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间集

2.6亿浏览    40061参与
朽月
填个表x有谁能拒绝小耳朵呢摸完...

填个表x有谁能拒绝小耳朵呢
摸完这个突然get了龙骨寒星的可爱
【至于为什么每格的推都不一样【因为我DD啊

填个表x有谁能拒绝小耳朵呢
摸完这个突然get了龙骨寒星的可爱
【至于为什么每格的推都不一样【因为我DD啊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画风练习。感谢天天友情出演模特...

画风练习。
感谢天天友情出演模特的夫君【深沉】

画风练习。
感谢天天友情出演模特的夫君【深沉】

銀月Gintsuki
CWHK辛苦大家了!终于如偿所...

CWHK辛苦大家了!
终于如偿所愿出了梦间集了!这次是孤剑,下次大概是三绝笔吧UwU

CWHK辛苦大家了!
终于如偿所愿出了梦间集了!这次是孤剑,下次大概是三绝笔吧UwU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圣曜扇雅】劝和

文前预警:

无剑聚会系列下的多无剑设定。

CP:圣火令×独孤曜,白扇×独孤雅 @戏中语镜中花 。均为同担拒否,不拆不逆,谢绝KY。

是两个无剑的闺蜜话题,男人可以不用参与。

别看标题是这样,其实它还是舌尖上的剑冢。

=============================================

圣火推门而入时,离午饭的点,还差了大半个时辰。

今日魍魉势弱,几乎都不必剑冢内侠士出手,只需古墓机关运作,加上八卦阵法,足以叫它们铩羽而归。对剑冢中人而言,放松难得,这般休息日更难得,众人也各自寻了些事情去做,该回房睡觉的裹了条被子,...

文前预警:

无剑聚会系列下的多无剑设定。

CP:圣火令×独孤曜,白扇×独孤雅 @戏中语镜中花 。均为同担拒否,不拆不逆,谢绝KY。

是两个无剑的闺蜜话题,男人可以不用参与。

别看标题是这样,其实它还是舌尖上的剑冢。

=============================================

圣火推门而入时,离午饭的点,还差了大半个时辰。

今日魍魉势弱,几乎都不必剑冢内侠士出手,只需古墓机关运作,加上八卦阵法,足以叫它们铩羽而归。对剑冢中人而言,放松难得,这般休息日更难得,众人也各自寻了些事情去做,该回房睡觉的裹了条被子,该去集市闲逛的数了一袋剑玉,讨论着要去吃哪一家的糖水,该留在剑冢里收拾洒扫的人,也找了笤帚簸箕。

难得得空,也该犒劳犒劳剑冢中的各位。绿竹又跑到外头去寻好吃的了,分水和小虎也去集市上找糖人,这剑冢里,若是要谈“犒劳”,还得要无剑自己下厨。她自腾腾热气里头转过身来,看一眼圣火,举袖拭了额上细汗,笑道:“又要先来品尝品尝?”

圣火不是绿竹,虽觉得中原美食很是有趣,但也并非要迫不及待成这副模样。他瞧一眼被热气顶得腾腾跳的锅盖,摇头笑道:“不是,花雨来报,是独孤姑娘来了,在谷口等着呢。”

无剑愣了一愣,她反应之前,便先脱口而出道:“哪一位独孤姑娘?”

 

哪一位独孤姑娘,这话问得倒是有意思得很,难不成还是她自己在谷口等她自己?

早些年裂隙纷乱,无剑方才知晓,这世上有无数个剑境,每个剑境里,又有着不同的无剑,相貌各异,性格各异,自然名字也各异。这方剑境的无剑也是有名有姓的,她出生时正逢天光破晓,剑魔便以日出为意,给她起了小字为“曜”,后来取回记忆,代为掌管剑冢后,为怀故主,便以独孤二字为姓,只不过,这剑境的世人多只知无剑,独孤曜这名字,少有人称呼。

她认得的这许多无剑里头,也有一位,同她一般,为怀故主,同样冠了这姓氏。那位姑娘亦是单名,只一个“雅”字,听闻失去记忆时,旁人唤她作花雅,独孤曜同她性格脾气相投,此后也时常相互来往,今日她来,倒也没什么稀奇。

这锅上还炒着菜,独孤曜一时半会也走不开,若是只炖了个汤,交给旁人看一阵子也无妨,只是这菌子是急火爆炒,火候差了分毫都不成,无剑一面往锅里加佐料,一面只得交代圣火道:“你出去同她进来,我此时走不开。是了,若是谁得空,再帮着沏一壶碧螺春,她家的白扇喜欢喝那个。”

圣火脚步顿了一顿,道:“她一个人来的,我未见到白扇。”

成了,他这句话一出,独孤曜用膝盖想都知道独孤雅为何会来。她平日里最爱黏着白扇,恨不得寸步不离,如今独自一人来此地,能是何故?自然是和郎君置气了,来寻好姐妹诉诉苦,顺便叫他急上一急,再顺便蹭一顿自家剑冢里吃不到的饭。

 

圣火去得快,回来得更快。独孤曜只听得背后脚步声响,方一回头,就叫人扑了个满怀,只是自然不是圣火——他还没有当着客人的面胡来的坏习惯。独孤雅分明个头比她还高上几分,偏生就学个鸵鸟,将脑袋往她怀里一塞,哭诉得那一个叫声泪俱下,若是独孤曜不认得她,此番大抵就要被骗过去了。

可独孤曜只是拿锅铲柄敲了一记她后脑勺,笑嗔道:“这么大个人了,丢不丢人,快给我松手!”

