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梁朝伟

42669浏览    1784参与
闲情偶趣
《鹿鼎记》韦小宝和康熙皇帝。

《鹿鼎记》韦小宝和康熙皇帝。

《鹿鼎记》韦小宝和康熙皇帝。

Lucius

【孝仁衍生】黑白交响曲

-crossover:使徒行者|Q/无间道|陈永仁,无差(其实不具有很强cp向)

-看完IA3的母爱爆棚之作

-感谢 @三毛一两 赞助的双簧管音乐【试听戳这里】

-ooc

———————

黄志诚警司从楼顶摔下来,就在他面前。就在那辆白色的车上。玻璃碎得到处都是,血躺下来,而那张他熟悉的脸隔着老远凑在他面前,说不上平和还是畏惧的,只是像平时一样微微蹙着眉。


他感觉到那声巨大的坠落声好像隔了好久才响在他耳边。


就好像钢琴从高高的地方摔下来,发出的绝望的最终哀鸣。


伴随着那个声音,陈永仁知道自己哪里也彻底坏掉了。是无论睡眠多久、无论见几个心理医生,都无...

-crossover:使徒行者|Q/无间道|陈永仁,无差(其实不具有很强cp向)

-看完IA3的母爱爆棚之作

-感谢 @三毛一两 赞助的双簧管音乐【试听戳这里】

-ooc

———————

黄志诚警司从楼顶摔下来,就在他面前。就在那辆白色的车上。玻璃碎得到处都是,血躺下来,而那张他熟悉的脸隔着老远凑在他面前,说不上平和还是畏惧的,只是像平时一样微微蹙着眉。


他感觉到那声巨大的坠落声好像隔了好久才响在他耳边。


就好像钢琴从高高的地方摔下来,发出的绝望的最终哀鸣。


伴随着那个声音,陈永仁知道自己哪里也彻底坏掉了。是无论睡眠多久、无论见几个心理医生,都无法修复的坏掉。


傻强冲过来抓着他的衣领往后拖,高喊着“你不要命啦?”那微弱的声音混淆在钢琴崩裂的旋律中,几乎微不可闻。


他想很久之前这种毁坏就已经有了预兆。


只是那条曲调是阴郁和柔缓的,缠绵地流淌着,消失之时也显得无声。只是“啪”那么一个小小的不和谐音。


黄Sir死了,他的世界乱成一团,黑白颠倒,时空倒转。


没人知道他是个卧底,没人读他敲出的莫斯密码频段。他像是被扯断了线的纸鸢,迅速地坠落下去。


然后他认识了Q。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吓得整个人翻倒了过去,白色的沙滩椅连带他整个人滚在了地上,咚地一声响在放着巴赫的咖啡厅里,像一记心脏起搏器的重击。


“哥……哥?”他伸出手指指着对方,他猜自己表情大约惊恐得像是见了鬼,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竟然吐出了一个极其陌生的称呼。


“做乜啊你,第一次见面也唔使行这么大礼吧?”在被所有waiter围上来问候之前,Q顶着全咖啡厅的目光淡定地把陈永仁从地上拉起来,摆玩偶一样塞进另一张椅子,然后把他倒下去的那一张扶起来放好。


“阿……阿Sir……”陈永仁使劲盯着他的脸看,神游天外地弱弱问好。


“初次见面,call我Q得了。”Q无视了他的眼神,对着waiter点单,“一杯奶茶。”他指指自己,“他的话……给他杯咸柠七罢。”他指指仍在发傻的陈永仁,自顾自决定了两人的饮料。


Waiter写完单子一走,陈永仁就迫不及待地从椅子里弹出来,凑近Q问他是人是鬼。


“真这么似的啊?”Q翻了个白眼,“一个个都活似见鬼!”


