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桑松

47895浏览    498参与
無序死藥

還是魚,至於p1,我是覺得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桑松某方面有共通
只有1p是陀,心血來潮,普天同慶天人五衰回血

還是魚,至於p1,我是覺得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桑松某方面有共通
只有1p是陀,心血來潮,普天同慶天人五衰回血

期礼少主45

关于生轮转的众多感想

暂时先把生轮转删了吧。。以后有时间再补,热度提不上去真的挺慌的。

所以说这个圈子真的很奇妙,明明拍照就能解决的问题,还非要让作者去打字。

也不是说我不想打字叭,短篇可以接受,但是长篇真的是很无语,又想让你们看得多,又想每天都更新,没有存粮写完就发。每次字量真的都特别多很无语。偏偏又是自己写的发不起脾气只能干生气,说生气吧又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现在是很疲惫的了。自己的爱梗当然希望可以写好,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

其次还是特别感谢关注我的人。

表白灵灵 @凤宣灵 

主线说明:

1.金凌对鬼半仙儿的看法与领悟;

2.蓝景仪和欧阳子真的身份;

3.感情线(追凌,真...

暂时先把生轮转删了吧。。以后有时间再补,热度提不上去真的挺慌的。

所以说这个圈子真的很奇妙,明明拍照就能解决的问题,还非要让作者去打字。

也不是说我不想打字叭,短篇可以接受,但是长篇真的是很无语,又想让你们看得多,又想每天都更新,没有存粮写完就发。每次字量真的都特别多很无语。偏偏又是自己写的发不起脾气只能干生气,说生气吧又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现在是很疲惫的了。自己的爱梗当然希望可以写好,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

其次还是特别感谢关注我的人。

表白灵灵 @凤宣灵 

主线说明:

1.金凌对鬼半仙儿的看法与领悟;

2.蓝景仪和欧阳子真的身份;

3.感情线(追凌,真仪,桑松,微忘羡,曦澄)

4.金子轩的殉职原因。

涉及到一部分关于山海经啊还有黑白无常的事情,反正说来就是偏灵异咯。桑松是聂怀桑和金如松。

其实说来是写什么灵异,我压根就写不出来恐怖的(小声BB)

占tag致歉。

苍雪月华

塞勒姆相关*1

#桑松╳咕哒子

#有捏造


“原来如此,期望我亲自讲述这个故事吗,桑松……即使,不,涉及到『你』的部分我会详细说明的。我必须去肯定那个『牺牲』,我不想否认关于你的事情。”

我的余光依旧在他的侧脸上徘徊。日光灯撒下的白光经由他的银发反射到我的眼中,那种耀眼的光芒使我一度失了神。

他应当是很感兴趣的,从一开始就在拿着剧本问个不停。从罗宾那里也有听说关于『断头台三明治』的笑话,可是也不太对。

但是他眼里的那种光也刺醒了我。

那个作为『牺牲者』部分的他得到了解脱,与那个塞勒姆一同消失了。现在的他是纯粹的,却已经不是完整的那个他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痛楚在蔓延着,就好像我……

我应该是有点喜欢他的。

从一开始,还是...

#桑松╳咕哒子

#有捏造


“原来如此,期望我亲自讲述这个故事吗,桑松……即使,不,涉及到『你』的部分我会详细说明的。我必须去肯定那个『牺牲』,我不想否认关于你的事情。”

我的余光依旧在他的侧脸上徘徊。日光灯撒下的白光经由他的银发反射到我的眼中,那种耀眼的光芒使我一度失了神。

他应当是很感兴趣的,从一开始就在拿着剧本问个不停。从罗宾那里也有听说关于『断头台三明治』的笑话,可是也不太对。

但是他眼里的那种光也刺醒了我。

那个作为『牺牲者』部分的他得到了解脱,与那个塞勒姆一同消失了。现在的他是纯粹的,却已经不是完整的那个他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痛楚在蔓延着,就好像我……

我应该是有点喜欢他的。

从一开始,还是敌人的时候,就莫名地对他讨厌不起来。后来他来到了迦勒底,也逐渐加深了相互之前的理解,就更觉得他不是那种值得同情地存在。他需要的是理解者,在他的历史中几乎没能存在的那种人。

