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梁璟远

21浏览    15参与
布沾酱

特殊到只属于我一人

①月亮的味道

前天晚上想洗头发,下了晚自习就冲出外语楼一直冲冲冲,月亮正好挂在体育楼的屋顶上,我就大跨步的冲冲冲,突然就闻到了我以为只属于高三的月亮味道,夹着草腥味道随风灌过来,我跑了十五分钟,闻了那味道十五分钟。我在高中的时候,晚上洗头发,下晚自习就一直往宿舍跑,就会闻到这么好闻的味道。昨天我没想洗头,就一直往回跑,结果空气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

②吃饱的幸福

突然间很饿很饿,拿出手机第一次在学校里下外卖,点开一看居然有驴肉火烧,翻了翻居然有一个疙瘩汤套餐!我前几天还在说这里没疙瘩汤喝。本以为不会太快,但是没想到的超级快,汤还很热,火烧很酥,喝一口汤就能感到有一股暖流通过流过。吃过饭后,觉得很饱...

①月亮的味道

前天晚上想洗头发,下了晚自习就冲出外语楼一直冲冲冲,月亮正好挂在体育楼的屋顶上,我就大跨步的冲冲冲,突然就闻到了我以为只属于高三的月亮味道,夹着草腥味道随风灌过来,我跑了十五分钟,闻了那味道十五分钟。我在高中的时候,晚上洗头发,下晚自习就一直往宿舍跑,就会闻到这么好闻的味道。昨天我没想洗头,就一直往回跑,结果空气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

②吃饱的幸福

突然间很饿很饿,拿出手机第一次在学校里下外卖,点开一看居然有驴肉火烧,翻了翻居然有一个疙瘩汤套餐!我前几天还在说这里没疙瘩汤喝。本以为不会太快,但是没想到的超级快,汤还很热,火烧很酥,喝一口汤就能感到有一股暖流通过流过。吃过饭后,觉得很饱,超级幸福

③睡醒的快乐

某天自然醒后,发自内心的快乐。


璟璟冲鸭!

自二十一世纪

家里面没刷漆蓝玻璃的老房子都要拆了,零零散散的没剩几栋,棚户区紧贴着今年新开的花园洋房小区,大门没开在那一侧,穿过小门就是一道胡同,勉勉强强的让一辆家用SUV过的大小,下雨就淹,老鼠当着人满胡同乱窜,全是大个的,小一点的早死了。然而隔壁小区夏天连个苍蝇都见不着。然后就说要拆了,建公园,建房。挺好,皆大欢喜的结局,毕竟自己老家一套房也是拆过来的,方便宽敞,不亏。

亏的应该是老鼠,住了这么多年的家,叫一张文件给卷了。

将来搬到哪儿去还是问题,拆房总得租房住,没有先给你房再拆你家的道理。他不知道他家搬哪儿,也不知道她家搬哪儿,不过一个小城市嘛,总归也是大不了哪儿去,骑着自行车绕半天,完了。...

家里面没刷漆蓝玻璃的老房子都要拆了,零零散散的没剩几栋,棚户区紧贴着今年新开的花园洋房小区,大门没开在那一侧,穿过小门就是一道胡同,勉勉强强的让一辆家用SUV过的大小,下雨就淹,老鼠当着人满胡同乱窜,全是大个的,小一点的早死了。然而隔壁小区夏天连个苍蝇都见不着。然后就说要拆了,建公园,建房。挺好,皆大欢喜的结局,毕竟自己老家一套房也是拆过来的,方便宽敞,不亏。

亏的应该是老鼠,住了这么多年的家,叫一张文件给卷了。

将来搬到哪儿去还是问题,拆房总得租房住,没有先给你房再拆你家的道理。他不知道他家搬哪儿,也不知道她家搬哪儿,不过一个小城市嘛,总归也是大不了哪儿去,骑着自行车绕半天,完了。

