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间集

2.6亿浏览    36632参与
魏酌。
单抽出奇迹啊!!!!!!!!

单抽出奇迹啊!!!!!!!!

单抽出奇迹啊!!!!!!!!

OT12.
宝宝你不应该叫天罡 你应该叫天...

宝宝你不应该叫天罡

你应该叫天肝🙂️

老子就没见过这么难拿的花开材料

之前打20个药瓶子+10个碑拓就已经崩溃了

现在30个碑拓+20个蒲团?????

梦间集你就这么想要我的肝????

我想好了,天罡只要花开完了我就把他供起来

对没错供起来,我用肝养起来的男人可不能拿去打架

宝宝你不应该叫天罡

你应该叫天肝🙂️

老子就没见过这么难拿的花开材料

之前打20个药瓶子+10个碑拓就已经崩溃了

现在30个碑拓+20个蒲团?????

梦间集你就这么想要我的肝????

我想好了,天罡只要花开完了我就把他供起来

对没错供起来,我用肝养起来的男人可不能拿去打架

sunchee
给我的心动长发三人组来个西装p...

给我的心动长发三人组来个西装paro

给我的心动长发三人组来个西装paro

砚里川河

把这两张稍微修了一下_(´ཀ`」 ∠)__

把这两张稍微修了一下_(´ཀ`」 ∠)__

咸鱼

【百日屠倚】12吗????

抱歉抱歉,今天的屠倚迟到了这么久

是天使设定

 脑补了一下剧情,应该是:
屠龙:手腕咋么了?
倚天:不小心扭到了
屠龙:啥?小弟不愧是小弟,这都能扭到!?
屠龙:给我看看?
倚天:放开我,不得对兄长无礼

【晚安

【百日屠倚】12吗????

抱歉抱歉,今天的屠倚迟到了这么久

是天使设定

 脑补了一下剧情,应该是:
屠龙:手腕咋么了?
倚天:不小心扭到了
屠龙:啥?小弟不愧是小弟,这都能扭到!?
屠龙:给我看看?
倚天:放开我,不得对兄长无礼

【晚安

小牙软糖

两小时鼠绘
@烈火点烟 兔的点图
后面是整容过程

两小时鼠绘
@烈火点烟 兔的点图
后面是整容过程

云汐_OP粉的日常

【燕蛇】跟踪者

#梦见鹅……不是,梦间集天鹅座世界观
#说是世界观,其实根本是PV延生
#非常OOC,有不和谐妄想出没

正文:

刚刚进入初夏,城市就像掉进了巨大的白炽灯里,披挂玻璃铠甲的高楼被烤得明亮而滚烫。无剑正在准备适合这个季节的新饮品,她打开水阀,让水滴浸透滤纸消失在研磨细腻的咖啡豆粉末中,已经有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冰滴的过程将会持续很长时间,无剑这才直起身伸个懒腰,看向坐在不远处的贵族男人。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不是很想八卦别人的私事,但是我总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卷进来?”

在明亮整洁的咖啡厅里,斯内克脱掉了外套,只穿着墨绿的纯色衬衫,他移开了视线,一手托颚,阳光下,从袖口延伸出的那一段...

#梦见鹅……不是,梦间集天鹅座世界观
#说是世界观,其实根本是PV延生
#非常OOC,有不和谐妄想出没




正文:


刚刚进入初夏,城市就像掉进了巨大的白炽灯里,披挂玻璃铠甲的高楼被烤得明亮而滚烫。无剑正在准备适合这个季节的新饮品,她打开水阀,让水滴浸透滤纸消失在研磨细腻的咖啡豆粉末中,已经有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冰滴的过程将会持续很长时间,无剑这才直起身伸个懒腰,看向坐在不远处的贵族男人。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不是很想八卦别人的私事,但是我总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卷进来?”

在明亮整洁的咖啡厅里,斯内克脱掉了外套,只穿着墨绿的纯色衬衫,他移开了视线,一手托颚,阳光下,从袖口延伸出的那一段手腕白得几乎反光。碧绿的眼睛不知道是正看着托盘上金色的花纹,还是泡在热可可里的那颗猫咪棉花糖。

“因为某种原因,我正在被人跟踪。”

“哈?????”