“Master,是遇到什么无法继续讲述的问题了吗?”他澄澈的双瞳中只是写着对他『自身』曾经做过,却毫无印象的事情的好奇。

真好,这份好奇心。他总是把自己安排在『天平』或是『执行者』的位置,尽管那并不适合感性的他。他只是在苦苦坚持而已。

就像他曾经对拉维妮娅说过的话一样。

我不敢与这种目光对接。一次就会再度回想起那时在阿比盖尔面前所凝聚着的情绪,并深深地被那种情绪包裹,然后,分崩离析。

我试图摆出一副冷静的表情,“没有,只是想到了你告诉拉维妮娅小姐的一些小事。”我知道那双眼睛正在凝视着我,除了好奇并不带一丝别的情绪。但是我只能这么说,只能这样随意地解释。

因为那些戏剧,他也应当能听出这话语中本应有却没能说出来的东西。啊啊,不想让他知道啊,我宁愿他一直被蒙骗。

我想告诉他塞勒姆只是个安静地小镇,清教徒们在这里拥有自己的生活,大海也是风平浪静的状态。只是因为魔神的涉足而失去了它的祥和色彩,而成为了特异点。

太讽刺了,太疯狂了。

“你在那里和两个孩子成为了挚友哦?甚至,为了救助某个并不存在于真实历史中的孩子,你牺牲了,在大家的面前。”

在我面前。我的心脏在嘶吼着这样的事实。

罗宾当时阻止我使用令咒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不正常了。我能救你的,对吧桑松?如果我也救不了你,那谁来救我呢。

“你的这份温柔,真好呢……”他看向了另一边,作出了思考的神态。真好,他也没有看到我竟没出息地挤出了几滴眼泪。赶快擦掉才行,他会担心。

“不。”即使这份温柔是他在否定的东西。“应该说,是习惯。”

是的,那份后悔正在淡化。

这样的他应该能更加正视自己的从者身份吧……也算是不错的结果。

该感谢拉维妮娅的。


秃头咸鱼老燕婉

极昼 1

未来宇宙AU,cp罗宾桑松


快乐脑洞,日常瞎掰,军事科技方面bug很多。


脑的时候很宏大,本来打算一发完,但是写不动了,可能没有后续


长时间的星际跃迁真的很烦人。罗宾脸色很差的甩了甩头,低声说道:“到达任务目的地,暂停通讯。”他没管对面的回音,摘下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用力扔向舰桥外的太空。星辰如同闪闪发亮的碎钻,镶嵌在黑色的丝绸帷幕上,是任何人看了都会惊叹的美丽。罗宾露出的右眼平静的看向茫茫宇宙,假装他是个普通的升上校官,第一次获得行走舰桥权利的小伙子,正在稀奇的观赏以后将要看腻的景色。帝国的一切还是那样,稳定,守旧,死气沉沉。整个星舰上没有一丝声音,不知道是高级舰队主舰的...

未来宇宙AU,cp罗宾桑松


快乐脑洞,日常瞎掰,军事科技方面bug很多。


脑的时候很宏大,本来打算一发完,但是写不动了,可能没有后续


长时间的星际跃迁真的很烦人。罗宾脸色很差的甩了甩头,低声说道:“到达任务目的地,暂停通讯。”他没管对面的回音,摘下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用力扔向舰桥外的太空。星辰如同闪闪发亮的碎钻,镶嵌在黑色的丝绸帷幕上,是任何人看了都会惊叹的美丽。罗宾露出的右眼平静的看向茫茫宇宙,假装他是个普通的升上校官,第一次获得行走舰桥权利的小伙子,正在稀奇的观赏以后将要看腻的景色。帝国的一切还是那样,稳定,守旧,死气沉沉。整个星舰上没有一丝声音,不知道是高级舰队主舰的隔音太好还是帝国人发声器官有毛病。他本想发出一声嗤笑,却又硬生生憋了回去,装作一声惊叹。这种憋屈感令他烦躁的拨弄帝国军帽的帽檐,心想帝国果然财大气粗,校官的帽檐都装饰着金质的徽章,看上去纯度至少不低于12k。

他走到那扇门前,快速的调整了一下仪表,收敛起不属于帝国少校的眼神,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按向门铃。就像是剧本里已经安排好的情景,门铃正正好好的响了三声,随后传来一个对于高级将领来说过于轻柔的声音:“请进。”