没人说这是二十一世纪,太奇怪,前几年还有人老说二十一世纪,指示当今不一样了。现在如同奇幻般的变化已经不值得一提,每个人都在想着明天,没人敢夸耀今天了。

过了几个月搬家了,果然没住一处,他也没有三番五次找过她,点头之交,见面打一个招呼。在荷尔蒙最爆破的时期,也没传出过什么粉色泡泡。过了很久很久之后,都搬进了新居。她没搬回来,说是家里面出事和她妈走了。然后她就只在茶余饭后的谈资里充当一个极小的角色,没过多久就被淹在横飞的唾液中消失不见。更像是泡的没色的茶水一般给人漱口用了,又喝的一声吐到树根下面。

人住在哪里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住在哪里的人,花园洋房里搬进来一批又一批人,棚户区的,农村来城里打工的年轻人,其他四面八方涌来的人。他觉得那些人就是老鼠,哪怕身居洋房,也抹不掉之前的特性,哪有什么皆大欢喜。他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错了,只是觉得没有由来的愤恨。

之后就是平平无奇的高考,按照惯例下了一场大雨, 之后他就上学去了。

大学脱单依旧是一个幻想,玫瑰色的青春只属于一部分人,应该不属于他。实际上造化弄人,他很快就见到了另一个女孩子,短发,牛仔外套牛仔裤,后背很挺的站在宿舍楼门口,脸上有雀斑。他常常被朋友教育不要穿一身牛仔,很难看,low逼打扮。那孩子却很好看,不是惊世骇俗的漂亮,而是美。他第一次向她搭话是在食堂,聊了几句算是合拍,也许是错觉。但是没有进一步了。只有食堂聊几句,手机里聊几句,见面聊几句……结果就是说话次数越来越少,说话内容越来越短。后来女孩子发了一大堆话过来,还没等看清楚就撤回了,凭感觉并不是坏话,之后那个孩子就奇迹一样的消失了。听说是被人性侵了,一开始还好,后来被威胁勒索了两三次,心理出了问题,治疗去了。

红色的爬山虎爬满了整堵墙,在秋天里也一样红,瑟瑟发抖。食堂还是要去的,只不过吃饭的速度快了,毕竟少了一个人说话。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他毕业了,没有什么波澜的毕业。

一直到三十没有结婚,算是父母的心病。然而于现代人而言,三十意味着衰老与年轻,和结婚无关。他没有秃头,没有各种疾病,身体维持良好状态,受到大量年轻女性的追捧。他最后选择了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人生活,有了一个女儿。

他爱他的女儿,却从来都没有和女儿多说过一句话,女儿也深知有事找妈妈的道理,从不和他亲昵,普普通通的喊着爸爸,不亲近也不疏离。他还是要去见客户应酬,喝酒敬酒一番,场面上热热闹闹的谈着生意,冷不防被客户拍了拍后背:“你可真年轻。”他打着哈哈:“年轻什么,女儿都十几岁了,自己都已经奔五十的人了,图个身体健康就得了呗。”

“五十岁的人哪有几个没的病的,就你身体好,头发厚,还没白头发呢……你看我——”客户拍着头顶给他看。一片稀疏的白花花。饭桌上推杯换盏,说起锒铛入狱的某老板,几十年前靠着裸债发家,带着老客户强奸了大学生,误会人家学生是小姐,最后学生自杀了,吊死在卫生间里。最后压低声音说了学生的名字。他想,哦,是那个女孩子,死了呢。真可惜大好青春糟蹋了。他又没有由来的想起她来,过年时,回家听磕着瓜子的婶子说,她自从和母亲走后就受到了继父的家暴,送到戒网瘾的地方去了,再也没回来过。婶子诡异的笑说,谁知道是不是那男的早送去做……他咳一声,示意自己孩子还在屋里。婶子讪讪的闭了嘴。

