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梦100

90.7万浏览    14448参与
风中冰露音色

梦樱活动纪念,哥哥大概很多人拍了我就不拍了,这期背景真是美腻~


梦樱活动纪念,哥哥大概很多人拍了我就不拍了,这期背景真是美腻~


一剑执

我的哥哥啊!
莱特哥哥我爱你啊呜呜呜呜
我哭的好大声qwq

我吃兄妹骨科一万年呜呜呜qwq

我的哥哥啊!
莱特哥哥我爱你啊呜呜呜呜
我哭的好大声qwq

我吃兄妹骨科一万年呜呜呜qwq

枫夜
给你最亮的光辉,基尔巴特月觉

给你最亮的光辉,基尔巴特月觉

给你最亮的光辉,基尔巴特月觉

枫夜
红色奇石.赤光石,卢鲁斯日觉

红色奇石.赤光石,卢鲁斯日觉

红色奇石.赤光石,卢鲁斯日觉

枫夜
圣夜点亮的水晶花,吉尔巴日觉

圣夜点亮的水晶花,吉尔巴日觉

圣夜点亮的水晶花,吉尔巴日觉

枫夜
初始的梦樱,樱花日觉

初始的梦樱,樱花日觉

初始的梦樱,樱花日觉

匣与橘

【梦100】福音

*梦百同人。审判国中心,微路西安x公主,多年前的老文存档。脱离剧情的私设定有,公主第一人称。欢迎捉bug挑虫。

——————————————

“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最高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



——《以赛亚书》14:12-14:15



你曾作为神被宠爱,若你不是贪恋神的荣耀,又为何会坠入冰冷的地狱。



路加福音第十章十八节: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旦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

*梦百同人。审判国中心,微路西安x公主,多年前的老文存档。脱离剧情的私设定有,公主第一人称。欢迎捉bug挑虫。

——————————————

“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最高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




——《以赛亚书》14:12-14:15




你曾作为神被宠爱,若你不是贪恋神的荣耀,又为何会坠入冰冷的地狱。




路加福音第十章十八节: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旦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


——————————————




我还记得初次见面时我惊异你不同于其它天使的黑色翅膀。




“这里是天堂,请随意参观。”冷淡如你,你总是这样让我觉得虚幻。




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们挽着我的手臂让我看锦簇的花束,晶亮的溪泉。你却走在我前面不回头,我只能看着你的背影,说不出话。




“为什么您总是和路西安先生走的那么近呢?”一位年轻天使柔声问着我。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并不知道。“和我们在一起玩会开心的多哦!”另一位小小的天使挥着洁白的翅膀绕着我飞了一圈。我只能微笑的看着他。




也许是远处的路西安听见了年轻天使的问话,也许是他不经意的刚好看向这里;我能感觉到属于他的视线落在身旁。没由来的心虚也没敢和他对上视线,捏了捏袖口装作没有看见。直到我实在被那样的视线盯了个彻底,下一秒我打算看向他的时候,他却聚拢了黑色的翅膀,消失在眼前。




“路西安是这里的天使长,是我的哥哥,虽然他总是一副融不进这里的样子,却没什么恶意,请不要介意。”微笑着出现在我眼前的男子有着和路西安近乎相同的容颜,要说不同,只是那圣洁的白色翅膀,和周身散发的温暖气场。




“是米迦勒大人啊!”最小的天使高兴的飞去了被称作米迦勒的男人身边,“请在这里自由参观,唤醒了哥哥的公主殿下。”他微微欠身,带着在我看来有些刺眼的温暖微笑。




“来吧,还有很多地方想带你看看”年轻天使揽过我的肩膀,转向了另一个方向。我早已无心欣赏期待已久的天堂,路西安先生…为什么如此孤独。朦胧中回忆起了初遇的场景:




“作为唤醒我的回礼,请告诉我你的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他的声音清冷而高贵。“路西安先生是天使吧,我想参观您的国家,那里是被称作天堂的存在。”小心翼翼的说出埋藏已久的愿望,面对着他看不出感情的深紫色眼眸,开始后悔是不是提了过分的要求;他没有说话,那时我也无法看出他的意愿。