“喔……真的很似喔。”陈永仁认真地说道,两个人来来回回就着没营养的话题走了几轮,直到服务生把奶茶和柠七分别放在两人面前。


Q叼着吸管,微微蹙着眉,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奶茶,评论道:“哇,一点也不正宗喔。下次到我家去、我泡给你大红袍作底的尝尝。”Q的年纪看上去比倪永孝要大一些——假使倪今天还活着的话。可他蹙眉的样子又分明显得孩子气,那是绝不会出现在倪永孝脸上的表情。


“阿Sir你真的很挑剔喔。”陈永仁咬着吸管,嘬饮了一点咸柠七酸酸的味道,碳酸饮料的泡泡在他舌尖破开,酥酥麻麻的。他很多年没喝过这样“幼稚”的饮料——本以为舌头早已被毒品和酒精麻痹到尝不出味道,却没想还是能喝得出酸甜来。


“呐,是这样。”Q漫不经心地喝着奶茶,终于切入正题,“因为阿诚……黄Sir他……殉职了,局里现在乱成一团——你要当心自己,别呢段时间出咗事,否则救你都嚟唔及啊。”


“喔。”陈永仁傻乎乎地回答一个单字,仍然望着Q的侧脸发呆,那根吸管都让他咬得坑坑洼洼了。


Q托着下巴,看傻呆呆的陈永仁,戏弄他说:“你了解了吗?”


“喔。”


“你係个傻瓜吗?”


“喔。”


“陈永仁要请我食饭?”


“喔。”


“那感谢喔。”


他笑意盈盈地说,于是陈永仁像是被惊醒了一样反应过来,脸苦了起来:


“乜啊?阿Sir你莫玩我了啊。”


“谁叫你不听人讲言啊,阿仁?”Q招手叫waiter过来买单,看起来心情倒是很好,站起来的时候亲昵地在他脑袋后面拍了一下。“小心点,阿仁,我话真的。”


摸着被拍了一下的脑袋,陈永仁微微地笑了。这是多日来他第一次露出笑容。


“好啊。”他说。


陈永仁坐在那里,望着Q披起外套走远了,慢慢地吮吸完了杯子里面透明的饮料。呼呼的空吸声音终于把他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过来。他胡乱从衣兜里掏出钱要买单,却被Waiter礼貌地告知Q已经结过了。


Q提醒了他一些过去。可是Q又是如此不同,让他不用沉湎在那些曾经之中。


Q像是演奏着小夜曲的双簧管,发出着温柔而轻快的声音。


他不能不想到倪永孝。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个人了。


做他这一行的,靠出卖身边的人活下去。虽然他总是告诉自己他是警察,但这却改变不了每个遭到背叛的匪徒看向他时不可思议又充满怨恨的眼神。


不,怨恨也许还好。他不在意别人的怨恨,那让他觉得自己是做了对的事。


可倪永孝临死之前,却是释怀的。他把自己的脸埋在陈永仁的怀里,微不可察地叹息。陈永仁只觉得那像笙箫折断前的最后一声鸣泣。


在他记忆中从来没有如此亲近过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他没想到他们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拥抱竟然是发生在这样的情境下的。


他以为他与倪永孝从未有过所谓的血肉亲情。尤其是比较起行商的大哥和大姐,以及学了文学的三哥,他像是倪永孝手里一把好用的匕首——那点薄薄的血缘关系不过是牵制工具的筹码。


就算倪永孝有时揽着他的肩膀,抚着他的脊背,陈永仁也紧张地保持着距离,拘谨地瑟缩着。


“阿仁,别紧张,你是我弟弟。”倪永孝这时总是这么无奈地微笑着说。


可是谁会让疼爱的弟弟去贩毒、去交易军火、去走私?陈永仁在心里冷笑着问自己,告诫自己不要贪恋对方手心的温度。


只是在最后一刻,他还是动摇了。倪永孝用最后的力气把他别着警徽的衣襟妥帖地放回去,抚平了,仿佛这是什么不得不做的重大的事。如果他的哥哥最后证明了对他的感情,那么他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又算是什么呢?


他被人拉开,脸被按在冰冷的地上,看着自己的哥哥眼中的神采渐渐熄灭下去。倪永孝像一曲华丽凄美的提琴曲,到最后谢幕却婉转地奏成了哀乐。


倪永孝的死带走了他的一部分。陈永仁知道,从那时起他已经坏掉了一个角。


可他的卧底生涯还没有结束。


韩琛从不信任他,几次三番让他送死。


每每带着一身血腥味道筋疲力竭地倒在床上时,他也常常问自己,一条贱命怎么还没丢去。他就像不停被人敲打的沙铃或者三角铁,有谁会去问一块三角铁会不会疼呢?