男人的口气里的确带着点烦恼和困扰,但仍然过于轻描淡写。跟踪……跟踪这种事可大可小,但无剑怎么看都觉得,从斯诺克的身份来考虑“跟踪”两个字绝不是“狗仔跟踪明星窥探对方私生活”这种程度而已???

“你需要报警吗?”

无剑正色道,她甚至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不认为非……雇佣兵都解决不了的事,找警察会更管用。”

这是什么霸总发言啊?难道她二十几年的都市励志剧本这一刻终于也要向市场妥协,安插进偶像元素了吗??不,她不允许!

深吸一口气,无剑认真地看着斯内克。这个金发碧眼的贵族兼备了西方雕塑般的精致和东方丹青的神韵,无疑是引人注目的。

“虽然我们才认识,但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所以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忙,但我也希望这么做不会伤害到店里其他人。”

“你可以放心,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能肯定他的‘目标’只有我。”

****

已经十一点过,街上再灯光璀璨也营造不出白日的鲜活热闹。一旦远离了人群的聒噪,那种如影随形般的窥伺感就从背后爬了上来。

斯内克蓦地回头,身后只有刚刚擦肩而过的一对男女,但窥探的视线并没有消失,似乎挪到了他脸上、胸前、脚踝……浑身上下都被藏在暗处的某个人贪婪地注视。

绿眼睛环视了一圈,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塞满了黑暗,根本无法分辨清楚。

他解开西装上唯一扣好的纽扣,将雪白外套脱掉随意搭在臂弯,视觉上整个人似乎瘦了一圈,这下腰身线条再也掩饰不住,在斑斓霓虹灯下有种惊心动魄的纤细。

美有时候是种武器,能够轻而易举地让人屈服。

男人发出嗤笑,脚步划开一道弧,像个得胜归来的国王那样启程返回他的领土。

****

被捂住嘴抵到墙上的一瞬间,斯内克没有挣扎、没有试图呼救,只是睫毛轻轻颤栗了一下,小巷外的光芒无法达到这里,但仍有些光线苟延残喘,悄悄攀附上来。便使巷内巷外的界限暧昧起来。

一个隐蔽又露天的地点,就像很多不堪设想中最能刺激人感官的布景。

几乎是在对方碰触到他的瞬间,斯内克就能断定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一直隐而不发的跟踪者,不知道为什么,他终于藏不住自己的爪牙。

初夏的白天火辣磨人,但夜里就冷了下来,挟持者穿着高领的黑色风衣,有点像传说中的开膛手杰克。他比斯内克要高,不强壮,手臂却有力地困住了贵族。

这个“杰克”有种奇怪的气质,明明他在过去几个月中变态似的跟踪着斯内克,现在还十分糟糕地将他压在墙边,但他的沉默令人无法抗拒,仿佛一种扭曲的诱惑。

斯内克看清了这张脸,一张年轻的、英俊的脸,不像是个杀人犯或者别的什么恶人,反倒像个骑士,忠诚的圣骑士,会跪在主教面前背诵骑士美德的那一种。

作为一个传统的贵族,他的家族几百年前出过不止一位骑士,流传下许多赞美诗。斯内克喜欢骑士,况且还是这么英俊的一位“骑士”。

巷子外可能驶过一辆小轿车,车灯明亮的光束漫进狭长的巷道,一闪而逝。

这下,斯内克终于能验证对方的眼睛到底是深棕还是——是鲜如血液般的红。

上帝啊!

这个沉默的跟踪者、虚假的圣骑士,有着一双真实的恶魔的眼睛!