我拒绝了天使们热情的邀请,很早就回了房间,可是想起路西安最后的那个眼神,这种坐立不安的感觉就足以让我的胸口憋的难受。




我进了他的房间,难得的没有敲门。“路西安先生…”剧烈起伏的胸腔让我暂时说不完接下来的话。“什么事。”他没有站起来,偏了偏头侧着看我。“不用担心,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比起围绕在他们身边,还是默默守护的好…如果打扰到你的参观我很抱歉。”他比我先一步开口,那样飘渺的声音让我觉得他与这个充满鲜花与微笑的天堂格格不入。




我张着嘴,但不知道说什么。或许在心里早就已经预料到我们的对话会以他冰冷的结尾而收场,我呆立着,挪不动脚步。




“回去吧。”他叹了口气。我机械的点头,转身拖着脚步走着幽长的回廊上。捂住心口安慰自己这没什么,他一直都是这样难以接近,毕竟他是高贵的天使长,而我只是个不属于这里的局外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见到他。我有试着去他喜欢的任何地方,可是没有他的踪迹。今天晚上也是这样,我立在他房间门口,房间里并没有他。




“你来了。”熟悉了他那样的语气,我痴痴的以为他在等着我。他从背后绕过我,径直走向自己的书桌。不知道是因为几天未见产生的生疏感,接下来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




“怎么还站在那里?”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停下手中的事,眯起眼睛盯着我。“我…”“想回去了吗…”他打断了我。慢慢的向我走了过来,我退到门边,已无法再向后。“我已经厌倦了这里…”冰冷的指尖触碰着我的脸颊,继而皱着好看的细眉凑在我的耳边喃喃,“天堂…已经不足以满足我支配的欲望…”




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很可惜,我不是一个值得你挂念的人,现在的我已经配不上你的关心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他微笑了。这是我见到他以来第一次看他笑,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笑过呢,因为那样的笑容背后透露出的僵硬悲伤…




他一瞬间离开了我。任凭脸颊发烫胸口发热的我伫在那里无法开口。我们都没有再说过话,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离开那里的。




醒来之后的我躺在房间里高烧不退。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到在周围忙碌的天使们,额头烫的可怕,脑袋里混混沌沌的搅成一团居然开始奢望路西安冰凉指尖的触碰。




我不知道躺了多久,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退烧,周围没有其他人。挣扎着坐起来却还是觉得一阵晕眩,因为自己任性的要求来到这里大概让路西安困扰了,身体已经没有那么坏了,晚一些就拜托他带自己回去吧。




我再一次去了他的房间想去跟他告别,虽然已经已经习惯他不在房间里,可是房间散发出的死气已经让心脏无法跳回正常频率,他的书,他的笔,他的剑,全部都消失了,就像他不曾存在过这里,就像消失了一样。对我来说一直渺若虚幻的他,终究还是消失了吗。




“各位…有人知道路西安先生去了哪里吗…”我在花簇前见到了那群天使。“为什么公主会这么在乎这样一个人呢…”年轻天使皱着眉头,我知道他在不耐烦我的问话。“他早就不配呆在这里了,大概现在已经识相的离开了吧?”小天使双手插着腰,气呼呼的说。“离开了?!这是…什么意思…”眼神空洞的我没有焦距不知道该看谁。




远处走来的米迦勒让我觉得他一定知道路西安去了哪里。“他已经不属于这里了,请不要再费心想念他了…公主殿下”带着似乎雕刻在他精致的面孔上的完美微笑走近我,轻抚我的头顶。我突然开始害怕米迦勒先生,和他折射着圣光的玻璃眼睛。我踉跄着退后,我不要他这样看着我,用他那灼热到可以净化一切罪恶的眼睛。




我知道我在害怕,害怕这个被称之为天堂的地方,更在在害怕他的离开。我挣脱了天使们的手臂跑向路西安带我来过的森林,明明内心已经认同了他的离去,嘴上却说着不甘的话欺骗着自己。




亲眼见到了那扇门,让我不敢相信它的背面就是截然相反的另一个世界,对未知的恐惧吞噬了强烈的好奇心,让我无法让我就这么打开它。颤抖的右手伸向开启的门把前。




我记得路西安跟我说过,他带我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告诉我,“这里是天堂,森林里的那扇门连接着地狱,千万不要打开他,否则仅凭人类的力量无法控制地狱之魔,将会永远生活在那里。你们生活的所谓人间,只是天地之间的异土,想要回去会有别的方法。”




他就这样去了对面的世界吗…就这样丢下我了吗。那么既然对面就是地狱,如果我过去那里找,是不是就能够找回他…




不知道为什么开朗了起来,我的手不再颤抖,紧紧的握住雕着复杂花纹的金色门把。路西安先生,我无法孑然一人在没有你的天堂。




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没有任何犹豫的走向了那扇门的对面。




曾经无上高贵的天使长,如果执意堕落,那你是否愿意,堕落进我的胸膛。




【完】



堕落
承接纳比日觉剧情亲情向!

