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梅林

68.3万浏览    8434参与
混沌加冰

【梅林传奇】赴命2

“梅林呢?”亚瑟王子下马后,脱下头盔很是不满问道。

“他在马厩。”仆人恭敬答道。

亚瑟得到回答后,冲兰斯洛特一扬手:“你去安顿她。”

说完,抱着头盔大步走了。

兰斯洛特应了一声,随后翻身下马取掉头盔。又伸手请女人下马。

英俊又绅士。

可是安德莉亚不喜欢。

这位骑士心思缜密,不好敷衍。到时候露了马脚,真的是牢饭也没得吃,直接上断头台。毕竟作为个巫师,靠近过亚瑟王子。

安德莉亚下马后,低声道谢。

她柔弱又怯懦,除了林子里那会儿,声音都不敢抬高。蚊子哼哼似的说完,家里出来做生意,自己跟着出来玩,但是平日里也不了解家中事务,所以不知道来卡梅洛特要去哪里。整个儿稀里糊涂。

她似乎害怕兰斯洛特要丢下她,说完话怯生生地抬头看了...

“梅林呢?”亚瑟王子下马后,脱下头盔很是不满问道。

“他在马厩。”仆人恭敬答道。

亚瑟得到回答后,冲兰斯洛特一扬手:“你去安顿她。”

说完,抱着头盔大步走了。

兰斯洛特应了一声,随后翻身下马取掉头盔。又伸手请女人下马。

英俊又绅士。

可是安德莉亚不喜欢。

这位骑士心思缜密,不好敷衍。到时候露了马脚,真的是牢饭也没得吃,直接上断头台。毕竟作为个巫师,靠近过亚瑟王子。

安德莉亚下马后,低声道谢。

她柔弱又怯懦,除了林子里那会儿,声音都不敢抬高。蚊子哼哼似的说完,家里出来做生意,自己跟着出来玩,但是平日里也不了解家中事务,所以不知道来卡梅洛特要去哪里。整个儿稀里糊涂。

她似乎害怕兰斯洛特要丢下她,说完话怯生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了。

兰斯洛特叹息。

女人整个儿脏兮兮的,眼中滚着泪珠,俱是惊怖。

兰斯洛特实在不好直接让她离开。于是派人找了个小房间给她。

那真是个很小的屋子,在城堡的外围。应该是宫女住的地方。

安德莉亚连连道谢。她已经很满足了。

门一关上。

刚刚还惊喜万分,满是感恩的脸就平静下来。死水一潭。

安德莉亚面无表情地环顾四周。

有些烦躁。

连个沐浴的地方都没有。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洗。

她坐在凳子上。有些忧愁。

一个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女人,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养活自己。除了魔法,她什么也没有。

她又想起了亚瑟王子。

年轻的王子英俊善良对魔法宽容,最重要的是,他拥有大不列颠史上最伟大的法师-----梅林。

可是在这个时间节点,梅林也还只是个毛头小子。冒然找他求助,必然是不会应允的。

女人叹了口气。她对这个国家似乎了解一些,但是模模糊糊。她对这个时代有个印象,但是浮光掠影。

这么一感觉,她倒像是时空里的幽灵,挤进了一个陌生的时代里。

走一步看一步吧。

安德莉亚又露出柔弱怯懦的微笑,起身出门询问洗澡的办法了。


混沌加冰

【梅林传奇】赴命1

在不扰乱他们的情况下,

挤进他们的世界看一看

我想见一见你们

-------------------------------------

“这是哪?”

女人从泥泞里爬起,慌张四顾。

周围林木层叠,藤蔓缠绕。

女人愕然环顾四周,最终视线定在自己身上。

满是尘土的灰色的长裙,看不出颜色的靴子,还有条拖地的灰斗篷。这不是个穿梭于森林的旅人该有的打扮。裙摆拖地太碍事了。

女人将裙摆拎起,看清了上面的花纹。是蕾丝材质的,只是久未清洗,变得肮脏无比,看不出花纹曾经的美妙来。这种蕾丝大约要四银币一尺,可不便宜。

难道我是个贵族?