他两股战战,兴奋地发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仿佛自己才是那个在暗中觊觎的猎人。

这一刻,斯内克完全不打算逃了,他想要眼前这个幽灵——一个擅于隐藏,像是魔鬼又像是骑士唯独不像人类的家伙,不是幽灵是什么——这个独一无二的猎物。

发现他没有挣扎,男人在是否打晕他间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去冒险,但在他动手之前,斯内克却先行动了。

他开始笑,那些细小、撩人心弦的动静在男人掌心振动、回响,破碎又充满了十足的愉快。笑声停止的时候,柔软的舌尖蜻蜓般点过男人掌心。

压在斯内克肩头的手肘突然动摇了一瞬,但他没有趁机挣脱,而是看着男人,直到对方松开了手掌,改为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并且按在自己怀中。

呼吸交缠在一起,斯内克眯起漂亮的绿眼睛,像是圣经里那条蛇吐信一样吐出蛊惑的语言。

“就是你吗?我本来以为是只敢躲在角落里的小老鼠,没想到原来是个——”他顿了顿,突然轻哼一声,“是只小鸟啊。”

男人依旧不说话,只是抿起唇,看起来禁欲又坚毅,仿佛是抵抗着引诱自己偷吃禁果的蛇的圣子。斯内克不怀好意地想,但谁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乐在其中?毕竟他的呼吸这样滚烫,似乎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惊人的火焰。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他继续着低语,踮脚靠近男人耳边,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挂上去,嘴唇翕动时会轻轻擦过对方的耳廓,腰后横着的手臂就会收得更紧,“是我,对吗?”

“除此之外,你原本想怎么做?把我带到一间黑屋子里,那里有一张床和一副手铐,或者两副。第一次你会把我锁在哪里?”

男人抓痛了他的手腕,呼吸粗重地喷在他颈间,但斯内克还是不依不饶,他完完全全化身成和名字一样的生物,缠住这个可怜的罪人,将他拖进欲念深渊。

“这样虽然不坏,但我猜你还设想过另外一种,只是害怕才放弃了,但是我更喜欢它——不然我何必独自走进这个陷阱?大胆一点,难道你不想现在就毁了我?就在这里,这个随时有人经过的巷子里撕碎我——”

浸泡过毒药的红苹果递了过来。

“占有我,让我看看你能有多么的残忍。不要用手铐,用你自己让我无处可逃。”

一声忍无可忍的低吼,男人比之前更粗暴地将他推到墙上,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斯内克并不介意这样的鲁莽,他轻松地抽出手臂,搂住男人的脖子,然后被轻而易举地托了起来,于是他将腿也勾在对方腰间。

男人喘着粗气,目光炯炯,但看着他懒散的神色却突然柔和了下来,凑过去温柔地亲亲他嘴角。

“尊上。”

他说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

斯内克——不,应该是灵蛇,噙着一丝笑看着他,“怎么,不继续了?”

飞燕耳尖发热,只将他的尊上放下来搂在怀里又亲了亲脸,“尊上以后……以后不要再接这样的角色了。”

灵蛇由得他小狗似的亲来亲去,听到这句话抬眼瞧瞧他,目光戏谑,“我看你不是喜欢的很吗?”

“可、可要是方才属下没忍住伤了您……”年轻人一想到刚刚自家尊上的表现,难免又一阵心猿意马,声音越来越小。

若非是尊上喜欢这个剧本,他怎么甘心让尊上这么好看的样子被其他人见到?可比起自己,还是尊上开心更重要一些。

但还是舍不得,不想让别人见到。尊上这些样子只要我一个人知道就好,如果……

〖你会把我锁在哪里?〗

耳边再次响起诱人的低语,飞燕一惊赶快回过神。

他怎么能有这么大不敬的想法?!

飞燕只好希望尊上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心思,但灵蛇眼下就靠在他怀里,几寸之遥,又怎么会发现不了?

“胡思乱想些什么?”

灵蛇食指轻勾他下巴,安抚地摩挲着。

“先回家,明天不用去剧组。方才我说的那些都记住了吗?一会儿可要好好地‘考考’你。”

……

飞燕耳尖又开始发热,一双眼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是!飞燕定不会让尊上失望。”

****

无剑:你昨天怎么请假了?
灵蛇:陪家里的小狼狗。
无剑:????
陪小狼狗就可以不来工作吗???你们大佬真会玩。





END.



是的,这其实是一个演员pa!没想到吧!!!
官方跟踪梗必须玩一下。
本来打算开真车,但是懒,理直气壮叉腰.jpg

负能如潮
不小心把图层全合了,细化不动了...