松不松手关乎午饭,独孤雅自然是识趣的,她松了手,瞧着独孤曜将锅里的菜盛到盘里,当她瞧见那一满盘鲜嫩的菌子炒肉时,独孤雅只觉得自己的眼角跳了跳。

……罢了罢了,一道菌子,不吃便是,曜姐姐旁的菜定然也好吃。

这念头叫独孤曜一眼看穿了,她将盘子递给来帮手的影刃端出去,慢条斯理地告诉独孤雅一个叫人绝望的事实:“你今日来得不太是时候。”

怎么个不太是时候?是了,这边剑冢前几日刚在西南一带收复了两座城,城中百姓感念剑冢恩德,又是送了好些礼物来,贵重如金银这般,独孤曜自然是不收的,但若是当地百姓自家种的瓜果,或是食材,她倒是会欣然收了。

西南一带山珍极多,这山珍里头,又有什么为首,自然是菌子,菌子是好东西,平日里在剑冢这边是吃不到的,即便是有,也不过是木耳口蘑这般寻常的。捧着竹荪鸡枞松茸牛肝菌回来,可真是要叫人喜上眉梢。不过见手青可免了,这东西不是西南一带的人当真还没个胆识去处理,见手青毒,又不似河豚那般毒法,独孤曜想起年幼时还跟着玄铁一道吃河豚的经历,如今还心有余悸。

见手青若是没炒熟便吃了,要瞧见一路的幻觉,从桌上跳舞的小人儿到井里钻出来的龙,什么都有,还是别冒这个风险的好,其他的菌子味道鲜美,怎么比不过见手青?竹荪炒了不合适,可以同老母鸡一道炖汤;肥厚的牛肝菌切薄片,就是独孤曜刚刚从锅里盛出来的那道菌子炒肉;鸡枞听说在当地可做油鸡枞,只是独孤曜瞧见花椒两个字就皱眉,不如把鸡枞剁碎了,和黑猪肉一道包饺子;鸡蛋羹寻常人家,哪个不会做,只是加一道松茸进去,就连神仙都要鲜掉眉毛。

说了那么多,菌子好是好,但是遇上个打死不吃菌子的,这一桌菜就像毒药了。独孤雅看了菜,又回过头来,看独孤曜,眼神里头都透着一股子可怜巴巴,这桌菜她一道都吃不得。

她一声“曜姐姐”还没喊出口,独孤曜就掐了她的话头。小姑娘个子是比她高,但年纪到底是比她小上些的,她总生出些欺负妹妹的坏心思来,更何况今日白扇还不在。

她道:“知道你不吃菌子——这给你再多烧个菜,花不了多久。”

 

圣火被她支出去和众人一起吃饭,无剑和无剑的闺中密话,男人听什么听?也莫要浪费了那一桌好菜,若是圣火一口都吃不到,独孤曜总觉得自己今日一上午都白忙活了。

她在厨房里另支了张两人的小桌,又换了个装满的冰桶来祛暑热。从冰窖里上来的时候,独孤雅看着她手上的番茄瘪嘴,今日是怎么,白扇为难她,连菜都要为难她?番茄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吃?

独孤曜把番茄洗了,又在案板上切成小块。锅里油热好了,就把番茄丢下去炒出汁水,在酸甜的香气里头,她扭过头去教育另一个无剑:“挑食会长不大的。”

独孤雅立刻不服气地站了起来,还伸手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我比你高!”

独孤曜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意味深长:“我说的是长不大,不是长不高。”

好在还有一顿饭的把柄拿捏在人家手里,不然两个无剑要是打起来,可能就没完没了了。番茄煸炒出汁水了,就加一大碗水下去。等水煮沸的当儿,独孤曜就得问问情况了,免得一会儿白扇来剑冢接人的时候,她劝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一面切豆腐一面问:“你同白扇置气了?”

独孤雅嘴硬:“没有。”

尽胡说八道,若是没有,今日这剑冢的客人就合该是两个而不是一个。独孤曜不拆穿她,只把切好的鱼肉放进锅里,听着番茄汤咕嘟咕嘟地响。到底是独孤雅先忍不住,嘟嘟囔囔开始数落白扇的不是——他怎么老把自己当小孩子?