Q会。


他请他到家里吃饭,接头时先要讲一个冷笑话,告别时说八百遍“要小心”。他比倪永孝还要像一个哥哥,音色柔软得让陈永仁想落泪。


他太久没尝过温暖的滋味,于是迫不及待地一头沉沦下去。


有一天晚上Q摆盘的时候似乎很随意地说起:“我依家在写报告,想把你调返嚟。”陈永仁注意到他的眼角正悄悄留意自己的表情,“不过你都知,我不擅长写Report啦……”


期待已久的事情或许会成真,可陈永仁却发现自己竟然并不怎么高兴得起来。他努力牵动肌肉露出一个堪称惨淡的笑,食不知味地把菜送进嘴里。


他不可抑制地想起黄Sir。尽管是重案组的同僚,黄志诚和Q却真的很不一样。黄志诚总是怀抱着崇高的理想,为了那个似乎切实又虚无缥缈的目标赌上一切——有时陈永仁甚至觉得自己是通过实现黄Sir的理想而证明自己的价值的。


那么现在呢?他问自己。


也许是他过于心事重重的样子让Q看不下去了,警官往他碗里拨了半盘子他最憎的豆芽,问道:“喂,你知响尾蛇係点样死的乜?”


陈永仁傻兮兮地把豆芽往嘴里放,乖乖摇了摇头。


“就是想太多死咗喔!”Q很认真地盯着他说,睁大了眼睛显得郑重又无辜。


“……乜?”陈永仁反应了好一阵才意识到这可能又是Q的一个冷笑话,不免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满嘴都是豆芽的苦味,再一看碗里的白丝,顿时苦了一张脸。


“所以就话,年轻人莫想太多。”Q恶作剧得逞般地得意又克制地勾着嘴角,“好好做业,一切会好起来的。”他说。


从李心儿的软软的诊疗椅上面醒来的时候,女医生仍然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玩纸牌游戏。


“多谢,我走咗。”他披上外套,却被眼睛没离开电脑屏幕的女医生叫住——


“你最近的情况好咗好多喔。”她说,“继续保持。”


陈永仁的动作顿了一下。钢琴崩塌的噪音又在他胸口响彻。


李心儿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让陈永仁的气质一下子又回到了那种忧郁和凝滞。她只好勉强地微笑,提醒他下次诊疗的时间。


“过了明天就没事咗。”他说。这隐约像是一句道别,让女医生莫名觉得有几分不再见的惶恐。


他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自称刘建明,是内务部负责处理黄志诚身后事的警官。他提出见面核验陈永仁的身份,后者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先通知Q,他只是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个选项。


每次提到黄志诚时,Q脸上的表情总是陈永仁很陌生的。他是个很懂得看人的人,那个时刻他感觉心头的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于是他立刻荡开了话题。陈永仁不喜欢Q那种怀缅而忧伤的音色,在他心中双簧管的声音就该是温柔而轻快的。


陈永仁敏锐地意识到那是他无法介入的过去,所以他也别扭地狼狈收起自己与黄志诚警司的旧事——出于各种理由他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他摩挲着自己的手表,也许他还欠黄Sir一些事没有做,而现在就是偿还的时候了。


刘建明是个好靓仔的年轻警官,也是那个曾经在音像店偶遇的年轻人。他坐下来之前甚至先对陈永仁笑了笑,递了一杯一次性杯子装的热咖啡。


阿仁于是捧着杯子发呆,如果他当初在警校读完书,是不是也就是这样,先做小警员,然后是冲锋队,或许调往重案组,又或许像刘Sir一样负责内务——可谁知道呢?也许他的人生就偏差在那天不该认出黄Sir穿错了袜子。


只是,当刘建明站起来调档的时候,他却在这位年轻警司的桌上发现了一个不可能、也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档案袋。


一时之间他忽然觉得荒谬。他的人生变得像一个惨烈的笑话,他几乎抑制不了地落荒而逃——黑白颠倒,日月交错,黑白琴键的奏鸣在他脑海中响成一片噪音。


一口气爬上天台,他气喘吁吁地从衣兜里摸出手机。他颤抖的手指不顺利地艰难输入一些乱七八糟的数字,是他脑海中流淌出的杂音。


“喂?阿仁?”Q的声音在那边响起,“乜事?难得你主动call嚟喔。”