不小心把图层全合了,细化不动了就这样吧

不小心把图层全合了,细化不动了就这样吧

小伽
剑三脑洞第二弹~花雨秀萝 其实...

剑三脑洞第二弹~花雨秀萝

其实是想画可爱的女孩子,一直觉得花雨妹妹的伞和发饰跟秀秀校服很搭,于是给她穿上了雪河套~

如果当初花雨没进绝命堂而是进了七秀坊,一定是个爱笑爱漂亮的普通小姑娘吧~

剑三脑洞第二弹~花雨秀萝

其实是想画可爱的女孩子,一直觉得花雨妹妹的伞和发饰跟秀秀校服很搭,于是给她穿上了雪河套~

如果当初花雨没进绝命堂而是进了七秀坊,一定是个爱笑爱漂亮的普通小姑娘吧~

清清樱樱

【精神病院AU/箫蛇】光之镇番外篇:鸾笺

*《光之镇》本篇及设定请戳头像,CP如题注意避雷

*Phone sex情节预警!是很不合适的操作,触雷请速度点X!


*鸾笺:《汉书》记载苏武故事,由此书信有雁足、雁帛、雁书等代名词。及至宋时,蜀地善制十色彩笺,笺上隐然有花木麟弯图案,因此书信多一别称:鸾笺。


*此篇番外发生时间:《光之镇番外篇:红豆》结尾梳理的时间线↓


↑那些黄颜色的高亮标志里面发生的故事!


即使满身疮痍、狼...

*《光之镇》本篇及设定请戳头像,CP如题注意避雷

*Phone sex情节预警!是很不合适的操作,触雷请速度点X!

 

*鸾笺:《汉书》记载苏武故事,由此书信有雁足、雁帛、雁书等代名词。及至宋时,蜀地善制十色彩笺,笺上隐然有花木麟弯图案,因此书信多一别称:鸾笺。

 

*此篇番外发生时间:《光之镇番外篇:红豆》结尾梳理的时间线↓


↑那些黄颜色的高亮标志里面发生的故事!

 

 

 

 

 

 

 

 

 

 

 

即使满身疮痍、狼狈不堪,我也一定会活着回来,陪在你身边。

所以,你也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吗?

——————

春分花谢,锦绣落江。

天不变经,地不易形,日月昭明,列宿有常。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月光照得整个旧城区明晃晃地。

数千公里外,那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新的国度在风雨飘摇之中建立。军装的青年走在北平的街道上,那些似乎都是属于他们一家的道路。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支持者前仆后继了一批又一批,但这些也和年初大洋彼岸生效的禁酒令一般,对完全滴酒不沾的独居医学家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论是在东京的成立的协会,以“病迫才拙”为由提出辞职的总理,还是被国父作废的二十一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维经斯基。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晚饭后带着学生去剧院看看梅兰芳自导自演的戏曲影片《春香闹学》和《天女散花》来的爽快。

川、滇、黔的战争、四县洪潮泛滥、战败的段祺瑞,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独居的灵蛇靠在他卧室明净的窗前望着不远处影影绰绰的街道,远处电话亭在路边孤零零地立着。已经是八月底,北平的晚风带着一丝他有点受不了的寒气。于是那修长的身体上除了衬衫和长裤,还裹了一件水绿色的唐服。今晚的月光清明而透彻,那宽大水袖上的竹叶花纹在弦月的辉映之下影影绰绰,煞是好看。

他最开始也没有想到这种上乘的闪色绸居然是会从伦敦寄来的,闪色绸是一种经、纬线精练后染成不同色交错织成的绸,制作工艺复杂,在市面上已经非常昂贵。这明明应该是放在达官贵人家里时不时拿出来看看的东西。不过,在这种拿着“公款”旅游吃喝买衣服的事情上,他还是不得不佩服玉箫。