无剑无招,无面无相,每个无剑的外表不同,其实都是顺遂自己心意而展现出来的罢了。和一副皮囊用到底的独孤曜不同,方自冰火岛醒来的独孤雅并非如今这般相貌,那时的她还不过小小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模样。她见到白扇的时候,就是那要人保护的小姑娘,每每都要白衣侠士将她护在身后,负在背上,抄在怀里。独孤雅伏着,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檀木香,心里头就乱了。

可到了剑冢,白扇负了伤倒在她脚边的时候,她就一往无前地一剑刺穿了四哥的肩膀。白色长发散下来,遮了右眼,剑气在她指尖弥散时,她走上前一步,挡在了白扇身前。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她什么都取回来了。

可白扇眼里,她好像要永远都是那个要人保护的孩子——从江南走到剑冢,她明明已经长大了,白扇还是觉得她是那个要他负在背上的小雅。

他瞧不明白吗?她如今是已能独当一面的剑冢之主了,万千毁谤和冷箭她都该有能受得下的胸膛,何必万事万物,都要他去用自己那血肉之躯来挡?

妙手之下,她还捉不着半点把柄,她明明瞧见白扇房里带血的绷带了,可不消她眨一眨眼睛,他就把罪证销毁得一干二净,还顺手换上一缸金鱼。她看着在水里游的金鱼,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呀,可她都记得,白扇痛不痛,她都记得。

 

鱼肉的香气也溢出来了,独孤曜就把冷豆腐倒进锅里去压一压沸腾的汤。她把火候压小了些,免得溢锅。她盯着锅里橙红的汤,慢悠悠地开了口:“圣火替我挡过一箭。”

去光明顶的路上,确有刺客要取她性命。这好笑,一个武功平平的刺客,想要取她性命,倒不如叫个目不识丁的蠢蛋,去背全了一整张出师表来得更现实。若要斩杀那刺客,她只消抬一抬手指,可在她出手之前,那支箭就已抓在了圣火的掌心里。

他厉声喝一句是谁,杀气几乎便在周身实体化。只一掌便能打断那人的骨头,更不必说之后——若非独孤曜喊住,圣火那时全然是要卸了刺客一身关节的架势。他抬了掌,独孤曜知道这一掌若是落在敌人的天灵盖上,登时就要叫这不开眼的家伙脑浆迸裂,七窍流血。

她此时的眼波是软的。她轻声道:“我少有见过他发怒,即便见过,也是为明教。”

汤的火候到了,她就扬灰盖熄了灶里的火,把砂锅端到桌上。红的番茄,白的豆腐与鱼肉,交织在一道,倒是非常好看的颜色。她给独孤雅盛了一碗汤,又从柜里端出一道咸菜。咸菜是雪里蕻做的,加了笋丁和毛豆,她把菜放到桌子上,接着道:“你猜圣火这是不是把我当要人保护的小孩子看?”

独孤雅看看屋外院内圣火的背影,再看看独孤曜,立马摇头——她还想吃这顿饭呢。

独孤曜便笑了,她把煮在另一锅里的面条捞出来两碗,拌上咸菜,递一碗到独孤雅面前。两个人都是能食酸的,所以醋也不能少。她看着独孤雅把一筷子面送进嘴里,然后两眼放光,她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是耳旁风,索性自己也先吃了几口。

从自家剑冢赶到这里路途有些远,独孤雅也的确是饿了,吃了小半碗面,这才抬起头来,满足地喝了口汤缓缓。她便对刚才的话题感兴趣了,道:“姐夫看起来是平日里不会生气的人。”

独孤曜把目光移到院中,那是看情郎的眼神,温柔得独孤雅觉得这和她认识的独孤曜压根不是一个人。她又喝了一口汤,吞半块柔嫩的绢豆腐,就听到独孤曜说:“是,所以他为我生气,我欢喜极了……他是为我生气,才会在这种局面下,关心则乱地忘记我能应对得了呢。”

独孤雅放下碗,对上了对面那双含着笑的淡蓝眼睛。

她听独孤曜道:“你说白扇对你若不是如此,你把我的头拧下来我也不会信的。”

 

独孤雅未停留太久,不过刚用过午饭,剑冢谷口便迎来了第二个客人。独孤雅看着站在那的执扇男人,还想闹些别扭,早被独孤曜往怀里塞了一包的点心,带着就往门外推。她还想说什么,年长些的无剑不给她机会,早早地把过夜的希望掐死在摇篮里:“不成不成,你若是留下来,定然吵着和我睡,那圣火又要睡客房了,你可怜可怜他。”

什么叫“可怜可怜他”?不如可怜可怜可怜弱小又无助,白扇还不轻易碰她的独孤雅好不好?