罗宾推开门,恪守帝国军规的敬了个礼,腰杆挺的笔直“第五舰队上尉丹尼尔罗宾逊,已在舰队服役四年,未犯过任何过错,已通过考核,成绩良好。汇报完毕。”他直到这时才开始打量这间办公室。简单的蓝白配色,四点钟方向的墙上有扇门,看样子是套间,果然是高级军官的办公室。它的主人正低头翻阅办公桌上的文件,不用说是罗宾目前这个身份的档案,相信喀尔刻把它伪造的完美无缺。少将制服的帽檐有些宽大,再加上双方不同的角度,罗宾只能看到对方脑后白色的短发和一个白皙的下巴。然后他抬起头,用帝国人一向的傲慢姿势抬起下巴,用沙哑柔和的声音说:“请坐吧,罗宾逊少校。”

那并不是英俊到闪闪发光,令人移不开眼睛的面容。青年灰蓝色的眼睛中倒映了一个金色的小点,他嘴角的笑容是公式化的,但仍让他脸上的线条更加顺眼,反正罗宾是这么觉得的。他用有些僵硬的手拉开椅子坐下,绿色的眼睛有些不敢直视对面的人。罗宾耳朵都憋红了,天知道这年轻长官怎么这么对他胃口,他的心跳现在都不受控制的狂奔,彰显主人内心的悸动。

桑松看在眼里,以为他只是紧张,毕竟喀尔刻捏造的档案里,丹尼尔·罗宾逊是一个老老实实,甚至有些懦弱的男人。没有犯过任何错误,也从未立下军功。​24岁中央军校毕业后,他便一直在舰队里服役,直到现在按照帝国军衔制度通过晋升考核,成为一名校官。

“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桑松轻轻笑了一声,罗宾听出这是真心实意的笑,他寻思这少将档案上的资料写着年龄比自己还小个一岁,应该还不至于修炼到笑声都伪造的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已是一片平静。“抱歉少将,我失礼了。”

在办公桌的遮掩下,罗宾拿出了窃听器,手指摸索着卡在桌板的缝隙中,面上仍一本正经的做着汇报。他本就是代号无貌之王联盟二把手,做这些事自然炉火纯青。

汇报的时间挺长,文件的改动和调整耗时不少。交接完后罗宾​离开桑松的办公室,年轻的少将正坐在桌子后低头整理涉及罗宾的文件,没有再看他一眼。罗宾心里不忿,但因为帝国等级森严,他也不知道这少将是不是像玛塔哈丽的情报里说的那样,是个“温柔”的人。温柔。罗宾在心里切了一声,帝国的高级军官怎么可能会和温柔这个词搭边。虽然情报里说了桑松和现任帝国女皇玛丽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军衔这种事可不是女皇一句话就能解决的,这必须得有真本事。

按照要求,进行汇报后,他就应该​回到他所在的舰队等候差遣,但是罗宾所在的第十三舰队此刻正在遥远的天龙座执行驱逐宇宙海盗的任务,罗宾无法回去。他懊恼的回到客舰上自己的房间,思考他还能做些什么。

夏尔·亨利·桑松。罗宾想起了他,帝国最年轻的少将。那张脸在他脑海里浮现。罗宾意识到了什么,自由人联盟的二把手明白自己要做的事后舒坦的躺倒在床上。希望德雷克大姐不会因为他带了个男人回来而生气,不,她可能根本不会生气,反而还会旁敲侧击的问他俩谁上谁下,接着拖着小弟们来个婚庆一条龙。

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想法时罗宾闭着眼睛已经迷糊了,他内心只剩一个模糊了的高挑身影,便睡死过去。


水上烟花
国庆给这几天的方舟草稿上个色

国庆给这几天的方舟草稿上个色

国庆给这几天的方舟草稿上个色

Melpomeno.

桑鬆的第一次夢境.

她正对他讲话. 


她在四百年的颤妄中坚持而决绝地对他讲话,可是只有头颅在发声,只有头颅,在令人晕眩而倒吊的高度,永远用气息和透明讲些什么.唇舌翕动而无声,迫切地,生命在盘旋中求助,她的口腔和喉管中吐出游丝,凝结编织成风,在她努力地生存中高傲地突出言语,是的,她永远在黑幕底色的星点白皙中讲话,而他在令人晕眩的高度,头颅青紫,也只看见她美貌的面孔,她的瞳仁永远在对他发声,一句,两句.在他麻木的神经中低语,回音止步于背后的山.


