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4223浏览    23981参与
ART AGE

梦境记录

最近睡眠质量下降的厉害,多梦,但也是有点收获,记录一下~

这次梦见的是我参加了一个漫展,负责给参展的作品评奖,作品是分原创组和同人组的,题材不限,于是这次收到了很大视频和游戏为载体的作品。我在翻看参展作品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动画作品,是一个大学生提交的个人作品。我看了演示片段,很惊讶于这是一个个人作品,完成度相当高,故事也很不错,甚至是有一点点嫉妒这样的故事居然出自他人之手。而后我又感慨自己多年未产出居然浑浑噩噩过日子,当即退出评委组,说要回家静心创作……

醒来以后甚是感慨,我要是有梦里一半的觉悟也不至于本子窗了又窗,庆幸的是那个让我看了嫉妒的故事醒了以后还记得,其实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她现在是...

最近睡眠质量下降的厉害,多梦,但也是有点收获,记录一下~

这次梦见的是我参加了一个漫展,负责给参展的作品评奖,作品是分原创组和同人组的,题材不限,于是这次收到了很大视频和游戏为载体的作品。我在翻看参展作品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动画作品,是一个大学生提交的个人作品。我看了演示片段,很惊讶于这是一个个人作品,完成度相当高,故事也很不错,甚至是有一点点嫉妒这样的故事居然出自他人之手。而后我又感慨自己多年未产出居然浑浑噩噩过日子,当即退出评委组,说要回家静心创作……

醒来以后甚是感慨,我要是有梦里一半的觉悟也不至于本子窗了又窗,庆幸的是那个让我看了嫉妒的故事醒了以后还记得,其实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她现在是我的了(哈哈?

秋荼

有人会解梦吗?

发个牢骚+语言表达能力有问题=可能看不懂๑_๑

昨晚做了个梦

运动会,和同学一起参加跑步比赛

前三位同学冲过了线,他们兴奋地喊着“第一位出现了,第二位……”

我过线时

所有的人背过身,悄然无声

当我后面的同学过线时,他们再一次兴奋地喊着“第四位过线,第五位过线……”

那一瞬间我哭了,感到心疼

之后惊醒,就没有然后了


有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发个牢骚+语言表达能力有问题=可能看不懂๑_๑

昨晚做了个梦

运动会,和同学一起参加跑步比赛

前三位同学冲过了线,他们兴奋地喊着“第一位出现了,第二位……”

我过线时

所有的人背过身,悄然无声

当我后面的同学过线时,他们再一次兴奋地喊着“第四位过线,第五位过线……”

那一瞬间我哭了,感到心疼

之后惊醒,就没有然后了


有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梦里有个小道长

记梦里的小道长

1.小道长很好,有时候会傻fufu的

2.看着冷冰冰的但超温柔

3.以为“我”出事时,着急,四处找,被发现后,脖子和耳朵红了一片。

4.你是不是担心我了​

​  ……

  是不是呀

  ……

  是不是嘛

  ……

  是​

5.小道长看着冷冰冰的原因是因为母亲

6.其实小道长看着冷冰冰​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老道长

7.老道长捡到小道长时,自己都没经过风月,没有过红颜。怎么带个一两岁的娃娃是个问题,因为,不会

8.老道长性子偏冷,带出的徒弟一脉相承的冷,但不冰人。

9.老道长在小道长及冠后又去云游了

1​...

1.小道长很好,有时候会傻fufu的

2.看着冷冰冰的但超温柔

3.以为“我”出事时,着急,四处找,被发现后,脖子和耳朵红了一片。

4.你是不是担心我了​

​  ……

  是不是呀

  ……

  是不是嘛

  ……

  是​

5.小道长看着冷冰冰的原因是因为母亲

6.其实小道长看着冷冰冰​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老道长

7.老道长捡到小道长时,自己都没经过风月,没有过红颜。怎么带个一两岁的娃娃是个问题,因为,不会

8.老道长性子偏冷,带出的徒弟一脉相承的冷,但不冰人。

9.老道长在小道长及冠后又去云游了

1​0.师徒日常

   吃饭了

   好

   ……(要不要和徒弟说话呢,怎么开口啊,该说什么啊,徒弟怎么不说话啊,算了,还是小时候可爱)

   ……(师父是不是想和我说话,我该回什么,师父怎么还不说话,要不我先问吧,咦,今天师父做的菜好好吃啊)

11.小道长有一件不长穿的棕绿色暗棕边道袍,平时穿鸦青色

12.平时束冠,有时候会散着,第一次见小道长时就是散着

13.小道长气质特好

14小道长不挑食!!!