打一棍子给颗糖的技巧,早叫独孤曜用熟了,她一面把独孤雅往白扇身边推,一边同她说怀里的这些点心都是什么。南瓜蒸糕也有,糯米烧卖也有,还有些饺子,是包好了生的,带回剑冢去,或煮或煎都好吃,末了还不忘叮嘱,下厨的事儿,都叫分水去做,莫要炸了厨房。

独孤雅抱着油纸包,哼哼唧唧地站到白扇身边。执扇男人的目光扫过来,她就警觉地把包裹往怀里紧了紧,瞪回去:“都是我的,不给你吃。”

白扇也不恼,只摇着扇子笑道:“好。”

独孤雅又把东西往衣袖里塞:“你也不准偷偷拿!”

白扇仍是笑道:“好。”

他说好有什么用?瞧着走出没数十尺就掏出蒸糕往白扇嘴里塞的独孤雅,独孤曜低声念了一句,出息。

什么出息不出息的呢?圣火从她背后圈过来,弯下腰把下巴抵在她肩膀上。波斯男人的声音带着温热气息响起来,一瞬间便能染红她的耳尖。

圣火问她:“劝好了?”

她便把手覆上男人环在腰间的手。她道:“再劝不好,今晚你就要睡客房等我继续劝她了。”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表情包。
圣火永远特殊待遇.JPG
其他梦中人:圣火你玩不起不要玩!

表情包。
圣火永远特殊待遇.JPG
其他梦中人:圣火你玩不起不要玩!

星河

梦间集IP周年庆,害,来晚了,这是8月11日的事情,但是不能阻止我的热情。我觉得我追星追的太热情了,因为看到吴磊老师差点哭了,真的太帅了,完全气质满分,还有天老师,全程的注意都在天老师的小揪揪上面,然后我和我朋友一致认为,天老师跟费渡真的越来越像了,齐眉棍情话棍就是不一样。
然后是赵乾景,赵老师,因为现场不能拍视频,真的赵老师好会一男的,怎么那么会啊,让我们一起喊出口号!“赵乾景牛逼!”
小苏小苏小苏,苏苏苏苏真的超级超级可爱,阿不,我苏中超级超级攻!!嗯嗯嗯没错,苏苏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男孩子,现场的小苏真的超级超级可爱!还有杰大,害,我太爱杰啊,我真的找不出形容词去形容我对杰大的爱。李老师也超级可...

梦间集IP周年庆,害,来晚了,这是8月11日的事情,但是不能阻止我的热情。我觉得我追星追的太热情了,因为看到吴磊老师差点哭了,真的太帅了,完全气质满分,还有天老师,全程的注意都在天老师的小揪揪上面,然后我和我朋友一致认为,天老师跟费渡真的越来越像了,齐眉棍情话棍就是不一样。
然后是赵乾景,赵老师,因为现场不能拍视频,真的赵老师好会一男的,怎么那么会啊,让我们一起喊出口号!“赵乾景牛逼!”
小苏小苏小苏,苏苏苏苏真的超级超级可爱,阿不,我苏中超级超级攻!!嗯嗯嗯没错,苏苏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男孩子,现场的小苏真的超级超级可爱!还有杰大,害,我太爱杰啊,我真的找不出形容词去形容我对杰大的爱。李老师也超级可爱,最后,赵岭老师看我的镜头啦~

独倚斜阑

出一个飞燕立牌。有意者请联系qq2979770979

占tag致歉。

ps:图片中间有个白点是因为拍照的时候开了闪光灯

出一个飞燕立牌。有意者请联系qq2979770979

占tag致歉。

ps:图片中间有个白点是因为拍照的时候开了闪光灯

辣鸡蠢蠢喝硫酸

【剑琴】你的睫毛细又长

不务正业摸鱼产物

起名太难了,请忽视这个神经病题目。

 
 

半夜里,青莲不知怎的忽然醒了。

他总习惯睡在床外侧,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没拉紧的床帐泻进来一丝银亮的月光,在墙上淌成细细的一束,又流到被面上,照亮一缕柔软的发丝。

脑海里空空的,好像还在梦里。他无意识地动了动,被窝里交缠的腿脚肌肤柔软细腻,蹭起来舒服极了。

夜很静,他听见清浅的呼吸声响在耳畔,气流扑在颈窝里,微微有点痒。

工部蜷在他怀里睡得正香。青莲的胸膛很暖,工部枕着他胳膊,额头抵在他肩上,整个人被妥帖的温度捂得软乎乎。他像个婴孩似的团着,脸颊挤得圆鼓鼓,泛着好看的红晕。柔顺的长发散落在枕席间,...