承接纳比日觉剧情
亲情向!

承接纳比日觉剧情
亲情向!

小豆汤

【梦100】那些时光

纳比主场

纯洁的兄妹情(……你没有猜错,我对不辣么纯洁的兄妹骨科心动了TVT)

梦樱开了。

曾经开遍特洛伊美亚的梦樱,时隔多年,再次绽放了。

这是这个世界已为盛世的证明,他望着那在他梦里摇曳过的花,却不可避免地想起另一个盛世。

那真的是很遥远的记忆了。

那个时候,他的父亲依旧威严,母亲依旧温柔;那个时候,他的兄弟还站在阳光下微笑,他的妹妹还无忧无虑偎在他们身旁。

那以梦之力为养分,开遍特洛伊美亚的,绚烂的梦樱啊,还曾飘落到他们发间。

真美啊。

那些阳光漫洒的时光。

是什么时候破碎了呢?是什么时候再也回不去了呢?

是什么时候,那些美好柔软的记忆变成了他夜半梦回的呜咽呢?...

纳比主场

纯洁的兄妹情(……你没有猜错,我对不辣么纯洁的兄妹骨科心动了TVT)



梦樱开了。

曾经开遍特洛伊美亚的梦樱,时隔多年,再次绽放了。

这是这个世界已为盛世的证明,他望着那在他梦里摇曳过的花,却不可避免地想起另一个盛世。

那真的是很遥远的记忆了。

那个时候,他的父亲依旧威严,母亲依旧温柔;那个时候,他的兄弟还站在阳光下微笑,他的妹妹还无忧无虑偎在他们身旁。

那以梦之力为养分,开遍特洛伊美亚的,绚烂的梦樱啊,还曾飘落到他们发间。

真美啊。

那些阳光漫洒的时光。

是什么时候破碎了呢?是什么时候再也回不去了呢?

是什么时候,那些美好柔软的记忆变成了他夜半梦回的呜咽呢?

他怔怔望着迎风而舞的梦樱,忽然发现——这个盛世里,没有他。

他的盛世,早就拼不起来了。

……真的没有怨恨吗?

当那闪着寒光的利器刺入他父亲的身体时,他真的没有怨恨吗?

当他的兄弟被世事牵引,走向黑暗再不回头时,他真的没有怨恨吗?

当他的妹妹被送进异世,无人看顾,不知归期时,他真的没有怨恨吗?

——真的,没有吗?

“纳比!”

他猛然回神,转头入目的,是少女温柔的笑颜。

“……纳比?!”

少女一愣,惊慌失措地跑向他,将他轻轻抱进怀里。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小心抹去他眼角的泪水。

如幼时,如那时,一般无二的温柔。

——真的没有。

他爱着这个世界。

他感激,这个世界没有将他所有爱着的人都夺走。

他是……如此的感激。

“公主,”他闭上眼,环紧少女,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意。

“我感到很幸福。”

南瓜馅雪梨虾饺

【梦100】绛草深深秋来早(那由多×公主)

沙啦沙啦的响动过后,密密匝匝的金丝绣线菊波纹似的摇了摇,像簇簇绒毛抖动。

不过公主此刻无暇欣赏,而是沿石径绕到了花丛另一边,继续追赶快要隐匿在篱前小檗下的月见猫。

小月见,一定是很想帮我但又对暴露主人的行踪感到自责,所以才像这样一路躲躲藏藏……可是现在因为体力不支所以速度慢下来许多,等会儿可要记得好好谢谢她呀。

说起月见这个名字,那由多还和我提过起名时的灵感。降生于去年八月的小月见,毛色是少见的鹅嘴黄,像极了月见草薄薄的花被,结合毛色和月份的雅称,这个名字自然而然地就说了出来。

小檗已经开始结果,冰糖葫芦一般拉着枝尖垂坠。浴衣下衽开开合合,下驮发出雨点一样有节律的声音。“这应该是节日以...