15.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小道长,但我很喜欢小道长,


黛鸽鸽

怪谈1

昨晚做了一个怪诞离奇的梦。

我和一个男生去了旅店。那是一家奇怪的旅店,六楼不仅有病房也有客房。

空气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医生拿着晃眼的手术刀做手术,戴口罩的护士旁若无人地来回走动。不良于行的病人躺在床上,床上有或黑或黄的污渍。

我害怕又恐慌,躲在那个男生身后,双手紧攥着他的衣袖。

他抬起手,轻轻地缓缓地握住我的手。

我只能看见他发光的侧脸。

他站在我身前,保护着我,可靠地让人想流泪。

我对他确定有几分的好感,但只是朋友间浅淡的喜欢。

我回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毫无空隙,心脏砰砰乱跳

再然后,他拥住了我

我紧闭双眼,不敢看他

只能感受到好像有清冷的月光落下

以及他温热的...

昨晚做了一个怪诞离奇的梦。

我和一个男生去了旅店。那是一家奇怪的旅店,六楼不仅有病房也有客房。

空气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医生拿着晃眼的手术刀做手术,戴口罩的护士旁若无人地来回走动。不良于行的病人躺在床上,床上有或黑或黄的污渍。

我害怕又恐慌,躲在那个男生身后,双手紧攥着他的衣袖。

他抬起手,轻轻地缓缓地握住我的手。

我只能看见他发光的侧脸。

他站在我身前,保护着我,可靠地让人想流泪。

我对他确定有几分的好感,但只是朋友间浅淡的喜欢。

我回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毫无空隙,心脏砰砰乱跳

再然后,他拥住了我

我紧闭双眼,不敢看他

只能感受到好像有清冷的月光落下

以及他温热的鼻息轻轻地打在我脸上

“他要吻我吗?!!”

极速颤动的睫毛暴露了我的想法。

他似有所觉,捧起了我的脸

然后一个微凉的吻落在了我的额间。

我们和衣而眠,

感受到他的体温气息,我安心雀跃地忍不住偷笑

我握住了他放在身旁的手

十指相扣,毫无空隙

梦醒了。

大三角片哨子
是梦里的场景。

是梦里的场景。

是梦里的场景。

本陌

我做了一个梦。


睁眼

我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雨下得很大,我举着伞向前走。


天空很压抑,不正常的阴冷包围着

一步一步,工厂棚外的尽头,蹲坐着一个小男孩,我走过去,为他撑了伞,他回过头看着我,手里抓着一枝玫瑰。


他的眼睛很好看,花也很艳丽,是那种血的颜色。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唯独他的眼睛,充满了色彩,是种形容不出的美妙,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我感到了温暖。

他把花递给了我。


“谢谢”

我做了一个梦。


睁眼

我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雨下得很大,我举着伞向前走。


天空很压抑,不正常的阴冷包围着

一步一步,工厂棚外的尽头,蹲坐着一个小男孩,我走过去,为他撑了伞,他回过头看着我,手里抓着一枝玫瑰。


他的眼睛很好看,花也很艳丽,是那种血的颜色。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唯独他的眼睛,充满了色彩,是种形容不出的美妙,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我感到了温暖。

他把花递给了我。


“谢谢”


君酒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老叶和乐乐she吻,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老叶和乐乐she吻,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Not_A_Name

不知哪朝哪代,我是国王的二老婆,宫殿有三四层,建在山谷中,一面和山完全相连,我和国王的大老婆追着玩,一直跑到山上。

这时有侵略的军队打着自己的旗号闯入宫殿,我赶快跑回来,跑到三层的大殿,抽出士兵的长矛,千钧一发之际用力投出去把大殿的墙穿塌,金色的太阳光照耀进来,我向着光跑出去,跳到空中伸手抓住太阳,太阳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丹。

然后我赶快飞,叛军追着丹、开车紧追不舍,从潮湿的、植被覆盖的山谷到荒野沙漠。快被追上的时候我落在一个废弃的集装箱上,把迫近的叛军一把推下去,然后继续飞,飞过一座土堤景色变成沼泽,我照着一个翠绿的湖泊跌了下去,这里是我出世的地方。

休养生息之后,我找到沙漠地下的废弃矿洞...