“……Q sir,我知果个内鬼係边个咗……”他急切地说,可在那个名字脱口之前,坚硬冰冷的枪管抵在了他脑后。


Q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陈永仁不说话了,然后是衣物摩擦的声音,跑动,呼呼的风声。


他努力叫着陈永仁的名字,声嘶力竭地询问发生了什么——可那边并没有人回答他。


陈永仁说:“对不起,我是差人。”


隐约有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夹杂在风里,听上去有些迷茫:“我都想做个好人……”


那只手机被从30层的天台丢下去,四分五裂的声音传来,Q却甚至没有挪开一点听筒。


嘟嘟的忙音传来,没了别的声响。Q连忙重新拨过去——可并没得到更多结果。他才发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指甲因为过于用力微微泛白。


他腾地站起来,往外跑去,碰掉了办公桌上的许多文件夹,又一连拨开了好几个同事,连句道歉都来不及说。


“Q?你做乜啊?”被他撞翻了咖啡的男同事跳着脚冲他背影喊,Q却没听到似的连头都没有回。



“我申请调离重案组。”Q重复。


三位聆讯的警司彼此看看。最年轻的一个劝他:“Q,你都还几年轻,冇意外的话下任的总督察就係你了。DPC陈永仁的殉职我们大家都感到非常遗憾,但你冇必要把呢些全当成你自己的责任啊。”


Q苦笑着摇头:“我做的够久了。做得愈久,我都唔知自己到底在做乜业。”


年长些的一位也叹了口气,说道:“嗰好吧。你有乜中意的部门乜?”


Q迷茫地摇摇头,望向了窗外的天空。


天气很晴,万里无云。


他想,他忘记告诉阿仁,他好中意沙铃细碎的响声。


—————END—————

终极锦鲤宋大成

给虎虎p了几张非主流头像

给虎虎p了几张非主流头像

共鸣的哥哥♥

经典港星组合文《雪神》

第九章《解散篇》

(温馨提示,最后两章有点悲,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哦)


十五六岁出道,一举拿下香江乃至世界诸多奖项,无论唱歌还是演戏,都达到了至高境界,受世人推崇爱慕。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没想到《Snow God》竟成为这支传奇组合的绝唱。


那一年的愚人节,成员张国荣从文化酒店24楼飞身跃下,人们说这支组合再也辉煌不起来了,只能是存在记忆里的过去式,而那些真正喜欢他们的人却明白,他们永远的站在了巅峰,因为他们不再是六个人的组合,他们,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个永不被世人遗忘的时代,一个带领香江乐坛影坛冲向世界的时代。


哥哥出殡的那一天,香江所有的公司为了纪念这位传奇巨星,统一放假。参加追...

第九章《解散篇》

(温馨提示,最后两章有点悲,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哦)


十五六岁出道,一举拿下香江乃至世界诸多奖项,无论唱歌还是演戏,都达到了至高境界,受世人推崇爱慕。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没想到《Snow God》竟成为这支传奇组合的绝唱。


那一年的愚人节,成员张国荣从文化酒店24楼飞身跃下,人们说这支组合再也辉煌不起来了,只能是存在记忆里的过去式,而那些真正喜欢他们的人却明白,他们永远的站在了巅峰,因为他们不再是六个人的组合,他们,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个永不被世人遗忘的时代,一个带领香江乐坛影坛冲向世界的时代。


哥哥出殡的那一天,香江所有的公司为了纪念这位传奇巨星,统一放假。参加追悼会的粉丝排成了看不到尽头的长龙队伍。队友们扶着灵柩垂首落泪,爱人唐先生在亲友的搀扶下仍寸步难行,在场嘉宾无不动容。火油念了追悼词,门外的粉丝早已被泪海淹没。


车子从灵堂开出来,沿着早已定好的路线缓缓行驶,仿佛让等了几个日夜的粉丝可以好好的和他告别。


哥哥走后,成员把最后一张专辑的收益全部捐赠给了希望小学,以哥哥的名字命名。并且宣告世人,组合不会再以“雪神”组合一起活动,因为“雪神”永远是六个人。


(下章大结局,心累啊!)