她吞吐着一些句子,德文,也或是法文,当又或许是晦涩的拉丁语,而她在讲话.


他只看见她美丽的头颅,重叠合成他眼前雾状的急切,在背后的山...


她正对他讲话. 

她在四百年的颤妄中坚持而决绝地对他讲话,可是只有头颅在发声,只有头颅,在令人晕眩而倒吊的高度,永远用气息和透明讲些什么.唇舌翕动而无声,迫切地,生命在盘旋中求助,她的口腔和喉管中吐出游丝,凝结编织成风,在她努力地生存中高傲地突出言语,是的,她永远在黑幕底色的星点白皙中讲话,而他在令人晕眩的高度,头颅青紫,也只看见她美貌的面孔,她的瞳仁永远在对他发声,一句,两句.在他麻木的神经中低语,回音止步于背后的山.

她吞吐着一些句子,德文,也或是法文,当又或许是晦涩的拉丁语,而她在讲话.

他只看见她美丽的头颅,重叠合成他眼前雾状的急切,在背后的山峰戛然而止.

没有声响打破他们的寂静,而她总是开口,在歌唱,也许只是简单地倾诉.他试图用微笑回应,可他的面孔只是僵直而笨拙了,一个淡漠或热心的人,无论怎样的同类,无论是怎样死去,都终究无法在倒吊中顺畅生长,血液在面部堵塞,而被尸体的冰冷凝结,他用这幅走形的死相对着她,试着微笑,可或许他早已是死了,而灵魂也被沼泽的沉默消化,所以他望着她,只是笑,彷佛能听到血管细小地爆裂,可还只是要微笑,堆在面孔边缘的蜷曲蜡黄中,微笑可怖的丑陋.

是的,丑陋.他用这种目光看她,或说她的头颅,在黑夜的流水中他只看见她颈项以上的完全,没有断面光滑的缺口,因此他一直凭藉死去的丑陋望着她,他们的玛丽,谁的玛莉亚;法兰西的女人,奥地利的孩童.玛莉亚,谁叫过她的名字,玛丽、玛丽,玛丽.三次欢呼.因而无法填补所谓归属的概念代指.他将视野粗暴地调转(一如流言的力度),望向她无形体的手指,白皙而冰冷的,点色如同象牙,从那之上正爬出藤蔓上的荆棘,向上的躯干中长出玫瑰的花,刺和锋利在她的血肉内部行走,涌出静色的血,又被根植吞咽——只是这一切他不曾看到,他只是看她姣好凝结的面容,她早已不在讲话了,只留给他死样的雕塑的静寂:因为她不再讲话了,可若是在讲,也是他无法倾听的了,埋在风中消亡成长,盛开成了种子,可依旧死在风中,被条纹的烈火吞没.

他对她,他们之间,他从不做虚假可怖的否认,他听着她的沉默:那在空间和意识中逐步扩张的腐烂.它带着消沉的喧哗住进他们瞳孔中的巴黎,在午后的腐肉气味中将两者融合,抛进广场泥土乌黑的血河中,认他沉浮生死腐烂新鲜,因为一切不可避地相同,毫无偏差.颜色不会改变,回忆也只被遗忘.而他们之间充斥着死,因此产下了一种病态幽默的和谐,一种点头,像是在彼此致意提示:"你已死了."他不过是一具尸体,只看见她微笑的头颅,因为只有头颅,身子泡在浓的像黑夜的血水中,正在生出玫瑰.他听见广场中欢呼的风声,她背后的山巅一同崩塌,他记得赤裸而不堪的尸体向他微笑,撕碎他的躯体,在令人晕眩的高度彼此缝合.

四百年中她从未停过言语,而他也早已看清了,她所生出的不过只是一具头颅,青白色的死相,毫无艺术的协调感,她身后住着山麓高无首的尸身,裸露白骨的手指抓取他倒吊的皮肉,这是一场浑浊雾乱的美梦,他和她对望着,彼此讪笑…彼此嘲弄,又被动脉和静脉的颜色相连,无法分割,在安谧的颤抖中交谈——他们彼此抱着敬意.