沙啦沙啦的响动过后,密密匝匝的金丝绣线菊波纹似的摇了摇,像簇簇绒毛抖动。

不过公主此刻无暇欣赏,而是沿石径绕到了花丛另一边,继续追赶快要隐匿在篱前小檗下的月见猫。

小月见,一定是很想帮我但又对暴露主人的行踪感到自责,所以才像这样一路躲躲藏藏……可是现在因为体力不支所以速度慢下来许多,等会儿可要记得好好谢谢她呀。

说起月见这个名字,那由多还和我提过起名时的灵感。降生于去年八月的小月见,毛色是少见的鹅嘴黄,像极了月见草薄薄的花被,结合毛色和月份的雅称,这个名字自然而然地就说了出来。

小檗已经开始结果,冰糖葫芦一般拉着枝尖垂坠。浴衣下衽开开合合,下驮发出雨点一样有节律的声音。“这应该是节日以来的第三次悄悄失踪吧,简直可以用‘恶劣’一次形容了,亏你还曾静下心区分温泉乡里几百种的花草哦。”大概潜意识里认为覆盖在小碎步的声音中就不会被听到,公主差点就想将腹诽说出声,结果刚转到竹篱内侧,便扑着正在寻找的对象一起倒在了枯山水的松软细沙上。

 

小学时曾在上学途中思考题目,突然回过神来的刹那慌忙停下脚步止住压下去的趋势,身前半步距离的白猫从栏杆上受惊跃下,公主那时也吓得在原地站了半分钟才恢复平稳的心跳。但此后只要遇到软绵绵的动物,后怕之感仍会立刻涌上心头。

——不过现在情况稍有不同了,身下的猫妖身体可靠又温暖,还裹了层温泉的气息——水雾、硫磺,还有今早新采的络石果。考虑到双腿累得一时站起不来,就趴在间接罪魁祸首身上歇会儿吧。

不过这个体态未免损及威严,堂堂的涌泉之国王子翻身捞起了快走后体温热乎乎的少女,前往寝居处的途中皱眉计算着新制入浴剂对缓解疲劳的效果,不过嘴上却小声说着:

“那边的竹篱下长了株路过的野花,我正蹲下来想看看是什么品种,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惊吓啊……我可是为你而做了件很辛苦的事情,这么想真是委屈。”尾巴伸过来,在少女头顶拂来拂去。

臂弯里太舒服了,轻柔的步伐似乎可以放松催眠。变好的心情使公主放弃了“匆匆忙忙安排好客人之后赶来找你的我才更委屈吧”之类的回敬,而把头往里埋了埋。

于是少女运动后加快的心跳便近距离撞击着猫又的前胸,尚未恢复的喘息带来升腾的热度,一路熏到发梢额角。少女倏忽放大的存在感使他不由自主地低头看了看,掛领中间的锁骨沟精致诱人,阳光下莹润的肌肤即使被头发遮盖也能从缝隙中透出光泽。

赶紧回屋吧,否则在路上会出事情的。

 

“诶,是柚子醋的味道~”拿近了闻,也有一股清香。

升降桌旁的那由多眯了眯眼睛,两条尾巴交替着上下挥动,仿佛邀功撒娇的猫。“是我刚刚开封的哦,有一种酒的话,用柚子醋来激发气味最合适了,要不要猜猜看?”

“哎?‘酒‘这个范围太宽啦……有没有什么提示呀?”

“这就是那件‘很辛苦的事‘,为了谢谢我亲爱的女掌柜大人,”嵌着托帕石般双眼的脸庞突然靠近,“为此,我甚至连最不想暴露的弱点都和盘托出了。”

公主眨了眨眼,嘴角缓缓勾起和猫又王子越发相似的坏心眼微笑,“咦,难道是……”

结果猫又的颊边腾地泛起了潮红,捂着并不存在什么的头顶直退开两步,音调拔高了三度:“哇——不要猜了,好了好了,我直接带你去吧!”

“其实那由多先生的力量很强大了,并不需要靠能够维持人形来证明自己,所以藏住耳朵这种事不需要在意的~”

“不要再说了!”

