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话

684浏览    501参与
hhaoo

我对聚众自我嘲弄和自我贬低的游戏已经失去兴趣。所有人都仅仅是由碎片鞣制而成的拼块娃娃,只有你最特别,你永远自由而独立,你的才气与志意都将一直滚烫。舌尖卷过姓名,便是一场生命的完结,百万繁星在喉头走过荣枯。你是深埋地底的火种。

我对聚众自我嘲弄和自我贬低的游戏已经失去兴趣。所有人都仅仅是由碎片鞣制而成的拼块娃娃,只有你最特别,你永远自由而独立,你的才气与志意都将一直滚烫。舌尖卷过姓名,便是一场生命的完结,百万繁星在喉头走过荣枯。你是深埋地底的火种。

Dormant planet
那我宁愿,你不要给我任何回音。


让我没有牵挂,没有不甘。



那我宁愿,你不要给我任何回音。


让我没有牵挂,没有不甘。


猋狸童子

【灰死病少女】

   

(前面象牙塔少女和无重力少女请见专用tag塔与少女)

       那个曾经信仰神而试图去怀疑的人。

        有一个人把活生生的冻惨的人扔进了一杯温水里,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暖,而是针扎一般刻苦铭心的痛。

         所以她哭了,泪水泥泞的污脏。

       ...

   

(前面象牙塔少女和无重力少女请见专用tag塔与少女)

       那个曾经信仰神而试图去怀疑的人。

        有一个人把活生生的冻惨的人扔进了一杯温水里,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暖,而是针扎一般刻苦铭心的痛。

         所以她哭了,泪水泥泞的污脏。

         手中的圣琴依旧有神赐的光辉流转,女神柔软的发丝绷紧成了音谱的模样,把手轻抚一下,便是圣美的乐章。

          被拖下去的罪人,哭喊着绝望的抓着所触到的一切东西,诉说自己的无辜与悲切,天秤轻颤了一下,但依旧构成了完美的弧度。

          像是不近人情的冰,并即使温度回升,试图融化,可遇到水汽却依旧化成了僵冷的冰霜。

          塔下的人喧动了起来。

           “好歹毒的人!”

           “把她逐出光明,她不配拥有女神的庇佑!”

           “把她扔到黑暗里去,这种人一辈子也不配见到光明!”

            人群明明一个个都是独立的个体,却纷纷长出了相同的义愤填膺的面孔。

            那个罪人挣扎着冲上来对着她跪下,眼中蓄满了泪水,抓住了那圣琴,罪人眼神定定地看向维坦,祈求期待信任受伤不甘……

           “我没有说谎…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罪人被拖下去了,松开琴弦时,琴弦发出了钝钝的声音。

            像是讽刺。

            “哈!女神不会有错!”

            “说谎!说谎!说谎!”

             {台下群众的余光,一半看到光明,一半看到黑暗,这些光明和黑暗都是那样的绝对,像是棋盘上的棋子,夕阳分刻开的天空黑白对立,对错分明。(改自《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光明中人们欢乐的起舞,赞美着神。

              永夜中的人在尖叫,在苦苦乞求。

              黑夜中的人跪在地面上拼命磕头,磕得满眼都是血。

              光明中的人,在欢呼着,祈祷着女神的恩赐。

              他们都在呼唤女神的名字,或感激,或哀求。

              维坦愣了片刻,她看清了圣琴上的血。

             干了的血迹斑斑成了不洁净的红棕色。

             她一时间心口像被闷闷地捶了一下。

             可…圣琴不会说谎。

             .

             .

             .

             女神不会有错的。

             不会的。

              她像是陷落在石块里的人,渴望那双雕琢的手把她从凝固的空气里给拉出来,可那把用来雕琢的刀却一下击碎了她的心口。

            在雪白的大理石里成型的女神,笑容典雅,神情安宁。

            维坦小心翼翼的雕琢着细微之处,可抛光的那一面小到一侧———一块内嵌在华美大理石里的黑岩凝臻,浓墨重彩的把女神染黑了。

           她终于跪下,像承担不住重量的孩童一般抱住了自己。

           女神是信仰,信仰怎么会是错的?