然而,玉箫给灵蛇寄礼物的“报应”就是在回来之后那座上海的河畔病院里站在剑魔的面前笑眯眯地感受院长的低气压。

借公费学习之便去剑桥旅游吃大餐固然不可饶恕,但更加罪加一等的是用病院经费买礼物加私人好感度,这是完全无法用任何一件事情弥补的、已经如流水一般向东逝去的庞大花销。

于是,纵使玉箫解释了他在英国认识了一位可以算作寻梦人的男人想介绍给剑魔和他的副官们认识认识,因为被动——被·在英国喝咖啡时偶然认识的剑桥留学生同学寒海带·动——而浪费的病院经费成为整个河畔病院未来整整一年的“谈资”。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此时的灵蛇隔着一层玻璃冲着月亮伸出手,带着淡淡乌青的眼底倒映着天边那弯明丽的弦月。

他把自己的学生送走之后,已经有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这个年轻的医学家有一双迷人的凤眼,无比深邃璀璨的翡翠色宛如盛夏时节渐渐融化的深山寒潭桃源碧水,那眼角的形状很漂亮,不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一直透着股异样的慵懒的性感。

然而,与平常的冷漠和嚣张不同,当那抹翠色绽放出其他的光彩,那双一向淡漠疏离的眼眸被某些其他的东西倾注之后绽放出的青碧,那双薄白的弓形嘴唇里吐出的带着某种意味上的哀求,才更让人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不过,灵蛇本人经常性的意识不到这一切。

也于是,在他望着月光发愣、床头柜上的拨盘式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想起现在几点,更没有考虑到底电话那头的人在哪里,就已经拎起了话筒凑在耳边,“喂——”

这片疆域上的第一部市内电话是二十年前在南京问世的,战时的首都,总归也不会示弱。

这次不是灵蛇的幻听,听筒里没有传出忙音来。电话那边的人似乎真的没有想到他这个时间还清醒着,半晌才轻轻地笑了一声,“嗯。”

“……你什么时候来北平?”

灵蛇狠狠地掐着电话线,好像这样电话那头的人就能在他的手底下被掐成两半一样。他本来以为按照玉箫的性子,启程之前就会叫人掐着时间等快到了再给自己拍电报,然而,接到玉箫要回来的消息已经整整三四天,他的平房周围也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人。

玉箫知道灵蛇照顾不好自己,也不会反对他找个照顾他日常生活的人,但灵蛇担心的显然不是这个,因为飞燕不是仆人,飞燕是他的学生。也于是,他送飞燕离开的时候还有点紧张,生怕玉箫和飞燕碰上,不过显然是白紧张了一场。

然而,灵蛇送走飞燕都好几天过去了,玉箫依然没有来。以至于自从接到玉箫的电报之后,灵蛇这几天就一直睡得不安稳。

这个混账,肯定是故意的,灵蛇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

“我不是给你发电报了吗?过几天。”那边,玉箫摸了摸手边有些陈旧的玻璃和木栏,笑道,“我走的时候你还说让我随时报告行踪……不过看来这次让你久等了。”

“……”床头灯的灯光有些晃眼,灵蛇把床头灯的灯光调到最暗,站在床边低着头,那件闪色绸的唐衣挂在手肘上,垂到小腿的位置。他没再说什么,这是他通常疲惫的时候才会有的表现,“那你也应该告诉我一声。”

“没关系,起码我现在已经回到国内了。今晚的月亮也很漂亮,你也可以看看。”

玉箫能听得出灵蛇的声音带着浓重的疲惫,实际上,他这几天也睡得不好。躺在床上闭着眼,但是就是睡不着。

“看月亮?”灵蛇小心地笼着绣着水色竹叶的衣袖,挑起一边眉,回身望了一眼刚才站过的窗边,“你倒是闲得很,还是你觉得我会和你一样做这些无聊的‘风雅’事情?”

“虽然剑桥的月亮也很漂亮,但还是不如国内的明亮。”玉箫的眼底晃过明明灭灭的阴影,他抬起头,不远处的城区灯火冉冉,“即使你也曾经在剑桥待过,但那边没有你,你明白吗?”