 

《千风集》中提到过当时回天城堡北面明岩山山坡上的一种植物,言“绛草拦行人,深深似浪涌”,赞其绛红绵延,郁蓊蓬茸。

千年之后的明岩山仍如往昔。穿过枫红浸染的小道,可见漫山遍野绛草重叠,似海似浪莽莽泱泱。

“很久以前的回天居民习惯边泡温泉边饮酒念歌,从而流传下许多文字记载的饮歌集。《千风集》是其中最早的一册,书名是因为猫又一族嗅觉灵敏,能从风中千百种气味间的细微差别辨别出是哪一座温泉。我小时候读到其中一首,就决定这样美丽的情景一定要充满骄傲地展示给将来喜欢的人……但是这个人一定要极其重要、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开,因为对我来说,在带她欣赏的时候告知这种植物的名字,就等于将自己的骄傲和弱点同时托付给了她,毫无保留了。”

直到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公主才将思绪从惊讶中收回。于是身后的人停顿了一下,仿佛有些困难似的继续开口:

“这种花喜欢干旱一些的环境,回天分布得不多,基本只在这片没有温泉的区域存在,平常见不到。近看的话每一朵花会有一片花瓣翻转翘起,很像……耳朵,它们又在早秋开放,所以叫,‘萩耳’。”

“唔,噗,哈哈哈……”

“不要笑了,真是的!”伸出去的手因为公主憋笑缩肩的动作而摸了空,那由多生气地改为牵起她,“快走啦,来,我有这几日准备的礼物送给你。”

公主连忙跟了上去,离得近了,能看到萩耳花真的有翘起来仿若猫耳的花瓣,让人很想将身边的人悄悄按进初见时泡的真心话温泉,揉揉他毫无防备时显现出的耳朵来个小小恶作剧。

“是什么礼物呀?”

“我制作的萩耳酒,度数不会很高,喝起来就像甜味的果饮一样。《千风集》中提到过这种酒,我便搜寻相关资料酿制了一坛,我也是个十分风雅的人哦。”

原来这就是那由多最近几次失踪的原因啊,许是恰逢花期初至急需采摘,所以虽然由于回天旅游节而额外到来的大量客人使这几日工作十分繁忙,一向工作专心的他却会在偶尔得空时迅速消失不见。

公主忽然有些触动,她拉了拉猫又的袖口轻轻说道:“其实,可以让我帮助你的。”

那由多展颜笑了起来,尾巴凑近隔着浴衣在公主背后挠一挠,“在繁忙的节日里处理温泉乡的公务,已经帮助我非常多了,如果能再有请掌柜小姐收下一份聘书,我会荣幸至极的。”

随后花海旁古树下的酒坛掀开了石盖,坛下露出一角的纸张被抽了出来。白纸黑字的“诚敦聘”到“温泉乡掌柜”一句话后另有一行小字:“昔人行路远,隔雾已杳然。今我居于此,可能长相见。”

酒香在空中盘旋不去,竟让人已经醺醉,不知如何回答。

没有等到回音,身旁的人抬起右手贴在了颌角,像猫用脸蹭着前爪,尾巴也谨慎地贴住身体垂了下来。他细细翻起了记忆中的书页:

”‘秋露初湿衣,雁鸣过北坡。

初开胡枝子,音羽声中落。

 

“‘光霞如醉容,明岩树葱葱。

绛草拦行人,深深似浪涌。

 

“‘秋日萩耳酒,何年同沾袖。

山后雾未休,思及寐难留。’

 

“……能够感受出表达的意思吗,我这样的语气?这是《千风集》中写到萩耳的饮歌,作者曾与心爱的人一起喝过萩耳酒,但是由于有事远行,很难和对方再会。但是现在,我却一直在这里。第一次告别之后,在枫叶的季节我又邀请来了你,威尔海姆樱花节的分别之后,这次你来找我了,你看,即使会分开我们也能再次相会,那我就不由得希望下次分开的时间短暂一点,一周、一天,或者仅仅是一个晚上,因为熟睡之后没有意识而造成了分别,但是醒来又能与你相逢。

“你觉得呢?啊,虽然平时的我是那幅样子,但是遇到十分严肃的事情,我也还是会感到紧张的……”