共鸣的哥哥♥

经典港星组合文《雪神》

第八章《生病篇》


张猴子生病了,整整一个星期,上吐下泻,之前所有人都劝他去医院,他就是不肯,陈太和队员们担心的要命,可这猴子就是不听,原因竟然是因为怕打针,太疼。

于是乎这一周内收到了不少队友的白眼,早上一睁眼,发哥就端着热乎乎的粥过来给他吃,一边翻白眼一边怪他这么大了居然不听话;上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华仔一把丢过一个被子,又是一个白眼,怪他身体不好还穿这么少客厅乱跑,猴子内心很无辜......因为他认为华仔说话不合逻辑,自己明明坐着,哪里跑了;话刚出口又收到伟仔的一记白眼,同时一杯热水已经放到了猴子手里;

猴子虽然嘴上磨磨唧唧唠唠叨叨,但是内心却对这些队友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感动。热泪还未落下...

第八章《生病篇》


张猴子生病了,整整一个星期,上吐下泻,之前所有人都劝他去医院,他就是不肯,陈太和队员们担心的要命,可这猴子就是不听,原因竟然是因为怕打针,太疼。

于是乎这一周内收到了不少队友的白眼,早上一睁眼,发哥就端着热乎乎的粥过来给他吃,一边翻白眼一边怪他这么大了居然不听话;上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华仔一把丢过一个被子,又是一个白眼,怪他身体不好还穿这么少客厅乱跑,猴子内心很无辜......因为他认为华仔说话不合逻辑,自己明明坐着,哪里跑了;话刚出口又收到伟仔的一记白眼,同时一杯热水已经放到了猴子手里;

猴子虽然嘴上磨磨唧唧唠唠叨叨,但是内心却对这些队友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感动。热泪还未落下,咖啡就关掉了电视,哥哥将无辜的眼神转向拿着遥控的咖啡,“看什么看,不去医院就到自己床上躺着,看什么电视!”,猴子瞪了咖啡一眼,表示自己已经够惨了,还要被说,真的好可怜。

于是乎在一周不见好转的情况下,张猴子被火油开车火速送入了医院,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输着液的张猴子,知道“大势已去”,说什么都不用了,而且现在的状态很明显“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乖乖配合治疗。虽然打针的时候他已经用平生最大的力气将眼睛死死的盯住罪魁祸首火油,但是人家好像丝毫不把他当回事儿。

住了一个星期医院,张猴子深深感受到了这里满满的“恶意”,毕竟他的屁股已经被扎了5针,张猴子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要生病了,自己受罪,还害得这么多人担心。


不过......有些病魔不是自己说了算,它们总是悄悄的靠近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掐住脖子,让人无法呼吸,直到那年愚人节,恶魔将他推出高楼,飞向不知名的空间........


银灵子


黎耀辉,在你离开后,他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只是他真的好想你,他把和你的合照放在了床头最显眼的地方,他修好了瀑布灯,他买了好多烟,把它们放在了曾经的地方,他买了你曾经经常喝的酒,他打扫了你们一起住过的家,他抱着你曾经盖过的毛毯哭得好伤心,他经常坐在门口,经常张望,他在痴痴的等着你回来。

你走了,他只不过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罢了,你走了,他一个人……不太习惯……除了你,他什么都没有了……你的何宝荣长大了,他好挂住你,他可能以前不懂你,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去哪里,有个人永远会在那里等他,他永远有个地方可以回去,他的黎耀辉会爱他宠他包容他……但是他不知道,有一天他会把他的黎耀辉“弄丢”,他不知道,他的黎...


黎耀辉,在你离开后,他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只是他真的好想你,他把和你的合照放在了床头最显眼的地方,他修好了瀑布灯,他买了好多烟,把它们放在了曾经的地方,他买了你曾经经常喝的酒,他打扫了你们一起住过的家,他抱着你曾经盖过的毛毯哭得好伤心,他经常坐在门口,经常张望,他在痴痴的等着你回来。

你走了,他只不过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罢了,你走了,他一个人……不太习惯……除了你,他什么都没有了……你的何宝荣长大了,他好挂住你,他可能以前不懂你,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去哪里,有个人永远会在那里等他,他永远有个地方可以回去,他的黎耀辉会爱他宠他包容他……但是他不知道,有一天他会把他的黎耀辉“弄丢”,他不知道,他的黎耀辉有一天也会离开他……