真是奇怪,明明是二十一世纪,棚户区早拆了,老鼠却依旧活着。那个老板是老鼠,磕着瓜子喝着茶拉八卦的婶子是老鼠,自己的孩子也是只知道索取的老鼠,那些秃头的人更像是老鼠……就算是自己,也是一只老鼠。

他爱上谁,谁就会死去,而于此同时,自己就会变得越发健康而年轻,只有他一个人明白,这是自己吸取着那些人的元气,一直活着。十九世纪最后一天,他谁也没见,发誓自己一定不要害人了,结果投胎转世,重新开始。这是最愚蠢惩罚,也是最有用的惩罚。

他对任何一个人都变得冷淡,但是丘比特的箭依旧乱射。爱上一个人,和那人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最后,在他一百岁的那一天,他选择在阳台上看烟花。妻子去世,女儿未归,他准备平静的死去,很平静的死去。年轻人在大街上挤挤嚷嚷着,好像是这个世界马上就要重新开始一样。

“爸爸!惊喜哟!”他回头看去,女儿带着孩子和女婿站在流光溢彩中挥手,“我们回来了!”

电火石光一瞬间,他仿佛感到了一丝欣慰,同时包裹着巨大的恐惧,他对女儿的爱意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控制……钟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欢呼,而真正的他彻底留在了二十一世纪,自二十一世纪。

布沾酱

之前的日记

今天才拿到罗生门的快件。

突发奇想,躺在床上拍了自己的侧脸。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难看。或许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不好看,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卑是怎么一回事。转瞬即逝的难过。

穿着黑色短袖的女生,年龄也就是还在上大学的。涂着颜色好看的口红,睡着了。尽管还放着电影。

十月五号,我买了两支香芋味华夫甜筒,我不会承认它复杂的名字,但是的的确确是m记极好吃的冰淇淋,我吃着一支,手里举着一支,从商场里跑出来,年纪很小的女孩子坐在电动车后座上一脸艳羡的看着我,我大步的走着,感觉街道上的人都在看我,感觉很好。我吃到一半时,路灯亮了,卖爆米花的摊子周围散落一地扑克牌。

这是夏天的最后一支冰淇淋,接下来肯定会吃...

今天才拿到罗生门的快件。



突发奇想,躺在床上拍了自己的侧脸。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难看。或许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不好看,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卑是怎么一回事。转瞬即逝的难过。



穿着黑色短袖的女生,年龄也就是还在上大学的。涂着颜色好看的口红,睡着了。尽管还放着电影。



十月五号,我买了两支香芋味华夫甜筒,我不会承认它复杂的名字,但是的的确确是m记极好吃的冰淇淋,我吃着一支,手里举着一支,从商场里跑出来,年纪很小的女孩子坐在电动车后座上一脸艳羡的看着我,我大步的走着,感觉街道上的人都在看我,感觉很好。我吃到一半时,路灯亮了,卖爆米花的摊子周围散落一地扑克牌。

这是夏天的最后一支冰淇淋,接下来肯定会吃到更好吃的冰淇淋,但是再也不会是夏天的冰淇淋了。



贺铸

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

梨花雪,不胜凄断,杜鹃啼血。

王孙何许音尘绝,柔桑陌上吞声别。

吞声别,陇头流水,替人呜咽。



今天晚自习看电影,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关于亚人和人类冲突的,里面的黑客小哥哥很好看,从他做炮灰背着箱子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果然,对我来说对着屏幕里的人一见钟情,比其他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要轻松很多呢。








布沾酱
和姐妹们开玩笑说拍百合片,起名...