           维坦也想要信任女神,把错误推在群众的身上。

           反正只要呆在塔里面,外界的对错,与他们没有本质上的关系。

            可是……

           她与诗萝不同,她不是立在人群之外的观察者。

           她见证过鲜血,见证过永夜,见证过罪孽,见证过恩德……

           她见证过乌甸子民的笑,见证过犯错后群众的悔,定罪之人的恨。

          她无法放弃他见证过的。

          “那些刀刃之下的鲜血,我为你挡在面前。”

          维坦摸了摸诗萝的脸,转身下楼。

          …

          …

          “最后退无可退的人,来我麾下!”

          她捍卫她坚持的白,那是她的决心

           不容一点污浊。

           为那一小撮最纯洁的人。

            为那些………

            当尖刀抵住胸腔的时候,她的耳畔有了幻听,有人在对她失去女神庇佑的无能为力加以嘲讽,流放者们仿佛躲在暗处,看着她最后一拼,一个个像食着腐肉的乌鸦叽叽喳喳。

             仿佛在啸叫,在高声尖叫

             “你别无选择!你别无选择!”

             噗嗤——

              贯穿胸口的伤,陌生的尖锐的疼。

              洁白与纯黑

              罪孽与恩德

              早已不那么明朗,世界也开始互相撕咬,轮廓开始变得模糊。

              黑与白,开始缓缓地渗透在一起。

              交织成了浑浊而恶脏的灰。

              人群明明还是洁白的人群,可幻听的虚妄与现实重叠在一起,穿着白袍子的人与穿着黑袍子的人混在一起,如有实质的笑声,在一圈一圈的扩大起来。

             她的血如同一颗心脏,把她这辈子最憎恶的东西,如同血液一般输送到了各处。

             这一切的一切,她好像就是起点。

             人群慢慢散去。

           在不洁的灰色里,只有几缕游荡的游魂。

            “我们的…女神啊!把破碎的世界捡起来雕琢的人……”

              “难道不是你吗?!”

  ——————————————————————

     其他作品的影响,对黑白越来越感觉我的三观已经没有救了。

     黑羊,我以后再写。

     手机版打字简直要命

_§:з)))」∠)_

               

             

猋狸童子

关于瞎子的胡言乱语【artist5】

     试图将世界涂抹成千奇百怪的样子, 那不是一个有趣的实验证明,因为它使这个世界的变化好像一无是处。

      有人捡起了这个破碎的故事,把它修补好的罪孽是摔碎它的两倍。

      Uden的尾声,被一个个形容模糊的人用干涩无趣的语言描绘成了同那些人一样形容模糊的腹稿,试图抬头仰望天空的人被视作异类扭断了颈椎,跪下低头看着大地才是表现自己温顺与谦卑的姿势。

      某种成了耗费体力的可笑...

     试图将世界涂抹成千奇百怪的样子, 那不是一个有趣的实验证明,因为它使这个世界的变化好像一无是处。

      有人捡起了这个破碎的故事,把它修补好的罪孽是摔碎它的两倍。

      Uden的尾声,被一个个形容模糊的人用干涩无趣的语言描绘成了同那些人一样形容模糊的腹稿,试图抬头仰望天空的人被视作异类扭断了颈椎,跪下低头看着大地才是表现自己温顺与谦卑的姿势。