女人疑惑。

她手上用力,把破损的裙摆撕裂开来。小心地撕...

在不扰乱他们的情况下,

挤进他们的世界看一看

我想见一见你们

-------------------------------------

“这是哪?”

女人从泥泞里爬起,慌张四顾。

周围林木层叠,藤蔓缠绕。

女人愕然环顾四周,最终视线定在自己身上。

满是尘土的灰色的长裙,看不出颜色的靴子,还有条拖地的灰斗篷。这不是个穿梭于森林的旅人该有的打扮。裙摆拖地太碍事了。

女人将裙摆拎起,看清了上面的花纹。是蕾丝材质的,只是久未清洗,变得肮脏无比,看不出花纹曾经的美妙来。这种蕾丝大约要四银币一尺,可不便宜。

难道我是个贵族?

女人疑惑。

她手上用力,把破损的裙摆撕裂开来。小心地撕成长条,然后一圈圈绕在腿上。

该死。

这裙子太脏了。缠在腿上,又痒又刺。

她下意识诅咒了一句。

“Be fire。”

布条在她手指间燃成灰烬,但是她毫发无损。

法术!

我的天!

这是要被砍头的!

女人瑟缩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她现在很危险。

她是个法师。而她刚刚的想法说明她所处的国家禁止魔法。再结合她身上的衣服。

她在逃难。

哦。何其糟糕的处境。

失忆,没有行李,法术,逃难。

很快,更糟糕的事发生了。

马蹄声响起,由远及近。踏在女人心上,震得发疼。

快!快想想怎么办!

女人缩在树后,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一眼。

银光滑过她的眼睛,刺得她不得不缩回去。

除非正在打仗,不然没人会握着武器骑马。所以银光可能是银器或者锁子甲。

赌一把!

女人呼吸急促,浑身颤抖。

“谁在树后!”远处有人暴喝一声。

“出来!”跟随着话音而来的是一根箭羽。钉在女人藏身的树上。

女人头皮发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不要杀我!”

马蹄声在女人身边停下。长剑出鞘。

有人跳下马,将剑抵上女人的肩膀。

“把手举起来,抬头。”

女人缠抖着举起双手,露出自己的脸。

她在哭。

骑士皱眉,剑不再沉沉压着女人的肩。

“你是谁?”

女人哽咽着回答:“安德莉亚.菲尔德。从格拉斯哥来的,本来想去卡梅洛特。但是半路上遇到劫匪,我被保护着逃出来。可是跑得太急了,我和他们走失了。”

女人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看着骑士的眼神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骑士沉默了一下,收回长剑,脱下头盔,露出了英俊的脸庞。汗水从他的发梢滴落。

谢天谢地,尤其要谢骑士的锁子甲和头盔。中世纪初期,骑士的盔甲以布甲.锁子甲多见,一般只能护住上半身。头盔真的只是头盔,保护一下颅顶。而中世纪中期,锁子甲增长至腿部,头盔也完全包住了头脸。整个人就是个铁桶。

再加上边上骑马的几位骑士手上拿着的盾牌图案。女人大胆猜测,现在是中世纪中期的大不列颠。

如果赌错了,也不知道这里的死牢给不给饭吃。

不不不,梅林保佑,还是让她活着吃点儿东西吧。

骑士上下扫了女人一遍道:“会骑马吗?”

安德莉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骑士回身喊了一句:“兰斯洛特,你带她。”

安德莉亚的心跳陡然加速,血液冲上脸颊,染上淡淡血色。

兰斯洛特。

圆桌骑士。

那眼前这个人,不会是,不会是亚瑟王吧。

下一刻,她的心落在南极的冰原上。

“是,王子。”

其中一个骑士翻身下马。

现在不是亚瑟王统治时期,而是他的父亲。

禁止魔法的国王。

乌瑟.潘德拉贡。

一个强大的,固执的,衰老的国王。

安德莉亚嘴里发苦。

一个英明的国王固执起来往往比糊涂鬼更可怕。而这位国王只对一件事情固执-----魔法。

碰触者死。

而比英明的国王憎恶魔法更可怖的是,他老了。

他强大时,魔法销声匿迹。无人敢碰。

可是他现在老了,阴影里的东西蠢蠢欲动。

看呐,那个残暴的国王老了。我们要报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血还血!