和姐妹们开玩笑说拍百合片,起名色诱。

和姐妹们开玩笑说拍百合片,起名色诱。

布沾酱
吃东西是最让人幸福的事情

吃东西是最让人幸福的事情

吃东西是最让人幸福的事情

布沾酱

早上 10.30

一连几天都是五点半起床背单词,天天做计划,输入法都已经能顺利的自己蹦出“五点半起床背单词”了。今天我撑不住了,五点坐起来格外清醒,但是我想睡觉。我把手机里的两个闹铃都关了,躺回去,我打算一口气睡到自然醒,第一节课日语视听说,早五分钟到就行。

刚刚我妈发过来,说是顺丰给我把文件寄过来了,算了一下大概时间已经不够了,当然总会有办法的,突然间就开始要资料了,给的时间极短,嗐。

早上七点十分从床上爬起来,折腾了一会儿,跑到食堂,拎着红糖粥和茶叶蛋跟舍友边吃边走,到早了,七点四十。其实不算早,之前我还七点楼道里蹲着背课文。(正在进行时)等顺丰快递。

一连几天都是五点半起床背单词,天天做计划,输入法都已经能顺利的自己蹦出“五点半起床背单词”了。今天我撑不住了,五点坐起来格外清醒,但是我想睡觉。我把手机里的两个闹铃都关了,躺回去,我打算一口气睡到自然醒,第一节课日语视听说,早五分钟到就行。

刚刚我妈发过来,说是顺丰给我把文件寄过来了,算了一下大概时间已经不够了,当然总会有办法的,突然间就开始要资料了,给的时间极短,嗐。

早上七点十分从床上爬起来,折腾了一会儿,跑到食堂,拎着红糖粥和茶叶蛋跟舍友边吃边走,到早了,七点四十。其实不算早,之前我还七点楼道里蹲着背课文。(正在进行时)等顺丰快递。


布沾酱

今天体重秤到了,量体重BMI20.3挺好。

每天都有做了运动。今天开始加一节拉伸。

新陈代谢偏低,害。不敢多吃,早早睡觉,运动适量……看来还是不好好吃饭的锅

早上吃了一个烧饼一小碟炒鸡蛋

中午两个橘子

晚上没吃东西

今天体重秤到了,量体重BMI20.3挺好。

每天都有做了运动。今天开始加一节拉伸。

新陈代谢偏低,害。不敢多吃,早早睡觉,运动适量……看来还是不好好吃饭的锅

早上吃了一个烧饼一小碟炒鸡蛋

中午两个橘子

晚上没吃东西


布沾酱

嗨,早上五点起床,好累好累好累,背的单词像是浆糊一般滚在脑子里,于是不得不在上日语课的间隙里看了几个。其他课也就迷迷糊糊的过了,专业课上的还算认真,但对于自己期末能不能拿一个前几名也不清楚,每一次上课都会有瞬时几秒的自我怀疑。

算了算了,好好过日子。

嗨,早上五点起床,好累好累好累,背的单词像是浆糊一般滚在脑子里,于是不得不在上日语课的间隙里看了几个。其他课也就迷迷糊糊的过了,专业课上的还算认真,但对于自己期末能不能拿一个前几名也不清楚,每一次上课都会有瞬时几秒的自我怀疑。

算了算了,好好过日子。


布沾酱
晚安,今天又是充实的一天呢,还...

晚安,今天又是充实的一天呢,还看了半期告白,明天会很忙的,每日运动十分钟打卡,立个flag,明天开始一个月中午不摄入碳水化合物
Day1锻炼打卡get

晚安,今天又是充实的一天呢,还看了半期告白,明天会很忙的,每日运动十分钟打卡,立个flag,明天开始一个月中午不摄入碳水化合物
Day1锻炼打卡get

璟璟冲鸭!