      某种成了耗费体力的可笑的动作,被忠诚狂热的信徒们当成了扭曲的挣扎的姿态,离开了地面的人是在找死,理应当给他们赔罪。

       一些烧掉纸张的灰烬之前是什么样子?没有人有心力去辩证,塔建起来了,塔倒了。也许一开始神就不喜欢离这么近的东西,这让神的荣光与高高在上不再煊赫。

       没有谁确定神是怎么想的。

       曾经的通天塔,就是引起人们纷争的源头。

       称量罪的天秤模糊着世人的含义,正如世人是人的复数一般,罪的喜剧名词是罚,是洗涤罪孽的温和手段,它把罪人驱逐到了彼岸的另一端。

      热爱光明的人看见神明把世界涂黑了,那是神明对她奢求贪婪的惩罚,无人知道起源,于是她捂住自己的眼,哀求神明把白夜与白昼还给他们。

       有人观摩了那个世界,用最粗糙的笔法仿制了一个很简陋但却是属于她自己的,她或许不懂原先的那个世界,但这是用那个人的想法勾出来的垃圾,被她自己视若珍宝的珍藏。

       每个人都仿制了一个世界,每个人之间的都不一样。

      三足的怪物将巨额的财富馈赠给每一个人,在吝啬的一点点收回。挣扎的骨肉把最初从黑暗里出逃的游魂隐去在深渊。

      因此,有些人为了逃避,把自己变成了深渊。

      也因此,Uden与Eden的区别就在灰霾中凹显了。

      这是一个尚未完结的故事。

      旁观者的胡言乱语,不要轻信。

  

     

心事

梦话. 006

世界是广阔的,人是具有多样性的。

有时候我们觉得对方有一个壳,导致不论作何努力,我们的目光都无法到达TA的内心,无法展开真正有意义的交流。

也许最终才发现,TA并没有壳,我们其实早已看到TA内心的全部,

TA的内心就是如此,空空如也。

双方并不在一个思维频道上,何谈有意义的交流呢?


-------

周末发生的事引发的顿悟。


世界是广阔的,人是具有多样性的。

有时候我们觉得对方有一个壳,导致不论作何努力,我们的目光都无法到达TA的内心,无法展开真正有意义的交流。

也许最终才发现,TA并没有壳,我们其实早已看到TA内心的全部,

TA的内心就是如此,空空如也。

双方并不在一个思维频道上,何谈有意义的交流呢?


-------

周末发生的事引发的顿悟。


心事
梦话. 005 我还在极其龟速...

梦话. 005



我还在极其龟速且佛系地读这本书,每次看都有强烈的冲动想推荐给每个人,所以今天就随缘推一波吧。


on being a person个人形成论,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的集子,不是鸡汤也不是伪心理泛心理,相信我,这本书的浓度不低,值得花时间。

梦话. 005




我还在极其龟速且佛系地读这本书,每次看都有强烈的冲动想推荐给每个人,所以今天就随缘推一波吧。


on being a person个人形成论,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的集子,不是鸡汤也不是伪心理泛心理,相信我,这本书的浓度不低,值得花时间。

MUh

不自信可以,但不要去讨好别人

不自信可以,但不要去讨好别人

心事
梦话. 004 这是理想周末的...

梦话. 004


这是理想周末的模样。


觉察、接纳、理解、信任并陪伴自我,可以带来平静,

而平静,有着包容和治愈的力量。

这就是“爱自己”的力量啊。

梦话. 004


这是理想周末的模样。


觉察、接纳、理解、信任并陪伴自我,可以带来平静,

而平静,有着包容和治愈的力量。

这就是“爱自己”的力量啊。

彼岸

衾影梦话

       突发奇想,初尝仿词,即兴而作,见笑了。  —— 题 记


 于 20120323


       突发奇想,初尝仿词,即兴而作,见笑了。  —— 题 记

 于 20120323

                                

                                

Dormant planet

你会忘了我吗?


不要回答我。

你会忘了我吗?



不要回答我。

Dormant planet

我偷偷翻阅你的心事

从初始到最后一个章节

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

始终没有我的名字

你的快乐忧愁全都与我无关

可我却想在你的日记里

留下一个

哪怕是浅得不能再浅的印记

最后,你为日记上了锁

抹去了沾染在封皮上的一粒尘埃。


我偷偷翻阅你的心事

从初始到最后一个章节

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

始终没有我的名字

你的快乐忧愁全都与我无关

可我却想在你的日记里

留下一个

哪怕是浅得不能再浅的印记

最后,你为日记上了锁

抹去了沾染在封皮上的一粒尘埃。



猋狸童子

《无重力少女》

(后面灰死病少女和象牙塔少女见专用tag塔与少女)  

——那个无力仰望神明最后被遗忘的人

     神啊........