这个时期的法师不仅战栗于国王的铁腕,同时还要担忧邪恶的魔法。

安德莉亚深深看了一眼重新戴上头盔的王子。

他显然还太年轻。

担不起重任。

她也许等不到他的时代降临,就要死去了。

安德莉亚咬牙爬上马。

Kotoba

(只有眼睛)会动的小梅



(只有眼睛)会动的小梅



鲛人泪成珠

(梅剑)一次战役中的闲话

不是完整的故事,只是一小段对话。

——————

阿尔托莉雅带着满身的伤痕和一次胜利从战场回到了军营。
梅林回想着刚才他看见的王战斗时的身姿,有些疑惑的问她:“唔唔,虽说你很强。可我还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不和其他的王一样躲在战场后方,而是一定要战斗在第一线?你这样做的话会受很多伤不是吗?”
她嘿嘿的笑了一下,扭过头看着梅林说:“原因你已经说了,因为我比较强,身体也比普通人结实一点。”她这样说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续说:“而身为王的我出现在战场的第一线,一定会有很多敌人想要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杀死我。而且我越是强大,来的敌人也就越是强大。那么,只要我能解决这部分人,我的士兵和人民承受的...

不是完整的故事,只是一小段对话。

——————

阿尔托莉雅带着满身的伤痕和一次胜利从战场回到了军营。
梅林回想着刚才他看见的王战斗时的身姿,有些疑惑的问她:“唔唔,虽说你很强。可我还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不和其他的王一样躲在战场后方,而是一定要战斗在第一线?你这样做的话会受很多伤不是吗?”
她嘿嘿的笑了一下,扭过头看着梅林说:“原因你已经说了,因为我比较强,身体也比普通人结实一点。”她这样说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续说:“而身为王的我出现在战场的第一线,一定会有很多敌人想要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杀死我。而且我越是强大,来的敌人也就越是强大。那么,只要我能解决这部分人,我的士兵和人民承受的威胁就会变小。”
她把头扭过去,看着前方的军营里士兵们因节后余生而露出笑容,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说:“比起这个,我受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マーロマ进口粮仓(伪)

梅林的新衣服和显然误会了什么的咕哒男(救救孩子
作者:だんご丸
推特:@dn5ml
翻译:花音 修嵌:寒
*可能有轻微的咕哒盾,授权见前

梅林的新衣服和显然误会了什么的咕哒男(救救孩子
作者:だんご丸
推特:@dn5ml
翻译:花音 修嵌:寒
*可能有轻微的咕哒盾,授权见前

在下五狗子

【梅林咕哒】爱屋及乌 4

是之前那个爹有没有前任中梅林篇的扩写

因为有小姐姐想看就写了(其实可能会处理得贼烂)

梅咕孩子视角

ooc有原创人物有,吐槽流主角

又臭又长絮絮叨叨,没多少互动和糖

Cp感超级低,是满足自己脑洞的产物

以上能接受请继续

——

“藤丸,就算成年了,未经父母准许在别人家过夜也——”

“吵死了闭嘴。”

我接过a递来的冰袋敷在眼上,空闲的手极为粗暴地推搡着他:“反正他们也不管我。”

“成成成。我出去看书。”对方回了我一个无奈的表情,“有事情喊我就好。”

“我才没事找你,你就开开心心抱着魔法梅莉的周边写论文吧。”

我犹疑了一下,还是艰难地开口:“谢谢。”

如果不是a老好人性格发作把我带了回来,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儿。

不想回家,...