无情生日➕我生日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十一点四十五,我十八岁了,再过十五分钟,就要开始给月牙儿准备生日了。

生日快乐,也不知道是和谁说呢。家里面没太在乎我的生日,我自己也很久没过生日了,开封菜定错了走了四点三公里去拿那个花生酱汉堡和蓝莓蛋挞。

没有面条吃。

前一天晚上听隔壁宿舍过生日,“祝你福如东海万事如意”喊的超级大声,我在补日语练习册(还是在写职业规划?),不知戳中了什么笑点和身边的舍友一起笑了出来。

这操蛋的两千五百字作业,我怎么突然就十八岁了。

高考结束后开始玩遇见逆水寒,之前一直都是一个零氪人员,遇逆是第一个氪金的游戏,一共氪了三位数,马上奔四位,不多。走的一直都是无情线,没变过。这个游戏……又是卡顿又是闪...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十一点四十五,我十八岁了,再过十五分钟,就要开始给月牙儿准备生日了。

生日快乐,也不知道是和谁说呢。家里面没太在乎我的生日,我自己也很久没过生日了,开封菜定错了走了四点三公里去拿那个花生酱汉堡和蓝莓蛋挞。

没有面条吃。

前一天晚上听隔壁宿舍过生日,“祝你福如东海万事如意”喊的超级大声,我在补日语练习册(还是在写职业规划?),不知戳中了什么笑点和身边的舍友一起笑了出来。

这操蛋的两千五百字作业,我怎么突然就十八岁了。

高考结束后开始玩遇见逆水寒,之前一直都是一个零氪人员,遇逆是第一个氪金的游戏,一共氪了三位数,马上奔四位,不多。走的一直都是无情线,没变过。这个游戏……又是卡顿又是闪退的折腾我两个月,早早的躺在坑里摔断了腿。高考出分前两天一个十连抽出双黄蛋,用尽了半年的欧气。

目标一直是汉语言,高考语文127差强人意。最后读了日语,写文水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做了自由落体。好久没看书了,得有半个月了。嗐。

期望就是之后能读日本文学。


璟璟冲鸭!

遇逆摸鱼🐟内容从动人到逐渐沙雕

为了表达我对游戏闪退的愤怒而摸鱼

某太太(你)×全员

一 燕无归

“这几天……你好像一直不在。”燕无归揪下身边的一根草,含在嘴里,看似无意的开了口。

“没办法啊,我登不上游戏,闪退。”你坐在电脑前面,推了推眼镜,“按官方的说法重新下载了,bug依旧。归归啊,你要知道,咱们两个之所以还可以见面,是因为我已经把你拉到一个叫做‘同人’的空间了,我……”

“我知道了。”他低下头,“以后就这样见面,见一面,就好。”

二 叶问舟

“师妹,见字如面。

今天你又不在,我给你煮的粥做的点心都放凉了,还是没有人来。我去茶楼找你,你也不在。求求你,回来吧。我不再强求你送我手作了,我什么都不要,不要你拾...

为了表达我对游戏闪退的愤怒而摸鱼

某太太(你)×全员

一 燕无归

“这几天……你好像一直不在。”燕无归揪下身边的一根草,含在嘴里,看似无意的开了口。

“没办法啊,我登不上游戏,闪退。”你坐在电脑前面,推了推眼镜,“按官方的说法重新下载了,bug依旧。归归啊,你要知道,咱们两个之所以还可以见面,是因为我已经把你拉到一个叫做‘同人’的空间了,我……”

“我知道了。”他低下头,“以后就这样见面,见一面,就好。”



二 叶问舟

“师妹,见字如面。

今天你又不在,我给你煮的粥做的点心都放凉了,还是没有人来。我去茶楼找你,你也不在。求求你,回来吧。我不再强求你送我手作了,我什么都不要,不要你拾垃圾送我,不要你去茶楼陪我说话,不要你去缘起一遍一遍的祈求限定天赐卡,你想要什么样的天赐我都给你。

说了这么多,我只希望你能回来,不,能见你一面。

我喜欢你这只小懒猫,之前,你只要撒娇我就会过来,那么,我撒娇的话你也能过来吧?“



三 无情

“我不想做无情,我只想做你的月牙儿。”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糖球的头,莞尔,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空空的椅子,“情话想好了,可是……也没有办法说了。”