     莱特妮斯缓缓走在粗硕的地面上。

     永恒黑暗的流放者们居住的地方,反倒透出了一点点光,是夕阳,那是大团黑暗中唯一一点点光亮。

      她坐了下来,眼睛有点发痛,留出了氤氲的泪水。

     从小呆惯在黑暗中的人见...

(后面灰死病少女和象牙塔少女见专用tag塔与少女)  

——那个无力仰望神明最后被遗忘的人

     神啊........

     莱特妮斯缓缓走在粗硕的地面上。

     永恒黑暗的流放者们居住的地方,反倒透出了一点点光,是夕阳,那是大团黑暗中唯一一点点光亮。

      她坐了下来,眼睛有点发痛,留出了氤氲的泪水。

     从小呆惯在黑暗中的人见到了光,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疼。

     借着光投在自己身后的影子,她试图跳起来练习舞蹈,可生涩的舞步僵硬的有些滑稽,几个跑过去的幼童嬉闹着朝她狠狠砸了石头,一点也没控制轻重,她吃痛的跪倒在地上,袍子下白嫩的双足肿了一大块淤青,她呜咽了一声。

      “哈哈哈,丑八怪,丑得丑死了!”

       他们吐着舌头,宣泄着自己肆无忌惮的恶意。

       拙稚的语言,却足够恶毒

       “傻瓜傻瓜,放弃了上一次的赦免,简直有病!”

      莱特妮丝心中微微有点冷。

       她上一回放弃了那次资格是因为自己的心病犹疑,一点点不确信。

       那纯白刺目到让他恍然惶恐的世界真的是属于她的世界吗?

        那个世界太美好了,美好到让她觉得难以融入。

        她只想躲在安全的阴影,不想那么被人几乎撕扯开皮肉的暴露在光下面

        “我.....只想要有人愿意接纳我而已....”

        三年一次的特赦,三年一次的神降之月。

        彼时,她和蕾拉都换上了洁白的袍子,拥有了特赦者的身份。

        好刺目的光啊....

        于她,那无法想象的光芒,几乎与永夜里拖拽人类灵魂的黑别无二致。

       刺痛她的皮肤。

       她卑微而不知所措的模样在光下更加丑陋。

       ...........

       .

       .

       .

       那一次神降之月中她的记忆似乎渐渐远去。

【来!向犯下真诚之罪的囚徒师施以遗忘之刑的时候到了!】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如此过......

      仿佛后退了一步,一阵惊雷一般轰碎了美梦,那些微末的接纳,在多少年后灰死病的爆发后灰飞烟尽。

     礼崩乐坏

    世界完全崩坏了。

      人们呼救,悲哀,逃难,在癔症中奄奄一息的那一刻,再也没有人用多余的心力看清她的动作了。

      【无法传达话语则灵魂无重量,无否留下价值的生命则毫无意义。】

         多少年前那大批大批可以看懂她动作了解其含义的人一个个都不存在了。

        身子越来越轻,连自己的名字都快记不清了。

       不被人们呼唤的名字会失去它存在的意义而如今没人认得她了,也没人会呼唤。

        Lightness

        是光与轻的意思

        她认真的迎着水面,看着自己泥泞的大地,无法留下她的足迹,血肉磨损出来的微末气泽也被灰浊的

沙土吞没。

         她看着自己的瞳孔灰了下去没了,那女神赐予的鲜红。

         她也渴望有人可以抱住自己,将她留住。

         可她在寒冷与黑暗中窘困到无法呼吸,人们耻笑她因为悲哀和求助而落下的泪水,而地面也没有让他她留恋的东西。

         “这泪水毫无重量!”

         “你的呼救?笑话!”

          她尽力地伸出手想要握紧些什么,滚烫的心脏裸露出最后一点点炽热的血水,身边沉郁的灰色也似乎没有要挽留她的的打算。

          这是光明吗?