是之前那个爹有没有前任中梅林篇的扩写

因为有小姐姐想看就写了(其实可能会处理得贼烂)

梅咕孩子视角

ooc有原创人物有,吐槽流主角

又臭又长絮絮叨叨,没多少互动和糖

Cp感超级低,是满足自己脑洞的产物

以上能接受请继续

——

“藤丸,就算成年了,未经父母准许在别人家过夜也——”

“吵死了闭嘴。”

我接过a递来的冰袋敷在眼上,空闲的手极为粗暴地推搡着他:“反正他们也不管我。”

“成成成。我出去看书。”对方回了我一个无奈的表情,“有事情喊我就好。”

“我才没事找你,你就开开心心抱着魔法梅莉的周边写论文吧。”

我犹疑了一下,还是艰难地开口:“谢谢。”

如果不是a老好人性格发作把我带了回来,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儿。

不想回家,或者说找不到回家的理由。

我必须要没骨气地承认,那就是我依旧渴求着名为家的地方,有温暖的灯光和被褥,电视机里传来嘈杂的声音,不知名的花香始终充盈在鼻尖。

那是令人心安的感觉。

但是如果回家的前提是首先要面对父母,无论是装作没事人一样打着哈哈躲回屋内,还是歇斯底里地发火和叫喊,亦或者单纯地、沉默不语地低头走过。

对现在的我来说,无论是哪一种都做不到。

没办法面对啊。我的父亲。

我把手里的冰袋翻了个个又贴回额头,好久没有哭成这个样子了,于是整个人都难受得厉害。太阳穴咚咚咚跳得令人发慌,连带着耳朵里都传来似是而非的嗡嗡声。

“爸爸。”

突兀的字眼从嘴里蹦了出来,我猛地一愣,将冰袋狠狠地甩在脸上。

“……靠。”

·

那天晚上我久违地失眠了。

大脑绝望地一遍又一遍在屈指可数的模糊的记忆里不断翻阅着有关父亲的片段,巴望着能够推翻今天得到的结论。

越不想去想越会浮现在脑海里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于是我就想起来下雨天他背着我从超市回家,肩膀并没有多宽广但意外有力。我从他头顶撑起缀着小碎花的粉色洋伞,然后心安理得地把脸埋在后背上——是好闻的花香味。

“啊哈哈,这把伞很好看哦。相当符合爸爸我的品味呢——”

刻意被拉长的,轻快的语调。

然后我就突然想到同样拥有这种带着刻意调侃语气的女人,达芬奇叔叔曾无数次带着明艳的笑脸和我妈一起调侃我爸,当着我的面拉长音:“我们来讲讲王的故事吧——”

女人娇妍的唇像是雨里盛开的春桃。

我爸总会耸耸肩做出尴尬的表情,然后就哼哼唧唧地向我妈凑过来求安慰。我妈趴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一边嘀咕着什么一边伸手摸了摸我爸的毛。

蓝色的阿尔托莉雅阿姨略微不满,但是碍在一边是御主一边是老师,她只好低头吃饭来缓解尴尬。黑色的阿尔托莉雅阿姨虽然脾气更暴躁一点,但是用我妈的话来说——没有什么是汉堡解决不了的问题。

“别看两位王这样哦。”达芬奇叔叔悄悄地把我拉到一边去,“如果她们两位真的讨厌这样的玩笑,无论如何也会诚实地表达。”

“虽然从未明说,但是,她们现在都真心实意地,替你的父亲感到开心。”

是这样吗。

我手机里的冰袋又翻了个面。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脑海里面放幻灯片一样放着过去的故事。

虽然总是被大家调侃,但是我爸从来没给我讲过王的故事。

在极少的几次里,我爸在我期盼的目光下坐在床头,在昏黄的光晕里打开故事书。

他讲述的,全部是幸福的童话故事。


——tbc——

今天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看了hf电影回来我现在还没缓过来。

我还在为了弓凛的绝美爱情哭泣。


出号咸鱼

【占tag致歉】【出号】
1、安卓b服过2.1,2200+石,10r
2、安卓b服初始号,1800+石130+符,12r
3、iosb服过2.1,2700+石240+符,8r
4、iosb服初始号,2000+石200+符,6r
5、安卓b服过终章,带梅林,1100+石,10r
要的私戳啊~

【占tag致歉】【出号】
1、安卓b服过2.1,2200+石,10r
2、安卓b服初始号,1800+石130+符,12r
3、iosb服过2.1,2700+石240+符,8r
4、iosb服初始号,2000+石200+符,6r
5、安卓b服过终章,带梅林,1100+石,10r
要的私戳啊~

某科学的文曲星

最后的赎罪(二)

强大却体弱的骑士贝狄…我终于具现了思想啊(笑)

二更啦,愉快阅读吧!