黎耀辉,你还记得何宝荣吗?那个你又爱又恨的人,那个喜欢说“黎耀辉,不如我哋由头嚟过?”的人,那个任性却又孩子气的人,那个恃靓行凶的人……

黎耀辉,如果他回香港找你,你千万别丢下他,别让他难过伤心,因为他真的只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他真的很爱你。我知道,最后你也一定懂了他,也同样深爱着他,也许你暂时的离开,只是为了将来能和他更好的相见。

你有没有等过一个人,爱而不得,念而不见。

向来缘线,奈何情深!

也许到最后,我们都会变成喜欢的人的样子。

银灵子


黎耀辉何宝荣 如果你很钟意一个人 你更会喜欢叫他全名(戴戒指💍)


黎耀辉何宝荣 如果你很钟意一个人 你更会喜欢叫他全名(戴戒指💍)

璞哩—来瓶黄油啤酒!
还是不得不槽一下,《大魔术师》...

还是不得不槽一下,《大魔术师》算是我入坑钢圈的第一部电影,说是白月光也差不多,那个时候还没有写文的想法,甚至不认识刘青云。但是真的,他和梁朝伟演秀才遇到兵实在是太合适了,这种两男一女后宫战你云开始吃醋的时候的台词真的好有趣,“我妈会游泳”之类的完全不用教,那个语气就像他平时说话那样,好可爱23333。剧里面梁朝伟演的知识分子完全没劲儿和他这种铁憨憨斗智斗勇,我后来又看了无间道,这他妈才是男人间的对戏好吗!!虽然外表并不像,但是大魔术师里面你圆和梁朝伟的拌嘴吵架我真的,超级好笑2333像妈妈带着小孩子抢一块棒棒糖……


里面印象很深的台词,我摘几句,足以凸显这部电影的台词功底。


吴刚老...

还是不得不槽一下,《大魔术师》算是我入坑钢圈的第一部电影,说是白月光也差不多,那个时候还没有写文的想法,甚至不认识刘青云。但是真的,他和梁朝伟演秀才遇到兵实在是太合适了,这种两男一女后宫战你云开始吃醋的时候的台词真的好有趣,“我妈会游泳”之类的完全不用教,那个语气就像他平时说话那样,好可爱23333。剧里面梁朝伟演的知识分子完全没劲儿和他这种铁憨憨斗智斗勇,我后来又看了无间道,这他妈才是男人间的对戏好吗!!虽然外表并不像,但是大魔术师里面你圆和梁朝伟的拌嘴吵架我真的,超级好笑2333像妈妈带着小孩子抢一块棒棒糖……


里面印象很深的台词,我摘几句,足以凸显这部电影的台词功底。


吴刚老师:


“这就是闻名中外,蜚声正史野史,雍正内务府粘杆处专利制造,能取敌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的,血滴子。蔡中尉,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传说之中!”


圆:


“招兵固然重要,耍手段也是难免,可是,千万别让我背上诱人迷信的臭名……平常我最不在乎钱,现在才知道,没钱,寸步难行……我的旧历寿辰、阳历生日、跟我那些老婆的结婚纪念日都办过了,还能搞出什么名堂!”


三姨太(演员名字有点忘记了,不过记得她的身份是圆的第三个小老婆就行):


“哎!你们都干嘛呐!没大没小的!全都给我站到后面去!蜜糖!(喊的是刘青云,对,你没看错,叫的就是刘蜜糖……恶))dbq)今天你这身军服,彰显出万夫莫敌之气势,真的是气度不凡啊!……我不!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三姨太,是最得宠的!”


还是你圆:


“桔子、桃子,你们好,杏子和瓜子没来吗?”