          这是光明吗?

          这.....是光明吗?

         开玩笑的吧,开玩笑的吧!

        “跳舞再无什么用了,能够承托舞蹈存在的痕迹,只有记忆了,毫无用处,又没有办法当饭吃,又不能留存下来,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呢?”

         艺术从来就没有错误,也从来不会分高低贵贱。

        它只分两种,有用的和没用的。

         如果心不再为其跳动,记忆也承载不了那无用的东西,那舞蹈又有什么别的值得流传呢?

         换言之舞蹈从来就没有什么意义。

         毫无分量

         毫无用处

         可笑之至

        我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边缘人而已。

        即使我离开了,也不会再有人祝我安息。

        也不会有人.....再为我哭泣。

        这么想着,少女的双足离开了大地的依托,僵硬的步伐似同多年前永夜之地滑稽的舞步,可人们连这是舞蹈都记不清了,还以为她只是某种可笑之至的挣扎的姿态,漠然走过。

        被群星点缀后的夜幕早已漆黑,从未有过的夜色沉重的砸在了乌甸。

        白衣的舞者就这么飘摇向了天际,然后被稀薄的空气撕扯的粉碎。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终于下定决心有手机版肝文了
看我懒的跟个什么似的(┯_┯)
        求要个小红心和一个小蓝手啊啊啊!

爱吃面包的小仓鼠

樱井翔不愧是我梦中情人一颦一笑都那么迷人我可真有眼光!
相叶雅纪不愧是我老公什么发型都帅得感天动地他可真好看!

樱井翔不愧是我梦中情人一颦一笑都那么迷人我可真有眼光!
相叶雅纪不愧是我老公什么发型都帅得感天动地他可真好看!

心事
梦话.003 爱着我的朋友,谢...

梦话.003

爱着我的朋友,谢谢你。

梦话.003

爱着我的朋友,谢谢你。

心事

梦话. 002

我记住了,记在心里了。


我记住了,记在心里了。



心事

梦话. 001

“我懂得你的悲伤。”

而懂得将通向治愈。


“我懂得你的悲伤。”

而懂得将通向治愈。

Hachura

190530 辩

  大概我,用一生为自己偏见的存在而辩解。

  我由幸福到腻歪的现实,大惊小怪的疼痛反应,微小的精神失常,永远达不到的心有灵犀和逆行的欲望组成。

  本质是?本质存在,或许,在基因里……在血清素和多巴胺里,那么从恶臭的贫民窟垃圾堆里爬出来和在圣光沐浴下和仆人们的赞叹中被捧着降生,原来也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报?

  其实到底在被忘记拆迁的危房附近会不会看到纯净的眼睛?还有光鲜亮丽地挥霍和以面子为名的复仇,是不是两者皆以不同的方式早被习以为常了……我真的不愿意相信人性本恶,但是在那里能看到的纯净仅仅是纯净,愚昧和天真的偏见无处不在,我们没有办法责怪什么。不该轻浮的却还是轻浮,就像肉食动物盘踞一块鲜嫩多汁的...

  大概我,用一生为自己偏见的存在而辩解。

  我由幸福到腻歪的现实,大惊小怪的疼痛反应,微小的精神失常,永远达不到的心有灵犀和逆行的欲望组成。

  本质是?本质存在,或许,在基因里……在血清素和多巴胺里,那么从恶臭的贫民窟垃圾堆里爬出来和在圣光沐浴下和仆人们的赞叹中被捧着降生,原来也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报?