不知哪朝哪代,我是国王的二老婆,宫殿有三四层,建在山谷中,一面和山完全相连,我和国王的大老婆追着玩,一直跑到山上。

这时有侵略的军队打着自己的旗号闯入宫殿,我赶快跑回来,跑到三层的大殿,抽出士兵的长矛,千钧一发之际用力投出去把大殿的墙穿塌,金色的太阳光照耀进来,我向着光跑出去,跳到空中伸手抓住太阳,太阳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丹。

然后我赶快飞,叛军追着丹、开车紧追不舍,从潮湿的、植被覆盖的山谷到荒野沙漠。快被追上的时候我落在一个废弃的集装箱上,把迫近的叛军一把推下去,然后继续飞,飞过一座土堤景色变成沼泽,我照着一个翠绿的湖泊跌了下去,这里是我出世的地方。

休养生息之后,我找到沙漠地下的废弃矿洞,发动破旧生锈的运煤车,直穿回到宫殿底层的厨房。

李枊

在手机电量不足的前提下终于翻完人间失格。真是烦人的主角啊。敏感,矫情,放纵。怀疑一切。某个方面我也这样令我讨厌。

看完就入睡了,做了噩梦。梦见屋里进贼了,吓得我睁开眼睛,看一眼床边,没见到人,再努力起身,但身子像是被定住了,动不了,挣扎了几下竟又睡过去了。而后又被同样的梦境吓醒。这次是真的醒了,确认了此身在何处,确认了没有人进来,确认了刚刚是在做梦,盯着床边的某物看半天想着那是什么,怪吓人的,确认了是风扇片后再次入睡。

乱糟糟的一夜。


在手机电量不足的前提下终于翻完人间失格。真是烦人的主角啊。敏感,矫情,放纵。怀疑一切。某个方面我也这样令我讨厌。

看完就入睡了,做了噩梦。梦见屋里进贼了,吓得我睁开眼睛,看一眼床边,没见到人,再努力起身,但身子像是被定住了,动不了,挣扎了几下竟又睡过去了。而后又被同样的梦境吓醒。这次是真的醒了,确认了此身在何处,确认了没有人进来,确认了刚刚是在做梦,盯着床边的某物看半天想着那是什么,怪吓人的,确认了是风扇片后再次入睡。

乱糟糟的一夜。


如烟的树枝

随便叨叨(怎么又是be啊

很中二的梦 和魔法少女小圆有关

梦到了曾经喜欢的女孩子 叫她A吧

自己已经知道明天是魔女之夜类似的东西 如果没有成功A就会消失

在这天晚上洗脸的时候无精打采 对着镜子能看到自己的黑眼圈

A很温柔 关心地看着我"你怎么了 怎么这么憔悴 有什么可以和我说说"

说不出啊  喉咙好像被层层叠叠的硬叶所塞住 涩涩地吐不出一个字 话语被胃酸吞没销蚀

在她关心的脸庞下落荒而逃

时间到了第二天下午

梦到自己在魔女的幻境里打斗

一开始校园里都是黑影 同学都在尖叫躲避

我一个人对付3楼的

其他人分散在其他地方对付黑影

战势顺利 A也在解决了她那边的后到我身边来帮我

学校的答疑室里一些家长同学本来挺害怕的后来...

很中二的梦 和魔法少女小圆有关

梦到了曾经喜欢的女孩子 叫她A吧

自己已经知道明天是魔女之夜类似的东西 如果没有成功A就会消失

在这天晚上洗脸的时候无精打采 对着镜子能看到自己的黑眼圈

A很温柔 关心地看着我"你怎么了 怎么这么憔悴 有什么可以和我说说"

说不出啊  喉咙好像被层层叠叠的硬叶所塞住 涩涩地吐不出一个字 话语被胃酸吞没销蚀

在她关心的脸庞下落荒而逃

时间到了第二天下午

梦到自己在魔女的幻境里打斗

一开始校园里都是黑影 同学都在尖叫躲避

我一个人对付3楼的

其他人分散在其他地方对付黑影

战势顺利 A也在解决了她那边的后到我身边来帮我

学校的答疑室里一些家长同学本来挺害怕的后来就渐渐放松 开始聊天嗑瓜子开心果 笑容又回到他们脸上

一位家长笑着问我"这种局面是不是快要结束了"