“……闭嘴。”

灵蛇抱着电话机把额头抵在窗户上,简直是咬着牙说出的这两个字。拨盘电话的电话线很长,足以在这几米的距离里让他回到刚才的窗户边。

他把这行为归结于失眠夜的无趣,概不承认他是被玉箫那些话打动了。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想到这里,玉箫在电话那头笑了,清澈明朗的笑声在电话线的传导下稍微有点失真,“看来你也很想我。”

“是啊,很想你。”突然被戳中了心事,灵蛇只感觉颧骨上热热的也不知是些劳什子东西。他连忙把电话机放在窗台上,转过身背靠着玻璃,故意重复了一遍玉箫的话,又觉得该说点什么扳回一城,“你知道吗?你走的这些日子,我一直抱着你的衣服睡觉。”

此话一出,灵蛇能明显的听到那边的玉箫稍微屏住了呼吸,不由得扬起了下颌,心里胀满的都是报复成功的“恶意”,“怎么?”

“你……这么想我?”

玉箫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恍惚间灵蛇突然有种玉箫就在自己旁边的错觉。他马上回过头,然而眼底映进的除了自己散在肩际的金发就是玻璃之后暗沉寂寥的长街。

灵蛇心底突然涌起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可是除了那些不太好的感觉之外又是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有点不想阻止。于是,他硬撑着低声道,“……是又怎么样?”

“你还记得我对你怎么做的吗?”

“什……什么怎么做?”

玉箫唇角的笑意更放肆。他换了一只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贴在斑驳的木架上,他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手心的滚烫。他压低了声音,稍微带着一点刻意低哑的音线让他本来清亮如一盅龙井茶汤的声音多了一分惑人之感。

“你现在是背对着窗户吧?”

“……”

“把你的衣扣解开。”






证明我不是鸽子的第一弹!

梦寐

突如其来地摸了一个童话混神话的迷之沙雕pa??
私设恶魔(圣火令)与龙(屠龙刀)极度ooc不遵从原作
一只喜欢用魔法放烟花的本土恶魔忽悠一只为了挑战强敌从外地来的东方龙。
“看啊。我有犄角、还有翅膀。”
“和你们书里写的西方龙一模一样。”
就这样,“龙”与龙勾搭在了一起。

突如其来地摸了一个童话混神话的迷之沙雕pa??
私设恶魔(圣火令)与龙(屠龙刀)极度ooc不遵从原作
一只喜欢用魔法放烟花的本土恶魔忽悠一只为了挑战强敌从外地来的东方龙。
“看啊。我有犄角、还有翅膀。”
“和你们书里写的西方龙一模一样。”
就这样,“龙”与龙勾搭在了一起。

匿清浅
百图斩活动。 进五斩。2018...

百图斩活动。

进五斩。2018.6.23。

今天是卷卷呢。

T T卷卷你都穿的啥玩意儿在身上啊?

TAT卷卷你好麻烦啊卷卷

百图斩活动。

进五斩。2018.6.23。

今天是卷卷呢。

T T卷卷你都穿的啥玩意儿在身上啊?

TAT卷卷你好麻烦啊卷卷

朋克水厄☔

一个和毛毛一起搞事的预告 @茯苓 

 

然后贴一点世界观,这个...慢慢更新

【Projection】

 设定参考: 银翼杀手 晶体管 最后的夜晚 赛博朋克2077 赛博朋克酒保行动 攻壳机动队

世界观设定

分级:  
     Human       人类
     Replicant    复制人
     Projection  ...

一个和毛毛一起搞事的预告 @茯苓 

 

然后贴一点世界观,这个...慢慢更新

【Projection】

 设定参考: 银翼杀手 晶体管 最后的夜晚 赛博朋克2077 赛博朋克酒保行动 攻壳机动队

世界观设定

分级:  
     Human       人类
     Replicant    复制人
     Projection   投影
     Robot          机器人
  只有人类拥有【市民】身份,除人类以外的三类中,拥有【自由】的复制人可以注册登记成为【二级市民】。【二级市民】不拥有与政治相关的选举与被选举权,不拥有监督权。
  被克隆技术公司拥有的复制人,与投影,机器人一样,身份是【所有物】。
  市民可以高价在克隆技术公司通过基因设计购买想要的复制人及其【自由】。
  