“赎罪,然后——”黑发的骑士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却忽然没了下文。下个瞬间,他飞快地抽出长剑——“噌”!血红的细剑与闪耀的宽剑相撞击,其间闪烁着强烈的光芒,使得他不得不暂时放弃攻击动作用袖口遮住双眼:“竟然是圣剑?唔……”因为事出突然,尽管他迅速恢复过来,用剑锋巧妙格挡了几次,但圣剑那金黄的剑身不知何时被凛风层层环绕,霎时从他视线中完全消去!

“呵,本是亚瑟王之圣剑,如今你的主人到底是谁?”贝狄威尔紧绷神经,极尽所能躲避着无形的斩击,却依旧被来回穿刺的圣剑砍伤了几处,每一处都深深透骨。鲜血泼洒在荒芜的土地之上。...

强大却体弱的骑士贝狄…我终于具现了思想啊(笑)

二更啦,愉快阅读吧!




“赎罪,然后——”黑发的骑士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却忽然没了下文。下个瞬间,他飞快地抽出长剑——“噌”!血红的细剑与闪耀的宽剑相撞击,其间闪烁着强烈的光芒,使得他不得不暂时放弃攻击动作用袖口遮住双眼:“竟然是圣剑?唔……”因为事出突然,尽管他迅速恢复过来,用剑锋巧妙格挡了几次,但圣剑那金黄的剑身不知何时被凛风层层环绕,霎时从他视线中完全消去!

“呵,本是亚瑟王之圣剑,如今你的主人到底是谁?”贝狄威尔紧绷神经,极尽所能躲避着无形的斩击,却依旧被来回穿刺的圣剑砍伤了几处,每一处都深深透骨。鲜血泼洒在荒芜的土地之上。

“不要,停下来,快停下…”一个细弱无比的声音似乎还带着哭腔,在他的心中某个角落响起。像往常一般,alter并未理会,也无暇去理会;然而,方才这一瞬间的停顿,已经造成了致命的错误:裹挟着猎猎风声的剑锋打斜地里飞出,径直刺向他的心脏!

“Im namen aller(以alter的名义),”贝狄威尔低声念诵咒语。“Damit deinl besitzer nicht zerfetzt wird——Sein sturm(为此身的主人粉碎一切阻碍——罪之风暴)!”话音未落,他暗红的瞳仁猛地睁大了。与此同时,周围的光已快速汇集至一点,直到他手中紧握的细剑剑锋光芒暴涨。

一切动作,只用去了不到两秒钟。化为alter的从者之躯,也相应将各方面的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虽然对于“这个”贝狄威尔本人来说代价也是巨大的:那就是重要的记忆会永远彻底地化为齑粉。

“不过,只要拥有力量——这些都无关紧要了,不是吗?”贝狄威尔双手持剑,轻轻呢喃,像是在问谁一般。 回答他的,是光芒交织中的一声巨响:来势汹汹的圣剑终究是在他几乎耗尽一半性命宝具的威力下,臣服了。

alter叹了口气,“终究只是个复制品。”他轻蔑地道,顺带察看了自己的伤口——如果是人类,恐怕得死个几次吧?面无表情地想到这,他将剑收回鞘中,走向躺在地上的圣剑,打算折断它。

想来,这的确是个错误。当看见荒芜土地上蔓延的花朵,贝狄威尔瞬间反应过来,夺路而逃,可为时已晚:强力魔术创造的坚韧缎带从远处疾速飞来,只一会儿便将他的四肢牢牢地缠缚住,让他连拔出剑的念头都被完全扑灭了。