不务正业摸鱼产物

起名太难了,请忽视这个神经病题目。

 
 

半夜里,青莲不知怎的忽然醒了。

他总习惯睡在床外侧,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没拉紧的床帐泻进来一丝银亮的月光,在墙上淌成细细的一束,又流到被面上,照亮一缕柔软的发丝。

脑海里空空的,好像还在梦里。他无意识地动了动,被窝里交缠的腿脚肌肤柔软细腻,蹭起来舒服极了。

夜很静,他听见清浅的呼吸声响在耳畔,气流扑在颈窝里,微微有点痒。

工部蜷在他怀里睡得正香。青莲的胸膛很暖,工部枕着他胳膊,额头抵在他肩上,整个人被妥帖的温度捂得软乎乎。他像个婴孩似的团着,脸颊挤得圆鼓鼓,泛着好看的红晕。柔顺的长发散落在枕席间,弥漫开淡淡的清香。

青莲盯着他挪不开眼。工部的睫毛长而密,却并不很卷翘,小帘子一样垂下来,让他的目光总显得很温柔。此时,他眼帘安稳地合着,浓密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地颤,看上去乖巧极了。

青莲忍不住凑上去,嘴唇轻吻眼尾。工部被扰得哼了一声,皱了皱眉就埋头往青莲胸口缩。

他的动作实在可爱过头了,惹得青莲心尖直颤。困意都消失无踪,青莲玩心大起,坏心地去抿工部的睫毛,甚至伸出舌尖拨弄。磨人的痒躲都躲不开,工部给欺负得眼睛都湿了,眼尾的一线红艳丽地晕开。可他人竟还没醒,只是小声哼哼着,迷迷糊糊地伸手要揉。

青莲笑得直颤,拉起那只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又手欠地去刮他的鼻尖。工部终于让这散德行玩意闹得睡不下去,闭着眼抓住青莲到处作乱的手就是狠狠一口。

“嘶……”青莲夸张地抽了口气。工部人还迷糊着,听见这么一声却是条件反射地松了牙关。青莲抽出手腕,看着上面的牙印笑个不住,又被烦躁的工部抽了一掌才消停。

自从他们两人同房后,工部再也不用睡冷被窝,半夜不会冻醒咳醒,他睡眠质量一好,脾气也大起来。青莲刚停了动作,他便又埋头闭眼,一副要睡到天荒地老的架势,只眉头还凶凶地皱着,随时预备着打人似的。青莲看着他实在好玩得不行,又凑上去在他嘴角啵了一下。趁着还没闹脾气把人往怀里一塞,哄小孩一样拍着他脊背,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青山撞入怀❤️
两年了真是舍不得呢…希望梦间集...

两年了
真是舍不得呢…
希望梦间集越来越好吧,但愿如此,永远相伴

两年了
真是舍不得呢…
希望梦间集越来越好吧,但愿如此,永远相伴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是言七大宝贝 @噗叽啾♪ 的圣曜猫猫!
长毛波斯圣火的冬天:贵气,优雅,还暖和
长毛波斯圣火的夏天:被三花曜嫌弃得要死的掉毛火炉怪
三花曜的冬天:可怜弱小又无助,钻圣火怀里取暖。
三花曜的夏天:圣火你不要走过来!

题外话。
我家狗子:听说白毛鸳鸯眼的公猫没有性功能
圣火:你以为你剩下那十四个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天上掉下来的?

是言七大宝贝 @噗叽啾♪ 的圣曜猫猫!
长毛波斯圣火的冬天:贵气,优雅,还暖和
长毛波斯圣火的夏天:被三花曜嫌弃得要死的掉毛火炉怪
三花曜的冬天:可怜弱小又无助,钻圣火怀里取暖。
三花曜的夏天:圣火你不要走过来!

题外话。
我家狗子:听说白毛鸳鸯眼的公猫没有性功能
圣火:你以为你剩下那十四个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天上掉下来的?

沧海神若

玄剑化生势🔸御暗烬灭令

    镇山河🔹朝圣言

霸占情缘缘的电脑给圣火和自己捏了一张花里胡哨的证件照🌚还分了3种规格

我家圣火为沈磨这么好看!


懒得修图,只有近景修了一下穿模。

外观和发色我尽力了!

给圣火怼了一堆特效和打光🌝太偏心了


下次准备捏结婚照🌚【如果我能先把文写完的话

玄剑化生势🔸御暗烬灭令

    镇山河🔹朝圣言

霸占情缘缘的电脑给圣火和自己捏了一张花里胡哨的证件照🌚还分了3种规格

我家圣火为沈磨这么好看!


懒得修图,只有近景修了一下穿模。

外观和发色我尽力了!

给圣火怼了一堆特效和打光🌝太偏心了


下次准备捏结婚照🌚【如果我能先把文写完的话

liaot
这么久了总算是抽到了第二个倚天...