  Replicant复制人

       由于人口出生率长期为负 政府许可下 科技公司开发出克隆及基因设计技术 最终将复制人形成产业链

分类如下:

  A类 生活 市民们可定制的商品 多用于陪伴市民日常生活 由于定价极高 存在数量少 市民确认使该类复制人获得【自由】后 需在政府为其登记【二级市民】身份 无使用期限 
  B类 工作 公司所有物 负责回收有反叛行为的复制人以及执行公司派发的任务 武力极强 通过定期洗脑使服从性更加稳定
  C类 劳动 公司所有物 3年使用时限 可批量租借 到期回收 
  
  Projection投影:
  在室内使用的全息投影 商店有售的平民价格 初始机只有简单程序 市民可以通过购买附加程序和配件完善整个系统  本身为AI 拥有者可随时关闭开启
  全息投影伴侣 价格较高 可联网 可设定【外貌】【性别】和【性格】 无实体无触感
  

附加配件:
  外带盒子 可将投影伴侣带出室外使用 防水 价格较高
  触感装置 使投影拥有以假乱真的触感 但依然无实体 价格极高
  
  Robot机器人:
  在出现重大社会事件后已被政府禁止生产为人型 现多被生产为市民可购买的机械宠物 或辅助c类复制人进行高强度体力劳动的半智能机械
  

目前人设

独钓寒江 原B类复制人 现为【二级市民】

夜烛言    全息投影伴侣 无触感

曦月        全息投影伴侣 有触感

孤剑         人类

灵蛇         人类       

飞燕       A类复制人 【二级市民】

无剑         人类

幽谷箜篌 全息投影伴侣  有触感

夜烛言

梦间集小甜饼

→BL向,内涵白圣,归秋,浮柳,烛寒,请注意

俗话说“摸头发,长的高”,各位男神小时候也被摸过头发呢

所以……

归秋
归一今天趁着秋水午睡时偷偷给他弄了个高马尾,就为了报复这位师兄在他才入门时经常揉他的头发
结果秋水醒来后脸更黑了…

白圣
白虹今天给圣火小花猫梳了个双马尾,就为了报复他以前有一次趁自己午睡时给自己梳了一个“漂亮的”双马尾

浮柳
浮生今天把柳叶树咚了
无剑问他为什么会选择树咚,床咚什么的不是更好么…
浮生没有告诉TA理由
他才不愿意承认,在他小时候,曾经比他高的柳叶经常趁着俩人坐在树底下玩时,柔他的头发呢

烛寒
夜烛言今天趁着寒江趴桌子上睡觉时把寒江的发带偷偷解开了,事后寒江红着脸骂...

→BL向,内涵白圣,归秋,浮柳,烛寒,请注意




俗话说“摸头发,长的高”,各位男神小时候也被摸过头发呢

所以……

归秋
归一今天趁着秋水午睡时偷偷给他弄了个高马尾,就为了报复这位师兄在他才入门时经常揉他的头发
结果秋水醒来后脸更黑了…

白圣
白虹今天给圣火小花猫梳了个双马尾,就为了报复他以前有一次趁自己午睡时给自己梳了一个“漂亮的”双马尾

浮柳
浮生今天把柳叶树咚了
无剑问他为什么会选择树咚,床咚什么的不是更好么…
浮生没有告诉TA理由
他才不愿意承认,在他小时候,曾经比他高的柳叶经常趁着俩人坐在树底下玩时,柔他的头发呢

烛寒
夜烛言今天趁着寒江趴桌子上睡觉时把寒江的发带偷偷解开了,事后寒江红着脸骂了他,但他很开心
他才不会承认这是为了报复寒江经常在高中时偷偷摘他的发带

咎儿

获得毒龙银鞭×1和冰丝银绡×1,有柔牌四花了!抱大腿过了第四章终于!
可是失去的金刚降魔杵我是如此想念你_(:з」∠)_

获得毒龙银鞭×1和冰丝银绡×1,有柔牌四花了!抱大腿过了第四章终于!
可是失去的金刚降魔杵我是如此想念你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