我"不,你们都是幻象"

话音刚落 他们都变成了地上一摊血污 有些干涸变黑的血迹在地上无声的尖叫

学校一直以来都有的发动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 学校里出奇的安静

灯灭了 时间流速仿佛加快了 本来是下午四点左右 从幻境中出来已经残阳如血

A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我身边了

我想起了什么向楼下跑去

夕阳照在砖红的墙上 一格格移动 繁华落幕的悲怆感和盛大宴席开始的隆重感

绿色的安全通道全都变成了红色的禁止通行

我在楼梯上跑着 仿佛跑了很久很久  长到之前的经历仿佛都是上辈子的事 仿佛就跑了几分钟

我跑到了操场上

黑影围绕着我 窸窸窣窣 越来越多黑影聚集

而A就是视线中唯一的白

而她也消逝了


雷雨将至

梦2 10月20 【变态老头】

我去了大学,成为了一个化学博士老头的学生。

很多人在一个大实验室中,像是战时的病房,放着很多小白床,我们一人一张,就坐在上面,等待夜晚的到来。

夜晚来临了,大家都离开了房间,离开了大学,我却留了下来,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阿晖也没有离开,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高大的陌生男人。

老头进来了,他已经当阿晖的导师两年了,但却是我的新导师。

老头径直走到我身边,他拉我,将我拉到了对面的房间,于是剩下的人也都转移了过去。

老头让我坐在床上,他紧紧靠着我,搂住了我的肩膀。

阿晖躺在我斜对面的白床上,我对他投去目光,一直盯着他,直到落下眼泪。

老头说:“对面的房间很危险,看得见镜子,看得见楼梯...

我去了大学,成为了一个化学博士老头的学生。

很多人在一个大实验室中,像是战时的病房,放着很多小白床,我们一人一张,就坐在上面,等待夜晚的到来。

夜晚来临了,大家都离开了房间,离开了大学,我却留了下来,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阿晖也没有离开,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高大的陌生男人。

老头进来了,他已经当阿晖的导师两年了,但却是我的新导师。

老头径直走到我身边,他拉我,将我拉到了对面的房间,于是剩下的人也都转移了过去。

老头让我坐在床上,他紧紧靠着我,搂住了我的肩膀。

阿晖躺在我斜对面的白床上,我对他投去目光,一直盯着他,直到落下眼泪。

老头说:“对面的房间很危险,看得见镜子,看得见楼梯,夜晚很冷,有杀人的怪物,你今晚就在这里。”

老头说着,就要我坐在他腿上,要拥抱我。

房间里,大家都默不作声,仿佛看不见老头的动作。

我尽力对老头保持微笑,一手抵着他的胸膛。

这时候,陆陆续续进来了老头其他的学生,有姐姐,有阿姨,她们似乎跟着老头做研究很久了。

然而老头并没有因此停止动作,他非常用力抓着我。

阿晖趴在床上,远远看着我,面无表情。

我不再忍耐了,跳了起来,伸脚踹向老头的胸膛,挣脱了他。

“你这个变态,你去死吧!”我大叫,这时候所有人才惊讶地转头看着我。

然后我跑出了房子。

大学是公路交错,立交桥环绕的城市。

我在立交桥下面奔跑,想起来老头说能追凶我的手机卡,我慌忙找手机店帮助我。

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在不远处,他戴着耳机,东张西望。

是阿晖,我较忙向他招手,他看到我,走了过来。

“你完了”他说,“你逃不掉的,他会找到你的。”

“别担心,我已经将手机卡丢掉了,但我还有一个号码。”

阿晖露出了笑容。

“以前也有这样的事情吧,他想要伤害女学生。”

阿晖点头,“但是没有人反抗过他,他现在气疯了,要杀了你。我为你说了两句话,被他骂了。”

我跟着阿晖往前走,走泥泞的道路,突然他趴了下来,我也跟着趴下了,躺在土堆的后面,黑色的车在不远处的路上环绕了几圈。终于离开了。

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她焦急地跑来,给父亲打电话“来花坛后面接我们,她在这里,对,快。马上来!”