你圆(对不起他一个人承担了全剧的搞笑戏份):


“七太太,我是小牛。半个月没有见你,想你啊!上次我使出那招凤凰展翅,不但没讨着便宜,还把筋扭伤了。这次我要使出全方位都能迎敌的十字战拳,今天晚上啊…劫数难逃!我来也。”


还是你圆:


“我看还是算了,你们一旦相聚,肯定远走高飞,那到时候,我上哪儿去找你?小荫,你就安心呆在这儿,要是闷呢,我就陪你去天桥看看戏法,要不就跟我谈谈恋爱,继续培养培养感情!”(这段真的好磨人完全不油腻awsl。)


梁朝伟(文艺青年))咦):


“火,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它可以烹调食物,是人类不再茹毛饮血,也可以提炼各种不同的金属,供我们使用,自从第一把火的出现,我们的命运,因此而改变,文明…也就开始了。)火可以使人温暖也可以令人生畏,各位知道不知道,当它落在魔术师手上的时候,又会怎样?我可以用它来制造艳丽,也可以用它来展示我愤怒的心情。”


最后一段是两男一女的最后一次群戏,这段是结尾部分的,好笑,但是很想哭:


周迅:你在怀疑什么?

  

梁朝伟:我觉得你不会接受他这种人。(指圆)

  

周迅:接不接受是我的事,你怀疑我又是另外一回事。一个对人穷凶极恶,对我却百依百顺的人,你觉得他是坏人吗?一个好人去欧洲留学,渺无音讯,把婚期都给忘了,他算是一个好人吗?三年了,见了面,你连一句甜言蜜语都没有,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梁朝伟:我回来就是来实现诺言的。

  

梁朝伟:司令果然英明。

  

刘青云:如果我坐在那儿,你就可以把我绑走了?

  

梁朝伟: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司令可是很值钱的呀!

  

刘青云:我应该知道你是谁了!你是骗子!那天随便耍了几下,就把全场的女宾逗得大笑,那还不是个骗子?

  

梁朝伟:你错了,我是个造梦者!

  

刘青云:造梦者?怎么说也是个骗子!

  

梁朝伟:就算是骗,也得勤学苦练才行。



《大魔术师》分低其实我觉得戏服啊,剧情啊其实都没什么问题,何况是台词,台词太加分了,可是也就定型为一个浪漫喜剧了,第一次看的话会觉得有点花哨,但是你像我,白月光硬是看了二十多遍,就觉得爱上了,怎么不出续集,真是的。



end。



银灵子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何宝荣留在了阿根廷,黎耀辉回到了香港,但他们都放不下彼此,互相思念……就像黎耀辉说的“我终于明白,他那么开心在外面走来走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个地方让他回去”他是何宝荣的家,是他的依靠,所以黎耀辉毅然决定回到阿根廷找到何宝荣,和他重新开始……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何宝荣留在了阿根廷,黎耀辉回到了香港,但他们都放不下彼此,互相思念……就像黎耀辉说的“我终于明白,他那么开心在外面走来走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个地方让他回去”他是何宝荣的家,是他的依靠,所以黎耀辉毅然决定回到阿根廷找到何宝荣,和他重新开始……

银灵子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肯定你是真的!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肯定你是真的!

银灵子
还有比这更美的电影画面吗?

还有比这更美的电影画面吗?

还有比这更美的电影画面吗?

银灵子
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回家!炫酷...

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回家!炫酷版宝宝

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回家!炫酷版宝宝

Laurence Anyways

王家卫 | 墨镜王二三事


王家卫有一次让他的演员翻译“I love you”,有的演员翻译成“我爱你”。

墨镜王说,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如何让演员摔剧本走人》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被屏后重发

王家卫 | 墨镜王二三事


王家卫有一次让他的演员翻译“I love you”,有的演员翻译成“我爱你”。

墨镜王说,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如何让演员摔剧本走人》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被屏后重发

金屋藏他

三个人的无间青春
BGM:匆匆那年
——
梁朝伟:如果三位一体的爱情注定不会圆满,我选择退出。
黎明:真正的勇士敢于脚踏两条船,翻船也无人怪责。
刘德华: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都全都要。
——
终于对无间道下手了。
倔强的用无间道剪了个青春爱情故事ww
然后发现搞的等边三角视频居然是接龙模式hhh

三个人的无间青春
BGM:匆匆那年
——
梁朝伟:如果三位一体的爱情注定不会圆满,我选择退出。
黎明:真正的勇士敢于脚踏两条船,翻船也无人怪责。
刘德华: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都全都要。
——
终于对无间道下手了。
倔强的用无间道剪了个青春爱情故事ww
然后发现搞的等边三角视频居然是接龙模式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