这么久了总算是抽到了第二个倚天,真是不容易啊。

这么久了总算是抽到了第二个倚天,真是不容易啊。

鲸落

【MJJ论坛体】某实力派演员疑似家暴

还是上次ABO娱乐圈paro的沙雕延续,是时候给这场沙雕画上句号了【深沉脸】前文走合集谢谢。

包子们都落地了,软软的闺女儿子最好了。私设无剑南烛出没,不如打个玄南cp

本来是有个很大的世界观但是我只会沙雕。啷个办嘛,弱鸡写手也很绝望啊,我连包子名字都懒得取。

这次的主CP是虹越,第一次写虹越还有点小鸡冻呢。


1L

一早起来吃了好大一个瓜。

我的长生天哟,恩爱人设这是要买不下去的节奏。

2L

我觉得也不要某演员了,剑冢现在有点什么动静不是首当其冲上热搜。下面签的那几个包括南烛他自己不是...

还是上次ABO娱乐圈paro的沙雕延续,是时候给这场沙雕画上句号了【深沉脸】前文走合集谢谢。

包子们都落地了,软软的闺女儿子最好了。私设无剑南烛出没,不如打个玄南cp

本来是有个很大的世界观但是我只会沙雕。啷个办嘛,弱鸡写手也很绝望啊,我连包子名字都懒得取。

这次的主CP是虹越,第一次写虹越还有点小鸡冻呢。

 

 

 

 

 

 

1L

一早起来吃了好大一个瓜。

我的长生天哟,恩爱人设这是要买不下去的节奏。

2L

我觉得也不要某演员了,剑冢现在有点什么动静不是首当其冲上热搜。下面签的那几个包括南烛他自己不是恩爱秀得飞起么,现在打脸了。

3L

咱不要见风就是雨的好嘛,yxh没有脑子咱们不能没有不是。

4L

但是我看这次悬啊,上次通告的照片你们看见越女妹妹额头的淤青没。虽然化妆擦了粉底但是还是隐隐约约有个印子,图片放大看右边。友军不要误伤,虹越自己人。

5L

2楼引战的举报小黑屋警告,有话好好说别捎带别家谢谢。我告诉你,南总脸皮厚着呢不在乎你这点。

6L

楼上的头笑掉了你赔我,还能不能正经茬架了。

出通告那天大护法和越女妹妹是一路去的,原本以为是新一波狗粮没想到出来家暴锤。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7L

说到白虹,他脖子上也有伤。就衣领上面一点点,抓痕看见了么。

8L

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就奇了怪了,怎么打架能打出这种抓痕。打架的地方有些过于引人深思……

9L

吾疑汝驾车狂驱之,然无证以示人。

10L

都这种时候了粉丝还在YY着洗么。你没看见越女这次头上的淤青妆面都藏不住,指不定伤得多重。虹越粉接着出来洗地啊。

11L

我们洗地也不需要您操心好吧,您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回去看看您父亲把枇杷树种好没。

12L

就越女妹妹这种可人儿,换成谁都下不去手好吧,何况是大护法这个经历过追妻火葬场的男人。要知道当年身为钢筋直男的大护法在亲友的花式助攻下,好不容易才战胜了守护越女公主的两头巨龙。

13L

一头名叫白扇,一头名叫伏魔。

还家暴,白虹敢动越女,不用两个大舅子出手我等骑士团自费请人给他锤扁。

14L

再说白虹要是家暴,你觉得当年和白虹一个组合的圣火能活到今天?你觉得南烛能活到今天?

15L

圣火&南烛:无辜被cue,有我什么事?

16L

嘛,圣火可能看在他最佳助攻的份上算了算了。南烛还好好活着呢,就他那种从出道开始就以卖队友为己任的男人都活着呢,还和阿越私底下悄悄咪咪吐槽人发色的家伙都活着呢!大护法有什么理由放过南烛去针对阿越!你说啊!

17L

楼上的兄弟冷静一点,我都快笑得不能好好吃瓜了。

南总现在是有人宠着的人咱千万不要放过他。南烛:我真的太难了。

18L

弱弱说一句,白虹真的不像是脾气很好的人。而且你们想想,圣火和白虹的现在是各自单飞有各自的人际圈子,圣火的资源也是特别好的白虹会没事去得罪他么?再说南烛,人家现在是手握大权的老总,一句话就能给你雪藏了。

19L

你就直说白虹惹不起圣火和南烛惹得起越女不就好了,说得这么委婉呢还。

20L

家暴的事情还没掰扯完,非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来毁一遍才满意对吧。就这么瞎掰没证据,要比胡说八道咱也不是不会,比如你是孤儿。

21L

呵呵,要锤是吧,我就锤给你们虹越粉看。

我和朋友去逛宜家的时候偶遇的两人,好像是买东西起了争执。一开始两个人简单吵了两句,白虹丢下手里的东西就走了,越女只好牵着虹小越站在原地看着他。

有图有真相,公告场合当着小姑凉的面都可以发脾气,说这种男人私下会家暴我是信的。

来呀,你们接着洗啊。

22L

我擦,这图感觉不像是假的……话说这个图还能再糊一点么……

23L

但是我总感觉是不是差点什么。

24L

21楼要锤咱就锤完,别学yxh读题读一半就开始编,你这样老师会给你0分的。

虹越女孩放心,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我是在场收银员,上图那个糊得不能再糊大饼脸的就是本人。

越女:虹小越说旧的台灯光线不好,今天干脆重新买个新的吧。

白虹:我回去给换个新的灯泡就行了,你不是想买那幅的装饰画么?