我很担心,但是父亲的黑色车,马上就停在了我面前。

我和母亲上了车,我向阿晖道别。

我终于能离开这里了。

食梦者の一片星空

小虫死在玻璃上,zzz

雾气被阳光腐蚀,zzz

震耳欲聋的嘈杂把耳膜咬破

双瞳孔同时缩小

与克苏鲁喝一杯红酒

与海一起屠杀棉花糖

世界崩坏,回归现实

破碎的文字拼不成一个句子

故事就此结束。

小虫死在玻璃上,zzz

雾气被阳光腐蚀,zzz

震耳欲聋的嘈杂把耳膜咬破

双瞳孔同时缩小

与克苏鲁喝一杯红酒

与海一起屠杀棉花糖

世界崩坏,回归现实

破碎的文字拼不成一个句子

故事就此结束。


麦芽糖骑兵

困在梦里,逃不出,着急醒来,浑身疲惫。


梦里我是军人,年代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人陷害困在前线,后来忘记什么情形了,刚刚还能在梦里复述一遍,现在忘记了,最终斗智斗勇胜利逃出来了,和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部长,我背那时的大字抱,记不住,气哭了。

还有一个场景,我在家里做饭,所有人都不动,就我一个人在做饭,我做了好了几个,还有一个鱼来不及了,告诉他们我上班要迟到了,你们先剥蒜自己弄,我脚底像装了轮子划着空手去上学?上班?有两自行车我没骑,但是,最终还是迟到了。可能我爸要回来了,梦里他也在,始终和他保持距离。

天一亮,昨晚和KB聊到深夜,现在醒了……

困在梦里,逃不出,着急醒来,浑身疲惫。


梦里我是军人,年代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人陷害困在前线,后来忘记什么情形了,刚刚还能在梦里复述一遍,现在忘记了,最终斗智斗勇胜利逃出来了,和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部长,我背那时的大字抱,记不住,气哭了。

还有一个场景,我在家里做饭,所有人都不动,就我一个人在做饭,我做了好了几个,还有一个鱼来不及了,告诉他们我上班要迟到了,你们先剥蒜自己弄,我脚底像装了轮子划着空手去上学?上班?有两自行车我没骑,但是,最终还是迟到了。可能我爸要回来了,梦里他也在,始终和他保持距离。

天一亮,昨晚和KB聊到深夜,现在醒了……


林盼

来源于梦


他斜靠在栏杆边,干枯黄金般的发丝在月光下闪着点点亮光。略有些苍白的皮肤,漂亮纤细的鼻梁在昏黄的灯下几近透明。


晚风在河畔轻语,时间如流沙,从宇宙的指尖缓慢却不断地流淌下来。而在时钟敲到第12次时,你从街道的尽头走来,手里握着的刀刃闪着盈盈冷光。


昏黄的灯光轻晃,几只飞蛾直直撞入灯火。你无视心下一点点的不忍,在靠近他的时候,用刀刃直伸向他的心口。而令你没想到的是,他没有躲闪而是向前迈了一步,嘴唇相抵。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炙热血液驱散了残存的温柔。他向后靠去,凉薄的唇微微轻挑,勾勒出一道流星般的弧线。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夹着一只燃烧着的香烟,烟雾缭绕,绕过他明如星辰的...

来源于梦


他斜靠在栏杆边,干枯黄金般的发丝在月光下闪着点点亮光。略有些苍白的皮肤,漂亮纤细的鼻梁在昏黄的灯下几近透明。


晚风在河畔轻语,时间如流沙,从宇宙的指尖缓慢却不断地流淌下来。而在时钟敲到第12次时,你从街道的尽头走来,手里握着的刀刃闪着盈盈冷光。


昏黄的灯光轻晃,几只飞蛾直直撞入灯火。你无视心下一点点的不忍,在靠近他的时候,用刀刃直伸向他的心口。而令你没想到的是,他没有躲闪而是向前迈了一步,嘴唇相抵。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炙热血液驱散了残存的温柔。他向后靠去,凉薄的唇微微轻挑,勾勒出一道流星般的弧线。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夹着一只燃烧着的香烟,烟雾缭绕,绕过他明如星辰的眼眸,坠入眼底的一片冷蓝湖底。


时间仿若变成油腻的胶脂,你就这样注视着他。注视着那些曾点亮你的光一点点,缓慢地消逝。血腥的气息弥漫,像春天的薄荷刺痛着你的眼睛,尝试着勾出那最后剩下的一丝半点伤感。