“绝对不是复制品哦?这把圣剑。”悦耳的男声越来越近,那长及腰下的白发和同样雪白的斗篷让骑士重又抬起了头。

“……梅林。”


谁家小谁出谷

【出】fgo日文本

cp介绍与单价如图啦~

有意私聊~


fgoX刀剑  【hold】

女装咕哒   【hold】

无女人缘   【hold】


cp介绍与单价如图啦~

有意私聊~


fgoX刀剑  【hold】

女装咕哒   【hold】

无女人缘   【hold】








Nova ERORR

【梅林罗曼】灼夏



注意:老文新传,之前被封号了


———————————————————

——恋爱的季节,好热。

罗玛尼整个人都瘫在椅子上,下午三点的太阳烧得正旺,刺得他双目发痛,他抬手遮住眼睛,半边敞开的白大褂滑倒小臂以下,衣摆拖在地上。三十摄氏度高温下他无法再保持平日里把扣子扣到最上面的医者严谨,夏日里既然可以破例吃冰那么也应该可以原谅他小小的怠惰。

况且刚刚他才给一个失恋的学生做完心理辅导,可怜的少女在第一声蝉鸣响起时和男友分了手,更可怜的恋爱经验全无的三十岁DT罗曼医生只能认真倾听少女的哭诉并时不时点个头,一个半小时后少女的抑郁一扫而空,斗志昂扬地要去将那个叫伊阿宋的劈腿男打成猪头,罗玛尼胆...



注意:老文新传,之前被封号了


———————————————————





——恋爱的季节,好热。



罗玛尼整个人都瘫在椅子上,下午三点的太阳烧得正旺,刺得他双目发痛,他抬手遮住眼睛,半边敞开的白大褂滑倒小臂以下,衣摆拖在地上。三十摄氏度高温下他无法再保持平日里把扣子扣到最上面的医者严谨,夏日里既然可以破例吃冰那么也应该可以原谅他小小的怠惰。



况且刚刚他才给一个失恋的学生做完心理辅导,可怜的少女在第一声蝉鸣响起时和男友分了手,更可怜的恋爱经验全无的三十岁DT罗曼医生只能认真倾听少女的哭诉并时不时点个头,一个半小时后少女的抑郁一扫而空,斗志昂扬地要去将那个叫伊阿宋的劈腿男打成猪头,罗玛尼胆战心惊地挽留住她,又花了半个小时打消她的念头,现在他心力交瘁,只想好好睡一觉再来一份草莓蛋糕。



“哟,罗玛尼。”



一根冰凉凉的东西戳在他脸上,罗玛尼一转过头对方就把它塞进了他的嘴里,柔软温热的口腔被突如其来的低温刺激得发痛,罗玛尼狠狠地打了个激灵,招来了对方毫不留情的嘲笑。



“——!”(“梅林!”)



罗玛尼愠怒地瞪着恶作剧进行中的化学老师,他不敢动作太大,天知道这个人渣这会儿塞在他嘴里的是个什么。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梅林擦掉笑出来的泪花,毫无诚意地拍拍罗玛尼的脸,“舔舔看。”



“!!……唔。”(“谁要……唔。”)



草莓味。



“。”(“原谅你。”)



罗玛尼懒得动,就着梅林的手继续吃冰棍,梅林瞧见他伸出来舔粉色冰棍的艳红色舌尖和黑色短袖与白大褂间那截白晃晃的手臂,忽然真切地感受到了今天的高温。



“你今天不去约会?”



梅林撇开视线,单手将外套脱下,只留一只袖子摇摇欲坠地套在喂食罗玛尼的那只手臂上,融化的冰棍滴在同样是白色的兜帽衫上他也不在意,倒不如说在那上面晕开的淡粉色让他本来就十分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好。



“我哪来的恋人?”



罗玛尼看不下去了,接过冰棍坐正身子自力更生:“倒是你,难不成又被甩了?”



“在薇薇安之后,近三个月内我不打算和任何女性维持任何长期性的关系。”梅林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随时把衣服抛在罗玛尼的工作台上,惹得对方直皱眉,“罗玛尼你没恋人纯粹是因为懒,我班上可是有学生给你写情诗的,让我想想……嗯,‘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歌’?”