越女:重新买一个吧,反正也不贵,台灯光线不好伤眼睛。

白虹:【叹气】好吧,【挑了一个小的】这个怎么样?

越女:【挑了个大的】我觉得这个更好。

虹小越:【指着越女挑的】爸爸我要这个。

白虹:【承受着两道灼灼的目光】……你就惯着她吧。

然后大护法就去给闺女老婆的台灯和装饰画结账了……我觉得大护法不想要那个台灯是有理由的,毕竟一个金属落地式台灯有这么高,一副装饰画有那么大。

结完账,大护法拎着两大包,跟在其乐融融的母女俩后面走了。

嘛,私心找越女妹妹要了个签名,有图。

25L

今天的瓜没吃成,狗粮倒是管够。

26L

大护法是什么妻奴女儿奴hhhhhhh

27L

我怒气冲冲的进来准备手撕喷子,然后默默咽下一口狗粮。

28L

这张图算偷拍,本来不想发的,但是只有个背影应该没什么。

29L

一家三口看起来好温馨啊,越女妹妹挑的台灯还真有点……厉害。心疼大护法一秒剩下59秒用来哈哈哈。

30L

嘿!姐妹们,看微博!南总的微博!

31L

玄铁给大小姐送了一只橘……

32L

剑冢闺蜜聚会橘把大护法挠了……

33L

南总也被挠了还要发微博给大护法道歉……南总好惨一男的。

34L

那越女妹妹的淤青怎么回事?

35L

南总自己整了个遥控飞机……

36L

然后南总不会玩……

37L

飞机俯冲下来把自己撞了……

38L

阿越站太近被无辜波及了一下下……现在飞机被老铁没收了……

39L

今天的南烛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了么?

试探了。

40L

今天的南烛把自己玩死了么?

我看快了。

41L

没关系,他还好好活着发微博道歉。

42L

所以我说南烛都还没挨打怎么会轮到越女妹妹。

43L

好好的闺蜜聚会,我怎么看到满屏的狗粮。明明都是有孩子的人了,秀恩爱不能收敛点么?今日份的剑琴狗粮暴击,青莲你怎么可以把你儿子拎开自己坐到工部旁边。

剑小琴:小小年纪就要承受不应该承受的狗粮。

44L

如果收敛了那就不叫秀恩爱了,毕竟我们剑冢的宗旨的是秀他丫的!

45L

说家暴的那个你出来,看看这叫什么甜蜜暴击!

46L

路人举手提问,自家偶像秀成这样不会想脱粉么?

47L

虹越女孩反黑控评很忙,这个问题交给剑琴女孩来回答一下。

48L

剑琴女孩表示耳机声音太大看不清评论,归秋女孩出来解释解释。

49L

归秋女孩还在消化狗粮,不如我们把锅递给玄南。

50L

嘛,我们表面上都说是老铁唯粉但是谁都知道粉头是南总。南总也不容易,你看他平时贱气郎当的关键时候的重要决策向来不含糊……

51L

心虚吗?

52L

也就一丢丢……

53L

所以我是拿着分瓜的刀进来,端着满满一碗狗粮出去?

54L

尽瞎说些大实话。

55L

诶,你说他们是怎么做到一边秀恩爱放闪一边还能高效完成工作。拍戏,写歌,做公司一样没落下感觉干劲还更高了是怎么肥事?

56L

哎呀,要生活啊,要养家糊口啊。你们以为剑玉很好赚嘛,还不是一点一点攒起来的。

57L

为什么你可以学南烛发语音。

58L

是一点一点从我的钱包里挣回来的吧……我的钱包已经不能挺到下一季的会员续费了,但是我还想看他们的新剧。

59L

每天都在告诉自己,你要好好工作,你就是他们的御用提款机。

60L

今天也是快乐撕爆黑子的一天,虹越女孩冲鸭!

61L

剑琴女孩冲鸭!

62L

归秋女孩冲鸭!

63L

MJJ女孩冲鸭!

 



不会写论坛体是真的不会……

踏雪寻梅一奉旨作画许君墨

【这个无剑不太冷】关于千丈卷的画卷

*私设ooc,无剑即墨墨


*分为前期外温内冷的无剑以及后期变得活泼开朗的无剑


*后期并没有皮断腿


你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巧看见了在河边的千丈卷。你的住处修建在了河边,千丈卷看起来也很喜欢这里,每日都来这里作画。今日你又看到了他,地上散落了一堆画卷,卷发俊美的青年正提笔在画卷上画着什么。


你没有去打扰,只是在一边静静地坐下,无声地陪着千丈卷。


“你来了。”出乎你的意料,千丈卷竟然先开口了,换做从前,...