然后,再然后。当最后一点点光都了无痕迹了。他纤长的身子就那样往后坠落,笑意漫上你的嘴角......但不知为什么,在他几乎要掉落的最后一刻,他突然用手攥紧了你的手腕。


时间在此刻又突然加速,几秒后,河面用重新平静下来。不知是过分的恨意,还是爱意,均在这时,变成一粒星光的尘埃,随着流动的水,飘向远方。

未沉淀的杜松子

Nowhere(记昨日之梦)

记不清起因,总之梦里的“我”和许多人一起前往一个修道院般的地方去学习什么。建筑庞大如同压在整个世界的阴影,庄严而诡秘的气氛像极了雨果描绘的巴黎圣母院,穹顶和屋檐上的鬼怪雕像是随时会复苏一样。


如此一个教堂般、被清规戒律束缚的地方,掌管者却被人称作“国王”和“王后”。“国王”不是隐藏极深的人,有不少人说在穿过长廊时与他打过照面,是狮子一般的人物,但“王后”却鲜少露面。像每一个危险的传说一样,也被在众人的口中变成一个貌美而神秘的女性。

不久之后,二人外出归来,在一间兼具了礼拜堂与会客室的房间商讨什么。好奇的“我”和一部分人一起熙熙攘攘拥挤在房间门口探着。“王后”身着一身深绿色的衣服,高悬的...

记不清起因,总之梦里的“我”和许多人一起前往一个修道院般的地方去学习什么。建筑庞大如同压在整个世界的阴影,庄严而诡秘的气氛像极了雨果描绘的巴黎圣母院,穹顶和屋檐上的鬼怪雕像是随时会复苏一样。


如此一个教堂般、被清规戒律束缚的地方,掌管者却被人称作“国王”和“王后”。“国王”不是隐藏极深的人,有不少人说在穿过长廊时与他打过照面,是狮子一般的人物,但“王后”却鲜少露面。像每一个危险的传说一样,也被在众人的口中变成一个貌美而神秘的女性。

不久之后,二人外出归来,在一间兼具了礼拜堂与会客室的房间商讨什么。好奇的“我”和一部分人一起熙熙攘攘拥挤在房间门口探着。“王后”身着一身深绿色的衣服,高悬的窗漏进黄昏时分的光,把她的脸部轮廓照得很清楚。她本是优雅地坐在一把英式餐椅上,白皙的手指搭在铺了桌布的餐桌上,而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在“我”的视线落到她垂下的眼睑时,她抬眼,于是目光相聚。目光相聚时,悬挂在她后脑勺的画幅与她不可言说的视线同时占据“我”的双眼。好像我们二人进入了画。


那是一幅圣母以深沉甚至混了几分恶质的目光,在光芒的中心,被繁花和天使簇拥着,却像身处于混沌之中,看向某人的画。似乎在责难“我”的存在。


这个地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后来突然忘记了与她视线交汇后发生之事的“我”如此想到。


原本应该像是修道院一般清净的此地,却仿佛在吞噬污垢与阴邪。比如与圣洁的氛围格格不入的脏污的厕所,某一次竟然渗出谁的血来。比如颜色深蓝的泳池,时不时需要有活人主动献祭溺亡,以维持水中的某种平衡。比如在走廊中挂着的各种画作,似乎是活人凝视的眼睛。


梦境快结束时,“真相”才抽丝剥茧一样出现在“我”眼前:确实存在于“我”记忆里的、以及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我”与众人眼前但是切实发生的事情以正确的时间顺序排列在“我”眼前。比如那个怪异的对望:在“我”与“王后”目光接触时,不是后面的画与她的目光同时进入我的视线,而是画从平面扭曲成了真实的空间,她是阴暗的圣母,而“我”其实是她的女儿。谁能想到神秘而美丽的她也许手中是血腥和恶意呢。她在和“我”说:你不应该来这里。


这里不是地狱,只是一个不存在于未来、过去的“nowhere”。


叶紫
[ 禁色 ]、 但凡若他留念你...