“〈圣经〉·〈雅歌〉,你不可能不知道,别老拿我的旧名来洗刷我。”罗玛尼嫌恶地摆摆手,宽大的袖口里的手腕处凸显的骨节让梅林没有来由地想去摸一摸。



“我说的可是真的,如果罗玛尼不那么废柴再戒掉死宅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



梅林感到特别燥热,明明这才四月底而已,却比八月更教他胸口发闷,像是有人在拿火灼烧那里似的。他扯了扯领口,觉得呼吸得很不自在,罗玛尼的手腕更令他不自在,刚刚对方把袖子挽上去以防冰棍化下的水滴到上面去,手套间隔袖口的一段不到二十厘米的小臂上细密的汗珠所反射的阳光使他目眩。



他想他是中暑了,脑子不清醒,这点汗水怎么可能会反光。



梅林揉揉太阳穴,闭上眼尽量不去看罗玛尼。



“其他都无所谓,只有魔法梅莉是无法割舍的——话说梅莉她为什么会有你这种人渣经纪人啊?”罗玛尼舔掉冰棍底部即将滴落的糖水,不满地朝梅林抱怨道。



“那当然是因为——”



梅林故意拖长语调去抓挠罗玛尼的好奇心,他现在想的全是那部《雅歌》的第二节,少女娟秀的字迹在记忆里模糊成一团墨块,隐约可以分辨出几个音节。



“我是她的——哥哥啊。”



他慢条斯理地说着,尽量去把那几个音节拼凑成字句,连罗玛尼惊魂未定的脸都没心思去欣赏。



【愿他,愿他与我。】



“对了,罗玛尼。”



梅林起身,弯下腰双手按在罗玛尼那张椅子的扶手上。



【与我。】



“干什么?”



罗玛尼戒备地缩起身子,他保不准梅林这会儿又想出了新的花招来捉弄他。



【与我。】



“你有没有……”



他盯着他,看见他绿眼睛里自己的身影。



【与我——】



“和什么人接吻的经历?”



目眩感愈发强烈,他只看见一片白光,其中站着个什么人身披王袍,鼻腔里满是草莓的香气。



【亲嘴。愿他与我亲嘴。】



“梅林你发什么疯……!”



冰凉柔软的触感与糖水的甜蜜组成他目前感官的全部,听觉严重退化,只能“啪嗒”什么东西的落地声和罗玛尼断断续续的气音。



【愿他与我亲嘴,因为、因为。】



如果再深入一点会怎么样?



恍惚间梅林扣住了罗玛尼的后颈,死死同他撕咬,他屈膝顶在罗玛尼胯间,防止对方暴起挣脱。



【他的。】



罗玛尼很快放弃了抵抗,炎热通过梅林传到他身上,也开始灼烧他的理智,他抓住梅林后脑的头发,主动张开了嘴。



【爱情。】



梅林吃痛地闷哼一声,随即报复性地咬了口罗玛尼的舌头,手缓缓从后颈处往下移,一节一节地抚摸过对方的脊椎,最后停留在腰上。



【因为,他的,爱情,比——】



他像是在不久前的校园舞会上一样,对待舞伴似的搂住罗玛尼的腰贴近两人的距离,另一只手握住罗玛尼的手腕,食指在关节处摩挲,手心里全是汗水粘腻的感触。





【蜜。】



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梅林没有去计算时间,他只知道最后两人分开时肺部的氧气已经消耗殆尽,全换算成了对方的气息,一呼一吸间尽数是彼此的残留,比以往任何一个梦境都——



【更为甘美。】



片刻后梅林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竟为了一句诗亲吻发狂似的亲吻自己的老友,荒唐得比梦境更不可思议,促使他这么做的是什么,难道夏日蒸发了他的理性,只给他留下兽的本能?