*私设ooc,无剑即墨墨

 

 

*分为前期外温内冷的无剑以及后期变得活泼开朗的无剑

 

 

*后期并没有皮断腿

 

 

 

 

你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巧看见了在河边的千丈卷。你的住处修建在了河边,千丈卷看起来也很喜欢这里,每日都来这里作画。今日你又看到了他,地上散落了一堆画卷,卷发俊美的青年正提笔在画卷上画着什么。

 

 

你没有去打扰,只是在一边静静地坐下,无声地陪着千丈卷。

 

 

“你来了。”出乎你的意料,千丈卷竟然先开口了,换做从前,就算怎么喊他他都会说等他画完这一卷再说,莫非是画完了?

 

 

“嗯,画完了?”你侧首看他的画卷,好一派水墨丹青,远山近水,有鸟隐于山巅,只是似乎还没有完全画完,“是不是还缺了点什么。”

 

 

“嗯。”千丈卷不可置否,将笔搁下。

 

 

你没有做声,你的水墨丹青本就是自学,年少轻狂根本成不了火候,现在和千丈卷说自己的想法怕是会被他嘲笑了去。靠在树干旁,你支起一条腿,手有意无意地摆弄着自己的腰带,看着千丈卷凝眸皱眉,似是在思考着画中所缺之物。不愧是大家,不像自己,不成火候。你在心里自嘲着。

 

 

有风拂起你的长发,入眼便是云开天明,似是染上了些许绿意,你几乎下意识地伸手捧住了吹来的花瓣,闭上眼睛像是能听见在住处中神兵们的欢颜笑语。

 

 

再回头看向卷卷,发现他正提笔作着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你见他这样也没有打扰,又靠回了树干旁,阖眼倾听树木清风。你忆起了之前初遇千丈卷的时候,不是在无名山的试炼中,而是在更早的时候,你曾经在一处河边遇见过他。

 

他也和现在一样作画,画中都是山石树木,江河湖泊。你想过去叫他,但是他怎么都没有回你。

 

 

“阁下......?”

 

 

“......”

 

 

你想着这别是个聋子什么的,就又凑近了一些。这是个皮肤苍白的俊美青年,眼中映出的是面前的风景,你在他的眼中并没有找到自己。原来是个画痴。你在内心想着,将身上的行囊放在了地上,找到画卷和笔墨纸砚,一挥手就是泼墨,粗狂之处绘远山,细腻之处描近水。你并不是一直刻苦钻研着作画,但身体对这技术的印象很深,所以也很手到擒来,只是若要和旁边的青年相比,要逊色几分了。

 

 

待你画完之后,不知何时身边站着个俊美青年,正是方才不理你的那位。

 

 

“姑娘,这......”青年愣着,低头看向你的画,“如此豪迈洒脱之气质,千丈望尘莫及。”

 

 

“阁下说笑,不过拙技,乃敢与君相比。”你回过头去看向他的画,收起了纸笔,“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千丈卷。姑娘作得这幅很棒,可否让在下再看几眼。”千丈卷拦下了你的动作,你见他如此喜欢,便将这幅卷起来放在了他的手中,他接过了你的画,却发现你已经不在这里了。

 

 

你回过神,发现千丈卷也在看着你。

 

 

“画完了?”你走过去,低头看向他的画。一派水墨丹青之间,坐着个人,长发翩然,动作轻柔似是在拨弄空中的落花,这......好像画的是自己?你愣了愣,抬头询问地看向千丈卷,而后者只是点点头,唇角的笑意不减反增。

 

 

“你一直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想不看见都难,就画上去了。”千丈卷解释着,眼睛却定定地看向你,一刻都没有离开过。

 

 

“是我打扰了你吗......你可以和我说的......”你有些自责,千丈卷如此爱作画你却在他旁边影响了他。

 

 

半晌,一吻落在了你的唇角,代替了你和他之间接下来的所有言语。

 

小西c柴
#cos预告##梦间集##圣火...

#cos预告##梦间集##圣火令#


圣火令:瑞瑞 @瑞瑞瑞瑞瑞 

后期:C柴

摄影:赤瞳


去年年底拍的 今年才开始修orz

偷偷把瑞瑞的圣火放出来!真的太好看了!沉迷于吸瑞瑞神仙颜值!

#cos预告##梦间集##圣火令#


圣火令:瑞瑞 @瑞瑞瑞瑞瑞 

后期:C柴

摄影:赤瞳



去年年底拍的 今年才开始修orz

偷偷把瑞瑞的圣火放出来!真的太好看了!沉迷于吸瑞瑞神仙颜值!

伏邑今天咕咕咕了吗
几年前买的一块钱一支的自动铅的...

几年前买的一块钱一支的自动铅的手感真的差
我自闭了

几年前买的一块钱一支的自动铅的手感真的差
我自闭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