ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同伴们所在的方向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夏也:遠くなる夏の先で

在渐渐变得遥远的 夏天的前方

俺たちは夢の続きを

我们的梦想正在续写


尚:少しずつカタチを変えて

一点一滴地 改变了模样

自分のコースで 今も泳いでる

沿着自己的道路 如今也在继续着游泳


合:Feeling each other

Feeling each other

夏也:あの日々を分けあった 絆があれば

分享着那段时光 只要羁绊还在

You give me energy

You give me energy

尚:たとえ世界のどこにいても

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感じあえるから

都能感受到彼此


合:会いたいね うれしいニュースもあるし

想要见到你 每当有令人开心的消息之时

聞きたいよ 電話じゃ分からなかったこと

想听你的声音 在电话里无法讲明的事

悔しい涙も見せればいいさ

不甘心的眼泪 让我看到也没有关系吧

頑張ってる 存在が 最高のエール

你的努力 对我来说 就是最好的声援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仲間がいる場所へ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同伴们所在的方向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Oh, that's right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Oh, that's right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素顔になる場所へ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展现本色的场所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負けないさ知ってるんだ

不轻易认输 早已铭记在心

俺たちは夢があるから

因为我们心中拥有着梦想

立ち上がる自分の誇りで

凭着自己的骄傲 重振旗鼓

次のステージへそうさ何度だって

朝着下一个舞台的方向 无论经历过多少次


Believing each other

Believing each other

真っ直ぐな道なんて無いかもしれない

笔直的道路 或许并不存在

You take me higher

You take me higher

だけとおまえなら 諦めない

但是只要是你的话 就不会放弃

勇気をくれるよ

给我这样的勇气吧

会いたいな 特別ニュースはなくても

想要见到你 就算没有特别的消息

話そうか わざわざメールにしないこと

想和你说说话 聊聊那些短信里不会特意说的事情

いつか叶える未来に向かう

朝着终有一天会实现的未来迈进吧

そのままの存在が 俺を映す

那样不会改变的存在之中 会照映出我的模样


Feeling each other

Feeling each other

たとえ世界の どこにいても

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渡しあえるから

都能交换着祝福


会いたいね うれしいニュースもあるし

想要见到你 每当有令人开心的消息之时

聞きたいよ 電話じゃわからなかったこと

想听你的声音 在电话里无法讲明的事

いつか叶える未来に向かう

朝着终有一天会实现的未来迈进吧

頑張ってる存在が 最高のエール

你的努力 对我来说 就是最好的声援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仲間がいる場所へ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同伴们所在的方向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Oh, that's right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Oh, that's right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素顔になる場所へ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展现本色的场所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小郁鼠会做吃炸虾的梦吗

招夏郁本的汉化人员









一个想法,准备要搞,大概会主做栗小屋太太和セ太太(个人喜好),招修图/图源/汉化,大概会中旬后才开始,希望能招到空闲时间较多的太太(但不急做)其它郁中心的有图源也可以搞,有意可私信或评论






图是之前做的试阅,ふゆこ太太的兄に恋をした日,嵌字是伟大美丽太太微博上的新垣废人

招夏郁本的汉化人员
























一个想法,准备要搞,大概会主做栗小屋太太和セ太太(个人喜好),招修图/图源/汉化,大概会中旬后才开始,希望能招到空闲时间较多的太太(但不急做)其它郁中心的有图源也可以搞,有意可私信或评论
















图是之前做的试阅,ふゆこ太太的兄に恋をした日,嵌字是伟大美丽太太微博上的新垣废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