[ 禁色 ]、

但凡若他留念你的亲吻
缠绵于淫雨霏霏的潮湿之处
层层绿意包裹着的森林地带
用湖水的碧蓝浇灌你内心的柔软
岸上苹果树诱惑香味已熟透
香气蔓延,掉下一颗
踏踏落地到你的背上
然后重重压向我
呼吸像蜻蜓羽翼一般扫扫起舞
悄悄地到你的耳边缠绕一丝丝温柔的棉絮儿
一句句冲击的河流如语言 疼痛的感觉顷刻轻飘飘
到达山坞沟间朦胧群山之地。

[ 禁色 ]、

但凡若他留念你的亲吻
缠绵于淫雨霏霏的潮湿之处
层层绿意包裹着的森林地带
用湖水的碧蓝浇灌你内心的柔软
岸上苹果树诱惑香味已熟透
香气蔓延,掉下一颗
踏踏落地到你的背上
然后重重压向我
呼吸像蜻蜓羽翼一般扫扫起舞
悄悄地到你的耳边缠绕一丝丝温柔的棉絮儿
一句句冲击的河流如语言 疼痛的感觉顷刻轻飘飘
到达山坞沟间朦胧群山之地。

咕噜咕噜喜欢你✨

《梦.生》

  前些天做了一个梦,很美很美的梦。

  我梦到了一个男生,和我是青梅竹马,我们一块在河边长大,后来他造了一艘很特别的船,牵动船尾的钩,就会拉出一条相连的小船。他把船推到水里,让我踩着小船走到大船的前头,似乎当前段重量达到一定时,它就会自动延伸出一条相连的小船,再踩上去,再延伸出一条…这样一直到无人的地方。我还记得那是用木头做的船,是那种颜色较浅的木,木色还很新。我站在前面看风景。水不是那种明媚的蓝,也没有清到透明,但也还算干净;天是那种带着灰意的淡蓝,云色很浅,慵懒地堆落在一块,形成薄薄的几片。我看了好久好久,回头喊了那个男生的名字,似乎是喊他…“言希”?但不是《十年一...

  前些天做了一个梦,很美很美的梦。

  我梦到了一个男生,和我是青梅竹马,我们一块在河边长大,后来他造了一艘很特别的船,牵动船尾的钩,就会拉出一条相连的小船。他把船推到水里,让我踩着小船走到大船的前头,似乎当前段重量达到一定时,它就会自动延伸出一条相连的小船,再踩上去,再延伸出一条…这样一直到无人的地方。我还记得那是用木头做的船,是那种颜色较浅的木,木色还很新。我站在前面看风景。水不是那种明媚的蓝,也没有清到透明,但也还算干净;天是那种带着灰意的淡蓝,云色很浅,慵懒地堆落在一块,形成薄薄的几片。我看了好久好久,回头喊了那个男生的名字,似乎是喊他…“言希”?但不是《十年一品》的男主。他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在船上躺下,俩人依偎在一起,说了很多的话。后来我们常常来这里,风景虽单一,但并不单调。

  长大后的我们依然在一起,他赚了很多钱,但我们依然喜欢回到这条船上,有时不说话,单并肩坐着看风景也挺好。再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孩子,是女孩。我有时也会生气,生气了就回那条船上,一步一步走到最前端,看着船一条条延伸开来,心情都会舒畅很多。我记得他带着女儿来到船上,告诉她妈妈就在那,他牵着女儿一步步向我走来,却在倒数第二条船上站定,看着孩子过去扯着我的衣角和我撒娇道歉,等我回头喊他过来……

  很温馨的爱情。

  我不记得他的脸,不记得有关他的声音,连一个眼神都不曾铭记。我只知道他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他懂得人情世故,会为我放低身价,甘愿抛掉所有的光环降到我的视线内,以凡人的身份来爱我。温柔到即便是我这样自卑的人,站在他身边也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但是梦总会醒的。睁眼一瞬,一切就都结束了。

  不过也没什么遗憾了。起码我已经在梦里和他过完了一生。

花辞树

秋日与我而言,大抵就是迷雾森林那般的存在。在氤氲的雾气间迷失方向,抱着绝望日落行走在枯枝烂草间,踩断树枝的声音咔嚓咔嚓地从脚底往上蔓延,像是刀剑浑噩的残影。


故人何在?

海阔山遥。

秋日与我而言,大抵就是迷雾森林那般的存在。在氤氲的雾气间迷失方向,抱着绝望日落行走在枯枝烂草间,踩断树枝的声音咔嚓咔嚓地从脚底往上蔓延,像是刀剑浑噩的残影。


故人何在?

海阔山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