“我和你啊,永远都隔着那个叫同人的屏幕呢。”月牙儿坐在窗前,抬头望向挂着你画像的地方,里面的你笑容可掬,仔细听,好像还能听见你笑的声音,你惊叹的声音,你喊着太太神仙吧太好看甜死我了的声音。真可爱啊。他的手情不自禁的向你伸过去,好像站起来就轻而易举的可以触碰到你了呢……可是我……根本站不起来啊……

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做你的月牙儿天天照着你就好了啊。



四 方应看

“我原以为我什么都可以做到,可以择天改命呼风唤雨。而今我终于知道,我想看一眼河豚,还得看程序员的脸色。”

方好看终于被人摆了一道,遭受到了(迄今为止)人生中最大的磨难。

“河豚不在的第三十天,想她。”神通侯府荔枝滞销,请帮帮我们!找到最大买家河豚!有偿!



五 顾惜朝

“虽然见不到你,但是我依旧很努力。《旅妹桃花初相见》同人本已经写了六卷了,不知你哪里的进度如何?欸?哪里来的鸽子叫?”

你:咕咕咕。

“《顾某遇旅妹有感》已经写到第二十篇了,还希望你可以回来看看,我已经抄好了。”

你:咕咕咕。

“这几幅仕女图,都是照着你的模样画的,你回来后可以过来看看,喜欢的话就抱走,记得告诉我一声。”

你:咕咕咕

“《顾某遇旅妹有感》已经写到第二十篇了,还希望你可以回来看看,我已经抄好了。”

你:惜朝神仙啊太甜了吧爱死你了图抱走了告辞。

“???”


璟璟冲鸭!
生日当天要叫的作业↑啧……被迫...

生日当天要叫的作业↑
啧……被迫长到十八岁了。

生日当天要叫的作业↑
啧……被迫长到十八岁了。

璟璟冲鸭!

璟远和日常

与我隔着一个座位坐着玩手机的女孩子,穿了一双红白相间的回力鞋,大大的F几近变型,记得好像是回力抄袭的那一款,当然,回力一直在抄袭。鞋带已经变成灰色,正正的绑起来,说不清是蓝色还是绿色的袜子露了出来,裹住脚踝。


我已经把那条阔腿牛仔裤扔在晾衣架上好几天了,或许如果不是我看见鞋子脏了,我还想不到要把它收回来放在衣橱里,一会儿回去就把它拿回来,连同两只蓝灰色的袜子一起,好好的道个歉。


经常和我搭伙的那个女孩子,被叫做かさん,很简单很好听。我一直妄想着自己也可以得到简单的名字,然而将我的中文名字翻译成日语,姓氏是一个拗音,依旧复杂。所以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就是注定无法让我得到的。


我经常...

与我隔着一个座位坐着玩手机的女孩子,穿了一双红白相间的回力鞋,大大的F几近变型,记得好像是回力抄袭的那一款,当然,回力一直在抄袭。鞋带已经变成灰色,正正的绑起来,说不清是蓝色还是绿色的袜子露了出来,裹住脚踝。


我已经把那条阔腿牛仔裤扔在晾衣架上好几天了,或许如果不是我看见鞋子脏了,我还想不到要把它收回来放在衣橱里,一会儿回去就把它拿回来,连同两只蓝灰色的袜子一起,好好的道个歉。


经常和我搭伙的那个女孩子,被叫做かさん,很简单很好听。我一直妄想着自己也可以得到简单的名字,然而将我的中文名字翻译成日语,姓氏是一个拗音,依旧复杂。所以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就是注定无法让我得到的。


我经常会这样——以为自己带着某样东西,结果等到用的时候,却发现并不在自己手里。或许我记错了,我根本没有把它装到包里,或许是半路上弄丢了,据此,我称之为薛定谔定理,不开房间门,他就永远处于丢与不丢同时相存的状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