奶牛行星α

藤丸立香 男/女    九仞/十二霄

マシュ                 寒月

ホームズ             馍叽

レオナルド         冰...

藤丸立香 男/女    九仞/十二霄

マシュ                 寒月

ホームズ             馍叽

レオナルド         冰莲

マリー                蕾蕾

サンソン             栗

 サリエリ            霄霄

ヴォルフガング  管理人

pho thx k

终于吐片了


水上烟花
祝贺我国服法兰西组团聚,我是个...

祝贺我国服法兰西组团聚,我是个靠福袋才把萨老师接回来的屑,对不起

祝贺我国服法兰西组团聚,我是个靠福袋才把萨老师接回来的屑,对不起

机皇今天攒钱了吗

#COS正片##Fate/Grand Order#
#Servent Assassin: 夏尔·亨利·桑松##喜劳扩#

“我既是您的利刃,同时也是衡量您的天平”

出镜:机皇(我)
妆面:死人
摄影:六郎
后期:西泱
鸣谢: @打灯光的凯德  @北島冬久

哦豁终于发出来了,之前来台风的时候把后期姐姐的电脑弄坏了,要不然能早一点发片的。_(:з)∠)_
新人出片,不喜勿喷。我真的超爱这个男人!(迦里杀阶奶,3000回复血量不是吹)实不相瞒我还想出他……

希望各位能喜欢!

#COS正片##Fate/Grand Order#
#Servent Assassin: 夏尔·亨利·桑松##喜劳扩#

“我既是您的利刃,同时也是衡量您的天平”

出镜:机皇(我)
妆面:死人
摄影:六郎
后期:西泱
鸣谢: @打灯光的凯德  @北島冬久

哦豁终于发出来了,之前来台风的时候把后期姐姐的电脑弄坏了,要不然能早一点发片的。_(:з)∠)_
新人出片,不喜勿喷。我真的超爱这个男人!(迦里杀阶奶,3000回复血量不是吹)实不相瞒我还想出他……

希望各位能喜欢!

umo_yszx

玩了这个点图!

加一个队长给吸吸!

第一次连着画这么多头感受到自己风格的飘忽不定(

玩了这个点图!

加一个队长给吸吸!

第一次连着画这么多头感受到自己风格的飘忽不定(

水上烟花
选择你今天的主治医生(大 危...

选择你今天的主治医生(大  危  机)

选择你今天的主治医生(大  危  机)

北島冬久

p1-p3日服新剧情给我打管鸡血(让桑松当小杰克的爸爸?小杰克叫我妈妈,似乎没啥毛病啊?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小孩子太会了

p4背后灵,生前桑松和未去2.0失去迦勒底游荡在特异点(类似武藏)并且把桑松当做锚生活在法兰西的咕哒,生人勿近

那些怼这个男人(什么他就该自己上处刑台啊面粉袋都是人头啊)的口水侠都被咕哒摆上今晚的餐桌了,炸一炸隔壁小孩都开心死了(bushi

p1-p3日服新剧情给我打管鸡血(让桑松当小杰克的爸爸?小杰克叫我妈妈,似乎没啥毛病啊?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小孩子太会了

p4背后灵,生前桑松和未去2.0失去迦勒底游荡在特异点(类似武藏)并且把桑松当做锚生活在法兰西的咕哒,生人勿近

那些怼这个男人(什么他就该自己上处刑台啊面粉袋都是人头啊)的口水侠都被咕哒摆上今晚的餐桌了,炸一炸隔壁小孩都开心死了(bushi

甜酒乌冬

[罗宾桑松]沉默笑话

◎时隔万年终于打完的塞勒姆,很想搞簧涩,随手摸个鱼,随意看看吧


且说“剧团”一行人返回迦勒底以后,阿比盖尔还来造访过一次。小姑娘看见几张熟脸高兴坏了,要他们抱着举高高转圈圈。被无辜卷入的美狄亚小姐(筋力E)手足无措,气得拎起魔杖逼迫姑妈给小姑娘变猪仔玩。很快二位就吵了起来,哈丽看得直叹气,揉揉阿比的头发:别理会啦,我带你找罗宾他们玩。

他在厨房。哪吒太子对着燕麦粥长吁短叹,看见阿比来,“噌”地把风火轮都架上抱着她一圈、一圈、又一圈。

“那个……罗宾先生和桑松先生……”她又得到了两份举高高(桑松表现得有点迷惑不解,但是看在罗宾一直在使眼色的份上),以及一份加了大黄果酱和奶油奶酪的三明治,让夏尔...