  其实到底在被忘记拆迁的危房附近会不会看到纯净的眼睛?还有光鲜亮丽地挥霍和以面子为名的复仇,是不是两者皆以不同的方式早被习以为常了……我真的不愿意相信人性本恶,但是在那里能看到的纯净仅仅是纯净,愚昧和天真的偏见无处不在,我们没有办法责怪什么。不该轻浮的却还是轻浮,就像肉食动物盘踞一块鲜嫩多汁的优质草地,它又不吃,只是他注定就在那里,于是直到草被踩秃之前,大家注定都没办法靠近了。

  以人类历史逐渐积攒下来的道德与法治为标准,人至少买得起像样的中小学生守则,并且共情系统没坏掉,才有可能做到一点点正确善良。要去追求真理更是需要无数种前提,你没有因为什么原因被迷茫的人神神叨叨地打掉,你没有被酗酒的家长打成脑震荡,走在街上的时候不会有人突然砍死你,这个前提或许是需要运气的。活下来,做个正常人,真的需要运气的。

  除去炫耀的执念以外,我们需要思想教育,我们就是要洗脑,把人的恶性洗掉!人就会变得正确了。剩下的事情,交给逻辑和感性去做,再在虚拟和现实里奔波回溯。高喊着主的名讳去屠杀无辜,在败了决战后浩浩荡荡坚定赴死的侵略者集团也觉得自己的灵魂是崇高的,只要把本质洗成反色,没有什么不是伟大的。

  就连觉得这件事很可怕的想法也是,被同一种办法冲刷出来,是文明的产物。我刚萌生出去思考的想法的时候没有料到这最后会是一个越想越理性,理性到无法容忍的事实。错的的确不是任何本能驱使的行为,错的是我无法容忍这一切的脆弱神经。

  如果这一切从过去到将来都已经不可逆转不可变更,我就已经无法为自己辩解。痛苦来源于对道德的偏执与对自己的无限否认。

  

  


Dormant planet

饼干夹心味

你笑起来那么甜

好像奥利奥夹心饼干

咬一口

甜味融化在心头

痒痒的。

你笑起来那么甜

好像奥利奥夹心饼干

咬一口

甜味融化在心头

痒痒的。

KAK∞

三月

2019.02.27

自闻清夜雨未眠,难合眼。

寒天不耐人不歇,问有情意自挂心间,怎可默对止言?


3.5——3.10听聂老师(心理咨询师)的话写下的“诗句”也许能代表一时的心情。

【3.5】我平静地与一切暴躁合作,

               左右传递着相异触感。

【3.6】指尖的温度也总是冰凉,

              ...

2019.02.27

自闻清夜雨未眠,难合眼。

寒天不耐人不歇,问有情意自挂心间,怎可默对止言?


3.5——3.10听聂老师(心理咨询师)的话写下的“诗句”也许能代表一时的心情。

【3.5】我平静地与一切暴躁合作,

               左右传递着相异触感。

【3.6】指尖的温度也总是冰凉,

               掌中握不住火光与微亮。

【3.9】百骸浸溺黑夜的冰冷,

               捧起一颗战栗的心脏。

【3.10】与自己握手言和,

                愿我们只是向上游,

                 不管那暗潮汹涌。


3.25:总觉得强撑不下去,已经尽量不去想这些,但也总被触及到,一旦触及到,至少有眼泪开始分泌,是溢出来的感情……

             杂感:①并不是一些人类反社会 而是社会上的规则反人类。

②“非自然/灵异”事件,并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自然本身 是人类作为动物的本能,正如蜘蛛可以预见自己的死亡一般。

③总有人忘了自己只是个比较高级的动物。大家总用“兽性”来贬低一个人,他们好像忘了,人就是一种高级些的动物而已,性本恶的话,那也不该说别人是猪是狗,而要说他太是个人了,太会做人了,要抛弃多少好不容易学习来的“神”性,才做得一个原本世故的人呢?偏要眼高手低。


用户6474414935

突然想起来,一八年国庆放假回家,和我妈一起睡,(本人比较胖,梦话挺多的),大喊一声,我的手,,冬暖夏凉,然后我妈就在旁边冷漠的说了一句,你把被子盖上就不凉了,然后我自己默默盖上被子,又睡了一觉。

突然想起来,一八年国庆放假回家,和我妈一起睡,(本人比较胖,梦话挺多的),大喊一声,我的手,,冬暖夏凉,然后我妈就在旁边冷漠的说了一句,你把被子盖上就不凉了,然后我自己默默盖上被子,又睡了一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