【因为他的爱情比蜜更为甘美。】



赞美所罗门,这位神选的王仅用一句诗就毁了他,让他不敢去看罗玛尼的眼睛。



“……是夏天。”



罗玛尼低声喃喃道,梅林忍不住抬头,看见了他因缺氧而潮红的脸与起伏的胸膛。



“太过灼热了,夏天。”



那双略红肿的嘴唇吐出几个意义不明的词语,比毒蛇的毒液更为致命。



【愿他与我亲嘴。】



那句该死的诗再次出现在他脑中,只不过不再是少女的字迹,而是那位王的声音,并不热情,相反地还带了一丝冷冽,如耳语般在脑中回响,再一次令他目眩。



“是啊,夏天的错。”



梅林闭眼笑笑,回应着罗玛尼的话,拥抱住他再一次吻上。



把什么都推给这温度好了。



两人同时这么想着,急躁地脱下对方汗湿的衣物。



啊啊,他的爱情比蜜更为甘美。





fin.


原析

【梅林摩根】窃贼教程



人们都认为故事最初的伏笔往往容易被忽视,但摩根在少女时代就异于常人地记性好。母亲改嫁国王的当天,礼宴持续了一天一夜。人们庆贺着,吟起诗歌起舞,麦酒浓郁、琴乐不绝;摩根不耐烦,敲着银餐刀告诉新任王后:“我得回去休息。这里太吵。”

“摩根勒菲,你现在是不列颠的长公主,礼节必须重视。”

“是的,”摩根理智地答,“但如果你腹中的孩子不幸是个男孩,王位将由他继承。”

女人愣神的当下,摩根已经消失在城堡的回廊间。远离酒精、舞池和人群,她打着哈欠前行,明灭不定的蓝眼和飘忽无声的衣裙都使她像个幽灵,没转过转角就撞上另一个游魂似的人。

“对不起,小姐。”对方说,“我刚才做了梦。”

“我不怀疑。...



人们都认为故事最初的伏笔往往容易被忽视,但摩根在少女时代就异于常人地记性好。母亲改嫁国王的当天,礼宴持续了一天一夜。人们庆贺着,吟起诗歌起舞,麦酒浓郁、琴乐不绝;摩根不耐烦,敲着银餐刀告诉新任王后:“我得回去休息。这里太吵。”

“摩根勒菲,你现在是不列颠的长公主,礼节必须重视。”

“是的,”摩根理智地答,“但如果你腹中的孩子不幸是个男孩,王位将由他继承。”

女人愣神的当下,摩根已经消失在城堡的回廊间。远离酒精、舞池和人群,她打着哈欠前行,明灭不定的蓝眼和飘忽无声的衣裙都使她像个幽灵,没转过转角就撞上另一个游魂似的人。

“对不起,小姐。”对方说,“我刚才做了梦。”

“我不怀疑。”摩根动了动扭痛的踝骨。

“哦,对了,您的母亲会在您入梦前讲童话故事吗?”那人毫不介意摩根的无礼冒犯,熟络地与她搭上了话,“比如,关于梦魇。您知道他们吗?今晚,您瞧,正是他们喜欢出没的雾夜。您经过沼泽地带的时候,请务必留心一些。”

“现在没有雾。”摩根打量着他,冷冷地指出。

他轻声笑了起来,于是摩根发现他有一双竖起的、蛇一般的虹色瞳孔,他的神态像个醉汉,周身却并无酒气,反倒有一种湖畔的苦涩味。“梦魇会带走他们喜欢的孩子,小姐。”他的食指放在唇上,“晚安,祝您好梦。我的名字是梅林,我想您一定叫做摩根,对吗?”

“摩根勒菲。”她板起脸。

梅林笑着走远了。摩根从他背后望去,看不见他的影子。她想,他走起路来也没有任何声音。







后来她总梦见一树银色小花,一抬眼,就有湖水的香息包围她;她看见镜子里的女人在面纱之后窃窃地微笑,男人在她身侧倚着一座高塔。人们说数百年过去了,而她依然有一张少女的脸。




道玄可境
魔法梅莉☆~法杖是小樱的,还是...

魔法梅莉☆~
法杖是小樱的,还是草稿没有画完……

魔法梅莉☆~
法杖是小樱的,还是草稿没有画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