◎时隔万年终于打完的塞勒姆,很想搞簧涩,随手摸个鱼,随意看看吧


且说“剧团”一行人返回迦勒底以后,阿比盖尔还来造访过一次。小姑娘看见几张熟脸高兴坏了,要他们抱着举高高转圈圈。被无辜卷入的美狄亚小姐(筋力E)手足无措,气得拎起魔杖逼迫姑妈给小姑娘变猪仔玩。很快二位就吵了起来,哈丽看得直叹气,揉揉阿比的头发:别理会啦,我带你找罗宾他们玩。

他在厨房。哪吒太子对着燕麦粥长吁短叹,看见阿比来,“噌”地把风火轮都架上抱着她一圈、一圈、又一圈。

“那个……罗宾先生和桑松先生……”她又得到了两份举高高(桑松表现得有点迷惑不解,但是看在罗宾一直在使眼色的份上),以及一份加了大黄果酱和奶油奶酪的三明治,让夏尔少爷(罗宾汉语)无从下手的那种。

女孩晕晕乎乎地小口嚼着面包,小脸红扑扑的:那、那个,舅父还在等我……我还会再来的!她哒哒地踩着小皮鞋跑了。

不是吧,你是真的什么……

是真的。

呃,好吧,那女孩在塞勒姆接待了咱们。

那你为什么语气那么心事重重的?

我没有。

你有。

呛嘴一但开头就没法停止,卫宫见势不妙赶紧提溜人出门,哪吒趁乱消灭了盘子里的三明治,准备出口阻止他们的时候,俩人已经矛盾升级相约试炼场了。

有情之人很难懂。她在心里下了个结论,满意地咽掉最后一口食物。

他们最后也没去试炼场,汗涔涔地挤在一间空屋的门背——大概是那些前预备御主的宿舍间,反正他们摆脱那个筐体后都离开了迦勒底,这里留着也没人用——

罗宾把桑松按趴在墙上,就算桑松再怎么对自己的剑术有信心也敌不过罗宾汉在身体素质上都各高他一个级别(而且他们距离这么近)。久违地享受灵体化的自由,他们快速解决了衣物的妨碍。罗宾半跪在地上扶着对方的腰,沿着脊背的线条啃咬到尾椎骨。

我知道所有的细节,但是等完事了我们再说。

桑松身上有清淡的罗勒和香柠檬的味道,诞生于那个时代的古龙水,闻起来像柠檬糖。罗宾不了解这些,倒是挺喜欢,就像是喜欢森林里带湿气的晨风的味道。

他的舌头舔舐肠腔的入口,这其实无甚必要(因为英灵都有相当良好的恢复力),还显得很下流,但是让他们感觉都很好。

那条舌头就抚过桑松的括约肌,他觉得自己湿漉漉的(至少是那里),罗宾的鼻尖和呼吸擦过他的尾椎,很痒,他抖了两下,但一声没吭。

我说,夏尔少爷,你的英雄主义真的该收一收。

罗宾又调笑他了。以前他俩打炮,罗宾讲的床上笑话从来没让他笑出来过,这次也是——他想道,你的幽默真的一如既往的烂。

我是严肃的——罗宾的家伙顶了进来,很胀——你真的得听听闲散人士的意见。

桑松的手指不自觉地蜷曲,被墙面顶得泛白。罗宾一下下抽动着,囊袋拍打在他的会阴和臀部。我们可真是不适合在干架时讲话——他没由来地想,缓慢地吐出一声喟叹。

他们从墙角干到地板上,再到桌面、床上,最后又回到墙角。全迦勒底最不适合打炮的两个家伙在黑漆漆的空屋子里庄严地做爱,除了喘气闷声不响,搞得浑身汗津津,剩不下一点力气。

好吧。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但是不允许惊讶。因为那就是他妈的你,你连让我吃惊的机会都不给我。罗宾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