背后伸过来一双手,袖口织了金线的曲水纹样在夕阳下反射出碎光,女孩子从后面慢慢靠近,温热的呼吸在背后感知得清晰无比,伴着柔软如流云的话语声:

“感受不到歌中的意思哦,虽然表达的感情非常遗憾,但你还是那样随心所欲的语气呢,就像你自己说的,好像觉得就算分开了也还能再见一样,完全仿佛改变了作者的意思,真是个太过自信的人。但是,我也想和那由多,一直一直都能相见。其实之前樱花节的夜晚,即使你不催促我,我估计最后也会向你说出真实的心情,因为分别实在太让人悲伤了,我想要一些安慰,想要你向我保证下一次还会再见,我总是充满了自私的想法。这样,我们自信和自私的两个人,多么适合呀。”

许是夕阳的原因,猫又金色的瞳孔好似灌了红酒一般愈发亮眼,他握着少女的一边手指,蹲下身斟了一盅酒递向对方另一只手,说话间露出了左边嘴角处的虎牙:“公务的话,我今天离开之前曾经和随从与仲居交代过,那么今晚,我不会再因此离开,而可以独属于自私的掌柜小姐了。”

“那我就收下了哦。”

满目繁星错列,延续至城堡另一边灯火初上的温泉乡,市街上的喧哗隔着黄昏余温还未散尽的空气飘来,伴着早秋最后的虫鸣。酒香甘冽,晃动一下杯盏就会有花香浮动,山坡无河川,花气自成河,悠悠萦绕,飘到夜幕垂下暗影憧憧的花海深处,融在了一起。


——————————————

·里面提到了一些游戏中的活动或个人剧情。

·“萩耳”外形和名称的原型来源于萩(qiū),也称胡枝子,在《古今和歌集》中有提到,如:

无题

秋日胡枝子,色衰下叶贫。

从今寒夜梦,难遇独居人。

 

过雁鸣声苦,相思落泪多。

庭前秋叶上,露湿奈君何。

 

萩叶露珠玉,贯穿即败残。

游人慎勿取,留在树枝看。

 

试折胡枝子,萩花尽落英。

惜哉枝折后,白露也同倾。

 

旷野萩花落,途边霜露生。

夜深霜露重,衣湿也前行。

《古今和歌集》中的和歌基本都比较宁静缓慢或带有物哀色彩,所以文中的诗歌也没有写欢乐的情绪,不过因为是诗歌作者(假装有×)边泡温泉边饮酒边说出的句子,所以不像《古今和歌集》《秋歌》中的诗篇那样读来颇有寒凉之感。

 ·明岩山,《千风集》以及其中句子都是我自己编的(?),灵感来源于查询温泉相关资料时看到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中提到过一些温泉地点。

 ·设定了个回天的旅游节××,所以文章算是国庆假期后工作或者上课了一周之后给公主们的慰劳!!大家辛苦啦~QAQ

瓦末伊
小公主真的很好。这么棒的姑娘,...

小公主真的很好。这么棒的姑娘,让我怎么可能有代入感

PS、纳比的剧情太催泪了。梦百真是个很好很好的游戏

小公主真的很好。这么棒的姑娘,让我怎么可能有代入感

PS、纳比的剧情太催泪了。梦百真是个很好很好的游戏

vata@肝爆停产ing
开嗑hope/light我的哥...

开嗑hope/light
我的哥哥们怎么还没结婚

开嗑hope/light
我的哥哥们怎么还没结婚

Sky°小透明

世界欠我一个莱特哥哥(இдஇ; )

世界欠我一个莱特哥哥(இдஇ; )

鹿王本生

比海更深(道格拉斯x公主)

BG乙女向 啊18的车,未成年人请下车。

注意阅读文前注意事项哈


开船啦公主们(戳我上船)


【完】


BG乙女向 啊18的车,未成年人请下车。

注意阅读文前注意事项哈


开船啦公主们(戳我上船)


【完】


玖希想脱非入欧

?????等等!阿尔马利你是不是学坏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活动都过那么久了才过故事🌝因为今天突然想觉醒了2333)

?????等等!阿尔马利你是不是学坏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活动都过那么久了才过故事🌝因为今天突然想觉醒了2333)

决明子大咕咕

lof的滤镜好好看,滤镜比我会画画

lof的滤镜好好看,滤镜比我会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